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寡姐

13325浏览    742参与
阿妮亚
【AU】假如说,寡姐变成了贝儿

【AU】假如说,寡姐变成了贝儿

【AU】假如说,寡姐变成了贝儿

高糖不需要预警

姐姐我可以!

我压姐妹cp!


姐姐我可以!

我压姐妹cp!


Esther

寡姐性转

微信小程序:捏她

(捏的不像致歉!!!)


寡姐性转

微信小程序:捏她

(捏的不像致歉!!!)


暖宝宝

占tag致歉!

这里是接绘图呐,喜欢的可以找我呐,例图的底图是小姐妹提供哒,不要抱走呐,不然作者小企鹅要生气了

占tag致歉!

这里是接绘图呐,喜欢的可以找我呐,例图的底图是小姐妹提供哒,不要抱走呐,不然作者小企鹅要生气了

Esther

Nat (寡姐)

微信小程序:捏她

P3 有性转

Nat (寡姐)

微信小程序:捏她

P3 有性转

Esther

Nat 

微信小程序:捏她

(捏的不像致歉!)

Nat 

微信小程序:捏她

(捏的不像致歉!)

jia

疯狂表白抖森!妮妮!卷福!奥兰多!德普!寡姐!🥰😍😍😍😍

突然有点想念威狗了

疯狂表白抖森!妮妮!卷福!奥兰多!德普!寡姐!🥰😍😍😍😍

突然有点想念威狗了

白柔的兔子

寡姐奥斯卡提名女主角,雄鹰在前、玫瑰在后

斯嘉丽·约翰逊又被亲切的称为“寡姐”,当波浪卷发披肩时,颇有玛丽莲梦露的感觉。

奥斯卡的红毯上光彩照人、风韵犹存,两套礼服风格接近,靓丽的银色流淌在寡姐的身上,腰部的雄鹰和后背的玫瑰刺青,柔美中又带着有刚强,展现着独特魅力,仿佛代表着体内蕴藏的力量。

寡姐奥斯卡提名女主角,雄鹰在前、玫瑰在后

斯嘉丽·约翰逊又被亲切的称为“寡姐”,当波浪卷发披肩时,颇有玛丽莲梦露的感觉。

奥斯卡的红毯上光彩照人、风韵犹存,两套礼服风格接近,靓丽的银色流淌在寡姐的身上,腰部的雄鹰和后背的玫瑰刺青,柔美中又带着有刚强,展现着独特魅力,仿佛代表着体内蕴藏的力量。

音半老大

身后有人

大概是乱七八糟瞎想的东西。

我一回头,你就在身后。

很恐怖的一句话其实……

普通人的人设


这大概就是爱情吧。

巴基就是这样想的,每当他毫无痕迹地回头向后看的时候,他总能看见蓝色的衣角躲进巷子里。

巴基偷偷笑着,又向后瞟去,史蒂夫玩什么呢?

巴基悄无声息地拐进巷子里,等着史蒂夫自投罗网。可是走过巷口的却只是一个普普通通的男子,蓝色衣服。

巴基不禁有些失望。原来不是史蒂夫啊。

巴基正准备出巷口,一只手触及到巴基的手臂,巴基吓得一下子跳出巷子口。

“巴基,看什么呢?”山姆一脸猥琐笑地露出白白的牙齿。

巴基身上冷汗直冒,妈呀,这家伙隐藏在黑暗中完全没注意到。...


大概是乱七八糟瞎想的东西。

我一回头,你就在身后。

很恐怖的一句话其实……

普通人的人设




这大概就是爱情吧。

巴基就是这样想的,每当他毫无痕迹地回头向后看的时候,他总能看见蓝色的衣角躲进巷子里。

巴基偷偷笑着,又向后瞟去,史蒂夫玩什么呢?

巴基悄无声息地拐进巷子里,等着史蒂夫自投罗网。可是走过巷口的却只是一个普普通通的男子,蓝色衣服。

巴基不禁有些失望。原来不是史蒂夫啊。

巴基正准备出巷口,一只手触及到巴基的手臂,巴基吓得一下子跳出巷子口。

“巴基,看什么呢?”山姆一脸猥琐笑地露出白白的牙齿。

巴基身上冷汗直冒,妈呀,这家伙隐藏在黑暗中完全没注意到。




最近山姆老是喜欢在黑暗的地方待着然后突然出现,大家多多少少都被吓过。



比如说,巴基和史蒂夫走进巷子里,正热烈的拥吻着,巴基都快热得把衣服脱掉了,突然巷子深处龇起一口白牙,熟悉的声音冷不丁地传来,吓得史蒂夫差点当场软掉。

“嘿嘿,要亲热回家去。”

巴基一把搂过史蒂夫快速走掉了。


再比如说,今天山姆顶着一脸伤出现在工作单位里,为什么呢?

后来才知道,山姆跟在娜塔莎后面,说了一声:“身后有人~”

然后就被揍了。




我也不知道为啥要写这,可能是因为我又掉粉了吧才出来营业。

唉,这篇大概以后会删

遥知

【寡红】Never let her drunk.(一)

时期:复联二后美队三前的其乐融融打怪模式。

梗自《父女七日变》。


    Wanda最后的意识是宴会的吧台,那杯冒着细微气泡的金汤力,烈酒入喉,青柠舒爽,不胜酒力的她起身,而后万物沦陷。好吧,其实只是她失去平衡的身体后倾,她快要跌倒了,于是她紧闭着双眼,没有意料之中的疼痛冲击,I got u。环抱温暖,她有些困了,这便是她的全部记忆。


    Wanda是被一阵剧烈的晃动吵醒的,她习惯的侧头望向窗外,太阳还未从还海岸线彻底爬出,没有训练的清晨被人晃醒,老实讲,她有些起床气。昨夜是Avengers的...

时期:复联二后美队三前的其乐融融打怪模式。

梗自《父女七日变》。

 

    Wanda最后的意识是宴会的吧台,那杯冒着细微气泡的金汤力,烈酒入喉,青柠舒爽,不胜酒力的她起身,而后万物沦陷。好吧,其实只是她失去平衡的身体后倾,她快要跌倒了,于是她紧闭着双眼,没有意料之中的疼痛冲击,I got u。环抱温暖,她有些困了,这便是她的全部记忆。

 

    Wanda是被一阵剧烈的晃动吵醒的,她习惯的侧头望向窗外,太阳还未从还海岸线彻底爬出,没有训练的清晨被人晃醒,老实讲,她有些起床气。昨夜是Avengers的庆功会,以美国队长为首的传奇英雄齐聚一堂,他们是宴会的中心,也是虚伪的官僚主义者的吹捧中心。她对这些不得不应对的须臾奉承嗤之以鼻,于是她趁着Tony Stark的出场避开了一众所谓的上流人士,她可以忍受无休止的高强训练,毫不留情的过肩摔或是真枪实弹的战争现场又或是抑制着她魔法几近丧命的战术演习,She did everything perfectly,但唯独人际交往她拿了C,Bad Grades.

 

    她回过头看见了一张与自己毫无二致的脸。

 

    那人带着些焦急晃动着她的肩膀,搞不清楚,她指尖转动想将面前人用着混沌魔法控制在墙上再细细盘问上如今的现状,那人先她一步握上她的手腕,混沌魔法没有回应她,慌张间她抬腿想要解开人的桎梏,那人身手显然在她之上,总是先着她的动作一步,她被彻底禁锢在被子里,该死的,混沌魔法在想些什么?

    Wanda想过无数种殉职的原因,可能性最大的应该是在某次任务中死在九头蛇的变种战士手里,至少英勇,而不是宿醉过后被自己的“克隆体”锁在床上,她努力的思考着脱困方法,手腕还在挣扎着调动魔法,那人启唇,

    “I’m Natasha,look at ur face. What the Fuck did u do?”

 

    Natasha?她抬头对着梳妆镜撇上一眼,What the Hell?镜子里Wanda扣着Natasha手腕牢牢地将人制服在被子里,

    “Are u calm?”

    “Yes, I’m.”Wanda深吸了一口气,这他妈的是什么情况?

 

    Natasha松开Wanda的手腕坐在床边,昨晚的宴会见着小女巫一人喝着闷酒,她知道Wanda这个月的报告人际交往还得拿上C,或者更差,作为Wanda的训练官她不能坐视不管,这月的考核失败...Wanda的实习特工名号还要至少再多带上一年。也许她该和Wanda喝上几杯听她讲讲青春期孩子的烦恼。实际上当她提起裙摆踩着八公分的细跟朝着Wanda走去,便正赶上Wanda摔倒,她疾步接住醉酒的小女巫,几乎是托着她回了客房,醉了酒的孩子抓紧了她的手腕,她也不挣扎,时间不早,就此歇下吧。

 

    清晨时间她睁开眼睛,并迅速的意识到这不是自己睡过的地方,她分明睡在靠着门的一侧,谁能偷偷的,在不惊醒她的前提下溜进屋子?一时间神经紧绷,手掌摸上腿侧藏在裙摆下的枪带,gosh,她怎么穿的是裤子?仔细的看上手掌,这是Wanda的手掌,为了训练Wanda的潜能她看了太多次不会认错,再看看床边赫然安睡的自己,这他妈的是怎么回事?

 

    “事情大致是这样...”Wanda的宿醉被突如其来的灵魂互换彻底吓醒了,她搞不懂这样的状况下Natasha是怎样还有着心情调笑她昨晚的醉酒的模样,但是看着“自己”脸上挂着Natasha式的笑容,真是...奇怪...奇怪又心动...等等!她似乎知道原因了,是那个梦。

 

    她当是梦,梦里她成了那人,那人是梦。

 

    同为女性特工,Wanda对Natasha无疑是崇拜的,但自从Natasha成了她的训练官,这种崇拜总有些难以启齿,是从什么时候开始改变的?是受伤后Nat给她上药时温热的指尖,还是Nat盯着她手心的混沌魔法让她心上燥热那次,或许可以追溯到第一次用混沌魔法侵蚀Nat意志那次,她承认最初她便对Nat有着超常的兴趣,而后的朝夕相处萌生的私欲她不敢提及,无数个宴会Wanda见着那人身着华服,觥筹交错间成了众人的焦点,心里有一个声音叫喊着,占有她,成为她。

 

    她是真的醉了,醉在那人怀里,也醉在那杯该死的金汤力上。

 

    梦里她成为了Natasha,回了那间红房,经历着那人的苦痛纠结,梦里的事怎么能当真?对常人来说如此,可她偏偏是个拥有着混沌魔法的女巫,Wanda不清楚自己是怎么在醉酒情况下成功施展出这么荒谬的魔法,但她知道这事儿和她脱不了关系,God damn!她要怎么启齿?她只能声称似乎是醉酒时刻混沌魔法除了些差错。

 

    往好处想...至少弄清了现状,Wanda自知做错了事,也不敢看向那人,或者该说是自己的眼睛,低着头努力的试着感知混沌魔法,可她一无所获,还是Natasha先开了口,

    “You did this with magic.Now give it back.”

    “It’s no use. The magic is in my...your...that body.”

    Wanda指尖指向昨晚还属于自己的身体,有些急躁的叹了口气,她掌心握上Nat的手,她清楚混沌魔法就在这具身体里,可她无法调动,还是Nat安抚的拍了拍她的手背,起身收拾了一下返回Avenger,她穿着Natasha的鞋子,走路一瘸一拐,八公分的高跟她无法驾驭,还有那席地长裙,真是该死的麻烦。

 

    坐上直梯径直的去了Tony的实验室,Tony举着咖啡缓缓的转过椅子,昨晚多少名流权贵试着和他扯上关系,敷衍的应对过后,他寻上他的老友想要痛快的喝上一杯,整晚到处都找不到Natasha和那别扭的小女巫,怎么说都是一个团队了,一点团队精神都没有,偏偏这俩人还带着说不上的违和感还有些凌乱的造型回了Avenger大厦,Tony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镜,仔细打量上发丝凌乱的老友与突然间神采奕奕又带着些愁思的小女巫,

    “Nat,Did u two have         sex?”

 

    长发女人穿着红色外套,指尖指向自己,

    “Hi,Tony. Actually,I’m Natasha.”

 

【TBC】

 


阿妮亚
谁能不想和这位迷人的女士约会呢...

谁能不想和这位迷人的女士约会呢😘

谁能不想和这位迷人的女士约会呢😘

Esther

捏她

Nat 篇(有性转♂)

微信小程序:捏她


捏她

Nat 篇(有性转♂)

微信小程序:捏她



iwantu
用pro画的第一张画,好使

用pro画的第一张画,好使

用pro画的第一张画,好使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