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宫泽佐江

3094浏览    142参与
咩咩咩咩咩唧
祝我的小太阳生日快乐 2019...

祝我的小太阳生日快乐

2019年重新出发,到更广阔的的世界去吧

祝我的小太阳生日快乐

2019年重新出发,到更广阔的的世界去吧

咩咩咩咩咩唧
一首我怀念的。送给两位

一首我怀念的。送给两位

一首我怀念的。送给两位

咩咩咩咩咩唧
桐生夏辉应援会会长城户小春和她...

桐生夏辉应援会
会长城户小春和她的左右手宮澤阳和吉行麒麟

桐生夏辉应援会
会长城户小春和她的左右手宮澤阳和吉行麒麟

咩咩咩咩咩唧

p1蕾明露背毛衣
p2性转私设

p1蕾明露背毛衣
p2性转私设

咩咩咩咩咩唧
衣服感觉好像是一半黑一半白的就...

衣服感觉好像是一半黑一半白的就这么画了😂

衣服感觉好像是一半黑一半白的就这么画了😂

咩咩咩咩咩唧
东京暴族的顺美x澄和堇的千明

东京暴族的顺美x澄和堇的千明

东京暴族的顺美x澄和堇的千明

咩咩咩咩咩唧
宮澤家高中组🙆🏽

宮澤家高中组🙆🏽

宮澤家高中组🙆🏽

司徒翼

【三十題系列】08.早安吻(佐玲)

※三十題系列,CP皆不同

※一千至兩千字的小短篇

※不會按照原本的編號(因為沒有照順序寫x)

  

  朦朧地睜開雙眼,抬手輕輕揉了揉眼睛,然後拿起枕邊的手機。

  9:15分。

  比起鬧鐘響起還要早了45分鐘,宮澤佐江忍不住在心底覺得哭笑不得。

  明明是得來不易的休假日,卻還是比預定時間要早起了,難道自己的身體已經開始習慣讓自己睡不飽了嗎?至少,現在的自己雖然十分清醒,卻能感受到自己不論身體或精神上都相當地疲倦。

  很想重重地嘆一口氣來表達此刻心情的鬱悶,但是顧及身邊那個女孩還在熟睡著,宮澤便打消了這個念頭,那口氣最後只是輕輕地從她口中逸出。

  當年在...

※三十題系列,CP皆不同

※一千至兩千字的小短篇

※不會按照原本的編號(因為沒有照順序寫x)

  

  朦朧地睜開雙眼,抬手輕輕揉了揉眼睛,然後拿起枕邊的手機。

  9:15分。

  比起鬧鐘響起還要早了45分鐘,宮澤佐江忍不住在心底覺得哭笑不得。

  明明是得來不易的休假日,卻還是比預定時間要早起了,難道自己的身體已經開始習慣讓自己睡不飽了嗎?至少,現在的自己雖然十分清醒,卻能感受到自己不論身體或精神上都相當地疲倦。

  很想重重地嘆一口氣來表達此刻心情的鬱悶,但是顧及身邊那個女孩還在熟睡著,宮澤便打消了這個念頭,那口氣最後只是輕輕地從她口中逸出。

  當年在後台替她整理著衣服時,又怎麼會想到未來的某一天,自己的生活中將無法缺少了她,她只要這樣靜靜地躺在她身邊,就能讓溫暖從自己的胸口滿溢出來。

  怎麼會想到會變得這樣喜歡她。

  嘴角勾起微微的弧度,宮澤收回拉遠了的思緒,讓自己的想法回到早起了這件事。是早起來整理家裡做早餐好呢?還是再繼續睡一會兒好呢?

  考慮了一下,從剛移籍到SKE48以來就沒停下過的繁忙工作,讓自己連整理好自己帶來的行李都沒時間,更別提這陣子還換新了不少私服,租屋處已經快被各種各樣的雜物給堆滿了。

  還是起來整理一下吧!不然下次要碰到休假,都不知道會是多久之後的事情了。

  這麼想著的宮澤剛剛要移動身子起床,才發現不知道什麼時候,身旁的那個女孩是抱著自己的左手臂睡得香甜的。

  ……看來自己的選項已經自動刪掉了一個呢。

  宮澤看著那人的睡臉,全然不知自己臉上的表情此刻是多麼的溫柔。她的眼中只剩下那人白得過分的肌膚,和她睡覺時不自覺微笑的表情。

  睡在自己的身邊也帶給她幸福感了嗎?

  一直以來都常常聽到人家總說「松井玲奈皮膚的色度跟別人差太多了。」、「松井玲奈的膚色有時會讓人誤以為是病態的蒼白。」之類這樣的話,難得有今天這樣仔細觀察的機會,才發現其實白皙透亮,內裡還是透出圓潤的紅。

  特別好看。

  真要讓宮澤說的話,待在SNH48的兩年中,那種想做些什麼卻沒辦法做的心情,加上待在異鄉的思鄉情緒,也著實讓她感到有些折磨。當然,這並不是說她對SNH48沒有感情,只是這些相較之下犧牲的東西也是不可避免的事實。

    那兩年中,除了Team K及當年AKB48選拔成員的各位外,最常出現在宮澤佐江心中的身影就是松井玲奈的了。

  如今,在移籍過後,自己雖然沒能回到自己開始的地方,卻也意外地順利牽起了她的手。甚至此刻,她就這樣躺在自己的身邊。

  不知不覺看著松井的臉,宮澤便出了神,沒有意識到時間的流逝,好似才一轉眼,宮澤就又失去意識,睡著了。

  //

  確認對方的呼吸聲變得穩定後,松井才慢慢睜開雙眼。

  有時候,松井會覺得特別不理解宮澤。就像是現在,明明連續工作了好一段時日,碰上了久違的休息日,竟不打算讓自己多休息一點,還訂了鬧鐘。這麼說並不代表松井不支持規律健康的生活作息,相反的,在進入演藝圈之前,她的生活作息也稱得上是相當地規律,然而隨著加入了SKE48,時間漸漸得不受自己控制了,平常的生活作息都已經足夠混亂了,在休息日時自然是能休息得多那便多休息。

  不過相比宮澤她倒是幸運了些,前幾天的行程主要在乃木坂46的部分,通勤時間多多少少也對於自己的休息有些助益。

  因此此刻清醒過來的她並沒有得到來自身體的抗議。

  但她也不著急著起身。畢竟那怕在同一個團體之中,那怕是甚麼都不做,只要能夠這樣依偎著對方,對於她們來說都是相當奢侈的時間。

  就這樣抱著宮澤的手臂,松井難得地放空了自己。隨著年紀越來越大,生活中每分每秒總有著必須要認真考慮的事情,像這樣不去思考什麼的時間少得可憐。但是在宮澤身邊,松井就能感受到發自體內地一股安心感,能夠讓她放鬆下那些緊張的神經。

  就這樣,松井用自己的方式在宮澤不知道的時候撒著嬌,直到她估計宮澤的鬧鐘快要響起來了,才小心翼翼地放開宮澤的手臂爬下床,拿起宮澤放在一旁的手機解除掉鬧鈴。

  兩人的關係產生的默契自然讓松井明白宮澤想要做些什麼。不外乎就是整理一下那些搬過來還沒來得及拆開整理的箱子、還有做一頓美味的早餐吧!

  「最近這麼累,讓妳好好睡一會兒。」松井的氣音飄散在空氣中。

  //

  等到宮澤聞到了早餐的香味醒過來時,時間已經接近中午了。宮澤拿起手機看到時間時還困惑了一秒,隨即開始運作的大腦就立刻明白了這是自家戀人的體貼。

  帶著充足的精神進了盥洗室打點好自己後,踏進客廳的宮澤就看到早餐已經被好好地擺放在餐桌上,而松井正在客廳的另一端蹲下身拆開一個大紙箱。

  「早安,等我洗個手就可以開動了。」聽見宮澤腳步聲的松井直起了身子,朝著宮澤露出了微笑。

  而宮澤則是露出了更大的笑容,走到松井面前環住她的腰,然後微微側了頭,給了松井一個蜻蜓點水的吻。

  「早安,玲奈。」


honeydingy

「AKB」River(無CP、励志向)

很久以前的文,原文底稿不見了,千辛萬苦找到了以前發的一個論壇扒下來,留個底。

如果你的面前有一条即深又寛的河,你会选择渡过它还是退缩?

宮澤佐江視角。

珠穆朗玛峰的三号营地位于海拔7500米的地方,空气十分稀薄,氧气根本不够补给我们这些习惯在平原生活训练的军队女孩。

许多队友一上到营地就抱住氧气瓶缩到了角落,连平日很喜欢打闹嬉戏的大島优子也变得异常安静,这就更不用队裏年龄最小且身体也较为虚弱的渡邊麻友了。她正蜷缩著身子卧在冰冷的地板上,手指和脸蛋已经青紫了,但她依然顽强地保持著清醒。在这种严重缺氧并且天气严寒的高山环境里,身子弱点人一旦睡著了便永远也不会再醒来。

這裡不是可以常呆的地方。攀峰前預測的好天...

很久以前的文,原文底稿不見了,千辛萬苦找到了以前發的一個論壇扒下來,留個底。




如果你的面前有一条即深又寛的河,你会选择渡过它还是退缩?



宮澤佐江視角。


珠穆朗玛峰的三号营地位于海拔7500米的地方,空气十分稀薄,氧气根本不够补给我们这些习惯在平原生活训练的军队女孩。

许多队友一上到营地就抱住氧气瓶缩到了角落,连平日很喜欢打闹嬉戏的大島优子也变得异常安静,这就更不用队裏年龄最小且身体也较为虚弱的渡邊麻友了。她正蜷缩著身子卧在冰冷的地板上,手指和脸蛋已经青紫了,但她依然顽强地保持著清醒。在这种严重缺氧并且天气严寒的高山环境里,身子弱点人一旦睡著了便永远也不会再醒来。

這裡不是可以常呆的地方。攀峰前預測的好天氣瞬息萬變成暴風雪,變化莫測的天氣造成隊伍無法正常攀頂,並且從去年開始無常的天氣導致珠峰的冰雪極易鬆脫,隨時可能落下,到那時整隻隊伍都有可能覆滅。

我带上防护眼镜打算只身一人到营地附近进行勘测——在整只隊伍中似乎只剩下我還有這樣的體力。我當機立斷,沒有過多猶豫,拍了拍身旁氣息不穩的TeamK隊長秋元才加,向她做了一個出去的手勢。

像軍隊這種戒備森嚴的機構,是十分注重保密的,像手勢這類確認你是否為隊友的憑證便也必須掌握。

秋元才加微微地點頭,回了一個「小心謹慎」的手勢給我。

在珠穆朗瑪峰這種地勢高並且險要的雪地裏,隨時可能遭遇危險,特別是當你孤身一人的時候。秋元才加的提醒只是作為一個隊長的職責而已,若真讓她給我一樣防身的東西,那必定是會被拒絕的。

人在險境中都會比較自私,但我明白這種自私是絕對必要的,要不面臨危險並為此喪命的就有可能會是你自己。

我沒有再耗費精力,默默整理好自己的東西,背上背囊向營地外走去。

就在我到門口之時褲腳突然被人拉住。我低頭去看,拉著我的人竟是平日交際不多隸屬TeamA的前田敦子。我不明所以然地蹲下了身體,起初以為只是她難受需要一個依靠;她卻將自己身上蓋著的軍用羽絨服以及放在一旁的探測器給了我。

“……這是高橋南的……”她撤下附在嘴上的氧氣罩,用帶著軍綠色手套的左手指了指探測器,一邊艱難地喘氣一邊斷斷續續地說,“外面很冷,穿多件衣服會保險點……請你多加小心,宮澤……”她蒼白的臉上浮現出淡淡的微笑。

接過前田敦子遞給我的東西,被冰雪凍結的心不禁感到暖暖的,至少我知道她是真的在關心我,為我的安危著想。

我曾從小嶋阳菜那兒聽說過有關TeamA隊長高橋南的事跡——她已經永遠睡在了這座擎天高山鋪天蓋地的雪融之下。TeamA比我所屬的TeamK以及柏木由紀領隊的TeamB更早來到珠穆朗瑪峰進行訓練。

當時整個TeamA有將近二十四人,身體素質的最好的就屬隊長高橋南了。但就是這樣一個人,卻在團隊第三次登峰之時遭遇雪崩,再也回不來了。

其實那場雪崩她本是可以躲過的,小嶋阳菜這樣說道,但那天TeamA的副隊長前田敦子在行路過程中弄傷了腳踝,落在了隊伍的後面,那時雪崩是朝著她襲去的;走在前面的高橋南想也沒有想就甩開背囊沖到前田敦子的身旁,一把將她推出雪崩經過的範圍,自己被滾成一個球狀滑下了山崖下去。

意外發生得太突然,所有的隊員在那一刻都呆住了。但畢竟隊裏的每個人都是在軍隊裏訓練已久的戰士,沒有人在震驚後亂了陣腳。前田敦子背起高橋南的背囊,默默地跟在隊伍後面繼續前進。失去隊長的TeamA變得禍不單行,接二連三地意外致使隊伍到達二號營地時僅僅剩下不到十五人。

“這次事件是每一個生存下來的隊員心中永遠的傷和痛,估計花費一輩子也抹無法抹掉。”在對於遇險成員的追悼會上,小嶋阳菜紅腫著眼睛和我說道。

手握著前田敦子給我的探測器——那是高橋南的遺物,也是前田敦子一直珍重的東西,它現在躺在我的手中,沉甸甸的像萬噸巨石。

“不會有事的,我會平平安安地回來。”我捏捏她還定在空氣中的左手,回以一個笑容。她安心地帶上氧氣罩,蜷在她僅剩的一件軍旅大衣裏。她裸露在外的皮膚被凍成青色,嘴唇也蒼白得駭人。

我思緒了一會兒,伸手搶過她狠狠拽在懷裏的大衣,將羽絨服搭在了她的身上。她抬頭不解地看著我,我重她咧嘴笑了,嘴裏呼出的白霧似乎結成了冰碎。我快速地著上大衣,將皮囊上的繩子系得牢固,小心打開了營地的帳篷。

外面的大雪如鵝毛似的紛飛,眼前全是白茫茫的一片,能見度絕不超過兩米,這樣我感到害怕。前面是未知的危險,後面是暫時的安全,我不禁開始猶豫我最初的堅決。

揣在手中的探測器表示著我所在的經緯度和三號營地所屬的未知,閃爍的紅綠兩點恰好重疊。我看著它,感到全身被一種無窮地力量支撐,擔憂的心情也瞬間豁然開朗。怎麼可以退縮,既然決定了要保存營地裏這麼多人的生命,無論如何也不能膽怯。

我毅然地挺直了腰板,走進冰天雪地中。

前方的道路渺茫曲折並且未知,但只要心懷一顆堅毅勇敢的心,便一定可以尋求到希望的光芒,然後所有人都得以生存下來。

在珠穆朗瑪峰上行走的危險程度不亞於走橫在懸崖上的鋼絲。

我先是繞著被紮得十分堅固的營地走了一圈,確定了一下四周是否潛在著什麼危險。風雪之大阻礙我每一次前進的步伐,我用上山時專門向當地藏人買的粗木棍插入幾英尺的雪地裏,一步一步艱難地向稍遠的地方前前行。

僅僅向前走了幾步,我輕輕扭過頭去看身後的營地——它已經被大片的雪所遮掩,無法看清形狀。

我沒由來地感到恐慌,急忙看了看手中的探測器:表示我的綠點只是比剛才有了稍微的偏差。這表示我並沒有行進多遠。我不禁在心裏深深歎了一口氣。在這種惡劣的環境下人總是會變得格外敏感和神經質,但千萬不要選擇忽視它們,說不定正是這種感知將你從危難中解救出來,我突然想起出發前教官說過的話。

小心一點總不會出錯的,我心想。然後我拄著木棍繼續前進。

周圍除了呼呼而過的風聲再也聽不到別的聲響。風雪吹散了聚集起來的氧氣,讓空氣變得更難被人所適應。曾經進行過高原訓練的我也漸漸感到呼吸不順,但這並沒有到達我無法承受的地步,只是這種程度的困難和危險是嚇不倒我的。

雪開始越下越大,積雪已經可以沒過我的膝蓋了。我已經無法分辨前後左右的方向,不斷慶倖幸好著前田敦子給我的探測器。

我再次拿起探測器查看我現在的位置。恰在這時一團雪球從山上滾落,直接砸在了我拿著探測器的右手上。被突然衝擊的右手一時間失去力氣,我眼睜睜看著探測器就這樣甩了出去不知所蹤。

這下糟糕了。我的腦海中即刻出現這個想法,幸好思維比行動快上一步,才沒有蹲下身子去尋找不知掉到何處的探測器。在這種惡劣的環境下,任何的行動都要經過三思而行,過於輕率只會招致不可預計的可怕後果。

失去了探測器的我開始感到不安,呆在原地不知所措。大顆大顆的雪如冰雹一樣砸在我的腦袋和肩膀上,隔著厚厚的外頭和防護帽,竟讓我感到疼痛不已。

這下該怎麼辦,接下來如何是好,我一邊邊詢問自己卻也只是無果。我嘗試轉身往回走,但眼前一片雪白斷絕了我的思緒。在這深山冰雪之中,我迷失了來時的路,也尋回不了該到的去處。

早知道就不要逞強獨自一人出來,明明就已經自身難保還談什麽讓每個人都活下來。驚恐的感覺讓我想要哭泣,但也只是想想罷了,遇到這種困境最重要的是保存自己的體力,等待機會。我銘記教官說過的每一句,此刻它就像救命的稻草一樣支撐我鼓起勇氣活下去。

我咬著早已凍僵的嘴唇,一步步地前進。既然沒有退後的道路,那就要繼續向前,即便前路如何艱辛,總比呆在原地什麽也不做好。這時,我的腦海裡閃過前田敦子淡淡的笑,仿佛雪中送炭一樣給予我力量。

只要不放棄,總有一天雪會停、風會熄,總有一天會再次見到溫暖我心窩的笑容。懷著充滿希望的心情,我不顧鋪天蓋地的風雪,毅然前進,我似乎看到了希望的指明燈矗立在不遠的彼岸,只等我越過波濤洶湧的大河去得到它。

是的,別忘了你是宮澤佐江,是從軍隊艱苦環境中活下來的四十幾個女孩的其中一人,你擁有永不輸給他人的堅韌不屈。在海拔7500米這樣空氣稀薄的地帶,你是唯一一個不需要依靠氧氣瓶便能自由呼吸的強者。你應該相信你自己,這隻是一個需要單獨完成的考驗而已,沒什麼大不了的。

我不知道自己到底行走了多久,雙腿開始感到僵硬疼痛,每走一步似乎都在牽動著我的經脈。很痛很痛,有那麼幾次我險些就跪倒在雪地上。

但我依舊不願放棄遠方的希望。只要不放棄,苦難和失敗也會成為成功的墊腳石。向前看吧,前方就是希望。




前田敦子視角。


珠穆朗瑪峰不愧是世界之巔的山脈。

雖然在這次訓練前我便不止一次地到過這兒,但再一次見到它的巍峨宏大,還是會不由地發出感慨。它簡直就是神明留下來的著作。

除了原TeamA的成員之外,其他的隊友都沒有攀爬過這座撐天的高山,各個顯得異常興奮。我卻是一副心情不佳的樣子,臉色也不怎麼好看。珠穆朗瑪峰,是我從軍這麼多年來的一個噩夢。

我是原TeamA的副隊長,也是原TeamA里除隊長高橋南外體力最好的一個。我們的隊伍在高橋南的帶領之下成功完成兩次攀頂,爬上了8844.4米高的山峰。我們是成功攀爬珠峰的第一支女子軍隊,全隊皆為此自豪。

但海好景不長,第三次攀頂恰遇上威力極大的暴雪天氣——那時我們已經離開三號營地向山頂出發了。在風雪中行進的倒落上,我被裸露出來的岩石絆倒弄傷了左腳腳腕。行走困難,只能拖著腳步儘量跟在隊伍的後面,以免掉隊。因為腳上的疼痛,一向感知力很強的我竟沒有注意到向我沖來的雪崩。

那次我躲過了一劫,高橋南卻再也沒有回來。

那次,也成了原TeamA傷亡最慘重的一次。我們整整失去了包括隊長在內的十一名隊友,只回來了十三人,並且身上都掛上不同程度的傷。

傷勢最重的就數衣著最單薄卻也最愛美的峰岸南——手腳都被嚴重凍傷。軍醫在進過反復檢查後,將我們這些傷勢較輕人喊到了他的辦公室,一字一句殘忍地告訴我們一個難以置信的事實。

“峰岸南的手腳已經壞死了,必須截肢,而且要快,最好今天就開始動手術。……要不,難保壞死的細胞會不會隨著血液流淌全身。到那時,就真的束手無策了。”

真的只能這樣嗎。我們反復詢問著軍醫同一個問題。峰岸南那麼愛美又那麼活潑的一個人,要讓她怎麼去面對截肢這種事情,又怎麼面對還有大半生的未來。她一定瘋了的。

“這種事情,我們誰也無法做出決定。我們應該把結果告訴她本人,由自己抉擇。”當我們都在為這件事情傷感煩惱之時,篠田麻里子卻說了這樣一段話。

是啊,無論是否要截肢,峰岸南面對的都會是屬於她自己的未來,我們誰也沒有這樣的權利操縱別人。是生是死,是截肢還是保留最後的美好直至很快便會到來的死亡——這些都只能由峰岸南自己選擇。但我們都只是害怕,如此殘酷的現實她是否能夠接受。

別忘了,峰岸南和我們一樣是一名女戰士,擁有永不放棄的信念與堅韌不拔的意志。篠田麻里子的話提醒了我們所有人,一瞬間的恍然大悟與釋然讓每個人都堅定了自己心中的念頭。

當峰岸南從我們口中得知她的情況時,她表現得非常鎮定,並且果斷決定立刻對她進行截肢。

“沒有了生命,再漂亮又有什麼用?只要活著,總會有希望的,怎麼也好過守著徒有其表的美麗喪命。”峰岸南流著淚說,每一滴都如千金重的鉛一般壓在我的心頭。

峰岸南從手術室裏出來時,手腳都只剩下關鍵以上的半截。麻醉藥使她昏睡過去,她的傷痛使我們哭得天昏地暗。

再次組成TeamA時,原TeamA生存下來的隊員都被選了進去,除了峰岸南。她正坐在軍隊的病床上,身旁是一直對她不離不棄的男朋友。部隊上已經發下文件,宣稱承擔起峰岸南治療的全部費用。

峰岸南說她現在這樣就知足了。我們都有目共睹,她是真的感到幸福。活著就是希望,就算在人生的低谷,就算感到前方的道路渺茫不可及,請活下來,活著總會遇到一些美好的事和人,它們會鼓舞著你繼續生活下去,感受這個世界的光明。

這一次攀頂訓練空前壯大,部隊裏三個女子隊伍的人員都來參加了。

原TeamA的人被打亂分散在三個隊伍裏,隊長分別為篠田麻里子、秋元才加以及柏木由紀,副隊長則是由我、宮澤佐江和北原裏英來擔當。

組隊之時我就非常注意TeamK的副隊長——活潑好玩,有著與高橋南和峰岸南相像的性格。想到那兩個人,我不禁又感到傷感:如果他們沒發生這種意外,現在應該也和大家一起參加這次的訓練了吧。

這次來的時候我特地托部隊帶了一束白菊花過來,將它放在了大本營的祭奠臺上。安走,高橋南,願你保佑我們這次可以平安無事。

或許高橋南並沒有聽到我的祈禱,又或許我真的一個災星。在上到三號營地時,珠峰複雜多變的天氣刹那將晴空萬里變化為漫天風雪。原本就稀少的氧氣被風吹得更亂,我們都不得不抱著氧氣瓶大口大口地呼吸。唯獨一人依舊如常,那就是宮澤佐江。這種高原反應似乎對她毫無影響,除了臉色凍得有些發青之外,她看起來十分健好。

於是,我們四十幾人的生死重任便全落在了她的頭上。就像當年高橋南遇難後,板野友美擔起隊長一職前去探路。只是希望她的結局不會和板野友美一樣,一去不復返。

當宮澤佐江向自己TeamK的隊長報告時,秋元才加居然只是點點頭默認,沒給她一樣防身用的物品。或許人到了生死存亡之際都只會考慮到自己,但在這種極惡劣的情況之下,孤身獨行的結果只有滅亡。只有團結才能有出路,只有每個人都牽著彼此的手才能共同渡過面前波瀾的河川,到達希望的彼岸。

我抓緊了手中高橋南留下的探測器,沒有過多猶豫便交給了宮澤佐江。我希望她能平安的回來,不僅僅為了我們這裡四十多人的性命,更是為了她自己。無論如何,都請活著回來,即使面前是懸崖峭壁,但只要閉上眼,堅持心中的信念,便一定能跨過。

“我會回來的。”她的承諾使我心安。風雪再大,也會被堅持活下來的信心所擊垮。所以,我選擇了相信她,就像那時篠田麻里子相信峰岸南一定能接受截肢的現實一樣。

信念如刀,總能劈開黑暗,看到那即便弱小卻堅持閃耀的光明。千萬不要放棄活下來的念頭。

宮澤佐江冒著風雪出去探路了。我能想像到外面的天氣到底有多麼惡劣,我也能想像到她每一步前進的艱辛。突然我想到高橋南和我說過的一句中國古語:故天将降大任于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劳其筋骨,饿其体肤,空乏其身,行拂乱其所为,所以动心忍性,曾益其所不能。是啊,在七炫彩虹到來之前,總會經歷大風大雨,挺過去就好了。

我看到渡邊麻友的臉色越來越差,氣息也開始極不穩定。整個隊伍中身體最差的她能撐到現在已經是一個奇跡了。在山上之前,我們所有人都聽見她的那句呐喊聲:沒有做不到的事,只是看你想不想去做。我,渡邊麻友,一定一定要攻克8844.4米的高度,站在珠峰山頂俯視這個世界。一定一定要做到。她笑得神采飛奕,被凍得通紅的臉蛋透出她堅毅的決心。

我默默緩慢地爬到她身旁,緊緊抓住她的手,給她屬於我的生命的力量。我知道,她快不行了。

她抬頭看向我,晶瑩在眼眶裏不住閃爍。她用力地撤下氧氣罩,已經蒼白得毫無血色的雙唇開開合合、斷斷續續地說:“敦子……我好困,胸口好難受……我不知道是否還能撐下去……我剛才迷迷糊糊間,眼前好像看到了珠峰的山巔……是不是我們已經攀了上來……是不是,我們成功了……”說完這段話,她的氣息更加微弱了。

摘取手套的我擦去她眼角的淚——在這種零下三十多度的氣溫裏,她的淚竟滾燙到讓我有種被灼傷的錯覺。我快手移下我臉上的氧氣罩附在她的嘴上,故作鎮定帶著微笑地說:“對……我們成功了,我們就快到山頂了。麻友,你看,就在前面……不要睡,就在前面,前面就是我們的目的地……你可以俯視這個世界……你可以在山巔上大叫……麻友……”

她順著我的手看向前方,或許她是真的看見珠峰的山巔、看到成功的希望了。她笑了,縱使臉色青白,卻風華絕代的笑了。她動了動唇,我看得分明她說了什麼:真好,我們成功了……我做到了。帶著笑,渡邊麻友緩緩地閉上了眼。氧氣罩上的附著的白煙越來越少,漸漸全部隨著風雪散去。她睡得安詳靜謐,我想高橋南、板野友美和許多許多睡在這座山上的隊友會來接她的。她們都會在希望的那端等著我們的到來。

篠田麻里子走過來拍拍我的肩膀,我知道她是在安慰我。我對著她笑了笑,相信我,我沒事,我經歷過那麼多悲傷和痛苦都可以堅強的站起來,這次也一樣可以。因為我是前田敦子,因為我有著軍隊女孩那種堅韌的精神。是誰曾經說過,獲得成功總要經歷無盡的磨難,只要堅守心中的那份信念,鐵杵也終磨成針。

帳篷外的風雪似乎變小了,身體比較好的幾個人紛紛摘下氧氣罩,裝備好自己的設備,打算尾隨宮澤佐江出去進行勘察。

“等雪再小一點……我們就可以攀頂了……”我自言自語地說,抓緊了渡邊麻友已經沒有動作的手,像是在對待一個仍然有生命的隊友。是的,我不會哭,不會為了一個為信念奮鬥的人哭,她值得尊重,值得我用微笑對待。

當初教官極力反對渡邊麻友進行這次訓練時,她什麼也沒有反駁,只是在第二天交了一封遺書上去,並在教官宿舍的樓下跪了一天一夜。她說,沒有嘗試就不會有成功,我可以無懼死亡,但我不可以忽視我心中的慾望和信念。最終,教官答應了她的請求。年僅十六歲的渡邊麻友加入了柏木由紀領隊的TeamB。

雪終於在每個人的期望下停了。人定勝天——雖然以政治學的角度而已它並非正確,但此刻我卻想大聲地歌頌它。隊友們紛紛走出帳篷,迎接雨雪過後的晴朗天氣。

我和篠田麻里子合力將渡邊麻友搬到離三號營地有一定距離的一個岩石腳下,用雪代替土將她埋葬起來,並用一節削成片的樹枝立了一個簡易的墓碑。最堅強的人,渡邊麻友。

我們每個人莊嚴鄭重地向這座小雪丘磕了三個頭。再見了,吾之隊友,我們在成功之巔相會吧。

“……喂——————”不遠處有人大吼了一聲。抬眼望去,每個人不由欣喜若狂。是宮澤佐江,是那個不顧及個人安危獨自探路的TeamK副隊長。她疲憊,卻揚起屬於她的爽朗笑容。

她遵循了她的諾言,活著回來了!說好不哭的我再也止不住眼裏蜂湧的淚水,喜極而泣。

“敦子,對不起……我把高橋南的遺物弄丟了……”大島優子和秋元才加小跑過去,一左一右地駕著有些步履不穩的她往回走。她看到我,一臉歉意地低下頭,真誠地想我抱歉。

邊哭邊笑的我幾步上前,伸手抱住了她瘦弱的身軀,眼淚打濕了我給她的那件軍旅大衣,“沒事……沒事……回來就好,這就夠了……回來了就好。”

篠田麻里子擁了上來,抱住了我們兩個;然後是大島優子、秋元才加、柏木由紀…………我們站在渡邊麻友的墓前,擁成了一個密不透風的圈子,分享著每一個人的喜悅之情。

後來,我們趁著放晴的天氣,快速上路。經過海拔7900米的四號營地,我們直接上到位於8300米處的突擊營地。只剩100多米了,那裡就是希望,就是我們一直尋找的信念!

第三次站上珠峰的山頂,我不知道自己的心情是激動還是惆悵。

“我們贏了!我們成功啦!高橋!友美!麻友!還有峰岸!我們成功了!你們看見了嗎——————”

不管經歷多大的痛苦,請一定要堅強活下去,一定要堅持心中的那份信念永不放棄。成功的路上總有許多荊棘,它們會劃破你的皮膚傷害到你的身體,但只要勇往直前,堅定不移,荊棘後面必定會是希望的堡壘。是的,現在我們成功了,雖然旅途中有很多人為此獻出自己的生命,雖然有這麼多的人一輩子也沒有機會看到成功的曙光,但還是要不懈努力的去追尋。因為只要有一顆心懷信念的決心,一種敢於為信念努力的堅韌意志,一切一切的障礙都能擊垮。


面對面前那條即深又寬的河,不要退縮,勇敢地選擇渡過它。因為岸的那頭,就是希望。


End

咩咩咩咩咩唧
年纪小的时候不虐一下长大了怎么...

年纪小的时候不虐一下长大了怎么办嘛

年纪小的时候不虐一下长大了怎么办嘛

抠脚鹿·
六亲不认的疯狂小帅。

六亲不认的疯狂小帅。

六亲不认的疯狂小帅。

一支乐色阿骗

惹 把缓存好长一段时间的毕业con拿出来看了

珠:绫巴怎么想呢?不要紧吧?
08:才不是呢QAQ(哭腔)
……
……
08:绫巴也要努力从sae桑那里毕业,撒比西~是永远憧憬的人呢~

好虐啊~绫巴糖…😭
里加也哭得妈不认了😭

趁机多写几笔be 真的好虐啊
我的sae 08啊!

ske拯救了sae酱,sae也成就了宫泽TS啊😭
喜欢大荣军!

惹 把缓存好长一段时间的毕业con拿出来看了

珠:绫巴怎么想呢?不要紧吧?
08:才不是呢QAQ(哭腔)
……
……
08:绫巴也要努力从sae桑那里毕业,撒比西~是永远憧憬的人呢~

好虐啊~绫巴糖…😭
里加也哭得妈不认了😭

趁机多写几笔be 真的好虐啊
我的sae 08啊!

ske拯救了sae酱,sae也成就了宫泽TS啊😭
喜欢大荣军!

沙

友よ、夜明けに待ち合わせよう

第一篇关于w松井的帖子写给SAE。

契机是看到她在自己的毕业con陪小珠跳了Two Roses,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

本来一直固执地不愿看任何不是w松井的Two Roses。但,看到sae的版本真是太好了。想说一声谢谢。


http://www.bilibili.com/video/av3378762/index_3.html

尽管很喜欢TR,但我仍觉得这是很病态的一首歌。

AKB的运营,确实是为了卖唱片没错。但销售员都是十几岁的小孩子,人生观价值观还完全没有成型,正如肥秋所说,就像是未经雕琢的原石。

如何雕琢这颗原石,本来应该是教育家想的事情。可是,AKB不是学校。不管它怎样努...

第一篇关于w松井的帖子写给SAE。

契机是看到她在自己的毕业con陪小珠跳了Two Roses,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

本来一直固执地不愿看任何不是w松井的Two Roses。但,看到sae的版本真是太好了。想说一声谢谢。


http://www.bilibili.com/video/av3378762/index_3.html

尽管很喜欢TR,但我仍觉得这是很病态的一首歌。

AKB的运营,确实是为了卖唱片没错。但销售员都是十几岁的小孩子,人生观价值观还完全没有成型,正如肥秋所说,就像是未经雕琢的原石。

如何雕琢这颗原石,本来应该是教育家想的事情。可是,AKB不是学校。不管它怎样努力把自己洗白成(哪怕是太妹组成的)学校,它终究还是一个卖唱片的组织。

玲叔在小珠初ANN里说,自己对片想いFinally最大的感想是,为了影片效果而让14岁的少女亲自己的脖子——这到底是怎样的做法啊?

去掉里面对百合的某种奇怪的态度不提,我觉得玲叔说得很对(也可以看得出玲叔真的很关心小珠的成长)。无论如何,只是14岁的少女,三观还是一片空白。而本该由教育家履行的使命,都在村里以某种奇怪的方式被培养了。

TR让我喜欢着迷,而又厌恶纠结的地方,正在于肥秋他——似乎以操弄少女们的人生为乐,为了挖掘出病态的美感。

当初,是你们把温柔成熟的大姐姐,配给什么也不懂的小P孩当“老婆”,官方支持着拍摄各种超越年龄的暧昧影片,官方鼓励着粉丝大喊结婚结婚。小孩对姐姐自然地依恋在意,甚至可能发展成暧昧的情感,又因为利益的纠葛搞不清自己和大姐姐到底应该是怎样的关系,到现在两人还深受其影响——这一切的源头,都在于w松井这官方建制的存在。

我不认为w松井是坏东西,它只是卖唱片的同时,制造了一种羁绊而已。只是,肥秋作为慧眼如炬的人精,太早就看明白了两个人在这种建制里会发展成什么样子。而他还把这东西写成了一首cp经典歌。


转载的歌词翻译:http://hanoops.pixnet.net/blog/post/35559284-ske48-kinect-two-roses-%E6%AD%8C%E8%A9%9E%E4%B8%AD%E6%96%87%E7%BF%BB%E8%AD%AF


“再多的温柔也只是虚幻”“我稚嫩到连梦也不会做,时间却一直流逝不停”,这些句子又精准又伤人。人生是远比歌词更复杂的东西,我认为两个真实的姑娘之间的羁绊,不应该被用这种方式讴歌。

所以对TR的感情一直是比较复杂的。


直到看了sae和小珠的版本,感到友情的温度和强度,终于化解了这首歌的病态美。

而这一切都要感谢Sae。


我觉得,去年玲奈毕业以后到现在,w松井饭圈发生的最为震撼性的事件,莫过于cp中的一方——松井珠理奈,从yy的对象变成了“珠聚聚”。

玲奈毕业后,虽然一次也没被理会过,但珠大人仍然坚持不懈地在采访、twitter、直播、live、握手会等各种场合表达着对玲奈迟到的喜欢和思念,对这段关系因为自己的不成熟而过早结束的后悔之情。这位聚聚还把开衣的名曲loop一遍,告诉fans几乎每首歌都是关于玲奈的。

玲叔走后,珠聚聚的寂寞和悔意,sae不可能不知道。而自己作为所剩无几的一期生之一,年初毕业给开衣和珠带来的压力,也一定心知肚明。

此外,我没有认真八卦过,但sae和玲叔关系似乎也很好,据说经常为开衣的事情开导安慰兼任着珠理奈奶妈角色的玲叔。

(就更别提马路2的某集了简直感天动地。玲佐cp的宣传看这里:http://www.bilibili.com/video/av3693477/)

我觉得Sae是开衣里才华最被埋没的妹子——或者汉子——之一。自己也有自己的未来要操心,但她对玲叔和珠,真的很够朋友。

从小珠跳完以后的采访来看,小珠清楚和一个【不是玲奈的人】跳TR意味着什么。

直到现在很多w松井粉似乎还是无法接受这件事的,都在自我安慰两个男孩子跳没什么啦。

正因如此,所以才要跳。我觉得,小珠这个决定做得很好,而Sae真的太温柔。

两朵带刺的玫瑰,尽管依恋着对方,但注定要互相伤害,所以不如把这美好永远封存在记忆中吧——珠Sae的版本,彻底颠覆了肥秋这病态的叙事。


虽然画质很渣但是还是自己看吧,不擅长解说舞蹈:http://www.iqiyi.com/w_19rsvgvoul.html#vfrm=2-3-0-1

歌曲开始时小珠帅气的独舞,两段过片之间新加入的(至少很震撼我)的默契交互,以及第二段过片时,Sae冲小珠温暖地一笑。

看完以后,会觉得,TR这首歌,原来可以这么带劲,这么温暖,有光,看着未来。

看w松井任何一个版本都不会有这种感觉,所有w松井的版本,这首歌都是封闭的病态美,而玲叔表演的时候从来没有过任何表情。

因为玲叔从心底里完全不想接受这狗血诡异莫名其妙的叙事吧?我是这么想的。

毕业前陪珠跳一次Two Roses,很多事情,似乎就有了个交待。


Sae的祝福,小珠实实在在地接收到了,作为观众的我,也实实在在地感受到了。

所以非常想感谢她。

至于标题什么意思……嘛就是字面的意思啦2333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