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宝石之国

511万浏览    45982参与
古陵
-我是去把他们碾碎成月球表面...

-我是去把他们碾碎成月球表面的沙-


-我是去把他们碾碎成月球表面的沙-

陌子清秋

冬天到了。


PS:是漫画截图

冬天到了。



PS:是漫画截图

诉讼笔录

永夜 5-2

血源诅咒AU 脆皮组BG向

警告:本连载涉及血腥与暴力内容与角色残酷描写

本篇分级为全年龄 

涉及原创NPC


第五章 繁殖

第二节 消雷


01

这是老猎人伊尔洛第一次与这种怪兽正面接触,虽然由他进行狩猎的大型怪兽不在少数,但眼前的黑色怪兽无论是体型亦或是能力都远非他近二十年猎人生涯中所遇到的任何猎物。


那是令人讶异的凶暴恶兽,明明只剩下一具骸骨、但那腐朽的骨架上却细细密密的包裹着一层杂乱的黑色毛发。更为诡异的是,虽然动作、体态显然是四足兽的样式,但在那动物形态的骨骼尽头却连接着一颗人类的头骨——难以想象若是这躯干上还带有血与...

血源诅咒AU 脆皮组BG向

警告:本连载涉及血腥与暴力内容与角色残酷描写

本篇分级为全年龄 

涉及原创NPC


第五章 繁殖

第二节 消雷


01

这是老猎人伊尔洛第一次与这种怪兽正面接触,虽然由他进行狩猎的大型怪兽不在少数,但眼前的黑色怪兽无论是体型亦或是能力都远非他近二十年猎人生涯中所遇到的任何猎物。

 

那是令人讶异的凶暴恶兽,明明只剩下一具骸骨、但那腐朽的骨架上却细细密密的包裹着一层杂乱的黑色毛发。更为诡异的是,虽然动作、体态显然是四足兽的样式,但在那动物形态的骨骼尽头却连接着一颗人类的头骨——难以想象若是这躯干上还带有血与肉这会是一头怎样的怪物。

 

然而它的惊人之处并不仅仅局限于它的身体构造,在攻击的间隔吉鲁空注意到了这件事。随着这黑色怪兽拍击地面的动作、蓝紫色的闪电隐约地自骸骨的缝隙中溢出,也正是因为这些不间断的电气作用、那些覆在骸骨之上的细毛才会高昂地立起,衬得他原本细瘦的身形格外饱满有力。

 

没有皮肉的他无法做出表情也看不出喜怒,但是透过它周身环绕的雷电吉鲁空却微妙地感受到了怪兽的情绪。

 

“恐怕是在愤怒吧。”他暗自地揣测着,不忘替架起长步枪狙击的伊尔洛挡开甩来的挥击。

 

在猎人到访之前身披黑毛的怪兽仅仅是在这里沉睡,既没有跨过在他眼中形同虚设的木门去到旧亚楠漫步、也没有穿过海勃根监狱的石墙来到亚哈古尔的地表耀武扬威。它只是静静地趴在这个显然对于巨兽来说狭小得不成样子的石场中央,像是早已死去那般蜷缩着身体深眠。事实上若不是吉鲁空踩空的一步碰掉了走廊旁边的石块,而那石块有不偏不倚地以完美的曲线砸中怪兽的头颅,恐怕它还是会保持着那个状态在这里一直休眠下去吧。

 

伊尔洛与吉鲁空并不知道这头怪兽的名字、同样地也不清楚它的来历,但是波尔茨与黛雅很清楚这些。那位主教在为他们指派这次的任务时并没有故意隐瞒、或者说为了能够确保讨伐的成功杰德将他们可能会遇到的任何阻碍、任何对手的一切他所知道的情报毫无保留地传达给了这两位备受他期待的资深猎人。当然地、这些情报也只告诉了最为必要的他们,至于其他的参与任务的猎人——他们没有必要也不会有权限得知这些。

 

“WUAAAAAAAAIIII”

 

如同怨灵一般的吼声响起的同时,蓝紫色的电流带着噼啪闪烁的白色闪光在战场上突兀地炸开。负责援助射击的伊尔洛与恰巧在施展回复奥术的黛雅并不在炸雷的范围内,但是相对而言处于近身位的吉鲁空与波尔茨则是不可避免地进入了雷电的射程。

 

而就在那雷光即将落下时、黑发的前辈以近乎不可能的速度冲向金发的后辈,几乎是千钧一发地挽救了二人的生命。

 

罗伦城的雷兽、亦或者黑暗怪兽帕阿尔,这是只属于它的名称、也是只属于它的荣耀。

 

 

02

当那扇分割亚哈古尔与旧亚楠的木门被推开时,法斯法菲莱特他们所见的雷兽正激昂地向着四周发射出蓝紫色的电光。与之在最前方周旋游击的波尔茨以经过火纸强化的切割刀带着燃烧的烈焰牵制住雷兽的前肢,这样一来对猎人而言具有威胁性的雷霆也只能通过蓄力的吼叫放出。

 

可惜的是重整态势的猎人们已经不会再给它这样的机会,伊尔洛的穿心步枪紧紧锁定着雷兽的头部、洒上骨髓灰的重型枪械瞄准要害仅一击就能够确实地给雷兽造成足够打断蓄力的硬直、换上月光圣剑的黛雅此刻也以奥术辅助攻势为弟弟消解带着雷电的拍击;而至于吉鲁空,负责辅助的他正此时正向着迟来的援军们传达者最新的支援需求。

 

其实在这场针对雷兽的讨伐战中,除去波尔茨与黛雅外对杰德来讲唯一重要的人选是与雷兽出身自同一故乡的梅洛恩。同样作为古老罗伦城的遗民,他们同样地受到雷电的庇佑、同样地能自体内释放出奇妙的雷电攻击周身的一切。虽然对于雷兽来说梅洛恩的雷电并不能给它造成实质性的伤害——正如它的雷电也无法伤害梅洛恩一样——但是彼此抵消的雷电攻击却使得此次狩猎的威胁性极大程度地降低、换而言之,只要波尔茨的发挥维持在正常水平、那么雷兽的猎杀已经是既定的事实。

 

法斯法菲莱特与赫米墨菲特小跑着谨慎地退远,在安全距离内协助着伊尔洛的枪击进行掩护、梅洛恩维持着雷电的放出控制着场内的情况,波尔茨手中展开的野兽切割刀灼烧着雷兽黑色的长毛、仅差一步、只需要再多一个空隙就能够切实地贯穿那巨兽的头骨。

 

稍微有些不甘地、稍微有些失落地,黛雅握紧了手中以奥术构建出虚幻刀刃的大剑。不甘于辅助、也做不成主力的地位让他多少地有些隐约的焦灼,并不是不够优秀、只是还有更为优秀的人存在,因为这样的理由被从聚光灯下挤开、甚至连为了对付雷兽特意预备的强化火纸也只分配给了弟弟。

 

“但我也有能够做到的事。”这样想着、兄长向着雷兽奔去,无视弟弟的惊愕与失措的呼唤顶着四散的雷光将奥术的刀刃刺进雷兽缺乏防备的前胸。

 

“直刺胸前的话、应该可以——”

 

受到致命一击的雷兽濒死地挣扎,像是要与可恶的猎人同归于尽一般拼尽全力绷直身体忍耐水银子弹的贯穿,蓝紫色的细小雷光重新于他的颈间闪烁、数秒之后先前的炸雷就会再一次席卷战场吧。伊尔洛的枪击没能奏效、若是大型雷霆的话梅洛恩的雷电也无法完全抵消,最为重要的是以黛雅现在贴在雷兽躯干上的位置无论如何都没有避开下一次落雷的办法。

 

“也好、这样也好。”在意识到走投无路的瞬间黛雅反而有些欣慰地闭上了双眼,已经能够感受到巨兽嘶吼前躯干的震颤、至少以人类的姿态死去而不是完全兽化成野兽——好歹还留有一丝尊严。

 

但是吼声与雷声与死亡均未能到来,取而代之的是钝物相撞带来的巨响、以及呼唤着哥哥名字的弟弟的带着些许哭腔的声音。

 

象征雷霆降临的干枯音节卡在尸骨并不存在的喉咙中,罗伦城的雷兽保持着昂首趴伏的姿态永远地失去了最后的雷光。它那被利刃击碎的头骨中闪耀银白的光芒随着最后一次呼吸消灭、历经了漫长岁月的枯骨怪兽终于成为了真正意义上的亡骸。

 

 

03

“杰德主教大人、方才派遣至旧亚楠的使者传来消息,裘拉及其残党已经确认消灭、流放至金杯教会的渴血兽也确认以尸体形式回收完毕。”

 

“亚哈古尔的情况呢?”

 

“先遣部队已经完成和旧亚楠援军的汇合,按照汇报发出时的状况来看大体上可以说是狩猎已经完成。”

 

“…………”

 

尽管已经得到了看似完美的回答,但是杰德似乎仍对汇报的结果感到不满。伫立于暗室最深处的主教一言不发地俯视着于门前恭敬半跪的黑衣男人,他一如既往地没有针对汇报结果发表任何的责问或质疑、但仅仅是这样的沉默就使得汇报方因被责难的恐惧而颤抖。在这份无声的惊悚与桀刑的威压之下、不希望受到责罚的男人很快就再度开口。他就像是被什么鞭笞着一般、仅仅为了挽回自己在主教心中的评价而搜肠刮肚,不仅仅是将被忽视的细节、甚至还包括自己的个人推测在内,这些都被他在死亡的恐惧下迅速编纂成新的汇报颤抖着传达给了被他等同于死神的主教。

 

“也就是说金杯教会的渴血兽是那群小猎人杀的,可以这样理解吗?”

 

“是、是的,虽然尚不清楚为什么他们会去到那个方向,不、不过金杯是由我们亲卫队直接回收的,他们没有注意到金杯的样子,应该是偶然吧。当然,他们并没有注意到我们的人,这一点您可以完全放心!”

 

“亚哈古尔那边的情况盯紧一点,我不希望在下一次汇报时听到任何与我交给你们的吩咐有出入的细节问题。”

 

“明、明白,下属先行告退——”

 

“还有一件事。”

 

“噫……是!”

 

“…………”

因下属瑟缩的模样而觉得有些可笑,稍稍坏心眼的主教特意故作高深地沉默了数秒。他不动声色地注视着肩膀都缩成一团却还是拼命绷出一张扭曲的平静面孔的猎人,直到对方险些因为膝盖颤抖得过于厉害而跌倒在石砖上时才再度开口。

 

“渴血兽的尸体不需要处理,直接保持原样送到露琪尔诊所就好。各器官破碎的组织块稍微包一下,一起送过去。”

 

“好的,那雷兽……”

 

“雷兽的尸体直接送去教会工厂,欧比希迪恩那边我已经交代过了。”

 

“是!”

 

这次黑衣的男人没有说出“告退”的话,而是继续保持着微微低头等待命令的姿态单膝跪地。看来是担心主教还有其他要交代的事吧,然而杰德要说的已经说完、所以绿发的男人干脆地挥挥手吩咐对方与使者保持联系,而后便沉默地转过身、待下属离开密室走远后才伸手转动镶嵌在两盏壁灯之上的环扣机关。

 

“咔嚓”

 

坚固的石壁后传来锁扣开启的声音,主教将身上的黑袍脱下挂在一旁、又从右手的小柜中取出常穿的米色礼服外衣重新披在身上。确认过换装完毕准备也妥当,杰德这才伸手按压面前活动的石壁进入幽暗的窄道。

 

沿着密道左手的分叉口前行,再走个十数米前方就又是一道机关门。左侧的道路对应的是左手的指环,将左手佩戴的铜制指环嵌入石壁上的凹槽、听到声响后取出,这就又打开了连通着其他房间的机关门——也就是杰德此行的目的地,他的主教祈祷室。

 

“那么,接下来的事可千万别让我失望啊,波尔茨。”

这么说着,杰德伸手拿起木桌最上方的一张羊皮纸,蘸着主教专用的深色墨水将自己答应的酬劳写在上面。

 

【   治愈教会专用血疗辅助溶剂 成年男性量一份

       淡血咀嚼片 一组14粒

  

                                     领取限制黛雅·戴蒙德 专用

                                              于签发日起2日内,逾期失效 】

 

 

04

当法斯法菲莱特终于结束汇报被获准回家时已是接近子夜时分,除去负责夜间巡逻的当班猎人街上早已空荡一片。这样也好,除了有些寂静得叫人后怕之外倒也避免了其他的麻烦——以他现在的样子如果出现在满是居民的大街上怕是会当即引起恐慌、怀疑哪里又出现兽灾了吧,虽然他的确是结束了狩猎归来就是了。

 

这个时间的话辰砂也一定早就睡下,拜此所赐大概自己现在回去也不会被辰砂发现、也就不会让她担心。法斯法菲拉特是这么打算的,因此当他看见自家宅邸已经拉上了窗帘、似乎里面也没有亮光时他当即决定趁着这个大好时机偷偷溜回去,洗个澡、包好伤口,第二天正好健健康康干干净净地出现在恋人面前,非常完美。

 

可是当他喜滋滋蹑手蹑脚地推开小楼的大门时却惊恐地发现,他红发的恋人始终就坐在大厅的木桌前等着他回来。

 

“…………”

惊讶得根本说不出话来,一只手还搭在把手上的猎人就这样瞠目结舌地固定在了原地。“我回来了”、“晚安”、“等很久啦”,诸如此类的话全都卡在嘴边,是该故作轻松还是该严肃亦或者是说些什么道歉,在那瞬间光是惊讶辰砂的出现就已经让他疲惫得近乎麻木的大脑停止运转,别说糊弄过去了、就连稍作掩饰都做不到。

 

“……先把门关上吧,现在我该说欢迎回来吗?”

先开口的依旧是辰砂。

 

“哦哦,我回来了?”

好不容易从愣神中恢复过来,说出口的话却是疑问语气。

 

“有什么要说的吗?”

她盯着神色诡异举止鬼祟的法斯,双手搭在桌子上做随意状。但是即便是现在头脑混乱的法斯也明白在这种情况下如果随意地回答了恐怕效果并不会有多好,因此他决定正式一点,首先将还背着的武器解下来、挂在门口的架子上,然后拉开辰砂正对面的椅子老实地坐下去。

 

“咳、我带了礼物给你,本来还有当地特产……但是不小心用掉了。”

首先要摆出友好的态度,让对方容易接受自己的道歉——虽然他并不非常清楚辰砂为什么会生气、也根本不清楚为什么自己要道歉,但总归他觉得自己似乎是做错了什么,也许吧。

 

“你想说你出门三天音信全无是去郊游了吗?”

但是不幸的是对方显然并不吃着一套,透过蜡烛微弱的暖光、法斯法菲莱特莱特在这个距离能够清楚地看到辰砂搭在木桌上的双手几乎是握紧到颤抖,很明显她正在努力压下自己激动的情绪、试图用平静的态度和恋人交流。

 

“任务的内容我不能说,是上面指派的机密任务,这是真的。”

 

“是吗,是吗。”

 

“但是你看,我这不是回来了嘛!就是受了点小伤,擦伤、轻伤,抹点碘酒就好了。可能看上去灰头土脸的……但是没关系!”

 

像是安慰恋人也像是安慰自己一般,如同条件反射一般堆起的笑容与故作轻描淡写的描述苍白无力地回响在昏暗的客厅中。不敢直视辰砂双眼的法斯低着头盯着快要烧完的蜡烛,一面接二连三地说着逞强的话一面寻找着转移话题的时机。他不是没有听出来辰砂音调中的哭腔、也不是没听出责备中隐藏的失落与担忧,他多想告诉辰砂自己去到的地方、多想和她倾诉自己遇到的危险,但是一方面,正如他所说的、这是被上级直接指派的机密任务;另一方面,说出来了又会怎样呢?将自己的恐惧传达给他人,除了让辰砂更为担忧之外不会有其他的改变。

 

“我以为你回不来了。”

面对他的粉饰,辰砂只是这么说道。

 

“第一天的时候我以为你只是回来的稍晚一些,但是我回家时还没有看到你。我以为你是跟别人换了夜班、所以第二天早上请了假在家等你回来,但是我等到过了午班也没见到你。之后我又去了猎人协会找你,但是你的同事说根本没见你早上过去报道、所以我又去找了婆婆、又去了诊所、又去了上层,但是都没有你的消息。”

 

“对不起、可是我是真的被要求不能和任何人透露任何消息……”

 

“我知道!我知道猎人的工作很危险、会有些秘密的工作、外派的工作也是有的,我知道就算我这样和你抱怨、就算你再说多少句抱歉也什么都不会改变,但是……但是你不在的时候我就会这么想,会不会你回不来了、会不会你在我不知道的时候已经受了伤、现在正在命悬一线的时刻而我却帮不到你。很傻吧?我自己都这么觉得,可是、可是我——”

 

辰砂没有继续说下去,但是法斯法菲莱特确实地知道她没能说出口的话。

 

因为辰砂爱着自己,所以她会担心杳无音信不见踪影的自己。

 

因为辰砂爱着自己,所以在看到自己狼狈的样子时她会像这样无理取闹般愤怒。

 

因为辰砂爱着自己,所以面对自己的逞强与隐瞒她会感到受了欺骗。

 

他看到辰砂抬起手抹去眼角的泪水,看到辰砂依旧穿着出门时才会换上的白色衣装。他想象着辰砂为了他四处奔波却一无所获,最终失落地回到这里一昧地等待,从日出到日落、蜡烛烧尽了就再点起一根,拿回来的资料与研究也堆在一边、甚至没有换下衣服的余裕,或者说为了能够在接到通知后第一时间出门根本就没有换下外衣。

 

她究竟是带着一种什么样的心情坐在这里等待恋人的呢?等待着的又会是什么消息呢?法斯法菲莱特不敢去思考这个的答案,但是当他想到昨天身中剧毒动弹不得地在地上等死的自己时一种莫大的绝望与愧疚突然地涌上心头。当他孤零零地躺在地板上时他只觉得不甘与遗憾,来不及仔细思考若是就这样死去那些爱他的人会作何感想;但是今天当他今天坐在这里、那一刻对于死亡的恐惧已经褪去大半,此时此刻令他动摇的是倘若自己已经死去那么辰砂将要承受的痛苦。

 

“谢谢你,辰砂。”

他伸出手、跨过木桌握住辰砂带着丝绸手套的左手,替她拭去脸颊上的泪痕。

 

“谢谢你,如果没有你的话现在的我恐怕已经是墓园中无人认领的尸体了,这是真的。”

如果那时自己没有因为想着要给辰砂带点礼物而拿起那瓶解药的话,自己早就已经死在那间破旧教会中了吧。但就凭这一点来说,如今的自己能够像这样在深夜与谁交心地谈话也是拜辰砂所赐。

 

“笨蛋,别说这种不吉利的话!”

 

“还有,虽然用掉了另一个,但是这是给你带的礼物。”

 

带有放射裂痕的圆形宝石被郑重地从有点脏兮兮的手绢中取出,小心翼翼地放入女人的掌心。被白色布料包裹的纤细手指谨慎地捏着中心没有裂痕的区域拿起这份神秘的礼物,放到快要熄灭的烛火前仔细查看。在看清这块红色宝石的样子时辰砂先是一惊,随后像是看到了什么宝贝一般发出小声的欢呼。

 

“前辈们说这是神血宝石,虽然不是什么特别稀有的类型、但是我还是第一次见到这种宝石,所以就带回来给你了。”

 

“这是血质神血宝石,能够镶嵌在枪械上的话会有很大帮助。”

此时的辰砂显得格外兴奋,她一反常态地主动牵住恋人的手将他拉拽得不得不微微站起好凑得近些,之后又就这仅有的一点光亮为法斯讲解宝石上扩展开来的纹路暗示。

 

虽然对于这些法斯法菲莱特一贯不懂,听的明白的也只有宝石能够强化的攻击效果与子弹威力、不过既然辰砂的情绪稍微升高的话那么他就也会很高兴。也许这也是与人一同生活的乐趣之一,他人的情绪也会牵动自己的情绪、喜悦起来的话心中隐藏的沉重情绪也能得到些许的消解。

 

他决定晚些的时候向辰砂传达同伴牺牲的悲报,换做是之前的话他一定直到出席葬礼为止都不愿让辰砂知道这类的事情吧。一是怕辰砂会有不好的联想、二是单纯地不愿意将自己的软弱透露给心爱的她,但是现在的话他的想法有了转变——既然是已经决定一起生活的伴侣的话,那么也许是能够请求她与自己一同分担忧愁的吧?

 

不过至少在这根蜡烛燃尽之前,法斯法菲莱特还想再看看辰砂浮上笑容的美丽面庞,这种程度的私心也是能够被允许的吧。

 

TBC


celeste

昨天翻相册发现了以前改的表情包。。。。

别打我。。。。

昨天翻相册发现了以前改的表情包。。。。

别打我。。。。

celeste

金刚老师在他生日这天许愿,希望他所有的孩子能回来和他团聚,然后下一话法斯就真tm的回来了。。。

金刚老师在他生日这天许愿,希望他所有的孩子能回来和他团聚,然后下一话法斯就真tm的回来了。。。

A walking little lovable
第一次用板子画,肝了好久的草稿...

第一次用板子画,肝了好久的草稿 。

第一次用板子画,肝了好久的草稿 。

姜三é l é

哭哭露和短发露 

我不ooc谁ooc

哭哭露和短发露 

我不ooc谁ooc

阿姒

哎都化妝了就很想發出來

其實我偶爾會玩cosplay,最近一直想著好想出仗子(但試的是寶石之國的辰砂)

博物誌這一套讓辰砂戴著磷葉石的飾品真的太好看了

哎都化妝了就很想發出來

其實我偶爾會玩cosplay,最近一直想著好想出仗子(但試的是寶石之國的辰砂)

博物誌這一套讓辰砂戴著磷葉石的飾品真的太好看了

PURETW
法斯:(我现在该怎么办啊啊青金...

法斯:(我现在该怎么办啊啊青金石)

青金:你玩的太过了,即使是智慧的我(的头)也帮不了你了哦

法斯:(QAQ)

青金:要自己想办法哦,不要总是麻烦别人~

法斯:(我现在该怎么办啊啊青金石)

青金:你玩的太过了,即使是智慧的我(的头)也帮不了你了哦

法斯:(QAQ)

青金:要自己想办法哦,不要总是麻烦别人~

♬
有没有宝石之国相关的群? 让我...

有没有宝石之国相关的群?

让我找一下组织呀

有没有宝石之国相关的群?

让我找一下组织呀

塢垌
新年,同学送的,是个小可爱,开...

新年,同学送的,是个小可爱,开心

说是2020年第一幅认真画的画

感谢

新年,同学送的,是个小可爱,开心

说是2020年第一幅认真画的画

感谢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