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家教同人文

212浏览    8参与
江湖奶茶

云狱 [躲猫猫]

*短文*

*第二次写文*

*灵感出现的夜晚*

*新人,文笔渣渣*

*是十年后的180590*

------------------------------------------------------------------------------------------------------------------------------------------------------------------------------------------------------------

“瓜,你在哪儿?瓜...”狱寺隼人一边四处张望一边大声喊道。

“狱寺,你在干嘛?”...

*短文*

*第二次写文*

*灵感出现的夜晚*

*新人,文笔渣渣*

*是十年后的180590*

------------------------------------------------------------------------------------------------------------------------------------------------------------------------------------------------------------

“瓜,你在哪儿?瓜...”狱寺隼人一边四处张望一边大声喊道。

“狱寺,你在干嘛?”刚从训练室出来的山本武擦着满头的汗水向狱寺走来。

“山本,你有看到瓜吗?”

“瓜?没看到呢,它又乱跑了吗?”

“啊啊,真是让人不省心的那家伙!”

“哈哈哈哈,活泼好动是好事嘛,不像狱寺,最近看你一直待在房间里啊,偶尔也该去活动活动嘛。”

“啊?我现在不是在活动了吗。”狱寺隼人翻了个白眼。“话说如果你们能好好处理你们的文件,我还用得着每天待在房间里吗?”

“啊哈哈哈,不好意思啊狱寺,我真不适合做那些事情呢,哈哈哈哈哈。”山本武有点心虚地摸了摸自己的头笑着。

“哼,确实也不指望你们能处理得好,算了,反正你们只要好好完成外面的任务就算帮了我不少忙。好了,我走了,看见瓜的话通知我一声。”狱寺隼人挥着手走了。

“嗯,知道了。”山本武回应道。

----------------------------------------------------------------

“喵~”

“嗯?”云雀恭弥往声音来源看去便看见一只黄白色的猫正在蹭他的裤脚。“你怎么在这儿?”

“你又在和他玩躲猫猫了吗?”云雀恭弥把瓜抓起来抱在怀里顺了顺它的毛。

“喵~呜呜”

云雀恭弥微笑看着怀里因抚摸而感到舒服得发出呜呜声的小猫咪。

“刚好,这次让他自己找过来吧。”

“喵唔~”

----------------------------------------------------------------

“瓜...瓜?唉...”

“狱寺君?你在找瓜吗?”泽田纲吉微笑着问道。

“十代目,不好意思啊,请问你有看到它吗?”狱寺隼人带着歉意的语气问道。

“嗯有哦,我刚从会议室出来时看见它了。”

“真的吗!非常感谢你十代目,那我先走一步了。”狱寺隼人对泽田纲吉鞠了一个躬后跑了。

“等等!狱寺君,等等啊....”泽田纲吉想要叫住自家岚之守护者,但看见他已经跑远了,“唉,算了,反正待会儿就会见到了。”

----------------------------------------------------------------

狱寺隼人往会议室的方向跑去,刚到转角,不料撞上了一个人,笹川了平。

“草坪头,你回来啦。”

“哦!狱寺,你跑那么快干嘛,在锻炼吗?”

“怎么可能啊!”狱寺隼人觉得有点无语。

“那你跑那么快干嘛?哦,你是要去找那家伙吗?”

“嗯?你看到它了吗?它在哪?”误会笹川了平口中的那家伙的狱寺隼人问道。

“他啊,我看见他下楼了,现在可能在后院吧。”笹川了平也以为狱寺隼人的“他”与自己说的他是同一个人。

“后院?真是精力旺盛的家伙!就不能好好在一个地方待着吗!真是的!”

“嗯?你说什么啊?”

“没事,我先走了,之后再聊。”拍了一下笹川了平的肩,就跑走了。

“嗯...他们不是在冷战吗,和好了吗?嗯,不错!果然极限地感情很好啊!”笹川了平点头欣慰地道。

----------------------------------------------------------------

“喵~”

“瓜?”刚走到后院的狱寺隼人便听见了猫叫声。“瓜?”

“唔唔~”

狱寺隼人往声音的方向走去,先看见的并不是自己一直在寻找的瓜,而是一个非常熟悉但却许久未见的一道背影。

云雀恭弥。

没想到会在这里见到他的狱寺隼人站在原地,显得有点不知所措。

“.........”

“.........”

“狱寺隼人。”云雀恭弥打破沉静道。

听见他开口叫自己名字的狱寺隼人吓了一跳,但不知道是不是许久没听见他的声音,觉得有点想念,狱寺隼人站在原地耳朵有些变红。但是碍于两人貌似还在冷战中,并不想开口回应自家恋人。

没错,彭格列十代岚之守护者与云之守护者是恋人。在阿尔科巴雷诺代理战之后的几年里也发生不少事情,在那时候的两人不知为何渐渐的越走越进,近而发生成了恋人关系。一开始两人只是抱着试试看的心态在一起,但是不知不觉地也在一起将近要5年了。

“狱寺隼人。”云雀恭弥又开口到。

“......”一开始保持沉默的狱寺隼人知道自家恋人会一直等他回应才继续说事儿,不想这么耗下去的狱寺隼人便开口回应道。“干嘛....”

“你在做什么?”云雀恭弥问道。

“啊?”狱寺隼人显然是不理解云雀恭弥的问题。

“我问你,你现在在干嘛?”云雀恭弥这时才回头看向自己恋人。

他还是没变。狱寺隼人这才看到那熟悉又许久未变的面孔的,“找..找瓜?”

“找到了吗?”

“喵~”瓜在云雀恭弥的怀里蹭了蹭。

瓜!你这家伙!是不是早就知道他回来了!?狱寺隼人在内心里狠狠地瞪着瓜。

“不是在你怀里吗....”狱寺隼人有点别扭的把视线移开。

“嗯,那游戏结束了。”

“嗯?什么游戏???”狱寺隼人用着一脸的疑问看向云雀恭弥。

“躲猫猫。”

“????”

“你找到它,而我,找到你了。”云雀恭弥看着狱寺隼人微笑道。

“什...什么啊!你什么时候来找过我了。”狱寺隼人的耳朵变得通红,不知道是因为云雀恭弥说的话,还是因为他并没有来找过他而感到生气。

“有哦,只是你不知道。”云雀恭弥看着自家恋人的反应,加深了笑容。

“哼!骗人!”狱寺隼人看见云雀恭弥的笑容后,索性转身背向自家恋人抬起手臂遮住了自己那应该变红了的脸。

云雀恭弥抱着瓜走向狱寺隼人,一把把他揽了过来。

“终于抓到你了,狱寺隼人。”


----THE END----

*短篇结束

江湖奶茶

[云狱] 任务

*新人,文笔渣,随手写写练练*

*第一次写文*

*突然出现的灵感*

*爱惨家教云狱cp*

-------------------------------------------------------------------------------------------------------------------------------------------------------------------------------------------------------------

在一个复古风格的建筑物里,云雀恭弥一个人在和敌人战斗,面对强敌,敌人便陆陆续续地打开匣兵...

*新人,文笔渣,随手写写练练*

*第一次写文*

*突然出现的灵感*

*爱惨家教云狱cp*

-------------------------------------------------------------------------------------------------------------------------------------------------------------------------------------------------------------

在一个复古风格的建筑物里,云雀恭弥一个人在和敌人战斗,面对强敌,敌人便陆陆续续地打开匣兵器,有些是武器,有些则是动物型态。

这时,一阵低低的吼叫声传来,突然一个黑影出现在云雀恭弥前面,是豹形态的匣兵器,敌人见状有点退缩,但是面对敌人只有一人一豹,他们还是勇敢的前进了。

云雀恭弥正全神贯注地向前方的敌人应战,然而云雀恭弥的身后有一只动物匣兵器用着极快的速度向他冲去,就在它要撞上云雀恭弥的时候,有一个由奇怪的骷髅头拼成的盾牌飞来替云雀挡住了那只动物匣兵器。

突然一位拿剑的敌人正向云雀恭弥的方向跑去,在云雀恭弥打算出手击倒对方时,那位拿剑的敌人却被远处飞来的一发子弹打中了,众人这才意识到不对劲。

“是...是对面楼的屋顶上”,突然一个敌人大声喊道。“那个是...狱...狱寺隼人!”话音刚落,狱寺隼人身后就出现了一个身影,是拥有雾属性的敌人,他伸手想要抓狱寺隼人,但是在他的手刚要碰到狱寺隼人的那一瞬间,狱寺隼人消失了。

“在这里呢!”众人因突然发生的变故而停下动作往钟楼的方向看去,而云雀恭弥也停下了动作,像是早就知道狱寺隼人的行动。“多倍炸弹!”

砰砰砰砰!

大部分的敌人被炸弹炸伤倒地不起,其余没有被炸弹伤害到的敌人,也被云雀恭弥一人打倒了。在确认所有敌人都被打败之后,狱寺隼人从屋顶上跳了下来,用自己的C.A.I系统中的其中一个盾牌接住了自己,再从盾牌上跳了下来,慢慢走向云雀恭弥,拍拍了手上的灰,道“呼..解决了。你没事吧?”

“嗯。”

“也是。瓜,来。”(瓜从豹变回小猫咪,跳到狱寺隼人的手上,舔戒指发出的岚火焰)

“你很开心。”

“嗯..是吗,可能是久违的出来做任务吧。嘿嘿。话说啊,果然和你一起战斗很有默契呢,是因为你拥有我没有的雾属性的关系吗?果然雾属性就是好啊。嗯...你干嘛这样看着我?”

“这是我的任务。”

“所以呢?”

“....”

“我来帮你,不好吗?”

“....”

“哼!”

“草食动物那边大概会很无奈。”

“...嘛,虽然给十代目添了一点麻烦,但是....”

“嗯?”

“没什么...”

“....”

“都说没什么了!”(扭过头不让云雀看到自己的表情,但是发红的耳朵却出卖了他。)

“下次也一起吧。”看出狱寺隼人想法的云雀恭弥道。

“什么?”

“一起出任务。”

“....不...不要!”

“真不要?”挑眉看着狱寺隼人。

“....”瞄向云雀恭弥,却发现他在轻笑着看着自己。

看见狱寺隼人的耳朵变得越来越红的云雀恭弥加深了自己的笑容。

“笑什么啊!”(语气有一点不好(别扭?))

“没什么,走吧。”(牵了狱寺隼人的手走出建筑物)

“去...去哪?”

“回家。”

“哦...哦。”(脸红,握紧云雀恭弥的手)

--THE END--

*短篇完结

*文笔真的有待进步-_-||

Smile沐鸢

【家教】除魔

异世界设定,但沿用大漫画时间线,情节有改。混搭cp,全员ooc预警,会有原创角色乱入,防雷警告,文笔不好大家见谅。

01

阴雨天,被藤蔓围绕的巴利安古堡里异常安静。厚重的窗帘被拉的严严实实,投不进一丝光亮,显然古堡的主人并不喜欢阳光。

窗帘后,XANXUS正慵懒的躺在红绒沙发上闭目养神。拥有一半血族血统的他虽然并不畏惧阳光,但也对光亮十分厌烦。

今天所有渣孽都不在,没谁会来打扰他休息,虽然平时也不会有就是了。

列维尔坦被他丢到地球另一端去执行任务,哥拉.莫斯卡正在阴冷的仓库待机,自称王子的恶魔贝尔菲戈尔听说血猎彭格列家族的十代目继承人被紧急召回,拉着术士玛蒙跑去凑热闹。斯夸罗对那个跟...

异世界设定,但沿用大漫画时间线,情节有改。混搭cp,全员ooc预警,会有原创角色乱入,防雷警告,文笔不好大家见谅。

01

阴雨天,被藤蔓围绕的巴利安古堡里异常安静。厚重的窗帘被拉的严严实实,投不进一丝光亮,显然古堡的主人并不喜欢阳光。

窗帘后,XANXUS正慵懒的躺在红绒沙发上闭目养神。拥有一半血族血统的他虽然并不畏惧阳光,但也对光亮十分厌烦。

今天所有渣孽都不在,没谁会来打扰他休息,虽然平时也不会有就是了。

列维尔坦被他丢到地球另一端去执行任务,哥拉.莫斯卡正在阴冷的仓库待机,自称王子的恶魔贝尔菲戈尔听说血猎彭格列家族的十代目继承人被紧急召回,拉着术士玛蒙跑去凑热闹。斯夸罗对那个跟随彭格列十代目继承人回来的阴阳师刀客很感兴趣也跟着去了,同行的路斯利亚倒是向他保证会照看好其他人。

不过说到底,一群渣孽如何到底管他什么事儿?至于那个彭格列十代目继承人,他更不会把这种渣孽放在眼里。

如果不是彭格列九代目……

呵,如果不是彭格列九代目那个臭老头,他怎么会像现在这样?

……

02

沢田纲吉坐在车里有些不安,倒不是因为第一次来到彭格列总部有些紧张,而是因为那封带着死气之火的召回信件。

彭格列九代目失踪了!

信中写到,由于九代目的突然失踪,彭格列九代目的守护者们与门外顾问商议后决定先将身为十代目继承人的他召回,方便他们全力寻找九代目。

虽然近几年是相对的和平年代,但也是因为最大的血猎家族彭格列家族全力的压制才勉强维持的。如今九代目失踪,如果彭格列群龙无首,血族或其他种族肯定会趁虚而入,到时人族的下场可想而知。

一夜之间,沢田纲吉肩上的担子突然重了起来。就像他明明昨天还是同学口中的“废柴阿纲”,今天就要成为拯救世界的英雄一样。

沢田纲吉不想当英雄,他太了解自己是个什么样的人了。运动不行,文化课程也不行,没什么目标和大志向,是个废柴。就算开启死气之火,也只是比较能打而已,他根本不认为这样的自己能在种族混乱的世界里起什么大作用,所以自从他知道自己是最大的血猎家族彭格列的十代目继承人之后就一直抗拒着。就算经历了不少事,结识了不少伙伴,但他其实依旧很迷茫。

为了让他成长为出色的十代目首领,里包恩逼着他了解了很多各代首领的事迹,其中除了初代的事迹,九代目的事迹他了解最多。越是了解,沢田纲吉越能看清自己与他们的差距。

但就是这样精明能干又出色的九代首领却突然失踪了。

想起那位曾经耐心的陪着他玩,给他讲故事,在他遇到困难时会鼓励他肯定他尊重他的想法,总是笑容温和,眼神仿佛能够包容一切的慈祥老人,沢田纲吉出乎意料的没有推脱,而是沉默着接受了召回的安排。

没时间担心彭格列高层会不会就此顺势让他继承十代目了,此时的沢田纲吉更担心那位老人如今的处境如何,是不是已经落在其他敌对异族的手里。如果被抓住,那位老人将要遭受的一切他甚至不敢想象。

如今他能做的,大概只有配合九代目的守护者们和门外顾问的行动,让他们能够顺利的寻找九代目吧?

这样想着,沢田纲吉不由又一次皱起眉头。


顾小岩
家庭教师同人小说,同人小说写的...

家庭教师同人小说,同人小说写的不错。

不是废材纲吉

家庭教师同人小说,同人小说写的不错。

不是废材纲吉

墨烨攸

家庭教师同人文

一 意大利                                                  ...

一 意大利                                                                                彭格列总部 一到阳光照射进来,落在少年的脸上,少年揉揉了揉眼,睁开眼睛,少年的眼睛很清澈,眼眶湿漉漉的,就像一只小猫,让人忍不住想要揉揉他的头,和保护他。 “哎,这么多文件,什么时候才能做好。”少年托着腮说到。                                                                                      “早上好,十代目!!!”男人有一双翡翠色的眼睛,此时此刻正在温柔的看着自家十代目。   “早上好,狱。”少年看着岚之守护者,无奈的笑了笑。  狱寺隼人被自家boss的笑容治愈了,看着boss的那可以包容一切的的温柔的笑,自己的心情也好了起来。       “十代目,您是要回去日本吗?”狱寺隼人问。     “是啊,毕竟我的家在那啊!”少年说。   少年脸上很兴奋。        飞机上        “唉~”沢田纲吉叹了口气。还是不要去看爸妈吧,毕竟我现在的模样和十年前一模一样,爸妈会惊讶的。 纲吉脸上没有了最初的兴奋,取而代之的深深的愧疚,自责。 看到纲吉脸上的变化,隼人就知道十代目在想什么。    “十代目!无论如何,我,不,是我们!我们会一直在十代目身边的,直到永远,所以……” “啊!我知道你们一定会在的。”纲吉连忙说到。是啊,我身边有你们在。                 “就麻烦隼人你帮我去问候我的爸妈吧。”纲吉双手拍在一起,眨了一下眼。                                                            “好的,我会完成任务的,请十代目放心。”隼人的脸上出现了可疑的红色。 “谢谢啦” 嗯,去找云雀前辈吧,毕竟拜托前辈照顾爸妈很久了。嘻嘻,没想到前辈当初居然会同意照顾爸妈同意。纲吉托腮想着。                              晚上                 云雀恭弥家                                                             “嗯,云雀前辈的家,嗯,果然很冷清啊!”纲吉正嘟着嘴说。 “草食动物,你好吵。”低沉的声音就像在引诱别人犯罪一样。只是这声音的主人现在心情有点不爽。 “云雀前辈!”纲吉捂着心说。很简单,因为被云雀吓到了。           “嗯~十年前的纲吉?”云雀饶有兴趣的看着纲吉。 “云雀前辈,我只是身体变成十年前。”纲吉蹦哒到离云雀近一点的地方坐了下来,托着腮说。 高傲的浮云居然没有赶走纲吉。“身体变回十年前,然后智商也变回十年前了么。”云雀靠着柱子说。                                                                                         纲吉蹦起来说:“我只是身体变回去,智商还在!” 说完一个踉跄,摔想了云雀的怀里。纲吉全身惊了起来!纲吉刚抬头,云雀就已经低头了,所以亲嘴了...                         好软。云雀现在只有这么想。 纲吉就不这么想了。                             亲上了,亲上了,居然亲上了。 纲吉脸上漂浮着两片可疑的红云。然后对云雀尴尬的一笑,然后甜甜的笑了。                               “恩呵呵,就抱我一会吧。”纲吉把头埋在云雀怀里说。 “嗯。”令人惊讶的是云雀同意了。                                                                        --- 身体变回十年前是因为我想你了。因为不能来看你,我就去交换,交换年龄。但也只能这一夜了,也许在某一天我死去了,至少也有留下属于我们的回忆。                                                                                    ---也许有人会问为什么不交换眼睛,声音,耳朵等等。请原谅我的自私,因为我想看着你,让你听见我的声音,我也能听见你的声音,等等这些。                                                           第二天纲吉的身体变回十年后,只是他死了... “草食动物就是草食动物……你是笨蛋么?”云雀抱着纲吉冰冷冷的身体,看着纲吉脸上温柔的笑,他知道了自己失去了什么。                                                                                       “想要得到什么必将会失去什么。这就是所谓的等价交换。草食动物,原来你用的是生命去交换的。”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