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宫南

1092浏览    17参与
一只蠢咩

【宫南/巍澜衍生】宫铁心脸红大作战

*宫铁心x谢南翔

*一块小甜饼


        谢南翔从来没有看到宫铁心脸红过。


       不知道是因为这人缺少普通人的应激反应,还是因为这位法医大人终日对着冷库的尸体们自己也开始冒着冷气。


        叶春萌对此现象的解释是,宫铁心分泌的那点子去甲肾上腺素不足以支撑其面部毛细血管的顺利扩张,但谢南翔对此很不赞同。...


*宫铁心x谢南翔

*一块小甜饼


        谢南翔从来没有看到宫铁心脸红过。


       不知道是因为这人缺少普通人的应激反应,还是因为这位法医大人终日对着冷库的尸体们自己也开始冒着冷气。


        叶春萌对此现象的解释是,宫铁心分泌的那点子去甲肾上腺素不足以支撑其面部毛细血管的顺利扩张,但谢南翔对此很不赞同。


      “我家老宫不脸红一定是因为我还不够努力。”


        谢南翔戳着饭盒里界限分明恨不得把颜色都按区域划分的爱心便当默默叹气,顺带把青椒丝挑到了摊开在面前的餐巾纸上。


       “你不吃给我啊,浪费什么。”


       “去去去,想吃你让你男朋友做。”


        眼看着谢南翔护食似的把饭盒搂在自己身前,生怕被人抢了似的也不往外挑那些绿色青椒丝,一筷子夹了好大一口鼓鼓囊囊的嚼,惹得叶春萌对着天花板翻了好大一个白眼。


     “呵,我要是有男朋友还能沦落到和你一起吃饭啊,这一口一个老公的,生怕别人不知道你是下面内个,腻不腻歪。”


      “呸,我那是叫老宫!什么老公!你语文怎么学的啊你”


       “是是是,是老公不是老宫行了吧。”


        眼瞅着叶春萌就要翻出第二个白眼,结果就被谢南翔突然爆发的少女姿态截了胡。


       “我们医院最为美丽的叶姐姐,你说,怎样才能让我家内位脸红啊?”


        谢南翔这一声姐姐直把叶春萌叫出了一身的鸡皮疙瘩,她看了看那快被谢南翔扣掉的花纹的饭盒,心痛的无以言表。


       “别扣了!饭盒招你惹你了,不少钱买的呢。”


       “不就是让你家老宫脸红吗,来听姐姐的,准没错。”


        说着那娇小的医生就往前一凑,神神秘秘的在谢南翔耳边嘀咕,直把这小谢医生,从那一树杏花生生说成了一枝红梅。


       “这,这我做不到。”


       叶春萌翻出了这顿饭的第三个白眼,对着红彤彤的小谢医生,说出了恶魔的低语。


      “舍不得孩子套不着狼,舍不出你自己还怎么看宫医生脸红。”


       “这,这能行吗”


       “放心,姐把东西都给你备的整整齐齐,保证不会出错。”


       于是在谢南翔洗了一个多小时澡之后的某天晚上,宫铁心对着反光的冰箱门看了看自己早已风干头发,又摸了摸在外面已经有些发凉的热牛奶,终于担心的敲了敲浴室的门。


      “小南瓜?这么久没出来,怎么了?”


      “没,没事,就出来,马上。”


       宫铁心的声音隔着浴室房门和那些快散尽的蒸汽震动了谢南翔的耳膜,他攥着拳头给自己鼓了鼓劲,视死如归的拉开了门。


       害怕谢南翔泡晕在浴室的那人正在外面纠结要不要破门而入,结果就被突然打开的浴室门吓了一跳。


       等看清眼前人的时候,向来冷静自持的宫铁心不受控的吞了吞口水。


      “好,好看吗”


       不知道是从哪弄来的小号护士服,穿在一米八几大男人身上连腿根都遮不住,粉嫩嫩的衬得人愈发的白嫩。


        更别提那腿上套着的半长白丝,勒在膝盖上方压进肉里,跟外带的蕾丝腿圈造就了绝对领域。


        宫铁心把这搅着衣角的小护士拽进自己怀里亲的人热气腾腾,手指沿着谢南翔不知何时搭在自己腰间的小腿一路向上,拉开白丝,弹出一声脆响。


       “我的小南瓜什么时候学会买情/趣用品了,嗯?”


        被隔着丝袜抚摸的触感臊的谢南翔埋进爱人的怀里尽情的装着鸵鸟,哼哼唧唧的不肯说话,把想看宫铁心脸红这件事彻底扔去了不知何处的隐秘角落。


        后来,我们吭吭唧唧的小南瓜被吃了个彻底,等那件护士服终于被清洗干净之后,才想起来自己失败的作战经历。


       他趴在床上深刻的检讨了自己还没开战就脸红不肯看人的惨败原因,摸出手机给他的赵姓表哥打了新的作战电话。

 

有颗炸炸送给你

【宫铁心x谢南翔】言听计从(咳



※双医/宫南  楼梯间

※评论


/小南倒追可以在合集里找一下《小尾巴今天告白了吗》,比较久远,不看也不影响



※双医/宫南  楼梯间

※评论








/小南倒追可以在合集里找一下《小尾巴今天告白了吗》,比较久远,不看也不影响


一只蠢咩

【宫南/巍澜衍生】谢南翔曾说他不叫小南瓜

*宫铁心x谢南翔

*一块小甜饼


        要说在仁华的一众青年男女中谁最有名,那多半是人见人爱的谢南翔。


       若说是长相十分,那小谢医生凭借自己的漂亮脸蛋绝对是能打到八分,而剩下的两分一定是扣在了他那色彩鲜艳的外套和那数量众多的波点衬衫。


        小谢医生的爱好不多,看美人算是其中一件,...

*宫铁心x谢南翔

*一块小甜饼


 

        要说在仁华的一众青年男女中谁最有名,那多半是人见人爱的谢南翔。


 

       若说是长相十分,那小谢医生凭借自己的漂亮脸蛋绝对是能打到八分,而剩下的两分一定是扣在了他那色彩鲜艳的外套和那数量众多的波点衬衫。


 

        小谢医生的爱好不多,看美人算是其中一件,他的缺点近乎没有,却被挑食囊括了大半。


 

        是的,谢南翔这个一米八几的大男人,非常的,挑食。


 

        不吃萝卜,不吃带颜色的蘑菇;不吃鱼头不吃鱼尾,还不吃鱼下腹和脊背;不吃鸡脚,不吃猪蹄,还不吃鸡头和翅尖。


 

         当然,若是这些东西和南瓜摆在一桌,那谢南翔一定哭着吃光以求把那金黄灿烂的瓜类丢去自己看不见的地方。


 

         谢南翔对南瓜的抗拒程度大致可类比为,见了橙皮的猫,碰见狐狸的兔子和偶遇鸡群的居一龙。


 

         总而言之,谢南翔最怕的,就是南瓜。

    

        所以当叶春萌亲切的叫他小南瓜的时候,谢南翔激动地打翻了碗里能当镜子照的紫菜汤,他心疼的擦了擦自己昂贵的条纹衬衫,炸了毛。


 

       “叶春萌我跟你说,我,谢南翔这辈子就和南瓜势不两立,还小南瓜!我呸!”


 

      “不是,谢南翔同志,那么大火气干嘛啊,南瓜怎么了,南瓜多好啊,营养又健康,我今天还就叫你小南瓜了,小南瓜小南瓜小南瓜!”


 

      “南什么瓜南瓜啊!呸!不吃了!”

 

        谢南翔把自己饭碗里最后的两块红烧肉飞速的丢进自己嘴里,端着自己的铁盘子嘟嘟囔囔的起了身,那个咬牙切齿的劲头,仿佛要敲碎一整片的南瓜田。


 

        只不过这位铁骨铮铮的八尺男儿刚离开他坐热了的塑料板凳没多久,就又啪叽坐回了叶春萌对面,铁盘子里还装着一碗新的紫菜汤。


 

      “诶诶诶,你看内边拐角桌子上坐着的是谁啊?就是最帅的内个,等等等等,你这偷看的也太明目张胆了”


 

         叶春萌对着眼前去而复返的谢南翔翻了个巨大的白眼,回过头看了一眼后,淡定的喝光了碗里的鸡蛋汤。


 

        “哦,他啊,隔壁的法医,今天来咱们这儿交流学习来了,好像是叫什么宫铁心,怎么?相中了?喜欢啊?”


 

        “就,有那么一点,毕竟他,这么好看是吧”


 

        在对面搅着自己领巾的谢南翔娇羞的让叶春萌打了个巨大的寒颤,她搓着自己炸起的鸡皮疙瘩,掏出手机飞速的传了简讯过去。


 

       “这是宫铁心的电话和时间安排,我刚把你电话也给他了,正好,你趁着他在这儿交流学习和他拉近拉近距离,我就不打扰了,小、南、瓜。”


 

        “等等等等,我这样贸然打扰会不会有点不合适啊?”


 

        “合适,我觉得你俩正合适,一个五彩缤纷,一个黑白套装,一个救死扶伤,一个惩奸除恶,非常合适,走了。”


 

        还没等谢南翔扭捏出个所以然来,叶春萌就已经把铁盘子扔在了回收处,潇潇洒洒的没带走一片云彩。


 

        小谢医生眼睁睁的看着僚机消失在了人海中,拽着自己的衣角瞅了好几眼屏幕上的电话号码,斟酌了半天发了信息过去。


 

        然后谢南翔就对着传过来的“收到”乐了半晌,觉得这人可真是耿直的有意思。


 

        等到叶春萌再见到宫铁心的时候,这人已经拐跑了他们仁华的一枝花,那天谢南翔快快乐乐的跑过来含羞带燥的要请她这个大媒人吃个晚饭,于是叶春萌就看着宫铁心面无表情的喊了谢南翔一声小南瓜。


 

      “?宫医生你...这么叫谢南翔他知道吗”


 

      “嗯,他同意了的,很可爱”


 

        于是叶春萌咬牙切齿的对着刚刚洗过手的小谢医生叫了声恶狠狠的小南瓜,眼睁睁的看着这人炸着毛白了自己一眼,颠颠哒哒的跑到了宫铁心的身边。


 

       “去去去,小南瓜是你能叫的吗?我是我男朋友一个人的小南瓜。”


阿左BOOM!

【宫南】恋爱的几件小事

*宫铁心X谢南翔。各位真的不喜欢喜欢这对cp吗,不吃的可绕开…

*晚了,也没什么人,各位当睡前故事吧


1.


宫铁心和谢南翔在一起五年,一直是仁华医大里的情侣楷模,个个把他俩当神仙眷侣,医院里同是医生恋爱的人感情上稍有些问题就得扯上他俩:“你看看人家宫医生……”


是,人家宫医生五年间感情从未变过,天天看向谢医生的眼神都是那样含情脉脉深情款款。早餐午餐晚餐必须监督着吃,生怕人家胃病又犯疼的死去活来,每年纪念日都记得清清楚楚,送的礼物不是什么金块珠砾,就一些小玩意,够谢医生带着秀秀恩爱。


人谢医生也是那么爱宫医生,从大学追到毕业,终于让美人答应了他的告白,恨不得昭告天下说他俩在...

*宫铁心X谢南翔。各位真的不喜欢喜欢这对cp吗,不吃的可绕开…

*晚了,也没什么人,各位当睡前故事吧


1.


宫铁心和谢南翔在一起五年,一直是仁华医大里的情侣楷模,个个把他俩当神仙眷侣,医院里同是医生恋爱的人感情上稍有些问题就得扯上他俩:“你看看人家宫医生……”


是,人家宫医生五年间感情从未变过,天天看向谢医生的眼神都是那样含情脉脉深情款款。早餐午餐晚餐必须监督着吃,生怕人家胃病又犯疼的死去活来,每年纪念日都记得清清楚楚,送的礼物不是什么金块珠砾,就一些小玩意,够谢医生带着秀秀恩爱。


人谢医生也是那么爱宫医生,从大学追到毕业,终于让美人答应了他的告白,恨不得昭告天下说他俩在一起了。两个人日常搞得跟初恋似的,让全医院里的人每天都心痒痒想找另一伴。


谢南翔听他们这些话被逗笑了,还情侣楷模,他们要当情侣楷模,那哪里再来个情侣给他们当楷模啊?


宫铁心听他这话,眉头一皱觉得不妙:“我还有哪里做得不好需要借鉴别人吗?”


谢南翔噘嘴想了想:“你这呆木头的什么时候变过?”


宫医生默默地伸出了手,指了指自己的手背:“这是什么?”


谢南翔不知道他在搞什么花样:“……手?”


“两个字。”


“……手背?”


“这儿呢?”宫铁心又指了指自己光着的脚。


“脚背?”


“……这是我的脚背,这是我的手背,你是我的宝贝。”宫铁心跟念教科书似的说道,不知道又在网上看了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


谢南翔显然被酸到,一阵鸡皮疙瘩,上前往宫医生怀里缩:“你得了吧,你还是把我高冷的宫师兄还来好了……”


“都五年了……还高冷吗?”


“高冷。”


“好吧。”


2.


宫医生又在外面听了些妖言惑语。


这天回家他不大对劲,谢南翔跟他生活几年早已经摸清楚了,一看这宫医生抿着唇红着耳朵的样子就知道不大妙。但宫铁心没说什么,只把今日买回来的饭菜煮好,特像献殷勤一般给谢南翔夹菜:“老谢,吃。”


“……你叫我什么?”


平时宫医生都喊谢南翔阿南,亲昵而又不逾矩,这一声老谢着实把谢南翔吓懵了,以为这人下定决心要跟自己拜把子而不是当夫夫。


“老谢。”宫医生抿唇一笑,一双大眼睛饱涵期待,“你也应该这般叫我。”


谢南翔想了想。


啊,老宫。


“是不是医院那里的人给学坏的!”谢南翔拍桌而起,“白晓菁是吧!一定是她!”


这人坑了自己多少回,自家男人都学坏了!


宫铁心承认了,嗯了一声,语气里似乎有些失望。


谢南翔动了动唇,才不情不愿地埋头吃饭,含糊地喊了一声:“老公。”


宫医生欸了一声,脸上没什么表情,却能看出十分愉快。


谢南翔在心里翻了个白眼,这人怎么这么犯蠢,难道不怕自己喊一声老铁吗?


3.


一日宫铁心下班晚了,早已经完成一台手术的谢南翔在他办公室里等他,结果等了差不多一小时,宫铁心还没回来。他明明记得今天没有发生过什么大事件,也没有手术排给宫铁心,这么晚回来……是去另外一个地方找自己了吗?


谢南翔给宫铁心发消息,接着问前台小姐姐:“你知道宫医生去哪儿了吗?”


小姐姐笑:“宫医生今天去照看小孩子了。”


谢南翔疑惑,自己等他等了这么久,宫铁心看个小朋友都不告知他一下吗?


他只好走去儿科区,走近一看便见到宫铁心坐在一堆小朋友中间,冷冽的脸在一堆叽叽喳喳热情十分地小朋友中显得格格不入。宫铁心虽面无表情,手上动作却轻柔——他正摸着小女孩的头,温声安慰道:“打针不痛的。”


“那叔叔不要骗人。”小女孩要跟宫铁心拉勾勾。


“好。”宫铁心也伸手拉勾勾,晃了晃手指后抬眼一看便是谢南翔靠在墙上看自己的模样。谢南翔下意识地朝他笑,紧接着就抿起了嘴唇假装发脾气:“宫医生真惹小朋友喜欢啊。”


“嗯。”宫医生欣然应下,不知道是想到了什么,忍不住笑出了声。


“手机信息没看呢?”


“手机关静音了,那边还有睡着的孩子。”


“我等了宫医生一小时了,宫医生不补偿补偿我这流逝的时光?”


“那——阿南小朋友。”宫医生眯了眼,“想要什么补偿呢?”


4.

说是补偿,宫医生还真的给了补偿。


这一天宫铁心几乎把谢南翔当小孩子看待,一定要喝牛奶,乖乖去睡觉,睡前还询问一番要不要听睡前童话。


谢南翔锤他:“去你的。”


宫铁心显然很开心:“小朋友今天下午是吃醋了?”


“我吃一群小孩子的醋干嘛?”


“你不吃,我吃。”宫铁心说。


谢南翔疑惑:“你怎么吃他们醋了?今天陪他们的是你又不是我。”


“你也知道是今天。”宫铁心翻了个身把谢南翔压在身下,“前几日你被叫去照顾小孩子,我可都看见了。几个小男孩女孩凑过来亲你脸。”


“……人小孩子要亲亲嘛。”


“那我也要。”宫医生说。


谢南翔看了他好几秒,才大声笑出来。欸,这个成熟男人总是有这么幼稚的一面。谢南翔环住他的脖子,假意询问道:“那你要亲左脸……还是右脸,还是……选择封住我的嘴?”


宫铁心沉默了会。


成熟男人才不做选择。



END


大家喜欢就好。


湮言芫鄢

四十八
更新一下日常,放假了天天瘫在家里不想动😂

四十八
更新一下日常,放假了天天瘫在家里不想动😂

贝加尔湖畔的涟漪

【宫南】华生先生与他的小医生

文化人谈恋爱,就是爱说好听话

写的我自己都起鸡皮疙瘩了

为我爱的冷cp疯狂造粮

“我们为死者代言”出自张龄心的《骨语》强推,超级好看

———

灯红酒绿,奢靡浮华,酒吧的灯光昏沉的阴暗,彩色的灯光左右摇晃,照的人迷乱。一个男人躺坐在一个环状围抱的沙发上,穿着红色西装,打着领带,穿着黄色的长裤,虽然腿长,可配色总是让人觉得怪怪的,就好像西红柿炒鸡蛋。

“谢南翔,到你了,真心话还是大冒险?”白晓箐踢了一下他的腿叫到。

那个躺坐的大男孩坐正,环顾四周,看了看在座的人。就陈曦那直勾勾的眼神,他要选真心话的话肯定会被问喜欢的人之类的,所以谢南翔就选了大冒险。

白晓箐摸出一张牌“请选择一位在...

文化人谈恋爱,就是爱说好听话

写的我自己都起鸡皮疙瘩了

为我爱的冷cp疯狂造粮

“我们为死者代言”出自张龄心的《骨语》强推,超级好看

———

灯红酒绿,奢靡浮华,酒吧的灯光昏沉的阴暗,彩色的灯光左右摇晃,照的人迷乱。一个男人躺坐在一个环状围抱的沙发上,穿着红色西装,打着领带,穿着黄色的长裤,虽然腿长,可配色总是让人觉得怪怪的,就好像西红柿炒鸡蛋。

“谢南翔,到你了,真心话还是大冒险?”白晓箐踢了一下他的腿叫到。

那个躺坐的大男孩坐正,环顾四周,看了看在座的人。就陈曦那直勾勾的眼神,他要选真心话的话肯定会被问喜欢的人之类的,所以谢南翔就选了大冒险。

白晓箐摸出一张牌“请选择一位在场的同性搭讪。”念完眼神直接都变了“最好能要到微信。”

靠,什么情况,为什么是摸牌子,早知道就选真心话了。谢南翔想着要不要去做。他就看见了一个人,一个改变他主意的男人。

那个人在彩色灯光的转换中忽而梳理,忽而魅惑,既似天仙般不食人间烟火,又似狐媚一般勾人心魂。男人穿着深绿色风衣长到膝盖,坐在吧台的长腿板凳上,将他的腿衬的很长,腿很细,就连双不起眼的鞋也衬的他禁欲范十足。最好看的要数那双大大的眼睛,他的眼睛看起来好像有星星,有清泉,有万物……好看,谢南翔除了这两个字什么也没想到。身为一个男人,谢南翔没有嫉妒,反而觉得他好看的很。高挺的鼻子,薄薄的唇,衬上他的眼睛,哪里都好看,哪里都让谢南翔欢喜。不过当然,目前还停留在我喜欢他的脸这一层面。

谢南翔轻轻歪头示意不错,然后起身“好,就大冒险了。”说着整整自己的衣领和西装,越过众人向吧台走去。

“诶,陈曦,谢南翔行吗?”叶春萌有些担心的问道。

“我不知道,要是要小美女微信那谢南翔是一抓一个准,男人我还真没见过他主动搭讪的。”陈曦扒着沙发看向谢南翔,心里也没底。

谢南翔走出六亲不认的步伐,然后将大家的议论声丢在身后,真男人,从不回头看舆论。

“身边有人吗,先生?”谢南翔打着招呼,然后也没有客气的坐了下来,然后对酒保说道“来一杯波本。”

对面的男人转了转酒杯看向他“你最好不要点波本,那样你的朋友要背着你回去了。”说着看向谢南翔的同事。陈曦他们几个人正扒在沙发上盯着他们看,男人转过头,他们立刻各自坐好。

“大冒险输了?”男人问道,声音也很温柔,还很笃定,好像有磁性一样。

“呦,这么厉害”谢南翔一脸调笑。

“没什么,职业习惯而已”那个男人打量着谢南翔回答道

谢南翔笑了笑“侦探?我可是很喜欢名侦探柯南呢,尤其是那赤井秀一……”

“你误会了,侦探这个工作在中国几乎是没有工作的,从某种程度上和无业游民是一样的。”男人笑了笑,喝了一口酒,头抬起的幅度刚好把他的喉结露出来。他的每一寸肌肤都很干净,白皙。谢南翔觉得自己被嘲笑了,可是这也很正常,很多人第一反应都是侦探,可能是影视作品的误导吧。

“那就是警 察,我跟你说,我有个表哥就是警 察,他可厉害了。”谢南翔尝试着第二次搭话“我不知道你认不认识他,他可是被警局封神的存在,要不加个微信,我介绍你们认识?”谢南翔很快就讲到了重点,可身旁的男人依旧只是盯着他不说话,眼神中带着看戏的揶揄,用手支着头,看着他滔滔不绝。

“你…你要是不感兴趣就……就算了”谢南翔很快就像泄了气的皮球,样子可爱极了。

男人笑了笑,喝了一口酒抿唇“猜的差不多,不过大多数人觉得我的工作晦气,不愿打交道。而且,我与死亡很接近。”

谢南翔从他的只言片语中提取出重要信息,晦气,还靠近警 察和死亡,原来如此“要说与死亡接近,那应该是我们这些站在手术台上,不知道下一刻会有什么意外的人了。”谢南翔说着坐正了身子,不再看那个男人,对着酒杯,把嘴巴靠近酒杯,却没有喝酒“酒喝多了不好。而且我看过一部法医类型的作品,我并不觉得晦气啊,因为她说——我们是死者的代言人。你们不就是为真相提供证据的重要人物吗?我觉得,你们站在正义那边。”谢南翔说着转过头看着他“你不晦气,你们是正义身旁的天使,你们把死者身上的故事解读出来,有意义的很。”

“而且你的工作有个很棒的好处”谢南翔说着,喝了一口酒“医患关系非常稳定。我这个人圆滑,在医患关系上是左右逢源,可是这样很累。你们多好啊?”

正义身旁的天使?可能吧,天真的小孩。男人笑了,很释然的笑了。

谢南翔刚刚还沉浸在自己说话无比有道理,无比天才的时候,看见他的笑容,有那么片刻的心动,这个人要是一直笑就好了。

“不知道我有没有机会知道先生的名字?加个微信怎么样?”谢南翔想归想,可他没忘自己是来干什么的,直接切入正题。

“这个很抱歉,我没有微信。至于名字,只是个代号,非要说的话,你可以叫我华生。”对面的男人调笑说

“华生,那你有自己的夏洛克了吗?”谢南翔开玩笑说

“夏洛克已经有他的莫里斯蒂教授了,我就不去打扰了,我还有事,就先走了。”男人这就离开了。谢南翔留在原地想要叫他,可是华生这称呼就是怪怪的叫不出口。

谢南翔之后就没有再见过那个自称华生的男人,生活回到了原先医院宿舍两点一线的生活。他很想有机会再见他一面,毕竟那惊鸿一瞥实在难忘。不过那次因为没有要到微信而被白晓箐逼着录了跳海草舞的视频,导致他现在看见白晓箐就发怵,生怕她一个不开心就发群里让众人嘲笑。“我们仁华情圣谢医生跳舞可真是好看。”

“分尸连环杀人案最终告破……”休息室的电视里播放着最近发生的新闻,谢南翔这人对于这种事情完全不感兴趣,可是想起那个人的职业就跟着众人听了一耳朵。“让我们采访一下工作人员……”

新闻播完了,他依旧不知所措,我在想什么?他怎么可能会接受采访呢?谢南翔自嘲,自己一点都不像情圣,就这么被一个用假名字的男人欺骗了,我又不是个小姑娘。脑残,笨蛋,他不肯给你,你就死缠烂打的把自己的联系方式给他不就好了,说不定他会联系你呢?怎么可能,一个男人约另一个男人干什么,他又不是gay,我……我也不是,想什么,谢南翔,有那么多大美女等着你,你是直男,不能弯。谢南翔坐在电视前想了半天做决定。

“有人跟我说,一见钟情钟的是脸,可在我眼里人死了,或是活着都一样。”谢南翔坐在休息室的沙发里,突然听见熟悉的声音,一激灵的转身,看见了那个人。华生先生穿着和那天一样的衣服,语气温柔的说“因为我最后看到的都是他们的骨头,无论那个部位。可是我看见了你的皮肉鲜血,看见你跳动着的心和你骨子里散发的迷人与性感。”

“一树梨花压海棠,仁华医大谢南翔,对吗?小医生。”他伸开双臂向谢南翔敞开怀抱,笃定他会抱住自己。

“你这什么姿势啊,我不会去抱你的大哥,还有,你怎么知道我是谁,在哪上班?”谢南翔看着他,有几分生气的吐槽道。

“这还不简单,你和同事们在一起,我只要去酒吧问问成群结队的客人记录,筛选,毕竟有人认识你们。仁华医院的实习生,然后我再打听一下穿衣品味独特的男医生,对了还有个子高高瘦瘦,就知道了。不过,你的名字可真有趣。”自称华生的人坐到自己身边解释到。

“自我介绍一下,我叫宫铁心,比你大9岁,职业法医,不喜欢和人说话。不过,你可以算作例外。”宫铁心的话每个字都在敲击着谢南翔的心,什么意思?他说我例外,是我想的那个吗?

“你……喜欢我?你是gay啊?”谢南翔犹犹豫豫的问道。

“我不是gay,我只是想找一个叫谢南翔的小医生做我的专属搭档,一辈子的那种,而且只能是他。”都说高冷外表的人闷骚,真没想到,这宫铁心比周西斯还要闷骚,情话说的这么好,他这脸,这情话……他要肯撩妹还有我什么事啊?之前我费尽心思找他搭话他都不理我,现在找我,不行我要高冷。

“华生先生去找夏洛克好了。我还有台手术要做,忙着呢。”谢南翔说着起身去拿病历,突然间被一个怀抱箍在怀里。他的手锁住他,谢南翔不能前进。谢南翔感受到了他怀抱的温暖,和说话时冷冰冰的宫铁心不一样,是炽热的,有温度的宫铁心。谢南翔开始喜欢他的脸,后来喜欢他的笑容,可此刻喜欢什么?好像更多,他贪恋这个人。

“宫铁心,你的小医生当gay怎么办?你的小医生只想和他的华生先生在一起怎么办?”谢南翔轻声问候着

“那就做你的专属,小医生。”宫铁心突然间很激动,激动的回答。你说了我的小医生,那就是我的。

———

“你之前说你比我大几岁来着?”

“9岁啊”

“啊?你都这么大了,怎么不显老呢?”

“怎么,嫌我老牛吃嫩草啊”

“什么老牛吃嫩草啊,我吃你才对。”

“是吗?”

之后没过几天谢南翔都会扶着腰去工作,后悔自己为什么会觉得他老,后悔起什么“一树梨花压海棠”宫铁心这个大腹黑,骗了我这么迷人可爱的嫩草。

湮言芫鄢

四十六

最近没更新,搞搞事情😏

四十六

最近没更新,搞搞事情😏

崩云–

【宫南】复习

*解屏失败删档重发

*梗来自小可爱 @𓆡𓆝𓆟𓆜𓆞 

*献给 @左痴今年不还债

*2300字


“从头部开始,额顶枕区的前三层是皮肤、浅筋膜、帽状腱膜及额枕肌,合称头皮……”


谢南翔的手在宫铁心额前点了又点,手指在半空抓了抓,终究还是没能点下去。宫铁心面无表情,只是点了点头:“腱膜下疏松结缔组织又称腱膜下间隙,公认为危险区,再下面就是颅骨外膜……小南,你发什么呆?”


“啊,啊对不起!”谢南翔连忙低头看膝盖上的书,“就是,就是学长长得太好看了,我一时……啊对不起我在说什么!”


彼时晚上七点,距谢南翔敲开宫铁心的宿舍门已经过去了十分钟。明天就是标本考试,谢南翔...

*解屏失败删档重发

*梗来自小可爱 @𓆡𓆝𓆟𓆜𓆞 

*献给 @左痴今年不还债

*2300字


“从头部开始,额顶枕区的前三层是皮肤、浅筋膜、帽状腱膜及额枕肌,合称头皮……”


谢南翔的手在宫铁心额前点了又点,手指在半空抓了抓,终究还是没能点下去。宫铁心面无表情,只是点了点头:“腱膜下疏松结缔组织又称腱膜下间隙,公认为危险区,再下面就是颅骨外膜……小南,你发什么呆?”


“啊,啊对不起!”谢南翔连忙低头看膝盖上的书,“就是,就是学长长得太好看了,我一时……啊对不起我在说什么!”


彼时晚上七点,距谢南翔敲开宫铁心的宿舍门已经过去了十分钟。明天就是标本考试,谢南翔心里没底,来找宫铁心给自己复习复习。其实他也知道纸上内容和真实标本差了有十万八千里,他来找宫铁心存粹是为了心安。


毕竟待在宫铁心身边,他就很心安。


宫铁心似乎不太介意他说了什么:“颞区。”


“嗯颞区,”谢南翔在他太阳穴旁划了划,“颞区主要是血管和神经,耳前组是颞浅动静脉和耳颞神经,耳后组是耳后动静脉和枕小神经……”


“指指看。”


宫铁心抓起他不停抠裤子的手指放在了自己侧边。谢南翔一下绷紧了身子,结结巴巴地说:“这这这是颞浅动脉……”


宫铁心抓着他的手移到耳朵后面。


“耳后动脉……”


“耳后动脉的起始点?“


“耳后动脉自二腹肌后腹上缘处发自颈外动脉,向上经腮腺深面……”


谢南翔虽然被宫铁心注视得面红耳赤的,但是说起知识点倒还头头是道。宫铁心又问了几个知识点,谢南翔都一一顺利答了。


宫铁心放心地点点头。


来到面部,谢南翔却卡壳了。


他指着宫铁心的眉心半天没说出话来,耳朵脖子红了一片。


真不怪他,自己这个交往三个月的男朋友长得浓眉大眼的五官立体又精致,当他专注地看着你的时候你所有的话就都哽在喉咙里发不出声了。谢南翔当然知道距眉间2cm处该是什么结构,可他摸着宫铁心的眉毛,滚烫暖意自指尖源源不断地沿着手指传入身体,连带着大脑发烫他也晕晕乎乎的,全部注意力都在相连的地方,哪还有功夫去回答题目。


“滑车上神经。”宫铁心耐心地告诉他答案,“主管运动。”


说着他终于松开了谢南翔的手,自己抬起手在谢南翔眉上抚摸:“而2.5cm处是眶上神经,三叉神经第一支末梢,主管感觉。”


“嗯,嗯好我记住了!”


谢南翔往后一仰躲开他的手,匆匆低头看书。


宫铁心微不可闻地叹了口气:“小南,别紧张。”


“我没,没紧张啊!我就是,就是有点热,对,热!”


谢南翔低着头调整呼吸,忽然听到一声极低的笑声。


他疑惑地抬起头。宫铁心避也不避,直勾勾地看向他眼底,眼里带着温柔如夏季的夜风拂过的星星。


“小南,我想亲亲你。”


说罢不等谢南翔回答,宫铁心俯身前来,轻轻遮住他的眼。


眼前落入一片黑暗。有光漏过指缝点亮瞳孔,隔着漆黑,他看到宫铁心的睫毛微颤,羽墨低垂,而后唇部一片温热。


砰,谢南翔的心炸成了烟花,而大脑丝毫不起作用,空白一片,只有心跳声砰砰砰的,从尾椎触电一般蹿上了颤抖的喜悦,直达四肢百骸。


宫铁心蜻蜓点水点了一下就离开了。


谢南翔通红着脸支支吾吾老半天,说:“口轮匝肌。”


“嗯?”


“口轮匝肌,由,由上颌神经支配……”


宫铁心勾起嘴角,控制不住地,宠溺地笑了笑。


宫铁心又问了几个知识点,谢南翔总算不那么慌张了,一一答了。听完他的叙述,宫铁心微一点头就算过,握着他的手就来到颈部,一仰头露出白皙修长的脖子。


“颈部的重要结构?”


谢南翔抽了抽手,发现抽不出来,颇有些自暴自弃地放了上去。


脉搏在他手下跳动,露出脆弱部位这一做法让他知道自己被宫铁心信任着,这个认知却让他又紧张了几分。


“右边是主动脉到头臂干到颈总动脉,颈总和颈内的分叉处有颈动脉窦,颈内和颈外分叉有颈动脉小球……左边……”


谢南翔一边说一边摸着宫铁心的锁骨往上走,宫铁心完全没有不适应的样子,任由他动作。


“……枕三角,锁骨上三角,又叫锁骨上大窝……这里是锁骨上小窝,胸锁乳突肌的起始处。”


按着宫铁心的锁骨凹陷往下按,谢南翔看着那处变得微微发红才后知后觉地反应过来连忙撤了手:“你没事吗?我走神了太大力对不起!!”


宫铁心转了转脖子:“没事。”


他一直道歉呢。


说是交往了三个月,谢南翔那个性格也做不出什么更亲密的举动,最多嘴上调戏调戏。宫铁心就是一大写的“禁”,话也不多情也不多,就更别指望他能主动更近一步了。


可现在他后悔了。


他的小男友和他之间还那么生疏分离,他不喜欢。


他自觉已经把所有的自己完全交出去了。


那么,相应的,他也想要谢南翔的全部。


——想要小南,从心到身的全部。


宫铁心略一垂眸遮住自己眼里疯狂上涌的爱意。他还不想吓到小南。再抬眸,又恢复了平波无澜的清明。


他也按了按谢南翔的锁骨上方。


“你的更明显。你太瘦了。”


“啊,我还好吧,不是很瘦啊。”


谢南翔按了按自己的锁骨,没感觉自己很瘦,也就顺口答了。宫铁心不置可否,只是在心里暗暗打算以后要带自己的小男友去吃饭,看着他吃。


他们继续对着结构,体表很快完了,内脏那东西没办法指,宫铁心就让他把书放上来一一圈出特别注意的结构让他回忆标本。谢南翔趴在桌上刚好就窝在他的下巴下,手上转着笔看书。宫铁心调了调位置,把他搂在怀里继续说。


一小时后,宫铁心要去给谢南翔倒水。谢南翔欸了一声率先起身,手臂往后撑了一下。


两人都愣住了。


“这这这这,”谢南翔的脸刷一下红了,脑海里一行大字盘旋直接脱口而出,“男性szq,nd海绵体和yj海绵体的位置关系是——”


“小南。”


宫学长说得颇为咬牙切齿。


“先放开我。”


还有,你不要一边说一边捏。


顾及到明天就是标本考试,宫铁心硬生生忍下了冲动。


谢南翔怪不好意思的,挠挠头继续学习去了。


当看到男性结构那一部分,他情不自禁、毫不自觉、完全没觉得什么不对地,自动自觉地摸了一把宫铁心。


谢南翔:医学生眼里没有性别。


宫铁心:男朋友间有。


谢南翔:职业道德高于个人情感。


宫铁心:……


谢南翔:啊……学长……你in了……要不,我帮你?


宫铁心:你专心复习,我自己有手。


于是他们深入学术讨论了一整晚。




湮言芫鄢

#生贤#
#巍澜#
#沉豆#
#成君#
#井东#
#宫南#
#迟非#
#照歌#
本章cp基本都出现了,更新的时候正好在看湖南台,我实在受不了了我要元若赶紧给我过来!不管cp是谁先过来!别他妈在那里受气了,看得我心疼!剜心!

说实话本来一开始是打算伯力配齐衡的,但是现在有点犹豫了,因为双A是没有好结果的。没错我设定伯力是A元若也是A(一开始打算伯力A元若O的,但是现在改变主意了)!所以我要给元若再征集一个小甜心,烦请大家提名😚😚😚,古代现代都阔以(水仙也欧克的😂😂😂)

然后,下次更新在我挑到沉豆合适的情头之后,如果有推荐的请不要大意的告诉我😘😘😘

最后,大家发现少了水印么得!我终于咬咬牙...

#生贤#
#巍澜#
#沉豆#
#成君#
#井东#
#宫南#
#迟非#
#照歌#
本章cp基本都出现了,更新的时候正好在看湖南台,我实在受不了了我要元若赶紧给我过来!不管cp是谁先过来!别他妈在那里受气了,看得我心疼!剜心!

说实话本来一开始是打算伯力配齐衡的,但是现在有点犹豫了,因为双A是没有好结果的。没错我设定伯力是A元若也是A(一开始打算伯力A元若O的,但是现在改变主意了)!所以我要给元若再征集一个小甜心,烦请大家提名😚😚😚,古代现代都阔以(水仙也欧克的😂😂😂)

然后,下次更新在我挑到沉豆合适的情头之后,如果有推荐的请不要大意的告诉我😘😘😘

最后,大家发现少了水印么得!我终于咬咬牙把会员整了!😝😝😝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