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宫虞

2622浏览    9参与
山寺今天咕了吗

点梗

50fo福利!tag里的都能点!大概会选两三篇的亚子。

自己想梗然后告诉我就好啦!大概就是这样了!反正也没人点


已经停止点梗啦,目前选了五篇(再多就肝不动了)

双味的 食魂味×凡人川

俞飞的 双转校生(强强)

莲北的 宝石失明症

猪煲的 ABOparo

德符的 双向暗恋

50fo福利!tag里的都能点!大概会选两三篇的亚子。

自己想梗然后告诉我就好啦!大概就是这样了!反正也没人点


已经停止点梗啦,目前选了五篇(再多就肝不动了)

双味的 食魂味×凡人川

俞飞的 双转校生(强强)

莲北的 宝石失明症

猪煲的 ABOparo

德符的 双向暗恋

简笔画小夜
速摸一只鸡哥 鸡哥这么香为什么...

速摸一只鸡哥

鸡哥这么香为什么没人喜欢??!

私心宫虞tag,吃我冷圈安利!太太快来我们没粮呜呜呜

速摸一只鸡哥

鸡哥这么香为什么没人喜欢??!

私心宫虞tag,吃我冷圈安利!太太快来我们没粮呜呜呜

嵐山川下

[宫保鸡丁×叫花鸡]盆栽荷花

#丢一个ooc预警#

#吃的不热,热的不吃(?)#

#剧情有私设注意#

一、

叫花鸡最喜欢的花就是荷花。

出淤泥而不染,濯清涟而不妖。

对于这一点,宫保鸡丁虽然一直无法感同身受,却希望叫花鸡能够不再同以前那般太过在乎自己的过去。

许多事情因人而异,或许叫花鸡的性子就是因为那埋在被埋在泥土中阴暗潮湿而不堪回首大人过去导致的。

七月马上就要到了,人世间西湖边的荷花要开了,满池的荷花,能在阳光下怒放着,少有人能真正体会从淤泥中生长的感受。

好就好在荷花得人喜爱,总有人记得荷花的好,而叫花鸡从不认为有谁会记住自己,甚至连空挡少主和宫保鸡丁,叫花鸡也不认为他们能永远记住自己。

就像他...

#丢一个ooc预警#

#吃的不热,热的不吃(?)#

#剧情有私设注意#

一、

叫花鸡最喜欢的花就是荷花。

出淤泥而不染,濯清涟而不妖。

对于这一点,宫保鸡丁虽然一直无法感同身受,却希望叫花鸡能够不再同以前那般太过在乎自己的过去。

许多事情因人而异,或许叫花鸡的性子就是因为那埋在被埋在泥土中阴暗潮湿而不堪回首大人过去导致的。

七月马上就要到了,人世间西湖边的荷花要开了,满池的荷花,能在阳光下怒放着,少有人能真正体会从淤泥中生长的感受。

好就好在荷花得人喜爱,总有人记得荷花的好,而叫花鸡从不认为有谁会记住自己,甚至连空挡少主和宫保鸡丁,叫花鸡也不认为他们能永远记住自己。

就像他认为自己很旧没有操刀,所以渐渐的也就会忘掉到底如何能把刀用的如同过去流利了,再往后,慢慢的也就不在意了。

二、

叫花鸡和宫保鸡丁的关系很难说明白。

说是爱人未免敷衍了,挚友又未免疏远了,所以至今为止没有人想把他们的关系琢磨透。

有人会问叫花鸡,做宫保鸡丁这样的工作狂的爱人会不会经常被冷落?被冷落了又该怎么办呢?又什么能缓解孤独感?

“早,我刚晨练完,有什么想问我的?”

那就要做到和工作狂人一样忙忙到根本不再担心到底有没有这样的事。

一天之内话说的最少得时候就只剩下晨起时叫花鸡给宫保鸡丁束发时能搭上几句话。

仲夏的早晨,阳光把闷热的空气吹散。

“坐着,我把你的头发打理了。”叫花鸡娴熟的拉过宫保鸡丁把他按在书房的椅子上,拿起梳子开始打理一缕一缕怒红的发丝。

“丁季,这么长的头发你打理起来不嫌累吗?”叫花鸡看着他,“清洗的时候都得弓着腰吗?”

“是,头发长了也不是好事,弓着腰打理久了还是会累的。”宫保鸡丁如实回答着,“梳头发也不好梳。”

叫花鸡点了点头,随后越想越好玩,便把微笑挂在嘴角了一些时候。

“虞山…这是什么?”宫保鸡丁感觉今天自己的头发分叉了,“你怎么梳了两个辫子?”

“分神了……那我重新扎一下。”叫花鸡把辫子拆开,重新去梳。

“在想什么?”宫保鸡丁问。

“他们都说你是工作狂人,工作都压不垮你,谁想对自己的头发到是无可奈何起来了。”

阳光透过镂花窗子撒在发梢,没一会,就变成了一根又长又结实的麻花辫。

“我留了两只虞山鸡,带上吧,别饿着了。”

“嗯…虞山,你自己也小心。”宫保鸡丁拍了拍叫花鸡的肩膀,回房间提了剑离开。

三、

中午,叫花鸡请离空桑,特意去西湖边看荷花。这会开的比前几日要多了,想必再等等可以找到莲蓬了。满池的荷香扑面而来,红莲丛中时不时能捕捉到一丝丝绿色。

那是荷叶。

荷花盛放时,叫花鸡的目光却要停留在荷叶上了。它比荷花在池里的早,而荷花出来时,它总比荷花矮一头,在一个一个大荷叶间,脱颖而出的荷花是那么显眼。

少有人上人。

后来他去看盆栽荷花,又是没得剩了。

晚上见到宫保鸡丁时叫花鸡像是汇报般把今天看到的经历的都说了出来,平平淡淡的,唯余提到那荷花盆栽时有些失落。

“花骨朵也还很多,但到最后就剩下一盆已经开过的,问过后我才得知这荷花近日很抢手。”叫花鸡轻轻叹了口气,“或许今年又要错过了。”

“你很喜欢荷花?”宫保鸡丁问。

“向往算不算喜欢我不清楚,但我很想看到它盛开的那一刻。”叫花鸡这么说着。

“这样啊。”宫保鸡丁看着手中的书籍,工作狂人果然如此。

四、

拖到七月中旬了,盆栽荷花没见到影。

每天等着盆栽荷花,却得看着日子过。

叫花鸡还是周而复始的等着,每天晨起、梳洗、给宫保鸡丁梳辫子、晨练、想荷花、劳作、想荷花、武炼、想荷花、睡觉。

想荷花大于训练大于工作狂人。

“虞山…虞山?”

这个行为使宫保鸡丁感到困惑,西湖红莲他是见过的,固然好看,但也未曾到能让叫花鸡每日都想着的地步。

“你最近是怎么了?”

“…我想起了柳姑娘。”叫花鸡看着窗外,“丁季,你回想起丁宝桢大人吗?”

“我曾发过誓,定不辱没老师的名号。”一提起过去,无论是谁多多少少都会难受些,这也就是为什么宫保鸡丁会变成“工作狂人”的原因之一。

“你不觉累吗?”叫花鸡总是不愿意回望自己的过去,仅仅是因为陈封住他记忆的那个人,即使心结已解,回首那位“柳儒士”,也觉得恍若昨日。

“明天不等了,她早已不在人世了。”叫花鸡点了点头。

他等的兴许不是莲花,而是想像以前一样等来一个如同柳如是一样出淤泥而不染的人。

而这个人,或许不需要出于淤泥,只需要站在自己面前就好了。

五、

已经很晚了,就算少主会让宫保鸡丁劳作,也不会到这个点也不回来。

叫花鸡一直盯着窗外,一言不发。半晌才有了动静,叫花鸡听了脚步声,起身出了书房。

“……几天怎么?这是?”叫花鸡看到宫保鸡丁抱着的大盆栽愣了一下,“……”

“我跟少主反应了你的情况,少主帮忙带的。”宫保鸡丁揉了揉头发,“我知道你喜欢后想去西湖边看,却发现少主带礼物时有,就带回来了。”

叫花鸡凝视着荷花盆栽,上面的花骨朵有的已经露出几瓣花来了,再养养其他的也都能开放,算算夏日也就不过几日时间。

“谢谢……”叫花鸡也不知自己心里现在是什么滋味,开心是开心,看着宫保鸡丁和荷花都很开心。但他的意识最后,听到了柳如是的告别。

“来者不可追,请你好好替我看看属于你的来日他朝吧……”

他的“来日他朝”啊,整日沉迷工作不觉劳累,却对自己的辫子无可奈何,很多事因为工作无法注意到他,却也明白他的感受。

“再见了,柳姑娘。”

六、

叫花鸡安置好盆栽荷花,跟着宫保鸡丁往书房里走了。

虞山观月(看置顶谢谢)

一个没有意义的宫虞生子小段子

“我们是感情里的两只旱鸭子。”


鸭一鸭二听到了突然打了个喷嚏。

宫保鸡丁x叫花鸡,怀孕情节慎入。ooc慎入。

――――


叫花从被饺子爷爷查出怀孕那天起,就一直处在迷茫状态。


虽然少主在登高大赛后就很少让他上战场,如今他怀孕更是无微不至,但他总觉得少了点什么。


孩子的父亲,季丁。


他肚子里揣着孩子,偶尔就会特别需要季丁。但他知道季丁那个人放不下工作,所以孕期以来这么点事都是自己抗。


毕竟,当年没有季丁也都抗下来了。


总之似乎都是孕期作祟,他老是忍不住去想以前的事情,想着嘲讽声和那种浓浓的自卑感。


这样对孩子自然是不好的,叫花知道。同在孕期的几个...

“我们是感情里的两只旱鸭子。”


鸭一鸭二听到了突然打了个喷嚏。

宫保鸡丁x叫花鸡,怀孕情节慎入。ooc慎入。

――――


叫花从被饺子爷爷查出怀孕那天起,就一直处在迷茫状态。


虽然少主在登高大赛后就很少让他上战场,如今他怀孕更是无微不至,但他总觉得少了点什么。


孩子的父亲,季丁。


他肚子里揣着孩子,偶尔就会特别需要季丁。但他知道季丁那个人放不下工作,所以孕期以来这么点事都是自己抗。


毕竟,当年没有季丁也都抗下来了。


总之似乎都是孕期作祟,他老是忍不住去想以前的事情,想着嘲讽声和那种浓浓的自卑感。


这样对孩子自然是不好的,叫花知道。同在孕期的几个食魂每日都有人陪着……


不可否认,他想季丁。


是夜,少主和松鼠鳜鱼终于劝住了季丁替了他的夜班,让他回去陪叫花。


季丁推开门,看到自家的孕夫正站在窗边,低着头摸着隆起的小腹,回头看见他到时候眼里抹过平日异常少见的――


像是长途旅行的人终于到家的感觉。


季丁过去把人环在怀里,“这么晚了,容易着凉。”


察觉到那人腰依旧是细的不行,


“中午又没好好吃饭?”


叫花摇摇头,金色的长发拂在季丁的衣服上:“吃完都吐了。”


季丁的双臂收紧:“从明天开始我二十四小时看着你。”


叫花鸡不自觉的往他怀里靠:“你不巡逻了?”


“陪着你也是工作啊。作为伴侣和孩子的父亲,我有义务担当。”


“好。”


叫花看了一眼手上的泥壳,这一细节被季丁捉住了:“也别想那些事情了,开心点,嗯?”


“好。”


季丁抱住叫花,把头埋进他的肩,深吸一口:“好。”






山寺今天咕了吗

【多cp】当受怀孕后他们的反应

食物语BL向避雷 邪教有

打算开新坑 可能会有二

不要问我男的怎么怀孕的 ooc就完事了


德符


说实话开始符离集觉得挺好的,不用巡逻,大白天也不用听德州的说教……那肯定是想想就爽。

后来他发现更烦了。

“阿符,你还在怀孕早期,不能运动,这期间你的枪先给我代管。”

“阿符,下次不要跟麻婆豆腐半夜打游戏了,你还在怀孕。”

“阿符,还有5天16小时48分3秒你就应该去饺子的医馆做唐氏筛查了,做好准备。”

“阿符……”

“德州你烦不烦啊!”

“阿符……”他一言不发地盯着符离集。符离集被他盯得有些发虚:“你…你想干什么啊!不知道盯着...

食物语BL向避雷 邪教有

打算开新坑 可能会有二

不要问我男的怎么怀孕的 ooc就完事了


德符

 

说实话开始符离集觉得挺好的,不用巡逻,大白天也不用听德州的说教……那肯定是想想就爽。

后来他发现更烦了。

“阿符,你还在怀孕早期,不能运动,这期间你的枪先给我代管。”

“阿符,下次不要跟麻婆豆腐半夜打游戏了,你还在怀孕。”

“阿符,还有5天16小时48分3秒你就应该去饺子的医馆做唐氏筛查了,做好准备。”

“阿符……”

“德州你烦不烦啊!”

“阿符……”他一言不发地盯着符离集。符离集被他盯得有些发虚:“你…你想干什么啊!不知道盯着人很不礼貌吗?!”

“不,我只是想让你知道,正因为是我们的孩子,我才如此上心。”

 

龙燕

 

得知消息的龙井第一时间赶去了环形桃林东南方第十三棵桃树底下,二话不说把正在自闭的子推燕带了回来。

“子推兄,虽然我平时素不干扰你的独自思考,但是这次,”他顿了顿,道:“你既已怀上你我二人的胎果,就得万分小心,万不能因为意外而伤了身体。”

子推燕听着说教,叹了口气:“果然…这胎果连同我……也还是早点消亡好了……”

“你说什么?”龙井面无表情道。

“……”他装作不闻,起身想去后院潭底。

龙井拉住他:“子推兄。”

“?”

“子推兄可知,我是为何担心这胎果?”

“自是不知。”

“只因这是我所重视的‘你’结的胎果,没了你,这胎果什么也不是。”

 

莲北

 

自从得知小皇帝怀孕后,将军就把平时围着小皇帝转的鸭一鸭二全丢给了松鼠鳜鱼托管,说是什么……不能接触宠物,否则生下来的孩子会畸形什么的……

“可是没有鸭一鸭二,朕都不能及时处理空桑的公务了。”小皇帝抱怨道。

于是将军干脆不让小皇帝处理公务了,整天抱着小皇帝当他的人形坐垫。

小皇帝抗议:“爱卿你这样是不对的!朕即使怀了孕也要为朕的百姓做点什么!”

“你安安分分地养胎就是对百姓最好的贡献。”

“朕不管!”小皇帝气鼓鼓:“爱卿你这是以下犯上!”

他无奈叹气,贴近耳边说道:“你还怀着孕,对身体不好。”

“你你你、你别凑这么近!不批就不批!”小皇帝迅速拉开距离,腆着脸回应他。看着莲花血鸭真的没有对他做什么,小皇帝突然想皮一下——

“既然鸭一鸭二没了,那——”小皇帝笑得一脸灿烂:“爱卿你来侍奉我如何?”

该死。他想。这个人怎么在怀孕。

 

仙杏

 

“老师突然怀了孕也是弟子不好。”八仙有些自责:“如果那天晚上做好防护措施的话……”

“别…别说了……”他想起那天晚上的事就羞耻,自己被最看重的弟子……,果然还是不能接受吧……

“老师,您看,既然孩子已经有了,不妨把祂生下来,这件事才算有了个了结啊。”

“这……”

“老师,孔子曰:‘君子之于天下也,无适也,无莫也,义之与比’,而弟子认为,只有生下来,才是最妥当的。”

“那你师弟的课程……”

“孔子曰:‘温故而知新’,不如让师弟把老师您之前授过的课再多抄写、温习几遍,相信师弟一定会领会到新的感悟的。”

“那……好。”年轻的孔府夫子犹豫着还是答应了下来。

 

少主:八仙我谢谢你哦(竖中指)

 

品扬

 

“什么?”

“你……”

扬州艰难地点了点头,用眼神示意一品锅旁边少主的存在。

一品锅没有get到扬州的意思,红着脸一言不发地盯着扬州,眼里的温柔仿佛要溢出来,脸上浮现出名为“欣喜”的表情。

怕不是个傻子吧……

少主嫌弃地看着他。

 

猪煲

 

和其他怀孕的食魂不一样,煲仔饭应该是最不用担心也是最闲的一个。

作为一个单体尚,不像驴打氵那样有特殊被动,也不像松鼠鳜鱼有超强爆发,比他厉害的单体比比皆是。

厨房就更不用说了,因为做菜打瞌睡倒了好几瓶盐简直是家常便饭。去探索结果因为困直接睡在了树洞里,久而久之,少主也想不出来能让他干什么,就放家园里了。

白天睡觉,晚上几个粤菜聚在一起打打边炉(也就是吃广式火锅)的日子也挺好。

不用担心大概是因为孕期本来也嗜睡,身边也没养宠物什么的(猪兜唛这种没毛的不算),晚上会去找宵夜到处走走也正适合孕期需要的平稳的运动。

烤乳猪不乐意了,享受不到照顾恋人的成就感。“包仔,你怀孕我都不能照顾你……”他趴在煲仔饭的床边闷闷不乐。

煲仔饭迷迷糊糊地腾出一只手顺了顺他的毛:“哈——如果……有什么烦恼,睡一觉就好了——”边说着,把烤乳猪拉上床。

“等一下!火、火魔!”

煲仔饭像是没听到似的,睡了过去。

“真…真是的”他小声嘀咕道。

 

宫虞

 

两个人都变得紧张兮兮的。

一个担心手上的泥壳子划伤肚子,一个担心自己工作晚了没法回来陪虞山影响胎儿。

……

两个笨蛋。



别问为什么品扬宫虞那么少,问就是写到一半煲仔饭化了

我必须要感谢的食魂绝对是煲仔饭,拉着烤乳猪睡觉连炸厨房的次数都少了呢,可喜可贺可喜可贺

山寺今天咕了吗

【多cp】试试一句话写虐文?

BL向避雷,多邪教注意

ooc是我的,他们属于彼此

自认为一点都不虐(果然我最ooc了


OK?↓


德符


年轻的银发警官把叠好的陈旧警服展开,轻声呼唤:“阿符,回来吧。”


龙燕


居士把手中的折扇攥得更紧了些,他知道,他的神明,再也不会在树下等他了。


莲北


“你如果执意要为朕死,那么朕会在地狱门口迎接你。”


仙杏


银杏落在了积灰的书卷上。


品扬


他还是如同往常那般品评书画,但是陪他作画的那个人再也不会在了。...


BL向避雷,多邪教注意

ooc是我的,他们属于彼此

自认为一点都不虐(果然我最ooc了


OK?↓


德符

 

年轻的银发警官把叠好的陈旧警服展开,轻声呼唤:“阿符,回来吧。”

 

龙燕

 

居士把手中的折扇攥得更紧了些,他知道,他的神明,再也不会在树下等他了。

 

莲北

 

“你如果执意要为朕死,那么朕会在地狱门口迎接你。”

 

仙杏

 

银杏落在了积灰的书卷上。

 

品扬

 

他还是如同往常那般品评书画,但是陪他作画的那个人再也不会在了。

 

猪煲(烤乳猪×煲仔饭)

 

他又梦到他了,就好像他还在他身边。

 

宫虞(宫保鸡丁×叫花鸡)

 

他又一次拒绝了少主劝他注意休息的好意:“他不在了,既然如此,就更是要勤勉才是,否则,他会对我失望的吧。”

 

双味(川味火锅×腊味合蒸)

 

一只紫色的蝴蝶落在了尸体上面,“真像你啊。”他说。



可能会有二(笑)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