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室毅

2278浏览    68参与
布古咘咕

《女子警察的逆袭》1:台词篇


这部剧是本季最佳没跑了!在夏日彻底终结之前,感谢有元气可爱飞天小女警每天都治愈我。


很喜欢这部剧对结尾的处理。故事画上句号的那一刻并不是坏人被抓到的时候,而是好人能够走出阴影、同自己和解的时候,这才是真正的happy ending。


据说很有可能拍第二季?那么搞快点!!!


《女子警察的逆袭》1:台词篇


这部剧是本季最佳没跑了!在夏日彻底终结之前,感谢有元气可爱飞天小女警每天都治愈我。


很喜欢这部剧对结尾的处理。故事画上句号的那一刻并不是坏人被抓到的时候,而是好人能够走出阴影、同自己和解的时候,这才是真正的happy ending。


据说很有可能拍第二季?那么搞快点!!!



家养动物进化论
重看神探伽利略第一季第一集,结...

重看神探伽利略第一季第一集,结果居然发现路人是室毅?!当年长的还真是水嫩啊!

重看神探伽利略第一季第一集,结果居然发现路人是室毅?!当年长的还真是水嫩啊!

阿芬

小美好可爱好可爱好可爱好可爱好可爱好可爱好可爱好可爱好可爱好可爱好可爱好可爱好可爱好可爱好可爱好可爱好可爱

把游戏控的衣服画错了(。)

小美好可爱好可爱好可爱好可爱好可爱好可爱好可爱好可爱好可爱好可爱好可爱好可爱好可爱好可爱好可爱好可爱好可爱

把游戏控的衣服画错了(。)

CP墙(基友向)
【6394】长濑智也VS室毅

【6394】长濑智也VS室毅

【6394】长濑智也VS室毅

白狐狸黑狐狸能搞的就是好狐狸

【沼田x多田】油豆腐柚子酒03

*年更选手冒泡啦!这一章送给 @池  老师,祝您生日快乐,日日有粮吃,年年有美女!

*配对:沼田渡/多田征太

*背景:奇幻AU,人类与神明妖怪共处的现代背景,一切与《重版出来》或《傲骨贤妻(日版)》无关,只是挂着角色名的【室毅x小泉孝太郎RPS】,请能接受再往下看!


沼田驾着小货车回到酒店门口熄火停车,见到店门还没关,里头灯正亮着,不由得一阵不解。

鹿岛市不像东京那样繁华,大多商铺到了日落时间就闭店休息,尤其是远离商业街的老街区,临街铺面有时下午5店就关门了。沼田出门送货前,已经到了沼田酒店的闭店时间了,他只是为了难得遇到的...

*年更选手冒泡啦!这一章送给 @池  老师,祝您生日快乐,日日有粮吃,年年有美女!

*配对:沼田渡/多田征太

*背景:奇幻AU,人类与神明妖怪共处的现代背景,一切与《重版出来》或《傲骨贤妻(日版)》无关,只是挂着角色名的【室毅x小泉孝太郎RPS】,请能接受再往下看!

 

 

沼田驾着小货车回到酒店门口熄火停车,见到店门还没关,里头灯正亮着,不由得一阵不解。

鹿岛市不像东京那样繁华,大多商铺到了日落时间就闭店休息,尤其是远离商业街的老街区,临街铺面有时下午5店就关门了。沼田出门送货前,已经到了沼田酒店的闭店时间了,他只是为了难得遇到的一位阔绰客人额外加班而已。若是往常,晚上7点走到沼田酒店的门口,只能看到乌灯黑火。

但今晚确实少见地,店里还亮着灯。

“老爹,怎么还没关店啊?”沼田推开暖帘,还没看见老爷子就开口问道。

只见老爷子坐在柜台后,抬头朝他一笑,那个笑容确是让沼田有些不太好的预感。

“阿渡啊,又要你跑一趟啦,”老爷子指了指门边的两箱酒,“你送货出门我就可以闭店了。”

“啊?可我刚刚才跑完……”沼田吞了吞口水,五脏腑正不满地抗议,他今晚可是加班送货到这个点,要是以往这个时候他都已经盘腿坐在饭桌前,吃着老妈做的烤乌贼和海螺了。

“松月的老板娘刚打电话过来订酒,说今晚来了好多客人,酒水库存不够了,得马上送过去,只能辛苦你再跑一趟啦。”老爷子嘴上抱歉,但脸上没有一丝歉意,甚至露出几分狡黠,“听说松月这两天进了一批剑尖枪乌贼,哎呦,要是谁去得早就有口福咯……”

沼田听得满脸黑线。

松月是本地有名的饭店,也是沼田酒店的老客户,这单自然必须要送的。以松月老板娘的热情好客,这个点过去送货也一定会留沼田渡吃饭的,小地方的人情向来如此。

一顿便饭没什么,只是松月的老板娘不是一般人,正是沼田相识多年的青梅竹马,5年前从大城市辞职返回鹿岛老家继承了家业,和沼田一样,目前还是独身。

沼田自然知道老爷子打的什么算盘。

“行嘞,客户要求,使命必达。”沼田拉起脖子上的毛巾擦擦脸,便开始搬门边的货。“不过啊,”沼田顿了顿,“那什么乌贼,若是老爹您爱吃,您就自己送货去呗。”

沼田说罢,抬脚踹开门,一鼓作气冲出去了,留给老爷子一个自以为冷酷的背影。

老爷子看着门被暴力踹开,又被风带上,撞得哐哐直响,怒了。“耍什么帅呢,门上个月才修好的!”

 

 

沼田赶到松月的时候,正遇上他们家客人最多的时段,远远地在店外就能听到人声鼎沸,透过窗户能看到客人的身影在暖黄色的灯光中朦朦胧胧。

沼田将小货车停在松月背后的冷巷巷口,将两箱货取下来放在小推车上,锁上了车。

虽然嘴上对老爷子的调侃绝不承认,但沼田还是高兴跑一趟松月送货的,不说别的,松月出品的烤内脏真是滋味太好了,配上一壶沼田酒造的清酒就更好了。

从后门接待沼田的是松月后厨的老伙计,看到是沼田上门,签下酒水的收货单,便熟门熟路地招呼沼田去店铺的前堂吃饭。

老板娘见是沼田,从满满的坐席上给他找出一个座位,沼田还什么都没说就先上了一壶酒。

“什么风把你吹来啦,沼田P?”

“这不是应我家老爹的要求,给靖子小姐送货上门来嘛。”

老板娘靖子听到那句“老爹的要求”,再加上那个刻意的“靖子小姐”,当即翻了个白眼。“你老爹还不死心啊?”

沼田无奈耸肩,双方父母这种奇怪的寄望似乎是从两个人青年时代就开始了,然而对靖子来说沼田不过是个童年开始认识的玩伴,而对沼田来说,靖子是好朋友,但不会是老爹希望的那种。

靖子也是无言以对,干脆不想讨论了,从围裙间抽出点菜牌,问道:“想吃什么?我让后厨优先给你做。”

沼田点了烤内脏、汤豆腐和牛排的定食,靖子记下往后厨去了。沼田倒了杯酒,眯着眼小口啄饮起来。靖子对老朋友还是很大方的,给上了一壶粹心。

啊,一天中最舒服的时候莫过于此。

这时门外走进来一个人,沼田的角度只能从余光瞥见一个影子,他也没多留意。

松月在食博客上广受好评,还上过地上波的旅游节目,慕名而来的饕餮客太多了。

似乎是店面的座位已经坐满了,招待客人的伙计为难了好一阵,最后将客人带到沼田这张小桌前。

“沼田哥,抱歉,今晚席位实在是不够,你介意跟这位先生拼桌吗?”

沼田当然不介意,这可是靖子的店,他只是借着靖子的光蹭饭的,“当然没关系!这边请……”

沼田作了个请的动作,这才抬头看来者,等他瞥见来人的真容,却是有片刻愣神。

来人正是今天下午给沼田酒店带来一笔大订单的多田阁下。

“真巧呀,沼田先生。”多田眯眼对他一笑,随即盘腿坐下,眼角还未散去的褶子显示出他是真有几分开心。

沼田对他点头致意。

多田没作神社里那身狩衣的神职打扮,换了江户小纹的外出着,比在神社时显得更放松,也许是松月橙黄的灯光带来的柔化作用,多田弯弯的眉眼让沼田想起神社门外的狐狸雕像,忍不住多看了他两眼。

只见多田在伙计的招呼下点了单,但沼田没有仔细听他点了什么,他脑海里还是眼前这人傍晚穿着白色狩衣的模样。

点过单,多田终于察觉到同桌人的视线,毫不回避地迎上去,眼角依然带着笑纹。

“沼田先生?”

“真是抱歉,想起一些事,忍不住出神了。真是失礼。“

沼田连忙拿起酒壶,为多田斟了一杯。

“不介意的话请尝尝,这是我家酒造酿的大吟酿。”

“谢谢。”多田又一次对沼田眯起眼睛。

——多田先生,笑起来真像狐狸啊。

霎时间,沼田脑海里只余下这个想法。

 

 

T.B.C.

喝杯奶茶
做个普通人,是一件很了不起的事

做个普通人,是一件很了不起的事

做个普通人,是一件很了不起的事

喝杯奶茶
只有这个时候,这个年龄才能做的...

只有这个时候,这个年龄才能做的事,就应该好好地去做

只有这个时候,这个年龄才能做的事,就应该好好地去做

木文K客
突然get到了室毅的帅 咩酱还...

突然get到了室毅的帅

咩酱还是超可爱

期待接下来我是大哥大剧组的各种闪现

突然get到了室毅的帅

咩酱还是超可爱

期待接下来我是大哥大剧组的各种闪现

BL515J17⚡

官方3个小时前发出来的电影海报。智司我可爆舔呜呜呜呜太帅了我还以为开久的海报也很沙雕,想不到居然这么帅!!!p2官方真的是把长在我笑点上的奇男子p得更好笑了还好哈哈哈哈哈

官方3个小时前发出来的电影海报。智司我可爆舔呜呜呜呜太帅了我还以为开久的海报也很沙雕,想不到居然这么帅!!!p2官方真的是把长在我笑点上的奇男子p得更好笑了还好哈哈哈哈哈

白狐狸黑狐狸能搞的就是好狐狸

【沼田x多田】油豆腐与柚子酒【02】

* 配对: 沼田渡/ 多田征太

* 背景:奇幻AU,妖怪与人类共存的现代背景,多田君是狐妖> <

* 预警:这是披皮RPS!披着角色皮的室孝RPS!除了名字其他与角色没有关系!请能接受的再往下看。


闭店时间后,沼田渡将陈列在门外的招牌和装饰收进来,拉上闸门,他父亲在柜台后一行一行地核对帐册,看到账目流水上十四万四千日元的柚子酒,沼田老爷子用尾指抬了抬老花镜,停了下来。

“阿渡,48瓶柚子果酒,这是哪家的业务订单?”

“不是业务订单,今天傍晚来的一位面生的客人订的。”

老爷子那两条跟沼田渡如出一辙的浓眉夸...

* 配对: 沼田渡/ 多田征太

* 背景:奇幻AU,妖怪与人类共存的现代背景,多田君是狐妖> <

* 预警:这是披皮RPS!披着角色皮的室孝RPS!除了名字其他与角色没有关系!请能接受的再往下看。



闭店时间后,沼田渡将陈列在门外的招牌和装饰收进来,拉上闸门,他父亲在柜台后一行一行地核对帐册,看到账目流水上十四万四千日元的柚子酒,沼田老爷子用尾指抬了抬老花镜,停了下来。

“阿渡,48瓶柚子果酒,这是哪家的业务订单?”

“不是业务订单,今天傍晚来的一位面生的客人订的。”

老爷子那两条跟沼田渡如出一辙的浓眉夸张地抖了抖,“一个人订的?”

“嗯——”沼田渡正一箱一箱地从酒窖搬货,略微有点喘气,“吁——他买空了店头的这两款酒,明天我还要管老店那边补一点货呢。”

“看起来像本地人吗,还是来观光的游客?”

“是山上的稻荷神社的人。”

“稻荷神社?”沼田老爷子似乎有些不相信,从木制的快劳夹取出送货簿翻看,“祐德稻荷神社的哪位神职呀?他们一般不会订这种果酒啊……”

“那位客人在送货单的地址一栏留了稻荷神社的命妇社。”

老爷子摸索送货簿的手顿住了,“命妇社啊……那岂不是御前稻荷?”

沼田渡将最后一箱酒堆到靠近侧门的货车上,拍了拍手上的灰。“听起来很奇怪吧?我开始以为是恶作剧,可是那位客人打扮很得体,看起来不是那样的人,而且货款也好好地付了。”

“你确实收到了十四万四千日元,对吧?”

“你看到抽屉里的十五万了吗?今天只有这位客人是现金一次付清的,其他都是电子支付或者电话订购的邮汇。”

沼田老爷子闻言拉开了收银机的抽屉,果真看到了一叠福泽谕吉一脸不高兴地看向他。

老爷子不由得松了一口气,摸了摸圆圆的鼻头:“不是松塔啊……”

“什么?”沼田扭头。

老爷子朝他摆摆手,“没什么,你快去送货吧。就要六点了,别让客人久等。”

说完,他便继续低头看帐了,一边看一边用只有他自己的声音咕哝着什么。

沼田渡听得一头雾水,但并没有将这件事放在心上,呶了呶嘴,推着堆满货的小车从侧门走了,留下被带上的门哐一声撞到门框上,门把上挂着的铃铛叮叮地响个不停。

老爷子瞥了一眼遭罪的门,为儿子的粗鲁摇了摇头。

“狐狸都很小气的,可别得罪了。”他又咕哝了一句。



沼田渡驾车穿过商店街抵达神社外苑时,天色已经不早了,傍晚浅蓝色的天空漫开大片淡粉的晚霞。

沼田渡一路驶进神社对岸的停车场,锁好车,将货一箱一箱从小货车上卸到载货的手推车上。搬完这一趟,他的额上已冒了一层薄汗,沼田渡便斜斜地依在车门外,擦了擦汗,打算歇一歇再继续。

他扭头看向正对着停车场的神桥,桥的两面竖着稻荷神社的柏狐像,姿态各异,心血来潮地抽出口袋里的笔,随便掏了张纸,对着柏狐像画起了狐狸。

等他画到第二只狐狸时,天边飞过几只晚归的乌鸦,呱噪的叫声像是提醒他时间不早了,沼田渡这才胡乱收起纸笔,推动载货车穿过神桥走锦波川向对岸的神社。

他还是个高中生的时候,曾经随父亲到神社送过几次货,那都是神社举办春祭“玉替”和秋祭“火焚”让沼田酒店送来祭祀用的酒。不过那时走在前头跟客人打交道的都是父亲,而他只是跟在后头一边搬着货,一边频频探头观察巫女的打扮,为他正在创作的短篇漫画积累素材。当时他的心思全在漫画上,与漫画无关的一切,哪怕是家族经营的酒店,在他眼里都是无可奈何又让人厌烦的任务。沼田渡想起来了,那个短篇后来并没有被杂志社采用,就像在那之后二十年里,他一次又一次寄给漫画编辑的那些分镜稿。而他如今再来神社,已不再抱着当初的心情。披在他身上的是印着沼田酒店名号的袢缠,衣摆迎着风微微扬起,就像他父亲那件一样。

沼田渡走到楼门前停下,朝着神社本殿方向行了一个礼,才继续推着车走入神社境内。

参拜时间已经结束了,通往半山腰本殿的广场上空无一人,甚至受付处和神乐殿的门窗也紧闭着。沼田渡绕着广场走了一圈也没有找到一个人,这才意识到大事不好。

半小时前,他出发的时候曾经拨过送货单上的联系电话,奈何那位多田先生一直没有接听,几次忙音响起之后。沼田渡就放弃了提前电话通知了,他那时想着送到神社总能找到人签收的。如今四下寂静,哪里能找到一位神职?沼田渡顿时一个头两个大。

“你说什么……”

远处传来模糊的人声,似乎是一位女性在低声讲话。

沼田渡朝着声音的方向寻去,似乎是刚刚进来的楼门。他便调转方向,推着一车货走向楼门。距离楼门越近,声音也就越清晰。

那是一男一女在交谈:

“你刚刚说什么?”这是刚刚的女声。

男子清了清嗓子,似乎提高了音量重复他之前说过的话,“谢谢你送我的稻荷寿司便当。”

女子低低地笑了,“我每天都给你带便当,这还是第一次听你道谢呢。”

“不要笑话我,我准备了礼物答谢你。”

女子的声音带上了几分惊讶,“真的吗?感觉小征你进步了,不仅会道谢,还会还礼,越来越像个人的模样了。”

像个人的模样?这是九州方言里夸人的说法吗,有这个说法吗?沼田渡略有些疑惑。东京生活二十年让他习惯了标准语,对家乡话却是生疏了。

“是、是吗……”男子的声音有些颤抖,沼田渡不知为何竟听出了几分高兴,“我买了杏子你说过的柚子酒。”

沼田渡听到这里,已经走到楼门边上了。不用探头出去,他也知道两人中的其中一人是谁了。

跨过楼门绕到神社外,一名男子正和一位巫女打扮的女子坐在门外的神池边上,方才沼田渡满脑子旧日的事,经过楼门的时候将坐在暗处的两人忽略了。男子正是下午出现在沼田酒店那个眼睛细长的多田君,此刻他换了一身白色狩衣,不似先前那样低调了,这一身倒是颇有一副神职的模样。

“抱歉打扰了,我是沼田酒店的人。”沼田渡对两人躬身示意。

多田起身,朝沼田渡回礼,“日安,又见面了,沼田先生。”

此刻他的心情看起来很好,细长的眼睛微微弯起,眼尾的几道褶子都透露着愉快。

“小征,这是哪位?”多田身后的女子前一步,沼田渡这才注意到她的模样,女子皮肤白皙而透亮,头发整齐地梳到脑后束成高高的马尾,露出饱满的额头,弯眉之下一双明亮的杏眼,两道卧蚕衬得双目盈盈,配上她身上鲜红的巫女服,看得沼田不由得心神一荡。如果要让他形容,他会说她像少女漫画里走出来的人物。

“初次见面,敝姓沼田。”

“初次见面,我是三泽。”巫女朝他点点头。

多田侧过脸看三泽,“他是来送杏子的柚子酒的。”

三泽起先有些惊讶,但随即又大方地笑了。“原来你说的是真的呀,谢谢你啦,小征。”

被两人无视的沼田渡轻轻咳了一声,从口袋里掏出一张清单,“多田阁下。承蒙惠顾,您在敝店订购的柚子酒已经送到了,一共48瓶,分成4箱装货,先放在了那边……”沼田渡指了指楼门另一边的载货车,“明细单在这里,请您先过目。”

“啊?”三泽惊呼了一声,又压低声音问多田:“48瓶?你怎么买这么多?”

“有什么问题吗?”多田不以为然。

“小征你……”三泽本想说什么,但突然意识到眼前还有个陌生人,便顿住了话头。

沼田渡默默看着眼前的两人,总觉得说不清他们到底是朋友,还是朋友以上的关系。但这不是他该八卦的事情。他双手在身前交叉,等着多田核对明细。

多田看了一眼堆在载货车上的四箱酒,点点头,似乎没有开箱验货的意思,拿起明细单看起来。沼田留意到多田的手指笔直而细长,在明细单上正好可以以指作尺一行一行地扫下来。沼田便这么看着多田的手,直到他扫到单子的边缘。

“咦?”多田眯起眼睛。他手指摩挲着将明细单翻了过来,露出背面的边缘画着的两只狐狸,一只叼着花,一只趴在球上,憨态可掬。

沼田渡意识到,刚刚拿出来随手画的居然不是草稿纸,是送货的明细单。

“十分抱歉!”沼田窘迫地低头,“我不是故意画花您的明细单的……”

多田并没有生气,他毫不介怀地笑起来,露出一口白牙,“真可爱呀……”

沼田渡顿时感觉有些尴尬,然而多田并未察觉,还将明细单递给了三泽。

“你看,画得好像你呢,杏子。”

三泽看了一眼,不禁赞道:“画得真好。”

然而她很快意识到眼前的沼田渡还尴尬地杵着,便用手戳了戳多田:“小征,沼田先生还等着你签名呢。”

“嗯?”多田闻言抬头看沼田渡,“你需要签名吗?”

“是的,”沼田渡马上抽出口袋里的签字笔奉上,“请在明细单右下角的确认栏签名,然后撕下回执部分,我要带回店里的。”

多田便爽快地签了名,再审视了一次单子,抬手准备沿着标线撕开,忽地顿住了动作。

“沼田先生。”

“嗯?”

“我可以留下你的画吗?”多田指了指单据背面,越过了标线一点点那两只卡通狐狸。他这么说的时候,眉头略微收拢,定定地注视着沼田渡,两只细长的眼睛里流露出一种纯粹的情感,像是真的十分喜爱这随手的涂鸦。这让沼田渡十分意外。

“如果您喜欢的话,这送给您吧。”

“谢谢。”多田满是真诚地朝他行礼道谢。

“不用谢。”

这又一次让沼田感到出乎意料,为了一张涂鸦如此郑重的道歉,他还是第一次见。

直到帮客人将货搬进神社,回到他的小货车,沼田渡脑海里还是方才多田望着涂鸦的那喜出望外的笑容。

奇怪,真是一个奇怪的客人。

沼田渡摇摇头,拧动钥匙发动汽车,就着夜幕上初升的新月和徐徐的晚风,一路驱车回家。



T.B.C.


白狐狸黑狐狸能搞的就是好狐狸

【沼田x多田】油豆腐与柚子酒【01】

* 配对: 沼田渡(《重版出来》) / 多田征太(《傲骨贤妻》)

* 背景:奇幻AU,妖怪与人类共存的现代背景,多田君是狐妖> <

* 预警:表面上是披角色皮拉郎,实际上在搞RPS


01// 


沼田酒店最近来了一位不太寻常的客人。

那是一天下午快要闭店的时候,顾客并不多,参观酒造的游客一般是上午来的,而本地的熟客基本都通过电话订货。

沼田渡坐在柜台后,小心翼翼地翻弄一本纸张已经有些泛黄的漫画,题材是一个巫女与狐妖的冒险故事。那是他十七八岁离家去东京以前的收藏,亏得母亲还帮他留着。...

* 配对: 沼田渡(《重版出来》) / 多田征太(《傲骨贤妻》)

* 背景:奇幻AU,妖怪与人类共存的现代背景,多田君是狐妖> <

* 预警:表面上是披角色皮拉郎,实际上在搞RPS



01// 


沼田酒店最近来了一位不太寻常的客人。

那是一天下午快要闭店的时候,顾客并不多,参观酒造的游客一般是上午来的,而本地的熟客基本都通过电话订货。

沼田渡坐在柜台后,小心翼翼地翻弄一本纸张已经有些泛黄的漫画,题材是一个巫女与狐妖的冒险故事。那是他十七八岁离家去东京以前的收藏,亏得母亲还帮他留着。留在东京追求漫画职业之路那二十年宛如大梦一场,离开的时候他将所有的藏书和原稿都送人了,两手空空地回到家,却不料老家还留着这些“黑历史”一般的旧漫画,仿佛在提醒他,即使绕路走了一大圈回到原点,蹉跎过的人生却不可当作不存在。

沼田已经不太记得那本漫画讲的故事了,视力也不如当年,看了两页就停下来,举起书页到灯光下才勉强看清气泡里的文字。

那位客人就是这个时候来的。

对方穿着一身绀色的色无地小袖,身披同色的鹿仔纹羽织,刚走到店门就引起了沼田的注意。

如果只看这身用料考究的和服,沼田会以为这是一位上了年纪的客人,但对方拂开门前的暖帘,却露出了一张比预想要年轻的脸。浓厚的眉毛下是一双细长的眼睛,眼角有几道细细的褶子,应该是笑纹,看起来最多三十岁上下的模样。

“欢迎光临。”沼田从柜台后起身出来。

客人朝他点点头,细长的眼睛环视沼田酒店满壁满墙的酒瓶,没有讲话。

“这位客人,请问您想要什么样的酒?”

客人这才正眼看向沼田。

“想要什么样的酒?”

“如果您没有头绪,我也可以根据您的喜好推荐。”

沼田扶了扶眼镜,露出面对顾客惯常的营业笑容,眼角瞟了瞟旁边货架上今早刚放上去的“粹心”,那是的二割三分的大吟酿,是沼田酒店最好的酒。回家看店这一个月的经历告诉他,一般客人看起来不缺钱又没头绪的话,推荐最贵的总没有错。

然而客人眼珠子一转,吐出一个词:“柚子。”

“柚子?”沼田挑了挑眉。

“你有柚子味的酒吗?”

“有的。”

一听到沼田说有,客人眼神亮了起来。

沼田看到他这副模样,不禁有些意外,要知道柚子酒梅酒一类的甜口果酒,一般是女顾客买得更多,男顾客却很少会买。

“柚子果酒的话我们有酿造酒和配制酒两种,柚子酿造酒的话我推荐这一款柚子海盐酒,本地产的柚子配上明海海盐,很多客人都喜欢这个口味。柚子配制酒的话我们有这款柚子威士忌,口感清爽,回头客很……”

“全部都要。”客人打断了沼田的话。

“两款都要,对吗?”

“对,两款都要。”

“各要几瓶呢?”

“全部都要。”

沼田又一次挑起了眉毛,“这位客人,我们店头的现货加起来将近48瓶呢,您确定全部都要?”

对方点点头。

“需要送货上门吗?只要在鹿岛市范围内我们可以送货上门。”

“我给你留一个地址。”

“承惠一共十四万四千日元。”

对方拿出一个外形古朴的花菱纹丝制钱包,眼睛眨也不眨地在钱盘里放下了十五万日元。

沼田觉得他眼皮不受控制地跳了起来。他收下钱,递给客人一张送货单和摁出笔尖的圆珠笔。

“请在这里写下您的收货地址和联系电话,还有期望送货的时间,我们会尽量在您要求的时间内送到。“

对方拿起沼田的圆珠笔,歪头看了一眼,学着沼田的样子摁了几次,似乎有些新奇。然后他提笔在收货单上洋洋洒洒写下一串地址,收下沼田的找零,朝他点头致谢。

“多谢惠顾。”沼田朝他鞠躬。

客人转身离开了,只留下酒店门口摇个不停的铃声。

这时沼田抬头,才看到客人留下送货单。字体龙飞凤舞,但尚可辨认。

——多田征太

这个名字并没有什么特别,但让沼田在意的是,他留下的地址是山上的稻荷神社,并且特别注明了御前稻荷殿。

凭着过去随家人上山参拜稻荷神的记忆,沼田大概知道那是稻荷神社里供奉白狐神使的地方。

“不会是恶作剧吧?”

多田看着送货单,有些不可置信。

他打开收银机又看了一眼,十五万日元的纸币完好地放在那里,像在嘲讽他的多疑。


T.B.C.

CP墙(基友向)
【5549】小泉孝太郎VS室毅

【5549】小泉孝太郎VS室毅

【5549】小泉孝太郎VS室毅

旬太

白金学院vs铃兰高中vs英德学院vs软叶高中

最近又开始重温《极道鲜师》(好像暴露年龄了)突然想到一个脑洞。

如果白金学院遇上铃兰男子高中会擦出怎样的火花?

想了一下情景,大概是小美在一旁FATO的喊着:“是男子汉就一对一的较量!”一边看着打群架现场。毕竟小美是大杀器,她的战斗力不确定。

体系分为四派:

以3D班为首的白金学院

赫赫有名的铃兰男子高中

以贵族中立派闻名的英德高中

自成一派的软叶高中

就在四足鼎立,气氛十分紧张的时刻

小山一美拖着车乱入了打架现场

在房顶上的鲁邦翘着腿感叹:“年轻真好啊”

段野龙哉坐在位上抽着烟,无奈的看着自家二把手深町武学习自己也搞起了变装作战。并坚信自己是软叶高中的一名教师,名字都改...

最近又开始重温《极道鲜师》(好像暴露年龄了)突然想到一个脑洞。

如果白金学院遇上铃兰男子高中会擦出怎样的火花?

想了一下情景,大概是小美在一旁FATO的喊着:“是男子汉就一对一的较量!”一边看着打群架现场。毕竟小美是大杀器,她的战斗力不确定。

体系分为四派:

以3D班为首的白金学院

赫赫有名的铃兰男子高中

以贵族中立派闻名的英德高中

自成一派的软叶高中

就在四足鼎立,气氛十分紧张的时刻

小山一美拖着车乱入了打架现场

在房顶上的鲁邦翘着腿感叹:“年轻真好啊”

段野龙哉坐在位上抽着烟,无奈的看着自家二把手深町武学习自己也搞起了变装作战。并坚信自己是软叶高中的一名教师,名字都改为了椋木。

为保护他,只能变装成了软叶附近的一名理发师(待定)

.......

估计会搞一个连续剧

还在犹豫是剪视频还是写文

脑洞开起来,我自己收不住啊——

Elise

又到了This is MJ欣赏muro美照的季节,下面请大家来欣赏由MJ亲手拍摄的作品。

指路➡️murotsuyoshi.net

又到了This is MJ欣赏muro美照的季节,下面请大家来欣赏由MJ亲手拍摄的作品。

指路➡️murotsuyoshi.net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