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察哈尔

2934浏览    468参与
燕文姬

我趣,,,,,,

刚刚听了会儿歌,是许嵩的《清明雨上》,明明是我听了三年多的歌了,到今天才反应过来,这首歌的歌词真的有点莫名适合察冀唉。

“ 我在人间彷徨寻不到你的天堂

  东瓶西镜放恨不能遗忘

  又是清明雨上

  折菊寄到你身旁

  把你最爱的歌来轻轻唱”

虽然不知道我理解的意思和歌词本意一样不一样,但就是觉得好适合。

所以能代吗?


占tag致歉


我趣,,,,,,

刚刚听了会儿歌,是许嵩的《清明雨上》,明明是我听了三年多的歌了,到今天才反应过来,这首歌的歌词真的有点莫名适合察冀唉。

“ 我在人间彷徨寻不到你的天堂

  东瓶西镜放恨不能遗忘

  又是清明雨上

  折菊寄到你身旁

  把你最爱的歌来轻轻唱”

虽然不知道我理解的意思和歌词本意一样不一样,但就是觉得好适合。

所以能代吗?




占tag致歉





燕文姬

短打

摸鱼时写的无脑玩意儿,是真的短,两句话而已,占tag致歉。


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


他明明比他小那么多岁,最后他却陪不了自己以后的年华。


他在初雪降临北国时想起他,他在盛夏太平花绽放时想起他,他在黑夜想起他,他梦里梦外心心念念的人,皆是他。


他眼角稍稍泛红,抬手轻抚耳上的吊坠,刻着“冀”字的耳坠,是证实察心意的唯一物品。他的手微颤,说出的话也带些哭腔。


“ 我想你了。”  


寒冷的冬日里,他想起草原少年的笑,可他再也看不到了。


他想起那句话,一封信里的话:希望你不要为我的逝去而哭泣,我温柔坚强的...

摸鱼时写的无脑玩意儿,是真的短,两句话而已,占tag致歉。



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




他明明比他小那么多岁,最后他却陪不了自己以后的年华。


他在初雪降临北国时想起他,他在盛夏太平花绽放时想起他,他在黑夜想起他,他梦里梦外心心念念的人,皆是他。


他眼角稍稍泛红,抬手轻抚耳上的吊坠,刻着“冀”字的耳坠,是证实察心意的唯一物品。他的手微颤,说出的话也带些哭腔。


“ 我想你了。”  


寒冷的冬日里,他想起草原少年的笑,可他再也看不到了。


他想起那句话,一封信里的话:希望你不要为我的逝去而哭泣,我温柔坚强的挚友,我未实名的爱人,我爱你。


他还是哭了。




生于战乱,死于和平。




“当我发觉我早已爱你时,我也失去了你。”











(就这样,雷死了,小学生文笔),,,













修勾
透一下没画完的手书

透一下没画完的手书

透一下没画完的手书

艾比我老婆
是5.20要发的图但我存不住呃...

是5.20要发的图但我存不住呃提前发了


察:🥺❤️

冀:。。。(///ˊ﹏ˋ///)


彩蛋是黑色彼岸花花语不想吃刀就不要看了百度也能搜到直接搜黑色彼岸花花语就行了

是5.20要发的图但我存不住呃提前发了


察:🥺❤️

冀:。。。(///ˊ﹏ˋ///)


彩蛋是黑色彼岸花花语不想吃刀就不要看了百度也能搜到直接搜黑色彼岸花花语就行了

艾比我老婆

来点温馨可爱小情侣

左察右冀

辫子上的花是冀送的太平花皮筋

一会评论码设定

来点温馨可爱小情侣

左察右冀

辫子上的花是冀送的太平花皮筋

一会评论码设定

燕文姬

〈察冀〉小事②

文章短小,文笔稀烂,巨雷,慎入,我流察冀,时间线约在抗战结束后(大概?)如果可以接受的话,那就请看吧,欢迎每个人提建议(深夜短打的无脑产物)



       七月,白洋淀上的荷花开得正旺。


       因是傍晚时分,所以天气没中午时那么炎热,头顶的太阳仿佛小了一圈,缕缕凉风吹来,这是夏日的一天中最舒服的时候。


       燕冀和张察在...

文章短小,文笔稀烂,巨雷,慎入,我流察冀,时间线约在抗战结束后(大概?)如果可以接受的话,那就请看吧,欢迎每个人提建议(深夜短打的无脑产物)




       七月,白洋淀上的荷花开得正旺。



       因是傍晚时分,所以天气没中午时那么炎热,头顶的太阳仿佛小了一圈,缕缕凉风吹来,这是夏日的一天中最舒服的时候。



       燕冀和张察在湖面的一叶小舟上,燕冀实在搞不懂张察为什么要缠着他来白洋淀划船。但还挺凉快的,燕冀想。



       一叶小舟在荷花怒放的湖面上游动,总有些"误入藕花深处"的意境。



       他们轮番划桨,轮到察划时,察看着眼前的美好景色,突然觉得有点感动,但自己又不像那些文人一样能吟诗作画,于是他对冀说:"阿冀,你会唱小曲儿吗?民谣也行。"



       燕冀看着张察,在确定张察是真的想听后,哼起了《小白菜》



       张察气得有点想笑,但他又觉得这样的燕冀还挺可爱的,用一种类似撒娇的语气却又一脸严肃地说:"我不是说这个!"











(就这样,没了,我真是又短又烂还雷,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再骂冀爹我跟你急😭

察冀(雷死人的玩意儿😰)

*第一次写,别喷,球球了(╥ω╥`)  


文笔咱就是没有的说


如果能接受的话,下文就开始啦~


    冀在屋里拾掇自己的衣物时,发现了一件款式很老的衣服。你说这天色渐好,本应高兴才是,他却黑了脸;红了眼。

    这件衣服是什么时候留下来的?他自己或许也忘了,自己为什么要把它留下?哦,他想起来了,是为了纪念一个已经逝去的朋友。

    自己好像已经把它遗忘很久了,一直没舍得扔,至于为什么不扔他自己也记不清了,回忆恍惚间忆起了从前,那时...

*第一次写,别喷,球球了(╥ω╥`)  


文笔咱就是没有的说


如果能接受的话,下文就开始啦~


    冀在屋里拾掇自己的衣物时,发现了一件款式很老的衣服。你说这天色渐好,本应高兴才是,他却黑了脸;红了眼。

    这件衣服是什么时候留下来的?他自己或许也忘了,自己为什么要把它留下?哦,他想起来了,是为了纪念一个已经逝去的朋友。

    自己好像已经把它遗忘很久了,一直没舍得扔,至于为什么不扔他自己也记不清了,回忆恍惚间忆起了从前,那时候他们是多要好的朋友啊!他就消失在自己眼前,自己却怎样也挽留不住,渐渐的,从前的回忆将他包裹,这件事仿佛就在昨天。

     那是一个冬天,察哈尔像平日般忙完了工作就来到冀家散心,冀也总是给这个不请自来的朋友留着后门。

    “来了?”冀看着他,语气跟往常一样平淡,只是多了几分疲惫,要知道他们最近都很忙,更何况现在是大半夜。

    “嗯,想找你聊聊天。”察哈尔挂着淡淡的黑眼圈到,语气不再像之前那般悠扬,听着不在让人舒心,神情里也藏着些许麻木。

     那晚下着雪,虽然不大,但察哈尔死活不肯进屋,冀拗不过他,只得拿上伞替他遮上半边身子,察哈尔突然抱住了他,头深深地埋在颈窝间,冀到也不反抗,只是静静地站在雪中。

     “我要死了。”察哈尔淡淡的开口到,好似再说一件他都懒得管的无关紧要的一件小事。

     “……”冀沉默着,上面下达的命令他们是无法违抗的,他们永远只能做沉默的羔羊,他只得眼睁睁看着自己怀中的人一点点碎成碎片,只留下了衣物和一颗赤诚的心。

      外面的烈阳仿佛知道了他的心事,用愈来愈烈的阳光来晃他的眼,想要将他从回忆中拉回,它也漂亮的成功了。

       冀看着窗外开的旺盛的太平花,又看了看自己手中的衣物,最后,将目光定格在桌子上的文件,长舒了口气后,好像刚才只是在发呆一般继续忙着自己手中的活。


天呐,我怎么能写这么雷人的东西?

别带脑子看球球了T_T

话说片子好短

先向各位的眼睛道歉


燕文姬

〈察冀〉小事①

心血来潮的无脑产物,是察冀,文笔稀烂,巨雷,慎入。时间约在抗战结束(这个我也不太确定),别带脑子看,如果可以接受的话就看吧,欢迎每个人提建议。



       五月,正逢端午,燕冀得了个清闲,坐在院儿里翻花绳。革命战斗胜利了,中国解放了,这对燕冀,对全中国来说,都是件值得普天同庆的好事。但突然不用打仗了,紧绷的神经放松下来,他甚至觉着有些无聊了。


       他不是很会享受生活,如今坐在阳光下翻花绳,也只是为了消遣时间...

心血来潮的无脑产物,是察冀,文笔稀烂,巨雷,慎入。时间约在抗战结束(这个我也不太确定),别带脑子看,如果可以接受的话就看吧,欢迎每个人提建议。




       五月,正逢端午,燕冀得了个清闲,坐在院儿里翻花绳。革命战斗胜利了,中国解放了,这对燕冀,对全中国来说,都是件值得普天同庆的好事。但突然不用打仗了,紧绷的神经放松下来,他甚至觉着有些无聊了。


       他不是很会享受生活,如今坐在阳光下翻花绳,也只是为了消遣时间而已。但燕冀也许没想到这根彩绳对他有那么大的吸引力,完全没注意到张察站在自己身后。以至于张察拍他的肩夸他手巧时被吓了一跳。


       燕冀生气地转过身,一扭头就撞上张察那没心没肺的笑容,也觉得好笑,气就消了大半。张察随手搬了个小马扎坐在燕冀旁边,有一搭没一搭的和燕冀闲聊。


       说了才没一会儿的话,张察好像突然想起来什么似的,回屋里拿了包蜜枣出来,往嘴里丢了一颗,又强行往燕冀嘴里塞了一颗。笑着问燕冀:"甜吗?"


       燕冀点点头,阳光照得他半眯着眼睛。张察知道燕冀嗜甜,但他是怎么知道的呢?一个人在暗恋别人的时候,总会对那个人有着细微的关注不是吗?张察总是会发现燕冀在吃糖时会露出那种平常时没有的,让人不容易发现的的小表情,可问他,他又不承认。张察觉得,只有那时的燕冀才是燕冀。


       此刻的时光无疑是美好的,他们都以为,他们会一直像现在这样。











(很雷,我好像不是特别适合写文)





       

燕文姬

(察冀)我死在冬日里的爱人

我流察冀,是冀视角,可能会肝出来察视角?(不可能)因为我在百度上搜的察哈尔是在1952年11月15日撤销的,所以才有这个标题,文笔超烂,雷者慎入,天雷。可恶啊,察冀明明那么香,为什么这么冷啊(冀兔无奈)没办法啊,只好自割腿肉了。写的不好请见谅。



       张察最近很不好,这点燕冀是知道的,他其实一直很想多去陪陪他,但奈何实在是太忙了,压根抽不开身。今天他好不容易提前结束了工作,便打上伞,匆匆向张察家走去。...


我流察冀,是冀视角,可能会肝出来察视角?(不可能)因为我在百度上搜的察哈尔是在1952年11月15日撤销的,所以才有这个标题,文笔超烂,雷者慎入,天雷。可恶啊,察冀明明那么香,为什么这么冷啊(冀兔无奈)没办法啊,只好自割腿肉了。写的不好请见谅。



       张察最近很不好,这点燕冀是知道的,他其实一直很想多去陪陪他,但奈何实在是太忙了,压根抽不开身。今天他好不容易提前结束了工作,便打上伞,匆匆向张察家走去。


       燕冀平时不怎么出门,也不爱八卦,这次去张察家的路上,听到了不少小道消息,大多都是关于察哈尔。他甚至听到了察哈尔撤省的消息,燕冀惊了一下,手心出了点汗,把伞握的更紧了,快步向前走去。


       他敲了敲门,没有动静,燕冀一下子急了,推开门进去,看见张察正站在院子里,却没打伞。


       燕冀皱了皱眉,心想,这傻子,仗着自己年轻就那么不爱惜身体。他走过去,帮张察打着伞,刚想骂两句,就瞧见张察那憔悴的模样。燕冀有点害怕,害怕那些留言蜚语是真的。上次见他时明明还好好的,生龙活虎,现在怎么成了这个样子呢?他想。


       燕冀想扶张察回屋,但张察却一点儿不配合他,愣愣的站在原地,燕冀也不好强迫他。良久无言。是张察先开的口:"阿冀,你陪我看会儿雪吧,就一会儿……"燕冀几乎想都没想就答应了,他抿抿嘴,跪坐在地上,让张察靠着自己,尽量让他舒服些。


       雪似乎下的更大了,张察的头埋在燕冀颈窝间,用手推了推燕冀手中的伞,那把伞便落在雪地里。没有伞的阻挡,雪便毫无忌惮地飘在燕冀和张察的头顶和肩上。燕冀没说什么,他对小辈的那些小性子总是包容的。他当然不知道此时张察心里在想什么。


       今朝若是同淋雪,此生也算共白头。


       不知过了多久,燕冀觉着有些冷,想起来把这个有些任性的小辈扶进屋里,却被张察拉住了。张察朝燕冀颈窝里拱了拱,怎么跟狗似的,燕冀想,不过他好像并不排斥,反倒挺喜欢的。


       燕冀被自己的想法惊到了,不过他并没有震惊多久,因为他听见张察说:"我要死了。"云淡风轻的一句话,好像这并不是什么大事一样。燕冀生气了:"说什么呢,这种话是能随便说的吗?"但他看着张察,又心疼起来,放软了语气,又道:"你一定会好起来的,下次不许这么说了。"


       张察苦笑一声,燕冀当然知道那声笑是什么意思,他就是不愿意相信,不想面对这件事。


       一阵风吹来,吹动飘雪,吹动雪地里的那把红伞,吹动衣角,吹动燕冀的发丝,在他耳边吹来一句轻轻地话:"我爱你。"


       这句话轻轻飘飘地,和风雪一起来,如若让别人听,这定是一句浪漫至极,弄人心弦的话。但它却像一根针一样,插在燕冀心底最软的地方。


       这句话和风雪来,又和风雪去。雪停了,一丝暖暖的阳光照在雪地上,但它不足以融化雪。燕冀的泪落在雪地上,他抱着张察,无声的哭着。


       那把红色的油纸伞还在雪地上,像朵绽放的花。雪又下了起来,燕冀依旧跪坐在雪地上,他怀里的那个人,消散了,除了一句话,什么也没留下。


       君埋泉下泥销骨,我寄人间雪满头。


       那把伞被包好放起来,那个人被藏好收在心底。


       1952一一2022,快70年了啊……


       我阳光开朗的挚友,我深爱的人,死在1952年的冬日。

生来历史
察哈尔叛乱始末:积攒了数十年怨气,却被一支“非正规”军队打败
察哈尔叛乱始末:积攒了数十年怨气,却被一支“非正规”军队打败
蓝色铃铛

晋:我家好热闹(上)

文章可以预订(bu

这个屑铃铛的水文日常。

真的不能看了怎么办啊啊啊啊啊!

两个爹咪一起玩

下集还有豫娘娘和鲁哥。

你就承认吧你就是个冀家毒唯。

今天的我依旧尝试鸽文。

笑死了身为半个晋家人,过年连半个老家边也没摸着。

纪念我的家乡,你的陈醋好好喝。


晋悠悠喝了一口刚泡好的热茶,十分自得地看着中华上下五千年历史书,两只手指捏着一页一页慢慢地翻。

当然,他多半是在看自己的那部分。

鲁趴在桌边看着他的侧脸,头上的呆毛有气无力地耷拉着。

“你为什么看起来一点事也没有?”鲁闷闷道,“我都感觉累的慌。”

晋十分老道地拍了拍他的脑袋,笑道:“我还没有你严重呢,你看看鄂,他...

文章可以预订(bu

这个屑铃铛的水文日常。

真的不能看了怎么办啊啊啊啊啊!

两个爹咪一起玩

下集还有豫娘娘和鲁哥。

你就承认吧你就是个冀家毒唯。

今天的我依旧尝试鸽文。

笑死了身为半个晋家人,过年连半个老家边也没摸着。

纪念我的家乡,你的陈醋好好喝。



晋悠悠喝了一口刚泡好的热茶,十分自得地看着中华上下五千年历史书,两只手指捏着一页一页慢慢地翻。

当然,他多半是在看自己的那部分。

鲁趴在桌边看着他的侧脸,头上的呆毛有气无力地耷拉着。

“你为什么看起来一点事也没有?”鲁闷闷道,“我都感觉累的慌。”

晋十分老道地拍了拍他的脑袋,笑道:“我还没有你严重呢,你看看鄂,他早习惯了。”

鲁把他的手扒拉下来,支起头缓缓叹了口气。

“我们当时谁也没想到来着的。一夜之间都爆发了。鄂当时卧在床上没日没夜的咳嗽,听着就难受。”晋眯着眼看了看射进屋里的阳光,轻轻道,“好在,不会再等太久了,就快要……结束了。”

“哟,两位聊啥呢?”

豫平和的声音从门口传来,门被轻轻推开,他摇着个扇子走了进来。

“现在初春呢,豫娘娘。”晋调笑道,“你摇扇子是觉得我这山沟里热么?”

豫呵呵笑着,道:“我倒没那么热,只是这衣服厚了点,扇风醒神。不过两位倒是有闲情雅致,还有功夫在这里聊呢。”

鲁拽了拽头发,笑道:“豫娘娘说笑了,您这不也有时间来和我们唠嗑吗。”他看了眼豫的身后,惊道,“咱冀哥也来了?”

豫拽过一个凳子不客气地坐下,顺道给身后的冀拉了一个。

冀手揣在兜里,难得梳了个高马尾,头发在身后一甩一甩的让鲁一瞬间差点脱口而出咱冀将军也来了。

……

晋环顾四周,叹道:“我家居然来了这么多人,平日都冷清的要死。”

鲁瞥了他一眼:“你还好意思说,是谁死活不肯办宴席非要去别人家蹭饭的?”

晋双手一摊,坦然道:“我这里只有刀削面啊,你们不都吃腻了么。”

冀托着下巴,想了想淡淡笑道:“不若晋来给我们煮点面,倒是有段时间没吃了。”

晋看了他们几个人一眼,明白了什么:“你们是串通好来我这里蹭饭的?”

豫笑了起来:“晋怎么能这么说呢,我们只是想叙叙旧而已了。”

晋沉默了许久,把手里的书合上。

“好啊。”


晋手上熟练地忙活着,冀在一旁给他打下手,屋里热气腾腾,云雾环绕,墙上都布满了小水珠。

“说起来,咱们上次这样一块做饭,是什么时候了?”晋突然出声问道。

冀愣了愣,仔细回忆了一下:“大概是……抗战的时候吧。”

晋点点头,想起了那个围着他们吵的略带傲娇的小少年,一丝笑意爬上了眼角。

“察哈尔很喜欢吃红薯,我们就经常烤,还有他也喜欢吃糯米蒸的糕。原来吃过一回就怎么也忘不了那味道了,说起来,他真的是,一个很有精神的孩子呢。”

晋絮絮叨叨说着,冀就在一旁听,时不时插上两句。

“察哈尔是个好孩子。”冀浅浅的笑着,随后似是想到了什么,嘴角的弧度平了下来,“他的确能带给人阳光……也很难让人不想。”

晋从来没有和其他人提起过察哈尔,他似乎只存活在冀和自己的记忆里。他们不会忘,也不会忌讳提起这个名字——只是提起来时,终究还是像揭开了一道伤疤,不是那么撕心裂肺,但是也会有淡淡的疼。


察哈尔总是想着搞些别的东西吃,他厌倦了成天吃饼子了。

晋和蔼可亲地笑:“察,好好吃,不然连饼子你也摸不着。”

察哈尔把一只红薯举到他面前:“我吃这个成吗?”

晋一愣:“哪来的?”

察哈尔:“偷的。”

晋:“……我告诉冀去——”

察哈尔抱住他的腰,拦住他转身离开的步伐:“我错了错了错了!不要告诉冀哥!不然他肯定会把这东西拿去给别人的!”

晋转过身看他。

察哈尔认怂:“我实话实说,我捡的。”

“在哪?”

“死人堆。”

晋沉默了一下,道:“给我。”

他一把抢了过来。

察哈尔一惊:“晋哥!我会分给你吃的别和我抢啊!”

晋:“你会烤吗?”

察哈尔:“不会。”

晋:“那你拦我干什么?”

察哈尔乖乖松手:“哦。”

烤红薯很香,刚挖出来有点烫,但是察哈尔顾不上那么多,抓起来就要吃。吃之前,他想起了什么,打量了一下不大的红薯,掰下来一小半送嘴里,其他的全递给了晋。

晋挑了挑眉:“我不吃,你给你冀哥留着就行。”

察哈尔不接。

晋:……

他撕下来一小口,剩下的全放在了兜里。


刚来到营地的冀:我错过了什么?

他冲刚吃完红薯的察哈尔一笑,扬了扬手里的东西:“红薯,要吃吗?”

晋:???

察哈尔:今天是红薯日吗这么多红薯?


病毒:冀也要被我所吞噬了哈哈哈哈(ಡωಡ)……

雾霾:滚,冀是我的,离他远点谢谢。

冀:……

石家庄:晦气玩意!!!!

冀家孩子:都滚都滚拜托了!!!!!

瓜栗有点鼠

沤珠槿艳②

(前排预警,我没搞明白各个省古代近代的称呼和简称,统一用的现代称呼,轻喷(´;︵;`)and不会设置军衔一律用的是将军π_π and京出场真的少,下章就多了(>﹏<))

一九四五年春

繁星点缀的夜空下,木柴围成的篝火中火焰旺盛的伸着长舌噼啪作响,篝火下辐射出的热量被很好的应用在几个“灰头土脸”的红薯上,一旁叉腿坐着的男人也不怕烫用木棍拨拉出来就直接上手去抓,他身着即使满身补丁也仍然有不少破洞的军绿色战服,和他本人一样满是泥尘,他明显是被红薯烫着了,猛地直起身双手交替着将红薯抛来扔去,咧起嘴露出唯一干净的白牙

“我靠,这也太烫了!!!”红薯被抛着抛着就被扒...

(前排预警,我没搞明白各个省古代近代的称呼和简称,统一用的现代称呼,轻喷(´;︵;`)and不会设置军衔一律用的是将军π_π and京出场真的少,下章就多了(>﹏<))

一九四五年春

繁星点缀的夜空下,木柴围成的篝火中火焰旺盛的伸着长舌噼啪作响,篝火下辐射出的热量被很好的应用在几个“灰头土脸”的红薯上,一旁叉腿坐着的男人也不怕烫用木棍拨拉出来就直接上手去抓,他身着即使满身补丁也仍然有不少破洞的军绿色战服,和他本人一样满是泥尘,他明显是被红薯烫着了,猛地直起身双手交替着将红薯抛来扔去,咧起嘴露出唯一干净的白牙

“我靠,这也太烫了!!!”红薯被抛着抛着就被扒光了皮

“你慢着点,又没人跟你抢”篝火边上年长一些同样装束的男人用木棍扒拉出两个后放在身旁,好笑的看着他“手舞足蹈”

“你理他干嘛,次次不长记性”靠在一旁战壕的土堆上的男人张口,他并没有什么动作仍然只是仰着头数着星星

三人像等边三角似的,占据篝火的三个方位

“慢点吃”冀将一旁的水袋拧开递给哈着嘴炫红薯的察哈尔,他强忍着用手单独抓着红薯,接过冀递来的水袋,仰头大口吞着水接着对着夜空长叹一声,继续啃他的红薯

冀摇头笑着剥开凉了点的红薯递给一旁观星的晋

“……你怎么跟没吃过饭一样,你晚饭不是吃了不少吗?”晋从土堆上起身接过红薯,挑着眉嫌弃的打趣了察一声

“拜托,这红薯很甜的好吗!”察回敬了一句继续埋头于红薯之上

说来这红薯来的也是神奇,三人在军队刚驻扎到地上,来回巡视的时候,察哈尔也不知从哪里感知出来的带着两人弯弯绕绕的寻到不远处的茅屋外的谷仓中,虽然里面早已被搬的差不多,但在察哈尔不懈努力下还是找到了几块保存完好的红薯

“咳...也不是什么大东西对吧...不如我们...”

“我什么都没看见,什么都不知道”

“靠!那到时候你别吃!”

“不吃就不吃...”

“好了好了,你们再吵下去,一会就该被别人发现了”冀及时打断两人的互呛,跟着察哈尔把几块红薯藏好

入夜

三人就拌着冷风和灰沙围着篝火一齐啃着红薯

“快要结束了……”晚风中晋抬起头突然冒出这一句,嘴角不自觉的向上扬起

“是啊...要结束了”剩下的两人也不由抬起头仰望这一空的璀璨

“诶,话说新/中/国,是要定都的吧,你们说会定在哪里啊?”察哈尔以一如既往的跳脱的脑回路挑起话头

是了这三人除开战术安排和相互配合的时候会难得的吵...争辩起来,其余时候都是察一个人谈天说地的,剩下两个人就只是时不时的加入话题

这次也是一样

“京啊”冀几乎没有犹豫的脱口而出这个名字,在他的影响里他就应该被簇拥被守护着,镇守中央统领八方,他承认他对京有了太多太多的滤镜,不过他也并不想改就是了

察和晋难得的愣了下,前者发出明显的不屑声,而后者则透过火光观察着冀的神情

“我觉得还得是冀哥!”察哈尔迅速反驳,却惹来冀一脸疑惑和迷惑

“……你为什么会觉得是我?”冀不解的问出

“你看啊,中央都在你这边带了那么长时间了,或许待久了就懒得换了呢,干脆就直接定在这里了呢?”察用一种“我很正经,我很有道理”的神情说出这话

“……?”冀表示不理解

“就是...唉...诶!老晋你也说两句啊,你是不是也希望是冀哥啊!”察见冀不相信自己也自知说不出什么道理,便拉上了一旁若有所思的晋

“...不,我更希望是京,也最有可能是京”晋的视线转到了赤红的火上,他难得的直接回答了察的问题同时又不带针对个人的输出

“靠!你怎么回事?没良心的东西”听此察在一旁不满的骂骂咧咧,顺嘴发表了一些不仅只针对晋个人的一些偏激言论,晋偏了偏头对上冀的视线

冀朝他笑了笑“为什么...”

“因为成了首都,面对的很多事情和情感都不可能跟之前一样了”他明明的直视着冀

“阿冀,你懂吧”冀先逃开了视线

“……懂的”冀苦笑了下,晋也没继续发问,反而对着没喝就有些醉了的察哈尔来了句

“你也不希望你冀哥突然变了吧”

“唔——这……这是两码事!”察似乎是找到了什么好的回击方法,正准备发表一番时,一阵由远及近的马蹄声打断了他的话语

“靠!战况?”他没头没尾的叹了一句

三人立刻将手放在一旁的枪械上,脸上一扫轻松的神情变得紧绷的严肃起来,直到通讯员朝他们走过来,三人才放松了点,没有直接喊就很好了

年轻的通讯员下马将速报递给一旁的冀哥

“冀将军,总指挥处叫您赶过去一趟”冀接过泛黄的信纸,看了看,他还没说话,一旁就有人替他说了

“指挥处那些家伙有说什么事吗?”察反而比开始更凝重了

“额……貌似没说”小通讯员一下子被吓住了,挠了挠鼻头向后退了一步

“诶”晋挥手拦住了察的追问,将手中放凉的红薯抛给了小通讯员一个

“行了,我们收到了,你先回去吧”等其走了后接过冀手上的信纸看

“唉,没说是什么事,看来得去了之后才知道,没叫咱们仨一起去应该不是什么大事”冀站起身拍了拍军装上的尘土

“我跟你一起去吧冀哥!”察用手撑着地想要站起身却被晋探过身用手拉了一把一屁股摔回地上,在察抱怨之前,晋先把那张纸塞到了察手里

“早去早回”晋直白的送别冀哥

“嗯,放心吧”冀拿起两个红薯塞入怀里,向两人告别,去找匹马去总指挥处

“你刚拦我干嘛”等冀走远了后,察拿下信纸愤愤的对晋说

“看过了?”晋不答反问

“...看过了”

“没有目的,没写时间,不称呼冀将军反而称呼冀哥,语气不是命令而带一股书架子气,你猜是谁?”晋双手撑在后面的地上侧着头看着一旁生闷气的察

“@#&#%”他嘟嘟囔囔骂了什么

“你为什么对他有这么大意见?”晋看他这样不由得笑出声来,察这个样子可一点都不像战场上那个浴血杀敌的大将军

“...你不也看出来了吗”察哈尔瞪了一旁的晋一眼

“像你这样的傻子都看出来了,我还能看不出来?”他挑了挑眉怼了上去

“...没心情揍你别惹事...”察紧了紧拳头,仍瞪着晋

真打起来你也打不赢我,晋想着,但没这么说出来“你不希望他们在一起?”他反问道

“……不希望”察很诚实的说出来内心所想

“……是吗”晋从他身上收回了视线望向天空

“我也不觉得他们会好好在一起”

九局下半两出局
察哈尔集宁 1937 集宁,现...

察哈尔集宁 1937


集宁,现隶属内蒙古乌兰察布市。这张照片摄于全面抗战一触即发的1937年7月2日,在这处对日伪敌军对峙的最前线,驻扎着枕戈待旦的第十三军,抗日备战气氛非常浓厚,处处忙于建造工事战壕和防空洞,连小孩子也兴致勃勃加入挖掩体的行列。

本照片由孙明经拍摄。


察哈尔集宁 1937


集宁,现隶属内蒙古乌兰察布市。这张照片摄于全面抗战一触即发的1937年7月2日,在这处对日伪敌军对峙的最前线,驻扎着枕戈待旦的第十三军,抗日备战气氛非常浓厚,处处忙于建造工事战壕和防空洞,连小孩子也兴致勃勃加入挖掩体的行列。

本照片由孙明经拍摄。


往日时光

频谱音乐特效《让雪花带走我的思念》往日时光

频谱音乐特效《让雪花带走我的思念》往日时光

Wabi sabi

张家口·民众抗日同盟军收复察东失地阵亡将士纪念塔(民国), 1933年5月26日,察哈尔省省会张家口成立了察哈尔民众抗日同盟军。6月21日同盟军誓师北征,仅用21天就相继收复康保、宝昌、沽源、多伦四县。多伦一役,血战五昼夜,给日寇以重创。在此次战斗中,同盟军将士总计伤亡官兵1600余人(团长5人),其中阵亡312人,重伤453人,轻伤927人。同年七月建造了此塔,这也是抗战以来京西地区为纪念抗日阵亡烈士建造的最早的一座纪念塔。WG中遭到严重破坏,1982年重新修复,市保……………

张家口·民众抗日同盟军收复察东失地阵亡将士纪念塔(民国), 1933年5月26日,察哈尔省省会张家口成立了察哈尔民众抗日同盟军。6月21日同盟军誓师北征,仅用21天就相继收复康保、宝昌、沽源、多伦四县。多伦一役,血战五昼夜,给日寇以重创。在此次战斗中,同盟军将士总计伤亡官兵1600余人(团长5人),其中阵亡312人,重伤453人,轻伤927人。同年七月建造了此塔,这也是抗战以来京西地区为纪念抗日阵亡烈士建造的最早的一座纪念塔。WG中遭到严重破坏,1982年重新修复,市保……………

Lee

在线求京津梗和察冀梗!

身为一个津家人,打心眼里觉得京津好香,就是一时想不起来写什么了阿。

察冀也好香的说,就是刀罢了,察冀永远的白月光!

身为一个津家人,打心眼里觉得京津好香,就是一时想不起来写什么了阿。

察冀也好香的说,就是刀罢了,察冀永远的白月光!

Lee

黎明

        -察哈尔是冀的白月光,冀是察哈尔温煦的黎明。


  少年意气风发,骑着骏马驰骋整片草原,而此刻黎明到来的前一秒,他的骏马已迫不及待地想要唤醒主人。察哈尔在模糊的潜意识中清醒,双眸仍旧阖着,鸟儿枝头清脆鸣叫,已经有赶羊老人带着小孩子牵引羊群的方向,那一抹光彻底映入察哈尔的双眼,映入眼帘的第一抹黎明是冀,那黎明只是轻轻扣响门扉,却让久久不舍清醒的察哈尔想要到那山坡去看看。


  察哈尔站在山坡上眺望远方田野里的那人,也许正是那道天赐的黎明,让他异常迷恋草野芬芳,明明已经认识好久了,可为什么今天的...

        -察哈尔是冀的白月光,冀是察哈尔温煦的黎明。


  少年意气风发,骑着骏马驰骋整片草原,而此刻黎明到来的前一秒,他的骏马已迫不及待地想要唤醒主人。察哈尔在模糊的潜意识中清醒,双眸仍旧阖着,鸟儿枝头清脆鸣叫,已经有赶羊老人带着小孩子牵引羊群的方向,那一抹光彻底映入察哈尔的双眼,映入眼帘的第一抹黎明是冀,那黎明只是轻轻扣响门扉,却让久久不舍清醒的察哈尔想要到那山坡去看看。


  察哈尔站在山坡上眺望远方田野里的那人,也许正是那道天赐的黎明,让他异常迷恋草野芬芳,明明已经认识好久了,可为什么今天的每一秒都格外不同呢,察哈尔无可奉告。年幼时的他们月下提篮采豆,在草原间放羊打滚,每日都不忘溅满身泥泞,回家偷偷把脏裤子换下再藏起来好不被发现。察哈尔曾也与冀在河北街道上散步,那座城市清晨浓雾,他们只得漫无目的的行走,察哈尔偶尔看几眼旁人,便不觉雾浓了,恰巧两人同时抬眸瞧见对方,冀羞赧的垂头挠挠耳朵,他们在互相偷看。


  旧事总让人向往,察哈尔摸向自己的心脏。


  “只有这一天,”察哈尔喃喃自语,随后吹了个响亮的口哨,朝田野那边招手,“我带你去骑马!”


  察哈尔载着冀骑在马背上,在坝上草原肆意放纵,迎着鲜活的芳香,忽然抻拉缰绳,刹住意犹未尽的马蹄,转身从袖子里拿出方才顺手在山坡上摘的无名野花夹在冀的耳间,就在要触到冀的那一瞬,意识模糊不清,眼前只剩下一片白雾奔涌,他从马背上跌落,那朵野花随着一同滚落。


  “察哈尔!”


  察哈尔当然明白这是怎么回事,在冀要碰到自己的时候就颤颤巍巍强撑起身子,一边说着没事,一边跑进蒙古包,刚瘸拐着进来就猛地吐口瘀血,胸腔把血液压的难受,好像塞在哪无法正常循环,再看褪了色的蓝色衣袖,早就染了血。这些日子以来,冀似乎也被什么蒙上了忧愁,察哈尔猜想也许是京津成为直辖市的事叫他担心。因此察哈尔终究还是不想把这件事情告诉冀,他快要不行了,不久前上司与他谈过,他不足以支撑这坝上草原了。黯然良久,当年与冀征战沙场,但凡路过的敌人都得趴下,那时可谓是百战不殆,越战越起劲,大概是那时太过耀眼,所以时至今日的不幸才会到来,从东方徐徐而来。


  没有人会比自己更清楚自己的身体,察哈尔就是如此,他感觉到自己身体里残缺些什么,甚至零零散散毫无规律,有几夜瘀血压着他的胸腔,动一下就要口吐鲜血,苍白唇角也总是泛着血腥。他双手交叉放在胸前,仿佛是光抛弃了自己,而将已经无用的察哈尔随意丢在床榻上失眠,喃喃自语:黎明怎么还不到来?


  换过衣服的察哈尔若无其事的提出要与冀去山坡转转。冀满脸忧愁,不知该说些什么好,还是只得点头提醒他注意身体。冀走在前面迎着黎明,察哈尔跟在后面,察哈尔的每一步都艰难沉重,他感觉到自己快要消失了,所以干脆从后面抱住冀,抱住那从东方而来的温煦黎明,察哈尔在冀耳边轻道:


  “我要死了。”


  冀没有回声,两行清泪与黎明一同,因为察哈尔垂下手,倒在他的身后,沐浴着黎明。


  察哈尔将残存的一切留存给这片叫他爱之深沉的土地,他死后的心脏长在冀的骨头上,他的魂魄游荡在清晨喷薄而出的浓雾中。



#灵感来源《艾青诗选》中的《黎明》

#注.察哈尔和冀曾驰骋华北,战无不胜,攻无不克。直到改革开放后,察哈尔因经济原因过的越来越不如意,身体上也不行了,于是察哈尔被取缔了,后来察哈尔的大部分地区都留给了华北这片曾日战场上的邻居们,尤其是将心脏给了冀。


往日时光

察哈尔燕子舞蹈队三八节舞友联谊会《安代舞》往日时光

察哈尔燕子舞蹈队三八节舞友联谊会《安代舞》往日时光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