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寓言

5812浏览    751参与
叁城

路灯

        王小明和妈妈晚上下楼做核酸,人很多,队伍很长。王小明等得不耐烦了,便跑到队尾去看看,又跑到对头看看。待他回去,却找不到妈妈了。

        王小明找了半天,却始终不见妈妈的身影。他从队尾走到对头,又从对头走到队尾。突然,他听到了妈妈的喊声。王小明转头看去,原来妈妈就站在路灯底下。由于路灯的亮,路灯下便显得十分暗。

        最黑......

        王小明和妈妈晚上下楼做核酸,人很多,队伍很长。王小明等得不耐烦了,便跑到队尾去看看,又跑到对头看看。待他回去,却找不到妈妈了。

        王小明找了半天,却始终不见妈妈的身影。他从队尾走到对头,又从对头走到队尾。突然,他听到了妈妈的喊声。王小明转头看去,原来妈妈就站在路灯底下。由于路灯的亮,路灯下便显得十分暗。

        最黑暗的地方,总是隐藏在光明之下。

稷下—阴阳家

神话真解-夸父逐日

《山海经 海外北经》记载:夸父与日逐走,入日;渴,欲得饮,饮于河渭;河渭不足,北饮大泽。未至,道渴而死。弃其杖,化为邓林。


《列子 汤问》记载:夸父不量力,欲追日影,逐之于隅谷之际。渴欲得饮,赴饮河渭。河渭不足,将走北饮大泽。未至,道渴而死。弃其杖,尸膏肉所浸,生邓林。邓林弥广数千里焉


以上是都可以查到的记载夸父逐日的典籍,首先这个寓言中,与日逐走,逐的是日影,很多人知道是日影,不知道这个日影指的是什么影子。在现代可以找到的释义中,日影本是太阳照射物体,所产生的影子。更有不知根底的解读者,把这个‘日影’解释为‘太阳’,那为何有‘日影’之言,不能因为想不到太阳的影......

《山海经 海外北经》记载:夸父与日逐走,入日;渴,欲得饮,饮于河渭;河渭不足,北饮大泽。未至,道渴而死。弃其杖,化为邓林。


《列子 汤问》记载:夸父不量力,欲追日影,逐之于隅谷之际。渴欲得饮,赴饮河渭。河渭不足,将走北饮大泽。未至,道渴而死。弃其杖,尸膏肉所浸,生邓林。邓林弥广数千里焉


以上是都可以查到的记载夸父逐日的典籍,首先这个寓言中,与日逐走,逐的是日影,很多人知道是日影,不知道这个日影指的是什么影子。在现代可以找到的释义中,日影本是太阳照射物体,所产生的影子。更有不知根底的解读者,把这个‘日影’解释为‘太阳’,那为何有‘日影’之言,不能因为想不到太阳的影子,就用太阳替代,实为荒谬!


(以下所有内容,现有典籍不记载,但是随着考古等发现,终究会复合这种结果)


首先,这个寓言,讲的就是上古技术,换成现代说法,就是黄道测定之术。夸父,不是人物,不是大神,更不是所谓大巫,仅仅是一种器具。那么日影到底指的什么?


在上古,现在可以称呼为‘史前’时代,人们早就意识到,地球外圈高空,存在一层宇宙微尘组成的物质,虽然其义已经讹传扭曲,但是可以告诉大家这被先民称之为‘青虚’或者说是民俗中‘青天’这个词的由来。有这层物质在,所以可以得见‘日影’。


那么问题来了,需要靠着这层物质,看到什么?


对于地球角度而言,有一个最大的日影,可以长达130万里以上,于月食时可见。这就是太阳照射地球产生的阴影,这个阴影在宇宙空间扫动,投影在地球高空的微尘之中,体现为一块暗斑。(古人曾以‘魄’或者‘郁’名此现象,大洞玉章所言‘’郁罗殊邈’也是与此有关。 )在古代环境良好,气候晴朗的晚间,可以在天空中隐约可见,正与太阳遥相对,所处位置变化,正好也是位于现代所认知的“黄道平面”上,可以通过循其位置运转变化,推算黄道轨迹全貌。


上古司掌天文的学者,很早就在长期观测中,发现了太阳随着整个天体运转之外,还随着一条无形的轨道运转,也就是太阳自身很有规律的在天体上面运动,这条轨道仅仅凭借观测太阳,是观测不到的。《老子》所言‘道之为物,惟恍惟惚’,指的就是这种无形,难以观测,却明显存在的轨迹。


而在包牺时代中期发现,这个日影,不仅仅会在月食时候出现,同时也自然存在于日常自然之中,日影就是对日照点,也就是与太阳相对的位置点,并且随着天体(太阳)运转而逐渐移动,与太阳活动规律相应,是日影所形,黄道所在,而如果将这个日影所经道路记录下来,即可准确标记显现出黄道位置。


这也就是夸父追日影的开始,夸父是一种可以旋转,存在跨度的天文辅助器具,其轴向天极,平行与地轴,其针簇伴随窥管,昼指太阳,夜指日影,也就是把白天观察的太阳运动轨迹,与夜晚通过与太阳相对点的日影进行镶合,从而准确标注出黄道。


运用这个天文辅器,在夜间认准日影后,顺着这个线索,继续追击并且沿途不断标记,(可以理解为通过不断记录点而模拟线路的方法),这个点必然是具有相对标志,并且密集的特质,也就是所谓的‘林’,而标注的方法,称之为‘邓’,也就是重锤镦击,密密麻麻形成一堆相对点,这也是‘邓林’得名由来。这个点同时需要不断修正偏差,使得线变为光滑均匀的曲线。


日影为夸父所逐,这暗斑,会随着星空背景强度变化,从而有着浓淡的变化,当追到‘河渭’,也就是河隈,按照现代话说,就是银河区域时候,由于群星聚集,银河背景光较强,自然这块暗斑,也就被冲淡消失,隐藏起来。这道路也就暂时无法继续追逐下去了。日影得‘隐’,而道则‘竭’,其‘渭’,‘渴’‘,饮’,虽是讹写,同时也是隐寓这种现象。


隐没于银河之中后,又从背面转过去,到达银河对岸,‘北走大泽’,所示的就是这情况,其杖即指日影之针簇窥管,当日影随着日出隐没,遁入地平线之下,道路自然再次隐没,完成到达日影尽头的使命。至此夸父自然可以舍弃不用,其重锤镦击所留下的痕迹,即是‘邓’林。而将日所行的轨迹与日影所行的轨迹拼合,依据轨迹曲线趋向,从而连通填补缺失的部分,完整的黄道轨迹就可以出来了。夸父撤除,而痕迹留下,即是‘桃林’,推其本字符号,应该是由‘木兆木’的篆文组成的符号,后记为桃林,真实义指‘黄道的痕迹’。


天文辅器,至此完成使命,留下轨迹后,可以撤除辅器,也就是所寓的‘死’,‘尸’其残留的,也就是所谓的‘膏肉’所在,就是‘邓林’或者说‘桃林’。


夸父逐日每个神话细节,就此文已诠释,本就是一个严苛精确,类似现代科普文的记载,因为古代字义显传缺失,而变化为神话。其字源演革,为稷下蒙学所传承,不得其传,容易流入虚幻妄想。至于分时定候之术,诸子言寓之本,待后续找时间逐步阐述。

辰释Release

《异梦》

本书为原创寓言,童话故事,每一篇都是独立的小故事。一直连载如果我有灵感会一直写,直到世界的末了。

内容为虚构。

如果你将要开始看它,那为什么不看完呢?


《异梦》前言


题记——这是绮丽的梦,是寓言,是童话,是美好又虚妄的故事。


      那是一只猫,不胖也不瘦,有着很好看的毛色,长长的胡子,但是发型很糟糕。


像是被风吹的,又像是自己疯长的。


      我坐在书桌前,前面有架好的一摞书,有人在书上面放了一张纸,纸张很大,有桌子那么大,它放...

本书为原创寓言,童话故事,每一篇都是独立的小故事。一直连载如果我有灵感会一直写,直到世界的末了。

内容为虚构。

如果你将要开始看它,那为什么不看完呢?



《异梦》前言


题记——这是绮丽的梦,是寓言,是童话,是美好又虚妄的故事。


      那是一只猫,不胖也不瘦,有着很好看的毛色,长长的胡子,但是发型很糟糕。


像是被风吹的,又像是自己疯长的。


      我坐在书桌前,前面有架好的一摞书,有人在书上面放了一张纸,纸张很大,有桌子那么大,它放在高高的书上,我看不见纸上画了些什么。


         我面前还有两支笔,一只好的新的,能感受到上面新鲜的漆料反着光,一只破烂不堪的勉强能用的。


       不知道那只猫怎样跳上我的桌子,猫张开它的嘴,露出它的尖牙,似乎想要靠近我。


我害怕。我恐惧。我退缩。却被钉在凳子上动不了……


      旁边有人拿起我桌子上那支好笔,想要引起猫的注意,很可惜那人没有成功,猫只是抬头往那边瞅了两眼。


       猫在盯着我面前那张纸想要去咬它,猫伸出爪子,露出指甲,那指甲又长又尖。猫用长着长尖指甲的爪按住纸。


猫咬了下去了

纸背弓起

猫把那张纸咬了个对穿

纸上留下了四个洞。


    随后猫又向拿我那只好笔的人跳过去,那人害怕把笔丢了出去,猫朝笔跑去,随后消失不见。

       

      我坐在一间教室里,每个人前面都有一摞书,一张纸,而我的纸被猫咬了个对穿,我拿起桌上破烂不堪的笔。


我在被咬了个对穿的纸上写下这段话。


这纸上似乎还有其他的东西,我看不清楚,直到这段话也变得模糊……


——————————————

我很高兴能你能看到这里,这是对我的一种肯定。如果你对我写的内容 有什么看法或想法的话可以打在评论区,不论你在何年何月何时看到这篇文章都可以。




如果看不懂没关系看看我想法

————————————————

前言大概的意思为,一摞书指的是阅读能力,纸和笔指的是写作能力,猫和那人指的是外界的环境,纸和笔指的是契机和灵感,我用我的破笔(仅有的一点灵感)写下这段话,希望你们能看到它。我的笔墨(能力)有限,大概写出这个水平的,如果不嫌弃将就着看看,说不定能给你带来点什么。

叁城

从众

        三个人一起去餐厅吃饭,点了一盘肉丸子。盘子里有三个大丸子,他们一人夹走了一个。

        第一个人咬了一口丸子,道:“这丸子真好吃,真新鲜!”然后他吃光了自己的丸子。

        第二个人听了,也尝了尝,道:“真新鲜,真好吃!”然后他也吃光了自己的丸子。......


        三个人一起去餐厅吃饭,点了一盘肉丸子。盘子里有三个大丸子,他们一人夹走了一个。

        第一个人咬了一口丸子,道:“这丸子真好吃,真新鲜!”然后他吃光了自己的丸子。

        第二个人听了,也尝了尝,道:“真新鲜,真好吃!”然后他也吃光了自己的丸子。

        第三个人也吃了一口自己碗里的丸子,但他的丸子却是馊的。他想了想,依旧道:“嗯,真好吃!”前两个人转过头看着他,他只好勉强吃光了自己的丸子。第二天,他的肠胃就出了问题,上吐下泻了一整天。

        为了从众而扭曲事实,最终受苦的还是自己。

叁城

教化

        从前有一座山,山上住着许多猴子。这些猴子生性顽劣,总是抢游客的东西。来这里游玩的游客对此十分不满,便向景区负责人进行了投诉。

        负责人听了游客的投诉,决定去教化这些猴子。他登上山,找到那群猴子,开始给它们讲道理。负责人苦口婆心地说了半天,猴子却不领情,便一拥而上把负责人推倒,将他揍了一顿。

        妄想给猴子讲道理简...

        从前有一座山,山上住着许多猴子。这些猴子生性顽劣,总是抢游客的东西。来这里游玩的游客对此十分不满,便向景区负责人进行了投诉。

        负责人听了游客的投诉,决定去教化这些猴子。他登上山,找到那群猴子,开始给它们讲道理。负责人苦口婆心地说了半天,猴子却不领情,便一拥而上把负责人推倒,将他揍了一顿。

        妄想给猴子讲道理简直是自讨苦吃。给愚人讲道理,大抵比教化猴子还要困难罢。

梵伽

正义之歌

  全文2K+,文章本身不含任何影射 ,请勿上纲上线。各中意义交由读者自行想象(●'◡'●)

                       正义之歌

    很久很久以前,有一片被水环绕的古老森林,里面居住了很多鸟儿,这些鸟儿们每一个都是天生的歌唱家,它们沿袭古老的传统,接受自然的感召,演变出一...

  全文2K+,文章本身不含任何影射 ,请勿上纲上线。各中意义交由读者自行想象(●'◡'●)

                       正义之歌

    很久很久以前,有一片被水环绕的古老森林,里面居住了很多鸟儿,这些鸟儿们每一个都是天生的歌唱家,它们沿袭古老的传统,接受自然的感召,演变出一套套独特的音律。有的声音清脆,像剥了壳的青笋;有的旋律悠扬,像袅袅升起的炊烟;有的格调高雅,像教堂肃穆的和声……

        虽然大都不经相同,但大家都互不干涉,千百年来相安无事的生活在一起。你唱你的,我虽不欣赏,但也不反对;我唱我的,愿意听就听,没人听就一个人寻些僻静处自得其乐。环绕着森林的宽阔河流日复一日的缓缓流动,形成了一道天然的屏障,阻隔了外界日新月异的变化,淡化了鸟儿们对外界的向往,森林里由此弥漫着世外桃源般的安详惬意。

        然而忽然有一天,一群黑色的蝙蝠飞过了小河,它们跳着整齐划一到诡异的舞蹈,带着趾高气昂救世主一般的姿态涌进森林,说要赐予鸟儿们文明的统治。鸟儿们先是惊讶,接着便绝望的发现自己在这些统一的,冷漠的宛如机械一般的杀神面前毫无还手之力,昔日安详和平的森林被血色笼罩,鸟儿们不再歌唱,代之以尖厉绝望的嘶叫。

        这时,一只勇敢的鸟儿站了出来,它叫丹朱,它那慷慨激昂的正义之歌划破了森林里死寂的空气,它号召大家站起来,保卫自己的家园。它的歌声里饱含着无私与奉献。鸟儿们受了这歌声的鼓舞,纷纷说“你领导我们吧!”

        于是丹朱唱着那一只正义的歌,带领大家向无数的艰难险阻前进。在那一段黑暗的岁月里,几乎所有的鸟儿都学着丹朱唱那慷慨激昂的歌,领会其中的奉献精神,以此来激励自己坚持下去,其中的一部分鸟儿甚至在这样的氛围中忘记了自己的歌,成为了丹朱最忠实的追随者。

        强大的感召力很快如星火燎原一般点燃了整个森林,正义的火焰灼伤了蝙蝠的翅膀,经过一番斗争后,鸟儿们将蝙蝠赶出了森林。

        森林和平后,大家感谢丹朱的奉献,于是都推举它继续做领导者,丹朱和它的追随者们也不负众望,唱着那只正义的歌,领导大家修巢摘果,组建统一的自卫队,还派出使者向外界学习,让孤僻的森林与外界联通……森林在它的治下变得日益繁荣。大家都打心底里感谢它。

        日子一晃而过,浸润在和平的春光中的森林里,鸟儿们过着富足安逸的生活,它们又开始唱起了各种各样的小调。外界丰富多彩的歌曲也在这个时候传入,由于其新奇有趣、更新速度快的特性,还深受年轻鸟儿的欢迎,有一段日子里甚至流行起了蝙蝠的舞蹈。曲调单一的正义之歌逐渐被大家忘在了脑后。

        看似盛极的繁荣背后往往隐藏着统治者的隐忧,在丹朱的眼里,这不过是蝙蝠们更为温和的另一种入侵。它感到危险,于是它召集它的追随者们开了一个秘密的会议。

         第二天的森林里,震耳欲聋的正义之歌传遍了每一个角落,蝙蝠的舞蹈被明令禁止,丹朱和它的追随者穿梭于林间,反复强调现在的情况是多么危急,大多数鸟儿虽然感到有些不适,但出于对英雄的崇敬,都相信了它的话,同意不再跳蝙蝠的舞蹈。只有一些年轻的鸟儿轻轻嘟囔了几句“真是小题大做。”

        不过无伤大雅的几句牢骚,传入丹朱的耳中,却像投入平静湖水中的几颗石子,激起了它心中一圈一圈的涟漪。

         它先是感到诧异,因为它觉得自己做的是为大家着想的好事,这样的举动不应该受指责。诧异过后便是没有由来的心慌,因为它习惯了总是代表正义和正确,在这种情绪的驱使下,它开始觉得是大家变了,因为受了那些外来曲调的影响变得轻浮,不再崇高了,于是它下定决心拯救大家。

        第三天,正义之歌依旧回荡在森林里,未曾消减分毫;第四天,一种歌颂现世享乐的小调被禁止,理由是侵蚀青少年的思想;第五天,另一种表现爱情的曲子被取缔,理由是轻浮落后……正义的歌曲不停的重复着“要吃苦耐劳,要奉献啊!”

         可事与愿违,大家却并未想丹朱所设想的那样被净化,不满的声音反而越来越多。

        “不该是这样的,我是为你们好啊!”丹朱失望的呐喊着,随即它想要拯救大家的心愿变得更加强烈,慷慨激昂的歌声一声比一声高,逐渐淹没了底下叽叽喳喳的抗议。

        这时,又一只鸟儿站了出来,它叫蓝羽,它的歌声总让人想到大海,代表自由的,无边无际的海,它号召大家团结起来,为自己的自由而战。于是许多鸟儿,尤其是年轻的鸟儿应和着它的歌声,开始反对丹朱的统治“你的做法和蝙蝠们有什么区别,我们才是正义的。”它们叫喊着。

        群众被这激情澎湃的歌声所感染,不满被放大,抗议的意愿变强。于是在一个愁云惨淡的午后,丹朱和它的党羽黯然下台。

         起义的领导者蓝羽顺理成章的坐上了统治者的位置,它雄心勃勃的规划着,森林将在它的治下变成世界上最自由的国度,每个人都可以不同,都能做自己喜欢的事。

        通过一点一点的努力,它的梦想逐渐变为现实,于是,它露出了满意的笑容。

        可这笑容并没有维持多久。

       极端的自由导致混乱,它们没有一个统一的能把大家凝聚起来的歌曲,森林的建设工程停滞不前,于是有一天,一队蝙蝠整齐划一的拍打着翅膀飞了进来……

          正义之歌到底由谁唱响,可能谁都无法判断,但从鸟儿们的故事中我们可以得知,这世界上没有绝对的正义,没有完美的方法。当一些人自以为正确并开始“推己及人”时,事情往往会糟糕起来。

         ps:文中丹朱的原型来源于《丹柯》

       感谢阅读

       

某大侠的马甲

胆小公主的旅行 上

元旦假期要过去了,我来给大家讲个故事吧

故事的名字叫《胆小公主的旅行》


很久很久以前,在被人遗忘的偏僻象牙塔里,住着一位体弱的女孩。她曾经是隔壁大国里最美丽活泼的长公主。母后离去后,她渐渐变得孱弱,而在新的王妃的呵护下幸福成长的两位小公主,获得了国王的宠爱。失去庇护的长公主整日提心吊胆地活着,身边本来默默无闻的骑士渐渐强壮起来,带着公主离开了这个再也容不下她的国家,躲到了旁边一处象牙塔居住。


偶尔,会有旅客看到美丽的白塔和少女的身影,情不自禁想要接近。但是每当看到骑士身边的长矛,他们就会退却,转身离开。在骑士的保护下,胆小的公主度过了16年不谙世事的时光,小心翼翼的幸福着。...


元旦假期要过去了,我来给大家讲个故事吧

故事的名字叫《胆小公主的旅行》


很久很久以前,在被人遗忘的偏僻象牙塔里,住着一位体弱的女孩。她曾经是隔壁大国里最美丽活泼的长公主。母后离去后,她渐渐变得孱弱,而在新的王妃的呵护下幸福成长的两位小公主,获得了国王的宠爱。失去庇护的长公主整日提心吊胆地活着,身边本来默默无闻的骑士渐渐强壮起来,带着公主离开了这个再也容不下她的国家,躲到了旁边一处象牙塔居住。


偶尔,会有旅客看到美丽的白塔和少女的身影,情不自禁想要接近。但是每当看到骑士身边的长矛,他们就会退却,转身离开。在骑士的保护下,胆小的公主度过了16年不谙世事的时光,小心翼翼的幸福着。


一天,一位旅人再次路过象牙塔。看到了独自玩耍公主因为无力救下树上的小猫,而掉落了眼泪。他对公主那双绿色的眸子一见倾心,又被她的眼泪勾起了强烈的保护欲。他立刻牵起公主的手,邀请她一起去他梦幻的国度。


公主不知所措地带着旅人回到了象牙塔,骑士警惕地看着这位风尘仆仆的男子,抬了抬手中的长矛,拒绝他的邀请:


第一,你的旅途艰险,必须穿越万米峡谷才能够到达。

第二,你之前的三次旅行,都没有成功到达目的地。

第三,公主体弱多病,你的旅行会变得格外的艰苦和漫长。


旅人陷在公主在一起的激动心情里,信誓旦旦地说道:

第一,万米峡谷,我会像对待上一位公主那样,背起她,穿越独木桥。

第二,正因为我之前有过的失败经验,我才能够更有自信,这次可以成功。

第三,我不知道她有多虚弱,但不管有多难,我都有自信心可以坚持下去。


旅人转而拉住公主的手,按在自己疯狂跳动的心脏上,深情注视着她的眼睛,说道:“你是那么的与众不同,那么的耀眼。我会把你保护的很好,让你再也不会承受任何伤害,把你继续宠成最幸福的公主。”


也许是手掌下剧烈跳动的心脏,也许是旅人坚定的眼神,也许是那诱人的诺言,对象牙塔外的世界充满恐惧的胆小公主,竟然心动了。

骑士看出了公主的动摇,他把公主拉到一边,焦急的劝阻道:“你从来没有见过外面的世界,那里充满了自私和谎言。一旦他不信守承诺,将你中途抛下,你将迷失在黑暗中。跟十六年前不同的是,我没有办法保护象牙塔外的你,而你也再找不到回这里的路。”

公主害怕了。她想起在王国里度过的黑暗的时光,被父皇背叛,被大臣嘲讽,孤苦无依的自己,一天天变得虚弱。她想要相信旅人的真心,但却没办法克服自己心底深深的恐惧。


暴风雨来临,在公主的邀请下,旅人在塔里住了下来。


叁城

蛤蟆

        晋都洛阳内有一座宫苑,名曰华林园,园内住着许多蛤蟆。

        有一年夏天,惠帝与随从到华林园游玩。他们走到一个池塘边,听见里面传出“咕咕”的蛤蟆叫声。惠帝觉得很奇怪,突发奇想,便问随从道:“那些咕呱乱叫的东西,是公家的,还是私家的?”随从听了,思索良久,对曰:“在公家叫的就是公蛤蟆,在私家叫的就是私蛤蟆。”

        惠帝问...

        晋都洛阳内有一座宫苑,名曰华林园,园内住着许多蛤蟆。

        有一年夏天,惠帝与随从到华林园游玩。他们走到一个池塘边,听见里面传出“咕咕”的蛤蟆叫声。惠帝觉得很奇怪,突发奇想,便问随从道:“那些咕呱乱叫的东西,是公家的,还是私家的?”随从听了,思索良久,对曰:“在公家叫的就是公蛤蟆,在私家叫的就是私蛤蟆。”

        惠帝问蛤蟆的公私,实则蛤蟆能有甚么公私之分呢?像惠帝这样的人,应当不在少数罢!

栗子大福。

安全屋

不知是一年,五年,还是二十年后,她还是会回想那个春日的周末,一个普通得不能更普通的周末。

那是最后一片天。


春花已差不多落尽,也不是多么晴朗的天。稀薄的阳光透过云层时隐时现,投射下来深深浅浅的影子。偶尔甚至有风,吹得鬓发散乱。她辗转几家店买了比往常价格昂贵的蔬菜,又强邀友人一定要出门漫步。走了一路,见过无数可爱小店,还吃了一顿美味的饭菜,虽然炖菜的糖过于重了,但在如今的记忆中也已被美化。友人购物,她想着今天刚采购过可以过几天再说,最终走回自家门口,与友人分别。


而事情就在那个凌晨发生了。她是第二天看新闻才知道的。东部的海有海底地震,引发巨大海啸,北部的火山突然爆发,山林燃烧照亮了...

不知是一年,五年,还是二十年后,她还是会回想那个春日的周末,一个普通得不能更普通的周末。

那是最后一片天。


春花已差不多落尽,也不是多么晴朗的天。稀薄的阳光透过云层时隐时现,投射下来深深浅浅的影子。偶尔甚至有风,吹得鬓发散乱。她辗转几家店买了比往常价格昂贵的蔬菜,又强邀友人一定要出门漫步。走了一路,见过无数可爱小店,还吃了一顿美味的饭菜,虽然炖菜的糖过于重了,但在如今的记忆中也已被美化。友人购物,她想着今天刚采购过可以过几天再说,最终走回自家门口,与友人分别。


而事情就在那个凌晨发生了。她是第二天看新闻才知道的。东部的海有海底地震,引发巨大海啸,北部的火山突然爆发,山林燃烧照亮了整片天空。不知怎的,她所在的地方竟被疑似丧尸的东西围困,这样以往只在电视里看到的东西,竟似真的存在。新闻上的人呼喊,奔跑,却被死亡紧紧抓住手脚。一切辛劳、一切快乐、一切生活都突然被吞噬殆尽。

她也慌乱。一时之间竟然不知如何是好。盘点了家里的食物和水,大致还能度过半周到一周,虽有些费解,但意外的电力还能供应,电视也还能播放。手机网络时有时无,只能持续充电以抓住任何可能联系到家人朋友的机会。

然而第三天的时候,电视信号断了。

第四天的下午,电力也中断了。

她成了黑暗中一个无声无息的东西。

直到第六天深夜。白色衣服的人敲响了门,说让她赶紧收拾点东西,带她去安全的地方。

她立马遵从,带上几件换洗衣物,日常用品,身份证明和日常所需的一些小玩意,和他们一起出门上车。

车窗是黑的,白衣工作人员善意解释说是为了避免居民看到外面的恐怖景象,他说你不会想看的。她看不到工作人员面罩之下的脸是否有一个安慰的微笑,也看不到漆黑的窗外正在发生什么,只是依稀听到,风的呼啸,肉体的钝响,和难以描述的惨叫。

车上还有许多人,每个人看起来都和她一样恐惧不安,抱着膝头沉默,目中还有深深的茫然。他们从现代文明的生活中来,此刻在经历什么,以后又要到哪里去?

没有人能回答他们的问题。


她迷迷糊糊睡着,又被惊醒。车停了。

除了车门打开时略微刺耳的咯吱,已听不到厮杀与死亡的声音。他们抱着自己的行李,一个一个下车,都被眼前的建筑惊呆了。

这是一栋巨大的白色房子。没有窗户,高可通天,墙体看起来是无比的厚,周围还有层层防护措施,看起来似乎在这样的末世也能护人周全。

工作人员看着他们惊诧的表情露出了然的表情,说这里叫做安全屋,大家现在到了这里,就都安全了。不会再被洪水地震伤害,也不会被丧尸攻击,可以安心了。

惊恐的人们千恩万谢,跨过门槛,听到重重机关的门在身后关闭。

安全了。终于安全了。


里面是数不清的床铺,被矮小的隔断分开,床铺与床铺之间有大概一两米的距离。但终归是没有隐私可言的。天花板上是明亮的白炽灯,从现在的时间点来看,大概是夜间也不会关灯等。她有些皱眉,轻声说这怎么睡得着。同行的中年人横她一眼,能安全在这不错了,还要怎样。她噤声,只想快点安顿下来。

根据门口工作人员发的卡片上面的序号,她找到了自己的床铺。好歹不是在楼层的中间,她有些庆幸,距离墙壁也不过间隔几张床,多少有一丝安全感。工作人员会每天三次来派发食物,是基本保障健康的,但也绝不能说是美味又令人满足的。洗手间和淋浴间不是非常充裕,需要跟工作人员报名排号前去,有时着急起来真令人绝望。这样还算是人类生活吗?身边任忿忿不平,而后被取消了这半个月的淋浴资格。


过了不知多久,想象中的日月轮换应当已经过了一两个月。外面的世界究竟如何也只能从定时播放的新闻中听到只言片语。海啸停止了,蔓延的洪水却毁坏了周边的城市。地球极点的冰川加速融化,海平面整体上升。森林的火灾结束了,那座偶然喷发的火山却成了不定期又频繁喷发的活火山。丧尸潮结束了一波,但在其他地方,听说他们有了新的变异。不再需要咬住人类的身体才能让人类受伤转化,而是能通过空气,在相对近的距离中无声无息取人心智。……还有太多。

这世界还会好吗?和初到时一样,这是大家共同的,却也无人能解答的问题。

她在新闻中看到,他和友人在那个最后一日走过的小路,现在也都装上了电网,防止丧尸的进攻。电网上有着模糊又浓稠的黑红印迹,像是烤久了的烤肉网,她努力不去想那具体是什么,只当在这样的末日中竭力保证自己不要崩溃。


偶尔谈起想要看看外面,想知道自己的家人朋友怎样了,都被身边人连连摇头。说外面太可怕了,你看我们现在,在里面一样可以生活啊。也不会生病,也不会被丧尸攻击。不会有洪水也不会有火焰。大家都安全、洁净、又健康。

但这样还算是在活着吗?她忍不住问。

只要还有一口气,就还是活着。身边的老者回答,目光空空,似乎看着不知道是哪里的远方。


然而很快,更多的恐慌开始蔓延了。

毕竟刚来这里的时候,大部分人都只是把安全屋当作临时的避难所,把这种无人管理的混乱生活当作一种非日常。然而眼下,看着一条一条越来越糟糕的消息,这种算得上恐怖的非日常,很可能才是未来生活的日常。

白色衣服的工作人员变多了,脾气似乎也越来越差。她渐渐分不清大家的角色。起初是负责治疗的医生,负责通知和些微管理的工作人员,负责给洗手间和淋浴间发号的人,负责分发食物的人。后来渐渐的,白色衣服的人也开始负责维持秩序,说维持秩序似乎有点好听,是镇压抗议食物与洗手间不足的人,和把想要偷偷离开的人带回来。

再后来,有住在大厅的人被带去其他楼层,有的是自己走去,走的甚至是被推床推去。听说他们生病了,似乎是来之前已经感染了丧尸的病毒,潜伏数月终于发作,只能送到其他区域去单独隔离处理。

再之后,有传言在安全屋蔓延了。她隔壁床的女孩神神秘秘来找她,说她听说,已经有人死掉了。死于未知的高潜伏丧尸病毒。送去楼上的人,本以为可以在治疗中恢复,然而医生似乎也无能为力,只能看着他们扛过来,或者永远离开。虽然传言日渐有鼻子有眼,越来越多的人感到了另一种新的恐惧,这里也不是安全屋了。这里也不再是他们赖以生存的真空安全地带了。


于是剩余的人开始分化。她一开始见过的中年人成为了其中一派的领袖,要求把接近过楼上感染者的人也都送去楼上或者什么别的地方,作为密切接触者隔离观察起来。然而这些人被隔离之后,问题也没有得到解决,还是不断有新的人被带去楼上。中年人更急了,和他的支持者提出了新的议案,要求把过去居住在丧尸可能去过区域的人也都统统隔离起来,谁知道他们体内的病毒要潜伏多久?工作人员起初拒绝,却被他们愈演愈烈的气势逼迫,开始犹豫不决。不支持的人虽然情绪也强烈,却较少有人表达,大概是觉得反正自己没有去过那样的区域,只要先沉默就好。住在同楼层另一侧的一个人要被带去楼上的时候直言拒绝,说自己绝不离开这个区域。然后被中年人和他的支持者投掷砸伤。他们虽然不敢靠近所谓的潜在感染者,却对于伤害毫无吝啬。最后那个人被抬去了严重医疗区域。白色衣服又面目模糊的工作人员宣布,以后这样的人,会被带去和真的感染者不同的区域进行观察,没有问题就会再回到这里来。中年领袖还是不满,但在其他人的群起攻击之下,被迫“同意“了这些人之后还要回到他们中间来这个事实。


感染者的死亡像冷水灌入,安全屋现在像是一潭浓浊又冰凉的湖。水下是丛林一般的小小社会。

接下来的日子里,人们变得麻木,普通人之间连交谈都变少。对于排队才能使用的日常设施,也表现了极大的顺从。偶尔的食物短缺,也不再抱怨。面对普通的,只是按时而已的餐食,也开始充满感激。作威作福的人变多,有人借着帮忙的名义,穿上了工作人员的白色制服,在分发食品和物资的时候谋取私利,或者成为囤积资源的人,只给自己看重,或者更加顺从自己的人发放,用基本的食物换取顺服和统治。

像生活在弱肉强食又无秩序的世界。


可是真的过了太久了,久到她已经对时间失去了概念。是一年,三年,还是五年十年? 只能感到日复一日的生活轮换到令她生厌的地步。这里似乎并不是他们描述的安全屋,这里似乎既不真的安全,也不是她想要的。她想要更广阔的,有所变化的什么东西,哪怕那会大大缩短她剩余的时间。

她开始怀疑,这一切是真实的吗,这样的安全是真实的吗?还是所谓的看过天空的死亡才是有意义的呢?新闻上每天讲的恐怖世界,又是外面的真实样子吗?在这座不见天日的安全屋中,只是不断等待食物的配给,等待一些小有改善的伙食,等待睡意袭来,等待清醒,等待能出去的那一天,等待死亡,毫无意义,甚至毫无意思。

她也不是不怕,任谁也不想去他们描述的恐怖世界送死。

但是不能再这样下去了。她必须出去看看。


既然已经下定了决心,接下来的工作就变得意外得简单。安全屋里的工作人员都穿着一样的白色衣服,戴着一样的面罩和护目镜,打眼望去根本分不清是什么样的工作职责。她也听说过有人假扮工作人员作威作福,为自己谋些私利。

不过是一张皮,就能让人一跃而上,成为了与其他人完全不同的阶级。她感到不可思议。

借着一直以来的善意与安静,她从一个颇具统治力的人那里借到了白色衣服。穿上衣服,戴上面罩,她能走动的范围也变得更大。

而后一段时间,她尝试走动的范围越来越大,越来越接近最外面的那扇门。直到一天,她深吸一口气,计划要走到外面去。


然而不知为何,最外侧的门开着小小的缝隙,也并没有人在守卫。

守卫者白色的衣服委顿在地,竟像是已经被抛弃了许久。衣物依旧洁净,也不像是被攻击或者受过伤的样子。

他们去哪里了?所谓的最后一道防线上的人,是不是早就离开了呢? 

她轻轻跨过地上的衣服,靠近了那扇门。略微颤抖是指尖触碰到了大门,而后用力一推。


她走了出去,墙外是不知第几个夏日。

阳光灿烈,来往的人许多戴着墨镜,在街角排队买冰淇淋;小贩手拿五彩斑斓的气球,取出一个递给面前的顾客;快乐的儿童跑来跑去,背后跟着殷殷又充满幸福的年轻父母……

眼前的一切都是那么熟悉又那么陌生,是她所生活过的世界的样子,又是如今概念里好像不存在的样子。于是路人停下动作,用惊讶的目光看着她先是怔忡,而后发足狂奔,又哭又笑。

困住人的究竟是什么?竟然只是恐惧而已。


天空碧蓝如洗,是梦里也未曾出现过的颜色。


于2022.5.1

叁城

正义

        马路上,一辆奔驰与一辆电动车相撞了,两位车主下车对峙,一群人围在旁边看。

        人们不知道到底发生了甚么,其中有一个便喊道:“肯定是这辆奔驰撞了电动车,奔驰车主要讹钱了!”人们听了,便都不假思索地信以为真,化身正义使者,对奔驰车主口诛笔伐。人们越说越激动,很快便开始对奔驰车主拳脚相加。

        这时,一个瘦小的身影从人群...

        马路上,一辆奔驰与一辆电动车相撞了,两位车主下车对峙,一群人围在旁边看。

        人们不知道到底发生了甚么,其中有一个便喊道:“肯定是这辆奔驰撞了电动车,奔驰车主要讹钱了!”人们听了,便都不假思索地信以为真,化身正义使者,对奔驰车主口诛笔伐。人们越说越激动,很快便开始对奔驰车主拳脚相加。

        这时,一个瘦小的身影从人群挤进来,手里拿着一张照片。那是记录了事件经过的照片,原来是电动车逆行,撞到了奔驰。“各位,各位!看一看这里!我这里有真相!”他一遍又一遍地喊着,却没一人理睬。

        那些正义使者难道真的想要伸张正义么?若是如此,他们怎么会不在意真相呢?他们只不过是想从中得到快感罢了。

        像这样,没有证据却断章取义的行为是多么可耻啊!人云亦云而不在乎真相的行为更应该被唾弃!随意发表言论而不在乎后果的行为怎么能算是正义呢?

叁城

禁言

        从前有个半仙,每天在桥头给人算命。他算得很准,人们都很相信他。

        阿聪不喜欢这个半仙,便告诉别人半仙口无凭证,是在胡说八道。人们听了他的话都不信,依旧让半仙算命。可是半仙听了倒不乐意,便把阿聪变成了哑巴。这下子人们都开始怀疑半仙,再也不请他算命了。

        你可以反驳一个人,也可以与一个人讲道理,却不能剥夺一个人发表...

        从前有个半仙,每天在桥头给人算命。他算得很准,人们都很相信他。

        阿聪不喜欢这个半仙,便告诉别人半仙口无凭证,是在胡说八道。人们听了他的话都不信,依旧让半仙算命。可是半仙听了倒不乐意,便把阿聪变成了哑巴。这下子人们都开始怀疑半仙,再也不请他算命了。

        你可以反驳一个人,也可以与一个人讲道理,却不能剥夺一个人发表言论的权利,否则本来能说清的事,倒变得说不清了。

叁城

放哨

        同学们在教室里自习,老师不在,大家闹得很欢。

        由于角度原因,老师是否过来,只有坐在门边的那个学生能看见,便由他来放哨。老师没来,放哨的学生咋咋呼呼地让同学们注意;当老师从楼道的另一端走过来了,他却不说实话,让大家不用担心。等到到老师进来,全班同学都挨了处分。

        若是少数掌握真相的人说假话,社会便要堕落了。

        同学们在教室里自习,老师不在,大家闹得很欢。

        由于角度原因,老师是否过来,只有坐在门边的那个学生能看见,便由他来放哨。老师没来,放哨的学生咋咋呼呼地让同学们注意;当老师从楼道的另一端走过来了,他却不说实话,让大家不用担心。等到到老师进来,全班同学都挨了处分。

        若是少数掌握真相的人说假话,社会便要堕落了。

哦。

寓言。金鱼的故事。

从前,有一条金鱼。

它只是一条鱼,只能吐泡泡,发不出鸟儿般美妙的声音。但它坚持认为自己的声音是全世界最动听的。它说“不信你看,连百灵歌唱时都有知了在用噪声反对;而当我唱时,所有的生物都被他美妙清脆的声音深深的打动了,甚至不敢有所反应。”

它就这样待在池塘里吐着泡泡,享受着万物为它歌声倾倒的样子。

也有好心的青蛙告诉它:“你根本没有发出声音”。但它不相信别人的看法,更不能对青蛙说出声音来告诉青蛙“你根本不了解我声音的妙处”。于是,金鱼在心中嘲笑青蛙“无知之辈,可怜你从未了解我,不知道什么叫天籁之音!”然后翻个白眼摇晃着尾巴背过身去。青蛙对此一无所知。在青蛙的眼中,金鱼本身就是白眼,就像金鱼...

从前,有一条金鱼。

它只是一条鱼,只能吐泡泡,发不出鸟儿般美妙的声音。但它坚持认为自己的声音是全世界最动听的。它说“不信你看,连百灵歌唱时都有知了在用噪声反对;而当我唱时,所有的生物都被他美妙清脆的声音深深的打动了,甚至不敢有所反应。”

它就这样待在池塘里吐着泡泡,享受着万物为它歌声倾倒的样子。

也有好心的青蛙告诉它:“你根本没有发出声音”。但它不相信别人的看法,更不能对青蛙说出声音来告诉青蛙“你根本不了解我声音的妙处”。于是,金鱼在心中嘲笑青蛙“无知之辈,可怜你从未了解我,不知道什么叫天籁之音!”然后翻个白眼摇晃着尾巴背过身去。青蛙对此一无所知。在青蛙的眼中,金鱼本身就是白眼,就像金鱼不会发出声音一样。

某一天,一只百灵来到池塘边,见到了这条金鱼,金鱼兴奋不已,“是时候让这鸟中有名的好嗓子见识一下什么叫真正的天籁!”

它用尽全力唱着它最高水准的歌曲,但旁人却只能看见他张张合合的嘴唇和一串串泡泡“啵”地破碎的声音。百灵在池塘喝完水唱着小曲儿,头也不回地飞走了,丝毫不知池塘中有一条金鱼在尝试着“大展歌喉”。金鱼看见它飞走,洋洋自得地嘲讽“在我的声音对比之下,连百灵也不得不羞愧而逃,正如同闭月羞花的美女,我的声音也是能力百灵自愧不如呀”,于是更加骄傲地吐出更多的泡泡。

一只病恹恹的牛也来到池塘边饮水,它渴极了,喝了水后一扫萎靡之态。碰巧金鱼在他来到时正在唱歌。金鱼更加自信了,“啊,一定是我美妙的歌声让他起死回生的。”

别的金鱼想要告诉它,金鱼真的不能发出声音。可是它并不觉得这些鱼在说什么真话,它说“这些愚蠢的鱼根本就不了解我的长处!”

其他金鱼只好渐渐离它越来越远,没有一条金鱼再与他做无谓的争辩。现在它还在瞪着眼睛鼓着腮,得意地唱着他的歌。

不知道什么时候,它会明白自己的错误。或许是很久以后,甚至是临死之前,又或者永远不会明白。但是这又有什么关系呢?他的自大早就把朋友和亲人推得远远的了。



嘿嘿嘿蹭个头像框!是我2020年写的寓言,用来骂人的哈哈哈哈。只要我没发过它就是我新写的,这很合理。

叁城

柳絮

        张三和李四是室友,一起住在第二十层的公寓里。张三经常出门散步,而李四总是宅在家里。

        一个春日里,张三在小区里遛弯,看到空中飘着许多柳絮,便告诉了李四。李四听了,感到不可思议,道:“怎么可能呢?我从窗户往下看,根本看不到柳絮。”就这样,李四直接否定了张三的言辞。

        不出门而只从二十层窗户向下看,怎么可能看到柳絮...

        张三和李四是室友,一起住在第二十层的公寓里。张三经常出门散步,而李四总是宅在家里。

        一个春日里,张三在小区里遛弯,看到空中飘着许多柳絮,便告诉了李四。李四听了,感到不可思议,道:“怎么可能呢?我从窗户往下看,根本看不到柳絮。”就这样,李四直接否定了张三的言辞。

        不出门而只从二十层窗户向下看,怎么可能看到柳絮呢?不经过考证而妄下定论,难道不愚蠢么?像这种这种自作聪明的行径,大抵不在少数了罢。

叁城

自卑

        一个德国人和他的印度朋友聊天。当他们聊到城市环境问题时,德国人对印度人说:“你们国家的城市环境不太好啊。”印度人听了,认为德国人在侮辱他的国家,便把德国人臭骂一通。

        德国人只不过是在陈述事实罢了,为甚么印度人会感到被冒犯呢?只因他内心的自卑使他敏感,便总认为别人在骂他。

        自傲表象背后的自卑,总是使人受到不该...

        一个德国人和他的印度朋友聊天。当他们聊到城市环境问题时,德国人对印度人说:“你们国家的城市环境不太好啊。”印度人听了,认为德国人在侮辱他的国家,便把德国人臭骂一通。

        德国人只不过是在陈述事实罢了,为甚么印度人会感到被冒犯呢?只因他内心的自卑使他敏感,便总认为别人在骂他。

        自傲表象背后的自卑,总是使人受到不该受的伤害。可笑的是,承受这些伤害,总是出于自愿。

叁城

钢钉

        从前有个人非常害怕虫子,尤其怕那种长条形的棕色千足虫。

        有一次,他正走在小径上,突然模糊地看见地上的井盖边有一个棕色长条形的东西。“啊,千足虫!”那人尖叫道。他赶紧跑到了一边,后来便再也不敢走这条路了。

        其实,若是那人看得仔细些,定然会发现,那棕色的条状物根本不是虫子,而不过是固定井盖的钢钉罢了。...


        从前有个人非常害怕虫子,尤其怕那种长条形的棕色千足虫。

        有一次,他正走在小径上,突然模糊地看见地上的井盖边有一个棕色长条形的东西。“啊,千足虫!”那人尖叫道。他赶紧跑到了一边,后来便再也不敢走这条路了。

        其实,若是那人看得仔细些,定然会发现,那棕色的条状物根本不是虫子,而不过是固定井盖的钢钉罢了。

        把毫无威胁的钢钉当做可怕的虫子,是多么愚蠢啊。把身边无辜的人看成自己潜在的敌人,这种事情应当很多了。

叁城

好处

        老魏家门口有个老乞丐,每天就蹲在那里问路人要钱。

        一天早晨,老魏正好经过老乞丐。“行行好,行行好,给我点钱罢!”老乞丐祈求道。老魏看了心软,便给了老乞丐十块钱。

        第二天,老魏又经过老乞丐。老乞丐道:“行行好,行行好,给我点钱罢!”老魏叹了口气,又给了老乞丐十块钱。...


        老魏家门口有个老乞丐,每天就蹲在那里问路人要钱。

        一天早晨,老魏正好经过老乞丐。“行行好,行行好,给我点钱罢!”老乞丐祈求道。老魏看了心软,便给了老乞丐十块钱。

        第二天,老魏又经过老乞丐。老乞丐道:“行行好,行行好,给我点钱罢!”老魏叹了口气,又给了老乞丐十块钱。

        第三天早晨,老魏着急去上班。老乞丐把他拦住,问他要钱。老魏很急,便没有理会老乞丐。老乞丐气急败坏,待老魏走远,便把老魏家的快递箱给拆了。

        对于这种只记仇而不报恩的不义之人,送爱心倒显得没甚么意义了。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