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宝钟玛琳

420浏览    12参与
🌟ほしきずね~

夏:船长!!我们被发现了!!

玛:蛤?!

玛:多洗爹囊哒…

夏:都说了让你别升海盗旗了…

玛:可是我是海盗啊…

夏:所以说…(aqua溜过)

aqua:大家冷静一点,都交给我吧!——hololive的听好了!我!hololive反抗军!参上!

夏and玛:蛤!?

空:我知道了,那么就是敌人了呢

aqua:唉?


夏:船长!!我们被发现了!!

玛:蛤?!

玛:多洗爹囊哒…

夏:都说了让你别升海盗旗了…

玛:可是我是海盗啊…

夏:所以说…(aqua溜过)

aqua:大家冷静一点,都交给我吧!——hololive的听好了!我!hololive反抗军!参上!

夏and玛:蛤!?

空:我知道了,那么就是敌人了呢

aqua:唉?


只有风暴才能修脚大树

[木口]

端午快乐,主人物是龙舟。


1.

“在你吃之前,占用一小段时间,容我介绍一下我自己。”一块熟牛肉在乳白的瓷碟上打着颤说,“我在北方长大,每天吃着北方草场特产的苜蓿叶和小雏菊的干草饲料,在曼彻斯特的肉联厂里脱胎换骨,我生前每天的睡眠时间超过6小时,是一位出身足以匹配您餐桌的小母牛。”

餐桌的主人,巨龙桐生可可的上肢前趾缠在一起放在胸前,她说,“你好像很紧张,出了好多汤汁。”

“哦是的,事实上我这还是第一次上桌,现在一紧张就会淌淀粉汁,”母牛肉泡得发紫的表皮皱在一起,她没有想象中的熟,血混着发浊的汤挂在体表。

“啊黏糊糊的确实很恶心呢,有了,撒点胡椒就好了,”系着白领巾一切准备就绪...

端午快乐,主人物是龙舟。



1.

“在你吃之前,占用一小段时间,容我介绍一下我自己。”一块熟牛肉在乳白的瓷碟上打着颤说,“我在北方长大,每天吃着北方草场特产的苜蓿叶和小雏菊的干草饲料,在曼彻斯特的肉联厂里脱胎换骨,我生前每天的睡眠时间超过6小时,是一位出身足以匹配您餐桌的小母牛。”

餐桌的主人,巨龙桐生可可的上肢前趾缠在一起放在胸前,她说,“你好像很紧张,出了好多汤汁。”

“哦是的,事实上我这还是第一次上桌,现在一紧张就会淌淀粉汁,”母牛肉泡得发紫的表皮皱在一起,她没有想象中的熟,血混着发浊的汤挂在体表。

“啊黏糊糊的确实很恶心呢,有了,撒点胡椒就好了,”系着白领巾一切准备就绪的桐生可可想了想说,巨龙长长的吻部向上翘起,冷血生物脸上露出诡异的、本不属于这一物种的和善笑容,深奥的紫眼睛在餐桌前后巡礼了一圈,最终如愿以偿地在脚边找到了滚落在地的黑胡椒罐。

吃掉一整块牛肉需要准备两样东西,好肠胃和铁心肠,临被分食殆尽,牛肉仍不忘感谢道,“万分感谢,您真是位斯文的主宰,最后是您把我吃掉真是太好了。”

这天的雨下得像口煮沸的锅,桐生可可用趾甲勾掉脖颈上的绣花餐巾透气。

作为宇宙间最高等的智慧生物之一,她仿佛天生就通晓着享乐主义,桐生可可在龙蛋里权衡了1000年才决定从里面出来,但令她抛去安逸的诱因,天空中这颗水蓝色的星球无疑是引诱了她,2000岁时巨龙的翅膀被这颗星球上的原住民射中,自300m上的天空,她跌落在一片碎石英的海中。

之后的很多年,海水褪去,巨龙的身形在沙砾间暴露出来,一动也不动,原住民们以为她死了。时间的尘埃又将巨龙掩埋,绿荫覆盖了整条龙身,直到某天树木的根须攀延到巨龙可可的脸上,巨龙打了个喷嚏,醒了。

2.

“日以继夜,有一条毒龙在啃世界树的根。”海贼在港口第一次听到这个故事。她没有成为英雄的野心,事实上也没有做好死亡的准备。一开始国王征兵,宝钟玛琳跑到海上,心想着离陆地越远越好,她不想白白丢掉性命却不放过任何可以赚到钱的机会,海贼到港的那天,港口吊着些风干的海盗,风一吹左右摆动,像某种欢迎的仪式。

那天海面上灰雾迷漫,宝钟玛琳走进一家船舶租用公司问你们最近有船出海吗?

“想要出海,要很多的钱,你有钱吗?”戴着金丝眼镜的船舶主是这样问她的。

“钱可都在海上呢。”

“没钱免谈。”

“等等,等等……分期总可以吧。”在交涉的厚脸皮程度上,宝钟玛琳很少找得到超过自己的人。

镜片下依旧是狐疑的眼神,但至少有的一谈了,船主用手指捏了捏眼镜的鼻夹问,“你现在有多少钱?”

宝钟玛琳竖起三根手指,这是她说话的习惯,话未出口的时候先腹稿一二三,她相信如果显得自己准备充分,总有一点能打动对方。说话间海贼眼罩外的那只眼睛映出火光,她愣了一下,问老板你们有在烧什么吗?

“这个季节吗,可能是野山栗和……”不等老板说完,宝钟玛琳意识到自己找到了火光来源,它们太显眼了。

——任何一个航海家都会喜欢上这里的三桅帆船,它们前身是普通的拖网渔船,不需要太多的人手就可以出海,在海雾弥漫的颠簸海面上风帆高高耸立,就像海怪一般。一开始只是停靠在港湾的一面白帆上产生了黑色的斑点,风越来越大,直至整面船帆跃满了火焰。

及至宝钟玛琳确信自己看清了是什么在点燃船帆,女人红眼睛瞳孔猛缩起来。海面上一如往常笼罩着乌压压的灰雾,雾气如巨大雨盖迅速由海面移动而来。

但那并不是乌云,是一群铺天盖地的蝗虫。着火的蝗虫先是扑到港口未卸装的船帆上,桅杆着火后重重砸下来,又引燃了一旁的绞刑架,海盗干瘪的尸体在火焰中显得格外宁静。船上的珍奇香料被烈火吞噬,火焰随香气蔓延开,浓郁到呛人的香气飘散到路上的行人头上,风又将许多未熄的灰烬吹到更远方,在一个海风如常的下午,港口的木质建筑纷纷噼啵燃烧起来。

宝钟玛琳冲出屋门,天空中簌簌下落黑色的碳灰落在她脸上,不远处桅杆倒下……

“怎么了?”惊惶未定的人群尖叫着扑灭身上的火焰,人类面对似乎没有尽头的火景是很难安静下来细心思考的。为什么蝗虫会飞来,为什么它们着火了仍在飞行,它们从海上而来,海的对面发生了什么了吗?

这时人群中有人说,是末日要来了。

“日以继夜,有一条毒龙在啃世界树的根。”吟游诗人弹唱着她们民族的诗,她们的文明经口耳相传,具有古老的睿智。许多文明不约而同地相信,文明最初由鸟儿带来火种,兴盛一时。但带来末日的,无论是炼狱还是虫灾,其根源都是龙。

船舶的老板失去了所有的船,宝钟玛琳失去了航海的机会。嘿,同命相连的伙伴,未遂的海贼踮起脚拍拍中年男人的肩,她说现在我们都没有钱了,我要怎样像你从前一样拥有那么多船。

“赚钱。”刚刚经历破产的男人脸上灰一块青一块,“像牲畜一样,唯有赚钱。”

3.

国王颁布了屠龙法。

到了这把年纪,宝钟玛琳已不再相信国王和英雄主义,她用身上仅剩的钱和承诺买下了人们被焚毁的房屋和财产,成为港口名义上的主人,现在宝钟玛琳的所有财产貌似都随着一场大火灰飞烟灭了。人们看着这个异乡的冤大头带了一堆债权没入山林,她自称会找到传说中的毒龙并让其赔钱。

海贼越过森林来到冰原,在战火波及不到的北方,文明的存续得以保全,是最早有龙的记录的地方。

这段路途海贼遇到了不少同伴,最早是一只兔子,兔子从草丛里蹦出来的时候海贼低头反复确认了自己的形象,没有糖果色的袜子,也没有蓝裙子。“现在是几点了?”她问兔子。

“哈?”对方像是在酒馆的侍者,用托盘遮着小腹,但明显没听清。

“你知道龙在哪里吗?”她继续问。

“屠龙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兔子劝她,“你最好组建一支讨伐的队伍再来,对了,你擅长什么?”

“我擅长待人接物,”宝钟玛琳说,“还有声音模仿。”

蓝皮兔子的脸上闪过一丝不可置信,“声音模仿?”

“我会学老鼠叫。”

……

宝钟玛琳现在没钱了,她们连夜盗掘了一个死灵法师的墓,在饭店后厨招募了一个入不敷出的骑士,又找了熟悉森林的当地精灵向导,替她整备完这些后,兔子责问她,“你不觉得自己有点多余了吗?”

宝钟玛琳对自己的厚脸皮一向是非常自信的,但这个时候她来不及巧舌如簧。

海贼盯着刚苏醒的死灵法师看。死灵法师意外不是人们想象的那种跟着吉普赛大篷车、穿牧羊人夹克的干瘪骷髅,她的脸就像没有一丝裂片的陶瓷,像露国出名的那些纤细手脚的人偶,穿着蓬松裙子,是很适合抱在膝上的大小。红眼睛是一整块鸽血石,长长的睫毛在月光下上下忽扇,令人联想到某种轻柔发光的东西,蜘丝或者蝶翅,就像她身边总萦绕着的那些不可思议的发着蓝光的蝴蝶一样。

4.

这个文明最早的法典诞生时桐生可可在现场,得意洋洋,兜帽下扁嘴咧得快从脑后交叉。这条龙还在蛋壳里翻着肚皮刮指甲时就有一些奇思妙想,她要给低维度文明的智者灌输契约精神,她宣称烹饪时杀羊要放血,她要教幼崽最粗俗的俚语。

遵循小圈子的江湖道义,追求单纯物质享受,随心所欲的发言,这就是桐生可可的极致享乐精神。

这就是桐生可可,——如宝钟玛琳推开龙窟石门所看到的那样,一条诡异的无鳞紫龙,趾爪缩在嘴前,趴在成山的银箔色致幻剂上浅睡。

巨龙翅尖微动,无疑是醒了。

5.

与传说中岿然的世界树相比,巨龙显得有几分渺小,她7m长,并不是成熟的龙身。桐生可可睡觉的时候树根穿透龙窟的天花板侵占下来,一开始巨龙试图用利齿锯断根须,但这太费时了,很快享乐派的践行者放弃了整理房间的想法,转而研究令这植物自然枯萎的方法。

她成功了吗?

至少在各个文明中没有世界树枯萎的记录。

“后来我想到了如何使自己在这短暂的悲伤中快乐起来的方法,”以巨龙漫长的生命来说,这种不适存在的时间,十年,二十年,确实是眨眼一瞬。而数十年后就算情况恶化也会逐渐习以为常。像一个真正的享乐派那样自我安慰着,巨龙眼眶里瞬膜后移,水晶球大小秘紫色瞳孔转朝向海贼一行。

只有走近了才看能看清巨龙垫在身下的东西,它们一定很不舒服,宝钟玛琳想,是许多铝塑泡罩包装的彩色药片。

“这个是什么?”海贼的声音充血略带沙哑,无论如何,龙窟内并不富丽堂皇是很令人热情受挫的一件事。

“……你可以把它称作财富,”无鳞的生物在铝塑药片的小山上餍足地翻了个身,循循诱导说。

“财富。”宝钟玛琳无意识地重复。

“可以换到很多,比如说,你最想要的是什么?”

“船。”

哈,一艘船。桐生可可下意识重复了这个词,这重复并非是为了刻薄。她自问不是第一次和人类打交道,但还是头一次遇到这么具体的愿望,巨龙感到诧异,为什么要船,你想要出海吗?但这不重要……

一切都可以用财富解决。

海贼认同了桐生可可的理论,钱确实可以买到这世界上大部分的物质。分歧的点在于,她认为巨龙身下的那堆小药片并不那么容易出销,——当你学着不再相信权贵,就会察觉,国王是不会允许任何无税的商品流通在他的国土上的。

而船不仅仅是交通工具,对于宝钟玛琳来说,它是可以遮风挡雨的屋顶,是家族,我想要的是一种并非一成不变的生活。

——不仅仅是海,陆上的家人,贼鸥和伙伴,缺一不可。

就像旅人出门前会准备合适的鞋履,包括宝钟玛琳在内的人的人生规划里,立足社会前要先准备好一处容身之所。宝钟玛琳说,我想要一艘船。这想法其实是很贪婪的,是立足之地,是一切精神的开始。

那么,

桐生可可能够理解吗?

6.

“我有些疑惑,你平时在这里都吃些什么?”一行人里总会有一个把话题引入不好预感的耿直人,这时那位把吃饭放在首位的厨子,不,骑士开口问,她有些饿了,可看巨龙并没有留大家吃晚饭的意思。

“我时常叫山下那家屠宰场的外卖,他家的牛肉来自全国的肉联厂,偶尔也会有口音很造作的首都牛出现。”

牛肉会说话?这是一个全新的概念,宝钟玛琳眼珠一转,语不惊人死不休,“那会说话的牛肉与人又有什么区别呢?”

小队里其余的一死灵一兔一精灵倒吸了口凉气,虽然认识宝钟玛琳才短短几日,她们已经知道这海贼喜欢自己挖坑自己跳,但这么率直地问一个7m的巨兽吃不吃人就不怕对方现场对比试试吗?连巨龙也深深地望了眼前的红发人类一眼,不知道是被对方的胆气还是智力所震慑开口了。“区别是,牛肉要更好吃一点。”

“你果然也吃过人。”队伍里的兔子很快理解了这句话,但又有什么问题呢,在场的诸人面面相觑,人也吃过不少兔子。就算是看起来水米不沾的亡灵法师,死后也有不少肉禽的尚饗。

“唔,那到底算不算人呢,”龙沉默了一会儿。巨龙可可过去曾在智人和尼安德特人中间生活过,尼安德特人太过强壮以至于成天饥肠辘辘,用可可的话来说就是头脑空空,他们甚至想像对待猛犸象那样吃了这头幼龙。自诩智慧的可可扑扇着翅膀逃到了智人一边,在一次战后,智人们亲切地向她递上了尼安德特人一条胳膊。

喏,吃。

巨龙继续解释说,“在过去生产力低下的年代,部族之间的战争是会带来成堆的奴隶的,而在奴隶制尚存的时代,吃人是很受推崇的事情。”

7.

只有精灵还记得她们的使命,她们可不是来关心这条巨型蜥蜴该不该多吃点虫和杂草均衡营养的,毕竟桐生可可是条7m长的庞然大物,咧嘴的时候会露出森森利齿,就算她自称只吃露水也不会有人相信她。

精灵示意了兔子,兔子又捅了捅队伍前列宝钟玛琳的腰,想让她看看自己背着的沉重的房契想起正事,海贼哼了一声,下意识调情道,“呀讨厌,我希望你打我的时候还是能用手打我。”

临时拼凑的小队几经推搡,最终体重较轻的亡灵法被推到了队伍前列,亡灵法师眨眼的频率飞快,久未说话的她有些语无伦次,“那个,钱,我们想要你的钱。”

眼见终于进套了,巨龙可可张嘴无声地打了个哈欠,她劝诱道,“什么东西是最有价值的,钱?不不,钱只会越来越贬值,有价值的东西必须是硬需货,就像是战争时期的军火,”未了巨龙抬起前肢指了指自己当做床垫的许多小药片,“我所有的财富全在这里,来,拿走吧!”

“总觉得不太好,”宝钟玛琳凭多年走南闯北的直觉往后退了一步。

虽然指责一条巨龙假笑是很奇怪的事情,毕竟龙整个吻部都是微微上翘的,但眼下看着这条龙,宝钟玛琳想起了自己曾经的老板,同样的博学多识,承诺前景大好,兔子则想到了自己存在于烛光里并口头上的兔妈妈。

恶意极强。

“要不,先回去吃饭吧,”讨债不是一朝一夕能完成的,最先打破沉默的是饿得双眼发青的骑士,耿直人在这个团队里占的份量是很重的,物理上的沉重,为防止巨龙离巢不在,死灵法师从石油里提炼油漆,而油漆全放在耿直人的行囊里。

等到离开很远后,酒过三巡宝钟玛琳才说出自己真实的想法,龙或许有着先进的致富理念,但是不合时宜。千年前的人们醉魔力,国王就为空气中稀薄的魔力专设税项。现在的国王如果知道有什么值钱的东西,一定会想方设法地把它化为私产。也许一百年后,二百年后,等到国王不在的时候,无鳞龙的药片才适合流行在人里。

“那你可要努力地活了。”长寿的队友酒下三杯明显眼神飘忽,但仍不忘语重心长地对短生的人类叮嘱道。

倚天龙翔_Official

26.文化祭第一幕!放声歌唱的星之彼方~

  祭为了照顾脚踝受伤的吹雪,陪着吹雪一起回家。还为她做了炒饭。两人在吃饭的时候商量着文化祭接下来偶像部的活动事宜。

  虽说是在商量正事,不过祭一直以来的“波纹呼吸”还是让吹雪相当无奈,她不住地提醒祭现在正事要紧,祭听完不高兴地噘了噘嘴。

  具体商量的事情也无外乎是文化祭当天由祭带着心和玛琳一起上台,吹雪负责训练剩下的部员们。虽说吹雪现在的工作和之前与祭她们一起上台相比轻松不少,不过吹雪心里却没有一丝轻松。

  毕竟,自己也很想和小祭她们上台,所以现在真的很可惜……

  两人在吃完饭...

  祭为了照顾脚踝受伤的吹雪,陪着吹雪一起回家。还为她做了炒饭。两人在吃饭的时候商量着文化祭接下来偶像部的活动事宜。

  虽说是在商量正事,不过祭一直以来的“波纹呼吸”还是让吹雪相当无奈,她不住地提醒祭现在正事要紧,祭听完不高兴地噘了噘嘴。

  具体商量的事情也无外乎是文化祭当天由祭带着心和玛琳一起上台,吹雪负责训练剩下的部员们。虽说吹雪现在的工作和之前与祭她们一起上台相比轻松不少,不过吹雪心里却没有一丝轻松。

  毕竟,自己也很想和小祭她们上台,所以现在真的很可惜……

  两人在吃完饭以后又聊了聊天,然后祭就和吹雪道别离开了白上家。

  吹雪向祭的背影挥了挥手以后,回到了厨房,走到水龙头旁边开始洗碗。

  “嗯……好期待文化祭小祭她们的表现呀……”

  吹雪沉吟着,任凭水流从她的手上经过,凉凉的。


  时间来到文化祭的当天……

  偶像部,祭正在和心还有玛琳一起作最后的训练,而吹雪现在难得被部长放了个假,这时候正在学校地走廊闲逛着。

  吹雪一边逛,一边留意着四周。今天学校因为要举办文化祭,所以现在走廊上到处都是气球、海报,还有……其他社团的团员们到处发着传单,以及一些社团举办的小型娱乐活动,比如鬼屋什么的……

  吹雪看着刚从鬼屋出来的同学们那快要哭出来似的抱在一起,也是苦笑着。她路过鬼屋,突然想了想。

  “等会去舞台看看吧,我记得小祭她们要在舞台上表演来着……”

  吹雪这么想着,她快步向礼堂走去。

  走到礼堂,找了个位置坐下,她期待地等待着小祭她们的上台。与此同时,其他的同学也陆续来到这个学校礼堂,并且陆续就座。

  吹雪看了看其他人,有举着“夏色祭加油!”的牌子,还有心和玛琳的应援语的牌子的同学们。不过……

  还有一些人举着“星之彼方”的牌子,期待地等待着。吹雪不禁纳闷,“欸?我记得只有我们偶像部获得了今天礼堂的使用权呀?难道还有其他的社团?”

  此时,礼堂舞台的大幕徐徐拉开,两名穿着天蓝色裙子的同学从舞台后面走了出来,一人拿着一个麦克风。

  “大家!上午好呀!~”两人齐声向台下的观众们问候着。

  两人的问候换来的是如雷鸣一般的欢呼声和掌声。

  “如彗星一般降临的星之原石,说的就是我星街彗星哟,和——”深蓝色头发的女生说完之后,又指了指旁边的那位银色头发,戴着大十字星头饰的女生。

  “大家好!声乐部的彼方碳,说的就是我天音彼方——”银色头发的女生也挥了挥手,对台下的同学们说道。

  “噢——!!”台下再一次想起了欢呼声。

  吹雪也在和台下的同学们一起鼓掌,看着台上的彗星和彼方,期待着接下来她们的表演。

  “接下来就由我们两人给大家带来愉快的音乐之旅,希望大家能够喜欢!!”彗星高举右拳,以鼓动舞台的情绪。

  彼方看着彗星,点了点头,等着观众们掌声过去,开始轻声歌唱。

  彼方唱完前奏以后,彗星接着刚才的前奏继续唱着。台下的观众们都听得入了迷,包括现在和大家在台下的吹雪。

  “好美的歌声……”吹雪不禁说道。

  随着歌曲的继续,二人开始大声合唱,同时,两人的动作也吸引了台下观众们的目光。

  最后,一曲终了,台下掌声雷动。吹雪想起来这会儿祭她们也要来后台了,于是立刻离开座位,向舞台的后台走去。

  走到了后台,吹雪正好遇见了刚刚下台的彗星和彼方。

  “天啊,彼方碳你刚才的歌声好棒呀!又进步了呢!”彗星对彼方今天的歌声很是满意,不住地赞叹道。

  彼方羞红着脸,对旁边的彗星说道,“彗彗也很厉害呀!我还差得远呐!”

  “别谦虚啦彼方碳,你看哈——”彗星正要接着说。突然,她注意到了已经走到后台的吹雪。

  见状,彼方也注意到了吹雪正现在她们面前。

  “啊啊,抱歉抱歉,我是来找我的朋友们的,一会她们也要来舞台上表演来着……话说回来,你们是叫彗星和彼方对吧?你们刚才的歌曲很棒哦!”吹雪对二人微笑着说道。

  “欸?谢谢啦~我们是声乐部的,刚才算是为了喜欢声乐部的大家而唱的歌曲,是彼方碳写的哟!”彗星说着,用手指了下旁边的彼方。

  “你好~不要听彗彗这么说,我也只是做了该做的事而已啦!话说回来,你就是那个一年A班的白上吹雪嘛?”彼方好奇地看着身边的吹雪,围着吹雪转个不停。

  “彼方碳,这么围着人家转是很不礼貌的哦~”彗星说着。吹雪摆了摆手,“没关系没关系~没错呢,早安狐狸!这里是偶像部的白上吹雪,请多指教哟!”

  吹雪向二人伸出了手。两人互相看了一眼,握住了吹雪伸来的双手。“彼此彼此,请多指教啦!”

  “虽说现在已经是朋友啦,不过这毕竟是不同社团的竞争,所以就不要指望我们声乐部给你们放水了哦~”彗星打趣道。

  “没事的,友谊第一嘛!”吹雪笑吟吟地说着。

  彼方这时注意到了吹雪的右脚踝还缠着绷带,于是关切地问,“吹雪?你的右脚这是……受伤了?没事吧?”

  吹雪也低头看了看右脚,之后,她就抬起头来,对彼方道谢,“谢谢关心啦,彼方碳~没关系的。就是之前在偶像部训练扭到了,过几天就好啦!”

  “真是的~彼方碳好温柔呀!”彗星笑着对彼方打趣。

  三人正在开心地聊着天,这会儿,祭带着心和玛琳走了过来,向吹雪挥了挥手,“吹——雪!!!”

  能这么大声叫自己的,不用想都知道是祭。吹雪向祭和跟来的心、玛琳挥了挥手,“小祭,心心,玛琳!吹雪在这里哟~”

  三人连忙跑到吹雪身边。吹雪问她们准备好了没有,祭举了个大拇指,表示一切已经就绪。

  “哼哼哼,接下来吹雪就看好我们三个精彩的表演吧!”心双手叉着腰,得意地大笑道。

  “好啦好啦,心心!不要这样啦!等等……吹雪,你旁边的这两位是……?”玛琳注意到了吹雪身旁的星之彼方,于是疑惑地问道。

  “啊,玛琳说她们呀——”吹雪说着,就向祭她们介绍着声乐部的彗星和彼方。

  彗星、彼方二人也微笑着向三人打着招呼。祭她们对星之彼方的第一印象也是挺不错的。只是,祭有些可惜地说着,“唉呀,说真的,我们如果不是对手那该多好呀!”

  “哼,就算是刚认识的朋友,我们也绝不会手下留情哟!因为我们可是偶像部呢!”心对彗星她们说着。

  “没错,就要这样!各自都加油吧!”彗星微笑着对四人说道。

  这时,礼堂的广播响起了报幕的声音。

  “下面有请一年A班的偶像部为大家带来的舞蹈!请一年A班偶像部的夏色祭同学,赤井心同学,宝钟玛琳同学来到舞台前就位,重复一遍……”

   “唉呀,到我们上台了呢!”祭大吃一惊, 她回头对心和玛琳说道,“心心,玛琳!我们快去换好衣服啦!要上台了哦!”

  “好的!”两人说着,就和祭一起去了更衣室换衣服。

  吹雪对彗星和彼方说道,“彗彗,彼方碳?等会要不要一起看看小祭她们的表演呀?”

  彼方高兴地拍了拍手,笑着说道,“好呀好呀!现在还有座位对吧?”她问吹雪道。

  “没错哟!等会要不要一起?”

  “嗯!彗彗也一起来吧?”彼方看着身边的彗星。

  彗星故意说着,“嘛,既然彼方碳和吹雪都那么说啦,我也一起去吧!”

  三人一起离开了后台,在观众席中找了三个并排的位置就座。


  舞台上,祭、心和玛琳也换好了光鲜亮丽的偶像服装,走了出来。

  “呜哇!!小祭她们好可爱呢!”彗星笑着说道。

  “是呀是呀!”彼方也开心地回答道。

  吹雪开心地笑了笑,毕竟是夸赞自己的朋友们,所以也没有必要替她们谦虚。

  一首歌声响起,祭她们就按照顺序站好,跳着之前三人排练好的舞蹈。

  在跳舞的过程中,彼方一直打着节拍,彗星也不住地惊叹着。

  而吹雪只是期待地看向舞台前方。

  台下早已欢声一片,掌声与欢呼声不亚于刚才声乐部星之彼方的合唱。

  最后,舞蹈正式跳完,三人摆了个pose,这让观众们情绪高涨起来,一时间,掌声雷动,甚至要掀开礼堂的天花板一般。

  到此为止,声乐部和偶像部的临时表演就到此为止了。祭邀请彗星和彼方一起在文化祭玩个痛快。两人表示接下来还有声乐部的事情要忙,向四人表示了歉意以后就要告别。不过两人留下了联系方式,还说以后有机会一定一起玩。

  四人都是大喜过望,纷纷记下联系方式。彗星和彼方向吹雪她们道别以后就向声乐部活动室跑去。

  等到彗星和彼方都走远了以后,吹雪对着祭和心、玛琳三人说道,“辛苦啦,小祭、心心、玛琳!你们的表演也很棒呢~留美子要是知道了肯定很开心!”

  “是么?诶嘿嘿……”祭嘿嘿笑个不停。看来在她眼里,吹雪的赞美更加让她觉得有吸引力。

  “小祭,你这笑得太明显了哟!”心毫不留情地吐槽着。

  玛琳也打趣道,“是呀!小祭你这个笑太糟糕了啦!!~”

  “你们不要闹啦!!!”祭有些生气地对二人说着。吹雪只是在旁边笑个不停。

  随后,她看着声乐部的方向,有些期待。

  以后也总会再见的,到时候再一起玩吧!

  请多指教,彗彗,彼方碳!

  未完待续……


【作者感言】今天的更新!星之彼方正式登场!索兰索兰——!!

  话说回来,这次写的有些不太好,如果大家能够喜欢就太感谢啦~我也会继续努力的哟!

  还有,从下一篇开始,我不会在文章下面打很多tag了,统一打“夏色吹雪”和“Hololive”这两个tag,望周知~

  明天继续整理思明的未来公主同人,敬请期待~

倚天龙翔_Official

25.文化祭的序章!二人的棉花糖~

  这天下午,在学校的学生会会议室……

  绫目坐在学生会长的位置,她看着桌子上的文件,不一会儿就觉得有些头大。

  “欸~虽说马上要举办文化祭了,可是这个文件的数量也太多了吧?!余可忙不过来呢……”绫目说着就趴在桌子上,无力地看着窗外的风景。

  “咚咚。”这时,门外有人敲门。绫目无力地说着,“请进,门没锁哦。”

  “打扰了。”来人推开门,坐在了自己的位置上。绫目抬头一看立刻变得开心起来。原来过来的人是澪。

  “下午好呀澪殿下!来得这么早呀?”绫目笑着对澪说道...

  这天下午,在学校的学生会会议室……

  绫目坐在学生会长的位置,她看着桌子上的文件,不一会儿就觉得有些头大。

  “欸~虽说马上要举办文化祭了,可是这个文件的数量也太多了吧?!余可忙不过来呢……”绫目说着就趴在桌子上,无力地看着窗外的风景。

  “咚咚。”这时,门外有人敲门。绫目无力地说着,“请进,门没锁哦。”

  “打扰了。”来人推开门,坐在了自己的位置上。绫目抬头一看立刻变得开心起来。原来过来的人是澪。

  “下午好呀澪殿下!来得这么早呀?”绫目笑着对澪说道。

  “是呢,毕竟咱也是学生会的一份子呢!一定要守时才行呢~”澪说着,开始整理自己桌子上的资料。“喔!看来这次文化祭希望可以拿到预算的社团好多呢,这个难办了呀……”

  绫目说着,又无聊地看了看文件,“就是说啊,虽说对余们来说这也是好事吧,可是,要处理这么多申请实在是……”

  “不过,无论多困难咱们也要接受。毕竟这是学生会长的责任嘛~”澪正视着绫目。

  “欸~澪殿下还真是负责任呢!”绫目微笑着,也继续处理着剩下的申请表。

  “谁让咱是副会长之一呢~好啦好啦,大家也快到了,会长,做好准备吧!”澪话音刚落,学生会的其他成员陆续地来到了会议室。

  等到其他人全都落座以后,绫目咳嗽了两声,开始讲话。

  “咳咳!非常感谢各位能抽出时间来参加今天的学生会会议。余在此召集大家主要是为了和大家商量一下,接下来学校的文化祭该如何举办的事情。那么,余们就开始今天的议题吧。大神副会长,接下来请你详细说明一下。”绫目说着就把话题交给了澪。

  澪点了点头,开始拿着文件,解释着接下来的议题……


  而这时,在巧可老师的保健室……

  吹雪还在一旁坐着,她看到了巧可老师正在兴致勃勃地玩着俄罗斯方块。她咯咯笑了两声,对巧可老师说。

  “欸~巧可老师好厉害呢!等等等等!好快!吹雪看不清啦~”吹雪正在注视着巧可老师的手机屏幕,不住地惊叹着。

  巧可老师KO掉房间里的最后一名玩家后,注意到了吹雪的眼神。她回过头来,对吹雪笑着说,“没什么啦,这个只是普通难度的房间。而且刚才我也有失误呀?吹雪要不要试试看?”说着,巧可老师把手机递给了她。

  “欸?真的可以么?谢谢啦,巧可老师~我也来试试看……”吹雪说着,点开了游戏的开始画面。

  一个又一个的方块让吹雪这个新手立刻乱了阵脚,各种“奇观”层出不穷。最后居然被第一个淘汰。

  巧可老师安慰吹雪,“没关系啦吹雪,新手嘛,第一次这样已经很不错了。不过老师还是要说,游戏只是娱乐,千万不要因为这个耽误了学习哦。”巧可老师这时突然认真地说道。

  “嗯嗯,知道啦~”吹雪点了点头。

  此时,门外传来祭的声音。

  “巧可老师!我来看看吹雪现在怎么样啦!我可以进来么?”

  “请进!”巧可老师对祭说着。祭推开门走了进来,吹雪非常开心地对祭说道,“小祭!你也来了呀~刚才我和巧可老师聊得很开心哟~”

  “是嘛~诶嘿嘿……”祭说着,然后扶着吹雪站起来。

  “吹雪,试试看你现在可以走了么?”

  吹雪见状,慢慢地站起来,右脚着地却不再让她觉得痛。吹雪尝试着自己走了两步,虽然可以走,但是暂时无法像从前一样跑和跳。

  “就是这样。吹雪,很抱歉,这两周以内你的右脚可能无法让你像从前一样跳舞了。抱歉呀,我希望能让你快点好起来的……”巧可老师自责地说着。

  祭连忙摆了摆手,“不会的!巧可老师你已经做得很好啦!吹雪接下来就交给我来照顾吧!文化祭的事情我会和我们部长协商的!”

  “对呀!我很感谢老师,不用自责的!”吹雪也说道。

  “谢谢你们……”巧可老师说着,随后让祭带着吹雪早点回家。巧可老师在吹雪要走的时候千叮咛万嘱咐,两周之内右脚千万不要做大动作。

  两人向巧可老师道别以后,门外的心和玛琳也在一旁等候多时了。

  “抱歉呀,都是我受伤了才……文化祭那边……”吹雪哽咽着说,三人见状纷纷安慰吹雪。

  “没关系啦!我们三个也可以的!吹雪你就不用惦记啦!”心拍了拍胸脯,自豪地说着。

  “没错。吹雪你就安心养伤吧,文化祭有我们三个上场呢!而且你的心意也和我们一直在哟!”玛琳也摸了摸吹雪的头,微笑着说。

  “于是~大家都这么说了,吹雪就不用担心,到时候只管好好享受文化祭的开心氛围就好啦!”祭说着,又看了看心和玛琳,“我们先回去啦!明天你们还是老样子和我一起为文化祭的舞台做准备!明天见啦!”祭和吹雪向二人挥了挥手,就先一步离开了。

  “保证完成任务!~”心和玛琳向两人敬了个军礼,目送着两人离去。

  

  在祭和吹雪回家的路上……

  祭一直拉着吹雪的手。吹雪感到从祭的手传来的那份温度,相当温暖。

  就像身边这个元气满满的少女一样……

  “小祭~”

  吹雪向祭撒着娇。祭苦笑着看了看吹雪,“怎么啦吹雪?”

  “嗯……吹雪想吃那个!~”吹雪看到前面有个卖棉花糖的推车,指了指。

  “欸~真拿你没办法呀!”祭说着,就走到了那个卖棉花糖的推车那边。

  “两个棉花糖,谢谢!”祭拿出200日元,递给了卖棉花糖的老爷爷。

  “好嘞!稍等一下,马上就好!”

  老爷爷操作着制作棉花糖的机器,往里面倒入了砂糖。不久以后,机器神奇地把倒进去的砂糖拉成了棉花的样子。老爷爷拿着两根棍子串好,递给了祭。

  “谢谢!再见啦!”

  两人挥了挥手,离开了棉花糖的车子。

  祭递给吹雪一根白色的棉花糖。吹雪开心地接过,笑着说,“谢谢啦小祭!我要开动啦!~啊呜——”

  吹雪笑盈盈地咬了一口棉花糖,可是,刚做好的棉花糖是很黏的,吹雪这么一咬,棉花糖就像柳絮一样,黏在吹雪的脸蛋上,到处都是。

  “唉呀~吹雪怎么吃成这个样子啦!嘻嘻,不要动哟!”祭说着,就让吹雪闭上眼睛,吹雪虽然一头雾水但还是照做了,祭就把自己的脸凑了过去,越来越近,越来越近。吹雪只感到自己的脸上湿湿的暖暖的,她当然不知道祭这会在干什么,祭这会正在用自己的嘴舔着吹雪脸上的棉花糖,完事之后拿出湿巾给吹雪擦了擦。

  “好啦,可以睁开眼睛啦!”

  祭说完之后,吹雪慢慢地睁开眼睛,她看着面前的祭笑嘻嘻地看着自己,一副那种“愿望已成”的样子。她注意到了祭嘴角的棉花糖,这时才想起来这个不得了的事情。

  吹雪满脸潮红,脑袋上正在冒烟,她断断续续地对祭说着,“小、小祭,你你你你刚才不会,做做做做做………”

  “嗯?祭只是帮你处理干净脸上的棉花糖而已啦~”

  “你、你你你你是怎么,弄弄弄掉的?”吹雪继续断断续续地说。

  “欸~还能怎么弄?当然是用舔的啦~吹雪脸上当时沾满了棉花糖,可不能浪费呀~”

  吹雪见状,呆在原地,捂着满脸潮红,“你、你……小祭!!!!!!!~”

  吹雪说着就走到祭的身边,不停地敲打着祭的胳膊,“讨厌讨厌讨厌——”

  “哈哈,抱歉啦,都怪吹雪太可爱了嘛!~”

  “讨厌讨厌讨厌讨厌讨厌讨厌——”

  两人这么嬉闹着,慢慢地走回了白上家。

  没错,上次我因为感冒了,你和澪很好地照顾了我。

  所以这次,就换我来守护你啦!而且……

  我们是最好的朋友。这不是理所当然的事嘛?

  祭陪着吹雪走到了白上家,两人脱下鞋子后,吹雪坐在沙发上看着电视。祭走到了厨房准备做饭。

  这时候,祭的电话响了起来。她拿出来看了看,是澪打来的。

  “下午好啊澪!什么事呀?”

  “咱听说吹雪右脚受伤了?她没事吧?”电话那头的澪焦急地对祭说着。

  “多亏了巧可老师的照顾,她现在可以正常走动了。不过两周之内她不能跑和跳,所以说,这次的文化祭我们可能会少一个人来表演,对不起哈~”祭有些抱歉地说着。

  “没事啦,咱才要说对不起呢!咱这边因为学生会的事情没法过来帮吹雪呢,真的太忙了呀,呜呜呜……”澪带着哭腔对祭说着,看来是这会正在陪绫目处理那些堆积如山的文件吧……

  “这样呀……澪,你也要加油哈!我就不打扰啦!”祭笑着挂断了电话。

  吹雪注意到祭刚才和澪的电话,她好奇地问,“小澪刚才说了什么呀?”

  “她也很担心你呢!可是因为学生会的工作没法立刻过来~说真的,学生会也挺不容易呢……”祭沉吟着,然后拿出蔬菜和米饭。今天看来是打算做炒饭了。

  “这样啊……小澪那边也挺不容易呢……”吹雪说着,看了看那无聊的电视节目。

  唉,自己如果现在没有受伤,该多好呀……

  未完待续……


【作者感言】今天的整理!!Hololive一期生二周年快乐!!小祭和吹雪二周年快乐!!!

  今天也是糖呢!夏色吹雪贴贴!!!!~话说回来,开头终于让学生会这个神秘的组织出场啦!绫目和澪居然是学生会的会长和副会长,让人想不到吧233333~

  接下来就是正篇!马上会有两个新的角色登场,敬请期待!

  明天继续整理思明的未来公主同人!敬请期待~

倚天龙翔_Official

24.偶像部的排练?吹雪受伤了?!

  心和玛琳正式加入了偶像部。两人鲜明的个性和开朗的性格让留美子和大家都是赞不绝口。而她们也一样,被留美子安排和祭、吹雪一同训练。怎么说呢,就是属于校内的一个偶像团体?

  今天下午的社团活动时间,四人也和往常一样集结起来,开始了今天的训练。

  “好啦,今天暂时就是我们四个一起训练啦!现在开始报数哦!一!”祭高举右手,开心地说着。

  “二!”吹雪也应了一声。

  “三!”心也是。

  “四!”玛琳也微笑着回答。

  “嗯嗯,很好!今天我们的...

  心和玛琳正式加入了偶像部。两人鲜明的个性和开朗的性格让留美子和大家都是赞不绝口。而她们也一样,被留美子安排和祭、吹雪一同训练。怎么说呢,就是属于校内的一个偶像团体?

  今天下午的社团活动时间,四人也和往常一样集结起来,开始了今天的训练。

  “好啦,今天暂时就是我们四个一起训练啦!现在开始报数哦!一!”祭高举右手,开心地说着。

  “二!”吹雪也应了一声。

  “三!”心也是。

  “四!”玛琳也微笑着回答。

  “嗯嗯,很好!今天我们的训练内容是……”祭正在前面滔滔不绝地讲着今天的训练内容。玛琳偷偷对吹雪说道,“吹雪呀,小祭从我们来到偶像部训练以来可是一直心情都很好呢!”

  “对呀,看看小祭,都乐开花了~”心也在低声打趣道。

 吹雪见状,也是苦笑着说道,“是么?诶嘿嘿,该说小祭平时是这个性格好呢,还是今天因为你们的到来更加开心呢,真的说不好啦~”

  “欸~你们三个在下面嘀咕什么呐?”祭好奇地问道。

  “不不不,没什么!~”三人连忙摆手。

  “好吧,那我们就开始正式训练啦!大家首先做一下热身运动,不然受伤了可就不好了呢!”祭对大家严厉地说着。

  “是~!”三人齐声应道。

  吹雪、心和玛琳正在和祭一同做着热身运动。五分钟后,祭拍了拍手,然后对大家说道。

  “好啦,今天的舞蹈曲子节奏可能会有些快,大家如果有跟不上步调的情况一定要立刻说!千万不要藏着!毕竟安全才是最重要的!”祭说完认真地看着三个人的眼睛。

  “嗯嗯,知道啦知道啦!”心不耐烦地摆摆手,示意祭可以开始了。

  “心心说的对,小祭你担心太多啦~”吹雪也苦笑着说道。

  “来吧,小祭队长,我们开始吧!Yosoro!!~”玛琳兴奋地跳了一下。

  祭也点了点头,走到了音响旁边,找了一首节奏比较快的曲子。吹雪三人跟着舞步就跳起来。

  “一!二!三!四!好的好的,就这样,保持下去!”祭在前面领舞,同时也在不住地回头,注意着三人的步调。

  “很好很好,心心,保持这样!”

  “玛琳,你的节奏有点快了,慢一点!”祭又看了看玛琳,她现在的节奏确实有些快。玛琳听祭说完以后,立刻把节奏放慢了。

  “吹雪,你的节奏有点慢哦!稍微快一点!”祭看着玛琳旁边的吹雪,可以看到吹雪现在的舞步确实是有些慢,甚至要和舞蹈的曲子脱节了。

  “啊!抱歉抱歉,小祭!我现在就调整!”吹雪见状连忙道歉,开始加快步调。可是,这突然地加快可向来都是不提倡的。这不,吹雪在加快以后一个不慎,脚踝扭了一下。吹雪随即就失去了平衡,最后倒在了地上。

  “吹雪!!”祭见状连忙停下音乐,冲到吹雪身边,看着吹雪扭伤地脚踝,心疼不已。

  “没事吧吹雪?疼不疼?告诉祭一声呀?”祭都快哭出来了,一直在问吹雪疼不疼。

  “没事的,小祭。不是还要训练么?我不要紧……”吹雪说完就要挣扎着站起来。三人见状连忙阻止她。

  “不行的吹雪!你现在受伤了需要休息!”玛琳关切地对吹雪说着。

  “是呀!都到这份上了就别逞强啦!”心有些埋怨地说道。

  “抱歉……”吹雪低声对祭她们说道。

  留美子正在领着其他的部员做训练,见到祭和吹雪她们那边出了状况,连忙也停下来,冲到吹雪旁边问道。

  “小祭?吹雪这是怎么了?”

  “留美子啊……吹雪的脚踝扭伤了,等会我们打算把她带去保健室!”祭向留美子汇报着情况。

  留美子听完点了点头,对祭她们说道,“我明白了。小祭,心,还有玛琳,你们三个就带着吹雪去保健室吧!这里有我呢,不用担心!”

  “明白,部长!”

  祭和心,还有玛琳搀扶着吹雪,一起向保健室走去。

  留美子看祭她们走远了以后,立刻组织还在看热闹的社员们,“来来来,都别看了,去训练去!”

  “明白!”众人听见留美子这么说了,也没法再继续看下去了,只好吐着舌头去接着训练了。


  目光转到了祭和吹雪她们。

  “吹雪,再坚持一下就好了,坚持一下哈!”祭在左边搀着吹雪说道。

  “真是的,吹雪平时很努力啦!今天就好好依赖一下我们吧!”心苦笑着对吹雪打趣道。

  “心心,别说啦!”玛琳有些生气地对心说着,

  “略!~”心冲着玛琳做着鬼脸。

  “好了好了,你们不要闹啦!”祭哭笑不得地看着心和玛琳在那“打情骂俏”,连忙阻止道。

  “没关系啦,小祭!还有心心和玛琳,不用太担心了~”吹雪苦笑着对大家说着。

  “好啦,我们到啦!”玛琳说着,走到了学校的保健室的门口。

  此时,在保健室里……

  “嗯嗯~!真好吃呀!果然Sora音乐甜点屋的甜点最棒啦~”今天的值班老师开心地吃完了最后一块马卡龙,开心地微笑着。

  这时……

  “咚咚!”门外传来了敲门声。

  保健室老师立刻抹了抹嘴,微笑着说,“请进!”

  话音刚落,祭轻轻推开门,身后,玛琳和心一边一个,扶着吹雪就走了进来。

  “啊啦?这是怎么回事呀?”保健室老师看着焦急的三人,又看了看一脸痛苦的吹雪。

  “老师,拜托了!我们的朋友脚踝扭伤了,您能不能给她看看呀?”祭焦急地说着,就吩咐心和玛琳把吹雪搀到老师的面前。

  “没问题的!把她带过来吧!”老师点了点头,心和玛琳把吹雪搀扶到老师前面的椅子上。

  “老师好……”吹雪低声对老师说道。

  “你好你好~让我来看看你是怎么啦……”老师说着就凑到吹雪身边看了看,就看到吹雪那个通红的右脚踝。

  “啊啦,看来是有点严重呢……稍等一下哦,我马上去取药水和绷带。”

  说着,老师走到医药柜子旁边,翻出来了止痛药水和绷带。然后让祭扶着吹雪的右腿,开始上药。

  “会有点疼哟,稍微忍忍。”

  “嗯……!”吹雪皱着眉点点头。

  老师拿着棉签,给吹雪的脚踝涂着药水。吹雪皱着眉头,忍着疼。老师一言不发地继续抹着。随后让玛琳拿来之前准备的绷带。

  “好的!”玛琳说着就把绷带递给了老师。老师点点头以后就端着吹雪的右脚,给她缠上绷带。

  不久以后,绷带缠好了。

  “好啦~!”老师拍了一下手,然后让其他人扶着吹雪站起来。

  吹雪站起来以后,右脚浮着,但是没有以前那么疼了。

  “真的不疼了呢!谢谢老师!~”吹雪笑吟吟地对老师说道。

  “不客气哟~”老师也微笑着说,“不过还是需要静养一下,不要轻易做幅度大的运动。”

  “嗯嗯,我记住了。”吹雪向老师鞠了一躬,也看了一下面前这位老师的面貌——

  一头披肩的金色长发,头上带着两个角(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穿着一身白色的大褂。嘴角上还留着之前吃的马卡龙的碎屑。

  “嘻嘻……”吹雪捂着嘴偷笑着,还注意了一下桌子上写的Sora音乐甜品屋的盒子。

  “啊啦?你也想吃呀?”老师微笑着看向吹雪。

  “啊,不是不是,我只是觉得有点熟悉~”吹雪笑着说道。

  “你说这个啊?这个是我在附近很有名的甜品屋买的哟!”老师也笑吟吟地说。

  “哦是嘛?!看来老师也见过空前辈?!”心兴奋地看着老师。

  老师故作惊讶的说,“当然啦!我还一直在她的店里买东西呢~”

  老师和心聊得正欢,吹雪举了举手,“那什么……老师,我可以知道怎么称呼您嘛?”

  “欸?也对,我忘了介绍啦。我叫做癒月巧可,是保健室的值班老师,也是三年A班的班主任~请多指教啦!”

  “欸??难道你就是同学们说的那个人气很高的那个巧可老师么?!”心大吃一惊地说。

  “太夸张啦~就叫我巧可老师就好啦!我还不知道怎么称呼你们呢!你们看来是一年级的同学呢~不介意的话可以告诉我怎么称呼嘛?”巧可老师好奇地问。

  祭、吹雪、心和玛琳都大喜过望,纷纷向巧可老师介绍自己。

  “嗯嗯!以后请多指教啦,有什么困难就来找我,无论是身体上还是心理上的,如果我能做到的,我绝对会尽全力帮助你们!~”巧可老师笑着对四人说道。

  “好的呢!”祭微笑着对巧可老师说。

  “好啦,我这边也还在忙,吹雪就暂时待在我这边吧,由我来照顾一段时间。”

  “谢谢老师!”

  祭和心,还有玛琳一起告别了巧可老师和吹雪离开了保健室。


  在偶像部的休息时间。

  “话说回来,巧可老师心真的很善良呢!人也特好看!”心微笑着对祭打趣。

  “哈哈,心心你又来啦!”玛琳笑着吐槽。

  “不过……更让我担心的,是吹雪这个状况啊……希望能好起来吧……”祭忧心忡忡地看着窗外。

  见状,心和玛琳也没了开玩笑的心思,也跟着祭一同沉默了。

  更加雪上加霜的是,距离马上要到来的文化祭,也只剩下不到三天的时间了……

  未完待续……


【作者感言】今天的更新!!抱歉有点晚了~巧可老师正式登场啦!Yeah!~话说回来,今天的剧情我想了好久才成,也不是特别好,希望大家能喜欢吧!

  还有, 从今天开始,小光辉正式来到我的港区啦!!欢呼——

  而且,从下一话开始,就是文化祭情节啦!敬请期待!!

  明天继续整理思明的未来公主同人~

倚天龙翔_Official

23.偶像?海贼?开学之后的偶像部招募!

  心回到了日本,而且见到了许久不见的空前辈。其实说真的,心或许也是有着偶像梦想的人,所以才不管空叫“姐姐”,而是叫“前辈”吧……

  虽说在她回到Sora音乐甜点屋的时候和小A有点不愉快,不过在祭和吹雪的帮助下,她们终于也成了朋友。

  书归正传,时间来到了祭和吹雪她们开学的时候。

  一大早上,祭就带着自己做的热狗,开心地走在上学的路上。

  突然,在拐角处,祭和吹雪打了个照面。

  “早安washoi,吹雪!~”祭元气满满地对吹雪挥了挥手。...


  心回到了日本,而且见到了许久不见的空前辈。其实说真的,心或许也是有着偶像梦想的人,所以才不管空叫“姐姐”,而是叫“前辈”吧……

  虽说在她回到Sora音乐甜点屋的时候和小A有点不愉快,不过在祭和吹雪的帮助下,她们终于也成了朋友。

  书归正传,时间来到了祭和吹雪她们开学的时候。

  一大早上,祭就带着自己做的热狗,开心地走在上学的路上。

  突然,在拐角处,祭和吹雪打了个照面。

  “早安washoi,吹雪!~”祭元气满满地对吹雪挥了挥手。

  吹雪看到对自己问候着的祭,也露出了微笑,“早安狐狸~小祭这是打算在教室吃早饭呀?”吹雪看着祭手上拎着的两个热狗,微笑着说。

  “是呀,这些是我昨天做的~可是,今天有点起来晚了,没时间再做早饭了所以才……”祭挠了挠头,不好意思地笑着说。

  “这样呀,理解理解~好啦小祭,我们接下来就一起走吧!~”吹雪提议道。

  祭对于这个提议自然是不会拒绝的,两人有说有笑地走到了学校。

  现在距离第一节课还有一些时间,祭拿出了自己做的热狗,说了声“我要开动啦”就大快朵颐起来。

  吹雪微笑着看向一脸幸福的祭。突然,她想起来了什么,对祭说道,“小祭?之前我问过留美子啦,她说下午偶像部还要招募一些新的成员,说是要让我们来审核呢!”

  祭听完之后,惊讶地咳了两声,居然被热狗给呛到了。吹雪见状立刻拍了拍祭的后背,过了好久才缓过来。

  “对不起哦,吹雪不是故意吓你的……”吹雪内疚地对祭说道。

  “没事没事!不过说来,让我们来审核?!可是我其实对自己没什么信心啊……”祭说着,心中有些不安。

  “既然部长都这么安排啦,自然是很期待我们的表现呀!我们要做的就是拿出前辈的样子来,你这个样子可是不行的哟,小祭~”吹雪说着,吐了吐舌头。

  “好好好~等会就上课啦,把准备的东西都拿出来吧!”祭无奈地对吹雪说着。

  “欸~今天第一节课还是数学课呀……好无聊哦……”吹雪无奈地拿出了数学课本。

  第一节课铃声响起,本田老师拿着今天的教案走了进来,例行的礼仪以后就开始了今天的课程。


  时间来到下午,社团活动时间……

  其实准确地说,是一些社团“招兵买马”的时候,当然,今天的偶像部也不例外。

  吹雪抬头看着偶像部部员活动室的那个海报:“为了偶像梦奋斗吧!”,吹雪笑吟吟地对祭说道,“呜哇~好好看呢!小祭,这个海报真的很棒哦!”

  “确实呢~吹雪,我们也该做好准备啦,先进屋吧,审核要开始了哦~”祭说着就拉着吹雪的手走进了部员活动室,身后是吹雪的娇嗔,“不要着急啦小祭,慢点呀~”

  另一边,希望加入偶像部的同学们,也陆续来到了活动室的门前。当然,作为新认识的朋友,心也来到了偶像部的活动室队伍里。

  “欸~这就是吹雪和小祭她们也在的偶像部呀?看起来挺不错的呢!”心满意地说着,哼着歌在队伍中等候着,完全没有一般人的那些紧张不安。

  “真是的~其他人都在紧张个什么劲啊……”心有些无奈地吐槽。这时……

  “Ahoy!~好久不见了呀,心心~”

  心听到有人在身后叫她,她回过头来,看到一个同样穿着校服,留着红色的双马尾,右眼带着眼罩的女孩子微笑着看向心。

  心看着面前这名少女,也微笑着说道,“好久不见啦,玛琳!”

  “欸~原来你还记得我呀?”被叫做“玛琳”的少女捂着嘴,故作吃惊地说。

  “怎么不会认得呀?17岁老阿姨可是令人印象深刻哟~”心笑着打趣道。

  “心-心!!!!”玛琳生气地对心说着,“我才没那么老呐!真是的,为什么你好不容易回来还要这么说呀!再说了我明明没有那么老呀!!!”

  “抱歉抱歉~”心躲开了玛琳的“吐槽攻势”。然后疑惑地看着玛琳,“话说回来,为什么玛琳要加入偶像部呀?你不是一直说自己是什么海盗,我以为你会更喜欢学生会长她们举办的动漫同好会呢……”

  玛琳听完以后先是一愣,接着就戳了戳心的脸蛋,“原因还不是为了这个令人担心得不行的小丫头呀~”

  “真是的!都说了我才不是小孩子呐!!~”心阻止了玛琳继续戳着自己的手。

  “好好~马上要开始啦,我们也快点准备吧!”玛琳说着,和心站在了一起。

  “嗯!”

  于是,就这样众人等到了偶像部的新人招募。


   “好啦!偶像部的招募正式开始了哟!希望加入偶像部的大家,现在可以进来了哟!”偶像部负责组织队伍的部员说着,其他人就依次走进了偶像部,面对着祭和吹雪的审核。

  心和玛琳之前的审核过程直接略过……

  在上一名同学的审核完事以后,祭拿出花名册,对门外说着,“下面两位……赤井心,宝钟玛琳!”

  “到~!”心举了举手,然后和玛琳一起走了进来。

  “你们好哦~首先请做一下自我介绍吧~”吹雪甜甜地对二人说道。

  “好哒!这里是立志成为偶像的留学生赤井心哟!请多指教呀Heart!~”

  玛琳紧随其后,也微笑着摆出Pose,对祭和吹雪说道,“下午好呀前辈们!这里是宝钟海贼团的团长,希望能寻找宝藏的宝钟玛琳哟!请多指教呀!”说完向祭和吹雪鞠了一躬。

  祭笑着对玛琳说道,“请多指教哟,话说不用叫我们前辈啦。说来这边我有个问题想问问你呢,就是你那个左眼……”祭说着,一直注意着玛琳被遮住的右眼。

  “欸?小祭,为啥突然问这个呀?”玛琳疑惑地看着祭。

  “是这样。为什么要一直遮着右眼呀?没事吧?”祭关切地问着。

  “啊啊,这个呢~”玛琳说着,把右眼的眼罩摘了下来,和她左眼的红色瞳孔不一样的是,右眼的瞳孔是金色的!(其实是戴着美瞳的)

  “欸~好帅呀!”吹雪惊喜地对玛琳说道。

  “谢谢啦吹雪~”玛琳把眼罩重新带上,对吹雪说。

  “对了,为什么玛琳要和心心一起加入偶像部呀?我也很在意这个呢~”吹雪突然正经地问道。

  “是呢,我也很在意啊,如果是海贼这种人设的话,也不是不适合偶像这个元素啦,只是我一直都以为这样的人会更喜欢小绫的动漫同好会呢~”祭也一头雾水地看着玛琳。

  “其实呢,我也是为了能和我这个让人担心的朋友嘛~”玛琳说着,看了看一旁的心。

  心注意到玛琳在看着自己,嘟着嘴生气地说,“哼!都说了玛琳不要把我当成小孩子啦!!”

  “其实说真的,心心给人的感觉真的很像小孩子呢~”祭笑着打趣道。

  “这个真的呢~吹雪也这么觉得,很可爱哟~”吹雪也笑着对心说道。

  “欸~怎么连小祭和吹雪都这么说啦!!”心不满地跺着脚大喊道。

  “好啦好啦,正经点!”祭一看话题要往别的方向偏了,立刻扯回话题。

  “对哦,审核审核!~”吹雪也正襟危坐,继续对二人的审核。

  最后,心和玛琳的表现当然是不负众望,祭和吹雪都对她们很满意。

  两人从这时候开始,正式成为偶像部的一员。

  “太好啦!!~小祭,吹雪!今后我们就要一起作为偶像努力了呀!多多指教!”心说着就向祭和吹雪伸出右手。

  “请多指教啦!”玛琳也向她们伸出手。

  祭和吹雪大喜过望,四人从这次握手开始正式共事。

  之后的偶像部招募圆满成功……

  留美子在之后听到祭和吹雪的汇报以后也很开心,她表示很期待和新成员的见面呢。

  未完待续……


【作者感言】今天的更新!海贼团团长宝钟玛琳登场啦!说来,其实这样的一种类似coser的人物加入偶像部也是人气提升的一种方式呢!心心也加入了偶像部,可喜可贺,可喜可贺~

  今天碧蓝航线也要登场一位新角色——小光辉!喜欢的各位指挥官请努力去获得她吧!

  明天继续整理思明的未来公主同人~敬请期待!

我是菜菜母猪
❤️❤️❤️❤️❤️❤️❤️❤...

❤️❤️❤️❤️❤️❤️❤️❤️❤️❤️❤️❤️❤️❤️❤️❤️❤️❤️❤️❤️❤️❤️❤️❤️❤️❤️❤️❤️❤️❤️❤️❤️❤️❤️❤️❤️❤️❤️❤️❤️❤️❤️❤️❤️❤️❤️❤️❤️❤️❤️❤️❤️❤️❤️❤️❤️❤️❤️❤️❤️❤️❤️❤️❤️❤️❤️❤️❤️❤️❤️❤️❤️❤️❤️❤️❤️❤️❤️❤️❤️❤️❤️❤️❤️❤️❤️❤️❤️❤️❤️❤️❤️❤️❤️❤️❤️❤️❤️❤️❤️❤️❤️❤️❤️

❤️❤️❤️❤️❤️❤️❤️❤️❤️❤️❤️❤️❤️❤️❤️❤️❤️❤️❤️❤️❤️❤️❤️❤️❤️❤️❤️❤️❤️❤️❤️❤️❤️❤️❤️❤️❤️❤️❤️❤️❤️❤️❤️❤️❤️❤️❤️❤️❤️❤️❤️❤️❤️❤️❤️❤️❤️❤️❤️❤️❤️❤️❤️❤️❤️❤️❤️❤️❤️❤️❤️❤️❤️❤️❤️❤️❤️❤️❤️❤️❤️❤️❤️❤️❤️❤️❤️❤️❤️❤️❤️❤️❤️❤️❤️❤️❤️❤️❤️❤️❤️❤️❤️❤️

我是菜菜母猪
没见过世面的山贼(?) 小粥脸...

没见过世面的山贼(?)


小粥脸都没露就不打tag了

没见过世面的山贼(?)


小粥脸都没露就不打tag了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