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容器骨科

14294浏览    108参与
碳烤阿鬼🐟

预警见上 第一章车车来啦!

人物设定同序章 在LOF P2 非常OOC(。

↓↓↓↓↓↓ WB外链走起吧 ↓↓↓↓↓↓

第一章→《调色盘 - 枯绿》

序章→《调色盘 - 新彩》


防屏图来自馨姐 @형 的沙雕改图

如果看官不想看剧情的话 直接WB跳2P看车车哦!

因为我太菜了剧情毫无看点(。)

预警见上 第一章车车来啦!

人物设定同序章 在LOF P2 非常OOC(。

↓↓↓↓↓↓ WB外链走起吧 ↓↓↓↓↓↓

第一章→《调色盘 - 枯绿》

序章→《调色盘 - 新彩》


防屏图来自馨姐 @형 的沙雕改图

如果看官不想看剧情的话 直接WB跳2P看车车哦!

因为我太菜了剧情毫无看点(。)

温柔一刀白电

【容器骨科】海

*设定:现代paro,潜水员大骑士(鬼魂)x面包房老板前辈。船长奎若,烘焙师大黄蜂,饮品店店长表哥和收银员表弟。

*有非常多私设,以及一部分现实不存在的生物出没。

*极度弱智,复杂的环境描写和意象。试图隐晦的通过幻想生物去描绘前辈的遭遇,当然结果是失败了(。)


“今天又要出海吗?”前辈拉开卷闸门让阳光透进来,推开玻璃门的时候海风涌进来,风铃叮叮当当地响。店里早早就充满了面包的香气,鬼魂坐在椅子上吃着刚出炉的菠萝包,器械袋放在地上。前辈走过去给他倒了牛奶,坐在他对面看他狼吞虎咽:“你慢一点吃,等你下午回来我再给你烤曲奇吃,想要什么馅儿的?”

鬼魂喝了一大口牛奶,砸了咂嘴:“今天没什么...

*设定:现代paro,潜水员大骑士(鬼魂)x面包房老板前辈。船长奎若,烘焙师大黄蜂,饮品店店长表哥和收银员表弟。

*有非常多私设,以及一部分现实不存在的生物出没。

*极度弱智,复杂的环境描写和意象。试图隐晦的通过幻想生物去描绘前辈的遭遇,当然结果是失败了(。)


“今天又要出海吗?”前辈拉开卷闸门让阳光透进来,推开玻璃门的时候海风涌进来,风铃叮叮当当地响。店里早早就充满了面包的香气,鬼魂坐在椅子上吃着刚出炉的菠萝包,器械袋放在地上。前辈走过去给他倒了牛奶,坐在他对面看他狼吞虎咽:“你慢一点吃,等你下午回来我再给你烤曲奇吃,想要什么馅儿的?”

鬼魂喝了一大口牛奶,砸了咂嘴:“今天没什么任务,要不要和我一起出海?”

前辈看着他的眼睛,容器没有眼珠,看不出任何情绪,可他知道这家伙一直想带他去海里看看,虽然他没有右手不太方便,但鬼魂不会让他遇到一点危险。离开圣巢以后他们走了很多地方,最后和大家一起安顿在这座小岛上,前辈对现在的生活感到无比幸福,远离打打杀杀和阴暗的世界,走到从未见过的阳光里,是能够治愈身心的事。前辈总是听鬼魂说起海中的生物,也看过鬼魂用摄像机拍的那些视频,海中的生物和圣巢完全不同,轻盈而美丽,从未见过这样景象的前辈在第一次见的时候就被吸引,只是平时开店分身乏术。

“你们两个干什么呢,都不好好工作。”大黄蜂穿着红色的连衣裙走进来,把手里的包放在柜台上,“鬼魂,你今天没工作?”

鬼魂点头:“我要带前辈出海。”

大黄蜂刚刚戴好厨师帽,这时候正在套围裙,听了这话也没什么反应,只是摆了摆手。前辈得到妹妹的准许后准备收拾东西出门,又有些担心她自己一个人烘焙和收银会忙不过来,小声问她需不需要找鬼魂表弟来帮忙,被大黄蜂嫌弃地回了一句“他看到我就跑帮什么忙”。


鬼魂已经长成完全体的容器了,个子比前辈还要高,由于多年来黑卵中的生活,前辈有些佝偻,但这几年在他的努力下已经好了不少。秋季岛上的游客不多,所以今天鬼魂也没有旅游团那边的任务,两个人刚刚走到海滩就看到奎若的船停在码头,船身上莫诺蒙的标志显眼得很。奎若坐在甲板上晒太阳,远远地就看到他们两个走过来,挥着胳膊和他们两个打招呼:“鬼魂,今天没有任务,怎么有空过来?”

鬼魂把带着的潜水器具放到甲板上,用力一跃上了甲板,前辈也挑了一处稍矮的地方跳上去,倚在船栏边看着奎若进舱室发动轮船。鬼魂在甲板另一边准备潜水用具,由于前辈是第一次潜水,没办法用呼吸嘴,鬼魂从船舱尾部找出来一个潜水头盔给他。潜水服贴身而富有弹性,鬼魂看着前辈比自己纤细些许的身体曲线,坚硬的外骨骼下是柔软的虚空物质,在潜水服的包裹下关节处的联结都清晰可见,他牵起前辈的右手,骨爪之间摩擦发出轻微的沙沙声。

停船后鬼魂先跳了下去,面具后连接着呼吸嘴,虚空生物不需要呼吸空气,但是需要适量的氧气维持压力。前辈慢慢从船舷进入海水,阳光下的海水并不凉,他在水里拉着鬼魂的手漂了一会,觉得没什么不适感,便戴上头盔解开绳索,慢慢往下潜。在面具完全浸入海水的那一刻,他看到了自从“出生”以来从未见过的瑰丽景象。浅蓝色的海里有很多细长的鱼儿聚在一起游动,动起来像是海浪里的银色绸缎,海底的珊瑚在水中微微摇摆,色彩斑斓的触须在相互纠缠,珊瑚与海葵之间有扁平的小鱼和柔软的水母,螃蟹和贝类安静地躺在海底的沙滩上。整个海洋像是画一样充斥着鲜艳的颜色,那些明亮的色彩映在前辈眼中,他感到自己填充着虚空液体的容器中突然涌进美好的色彩,死气沉沉的黑色都像有了磅礴的生命力。看着前辈聚精会神地盯着海底,鬼魂紧紧抓着他的手,轻松地把爱人圈在怀里:“这就是我一直要带你来看的原因。”

圣巢颜色单调,仿佛和这里是两个极端,海底的色彩太多了,一瞬间就绽放在眼前,有种掉入梦境的不真实感。鬼魂带着前辈向下游了一段,怕太快了会让他不适应,只能带他去稍微浅一点的地方看看珊瑚,前辈用骨爪碰了碰那丛橙色的小珊瑚,意外的发现它竟然是柔软的,忍不住收回手怕外骨骼把它划伤,而后又忍不住轻轻去触碰。鬼魂把他一切的动作都看在眼里,前辈是喜爱生命的,他知道,对于空洞骑士来说生命是真实而美好的东西,尽管为了圣巢他们已经抹杀了太多“生命”。海底的珊瑚随着洋流微微飘动,像是有自己的思想,前辈悬浮在海中,左侧身子被鬼魂强有力的骨爪搂在怀里,他看见从远处慢慢飘来的水母,柔软透明的躯体里有一团模糊的影子,长长的触手围绕在身边,有几条颜色鲜艳的小鱼和它一起游动,像是结伴同行的朋友。

“那是沙海蜇,小心它的触须。”鬼魂适当的提醒,伸出骨爪轻轻拨动海水,看着那群“朋友”改变方向游远。前辈有些失落,但很快注意力又被鱼群所吸引,那是一批不算庞大的鱼群,银白色的细长小鱼聚集在一起,像是绸带般在海水中翻卷,洋流带来温暖和食物,它们在海水中游动,整齐又灵活。前辈想起自己的披风,银白色的布料在风中翻飞,只是鱼群面对的是新的开始,他面对的是未知的命运。


鬼魂突然沉入更下面的海里,把什么东西抓在骨爪里带回来,像是献宝一般摊开手掌让前辈看。那是一只只有在幻想里才应该出现的生物,彩虹般的细长卷须缩成一小团,前辈用手戳了戳它,那些流动着光泽的卷须慢慢舒展开,像一朵花打开了它的花苞,卷须细长而卷曲,保护着最中心的橘黄色球体,那颜色太明亮了,前辈忍不住闭上眼睛。

然而这时候那花心的球体突然裂开,那些橘黄色消失在水中,取而代之的是银白色的柔软海星,五条触手舒张着,白色的皮肤上分布着零星的蓝色斑点。它慢慢在海水里游动,直到完全趴在前辈的面具上不动,鬼魂有点想笑:“看来它很喜欢前辈。”

前辈还在为这生物的蜕变感到新奇,他想到那光的瘟疫席卷而来,吞噬苍白的存在,而后虚空刺破了一切,苍白之子从瘟疫的气泡中走出重回世间。

他抱住鬼魂,看爱人在海中回抱自己,感到喜悦和满足。感谢虚空,让他从无穷尽的梦境中醒来,走到沉重的枷锁与负担之外,走到永远温和的阳光里。


END


届不到队长 人

两张骑前向的沙雕……

前辈时有时无的胳膊预警

p2其实只是小骑士在帮前辈矫正驼背而已!不要屏蔽我求求你了!

两张骑前向的沙雕……

前辈时有时无的胳膊预警

p2其实只是小骑士在帮前辈矫正驼背而已!不要屏蔽我求求你了!

自闭🐟(沉迷游戏中……)
※泡温泉可以缓解(doi的)疲...

※泡温泉可以缓解(doi的)疲劳喔~

骑前怎么能这么香?!!

※泡温泉可以缓解(doi的)疲劳喔~

骑前怎么能这么香?!!

ELAPUSE

容器骨科 

纯粹炮机现在学会上手了

容器骨科 

纯粹炮机现在学会上手了

温柔一刀白电

憨批表情包人又来了。

容器骨科在写了在写了(擦汗)

憨批表情包人又来了。

容器骨科在写了在写了(擦汗)

黑犬局

来点快乐泡温泉//

p2是双骑各种贴贴抱抱

p3是双骑擦了一点边,注意避雷噢

来点快乐泡温泉//

p2是双骑各种贴贴抱抱

p3是双骑擦了一点边,注意避雷噢

— 毒 莓 —

今天的摸鱼。这个笔刷摸鱼好顺手。

P1 小骑士/大骑士

P2 前骑人鱼paro注意

P3 很多大骑士女装和擦边注意!!

今天的摸鱼。这个笔刷摸鱼好顺手。

P1 小骑士/大骑士

P2 前骑人鱼paro注意

P3 很多大骑士女装和擦边注意!!

阿黑-不会背景人

做了一个动态壁纸

其实就是视频哈套wallpaper直接就能用了

链接被吞了n次……

还不行各位就在wallpaper搜hollowknight-void brothers 算了,我上传的名字

现在补上下载链接

无声版:链接:https://pan.baidu.com/s/1Qfa43xIOUifZszYagGyZ7A 

提取码:086e 

复制这段内容后打开百度网盘手机App,操作更方便哦

有BGM版:链接:https://pan.baidu.com/s/12zvgnqjR573hAM27tpQaKw 

提取码:4zg7

做了一个动态壁纸

其实就是视频哈套wallpaper直接就能用了

链接被吞了n次……

还不行各位就在wallpaper搜hollowknight-void brothers 算了,我上传的名字

现在补上下载链接

无声版:链接:https://pan.baidu.com/s/1Qfa43xIOUifZszYagGyZ7A 

提取码:086e 

复制这段内容后打开百度网盘手机App,操作更方便哦

有BGM版:链接:https://pan.baidu.com/s/12zvgnqjR573hAM27tpQaKw 

提取码:4zg7

黑稚夜羽

【空洞骑士】<骑前>纯粹聚合

一想到这是一篇车占了至少70%,我就有点慌

5000字啊(死死盯着字数)

然后改的次数也不少吧,希望大家可以爽到(?)

有想象的神明梦境,以及默认神是有职位的,存在上代和下代,小骑士是这代的虚空神

如果可以的话(?)

————————————————————————

    骑士正在寻找。


    他绕过一个又一个的石柱,上面看上去就让人眼花缭乱的符号在他眼里呈现出的是一张张图画闪烁而过,有些在耳边还有低哑的语言。


    【找到了,这一排是讲述虚空的...

一想到这是一篇车占了至少70%,我就有点慌

5000字啊(死死盯着字数)

然后改的次数也不少吧,希望大家可以爽到(?)

有想象的神明梦境,以及默认神是有职位的,存在上代和下代,小骑士是这代的虚空神

如果可以的话(?)

————————————————————————

    骑士正在寻找。


    他绕过一个又一个的石柱,上面看上去就让人眼花缭乱的符号在他眼里呈现出的是一张张图画闪烁而过,有些在耳边还有低哑的语言。


    【找到了,这一排是讲述虚空的,让我看看有没有我想要的。】他终于停下了脚步,银灰色的梦境光网在石柱上亮起。


    上代虚空神甚至无聊到研究起自己这样的事,骑士若有所思的点点头,果然是到了很高的境界了。


    他来这里的目的不是因为别的,而是为了纯粹容器。


    自从上次那次交合之后,纯粹容器时不时会出现焦躁的样子,但是等到他询问时又连连摇头拒绝回答。


    纯粹容器这样疑似发疯不是一两次了,但这几天有点不一样,他经常看到纯粹容器靠在墙边一动不动,即便是面具的遮挡他还是能感觉到对方微不可闻的哀鸣。


    『越是研究,越可以发现虚空和普通物质的区别。』他看到这样随意的一排字,『就比如心脏这样的东西。』


    『我通常叫它核心,因为它确实和普通虫子的心脏不一样,这就算是被穿透只要有足够的时间和灵魂,是可以修补的,关于这一点我想沃姆梦魇也会有。』


    多眼睛的都喜欢研究吗?他想起了猎人,那是对食谱非常有研究的虫子。


    『只要一个虚空物质有核心,就代表这团虚空不再是毫无意义的了,核心会像心脏一样开始运转,同时给予虚空普通虫子都会有的东西,但是虚空的寿命太过于漫长,我不会擅自创造核心的。』


    骑士大致浏览了一遍,这上面全是虚空神的随笔,正当骑士以为可能找不到他想要的东西的时候,一段话吸引了他的注意力。


    『虚空本就没有欲望,但是如果虚空想要这种东西,就必须心甘情愿的吸收不属于他的其他有核心的虚空物质,而且在转变的过程非常痛苦。』


    糟。骑士想到了他留在纯粹容器身体里的那些虚空。但是为什么他没有感觉呢?


    『虚空之心有协调任何痛感的能力,也许这就是我很少感觉到疼痛的原因吧。』


    他继续向下看,不出所料虚空神又做了备注。


    『虚空在转变的痛苦,是因为是从自己身体提取出大量的虚空导致的,当然也可以通过外界的补充,但是硬吸收效果并不好,也有可能是我没找到方法。』


    具体需要多少?


    ——


    骑士啪的一下拍在石碑上,结束了阅读,然后强撑着抚上额头开始思考。


    这么说他不仅是代替前任虚空神找到了转化的办法,而且这好像还是几乎达到百分百的吸收率。













————

写者的话:

不敢想象我从一开始的激情满满到现在的无比淡定

给我继续正剧啊可恶,我是正直的正剧向党

黑稚夜羽

我不过就是稍微脑补了一会,结果又有新的一篇车产生了()

自裁也没用了,承认吧!你就是喜欢搞虫子!

也是无药的番外,而且还在虚空启智后的事

非常非常长的车(……)占了整篇三分一(虽然还没写完而且还没修改好)

这么下去我感觉我都要精尽人亡了

有参考纪录片(?)可能还是不符合虫子世界

以及是正经解决事情(雾)

初设虚空身体里本来是空无他物的

然后。。我也会发两篇,一个连接发这里,另一个放新开的文章。

时间?看情况吧()

但是应该要在我下一篇wish写出来再发,我尽量专精这篇的描写(?)如果能够爽到再好不过了。


我不过就是稍微脑补了一会,结果又有新的一篇车产生了()

自裁也没用了,承认吧!你就是喜欢搞虫子!

也是无药的番外,而且还在虚空启智后的事

非常非常长的车(……)占了整篇三分一(虽然还没写完而且还没修改好)

这么下去我感觉我都要精尽人亡了

有参考纪录片(?)可能还是不符合虫子世界

以及是正经解决事情(雾)

初设虚空身体里本来是空无他物的

然后。。我也会发两篇,一个连接发这里,另一个放新开的文章。

时间?看情况吧()

但是应该要在我下一篇wish写出来再发,我尽量专精这篇的描写(?)如果能够爽到再好不过了。



— 毒 莓 —
加冰橙子汁补档 具体走(………...

加冰橙子汁补档

具体走(………)评


加冰橙子汁补档

具体走(………)评



黑稚夜羽

【空洞骑士】<骑前>虚空启智

有一说一,如果不是我只能用微博,我真的一点也不想用

这篇是半che体(?)有正剧向插入

然后现在是各种倒置啊,什么的一系列操作

怀疑ooc(捂脸)希望不嫌弃

啊被屏了(标准结局)

————————————————————————

​    被噩梦惊醒并不是什么好的体验,何况是混淆不清的梦。骑士深吸一口气,试图平复自己的心情,然后再将复杂的眼神投到自己的腿根部。


    至少他第一次知道,原来自己居然是有类生殖器官这种东西的。


    也...

 

有一说一,如果不是我只能用微博,我真的一点也不想用

这篇是半che体(?)有正剧向插入

然后现在是各种倒置啊,什么的一系列操作

怀疑ooc(捂脸)希望不嫌弃

啊被屏了(标准结局)

————————————————————————

​    被噩梦惊醒并不是什么好的体验,何况是混淆不清的梦。骑士深吸一口气,试图平复自己的心情,然后再将复杂的眼神投到自己的腿根部。


    至少他第一次知道,原来自己居然是有类生殖器官这种东西的。


    也许只是骑士从来没对别虫产生过什么想法,自己又是由虚空组合成的生物,所以才有这样判断。


    旅行途中难免有长时间的奔波,为了保证明天的行程,纯粹容器早就靠在他旁边睡了,大部分时间他都是浅眠,直到他们定下了各自放哨的时间,纯粹容器才偶尔会进入深层次的睡眠。


    他慢慢的回想着这一路发生的事,那种令虫焦躁的虚无感才渐渐消失,性 器也逐渐安分下来。


    我到底梦到了什么。他闭上眼小憩,茫茫然的想到。


    很快他就熟悉的感觉到自己沉入梦境世界,就像慢慢沉到水底那样,四周都是安静的。


    上代虚空神经常通过这种方式来传达一点记忆,片段或者仅仅是一个印象而已。


    但他常常模糊的见到云雾之后的一片漆黑——那是被封住的东西,而这次,他看到常年封闭的门透出一抹光芒,他突然就想起来了,之前就是靠近了这道门才梦到了那些不知名的东西,所以这之后到底是什么呢?他的好奇心被勾起来了。


    【难道虚空也看小黄书吗?】他在拨开那层云雾之前,稀里糊涂的想到。


    很快他就会意识到,什么叫做好奇心害死虫。


    !


    接下来几天骑士都不能好好睡觉了,普通的睡眠不可以,进入梦境休息更不可以,这只是一个比一个真实的区别。


    这几天已经定好了都是纯粹容器浅眠守夜,在纯粹容器守夜时感官十分灵敏,只要稍稍的一点动静就会引起他的注意。有时骑士睡不着仰望天空都能被察觉,然后纯粹容器并不会指出,只是默默坐到更远处,直到他投降去睡觉才搬回来。


    这容器甚至连和他保持亲密的距离的机会都牺牲了。骑士内心长叹一口气,总是觉得纯粹容器可怜巴巴的背影总是不忍心,要知道平时纯粹容器简直就是几乎寸步不离的跟在他旁边的。


    梦境世界是不能去了,那封尘记忆边的云雾被驱散之后,那滔天的知识席卷了整个梦境世界,只要踏入就会毫无疑问的被淹没。


    更何况是那种知识。


    要像以前,他可以舒舒服服的靠在圣巢的温泉里等待这场风暴过去 甚至还可以毫无顾忌的睡过去,但是现在只要稍稍打个盹,就会梦见纯粹容器匍匐在他身下,兽交,骑乘,侧交……


    他真的有这么饥渴吗?他想要捂脸,而且对象还是纯粹容器,至少他出来没有想过是和纯粹容器——


    他一点也不想知道究竟还有多少种姿势。


    好在到了第二天他只记得大概的内容,大概这就是普通虫子的梦境,很多时候仅仅是一个印象而已。


    他突然想起了路途上售卖家乡特产的一只小虫子,还帮她驱赶走了野兽,小虫子很高兴认识到他们,因为时候不早了,那日他们就在一块驻扎下来休息,纯粹容器紧紧贴在骑士旁边,盯着火堆发呆。


    小虫子打趣着说了一句话,说他们默契的像两兄弟,亲密的像对恋人。


    当时的他仅仅是弯了眼,提起骨钉剑术师三兄弟之间的关系。


    如果仅是这样他觉得还能容忍一下,但是麻烦的就是第二天早上要命的虚无感,想要直接把纯粹容器囫囵生吞下去的强烈感觉,特别在纯粹容器背对他的时候。


    真是太糟糕了,这就是虚空的欲望吗?他不禁感叹。


    而且他有预感自己估计不能瞒太久(假如梦境世界持续那么久都是那种状态)——因为纯粹容器实在太敏感了。


    他料到了纯粹容器会发现他的不对劲,但是他没料到是在这个时间来询问他。


    日落时分既是部分生物停止活动的时间,同样也是另外一群动物开始活跃起来的时候。


    其实仔细想想,纯粹容器挑这个时刻还是合理的,此时是他们停止前进驻扎的一个小时之后的事,据纯粹容器的默默记录中,这时候的骑士总是最放松的。


    一向老实的纯粹容器也耍起了心机,借着找不到生明火的工具的缘由将正欣赏美景的骑士忽悠进他们存放行李的角落,然后就面对面站着不动了。


    【啊——这个问题。】等到骑士反应过来,他又好气又好笑的的看着面前满面担忧的纯粹容器,【没什么好担心的,我挺好的。】


    【但是你已经有五个晚上没有睡好了。】纯粹容器低着头,非常委屈的样子。


    【只是有点事情要处理。】骑士不自然的撇过头,指爪微微蜷起。


    【是梦境的问题吗?!】纯粹容器语气突然变得紧张,一瞬间骑士还以为他的同胞知道了他的事,结果对方下一句话再次让他哭笑不得。


    【不,不是辐光。】不知道为什么纯粹容器总是在担心光芒神对他的影响,也许是那曾经在黑卵圣殿的日子太过于痛苦了。想到这里,他不禁眼神放柔和,打量着这个重新恢复活力的纯粹容器。


    新生的手臂和原先的相比要稍稍平整一些,没有另外一边的那么多伤痕,他突然回想起之前的想法是有错误的,至少纯粹容器的胸前不是那么光滑,一道道伤痕刻在他的躯体上,增添许多性感,特别是摸上去的时候……


    骑士突然隐约觉得不对劲,他怎么看着看着就上手摸了。


   纯粹容器就这么楞楞的站着让他摸。


    摸就摸了,还有什么好疑问的,他下意识屏蔽掉那些要浮出水面的结论,但是他的身体却是诚实的,他慢慢感到了‘饥饿’,这下他迅速收了手。


    在他收手的同时,纯粹容器一把抓住他的爪子,完美的覆盖到他的爪子上,并拢成拳,敲到自己的胸口。


    骑士脑内飞速转着,翻译出了这个动作的意思:忠诚于自己。


    仿佛褪下了沉重的外壳,骑士双眼几乎迸出火焰,欺身上前 。











————

写者的话:

啊啊,大概就是这样吧

是两个链接别漏了(?)

如果要补链接告诉我一声

ao3你快回来吧qwq

居然被解了,惊讶(虽然删了两链接)

哦对了,这里也说一下不要推荐

还是坐等评论交流(?)



5.10尝试再次申请回来jpg

— 毒 莓 —
“你…为什么在哭?” 大骑士女...

“你…为什么在哭?”

大骑士女装注意⚠️

“你…为什么在哭?”

大骑士女装注意⚠️

阿黑-不会背景人

回来产粮

画了前辈体型稍微大一些

p2前辈的断肢

回来产粮

画了前辈体型稍微大一些

p2前辈的断肢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