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宝可梦同人

9334浏览    381参与
冰华夏光

第九回《密阿雷!认可与敌人》差点忘记更新

        且说上回,铃和圣代前往密阿雷市,几人下车后。铃看着庞大的城市不禁觉得感叹“哇哦,总算是感觉到一点现代化的东西了”一旁圣代轻拍铃肩膀,拉着铃,介绍着这座繁荣的城市“密阿雷美术馆,诺,就是那个,吸引了不少和你一样的外地游客”“我可不是来这里旅游的”三人一路同行,铃看着一路闲游的圣代心中疑惑不已,于是示意沙奈朵,代为开口[圣代,铃让我问你,解决方案是什么~]“沙奈朵你怎么这样~”铃捏了一下沙奈朵的脸,以示抗议。圣代回首宛然一笑“嗯哼~看前面,等我们的人已经到咯”说罢向远处指去...


        且说上回,铃和圣代前往密阿雷市,几人下车后。铃看着庞大的城市不禁觉得感叹“哇哦,总算是感觉到一点现代化的东西了”一旁圣代轻拍铃肩膀,拉着铃,介绍着这座繁荣的城市“密阿雷美术馆,诺,就是那个,吸引了不少和你一样的外地游客”“我可不是来这里旅游的”三人一路同行,铃看着一路闲游的圣代心中疑惑不已,于是示意沙奈朵,代为开口[圣代,铃让我问你,解决方案是什么~]“沙奈朵你怎么这样~”铃捏了一下沙奈朵的脸,以示抗议。圣代回首宛然一笑“嗯哼~看前面,等我们的人已经到咯”说罢向远处指去

         铃看着远处的身影,觉得有些熟悉“这不是XY里面那个博士吗?”当然,少女终究没有直接说出这句外人听来不可思议的话。“看到了吗?”圣代凑到铃耳边“解决方式,这不就来了吗”铃看着耳边的少女“你早就准备好了?不愧是优藤圣代大人”“别贫了,赶紧过去吧”圣代似乎也不在意对方怎么认识的布拉塔诺,直接就牵着铃和沙奈朵的手跑过去了。[感觉你俩神神秘秘的,是不是在瞒着我什么。]“怎么会呢?沙奈朵辣么阔耐”铃打着哈哈,那人看见急匆匆赶来的三人,向着铃一行招着手“布拉塔诺博士,我们来了~”圣代随即回应道

        三人几步到了布拉塔诺面前,不待几人开口,他就抢先一步“两位就是战胜道馆的训练家吧,我从紫罗兰那里早有耳闻,很荣幸终于见面了!”“布拉塔诺先生,是这样的。。。。。”向对方解释完,铃和圣代的心顿时提了上来[好紧张~]“当然没问题,关都地区的三只宝可梦,请问两位需要什么呢”

         。。。。。。。。

        “感觉好轻易的样子,不需要考验什么的吗”铃觉得这和自己了解的宝可梦世界有一点点的不同。“当然不需要,让小火龙面对沙奈朵什么的,对于它们来说确实有点过分了吧”他指着贴着铃的沙奈朵,回复道“换言之,这也是对你们实力的认可,先去我的工作室选宝可梦吧!”

        几人动身前去工作室,路上,铃壮着胆子向着布拉塔诺问了关于他“最新的研究”的事情“博士,你最近是不是在研究宝可梦的一种进化方式”“哦?”布拉塔诺很坦诚“确实,这种进化方式可以让已经无法进化的宝可梦爆发出潜力让它再进一步,这件事情冠军卡露乃已经可以做到了,话说你怎么会清楚这件事情”“咳咳咳,不要在意这些细节啦~”铃再次打哈哈。

       ————

        “两位,这就是我的工作室了”布拉塔诺介绍着“关都的宝可梦,小火龙,妙蛙种子,杰尼龟,不知各位需要哪只呢”“小火龙”圣代与铃异口同声说道。二人拿了宝可梦告别了布拉塔诺,在城中找了一个咖啡厅准备稍作休息。“圣代,那个你饿不饿呀~”铃一别外人,就发挥出蹭饭的良好传统。“别教坏沙奈朵,注意一点形象可以吗”圣代看着逗小火龙玩的沙奈朵,眼含微笑。“沙奈朵看起来比你似乎更像训练家,至少她和小火龙玩的挺开心的”[小火龙多可爱呀~圣代不喜欢吗?]“嗯?喜欢,更喜欢你~”[唔——小铃,我是不是被圣代撩了]沙奈朵抱着小火龙靠着铃“差不多,不哭不哭”

        “两位,这是你们点的”服务员将餐点递到桌上。“嗯,谢谢”圣代发挥了大小姐的风度。“咳咳咳,那我就为各位先试试毒”铃挥发了自己的节操。[小铃真是的]沙奈朵发挥了自己的颜面。“没关系啦,沙奈朵你也多吃点,你好瘦的样子”[嗯嗯,谢谢圣代]“先吃点下午茶垫垫,各位午餐还没吃。”圣代端起咖啡缓缓饮下。[圣代好优雅的感觉~小铃什么时候可以做到呢]沙奈朵吃下铃送到嘴边“等有钱”几人饮食之余,铃觉察到周围一点异样“圣代,是不是有什么人一直看着我们,从刚才就有这个感觉了。”铃飞快的在大脑中思索,卡洛斯地区除了菜鸡火箭队还有什么反派来着呢“铃,不要紧张,是闪焰队那群人。刚才进了布拉塔诺的实验室开始,这群人就开始晃悠了。”圣代擦去沙奈朵嘴边糖渍。[什么是闪焰队]“一个渗透了卡洛斯的组织,不过谁也不知道是干什么的”圣代解释道“怎么了铃,难道你又想去招惹一遍吗”“没有,只是担心这群人妨碍我而已”铃出神的看着远处,又想到了那天夜里与阿尔宙斯相见时,阿尔宙斯的身影。

        “至少现在他们还不是我们的敌人,回头找个机会提醒一下布拉塔诺博士吧。”圣代拍拍铃的肩膀。“谢谢你,圣代。”铃冷不丁冒出来的感谢惊到了圣代“怎么了”“没什么,就是谢谢圣代照顾自己那么久。以后还请圣代大小姐多多与我共御敌”“没,没什么的,举手之劳而已,对,举手之劳”圣代少见的在铃面前露出了紧张[~~~]沙奈朵在二人旁边缓缓飘过。


且说二人得了小火龙,得知闪焰队鹰视狼顾


预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晓

*ZH

画的太像了吧😭请原作让小遥回归叭!


画的太像了吧😭请原作让小遥回归叭!


炸酥鱼

微风翼轻航|2022春节番外:对战开拓区·其一(下)

  这是后半,虽然过了好几个月才补上xx

  就当碰瓷情人节和伟大的周末吧,想庆祝什么时候都正好


  *


  观众席沉寂一秒后爆发出排山倒海的呼声,简直如同巨人的吼叫。

  由数以千计的人群发出的声音,包含了普通观众对这场视觉盛宴的惊叹与赞佩,也蕴含了希尔斯粉丝团五味杂陈的震撼与不甘,唯有一种来自所有人完全相同的情绪——那就是高涨激昂、完全融入对战时不可控制的忘我。

  “令人难以置信——!沙漠蜻蜓竟然毫发无伤地击败了对战巨蛋巨星希尔斯的喷火...

  这是后半,虽然过了好几个月才补上xx

  就当碰瓷情人节和伟大的周末吧,想庆祝什么时候都正好




  *




  观众席沉寂一秒后爆发出排山倒海的呼声,简直如同巨人的吼叫。

  由数以千计的人群发出的声音,包含了普通观众对这场视觉盛宴的惊叹与赞佩,也蕴含了希尔斯粉丝团五味杂陈的震撼与不甘,唯有一种来自所有人完全相同的情绪——那就是高涨激昂、完全融入对战时不可控制的忘我。

  “令人难以置信——!沙漠蜻蜓竟然毫发无伤地击败了对战巨蛋巨星希尔斯的喷火龙!”

  已经飞回训练师身前的翌听到赞扬高兴地摇头晃脑,看起来恨不得直接去观众席飞一圈让所有人表扬一遍。慕有点好笑地拍了拍它的尾巴,但很快她就笑不出来了,幕后的操作人员居然早早剪了个她在桧垣大会上的超短对战集锦,争分夺秒地扔在大屏幕上公放!

  一年前对战时头脑一热做出的某些中二动作就这么当着她的面播给所有人看!

  再这样她要去主办方那里投诉这些行为对她的对战心态造成严重影响了!

 

  只要能炒热维持现场气氛和直播间人气,解说可不在乎参赛者的脸皮,他留意到蹭蹭蹭暴涨的直播间数字,像是看到了金灿灿的奖金,更加慷慨激昂的陈词:“这可是对战开拓区有史以来第一位以绝对压倒性的优势战胜开拓首脑宝可梦的挑战者!”

  ——你自己掰手指算算开拓区的历史才几天?

  “年仅十七的挑战者黑崎,以从未在地区大会上拿过冠军奖杯的新人身份为我们献上了如此高水平的激战!”

  ——说好的打人不打脸?

  “让我们再次为黑崎慕和她的沙漠蜻蜓献上掌声!”

  黑崎慕本人在如雷动的掌声中抽了抽嘴角。

  似乎是终于吧啦够了,解说在象征性地引领观众为希尔斯和喷火龙也鼓了一次掌之后拉回正题,“想必有不少明察秋毫的观众和我一样发现了,在最后一次碰撞时喷火龙动作的不协调,想知道这究竟是筋疲力尽后的失误,亦或是——”

  操作人员配合调出了对撞前一刻的影像,在喷火龙失去平衡之时按下暂停,镜头拉近聚焦于炎龙左侧的翅膀,只见其上附有几道深浅不一的明显伤口。

  观众席如解说员所料,响起一阵惊呼。

  解说得到了自己满意的回应,为那些反应慢半拍或者年纪稍小的观众多说明了一句,“显然,这些伤痕才是造成喷火龙失衡的罪魁祸首。

  “而这样的伤口又是什么时候造成的呢?”

  屏幕上应声回放出那个观众已经看过一次的画面,是喷火龙在半空中被「流沙地狱」困住的几秒,而这一次视频展现的更加细致,只见数道音爆一帧一帧贴近半边橘红色的龙翼,高爆发的攻击在倍速放慢的镜头下几近于微风的亲吻。

  “没错!正是来自于第一波「爆音波」的攻击!沙漠蜻蜓能在最后一次碰撞中完胜绝非偶然!”

  这也是黑崎慕极早就定下的方针之一:柿子挑软的捏,对手找弱点打。能够浮空的宝可梦往往不是那么擅长地面战,尤其是有翼族,翅膀大多是他们身上发育最好最具有力量的器官,是他们生活与战斗的倚仗。但就是这样让他们引以为傲的翅膀却容易在地面上给他们造成阻碍,而单边受伤的平衡影响会让他们无法自如行动,对任何需要精密度完成的动作更是破坏性的打击。

  “变幻多端可攻可守的组合技,将对手的破绽最大限度利用,正是这一层又一层的铺垫成就了这一场漂亮的胜利!”

 

 


  “真是出人意料的挑战者,如此年轻却充满惊喜。”希尔斯显然也没预料到自己会这么快被拿下第一局,具体表现为他一肚子骚话憋着还没来得及说,一局终了唯一一点寒暄时间也被解说员叽里呱啦占了个干净。

  对战巨蛋是希尔斯的设施,加入开拓区后,主办方也只是出资入股挂名和协助进行了建筑的部分翻新,并没能得到实质控制权。因此在巨蛋工作的解说员都是他自己的员工,绝不会越俎代庖,取代给他们发工资的人掌控赛场和观众席,但这场的现场解说是开拓区外派来的可不管这些。

  “您谬赞了。”黑发少女礼节性的躬了躬身。虽然她自认也算个成熟的成年人,但场面话储备依然可怜得紧,如果希尔斯还打算继续演讲,她可能要不知道怎么接话了。

  好在开拓首脑意识到解说员已经占用了太多时间,若是再不开始下一局恐怕会惹观众不快。

 

  “但接下来就没这么容易了。”希尔斯抛出第二枚精灵球,“这场战斗的第二个主题!水与大地的霸主——巨沼怪!”

  能够轻易拍碎巨岩的手掌,富有压迫感的海蓝身躯,灰黑色的鳍立于其上,流畅精炼的肌肉线条显示出日复一日年复一年系统训练所积淀的成果。

  与第一轮的喷火龙同属御三家,更是开拓区东道主丰缘具有代表性的地区宝可梦巨沼怪出现在对面场地。

  身为不擅长速攻的御三家之一,巨沼怪几乎不可能打断沙漠蜻蜓开局的第一个天气技能,但拥有地面属性的他不仅不会受到「沙暴」的伤害,作为水系对水分出色的控制力和以沼泽命名的宝可梦,「流沙地狱」对他的禁锢作用明显也不够看。

  正如希尔斯冠予的称号,那是水与大地的霸主。

 

  “做得很好,翌,先回来吧。”慕迟疑了一下,还是选择收回沙漠蜻蜓,翌在第一局固然没有受到过伤害,连续施展技能之后的体力消耗却依然存在,让他继续迎战没有优势的对手不是一个很好的选择。

  更何况,为了针对唯一克制巨沼怪一族的草属性,很多训练师会让他们学习冰系技能傍身,四倍伤害甚至一击就足以让体力不那么出众的沙漠蜻蜓失去战斗能力。

  第一轮取得了比预想中更良好的开局,但面对希尔斯,少女不敢托大。

  “蓂。”

  纪念球被抛出,白光带来了黑崎慕的第二位搭档。

  修长优雅的身体盘卷而立,睥睨众生的眼瞳狭长而猩红,脖颈旁的叶藤像是衣领,脑后的那抹金色恍若王冠,位于蛇形躯体腹部,与黄绿双色纹路交错的是一条醒目到令人无法忽视的狰狞伤疤,而从被破坏的奢华高贵气质的灰烬之中走出的,是一位自丛林归来凭借实力加冕为王的暴君。

  看台上响起小声议论,也是,当今的医疗水平完全可以无痛除疤,没有特殊理由,没几个人会把这样破坏美感的东西留在身上。总不能是这位选手因为年轻,没钱动这个小手术吧?

  黑发少女默不作声,不打算对此多言。

  至于对战,君主蛇自然同样讨厌冰属性招式,不过草系对巨沼怪的四倍克制再叠上同属性加成带来了搏杀的价值。

 

  “噢噢噢——!继龙形宝可梦的尊严之战后,这一局又是御三家间的霸主之争么!”解说在赛场上空飘来飘去,看热闹不嫌事大。

  面前的对战场地被持续不断的风沙与摧毁一切的高热烈焰肆虐过后一片狼藉,想必如果不是土壤受到了沙漠蜻蜓「流沙地狱」的影响,难免要出现可怖的巨大裂痕和碗状坑穴。

  “既然没有攻过来的打算,那我们就不客气的收下先攻了,巨沼怪——”希尔斯张开的手掌瞬间紧握,“「地震」!”

  海蓝的沼鱼双臂带起千钧之力猛地砸下,庞大的地面系能量所造成的剧烈震荡飞速扩散。

  「地震」同样是一个由于开场距离远很难打断的技能,很难说这不是紫发开拓首脑对第一局开场的回礼,而面对危机,黑崎慕却显得胸有成竹:“「自然之力」挡下来。” 

  接到命令的藤蛇一甩长尾,刺入面前的场地。

  按理来说,在建筑中借助钢筋水泥与普通土壤使出的应该是「三重攻击」,但「三重攻击」又要怎样拦下「地震」……?

  希尔斯一怔,迅速反应过来扫了一眼地面。

  之前遮天蔽日掩埋地表的「沙暴」创造出的沙粒自然早已消弭得无踪无影,但那次在地面上施展的「流沙地狱」却造成了部分场地的沙化!

  而君主蛇尾尖所扎入的正是一小片沙地!

  数块笔直而尖锐的巨大岩石以不可思议的姿态渐次冲出地面,产生的晃动与「地震」激烈相撞,大地不堪重负的哀嚎般震颤不止,反过来破坏了巨岩的根基,几乎有半层楼那么高的自然造物产生裂纹陆续断裂,霎时间,半空中巨大的岩块如雨如雹纷纷坠落,而地面上尘烟四起。

  “竟然是「大地之力」!”解说员惊呼,为观众解释了原因,“由于上一局土壤的沙化,「自然之力」使出的招式并非「三重攻击」,而是在沙地上才会出现的……”

  希尔斯突然大声打断解说员:“快乘上「冲浪」,巨沼怪!” 

  只见将将坠至地面甚至还没完全落稳的粗糙巨岩背后,闪过一小截长有叶片的尾巴,被甩来的深紫泛黑的黏液团展开成不规则的网罩,毫不留情地朝巨沼怪压去——就在几乎所有人都被破土而出的剑状岩石和随后产生的落石雨吸引走注意力之时,君主蛇已经借着岩块、岩根与烟尘的遮蔽,迅捷而悄无声息地靠近了巨沼怪!

  凭空出现的水流汇聚成巨浪迅速托起巨沼怪的身躯,剧毒网扑向其原先的位置一头扎进水里,能使百草枯萎的毒性被水体稀释得一干二净。

  庞大的水体量瞬间激发了场地边缘的防护网,莹莹的蓝光在六边形连成的表面涟漪般扩散,占据小半边场地山峦一样起伏的水浪被困其中,如同大型水族箱的一角。

  沼鱼立于巨浪之巅,从空中俯瞰而下,试图再次藏身于岩块背后的藤蛇立刻无处遁形。巨沼怪双手发力,浪头如臂便使指地盖向君主蛇所在的方向。

  “用「龙之尾」劈开!”

  面对当头罩下的巨大阴影,君主蛇面不改色,修长的蛇身爆发出强大的弹跳力,被紫色的龙系能量包裹的长尾在半空中划出一道圆弧,悍然无畏地与下扑巨浪相撞。与这只巨沼怪聚起的庞大「冲浪」相比,君主蛇三米多的身长呈现出一种蚍蜉撼树的脆弱与无力,刹那间便被巨浪吞噬!

  但下一瞬,难以想象的一幕出现了——只见小山般的水浪像是从内部撕开了那样一分为二,继续势不可挡地奔流而去,而裂口处所显露出的,正是完成下劈动作的君主蛇!

  同象征着龙系威严的紫光交相辉映的是蛇瞳之中的细芒——那是属于暴君的猩红!

 

  “用无尽的寒冰封锁一切吧!”

  “「硬化植物」!”

  两位训练师几乎同时喊出指令,回应他们的是沼鱼的怒号与藤蛇的长鸣!

  数道冰蓝的曲折光线所经之处,奔腾的浪流顷刻冻结,而另一边破土而出的粗壮硬木汲取着丰沛的水源参天而起,飞速扩张的纯色寒冰与疯狂生长的灰色植被纠缠不休,冰霜刚一覆盖,新生的分枝立刻鼓动舒展冲破冰封,硬木刚一长成,刺骨的冰光立刻侵蚀包裹冻结生命。

  两种属性的能量凶兽那样撕咬在一起,时而东风压倒西风,时而西风压倒东风——冰属性虽有克制之威,硬木巨藤却也是由纯能量催化而出,难燃抗冻的特殊植物,再加上两者皆受同源的「冲浪」之益,展现出了比以往更加强大的威能,一时间竟斗得难舍难分。

  好一会儿,双方才终于力竭,技能也难以为继,沸腾喧闹的战场渐渐平息,之前被烈火与尘沙席卷的空气,在冷光过境后姗姗来迟地透露出冬季的凛冽。

  占据大半场地的硬木枝条巨龙那样盘桓交错,灰绿色的粗粝表皮黯淡,好似陷入了永恒的长眠,而冰层破碎在它的根部,霜花覆于其上,像是经年气候温和的丰缘落了一场大雪,人迹罕至的秘境中,亘古长存的北方森林正缓步走向它宿命中的寂灭。

  几乎所有人都为眼前这昙花般古老而空灵的一幕屏息。

 

  但战斗可没有就此结束!

  解说凭借着他的专业素养迅速切回工作模式:“看似势均力敌的对垒!但君主蛇正因为施展「硬化植物」的反作用力动弹不得,毫无疑问!这是绝好的进攻时机!”

  希尔斯怎么会不知道这点,只是目睹场上的情形,他和巨沼怪的双目都微微瞪大了,攻击指令冲到嘴边又被咽了回去。

  寒风吹起的碎霜飘散在空气里,整个赛场都被巨木的枝条与龟裂的冰层所覆盖,形成一个个小山鼓起连绵的势态,那些失去能量供给而死亡的植物交织虬结在一起,几乎封锁了一切深入这片丛林的通道,如同守护着睡美人城堡的荆棘。

  显然是君主蛇在「硬化植物」可控的最后一刻收拢了大部分藤木,为即将在接下来一小段时间内无法行动的自己编织了这样一个令人无从下手的堡垒。

  要说坚固倒还是次要的,再如何难被火烧不怕霜冻的硬木,也已经死亡后继无力,只是强行突破需要不少时间而已。

  然而,现在他们最缺的就是时间。

  眼前这片灰绿的丛林,君主蛇究竟藏在哪里?

 

  希尔斯没有思考多久,就定下策略:“「冲浪」吧,巨沼怪!让水流为你指明前路!”

  错综复杂的藤木在君主蛇僵直时固然是忠实的堡垒,却会在他行动时转化为囚禁的牢笼。若是植物们真的纠缠得密不透风,君主蛇之后想出来也只能和暴力破开,不仅费时费力,更失去了隐蔽奇袭的机会。

  从第一局的交手来看,对面这位年轻的黑发少女会忽视这点的可能性很小,那么必然会在守护屏障落成之时为己方留下出路,哪怕那只是一条仅容君主蛇自己通过的狭窄缝隙,也足够「冷冻光线」的冷光命中无法动弹的对手了!

  滴水汇聚成溪流,湍急的浪涛滚滚而过,巨沼怪沉入水中,挺立的鱼鳍静静感受着水流漫涌过巨藤之森的每一寸空间、每一条窄缝……

  橙色的圆瞳猛然睁开。

  ——他找到了!

 

 

  黑崎慕用指甲掐住袖口。

  希尔斯的应变速度之快可以排进她所对战过的训练师前十之列,特别是顶着被她这个后生压制第一场失利的压力,策略思路也丝毫不显僵硬,让她和搭档那些久经磨砺引以为傲的技巧在极短的时间内被巧妙化解,能争取到的优势也被最小化。

  只是可惜……

  少女阖上眼帘。

  这一次他们终究没跑赢时间。

 

  希尔斯感到一种微妙的不安,像是忽略了某个关键的点,他的神经正嗡嗡作响发出警告,大脑却未能及时捕捉到有用信息用于推算补救。

  他沉思片刻,突然惊醒,朝被浪潮淹没的古森林战场大喊:“「双倍奉还」!”

  话音未落,爆炸声冲天而起!

  巨藤编织的保护伞被爆炸掀了个底朝天,一个细长的身影倒飞出去,重重地撞上了场地边缘的防护网格,滑落掉在漂浮着的残木上一动不动。

  而另一边,「冲浪」带来的水体也在飞快地褪去,水位线一点点下降,露出了底下昏迷不醒的丰缘御三家。

  裁判在防护网消失后走上前,反复两边看了好几眼,才终于同时挥下红绿两面旗帜:“君主蛇和巨沼怪同时失去战斗能力!”

  观众席一片哗然,之前牛逼轰轰的解说也傻眼了,他下意识地往幕后看去,那边正手忙脚乱地给他打“解析中”的信号让他自己扯淡。

  在两三米深的水体与参天藤木的遮蔽之下,没人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除了赛场上两位训练师。

  紫发的对战首脑将搭档收回精灵球,神色若有所思:“最后那招是「自然之力」吧?”

  闹哄哄的观众席像是找到了主心骨,一下安静下来,巨蛋台前唯三拥有麦克风的解说想抢先解明,但张了张嘴,还是和其他人一样茫然。

  什么「自然之力」?那不是个根据场地变化而变化的招式吗?就算赛场在大水漫过之后还能保有沙地和普通土壤两种地样,「三重攻击」和「大地之力」也没有哪项是能对还没有受过伤害、血厚防高的巨沼怪一击致命的啊?

  对面的黑发少女则沉默着点了点头,垂下头对手中装有君主蛇的纪念球轻声道了句辛苦。

  “「硬化植物」在极端狭小的空间发挥不出威力,「剧毒」只能起到拖延作用,「自然之力」所能引发的「三重攻击」与「大地之力」也打不出致命伤害,唯一要小心的只有具有强制退场交换效果的「龙之尾」,但对于打算利用「冷冻光线」进攻的巨沼怪而言,他根本不必冒风险接近……僵直状态已过也无妨大碍,只要找到君主蛇的位置和能让冷光钻过的缝隙,怎么看都是我和巨沼怪稳赢。”希尔斯平静讲述的也是大部分观众的思路,而后他话音一转:“我之前也是这么以为的。”

  “但我在最后一瞬想起了,你和君主蛇在开局对「自然之力」的用法。”

  “既然君主蛇能从那一小片沙土中汲取地面系的能量,为何不能利用周围的巨藤呢?”

  “而「自然之力」在草丛……换种说法,汲取草属性能量所能转换使用的,正是「能量球」。”

 

  这是一个在学术论文中出现过,但没有被训练师重视的要素:决定「自然之力」的从来不是环境,而是主体从环境中汲取到的足够能量的属性。

  其实这就是它的定义,那是运用自然力量变化招式的技能。

  而面对四倍克制、本系加成的「能量球」,只要不是实力差距过大,或者幸福蛋那样的体力怪物,不管怎样都是抗不下的。

  “前期故意高调地展示出「龙之尾」,也是为了让我误以为君主蛇四个技能用尽,已经拿不出奇招了吧。”希尔斯露出微笑,「龙之尾」应该是为了处理君主蛇过多的属性弱点而掌握的,在面对巨沼怪这样属性大幅度优势的对手时,只会起到反作用,拿出来当个心理引导倒是再适合不过,“但也是因此,我反而确信了君主蛇的杀手锏,只是觉察得太晚,只能下达「双倍奉还」的指令最后一搏。”

  黑崎慕再次点头:“您明察秋毫,是我棋差一着。”

  虽然平局原本称不上败北,但这可是一方占据着巨大属性优势的对局。君主蛇没能凭借优势拿下胜利,反而被巨沼怪以身经百战的毅力咬牙撑住反弹伤害扳成平手,已经是输了。

 

  希尔斯朝她致意,停顿了一小会儿,才取出本场比赛的最后一枚精灵球。

  作为成名已久、才华横溢的战术大师,他已经有些记不清上一次在对战被人牵着节奏压制至此是什么时候的事了。

  和希尔斯自己这种运筹帷幄且注重灵光的类型不同,对面的少女更像一种巧匠型的猎手,背着经年累月积攒下来的工具箱闯天下,千百种技巧与暗号如同活字印刷中的字体块,变换组合应对多变的战场情况,而暗藏于层层机关背后的杀招,在对手露出破绽的那一瞬间,见血封喉。

  还真是……后生可畏。

  不过这样也好,他终于可以久违的全力以赴了。

  精灵球被高高抛起,像是要撞击月亮。

  “来进行最令人激情澎湃的终幕表演吧!”

 

 


  尖牙呼应利爪,蓝绿的龙鳞披挂着洪荒而来的血煞;纯白的皮毛沉浸着霜花幽幽的碎光,场地两端,血红与深蓝的弯刃同时出鞘!

  暴飞龙煽动翅膀,停留在半空,风尘高扬,威严与暴虐在它身上碰撞出了最符合人类妄想的龙族;阿勃梭鲁跃至枯藤之上,微微抬起头,宛若于冰泉中沉睡千年之久的古刀,透露出某种不似人间物的神诡。

  “——第三个主题,龙与暴风的君王。”

  在双方的宝可梦出现在场地之后,希尔斯才用低沉的声音缓慢地念出,最终章的报幕。

  ——黑崎慕受不受用不知道,反正希尔斯的粉丝团是以破喉咙的尖叫超额表达了他们的激动。

  “继第一轮的龙形宝可梦尊严之战、第二轮的御三家霸主之争!第三轮我们将迎来最最激动人心的刀锋对决吗——!”解说致力于为每一场比赛冠以标题制造噱头。

  少女的目光落在暴飞龙左前足银灰色合成材料制成的环扣,希尔斯的眼神也停留于阿勃梭鲁脖子上佩戴的项链。

  两位训练师不约而同,将手指按在了自己佩戴的钥石之上。

  伴随着训练师或高昂或低轻的指令,钥石与mega石同时爆发出辉光,延展的彩色折线连接成纽带,宝可梦被光华笼罩的身体,也开始了急剧变化:蝾螈的四肢飞速收短,双翼靠尾一侧黏连纠缠在一起,舒展出更加锋锐的翅膀;白狼的毛发蓬勃,于背部倒竖成羽翼之姿,躯体与利爪更加强大有力,头边的弯刀改变着弧度……

  终于,猩红疯狂的血月挂上夜空,对接下来将要发生的一切保持缄默;而斯芬克斯自神话中走出,古老的寓言静候它终将迎来的应验。

  空气紧绷成纤细纤细的一线,几乎所有人都听见了那声极轻微的断裂。

  战斗,一触即发!




  *




  番外完

九糖不能吃

“我该回家了”

宝可梦同人◎短篇?


◎旁观者视角?


———————


“我该回家了”


如果我知道那是她对我说的最后一句话,我会再抱一抱她


这里是卡洛斯地区比较偏僻的孤儿院,我是孩子们的老师,同样的我也住在这附近,我是最近才搬过来的,为了更好的工作

我的搭档是一只优雅猫,实际上本来我是没有宝可梦作为搭档的,优雅猫是我来到这里的第二天在后山捡到的,也就是昨天,那个时候它腿部受伤严重,对我的敌意也非常大

我是在半夜它实在撑不住睡着后才过去抱着它去宝可梦中心的

我不知道这些孤儿来自哪里,他们都是院长从外面抱回来的,但大多数都很安静乖巧,我曾经尝试去问院长,但她没有说,而是告诉我...

宝可梦同人◎短篇?


◎旁观者视角?


———————


“我该回家了”


如果我知道那是她对我说的最后一句话,我会再抱一抱她



这里是卡洛斯地区比较偏僻的孤儿院,我是孩子们的老师,同样的我也住在这附近,我是最近才搬过来的,为了更好的工作

我的搭档是一只优雅猫,实际上本来我是没有宝可梦作为搭档的,优雅猫是我来到这里的第二天在后山捡到的,也就是昨天,那个时候它腿部受伤严重,对我的敌意也非常大

我是在半夜它实在撑不住睡着后才过去抱着它去宝可梦中心的

我不知道这些孤儿来自哪里,他们都是院长从外面抱回来的,但大多数都很安静乖巧,我曾经尝试去问院长,但她没有说,而是告诉我

“我希望他们能拥有一个正常的家庭”

我能理解院长可能是希望他们能拥有一个家,但我不理解为什么是正常的家庭而不是完整


今天是我来到这里的第三天,也是我第一次见到那个孤僻又特别的女孩

她是院长在日落时接回来的孩子,如果问为什么要用‘特别’来形容,可能是因为她来到这里的时候已经六岁了

这里的每一个孩子这两天我都有去了解,他们都是在一岁左右来到孤儿院的,最大的也不过才三岁

我明白这里的每一个孩子都很安静乖巧,她也一样很安静,但她太安静了,她基本上都坐在教室的角落里就这样看着身边的伊布,那只伊布是和她一起来到这里的

它的脖子上挂着一颗不变之石,是自己找到的吗?还是在路边随手捡到的?

下课后所有孩子都离开了,除了她

一开始我并没有多关注她有没有离开,直到我晚上准备离开时来教室锁门才注意到,她一直没有离开

或者说她甚至可能已经一天没有动过了,当时我的第一反应是她可能饿了,所以我让优雅猫去厨房找点吃的带过来

我走过去才发现那只伊布也还在,我问了她很多问题

“饿了吗?”

“困不困?”

“是迷路了吗?为什么不回房间睡觉?”

但她一句话也没有回答我,安静到我只能听到她的呼吸,直到我问了她的名字

“圆”

?我当时愣了一会儿,而她继续开口,但也始终在看着伊布没有看过我

“妈妈说,如果有人问你的名字就说”

“我叫圆,是团圆的意思”

之后无论我问什么她都不开口了,我没有问关于她父母的事情

优雅猫叼着一袋果子就回来了,这个时间厨房确实不会还有什么,我将袋子打开推过去问她要不要吃点

她拿走了一颗橙橙果,其他的全部推到了伊布面前,伊布似乎是已经习惯了,低下头就开始吃,应该是吃饱了,抬头看向她叫了一声

我看到她拿起其他的果子开始吃才离开,她似乎并不想回房间,所以我去孩子们的房间从柜子里拿了一条毯子给她送了过去,之后我就离开了孤儿院回了家


第四天的时候我没有在白天见到她,我去问了院长,院长告诉我她一直把自己关在房间里,窗帘都是拉上的

起初我只是以为她因为晚上没有休息白天犯困而已,但直到已经连续三天这样白天待在房间,晚上出来陪着伊布看月亮

只有伊布白天偶尔来到餐厅,院长和往常一样将咖喱打包好让伊布带走


今天是我来到这里的第八天了,早上上课的时候我依旧没有看到她,说实话我很担心,想去看看她,我也这么做了

我推开了她房间的门,她用被子包住自己就这样坐在床上,伊布安静的趴在她身边,我走了进去但我没有关上门,因为这里太黑了,拉上的窗帘让这里基本上不透光

我劝了她很久,但她依旧不说话,并不打算在白天出门的意思,我询问她要不要把窗帘拉开,她才摇了摇头,看实在劝不动我又怕她这样会出事

她不和孤儿院的孩子们一起玩,也不来教室听课 ,身边的宝可梦也只要那只伊布陪着,我询问她要不要我偶尔带一些玩具或者游戏机给她玩,她没有理我,后我又询问

“书呢?带一些解解闷的书看看怎么样?”

她点了点头


后来的半个月我经常在白天带书去找她,我发现她真的很聪明,许多进化石和道具她都认识并且知道用途,我开玩笑的说她这么聪明的话父母也一定很聪明,她愣了一下后摇头

当我以为她的意思是不知道的时候,她开口了,这是半个月以来她第一次开口

“他们不知道,他们不喜欢宝可梦,也不喜欢关于宝可梦的东西”

“我,不想喜欢他们了,因为他们是骗子”

“但有他们的地方才是家”

我此刻不知道应该说些什么,她也不再理我,我实在是怕她这样不晒太阳会生病,所以我将窗帘拉开了一点,我退出了房间准备关上门的时候,她再一次开口

“我该回家了”

她看着被拉开一点的窗帘开始发呆,春天的阳光真的很亮

我想问她这句话的意思,但她依旧不理我,我只能选择离开,毕竟我还要去给孩子们上课


那是她对我说的最后一句话,也是我最后一次见她,那天之后我发现她不见了,房间里也找不到她

我去找了院长,院长和我说了她的事

前年的冬天,伊布在门口被她捡回了家,她的父母告诉她,他们不喜欢宝可梦,但还是允许她留下了伊布,她给伊布带上了安抚之铃,两个月后她的父母因为工作原因要离开,他们告诉她要是他们四天没有回来,就来到这里,他们住的地方就在孤儿院附近,她问他们那四天之后他们什么时候回来,他们看了看旁边伊布带着的安抚之铃,告诉她春天的时候,春天的阳光让伊布进化成太阳精灵的时候,他们就回来了,就回来接她回家,他们离开的那天,是她的生日


我问院长怎么会知道,院长说和她的父母认识,院长告诉我并不知道她去了哪里,但她或许真的回家了


那之后我的生活恢复了和往常一样的生活方式,但我现在在想,是不是因为我拉开了窗帘她才走的,是不是我让她离开的

如果我知道那是见到她的最后一次,我会选择再抱一抱她




昀子

就这么长大了

《精灵宝可梦》黑白的同人小说。我有黑版的宝可梦,但从来没有完成整个游戏。也没有接触过中文版本的。所以就用我很有限的知识写了这篇文章。有点感慨成长吧。

--

I've always kept a journal. I see myself as a memory keeper. In my head, there is a little memory boutique. Jars ...

《精灵宝可梦》黑白的同人小说。我有黑版的宝可梦,但从来没有完成整个游戏。也没有接触过中文版本的。所以就用我很有限的知识写了这篇文章。有点感慨成长吧。

--

I've always kept a journal. I see myself as a memory keeper. In my head, there is a little memory boutique. Jars of star shards have almost filled the squeaky wooden shelf behind the dusty reception desk. Shiny star shards and not so shiny ones, upon closer inspection, reflect moments of my past. I wander into that boutique sometimes, browsing the shelf and picking up a couple of jars to fidget with. As letters and characters flow from the tip of the pen to the surface of the paper, new star shards pop into new jars, until the whole shelf glitters.

With that, I would like to welcome you (A.K.A. myself, because probably nobody else will read this) to my latest memory jar.


A hot and humid Friday evening in September

In my damp basement bedroom, Nacrene City, Unova


I think a big part of adulting is realizing the multi-dimensionality of diversity. I don't know why I just thought of this as I was riding the subway from Nimbasa City to Nacrene City earlier today. The echo of a group of youngsters' enthusiasm bounced off the rattling train walls. Their brand-name baseball caps, mud-stained sneakers, and gingling PokeBall belts all screamed “battle me, loser.” 

I cringed a bit, secretly hoping that I was never such a tryhard back in the days.

When I was their age, everyone seemed to be on the Pokemon journey together. Going from place to place, I never ran out of trainers to talk to, or locals to battle against, or Pokemon Centers to rest at. I am sure I still have my battle records and my digital Kanto and Hoenn badges somewhere on my PC. I was also very vocal about my love for the trainer community. I praised its inclusion, as I carefully selected photos that featured trainers of different skin colors and body shapes and gender expressions to post on my social media.

But all of a sudden, other people appeared, with their stories and journeys that I couldn't quite comprehend. The old man who sought shelter under the canopy of Carene Museum every night with his Herdier mumbled that he too would have gone on the Pokemon journey if his family had enough money. A young adult staff member at a port in Castelia City sighed that the fast-growing city did not have as many opportunities as she had hoped for. 

The world was no longer made up of kids and preteens of different skin colors and body shapes and gender expressions.

I looked around the subway car. Across the group of loud youngsters sat a fashionable lady in sunglasses who kept propping up her mirror to check on her hair. Next to her was an anxious young man about my age whose eyes were fixed on his Pokedex as his fingers scrolled and tapped. I guessed that the lady was on her way to meeting up with her equally fashionable friends at a bar, and the young man had just mistakenly traded away one of his legendaries. 

Here I was, carrying my Kanto and Hoenn glories in my worn down figure on this long commute. Unova hasn't been exactly friendly to me, but also not unkind either. I came here to work on collecting and analyzing data at a Pokemon Center. Sitting in a cubicle all day staring at spreadsheets isn't the most exciting job in the world and the technicality of the job honestly killed off a portion of my love for Pokemon. I'm not complaining about the salary though. After all, that's what matters.

So far, nobody has asked about my journey. Nobody has challenged me to a battle. There have been some superficial how-are-you's from my coworkers that don't go too far. And some pretentious smiles that don't offer too much.

Ah, adulthood.

鹰与雉

连胜!

这个样子自然逃不过老狐狸的眼睛,雷利喝了一口酒,然后说道,“看来结束了啊。”仿佛是应召他的话,索蒂里亚的指令几乎在他话语落下的一瞬间就下达了,“阿勃梭鲁,最后一击,灭亡之歌!”哥德小姐自然不会傻站着让她攻击,但是索蒂里亚脸上的笑总让萨奇有些不安,却又不知道哪里让他不安。眼看灭亡之歌就要被躲了过去,但是一阵烟雾过后,倒在地上的的的确确就是哥德小姐。

不应该啊,最后一击明明躲过去了啊。萨奇看着昏过去的哥德小姐,脸上满是不解。索蒂里亚心情大好,这表示再打败一个她就能和那个看起来就很强的人打一场了。索蒂里亚自然是看到了萨奇脸上的不解,同阿勃梭鲁一起走了过去,摸了摸阿勃梭鲁的头打算和萨奇说,刚要解释,......

这个样子自然逃不过老狐狸的眼睛,雷利喝了一口酒,然后说道,“看来结束了啊。”仿佛是应召他的话,索蒂里亚的指令几乎在他话语落下的一瞬间就下达了,“阿勃梭鲁,最后一击,灭亡之歌!”哥德小姐自然不会傻站着让她攻击,但是索蒂里亚脸上的笑总让萨奇有些不安,却又不知道哪里让他不安。眼看灭亡之歌就要被躲了过去,但是一阵烟雾过后,倒在地上的的的确确就是哥德小姐。

不应该啊,最后一击明明躲过去了啊。萨奇看着昏过去的哥德小姐,脸上满是不解。索蒂里亚心情大好,这表示再打败一个她就能和那个看起来就很强的人打一场了。索蒂里亚自然是看到了萨奇脸上的不解,同阿勃梭鲁一起走了过去,摸了摸阿勃梭鲁的头打算和萨奇说,刚要解释,雷利就走了过来。抢在索蒂里亚前面询问了起来,“我猜的没错,你这只阿勃梭鲁的特性是超幸运吧。”雷利眯着眼笑了笑。

听到问题的索蒂里亚一点也没有吃惊,毕竟眼前这个男人浑身散发的气势和那个月牙胡子的人一样,都是强者的气势。索蒂里亚点了点头,“没错,这孩子的特性的确是超幸运,本来这局比赛应该会很艰难的。”不知道索蒂里亚想到了什么,摇了摇头,“但是对手过于轻率自大,让我很轻松就取得了胜利。”本来被打败的萨奇就够郁闷了,听到索蒂里亚这么说,萨奇整个人都灰败了。

那边开盘的人也亏大发了,谁知道这个小姑娘有这样的实力,只能说看错人了啊。索蒂里亚环顾了一下四周,然后开口说,“不知道下一场对战的是谁,但请不要轻视我,麻烦全力以赴!”即使索蒂里亚不这么说,接下来的战斗也不会有人轻视她了,毕竟已经有人翻车了,谁都不会想要成为第二个翻车的人。

马尔科挠了挠头,“小姑娘,和我打一场吧yoi。”索蒂里亚看了一眼这个死鱼眼的金发男子,明白这个人和上一个人的实力差距很大,不过她相信阿勃梭鲁,她们两个可不会这么轻易被打败,毕竟她的目标可是「最强」!

“好的,大叔,我是索蒂里亚。”听到他这么叫她才反应过来她还没有向他们介绍过自己,“我是马尔科,刚才被你打败的是萨奇yoi。”马尔科介绍了一下自己,顺便指了指那个面包头,萨奇此时正在和他们再次开盘,有了上一次的教训,这次压马尔科的虽然多,但是还是有一小部分相信索蒂里亚的,说不定这个小姑娘就打败他们的一队长了呢?

不过对于他们压谁了,马尔科一点也不在意,他看着索蒂里亚和阿勃梭鲁相处的场景,明白她们的羁绊绝不比他们少。

索蒂里亚摩挲着阿勃梭鲁脖颈间的项链,更准确的应该是摸项链间的宝石,似乎是想起了什么,摩挲的手指停了下来,不再动作。因为上一把的战斗,索蒂里亚从背包里拿出了两个树果,打算喂给阿勃梭鲁吃,但是刚拿出来,手里的树果就剩一个了,索蒂里亚刚抬头就看到罗杰摆弄她的树果,像是看到了什么稀罕玩意儿。

不过树果对于索蒂里亚倒不是什么稀有的食物,刚打算重新再拿一个的时候,罗杰就开口了,“小姑娘,你这个吃的叫什么啊?”罗杰对这个果子是充满了兴趣。

蓝色的圆形果子不仅吸引了罗杰的注意力,还吸收了此时在甲板上所有宝可梦的注意力,现在所有在场的宝可梦都盯着罗杰手里的树果,仿佛只要罗杰动一下,就能扑上来。这个架势倒是把索蒂里亚整蒙了,然后默默的问了一句,“你们这里难道没有树果吗?”看到所有人的迷惑脸,索蒂里亚当场就不知道该说什么了,应该怎么解释,如果说是穿越会被当成智障吧。

“唔,这种事一会儿再解释吧,让我们继续对战吧!”提到对战,索蒂里亚的眼睛里的光都能射出来,把马尔科照的不知所措,点着头应了下来。两人准备就绪,不过马尔科的宝可梦倒是和他本人不太像,浑身斗志的火焰鸡和半睁着的死鱼眼,鲜明的对比啊。裁判换成了雷利,因为罗杰不肯把果子放下,所以被所有宝可梦追着撵,罗杰还有点乐在其中的感觉。不过裁判换成了谁对索蒂里亚来说都无所谓,因为她的对手只有面前的马尔科。

雷利宣布开始后,索蒂里亚并没有像和萨奇对战时先发制人,她明白马尔科和萨奇的不同,那她的对战策略就要改。而这一次,她选择了‘敌不动,我不动’的策略。马尔科似乎是想给萨奇找回场子,又像是想让索蒂里亚这个新人明白,四皇不是那么好挑战的,直接就不留情面,“火焰鸡拉近距离后使用火焰拳。”几乎是在话音落下的同时,火焰鸡就冲了出去。以速度闻名的火焰鸡,在此时更是把速度发挥到了极致。

但是在原来世界,摸爬滚打三年的索蒂里亚明显也不是好惹的,冷静的下达了指令后快速反击,“阿勃梭鲁,电光一闪躲开后使用影子分身。”但是如同老狐狸一般的马尔科能轻易放弃吗?答案显然是不可能,“弹跳躲开使用大晴天。”腿部肌肉爆发惊人的火焰鸡很轻松就躲开了阿勃梭鲁扑过来的身影。

看着四周的影子分身,马尔科当即决定,“火焰鸡,大晴天。然后对着地面使用大字炎爆。”宝可梦和指挥官配合默契,但是索蒂里亚和阿勃梭鲁也不落后于他俩。但是火焰鸡使用完大字炎爆后竟然还自主对着阿勃梭鲁来了一发百万吨重拳!

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的索蒂里亚没能及时下达指令,导致阿勃梭鲁飞了出去,待烟雾散去,里面是阿勃梭鲁未曾倒下的身影。看着光芒渐渐散去,雷利摸了摸胡子,‘原来是守住嘛。’上一轮阿勃梭鲁展示过守住,所以这一次并没有让雷利有多惊讶。

势均力敌的对战,总能使人热血沸腾,此时围观的群众无一不睁大眼睛,期待着这场比赛的结果。两个罗杰船上的小孩儿,此时比谁都激动,“巴基,这真是太酷了!”香克斯激动的拽着好友,然后下了什么郑重的决定似的,“我一定要让她成为我的船员!”而巴基此时还在在意香克斯的上一句话,“混蛋,你管谁叫红鼻子呢!”

对战还在继续,马尔科和索蒂里亚都能看到对方眼中的热血和激动,“不要太小看我了啊喂,阿勃梭鲁,影子分身后使用破坏死光。”阿勃梭鲁和旁边的分身同时张嘴,光束在口中缓缓凝聚,目标是中心的火焰鸡!

“火焰鸡。波导弹!”马尔科这次并没有选择躲避,而是正面抗下了这次攻击,但双拳总归难敌四手,火焰鸡被迫单膝跪地,“还能坚持吗?”马尔科低声问,随后火焰鸡点了点头。“起死回生后使用喷射火焰!”

索蒂里亚看了一眼阿勃梭鲁此时的状态,很明显这一回合的攻击是肯定扛不住了,而且还会失败,那么——

“阿勃梭鲁,mega进化!”索蒂里亚的食指和中指同时摸上了右耳的耳坠,阿勃梭鲁的身上也泛起光,待光芒散去,阿勃梭鲁此时已然不同。背上坚硬的羽毛化作双翅,额头的椭圆形也变为倒三角。看到这一幕,罗杰白胡子等人的脸无一不显示凝重,这一幕超乎了所有人的想象。而围观的人在短暂的无声过后,爆发了更大的欢呼。

为何而欢呼呢?索蒂里亚不解,但是眼前更重要的是打败马尔科,“真是一个大惊喜啊小姑娘。”马尔科吃惊的连那奇怪的口癖都忘记了。“所以很早就说了,不要小看我啊。”然后和阿勃梭鲁对视一眼,“破坏死光!”火焰鸡本想躲过这次攻击,但是mega进化后的阿勃梭鲁,特性也提高了,凭着「超幸运」的特性,这击必中!

马尔科的眼神里充满了无奈,谁都没想到这个来历不明的小姑娘能有如此手段,在火焰鸡的眼神变为蚊香状后,雷利宣布了此次对战的结果。与此同时索蒂里亚充满战意的眼神也望向了白胡子。白胡子自然知道意味着什么,欣然答应。

所有人都被索蒂里亚的能力折服,没有人不崇拜强者,所以此时的呼喊声简直能冲破云霄。“辛苦你了,阿勃梭鲁。”索蒂里亚将阿勃梭鲁收回精灵球,连续两场战斗已经让阿勃梭鲁疲惫了,这次她打算换个同伴。手扶上了腰间自开打就没停过的精灵球,微微发光昭示着里面宝可梦的不满。“再等等,马上就轮到你了。”安慰似乎起了作用,精灵球不再动了,安安静静的挂在腰间。

白胡子他们此时有很多问题想问,但是已经答应了人家小姑娘,有什么问题也只能对战结束后再说了。

鹰与雉

上一秒躲雨,下一秒穿越

真是日了狗了

索蒂里亚发誓,这绝对是她人生中最奇幻的一次。上一秒她还在和阿勃梭鲁在树下躲雨,下一秒她就来到了海上,不过万幸的是她的神奇宝贝都还在,不至于让她在海上体力不支后淹死。看了一眼四周,并没有阿勃梭鲁的身影,估计是被强制收回精灵球里了,不过这样也好,省的麻烦了。

在背包里拿出了一个精灵球,蓝光闪过,一只拉普拉斯就出现在了索蒂里亚面前,动手爬上拉普拉斯背上后,索蒂里亚就开始了沉思。很明显这不是她的世界了,虽然还能在天上看到一两只偶尔飞过的信使鸟,但是她的世界可没有海贼,索蒂里亚看着不远处两个海贼船互相攻击,没有上前去的欲望。

在没摸清楚对方实力的前提下,她可不会贸然前往,毕竟她可不是...

真是日了狗了

索蒂里亚发誓,这绝对是她人生中最奇幻的一次。上一秒她还在和阿勃梭鲁在树下躲雨,下一秒她就来到了海上,不过万幸的是她的神奇宝贝都还在,不至于让她在海上体力不支后淹死。看了一眼四周,并没有阿勃梭鲁的身影,估计是被强制收回精灵球里了,不过这样也好,省的麻烦了。

在背包里拿出了一个精灵球,蓝光闪过,一只拉普拉斯就出现在了索蒂里亚面前,动手爬上拉普拉斯背上后,索蒂里亚就开始了沉思。很明显这不是她的世界了,虽然还能在天上看到一两只偶尔飞过的信使鸟,但是她的世界可没有海贼,索蒂里亚看着不远处两个海贼船互相攻击,没有上前去的欲望。

在没摸清楚对方实力的前提下,她可不会贸然前往,毕竟她可不是小智那个热血上头的傻子。从背包里拿出一条毛巾,胡乱擦了擦,目前她手上并没有火系神奇宝贝,就只能等衣服自然吹干了,但是说实话,浑身黏糊糊的并不好受,再从包里把单片眼镜拿出来戴上后,眯了眯眼睛看着远处的战斗。

大海上突然出现的人自然也吸引了两艘海贼船的关注,一只蓝色的大鸟变回人类,落在了巨人的身旁。索蒂里亚打赌,即使离得很远,那个人的身高绝对有五米了。

真是奇幻的世界啊。

“老爹,那边有个人yoi。”金发男子睁着死鱼眼,带着奇怪的语调对旁边那个巨人说。“库啦啦啦,我看到了,我亲爱的儿子。”巨人似乎一点也不在意,然后停下了手里的攻击,对着对面的海贼船喊了一声后,两边都不约而同的停下了攻击。这倒让索蒂里亚挺吃惊的,“不是说海贼都穷凶极恶吗?”索蒂里亚摸了摸下巴,她还以为能看到一场完美的宝可梦比赛呢,看来是不行了。

不过这个世界是真的很神奇啊,她刚才没有看错的话,刚才那个蓝色的大鸟是变成人了吧!作为资深毛茸茸控的索蒂里亚表示,不知道摸起来手感怎么样。随手从包里翻出一颗薄荷糖,静静的看着两支海贼船向她这边靠过来,索蒂里亚不是没想过离开,但是对于这个未知的世界,还是试着和他们沟通一下吧。

上船似乎没有什么难度,索蒂里亚看着开聚会的众人一时之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了,这么信任她这个陌生人真的好吗?!(怒摔)倒也不是白胡子和罗杰瞧不起她,但是浑身没有杀气的索蒂里亚,在他们眼里就如同没长爪子的小奶猫。不过上了船之后索蒂里亚才看清这一船的人和宝可梦,她感觉这里真的是天堂,而且那个月牙形胡子的人,身旁是宝可梦是水君吧!

白胡子和罗杰看着战斗欲提升的小姑娘,想不通她在想什么,然后索蒂里亚就开口了,“这位先生,请和我来一场宝可梦比赛吧!”说完还鞠了一躬,语气里是满满的郑重。索蒂里亚说完这句话后,所有人都不约而同看向了她,白胡子也挺吃惊的,这小丫头腰间的精灵球不过四个,而且看起来也不过15,怎么敢提出这个问题的,难倒她不知道他是谁吗?

没办法,白胡子不能指望一个异世界的人知道他,不过白胡子还是开口了,“库啦啦啦,小丫头,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罗杰也看着索蒂里亚和白胡子,大有一副坐山观虎斗的架势,只要火不烧到他头上,他就看戏。

“我知道!请您和我打一场宝可梦比赛吧!”索蒂里亚感受到了一股无形的压力,但是她骨子里的骄傲和对强者的尊重让她不会轻易放弃,挑战强者无论是谁都会充满激情,索蒂里亚也不例外,虽然她手上只有四只宝可梦。这个说起来倒是也有趣,从12岁那年就出来历练了,三年了手里的宝可梦也仅有四只,隔壁那个小智光是肯泰罗就比她多,更何况别的神奇宝贝。不过她也不后悔,现在这四只宝可梦可是她最重要的「家人」啊!

白胡子看着满腔斗志的索蒂里亚,倒也没多为难,毕竟能承受他霸王色的人也不多了,虽然有放水的成分在里面,但是这并不影响他看好索蒂里亚。“库啦啦啦,好,不过你要先打败我的儿子们。”白胡子知道马尔科他们的实力,也就放心的让他们和索蒂里亚打了,毕竟一个小姑娘能掀起多大的水花。

索蒂里亚听到白胡子答应后,眼里的高兴几乎都要溢出来了。白胡子坐到罗杰旁边,和老友喝着酒,打赌谁能赢,庞大白鲸上有专属的对战场地,倒也不用在甲板上打。索蒂里亚站在一侧,“只要打败两个就可以了吧?”这是开始之前白胡子对她说的,见白胡子点头后战意直冲天际。那边的队长看小姑娘斗志昂扬的样子,也不好打击,就让萨奇上去了。“真是的,你们这帮混蛋。”萨奇嘟囔着,走到另一侧。

对局采用一对一的形式,罗杰秉着看好戏的原则,主动要求当起了裁判。既然场地是陆地的话,那拉普拉斯上去不会有好处的,想了想从腰间拿出一个精灵球,“阿勃梭鲁,让我们一起并肩战斗吧。”蓝光闪过,一只通体雪白,右侧头部长着镰刀状的角,浑身散发着不详的宝可梦出现在了场地上,脖颈间还戴着一个项链,上面挂着彩色的宝石,仔细一看竟和索蒂里亚耳朵上的耳坠相同。

那边萨奇自然看到了阿勃梭鲁,想了想之后伸手拿起一个精灵球,蓝光一闪,出现在场地上的是哥德小姐。真是令人意想不到啊。

而在阿勃梭鲁出现在场地上时,白胡子就注意到了,这只阿勃梭鲁被人培养的很好,是很不错的苗子,举起酒杯和旁边的雷利碰了一下,互相看到对方的眼神又不约而同的笑了起来。那边罗杰积极的充当裁判的身份,在两边都开始准备后,那边就热闹起来了。

索蒂里亚拿出精灵图鉴扫描了一下,大概的知道了对手的信息,心里也逐渐有了应对的方法。也不知道对面的萨奇是对自己的实力很自信还是什么,并没有用精灵图鉴来看对手的信息,不过这种自大也令索蒂里亚明白了,这场战斗不会很艰难。

那边剑拔虏张,这边由比斯塔做庄,开了一盘,内容无非就是谁能获胜,比起来历不明的索蒂里亚,大多数人还是相信了朝夕相处的萨奇,雷利看了看,拿出一万贝利压在了索蒂里亚的那边,白胡子看着热闹,也跟了一万贝利在索蒂里亚身上,萨奇看到他老爹不压他,顿时戏精上身,向马尔科哭诉起来,马尔科一边安慰一边也将贝利压在了索蒂里亚身上,萨奇看到后翻了白眼放弃了。

果然兄弟什么不靠谱啊,不过看着大部分人都压他后也不在意了,一个小姑娘而已,难不成他还能输了?

比斯塔悄悄的对以藏说,“这次你可赔了。”以藏看了看索蒂里亚,嘴角上扬,“这可不一定啊。”

过于自大的轻视对手,这就是萨奇这场必输的重点。很明显,那些压索蒂里亚的是看出来了,都不愧是老狐狸啊。

罗杰磨磨唧唧的终于宣布开始,索蒂里亚打算先发制人,快速的结束这场战斗,“阿勃梭鲁,使用影分身后用影子球。”看着对面下达的指令,萨奇也不可能坐以待毙,“哥德小姐躲开后使用暗影球。”看着一次攻击不成,索蒂里亚不慌不忙的连接下一个招式。

“阿勃梭鲁使用守住,然后对着她来一下铁尾!”阿勃梭鲁回应着索蒂里里亚,然后浑身泛起光,将阿勃梭鲁保护起来,抵挡了哥德小姐的暗影球,在守住结束后向哥德小姐跑了过去,尾巴逐渐坚硬变得同钢铁一样,照着哥德小姐就劈了下去。不过身经百战的萨奇自然也不是吃素的,“使用假哭!”技能命中后阿勃梭鲁有一刻的停顿,虽然可以忽略不计,但是对于萨奇而言,这个时间就够了,在那停顿的一刻,哥德小姐就躲开了,铁尾砸在了地面上,不过这种情况不会让索蒂里亚吃惊,看了看阿勃梭鲁的状态,明白这就是最后一击了,嘴角勾笑,一副胜券在握的样子。

鹰与雉

前情提要

大概就是为爱发电,撞梗的话应该挺多,毕竟宝可梦x海贼王挺多的,人物归尾田,ooc归我

小学生文笔,被时间线折磨疯的,所以大概率会有bug,应该会挺多

有灵感就码,不过有些人应该不会死,毕竟宝可梦挺多治疗的技能吧(?

男主的话私心是偏青雉的,但是这篇文和他的交集又不多,所以大概率就是朋友关系顶天,青雉的应该会额外开一个文(挠头

目前的情况是cp未定,时间线是罗杰没死的时候,人物的情感我会去试着抓

大概就是为爱发电,撞梗的话应该挺多,毕竟宝可梦x海贼王挺多的,人物归尾田,ooc归我

小学生文笔,被时间线折磨疯的,所以大概率会有bug,应该会挺多

有灵感就码,不过有些人应该不会死,毕竟宝可梦挺多治疗的技能吧(?

男主的话私心是偏青雉的,但是这篇文和他的交集又不多,所以大概率就是朋友关系顶天,青雉的应该会额外开一个文(挠头

目前的情况是cp未定,时间线是罗杰没死的时候,人物的情感我会去试着抓

向心律
Day17@速写班长 本来是想...

Day17@速写班长 

本来是想代天使图包画人的,但是被论文磨掉了耐心。

Day17@速写班长 

本来是想代天使图包画人的,但是被论文磨掉了耐心。

冰华夏光

第八回《旅途!踏上新的征程》就当是间章,小小的发一波糖

       且说上回,铃击败了紫罗兰,正于圣代面前吐槽。圣代看着面前得意忘形的铃随手泼了盆冷水“嗯,不错,所以你准备怎么走呢接下去。”“这个,离我们最近的似乎是那个什么市来着。”铃摸摸脑袋看向沙奈朵,沙奈朵撇过头。[圣代,是什么地方呢]圣代看着不明现状的二人不禁扶额,随手从背后的包里拿出一份地图丢给铃“前面就是密阿雷市,卡洛斯的文化中心,白檀和那里相比只能算是小镇了”


        “哦豁,怎么顶的吗,走走走,赶紧出发”刚准备好走去密阿...

       且说上回,铃击败了紫罗兰,正于圣代面前吐槽。圣代看着面前得意忘形的铃随手泼了盆冷水“嗯,不错,所以你准备怎么走呢接下去。”“这个,离我们最近的似乎是那个什么市来着。”铃摸摸脑袋看向沙奈朵,沙奈朵撇过头。[圣代,是什么地方呢]圣代看着不明现状的二人不禁扶额,随手从背后的包里拿出一份地图丢给铃“前面就是密阿雷市,卡洛斯的文化中心,白檀和那里相比只能算是小镇了”


        “哦豁,怎么顶的吗,走走走,赶紧出发”刚准备好走去密阿雷市的铃被人从身后一把拉住“怎么了圣代,还有什么事吗”圣代靠着沙奈朵,不怀好意的笑着说“啧啧啧,被电加钢系暴打的结局我都已经可以预见了,要不我把隆隆岩借你,忘记说了,我的卡拉卡拉进化成嘎啦嘎啦了哦”“你不早说~差点就过去准备打架了”铃抢回沙奈朵,看着开心的圣代,看到地图上的馆主介绍,于是凑过去轻轻的问“那你该怎么对付对面的电飞鼠呢~要不我把沙奈朵借给你”少女的脸顿时绯红


         此时的铃像抱着一个大型玩偶一样抱着沙奈朵,惹的不少人回头注视,无视掉周围人的目光,看着圣代羞赧的样子,拉着这位大小姐,向着周边商铺的咖啡桌坐下。


         “那里讲话人太多了,话说圣代居然没有御三家呢,明明大家族的小姐”“呵呵,没什么,只是不习惯而已,有的时候书看多了就要出来走走,不必拘泥于那些规矩。话说你究竟是谁呢,一样没有御三家,却对我了解那么多。还有之前那帮人,你似乎认识他们的头目,最关键的是,你究竟来自哪里,铃”圣代点了两杯咖啡,又示意服务生拿一份甜品,随即就是一串问题丢向铃。“咳咳咳,不要在意这些细节,要是想,其实我也可以是天上掉下来的”铃努力糊弄(虽然是真话来着,但是说是被一个神因为我出了车祸就把我拉过来也太诡异了吧。)“不想说就随便你了,甜点是给沙奈朵的,那杯咖啡给你”圣代抿了一口咖啡,轻声喝止了铃的贪心。随后端起盘子切下小块送入沙奈朵口中。(´つヮ⊂︎)[圣代!好好吃,圣代大人你带我走吧,好幸福]“咦惹,沙奈朵捡捡你的节操,是不是和我太久学坏了”铃拉着被圣代不断的投喂下快乐的沙奈朵,不禁吐槽道[才没有,圣代人美声甜心善,蹭蹭圣代]


        “嗯嗯,先擦擦嘴,嗯乖”圣代拿着桌上纸巾为沙奈朵轻轻拭去嘴边残余。“过分了你俩,我还在这里”铃看着二人颇有些暧昧的画面,终于忍无可忍打断她们。“现在该怎么办,总不能真的去互换宝可梦挑战吧。话说这样算不算作弊”铃抢回沙奈朵,一手抬着她下巴,一手捏着对方脸颊,以作惩罚。[唔~不要捏了,对不起啦~小铃我错了啦]“不算,不违反竞技规则”“我似乎有一点办法,我们先走吧”随后圣代拉着刚喝完咖啡的铃,结了账,就匆匆离开摊贩处。


        “喂喂喂,别跑那么快”铃看着身边缓缓飘着的沙奈朵“呼,也好至少你也不用餐风露宿了。”“你也别把自己饿到,神经大条的家伙,沙奈朵也不比你瘦了多少”圣代冷不丁插了一句话。“先生,看这里,麻烦载我们去密阿雷市可以吗”圣代回首拦下一辆车,拉着铃就上了车。“去市中心,谢谢”交代完目的地,圣代靠着铃的肩膀呢喃一声“好累啊借我睡会”随后缓缓从铃的肩膀不由倒在了铃的胸口。铃用双手轻轻托住少女的身体。然后慢慢揽入怀中,少女的呼吸变得越来越轻缓平稳。看着怀中睡着的少女,铃和沙奈朵轻轻的维持车内的平稳。铃看着圣代,不禁轻嗅其发,一袭长发散发着好闻的气息不禁令她沉醉,于是轻轻将其全身都拥入怀中。


        圣代的心跳声清晰的传入铃的耳中[圣代这样是不是很可爱啊]沙奈朵的话音从铃的脑海中回响起来,不禁将沉浸其中的铃吓了一跳,好在怀中少女依旧浅睡,并未惊醒。(是啊,感觉圣代超好看的)铃在脑海中回答着沙奈朵[嗯~那我呢那我呢]“你和圣代一样好看,都好看,都喜欢”沙奈朵听到一番话语顿时羞红双颊。[小铃真花心啊,不知道圣代听说了会不会把你给剁掉]Σ( ° △ °|||)︴铃顿时惊觉,圣代似乎对自己并没有这方面的看法呢。


        “是铃吗?”少女缓缓抬头双眼惺忪地看着铃,着实将对方吓了一跳。“嗯,是我”“抱我抱的开心吗,不许说谎”“开。。开。。开心”“那就好,我也开心,接着抱吧,你的胸口还挺舒服的”[小铃好迟钝呢]沙奈朵眼里含笑,靠在铃的另一边肩膀[我也休息会,小铃,我也喜欢你]


   




且说铃有二人作伴,不知圣代解决方法又是什么


欲知后事如何,请看下回分晓

生草

小男孩卡瓦!🤤

p2原图

​存图/转载✔商用✘

小男孩卡瓦!🤤

p2原图

​存图/转载✔商用✘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