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宝可梦传说阿尔宙斯

65004浏览    1275参与
阿墨_《连接错误》

等朱紫明年春天可以把我阿尔宙斯的宝可梦传过来后,送你只洗翠地区的索罗亚,只要是洗翠能传过来的都可以!

等朱紫明年春天可以把我阿尔宙斯的宝可梦传过来后,送你只洗翠地区的索罗亚,只要是洗翠能传过来的都可以!

Luso.

【刚石x明耀】洗翠金刚队长与神奥联盟冠军(十一)

第十一章:庆典

(1)


  眼下天空已经黑了个彻底,小照穿着前阵子新买的衣服,乐呵着挽起明耀的手腕便将对方拽出了门,随后又笑着把他推了回去。


  她打趣道:“怎么穿得这么朴素啊,一年一次的机会明耀可要打扮得漂亮一点啊。”


  明耀也忍不住笑了出来,乖乖回去换上前阵子买的蓝色的祭典半缠,小照跟着进来帮他打理好了头发,两人收拾一番后便出了门,往常日落而息的祝庆村这会儿灯火通明,人们纷纷换上了光鲜亮丽的衣服,正和亲朋好友聊着天,街边的小摊也上了很多新花样,明耀定睛一看,就连医疗组的杵儿都在街边摆了个小摊,卖的不仅是宝可梦......

第十一章:庆典

(1)


  眼下天空已经黑了个彻底,小照穿着前阵子新买的衣服,乐呵着挽起明耀的手腕便将对方拽出了门,随后又笑着把他推了回去。


  她打趣道:“怎么穿得这么朴素啊,一年一次的机会明耀可要打扮得漂亮一点啊。”


  明耀也忍不住笑了出来,乖乖回去换上前阵子买的蓝色的祭典半缠,小照跟着进来帮他打理好了头发,两人收拾一番后便出了门,往常日落而息的祝庆村这会儿灯火通明,人们纷纷换上了光鲜亮丽的衣服,正和亲朋好友聊着天,街边的小摊也上了很多新花样,明耀定睛一看,就连医疗组的杵儿都在街边摆了个小摊,卖的不仅是宝可梦的药品,还有很多对人跌打扭伤也有用的药。


  因为他一下午都在屋子里待着,也因此错过了去帮着布置庆典的机会,但显然制作组和建筑组这次是牟足了劲,整个祝庆村都被布置的喜气洋洋。


  华灯初上的祝庆村这会儿正是热闹非凡的时候,舞台表演还有好一阵子才开始,人流都聚集在东门的这条大街上,今年的庆典格外盛大,晓白的店前聚了一大堆人,金刚聚落和珍珠聚落的人已然是被新奇物件迷花了眼,明耀甚至看到了几位熟人。


  “阿米!你看这个!”山葵举着索罗亚的面具,“哇——是不是很吓人!”


  “哈哈,是的,先生,这一款多少钱?”阿米从包中掏出几张火夏给她的银券,初次使用还觉得很有意思,不用以物易物,而是用几张简单的纸就能换得想要的东西。


  “阿米!山葵!”明耀笑着喊了一声,随后和小照两人快步走到跟前。


  “呀,两位看起来可真精神,”阿米打量着明耀,“尤其是明耀,发型很适合你。”


  “还是多亏火夏小姐的手艺啦。”明耀挠了挠脑袋,最后还是这样回复道。


  阿米笑了笑,随后又看向了小照,道:“小照这身衣服也很好看呢,之前就见火夏买回去好几件衣服,祝庆村的手艺确实比金刚聚落强多了。”


  她说完又好似想起了什么,“话说明耀下午没看到刚石吗?我下午来的时候他正打算找你呢。”


  “欸,没有啊。”况且上午不是才见吗?


  “不知道是不是急事,不管他啦。”身为算是看着刚石长大的姐姐,她对刚石的性格也有数,多半也没什么重要的事,她合掌对两人说道:“既然来到这里能不能拜托二位带我和山葵逛逛呢,我俩都想买几件新衣服,山葵没来过祝庆村,我虽然来过几次也都是去银河队,还没好好熟悉祝庆村呢。”


  小照开心地应下了,同时也拍了拍旁边明耀的肩,商量道:“要不这样,我配阿米小姐和山葵去逛街,你去找刚石先生问问有什么事,咱们等庆典表演的时候再在舞台聚头啦。”


  明耀有点犹豫,似乎这样抛下小照有点不仗义的感觉。


  “可是…”


  “你就去吧,正好我也想给买几件衣服,我们几个女孩子一起逛街才有意思啦。”


  “那好吧,玩得开心哦。”他也只好应下了。


  “待会儿见咯,明耀。”阿米挥了挥手,内心给她的笨蛋弟弟打气。


  山葵也在旁边挥舞着手臂,小声嘟囔着:“明耀好可怜噢,竟然被刚石抓住了。”


  旁边小照听得不真切,带着疑问道:“什么抓住了?”


  “我听说祝庆村有照相馆,会抓住人们的灵魂封印在纸上。”山葵偶尔会展现出超脱这个时空的才智,比如说现在。


  小照莞尔一笑,把鬓间的头发往耳边一捋,“哪有这么传奇啦,一会儿咱们可以去看一看,一起拍张照片试试呢。”


  阿米挽着小照的胳膊,赞成道:“是哦,一会儿小照的消费就都由我们来买单啦,你和明耀帮助我们这么多一直没找到机会谢谢你呢。”


  “啊?不用不用,都是调查队该做的……”小照忙不迭地表示拒绝,但在阿米面前她显然也不能坚挺自己的意见,等提着大包小提溜放回自己宿舍就是后话了。


  故事的主人公正在四处寻找着刚石的身影。



(2)


  刚石在人群中一定是最亮眼的那一个,如果他在人群中的话自己一定早就看见他了,可却没有,说明他并不像大部分村民一样正享受着年市。


  想想也是,人家肯定这个时候在和马加木几个高层商量来年的计划呢,明耀叹了口气,在食堂门口找了张椅子坐了下来歇脚,人头攒动,食堂也是一年最忙的时候,招待老老少少四面八方的来客,石月却一下子眼尖看到了自己。


  艾路雷朵正帮着主人把餐盘摆到桌子上,而石月则微弯着身子来到明耀身边。


  “洗翠的救世主这会儿怎么只一个人坐在这里啊?”他打趣道。


  明耀笑着摆了摆手,没回答。这会儿食堂已是座无虚席,没有新客人,而在座的客人都已完成上菜,石月坐在了明耀旁边,把话接了下去。


  “黄昏的时候刚石还来了一趟呢,帮着我揉了面,走之前说要去找你,你俩没在一起吗?”石月状似不经意地和明耀提起,把对方一瞬间奇怪的表情尽收眼底。


  到底还是小朋友啊。


  明耀只是有点奇怪,怎么全世界除了自己都知道刚石要找自己,到底能是什么事啊。


  “听阿米小姐说了,不过没有来找我呢。”他如实回答道。


  “那可糟了,这会儿说不定正着急呢。”石月拍了拍手,朝着后厨的方向喊道:“沙奈朵!”


  明耀下意识的顺着声音看过去,不过并没看到对方精心培养的宝可梦的身影,等他回头后被在自己面前站着的高挑倩影吓了一跳。


  一下子就发觉是沙奈朵的瞬间移动,明耀拍胸顺了一口气,平缓一下自己被突然大变活宝可梦所加快的心跳。却见旁边的石月清了清喉咙,开口向沙奈朵问道。


  “沙奈朵,麻烦帮明耀调查一下刚石现在在哪吧。”


  沙奈朵自然也是知道刚石的,毕竟都在食堂干这么久了,相互认识是肯定的。沙奈朵低着头,胸前的红色结构开始发起光来,随后看了眼明耀,把手臂指向了不远处还正在搭着的舞台,显然意思是告诉明耀想找的人就在那里。


  明耀站起身拍了拍屁股,朝沙奈朵露了个笑出来,并转头向石月道谢。


  “谢谢你啊,石月。”


  恰巧店面里有人招呼老板,石月笑着摆了摆手,催促着明耀快点行动,道:“你就快去吧,这里还忙就不招待你了。”


  月亮就那样挂在黑夜之上,明耀踏着月光照着的路,街上的人满满的,明耀的心也是。



(3)


  等明耀到了舞台幕后之后,才发现找到刚石并不是一件难事,或者说是件非常简单的事——他确实称得上玉树临风,哪怕现在没有登上舞台也仍是最瞩目的那一个。


  “刚石先生——”他莫名地突然感觉自己游刃有余了起来,像是长大后再去换上溜冰鞋后觉得无师自通一样,哪怕在四五岁的时候他只能在旁边看着阿驯踩着轮子横冲直撞来着。


  “明,明耀!”刚石眼下的反应一下子把刚才玉树临风的氛围感冲散了三四成,他吓一跳迅速转头的动作看上去有几分滑稽,大概除了正在为其化妆的火夏以外都会觉得好笑,明耀笑着点头走上前去。


  “真是的,这下子你的眼线又要重新画啦!”火夏手下动作利索,拿起什么便往刚石的眼睛上抹去,刚石下意识地闭上眼,等压触感消失的时候明耀已经走到了他的跟前。


  “你怎么来了?是有什么事吗?”他看着明耀马尾旁一点翘起的头发,不觉心痒痒的,生生克制住想把摸上去它抚平的念头,等话说出口又觉得有点不好意思,他今天下午本意是想找明耀提醒他晚上记得看自己和珠贝的演出,可踌躇犹豫了半天最后甚至做出了四处问别人明耀现在在哪这一间接性给自己打气的举动,可到最后还是没迈出敲开对方屋门的一步。


  万一明耀是来问自己找他做什么的怎么办,刚石竭尽脑汁也没想出个答案,他把这一切归根于火夏在他脸上扑来扑去的毛垫上,觉得都是它打断了自己的思路。


  但出乎他的意料,明耀并不像他想的那样,而是笑着帮他整了整刚才一转头而带偏的衣领,才开口道:“没什么事,只是听说刚石先生在这就过来看一看,恰巧火夏小姐也在呢,一会儿是要登台演出吗?”


  今天晚上的明耀似乎哪里不大一样,刚石心想,上次有这种感觉还是那四人聚会时喝果汁跟喝醉似的珠贝。不过珠贝那样就让他觉得烦,明耀这样倒是有点别样的魅力。


  没空去心思荡漾,他正准备清清嗓子回复明耀的时候,火夏见他一直不回答便把话接了过来。


  “是啊,等今晚我们队长要和珠贝一起压轴表演节目哦,明耀可一定记得看啊,可别提前离席了。”


  “那是当然,毕竟我和刚石还有珠贝小姐是好朋友!”明耀想当然的回复道,随后便以不打扰化妆为由走出了幕后。


  刚石自动忽略了‘还有珠贝小姐’这几个字,一直到火夏笑着调侃才回过神来。


  “哎哟,还没有打腮红怎么就这么娇艳欲滴了?”


  “……”



(4)


  明耀占了个舞台前排的好地方,左等右等了好一番才把小照他们盼过来。


  “明耀!”小照身后跟着阿米和山葵,喘着粗气道歉:“不好意思,因为在照相馆排了很久的队,所以——”


  “没事没事。”明耀替小照拍了拍背顺气打断了她的道歉,“还没开幕呢,你们也没来晚。”


  阿米和山葵也都有点上气不接下气,在座椅上坐了一会儿才恢复过来。


  “听说明年银河队会在各个基地之间会修一条更方便通行的路呢,到时候大家往来祝庆村也越来越方便了呢。”


  “嗯。”明耀想了想,好像是听茶花组长和星月组长商讨来着…‘洗翠’也慢慢逐步地向‘神奥’靠拢,终有一天两者会重合,而他能否看到那日的景象就未必了。


  四人又如此谈天说地一番后,舞台的大灯突然亮起,本来嬉笑吵闹的台下也一下子安静了下来,马加木站在台上,拿起话筒便进行了简单的致辞。


  “非常荣幸两个聚落的同胞们能来到祝庆村与我们一同举办这次的新年祭,作为银河队的队长,我非常热烈地欢迎所有同胞以后常来祝庆村做客!现在就让我们沉浸在今晚的百年祭中吧!”


  这话听起来不像从马加木嘴里说出来的,其实本来也不是马加木的原话,而是明耀依据他只能听清个大概的内容而进行的扩充和润色——毕竟马加木实在是不善言辞,这点和他的后代山梨博士算是如出一辙,再加上当代技术所打造的话筒的杂音实在有点多,明耀连听带猜总结出这么一串意思,反正内容都是积极向上的。


  糟劣的话筒一点没有耽误台下的掌声雷动,贝里菈上台接过话筒担任主持人一职,明耀兴致冲冲地和小照几人看起了节目来。


  木春自告奋勇上台唱了首金刚聚落经典的山歌,出乎意料的是大多数鼓掌的竟然是珍珠聚落的人,而金刚队的人要不敷衍地拍两下就停,要不就一脸尴尬地扶额,试图和旁边珍珠队的人解释并不是每个人都像木春一样。菊伊和他的黏美儿演了一出小品,倒真是把明耀几人逗笑了。几人都如此津津有味地看着节目。


  眼下正是金刚队表演的民族舞蹈,百年前的洗翠虽然不如神奥先进,但反倒是更有种人与自然和谐共处的韵味,几个小伙子天然就带着一种张扬的美——和刚石一样。


  无可厚非,本来就是某种程度的师出同源,可明耀还是被自己的想象羞红了脸,舞蹈很快就结束了,贝里菈又上台报幕。


  “接下来便是本次拜年祭的最终节目——”贝里菈适时地停顿,等成功吊起观众胃口后才说出下话:“金刚队队长刚石和珍珠队队长珠贝所带来的歌舞表演!”


  除了明耀在开始前就听说了以外,其他人都一脸惊讶与期待,刚石与珠贝也在激烈的掌声下登了场,刚石持着剑,而珠贝则握着笛子,两人各自穿着专门为本次表演所缝制的华美戏服,等观众的掌声逐渐偃旗息鼓之后,两人交换了个眼神。


  明耀觉得挺稀奇的,之前不曾听说过刚石先生还会舞剑,甚至就连‘剑’这一意象他最为熟知的还是在图书馆中读到的那几篇伽勒尔的传说。


  珠贝举起笛子开始吹奏,而刚石则同时握着剑柄开始挥舞了起来。在一开始,笛声悠扬,而剑则亦是舞得四平八稳,二者相得益彰,倒是让人轻松领略了其中意境——祥和的生活,安居乐业的人,以及从山间吹来的宜人的风。


  在人们几近沉迷进节奏之中的时候,笛声却又陡然生变,一下子变得刺耳了起来,原本陶醉其中的众人一下子像是被惊醒一般,本以为是珠贝一不小心吹错了音节,却是发现刚石手里的剑也不复方才的持重,而是大开大合了起来,原本安和的氛围也一下子变得凝重,众人情不自禁地提起了气,看刚石幅度越来越大的动作并倾听珠贝音阶跳跃越来越高昂的曲调,气氛被烘托到了最高点。


  而就在节奏已经行至高潮,众人也屏气凝神看接下来会发生什么时,珠贝猛然在奏出最后一个高音后戛然而止,而刚石也不偏不倚地刚好把剑划到地面,长达五秒钟的寂静,正当众人认为节目已经结束,正要鼓掌叫好之时,珠贝的笛声再次奏响,不过并不像刚才的亢强,却也不像一开始的宁和,一旁刚石的剑则开始以缓慢却又坚定的步奏进行摆动。


  明耀感觉大体好像了解这场剑舞的灵感来源了,而珠贝与刚石的这场表演显然也真正地步入尾声,等到珠贝放下笛子,刚石亦收回手里的剑之后,两人一同鞠了一躬,随后便在雷动的掌声中下了台。


  贝里菈上台宣布接下来就是所有人一起载歌载舞或者吃肉喝酒的时间,一旁小照已经被阿米和山葵拉去食堂吃正餐,而明耀站在原地,看见刚石从后台出来,已经和珠贝是换好了常服的状态,两人说着话,但刚石的眼神飘忽不定,似乎在找寻着什么。


  一瞬间对方看到自己了,明耀下意识地一哆嗦,因为刚石的眼神乍然像发现猎物一样,扬嘴一笑,步伐明确地向他走来。


  “陪我逛逛?”


  对方熟稔地搂过他的肩膀,自在地维持这样的动作向街头走去。


  “马加木大哥和我说杂货店有些平日难得一见的酒,一起去看看吧!”


  被甩在身后的珠贝快步跟上来,听清刚石所言后蹙着眉头,道:“你这家伙到时候一定会误事的吧!而且明耀愿意吗?”


  距离允许喝酒还剩四个月呢…明耀不无心虚的想,不过神奥是神奥,洗翠是洗翠,两者还没等同不是?


  三人维持着这样的姿势向着杂货店靠近,刚石用余光瞟了一眼明耀,随后接着和珠贝拌嘴。


  TBC.

---------------------

大家好呀,我会努力在近期完结这篇,

写到这里发现已经没有热情,或者说心有余而力不足了orz

但不管是好是坏都会写完的!

?
  1勇者斗恶龙11   2十...

  1勇者斗恶龙11

  2十三机兵防卫圈

  3贝优妮塔3

  4宝可梦朱紫

  5宝可梦阿尔宙斯

  1勇者斗恶龙11

  2十三机兵防卫圈

  3贝优妮塔3

  4宝可梦朱紫

  5宝可梦阿尔宙斯

海豹球玉子烧
左下角的小东西,译文是“你还活...

左下角的小东西,译文是“你还活着吗 对不起”(

左下角的小东西,译文是“你还活着吗 对不起”(

啊?
     看看能不能传p站()

  

  看看能不能传p站()

  

  看看能不能传p站()

符山山(。ò ∀ ó。)

“他已经从这里离去了.......”

(这是穿着北尚衣服的南厦)

“他已经从这里离去了.......”

(这是穿着北尚衣服的南厦)

符山山(。ò ∀ ó。)

  被忘掉的...

(描改的veil的pv截图)

  被忘掉的...

(描改的veil的pv截图)

Yana

【主/照望罗】救世主今天也在努力不崩人设【chapter 6】

chapter 6

• 我流恶役病娇小照,与原作人设脱离

• 摸鱼产物,大家看个开心,ooc我的

• 合集第六章啦,本章发糖,放心食用^ ^

• 真的没写脖子以下的内容,审核君你看我真诚的双眼

[图片]

作者碎碎念:

望罗先生,今天也是超没安全感的一天~

小昭你这个老司机!(无端指责

照:6


虽说进度一拖再拖,但这章到这打住!

总之就是甜甜甜!


chapter 6

• 我流恶役病娇小照,与原作人设脱离

• 摸鱼产物,大家看个开心,ooc我的

• 合集第六章啦,本章发糖,放心食用^ ^

• 真的没写脖子以下的内容,审核君你看我真诚的双眼

作者碎碎念:

望罗先生,今天也是超没安全感的一天~

小昭你这个老司机!(无端指责

照:6


虽说进度一拖再拖,但这章到这打住!

总之就是甜甜甜!


勇者不急斗恶龙 do

  不是,那么瘦的身体是怎么有那么重的体重?难道是体重都在头发里?

  不是,那么瘦的身体是怎么有那么重的体重?难道是体重都在头发里?

穴居触手

是之前脑洞的展开ヽ(*´з`*)ノ

有一大段望罗视角

↑其实就是发现好像几乎没有这个屑男人的视角所以补偿了他一下


“小照?小照?真是的,都上午十点了,这孩子怎么还在睡……”

隐约间,小照听到了妈妈的声音。她在床上磨蹭了两下,眼睛睁开条缝看向因为阳光而黄得发亮的窗帘,一转身又把脸埋进被子里,细不可闻的不知道是在回应彩子还是在说给自己听:“妈妈,我再睡一会……一会我就起床了……”

“啪啪啪”

敲玻璃的声音断断续续的,但一直没停下,吵得小照没法再次入睡,只能用手撑住身体,打着哈欠坐了起来。

“到底是谁一直在敲窗啊——”

在她揉完眼睛,拉开窗帘看......

是之前脑洞的展开ヽ(*´з`*)ノ

有一大段望罗视角

↑其实就是发现好像几乎没有这个屑男人的视角所以补偿了他一下








“小照?小照?真是的,都上午十点了,这孩子怎么还在睡……”

隐约间,小照听到了妈妈的声音。她在床上磨蹭了两下,眼睛睁开条缝看向因为阳光而黄得发亮的窗帘,一转身又把脸埋进被子里,细不可闻的不知道是在回应彩子还是在说给自己听:“妈妈,我再睡一会……一会我就起床了……”

“啪啪啪”

敲玻璃的声音断断续续的,但一直没停下,吵得小照没法再次入睡,只能用手撑住身体,打着哈欠坐了起来。

“到底是谁一直在敲窗啊——”

在她揉完眼睛,拉开窗帘看见窗户玻璃上贴着的东西时,一声尖叫响彻云霄。


“耿鬼,海兔兽,罗丝雷朵,你们三个给我好好反省!乌鸦头油你和姆克鹰也别想逃掉!都给我过来站好,好好反省!”

看着小照怒气冲冲地让犯错的宝可梦围着大树面壁思过,望罗一边把最后半个宝芬塞进嘴里,一边对整件事的主犯耿鬼露出了小人得志的笑容。

小照倒也没多说什么,只是挨着瞪着看过去,看得几只宝可梦都满脸沮丧地围着树罚站。倒不是她胆小,但一觉醒来,刚刚还阳光明媚的窗外一下子贴了三张脸上来,是个人都得害怕吧!

而小照不知道的是,这个主意有一半是望罗出的。

彼时她还在睡觉,而一听彩子说小照还在睡,耿鬼当即就想跑到小照的房间里去,把它的训练家叫醒。但被望罗及时拦截,一人一宝可梦又咬着耳朵嘀嘀咕咕一阵后,它就拉上了罗丝雷朵和海兔兽,加上帮忙把海兔兽驮上去的姆克鹰和乌鸦头头,五只宝可梦把小照的窗户堵了给严严实实。这边几个在罚站,那边一早就看出其中诡计的玛狃拉躺在墙根下懒懒的晒太阳,旁边是难得睡个懒觉的月伊布,两只烈咬陆鲨则顶着波克比让小家伙摘果树上的果子。

望罗正得瑟着,从没跑过那么快的大尾狸就风驰电掣地从远处带着一身泥朝着望罗蹿了过来,一下子把他撞得人仰马翻。

“望罗先生!”

等小照注意到的时候已经太晚了,大尾狸已经把望罗蹭成了个泥人,而望罗生无可恋地把大尾狸举了起来:“到底发生什么了!?”

就在望罗刚刚顶着一身泥重新站起来的时候,勾着一个大篮子的烈焰猴和长耳兔火急火燎地跑了过来,而长耳兔一看自家训练家显然是被大尾狸撞翻了,当即转身一溜烟就跑了,只留下烈焰猴尴尬地要用脚趾扣出一个华丽大赛场馆。


“小照,望罗,早上——好?你们这里发生什么了?”小辉带着土台龟到的时候,就看见这样滑稽的场面。

“我怎么知道,大尾狸这家伙突然就冲过来蹭了我一身泥。”望罗把还在乱蹬四肢的大尾狸抱了起来,仔细打量了一番才发现大尾狸的尾巴好像比平时还大了一圈。就在望罗疑惑大尾狸的尾巴怎么更大了都时候,烈焰猴把装满树果的大篮子放下,走到望罗和大尾狸面前指指自己的脚,又指指大尾狸的尾巴,然后鞠躬道歉。

“啊!我知道了!”小照恍然大悟,忙从望罗手里抓起大尾狸往附近的池塘跑去。

最后,大尾狸的尾巴两面斗敷上了冰块,泪眼汪汪地靠着小照的脚。望罗颇为嫌弃地戳了戳自家宝可梦的脑袋,又在对上哪双可怜的豆豆眼后叹了口气:“下次反应快一点。”

同时,烈焰猴自己加入了在树下罚站的那几个。

小辉挠挠头,大概是理解了发生的一切——烈焰猴受小照妈妈的托福去博士的研究所送东西,博士那边有一篮子树果让烈焰猴先捎回去,结果回来的路上遇到长耳兔,烈焰猴就先落地和它打招呼,谁知道大尾狸正在旁边躺平让肚皮晒太阳。

“不过小照,你真的不接受希罗娜小姐的对战邀请吗?”说起这个,小照一下子涨红了脸,猛地摇摇头:“下次啦,下次我会堂堂正正地成为联盟冠军,打败四天王之后再向竹兰小姐发起挑战。”

“小照答应我之后先陪我去一趟祝庆市了。”望罗眼都没抬,一边捏着波克比的手在那逗得小家伙笑,一边挑明了自己的地位,“伯母也很·高·兴见到我。”一句话,惹得小照想把大尾狸甩到望罗脸上堵住他的嘴。


半个月前,小照和阿驯的那场对战以小照的胜利画下了句号,但遗憾的是她止步于四强,没能更进一步。后来希罗娜有向小照询问是否愿意和她进行一场宝可梦训练家之间的对战,而小照以自己和宝可梦们的实力还不够,再未来的某一天,她会和希罗娜站在同一高度再一决胜负。

作为一个新人训练家,小照获得的成就绝对是常人难以匹敌的。仅一年就打进了华丽大师赛六十四强,铃兰大会四强,虽然还说不上家喻户晓,但小照可是已经有了一批粉丝了。

“小照小照小照小照!”比马蹄声还响亮的是阿驯的大嗓门,烈焰马刹车及时,但阿驯一个没抱住马脖子,差点整个人从烈焰马的身上被甩了下来。紧跟在后面的路卡利欧身上还背着赫拉克罗斯,大王燕的尾巴上也挂着罗丝雷朵,还能跟上烈焰马实属不易。

小照一看阿驯这么风风火火就过来了,也是把刚刚负伤过的大尾狸往望罗怀里一塞,免得可怜的小家伙尾巴再挨谁一脚:“阿驯你慢点,那么急干什么?”“博,博士……还有其他……博士的研究所来来好几个什么……哎呀,反正就是有还没有称为训练家的小孩想观战,博士让我来问问你肯不肯和我去研究所进行一场宝可梦的表演战!”阿驯一路上被颠得屁股疼,还差点一骨碌摔地上,龇牙咧嘴缓了一会才又跳起来恢复精神焕发的模样。

“表演赛吗……”小照扭头看了一眼明显听到了什么而纷纷用希翼的视线看过来的树下的罚站大队,招招手就把宝可梦全叫过来了:“耿鬼,烈焰猴,罗丝雷朵,烈咬陆鲨,乌鸦头头,姆克鹰你去把彷徨夜灵叫起来,我们准备出发了。”


在研究所的宝可梦对战场地站定的时候,小照都心情是有些微妙的。她认为和以往的任何对战都不一样,这次站在一旁观战的是她的后辈,是即将和她一样启程去追寻自己梦想的预备役新人训练家。

但是……

“小照姐姐加油!”“今天帝王拿波不能上场吗?”“小照姐姐,我可以摸摸月伊布吗?”“阿驯哥哥,你和路卡利欧都好帅啊!”

阿驯那个家伙,为什么没有和她说观众都是五六岁的小朋友啊!

阿驯正“嘿嘿”笑着,显然已经和小朋友们打成一片,小照刚刚燃起都一腔热血就跟被人迎面浇了一盆冷水一样,熄了个彻底。

望罗前一秒正幸灾乐祸地看着不知道该不该认真堆栈都小照,下一秒就被小孩儿扯着衣角,仰着脑袋说想抱抱波克比。很快,长耳兔和烈咬陆鲨就被望罗叫出来带孩子了。


再等到送走小朋友们,又认真完成一场对战后回家,天色都暗了下来,阿驯一边嚷嚷今天的小照格外暴力,一边又被小照踩了一脚,走到分岔路口了就被家里的豪力奉他妈妈的命把人拎了回去。

“明天早上七点半,不要忘了。”“望罗先生,你也不用重复那么多遍吧!”“诶~是吗?可能是因为和我定下约定的那个笨蛋好像每天都会懒床吧。”“……可恶,我明天六点半就先去路口等你!”“真的?”“真的,我说到做到!”

望罗拉住小照,用手摸了摸对方都额头,再努力地取演出困惑和担心耶掩盖不住那点恶劣的笑:“没发烧啊。”“真是的……望罗先生,你不要太过分!”小照用力地在望罗的腰上捶了一下,在望罗因吃痛而松手的时候从他手臂下低头溜了出去,往自家的放心跑了一段后还不忘回头补上一个鬼脸,“望罗先生才是,不要睡过头迟到了。明天见——”













和小照分别,望罗回到了这个大概暂时能被称作住所,以后或许可以升级为家的地方。

室内拉着窗帘,加上本身天色也暗,望罗就伸手想去开灯,结果手被毛茸茸的触感硬生生打了回来。

“……我回来了。”又和黑暗中的影子争斗了几个回合,望罗最终选择放弃。他的话音未落,长耳兔和罗丝雷朵就开了灯,一副看家乖宝宝的模样。

这两个家伙还真是从小照那边学来了奇怪的习惯。

望罗看了眼桌子上的餐盘和额外留的一份宝可梦食物,大致也明白自家宝可梦已经自己把晚饭吃掉了,把大尾狸从精灵球里放出来就回了卧室。

说是卧室,其实只是有一张床和一个衣柜,一个书桌还有一个挂壁电视的房间罢了。

他把包在床边放下,看了眼书桌上的那个阿尔宙斯木雕——那是小照送给他的礼物。现在还能记起来小照当时别扭的解释,十六强战的胜者在回应完观众热烈的欢呼后匆匆下台,走过选手通道看见他的那一刻眼睛都亮了,看到那个木盒还是被包装好的样子还大为震惊。

原来望罗先生也是听得进我的话的啊……

当时听完小照说这么一句,望罗当即伸手捏住缎带,一下把包装拆开了。


“在重新找到阿尔宙斯之前,就麻烦望罗先生先永这个代替一下嘛!”

那天混合着大喇叭里解说宣布下一场对战时间的声音和隐约还能听见的观众欢呼声,小照却像是害怕他会失望一样,只是拉着他的手一个劲往前走,都不肯回头看一眼。

望罗拿着画笔给木雕上色的手停住了,他觉得好像有什么在扯他的衣角。他低头看去,大尾狸嘴边还沾着食物残渣,本来就是豆豆眼的眼睛更是因为困倦一会看得见一会看不见。

“知道了,我马上就会去睡的。”望罗瞥了眼卧室百叶窗缝隙里的外面,和回家路上的昏黄不同,现在只剩下了一片漆黑和隐约能听见的宝可梦的歌声。

把手中木雕上属于阿尔宙斯的最后一点白涂抹上去,望罗关了台灯,简单脱了外套就上了床。或许是因为长达百年的旅行,或许是和小照重逢之后总会在睡前增加一场二人间有一搭没一搭的闲聊,望罗今晚又不出所料地——失眠了。

几乎没有月光透过百叶窗的缝隙,所以这会望罗的眼中只有黑到模糊的天花板。


说来有些好笑,他这个几乎凭一己之力把洗翠地区弄得摇摇欲坠的幕后黑手在野望破灭后的无数个日夜,竟是靠着粉碎他梦想的那人赠予的美梦神的羽毛才能安然度过这漫漫长夜。

倒也不丢人。望罗还能记得些,起初小照可适应不了在营地,或随便找个安全的地方过夜,有一次在黑耀原野意外碰上的时候,小照当即就带着水水獭扑了过来。

一边喊着他的名字,另一边是抓着他的手了也打颤的双腿,初到洗翠的小姑娘这会正指着营地附近飘荡的背影结结巴巴地向他寻求安慰——其实那会他就知道了,小照也不是天不怕地不怕的,面对幽灵属性的宝可梦,一开始也是见到了就不敢靠太近。他那会还不能暴露,只是耐着性子,带着小照把那只吓着她的鬼斯收服了,一边又在心里对于她害怕宝可梦这一点鄙夷得不行。

再在营地见到她的时候就不一样了,算不上意外相遇,望罗有向那时的同行们打听过,最近小照就在那附近活动,所以特地等到晚上再营地蹲守——他想知道小照走到哪一步了,她是不是可以成为一枚有用的棋子。

那时小照正和鬼斯通生气,气对方抓了她的头巾不还给她。幽灵系宝可梦大半是性格乖张的主,小照的鬼斯通也不例外,一直到感觉训练家要气得亲自上场了,才松开手把头巾一扔,有捂着嘴笑着躲进黑暗。见他来了就像寻了一个听话的树洞,不仅仅是鬼斯通的无法无天,还有在红莲湿地踩的无数泥坑,掉进水里不知道多少遍,夹在珍珠队和金刚队之间的无奈,像是找到了倾泄的地方,一股脑全说给了他听。那会他听得厌烦,为了维持人设也只能点点头,时不时附和或提出自己的看法。

那次小照大抵是不困的,和他从太阳刚刚落山扯到了后半夜,还想让望罗讲讲行商时发生的事,直到被他的一个哈欠提醒才意识到时间太晚了,又低着头和他道歉,说对不起,说好好休息。


望罗翻了个身,他维持这个姿势躺了得有一会了,换个姿势舒服些。

他和小照的关系或许一开始就是剑拔弩张的,只是他这个反派太会演了些,耍得救世主团团转。

每每看着那张写满了天真和勇气的脸时,望罗总能生出一股告诉她真相,看小照会如何崩溃,看她的脆弱,挫败。但他都忍住了。

除了小照是一枚好用的棋子这个理由外,望罗那会还有一个说服自己的理由——还不够,小照对他还不够信任,他们之间的羁绊还不够深。所以在黑耀原野看到迷茫的,红着眼睛又无处可去的小照时,他的内心其实是狂喜的。

他一直以来的善良面孔,所有虚情假意的关心不都是为了此刻?那是他第一次心甘情愿,甚至有些迫不及待地拥抱小照。他看着闷头在他怀里啜泣,把当作依靠的少女,熟练地拍背安慰,并向她发出邀请。一切都那么美好。

如果当时小照抬起头,她或许一下就会发现望罗的真面目了。那是一双多么恶毒的眼睛,是多么欢呼雀跃地,把她的苦难,把她受到的不公尽收眼底,又为此喝彩。


望罗合上眼,可以听见房间里有一重一轻两道呼吸声。一个是他,一个是早早在他枕边睡下的波克比。

大概是对他的惩罚。有小照对他的惩罚,也有这个破世界对他的惩罚。在梦想被小照毁灭之后,其实望罗是抱有过这样的想法的。但很快,他就没时间想那么多了。

他被小照拉着每日外出,在村民们的指指点点中,和他们的救世主以极亲密的姿态同出同入了大半年。然后,小照消失了。

祝庆村的所有人都在有条不紊地,慢慢抹去小照的所有痕迹,这让当时的望罗一时乱了心神,但稍微想想就能明白,这些事斗只可能是小照计划的。是她明白自己即将离开洗翠而计划的,连同和他的约定,和他说的每一句话。

望罗还算幸运,手里留有天界之笛和克雷色利亚的羽毛,还有背包夹层里只可能属于身体纤细的少女的银河队队服,每当他怀疑小照的存在与否时,那三样东西总会清晰地告诉他——至少,她是存在过的。至于阿尔宙斯手机,不知道是真的被他弄丢了还是阿尔宙斯心眼小,某一天开始它就已经不见了。

很长一段时间里,那都是望罗的精神支柱。

尤其在他亲手埋葬了自己的最后一只宝可梦时。

那段时间望罗是相当迷茫的,他身边似乎什么也不剩下了,他所追寻的东西也已经没有那么重要。那是一段痛苦程度堪比刚刚被小照逮住的时光,像是被绑住手脚挂上铁球扔进大海,他想要挣扎,却只能被铁链另一端的重物拉扯着沉入绝望。


那时的一切都糟透了。

但他最后还是浮出水面,抓着浮木得到喘息的片刻。

大概是百年的时间改变了太多,时代变迁,他看着这片土地从洗翠更名为神奥,除了传说中的宝可梦外,当年的一切都像一捧黄沙,融入大地,与其他普通的黄沙再也看不出分别,却又切切实实的存在过。望罗觉得当时自己的灵魂是在流泪的,但为的什么,他也说不清。

他就这样不知是流浪还是旅行得在这片名为神奥的土地辗转,为了寻找一个奇迹。


望罗是在波克比的“挥指”下,被迎面而来的火苗烫醒的,尚在睡梦中就感受到一阵扎人的灼热,用枕头把头发上的火苗砸灭的时候,他的头发已经被烧掉了几撮。

望罗看了眼手机,距离六点半还有十分钟。

他用手指把波克比戳了一个跟头,急匆匆地进浴室洗漱,又急匆匆地套上外套,背上包,把精灵球揣进怀里,急匆匆地出门走向那个十字路口。

“望罗先生,今天还是我来的比较早吧!”小照已经靠着路灯的杆子开始得瑟,结果刚往前走一步就发现衣服勾到了路灯不知道哪里的凸起上。望罗挑了挑眉:“我还以为你是在这里挂了一晚上。”说着,他伸手把那根倔强的线头从凸起上解救了下来,从这个角度刚好能完整看见小照用来夹头发的羽毛发卡。

也得亏不是勾住了天空之笛的绳子。


望罗一向是不信神的,即便是传说中的宝可梦他第一反应也是驯服对方。

所以他即便感谢也只会感谢当时的自己,无论是那个偏执地弄坏整个世界也要逼阿尔宙斯现身的自己,还是没有放弃寻找奇迹,一直在旅行的自己。







一些碎碎念:

下次更新之后就会迎来结局啦

是早就下定决心的be结局

(つд⊂)其实还是有点舍不得

梅子七月酒
 阿尔宙斯打完了!这是第一次玩...

 阿尔宙斯打完了!这是第一次玩宝可梦。还记得小学时候买的宝可梦玩具!

  思索了一下我居然在游戏里穿白西装那么烧包的衣服

  脸是游戏里自己整的形象,衣服重新设计了!太好玩啦!我永远爱裙儿小姐和修勾!

 阿尔宙斯打完了!这是第一次玩宝可梦。还记得小学时候买的宝可梦玩具!

  思索了一下我居然在游戏里穿白西装那么烧包的衣服

  脸是游戏里自己整的形象,衣服重新设计了!太好玩啦!我永远爱裙儿小姐和修勾!

能鸽善鹉
之后去印一些挂件,虽然我不太会...

之后去印一些挂件,虽然我不太会画QQ人画的有点丑丑的

之后去印一些挂件,虽然我不太会画QQ人画的有点丑丑的

五月病中的川上坂
——野生的望罗使出了摇手指!...

——野生的望罗使出了摇手指!

完全没有效果呢!(二周目)

——效果拔群!

有点想做成镭射挂件🤔

——野生的望罗使出了摇手指!

完全没有效果呢!(二周目)

——效果拔群!

有点想做成镭射挂件🤔

爆浆兔汁
朱紫发售了,画个阿尔宙斯 ᐛ

朱紫发售了,画个阿尔宙斯 ᐛ 

朱紫发售了,画个阿尔宙斯 ᐛ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