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宝岚

23.6万浏览    1232参与
一件白衬衫
起飞的吸血鬼又一次拎起了自家岚...

起飞的吸血鬼又一次拎起了自家岚猫的帽兜

岚猫又一次被命运(注定的人)扼住了咽喉

起飞的吸血鬼又一次拎起了自家岚猫的帽兜

岚猫又一次被命运(注定的人)扼住了咽喉

鬼藏三娘
冯宝宝走炁特殊,对疫情没放在心...

冯宝宝走炁特殊,对疫情没放在心上,把张楚岚紧张死了,最后还是乖乖带上了口罩。

冯宝宝走炁特殊,对疫情没放在心上,把张楚岚紧张死了,最后还是乖乖带上了口罩。

鬼藏三娘

问:张楚岚的腿为什么这么光滑?
答:冯宝宝拿菜刀给他刮的(大雾)!
张楚岚当初被天下会抓出去的时候,只穿一条热裤,那双腿真的很绝,还没有腿毛,我没忍心让他腿毛配旗袍。

问:张楚岚的腿为什么这么光滑?
答:冯宝宝拿菜刀给他刮的(大雾)!
张楚岚当初被天下会抓出去的时候,只穿一条热裤,那双腿真的很绝,还没有腿毛,我没忍心让他腿毛配旗袍。

Afterglow

归处〔宝岚〕

       张楚岚做了一个很长很长的梦,梦里太慌乱了,让他心有余悸,无可奈何。


       梦里的世界大雾弥漫,一片虚无的灰色,看不清真真切切的人和事。张楚岚从雾气中渐渐浮现,似乎大梦初醒又带点不知所措。


       他迷茫地看了看四周,几乎在一秒内眼神锐利了起来,外表却还是懒懒散散的样子,那么漫不经心。...


       张楚岚做了一个很长很长的梦,梦里太慌乱了,让他心有余悸,无可奈何。


       梦里的世界大雾弥漫,一片虚无的灰色,看不清真真切切的人和事。张楚岚从雾气中渐渐浮现,似乎大梦初醒又带点不知所措。


       他迷茫地看了看四周,几乎在一秒内眼神锐利了起来,外表却还是懒懒散散的样子,那么漫不经心。


        张楚岚四处走了一圈,什么也没发现。于是他改朝一个方向走,结果又回到了原地。一望无际的灰色,但是直觉告诉他这就是原地,像迷宫一样的地形,兜兜转转还是无法前进。


        他开始有些急躁,驼着的背也挺了起来,但仍没有出声。


        就那么静立了几十秒后,迷雾中突然窜出一条藤蔓,向他袭来。张楚岚施展身法躲避,但完全甩不开,无论金光还是雷法,都不能伤害到这根藤蔓,拿它无法,心里带了一点悲戚的绝望。

        

        最后他终于被藤蔓缠住,他试图挣扎,但越挣扎藤蔓缠得越紧。一圈又一圈,最后一圈缠上了他的脖子,张楚岚勉强用右手食指和金光挡住,但藤蔓上突然长出了刺,想要扎入他的脖颈。

    

        就在他苦苦挣扎,双方不断拉锯的时候,一个模糊的人影从迷雾深处慢慢露了出来,从他背后走来。


        张楚岚很敏锐地察觉到了人影的到来,更加紧张,但他的一切努力都是白费。藤蔓在他身躯上缠绞摩擦,把他的衣服一点点磨破,磨成一条又一条。


        人影终于渐渐走到张楚岚背后,熟悉的感觉奇异地传递到张楚岚心中,即使他没有看见,但就是确定那是冯宝宝。


        他突然就安心了,他的宝儿姐来了。


       但冯宝宝却没有出手。


       冯宝宝没有动,安静地站在他身后,看着他被藤蔓折磨,勒出一道道血痕。

  

        张楚岚渐渐疑惑,他努力地想要问冯宝宝为什么,可是却莫名地发不出声音。

   

        藤蔓越勒越紧,胸腔的压迫让他呼吸困难,神智渐渐涣散。

        

        冯宝宝突然出手,抓住了缠在他脖子上的那圈藤蔓。藤蔓上的刺,在冯宝宝接触到的那一小节,温顺地平复了下来。

   

        没等张楚岚高兴,冯宝宝猛地往回一勒,更大的力量传来,脖子上那圈藤蔓的刺,扎穿了一半的金光。

 

         张楚岚的瞳孔一缩,他震惊地难以置信,终于挣扎着嘶哑地问出了声:宝儿姐?为……


        冯宝宝继续用力。


        张楚岚后面的话说不出来了。但他之前的惊讶却渐渐平复,心里的疑问也不想再宣出于口。


         不知从什么时候起,他右手的食指缩了回去,金光也收起来了,完全放弃了任何抵抗。

    

        藤蔓顺利地缠到他脖子上,血顺着刺流了下来。


        张楚岚努力仰起脖子,让藤蔓勒得更彻底一些。


       他的表情极其平静,眼神毫无波动,就像面临死亡的人不是他一样,很安静地看向雾蒙蒙的天空,接受着发生的一切。

 

       但藤蔓却突然松垮下来,掉落在地,渐渐隐没不见。


        张楚岚因生理反应,跪俯在地,剧烈地咳嗽。


        等他缓和下来,脖子上的血奇异地止住了大半,只有一些小伤口还在渗血。


        周围没有依然任何人影。


        张楚岚没有在意,他坐下来休息了一会儿。


        突然他的身体僵直了。他猛地跳起来,四处奔跑,先只是跑,后面边跑边喊“宝儿姐”。


        随着他的喊声,迷雾渐渐散开,高楼大厦、车水马龙都显露出来。路上行人吃惊地看着衣衫褴褛伤痕累累的他,但他完全不在乎,只是发狂地跑,他想找到一个人。


        张楚岚的衣服渐渐一条一条地掉落,后来他几乎是完全赤裸地在奔跑,他没有任何遮挡的意思,表情越来越绝望,心里越来越挣扎。

   

        人山人海里一眼看不到她,寻不到她的身影。


        一道光就突然落在了他的面前,刺得他微闭了双眼,浑身裸露的身体感受到了一点暖意,透进了心底。

      

      张楚岚就那么不管不顾的踏了进去。


        天旋地转间,他发现自己穿着哪都通的工作服站在罗天大醮的比赛场内。


        面前的冯宝宝穿着背带裤,睁着一双清澈的眼睛望着自己。


        张楚岚的心里惊了一下,这发生了什么,这是梦吗?


          不待他细想,他就控制不住自己,开始像个机器一样念着台词,做着那些动作。与当年四强比赛如出一撤。


        他只有意识,想挣扎着开口,却说不出来自己想说的话。


         内心慌乱不已。


        他们被众人追了出去,冯宝宝就在他前面跑着,一步一步,却突然回过头来看了他一眼,眼里有泪光在闪。


         张楚岚害怕不已,怕她再次不见。他用尽全力,终于挣脱桎梏。或许冥冥之中而已。


        “宝儿姐,你要去哪里?等等我。”


        “宝儿姐。”


        “宝儿姐。”


       只是一瞬间,张楚岚就看不到了她,转头看向后面。


       没有人。四周什么都没有。


       他在一条黑色的路上奔跑,万籁无声,前面只有一个出口,是白色的光。

      

      很冷。


      他停不下来脚步,跑了进去。


        他喘着气停下了奔跑,用手撑着膝盖休息,眼睛看着脚下的地面。

  

       突然耳畔响起了声音,吓得他一激灵。


        冯宝宝躺在地上望着他,用手指着天空,嘴里却是一张一合,蹦出了一句又一句话。

  

       熟悉而又遥远。


      “张楚岚,你好凶呀(厉害)。”


       “可是我不知道我从哪来,也不知道该往哪去,我没有起点和终点啊。”

“我没有家啊。”

 

        话似鼓点落在张楚岚的心里,惊起波浪。


       “宝儿姐,我和你一样。没有家呀!”

 

        冯宝宝站了起来,拍拍手。


       “我们不一样,我是一个真正无根的人。”


        他慢慢移过去,想抓住冯宝宝,她的神情太过凄清,让他心慌不已。


      “宝儿姐,我会帮你找到家的。相信我”


      “可是,张楚岚啊,家太遥远了。”


       “宝儿姐,不会的,我可以当你的家人,一辈子追随你。”

 

        他看见冯宝宝苦笑了一下,却转身一步踏进悬崖。


        “不!”


       “宝儿姐。”


       张楚岚歇斯底里的吼了出来,却感到整个人在下坠,悬崖不停的垮落。


        等他回过神来,发现自己正坐在一个庭院的酒桌上。

     

       挂满了红色的灯笼,人声鼎沸。


       这是有人在结婚,中式婚礼。


       徐四抽着烟在和徐三讲话。

 

        诸葛青和王也在唠嗑。不知道诸葛青会不会用术偷听墙角。


        都是熟识之人,还能看见陆玲珑她们。


         “张楚岚,你以后会不会结婚。”


        张楚岚不可思议的听着这个问题,看见冯宝宝就坐在他的身边。


         小家碧玉。


        一袭粉红色的旗袍,上面点缀着朵朵桃花,披散着长发,竟难得带了妆,衬托着她笑魇如花,又妩又媚。


        不真切。

  

        但是张楚岚清楚的听着自己加快的心跳,磕磕巴巴的回答。


         “不知道。”


        他的确不知道,或许不会吧,就像现在这样陪着她。又或许会,毕竟自己会老,她容颜不衰。


        无能为力,无可奈何。


        他动了动嘴唇,想继续说,却被打断。


       看见一对新人站在桌前,十分登对,举着酒杯敬礼。


       原来这是贾正亮和风沙燕的婚礼。


       红色的衣服宣示着一切。喜结连理。


       一生一代一双人,直教两处争魂。


        没想到他们竟然结婚了,风沙燕这样一个要强的人竟然出嫁了。


       又有点情理之中。


       一桌人的人都站起来回礼。


         “大家,吃好,喝好,来来来,喝喝。”


        张楚岚突然想伸手拦住冯宝宝,却见她举起酒杯一饮而尽。


        转念到,许久以前,她就把二锅头当水喝。实在没必要拦她。


        待人都坐了下来,耳畔又响起了声音。


       “张楚岚,你不结婚,就还是处男呀!”


        “宝儿姐,我,真的不知道。”


         “你有喜欢的人吗?”


          “我。”


         冯宝宝将手搁在桌子上,撑着脸,双眼望着他,好似带着浅浅的笑意。


         “宝儿姐。”张楚岚再轻轻的唤她。


        “我知道。”冯宝宝就这么丢下一句没头没脑的话。

   

        四周的景色,都随风飘走了。转身之间,他知道自己在一个房间里。


       灯光有点昏暗。


       冯宝宝就那么静静坐着。


        这次他脱离了出来,像一个飘散的灵魂,四周的人都看不见他。


        他望向冯宝宝的视线所及处,是自己。不对,那是老年的自己,脸和手都皱巴巴的,充满了风霜与死气。


       那个他握着冯宝宝的手。


        手与手之间形成了对比。他一句话也没说,混浊的眼睛里只透着一点清明,都用来望着她了。


        冯宝宝轻声的哼着黄杨扁担,四周站满了人。


        有风星潼,还有风沙燕他们和他的儿子,还有诸葛青他们。


        很多人。


         他能感受到这些人,就是看不清脸。


         除了冯宝宝,未老的容颜,仍似年芳二八。


         她唱完以后,极轻的说了一句,像是自言自语,听不清。


        可是张楚岚心里忽然就明白了。


      “你睡吧,我会去挖你的。”

    

         画面斗转,冯宝宝好穿着以前哪都通的工作服,挥舞着铁铲。


        张楚岚望着冯宝宝一下一下的挖土,不知疲倦。


       突然“咚”的一身,她挖到了棺材,张楚岚想出声阻止。


      “算了吧,宝儿姐。”


       冯宝宝真的听不见,继续挖着棺材。


       棺材显露一半时,冯宝宝用手去刨,眼泪一滴滴留在棺材上。


       “张楚岚,你回来啊。”


       “张楚岚,你就是我的家啊。”


        “回家吧!”


     张楚岚突然惊醒了,他摸了一把脸,手上沾满了水。眼泪仍止不住往下流,无声掩泣。


      他坐了起来,房间里已经微微亮了。


        窗外的天空显现了一线白色,在青山的衬托下露出了绿光。


       张楚岚就静静望着窗外,看见天色一点点变明。


        这是一个多么离奇的梦,梦见了他最不愿意面对的事。耿耿于怀与纠结。


        开始与结局,虚无缥缈。


        无可奈何。


         他伸手抓了一下空中,然后下了床。打开门,径直奔向冯宝宝的门前。


        冯宝宝被敲门声吵醒了,起来开门。


        张楚岚听见“咔哒”一声,冯宝宝出现了在他面前,还揉着惺忪的睡眼。


       “你咋子呢?张楚岚。”


        张楚岚听着熟悉的话调,一颗心就突然放下了。


         伸手去抱她,他控制不住自己,他就想抱抱眼前的人,感受着她传来的温度。


        冯宝宝愣了愣,轻轻拍着他的背,没有管他的反常。


       “我听徐四说哩!今天你过生,是要吃蛋糕,还是长寿面啊?”


        “长寿面,宝儿姐,它有家的味道。”


        “原来是这样。”


        长寿面,寓意多好,时间再多一点就好。


PS:

1.与一位太太一起写的,我帮她接了后面的文。

2.文笔有限,总感觉缺了什么,但是写不出来。

3.一个小短文,随性,不较真,ooc。


雾久久
女a男o真香 ! ! 虽然好像...

女a男o真香   ! !

虽然好像并没有表现出来... (?)


女a男o真香   ! !

虽然好像并没有表现出来... (?)


南小聿

兄弟姐妹们,今天一人冠军赛啊!别佛了别佛了,快出山啊啊啊啊啊,道系青年战到最后一秒!给宝儿楚岚上票吧!再不投票宝儿姐要拿小铲铲埋人啦! ​​​

兄弟姐妹们,今天一人冠军赛啊!别佛了别佛了,快出山啊啊啊啊啊,道系青年战到最后一秒!给宝儿楚岚上票吧!再不投票宝儿姐要拿小铲铲埋人啦! ​​​

1900桐生

北京篇剧情向正片单图。
也 -拾少
青 -桐生
宝 -修老虎
岚 -涂钦

摄影 -风牙

完整版过年会发微博 @1900桐生

北京篇剧情向正片单图。
也 -拾少
青 -桐生
宝 -修老虎
岚 -涂钦

摄影 -风牙

完整版过年会发微博 @1900桐生

鸿蒙紫气

各类片段合辑

(三)假如张楚岚中了夏禾全力一掌

小小开个车,千万不要删我的贴啊。

张楚岚ooc了,我对不起他,可我不后悔。

假如张楚岚中了夏禾全力一掌

        一波比一波高的欲望浪潮撞击着他的心灵,张楚岚苦守灵台,仍然觉得血脉躁动、口舌发干。

        更糟糕的是,心理上他还能勉强保持理智,生理上的反应却无法控制。

        张楚岚觉得自己...

(三)假如张楚岚中了夏禾全力一掌

小小开个车,千万不要删我的贴啊。

张楚岚ooc了,我对不起他,可我不后悔。

假如张楚岚中了夏禾全力一掌

        一波比一波高的欲望浪潮撞击着他的心灵,张楚岚苦守灵台,仍然觉得血脉躁动、口舌发干。

        更糟糕的是,心理上他还能勉强保持理智,生理上的反应却无法控制。

        张楚岚觉得自己如同在火焰中被焚烧,每一个细胞都在呻吟着渴求抚慰,但下一刻,就是尖锐的痛楚如同一把刀一样劈开烈火,也劈开他的身躯,刀离开后,火焰又卷土重来,周而复始,没有尽头。

        冯宝宝在他身边蹲下,低头问他:“张楚岚,你没得事吧。”

        张楚岚如同离岸的鱼,完全不同自控地在地板上摩擦挣扎。

        他微微仰头,喘着粗气看向冯宝宝,右手狠狠给了自己一耳光,但左手已经违背他理智地轻轻握住了冯宝宝的脚踝。

        微凉的皮肤,像是一捧清泉,稍稍缓解了张楚岚心头的火焰,但下一秒,更深更沉的欲望汹涌而来,几乎淹没了他的神智。

         好在他还有守宫砂。

        在熟悉的割裂痛感过去后,张楚岚趁着理智还没消失,艰难地说:“宝儿姐,打昏我,求你。”

        “哦。”冯宝宝眨眨眼,干净利落地一掌劈下,张楚岚带着抹苦笑如愿以偿地昏过去了。

        可惜。

        几分钟后,他又醒了。

        欲望不会因昏迷消退,生理反应会引起守宫砂反扑,于是他又被痛醒了。

         醒来的张楚岚简直生无可恋,泪从他的眼角滑落。

        “还不行么?你哭了。”冯宝宝苦恼得变成了包子脸。

        “没事,一会儿就好了。流泪是生理反应。”张楚岚流着泪,努力微笑,喘息着断断续续地说。

        冯宝宝看看他,走开了,坐到沙发上掏出手机玩起来。

        ?

        张楚岚迷惑了刹那,但很快他就无暇思索,摔落在地狱之中。

        不知道过了多久,他突然觉得自己离开了地面。睁开眼,发现自己竟被宝儿姐抱在怀里。

        “宝儿……姐?”张楚岚喘息着,又忍不住将自己的胸膛紧紧贴上她的胸脯。他觉得自己快要分裂了,他有多渴望自己远离,就有多渴望将宝儿姐揉入自己的怀里,揉进血脉,永不分开。

       “宝儿姐,把我绑、绑起来”。张楚岚的眼睛充血,声音嘶哑。

        “张楚岚,你莫慌,有我在呢。我刚才在手机上查了解决的方法,一会儿就好咯。”

        在手机上查?开玩笑吧,我这次是要被宝儿姐给玩死了吗?

         张楚岚掠过了这个念头,却无力反抗,只能任凭她处置。

        “哗——”

        冯宝宝将张楚岚扔进了浴室里,拧开淋浴喷头朝他身上浇去。

        “咳咳”

        张楚岚被呛了一大口水,他狼狈地咳嗽着,听着冯宝宝不急不缓的声音在他头顶响起。

        “我上网查了,解除媚药一般有两种方法,最简单但我就是扔到湖里,但这里离湖有点远,就这么凑合一下吧。”

        可是,宝儿姐,人家湖水是冷的,你这水可是温热的啊!

        张楚岚咳得喘不上气,更说不出话,体内的欲望在温水的刺激下愈发狂野,连守宫砂的痛苦都快感觉不到了。又或者是过强的欲望迟迟不被满足,造成了过于强烈的影响,反而让他无法bo起了。

      张楚岚再也无法忍耐,他从地上弹起,一把搂住冯宝宝,血从他的唇角流下。

        “还是不行吗?”

        冯宝宝很淡定地任他搂住,还不忘关掉水龙头。直到张楚岚的手伸入她的衣服里,才伸手抓住了他的手腕。

         张楚岚的神智已失,却本能地完全没有反抗她,只是难耐地喘着粗气,弓着身子,配合着他眼角的泪和唇边的血,显得分外可怜。

        “徐四说,不许对男人这么做的。”冯宝宝叹口气,无奈地重新把他压倒在地,一手将他的手腕压在他头顶上方,另一只手解开了他的裤子,然后握住了它。

        上下撸了没几下,就感到手里一阵湿热,白色的液体顺着指缝流了下来。

        “唔,失误,怎么会这么快,这就是徐四说的处男的表现吧。”

        “宝、宝儿姐,你在做什么?”

        发泄过一次的张楚岚恢复了些理智,虚弱而震惊地看着冯宝宝。

        “这就是第二种方法。你也要配合,控制一下,否则会泄到死。”冯宝宝回答得理所当然。

        “不,不要这样,宝儿姐……唔……”

        冯宝宝又一次动了起来,即使还在不应期,张楚岚也觉得快感几乎灭顶。

       “宝、宝儿姐……”他分不出是快乐还是痛苦更多一些,只是在不停地落泪。

      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

        再一次将张楚岚送上临近欲望的顶峰时,冯宝宝的炁猛然冲入他的体内,迅雷不及掩耳地逮住了暴露出来的夏禾残留的炁,层层缠住,卷回了她自己的体内。

        “好了,没事了。”冯宝宝拍拍手,松开他,站了起来。

       张楚岚平躺在地上,双臂挡住了眼睛。

        “咋又哭了?还没好吗?”冯宝宝俯下身,关注地看着他。

        张楚岚一把搂住冯宝宝,略微用劲,往下一拉——没拉动。

        他带着泪,闷闷地笑起来。

        宝儿姐,对不起,可是,我该拿你怎么办?

        还有,为什么,我会不痛?


————————————————————————————

(一)我的梦,有没有太太能把它写出来?

此段已删。感谢写文的太太。


——————————————————————

(二)飞机上的小片段

         飞机冲入平流层,开始平稳飞行了。张楚岚从包里掏出一个洗干净的苹果,递给冯宝宝。

        苹果很大很红,冯宝宝一口咬下去,酸酸甜甜的,让她微微眯起了眼。

        “姐姐,吃苹果要削皮啊,这样吃好脏。”

        前排座位上探出了一个小脑袋,睁大着眼睛对冯宝宝说。

        冯宝宝看看他,眨眨眼,很耐心地解释,“洗了,不脏。”

        “不脏也不好吃啊。我吃过的,苹果皮粗粗的,扎嘴巴。”小脑袋又往上拔了一节,一个四五岁的小男孩扒着椅子后背用力,努力让自己露出的地方更多些。

        “好吃,不扎。”冯宝宝言简意赅。

        小男孩很不服气,他看看冯宝宝,又看看在一旁看戏的张楚岚,突然开口说,“叔叔,你怎么不给姐姐削皮啊。”

        张楚岚没想到这锅还能砸到自己头上,他本来就是从孤儿院出来的,又是男孩,还真没这么多细腻的心思,吃苹果削皮这事,真不在他考虑范围内。

        何况——

       “为什么我是叔叔,她是姐姐啊。”张楚岚好气又好笑地道。

        “我妈说的,见到漂亮的阿姨要叫姐姐。”小男孩很理直气壮地说,他身边的妈妈似乎有些不好意思,把他一把拽回座位上,但他又不屈不挠地爬了上来。

        “我爸说了,大爷姥们,怕什么老啊。”男孩子无视他爹在身后憋笑地纠正他的声音,继续道,“你不想我叫你叔叔,是因为你是姐姐的男朋友吗?”

        张楚岚恍了不到一秒的神,就笑着说:“人小鬼大,你知道什么是男朋友?”

        “当然知道。”小男孩趾高气扬,“男朋友就是要亲亲女朋友,然后结婚,穿婚纱,生小娃娃。我爸就经常亲我妈,你也经常亲姐姐吗?”

        男孩他爸终于忍不下去,一把将小家伙抱在腿上,然后尴尬地跟张楚岚和冯宝宝道歉。

        小男孩很气愤,大喊“我又没说错。哥哥你是不是姐姐的男朋友嘛!”

        眼看着周围人的目光都被吸引过来,张楚岚无奈,挠着头露出招牌式的傻笑,“我不是她的男朋友啊。”

        “哦。”男孩不喊了,若有所思地道,“你都不帮姐姐削苹果皮,难怪姐姐不当你女朋友。”

        这小屁孩!

        张楚岚有些手痒。

        小男孩安静了,张楚岚却突然觉得有些不得劲。他回头看了眼冯宝宝,她的眼神清亮亮的,坦然而干净。

        张楚岚觉得自己的心,在这双眼睛下安定了。他从前面的座椅后背兜里取出垃圾袋,接过冯宝宝吃剩的果核,扔了进去。

        “苹果甜吗?”他笑着问。

        “甜。”冯宝宝半眯着眼,靠在椅子上,像只吃饱喝足后慵懒的猫,就是毛发乱蓬蓬的。

        “宝儿姐,要再吃个削皮的吗?。”张楚岚笑着说。

        冯宝宝奇怪地看他一眼,“飞机上哪来的刀。”

        也是。

        张楚岚继续笑。

        他是昏了头吧?

        算了,有的事情,不去想,就什么事都没有了。

        他闭上眼,也靠在椅背上。

        这么安宁平静的感觉,挺好的。

        “姐姐,你好漂亮。”小男孩突然又冒出来,“要是哥哥不是你男朋友的话,我当你男朋友好不好。”

        卧艹!

        张楚岚瞪大眼。

        现在的孩子都这么成熟了吗?

        “你太小了。”冯宝宝摇头,“未成年人不能谈恋爱。”

        “那你可以等我长大,我很快就能长大。我长大了肯定比哥哥还帅。”

        “你个臭小子。”熊孩子他爹忍无可忍,一巴掌拍在儿子屁股上。

        “呜呜呜,我就是要漂亮姐姐当我女朋友嘛,我还要和她结婚,住在一起,当一家人。”男孩的抽泣声被他爹捂在嗓子里,闷闷地听不太清。

        冯宝宝想了想,往前俯身,从椅缝中对男孩说,“你不是我的家人,我也不想你当我的家人,我要去找我真正的家人。”

        被拒绝了的男孩子更伤心了。

        张楚岚看着呜呜咽咽流泪的小男孩,挑挑眉,突然有种大仇得报的感觉。

        “苹果。”冯宝宝向他伸手,张楚岚赶紧又掏了一个递给她。

        冯宝宝这次却没有立刻吃,她看着张楚岚说,“张楚岚,你会一直陪我找到家人吧?”

        “我向你保证过了,宝儿姐,相信我。”张楚岚认真地回答。

        “哦。”冯宝宝低头,手上的炁轻轻流转,苹果的皮一圈圈地落下,果肉完好无损。好在她坐在最里面,没有人注意到这一幕。

        “给你吃。”冯宝宝把削好的苹果塞在他手里。

       “张楚岚,等找到我的家人,你就做我的男朋友吧。”

        苹果从他手中滑落,又被他一把捞起。

        “宝儿……姐……?”

       “我问过徐四,怎么才能和一个人一直不分开?他说让那个人做奴隶,可是你不愿意。是不是你做了男朋友就不离开了?可以做我男朋友吗?我不会谈恋爱,张楚岚你愿意教我吗?”

        “我……我……我……嗨,宝儿姐,你怎么会想到这个。”张楚岚的眼角泛起泪光,他低下头,又抬起,这一次,他的手轻轻地放在了冯宝宝的肩上。

        他轻轻地慢慢地说,“我 不 能,当你男朋友,宝儿姐,”他唇角带着淡淡的笑意,语调却是微微颤抖的,“我不能。但我不会离开你的,好吗?”

        “找到我家人后也不离开?”

        “不离开。”

        “好。”冯宝宝得了保证,心满意足地睡觉了。

        张楚岚表情平静地坐在一旁,慢慢地,一点一点地吃着那个削好的苹果。

冰窑里的团子

请大家多多支持一人之下支持宝岚,腾讯动漫app点击pk赛,每天可以领五张助力票,1.23宝岚冠军决赛请大家多多支持!!!!!!

请大家多多支持一人之下支持宝岚,腾讯动漫app点击pk赛,每天可以领五张助力票,1.23宝岚冠军决赛请大家多多支持!!!!!!

冰窑里的团子

大家快点,腾讯冲冲冲!!!!投助力票投宝岚呀,1.23投张楚岚X冯宝宝冲冲冲!!!!!!

大家快点,腾讯冲冲冲!!!!投助力票投宝岚呀,1.23投张楚岚X冯宝宝冲冲冲!!!!!!

怜怜啊怜怜♥

一人之下沙雕同人

                               四川(一人之下)

   场景: 一人之下众人正在四川吃火锅。

   冯宝宝:哈,张楚岚你娃不行!

  张楚岚(正在找水):宝儿姐呀,哇呼呼,你们四川的火锅好辣!

  王也:老张你丫的,那...

                               四川(一人之下)

   场景: 一人之下众人正在四川吃火锅。

   冯宝宝:哈,张楚岚你娃不行!

  张楚岚(正在找水):宝儿姐呀,哇呼呼,你们四川的火锅好辣!

  王也:老张你丫的,那是我的人参茶!

张楚岚: 啥?人…人参!王也你咋不早说!哈!辣死我了!

诸葛青:哈哈哈!老王你快看张楚岚这个沙雕!啊哈!

王也:我的人参茶呀!

夏禾:灵玉,金针菇好不好吃?

张灵玉:…我去喝茶。

冯宝宝:呀!内个是俺的白酒!

(蓝氏一杯倒,不,走错房间了)

灵玉真人在线发疯(*Ü*)ノ

张灵玉:老子次火锅,你次火锅底料!

张楚岚:小师叔日常抽风…

夏禾:灵玉好可爱!( ﹡ˆoˆ﹡ )

冯宝宝:泥闷唆啥子?对了,张楚岚再买一瓶白酒,俺的白酒被张灵玉喝点完了!

张灵玉:喝酒,不醉不归!л̵ʱªʱªʱª (ᕑᗢᓫา∗)˒

王也:???谁告诉我发生了什么?

诸葛青:呵呵。

贾正亮:额还是觉馍馍更好吃!

风 沙燕:这个傻逼是谁?我不认识?跟我没关系。星潼我们走!

不明所以的风星潼:???姐我还没吃完!( ๑ŏ ﹏ ŏ๑ )

贾正亮:傻燕嫩别抛弃额呀!(*꒦ິ⌓꒦ີ)

十老:年轻真好啊!

年轻人:(面上笑嘻嘻心里mmp)


冯宝宝的老婆

今天可以给宝岚投票了!差异比较大!加油啊!

今天可以给宝岚投票了!差异比较大!加油啊!

鸿蒙紫气

锚(二)

锚(二)

锚这个系列并非同人,只是我对宝岚的一些理解和感受,因现实生活里没有这个圈子,qq群里也不适合发长篇大论,因此写了这些。絮絮叨叨只想找人交流。没人交流也没关系,我自己能写出来也很开心。

——————————————————————

        第一季张楚岚和风沙燕对打结束后,张楚岚问风沙燕:“跟你爹无关,你在不在乎我的去留?”  风沙燕不在乎,张楚岚也不在乎她的不在乎,只是有感而发地说了一段话。...


锚(二)

锚这个系列并非同人,只是我对宝岚的一些理解和感受,因现实生活里没有这个圈子,qq群里也不适合发长篇大论,因此写了这些。絮絮叨叨只想找人交流。没人交流也没关系,我自己能写出来也很开心。

——————————————————————

        第一季张楚岚和风沙燕对打结束后,张楚岚问风沙燕:“跟你爹无关,你在不在乎我的去留?”  风沙燕不在乎,张楚岚也不在乎她的不在乎,只是有感而发地说了一段话。

        这段话,在动漫和漫画里是有区别的。

        漫画里,张楚岚说:“我只是想找个在乎我的人,不是她的爹妈,不是她的七大姑八大姨,不是她背后的势力,只是她在乎我,这就够了。”

        动漫里,张楚岚说:“我只是想找个在乎我的人,无关金钱与权力,没有手段和企图,只是把我当最重要的东西。”

        区别是很明显的。

        我不知道这种改动有没有得到米二的同意,但即使他同意了,我也不认可这种改动。

        我最初看的是动漫,因此对动漫有很深的好感,直到今天还是这样。这段话,我第一遍看的时候,是很欣赏动漫里的表述的,第二遍的时候才觉得不对。

        如果说,漫画里张楚岚的要求和冯宝宝有九分相似,动漫里,大概就只有三四分了。

        毕竟,冯宝宝对张楚岚是有所图的。

        按照米二的访谈,张楚岚后来对冯宝宝也是有所图的。

        两人的相遇相知相守相护,都不是起源于纯粹的好感或者荷尔蒙的影响,从起源的纯粹上来说,这对cp比狗娃子和阿无之间差多了,但这并不影响他们关系的牢固,和彼此守护的真诚。

        而且张楚岚也不该是这样的人。

        在我心中,张楚岚早期对感情的事情,并没有绝对的洁癖要求。他曾暗自发狠说要娶一堆白富美、他曾不问柳妍妍的具体来历就想和她相处上床、哪怕是风沙燕,他也贱兮兮地说“做炮友那事是真心的”。

        张楚岚虽然不是道德圣人这一类,却也不是那种自己可以随意玩,未来的妻子却一定要纯洁到不考虑任何利益的那种人。

        张楚岚从一开始,就不认为冯宝宝对他是无所图谋的。

        冯宝宝受伤倒下后,张楚岚曾愤怒地质问徐三徐四,到底是用什么手段让宝儿姐这种人为他们卖命,不惜一切也要拉拢他。

        这说明在张楚岚心里,冯宝宝从来不是单纯地想和他玩一场主仆游戏,更不是看中他这个人想跟他发展感情。

        确定了张楚岚的这种心理后,再回头看他的这段话,才会觉得心酸落寞——宝儿姐,你我的相遇,还有你对我的帮助,是你的意愿还是公司的意志?

        也能明白他在天下会看见冯宝宝来找他时他的兴奋——他认为,也许宝儿姐是真的有在乎他。对张楚岚来说,缘起如何不重要,宝儿姐你在乎我什么方面都不重要,重要的是:你是真的在乎我,而不是仅仅受到公司的指派。

        但不论张楚岚怎么理解冯宝宝对他的执着,他对冯宝宝的信赖,简直是牢固到奇葩的地步。

        在吕良给了他爷爷临终的记忆后,张楚岚的心理活动很有趣。

        “被骗了,不是徐三徐四就是吕良!一定有一边在骗我!说不定两边都在骗我!……这一切的始作俑者是冯宝宝才对!”

        兄弟,你也知道始作俑者是冯宝宝啊?如果她真的是为了谋夺炁体源流杀了你爷爷,还装得若无其事跟你瞎胡闹这么久,你的心理活动难道不该是“不是冯宝宝他们就是吕良在骗我”吗?直到这个时候,你还是不怀疑冯宝宝在装傻?还是认为冯宝宝最多只是徐三徐四的一把刀?只是听命行事?

        张楚岚他得知了消息后,心情混乱,冲回去质问,发现冯宝宝不见了,接到电话后又冲入医院,直接问是否冯宝宝杀了爷爷。

        看似好像没什么,但这合理吗?这是个双商爆表的人该干的事吗

        如果这些人有恶意,他跑回去揭穿一切是逼得人家对他下杀手吗?

        如果冯宝宝恶意隐瞒,他张口直接问,是想听人家什么样的回答呢?

        张楚岚,你这究竟是在寻求真相呢?还是震惊之下,跑回来发脾气撒娇来了?

        我觉得这简直就像是一直被娇宠长大的小孩,跑回家对妈妈说:xxx说我不是你亲生的。委屈疑惑是有的,估计更多的还是想听妈妈说一句:你听他们胡说。不用求证,只要妈妈一句话,孩子心情就平复了。

        你们说,如果冯宝宝这时候歪着头,表情平静、眼神清澈地对他说:没有,张楚岚是信还是不信?

        张楚岚进医院的时候完全没有任何防备,这难道是出于对徐三徐四的人品信赖?

        他对冯宝宝说话前眼神忧伤低沉,对她喊话质问时情绪激动而委屈,直到冯宝宝回复后,他才变了眼神,米二用了两个惊叹号来表示他惊诧愤怒的心情。

        我也想请大家想想,如果你的亲人去世了,有人承认是他下的杀手,你们会有什么反应?打电话报警?冲上去打他?第一反应保护自己躲起来?

         张楚岚同学扭曲了一下表情,放了一瞬间的金光,然后就被没见过的一个老头简单安抚住了。他很耐心地听这老头讲了一个天方夜谭的完全违背常理的故事,然后他就信了。——这是因为对谁的信赖?

        哦,不对,张楚岚同志号称不信,号称要留在冯宝宝身边去验证真相。——可谁家傻儿子是用出生入死、殚精竭虑、亲密无间来验证真相的?

        张楚岚信冯宝宝。

        这份信任,可能毫无道理,但是坚不可摧。

        在张楚岚得知了冯宝宝的身世后,他对冯宝宝的最后一点疑虑也已消失。

        冯宝宝的赤子之心,对有的人来说是凉薄,对张楚岚来说是弥足珍贵。

         这份不会为外物所染,不会被爱憎扭曲的心灵,是他认知感受世界的基准,从此,他面对压力的态度,不再仅仅是逃避;面对挫折痛苦,他有了能帮他稳住心灵之海的——锚。

姓画名渣

民国宝岚

车夫莲与千金宝


未完待续

民国宝岚

车夫莲与千金宝


未完待续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