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宫生 

CellNa_岑

宫铁心/罗浮生(斜线无意义)

  第一人称,其实我还挺少写第一人称的,祝食用愉快。

  ——

  一个安静的下午,阳光正好。可惜在这阴森森的医院偏僻走廊里,只有白炽灯在头顶发出冷冷的光,将整个走廊笼罩在恐怖的气氛中。我撇了一眼紧紧跟在身边的人,看他不由自主打着蝉的双腿,心里嗤笑一声,看来这倭国人派来监视我的人也不怎么样,胆子也太小了些。


  我面无表情的继续往前走,直到走到走廊尽头,掏出钥匙打开紧锁的大门。

  


  大东亚医院停尸间。


  “啊!!!”那小子发出一声尖叫,紧紧拽住我的衣服,哆哆嗦嗦的指着对面解剖台上坐着的人影,:“宫…宫医生,诈诈诈…诈尸啦!...

宫铁心/罗浮生(斜线无意义)

  第一人称,其实我还挺少写第一人称的,祝食用愉快。

  ——

  一个安静的下午,阳光正好。可惜在这阴森森的医院偏僻走廊里,只有白炽灯在头顶发出冷冷的光,将整个走廊笼罩在恐怖的气氛中。我撇了一眼紧紧跟在身边的人,看他不由自主打着蝉的双腿,心里嗤笑一声,看来这倭国人派来监视我的人也不怎么样,胆子也太小了些。



  我面无表情的继续往前走,直到走到走廊尽头,掏出钥匙打开紧锁的大门。

  


  大东亚医院停尸间。



  “啊!!!”那小子发出一声尖叫,紧紧拽住我的衣服,哆哆嗦嗦的指着对面解剖台上坐着的人影,:“宫…宫医生,诈诈诈…诈尸啦!”



  我把他的手打掉,冲他吼道:“闭嘴!给我安静点!”



  看着他紧捂着嘴,但却没有再发出一点声音,我也懒得再和他计较。打开灯,把身上的大褂换成解剖专用的,带好乳胶手套,在他惊恐的眼神中淡定的走向本该躺在台上的“尸体”。



  “今天感觉怎么样?”我例行公事地问道。男人只是茫然的看了看我,然后又低下了头,乖巧地坐着。



  我先是查看了一下男人脖子上的“尸斑”,嗯,没有扩大的痕迹。不见他回答便拉起他的手臂,男人因长时间没有接触阳光,皮肤显现出一种病态的苍白,大概“生前”受到过殴打,原本一道道青紫色的淤痕经过这段时间的恢复开始变浅。后脑的遭受的打击伤也结了痂。只是右侧大腿上的刀伤怎么也不见愈合。



  真是麻烦……



  我认命地替男人消毒,换药,重新包扎伤口。



  派来监视我那小子现在回过了神,瑟瑟发抖地蹭到了我身边,声音颤抖地问我:“宫…宫医生,这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呀?他到底是死人还是活人哩。”



  不知道这小子话里的哪个字刺激到男人,一直呆呆低着头的男人突然抬起头,两眼直勾勾地盯着我,仿佛也在等待我的回答。



  我被他盯的心烦意乱,帮他包扎伤口的手停顿了一下,加大手劲儿,只听男人闷哼了一句,心情才微微变好。



  “宫医生?宫医生?您还没回答俺呢。”那小子不依不饶地继续追问,我现在都不禁开始疑惑倭国人怕不是派了个傻子来监视我。



  “倭国人没告诉你吗?”我没好气地回答。



  “还真没,那倭国人让俺把您的一举一动都报告给他们,其他的什么没有多说。只说俺这样做,每天就能得到2分钱,能买一斤米了。”那小子挠挠头,冲我讪笑道。



  “2分钱就能让你给倭国人做狗?”我嘲讽道,随即心里一片悲凉,我又何尝不是替倭国人卖命,助纣为虐。



  那小子听到我的话,楞了楞,眼圈有点红:“没办法,俺爹娘死的早,留下三个弟弟一个妹妹,张着嘴等吃饭哩。宫医生,您放心!您让俺说的俺才说,您不让俺说的俺一个字也不会说!”



  我有点懵,不知道这小子突然变态是不是倭国人给我做的套,一时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可能是看出了我的不信任,那小子又对我说:“您别误会,俺知道您是好人,去年俺们村二狗子病了,他奶想趁他病死前卖给倭国人换钱,俺偷偷看到是您给二狗子治的病。您别看俺小,俺见过的可多了,凡是倭国人带走的人从来没有活着回来的哩。”



  他说的这事我倒是有点印象。我问他:“那你还来,不怕死吗?”



  “怕哩,怎么不怕!可是没办法啊,饥荒好几年了,出来做工根本养不起弟妹,这世道不好过哩。”



  我张了张嘴,嗓子有点发干,掩饰性地咳嗽了一下对他说:“行,你以后就跟着我吧,我每个月再给你一块大洋。”



  “谢谢宫医生,您真是俺全家的大恩人哩!”说着就要给我磕头,我手上带着无菌手套,不好扶他,只能快点让他起来。



  我让那小子坐到门口的椅子上,帮我注意有没有其他人过来,我则继续给眼前的男人做治疗。



  这个男人是三天前倭国人送进来的,和其他实验体不一样,不仅仅是因为男人有着出色的外貌,而是男人醒来至今没有开口说过一句话。



  我见过太多的实验体,男女老少,被卖或被骗反正像他这样安安静静不吵不闹,我是头一回见。



  我承认,他勾起了我的好奇心。但那也仅仅是好奇心而已。



  我学医本是想治病救人,可是自从父亲被倭国人抓走了以后,我就将良心泯灭,变成了一个杀人不眨眼的刽子手。


 

  把所谓的“防腐剂”注入男人体内,看着他缓缓陷入昏迷,我扶着他躺倒解剖台上,走去另一间房间,那里还停放着好几具“尸体”。



  近来男人的伤势渐渐好转。除了不说话以外,倒是能给出别的回应,比如问他疼不疼,他会点头或者摇头来示意。



  “大哥,你叫啥名字?”



  王东,就是倭国人派来监视我那个小子,最近一段时间,他就跟在我身边,见得多了也知道“尸体”会动会说话,有时候甚至会大着胆子和他们聊上几句。



  见男人不理他,又扭头问我。



  “我怎么知道。在我眼里他和其他人没有区别。”我正专心记录男人身体数据,随口回道。



  其实我说谎了,内心深处有个声音在质问着自己:没有区别?没有区别我会替他疗伤?没有区别我会一次又一次的替换掉倭国人给的实验试剂?没有区别我会把他的编号改了又该藏了又藏只为让他多活一天再多活一天?



  “罗浮生,我的名字叫罗浮生。”这是男人进来以后说的第一句话,可能是很久没开口说话了,男人的声音嘶哑粗糙,就像铁锯锯木头时发出的声响。



  他像是被自己的声音吓了一跳。其实我更是被吓了一跳。



  “你别想我放你出去,你已经是一个死人了。”我将千篇一律的说辞对着男人也说了一遍。



  他拍拍胸口又拉了拉我的衣摆,我不太懂他什么意思,我猜他在示意我他还活着这件事。



  我明白每个人都需要一点时间来接受这个“现实”。



  “你真的已经死了,你的心脏已经停止了跳动,如果你不信的话我可以给你看你的死亡证明。”



  我将他的手拉开,见他茫然的盯着我,心有不忍,补充道:“下葬之前你有什么心愿吗?比如见见家人什么的。”



  他不再说话,有点沮丧又有点认命似的地下了头。



  我疑惑地将话再重复了一遍, 他不再理我,又继续低着头沉迷在自己的世界里。我不再管他,依然将试剂替换成营养液注入男人的体内。



  大概是心绪不宁的原因,下针的时候手有点抖,拔针后有血渗出来,我拿棉花按住血点的时候,男人握住了我的手,用他那沙哑的声音对我说:“罗浮生,我的名字……我希望能你记住的我名字。”



  “好,我答应你。”说这话的时候我也不知道我是出于什么心态,敷衍还是同情?亦或是真心……



  回到家里,我坐在书房里看着之前随意摞放在文件里的罗浮生的死亡证明陷入沉思。



  罗浮生……你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人?他对我的影响已经超出预料,我想了解他的过去,可惜我不能亲自去查,家里也被倭国人布满了眼线,我不能暴露我自己,至少在救出父亲之前不能。



  我只能让王东悄悄去查。



  原来这个男人竟是赫赫有名的东江玉面阎罗,洪帮的二当家,是一个快意恩仇敢单枪匹马对抗日本人的行侠仗义之人。在退出洪帮以后,遭身边人暗算,卖给了倭国人。看着王东查到的详细资料,我知道罗浮生是个好人,他应当活着。



  在再一次帮倭国人做人体实验的时候,我下定了决心,开始暗中谋划着帮逃跑的计划,同时也在收集倭国人拿国人做人体实验的证据。



  倭国人还是发现了我的小动作,我让王东带着罗浮生先走。他的腿伤还没有完全好,留在这里只能徒增麻烦。我已经做了太多的错失,死不足惜,可他……他的命比我珍贵,我不能让他死!



  我把所有关于罗浮生的资料都销毁的一干二净,为他准备好车票通行证,确保他的安全。



  我没想到最后关头,竟然是罗浮生自己不愿意走。



  时间不多了,倭国人已经进了医院的大门。



  “你愿意为你爱的人去做违背良心的事吗?我猜你不会。”我将他紧紧拽住我的手狠狠拉来下,“可是我会……罗浮生,我已经做错了许多,我不想再错下去了……你记得你曾让我记住你的名字吗?我也想让你答应我一件事,忘了我。”



  然后我在他不可置信的眼神中迅速将手上的针剂打入他的体内。药效上来了,他连说话的力气也没有,我把他扶到王东的背上,凑到他的耳边轻声说:“好好活着。”



  看着王东背着他绕小路逃出这座吃人的牢笼后,我将倭国人引到了实验室,挟持了他们的长官,后背顶住门口确保他们一个也不能走出这间实验。



  “别忘了,你的父亲还在我的手上!”倭国人这时还不忘用我的父亲来威胁我。



  “我可以做一个不孝的儿子,但是我不能让更多的孩子失去父亲!”对不起,父亲,请原谅我的不孝,来世我再做您的儿子孝敬您。



  “你一个人改变不了支那的命运,帝国将占领整个东南亚。”



  “我只做力所能及的事。剩下的就交给争议。”我冷笑了一下,毅然决然的开枪射向实验架上的玻璃培养皿,培养皿液体四溅,同时我也中了枪。



  身体靠着门板缓缓下沉,看着眼前的倭国人痛苦的挣扎,我闭上了双眼……

  

  ——

  *赎是救赎的赎,也是赎罪的赎

  *倭国人=( )

  嗯,这是个填空题,你们自己填

  *部分剧情出自朱先森演的《鬼门关》

  *别问为什么,因为我打王者输了,打排位太难了(嚎啕大哭)……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