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宫脇咲良

78.9万浏览    4765参与
木婴綻

@CDTV现场!现场!

“FEARLESS-Japanese ver.-”和“Blue Flame-Japan ver.–”两首歌曲的现场表演🎤💕

LE_SSERAFIM日本出道纪念SP演出,

大家最喜欢的场景是什么?☺

@CDTV现场!现场!

“FEARLESS-Japanese ver.-”和“Blue Flame-Japan ver.–”两首歌曲的现场表演🎤💕

LE_SSERAFIM日本出道纪念SP演出,

大家最喜欢的场景是什么?☺

SPIRIT7

原图见彩蛋(还有部分直拍封面)

原图见彩蛋(还有部分直拍封面)

不是小羊

  果然和朋友一起打游戏更开心呢~

  果然和朋友一起打游戏更开心呢~

木婴綻

cr.@39MysteryLover /arukas319/_SakuraBiyori/mO3l63s

cr.@39MysteryLover /arukas319/_SakuraBiyori/mO3l63s

千锦

  感觉我担都毫无相似哈哈哈

  图是各处收的,侵删

  感觉我担都毫无相似哈哈哈

  图是各处收的,侵删

念.

分享一些头发丝也在跳舞的,女爱豆神图

分享一些头发丝也在跳舞的,女爱豆神图

多加点盐
  “很多人我也能最先找到你”

  “很多人我也能最先找到你”

  “很多人我也能最先找到你”

木婴綻

饭制 Allure  PhotoShoot Sketch 精修

formiyawaki

饭制 Allure  PhotoShoot Sketch 精修

formiyawaki

hyu^jinijus

  真的很喜欢,特别是小樱花那张感觉满满的野心

      我真的好喜欢崔胜澈的颜😭😭😭

  真的很喜欢,特别是小樱花那张感觉满满的野心

      我真的好喜欢崔胜澈的颜😭😭😭

面包店打工仔

【洪恩採&宫脇咲良】现实向

现实向


“恩採啊,不用太有眼力见,忙内不用看别人的眼色,想做什么就做什么吧,嗯?”


在楼道里擦肩而过的时候kura欧尼温柔的声音低低的压在洪恩採耳旁


整个过程不超过十秒,宮脇咲良说完后就离开了


洪恩採却除了这句话外,牢牢记住了宮脇咲良从她身旁经过带起的一阵微风里那似有似无的“樱花香”,不知道说是樱花香对不对,但是洪恩採找不到其他的词汇来形容,是很好闻很温柔的味道,独属于kura欧尼的味道,所以就暂且拿kura欧尼的名字命名它吧。


——————————————————


洪恩採在被选进出道组后,惊喜之余更多的其实是忐忑。


当见到以前只在屏幕上看到过的宮脇咲...

现实向


“恩採啊,不用太有眼力见,忙内不用看别人的眼色,想做什么就做什么吧,嗯?”


在楼道里擦肩而过的时候kura欧尼温柔的声音低低的压在洪恩採耳旁


整个过程不超过十秒,宮脇咲良说完后就离开了


洪恩採却除了这句话外,牢牢记住了宮脇咲良从她身旁经过带起的一阵微风里那似有似无的“樱花香”,不知道说是樱花香对不对,但是洪恩採找不到其他的词汇来形容,是很好闻很温柔的味道,独属于kura欧尼的味道,所以就暂且拿kura欧尼的名字命名它吧。


——————————————————


洪恩採在被选进出道组后,惊喜之余更多的其实是忐忑。


当见到以前只在屏幕上看到过的宮脇咲良时,洪恩採心里想,“哇 是艺人啊,”


本来以为年龄差和对方已经是出道过两次的大前辈的缘故两人应该很难亲近,但是洪恩採却发现这个艺人好像对她格外的关心和爱护。


然而就算是有这样的大姐和亲切的姐姐们关爱自己,洪恩採也依旧很胆怯,害怕自己说错话而大部分时间都选择沉默,害怕跟姐姐们会尴尬而经常选择第一个离开,时常会感到茫然无措但脸上却不显一点表情。


宮脇咲良就是在洪恩採正处于这样一个不上不下的尴尬局面时对她说了这样的话。


宮脇咲良经常只用一句话就能把自己的防备给创开,也怪不得会被粉丝们称作“文豪樱”。



此时此刻 在宮脇咲良离开后,洪恩採带着复杂的情感静静朝前走去,心里好像掀起了一阵海啸,但是洪恩採没有让任何人知道。


——————————————————


后来,在宮脇咲良过分的偏心下,跟着姐姐们参加了很多次活动后,洪恩採变得越来越开朗,逐渐走上了团霸这条路。


也是很神奇,忘记了从哪一天开始,洪恩採可以经常开菜园欧尼的玩笑,晚上会陪允真欧尼一起切水果,坐在去公司的路上会教一叶欧尼韩语。


这一切好像都是从宮脇咲良那句话说完后就很自然的形成了。


因为洪恩採好像有了名为底气的东西,而变得大胆起来了。


所幸的是四个欧尼都很宠自己,自己也很信任姐姐们,五炽的革命感情建立的十分之快。


——————————————————


许允真在大家要死不活的瘫在保姆车里的回宿舍路上问洪恩採,“四个欧尼里你最喜欢谁,”


像逗小孩问你最喜欢妈妈还是爸爸一样,许允真没想过洪恩採会回答谁,她只是想享受逗小孩玩的乐趣而已。


但是洪恩採却靠在后座浅思考了一下,为什么说是浅思考呢,因为洪恩採是想好好回答这个问题的 所以思考,而“浅”是因为洪恩採只思考了一秒就得出了答案。


“kkura欧尼。”


“呀!是谁每天晚上给你做切水果吃,我好伤心啊恩採。”许允真装作心碎的样子痛苦的回头看着洪恩採。


洪恩採被允真欧尼的样子逗笑了,


“我也喜欢允真欧尼…当然还有采源欧尼一叶欧尼。”


洪恩採决定一碗水端平打发一下三个欧尼。


许允真好像还是不满意,在前面嘟嘟囔囔着姐姐好难过。


最后是采源实在受不了许允真太多的戏而使用了她作为队长的威严技能,让许允真安静否则明天给她多加一个小时的练舞时间。


——————————————————


太过强度的练习加上晃晃悠悠的保姆车,五个人很快就犯了困。


宮脇咲良一上车就缩在最边边的角落里假寐,在许允真她们吵闹的时候眼睛也一直没睁开过,只有在洪恩採秒答“kkura欧尼”的时候嘴角稍微动了一下。


洪恩採转头看着旁边缩着身子睡觉,大半张脸都被卫衣帽子遮住的宮脇咲良,心里突然就柔软的一塌糊涂


“像小猫一样,”洪恩採这样想着。


洪恩採对kura欧尼与对其他三位欧尼的情感一直都有着微妙的不同。


洪恩採对宮脇咲良有崇拜,有敬佩,有感谢,同时还夹杂着很多不明不白的自己从未接触过的心情。


是因为宮脇咲良总是能在不经意间说出触动自己心里最柔软部分的话?


还是因为宮脇咲良是最先向她表露关爱的姐姐?


因为宮脇咲良总是拿她那双明亮的小猫般的大眼睛盯着自己看然后问自己今天要吃什么?


洪恩採找不出答案也没办法找到答案,因为对宮脇咲良这样微妙的情感似乎从她最开始叫洪恩採我们忙内的时候就水到渠成的形成了。


自己不安的情绪每次都能被kura欧尼安抚好。


宮脇咲良的偏爱一直都明目张胆,可能因为团里就自己一个这么小的忙内。


但是忙内自己心里知道,自己所期待的好像不仅仅只是一个这样的姐姐。


她想要的是更多的  别的东西。


在开会讨论lesserafim的概念的时候,组长说,“因为你们都不满足于现状,所以才来到这里,你们的野心是最重要的…”


kura欧尼的野心是想要成为出色的偶像


那我的野心能不能是kura欧尼呢?


——————————————————


宮脇咲良感受到自己的手被人轻轻捏了捏,忽闪着睁开眼睛看过去,


“欧尼我们到宿舍啦。”是忙内恩採。


不知道许允真是什么时候停下了吵闹 太过安静的车内使自己从假寐变成了真寐。


宮脇咲良揉了揉眼睛依旧有点困,洪恩採还在捏着自己的手。等其他人都出去后,坐在最后面的两个人才一前一后下了车。


刚睡醒的宮脇咲良有点懵懵的,任凭洪恩採牵着自己的手往前走。


洪恩採看着少见的这样的乖乖kura欧尼,心里不知道呐喊了多少个“kiyo”。


到了门口洪恩採才觉出一点不对。


“kura欧尼你要去干嘛。”一叶看着路过自己径直走到隔壁宿舍门站着的宮脇咲良发出了疑惑。


“kura欧尼今天要跟我睡吗?”许允真拿钥匙开了门后调侃道。


宮脇咲良这时候才缓慢的反应过来,低头看了看还在牵着自己的洪恩採的手。


“恩採呀你要把姐姐带到哪里去。”


狡猾的把矛头抛向自己,洪恩採觉得有点好笑却又回答不上来。


小品女团在许允真的带领下又闹腾了好一会儿,两个宿舍的人才各自回到了自己房间。


洪恩採今天确实有点累了,反反复复同样的舞蹈练习让自己身心疲惫。


跟允真欧尼一起在卫生间洗漱完后,洪恩採就立马冲到自己房间瘫在床上。


在陷入黑暗的房间里 睡意逐渐袭来,洪恩採迷迷糊糊的想着kura欧尼这时候在干什么呢,已经睡了吗?


突然想起自己的kura欧尼刚刚乖乖牵着自己手的样子,黑暗的 安静的房间里自己的心跳声好像都能够被听见。


缓慢的,洪恩採抬起那只牵了宮脇咲良一路的手,盖在自己的眼睛上,发出轻微的叹气声。


“啊…真的是……要疯了…”


——————————————————


“欧尼是不是太宠恩採了。”


宮脇咲良在第n遍从别的成员那里听到这样的话时,开始思考自己到底是怎么成这样的。



一开始宮脇咲良只是担心这样的一个小孩在姐姐们面前会不合群而偏心的护着她


一起聊天的时候会经常cue她,回宿舍的路上总是跟她挨着坐,总是和她聊些不着调的话


后面熟起来了后会由着洪恩採对自己开玩笑,会给她带小零食,会接受洪恩採的一切抱抱牵手等亲密接触行为


最开始的关心到现在好像已经变成了习惯


  

宮脇咲良好像没办法做到不去在意洪恩採。


不仅是因为她是队内最小的忙内,还有每次恩採靠近自己时 心里升起的那份异常的心情。


“洪恩採像太阳一样,总是能给大家带来快乐,”宮脇咲良在节目里说出这样的话时惊讶的发现  自己心里想的却是


要是这样的小太阳只属于自己一个人就好了


“洪恩採是我可爱的忙内呀,我不宠她宠谁呢。”宮脇咲良笑着回答许允真。


许允真撇撇嘴,“我难道不是欧尼可爱的忙内吗?”


看着许允真撒娇是种诡异的体验,金采源先一步打断了许允真的话,并希望她能闭嘴。


“kkura欧尼…”


跟许允真她们又闹了一会儿后,宮脇咲良来到厨房准备煮拉面吃。


听到熟悉的声音 宮脇咲良转过头


不出意外是粘人的洪恩採


洪恩採很自然的来到宮脇咲良身后,下巴搭在自己肩膀上。


明明最开始见面时她们身高差距还没那么明显,但仅仅只是过去了几个月,洪恩採就已经比自己要高出半个头来。


洪恩採又是很喜欢粘自己的,很经常的,洪恩採就会利用两人的身高差距用各种姿势贴在自己身上。


“我是kkura欧尼最宠的忙内吗。”


洪恩採对着宮脇咲良咬耳朵,毛茸茸的脑袋来回着蹭了蹭宮脇咲良的侧脸。


宮脇咲良手一抖差点把面饼扔出去。


是来撒娇的啊,宮脇咲良无奈的想着


洪恩採说完这句话后就不出声了,宮脇咲良也没有回答


两人诡异的一起沉默住了


宮脇咲良熟练的用筷子搅拌着锅里的面条


洪恩採轻微偏头,嘴巴蹭在宮脇咲良的脖颈处。


宮脇咲良面上无色,心里却掀起轩然大波


咽了咽口水,僵硬的保持住自己的身子


洪恩採此时贴在自己脖颈处的嘴巴就是个定时炸弹,如果这个定时炸弹再动一下,很难想象自己会说出什么话做出什么动作来。


洪恩採不知道自己的kura欧尼此时在艰难的忍受着什么


她只是在嗅着kura欧尼身上熟悉的好闻的味道


看着自己嘴边宮脇咲良洁白的脖颈,洪恩採开始坏心思的想


要是我现在张口舔一下…kura欧尼会是什么反应?不如趁机舔一下再种个草莓吧,啊,好想在kura欧尼这样的脖子上种个草莓啊……但是要是kura欧尼什么反应都没有的话,我会伤心的哦


最终洪恩採还是没有做出什么出格的举动


她稍微抬起身,帮已经一动不动好长时间的宮脇咲良搅拌了一下锅里的面


“欧尼…面要被你煮化啦。”


宮脇咲良直到洪恩採离开自己敏感的脖颈才敢放松下来,刚才一直紧绷着的脖子此时已经有点发酸。


“我要把面端出去了。”


宮脇咲良在锅里胡乱的加了各种调料,又等着煮了两分钟后就把火关了。


洪恩採对于不能继续贴着kura欧尼这件事感到有点可惜


来到外面餐桌,许允真刚吃第一口就做出了一些美式反应


“oh my god!太好吃了,kura欧尼真的很会煮面。”


其他人也竖起大拇指表示肯定。


宮脇咲良是刚才吵着要吃拉面的,现在反而吃了几口后就不动了


“有点困,我先回房间啦。”宮脇咲良懒懒的开口,站起身时顺手拍了拍旁边一叶的脑袋。


洪恩採盯着宮脇咲良拍一叶的那只手,心下瞬间不悦起来,但是面上依旧微笑土豆。


宮脇咲良作为队内的大姐,照顾身边的队友是必然的,大家也都习惯性的很依赖宮脇咲良,但是在洪恩採心里就不是那么舒服了。


虽然知道是因为大家关系好,但是每当宮脇咲良与其他三个欧尼有身体接触的时候,洪恩採都会升起一股吃醋的情绪。


要是kura欧尼只是我一个人的就好了


不要对别人也那么温柔啊我的kura欧尼


——————————————————


宮脇咲良坐在床上打电动


虽然刚才明明说的是困了…


宮脇咲良不得不承认自己是在逃避着什么


年下从不遮掩看着自己的眼神,在伸手准备拍一叶的那一瞬间,就看到了洪恩採赤裸裸的带着些许威胁性的目光。


在厨房里的那段插叙就已经让宮脇咲良有点顶不住了


宮脇咲良不是看不出来洪恩採的情绪,从HKT时期就开始看眼色的自己如今对于表情的研究已经出神入化。


年下的演技又过于拙劣,宮脇咲良也承认自己会经常突然跟别的成员亲密接触来观察洪恩採的表情和反应,宮脇咲良觉得这很有趣,有种洪恩採是被自己掌握住的感觉。


但是今天在厨房里洪恩採毫不掩饰的亲密行为还是让自己慌了阵脚


屏幕上的小人被敌方打的掉了半管血,队友姜惠元无语的开麦


“kura你是在演我吗?”


宮脇咲良这才稍微回过神来


“惠元啊,我好像要完蛋了。”


听着宮脇咲良这样一句没头没尾的话姜惠元有点摸不着头脑。


但是宮脇咲良说完这句话后就跳到别的话题去了。


在游戏结束姜惠元退出队伍后,宮脇咲良盯

着结束界面发呆


无奈的轻笑出声


恩採啊,我自己也陷进去了啊


——————————————————




(后面是🚗啦发出来百分百被夹,有想看的可以私我或者我想办法在评论区搞个链接)

  


DAHYUN

  今天发丸疯,真的很想大家再站到一起 

  

  

  

  PS:水印已经关了,可以直接保存

  今天发丸疯,真的很想大家再站到一起 

  

  

  

  PS:水印已经关了,可以直接保存

木婴綻
#LE_SSERAFIM出演#...

#LE_SSERAFIM出演#gmosonic 🎤✨

在大舞台上能和观众们一起享受,真是太棒了☺️

大家的热情❤️🔥传达了很多🙌


#LE_SSERAFIM出演#gmosonic 🎤✨

在大舞台上能和观众们一起享受,真是太棒了☺️

大家的热情❤️🔥传达了很多🙌


WOrld

【樱恩】黎明将至 2

私设如山的兽人世界观,完全非现实的虚构产物

洪恩採x宮脇咲良

慢速养成

极度ooc,极度ooc,极度ooc

长篇


chapter2


这是洪恩採第……算了,她已经数不清是第几次,反正最后结局都是四脚朝天的,倒在黑色塑胶的健身房地板上。

汗水顺着脸颊往下流,脸侧传来那种液体经过的痒痒的触感,有几滴跟已经与流下的汇合在一起。

洪恩採忽然想起来小时候看过的肥皂剧,里面女主角伤心的时候也会仰面朝天。

旁白里解释说:“因为这样眼泪就不会落下了。”洪恩採觉得她显然是在撒谎,流泪与流汗一样,心与身体的主人怎么会不知道呢,即便她是躺在床上哭,而自己身下却是硬邦邦的地面。


她痛...

私设如山的兽人世界观,完全非现实的虚构产物

洪恩採x宮脇咲良

慢速养成

极度ooc,极度ooc,极度ooc

长篇



chapter2


这是洪恩採第……算了,她已经数不清是第几次,反正最后结局都是四脚朝天的,倒在黑色塑胶的健身房地板上。

汗水顺着脸颊往下流,脸侧传来那种液体经过的痒痒的触感,有几滴跟已经与流下的汇合在一起。

洪恩採忽然想起来小时候看过的肥皂剧,里面女主角伤心的时候也会仰面朝天。

旁白里解释说:“因为这样眼泪就不会落下了。”洪恩採觉得她显然是在撒谎,流泪与流汗一样,心与身体的主人怎么会不知道呢,即便她是躺在床上哭,而自己身下却是硬邦邦的地面。


她痛苦地闭上了眼睛,洪恩採感觉到自己的耳膜跟颅骨一起剧烈震动,因为许允真又在用她的拳套大力的拍打地板。

拍吧,把地板拍裂了更好,这样就不用训练了。洪恩採自暴自弃地想。


“这么快就累了?这可不行啊!快点起来!”

前几次她还会因为害怕而撑着起身,不过她这次毅然决然的……装死。就算许允真硕大的拳套下一秒要砸的是她的脸,她也绝不会再起身了。

许允真拍了一会,见地上人一点反应没有,只好弯腰,一个标准的亚洲蹲,精壮的手臂撑住下巴。小兽人躺在地上听天由命的样子让她想起了某个体能训练后也会这样耍赖的前辈。

虽然要求的任务都会一丝不苟的完成,但运动完总会给自己留出所谓“放空时间”,搁浅的鱼儿被冲上岸时还会甩尾扑腾一阵,她们却是像直接放弃了挣扎的希望。


“啧,允真,不要拔苗助长啊。”

宮脇咲良从健身房门板外探出半个头,手里拎着一罐乳酸味汽水,见到两个浑身水淋淋的人的视线,还没忘了摇一摇。

“不然锻炼太过会长不高的。”

她惋惜样的叹了口气,转身就要离开。

“呀,姐姐!”

许允真愤怒地拍了一下地面,三步并作两步过去,两只拳套几乎是夹住宮脇的肩膀把她拖了过来。


“恩採,你起来,跟她比一下。”


突然而起的好奇让她忽视了在酸痛呻吟的肌肉,洪恩採一个鲤鱼打挺,顺势站在了宮脇的面前。

两个人之间的距离因为小兽人的突然靠近而极限缩短,鼻尖与鼻尖之间几乎要碰到一起。

洪恩採清楚地看见了宮脇咲良猛然放大的瞳孔,她脸上一闪而过的慌乱被努力缩紧身子后退的动作衬托的更为明显,紧绷的嘴角彰显了对方对于亲密距离的不适应。


“姐姐,我们一样高。”


洪恩採收回刚刚盯住宮脇漆黑瞳孔的视线,悄声缩了回去,一屁股墩回地面。宮脇顺势挣开许允真的束缚,给她一个轻飘飘的警告眼神,抬脚向门外走去。


“怎么长这么快?刚来的时候明明还看不到眼睛的。”

她摸了下自己的心口,衬衫被许允真抓出的褶皱还在,小兽人的气味也停留在鼻腔内。

那是一种燃烧的味道,旺盛的生命力顺着她的每个毛孔向外溢出。

她在生长,在向世界宣告自己在长大,这是无需出口就能明白的事实。

宮脇咲良紧紧抿住了自己的嘴角。

 






洪恩採逐渐习惯于训练的节奏。

体能、体术、器械,她循序渐进而又飞速进步。

她学什么都很快,小时候家人们就从不吝啬称赞,现在她的教练当然不会那样,但挑不出错的完成度与情不自禁的点头已经足够使人满意。

她将膛口还温热的器械放下,摘掉隔音耳罩,显示屏上的影像与机械报靶声稳定平缓。汗水转化成小臂上微微隆起的肌肉线条,蕴含着亟待爆发的力量。

这次跟她一起练习的是宮脇。


眼睛大会有利于聚光吗?洪恩採看完她的训练结果后总会不由自主产生这样的疑问。子弹在这位前辈的操控下,除了靶心,似乎它们哪里都不会去。

洪恩採在宮脇瞄准的时候悄悄看向她。她的眼睛在护目镜的遮挡下依旧放出摄人的光,全部的身心都投放在了面前的人形靶子上。

手臂到身体绷紧一条直线,似乎有空气从上面溜过。尽管有时候会看见她在没人注意的瞬间瘫下身子,抱着一瓶汽水窝在椅子内,不过宮脇在工作和面对、教导她的时候都显得格外认真。


不对,不是显得格外认真,而是她就是格外认真。洪恩採不禁回忆起她在教自己控枪时后一点没放水,比许允真更严格的加大难度的样子。

“再加点重量吧。”

宮脇笑眯眯的又给她的手臂添上了一个负重块。

那一周里她手抖的,吃饭时候都没用过筷子。


“呼。”

洪恩採回过神来,宮脇已经吐了口气结束训练,收拾好所有装备,一步步向她走来。她的鞋跟在地板上敲出闷闷的响声。

洪恩採总是会记住这些很小的细节,比如她已经记住了宮脇步子敲在地板上的频率,地板的材质不同,实际上发出来的声响会有区别,可人正常行走时步子的频率与速度却是不会轻易改变的。

宮脇咲良的步子跟她的身高一样会有些小小的,哒哒的声音会更密集,她总是习惯于左脚迈步,脚跟先一步触地。


洪恩採也记住了她的味道。兽人小孩往往不怎么喜欢接触老人,因为相比于人类擅长用眼睛去观测和评判别人,敏锐的鼻子会联合大脑帮助兽人形成关于陌生人的第一印象,而老人身上腐朽的、接近死亡的味道使敏感的小兽人们感到恐惧。

每个人的味道都不相同,老人有老人味道,宮脇也有宮脇的味道。比如,宮脇就不怎么用香水。不知道是照顾嗅觉敏感的兽人,还是压根就没有这样的习惯,她的身上一般只有衣物洗涤剂的气味。

而衣物洗涤剂似乎也不是固定的,几个月后就会换一种香型,显然没有购买固定牌子的喜好……


叮。


宮脇咲良看着洪恩採吃痛的捂住被敲的额头,圆圆的脸蛋上被护目镜勒出的痕迹还没消,一段时间训练过去,累是累的点,吃的却还不错,小兽人不但身高猛窜,脸颊也变得肉肉的可爱,不过这更使红痕变得刺眼了。宮脇瞥了架子上整理好的装备一眼。


“怎么又呆站着。护目镜可以调整大小,我记得告诉过你?”

“我知道的,前辈。”

洪恩採看起来回答的很认真。

宮脇试了一试,还是把那句“那怎么还有勒痕” 给憋了回去,训练服被转身的动作甩起来一个角。

“那走吧,今天的训练结束了。”

 




洪恩採在位子上风卷残云样的向面前的烤肉与饭发起攻击。

今天宮脇前辈的心情看起来很一般,不过邀请一起进食与点餐的时候却格外大方。她秉持着后辈的矜持,也确实在宮脇递过手机来的时候扭捏了一下,稍微只点了一份烤五花肉和烤牛排。

结果送来的时候就被外卖员手里袋子的规模震惊了,原来宮脇把店里所有的肉类菜品都点了一遍,还给她的五花肉和牛排多点了两份。


宮脇咲良在摆满的休息桌对面慢慢地吃,洪恩採在另一边快快地吃,因为宮脇在开餐前洪恩採眼冒金光的时候淡然抛下一句:“这次不用担心不够吃了。”

那一刻洪恩採感觉眼前女人的周边自动浮上了一圈圣光。


“吃饱了?”

宮脇咲良手腕弯折,托住精致的下颌线,嘴角勾起淡淡的弧度。

洪恩採摸了摸有点鼓起的肚皮。

“剩下的,我能打包带回去吗?”

宮脇咲良扑哧一声笑了出来,洪恩採挠挠头,脸颊上露出红晕和不好意思的笑容。

她接过善良的宮脇前辈递过来的小零食,指腹被它硌进去一小块。

对面的女人抬抬下巴,洪恩採张开嘴一把放入。


宮脇迷惑地看着洪恩採被酸的呲牙咧嘴,又碍于是前辈的零食不敢表现得过于明显,努力控制着表情不至于那么扭曲的痛苦样子。

也没有这么酸吧?

她用舌头抵了下口腔中的梅子,默默低头看了看手中黄色的零食包装袋。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