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宿命cp

199浏览    7参与
柯希然 Suen
宿命 无题 突如其来的脑洞 第...

宿命 无题


突如其来的脑洞


第一篇文,文笔渣见谅


欢迎阅读评论


(未完待续)


宿命 无题


突如其来的脑洞


第一篇文,文笔渣见谅


欢迎阅读评论


(未完待续)





Forever-雨

【碎米】年龄差(六)

金米妮孤独的路上再度有了归属,这个归属理智又感性,在她的殷切下再一次回到了她身边、却又能在任何情况下离开。


无数次浪漫的星星下散步,她没有勇气跨出那一步,说出那些当初她们曾恣意分享的甜美。


补习班的理想都实现了,什么时候拥有她的梦想才能实现呢——


明明知道两个人碰撞在一起必定会有万般险峻的考验,她仍然贪婪的渴望徐穗珍的拥抱。


金米妮追寻梦想多么的锲而不舍,她追寻徐穗珍必然也会奋力奔向她——那或许是从前。


她一点也不胆怯面对未来那些排山倒海而来的问题,所有的事情只要有徐穗珍一起她都能挺过,比起那个,她怕的是...

金米妮孤独的路上再度有了归属,这个归属理智又感性,在她的殷切下再一次回到了她身边、却又能在任何情况下离开。


 

无数次浪漫的星星下散步,她没有勇气跨出那一步,说出那些当初她们曾恣意分享的甜美。


 

补习班的理想都实现了,什么时候拥有她的梦想才能实现呢——


 

明明知道两个人碰撞在一起必定会有万般险峻的考验,她仍然贪婪的渴望徐穗珍的拥抱。


 

金米妮追寻梦想多么的锲而不舍,她追寻徐穗珍必然也会奋力奔向她——那或许是从前。


 

她一点也不胆怯面对未来那些排山倒海而来的问题,所有的事情只要有徐穗珍一起她都能挺过,比起那个,她怕的是失去对方。


 

徐穗珍太过理智。她是个从不在课堂上大吼大叫、细腻有耐心;从不拖延上课进度、能退能进的好老师。


 

但即使这样,即使她说自己是包裹她生命的人,即使他们每天一起上下班,她也不能确定对方将自己画在爱人的范畴。


 

数学老师的思考回路用在爱情上也没有什么不同,仍然很讲求严谨,只要有对方消失的机率,永远不会开口。


 

“哎,我是个胆小鬼呢。”


 

看着调戏新晋女友全昭妍的宋雨琦,金米妮叹了口气。


 



 

母校校庆的晚上早已人烟稀少,只有到这个时候金米妮才能带着徐穗珍悄悄溜进校园里玩。毕竟两个人早上都是行程满档,要嘛就是金米妮吃口速食就上台任教,不然就是徐穗珍咬口面包就得上台讲解。不得不说补习班老师要得人敬重自己付出的代价也挺高,没有什么悠闲可言,为了教导学生必须要倾注所有的心力,在周六的美好假期里还要从早上九点上到晚上九点才放人。


 

虽然夜晚的校园内没有了热热闹闹的气氛,在繁星点缀的情况下却因此柔和了起来。


 

金米妮带着徐穗珍在漂亮的草坪上绕来绕去,虽然没有了回到旧教室找以前桌子的兴致了,也不妨碍他们解闷。


 

金米妮四处走神,徐穗珍大概是看不下去了,把金米妮拉在草坪的一角坐下。


 

对方马上就被星空中闪闪发亮的星星和月亮给吸引住了,在徐穗珍的意料之中。


 

金米妮对会发光的东西从来无法抗拒,包括那个梦想、那些群星、还有在台上闪耀无比的自己。


 

“真是个孩子气的人。"徐穗珍无奈的笑了。


 

不过也就是金米妮这点让她能好好欣赏下对方的侧颜了,久违的静下心来看着对方,徐穗珍还是不住的心跳加速,就像多年前那样。


 



 

金米妮当了老师之后为了让形象强势一点,总是用妆容将本就温柔的轮廓修出棱角,显得特别有魄力。


 

徐穗珍光是看她在台上自信俐落的写下一步步解题就已经深陷其中,更何况是现在近距离的看着对方,她将目光全部聚集在对方的身上。


 

好希望时光能一直停在这样美好的一刻,即使知道是如此的短暂、稍纵即逝,但她也想要一点机会,做回那个不理智的徐穗珍,那个除了梦想和金米妮以外一无所有、却最满足的徐穗珍。


 

“穗珍!看!有流......”金米妮转过头来兴奋的惊呼,正要叫对方许愿的时候,却看见对方望着自己、清澈的双眸。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她感觉对方的双眼里盈的不是醉人的月光,而是醉人的爱意。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她感觉对方好像回到当年那样,青涩又深情。


 

所以,不再年少轻狂的金米妮再一次克制不住自己,翻身跨到徐穗珍的身上,噙着讨人厌的笑容。


 

徐穗珍的心脏剧烈鼓动起来,她知道自己应该把放在胸前的手举起来,理智的推开对方,然后说她们不应该这样,她什么都不记得,对方应该一直等自己、没有期限的等待自己,虽然她一生都等不到回覆,但她会继续得到学生的爱戴、继续当一个眼里只有光最自信最成功的老师——


 

但她做不到,她抬不起手,直到两个人的距离只剩下一厘米,感受到对方的鼻息喷洒在自己的脸上,她也没办法拒绝金米妮。


 

好像看穿了她的小心思,金米妮还是没有奈何的笑。


 

“这里不会有人的,只有我们两个。”


 

金米妮紧紧抱住她。


 

“我说过成功的路好孤独,我想你可能记得......也可能不记得。”


 

“我可以失去任何一个人,但我不能失去你......”


 

徐穗珍感受到有什么东西落在自己的肩膀上,她好像知道,所以她不敢去看,不敢去看那双装满银河的眼睛里晶莹剔透的泪水。


 

陪伴对方许久,她知道对方是多么温柔却倔强,明明对那些黑子留言她一概摆出不在乎的模样,但这样珍贵的泪水,却总是在自己面前全部倾泄而下。


 

为什么要这样让她伤心呢,为什么自己只能这样让她伤心呢。


 

金米妮像要将徐穗珍嵌进自己的怀抱般那样用力造成的疼,加剧的是她心里一阵阵的抽痛。


 

徐穗珍悄悄也湿了眼眶,她仰起头将眼泪硬生生的憋回去。


 

金米妮夹杂着粗糙的细腻温柔,差一点让徐穗珍崩溃着说出实话,但徐穗珍知道她不可以这么做,不能让事情回到原点。


 

不能让她的眼睛也因为自己黯淡下来。


 

徐穗珍轻轻松开对方腰间的手,温柔的苦笑起来。


 



 

夜晚的月色虽然美好,但首尔的寒风还是刺骨。看着金米妮冻的发抖却坚持送自己到家门口的样子,徐穗珍说了一句会让自己后悔的话。


 

“这么晚了,米妮老师,要不要来我家留宿一晚?”


 

语一出,徐穗珍就恨不得替自己掌嘴,给自己添乱干什么?


 

但对上对方亮晶晶的双眼,又没有收回的余地了。


 

撇撇嘴,她推开家里的大门,堆起笑容温柔地说:


 

“......欢迎光临。”


 



 

TBC

偷偷告诉你们,第四章好像有提到徐穗珍桌前有什么东西,她忘了收呢...(#)

字数应该有比较多...吧

下一篇文也是单篇碎米(纯预告)

我到底为什么这么鸽 kkkk

这章原本想甜,但这两个成熟女人该死的数学老师设定就是甜不起来,可恶......

不瞒你们说 我同班同学最近很喜欢这篇文一直催更才跑出来的 大家感谢她吧(#

狗糧我只吃大的

就說了我們是獅子,不是貓! 第一章

有父母關係、幼化

出現cp: 宿命、兩岸

-------------------------------------------------------------


遼闊無邊的大草原上,風輕輕吹動大地散發出青草的芳香

夕陽下的大草原像是柔軟又舒服的毛地毯

三三兩兩的動物們正離開水源,準備回到大樹下休息

樹上的鳥兒也已經各自飛回牠們的巢中餵食雛鳥

突然間,原本柔順擺動的草地中竄出兩條逆行的線條

嚇得原本要到樹邊休息的動物們趕緊跑遠了

而樹上的小鳥們也飛走了


"抓到妳了!"


"妳犯規!妳變成獸型才抓到我的!"...

有父母關係、幼化

出現cp: 宿命、兩岸

-------------------------------------------------------------



遼闊無邊的大草原上,風輕輕吹動大地散發出青草的芳香

夕陽下的大草原像是柔軟又舒服的毛地毯

三三兩兩的動物們正離開水源,準備回到大樹下休息

樹上的鳥兒也已經各自飛回牠們的巢中餵食雛鳥

突然間,原本柔順擺動的草地中竄出兩條逆行的線條

嚇得原本要到樹邊休息的動物們趕緊跑遠了

而樹上的小鳥們也飛走了


"抓到妳了!"


"妳犯規!妳變成獸型才抓到我的!"


是兩隻小獅子一上一下的在草地上扭打著

其中一隻壓在另一隻上方的小獅子,表情驕傲的抬起下巴一副很得意的樣子


"呀~妳還不是跑著跑著就變成獸型了"


聽了這句話被堵著說不上話來,被壓在身下的小獅子這才變化了型態

原本的小獅子一下子變成了穿著華麗禮服的小女孩

烏黑的長髮綻放般的散落在草地上

看見對方變化後,原本壓在上方的小獅子也變回人型了

另一個小女孩是有著像獅子般濃密的淺棕色卷毛

她很快的伸手把壓在身下的女孩一把拉起


"說話可要算話喔~舒華,今天換妳去陪爸爸學習了"


"喔...好啦!"


不滿全寫在臉上,那個名叫舒華的小女孩,和另一位看起來明明長的更稚氣的女孩嘟嘴應付著

另一位看見也不腦,笑嘻嘻的摸了摸對方的頭,便牽著她的手說要回家了


"雨琦,妳過了1小時後要假裝吃壞肚子來找我知道嗎!"


被牽著手跟在後頭的舒華憤憤的命令著前方拉著她的那位女孩

然而對方聽到她奶聲奶氣的命令之後只是大聲的笑了幾聲


"歐莫莫,難道妳是要我假裝吃壞穗珍媽媽的料理來去解救妳呀?"


雨琦好笑的轉過頭看著這位不死心還動著歪腦筋的妹妹說了句


"難道妳想讓媽媽難過嗎?"


"唔...."


舒華糾結著眉毛又說不上話了,她才不想讓她的穗珍媽媽難過呢

穗珍媽媽的料理是世界上最好吃的

可是...一想到她還要和爸爸聽她嘮叨...啊不,是學習,就覺得好無力呀

雖然她也很愛爸爸的....只是爸爸實在是太愛嗑嘮了

這讓舒華想到,她每次和雨琦用比賽決定誰和哪位父母一起下午學習,好像通常都是她贏的不是嗎

不滿又委屈的從鼻子裡哼哼了兩聲,還是乖乖的由著雨琦牽著她回到她們的宮殿


"爸爸今天是舒華陪妳喔~"


看著兩個小女兒回來的父親,原本還在彈著琴的雙手馬上停了下來,開心的走上前


"啊灑~好久沒和舒華一起學習了呢! 今天爸爸給妳挑一本最厚的故事書我們來讀吧~"


高興的雙手合掌放在臉頰邊小小的鼓掌,這位爸爸的笑臉比中午的太陽還刺眼


"米妮啊,也記得適可而止啊,別到了飯點了還不下樓吃飯,妳女兒還要長身體呢"


原本坐在一旁的貴婦椅上優雅喝著茶的女人站了起來,腳步輕盈的走了過來,來到了自己的兩位女兒面前蹲下


"珍珍!"


舒華馬上撒嬌般的要往女人懷裡鑽,但是卻被雨琦先一步占了位置


"去找爸爸吧妳! 今天是我和媽媽一起學料理~去去去"


"唔.."


看著媽媽懷裡那坨卷毛還高興的蹭了蹭,舒華委屈的小嘴翹的老高,穗珍看著她的小表情無奈的露出微笑,伸出手撫摸著她的頭頂


"乖,先跟爸爸待著,等下2小時後下來吃飯,會做舒華喜歡的炒豬肉,嗯?"


舒華撇著八字眉大力的點了下頭,然後乖乖的走向了米妮爸爸


"唉~真羨慕我們穗珍菜做的好,小孩子都比較喜歡妳"


米妮小聲的嘟囔著,但隨即又高興的牽起向她走來的舒華


"妳也很~喜歡吃,不是嗎?"


蹲在地上懷裡還護著孩子的女人,耳朵靈敏的聽清楚了,便轉過頭靠著手臂回覆她

眼神稍微低垂,用著模糊的語氣說著挑逗的話

致命的雙眼帶著笑意看向後方的米妮

後者吞了吞口水尷尬的笑了幾聲,然後說著等等一定準時下來吃飯,便牽著舒華上樓了

待舒華和爸爸回到樓上的書房,雨琦拍了拍穗珍媽媽的肩興奮的說著


"媽媽!媽媽! 我們快來幫舒華做蛋糕吧~!"


雨琦高興的碰碰跳著,她會這麼興奮還不是因為今天可是舒華的生日

她想給她的妹妹一個驚喜,所以平時常讓著妹妹贏的她,就是為了給她做親手做蛋糕才非得和媽媽一起的原因


"好好~在烤了呢,等等妳來裝飾"


穗珍摸了摸女孩的小卷毛,站起身也準備牽著高興亂跳的雨琦一起回到廚房


"媽媽,舒華今年的禮物是皇冠嗎?"


雨琦突然認真的抬頭問著這個問題,她可是最關心這件事了


"呵呵...妳們都還沒真的成年呢,姐姐都還沒拿到,妹妹怎麼能先給呢~"


穗珍耐心的低頭回著小女孩天真的問題,然而女孩並不在意自己有沒有皇冠這一事


"雨琦沒皇冠沒關係的!可是舒華她可想要了,能不能先給她"


穗珍帶上隔熱手套,走到了烤箱前,看著上方已經回到原點的指針,滿意的看著裡面蓬鬆飽滿的蛋糕,烤的非常成功的樣子


"還不行呢~"


接著她把烤箱打開,揮了揮眼前過熱的蒸氣,拿出了剛烤好的蛋糕放到了中島上


"妳們要像這蛋糕一樣,長成飽滿的身體,蓬鬆了表層的獅毛,才有資格帶上象徵獅子王國國王的皇冠~"


穗珍脫了手套後,寵溺的摸了摸雨琦的臉頰肉,便拿出各種蛋糕裝飾用的造型巧克力


"就像爸爸一樣,妳們遲早會擁有自己的皇冠的,所以~現在快給妳妹妹做個最棒的生日蛋糕吧"


雖然雨琦對於她今年沒幫舒華要到她最想要的禮物,還感到有些沮喪,不過媽媽說的沒錯,她想到舒華看到這個蛋糕一定會高興到忘記皇冠的事了


待舒華已經趴在桌上,睡到流了一灘口水還能流到米妮桌子下的腳背上時,不知不覺,米妮已經講著故事書講了快2個小時


"啊啊....舒華呀,我們要去吃飯了,差點說過頭,等等連我也要被挨罵了"


舒華一聽到吃飯,不知哪來的精神馬上睜開眼睛從桌子上爬了起來,便快速的衝出了書房就要跑下樓


"吃飯!吃飯!"


女孩衝下樓梯便筆直的往廚房旁的飯廳移動,然而到了飯廳那邊一個人也沒有,甚至連燈都未開


"媽媽? 雨琦? 妳們人呢?"


東張西望的看著空蕩蕩的飯廳,舒華還在奇怪為什麼明明有食物的香味,她們卻不在,但一下子,躲在廚房中島後的母女倆便帶著點著蠟燭的大蛋糕走了出來,她們唱著生日歌,雨琦邊跑邊跳的來到舒華面前牽起她的手,大聲對著她喊妹妹生日快樂


而米妮不知道什麼時候已經坐到了琴前,配合著歌聲彈奏著也一起合唱著,幸福美好的畫面讓舒華笑的闔不攏嘴,她敢說,今天雖然聽爸爸講故事的時候真的很無聊,還睡了一頓,但還是她最開心最幸福的一天,啊...如果能得到皇冠那就在好不過了


慶祝完之後,晚上女孩們回到她們的房間,各自躺在自己的公主床上,舒華和雨琦聊著今天生日會的趣事,這才想到她心心念念的皇冠


"啊...別難過喔舒華,媽媽說,雖然現在我們還不能擁有皇冠,不過以後一定會有的,像爸爸一模一樣的!"


舒華本來也沒有多難過,畢竟她今天已經過了一個很不錯的生日,不過聽到媽媽和雨琦是這麼說的,眼睛隨即為之一亮


"雨琦~ 我們現在偷偷去看看爸爸的皇冠好不好?"


雨琦詫異的叫了一聲,舒華趕緊比了個噓聲的手勢要女孩小聲點,然後跳下了床


"我就只是看一看,不會亂動的,都已經是我生日了嘛~"


雨琦拗不過眼前這位任性的妹妹,即然舒華自己都說了只是看看,都就陪她去看看吧


"行吧行吧,看完之後就得回來睡覺喔"


於是兩位小公主便輕手輕腳的下了樓,來到父母寢室旁的書房,二樓樓梯前的守衛並沒有發現來自樓上下來的不速之客,兩位小女孩輕輕的轉動了門把溜進了書房裡,小腦袋環顧了偌大的書房,沒多久便在一個飾台上看見那只閃爍著光輝的皇冠


"哇~"


舒華一個箭步上前就趴在了飾台上看著皇冠,她沒這麼近的看過爸爸的皇冠,因為她戴在頭上的時候總是離著她好遠好遠


"好漂亮!"


雨琦也驚嘆道,難怪舒華會這麼想要


"我想戴看看~"


舒華看著皇冠很心動,想知道自己要是戴上了一定很好看


"不行~! 妳答應我只看看的"


然而雨琦馬上擋住了她的視線,雙手叉著腰看著她有些不滿


"走吧舒華,皇冠也看了,我們該回房睡覺了"


雨琦看著舒華垂下了頭,好像又不高興了,心軟了下來準備牽起她妹妹的手離開書房

然而一瞬間自己的手卻撲了個空,原本好好站在自己面前的女孩,一下子變成獸型從自己的跨下鑽了過去,嘴巴勺到皇冠就快速的往別的地方跑走了


"舒華!"


雨琦不敢太大聲的低吼了一句,然而另一位已經變成小獅子的女孩已經調皮的跳到了橫樑上,還笑咪咪的看了她一眼,便往屋頂外鑽了出去


"~~~啊鳴!! 我該拿妳這小祖宗怎麼辦!"


急了的雨琦也變成小獅子跳上了橫樑往屋頂去,但一鑽出來就看見舒華已經變回人型還戴著爸爸的皇冠,一臉開心的樣子


"妳這小騙子,戴都戴了是不是該下來了,嗯?"


雨琦假裝出生氣的樣子,慢慢的靠近舒華

但這正巧激起了女孩的玩心,本能的想起她們小孩間常常玩的妳追我跑的遊戲,於是舒華危險的在屋頂上跑了起來


"欸! 不要跑呀妳!"


變成人型的舒華自然是跑不快,就在雨琦刁住了舒華的裙襬,女孩終於撲倒在地吃痛的叫了一聲


"再頑皮我們就要被爸爸媽媽罵了啦笨蛋! 快...皇冠...."


"皇冠......呢?"


"皇冠去哪裡了!?"


雨琦看著舒華的頭上空空如也,原本戴在她頭上的皇冠突然消失了


"掉到...掉到煙囪裡去了...."


趴在地上的舒華難過的說了一句,雨琦聽到後覺得頭皮發麻,完了完了,她們好像闖禍了,該怎麼辦才好?


"我們下去撿!"


舒華一說完就變成小獅子也想往煙囪裡下去,雨琦看到馬上攔住了她


"笨蛋呀! 太危險了妳不可以"


就看著被她攔住的舒華一臉做了錯事快要哭了出來的樣子,這位小姐姐又受不住了


"讓姐姐...幫妳去拿吧"


雨琦小心翼翼的用四肢撐著煙囪慢慢往下前進,上頭的舒華擔心的看著她,但是小獅子終究是小獅子,這個煙囪的長度並沒有雨琦想的那麼短,力量漸漸消失的她已經快要無法支撐自己的體重了,她艱難的抬起頭看了看上方


"舒..華,我好像..好像"


"雨琦! 妳怎麼了! 我們不要拿了! 明天我會跟爸爸認錯的,快上來!"


舒華著急的在上方,看不見雨琦的表情,但聽到她的語氣好像不太好


"我好像,沒有力氣了..."


雨琦便無力的放開支撐的四肢往下墜落了,舒華聽不到任何聲音自己便往煙囪裡爬,只是手腳不夠靈敏的她踩滑了一步就直接往下掉落,然後便伴隨著她刺耳的尖叫聲無限下墜



"啊c..."


一踏出超市沒多久的美延便在轉角處踩到了一坨狗屎

今天出門的時候沒下雨,現在卻下著雨已經覺得夠衰的了

沒想到衰事還沒結束

她默默的左顧右盼轉進了巷口,把自己的鞋踩在水灘上轉了轉

希望能去掉一些,然而有個非常閃亮的物體閃進了她的視線

她走進一看後,張大了嘴


"我草....難道這些都是老天爺補償我的嗎?"


這些?


對,


現在出現在美延她眼前的,是兩隻小貓咪倒臥在一個閃亮到不行的皇冠旁,其中一隻還死死的抓著那只皇冠不放。



//待續//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