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宫二

4554浏览    69参与
さん

第一次呢,我随便发,您随便看(•͈ᴗ•͈ૢૢ)❊⿻*谢谢

第一次呢,我随便发,您随便看(•͈ᴗ•͈ૢૢ)❊⿻*谢谢

人间四月天

想给他们剪视频,发现原来王菲有一首歌叫暗涌,当时我是觉得宫二和一线天情思暗涌那种感觉特别的动人,便叫暗涌,现在觉得和王菲的歌挺契合的就剪了点,如果有哪个小盆友知道歌词怎么加教教我😂😂😂我试了试没成功,歌词一句一句打出来的

还是新手,大家见谅(-ι_- )

大家可以契合两篇文来看这个视频,虽然才剪了一点点,有一个一线天在饭桌的视频可以用,但是忘记在哪了,可能会剪第二个


想给他们剪视频,发现原来王菲有一首歌叫暗涌,当时我是觉得宫二和一线天情思暗涌那种感觉特别的动人,便叫暗涌,现在觉得和王菲的歌挺契合的就剪了点,如果有哪个小盆友知道歌词怎么加教教我😂😂😂我试了试没成功,歌词一句一句打出来的

还是新手,大家见谅(-ι_- )

大家可以契合两篇文来看这个视频,虽然才剪了一点点,有一个一线天在饭桌的视频可以用,但是忘记在哪了,可能会剪第二个


人间四月天

暗涌(宫二×一线天)宫二视角

香港的菜比起大开大合的东北菜来讲终归是淡了些,连雪都下的零零碎碎、稀稀散散,颇像是老天爷的施舍。


宫二望着桌子上的简餐,又望了望窗外的雪,更觉得乏然无味,药的苦味似乎从胃里翻江倒海的涌来,她的脸色惨白,皱着眉头按着胸口硬生生把呕吐感压了下去。


“小姐。。。”


正在往宫二碗里夹菜的老唐筷子停住了,沧桑的脸让他的愁更浓重了几分。


“没事。”

宫二极淡的笑了笑,舀了一口素粥送进嘴里,餐桌上终于听到了碗勺碰撞的声音。

————————————————————

次日

喝过药,老唐拿过来一个精致的白瓷罐子,上面镶着一枝艳丽的红梅,生怕碎了似的两只手抱着放在桌子上。


“...

香港的菜比起大开大合的东北菜来讲终归是淡了些,连雪都下的零零碎碎、稀稀散散,颇像是老天爷的施舍。


宫二望着桌子上的简餐,又望了望窗外的雪,更觉得乏然无味,药的苦味似乎从胃里翻江倒海的涌来,她的脸色惨白,皱着眉头按着胸口硬生生把呕吐感压了下去。


“小姐。。。”


正在往宫二碗里夹菜的老唐筷子停住了,沧桑的脸让他的愁更浓重了几分。


“没事。”

宫二极淡的笑了笑,舀了一口素粥送进嘴里,餐桌上终于听到了碗勺碰撞的声音。

————————————————————

次日

喝过药,老唐拿过来一个精致的白瓷罐子,上面镶着一枝艳丽的红梅,生怕碎了似的两只手抱着放在桌子上。


“老唐,这是?”

“小姐,这是对门一个叫三江水的小伙子给咱送过来的,他也是东北那嘎达的,说是老乡的见面礼,以后都是对门,多照应。”


老唐打开罐子,蜜饯金黄的色泽在白瓷罐子里显得格外好看,金桔蜜饯带着淡淡苦味的甜,杏脯果肉柔软,轻咬一口,酸甜感便把味觉成功俘获,药的苦味被一扫而尽,可见是颇费了些心思的。


“老唐,把咱们的人参送一点过去吧。”


——————————————————————

“宫二姑娘喜欢吗?”


“我看她吃了,一定是喜欢的,以前小姐最喜欢吃的就是锅包肉,喝完药吃这类酸甜口的再好不过了。”


“哎呦,那就行,煮药的时候那苦味我们店都能闻到,给我师傅心疼的呀,世上哪有女子会喜欢苦味呢?”


三江水意识到自己说漏了嘴,小眼睛滴溜溜的转了转,拱了拱手:“唐叔我先回去了,需要帮忙吆喝一声我马上到。”

————————————————————

注意到那个男人是在阳光晴好的雨后,麻雀在窗台上叽叽喳喳,宫二拿了一捧小米站在窗边喂鸟,阳光照的她眯起了眼睛,她垂眸看到那个男人。


那个男人正倚靠在窗边,穿着笔挺整洁的黑西装,打着墨蓝色的领带,露出小麦色的脖颈和颇性感的喉结,他的手臂抵在窗边,发现她的目光后竟慌了神,夹在指缝的烟卷落了地,眼睛里闪过心事被撞破了的惶恐,但更多的是久别重逢的喜悦。


他对着楼上的女子笑了笑,楼上的女子也笑了,轻轻浅浅,带着几分客气。


宫二未曾想过在火车上初遇时眼神凌厉而又决绝的男人,竟会露出这样温柔的表情,她收回了眼神,将小米洒在窗边,转身回到了屋里。

————————————————————

窗户纸捅破了,风也透了进来,再不糊就糊不上了,宫二依然和往常一样,风和日丽的时候开一扇窗,但她不再去触碰那个男人的目光。


宫二知道自己时日无多,遇一个人已花光了一生的运气,她只希望在一个平常的日子,自己的魂与肉归于土里,至于那个男人的念想就让它如同灯芯一样熄灭在风里吧。


身体的疼痛欲裂,嘴里面的苦味愈重,后来连那蜜饯的甜也尝不出来了,宫二愈发依赖于大麻,在烟雾缭绕中她能看到家乡的大雪、结冰的河川;看到与叶先生的第一次相见和最后一次相见;看到隔着一条街的那个男人温柔地对她笑。


她想念家乡的菜,可餐馆已经不做了,过了些日子偶然听见三江水和老唐讲:“哎哟,师傅又把锅包肉给做糊了,我这几天都成小白鼠了,整天吃都吃吐了我......师傅就是个闷油瓶子,稀罕宫二姑娘这事儿明眼人都能看出来,他就是不说,急死人了。”


宫二打开窗,这是第二次与那个男人目光相接,他们就这样彼此望了很久,直到天空静悄悄的飘起了雪花,那个男人好像是怕她受凉了,用手作出关窗的动作;她的嘴唇发干,张了张嘴,吐出了三个字“不当讲”,男人似乎有些疑惑,她不再说些什么,把窗户阖上了。

————————————————————————

她独自一个人在冰天雪地里捱了很久,如今花落了。


那个男人已经将锅包肉做的炉火纯青,每次做这道菜他都会在对面再摆上一双碗筷,然后一块一块的把肉吃光,太甜了,甜的他心里一阵一阵地泛苦。


当然这都是她离世之后的故事了。


“都说言语凉薄,七分多,三分少,我有一句挂眷你,不知当讲不当讲。”


“不当讲。”


不,当讲。

当归
看完一代宗师之后就觉得宫二真的...

看完一代宗师之后就觉得宫二真的好看的不可方物,我算是画不出来了,就当第一次的厚涂练习好了

看完一代宗师之后就觉得宫二真的好看的不可方物,我算是画不出来了,就当第一次的厚涂练习好了

恰是随风

【一线天/宫二】报答

*一代宗师


大南的雨在一切可落的日子里,年三十也无例外。

临街的窗开着,有湿淋淋的日光飘进来,黏附在碎屑上,在尘灰里,在一线天的剃刀上,欲坠危楼。三江水立在旁边,手背垂在身侧,骨头里渗出湿与霉。

平日并非大赦,但年三十是个不适宜招惹一线天的日子。

他微微侧过身,去探一线天的神色,可那人除却手上快,便一动未动,眉头也不曾攒一丝毫。不过一点淡的光亮,轻飘,似不曾存,点水掠过。

他自敛了狠劲,面相仍是磐石一般,没一点宽仁的意思,不可摧,外人便知江海,与街对面那位同根同源似的坚硬。

但宫二的静是面子,江海却在骨子里,明眼人闻得轰鸣,不识相的撞南墙,头破血流才知水呛进腑肺里。

锅子...

*一代宗师



大南的雨在一切可落的日子里,年三十也无例外。

临街的窗开着,有湿淋淋的日光飘进来,黏附在碎屑上,在尘灰里,在一线天的剃刀上,欲坠危楼。三江水立在旁边,手背垂在身侧,骨头里渗出湿与霉。

平日并非大赦,但年三十是个不适宜招惹一线天的日子。

他微微侧过身,去探一线天的神色,可那人除却手上快,便一动未动,眉头也不曾攒一丝毫。不过一点淡的光亮,轻飘,似不曾存,点水掠过。

他自敛了狠劲,面相仍是磐石一般,没一点宽仁的意思,不可摧,外人便知江海,与街对面那位同根同源似的坚硬。

但宫二的静是面子,江海却在骨子里,明眼人闻得轰鸣,不识相的撞南墙,头破血流才知水呛进腑肺里。

锅子里滚了汤,雾似的香窜了出来,继而是辛料,在缝隙里扬威耀武,烧进红澄澄的羊肉里。再者便有小茴,白蔻,有一切能令他想起北地的浓与厚,从冰碴里钻出氤氲的热气。三江水掌心里一片汗水,热在胃里翻腾,一时半刻才听得一线天叫他。

好了便动动身。

他没抬头,忙着活计。

饺子一并带去。

一线天终于送来一个眼神,在湿气里飘飘摇摇散了,又聚在窗的那边,在另一洼湿润润的光下。

三江水一脚迈出去,另一边还留在门里。

师父,带话吗?

不。

他正抖落一些尘与灰,布里生出白浪来,一叠一叠下落,降在地面,又为平平静静的一潭。

没什么可说的。




北方人流落了香港,开了店,挂了牌,便没得身后身,野鬼孤魂。若是年三十,倒还有人撺掇,做一席来,平日里是见不到的。便是各人有各人的拳脚,通天大的本领,也始终是过客的料子。这一点上倒是人人平等,任是谁也无法偷得一点亮。

他想起宫二来。

多数是声,白日一句话音,夜风过窗,几声响,没及降落便碎了,找不见影。

但那又不痛痒,不过是他惦着,惦着隔山海的雪与梅,怕弯折枝杈,怕花尽了,怕北风刺割。

可这事说起来怪,打天不怕地不怕那刻起,他就在刀山里,在一切血光中间。可后来有了点眉目,他便怕了,并非别的什么人事,怕的是红的白的,孤零零落了。




他在椅子里抽烟,没得瘾头,更况烟丝潮得几不沾火。日头落了,星斗缀上去,一日便结了。

三江水前脚后脚收拾,一线天看了一会。屋里安静,无人说话,喘气声也烟似远了,黑漆漆的夜在五一年的开头。

他想起去年遇见宫家二姑娘的时候,小餐馆里,她进来,带一点白日明晃,问一些北方菜,尾音很轻,如开春的雪,融成了婉婉转转的溪流,源头仍是冰凉凉一片。

一线天没有回头,待得推门而出一声响,他才转过身去。她仍是那样,又或是自始至终都是那样,一个人来,一个人走,不留迹,只遗短短一瞬的背影,浅浅淡淡,压在一切言语上。


要一身干干净净,血与痛便打碎了咽下。奉道的人并非无迹可寻。

一线天灭了烟,在漆黑的余烬里。

也许本就是天命。




他坐到窗前,街对面,灯晕昏黄,稀薄无用,只够映黑漆一道剪影,也许是素淡,又或是将红白揉碎了抹在面上,在更深的夜色下,已无关紧要。

一线天没有给他带话,宫二也不曾有话予他讲,这倒成了种默契,正如流血的伤口躲进裘袄下,理应如此。

她选择如此生,他便选择了如此活,这是一种报答,他未尝看见宫二,可他一直都看见了她。

宫家二姑娘不在月色朦胧里,不在水汽氤氲中,她向来就在白茫茫大地上。

她就在那。




三江水带上了门,一切都寂静无声。他知道直至光落在晨雾间,一线天都会在这静默里,等待明日来临。



桥枫

香如故(宫二中心  宫二 一线天 叶问)



咏春拳强调中线理论,中线是从来力方向到身体中心的连线,要求拳者必须正面迎敌,只有眼前路。八卦掌,擅长偏门抢攻,拧转旋翻,故留在身后身。


早春,屋檐上的两帘冰流已经慢慢融化了,轩窗外传来滴滴答答的更漏声。把信收木匣后,她的手贴回暖炉上,感受着舒适的温度。宫若梅能够想到,叶问写到结尾,是怎样意犹未尽的添了一个拳字。那溢于言表却委婉含蓄的深厚情意,被她收进墨色的古匣,上面模糊了的连理枝叶,勾勒出东方人最内敛的缱绻。


她爹宫宝田常说,“老要颠狂,少要稳。”


意思是老年人死盯着规矩,小辈人就很难做了。所以老人要豁达点、随便点,让年轻人有出头的机会。小辈人却一定要守礼仪,如此才能和睦,传...



咏春拳强调中线理论,中线是从来力方向到身体中心的连线,要求拳者必须正面迎敌,只有眼前路。八卦掌,擅长偏门抢攻,拧转旋翻,故留在身后身。


早春,屋檐上的两帘冰流已经慢慢融化了,轩窗外传来滴滴答答的更漏声。把信收木匣后,她的手贴回暖炉上,感受着舒适的温度。宫若梅能够想到,叶问写到结尾,是怎样意犹未尽的添了一个拳字。那溢于言表却委婉含蓄的深厚情意,被她收进墨色的古匣,上面模糊了的连理枝叶,勾勒出东方人最内敛的缱绻。


她爹宫宝田常说,“老要颠狂,少要稳。”


意思是老年人死盯着规矩,小辈人就很难做了。所以老人要豁达点、随便点,让年轻人有出头的机会。小辈人却一定要守礼仪,如此才能和睦,传承才能延续。(注1)


“叶先生,你输了。”


一时间四目相对,各有各的欢喜。年少的时候,她学过戏文,里面常唱缘分前生已注定,今天真的才相信了。中国人的爱情故事里,从没有“我爱你”这三个字,有的是与君初相识,如同故人归。


叶问道,叶底能否藏花,我们有机会再印证。


她凝视他,眼中流淌出清亮的月色,泄露了泛着微波的心湖。然只答,你来,我等着。


不料这一等便是几十年。等到两个人都饱尝了生活的辛酸,做不成归人。花有重开日,人无再少年。她不再想见他,这样的旧情令人心痛。人到中年,俱是飘零孤苦身,不见的好。历经磨难,她的心境早已不复从前,叶问却不曾改变,他说,我们之间,有的是一段缘份。


从始至终,叶底能不能藏花其实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他是她心里展开过的寂静欢喜,而他有他回不去的归宿。她成了他心中永远的高山,高山流水遇知音,是不该逊于男欢女爱的珍贵。


这世间的美丽,在于缘分本身,而非是缔结终身伴侣的俗世华居。被家庭约定好共度余生的另人其人。对方不是武林人士,书香世家,称不上显赫,却能令她远离争斗是非,当个好大夫,平平安安的,尽孝心。原本作为女人的幸福与武学上的追求就不能两全,也因为造化弄人,到了抉择的时刻,面对上天翻云覆雨手,她却坚毅。朗声宣道,我就是天命。有几人愿意一辈子活在追杀和恨意中,人们会选择忘却,她不同。不图一世,只图一时。于是她的人生,就此分为两段,一半是良辰美景四月天,一半是过往永远无法化解的仇恨。世人庸碌,从一个时代奔向下一个时代,她留在旧时光里,懒得再看,未尝不是坚守。


马三与他们不同的,他更像尘世中的每一个人。一面追逐功名利禄,一面又想顾全忠孝仁义。以为只要自己几次三番弥补这杀父之仇,躲便可以躲过,好不天真。


老猿挂印回首望,他料不到自己真输在了回头。


马三曾经对她说,宁可一思进,莫在一思停。这是劝人要制敌于速,可也许人的杂念太多,反而快不了吧。


她还结过另一段不自知的缘,不是世人惯言的所爱隔山海。白玫瑰离医馆隔着窄窄的一条街,思念将及的距离。没准能遇上呢,人总有这么一点念想,活着才有意思。他想,如果遇到,那就要对她说。可离这么近,还是遇不到,上天偏爱这样愚弄痴情的人,不知是怜悯还是残忍。他在窗内听了许多关于她的流言蜚语,剃刀一抖,断了谁的红尘烦恼丝。


不是偶遇,是他没事就往街角跑,心怀蠢痴的不知空等了多少回,才终于看到了那个单薄如纸的身影。在靠近之前,他已闻到她身上散发的气息,那烟膏如罂粟花般的浓重香气,神情间是油尽灯枯的前兆,看来传言属实。


不会再有机会了,梦中也不曾有过的第一次,他开口,“宫先生”。


她错愕的回头,男人默默的凝视她,嘴角勾了一个无声的笑,遮住心头惨淡的悲切,“宫先生,”他摊开手,掌心轻拢着一点柔软的洁白,“你看,这是今年冬天开的第一朵梅花。”


她看向他,整洁锋利的装束,瘦削蜡黄的脸颊,温情脉脉的面容,潮湿发红的眼角,腼腆酸涩的笑容……终于,记起来了,在那个车厢里,装作依偎在一起的恋人,却真的睡着了。想不起日军盘查时的惊险,只想起他们交融在一起气息的温度。年轻大胆的姑娘,伸手握住了一颗不备的冰心。怪不得,常来店里帮忙的小伙子,几次向病人偷称她为师娘……原来是这样,于是嘴角也勾起了笑,这真是个有趣的人,可惜以后再也遇不到了。


“宫先生,”他还在背后低低的唤她,唤来一个渐渐远去的背影。


她已辞别了此生最后一个故人。


她放下烟枪,倚进木榻,吐出最后一抹轻薄的云雾,隐在其中的面容似月光般皎洁,月下是一只拣尽寒枝的孤鸿。日暮时分的钟声响起时,掌风击碎青松上层层的新雪,落满了衣襟。他生,要有如这世间任何凡俗女子一样,转过山水,灯影摇晃中,在佛前拈香跪拜,却什么话都不必再说。


念兹在兹,何曾或忘,念念不忘,必有回响。


我爹说我,唱戏能成名角,出家能做高僧,因为我会迷。终究自知,我这一生,囿于门派,陷于传统,困于仇恨,局于世俗,永远无法像我爹那样,达到大自在的境界,然而,那又怎样。


我留在了属于我的时代,我最快乐的日子。


叶蕤

One idea

一九三六年,日军入侵中国,东北沦陷,佛山武术界也是乱云激荡。八卦掌宗师宫羽田(宫宝森)年事已高,承诺隐退。然而其所担任的中华武士会会长职位,自然引起武林高手的关注与觊觎,南北各界高手宗师齐聚佛山,为要争夺这把龙头交椅。其女宫若梅(人称宫二),自然紧随父亲脚踪赶往佛山。

 

同年,与武林世界毫无关联的上海明氏企业董事长,明镜,为了去香港看望其弟明台,中途顺道来佛山办生意上的事情。因某次胃疼旧疾复发,来到宫二所经营的医馆就医,促使两人相识。

 

幼年失去母亲的宫二,在与较自己年长八岁的明镜数次的交往中,产生莫名好感。许是出于内心的欣赏喜爱,明镜也对这样一位小妹格外关心。...

一九三六年,日军入侵中国,东北沦陷,佛山武术界也是乱云激荡。八卦掌宗师宫羽田(宫宝森)年事已高,承诺隐退。然而其所担任的中华武士会会长职位,自然引起武林高手的关注与觊觎,南北各界高手宗师齐聚佛山,为要争夺这把龙头交椅。其女宫若梅(人称宫二),自然紧随父亲脚踪赶往佛山。

 

同年,与武林世界毫无关联的上海明氏企业董事长,明镜,为了去香港看望其弟明台,中途顺道来佛山办生意上的事情。因某次胃疼旧疾复发,来到宫二所经营的医馆就医,促使两人相识。

 

幼年失去母亲的宫二,在与较自己年长八岁的明镜数次的交往中,产生莫名好感。许是出于内心的欣赏喜爱,明镜也对这样一位小妹格外关心。每年看望明台之时都会顺道去见她。

 

但对于这样一位,闯进明镜生活中的不速之客,明家二长兄明楼护姐心切,安排助手阿诚暗中调查,派遣保镖专门保护明镜安全。

 

明镜虽常去佛山探望,但在不见彼此的日子里,终日思念。两人就以书信交流,心与心之间的联结,让这个凉情的乱世也些许显出几丝温意来。

 

一九四零年,中国满洲伪政府成立,正时,宫羽田徒弟,宫二的同门师兄马三在日本人协助下,成为新任中华武士会会长。宫羽田劝说无果反被马三杀害,临终前留下一句:不问恩仇。

而宫二仍旧愤恨,不听任何人劝诫,誓要奉道报仇雪恨。终身一人,也不得传后。这件事便扎根于宫二心里,她没有写信告诉明镜自己父亲去世的真实情况,选择隐瞒,是不想明镜担心,也是因为宫二知道明镜定会阻止自己。却未料,忠于宫家的老仆姜叔及时告知明镜,希望她能来劝劝自家二姑娘,放弃杀人复仇的念头。

 

顺时,明楼受上级派遣回国,调至汪伪政府进行工作。对于此事,明镜亦是气愤不已。而她却不知,明楼实际是军统上海情报处处长,此次回国为的是摧毁敌军情报要点。

另外,自己送出国留学香港,最疼的小弟明台,阴差阳错,进入军校受训,成为军统特务。明家各人的状况早已脱离脱离明镜所知,只她自己仍觉安然无恙。一心以红色资本家的形式热血报国。

 

明镜深知宫二无法归乡,寻思着感化她入党共同对抗外敌。但宫二执念家仇,此生追求,除武术外就是家族颜面。就此明镜火速前往佛山,一场谈话中,两人不同的思想瞬间爆发,彼此心生芥蒂。

 

一九五零年大年夜,宫二废去马三身上所传承下的宫家武学。同时,她却也在过招时受其猛拳,伤及内里。大仇已报,至此,她失去生活目标,开始吸食鸦片,终日卧于床榻,颓散耗日。

难得精神头上来,还会听听小曲,写诗怡情。明镜多少也明白,因此年有数月常驻佛山休假驻足,陪她度过人生最后时日。

 

晓得是飞蛾扑火,却仍奋不顾身。

或大国,或小家。孰轻孰重?

明镜若是里,宫二便是面。

油灯燃尽,她们相交的线将再次归为平行。

 

叶蕤
默默磕着冷西皮... 🙊

默默磕着冷西皮...

🙊

默默磕着冷西皮...

🙊

叶蕤
帅气与美丽并存的宫二先生

帅气与美丽并存的宫二先生

帅气与美丽并存的宫二先生

剩疏月

我脑洞一直很开,又一对cp上线——二泉映月,或者广寒宫月

我脑洞一直很开,又一对cp上线——二泉映月,或者广寒宫月

淇水之滨

一代宗师是我近年来最喜欢的国产电影,打戏更是经典中的经典,制作这个视频,是我最近沉迷打戏混剪里最满意的作品。一遍又一遍的重看打戏,不得不感叹王家卫导演的深厚功底,每一位角色都带有自己特色的意境与力道,镜头流转,快慢相宜,大气精巧之美尽在方寸间。

一代宗师是我近年来最喜欢的国产电影,打戏更是经典中的经典,制作这个视频,是我最近沉迷打戏混剪里最满意的作品。一遍又一遍的重看打戏,不得不感叹王家卫导演的深厚功底,每一位角色都带有自己特色的意境与力道,镜头流转,快慢相宜,大气精巧之美尽在方寸间。

北城沙
  *一代宗师 —— 宫二  ...

  *一代宗师 —— 宫二
 
 
  敞牖,一月寒气袭,卷霜雪入,梨花床架,锦绣铺垫。通室无灯,仅留火炉作光,烟雾缭绕不散,觅到源头,是从斜倚床上的女人手中烟枪里出来的。柳眉远山黛,玉色敷面,可惜苍白。素手将烟嘴放入口,面颊鼓,是吸了口烟的缘故,吐出后,已然看不清稀那人的脸。到底是被烟笼住了,还是被自己笼住了。
 
  “我在最好的时候遇见你,是我的运气,可惜我没时间了——”
  
  “想想,说人生无悔,都是赌气的话。人生若无悔,那该多无趣啊。叶先生,说句真心话。我心里有过你,我把这话告诉你也没什么,喜欢人不犯法。”黑旗袍上暗纹攀飞,唇上口脂,美则美矣,倒不像我了。秀眉展,明眸中有泪却迟迟不落,我心知他...

  *一代宗师 —— 宫二
 
 
  敞牖,一月寒气袭,卷霜雪入,梨花床架,锦绣铺垫。通室无灯,仅留火炉作光,烟雾缭绕不散,觅到源头,是从斜倚床上的女人手中烟枪里出来的。柳眉远山黛,玉色敷面,可惜苍白。素手将烟嘴放入口,面颊鼓,是吸了口烟的缘故,吐出后,已然看不清稀那人的脸。到底是被烟笼住了,还是被自己笼住了。
 
  “我在最好的时候遇见你,是我的运气,可惜我没时间了——”
  
  “想想,说人生无悔,都是赌气的话。人生若无悔,那该多无趣啊。叶先生,说句真心话。我心里有过你,我把这话告诉你也没什么,喜欢人不犯法。”黑旗袍上暗纹攀飞,唇上口脂,美则美矣,倒不像我了。秀眉展,明眸中有泪却迟迟不落,我心知他心中无我,与他道有事,他只以为我要出远门:“可我也只能到喜欢为止了。”我看他丰神俊朗,眉目沧桑却干净,而我不同了,入了佛门,净了六根,断了尘缘,也刨空了身子。取出那颗扣子,将它推出去,是将缘分也一同推出去了,可惜,这份缘他不会收。右眼中的泪终究是收不住了,唇角笑意未褪,仍在说:“这条路,我没能走完,希望你替我走下去。”
  我这一辈子,生,骄傲在宫家的东西上,死,命丧在宫家的东西上——可我不能悔啊,被这夺了命。
 
  神佛眼前,长明灯挂,阳文写佛言,桃花雪漫,跪在垫上也有些冷了。双手放在两耳侧,这一拜,便断了尘缘,一拜,定了孤身,一拜,是报仇的根本。谁说宫家无后,我宫若梅是也,宫二,是也。外头刮的霜雪近来,染了半身,我晓得,雪易融,这附在身上的锁,是拆不断了。
  “话说清楚了,是我拿回来的,不是你还的。”
  六十四手,变化莫测,出其不意,自成章法。裘袍加身,发簪白花,两手一搁,气自然出。望前处马三,身蹲以稳底盘,掌出带气,多是以柔克刚,以柔化刚,借力击之。马三劲大,将我推之与火车差之分毫,哐啷声入耳,与他劲力持平免遭一死。宫家人从未输过,叶问手下,况区区马三。手作花状,击其下颚,使马三撞于火车窗,窗碎,人卧倒雪地,血流成泊。我见他嘴唇蠕动,嘟囔爹与他讲过的话,心中嗤笑,爹怎会慢了,他只是太慈悲。
 
  那日我初到此地,车座拉的颠簸,撩帘去瞧这热闹地儿,只见得人头攒动,未见所谓天赋之人。爹将宫家的名声赠予叶姓人,我心有不甘,掰饼之败不过爹予他的胜,只为留得个后人。论后人,我是个女儿身,算不得,更是许了亲的。可如此论,他叶问更算不得,不信宫,打的不是六十四手

未闻兄名

【影视剪辑】叶底藏花

【原创】《一代宗师》叶底藏花 UP主: ww你个大头鬼 http://www.bilibili.com/video/av23330686?share_medium=android&share_source=more&bbid=D493E19B-9718-4E09-9429-11A99B2692E644989infoc&ts=1526147582207

莫说女子不如男。
宫二是个刚烈骄傲的女子。她一辈子没有输给任何人,要输,她宁愿输给自己。
她心里是有着叶先生的,“念念不忘,必有回响”,宫二要的回响响在了她死后。
见自己,她一生奉承的是宫老先生传授的八卦掌;
见天地,她遇上了棋...

【原创】《一代宗师》叶底藏花 UP主: ww你个大头鬼 http://www.bilibili.com/video/av23330686?share_medium=android&share_source=more&bbid=D493E19B-9718-4E09-9429-11A99B2692E644989infoc&ts=1526147582207

莫说女子不如男。
宫二是个刚烈骄傲的女子。她一辈子没有输给任何人,要输,她宁愿输给自己。
她心里是有着叶先生的,“念念不忘,必有回响”,宫二要的回响响在了她死后。
见自己,她一生奉承的是宫老先生传授的八卦掌;
见天地,她遇上了棋逢对手的叶先生和师兄马三;
不见众生,她终是违背了父亲说的“不问恩仇”,将原本能发扬光大的八卦掌断了,只求一报恩仇。

萦青
六十四手,我已经忘了。

六十四手,我已经忘了。

六十四手,我已经忘了。

不新的肆新广

【宫二小姐】一生

私设预警,原创主角叶逸。

喜欢宫二小姐,总还是想着可以有个人陪她。

ooc预警,文笔不好请多担待。

在院子里的时候,宫二便隐约看见站在厅堂正中间的人影,迈步进去,认清眼前人的一霎那,她突然就松了下来,身子往前一倾,堪堪倒在那人身上,对方在她身子向下滑的那一刹便牢牢扣住了她,意识已经逐渐模糊,她只记得对方结实的怀抱带来的安心……

老姜一直跟在宫二姑娘的身后,二姑娘受伤未能看清的事,老姜看得清楚。

作为看着叶逸长大的人,他从未见过她如此冷硬的时候

双手背在身后,脸上一丝表情也无,只是淡漠地看着宫二姑娘走近,一直到二姑娘倒在她的身上,她伸出双臂,时间丝毫不差地扣住二姑娘,面上仍旧没有变化...

私设预警,原创主角叶逸。

喜欢宫二小姐,总还是想着可以有个人陪她。

ooc预警,文笔不好请多担待。









在院子里的时候,宫二便隐约看见站在厅堂正中间的人影,迈步进去,认清眼前人的一霎那,她突然就松了下来,身子往前一倾,堪堪倒在那人身上,对方在她身子向下滑的那一刹便牢牢扣住了她,意识已经逐渐模糊,她只记得对方结实的怀抱带来的安心……







老姜一直跟在宫二姑娘的身后,二姑娘受伤未能看清的事,老姜看得清楚。


作为看着叶逸长大的人,他从未见过她如此冷硬的时候

双手背在身后,脸上一丝表情也无,只是淡漠地看着宫二姑娘走近,一直到二姑娘倒在她的身上,她伸出双臂,时间丝毫不差地扣住二姑娘,面上仍旧没有变化,甚至都没有低头看一眼

她冷静地开口:“姜叔,去把隔壁的大夫请来。”

然后打横抱起二姑娘,进了内屋。


老姜想起进门前看到门外倒掉的饭菜,然后转身走出厅堂去找大夫。










即使先生瞒着她,不想让她知晓,叶逸也知道先生大年夜会去找马三,先生的脾气她早就摸透了。

更何况先生平日的那一丝心虚,实在再明显不过,她从小察言观色琢磨人心便是一把好手,怎么会看不出?


但叶逸从没有与她提过,也没有想过劝阻先生,人活一世,谁都有要坚持的东西,而既然先生不想让她知晓,她装作不知便好,也算让先生心安,即使,她心不安。


大年夜那天,她做了一桌子的菜,端坐在桌前,一直坐到十二点,钟声敲起,起身,将一桌饭菜倒掉,然后站在厅堂中央,等先生回来。







宫二将将醒来的时候,入眼便是在床边坐得笔挺的叶逸,她仰视着面沉如水的叶逸,心里想着,不知不觉她也如此高了,刚来时还是个孩子呢。


她闭上眼,想起叶逸小小一个人和她不卑不亢地讲话,面上的笑意一点都不像是一个孩子该有的,三言两语便让自己默认了她留下来。


她在心里叹口气,太习惯对她像是冬日暖阳的阿逸了,结果忘了阿逸是那么聪明而又敏锐的一个人,怕是她早就猜到自己要去了。


想到这里她忍不住轻咳一声,阿逸的目光瞬间便转了回来,脸上还是她熟悉的温柔笑意:“醒了?哪里不舒服吗?”半点不提受伤之事。


她定定看着阿逸,一点一点确认阿逸的表情,然后轻叹出声:“阿逸,对不起。”

阿逸还是那幅笑容,只是轻出了一个气声,像是一声轻笑。

她再开口便是一个承诺:“不会再有了。”


阿逸面上的笑便带了些许无奈:“我知道。”说完目光稍偏了偏,落在枕头上有些出神。










老姜时常想,当初自己对叶逸这孩子看着喜欢,想留她,真是一件再对不过的事,若没有这孩子,怕是没有人能真正陪着二姑娘。


他看了一眼门外,叶逸忙碌着安排带去香港的行李,而二姑娘坐在屋里,手边是一个小暖炉,身上盖着毛氅,端着一杯清茶细细地品。


总是这样,叶逸在屋外,二姑娘在屋内,一动一静。


那孩子自打来了宫家,常在院子里练拳,也不声张,也不躲避,从容不迫地打,打完两三遍便进屋,给二姑娘沏壶茶,拨弄拨弄炭火,陪着姑娘写写字,随意拉两句闲聊,再或者去一旁看自己的书。


其实,叶逸也不会多高深的拳法,多半只是强身健体,打得好看,也稀松平常,只是二姑娘常常在窗边看,也不知是看人还是看招式。


看了一段日子后,大师叔丁连山便上门拜访了。


开始时,丁连山也只是指导叶逸两句,后来次数多了,干脆就教她八卦掌了。二姑娘还是在窗边看,什么也没说。


老姜想,说到底,二姑娘也是喜欢这个孩子的。











叶逸来宫家的时候,并不是没有去处,早逝的父亲留了不小的一笔财富给她,足够她一辈子潇洒过活,别人不知道,她也从不说,把东西藏好,只偶尔取一点够基本生活,财不外露,更何况她年纪还小。


继承了父亲头脑的她,这些都想得清楚。


她一个人独自活在这世间,冷眼看着众人匆匆行过。


偶有一次,路过宫家,看着院子上方透着的光,不知为何,就是想靠近,她这样的人随心而动,随即上前敲了门,后来便留了下来。


叶逸的直觉向来很准,在宫家的日子过得平淡又安宁。生活多了先生,多了姜叔,她意外得很适应。


她本不是图宫家的什么而来,练拳也只是这么多年为了自保养成的习惯,丁连山第一次要教她八卦掌的时候,她便明白这是来自一直在窗户后边的先生的示意,她犹豫了一下,又想想先生既不介意,自己多学点保护她总没错,便应了下来。











到了香港的日子,对宫二来说并无不同,开一家小医馆,只是叶逸帮她找点事做,毕竟她的身体已不再适合习武。


但大部分时间,她并不行医,而是过着和以前一样的生活。


喝喝茶,写写字,看看书,和身边的阿逸闲聊天气杂事,偶尔对着院子里修剪花草的阿逸出神。


有时候阿逸也会在院子里练拳,一招一式干脆利落,收放自如,是个练武的好苗子,不过她自己倒是没有一颗武痴的心,练完便进屋,关上窗,再给宫二加件衣。


宫二总是想起在大雪里习武的阿逸,随心而动,进退有度,整个人似乎都和身边的雪景融为一体,少年人的身段挺拔如松,让人移不开眼。











来到香港后,老姜的话更少了。

自打那次伤后,身体的疼痛愈发无法忍受,二姑娘开始接触鸦片,而向来对她的生活照顾周到的叶逸对此没有任何阻拦。


他问过叶逸,叶逸少见地皱了眉头,脸上有些凝重,沉默许久才出声:“我不想她不开心,人活一辈子,没什么比开心重要。”


他望着已经长大的孩子,想着她陪伴二姑娘的这些年,叶逸的眼里是从未遮掩的爱意。


他叹一口气:“你是我看着长大的,二姑娘也是,她这一生,注定不会再喜欢谁,但你劝劝她,多爱惜着点自己身体,这样总归是能多在世间走两年。”

能多陪你两年。


叶逸转过头来和他对视,笑得温和,眼里是对他的宽慰:“姜叔,我不要紧。”


于是他便再没提过这些事。









碰到宫二小姐,对叶问来说是个意外,他坐在她的对面,听她说着过去的事。


“……叶先生,说句真心话,我心里有过你。”


叶问有些茫然地抬头。


“把这话告诉你也没什么,喜欢人不犯法。”

宫二小姐的眼神飘了一下


他看到宫二小姐后面不远处有一个人目光向这边投来,小臂上搭着一件大衣。


“可我也只能到喜欢为止了。”

宫二小姐的声音像一声叹息


宫二小姐起身向后走去,那人将衣服给她披上,然后一起出了门。




后来宫二小姐去世,那人给了叶问一撮头发烧成的灰。

明明是正当年轻的人,发间却已经有了白丝。

那人开口平淡:“叶先生,她的愿望,我总要帮她实现,宫家这盏灯,我也会帮她守着,有我在,总不会让宫家没了人。”










老姜始终记着一句话“哀莫大于心死”,但他想,最痛的大概是明了却不心死。


他看着二姑娘的身体一天不如一天,到后来她只能靠着叶逸勉强再站在窗前看外面淅淅沥沥的雨,再往后,便只是躺在床上。


而叶逸,她一如往昔,体贴地照顾二姑娘,还是不慌不忙的样子,对二姑娘温柔的笑,只是私底下更多时候看着窗外不说话,沉默地看着远方,脸色沉如将雪的天。


二姑娘走的时候,叶逸坐在床边陪她,他站在床头。


二姑娘说,要把当年那样东西交给叶问,叶逸还是像往常一样带着笑意应了一声,像是平日聊天时的样子。


二姑娘眼里带些心疼,握着叶逸的手:“阿逸,对不起。”


叶逸反手握紧,笑容不改,语气里是一贯的纵容:“没什么,一切有我,你安心休息就好。”


二姑娘安静地闭上眼,再也没有睁开。












局势稳定后,叶逸设法带着先生的骨灰回了宫家。


她和姜叔收留了一些孤儿,教他们读书认字,习武健体。这其中,叶逸挑了根骨和品行皆好的孩子,教了他八卦掌,让他继续守着宫家那盏灯。


站在茫茫天地间,看着漫天大雪,叶逸想


如果可以,我愿用我的命途换先生下一生幸福安康。


她苦笑一下,不过别再让我遇到先生了,一生就已经够累了。
















(未?)完(?)

本身心疼宫二姑娘,想找个人陪她,像冬日暖阳,结果最后又心疼起叶逸……

生晚了,心上人心上也有人,虽不能说一直深爱,也难以忘怀,自己还要一直陪在身边……

也许写个现代篇一生吧,如果有人看……没人大概就犯个懒……







阿葵爱次甜瓜

美人在骨不在皮

美人在骨不在皮

Aaa阿笛Di

1936 马三出事被遣返东北,宫二协理,暂离上海与田丹分别。1938 天丹订婚,宫二回到上海;同年六月,马三投日,弑师,宫二回东北前和田丹诀别...【两位导师啥时候合作啊】

爬墙使人产粮!

1936 马三出事被遣返东北,宫二协理,暂离上海与田丹分别。1938 天丹订婚,宫二回到上海;同年六月,马三投日,弑师,宫二回东北前和田丹诀别...【两位导师啥时候合作啊】

爬墙使人产粮!

Aaa阿笛Di

“Merry Christmas,一起过节吧”

“要得”

毁气氛小能手_(:з」∠)_一个测试,顺产没意外看看跨年夜能不能发哈哈哈

“Merry Christmas,一起过节吧”

“要得”

毁气氛小能手_(:з」∠)_一个测试,顺产没意外看看跨年夜能不能发哈哈哈

丁二

她一生也未遇几处春雨楼台温柔月亮,将将遇上,便是不幸。而后只好半生辞别,用尽寻常。

她一生也未遇几处春雨楼台温柔月亮,将将遇上,便是不幸。而后只好半生辞别,用尽寻常。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