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宿伏

1820.2万浏览    13559参与
Seiryou_

520快乐!今天的贺图是宿伏一家四口的设定公开。

设定是终战结束,宿伏结婚且孕育一儿一女。

和去年1222贺图,4月煮饭梗,是同一个系列。以后有空也会继续画日常,今天主要是把文字设定发出来!

520快乐!今天的贺图是宿伏一家四口的设定公开。

设定是终战结束,宿伏结婚且孕育一儿一女。

和去年1222贺图,4月煮饭梗,是同一个系列。以后有空也会继续画日常,今天主要是把文字设定发出来!

洛北天清°
宣图 | 04/30-宿伏周边...

宣图 | 04/30-宿伏周边宣 

宣图 | 04/30-宿伏周边宣 

司多黎啵

《知我者谓我心忧》5

双x   含车  走破皮裤链接

http🌸s://p🌸oipik🌸u.co🌸m/37623🌸30/67🌸7455🌸6.htm🌸l

双x   含车  走破皮裤链接

http🌸s://p🌸oipik🌸u.co🌸m/37623🌸30/67🌸7455🌸6.htm🌸l

大狸子吃人

忧郁铲屎官与他的冤种猫咪

各位520快乐

忧郁铲屎官与他的冤种猫咪

各位520快乐

罗克
猛然想起今天是520,赶紧速糊...

猛然想起今天是520,赶紧速糊了这篇!(脑洞乱开

祝宿伏520快乐啦!

猛然想起今天是520,赶紧速糊了这篇!(脑洞乱开

祝宿伏520快乐啦!

Eieca

【宿伏】诱捕pwp(汉尼拔AU)

连环杀手宿傩×心里侧写师惠


“你离不开我了,伏黑惠。”

“看,我们不仅灵魂相依,连身体都是那么契合。”


完整版点这个 

连环杀手宿傩×心里侧写师惠


“你离不开我了,伏黑惠。”

“看,我们不仅灵魂相依,连身体都是那么契合。”


完整版点这个 

约尔

【宿伏】妻子年纪太小好烦恼

.一点烦恼文学,sv已婚,520必须吃甜的

.啥都没直接放了,别屏🙏🏻

.原收录于cp28个人志《最后一朵樱花坠落的那天》,现部分解禁。全文4k,食用愉快,喜欢请多反馈


两面宿傩最近有点烦恼。


这对诅咒之王来说无疑是相当罕见的,但它确实发生了,而且居然还是长期的,如果真要追根溯源的话真相大概只能指向半年前导致现在这一切的那件事——


他和伏黑惠结婚了。


前因后果不多赘述,总而言之就是各种契阔加复杂感情原因伏黑惠不排斥跟他结合,宿傩也很有兴趣和对方以另一种新的关系相处,于是干脆跳过一系列试探斟酌直接求了婚,并且获得了所有人看来都不可置信只有他自己觉得理所应当......

.一点烦恼文学,sv已婚,520必须吃甜的

.啥都没直接放了,别屏🙏🏻

.原收录于cp28个人志《最后一朵樱花坠落的那天》,现部分解禁。全文4k,食用愉快,喜欢请多反馈




两面宿傩最近有点烦恼。


这对诅咒之王来说无疑是相当罕见的,但它确实发生了,而且居然还是长期的,如果真要追根溯源的话真相大概只能指向半年前导致现在这一切的那件事——


他和伏黑惠结婚了。


前因后果不多赘述,总而言之就是各种契阔加复杂感情原因伏黑惠不排斥跟他结合,宿傩也很有兴趣和对方以另一种新的关系相处,于是干脆跳过一系列试探斟酌直接求了婚,并且获得了所有人看来都不可置信只有他自己觉得理所应当的成功。


然而和年少人类婚后的生活……单身逍遥了上千年的诅咒之王也难以做到全知全能的预料。


他模糊想起婚礼上那个白毛咒术师醉醺醺地踩上桌子,举着瓶香槟一边到处喷洒一边对妻子聒噪着什么惠恭喜你成功把宿傩拉入爱情的坟墓之类的鬼话,然后在自己打算把那颗脑袋直接砍掉时恰好被一个闭着眼的长发刘海男陪笑硬拽下去了,现在回忆起来还是有点可惜。


爱不爱情先放到一边,人类概念的东西无法定义诅咒,坟墓什么的更是扯,和伏黑惠一起生活相当愉快,五条悟再废话他就让对方先进坟墓。


他只是有一点,有那么一点点的,在某些事情上的小烦恼。



首先是家务,或者准确点说,关于做饭。


作为领域与能力即和厨房某种意义上有千丝万缕关系的诅咒之王,两面宿傩承认自己确实也有烹饪人类食物的能力,只是过去几乎从未用过。毕竟诅咒不需要进食,而生前对人类等食材的料理工作有里梅完成,所以他唯一握刀的时候大概就是在战场把对手切片的时候。


但现在不一样,他结婚了,娶的还是个每天都要正常进食的青少年人类。


本来对方也不是擅长料理的主,咒术师又任务繁忙,通常都是在外边的便利店或餐厅解决。直到某次宿傩实在看不下去人类自己下厨时粗糙的手法,而且他都听到伏黑惠肚子发出的咕咕声了,便干脆进了厨房拿过妻子手中的刀具,让有些发愣的小孩回餐桌等着。诅咒现在还记得那张小脸上尝到食物后的表情,看起来相当有趣。


自那之后只要伏黑惠和他饭点都在家,喂食的工作便落到了诅咒身上。他在案板前行云流水料理食材,人类通常老老实实地趴在桌子边安静等待,但偶尔也会溜进厨房,比如现在。


两面宿傩在他从餐桌起身的时候就察觉了,但并没有出声,直到身后虚贴上一片人类特有的体温。少年的身量和诅咒相比显得纤细娇小,他能感受到后肩处凌乱发丝的窸窣摩擦,一只雪白骨感的手探入视野,轻按在大理石台缘上几乎同色。


“饿了?”


诅咒头也不回问妻子,又在锅中洒了些香料。


“……嗯。”


“马上就好了,等一下。”


一分钟后宿傩关了火,微微转头注意到小孩贴着自己在看锅具中升腾的热气,从他这个角度正好能把那两幅黑羽似扇动的睫和明晰锁骨,乃至宽松衣领下面的部位收入眼中,不禁有些困惑于那始终一马平川的纤细曲线,怎么就是养不胖呢。


“好了吗?”


虽说脸上依然没什么表情,但人类翡翠似的碧眸中还是禁不住流露出些许期待。诅咒笑了笑,用瓷碟盛了些浓郁汤汁自己先略微尝了一点测试,随后吹了两下递到伏黑惠唇边,小妻子就着他的手抿了几口,睫羽半垂像是湖边饮水的鹿,又抬头对宿傩点点头,这就是满意了。于是诅咒把沾着两个交叠唇印的小碟放到一边,轻拍对方的腰说拿碗筷过来吧。


餐桌上两面宿傩看着伏黑惠进食,姿态安静,持筷手指纤长细瘦,他翻了一页书,开始思考明天周末给妻子做什么吃,还有伏黑惠到底什么时候能长点肉,真是令人烦恼……


“……”


他凝视着猝不及防被夹到面前的那块肉,不抬头也能知道对面那双漂亮的绿眼睛也在凝视自己,刚才因为在思考所以无意盯对方的时间长了些吗,诅咒从善如流稍稍张嘴让妻子得逞,随后在心里悄悄叹气。


啊,今天的诅咒之王也在餐桌上烦恼呢。



其次便是就寝的事。


众所周知诅咒不需要睡眠,无论是在千年封印又或者和容器共存的短暂时光中,两面宿傩通常都是靠发呆消磨时间,后面多了个看伏黑惠直播的爱好,当然和睡觉更没有关系了。


而同时众所周知,人类是需要睡眠的,每天都要,特别是经常累得要死的咒术师。


又双叒叕众所周知,对于夫妻来说,如果没有感情问题或其他特殊原因,双方通常是会同床共眠的。


两面宿傩对此没有任何异议,和妻子睡前的温存或聊天都很有趣,夜里也不过是换个发呆的地点姿势而已——当然这些都是他初始的设想。



设想开始破灭是在结婚一段时间后的某个夜晚,就在他望着窗外经年不变的月光无所事事放空时忽然感到胸口传来柔软温暖的触觉,低头一看发现是已经睡熟了的伏黑惠把脸贴了上来,月光银缎般铺在发丝和纤细的脖子上,后颈肌肤冷白如玉石。


稍微有点诧异,毕竟之前即使同床对方也不会在睡眠状态主动凑过来,做噩梦了?诅咒想仔细看一下妻子状态,然而还没等他低头伏黑惠就又轻轻蹭了蹭脸,长而密的睫毛磨擦过裸露在外的胸肌有点痒,两面宿傩忽然感到一丝陌生的悸动,他没能及时识别出那是什么。


从表情看似乎没做噩梦,是无意中靠近的吗。诅咒没有动,小孩睡眠向来较浅,也不知道是天生如此还是咒术师的直觉需要,这也是他不会在对方入睡时盯着的原因之一。白天澄澈的碧眼此时紧闭,贴合处鲜活的温度和已经死去千年的诅咒截然不同,他再次想起妻子身为人类的现实,血瞳视线停留在脖颈要害处,眼前人依然没有半点要醒的征兆,挨着丈夫睡得正安稳。


两面宿傩望着那片脆弱肌肤,那夜没有再看窗外的月光。



之后夜晚伏黑惠越来越高频率的会在睡眠时和他产生肢体接触,比较好笑的一次是两面宿傩那晚刚好起了兴致想尝试一下睡眠,结果闭眼没多久就感觉脸碰上了什么温度熟悉但触感相对平坦微硬的东西,睁眼后大片细腻雪色骤然映入视野,诅咒愣了一瞬才反应过来——原来是伏黑惠把胸贴上来了,睡衣领口太大露的皮肤多。


也不知道小孩怎么睡的,可能是嫌热所以往上挪过头了吧,他有点无奈,伸手拿到遥控器把空调打低几度后把人塞回被子里,一边低声安抚迷迷糊糊的妻子再次入睡一边想这大概就是所谓的风水轮流转吧。


……可如果真是风水轮流转的话,为什么两次产生困惑的都是宿傩自己呢?


这个问题直到诅咒开始在入睡时就揽上妻子的腰时都没有得到解答,也没有谁在意答案,他环住怀中每一寸皆骨肉匀停的身体,对方修长的手指轻抓住了月白和服衣襟,也把两面宿傩夜晚的放空时间扼杀了


不过这样的伏黑惠也很可爱,顺从配合妻子要求闭上眼睛假寐的诅咒之王想到。


至于已经基本丧失了的赏月发呆时间,就,嘛,悄悄的稍微烦恼一下好了。



最后一个烦恼实际上是早已存在的客观现实,但千年诅咒在结婚后才逐渐切实意识到——他似乎,真的娶了个太过年轻的妻子。


“年轻”某种意义上都不太准确,“青涩”或者“稚嫩”也许更合适。伏黑惠与他成婚时才刚满十七岁,诅咒自然不可能在意人类社会的法规,所谓的成年概念从他存在于世期间都不知道变过几次。发展成这种关系前当然也清楚对方年龄,但从来没真正考虑过这点。


无论精神还是咒术,伏黑惠的素质都无疑相当优秀,诅咒对他的这些特质了如指掌,然而亲身和对方生活在一起后却又逐渐体会到了对方作为十几岁少年,同时又是枕边人的细节感觉。


就像即使并不在意,两面宿傩确实知道妻子的容貌在同龄人中颇受憧憬,或者说在一同外出时不时看见对方收到搭讪后意识到了这点。


大概是双方气质成熟方面相差过大加同性的缘故,那些小女生经常看不出他们是那种关系。不过诅咒并没有因此感到不悦,因为接下来伏黑惠略微尴尬的退后表示自己已有伴侣的样子比杀掉那些女人有趣多了,如果对方发出惊叹或祝福小孩还会脸红,相当可爱。


只是妻子大概因为太青涩的缘故还不怎么会处理这种事情。某天他回家后感觉对方情绪不对,问也不肯说,全程没开过几次口,晚上睡觉时背对着他离远远的,直到夜里冷在梦里缩成一团才被抱过来。


后来两面宿傩没办法,屈尊去找前容器小鬼问怎么回事,对方表情复杂地告诉他伏黑不知道从谁那听说丈夫和陌生女人在酒吧连续几天晚上私会,似乎还有证据,末了又相当严肃地问你不会真出轨了吧。


诅咒没回答对方,他觉得自己没把那颗心脏再挖一次已经是看伏黑惠面子了,姑且不谈为什么他只是觉得那家酒吧调酒师技术还行多去了几次就被说成出轨,敢传这种谣言的应该也没有第二个人了,但在把那个六眼脖子切了前他要先回去给还在生气的妻子解释清楚,并告诉对方自己其实是问那女人配法并打算回来调给他尝尝的,然而小孩的回答却稍微有点出乎意料。


“……我知道。”


“恩?”


“我知道你不会和别人……发生那种事。”


“那为什么不高兴?”


“………”


虽然又沉默不过相当好猜,诅咒之王有些无奈地摸了摸妻子脸颊,随后低头吻了一下雪白耳廓。


“别生气啊,不会再去了。”


小孩心思敏感内敛,即使理智知道不可能还是下意识会郁闷,又觉得是自己太任性,误会的样子虽然也很有意思但……他注意到雪白耳廓似乎变红了一些,于是笑了笑把那截细腰揽过来哄自己别扭的妻子。


——但如果让伏黑惠觉得难过就得不偿失了,诅咒这样想到,同时吻那对莹润的翡翠碧波。


至于对方生活中流露出的其他稚嫩之处则更多,偶尔幼龄式的口癖就不说了,服饰和饮食也是明显的少年期,最近还隐隐约约有了挑食迹象,另外跟丈夫时不时顶嘴的习惯却从没改变,两面宿傩感觉自己简直想要叹气了。



可那又能怎么样呢?


他年少的,冷淡的,天赋异禀的妻子,期望他下厨又需要他共眠的妻子,不愿坦诚吐露心声的妻子——


他在这世上唯一迷恋之物。


所以继续这些小小的烦恼吧,诅咒稍微弯腰方便人类搂上自己的颈,那张精致脸上浮起浅浅的红晕,嘴唇柔软如初春落樱。


啊,倒真的跟坟墓有相似之处啊,他莫名想起那句话,随后又笑出来。



——但那也一定是,我和你共眠之处。




End.



ps:

.……不会真有人相信这是烦恼文学吧?


.现在看自己一年前的产物诸多缺点遗漏难免惶惶不安,但私心蛮喜欢这篇的所以稍微修一下放出来啦,诚邀各位共赏傩子哥的凡尔赛文学(

.520我的产品怎能缺饭(`_´)今晚搞完论文就开始继续颠勺喽(。・ˇʚˇ・。)

.感谢阅读📖喜欢还请多多转评(❁´ω`❁)


无疆

CAN I KISS YOU?

◎◎◎◎◎

SUMMARY:

我可以吻你吗

——————————————————————

*两面宿傩×伏黑惠

*无咒力设定

*平平淡淡

*一发完 3k左右

*ooc

——————————————————————

『如果末日来了,那一天你会干什么?:D』

现在的人都这么无聊?好好活着不好吗?有时间问这个不如多做几道题目。

这么想着,伏黑惠把手中的笔一摔,笔咕噜咕噜在作业本上滚了一会,最终停在一道数学题旁边

回答五花八门,“要和喜欢的人在一起好好告别”“要去表白”“要和家人朋友一起”“去做自己没做的事”“买自己从来不敢买的奢侈品”……

伏黑惠挑眉,...

◎◎◎◎◎

SUMMARY:

我可以吻你吗

——————————————————————

*两面宿傩×伏黑惠

*无咒力设定

*平平淡淡

*一发完 3k左右

*ooc

——————————————————————

『如果末日来了,那一天你会干什么?:D』

现在的人都这么无聊?好好活着不好吗?有时间问这个不如多做几道题目。

这么想着,伏黑惠把手中的笔一摔,笔咕噜咕噜在作业本上滚了一会,最终停在一道数学题旁边

回答五花八门,“要和喜欢的人在一起好好告别”“要去表白”“要和家人朋友一起”“去做自己没做的事”“买自己从来不敢买的奢侈品”……

伏黑惠挑眉,喜欢的人?没有,家人?只有津美纪,当然也不是不可以把某个姓五条的算上,朋友?虎杖和钉崎,买东西?没有什么想要的……

总之就是,伏黑惠没有一样想做的事情

熄了屏,他居然开始认真的考虑这件事

末日来了,我能干什么?

想了一宿伏黑惠也没睡着,第二天同学们看着他们敬爱的班长顶着两个黑眼圈出现在班门口

无视大家的注目礼,伏黑惠径直走向自己的座位,前排的虎杖悠仁回头问了句怎么了,是不是五条老师又拉着你半夜帮他砍价?

没有,伏黑惠摇摇头,只不过想了一晚上的事情而已

虎杖悠仁瞪大眼睛问什么事能让你想一晚上?

人生,伏黑惠答道

虎杖悠仁露出钦佩之色闪着星星眼说不愧是伏黑,这么高深的问题也只有你才会去思考,厉害厉害

伏黑惠沉默了

下课时,班上的同学推醒了正在补觉的伏黑惠,说是外面有人找

有谁找?

伏黑惠揉揉眼睛,迷迷糊糊走到教室外张望了两下,只见一个有着奇特纹身的人对他挥挥手

哦,两面宿傩

关于怎么认识两面宿傩的经过,伏黑惠也记得不清楚,他只知道反正是认识了,而且对方特别喜欢找他

两个好看的人同时出现,女生就多了起来,都开始红着脸一边小声讨论着一边偷看

一位是美人学霸,一位是帅气校霸

真好

这次又找我干什么?伏黑惠皱皱眉

中午要一起吃饭吗?两面宿傩发出邀请

不要,伏黑惠想都不想就拒绝了,转身就往班里走去

那我中午来找你!两面宿傩带着笑的声音还是传进了他耳朵里

干嘛要擅自做主啊,伏黑惠走回座位,趴在桌子上,把头缩进衣领,浑然不知一片绯红漫上了耳朵

呦,路过的钉崎野蔷薇惊叹一声,耳朵怎么这么红?

天气太热了,伏黑惠慌乱解释

钉崎野蔷薇抬头看了看窗外的阴天,沉默了

话讲归讲,伏黑惠中午还是逃过了虎杖悠仁和钉崎野蔷薇疑惑的眼神,一起和两面宿傩去吃饭

学校食堂拥挤不堪,打饭窗口排成一条又一条的长龙,伏黑惠先去找了个空位,两面宿傩去排队打饭

等了很久,两面宿傩才回来,把其中一盘饭推到伏黑惠面前

伏黑惠看着堆成小山一般的肉,不知道讲什么好

看我干嘛,吃啊,两面宿傩笑出了声

我吃不掉这么多,伏黑惠皱皱眉,这也太多了

你就是这样才会变得这么瘦,两面宿傩挥挥筷子,满脸认真,长点肉才健康

伏黑惠看着两面宿傩期待的眼神,只好乖乖低头吃饭

两面宿傩微微笑了

日子一天天过去,两人交集越来越多,有时两面宿傩还会带自己做的精致便当给伏黑惠,每次都会开心的收获一句“好吃”,而伏黑惠对两面宿傩也从避之不及转化为些许期待

我这是怎么了?在一次被两面宿傩送回家时,伏黑惠一边上楼一边戳着自己有些发烫的脸颊,略带惊讶的想

两个月后的有一天,两面宿傩不再找伏黑惠了

可能觉得腻了吧,伏黑惠托着腮盯着课本,一个字也没看进去

话说回来没有两面宿傩的日子确实少了一点期待,但毕竟日子还要继续过的,思考很久,最终伏黑惠这般下定论

一张小纸条突然被扔到他的桌子上,伏黑惠拾起来打开,上面写着“今天中午必须和我们一起吃饭,你多久没和我们一起吃饭了???”

伏黑惠抬头,果然斜前方的钉崎野蔷薇和虎杖悠仁在对他龇牙咧嘴

伏黑惠张张嘴,而后点点头,将视线转向窗外

天空阴沉,乌云压顶

过了几天,爱八卦的前桌扭过头对正在写题伏黑惠爆料,伏黑伏黑,还记得两面宿傩吗?他交女朋友了!

伏黑惠先是睁大了眼睛,一脸茫然,随后收敛表情,迅速低下头,良久才回复一句,在一起多久了

前桌报出一个日期

我出去一下,伏黑惠猛的站了起来,找了个最蹩脚的借口仓皇而逃

那个日期正是两面宿傩停止见他的日期

放学后,伏黑惠值日耽搁了时间,等到他走出教室,天已经差不多黑透了,只剩一点夕阳还在坚持不落下

路过学校树林时,突然从里面传来了熟悉的声音,伏黑惠一愣,停下脚步,借着微弱夕阳的光向树林看去,正是两面宿傩,不过旁边还有一个女生,两人面对面站着

这是他的女朋友吧,看样子在谈恋爱……伏黑惠暗想,不愿再看这微微恼人又失落的一幕,正准备快步离开,这时那个女生竟然对着喊叫了起来,声音之大,将伏黑惠吓了一跳

为什么你不喜欢我!!!为什么!!!!女生歇斯底里地叫着

不喜欢哪有那么多理由啊?两面宿傩的声音已经可以听出不耐烦

我缠了你这么多天,你一点感觉都没有吗?女生开始哭了

我已经告诉过你我有喜欢的人了,对不起。两面宿傩说道

偷听的伏黑惠愣住了,心里顿时生出比失望还难受的心情,像一股气流般直抵咽喉,逼的他甚至一度以为自己要哭出来

你和那个伏黑惠关系很好是吗?你喜欢谁?你肯定告诉过他吧,我去找他,让他告诉我!女生带着哭腔吼道

和他没关系!你敢去找他你试试看!两面宿傩的音调拔高,语气带上了怒意,说罢,转身就走

谁知那女生竟扑上来扯着两面宿傩的胳膊!

两面宿傩和在暗处的伏黑惠都一惊

明知到两面宿傩不会有事,也可以处理好这个闹剧,更是打架厉害,拉开这个女生区区不在话下,可是伏黑惠也不清楚自己在想什么。明明可以无视直接回家的,可是他从暗处冲了出来,看见了两面宿傩和那女生满脸的惊讶之色,可是他管不了这么多,径直上前扯开女生的手

他已经拒绝你了,伏黑惠听见自己用冷漠但是微微颤抖的声音说

他站在两面宿傩前面,背过了身,根本就不敢回头看、也没有勇气看两面宿傩脸上的表情

女生一瞬间的惊讶从脸上褪去,换上气愤的表情

管你什么事啊伏黑!你怎么——

女生还没骂完,两面宿傩就牵起伏黑惠的手,头也不回的离开了树林,任凭女生还在身后叫骂

送你回家,两面宿傩简短的说

伏黑惠没有点头也没有摇头,他小心翼翼的抬头看了眼两面宿傩,两面宿傩面无表情

两人一起走着,沉默一路,各怀心事

到了伏黑惠家楼下,伏黑惠失声的声带突然恢复了

以后你不用送我了。伏黑惠直视两面宿傩的双眼,夕阳落入他的眼中,满目星辰

为什么。两面宿傩用低哑的嗓音问

你不是有喜欢的人了吗,你多放些心思在她身上,别在管我了。伏黑惠转身就走

两面宿傩上前抓住伏黑惠的手腕,把伏黑惠的身子扳过来正对着自己,他一怔,因为伏黑惠脸上是一副快要哭的表情

惠。两面宿傩轻唤一声,垂眼笑了

你看我这不是正把心思放在我喜欢的人身上了吗。两面宿傩弯腰,用头轻抵着伏黑惠的头

伏黑惠微微睁大双眼,不敢置信地出声

你喜欢的是……我?伏黑惠试探着问

亲爱的,这句话说出来的时候肯定一点,不要用疑问的语气。两面宿傩又笑了,眼里全是伏黑惠从未见过的温柔

那我现在……可以吻你了吗?

不等伏黑惠答应,两面宿傩就在夕阳落下之际,虔诚地吻了他的爱人

怎么办,我才发现我好喜欢他。伏黑惠暗想

几天后,伏黑惠被两面宿傩抱在怀里,坐在学校小山坡的樱花树下,一起看着那个问题

『如果末日来了,那一天你会干什么?:D』

现在我有答案了,伏黑惠满足的想到

【我要和我爱的人在一起,在高楼崩塌之际,在星辰陨落之时,拥吻逝去】

的确,这是一个庸俗且文艺的回答,但是这也是伏黑惠想到的最好回答,毕竟我爱你,这本身就不是问题

于是,伏黑惠扭头,主动给了两面宿傩一个轻吻

萤火虫♡

出本露中,奈因

宿伏,鸣佐,承花可单出

具体可看图片

出本露中,奈因

宿伏,鸣佐,承花可单出

具体可看图片

花椰菜
退坑出,咒术回战两面宿傩set...

退坑出,咒术回战两面宿傩set


不拆出,一共110r包邮


退坑出,咒术回战两面宿傩set


不拆出,一共110r包邮


以秋sama、
霸道总裁和他的小娇妻? 堆:江...

霸道总裁和他的小娇妻?

堆:江南寄

霸道总裁和他的小娇妻?

堆:江南寄

玉
520快乐!小夫妻和和睦睦!么...

520快乐!小夫妻和和睦睦!么么么么

520快乐!小夫妻和和睦睦!么么么么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