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富士山

31050浏览    2671参与
娱乐大乌龙
元音大冒险#秦霄贤去富士山买鸡蛋
元音大冒险#秦霄贤去富士山买鸡蛋
攝影精選
『富士山』日本🇯🇵🗾🗻...

『富士山』日本🇯🇵🗾🗻🌸🌸🌿🌼🌿

『富士山』日本🇯🇵🗾🗻🌸🌸🌿🌼🌿

guoke-email
历史学家必须提防的事情之一,是...

历史学家必须提防的事情之一,是任由胜利者垄断对后人叙述历史的权力。

                            —— 汤因比


(日本 富士山 平和公园)


相关作品:日本建筑古迹黑白

历史学家必须提防的事情之一,是任由胜利者垄断对后人叙述历史的权力。

                            —— 汤因比


(日本 富士山 平和公园)


相关作品:日本建筑古迹黑白

攝影精選
通向富士山的公路,沉浸在花海之...

通向富士山的公路,沉浸在花海之中

通向富士山的公路,沉浸在花海之中

沈澜霆
  小摸一下哈

  小摸一下哈

  小摸一下哈

走近科学
富士山喷发真的能用冷水熄灭吗?
富士山喷发真的能用冷水熄灭吗?
科普小知识
日本鹿儿岛两座火山喷发,会引发富士山的喷发吗?
日本鹿儿岛两座火山喷发,会引发富士山的喷发吗?
wokao
“终有一日,我们的旗帜终将飘扬在富士山头!
“终有一日,我们的旗帜终将飘扬在富士山头!
guoke-email
当你深入了解这块土地上的人们时...

当你深入了解这块土地上的人们时,你会发现,他们的思想,配得上他们所受的苦难。

          ——  巴金


(日本 富士山 平和公园)


相关作品:日本建筑古迹

当你深入了解这块土地上的人们时,你会发现,他们的思想,配得上他们所受的苦难。

          ——  巴金


(日本 富士山 平和公园)


相关作品:日本建筑古迹

可爱甜酱猫

终于坐牢回来了😋]最近的新闻 一直想画 磨了挺久的😿 终画完力  🙏    

终于坐牢回来了😋]最近的新闻 一直想画 磨了挺久的😿 终画完力  🙏    

叁叁科普
如果富士山喷发,会对我们造成影响吗?
如果富士山喷发,会对我们造成影响吗?
潘小美V
日本富士山要喷发了?日本将灭亡?!
日本富士山要喷发了?日本将灭亡?!
是涂涂不是图图

  随手拍,我去过,我爱的纸片人们就去过

  随手拍,我去过,我爱的纸片人们就去过

无敌勇猛奥特曼

你看清楚,我不是他。

*避雷,算是背德文学。

*富士山,郭文韬石凯都是蒲熠星前男友。

*私设,时间线为南北年少恋爱,蒲石社畜时恋爱。

  

  本文又叫我的前男友们居然在一起了!

  

     01

  

  蒲熠星说分手那天,正好是北京下的第一场春雨。


  蒲熠星那天倒是难得的早下班了一次,刚进门鞋刚脱掉,就被石凯拉着胳膊带到了沙发旁。北京的天气带着屋内也不算暖和,蒲熠星踩在冰凉的地板上,有些冷,他想。石凯后知后地才发现蒲熠星没穿拖鞋,于是将自己的拖鞋扔给他穿,然后盘腿坐在沙发上拿起电视遥控器按下播放键。


  电影放映的声音伴随着薯片开袋的咔嚓...

*避雷,算是背德文学。

*富士山,郭文韬石凯都是蒲熠星前男友。

*私设,时间线为南北年少恋爱,蒲石社畜时恋爱。

  

  本文又叫我的前男友们居然在一起了!

  

     01

  

  蒲熠星说分手那天,正好是北京下的第一场春雨。


  蒲熠星那天倒是难得的早下班了一次,刚进门鞋刚脱掉,就被石凯拉着胳膊带到了沙发旁。北京的天气带着屋内也不算暖和,蒲熠星踩在冰凉的地板上,有些冷,他想。石凯后知后地才发现蒲熠星没穿拖鞋,于是将自己的拖鞋扔给他穿,然后盘腿坐在沙发上拿起电视遥控器按下播放键。


  电影放映的声音伴随着薯片开袋的咔嚓声响起,石凯拍了拍旁边的位置叫他坐。石凯是无论什么天气,在屋里都穿着他那身松松垮垮的灰色跨栏背心,加不过膝的大短裤。也许是年轻火气旺,就像石凯冬天也要吃冰一样。石凯见蒲熠星直直地站在那,有些疑惑地歪头看他:“阿蒲你站在那干嘛呢,当保镖呢啊,快来快来。”


  蒲熠星听到他的话才有些回神,坐到他旁边保持一个身位的距离。蒲熠星随手捞过一个抱枕,身体陷在柔软的沙发里,只觉得有些困意。


  石凯在旁边依旧兴致勃勃,他就是这样的,永远热情阳光。形容起来的话很像叼着太阳跑的大型犬萨摩耶,毕竟微笑天使这个名号也和他很配。随着电影进度条的走动,石凯已经开始沉浸在电影情节中了,嘴里还要嘟嘟囔囔地讨论,活像是人体弹幕机。蒲熠星有些沉默,只懒懒地倚靠在沙发上,最近的疯狂加班已经让他的脑子有些生锈,对电影提不起一丝兴趣。偶尔目光落在石凯认真盯着屏幕的侧脸,想开口又压下话头,心想着有些话还是过会再说,只不过思绪渐渐有些飘远。


  02

  

  说起来,他和石凯认识那天好像也是这样的雨天。大概是在两年前,蒲熠星刚炒了一家公司的鱿鱼,刚准备离开公司就见外面下起了瓢泼大雨。蒲熠星已经厌恶这个地方厌恶到连开口借伞都不想说出口,只平静地走进雨里,他把这当做自己新生的洗礼。平时熙熙攘攘的街道因为雨天,也显得格外空旷,偶尔有几个行人也打着伞匆匆走过。蒲熠星不紧不慢地走在街头,与这场景格格不入。


  石凯就是这个时候就明白,蒲熠星是个怪咖。他总带着些许与世俗格格不入的撕裂感,就像是满是NPC的未开放游戏闯入了一个真实的玩家,蒲熠星永远在逆行。


  那时候的石凯刚上大三,偶尔会在外跑兼职,算是磨炼自己。刚好在跑最后一单的时候因为车速太快,冲过水洼的时候溅起一摊脏水与泥土混合的水花。不偏不倚的落在蒲熠星的西装上,斑斑点点的痕迹在整洁的西装上格外刺眼。

  

  石凯急忙倒车回来,停了车就开始一句接一句的道歉,蒲熠星也没有生气。他这身西装也是那狗屁公司坑他的钱做的工装,并不珍贵,更别提石凯青涩的脸看起来像是未成年。蒲熠星自然不会和小朋友计较,石凯自然是愧疚的,说什么也要加个联系方式补偿。蒲熠星不愿意,他就用可怜兮兮的模样拜托他:“哥,这单快超时了,你就加了我吧。”


  最后当然是以添了联系方式结束,还有石凯送他的那把粉色的伞。电动车逐渐消失在雨幕中,蒲熠星打开那把粉色的伞,撑开,伞面还是美少女战士。蒲熠星觉得有些好笑,看不出来,现在的外卖员这么有少女心的哦?


  那把伞自然不是石凯的,是他七岁的小侄女托他买的,那天回去后小侄女发现自己的美少女战士没带回来,哭了好长时间的鼻子。蒲熠星是在微信上听石凯说这些的,石凯总带着点社牛的本事,借着西装的事情和蒲熠星开始聊些有的没的。


  时间一长,竟也成了朋友。


  蒲熠星刚到北京的时候,因为偶尔说出口的方言,总被一些能力比他差的人借此嘲笑,那时候年纪还小,被笑了几句就决心只说普通话。长了几岁后不在意旁边人说什么了,却也改不过来了。只不过和石凯熟了之后,他那口不知道混了多少地方口音的普通话,带着蒲熠星也开始跑偏,开口总是ze算什么事啊。


  久违的好像回到了青春。


  恋爱自然也就是顺其自然的事情,毕竟两个人也算合拍,然后就一直平淡地生活到现在。


  03

  

  蒲熠星被擤鼻涕的声音拉回了思绪,他看了眼石凯,石凯眼睛红红地,显然是悄悄掉了眼泪。电影屏幕上正好播的是女主角在雪地里问:“你好吗?”的经典场景,石凯突然带着鼻音问他:“蒲哥,所以爱是什么?”


  蒲熠星混沌的脑子实在无法回答这个问题的答案,他只知道,他已经不爱石凯了。那些欢乐的瞬间种种从他脑子里闪过,蒲熠星开口:“分了吧,石凯。”


  没有什么缘由,没有争吵没有出轨。仅仅只是因为生活已经磨灭了所有的爱意。蒲熠星想,他和石凯适合做好朋友,却不适合再做恋人。


  分手后的几周,石凯都有些缓不过神,他也曾发微信问过到底为什么。蒲熠星只回他过一次,告诉他没有为什么,就是不爱了。再后来估计蒲熠星也嫌烦,从那以后就没回过。他们的共同好友唐九洲只劝他:“凯,爱的事也是不能勉强的。”


  石凯闷闷地点点头算是回应,也是,什么都是有保质期的,爱也不例外。


  04

  

  嘴上这么说,心里却还是钻牛角尖,于是只好四处喝个烂醉。


  在酒吧碰到了郭文韬的那天,石凯因为有些事情来晚了些,常坐的吧台位置被郭文韬坐了。郭文韬这个人,一看就是不能喝的,他那说是喝酒不如说是赏酒,他只点了杯漂亮的酒放在那观赏,然后自欺欺人的在喝橙汁。

  

  石凯只好找了个别的吧台位置坐下,顺便和调酒师阿正吐槽:“这个b他妈的也太怪了吧。”


  阿正一边擦着杯子一边笑:“人家有钱,你管呢。”坐着喝了几杯下去,石凯脑袋就有些发晕,他本来就不擅长喝酒,只是为了灌醉自己不让自己想些有的没的。喝的实在想吐,于是石凯晃晃悠悠地去了厕所,回来后就见“蒲熠星”一个人坐在吧台处。石凯酒精上头的走过去拍他肩膀:“怎么?你蒲熠星也有借酒消愁的时候?”


  石凯的语气里还带着阴阳怪气,郭文韬漂亮的手正握着橙汁杯,猝不及防地听到石凯叫他蒲熠星,微不可察地蹙了蹙眉,冷着张脸扭头看他:

  

  “你看清楚了,我不是他。”


  郭文韬从高中开始,就知道隔壁中学有一个和他长得有些像的人,名气也很大,被人叫什么蒲草。两个人也有在各种比赛上打过交道,不过都是点头之交,直到那次夏令营,蒲熠星和郭文韬分到一组,打阵营赛。

  

  蒲熠星纠结半天才向不好说话的郭文韬迈了一步,从那以后倒是逐渐熟稔起来。大二那年的某一天夏夜,在那个传说有流星雨的晚上,蒲熠星带着郭文韬上了学校天台,相约一起看流星雨。蒲熠星双手交叉叠在一起放在脑后,躺在铺好的垫子上,等待的时候他问:“韬韬,你有没有想许的愿望?”


  郭文韬坐在他旁边,仰头望着一望无际的星空,摇了摇头:“对自然科学的力量许愿,不会造成反效果吧,阿蒲。”


  蒲熠星没说话,只摸索着从兜里掏出一个丝绒盒子,坐起来认真地对他说:“前几年有幸看到一场流星雨,离得很近很近,后来在现场找到了这块陨石碎片。我一直把它当作我的幸运物,现在,我很想用这一块我全部的幸运问你。郭文韬,你愿不愿意和我在一起?”


  郭文韬现在回想起来,还只觉得感慨,那天夜里的星星特别的亮,但蒲熠星的眼里有比星空还亮的东西。如果用名词形容,也许应该叫爱。


  那时候他们还很年少,并肩前行了几年,不得不说,蒲熠星可以说得上是世界上的另一个自己。只不过因为选的路不同,自然也就分道扬镳了。


  05

  

  “对不起对不起,喝太多了不好意思啊哥们。”


  石凯看对方回过头看他,才发现确实不是蒲熠星,酒被吓的都醒了大半,不好意思的连连道歉。郭文韬不算是不好相与的人,说了句没关系就继续喝他的橙汁。


  石凯也不在意郭文韬的冷态度,毕竟是他先认错人在先。只是觉得太过丢脸,偷偷给阿正打了个手势,给他转了个一千块,说是郭文韬的消费他都包了。顺便又给郭文韬点了十杯橙汁,算是赔礼。


  郭文韬收到十杯橙汁的时候难得瞪圆了眼睛,他刚想开口就被阿正截了话头:“是那个认错你的小子送的。”郭文韬只觉荒谬,他再怎么喜欢橙汁,也喝不下十杯吧。还真是小朋友,道歉的方式都笨的可爱。


  莽撞、可爱。是郭文韬对石凯的第一印象。


  06

  

  石凯只把这个当做生活的小插曲,只不过花钱一时爽,钱包火葬场。他那半个月都吃的是馒头就榨菜,直把来串门的唐九洲看到这一幕只觉得惨淡,带着点关心意味的对他说:“石凯,你就是失恋也不能光吃馒头啊,多噎啊。”


  石凯啃着馒头两眼无神地看他,只觉得唐九洲都已经变成了火锅串串,可怜兮兮地连方言都跑出来了:“那咋子办吗。”本以为唐九洲是从天而降的救星,没想到他递过来一杯水,真诚地眨了眨眼:“喝点水,别噎着。”


  石凯:要不你还是把我删了吧。


  当然,唐九洲只是开个小玩笑,既然他来了自然不能看石凯干吃馒头,带着他去火锅店嗨吃了一顿。火锅的热气腾腾总算让最近水逆的石凯好受一点,唐九洲状似无意地提起蒲熠星:“哎,听说阿蒲被调到上海了,还挺忙的。”


  石凯知道唐九洲的意思,在他和蒲熠星没恋爱前,他们三个算是最好的朋友。蒲熠星说分手说的太突然,唐九洲只是隐晦地告诉他,蒲熠星没有时间接触其他的人,大概是怕石凯多想。


  石凯闷头吃着碗里的羊肉卷,没有回应。他信任蒲熠星如同信任自己,他知道蒲熠星不是那样的人,他们的分手只不过是时间的催化,在生活的小事中磨灭了当初热烈的爱而已。只是石凯也会有些痛,有时候会固执地想,蒲哥,为什么不能再坚持一下呢。想着想着石凯又觉得自己在钻牛角尖,将不爱自己的人捆在身边,对两个人都是煎熬罢了。


  “哦,那还挺好的,得赚老多钱了吧?”


  石凯收拾好情绪抬头和唐九洲开着玩笑,也许表现得洒脱一点,对卡在中间的唐九洲也会好受一些。唐九洲果然松了一口气,继续和以前一样和他插科打诨。结完账后,石凯和唐九洲一起走在街头,外面已经接近天黑,昏暗的让人有些不舒服。


  “凯,该开始新生活了。”


  石凯听见唐九洲这样说,他装作不乐意的样子回身一拳捶到唐九洲肩膀上:“说什么呢?小爷每天都是新生活。”唐九洲碰瓷地就要往后倒,边倒还要边吱哇乱叫,石凯笑着叫他可别演了,这演技当群演都得被撵出来。唐九洲于是追着他跑嚷嚷着要给他一拳,石凯跑在熙熙攘攘的街道上,路边的人投来疑惑的目光。石凯只把那当做赞扬,他想,新生活开始了。


  07

  

  再遇见郭文韬已经是一年后了,彼时石凯正在忙着新专辑的宣传。他通过一个小小节目里不到十五秒的哼唱片段,也算是小火一把,早就不是请人喝一顿酒就要吃半个月馒头的无业游民了。和郭文韬遇见的也算凑巧,石凯找了许多公园都不符合他心里MV的地点,刚好在最后一个,小小的看起来有点荒废的公园找到了灵感。郭文韬正在里面打篮球,成功扣篮的瞬间,石凯没忍住刚好拿出相机抓拍到这一幕。


  “你好,请问你有没有兴趣做我MV里的男主角?”


  郭文韬刚准备走就听见的背后传来这样一句话,他以为是什么乱七八糟的骗人组织,甩了句没兴趣就拎着包往外走。却被石凯挡住去路,郭文韬才看清拦住他的正是一年前的那个醉鬼。不免挑了挑眉,如果是他的话,那应该还算有意思。


  于是两人的交集从此开始,时间久了,倒发现两人意外的合拍。在又一次桌游两个人联手赢了后,旁边的刘小怂忿忿不平地抱怨:“石凯你就这么信郭文韬啊?他说啥你信啥。”


  石凯点了点头,语气带着些许跋扈:“是啊,我就是信韬韬,刘小怂你是不是嫉妒我俩赢了啊。”


  刘小怂实在不想再和这个韬韬脑多说一句,生怕被同化,拿着手机就装作来电话开溜。老子这不是怕了,三十六计走为上计,我这是计谋。刘小怂有些恨恨地想,要不是JY那个b有事没来,你以为秀恩爱的轮得到你?


  见刘小怂带着其他人跑的无影无踪,石凯撇了撇嘴:“就这就这啊?”,眼看着屋里只剩下他们两个,郭文韬起身就想告别,屋内的灯泡忽闪忽闪的,然后彻底罢工。黑暗的屋子里,石凯有些害怕的拽了拽郭文韬的衣角,刚刚因为害怕叫出巨大的一声“啊!”已经让他颜面尽失,石凯咬着下唇怎么也不出声了。


  郭文韬一向不怕这些,他本想看看到底哪里出了问题,却被石凯这个挂件挂的路都没办法走。只好站在原地打开手机想拨个物业电话,却见手机上红色电量快速跳跃然后迅速关机。得,最后的希望也没了,石凯更加害怕的抱着郭文韬不松手。黑暗给他带来的恐惧不亚于死亡,石凯只觉得快在一片黑暗中窒息。郭文韬适时地拍了拍他的后背算是安慰,将石凯从黑暗的恐慌感拽出。


  经过黑灯事件后,两个人不免亲密了许多,恋爱自然也就是顺理应当的。


  08

  

  同居的日子对石凯来说可以算得上天堂般幸福,每天回家必带的花也算是浪漫的标志。只不过这样的日子持续了几个月后,在他们两个吃饭时碰到石凯与蒲熠星的共同好友后变得微妙起来。因为那个共同好友满面笑意地寒暄着:“呦,石凯,和蒲熠星在一起这么多年了什么时候结婚让哥们随随份子啊。”


  石凯赶紧反驳说他是不是眼睛不好使人都认错,带着脏话骂了几句后让他赶紧走,随后小心翼翼地看郭文韬的脸色。郭文韬很难形容现在的心情,他从高中开始一直有被认错过,但没有这一次被认错的,这么的如鲠在喉。郭文韬一直认为自己是理智的人,但还是会忍不住的想,自己这样算不算替身文学?


  虽然他没把这些话说出口,但石凯还是有些明白郭文韬的心思,于是忙不迭地发誓自己绝对没有这样的心思。郭文韬自然也顺势说不过都是小事,不必放在心上。


  只不过这就像扎了根刺一样,横在他们两个人中间,毕竟他们的见面不就是被石凯认错开始的吗?


  石凯作为音乐人,忙的实在过分,郭文韬有时候难得嘱咐他的事情,他都忙的忘记。更别提最近石凯又传出个绯闻,郭文韬本不想和他吵架,只不过事情堆多了总会有发泄的时候。不过是一个平平无奇的早上,两个人因为一些小事吵架,说是吵架不如说是石凯单方面的输出,郭文韬只冷冷地看着不发一言。那天晚上石凯又喝的烂醉才回来,满身酒气的凑过来就要亲郭文韬。郭文韬本来就生气,见他满身酒气,更不愿好好说话,只冷冷地说了和第一次见面一样说的话刺他:


  “你看清楚,我不是他。”

芸汐说事
日本面临覆国风险?专家预测富士山随时爆发,日本全民高度紧张
日本面临覆国风险?专家预测富士山随时爆发,日本全民高度紧张
科普知识馆
假如富士山火山喷发将会发生什么?
假如富士山火山喷发将会发生什么?
靶机黑天使
感受下空对地精确,制导炸弹的威力吧
感受下空对地精确,制导炸弹的威力吧
晨曦说事儿
日本面临覆国风险?专家预测富士山随时爆发,日本全民高度紧张
日本面临覆国风险?专家预测富士山随时爆发,日本全民高度紧张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