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密室大逃脱大神版

119.6万浏览    6677参与
山岚水北_

芜湖我的快乐又回来了

密神又开录了齐岱齐岱!

去超话逛了一圈,开播时间听说是7月2号或者七月中旬(也不是很确定)

先导片&第一期:南北火歪凯黄(黄子弘凡)

(说实话我真的很好奇黄子玩密室会是啥样)

第二期:火凯怂蒲恩晋(曹恩齐和李晋晔)

(不知为何我一直觉得丸子来过并且没少来蜜桃,可事实上名学他都只去过一次hhh)


这两期嘉宾完全就是3080和院的结合体!

第一期看了一圈没找到路透先不说了

第二期是个中式恐怖本,怂录完回来嗓子哑了,恩齐有姐妹说他自己说过属于奶,晋晔听说是个半坦只怕贴脸,火凯一个怕高一个怕黑,可怜蒲子一个不完全坦身上怕是要挂三个挂件了~


歪和韬因为北京yq没录第二期......

密神又开录了齐岱齐岱!

去超话逛了一圈,开播时间听说是7月2号或者七月中旬(也不是很确定)

先导片&第一期:南北火歪凯黄(黄子弘凡)

(说实话我真的很好奇黄子玩密室会是啥样)

第二期:火凯怂蒲恩晋(曹恩齐和李晋晔)

(不知为何我一直觉得丸子来过并且没少来蜜桃,可事实上名学他都只去过一次hhh)


这两期嘉宾完全就是3080和院的结合体!

第一期看了一圈没找到路透先不说了

第二期是个中式恐怖本,怂录完回来嗓子哑了,恩齐有姐妹说他自己说过属于奶,晋晔听说是个半坦只怕贴脸,火凯一个怕高一个怕黑,可怜蒲子一个不完全坦身上怕是要挂三个挂件了~


歪和韬因为北京yq没录第二期,就挺遗憾(听说少酱也在北京,可能也是因为这个来不了)

小齐毕竟脚受伤了,蜜桃这种运动量大的节目应该暂时来不了

九州我个人认为毕竟桃的小破团还没解散,够呛能上芒果的节目(个人观点啊)

明明不知道是怎么回事,没看到

峻纬不用想来的概率太小了

目前录的这两期阿蒲都在,希望他这一季能回来继续当常驻,没他总感觉少了点啥


赶快开播吧我已经准备好会员了!芒果我劝你不要不识抬举


1+2是十一

论蜜桃大神版里兔兔特效与唐啾啾的适配性


兔塑没有不可以,只有更适配✌

论蜜桃大神版里兔兔特效与唐啾啾的适配性











兔塑没有不可以,只有更适配✌

一个我

画了一些狼王抓鸡实录


————————————————


就是说,会被狼王乖乖看鸡可爱到

画了一些狼王抓鸡实录





————————————————


就是说,会被狼王乖乖看鸡可爱到

光年电子
凶宅!(发出蒲熠星的声音

凶宅!(发出蒲熠星的声音

凶宅!(发出蒲熠星的声音

山城少年郎

剧情我给你们安排好了

​ppp:/黑暗中/   刘小怂,你不要拽我帽子,喘不过气喽,火树你松手,让我开zei个门,石凯你能不能不要一惊一乍喔【猫猫被队友吓. jpg】

​n7:/ npc出现时/   能不能有点成年人的边界感【仙子下凡. jpg】

​晋烨:/解密时/   “晋烨,你会解这道题吗”

​“母鸡哦”

​韬韬:/reaction时/   “刘小怂胆子也太小了吧哈哈哈哈哈哈,这种也能被吓到”【疯狂嘲笑. jpg】


​ppp:/黑暗中/   刘小怂,你不要拽我帽子,喘不过气喽,火树你松手,让我开zei个门,石凯你能不能不要一惊一乍喔【猫猫被队友吓. jpg】

​n7:/ npc出现时/   能不能有点成年人的边界感【仙子下凡. jpg】

​晋烨:/解密时/   “晋烨,你会解这道题吗”

​“母鸡哦”

​韬韬:/reaction时/   “刘小怂胆子也太小了吧哈哈哈哈哈哈,这种也能被吓到”【疯狂嘲笑. jpg】


茶未染墨_Christine

【名学群像】遇见你才知道你是我命中注定(九)

四真的发不出来,搬运结束我发网盘完整版!

正文:

清晨的阳光和首都的雾霾如期而至,北京朝阳区的某公寓里,还没彻底起床的蒲熠星窝在被窝里刷着手机微信消息。

“最后一期录制了啊,大家今天能早点来长沙不,我们长沙聚聚。都多久没有一起吃饭了,每次录制结束不是蒲草睡着就是有人要赶飞机回去上课上班的。”周四的晚上,依旧是‘逃脱者联盟’的微信群,依旧是火树的微信消息,不出意外的依然是提醒大家早点到长沙,毕竟最后一起了也都想多聚聚,下次再见也许就是明年了。

“知道了,我们会早点到的。”蒲熠星还在床上,正在打的回复还没打完就看见郭文韬回复了消息。要知道郭文韬在群里基本上是不说话的,这一发几乎是炸出了所有......

四真的发不出来,搬运结束我发网盘完整版!

正文:

清晨的阳光和首都的雾霾如期而至,北京朝阳区的某公寓里,还没彻底起床的蒲熠星窝在被窝里刷着手机微信消息。

“最后一期录制了啊,大家今天能早点来长沙不,我们长沙聚聚。都多久没有一起吃饭了,每次录制结束不是蒲草睡着就是有人要赶飞机回去上课上班的。”周四的晚上,依旧是‘逃脱者联盟’的微信群,依旧是火树的微信消息,不出意外的依然是提醒大家早点到长沙,毕竟最后一起了也都想多聚聚,下次再见也许就是明年了。

“知道了,我们会早点到的。”蒲熠星还在床上,正在打的回复还没打完就看见郭文韬回复了消息。要知道郭文韬在群里基本上是不说话的,这一发几乎是炸出了所有人。

蒲熠星放下手机,揉了揉自己的眼睛,迷迷糊糊的下床去洗漱。郭文韬在上次自己查出怀孕的时候就帮自己请了半个月的假,是以这半个月,除了录制密逃别剩下的基本就在家。不过今天,他想给那个人一个惊喜,去他的公司找他。

好好的梳妆打扮一番,蒲熠星拿起昨天偷偷藏起来的自制蛋糕便出了门。北京海淀区的交通状况不能说很好,但是好在他们家离韬韬的公司还比较近。北京某金融公司楼下蒲熠星同学提前打了郭文韬好友的电话,然后偷偷的潜入了他的办公室。落地的玻璃窗内是那人认真开会的模样,那是他熟悉的认真的郭文韬也是他最爱的样子。

“会议结束。”郭文韬清冷的声音在耳边响起,随后蒲熠星便看到他朝着自己走来。

“蒲蒲!你怎么来了啊!”不敢相信的声音和顿时上前抱住蒲草的动作让门边上偷拍的小助理顿时吃了一大把的狗粮。

“来让你带我去吃好吃的顺便给你带了好吃的。下午的飞机飞长沙,我们早点过去吧,火树和小齐哥都快催死了。”

“好。”话音刚落,郭文韬的视线就聚焦在了桌子上的蛋糕,“这是你做的?”

“当然是,快尝尝看好不好吃。”

蛋糕是郭文韬最喜欢的口味,搭配奶油的香甜和恰到好处的甜味,只吃了一口郭文韬就知道这是他的蒲蒲花了很多心思做的。他的蒲蒲是个不太会做饭的人,为了他可以学这些说不感动那一定假的。

“好吃,太好吃了真的。但是我吃不完,带你去吃好吃的,蛋糕就留给办公室的同事们吧。”

“那快走,我好饿。”

“特助,帮我把蛋糕分给别的同事一下,顺便帮我下午请假,我要陪老婆。”

“好的韬总。”

交代好后续事宜,郭文韬带着蒲熠星去吃饭,顺便还打了电话,约了在北京的JY,唐九洲和邵明明。几个人嘻嘻哈哈,打打闹闹的吃了顿午饭,然后各自回家准备最后一场节目录制的行李。

周六,长沙难得的雨天,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即将离别的关系,车上笼罩着一种悲伤的气氛。今天的录制与以往不同,除了固定成员之外还多了一位幸运观众。大家都在猜测这次的场景到底是什么,带上眼罩车子往一个未知的目的地行驶。 

被引领着走进密室的一瞬间,蒲熠星因为怀孕而愈发敏感的嗅觉顿时就闻到了一股浓重的血腥味,胃里一阵难受整个人几乎是瞬间就蹲下去,蹲在地上干呕起来。“应该是医院,我闻到血腥味了。”

众人摘下眼罩环顾四周,发现这真的是间医院,而且不远处就是停尸间,蒲熠星所闻到的血腥味应该就是来自于那里。郭文韬走到蒲草的身边,下意识的放出自己鼠尾草的信息素帮人压制着孕吐的难受。突然,病房里传来一阵声音,来源是躺在病床上的NPC。原来,他们身处的地方是某秘密实验室,而这些人是被毒人抓来做实验的活体。火树上前接过了那人递出的小纸条,还没来得及念纸条上的字一阵急促的警报声就打断了他。几个人匆匆忙忙的钻到床底躲好,只看见刚刚还在说话的男人顷刻间就咽了气,然后被推入了不远处的停尸间。但是没人注意到的是,进来的三个毒人中间有一个他们熟悉的身影,齐思钧。

“救救我的妹妹陶花,别让她也无辜的死掉。”

“地上有东西!”

火树和邵明明的声音几乎是同时响起,但是至少大家都明白了应该干什么。当他们拿出那张写着毒人九号的门禁卡的时候,几个人才意识到这群之中有着他们的卧底。也就是说,今天他们想要离开这间医院不仅仅要拯救一个NPC,还要带走自己的同伴,更困难的是还要不被毒人抓到。

正当大家商量着应该怎么办的时候,警报声再一次响了起来,无奈之下,匆忙的躲进停尸间的六人内心充满了恐惧,而蒲熠星因为病房里的血腥味难受的再一次低声轻呕起来。

“蒲草,你就呆在这里别动了,你不舒服的话我们去就好了,对了,你自己的信息素你试着释放一点出来缓解一下。”唐九洲和看着脸色明显泛白的蒲熠星想了想还是劝他待在原地别动。

“蒲蒲,你就在这里,我们很快就解开密室,你就不难受了。”郭文韬想了想还是决定同意唐九洲的看法。尽管自己和蒲熠星的双人搭档可能会加快解密的进程,但是他是那样的不舒服,还是别动脑子了。

好在就算少了平日里和郭文韬合作最默契的蒲熠星郭文韬作为团队里的双大脑之一依然没有掉线,飞快的解开了密室的密码就带着蒲熠星等人往外走。远离了充满血腥味的停尸间,身边又有着自己Alpha的鼠尾草香混杂着自己的柠檬味,蒲熠星的孕吐顿时止住了,但几个人却被门口的解禁密码难住了。变化的颜色和和不同的排列方式让他们摸不着头脑,可拥有图形达人唐九洲的他们又怎会不知道节目组的用意,唐九洲就这样被推到了最前面。

三分钟之后,刚刚将一众学霸关在门外的大门就这样被打开了,队伍最后边的邵明明看着远处的唐九洲只觉得他整个人都在发光。那是他喜欢的Alpha啊,那是他邵明明爱着的人啊。监控室,例会,小黑屋,配电间,一间间的密室被解开,本以为可以出去了的他们怎么也不会想到最后的一关竟然是垃圾车。难闻的刺鼻味道和飞来飞去的苍蝇逼得蒲熠星同学又是一阵孕吐袭来,不过总算是离开了那个鬼地方。

当天回去的车上,难得的没有人睡觉,几个人约了聚餐,与此同时,唐九洲拉了一个微信群,除了邵明明之外的所有人都在里边,他拜托大家,到时候把自己灌醉,好让自己借着酒劲和明明告白。

夜幕很快就降临了,长沙某火锅店的包厢内,酒过三巡几个人多多少少都有些醉意。邵明明想着反正都是最后一期了,不管成功与否他都要试一试,借着喝醉的酒力,他朝着唐九洲走去。“九州,录了整整六期节目,我们也认识了两个半月了,我喜欢你,我们在一起吧。”牛奶的香味充斥着整个房间,与空气中酒精的味道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唐九洲原地宕机了,本来他想说的话被他喜欢的人抢了先,原来,他喜欢的人一直喜欢着他啊。“好啊,邵明明你别后悔啊,我要你做我唐九洲的Omega。”

“不后悔!”

带着清冽的雪松气味的吻就这样席卷了邵明明的唇,位于耳朵后方的腺体敏感的红了起来,尽管周围还有兄弟们的存在,但是唐九洲看了一眼或醉或睡的众人并没有顾忌那么多。察觉到邵明明的发情和主动,唐九洲对着他耳后的腺体就是一口,牙齿刺破的同时释放了自己的信息素,尽管不能再第一时间向蒲草和韬总那样在生殖腔里结成结,但至少可以让腺体上留下属于他的标记。

在场唯一的蒲熠星在收到唐九洲的眼神暗示之后一一叫醒装睡,装醉的兄弟们离开了火锅店回各自的酒店休息。火锅店的包厢里,夜还很长,留给明月九州的时间也很多。

总而言之言而总之,周日一早回北京的飞机上众人发现邵明明也被唐九洲标记了,至于会不会有一个崽崽这不重要,就算有了,按照他俩现在的年纪也不会要。同时更重要的是半个月后蒲熠星即将迎来人生中的第一次产检。只不过,在没有人注意得到的窗边,齐思钧在想着自己喜欢的那个人,那个远在加拿大的他触碰不到的人。


ll

一些阿蒲的微博存图


图源微博,见水印,侵删

一些阿蒲的微博存图



图源微博,见水印,侵删

ANNCE

哭腔

南北,现实向   蒲熠星X郭文韬

无法说出口的爱情故事

   与他相识的第五千四百六十一天。

  “我觉得这个题应该这么解…”在大家一筹莫展之际,蒲熠星开了口,成功的让大家豁然开朗。

“阿蒲好棒!”唐九洲和邵明明在一旁夸赞。

“厉害啊蒲熠星。”郭文韬站到蒲熠星旁边说到。

“是吗韬韬?”舌尖抵到上鄂轻点两下,吐出的语句含糊又暧昧,漂亮的一双眸子在看向他时满是深情。

   他爱我。郭文韬几乎这么想着。

为什么要用几乎?因为只有他和蒲熠星知道,都是假的。

蒲熠星和郭文韬在签...

南北,现实向   蒲熠星X郭文韬

无法说出口的爱情故事

   与他相识的第五千四百六十一天。

  “我觉得这个题应该这么解…”在大家一筹莫展之际,蒲熠星开了口,成功的让大家豁然开朗。

“阿蒲好棒!”唐九洲和邵明明在一旁夸赞。

“厉害啊蒲熠星。”郭文韬站到蒲熠星旁边说到。

“是吗韬韬?”舌尖抵到上鄂轻点两下,吐出的语句含糊又暧昧,漂亮的一双眸子在看向他时满是深情。

   他爱我。郭文韬几乎这么想着。

为什么要用几乎?因为只有他和蒲熠星知道,都是假的。

蒲熠星和郭文韬在签综艺合同的时候,导演委婉的说出想让他们组cp的事,话才说到一半,蒲熠星就点了点头。“我没问题的。”

在娱乐圈混了这么多年,基本的套路要懂。更何况蒲熠星那么聪明,他知道观众还想看什么。

“文韬你觉得呢?可以吗?”这话是蒲熠星问出来的。

“啊?我…都可以…”郭文韬没什么意见。

“不愿意咱们就不同意,嗯?又不是只有这一条路。”蒲熠星说道。“这不是短期的事,可能有许多流言蜚语,收获大,风险也大。”说罢,蒲熠星顿了顿,进而转过身来面向郭文韬,很认真的看向他,问道:“你愿意吗?”

郭文韬直视着蒲熠星的眼睛。

他的眼里都是我。

起码这一刻,都是我。郭文韬想着。

“我愿意。”像是许下了一个郑重的诺言。

“我也愿意。”蒲熠星笑了,转身对导演说。

从那之后,蒲熠星就经常和郭文韬互动,什么一眼万年啊,情侣荡秋千啊,在节目中总是亲昵的称呼文韬为“韬韬”。

无论是微博还是弹幕,大家都说这样的称呼是小情侣之间才会有的吧。郭文韬也这样认为,蒲熠星略带南方口音,吐字哝软眷恋,叫他时总是略带深情。

但不是的。

在没有镜头的时候,蒲熠星还是礼貌的叫他“文韬”,与别人并无二致。

都是逢场作戏罢了。郭文韬说服自己。

但每次还是在蒲熠星叫他时狠狠地颤一把。

这样一直持续到录密室大逃脱最后一集。

“嗷嗷嗷嗷嗷嗷鬼啊啊啊啊啊!!!”石凯和火树日常惊悚,手忙脚乱的要寻求密室BUG和反应慢半拍的庇护。

可蒲熠星却没有乖乖的任他们蹂躏,他向后退了一步,转身环住了郭文韬。

“韬…韬韬,别怕昂…”蒲熠星好像也被吓得狠了,声音略带颤抖。

“…昂?…我没…”郭文韬懵了一下,他们的距离忽然就到了一指之近。

太近了。郭文韬心想。

砰砰,砰砰,砰砰。

人类的心脏一分钟会跳七十六下。

也许是两个人的心跳交叠,隐晦的爱意在两个人的胸腔中传递,越来越快,越来越快。

看着近在咫尺的唇,郭文韬想,快了,就快了。

但蒲熠星却松开了他。

“怕什么啊你们,这就是安吉尼尔.火树吗!石凯?”蒲熠星又开始阴阳怪气起来。

郭文韬站在蒲熠星身后,失神的摸了摸刚才肌肤相贴的地方。

哪怕只有一点点呢?

节目录完之后,大家在休息室里休息,郭文韬眼看着蒲熠星进到更衣室,在外面徘徊好久终于鼓起勇气想要问个清楚,却在里面听到了蒲熠星的声音:“没有,我和文韬逢场作戏罢了,哪有那些有的没的。当然啦,朋友是一定的。”郭文韬忽然就放下了想要扭开门把手的手。

哪有那么多误会,这就是真的。

逢场作戏罢了。

郭文韬默默的走回座位上,看着蒲熠星和周峻纬从更衣室走出来。

是啊,他比我更适合蒲熠星。

蒲熠星兴奋的说着,周峻纬就在一旁认真的听,眼里尽是毫不掩饰的欣赏与爱意。

蒲熠星太好了,许多人都看得到。

在名侦探学院的时候就能看出来了,周峻纬总是喜欢和蒲熠星一起玩,每次早上叫起床总是先扑到蒲熠星身上,再轻轻摇晃,一声一声的叫着“阿蒲,阿蒲。”

他的爱意是大胆的。

蒲熠星那么耀眼,事事都做的很好,聪明,帅气,喜欢很多新潮的玩意儿,自由,恣意。周峻纬与他更相配,他们有许多共同话题,他们惺惺相惜。

我又算什么呢?他想改变世界,但我没有能力去帮他,他敢想敢做,我事事犹豫。

周峻纬更适合与他一起改变世界。

郭文韬想着,一点一点移开了凝在蒲熠星身上的视线。

他不爱我 ,一点也没有。

这时,电话突然响了起来,郭文韬接起,是佳佳。

“喂?老婆。”

却带上了哭腔。



  


最讨厌发别人东西不懂授权的家伙

院粉都喜欢邵明明吗?

        首先这是个纯疑问,并不含贬义,因为我本人不太关注娱乐圈里的各种事,除非是上了热搜并且周围人都在说,或者关于我墙头的事,所以不是很了解邵明明。

        我只是看名侦探学院和密室大逃脱大神版认识的这些少年,也更关注综艺里的表现。但是因为之前他在创造营里的迷惑表现,我对他的好感度一降再降,已经影响到我看同人了,所以真诚发问,希望兄弟姐妹们可以解惑,说一说你们自己的见解,孩子真的想快快乐乐看文,不想总是咯噔一下。......


        首先这是个纯疑问,并不含贬义,因为我本人不太关注娱乐圈里的各种事,除非是上了热搜并且周围人都在说,或者关于我墙头的事,所以不是很了解邵明明。

        我只是看名侦探学院和密室大逃脱大神版认识的这些少年,也更关注综艺里的表现。但是因为之前他在创造营里的迷惑表现,我对他的好感度一降再降,已经影响到我看同人了,所以真诚发问,希望兄弟姐妹们可以解惑,说一说你们自己的见解,孩子真的想快快乐乐看文,不想总是咯噔一下。

        我降好感的原因主要是因为,我觉得邵明明在创造营里的举动是蓄意为之,他知道自己可能已经留不了太久了,所以制造哗点,想要冲热搜。这其实在娱乐圈里应该无所厚非,但是我很讨厌这种为了数据流量而博眼球的做法,也与我之前看综艺对他的印象大相径庭,我之前认为虽然他有点吵,但是他可能一方面是在活跃气氛,一方面也是不想自己完全没有镜头,毕竟解密之类的不是他的强项,这些我都可以理解,但是至少他尊重了这份工作,也挺真诚的,至少同人文里的他很真诚。但是他在创造营里的表现太功利了,这属于是人设ooc吧,我不能接受!

        我当然不认为在这种功利行为是错的,但是我不接受我所看的文里的那个人现实中是一个功利的城府很深的所谓聪明人。

         【加粗】我写这个的目的是想要继续相信他的真诚,继续快乐看文。或者彻底明白我的想法没错,他确实并不是同人文中的那样以此彻底不看含有九洲标签的文。如果来教育我的大可不必。

        最后祝各位天天开心,做人嘛最重要的就是开心啦!


LAVINIA

密室大逃脱大神版路透!

真的是超级开心,因为听说密室大逃脱会来郴州录制!!!!

于是我赶上了大神版❛‿˂̵✧虽然没有看到大神们,但这也浅浅算一次近距离追星了吧嘿嘿

密室大逃脱大神版路透!

真的是超级开心,因为听说密室大逃脱会来郴州录制!!!!

于是我赶上了大神版❛‿˂̵✧虽然没有看到大神们,但这也浅浅算一次近距离追星了吧嘿嘿

鹿备

阿蒲的小啾啾+制服真的好戳我xp🥺

阿蒲的小啾啾+制服真的好戳我xp🥺

棠兔兔~

今天下午三点半左右发第一个密室的预告~

具体的密室剧情还在码,估计明后天能出来~

(第一个密室剧情为虚构内容,若有雷同纯属巧合)

今天下午三点半左右发第一个密室的预告~

具体的密室剧情还在码,估计明后天能出来~

(第一个密室剧情为虚构内容,若有雷同纯属巧合)

·CheeseStarlight·

[全员向/黄昏]新住客注意事项

前文看合集 详情看合集简介


17

  郭文韬和蒲熠星社恐。

  没关系唐九洲和邵明明也社恐。

  不过他们是社交恐怖分子。


18

  社恐在社恐的带动下脱离了社恐。

  然后四个人晃晃悠悠出门吃饭。


19

  事实证明,社恐是可以传染的。


20

  两个社交悍匪和两个社交恐惧拉着无辜的timo出门遛弯。

  四个帅哥,怎么不是靓丽的风景线。

  邵明明拉着timo...

前文看合集 详情看合集简介



17

  郭文韬和蒲熠星社恐。

  没关系唐九洲和邵明明也社恐。

  不过他们是社交恐怖分子。


18

  社恐在社恐的带动下脱离了社恐。

  然后四个人晃晃悠悠出门吃饭。


19

  事实证明,社恐是可以传染的。


20

  两个社交悍匪和两个社交恐惧拉着无辜的timo出门遛弯。

  四个帅哥,怎么不是靓丽的风景线。

  邵明明拉着timo,唐九洲拿着两杯奶茶,郭文韬和蒲熠星慢慢悠悠和大爷散步一样走在后面咬耳朵。


21

  当然了肯定会有小姑娘要微信。

  邵明明和唐九洲的理由是有对象。

  蒲熠星和郭文韬理由出奇的一致。

  “我只有一个微信给你那我怎么办。”

  女生“……”


22

  合租生活必定是邵明明飞timo跳的是吧。

  热热闹闹,整挺好。

陈皮糖

【初雪朝阳 】02.郭文韬说是他就绝对不开VIP

蒲熠星接过电脑以后第一个打开的居然不是浏览器搜索类似的舞台,也不是WPS新建文档开始工作,而是音乐软件,这让郭文韬深感不解。

“你不明白,工作和音乐是黄金搭档,如果没有BGM,我的生活就会失去灵魂了!”蒲熠星振振有词。然后,他按下了播放键。

“哦~宁静的小村外,有一个笨小孩,出生在六零年代……”美丽的音乐从电脑里流出来。

郭文韬皱着眉头看他:“阿蒲,你真的觉得这首歌可以作为BGM吗?”蒲熠星手忙脚乱换音乐。“凉凉夜色为你思念成河……”郭文韬猫猫皱眉。“你这样还不如放《绿光》呢。”他说。

“不要!!!!韬韬你注意一点!!!!”齐思钧好像突然被人踩着了尾巴,一下子跳起来就要抢蒲熠星手里的电...

蒲熠星接过电脑以后第一个打开的居然不是浏览器搜索类似的舞台,也不是WPS新建文档开始工作,而是音乐软件,这让郭文韬深感不解。

“你不明白,工作和音乐是黄金搭档,如果没有BGM,我的生活就会失去灵魂了!”蒲熠星振振有词。然后,他按下了播放键。

“哦~宁静的小村外,有一个笨小孩,出生在六零年代……”美丽的音乐从电脑里流出来。

郭文韬皱着眉头看他:“阿蒲,你真的觉得这首歌可以作为BGM吗?”蒲熠星手忙脚乱换音乐。“凉凉夜色为你思念成河……”郭文韬猫猫皱眉。“你这样还不如放《绿光》呢。”他说。

“不要!!!!韬韬你注意一点!!!!”齐思钧好像突然被人踩着了尾巴,一下子跳起来就要抢蒲熠星手里的电脑。

“老齐,怎么了吗?”“小齐和《绿光》是有一些渊源的。”郭文韬笑得狡黠,“小齐以前在校外打过一阵子工,是在一家猫咖,那个时候他有个化名,叫齐岱泽。”齐思钧跳起来捂郭文韬的嘴,可惜已经晚了。

“齐岱泽一个幸运和一个冲击,多么奇妙的际遇~”郭文韬已经开开心心唱了起来。

哦,你问最后这次见面达成了什么成就。

就是蒲熠星把《绿光》这首歌拖进了黑名单,四个人成功建了个微信群(还是在齐思钧他们快回寝室的时候想起来的),最后,就是唱了一个下午的歌,同时商定了,下次见面不要BGM。

晚上,齐思钧在洗澡,郭文韬躺着玩齐思钧的手机,突然想到一件事,于是默默打开和周峻纬的对话框。

小齐不是齐岱泽:峻纬,有个事儿想问你一下

Jacky:说吧,啥事儿

小齐不是齐岱泽:韬韬说,你那个室友蒲熠星表现有点奇怪

对面正趁着周峻纬洗澡的当口儿拿着周峻纬手机的蒲熠星忽然背后一凉。我今天做了什么事儿是奇怪的。打招呼?放音乐?好像也都没有啊。

小齐不是齐岱泽:就是韬韬和我说,你一直在他旁边吞口水

哦原来如此,蒲熠星拍拍脑袋立马回复。

Jacky:你知道文韬的信息素是什么味道的吗?

Jacky:他身上一股杨梅的味道

然后又回了一条语音,郭文韬点开听,差点被对面声泪俱下的控诉吓到。

“小齐,你知道一个南方人面对杨梅忍住自己的口水是有多难吗!!”

郭文韬发誓,他听见了蒲熠星吞口水的声音,很明显,对面的又馋了。

“等一下蒲熠星你怎么拿着我的手机啊啊啊啊——”刚洗完澡的周峻纬尖叫着就要抢蒲熠星手里的手机,“你是怎么打开的!”

蒲熠星猫猫无辜脸:“你自己没关就放在桌上了,我只是好奇,没想到你还跟小齐说这种东西。”

周峻纬脸一红,说话都结结巴巴起来:“哪,哪里有,我,我只是跟他随便聊聊天而已啦。”

然后周峻纬害羞地夺回自己的手机,一看跟齐思钧的对话框,突然要爆炸了:“你怎么也在跟他聊天啊啊啊啊。”

蒲熠星看着旁边自闭到恨不得躲在圈圈里的周峻纬,哑然失笑:“年纪小就是太幼稚了。好啦,我们的聊天内容又没有关于小齐,再说了,估计小齐看见你后面没跟他聊天了很伤心,对面大概率是郭文韬。”

周峻纬刚刚暗下去的眼睛又亮了起来:“真的吗?那你怎么知道的?”

蒲熠星眼镜一推,进入了蒲尔摩斯的状态:“首先,对面的人啥都不讲就开始说郭文韬的事,大概率是文韬。其次……”

然后一拍桌子,痛心疾首:“我坦白吧,我说不下去了。”

周峻纬的眼神又恢复了平时的锐利,学心理学的人推了推(并不存在的)眼镜:“那你是怎么知道对面的人就是文韬的?”

“喂,大哥,我跟他同学一学期了,同系同班,难道我还不知道吗?”蒲熠星诚挚地眨眨眼睛,“或者说,这是……第六感?”

周峻纬一巴掌拍在蒲熠星肩上:“不错,你可以在校门口开个小摊卖卦了,十块钱一卦,我帮你租车,怎么样,成吗?”

蒲熠星立马构想出一幕场景,他戴着小帽,手里转着算卦的器具,桌上摆着签筒。然后周峻纬在旁边拿着大喇叭喊着:“老蒲算卦——老蒲算卦——10元一卦——”

蒲熠星捂了捂脸:“峻纬,这件事情,后面再议吧。”

转眼发现不对劲:“等一下,你怎么知道我是对的。”
周峻纬无辜耸肩:“像你那样的,凭直觉断定的啊。”

蒲熠星懒得怼他,专注磕cp大业:“行行行,你最了解齐思钧。才聊了一下午就这么了解,我怀疑你有预谋。

“对了,你为什么要用我的号跟郭文韬聊天,你有什么对不起他的事情被发现了吗?”周峻纬自以为惊悚实际上跟地主家的傻儿子一样逼问,“是不是你做了对不起他的事情被发现了?还是你实际上是个中央空调,一个号一个人地聊?”

“得了这位小周弟弟,你看你的脑洞,立马去写豪门恩怨狗血婚姻剧绝对大卖。”蒲熠星在自己手机上划划点点,把屏幕大大方方给他看。

ppp:你好呀文韬,听说你在看《三体》,是对科幻小说感兴趣吗?

郭长腿韬:没有啊,我就随便看看

郭长腿韬:而且,《三体》我之前就看完了,最近也没看过啊

郭长腿韬:对了,你的歌单,呃……有点奇怪

ppp:那其实,是vip

郭文韬此时在对面大骂:“什么vip啊,一点用也没有,还不如安安分分地就注册个普通账号听听歌呢,还混充是经管的。”

“经管的还内心这样没向数字屈服,绝对不够爱专业!!”

蒲熠星狠狠地打了两个喷嚏。

“所以,这就是你没有跟他继续聊天的原因?”周峻纬皱眉,“太没有死皮赖脸的勇气了。”

“不,”蒲熠星花痴少女一样摇头,“第一次我见到他,我就觉得,我们只要再聊三次天,就能成为好朋友。”

周峻纬:呕

“所以我们的舞台呢?你不想想办法吗?”周峻纬几乎要崩溃了,“你可是全能ace啊大爷。”


tbc.

舞台还在思索呜呜呜

下篇新人物出场

森尼

欢迎来到非正宗不靠谱伪语c

没有规矩,挂皮即可

cp自撩


群里不定时大冒险 狼人杀等游戏

感兴趣的姐妹看过来吖


群成员都很友好

活跃即可


啾咪

欢迎来到非正宗不靠谱伪语c

没有规矩,挂皮即可

cp自撩


群里不定时大冒险 狼人杀等游戏

感兴趣的姐妹看过来吖


群成员都很友好

活跃即可



啾咪

莉娜的蔷薇

南北|疯人院(中)

上南下北,不拆不逆

私设警告!西欧疯人院背景

祝各位使用愉快


【叁】


“所以……”郭文韬低下头,在凸起的树根上轻轻蹭掉了靴子上的泥,“你带我来这儿,就是为了和我说这个?”


“不全是,”蒲熠星盯着他,“我希望你可以相信我不是个疯子。”


郭文韬闻言抬起了头,无奈地苦笑,“所有的疯子都会认为自己没有疯,或许你只是个清醒的疯子。”月光照在他身上,像一尊悲悯的神像。


像是早就料到了他会这么说,蒲熠星从口袋里拿出了一个信封交给他,里面有领养证明,郝管家的遗书,甄公爵的遗嘱,甚至还有值班表,老女仆口供之类的东西。


“如果清醒的疯子也是疯子,那么世界上就没有......


上南下北,不拆不逆

私设警告!西欧疯人院背景

祝各位使用愉快



【叁】



“所以……”郭文韬低下头,在凸起的树根上轻轻蹭掉了靴子上的泥,“你带我来这儿,就是为了和我说这个?”


“不全是,”蒲熠星盯着他,“我希望你可以相信我不是个疯子。”


郭文韬闻言抬起了头,无奈地苦笑,“所有的疯子都会认为自己没有疯,或许你只是个清醒的疯子。”月光照在他身上,像一尊悲悯的神像。


像是早就料到了他会这么说,蒲熠星从口袋里拿出了一个信封交给他,里面有领养证明,郝管家的遗书,甄公爵的遗嘱,甚至还有值班表,老女仆口供之类的东西。


“如果清醒的疯子也是疯子,那么世界上就没有正常人了。我们都是疯子。”


“可是你杀过人。”


“只有疯子才会杀人吗?”


郭文韬不再答话,轻轻地叹了口气,换了另一个问题,“为什么要来找我?”


“为了让easin死在这里,让蒲熠星活着出去。”蒲熠星斜过头,“毕竟关于您,我似乎有一点不完全的了解呢。”


郭文韬还没来得及说什么,就听见了一阵脚步声,他也来不及想什么,猛地将蒲熠星往身边一拉。


蒲熠星压根没有占稳,往郭文韬身边倒去,两个人一起滚进了草丛边的阴影里。


蒲熠星又怕压到郭文韬,又怕惊动外面的人,只能一手撑在地上,半趴半跪地在郭文韬到上面听外面的动静。


郭文韬能感觉到蒲熠星的鼻息细细扫过他的脸颊,莫名传递出一种危险的气息。他感觉他的耳根已经红透了。.


蒲熠星像是感觉到了他的目光, 转过脸正对着他挑了挑眉。


郭文韬觉得自己快要熟了。


外面的人始终没有说过话,只有铲子的声响在寂静的树林里回荡。


等确认了外面的人经离开后,蒲熠星迅速从地上爬起来,“我对您的了解大概就只有这么多,如果您不介意的话,您可以告诉我您的故事。”他边说边拍掉手上的泥。


“那么,明天见,stefen医生,祝好梦。”


郭文韬没有回答。



“文韬,完成了吗?”


没有回答。


他的老师推门进来。郭文涛正盯着那个血肉模糊的脑袋,拿着刀的手还在抖。


显然,他是第一次做这样的“手术”。


郭文韬小时候发过一场高烧,他的父母以为他得了疫病而扔掉了他,后来他的考师捡到了他并收养了他。他的老师不苟言笑,只有在他做得好时才会对他笑一下。老师冶好了他的病,教他写字读书,教他念《圣经》,也教他如何拯救“被撒旦蛊惑的灵魂”。


这是他第一次实践。


护工训练有素地在“病人”身上盖上白布推了出去,郭文接努力忍住不去想刚才的情景。


“做得好,文韬。”他的老师转过来面向他,笑了笑说。


郭文据却并没有笑。往常他得到老师的赞扬总是会很高兴。他抿了抿嘴,犹豫着开口,“可是……呃……老师,那个病人他,他……”


老师渐渐皱起眉头。


“文韬,我教过你,他们的灵魂是被撒旦蛊惑了,我们要做的只是帮助他们去除灵魂里的恶魔,你明白了吗?”


“……明白了。”


郭文韬垂下头,静静地等着他的老师走远。他一想到那个病人,就无法控制地感到恶心。


他跪在地上干呕起来。


后来,老师把每天下午的最后一场手术交给他。尽管这让他常常恶心地连饭也吃不下,再后来,他渐渐地也就习惯了。哪怕他知道那些灵魂是无辜的,哪怕他并不相信撒旦和神。


他曾见过那些疯人在院子里唱咏叹歌,他曾见过疯子们被带上镣铐,他曾见过年纪最小的那个女孩偷偷采了朵野花戴在头上,第二天就变成了冰冷的尸体,他曾见过午夜时分他们跪在地上祷告。


神不曾给予他们救赎。


剩下的,郭文韬只记得那天他的老师叫他去谈话,谈了什么他不记得了,他只知道他说出了平生第一句违背教义的话:


“他们是无辜的。”


等他回过神来的时候,他的老师已经死了。白色的石膏神像碎在地上,他手上的黄铜摆件上沾满了滚烫的血。


两个听到声响的护工向里张望。


“老师想要亵渎神,”他指了指地上碎掉的神像。“他的灵魂被恶魔占据了,把他抬走吧。”那些平时他无比厌恶的话,现在被流畅的说了出来。


看着护工抬走老师的尸体,郭文韬垂下头,莫名地笑了,为老师,为他,也为这个可笑的世界。


他继承了疯人院,也继承了那些罪恶的手术。死掉的人们被埋在树林里,灌木藤蔓吃着人们的血肉生长。


“我曾不止一次的厌恶这一切,也厌恶着造就这一切的我。”



【肆】



蒲熠星静静地听着郭文韬说完。他盯着天边夕阳的余光,慢慢的说:“都过去了。


古文韬摇了摇头,转过头去看身后的密林。


“还没有。”


蒲熠星叹了口气,伸出手,轻轻的覆在了郭文韬的眼睛上。


“会过去的,


“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他感觉到郭文韬的睫毛在颤动,半晌,一滴晶莹的泪划过了郭文韬的脸颊。


蒲熠星有那么一瞬间产生了想拥抱郭文涛的冲动。但他最终没有这么做。


他只是凑近了郭文涛的耳朵,轻轻的说:“明天我陪你看落日。”


郭文韬愣了好一会儿,才小心翼翼的点了点头。


tbc.


(中考完啦,我来更新啦)


(给孩子留个小红心小蓝手再走吧!)

。

进行一个群宣

占tag致歉(180度鞠躬)

欢迎大家来玩总之就是!

许愿墙在最后!

进行一个群宣

占tag致歉(180度鞠躬)

欢迎大家来玩总之就是!

许愿墙在最后!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