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宫脇咲良

37.4万浏览    2179参与
灯塔77

珉樱

 很短一文,我也不知道写了什么。

—————————————————————

   “珉周啊,我想吃生拌牛肉。”宮脇咲良突然觉得,受伤也不是什么坏事,至少现在不算,虽然骨折的那一瞬间真的很痛。金珉周翻了个白眼,她现在真的很想打她,从昨天宮脇咲良躺在这里开始,又是让自己给她按摩,又是让自己给她喂零食,昨晚居然让自己给她讲睡前故事!按宮脇咲良说的,要不是因为救她,自己现在也不会躺在这里。

    昨天金珉周在路上突然被三个男人骚扰,幸亏宮脇咲良出现得及时,才没有酿成什么后果,但金珉周发誓,宮脇咲良的伤绝对不是因为...

 很短一文,我也不知道写了什么。

—————————————————————

   “珉周啊,我想吃生拌牛肉。”宮脇咲良突然觉得,受伤也不是什么坏事,至少现在不算,虽然骨折的那一瞬间真的很痛。金珉周翻了个白眼,她现在真的很想打她,从昨天宮脇咲良躺在这里开始,又是让自己给她按摩,又是让自己给她喂零食,昨晚居然让自己给她讲睡前故事!按宮脇咲良说的,要不是因为救她,自己现在也不会躺在这里。

    昨天金珉周在路上突然被三个男人骚扰,幸亏宮脇咲良出现得及时,才没有酿成什么后果,但金珉周发誓,宮脇咲良的伤绝对不是因为和那几个男人打架才有的,而是打完了架没看路被路边石头绊倒了导致右腿骨折的,谁知道宮脇咲良咬着她不放了。

    “我要不是来救你,我会受伤嘛。”

    “我是你女朋友欸,你救我不是应该的吗,谁叫你自己不看路!”

    “那男朋友受伤了身为女朋友的你不应该好好照顾吗?”

    “我......”行吧,说不过她,金珉周看着躺在病床上正得意的宮脇咲良,猛地拍了一下她的右腿,然后飞快地冲出病房,留宮脇咲良一人在病房嚎叫。

    隔了快两个小时,生拌牛肉终于到了,宮脇咲良用哀怨的眼神看着满脸充斥着幸福的金珉周提着大包小包的东西走进病房,她很不爽的打开了生拌牛肉。

    “怎么去了这么久?”

    “好看的东西太多了,一时就把你给忘了,对了,路上碰见宥真,她给你买了袋苹果。”

    宮脇咲良看着金珉周手里的苹果,还好是红的,如果是青苹果,她现在可能直接瘸着腿提把刀就去安宥真家了。毕竟两人以前也是为了金珉周争得头破血流,虽然现在她也想过当时应该把金珉周拱手相让,这人还没追到手时都没这么会气人。

    金珉周头都没抬削着手里的苹果,然后切了一小块给宮脇咲良,宮脇咲良赌气的别过头。

    “吃不吃。”

    “不吃。”

    “再问一遍。”

    “不要。”

    “行,生拌牛肉你也别吃了。”金珉周将苹果塞进自己的嘴里,作势就要把生拌牛肉抢过来。

    “别别别!”宮脇咲良抓住她已经伸过来的手求饶,和谁过不去都行,唯独生拌牛肉不行。

    “苹果你吃不吃。”

    “......”

    宮脇咲良鼓着嘴表示自己的抗议,金珉周“噗呲”笑出了声,揪着自己男朋友的脸不放手。

    “傻瓜,逗你的,这苹果我买的,诺,还有两套情侣装。”

—————————————————————

otr快放丸出来啊!!!我想听嘉年华😭


 

鲱鱼罐头

偶遇3【赵粤×宫脇咲良】

*依旧是ooooooc的脑洞流水拉娘故事,自嗨自嗨


*鸽了很久对不起


A


矢吹奈子坐在化妆台前熟练地给自己描眉,企图无视身后坐在床上对自己进行眼神攻击的宫脇咲良。


但是那眼神实在过于炙热,背部疑似存在的焦灼感让矢吹奈子差点起一身鸡皮疙瘩。她叹口气放下手中的眉笔,无奈地对上镜子里宫脇咲良的那双大眼睛:


“我知道了我知道了!会陪Saku酱去的!求求你不要再盯着我看了,半个小时了,你真的不累吗”


得到承诺,镜子里的宫脇咲良立马放松下来,笑眯眯地往后一倒还不忘说一句“谢谢nako酱,那就拜托了~”


重...

*依旧是ooooooc的脑洞流水拉娘故事,自嗨自嗨



*鸽了很久对不起











A



矢吹奈子坐在化妆台前熟练地给自己描眉,企图无视身后坐在床上对自己进行眼神攻击的宫脇咲良。



但是那眼神实在过于炙热,背部疑似存在的焦灼感让矢吹奈子差点起一身鸡皮疙瘩。她叹口气放下手中的眉笔,无奈地对上镜子里宫脇咲良的那双大眼睛:



“我知道了我知道了!会陪Saku酱去的!求求你不要再盯着我看了,半个小时了,你真的不累吗”



得到承诺,镜子里的宫脇咲良立马放松下来,笑眯眯地往后一倒还不忘说一句“谢谢nako酱,那就拜托了~”



重新拿起笔,负担减轻的矢吹奈子状似无意地开口:“Saku酱怎么突然对别的偶像团体这么感兴趣了?还是,还是中国的那个......”



“嘛,就是偶然啦,偶然收到了门票,而且正好是咱们休假的时候,也算是了解一下别的国家的爱豆怎么营业嘛。”宫脇咲良翻个身藏起自己洋溢笑容的精致脸蛋,把心口漂浮的一点点小心虚也一同藏起来。




将眉笔合上,矢吹奈子盯着镜子里的背影若有所思却未言语。



Saku酱,悠悠晃地脚尖已经暴露了哦。













B




演出是在下午,但是成员们上午便早早到达剧场进行排练。中午吃过饭的间隙,万丽娜要拉着赵粤去周边转转。




逛来逛去最后两个人立在coco店里等奶茶。



万丽娜仰头看菜单,有一搭没一搭的和赵粤闲扯:“诶,赵奥,你说她会不会来啊?”




低头刷手机的赵粤一时间没反应过来:“谁会不会来?”



“你不是送人家票了来着?”万丽娜目光下移,看着店员小姐姐把冰块从奶茶中滤出来。




“哦哦,”没有抬头,赵粤装作把注意力集中在手机上和张雨鑫的聊天界面,语气里透露出好像满不在乎的意思:“谁知道呢,人家是大明星行程很多的,我只是顺手给一给,无所谓来不来嘛。”




“又不是非得逼着人家来看。”






万丽娜摇摇头走到柜台前取刚做好的奶茶。



赵奥你死盯着手机,手指却一动不动是什么意思?









A




宫脇咲良到达剧场时门口已经有些人陆陆续续在入场,也有不少人等在门口讨论热烈。她听见很多和赵粤说出的语言相同的话语,看到很多人拿着相机翘首以盼。



果然很多她的同乡呢。宫脇咲良想。





戴着大口罩和帽子把自己遮的严严实实的矢吹奈子看着同样套装的宫脇咲良没忍住吐槽出口:“Saku酱遮这么严实,那今天早上折腾好久画那么精致干嘛?”



口罩底下的宫脇咲良老脸一红,支支吾吾半天也没说出个所以然,索性也就不解释直接拽着矢吹奈子往入口走。



忽然不远处一阵骚动,接着一连串密集的快门声响震天动地,让人不得不在意扭头去看看到底怎么回事。




是人都会有好奇心,所以宫脇咲良和矢吹奈子停下脚步也回头去看。




赵粤从人群中走出来。




宫脇咲良心下莫名一慌,不知道是因为镜头太多还是快门太过吵闹,赶紧拉住矢吹奈子退到一边藏在人群之后。




时隔三五天的再会竟然让人期待。也不是多么熟悉的人,明明只有两面之缘。宫脇咲良搞不清楚自己心头跳跃地到底是什么,好像跳跳糖般闹作一团搅得混乱,却一直有甜滋滋的味道冒出来。本来自己也不是多么愿意主动接近别人的性格,再加上这么多年来经历过的大大小小的事情,宫脇咲良其实并不是特别喜欢与别人缔结关系——哪怕是朋友。但是过分机缘巧合地、不可思议地一次出现忽然让自己变了性格一样。



宫脇咲良说不清楚是什么原因,以往对自己认知清晰的她突然看不清自己的内心了。所有的一切主动都好像是有种力量推了她一把。




把心里纷乱的思绪抛开,宫脇咲良越过拥挤的人群望向那个人。





今天的刘海微微卷,向两侧分开露出白嫩光洁的额头。些许宽大的休闲外套里是露出腹肌的紧身背心,干脆利索的帅气和若隐若现的性感并列在同一个人身上却毫不违和,而是有种特殊的魅力。被粉丝们的嘘寒问暖和相机包围,赵粤的眼睛弯成两弯上玄月,脸上挂着的笑容总有种......




憨厚农民的感觉?




莫名产生这个想法的宫脇咲良没憋住“哼”地短促笑了一下。





“Saku酱在笑什么?”不明所以被迫一起躲起来的矢吹奈子捕捉到身边人几乎微不可查的笑声,从人缝之中奋力踮起脚去看这场热闹的根源。只见人群中心有两三位妆容精致、气场明显与众不同的漂亮女生。凭借同为偶像的本能,矢吹奈子认定这些就是今天公演的主角。因着笑声回头,却随着帽檐下宫脇咲良的目光又转回到人群中央的短发姑娘身上。



“你认识吗?”




“嗯?嗯,嗯......算是认识吧”话语含糊不清,被矢吹奈子的问题唤回过神的宫脇咲良抬手压了压帽檐:“之前偶然见过一面。”




“哦,是吗”矢吹奈子把接下来想问的‘不会门票就是她给的吧’咽回去,换成:“我们不进去吗?”




宫脇咲良看到赵粤左右都挂着笑有些娇羞女孩儿,其中一位那天晚上也曾见过。那位女生略低一些,齐整的刘海笑容甜甜的看起来很幼,挽着赵粤的胳膊亲密又熟练,而赵粤也习以为常,脸上还是那未有变化的笑容。




“走吧,我们进去。”忽然有些胸闷,宫脇咲良说完就扭头大步走向入口。











B




赵粤和孔肖吟、许杨玉琢拎着从便利店买来的吃食费尽力气从人堆里钻出来,进了后台才算稍微松口气。收回应对满分的营业状态。但也不能完全放松,因为可能不知道从那里就冒出来记录小偶像私下有趣生活的摄像头。




果不其然,刚进门还没走几步路,挽着自己的孔姐忽然又贴近几分,将头靠在自己肩头展现出一副幸福小女人的姿态。心下了然的赵粤一扭头就准确对上马老师往这边移动的镜头。



“消音姐和你的小王子又开始营业啦”马老师调侃的语气惹得围观者都露出搞事情的微笑。



当事人孔肖吟轻轻晃赵粤的胳膊,莫名自信的话语非常符合她沈阳一姐的气质:“我们不是营业,是真正的爱情。”



另一位当事人赵粤对这个734的日常惯例小剧场简直熟悉的不能再熟悉,戏精姐姐的套路也重演过不知道多少次。赵粤还是一如既往的憨憨傻笑,也保持着马老师所说的“不主动,不拒绝,不负责”的惯例应对。




一旁补妆的大哥也闻声赶过来凑热闹,陆婷一把将孔肖吟从赵粤身边揪开,修罗场的剧情展开将化妆间的气氛搞得热烈。




老菜皮们嘻嘻哈哈地添油加醋炒热气氛,不太相熟的小后辈们就看着偷偷乐。其实赵粤很喜欢看大家闹腾,朋友们热热闹闹玩就让人心情愉悦。但今天在气氛达到最顶峰的时候,赵粤却有一瞬间恍惚跳脱在这喧闹氛围之外。



等大家都消停下来,赵粤默默退到没什么人的角落坐,打开手机里专门下载的LINE,注册的账号联系人里孤零零地躺着一个名字。






那天晚上宫脇咲良给了她联系方式,赵粤回去就下载了LINE。下载软件倒是挺快,申请好友的时候却犹豫不决。



当时万丽娜洗完澡擦着头发出来看见还保持着和自己进浴室前同样姿势的赵粤,心里有点急躁,这家伙怎么可以这么优柔寡断,那可是宫脇咲良诶,就这一次机会还不好好把握。



等赵粤回过神,万丽娜已经完成了抢手机、申请好友、换手机一系列操作。



真是又快又狠又准,不亏是斗地主战神辣辣酱,果断。




赵粤没想到的是申请通过的蛮快,看着系统提示“验证通过”以及随之而来的”你好,我是宫脇咲良“的日文,颇有些不知所措。于是求助娜姐回了几句自我介绍的寒暄话,然后说要睡觉便草草结束了这段对话。








然后就再没有联络过。





也不知道她到底会不会来。



赵粤看着空荡荡的聊天界面有点发愁,她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发愁,又好像有点知道自己为什么发愁。




明明是一个公认、包括自己也承认的佛系到底的人,从来对大家热衷讨论的情感事件没有过多的热情。其实马老师说的很对,赵粤确实是“不主动,不拒绝,不负责”的,因为她对这些没有兴趣,也不愿意参与到那些弯弯绕绕里把自己心思搅浑。比起那些纷繁复杂说不清谁对谁错的事情,赵粤觉得还是王者荣耀更有意思。




万丽娜走过来叫赵粤一起换公演服,正撞上赵粤对着手机屏幕叹了口气,而本人好像并没有察觉到自己的这一举动。




想也知道是为什么,这么多年过来万丽娜对自己这位看起来大大咧咧汉子实际内心软妹的朋友看得透彻。再加上这几天她作为最近距离的旁观者所观察到的赵粤一切反常举动,诸如眼前这样对着啥也没有的聊天记录叹气,又或者是在便利店里对着柠檬味道的碳酸饮料发呆。




万丽娜非常肯定的得出一个结论:





这大概是栽了。






在赵粤面前蹲下,用两个人听见的语气说道:“既然这么在意,就问一下呗,有什么不好意思的。”



发现是万丽娜,赵粤也没切换界面,有点颓地询问道:“辣姐,我是不是有点要完?”




万丽娜点点头。





那既然要完,干脆就完得彻底一点。


赵粤摁下发送键时这么想。





(未完待续)



































可樂蛙

【the taste of your love】

*题文无关系列

*大概是小甜饼吧(?)

*速打/垃圾文笔


"Do you know the taste of my love?" 


她从午夜的肥皂剧里学到这么一句英文台词,凌晨时分的纽约,冬天的雪把道路和窗户封锁在广漠的寒冷里。金珉周打开放置许久的投影机,上个世纪的影片,台词是没有翻译的英文版,她叹了口气,遗憾着自己学生时代没能好好学英语,只好把目光又放回阳台上的那丛洋桔梗上。 


大学毕业...

*题文无关系列

*大概是小甜饼吧(?)

*速打/垃圾文笔







"Do you know the taste of my love?" 

 

 

她从午夜的肥皂剧里学到这么一句英文台词,凌晨时分的纽约,冬天的雪把道路和窗户封锁在广漠的寒冷里。金珉周打开放置许久的投影机,上个世纪的影片,台词是没有翻译的英文版,她叹了口气,遗憾着自己学生时代没能好好学英语,只好把目光又放回阳台上的那丛洋桔梗上。 

 

 

大学毕业的时候收到的第一件礼物,就是一束洋桔梗,那个时候她穿着松松垮垮的学士服,喧嚷的人群里,学生们骄傲地把帽子抛向天空,照相机咔嚓咔嚓地闪,宫脇却拉着她地手跑向无人的角落,金珉周怔在原地望着她,女孩那时留着黑色的长发,刘海乖顺地落在眉下,韩语还说不利索,她摸了摸金珉周的耳朵,指尖停留在发尾,还残留着洋桔梗的香味。 

 

 

“毕业快乐。” 

 

 

“那个,珉周啊,跟我交往吧?” 

 

 

那是她对洋桔梗的第一印象,指尖的香气,昏黄的灯光,渺远的欢呼声,和那个二十来岁的捧着花冲她笑的女孩。 

 


想到这里,金珉周又端起桌上的咖啡杯想要喝一口,才发现已经换成了那人常喝的低脂牛奶。 

 


她把衣袖下的温度计取出来,数字已经从38回到了36,金珉周松了一口气,脑袋却依旧昏昏沉沉的,从早上发烧开始,到现在终于退了烧,她没有给宫脇打过一次电话,也没有收到宫脇的一通电话。 

 


李彩燕下午听到这件事情的时候,气冲冲地徒步跑过五条街区,拉着金珉周就往医院冲,坐在计程车上的时候,嘴里还在怒气冲冲地骂着宫脇。 

 


“她到底怎么回事啊?拉着你去国外,人生地不熟的,住个这么点小的公寓,连个电话也不打,不是我你今天就得烧死在这里了知道吗?” 

 


金珉周摇摇头,拍了拍李彩燕的肩,意示着让她停下,此时此刻她只听得清血液哗哗流过耳膜的声音,抬头望向医院天花板上泛着光晕的白炽灯,恍恍惚惚中,她像是睡着了,做了个不切实际的梦。 

 

 


她看见宫脇穿着初次见面时的格子衬衫,头发束成马尾,蹲下来握着她的手,冲她笑着说。 

 

 

“樱花还没来得及开哦,珉周还要再等等。” 

 

 

金珉周恍然想起来很久之前,在她们刚刚认识的时候,她让宫脇给她讲一讲鹿儿岛的樱花开时的样子,宫脇就兴致勃勃地从她小时候讲到她离开家乡到韩国留学时,说想带她一起回日本看看樱花,说粉色的花瓣纷纷扬扬飘落一地的时候,比洋桔梗更要美丽动人。 

 


可惜纽约只能买到洋桔梗,她时常想起宫脇讲的漫山遍野的樱花树,也只能在电影里看一看了。 

 

 



“那我就再等等。” 

 



 

她念到,“再等一等。” 

 

 

 

金珉周想起来那时的梦,把杯子放回桌上,头埋在手臂间,又把那句话重复了一遍。 

 


 

竟然不知不觉中睡着了,她从睡梦中醒来的时候,听见门锁被打开的声音,金珉周惺忪着眼,抬头望向玄关处正在脱鞋的人影。 

 


宫脇此刻穿着一身干练的西装,肩上的雪还没来得及融化完,比起以前,现在的宫脇已经很消瘦了,因为忙碌得有时会忘记吃饭,所以脸颊上的肉已经完全消失不见了,弯下腰的时候,甚至可以看见因为过于瘦弱而凸显出的背脊。 

 

 

干净,赤诚,美好,金珉周却依旧觉得怎样变,宫脇还是那个说不好韩语,毕业时为她捧了一大把洋桔梗的二十来岁的女孩。 

 

 

“听彩燕讲,你今天发烧很严重。” 

 

 

房间里没有开灯,金珉周感受到身旁有熟悉的味道,是宫脇衣领上独有的花草香味。 

 

 

“为什么?为什么不给我打电话?” 

 

 

她把头靠在那人的肩膀上,瘦削的肩膀虽然硌得人有点疼,可是金珉周听到宫脇急匆匆的脚步声,带着点抱怨和心疼的语气时,还是忍不住偷笑了几声。 

 

 

“因为,我想等一等。” 

 

 

宫脇不明所以地挠了挠头,她把西装外套脱下来披在金珉周身上,伸手去摸了摸自己的额头,又把手小心翼翼地放在眼前人的额头上。 

 

 

“那我们珉周真是等太久了。今天的工作从上午一直忙到接近傍晚,纽约又下了大雪,回来的时候道路都快封完了。” 

 

 

宫脇的手四季如一的冰凉,金珉周把她的手放到自己的脖颈处,望向那人湿漉漉的,又带着点惊慌的眼睛,歪着头冲她笑到。 

 

 

“哪里久了?这不就等到了吗?” 

 

 

窗户外边依旧能看得见一片灯火,把宫脇的侧脸映得清清楚楚,偶尔的鸣笛声划破寂静,记忆又迷迷糊糊地重叠到一起,她好像又看见了好久年前的那个女孩子,没有现在这么清瘦,却一如既往的澄澈,带着一副白色的耳机,耳机线一直蜿蜒进敞开的领口,她站在交错的路口前面,在光影交错里,笑着冲自己招手。 

 

 

那女孩对她说,要带她去美国,等再拼搏几年,就一起回日本看樱花。 

 

 

金珉周低下头的时候,才发现自己居然流了眼泪,被子上都被泪水晕出水渍,她想要拿纸巾抹掉的时候,宫脇却先一步伸手抹去了她脸颊上的泪痕。 

 

 

“怎么哭了,还是很难受吗?” 

 

 

金珉周摇摇头,又转而笑着调侃宫脇说自己已经退烧了,伸出拳头打了一下宫脇的肩膀,眼角却还是红红的。 

 

 

“我想喝牛奶了,帮我热一杯。” 

 

她望着宫脇急忙跑去厨房热牛奶的身影,突然破涕为笑。 

 

 

傻子,洋桔梗我都看够了,你一定要记得带我去看樱花啊。 

 

 

 

 

 

 

“Do you know the taste of my love?” 

 

 

 

 

金珉周突如其来想到那句刚学来的台词,于是跑到厨房,从背后抱住宫脇,把头埋在她的颈间,照仿着向她问到。 

 

 

 

“Of course I know.” 

 

 

 

宫脇凑过去,咬了咬金珉周的下嘴唇,得到允许后开始肆无忌惮地厮磨着对方的唇齿。 

 

 

“我们珉周啊,是我最喜欢的牛奶味。”

熊猫chunibyou

〖212/彩樱〗初樱

 紧赶慢赶还是没有赶上生日

虽然晚了但是还是要说 


彩演生日快乐!


真的要死呜呜呜


梗是之前的梗,发过有改动 


逻辑混乱 乱七八糟 我是垃圾


 紧赶慢赶还是没有赶上生日

虽然晚了但是还是要说 


彩演生日快乐!


真的要死呜呜呜


梗是之前的梗,发过有改动 


逻辑混乱 乱七八糟 我是垃圾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