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寂静

4603浏览    2424参与
深翠微

每一个音符

柔韧,轻盈,

有力


在心田

起舞旋转


荷叶,轻摇

蜻蜓,点水


踮起趾尖

舒展双臂划开脚步


触着音符的指尖


缓缓缓缓

奔跑,飘扬


远方远方无限


柔软


清旷


2020.06.30


每一个音符

柔韧,轻盈,

有力


在心田

起舞旋转


荷叶,轻摇

蜻蜓,点水


踮起趾尖

舒展双臂划开脚步


触着音符的指尖


缓缓缓缓

奔跑,飘扬


远方远方无限


柔软


清旷


2020.06.30

我是谁

喜欢/随性

原来喜欢一个物品,一个人物 , 都是阶段性的

也许1个月

也许3个月

也许半年

甚至更久

又或许1天

你有毕生喜欢追求的人,事吗

喜欢刘静,可感觉渐渐不像之前那样浓烈了

不知道是自己短情,还是人之常情……

原来喜欢一个物品,一个人物 , 都是阶段性的

也许1个月

也许3个月

也许半年

甚至更久

又或许1天

你有毕生喜欢追求的人,事吗

喜欢刘静,可感觉渐渐不像之前那样浓烈了

不知道是自己短情,还是人之常情……

林闯
◎寂静 “你是否听见,他们的寂...

◎寂静


“你是否听见,他们的寂语。”

◎寂静


“你是否听见,他们的寂语。”

我是谁

喜欢/随性

私设  离婚了   哈哈

喂。

喂,有事吗?嗯,没事我挂了。

我想你。

……照顾好自己。我还有事,挂了。

短信

季胜利:我明天上午去天文馆,你在吗?我想见你。

短信

刘静:我明天上午要去基层。我们还是不要再联系。

夜晚

刘静和朋友告别后,回家了。还没走进就看到楼道门口蹲坐着一个人。看着身影像他。

你怎么来这了?有事吗?

季胜利扶着墙揉了揉发麻的双腿,站起来看着她,我不能来吗?

刘静看着他,没再说什么,径直从包里拿出钥匙开门开灯,换鞋。随后对门口说道,进来吧,不用换鞋。

季胜利走进来四处望了望,坐在了沙发上。以往回家后...

私设  离婚了   哈哈

喂。

喂,有事吗?嗯,没事我挂了。

我想你。

……照顾好自己。我还有事,挂了。

短信

季胜利:我明天上午去天文馆,你在吗?我想见你。

短信

刘静:我明天上午要去基层。我们还是不要再联系。

夜晚

刘静和朋友告别后,回家了。还没走进就看到楼道门口蹲坐着一个人。看着身影像他。

你怎么来这了?有事吗?

季胜利扶着墙揉了揉发麻的双腿,站起来看着她,我不能来吗?

刘静看着他,没再说什么,径直从包里拿出钥匙开门开灯,换鞋。随后对门口说道,进来吧,不用换鞋。

季胜利走进来四处望了望,坐在了沙发上。以往回家后,他们两个都要换家居服的,可现在却穿着这般正装。

季胜利充满爱恋的望着厨房正在倒水的她,走过去从背后抱住了她,她的手顿住了。   为什么躲着我?  

哪有?胜利,别这样,这样不好!我们已经……

季胜利没等她说完,便吻上了她的唇。

刘静,我后悔了。。。。。

胜利,你以后不要来了。这是我们综合考虑后最终的决定。我现在很好,我希望你可以继续往前走,开启新的生活。

可是你离开我了。我把你丢了。刘静。回来好吗。我们之间不需要孩子的。我不该犹豫的。

刘静冷静了下来,推开了他,不早了,明天还要上班,赶紧回去休息吧。

他深情的看着她,奈何她一直推他到了门外,道了声,晚安。随之是一扇门的距离,两颗心,月考红线的分割。





看了那年花开寂静时,瞎想的。嘿嘿。希望勿喷。



维尔彻尼

是那种适合在一个人的夜晚 临睡前关上台灯 插上耳机 在被窝里听的歌曲 有种悠扬而美好的寂静感 温柔而略带悲伤的惋惜 喜欢这首曲子中火车行驶的声音  让人产生无限的眷恋和遐想

是那种适合在一个人的夜晚 临睡前关上台灯 插上耳机 在被窝里听的歌曲 有种悠扬而美好的寂静感 温柔而略带悲伤的惋惜 喜欢这首曲子中火车行驶的声音  让人产生无限的眷恋和遐想

毛敬仪
在秭归的街,看三峡的山与云。总...

在秭归的街,看三峡的山与云。总是会唤醒一种模糊遥远类似家乡的记忆,虽然生在城市但我也是三峡的孩子,大坝、轮船、汽笛、号子、码头、腊肉、洋芋、茶园、橘树都成了一种所谓乡愁意象。(日常拍摄)

在秭归的街,看三峡的山与云。总是会唤醒一种模糊遥远类似家乡的记忆,虽然生在城市但我也是三峡的孩子,大坝、轮船、汽笛、号子、码头、腊肉、洋芋、茶园、橘树都成了一种所谓乡愁意象。(日常拍摄)

我是谁

喜欢/随性

你是我的女人。你这辈子休想离开我。


我爱你。我希望你过的幸福。


一切都是你想的,你希望的?你怎么不问问我,我是怎么想的?


我了解你。


你了解个屁。你了解我想让你一直在我身边陪着我吗?为什莫一次次要推开我!静儿……


你是我的女人。你这辈子休想离开我。



我爱你。我希望你过的幸福。



一切都是你想的,你希望的?你怎么不问问我,我是怎么想的?




我了解你。




你了解个屁。你了解我想让你一直在我身边陪着我吗?为什莫一次次要推开我!静儿……




   








苏斐丹

回家

“希源!”

她站在背光处朝他拼命挥手,光就像悬浮在空气中细小的、有生命力的小生物,或是什么小精灵,在夕阳的余晖中簇拥着成薇,暖融融的,就像那些触手可及的幸福。

段希源看见了她黑色的长发在飘扬。风吹的很急,她正忙不迭地将头发向后撸去。一想到她是为了看清他,段希源就止不住地上扬自己的嘴角。

他没有说话,忽然大步地朝她奔了过去。

他紧紧地将她抱了起来。

成薇尖叫了一声,然而之后她听见了他的大笑,那向着光散发的暖意的大笑,她伏在他的肩头,感觉自己就像一只小鸟停靠在此生唯一一棵大树上,就像落在了某处安稳的巢穴。

那种感觉就是令人说不出的安心。

成薇轻轻攥着他肩头的衣服,俯视着希源那双黑色的...

“希源!”

她站在背光处朝他拼命挥手,光就像悬浮在空气中细小的、有生命力的小生物,或是什么小精灵,在夕阳的余晖中簇拥着成薇,暖融融的,就像那些触手可及的幸福。

段希源看见了她黑色的长发在飘扬。风吹的很急,她正忙不迭地将头发向后撸去。一想到她是为了看清他,段希源就止不住地上扬自己的嘴角。

他没有说话,忽然大步地朝她奔了过去。

他紧紧地将她抱了起来。

成薇尖叫了一声,然而之后她听见了他的大笑,那向着光散发的暖意的大笑,她伏在他的肩头,感觉自己就像一只小鸟停靠在此生唯一一棵大树上,就像落在了某处安稳的巢穴。

那种感觉就是令人说不出的安心。

成薇轻轻攥着他肩头的衣服,俯视着希源那双黑色的眼睛。她看见街角的灯光在那双黑色的瞳孔中流动,无数车开走了又来,人流穿梭不断,但他的目光却久久地停留着,为她。

猝不及防之间,成薇不知道为什么,双手已经捧起了他的脸,之后是一个令他们彼此都猝不及防而莽撞的吻。她紧紧地吮吸着他的嘴唇,就像溺死的人放弃了挣扎,而他逐渐逐渐也开始回应她,如同溺死人脚下的巨石,与她一同心甘情愿地沉溺。

“希源……希源……对不起……对不起……我输了……是我输了……我……”

当他放开她的时候,她忽然哭了起来,重新紧紧地抱住他不放。他温柔地笑着,就像他们第一次见面时那样安静。

“我也输了。”

他简短有力地回应了她,她迷茫地朝他睁大了眼睛,如同在林间走失的幼鹿在他的眼睛里找到了归宿。

“你说什么?”

“没什么,回家。”

他隐秘地笑了笑,之后牵起了她的手,她低着头,任由他牵着手,听着车辆鸣笛,走过沿街的灯光,一步一步地,朝着她来时的路走回去。







毛敬仪
越发感受到襄阳的美了(日常拍摄...

越发感受到襄阳的美了(日常拍摄)

越发感受到襄阳的美了(日常拍摄)

我是谁

喜欢/随性

假如


刘静:假如我婚内出轨了,你会怎么样?

老季:你说什么呢?你敢?看着我,我不会给任何你机会!

刘静:我是说假如?我们会离婚?会闹得不可开交?会变成熟悉陌生人?你会让杨杨知道她的妈妈是一位对婚姻不忠的妈妈吗?我们肯定会分开?

老季:你看着我,我不会给你任何机会扔下我和杨杨。老婆,你说我们去哪玩玩啊?

刘静:我是说假如。

老季:一定要回答吗?

刘静:嗯

老季:假如是那样的话,我不会对杨杨说具体事情,我不能影响他心中伟大的妈妈。我可能会选择净身出户。刘静,我爱你。我爱我们的家。但我也是自私的。

刘静:嗯。我知道了。

老季:你怎么想起这个问题了?你不会……

刘静:你想呢?...

假如


刘静:假如我婚内出轨了,你会怎么样?

老季:你说什么呢?你敢?看着我,我不会给任何你机会!

刘静:我是说假如?我们会离婚?会闹得不可开交?会变成熟悉陌生人?你会让杨杨知道她的妈妈是一位对婚姻不忠的妈妈吗?我们肯定会分开?

老季:你看着我,我不会给你任何机会扔下我和杨杨。老婆,你说我们去哪玩玩啊?

刘静:我是说假如。

老季:一定要回答吗?

刘静:嗯

老季:假如是那样的话,我不会对杨杨说具体事情,我不能影响他心中伟大的妈妈。我可能会选择净身出户。刘静,我爱你。我爱我们的家。但我也是自私的。

刘静:嗯。我知道了。

老季:你怎么想起这个问题了?你不会……

刘静:你想呢?对自己这么没自信啊!今天单位有位同事家属在单位闹起来了,听说因为婚内出轨了。如果我有,就不和你探讨了?等着吧,说不定有可能?

老季:你瞎说什么呢?你敢!

刘静:你看我敢不敢。

老季:你……

床上一阵疯狂打闹。季胜利压在刘静身上。

老季:还胡说吗?

刘静:哈哈,我痒,

老季:还胡说瞎想吗?

刘静:不了不了。

老季:你再这样,你看我不好好收拾你!我让你下不了床。

刘静:我错了我错了。


老季:那既然说起这个了,那假如我出轨了呢?事先声明:我从来没有过。你会怎么样?

刘静:拍拍屁股,潇洒离婚走人。但杨杨归我。

老季:那你放心。我不会的。

刘静:我信你。不用我管,你心中的党已经替我管你了。

老季:嘿嘿。这个话题到此打住。


刘静:老季,我很认真对待我们的婚姻,也很尊重我们一起走过的日子。

老季:我也是。静儿,我很保守。从认识你时,我这辈子就认定你了。你是我这辈子的   一生一世一双人。绝无他人。

刘静:谢谢。让我们继续携手共度余生吧。

老季:老伴,晚安。

刘静:哈哈,晚安,老伴。

我是谁

喜欢/随性

厨房:

老季:刘静做什么好吃的呢?

刘静:你看呗?帮我把盐拿过来。

老季:给你。

刘静:你嘴里吃的什么呀?

老季:糖?桌上放的糖,你要吃吗?

季胜利噘着嘴憨憨抱着刘静,要喂给刘静。

刘静:啊,你都吃过了,讨厌。

老季:嘿嘿憨笑,嫌弃我!

刘静:哪有?你都快吃完了。你去给我剥块新的。

老季走到客厅又拿了一块,剥开,走进厨房。

刘静:啊……你帮我放嘴里吧

老季:遵命老婆大人!

季胜利从背后抱着刘静,嘴里含着新糖,吻上了刘静娇嫩的唇。

唔……锅……唔……

一阵钥匙开门的声,季扬扬回家了。看着厨房的场景抿嘴笑了,正打算悄悄溜进房间,一不小心钥匙掉地上了。

三个人无言的沉...

厨房:

老季:刘静做什么好吃的呢?

刘静:你看呗?帮我把盐拿过来。

老季:给你。

刘静:你嘴里吃的什么呀?

老季:糖?桌上放的糖,你要吃吗?

季胜利噘着嘴憨憨抱着刘静,要喂给刘静。

刘静:啊,你都吃过了,讨厌。

老季:嘿嘿憨笑,嫌弃我!

刘静:哪有?你都快吃完了。你去给我剥块新的。

老季走到客厅又拿了一块,剥开,走进厨房。

刘静:啊……你帮我放嘴里吧

老季:遵命老婆大人!

季胜利从背后抱着刘静,嘴里含着新糖,吻上了刘静娇嫩的唇。

唔……锅……唔……

一阵钥匙开门的声,季扬扬回家了。看着厨房的场景抿嘴笑了,正打算悄悄溜进房间,一不小心钥匙掉地上了。

三个人无言的沉寂对视。

季扬扬咳了一声,啊那个爸爸妈妈你们继续继续。就当我不存在。

老季看着季扬扬急忙说道,你妈脸上有东西我在帮她取下来。

季扬扬又看向刘静,刘静支吾到,嗯嗯,爸爸在帮妈妈。

爸妈,我都懂。我又不是小孩子了。不打扰你们了。季扬扬说着笑着快步走进了房间。关上门又贴耳在门上听着厨房的动静。

老季:嘿,这孩子。

刘静:都怪你。

季胜利看了看杨杨房间的门,抱着刘静意犹未尽道,甜不甜!

刘静:讨厌……

老季:刘静,你知道今天是几月几号吗?

刘静思索了一下

:嗯……今天不是5月21号吗?怎么了?

老季: Yes.521 我爱你。说着又吻向了刘静的唇。

刘静推了推季胜利

说道:好啦,Victor,我也爱你。饭好了,去叫杨杨吃饭。

老季: Yes.

杨杨,吃饭啦……

毛敬仪
我的镜头陪我看了太多风景,也许...

我的镜头陪我看了太多风景,也许他倦了吧,光圈坏了一片,想闭眼眯一会儿。

我的镜头陪我看了太多风景,也许他倦了吧,光圈坏了一片,想闭眼眯一会儿。

毛敬仪
每当夕阳下沉,夜幕降临。疲惫的...

每当夕阳下沉,夜幕降临。疲惫的时候,伫立眺望城市的某处地标,总会想起太多往事...日常拍摄

每当夕阳下沉,夜幕降临。疲惫的时候,伫立眺望城市的某处地标,总会想起太多往事...日常拍摄

毛敬仪
生如夏花,日常拍摄。

生如夏花,日常拍摄。

生如夏花,日常拍摄。

嚒嚒貨倉

空間、自然、自由、寂靜、美好......

想離開喧鬧的城市,尋找夏日裡的悠閒寧靜農家樂......


空間、自然、自由、寂靜、美好......

想離開喧鬧的城市,尋找夏日裡的悠閒寧靜農家樂......


毛敬仪
初夏的夜,老人拉着手风琴,唱起...

初夏的夜,老人拉着手风琴,唱起他们年轻时的歌。

初夏的夜,老人拉着手风琴,唱起他们年轻时的歌。

毛敬仪

一分钟不到学做番茄蛋汤,超级适合新手,不会翻车的一道菜!

一分钟不到学做番茄蛋汤,超级适合新手,不会翻车的一道菜!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