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寇桐

202浏览    9参与
子苒

《游医》摘抄

痛苦不是不能落在他身上,只是他总有办法举重若轻。——第27章


“生命是一种无常。”寇桐拍了拍他的肩膀,“永恒的东西,永远也不可能被称之为生命。”——第42章


大梦浮生,荒唐故事,谁知道却是这么个结果,可见世界上生老病死,悲欢离合,原来都来去得迅疾无常,难怪世上那么多人今朝有酒今朝醉,明日愁来明日愁。——第51章


没有什么比希望更危险,没有什么比希望更黑暗。——第52章


如果两个人合适,无论其中一个是男是女,是老是少,他们都是合适的。

有的人一辈子中规中矩,有的人一辈子剑走偏锋,谁更幸福一点,其实很难说。——第53章


抑郁症患者就像是活在狗的视角里,整个世界只有黑白...

痛苦不是不能落在他身上,只是他总有办法举重若轻。——第27章


“生命是一种无常。”寇桐拍了拍他的肩膀,“永恒的东西,永远也不可能被称之为生命。”——第42章


大梦浮生,荒唐故事,谁知道却是这么个结果,可见世界上生老病死,悲欢离合,原来都来去得迅疾无常,难怪世上那么多人今朝有酒今朝醉,明日愁来明日愁。——第51章


没有什么比希望更危险,没有什么比希望更黑暗。——第52章


如果两个人合适,无论其中一个是男是女,是老是少,他们都是合适的。

有的人一辈子中规中矩,有的人一辈子剑走偏锋,谁更幸福一点,其实很难说。——第53章


抑郁症患者就像是活在狗的视角里,整个世界只有黑白灰三种颜色,怎么也逃不出去,连一根救命稻草也抓不住,那是一种无法用语言解释,无法用理智战胜无法用自我控制的痛苦,想从高楼上跳下去,想结束这种生命。——第54章


恐惧,源于无法抵达的内心。——第57章


永远也不会忘了你,直到我也能穿越生死,等着你来接我。——第58章


任何一种东西都是相生相克的,比如刻骨铭心的爱,看似很有力量,其实仍然会输给时间,时间会把所有的东西都变质潜移默化的,而且没有人知道这种反应的机理,然而更深刻的仇恨却又总是能洞穿时间,让人几十年如一日地心里装着同一件事,哪怕身如魔障,也永世不悔,可是再刻骨的仇恨,碰上缠绵到死的温情,却又总会被慢慢融化.....

所有的东西,勇气,决心,梦想,仇恨,悲痛,苦难,看起来都那么的强大,能战胜其他许多、又容易被其他许多战胜,就像一场永远也玩不完的石头剪子布游戏。——第59章


人总会老的,就像孩子也总会长大的,等你老得实在无能为力,保护不了他们的时候,你的血就会在你儿子的身体里继续流下去。——第59章


没有什么是一定能战胜另一种东西的同样是掉进泥潭,有的人,只要给他一根浮木,他就能自己爬上来,有的人,即使所有人都用尽了全力去拉他,他也依然会脱手陷进去。——第60章


墨色如夜熹♪日华为曦邃

足矣(皮皮的游医!)

皎皎空中孤月轮。

深色的天空下,形单影只的人。

冗长的道路上,寇桐漫无目的地走着,已经是深秋,夜晚的温度低得让人有点发抖。瑟瑟的风吹拂着所剩无几的叶子小幅度地抖动着,“哗啦啦......”

十年前,他解放了一个痛苦的女人——他的母亲。

将她的生命终结在家里,尽管他知道妈妈活得很痛苦,死亡是唯一的解脱,可当他听到父亲翻箱倒柜地找药时,矛盾快要撕扯掉他好不容易才狠下来的心。

直到——

那个女人停止了呼吸.......一切,都结束了......

激烈的悲伤与恐惧封闭了真实的记忆,像是绑了铅块的秘密,沉到海底。

那天,似乎也是一个月明的夜,却刮得是一股子悲风。

小小的孩子从此以后的生...

皎皎空中孤月轮。

深色的天空下,形单影只的人。

冗长的道路上,寇桐漫无目的地走着,已经是深秋,夜晚的温度低得让人有点发抖。瑟瑟的风吹拂着所剩无几的叶子小幅度地抖动着,“哗啦啦......”

十年前,他解放了一个痛苦的女人——他的母亲。

将她的生命终结在家里,尽管他知道妈妈活得很痛苦,死亡是唯一的解脱,可当他听到父亲翻箱倒柜地找药时,矛盾快要撕扯掉他好不容易才狠下来的心。

直到——

那个女人停止了呼吸.......一切,都结束了......

激烈的悲伤与恐惧封闭了真实的记忆,像是绑了铅块的秘密,沉到海底。

那天,似乎也是一个月明的夜,却刮得是一股子悲风。

小小的孩子从此以后的生活便偏离了正常的轨道,命运的列车驶向了未知的远方......

似乎就是那个时候开始,夜夜噩梦缠身,一次次的重复,不停地打碎玻璃,镜子的冷漠还是依旧。

害怕迷失而自己下的狠手,一道道深浅不一的疤痕,狰狞不已。

鲜血止不住的溢出,寇桐却没有任何知觉似的依旧大步向前,倏地,他停了下来。

原来,路的尽头是一个黄瑾琛,笑得二货不已地冲他招手。

他自己也没有意识到他的眼里只剩下这一个尽头的人。

所有的彷徨与不安都在那一瞬间消失殆尽,恍惚是不存在的错觉,原来,一个人真的可以为了一个人勇敢起来,真的可以把一个人揉进最深层次的信任与依赖里。

——爱情的奇妙。

寇桐刚刚还在隐隐发抖的思绪一下子平稳了下来,那些在过去都害怕想起的一切因为有了一个陪伴都显得那么不值一提,痛苦是什么玩意?!

滚吧!别再回来了!寇桐大笑着在心底嘶吼出来。

“桐桐?”黄瑾琛轻轻晃了晃坐着睡着的寇桐,唤道。

寇桐一下子醒了过来,双手撸了一把头发,有点迷糊:“唔......嗯......?”

“笑什么,做什么春梦呢?”黄瑾琛问。

“哈,二胖啊,你想知道吗?”

黄瑾琛点头如捣蒜。

寇桐却把嘴咧得更开了一些,故意拖长声音:“那——”

黄瑾琛忍不住靠近了些,脸贴上了寇桐的。

“就不告诉你这个美好的秘密吧!”

九曲十八折就是这样了!

黄二胖傻了一会儿,换来寇桐更加无耻的大笑之声加倍。笑声的感染力导致最后二人一起长笑不起,肚子真的是伤不起......

许久才平息,眼泪都已经出来好多,黄瑾琛闭着眼瘫在了椅子上舒缓着抽搐的肌肉,不曾注意到寇桐已经满含柔情的一双眸眼。

“瑾琛。”

黄瑾琛轻轻地嗯了一声。

“我爱你。”

黄二胖第二次傻在了原地,毕竟寇桐那么不老实的人怎么会把我爱你这三个字说的那么让他震撼呢?

对于寇桐,那三个字基本上信手拈来,算得上分文不值的烂大街的货。

可是黄瑾琛就是觉得再没有什么比这三个字更加令他神魂颠倒了,或许只是因为是爱人说出口的吧,扰乱了他所有的身体机能,心跳的速度疯子般的增长,然后他下意识地给了自己一个巴掌。

“嘶——”疼啊!不是做梦!

“桐桐,你说了什么?能不能......能不能......”

寇桐表情更加专注地郑重道:“我爱你,没有骗你。”

话音刚落,黄瑾琛已经难以抑制地把人揽进怀里,刚刚笑出的泪顺着他闭上的眼角沿着脸颊滑了下去,有些晶莹,不知道里面是不是还包裹着万分的欣喜若狂......

满足,真的很满足。

他们这么想着,也,会一直这么想着。

t

高山景行

游医
「论我室友那天看我的眼神」
我换了种比较欢脱一点的写法,我觉得欢脱就是欢脱,不接受任何形式的任何反驳,哼唧
这次写得是寇·招财猫·桐和黄·大尾巴狼·瑾琛的小甜饼w
改了一下设定,桐桐是心理学博士,瑾琛是退役转职的军人,具体的文里有说

  
——————

  ……靠了。

  这是此刻抱着被子待在房间里不敢出去的寇桐内心唯一的想法

  真的是靠了

  至于原因,要从十分钟前说起,不过我们还是先来聊聊别的事情

  寇桐,X市医学院心理医学博士生,致力于追求心理学的最高境界,所以一直都留校学习,为了方便他在学校附近租了房子,有个合租室友,...

游医
「论我室友那天看我的眼神」
我换了种比较欢脱一点的写法,我觉得欢脱就是欢脱,不接受任何形式的任何反驳,哼唧
这次写得是寇·招财猫·桐和黄·大尾巴狼·瑾琛的小甜饼w
改了一下设定,桐桐是心理学博士,瑾琛是退役转职的军人,具体的文里有说

  
——————

  ……靠了。

  这是此刻抱着被子待在房间里不敢出去的寇桐内心唯一的想法

  真的是靠了

  至于原因,要从十分钟前说起,不过我们还是先来聊聊别的事情

  寇桐,X市医学院心理医学博士生,致力于追求心理学的最高境界,所以一直都留校学习,为了方便他在学校附近租了房子,有个合租室友,姓黄,叫黄瑾琛

  说起来两个人之间还有些渊源,他们两个高中时期曾经是同学,关系还挺铁的那种。后来高中毕业一个想不开去读医,一个想不开跑去参军——这是他们两个对对方选择的评价,反正是想不开就是了

  那天寇桐拜托自己的导师钟教授给自己找个合租室友,于是就找到了黄瑾琛这只大尾巴狼——此评价来自寇桐

  熟人嘛,又都是男生,分开几年再见面,混个几天就又熟了,两个人合租的日常基本上就是一起打打游戏,再相互嘲几句,很和谐

  今天刚巧寇桐没课,黄瑾琛休假,俩人就猫沙发上一起打游戏,合作过程非常愉快,就是让寇桐有些闹不清,他感觉黄瑾琛总有意无意的往他身上靠

  时间在打游戏的时候总是溜的飞快,眼见着天色微微暗下来了,黄瑾琛推了推寇桐,收起游戏手柄,进了厨房——煮了两碗泡面

  吃饱喝足之后又歇了一会,寇桐就溜达进浴室去洗澡了,洗完了才发现自己没拿睡衣,寇桐站在门口犹豫了三秒,本着“大家都是男人有什么好尴尬的”的想法,扯过浴巾裹住自己下半身,出去了

  然后现实就让寇桐认识到了,就算双方都是男人,也不一定会安全这个事实

  听见浴室门开的声音,坐在沙发上拿手机打游戏的黄瑾琛下意识一回头,寇桐半裸的造型直愣愣撞进他眼里,黄瑾琛呼吸一滞

————

  黄瑾琛,X市公安部人员,原服役于X市第一特种部队。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他是个Gay。高中时期发现,心动对象姓寇,名桐,目前是个心理学博士

  当初高中三年过得差不多了,黄瑾琛才发现自己对寇桐有些小心思。当时黄瑾琛感觉自己这样不对劲,刚巧高考失利,干脆跑去参军,没想到时间越长越想着寇桐

  有天早上起来,黄瑾琛一边黑着脸在浴室手洗自己的Underwear,一边确定了自己怕是真直不回来了

  合租这件事,也是个巧合,那天黄瑾琛休假在家,盘算着要不要退役转职,他家老头的一个棋友到家里来做客。黄瑾琛被老头子按在旁边陪着,那位被老头子喊“钟教授”的棋友看见黄瑾琛之后随口说了自己手底下一个学生找合租室友的事情

  黄瑾琛一开始没在意,等俩老头开始瞎掰扯吹牛皮了,才从钟教授的话里捕捉出“这教授是个心理学教授”“他那学生是寇桐”“寇桐在找合租室友”这几个信息,于是黄·大尾巴狼·瑾琛不动声色地转移了话题,顺顺利利的把合租的事情说定了

  黄瑾琛非常满意,他还愁着怎么找寇桐呢,直接送上门了,多好。然后他就非常雷厉风行的把退役转职一口气办好了

————

  黄瑾琛在看见寇桐之后,呆滞片刻,很快就反应过来,迅速低头继续盯着手机屏幕,脑子里已经开始飞速盘算起来了

  寇桐将他的一系列反应都看得清楚,作为一个在心理学方面拥有得天独厚天赋的、年纪轻轻就拿到博士学位的人,寇桐很快就从黄瑾琛的肢体反应和神态变化里分析出来一丢丢的蛛丝马迹,然后……他就跑了。进屋之后还没忘记锁门

  发现室友对自己有着想上床的那种喜欢,再老成的家伙也是受不了这件事的吧!

  虽然自己对他也有那么一丢丢的意思,但这完全是两码事啊!

  寇桐一边换着睡衣一边胡思乱想着,换完睡衣之后爬上床,并且抱紧了自己的小被几

  所幸无事发生

  不,其实本来是有的,但是黄瑾琛站在寇桐门口的时候,想了想,又回自己房间了。他的确有冲动,但还没到精虫上脑不顾一切的地步,万一今天晚上一个冲动,让寇桐跑到个离自个儿十万八千里的地儿了,他跟谁哭去?

  第二天早上,两个人在客厅里碰面,都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嗯,忽略寇桐的黑眼圈和鸡窝头的话

  寇桐昨晚熬了自己一晚上,觉得不能对不起自己的心和这么好的下手机会,他看了一眼从浴室里出来的黄瑾琛,一头扎进浴室里洗漱收拾,等寇桐再出来,又是一副人模狗样的好青年模样

  “黄瑾琛,有件事我想和你说。”把自己收拾利利落落的寇桐站在黄瑾琛跟前,弯眸笑了笑

  “嗯?你说,我听着。”黄瑾琛看了一眼寇·招财猫·桐,点点头,脑内依旧盘算着怎么把心动对象泡到床上

  “通过……算了,你也听不懂。”寇桐抬手推了下眼镜,本能的一开口就准备跟人掰扯心理学的那些个分析,好在一脚刹车悬崖勒马,避免了竟无语凝噎的惨状,“我觉得我喜欢你,不知道你有没有和我交往的意向。”

  “有啊,当然有了。”黄瑾琛盘算着心思,没听太清楚寇桐的话,不过还是趋于本能的一口答应下来

  “你自己答应的。”寇桐笑了笑,更像只猫了,他伸手过去扯住黄瑾琛的衣服领,把人扯到自己近前,将一个轻若无物的吻印在黄瑾琛唇角

  “给你盖个章,从今天开始我们就确立交往关系了,我去学校,你自己一个人没事不许拈花惹草听见没。”

  寇桐丢下僵成木偶的黄瑾琛,拿上自己的包,溜溜达达地出门了,惨遭遗弃的黄·大尾巴狼·瑾琛好半天才把离家出走的脑子找回来,他先是抬手碰了碰自己嘴唇,然后动作迅速地随手扯过一件外套,抓上钱包和钥匙,在大门响亮的抗议声里去追媳妇了

维他亚麻猹

【priest/游医】微光

Δ游医
Δ微光
Δ黄瑾琛×寇桐
Δ前半段原著,后半段不负责我流脑补
Δ第一次写皮家同人,游医好难写
Δ寇医生和黄大师属于皮皮,OOC属于我

1.

“这个兄弟,我以前是见过的。”
“宝哥哥!”
“林弟弟!”

黄瑾琛和寇桐都没想到,这次见面居然是他们一切的起点。

黄瑾琛是这个国家最好的一把枪,他在大多数人眼里也只是一把枪。冷血而强大,令人生畏。谁不敬重他?无论是再苦再险的任务他也能圆满完成。但还是有人恨不得拿条条款款限制他的自由,毕竟武器要完全掌握在手中,才能让主人安心。
毕竟就像武侠小说中写的那样,武器太过于强大,必然会反噬主人。
他是11235,狙击手,普通人——一个能捕杀超能力蓝印的普通人。黄瑾琛在漫...

Δ游医
Δ微光
Δ黄瑾琛×寇桐
Δ前半段原著,后半段不负责我流脑补
Δ第一次写皮家同人,游医好难写
Δ寇医生和黄大师属于皮皮,OOC属于我




1.


“这个兄弟,我以前是见过的。”
“宝哥哥!”
“林弟弟!”

黄瑾琛和寇桐都没想到,这次见面居然是他们一切的起点。


黄瑾琛是这个国家最好的一把枪,他在大多数人眼里也只是一把枪。冷血而强大,令人生畏。谁不敬重他?无论是再苦再险的任务他也能圆满完成。但还是有人恨不得拿条条款款限制他的自由,毕竟武器要完全掌握在手中,才能让主人安心。
毕竟就像武侠小说中写的那样,武器太过于强大,必然会反噬主人。
他是11235,狙击手,普通人——一个能捕杀超能力蓝印的普通人。黄瑾琛在漫长的十几年中压抑自己的情感,他最终把自己塑造成一个机器,没有感情没有心跳,只靠指令行动。


但当年与乌托邦的那场战斗中,他新认识的那个男人让他突然找回了一点生而为人的感觉。在最后决战时,二人合力结束了乌托邦的疯狂,而在任务开始前,那个人在通讯器中这么跟他说到。


“你放心吧,这回不是你一个人出任务,我一直在,会尽量保护你的。”


那个人是寇桐,虽然未曾谋面,只有冷冰冰的通讯器中传来的稍微有些失真的话音,但黄瑾琛还是记住了。他只觉得他好似一个活过来的人,突然有了心跳。



那对他来说,仿若新生。



而后退役进入特别专家组,程序出错卷入大锅炉。他在那里面与一个嘴上没门胡侃的医生、一个顽固的老将军、一个容易歇斯底里的少年、一个古灵精怪的小孩和一个永远不老的女人共同生活了一段时间,对抗另外一个疯狂的姑娘。,另一条时间轴上有一位即将离世的老人,他的那个世界一切都是活着的,也都是死的。过程惊心动魄,什么花样都有。

他偷偷观察,看到寇医生表面光鲜亮丽下面的灰败脆弱。随着黄大师对寇桐的了解,他终于明白这个男人并不是他表面上的无所不能——他曾经掉进深渊,他也曾有过灰暗的童年,而他甚至没走出来。
总有一些人是个笑起来比谁都好说话的,让他怎么样就怎么样,甚至对他放心得可以不用关心在意。但当他不笑时,这才能发现他并非表面上那般快乐,也许更加压抑。

黄瑾琛突然庆幸,还好他足够冷静,能够帮伪装的寇桐一把。他生命中的前三十年索然无味,除了钢铁火药和血便再无其他。他难得在那个虚幻的世界里找到了一点慰藉。当他人都陷入绝望不知所措,黄大师却因为什么都没有感觉,只知道自己欲哭无泪的时候,他有点难过,却又有点欣慰。



原来我还是个人啊,他这么想。



最后程序启动,一串他听不懂的名词问题得到解决。他和寇桐终于出来,然后相拥而眠。疲累至极的黄瑾琛在沉睡之前亲吻他小医生的额头,然后抱紧了,不肯撒手。
故事的结局不够完美,老田走了,何晓智跃下天台。但这毕竟是现实,不是大锅炉构造出的完美世界。逝者已逝,活着的人要继续活着,这是亘古不变的真理。


其实黄瑾琛也想过,如果寇桐的母亲,那个彪悍而又可爱的女人还活着,那这个男人也就不会那么累了吧。
也许他能真正的开心?也不至于到处乱跑,下班后回家,总有一桌带着热气的饭菜、一间有着昏黄灯光的房间、一扇没有落锁的门和一位带着笑的人等着他。



可事实就是事实,哪有那么多如果,谁都无能为力。



2.


“每个人心中都有一团火,但路过的人只看到烟。但是总有一个人,总有那么一个人看到这团火,然后走过来,陪我一起……从你叫什么名字开始,后来,有了一切。”*

守着寇桐的黄二胖实在等的无聊,躺在小沙发上摆出大爷姿势。顺手摸过寇医生放在旁边小圆桌上一本封面还算好看的书,就着昏黄的灯光翻了翻。他十几岁就没上学,对艰涩的文学著作更是没有兴趣。于是权当打发时间,走马观花一般翻完了。他视力极佳,记性也好。在心无旁骛中注意到这句话,咂摸几下觉得好,也不知道哪好,就觉得哪天能在寇桐面前像个大尾巴狼一样卖弄几句也说不定。他抄过一旁的杯子仰脖给自己灌了口水,暗自记着了。


黄大师兜着一本书不老实地在沙发上乱拱,毫不掩饰他投向寇桐背影的目光。他在脑海中构想了无数画面,甚至在考虑要不要找个好时候,两个人一起找个地方坐着,喝点酒——然后他再找个好机会,以这句话开头。
寇桐做实验做得疲惫,叹了口气放下铅笔抬手揉揉发疼的后颈,听到黄瑾琛在笑,寻思着找他打趣。便就抬手伸了个腰,靠在转椅靠背上转了个圈。寇医生将两只手搭在一块儿,手肘撑上两侧扶手,眯眼笑嘻嘻瞅着他。他朗声开口带着笑意,尾音活泼地上扬。



“哟黄大师,看什么呢,跟我说说?”

“什么都没看,看你呢宝贝儿。”



先前还带点儿学术讨论的气氛被黄瑾琛这一句话扼杀在了摇篮里,他恶作剧一般把寇桐扑了个趔趄,又故意搂了寇桐的腰蹭,直蹭得怀中的人开始挣扎才住了手。他将头凑到寇医生的耳边,嗅到一股子柠檬的。感觉不错,黄大师这么想到,是他喜欢的而且闻习惯的沐浴露味道——好歹不是霉味。


“都说过了,我是你男人。”


黄瑾琛福至心灵,想起刚随手翻的书中的内容。他试图做出文艺青年的样子,还行,黄大师自己很满意。他抱着寇桐不撒手,顺便腾出一只手揉乱寇医生的一头卷发。黄大师更习惯说说骚话,文艺腔他学不来,只好踌躇一会才深吸气沉声开了口。


“每个人心中都有一团火,但路过的人只看到烟。但是总有一个人,总有那么一个人能看到这团火,然后走过来,陪我一起……从你叫什么名字开始,后来,有了一切。”


寇桐一听愣了神,过了会才反应回来,坚持不住笑了。寇桐大方地搂了黄瑾琛,在他额上落下一个吻,桃花眼笑眯眯,一双黑如墨的眸子给它的主人平添几分灵气。



“这么文艺啊黄二胖,哪抄来的?品味不错。”

“桐桐宝贝你真撩,我都快走火了——”



黄瑾琛暗自啐了一口,他想,去他的如果。只要他在寇桐身边一天,他就能陪他多一天——但黄大师思考了一下他的厨艺,自觉没有寇专家手艺好。他索性没皮没脸耍一回赖皮:大不了等寇桐回来再吃,反正他也不容易饿。
怀里的寇专家不是很有精神,双眼半阖带着困意。黄瑾琛盯着他半晌,咽下口水便打算伸手解开人衬衫上的扣子为所欲为。
可黄大师的美梦还没做完,他怀中便传来均匀的呼吸声。黄瑾琛翻了个白眼,伸手熄了床头灯,然后小心把寇桐放在床上。一如当初从投影仪中出来那般,他紧紧抱着寇医生,跟着进了梦乡。



黄瑾琛决定把一些少儿不宜的事情推后几天,反正心有所想的人正在自己怀中,晚几天也不急。



即使在这个无论什么都显得多余的时代,也总会有什么在发光。*






————————————————————————

*1:“每个人心中都有一团火……后来,有了一切。”——梵高

*2:【即使在这个……闪闪发光。】——Goose house《何もかも有り余っている こんな時代も》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