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宝鸡

20072浏览    9374参与
渺🥂
【西府二十四节气/小满】 小满...

【西府二十四节气/小满】

小满时,有所期。

【西府二十四节气/小满】

小满时,有所期。

泡芙小哥哥
卷不动,硬卷…… 不想努力了,...

卷不动,硬卷……

不想努力了,想吃软饭,躺着挣钱😂😂@爱上别人爱情的单身狗 

卷不动,硬卷……

不想努力了,想吃软饭,躺着挣钱😂😂@爱上别人爱情的单身狗 

渺🥂
【立夏】 立夏至,南风起。

立夏

立夏至,南风起。

立夏

立夏至,南风起。

H哥

黄柏塬国家级自然保护区,无意间拍摄到了正处花期的国家二级保护植物“女神之花”——扇脉杓(sháo)兰。

黄柏塬国家级自然保护区,无意间拍摄到了正处花期的国家二级保护植物“女神之花”——扇脉杓(sháo)兰。

自然安然

当我是一盏灯

当我是一盏灯,哪里需要光明,我就会在哪里。

当我是一盏灯,夜晚的大地我可以增加光明。

当我是一盏灯,可以照亮人心的每一个角落,发现最纯真的心。

当我是一盏灯,发出最亮的光,让整个天地都能

照亮,



当我是一盏灯,哪里需要光明,我就会在哪里。

当我是一盏灯,夜晚的大地我可以增加光明。

当我是一盏灯,可以照亮人心的每一个角落,发现最纯真的心。

当我是一盏灯,发出最亮的光,让整个天地都能

照亮,


阿柳啊阿柳

丧家犬-下

丧家犬_下


  • 突然翻到下,一看我好像没有发,就赶紧来发了→_→

  • 情节人物ooc,文笔也就这样我尽力了( ˙˘˙ )


自从那天晚上过去已经接连几天了,那个讨厌花面令人厌烦的手下终于走了。

那个男人浑身无力的躺在床上尽情的在心里谩骂,他已经不敢出声骂了。那晚但凡他说一点花面的不好,那个手下花样就更多了。


他现在很累,身心都是,就这样歇了一阵子,。但是平时摩擦碰过的那些地方,让他有些心猿意马,他也极力忍了下去。


他现在,只能在想,他的‘好兄弟’会来救他吗?


生硬的小转场又来啦


华容月这几天有点无所事事。


在六...

丧家犬_下



  • 突然翻到下,一看我好像没有发,就赶紧来发了→_→

  • 情节人物ooc,文笔也就这样我尽力了( ˙˘˙ )



自从那天晚上过去已经接连几天了,那个讨厌花面令人厌烦的手下终于走了。

那个男人浑身无力的躺在床上尽情的在心里谩骂,他已经不敢出声骂了。那晚但凡他说一点花面的不好,那个手下花样就更多了。


他现在很累,身心都是,就这样歇了一阵子,。但是平时摩擦碰过的那些地方,让他有些心猿意马,他也极力忍了下去。


他现在,只能在想,他的‘好兄弟’会来救他吗?



生硬的小转场又来啦



华容月这几天有点无所事事。


在六扇门他的吉祥物当的过于悠闲,花船的后续事物最近也安排好了,在百草堂干干活带带孩子的闲散生活,让前段时间化身社畜本畜的华容月有点不知所措。


可怜的孩子怕还是有一段时间缓缓了。


然后华容月灵光一闪的想到了自己曾经好像把某个男人关起来了,就兴致勃勃的去找乐子了。


转场

那个男人看着花面突然来了,心里多少挖苦嘲讽的脏言污语突然就卡心眼儿里了。


气的他翻了个白眼,翻身背对着花面。

花面轻飘的走过来,在床沿坐下,给他诉说这段时间自己各种丰功伟业,还特意凑近男人耳旁着重说了些关于扶江的事情。


那个男人不可置信的睁大了眼睛,像是不敢相信扶江就被这么蛊惑了


但是,更恼人的是花面在他脖颈间喷洒的热气,随着语气的变动,也略有不同


还有耳边花面高兴的,带有磁性的声音

这一切都本该不是被注意到的东西,此刻却扰的他心神不宁,身体轻颤,他在心里唾弃自己又不敢相信自己身体的想法


细听,窗外是淅淅沥沥的雨滴,还有风吹打窗檐的声音。


本是最近难得的清爽好天气,那个男人此刻却觉得燥热的不行。


呵,我变得这么丢脸的样子,不就是花面你弄的。


那个男人徒然从床上跃起扑倒了呆愣住的花面,在花面的耳边恶狠狠的说了些什么,却被花面一个动作定住了。



花面一只手动了动,那个男人就软倒了身子。

花面另一只手伸起,放在那个男人身后随意的动了动。


那个男人抓着花面的肩膀,腰越来越软,身体轻颤声音不稳的嘀咕


花面一个起身,一只手捏住那个男人的脖子,看着那个男人的窘态轻笑了声。


“真是狼狈呀,大人,呵”


“该死,……&*※……下三滥”


花面眯眼看着那个男人,


“嘛,总之,一个小误会引起的,却没想到这么…有趣,哈哈哈”


手上不停,或戳或揉


花面带着笑意的声音,和,那轻佻的眼神


“我看大人您……还真是天赋异禀”


那个男人,死死盯着花面,忽略此刻略显亲密的姿势,咬牙切齿地说


“去死……啊嗯……嗯”


那个男人两只手紧紧抓着花面的手,

“别……”



花面拿手帕擦擦手,出门说了句收拾干净。然后心情颇好的逛了逛,此刻华容月拿回身体主权仍然是蒙着的。


不过他心里想的小公主开心也好,那人就留着给小公主解闷了。


华容月处理完事物,看着一切有序的进行着,突然有点感慨,终于安宁下来了


华容月回到百草堂时看着外面的夕阳,觉得这日头挺好,挺有盼头嘿。




这篇文其实上篇写完就写好了,但是到时想着在修一下,结果就给忘了(・3・) 

渺🥂
“追光” 从左到右咸镐雍 原图...

“追光”

从左到右咸镐雍

原图发不出来.....

“追光”

从左到右咸镐雍

原图发不出来.....

特殊的承诺!
我最期望的生日礼物是,你的挂念...

我最期望的生日礼物是,你的挂念!

我最期望的生日礼物是,你的挂念!

特殊的承诺!

惦念

每个人心里或许多多少少都有一些惦念,惦念过去的种种。最近疯狂的想念,连同空气和风一起想念,想到发狂,想到疯癫!

每个人心里或许多多少少都有一些惦念,惦念过去的种种。最近疯狂的想念,连同空气和风一起想念,想到发狂,想到疯癫!

自然安然

为什么,为什么每一件姻缘,都会从身边擦肩而过,我都小心翼翼的就怕再一次的从我身边闪烁过去,不留一丝痕迹。

姻缘来的时候,我会激动、我会不知所措,重复着一笔一划的那些中华五千演变来的文字,心中无数的小草随着微风轻轻在风中摇摆,跳着不知名的舞蹈,明知道这是短暂的,我还会去接触,还会输入那个阿拉伯数字,还会一笔一划写着那些中华五千年演变来的文字,明知道文字发过去不会激起水中一丝浪花,自我安慰是不是在忙着,没有时间看文字,重复着、重复着心中自我安慰想法,今天、明天、后天明知道是对我来说不是美好的一天,阴天、雨天、晴天、对我来说没有一丝希望的一天,我会放弃、会心情低落,我放弃了,永远放弃了,希望下一站...

为什么,为什么每一件姻缘,都会从身边擦肩而过,我都小心翼翼的就怕再一次的从我身边闪烁过去,不留一丝痕迹。

姻缘来的时候,我会激动、我会不知所措,重复着一笔一划的那些中华五千演变来的文字,心中无数的小草随着微风轻轻在风中摇摆,跳着不知名的舞蹈,明知道这是短暂的,我还会去接触,还会输入那个阿拉伯数字,还会一笔一划写着那些中华五千年演变来的文字,明知道文字发过去不会激起水中一丝浪花,自我安慰是不是在忙着,没有时间看文字,重复着、重复着心中自我安慰想法,今天、明天、后天明知道是对我来说不是美好的一天,阴天、雨天、晴天、对我来说没有一丝希望的一天,我会放弃、会心情低落,我放弃了,永远放弃了,希望下一站是美好的。

LJH

人生一万多次日出,一起看一次就够了

人生一万多次日出,一起看一次就够了

溺夏的鱼

三叶草☘️

第一片叶子代表爱情,

第二片叶子代表名誉,

第三片叶子代表健康。

三叶草☘️

第一片叶子代表爱情,

第二片叶子代表名誉,

第三片叶子代表健康。

落泪无言(5月22日起断网一个月)

狂傲观影体(13)

为了想小九的名字我真的是耗尽脑容量,最后定下了“如昶(chang 三声)”

昶,永日也,希望小九能像太阳一样

沈如昶,字清秋,乳名小九

平日还是喊乳名,生气才喊沈如昶


【沈清秋看不懂面前人的表情,她脸上的悲怆和庆幸,注视着她离开

小小闹剧暂且搁下,沈清秋收回心思,打开小案一旁的卷宗,继续确认此次的行程。

这次出行,不仅仅是第一次下山走剧情,更是事关到能不能把OOC功能解冻的初级阶段任务,不由他不认真对待。

……

他质问这些的时候,系统答道:「有什么不一样?之前贵方作为小说看客,小说是一种艺术创作,艺术创作就会有所取舍,该略的略。而现在贵方已经成为这个世界的一份子,...

为了想小九的名字我真的是耗尽脑容量,最后定下了“如昶(chang 三声)”

昶,永日也,希望小九能像太阳一样

沈如昶,字清秋,乳名小九

平日还是喊乳名,生气才喊沈如昶


【沈清秋看不懂面前人的表情,她脸上的悲怆和庆幸,注视着她离开

小小闹剧暂且搁下,沈清秋收回心思,打开小案一旁的卷宗,继续确认此次的行程。

这次出行,不仅仅是第一次下山走剧情,更是事关到能不能把OOC功能解冻的初级阶段任务,不由他不认真对待。

……

他质问这些的时候,系统答道:「有什么不一样?之前贵方作为小说看客,小说是一种艺术创作,艺术创作就会有所取舍,该略的略。而现在贵方已经成为这个世界的一份子,自然事无巨细都要亲身经历,被原作省略的剧情也要好好走完。」

沈清秋无奈。知道无可避免,只得在下山之前加紧练习,尽快熟悉这身功力,早日收发自如,免得被一些从没听过的妖魔鬼怪先搞死。】


沈九心里不是滋味,熟悉功力后…这个身体就真的属于那个人了

阿姐用血做引子护他魂魄,可他竟然觉得还是原来的身体好?

他自嘲的想:沈如昶,你可真行

昶,永日也,这是姐姐给他取的名,也是姐姐的祝愿

可他似乎与这名字背道而驰了?


“小九不喜欢‘清秋’这个名?”

“那是字啦,我没正经名字来的”

“这可不行啊…可爹娘…算了,姐姐给你取一个吧?就叫…如昶”


【马车车厢里一切事物应有尽有,沈清秋还翻出了五六套不同的茶具,一阵无语。上辈子他好歹也算个小小富二代,也没这么穷讲究富贵病好吧。

洛冰河还在外面,他一直不敢放松警惕,留神着动静。马车外时不时传来一阵哄笑。沈清秋往外扫了一眼。

洛冰河一个人孤独地走在队伍最后,走一阵,跑一阵。时不时有马匹绕着他,故意激起一阵尘土,弄得他灰头土脸。

……

这算是当面告状了,可明帆等人压根没压力。因为这些行为都是往日的沈清秋默许惯了的,他们只当欺负洛冰河欺负的越狠,师尊越高兴,哪里会有收敛?

明帆最是高兴。那天在后山果然是洛冰河用不知道哪里学来的妖法在作祟。今天师尊在这里,他就被镇住了。】


沈如梦清醒后看到的就是这一幕,两个一模一样的少女看着她笑,几派掌门一脸崇敬的看着她,义兄一脸复杂,弟弟眼圈好像有点红?屏幕上还放着洛冰河被欺负的画面

仔细想想,挑了一句不出错的话开口:“小九觉得那个人会帮洛冰河吗?”

沈九看了她一眼,逐渐沉默

“阿姐,你和柳清歌真的已经…”

“哎?”get到他什么意思的沈如梦脸上划过震惊,小九怎么会知道…

沈九更加沉默,自己姐姐这种反应…基本稳了

柳安然轻轻笑了笑,拉着妹妹到沈如梦面前

“阿娘,初次见面,我叫柳安然,字长安”纠结一会才继续开口,“或者叫我…糖糖也可以”当初阿娘取乳名给她和妹妹取了糖糖和果果

沈如梦忍不住摸了摸她的头,这姑娘和她妹妹除了脸真没像的地方了

要是其他人知道他这个想法估计会哭死吧?


【沈清秋居然“哦”了一声后,说了一句:“洛冰河,你过来”

洛冰河面色平淡,看似习以为常,应了声“是”,便走近前去。

众人先还幸灾乐祸,以为这是要把洛冰河逮近教训。可他们今天是注定要吓到三观毁灭了。

……

沈清秋说道:“要是单纯是为了洛冰河解困,那当然不可能。可现在我的目的是为了不让宁婴婴对我这个师尊失望。试想,他怎么可能忍心让自己最心爱的小徒弟失望呢?”

系统:「……」

沈清秋:“所以我的行为,完全符合‘沈清秋’这个角色的逻辑。你可不能扣我分”】


虽说沈垣做的惊悚事多了,但干理直气壮的和带他来这个世界的“神明”呛声,估计也是古往今来第一个了

以及,要是他们没记错的话,能和师尊同乘的似乎只有首席弟子?

沈九:我竟丝毫不意外

沈如梦:…胆子大

岳清源:这位道友心性不错


【通过这些天的交流,他已经渐渐摸清了一些门路。

系统虽有规则,却并非死规则。既然规则是活的,那就有讨价还价的余地。

果然,系统暂时没想到应对策略。沈清秋爽得不行,不禁笑了出来。

他原本静坐在车厢内,闭眼打坐,似乎已经陷入冥想,这时忽然听他笑出声,洛冰河忍不住看了过去。

……

论皮相,沈清秋真是长得没话说。也许不算一等一的美男子,但就是好看,且耐看。半侧颜的轮廓像是被温柔的流水打磨出来的,很容易让人生出好感。就如同他那一手威震天下的名剑,既修且雅。】


岳清源愣了一下,他似乎没见过沈九如这般笑,不带一丝攻击性

沈如梦大概知道岳清源在想什么,只是有点怀念笑的这么开心的弟弟,那时他们姐弟俩还没遇到岳清源,虽然穷,可他们很开心

她相信小九还是如同幼时那般侠肝义胆,可也只有她信

抬头看了一眼被揍的颇为狼狈的洛冰河,痛快之余还带着伤感


到底什么时候开始变成这样了?


【沈清秋一睁眼,就见洛冰河在注视自己。日后男主角专属的那种“目如两点寒星,露齿莞尔,言笑晏晏”的风采,此刻就可窥见一斑。

洛冰河被他逮个正着,正不知该如何是好,沈清秋已经对他笑了笑。

这一笑纯粹是下意识的。洛冰河却像被一根细微的小刺刺了一下,忙撤开目光,越发说不清是什么感受。

很快,沈清秋就笑不出来了。

系统提示:「违规:OOC。B格-5。目前B格:165.」

沈清秋:“……笑一下也要扣分啊?”

系统义正言辞:「OOC就是OOC。」】


沈如梦也似乎被刺了一般皱眉,为什么她有种不好的感觉?

看看别人似乎没有发现,只得安慰自己太敏感,可能是感觉错了

柳家姐妹则是捂嘴偷笑

这个阿娘第六感挺准的


﹉﹉﹉﹉﹉﹉﹉﹉﹉﹉

马上要返校了,不出意外这是最近最后一篇

朝の光

【文野|无赖派】堕落论•理想国(2)

食用预警:

# 有ooc

# 本篇又名《带娃需谨慎》《安吾的被迫奶爸生活》

# 有私设,逻辑勿细究

# 前篇戳合集,依旧是堕落论的世界观

# 故事线2-2-2,此线为主线

# cp如标题,小心进入


    有些常识的人都会记得,眼睛的困惑有两种,也来自两种起因,不是因为走出光明,就是因为走进光明所致。

    不论是人体的眼睛或是心灵的眼睛,都是如此。


    新的早晨,这是安吾来到这个世界...

食用预警:

# 有ooc

# 本篇又名《带娃需谨慎》《安吾的被迫奶爸生活》

# 有私设,逻辑勿细究

# 前篇戳合集,依旧是堕落论的世界观

# 故事线2-2-2,此线为主线

# cp如标题,小心进入


    有些常识的人都会记得,眼睛的困惑有两种,也来自两种起因,不是因为走出光明,就是因为走进光明所致。

    不论是人体的眼睛或是心灵的眼睛,都是如此。


    新的早晨,这是安吾来到这个世界的第二天。

    此时此刻,遗憾的是

    安吾正站在厨房里给三个小孩做早餐,他突然深感前路坎坷

    “这个世界的任务真是太难做了。”

    回想自己年幼时的性格,再加之太宰那直到成年甚至都是跳脱的模样,即使有织田作在,安吾认为三人也不一定能够安安稳稳的相处。

    眼眸微垂,不禁有些懊恼自己刚刚的应答 “明明自己迟早会离开的。”

    小织田作跑出来,扒在门框上看着安吾。

    安吾转过头去,看着四头身的小织田作走过来揪住他的衣角,安吾顺势蹲下身询问 “怎么了?”

    “安吾先生真的打算收养我们?” 这是安吾第一次认识到原来织田作的眼睛里也会闪现迷茫和无措,安吾深感眼前的孩子和记忆中的友人不一样 ‘这还是个孩子呢。’

     他失笑着伸手揉揉对方软软的红发 “对啊。”

    “为什么?我们明明是第一次见面,而且你不了解我们,如果我们让你生气了,那你是不是也就不要我们了。”

    安吾清晰的听到“也”这个词 ‘嗯,要打破幼崽心中的不安才可以。’

    “怎么会呢?我想我可以和你们很好的相处,而且我很喜欢你们。如果还心存疑虑,那没关系的,我们可以慢慢来。” 安吾伸出手掌 “愿意吗?”

    小织田作纠结的小脸皱在一起,仿佛在做最后的决断,最终小织田作将手搭在安吾手上 “那我们可说好了,说谎的人是要吞一千根针的。”

    “好。” 安吾张开手臂轻轻抱抱面前的孩子,软软的身体还散发着阵阵奶香,可对方真是没有这个年纪的孩子应该有的样子。

    四五岁,那明明应该是什么都不懂,依旧躲在父母的怀抱里撒娇的年纪吧。

    安吾站起身关掉已经煮沸的牛奶,倒出三份,连带着刚刚做好的三明治放到餐厅的桌子上。

    “小安吾和小太宰呢?” 这个称呼有点奇怪,安吾总感觉这像是在叫自己。

    “唔,应该在洗漱。” 小织田作跑进盥洗室,安吾跟在后面,迎面而来就是一捧水,浇在了安吾的衬衫上。

    “……” 安吾沉默着探头看向里面同样湿漉漉的两个小孩,他们正揪着自己的衣服拼命盯着自己,旁边的小织田作抱臂看着两个人,脸上没有一丝责怪,反而是了然。

    “唉” 安吾叹口气,哪能不明白两个小孩的心思 “出来吧。” 湿答答的孩子跟着安吾走到卧室,安吾也不知道能不能在衣柜中找到适合他们的衣服,感叹道 “还真是小孩子。”

    “我不小。” 小太宰叉着腰理直气壮的反对安吾的话,而旁边的小安吾低着头也不知道在思索着什么。

    安吾被气笑了 “大人才不会玩水”,转头温柔的对小织田作说 “织田作先去吃饭吧?”

    “不行,要等你们一起才行。” 安吾微微怔然,无奈的笑笑 “好吧。”

    安吾转身面无表情看着两个小孩 “脱衣服。” 

    “先生真是会恐吓小孩子。”小太宰抱臂转头。

    “刚刚是谁说自己不是小孩子的?” 说完,安吾莫名有些负罪感,自己这不是在欺负小孩子吧?

   “你!” 小太宰气呼呼的指向小安吾 “是安吾说的!织田作也听到了。”

    笑眯眯看戏的小织田作也没有想到会将话题引到自己身上,无奈面对两个人的目光,只能应答 “嗯。”

    小安吾不可置信的转回头“太宰治,你太幼稚啦!织田作这时候就应该狠狠吐槽太宰,而不是呆呆的应答啊。”

    “噗——”安吾看着三人的对话忍不住笑出声,深感他们的相似性,一模一样的语气和交流。

    真是很难不让人多想呢。

    伸手把毛巾递过去 “小织田作可以帮帮他们” 埋头在衣柜勉强找出来两身短版衬衫。

    再转身过来,看到依旧扭扭捏捏不愿意动的小太宰,安吾眯眯眼看着小太宰,无奈的拿过毛巾,揉上小太宰那还在滴水的头发“会着凉的。”

    而小安吾已经破罐破摔,套上了那件能当裙子穿的衬衫。

    无奈之下 “小织田作和小安吾,过去一起去帮太宰脱。” 安吾转身放下毛巾,忽视掉身后激烈的声音

“安吾!你别过来。”

“不可能,刚刚都说了不要向我泼水了。”

“织田作你也背叛我…!”

“……这不能算是……”

“哇——织田作和安吾你们完蛋了,你们等着吧,我一定,唔唔唔…”

“别说了……”

    回到盥洗室拿出吹风机,安吾刚一进门就接住一个飞向他的枕头。

    一场大战刚刚结束,被扒的一干二净的太宰嘟着嘴气呼呼的躲在床上,安吾只能强制拎出小太宰

    小安吾在一旁幸灾乐祸的看着太宰

    “哇呀!绷带不可以!是本体的…” 不断挣扎着,还是被强行解开了身上的绷带,一解开,太宰就溜回床上,但安吾依旧看到了对方身上浅浅的疤痕,心中一颤,没有显露内心的担忧。

    等对方自己穿好衣服,安吾已经拿着吹风机给小安吾吹完头发了。

    ‘看来自己小时候还是很乖的。’  安吾想着,直接忽略掉刚刚是谁和太宰在盥洗室里玩水才导致的这种结果。

    安吾揉揉对方的小脑袋“等我一下。”

    小太宰这时候也没有再说什么,反而乖乖的坐在床边等头发被吹干。

    小织田作站在门边看着房内的人,皱眉看着安吾 “安吾先生,你还没有换衣服。”

    “嗯?” 吹风机的声音掩盖住了织田作的声音,安吾只能看到对方一张一合的口型。

    等差不多之后,安吾关掉机器,看向小织田作,旁边的小太宰不赞同的揪住安吾的衣角 “大安吾先生,都没有换衣服!”

    安吾此时才后知后觉到湿衣服紧贴皮肤的粘腻感,不禁失笑,心里暗道小孩们的乖巧 “好,你们去外面等吧。”

    将三个小孩推出去,忽略掉太宰的话( “让我来帮先生吧!” )重新换好衣服,小声嘀咕 “我为什么可以这么熟练的干这些事。”

    

    走出门,任劳任怨的把两个孩子的衣服放进烘干机,并且再去热一遍牛奶和三明治。

    在安吾开始啃三明治后,三个小孩才开始动手

安吾暗自点头 ‘还很有警惕心的。’

    “你们应该要去上学的吧。” 安吾慢悠悠的喝掉自己面前的牛奶。

“嗯,我们现在在横滨学院的幼儿部。”

“幼儿部?”

“我们很快就升到小学部了!”

“嗯哼。”安吾不可否认的点点头。

“大安吾明明就没有相信。”

“不不不,我相信了啊。”

……

    “好了,我暂时了解了。” 安吾等三个小孩吃完早餐 “一会儿等衣服干了,你们收拾一下,我送你们上学,顺便办理领养手续,明白了?”

    三个小孩似乎还没有从这样快速的效率之中回过神,坐在椅子上呆呆的看着安吾。

    安吾挑眉 “我说的不够明白?我以为你们的已经试探够了。”

    “我就说肯定骗不过大安吾吧。” 小太宰从椅子上跳下来,小安吾好像一直都无比沉默,只是看眼对方没有应答 “先生 知道领养我们的后果吗?” 小安吾无意识的轻敲桌面,这是安吾一贯的思考习惯。

    “当然,没有比我更清楚其中的利害关系了。小安吾,你还不明白吗?”

    安吾对上小安吾的眼睛,意识到对方的内心的波动 “小织田作去帮小太宰穿一下衣服吧,我来帮小安吾。”

    拿起衣服,走进房间,安吾坐在床边,面对着小安吾。

    “有什么要对我说的?”安吾伸手要去揉揉对方脑袋,却被躲了过去。

    “你到底是谁?为什么会和我这么像,而且名字都是一样的。” 小安吾警惕的站在一边。

    “你不清楚我是谁,你就敢和我进一间关闭的卧室,你就不怕我是坏人。” 安吾推推眼镜。

    “不可能是坏人的,所有坏人都被投放进了那个地方。”

    “那个地方?”

    “你不知道吗?”小安吾皱皱眉“为什么会不知道呢?”

    “虽然我也不想瞒着你们,但答案真是匪夷所思,其实我醒来之后就在这里了,我不清楚为什么我会来到这里,也不清楚我要干什么。” 安吾耸耸肩,看着面前仅仅四岁的孩子,尤其对方还是这个世界自己,没有半点心虚的撒谎道。

    “所以你是我吗?” 小安吾抬头看着这个社畜一般的自己,撇撇嘴 “我为什么以后会变成你这样啊。”

    安吾震惊,安吾不解“所以你在嫌弃你自己吗?!”

    “那才没有。” 安吾抬头盯着安吾厚厚的眼镜片 “每一个人都知道那里是这里的遗弃之地,至少老师对我们都解释是那里关满了坏人。而且我们从来不会在夜间活动,因为夜间是他们的天堂。”

    安吾皱着眉,分析小安吾的话 “所以白天和夜晚是两个极端世界?”

    “嗯,没有人知道这是谁审判的结果,也没有人可以跨越这两者的界限。”

    “你是怎么知道的,嗯?” 安吾将手中的衣服递给小安吾。

    暖烘烘的,软绵绵的,这是小安吾喜欢的触感。

    “不知道,我不知道我为什么会知道这些事情。” 安吾抱紧怀里的衣服 “这个世界…嗯…就像是人为创造的一样,很…虚假。就像连我们这些小孩子的明白的事情,他们这些大人却不懂,很可笑吧。” 小安吾盯着安吾看,想要从他眼中看到对他的质疑和惊恐,可惜他失望了。

    “这样啊。” ‘而且是我们呢’ 安吾思索着这个世界不可言说的秘密。

    小孩子都明白的事,大人怎么会不懂呢?

    这其实是每一个人都明白的意义吧,只是所有人都愿意沉迷于此,不愿面对现实罢了。

    如果有人想要去打破这个梦境,告诉所有人这个事实的残酷,变会被当作异类,就像小安吾所说的一样,被投入遗弃之地。

    确实够可笑的,一个虚假的梦境,一个理想国,或者说是一个谎言,就可以使所有人都困在这里。

    不得不说,是个有趣的世界。

“往边一点,织田作。”

门口传来窃窃私语的声音。

“在这里偷听不好吧。”

“你难道不好奇他们说什么了吗?”

“……好奇。”

……

    安吾在里面都能够想象的到,小太宰那个得意洋洋的样子和一脸无奈的小织田作。

    “好了,你先换个衣服?”安吾看着小安吾冲他眨眨眼。

    “好吧。”小安吾扁扁嘴,正准备脱衣服,忽而意识到 “不许看!”

    “明明还是个小孩子,有什么好看的。” 安吾无奈的转身,等小安吾别别扭扭的带好小黄帽时,已经过去将近五分钟了。

    “……我好了,我们快出去吧!” 小安吾率先打开门 “你们好过分,居然在这里偷听!”

    安吾走出门,拿走了刚刚放在桌面上,那一页微微散发荧光的白纸。

    安吾看着三个小孩,勾起恶魔般的笑容 “现在你们该去上学了。”

    “……真是可怕,这种笑容。” 小安吾恢复了情绪下意识的吐槽着,跟着三人走出门。

    “原来这时候就已经点亮吐槽属性了吗?”

    “才没有哇!”


    他们朝着这条路尽头的横滨学院走去。

    正值夏季,路边的樱花瓣却散落了满地,行人脸上都堆满了笑容。



作者叨叨:

嗯…这个剧情是不是有点慢?

愚人节的文肯定是有,各位是打算点梗还是按照我的节日传统写一个车?

唉好纠结…

请给个建议吧——(超大声)

彩蛋是很久没有写过的安吾原世界。


小红心和评论摩多摩多૧(●´৺`●)૭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