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寺岛拓笃

14764浏览    361参与
遥远时空中

这里出剩余的男女日本声优切页。由于之前已经出了一部分,目前只剩余列表里的声优还有余量了。

以单人set的形式出,单人切页不拆卖。

价格为1张1元(一张包括杂志正反两面)

若附带生写或海报,均为赠送品,不计入价格。

切页已经分好,日常保存在文件夹中,完整无瑕疵。

感兴趣的小伙伴欢迎私信,交易可走咸鱼。


这里出剩余的男女日本声优切页。由于之前已经出了一部分,目前只剩余列表里的声优还有余量了。

以单人set的形式出,单人切页不拆卖。

价格为1张1元(一张包括杂志正反两面)

若附带生写或海报,均为赠送品,不计入价格。

切页已经分好,日常保存在文件夹中,完整无瑕疵。

感兴趣的小伙伴欢迎私信,交易可走咸鱼。


女武神
俺たちのステップ 漫画+广播剧...

俺たちのステップ 漫画+广播剧CD


打包200元便宜出。


漫画两本,RURU画的,翻过一次,原价40元一本。

广播剧都包含初回卡片一张,STEP1原价240元,见本STEP2原价100元。每盒都包含两张CD,一共4张CD。都拆封,有初始伤痕。


声优:寺岛拓笃,下野纮,千叶进步,游佐浩二,铃村健一,福山润,岸尾大辅,中田让治,铃木达央,小西克幸,平川大辅。


走海鲜市场,想要的请私信

俺たちのステップ 漫画+广播剧CD


打包200元便宜出。


漫画两本,RURU画的,翻过一次,原价40元一本。

广播剧都包含初回卡片一张,STEP1原价240元,见本STEP2原价100元。每盒都包含两张CD,一共4张CD。都拆封,有初始伤痕。


声优:寺岛拓笃,下野纮,千叶进步,游佐浩二,铃村健一,福山润,岸尾大辅,中田让治,铃木达央,小西克幸,平川大辅。


走海鲜市场,想要的请私信

陌落雨漫剪
奇奇怪怪的冷知识又增加了!
奇奇怪怪的冷知识又增加了!
宿命行星

今天的声带成精了吗?<1>

《这个宇宙核心有病》系列

可能ooc,注意避雷,慎食

文笔差,勿喷

同人向,全员半拟人化,时间线混乱

迫害表兄弟,托雷基亚,泽塔,不带贝利亚玩

光屏交流:〔〕赛罗   『』泰迦   〖〗托雷    []泽塔     「」电话

接上文《论我嗑的cp发生了灵魂互换》 


——————————————————————————————


“赛罗酱!你今天怎么起这么晚,这次的团体任务就差你一个了!”


大大咧咧的红莲火焰用...

《这个宇宙核心有病》系列

可能ooc,注意避雷,慎食

文笔差,勿喷

同人向,全员半拟人化,时间线混乱

迫害表兄弟,托雷基亚,泽塔,不带贝利亚玩

光屏交流:〔〕赛罗   『』泰迦   〖〗托雷    []泽塔     「」电话

接上文《论我嗑的cp发生了灵魂互换》 


——————————————————————————————


“赛罗酱!你今天怎么起这么晚,这次的团体任务就差你一个了!”


大大咧咧的红莲火焰用力推开了自家队长的房门


“啊!”


赛罗下意识的尖叫一声,随及想到了什么


“喂喂,赛罗酱,怎么不说话啊?还没睡醒吗?”


UFZ的未成年队长松开被子,一巴掌拍走了伸向他肩部的手,拿出光屏,在键盘上连续点击


〔红莲,我的房门,它碎了,你弄的,赔〕


“赛罗酱,为什么要打字啊,不能说话了?”


赛罗指了指自己的喉咙——声带的位置,点了点头


〔可恶,应该是昨天那个莫名其妙的东西搞得鬼〕


想起那个冒着不祥黑气还贴着封条的盒子,这很难令奥相信这是希卡利新的研究素材(好像是阿光能干的出来的)


我记得……泰迦好像也碰过那个东西


赛罗要来了红莲的光屏,果断打了个电话,并按下外放


电话的另一端传来了泰迦的声音


「莫西莫西?」


〔为什么他还能说话〕


“泰迦,赛罗酱让我问你一个问题,你为什么还能发声……”


「我不是泰迦啦,泰迦他现在不知道为什么不能说话」


???


“那你……”


「哦,我是寺岛拓笃,这个才是我的本音啦」


「哟,terashi,你在和谁聊天呢?」


电话另一头,两个人类互相打招呼


「真的吓了我一跳啊mamo酱,麻烦你下次不要突然好嘛!」


「知道了,你还没回答我的问题呢」


「红莲火焰,你应该知道的,UFZ的队员之一」


「是嘛是嘛,光屏给我一下」


宫野真守接过光屏,清咳几声,换了一种声线


「咳咳,红莲啊,赛罗最近过得还好吗」


熟悉的声音传来,红莲身躯一震,下意识看向赛罗


赛罗也是一脸懵逼


〔他们这是在恶作剧吧!〕


——


『宫野先生,这样不太好吧……』


要回泰迦已经接受现实了


“嘛,有什么不好的?不觉得很好玩吗”


宫野真守依旧保持着赛罗的声线


『算了,反正这个宇宙核心最近有问题』


小老虎放弃了,仰躺在床上,两个人类被他的能量包裹着


地球人不能接受等离子火花塔的长时间的辐射


“嗯……我觉得你可以去问问万能的希卡利君”


寺岛拓笃插了一句


光屏亮起


『希卡利之前解释过了,也许过一阵子就能恢复……话说你们在那个没有奥特曼的世界都是做什么工作的?』


“这个啊,我和terashi都是声优”


『声优?是配音演员吗?』


“对啊,mamo酱是负责赛罗,我呢,是你的配音演员”


『怪不得啊,我说为什么声音会这么像』


泰迦早晨起床发现自己不能说话,而自己身边传出了自己的声音——还有他亲爱的表哥,别提有多震惊了


“嗯,说起为赛罗配音的话……有时候喊太过嗓子疼”


宫野真守摸了摸下巴


“但是赛罗真的好帅,每次看见他登场都超级兴奋的——我记得你们家是有养宠物的吧?宇宙犬拉比德古……好像是这个名字”


『你是说拉比?父亲最近出差,担心我照顾不好他,所以拜托艾斯伯伯帮忙了』


——


托雷基亚正在和坐在他床上的人类——内田雄马对视


“呃,你好?”


内田雄马还是忍不住出声了,毕竟现在这个场面超级诡异的好吗?


哈??


〖你是个什么东西啊?〗


托雷基亚戳了戳内田雄马,弱小可怜又无助的人类被碰倒


“你是托雷基亚?!”


〖哦呀,有意思,看来你认识我……而且人类竟然能在宇宙中呼吸?〗


内田雄马现在很慌


试问哪个人类一觉醒来发现自己在一个家具被放大N倍陌生的地方能一下子淡定


更何况他是在托雷基亚的家里


托雷基亚是什么样的奥,他作为此奥的配音演员当然清楚


——


“哇啊啊啊啊啊啊——!”


艾斯家传出了<泽塔>的尖叫


“拉比不是泰罗家的宠物嘛!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这又是哪?!”


拉比是宇宙犬,体型很大——对于身高不足两米的人类来说


“泽塔?”


艾斯正巧看见了这一幕


“拉比,停下!别再追……人类?”


光之国为什么会有人类?


艾斯先用自己的光将畠中祐保护起来,还来得及


房间咔嚓一声打开,泽塔一手揉着眼灯一手抱着兔子型赛罗等身抱枕走了出来


艾……唉?


泽塔喊了几声,捂住自己的喉咙


不能说话了!


法王看着自己的捡来的弟弟,又看了看光球那个人类


那个人类……如果没听错的话,他发出了泽塔的声音


“?”


一人一奥对上了视线


“啊诺……你是艾斯奥特曼?”


得到回应,畠中祐倒是没声了


因为他现在还懵着


我是谁?我在哪?我要干什么?


——

Step NOTE

[寺島拓篤]給荒野獻上花

荒れ野に花を
給荒野獻上花
『うたの☆プリンスさまっ♪マジLOVE LIVE 7thSTAGE』にご参加くださいました皆様、ありがとうございました!楽しかった~!!
『歌之☆王子殿下♪真愛 LIVE 7thSTAGE』來參加的大家、謝謝!好開心~!!

寺島はこの規模の有観客イベントは本当に久しぶりだったので、リフターから見た景色に感動してしまいました。
因為寺島真的很久沒有參加這種規模的有觀眾的活動、對於從升降機看到的風景感動了。
ドームを埋め尽くす光が、いろんなネガティブによって荒れてしまった心に咲いた花のようで、アニメの七海春歌を思い出さずにはいられませんでした。
用巨蛋不留細縫的光、對於各種消極像是荒...

荒れ野に花を
給荒野獻上花
『うたの☆プリンスさまっ♪マジLOVE LIVE 7thSTAGE』にご参加くださいました皆様、ありがとうございました!楽しかった~!!
『歌之☆王子殿下♪真愛 LIVE 7thSTAGE』來參加的大家、謝謝!好開心~!!

寺島はこの規模の有観客イベントは本当に久しぶりだったので、リフターから見た景色に感動してしまいました。
因為寺島真的很久沒有參加這種規模的有觀眾的活動、對於從升降機看到的風景感動了。
ドームを埋め尽くす光が、いろんなネガティブによって荒れてしまった心に咲いた花のようで、アニメの七海春歌を思い出さずにはいられませんでした。
用巨蛋不留細縫的光、對於各種消極像是荒地裡的心開了的花那般、不得不想到了動畫裡的七海春歌。
やっぱり、うたプリを応援してくれてる皆様は、あの子と魂が重なってるんでしょうね。
果然、支持著歌王子的大家、與那孩子的靈魂重合著的吧。
そのエネルギーは、カメラを通して、画面の前で応援してくださっている皆様からも届いたと感じました。
那個能量、透過攝影機、感受到在螢幕前支持我們的大家的加油也傳遞了過來。
たくさんの思いを音也たちに向けてくださって、本当にありがとうございます。
為了音也們傳達大量的感情、真的謝謝大家。

今回の開催に際して、運営スタッフの皆様には本当に感謝が尽きません。
在這次開辦的開始時、對於營運單位的大家真的是說不盡的感謝。
通常通りの運営に加えて、お客様、並びに関係各所へのコロナ対応にかなりの労力を割かれていました。
在加上照常的營運、來客、以及對於相關單位的新冠肺炎的對應相當付出了不少心力。
状況がどうなるかわからない中で、何が正解なのか、どこへ向かえばいいのか、相当苦心されたことと思います。
在狀況會變成怎樣不清楚的狀況下、怎樣是正確的、該往哪裡前進才好、覺得費了相當的苦心。
たくさんのイレギュラーな事態を乗り越えて、お客様と、音也たちアイドルのことを大切に考えてくださり、本当にありがとうございました。
越過大量的不規則的事態、來客、重視考慮著音也們偶像的事、真的是謝謝。
おかげさまで、最高に素敵なステージ作りができました。
多虧這樣、成功製作出最棒的美好的舞台。

それにしても楽しかった!ST☆RISH大好き!!
那樣也很開心!ST☆RISH最喜歡了!!
Twitterでは全体的なことに触れたので、こちらはST☆RISHに寄せた感想を。
因為在推特全體式的接觸了、這裡敘述關於ST☆RISH的感想。
ST☆RISHコーナーのMCでも話してましたが、どこにいても何してても、本当にず~っとあんな感じでしたよ(笑)
雖然ST☆RISH單元的MC也說過了、不管在哪裡做什麼、真的是一~直有著那樣的感覺喔(笑)
もちろん、最初からこんな楽しいチームだったわけではなく。
當然、不是從最開始就是這般快樂的團隊。
10年を超える時間の中で、アニメの収録や映像の撮影やライブを重ねてだんだん仲良くなって、
超過10年的時間之中、在動畫的收錄和影像的拍攝和演唱會累加著慢慢變得友好、
先輩後輩だけど変に気を使いすぎない距離感でいられる素敵な仲間たちが出来あがりました。
雖然是前輩後輩的關係卻沒有奇怪的太過介意的距離感在成為非常棒的同伴。
「明日もライブやろうぜ!」って言っちゃうくらい、みんなでいる時間が最高で、終わっちゃうの寂しかったなー!
「明天也辦著演唱會吧!」這樣說了的程度、大家在一起的時間是最棒的、結束了的時候好寂寞啊ー!
誰よりも尊敬できる友達がいて、どこよりも等身大でいられる先輩たちがいて、疲れるくらいに大好きが溢れるグループです。
比起誰都能尊敬著的朋友在、不管在哪裡也很相稱前輩這稱呼的前輩們在、在疲累也滿溢出最喜歡的氛圍的團體。

We are ST☆RISH!
We are ST☆RISH!

そして、こんな楽しい思いができるのは、やっぱり『うたプリ』っていう作品があるからなんですよね。
然後、這樣快樂地想著、果然是因為『歌王子』這樣的作品存在呢。
声優の寺島拓篤としては、音也のために出来ることを頑張るだけなんです。
作為聲優的寺島拓篤、為了能好好呈現出音也加油著。
セリフはもとより、歌ったり踊ったり、ステージでの立ち振る舞いも、
不用說台詞、一下唱歌一下跳舞、站在舞台上舞動著也、
画面の向こうで生きている一十木音也という人を、より立体的に感じてもらえるように表現する、翻訳機みたいな役割なんですよね。
面對螢幕生存著的一十木音也這樣的人、為了更具有立體感的表現、像翻譯機一樣的任務。
だというのに、こんなにも素敵な「楽しい」をいっぱいもらってしまいました。
雖然這樣說但是、帶給我滿滿的這麼美好的「開心」。
またお返ししよう。うたプリを、音也たちをもっと好きになってもらえるような仕事をしよう。
還會再回來的吧。用歌王子、去做用音也們帶給我更多的喜歡那般的工作。
音也たちがいなかったら生まれなかったかもしれない『楽しい』や『大好き』を、音也たちに届けよう。
音也們不存在的話也許就不會產生『開心』和『最喜歡』、向音也們傳達吧。
自然とそう思える、愛に満ちた現場でした。
自然的那樣想著、度過了充滿愛的現場。

新しいアニメの情報も発表されて、まだまだ夢が広がりますね!
新的動畫情報也發表了、還會擴展延續著夢呢!
早く台本読みたいなー!!どんな内容なのか、ワクワクして待ちましょうね!
想快點讀劇本啊ー!!是怎樣的內容、一起興奮等待吧!

たくさんの困難と向き合って開催された7thStAGE、いかがでしたか?
面臨著大量困難舉辦了的7thStAGE、覺得如何呢?
いろいろあるけど、まだ何も解決してないかもしれないけど、やっぱりライブって楽しいですね!!
雖然有著各式各樣的事、也許還什麼也沒有解決、但果然演唱會這件事很開心對吧!!
この困難を乗り越えた先で、また一緒に歌いましょう。
越過這個困難的前方、還會一起唱歌吧。
その声を、この夢を、重ね合いましょう。
用這個聲音、用這個夢、一起重合吧。

----------
我盡力了
希望能順利讓文字的意思表達順利
因為是歌王子的文章所以翻譯了

花梨涉-HaNa

【声优】戦争ゲーム 31

(同样也是过度,这章基本把事情都交代清楚了,看看吧)


☞阅读巨坑前,先说说注意事项。


☞架空世界,有点严重ooc,背景在一战到二战期间的日本,但是会有很多现代元素的加入,是一个关于异能的故事,人设会随着剧情发展而改动,所以之前的人设就没有啦!


☞因为世界观过于复杂,所以我会在文中进行一些解释,这样会好理解点(明明就是你懒!)


☞人物过多,人物背景复杂,所以没有看到自家声优的妹子和太太们也不要太激动,看不懂的可以评论戳我√广泛接纳各种好的点子或者建议或者声优小剧场~


☞话不多说,正文开始↓


==========————=========...

(同样也是过度,这章基本把事情都交代清楚了,看看吧)



☞阅读巨坑前,先说说注意事项。



☞架空世界,有点严重ooc,背景在一战到二战期间的日本,但是会有很多现代元素的加入,是一个关于异能的故事,人设会随着剧情发展而改动,所以之前的人设就没有啦!



☞因为世界观过于复杂,所以我会在文中进行一些解释,这样会好理解点(明明就是你懒!)



☞人物过多,人物背景复杂,所以没有看到自家声优的妹子和太太们也不要太激动,看不懂的可以评论戳我√广泛接纳各种好的点子或者建议或者声优小剧场~



☞话不多说,正文开始↓



==========————==========


天气已经进入初冬,凛冽的西北风正在摧残屋外仅剩不多的枯叶,零星的几块石头上也有了薄薄的积雪。




羽多野涉正从外面采完药草回来,寺岛拓笃已经在门口等着他了。




还是呆滞无神的眼睛。与他对上眼时,羽多野涉都不忍再让他承受这么多。自己除了每天找药草就基本没有别的工作,只为了能更快找到医治好寺岛拓笃的办法。




鸟海浩辅来找他的时候他还以为要离开哨卫所了,他手里攒着的秘密都不应该给哨卫所任何一个人知道,所以他连寺岛拓笃也选择逃避回答。




那个贵族印章如立花和樱井所见,正是天皇属下的波多野家族(日语发音同为hatano)。虽然只是最近十几年才兴起的小家族,但却因其是医学世家并且与天皇一样憎恨能力拥有者而受到宠幸。最著名的绿川家族已经选择中立战场,天皇为了诊疗所的发展则直接将波多野家族吏为天皇直属。




羽多野涉的父亲却因为不愿从事诊疗所的罪恶工作选择背叛家族,带着家人离开了东区,改名羽多野,在南区重新开了一家诊所为人看病,并抹灭了以前的所有历史。




羽多野涉也是在进入哨卫所后的几年才知道自己的身份原来这么复杂。鸟海浩辅就是无意间找上门来看到他才锁定了他这个目标。




也就是说,鸟海浩辅抓走羽多野涉只是在作秀,是鸟海浩辅为了洗脱羽多野涉的嫌疑,特意在森川智之面前上演的戏码。当然羽多野涉自己本人不知道,他再次回来哨卫所,多了一份秘密。




“总之现在是大致确定了羽多野这个人很危险,他可能会是天皇那边安排下来的卧底,或者是半路的背叛者,不管是哪种结果,对于我们肯定是不利的,这几天各位多防着他。”立花慎之介将自己的分析摊在桌子上,这次突然的召集,他特意支开了涉拓二人。




当然,对于羽多野当事人,他不能说,对于寺岛,也不是说不告诉,他还在等合适的时机。




据前线的来报,西区应该已经采取了极端行动,东区的城墙被炸了个大窟窿,军队对决,最无辜的当然是住在那的百姓们,东区的贵族们不愿意开放难民收容所,遭到东区难民的游行示威,基本上东区的几条商业街被迫终止交易,皇族的收入来源也因此收到了影响。




天皇在面对贵族们的投诉之外,还需要对哨卫所强加防范,听说前段时间敌人都潜入诊疗所内部了,也没人拦着,新上任的诊疗所所长三木也终于被拽回了原职。




铃木达央作为“无人生还”的能力者,正为了活命而四处奔波,没人知道他和日野聪离开之后去了哪里,现在成为了一个不定时炸弹,威胁着国家。




别忘了他背后也应该拥有一个实力不小的军队。樱井孝宏曾这么提醒过他们。




但知道“无人生还”的毕竟也只有少数人,这件事还未成为社会舆论,造成人民恐慌。至少还算是一件较好的事情。




森川智之留在东区,找到了宫野上校,向他了解了现在前线的情况。




看来是西区也有另外一股能力拥有者的存在,至少是在这次战争中出现的,现在只知道军师应该是杉山,实力确实不容小觑,对面营里听说还有国外的援助势力,这场仗属实难打。




谷山纪章现在和宫野真守被天皇安排在两处进行抵抗,这场仗可是让他们两打的很是纠结。一面是无法违背的指令,一面是西区同为能力拥有者的同胞们,一面是赌上性命,一面是赌上尊严,他们在这进退两难的局面下足足失眠了大半个月已久。




西区这次的反攻是因为能力拥有者的不公,加上策划已久,压抑了多年的情绪最终还是爆发了。




太子当然是想到了当前的局面,看着神谷浩史的地位日渐衰微,自己这么干等也不是办法,便默许了这次战争的爆发,同时也听说了近藤进入哨卫所的事情,他也允许了。只是立场中立的神谷却坚决反对他开始战争。




太子当然拦不住西区,同时也不相信神谷的话语,思考再三,他决定让神谷回家修养。



没想到这一修养,东西两区就乱成这样。



现在的局面已经到无法收拾的地步了,神谷浩史不得不动身前往北区哨卫所,他知道这已经是最坏的打算了。一但哨卫所的介入,到时肯定也会牵扯到诊疗所,那局面就是能力拥有者们的自相残杀,别忘了前段时间还发生过“无人生还”的异能,现在当事人还在失踪状态,届时便上升到国家层面了。




听到对面的军师竟是自己的老朋友杉山,森山智之不禁倒吸一口凉气,没想到已经隐退这么久的伙伴还能重出江湖,这步棋,他真的不知道太子在打什么局,更不能理解的是,杉山本人的心理。




总之他不能在东区多呆一秒,现在哨卫所在四个区都有人员分布,西区的人员如他所料,基本都已经投入了此次战争,或许只有几个隐藏人士在边界搜集情报。南区的人手暂时用不上,他们也应该还在待命,东区的几位都有各自的工作,比自己还要忙,他也是不用操心的。




主要还是北区,寺岛受伤恢复不完全,下野的增益异能被很多人背地里盯着,立花的精神状态一直不好,日野聪他也没有把握能拉回自己阵营,全靠樱井一人撑着,羽多野的身份还不明,无疑增加了北区总部的危险性,他只能以最快速度赶回北区。




“我觉得是时候该动手了。”鸟海浩辅转了转手上的黑色皮手套,旁边的人点了点头,消失在了黑夜中。



==========————===========


感觉埋了很多坑,羽毛的人物角色基本都出来了,是挺复杂的一个人,几个区也是复杂很多,不知道能不能好好写下去2333

Tifa-玄衣郎

Jupiter-gloria moment


截了这段因为很难得看到JPT这么燃的现场!!!!神现场比cd好听!!!JPT315!!!!!

Jupiter-gloria moment



截了这段因为很难得看到JPT这么燃的现场!!!!神现场比cd好听!!!JPT315!!!!!

柚木未尼亜(シエド)

2020 小寺生日賀

[图片]
小寺,生日快樂!

我第一次認識他是在歌殿。其後在各見面會見到他聰明、可愛一面。

現在日本很嚴重,所以祝各位平安。

大家可以去我的b站看小寺生日賀影片!


小寺,生日快樂!

我第一次認識他是在歌殿。其後在各見面會見到他聰明、可愛一面。

現在日本很嚴重,所以祝各位平安。

大家可以去我的b站看小寺生日賀影片!

花梨涉-HaNa

【声优】戦争ゲーム 29

(日常过渡篇,久违更新来了。)


☞阅读巨坑前,先说说注意事项。


☞架空世界,有点严重ooc,背景在一战到二战期间的日本,但是会有很多现代元素的加入,是一个关于异能的故事,人设会随着剧情发展而改动,所以之前的人设就没有啦!


☞因为世界观过于复杂,所以我会在文中进行一些解释,这样会好理解点(明明就是你懒!)


☞人物过多,人物背景复杂,所以没有看到自家声优的妹子和太太们也不要太激动,看不懂的可以评论戳我√广泛接纳各种好的点子或者建议或者声优小剧场~


☞话不多说,正文开始↓


==========————==========...

(日常过渡篇,久违更新来了。)



☞阅读巨坑前,先说说注意事项。




☞架空世界,有点严重ooc,背景在一战到二战期间的日本,但是会有很多现代元素的加入,是一个关于异能的故事,人设会随着剧情发展而改动,所以之前的人设就没有啦!




☞因为世界观过于复杂,所以我会在文中进行一些解释,这样会好理解点(明明就是你懒!)




☞人物过多,人物背景复杂,所以没有看到自家声优的妹子和太太们也不要太激动,看不懂的可以评论戳我√广泛接纳各种好的点子或者建议或者声优小剧场~




☞话不多说,正文开始↓



==========————==========



今天的天气似乎很不错,清晨刚下的雪在阳光的沐浴下融化了一大半,室内的温度却不是很乐观。




难得起了个大早的木村良平看了看窗外,白茫茫的一片恍得他感到有些刺眼。




简单的洗漱之后,木村良平敲了敲寺岛拓笃的房门:“寺岛,我进来咯?”推开门,拉开了窗帘,此时的寺岛拓笃正躺在床上发呆。




“啊……良平,是你啊……”寺岛拓笃稍稍侧了侧身子,外面的阳光过于强烈,他不得不回避一下。




“今天轮到我来送餐而已,今天感觉如何?”木村良平拿出放在床下的小桌子,拿毛巾擦拭干净后放上了床。



“还是老样子……不过我想涉君了……”寺岛拓笃撑起身来,他已经有好久好久没听到羽多野涉的声音了。




“果然……”木村良平连忙给他递了杯水,“不过近藤桑最近在打扫他们的房间的时候,发现了寄给羽多野的一些信件,虽然是匿名信,而且也不好去看别人的隐私,近藤桑也没敢拆开来看。”




“大概是家里人寄来的信吧……”寺岛拓笃喝了一口水,将杯子放下,“涉君的家人好像还挺关心他在这边的情况的,这么多年的书信都没断。”记忆里羽多野涉几乎每两三个月就能收到一封匿名信,自己问起来的时候,他也只是说家里寄来的,其实里面真正的内容自己也不清楚。




“但是近藤桑觉得很可疑啊……”木村良平继续说了下去,顺势将那碗粥送到寺岛拓笃的手边,自己则坐在床沿说道:“因为一般的人是不会有贵族亲信的专用印章的。”



“嗯?”寺岛拓笃刚喝下的一口粥都差点洒出来,“那个火漆印原来是贵族亲信的吗?”他只知道那个印章很华丽但不知道那是贵族亲信的印章。



“对啊,可是我听立花桑说,羽多野君只是出身于一个医学家庭而已啊?我们现在能知道的贵族医学世家……”木村良平越想越不对劲,现在唯一存在的贵族医学世家只有绿川家族,这显然和羽多野家完全沾不上一点关系,并且立花告诉他,羽多野涉是被他父亲送来哨卫所的,他只是南区的小康家庭的长男罢了。



寺岛拓笃沉默了,仔细回想和羽多野涉相处的这么多年,确实没听过他提及自己的家人,每次问起都是简单敷衍而过。难道是自己没和他坦白的原因,所以他也有意在提防自己吗……




并不是自己不想说,是自己真的不知道,从他记事开始就已经住在绿川孤儿院了,一个专门接受战争孤儿和弃婴的地方。是这个世界最纯洁平和的一块净土,在院长的极力维护之下,这里的孩子都能得到相对好的照顾,远离外界的纷扰。




寺岛拓笃被带到哨卫所的时候,那是在他技能第一次开发的当天,预知能力者一般很难被发现并且得到训练,绿川院长也是得到他的一个小小的告诫后,这才发现他能够看到未来两三秒所发生的事情,多次实验后,决定将他送到哨卫所,寺岛拓笃这才转到了森川智之的名下,开始在哨卫所的生活。



硬要说在孤儿院里发生过什么,寺岛拓笃已经记不得了。只是有一个从孤儿院里一直保留下来的习惯,吃饭时,米饭必须和菜分开装乘,他不希望自己的米饭混合着其他的味道,绿川院长也破例让他分开了好几个小碗来吃。还因此招到其他小朋友的嘲笑和不满,变得沉默起来。



“羽多野能收到这样的信,就说明他肯定对我们还有所顾虑,现在找不到人也无法对质,立花桑也因此纠结了很久。”木村良平把碗收拾好,放在托盘上,对方说了一句“多谢款待。”之后便拿起托盘,“不过小寺你也别纠结太多了,毕竟这还没得到证实,先好好休息,我出去了。”



微微点头,随着一声门关的声音,房间内又只剩下了沉默与孤寂。




“涉君,究竟还藏了什么……”




“立花桑,我来送早餐了。”木村良平再次敲开立花慎之介的门,见没人回应,便直接推门而入。



没人,空荡的房间没有看到立花的身影,床上甚至没有躺过休息的痕迹,难道他整夜未回?这不像是立花的作风,在特殊时期他永远都是和大家打了照应再出门的。做事一向谨慎的立花桑,会去哪?




说不定在书房……




转身关上门,木村良平连忙往书房方向走去。



刚踏入书房,就看见近藤孝行正往立花身上披毛毯,乱七八糟的桌面和不少散落在地上的纸张,就知道昨晚这个人通宵想了多少的计策了。



两人小心地离开了书房,木村把早餐放回了厨房,此时客厅坐着其余的三人,像是在等着他一起开会一般。




“良平,坐下来好好商量商量吧。”近藤孝行拍了拍隔壁的座位,示意让他坐下。




现在哨卫所越来越冷清的情况不得不让剩下的四人感到无尽的压迫感,除了梶裕贵之外的三人都是新加入的成员,而且不出意外的话,再过几天梶裕贵也要回到军队去,到时候这个大本营几乎变成空城状态。



“立花君已经叫我把信送到东区去了,所长他们应该也差不多收到消息赶回来了,就是这几天必须要辛苦各位了。”近藤孝行作为年长也不得不担起架子来,在追溯回以前的工作时,他可不曾想到自己也会有发号施令这样的一天。




“放心吧,我会等到他们回来再走的,宫野桑是这么给我下令的,这几天的巡逻我多轮几回吧。”梶裕贵虽然不是哨卫所的成员,但这里除了他接受过长期的专业训练,并且能熟练掌控技能外,另外三位都只是刚入门的新手,所以为了安全起见自己多承担点事应该的。



“你们是把我放到哪里了……”从走廊传来一声慵懒的声音,立花慎之介正抱着那张近藤留下的毯子走来,“我只不过稍微睡了会你们怎么就把我给忘了……”似乎还有些不满,将毯子一扔便坐了下来。



“立花君你这几天都先休息,如果在关键时候倒下那可不得了,这几天就别再纠结太多了,等所长回来我们可以慢慢解释。”近藤孝行一把拉起立花来,想要推他回房间继续睡。




“近酱,稍微用力了点啊你。”立花慎之介啧了一声,吓得近藤连忙松开手,接着反手就被立花打了一下。




“我姑且也算是你们的前辈,所以在我死之前你们还是要听我的。”立花笑道,似乎死亡在他嘴里说出来根本不值一提。



为了避免陷入困境,最近几天大家都格外的小心,就连清洁阿姨们都没敢出门打扫,不过倒是教会了下野纮不少家常菜,大家的伙食也因此改善了不少。



立花的脸色也因此好转,见到稍微恢复精神的他,大家也都松了一口气。寺岛的情况竟也有些起色,他至少能够通过判断光源所在处,发现光源的同时能够看到处在光源处物品的形状,虽然只有一个模糊的轮廓,但是比起刚醒来的那段黑暗生活,现在的他开始感受到了一丝光明。




就这样紧急戒备了几天,除了不断增加的玫瑰花瓣作为威胁的信号,所内的人员都无异常。




等待大家的归来,终于,门外传来了敲门的暗号。那是只有哨卫所成员才能知道的,是哨卫所前任的导师浪川大辅发明的一种独特的敲门暗号。





大家都在猜测是谁先回来了,可推门进来的人,确实大家都万万没想到的羽多野涉。



“羽多野君?”就连立花都没有想到是他先回到哨卫所,不过他很快就收起了惊讶,大脑在飞速转动的同时,一旁的近藤早就递上了毛巾和水,让他好好休息了。




闻声而来的寺岛拓笃正扶着墙壁颤颤巍巍地走来,他虽然看不见羽多野涉,但在外界光的照耀下,他不用想就知道那个轮廓就是涉君的。



“拓笃!”羽多野抬头就能看到寺岛拓笃此时正站在他面前,可是脸上少了那副熟悉的黑框眼镜,刘海也长到遮住了眼睛,宽松的耷拉着的衣服,给人一副病怏怏的感觉。




“没事吧……”上前抓住寺岛拓笃的手,对方温热的触觉让他意识到这并不是自己在做梦,拓笃他真的醒过来了。



“拓笃……?”羽多野抬头,发现了寺岛脸上不断滴落的眼泪,连忙伸出手去擦拭,可却没想到对方哭得更凶了。




“抱歉……涉君……”哽咽着说出几个词,寺岛拓笃对羽多野是最没抵抗力的人了,这么多天的情绪在一瞬间爆发,吓了在场的人一跳。




最后是近藤把哭累的寺岛带回了房间,羽多野则是留在了客厅,把他消失的这段时间发事情大致都了解了一遍。




“失明吗……”羽多野涉叹了口气,怪不得拓笃会如此失控,一个人活在黑暗的环境里一定很痛苦吧,至少他是这么想的。



回到自己的房间,锁上了们,看到桌面上的信封,他不由得心头一紧,没想到会在这样的节骨点送来,这令羽多野有点难办,连忙收起了那封信,翻找起了医用书。




“事情开始越来越棘手了呢……”



==========————==========


好困好困好困,来自一个明天开始“蹲监”的梨花。未来的好久或许都不太可能有空更文了,不过会常回来看看的,希望你们能够不嫌弃我,等我回来哦。爱你们。


花梨涉-HaNa

【声优】戦争ゲーム 28

(新角色上线,文章大概是三条线的展开,如果忘记了剧情请务必在合集里在回顾前面的剧情。)


☞阅读巨坑前,先说说注意事项。


☞架空世界,有点严重ooc,背景在一战到二战期间的日本,但是会有很多现代元素的加入,是一个关于异能的故事,人设会随着剧情发展而改动,所以之前的人设就没有啦!


☞因为世界观过于复杂,所以我会在文中进行一些解释,这样会好理解点(明明就是你懒!)


☞人物过多,人物背景复杂,所以没有看到自家声优的妹子和太太们也不要太激动,看不懂的可以评论戳我√广泛接纳各种好的点子或者建议或者声优小剧场~


☞话不多说,正文开始!...


(新角色上线,文章大概是三条线的展开,如果忘记了剧情请务必在合集里在回顾前面的剧情。)


☞阅读巨坑前,先说说注意事项。




☞架空世界,有点严重ooc,背景在一战到二战期间的日本,但是会有很多现代元素的加入,是一个关于异能的故事,人设会随着剧情发展而改动,所以之前的人设就没有啦!




☞因为世界观过于复杂,所以我会在文中进行一些解释,这样会好理解点(明明就是你懒!)




☞人物过多,人物背景复杂,所以没有看到自家声优的妹子和太太们也不要太激动,看不懂的可以评论戳我√广泛接纳各种好的点子或者建议或者声优小剧场~




☞话不多说,正文开始!



==========————=========


“请不要害怕,我们不会伤害你们的。”樱井孝宏观察了一下在场的人,目前除了这两人之外,他们并没有在南区遇到任何一个人,和不由得加深了他们的可疑性。



“真的吗?”身材瘦弱的那人站起身来,而他前面还站着一个戴着绿色眼镜的人,用手稍稍挡住了身后的他。



“抱歉,是我太冲动了。”福山润笑了笑 ,他从刚才就瞥见了缠在腰间的护身符,上面大大的“菅沼”姓氏就已经暴露了他们的身份,“是菅沼家的少爷吧,这符看上去很精贵啊。”



菅沼久义猛然将那个护身符遮住,有些慌张地说道:“你……你是什么人……为什么知道我们家……”




福山润又笑了笑,摆摆手道:“只是稍有听说,毕竟菅沼家是南区少有的师道世家嘛,我这种普通平民还是知道些的。”



“是菅沼家的少爷啊……”樱井孝宏若有所思地点点头,毕竟是和自己家有过来往的家族,应该好好做个自我介绍,“我们是北区来的人,我叫樱井孝宏,身旁的这位是福山润,这次来南区是来做个调查的。”



“樱井……是那个拥有最强控制技能的樱井家族吗?”菅沼久义不由得抓紧了身前那个人的衣角,有点慌忙。



“这不敢当,不过一直以来都受菅沼家的关照了。”樱井孝宏伸出手,以表示对他们的尊重。



“彼此彼此。”菅沼久义伸出手,轻轻搭上了对方的手掌,“我是菅沼久义,我前面这位带眼镜的人是间岛淳司,是我父亲的徒弟,也是我最好的亲友。”




“请多关照。”间岛淳司简洁的语言,似乎警戒还没能完全放松。



简单的寒暄也到此为止,福山润向他们了解到了南区的最新动态,东西两区同时派出军队驻守在南区的边境,虽然战火暂时无法延伸进南区,但南区内部有部分的贫民因不满驻军,发动了大大小小的农民起义,皇室方面对此还没有任何的表态。内乱仅靠南区的自卫队是根本无法有效阻止的,他们两人也正因为这样的内乱不得不远离战区,这条路正是逃离的方向。




“是西区那边认为自己有所作为,助长了他们的士气,导致东西两区的战争加剧的。”樱井孝宏脑子里快速闪过各种的因素,“如果是这样,那皇子和天皇的叫板已经彻底被搬上政治舞台了,贵族和整个皇室应该会因此受到很大的影响,这样我们的日子就更不好过了……”



“那北区还不是有我们哨卫所吗?那我们可比一般的军队强多了。”福山润拔了根身旁的草,他不想听那么多的政治问题。




“如果南区的起义力量再强大些,说不定就会形成第三股势力,到时候整个国家的战争可不是区区一个北区哨卫所就能够阻止得了的。”间岛淳司推了推眼镜,军事方面他还是略知一二的。




四人沉默了,现在的国家处在特殊时期,如果不阻止南区的内乱,或许又会重蹈覆辙,变成那个废墟一般的空城。




事情开始棘手起来了,虽然此次到南区的目的已经大致完成,但是为了安全起见,樱井孝宏决定和福山润去东区与森川所长汇合,再一起商量进一步的计划。



菅沼和间岛希望能够一起上路,四人一同前往东区。



而此刻东北两区交界处——




“好久不见了,老朋友。”黑衣斗篷在冷风中被吹起,森川智之看见眼前的这位“老朋友”,不由得“啧”了一声。




“看来很不欢迎我啊……”对方摘下玫瑰面具,一张瘦弱的脸出现在他眼前。



“这么多年你都没变过呢,鸟海。”森川智之也摘下眼镜,虽然他并不常带眼镜出门。




“彼此彼此。”鸟海浩辅不知何时变出一朵玫瑰,向森川智之甩去。




速度很快,森川智之是擦着脸颊躲过的,擦了擦额头的虚汗,笑道:“喂喂,刚上来就这么狠吗?不愧是你啊。”




鸟海浩辅没有回答,只是默默地看着他,虽然没能感受到对方的敌意,但在这个空间里还是无意间散发出一股淡淡的火药味。




“这次出山,想必是有什么大事发生了吧?”森川智之用衣服擦拭了一下镜片,又把眼镜戴上了。



对方余裕的行为不由得令鸟海浩辅感到一丝火大,威胁道:“你就不怕我这次出山来把你杀了?”



“哈哈哈哈哈,我想你也不敢那么做。”森川智之放声大笑,又突然停住,“你知道和哨卫所作对之后的下场吧?”




“那要是我明知故犯呢?”鸟海浩辅也顺着他的意思讲下去,根本没有想好好回答。



“说吧,又有什么要求。”森川智之也不想继续拐弯抹角,直截了当才像是他的作风。



鸟海浩辅嘴角微微上扬,“我需要你们家新招的厨子。”




“我记得鸟海你总是一个人来无影去无踪的,也不至于落魄到来向哨卫所抢厨子吧?”森川智之插了会腰,火药味逐渐加重。



“你知道我什么意思的……”鸟海浩辅冷哼一声,“大家都是聪明人……”



“抱歉这个我不能答应。”森川智之也很快做出了坚决否定的表态,他知道鸟海浩辅是冲着下野紘去的,作为罕见的辅助型能力拥有者,森川智之自然是不能拱手相让。




“那就别怪我手下不留情了。”鸟海浩辅从身旁的树后面拎出来一个人,那正是昏迷了的羽多野涉。



“羽多野君?!怎么会……”森川智之没想到他会拿自己的成员来威胁自己。



“刚好在路上遇到了,这怪不得我。”鸟海浩辅露出一副完全不在乎的表情,似乎把羽多野涉弄晕再抓起来这事根本不值得在意。




“你最好不要逼我出手,经历过那次事情之后,我知道你现在的实力已经大不如前了。”森川智之双手握拳,这是在给对方一个威胁。



鸟海浩辅自然是不想引起矛盾,而且这次的任务已经达成,他也不想陪这个老朋友继续耗下去,“那就下次再见了。”



“咳咳……”被扬起的灰尘呛到,森川智之看不清周围的事物,只能让鸟海将羽多野带走。




北区,哨卫所——




“报!有所长的来信。”轮值的守卫将一封信件交给了正在逗猫的立花慎之介。




“怎么会在这个时间送信……不会又发生了什么紧急事件吧?”立花慎之介拆开信件,果然如他所料。




“全员集合!”




现在留在哨卫所也仅有七个人,除去寺岛拓笃外,其余六人在庭院集合。



“刚才所长来信了,说羽多野被人带走了,具体情况还在调查,他让我们提高警惕,哨卫所随时都有可能遭到入侵。”立花慎之介将那封信交给他们传阅,“刚才润和樱井那边也给我们捎了消息,他们暂时不会回北区,所以这段时间的所有轮值都必须两人一组。”



“这个……要是被寺岛知道了……”木村良平挠了挠自己的头,“会出事的吧。”



“良……良平君……”梶裕贵指着木村良平身后的走廊,微微颤抖的双手不由得令他感到疑惑。



“大家是怎么了……突然紧急集合?”寺岛拓笃的声音虽然不大,但却令在场的人都为之一振。



“寺岛,你怎么出来了。”木村良平赶忙跑到寺岛拓笃身边把他扶住,神情有些紧张,“我们刚刚是在陪立花桑……玩!游戏……对!就是你看立花桑他突然心情不太好,所以我们就陪他玩玩游戏,转换一下心情嘛!”



“木村……”立花慎之介瞪了他一眼,不过为了将事实掩盖过去他只好忍着配合,“啊,对啊,他们是来陪我放松心情的。最近哨卫所还挺忙的……”



“这样吗?”寺岛拓笃微微一笑,“没什么事那我就先回去了。”松开木村良平的手,扶着墙壁走回自己的卧室。




在场的人没有说什么,只不过那种心酸与无助的情绪都揪于在心。



战况混乱,哨卫所处在荒野的郊外,粮食供应已经不足,如果继续留在这里将必死无疑,只能另寻新的驻扎地。




立花慎之介连夜赶工,现在哨卫所需要他撑大局,他必须做好所有的准备工作。




可是再怎么赶工,身体的抗议也逐渐加重起来,立花慎之介能够明显的感受到身体的反抗一天比一天严重。



凛冬将至,冷风一天比一天烈,可是为了节省木柴,屋内常常得不到适时的暖气,立花慎之介也因此咳嗽起来。




“咳咳……”立花慎之介捂着胸口,今天的状态也不是很好啊,果然是因为冬天到了吗……




“立花桑,你是不是感冒了?”寺岛拓笃坐起身来,接过那碗热腾腾的汤,“这碗汤还是你喝吧。”递了回去。




“谢谢你了,拓笃。”立花慎之介揉了揉他的毛发,长叹一口气道:“我已经喝过了,这是留给你的……咳咳……”还是没能忍住,连忙缩手捂住自己的口,沉闷的咳嗽声自然逃不过寺岛拓笃的耳朵。




“立花桑你还是休息一下吧,听他们说你这几天都没好好合过眼。”不知是出自同情还是安慰,虽然他认为这句话根本无法阻止像立花这种人。




不过事实也的确如此。




这是他们需要肩负的使命,来自哨卫所,甚至是来自全体能力拥有者的使命……


==========————=========



拖更了几个月的战争文。。。抱歉今天情人节,然而我更的却不是糖(•͈ᴗ•͈ૢૢ)❊⿻*还有一个被网课弄到心力交瘁的梨花已经要疯了,大家要记得保护好自己啊ʕง•ᴥ•ʔง还有悄咪咪祝自己160粉了,你们的小红心和小蓝手是我更文最大的动力啊!(不要问我为什么在这个点发,那是因为我补作业忘了(*¯ㅿ¯*;))

用jiǒ打字

Radio Smile #287 麦当劳三角派CM之寺岛X宫野

Radio Smile #287 av73565883  18:30开始


听众问是否有关于麦当劳三角派的CM的录制轶事可以分享?


mamo:最初有问(录制方),是不是我用比较cool的声线,terashi用比较元气的声线?(大概因为tokiya和otoya,他俩以为会是这样的组合)


结果录制方staff:“啊……是这样的吗?”


mamo:“啊,我们以为会是这样的要求。”


录制方staff:“啊,这样啊……”然后意外地并不是想要这样的组合www


然后mamo&terashi:“啊!非常抱歉,失礼了!”因为擅自的CP认知...

Radio Smile #287 av73565883  18:30开始


听众问是否有关于麦当劳三角派的CM的录制轶事可以分享?


mamo:最初有问(录制方),是不是我用比较cool的声线,terashi用比较元气的声线?(大概因为tokiya和otoya,他俩以为会是这样的组合)


结果录制方staff:“啊……是这样的吗?”


mamo:“啊,我们以为会是这样的要求。”


录制方staff:“啊,这样啊……”然后意外地并不是想要这样的组合www


然后mamo&terashi:“啊!非常抱歉,失礼了!”因为擅自的CP认知突然觉得很羞耻2333333


录制方staff:“啊,不是的,希望请宫野桑用比较柔软的声线,请寺岛桑用比较cool的声线。” 




还有喘息的地方,要不用更加H的声音录那句“啊!♂”
对,台本上就是写的“啊!”


就在想到底怎样的“啊!”才是正确的设定?一边爆笑一边讨论,总之各种各样的多录几个,


“啊!”“啊~”“啊……”“啊♂”(此处RS的director柴田和江桑加了回音效果2333)


然后跟terashi说,“这个不对吧23333”
要不用有点像是在笑的样子录吧,然后录了“啊哈~”最后可能用的是这个版本


所以那个“啊”不是H的“啊”,是在笑的感觉,是表达开心的情感。


所以大家在吃三角派的时候,咬下那一口的时候,要想着能听到mamo的“啊哈~”(此处回音)


mamo对柴田桑:不要如此精准地在这个地方使用回音效果,和江wwww不要把手放在回音效果按钮上时刻准备着,和江wwww


——————

在哪里都听不到喘息如此多的mamo,这一期值得珍藏!!!


花梨涉-HaNa

【涉拓】陸と海、私とあなた(陆与海,我与你)

(小甜饼一发完,是新年的礼物🎁)


^灵感是@千島醬_给的2D的茨城篇,猝不及防就突然想到的,果然灵感这种东西实在是,拦都拦不住啊┐( ‾᷅㉨‾᷅ )┌ 在里面截取了一个片段(片段的翻译也是太太做的哦!),如果有买碟的妹子们可以找找看哦(´-ω-`)



^原本想着写人鱼恋的,后面发现很俗啊,太多人写这种梗了,最后干脆改成了架空设定,但是很无脑(ノಥ益ಥ)



^应该是甜的๛ก(ー̀ωー́ก) 不甜打我(ಡωಡ)hiahiahia



^请开始您的阅读๛ก(ー̀ωー́ก) 



==========——...

(小甜饼一发完,是新年的礼物🎁)


^灵感是@千島醬_给的2D的茨城篇,猝不及防就突然想到的,果然灵感这种东西实在是,拦都拦不住啊┐( ‾᷅㉨‾᷅ )┌ 在里面截取了一个片段(片段的翻译也是太太做的哦!),如果有买碟的妹子们可以找找看哦(´-ω-`)



^原本想着写人鱼恋的,后面发现很俗啊,太多人写这种梗了,最后干脆改成了架空设定,但是很无脑(ノಥ益ಥ)



^应该是甜的๛ก(ー̀ωー́ก) 不甜打我(ಡωಡ)hiahiahia



^请开始您的阅读๛ก(ー̀ωー́ก) 



==========——=========



日已至,夜未央。



一圈夕阳在悄然退去,羽多野涉漫步在海岸边,对于他这个从山里长大的孩子,即使是在日本这种岛国,面对大海,他还是会有按捺不住的心情。



听着海浪🌊拍打两岸的礁石的音律,羽多野涉竟感受到了一丝久违的惬意。



“已经多少年没有这种感觉了……真怀念呐……”羽多野涉找到一块礁石坐下,“不知道拓笃会不会喜欢呢,这片景色。”




……



“果然是学校和家里的压力太大了吗?”羽多野涉尽量不让自己回想起长野的事,这次的修学旅行就是有此意。



今年的旅行去到了位于日本西部的沿海地区,石川县的金泽市。在这里能够看到一望无际的日本海,夏天温度不及长野,是学校老师和同学共同讨论定下来的目的地。



羽多野涉并不在意那些,他只想暂时离开那个四面环山的朝日村,感受来自大海的力量。




“海真的很广阔呢!”明明才刚看到沙滩,同学们就早已饥渴难耐,纷纷站起来想要看看所谓的大海,原本安静的车厢也一下子就热闹了起来。




羽多野涉并不那么擅长言辞,他只是呆呆地望着那片墨蓝色深沉的海,不禁感叹这沙滩居然能让大客车在上面随意行驶。




接下来他们将拥有一整个下午的自由活动时间,羽多野涉选择寻找一个安静的地方看书。



随身携带的都市传说中,有不少关于海的故事,其中,就有一条记载了“日本海中发现海底人”的故事。




海底人,顾名思义,就是生活在大海里的人类。书上对于海底人的介绍也只有短短的几行字,并且没有过多的证据与报道来证实海底人的存在。




直到1983年,有渔夫偶然发现了海中有一个疑似人类妇女的黑影在海面上游动,并且弃下一枚白色的球状物,随后便消失在深海中,恰好此时一艘探查队的船经过,目睹全程之余,还拍下了较为模糊的照片。此事当时在社会上引起了广大人民群众的再次重视。可之前有关海底人的报道都因年代久远,无法再找回,这也使得海底人的存在成为了传说未解之谜……




面对无际的海与浪,内心的波动也逐渐平息下来,羽多野涉放下了书本,夏日的阳光照得他竟有些许困意,他闭上了眼睛,意识也随之沉睡。




傍晚,天气突然转阴,海风也猛烈了许多,海浪拍打礁石的力度越来越大,这应该是暴风雨来临的前夕。




海水涨潮,低矮的地方已经被海水充满,羽多野涉也被一股突如其来的凉意给唤醒,此时海水已经漫到了他的小腿,沙子也淹没了他的双脚,身旁的书也不见踪影,情况看上去很是危急。




“啊……这样看来是要死掉了吧。”羽多野涉很佩服自己竟然在这生死攸关临头之下还能如此的淡定,“这样死了说不定也不错……”内心的想法也没有一点慌张。




海水开始往上涌,他的大腿,腹部,胸部,肩膀,到脖子,再到下巴……身体上的每一寸肌肤都被海水紧密包围着,冰凉的触觉在刺激着他的神经,羽多野涉已经被闷到无法呼吸了。




最后连鼻子和眼睛也失去了感觉,在黑暗中他回想起了很多事,他努力睁开双眼,海水中对外界光线的折射,让他看到了前所未有的世界。他感觉到有人在拉他,可是缺氧的大脑没能将力气传到神经里。




夜已至,晨未央。




羽多野涉从沉睡中醒来,肺部进水导致剧烈的咳嗽,羽多野涉曾有一瞬间怀疑自己是否死掉了。身体不能动弹,他只能努力扭动自己的脖子。




“你醒了吗?”一个稍有些稚嫩的声音在他耳边响起,是一位陌生的少年,正坐在他的身旁,但从外表来看,应该与自己差不多岁数。




“抱歉,咳……”羽多野涉感觉得到自己的身体正在恢复知觉,他想要坐起来,“是你救了我吗?”他这才有时间仔细观察对方。




规整的黑色短发,稍稍偏大的黑框眼镜遮住了大半张脸,精致的脸蛋和高挺的鼻子,薄薄的嘴唇恰到好处,还未完全发育的身躯显得十分娇小。这个时间,让一个少年在这里看守一个溺水昏迷的人,确实不和情理,不过他也没有再多的精力去思考了。




“涉!” “羽多野涉!” “羽多野君!”远处传来的是同学和老师们的呼喊。




少年突然受到了惊吓,连忙起身离开,但直接这么丢下对方也不太好,回来说了一句“不用担心,身体大概半小时后恢复正常,既然你的同伴已经来了,我也就先告辞了。”




沙滩上只留下了两串脚印,羽多野涉无法阻止少年的离去,再次醒来,他已经回到酒店了。




他早已不记得那天他是如何被众人抬回去的,但是月下的那位少年他却记了整整二十年。




二十年,当时高中的羽多野涉,现在已经成为了一名出色的声优。今天的外景是到茨城县的大前神社,搭档是一起工作了十年的亲友,寺岛拓笃,一个从海边长大的孩子。说起来很巧,他的出身地恰好就是石川县的金泽市。




晨已至,晴未央。




“啊,真糟糕呐,果然因为在没有海的地方出生,只是见到海就兴奋起来了。”羽多野涉只是站在楼梯上就已经看到隐隐约约的海了。




“这种感觉我懂!”寺岛拓笃缩了缩手,“啊,对不起呐,我出生的地方有海。”不好意思的笑了笑。




再走几步路,一座白色鸟居跃然而入,仅仅只是在远处眺望就能感受到它的威严。海浪也与他们以前去过的各种海边不太一样,是蔚蓝的,像天空一般。




“好厉害啊!” “好帅!”两人不禁发出惊叹,面向大海的鸟居就像是通往异世界的大门,很多恋人会选择在此拍婚纱照,但是今天很巧,鸟居下什么都没有,只有零星几个人在钓鱼。




“真舒服呢,海的声音。”寺岛拓笃停下了脚步,海风拂过,闭上眼睛就能聆听海的呼喊,这是只属于他与海的语言。




“欸,拓笃。”羽多野涉突然想起了一个问题,“海的声音,不是会跟满潮和退潮变化的吗?”在经历过那次险难之后,羽多野涉有刻意去做过功课。




“嗯,虽然现在礁石是露出来了,要是再涨一点潮的话应该都会淹掉吧。”寺岛拓笃看了看那片海,此刻的镜头也刚好转向了大海和鸟居。




“是的呢。”羽多野涉也没说什么,他觉得此时的时机恰到好处,“啊,有人在钓鱼呢。”




“嘛,不过的确很怀念啊,大海的味道。”寺岛拓笃好像看到了什么,他感觉面前突然闪过了一束光。




“确实,海的味道啊……”




二十年前他也曾最近距离的感受过海的味道,甚至差点治他于死地。




“那个啊,怎么说,我们以前去关岛和冲绳时候的海,和现在看到的海是不是感觉都不一样呢。”寺岛拓笃想起了关岛和冲绳那个清澈见底的大海,说是海,其实更像是一面天空的镜子。




羽多野涉点点头,他也曾经分析过各大海洋的海水,“话说石川那边是日本海对吧?”看了看对面的鸟居,“这边是太平洋啊。”




“嗯,石川的话,海的颜色又和这里的不一样呢。”两人走到了鸟居下,寺岛拓笃仔细观察了一下鸟居,虽然常年被海风海浪侵蚀,除了一些细微的脱落以外,但总体上还是很完好的。




“欸?”羽多野涉看了看,确实,这里的海,可能因为天气的原因,是灰色的。




“嘛,日本海的话,是黑色的哦。”寺岛拓笃想起了自己的家乡,那个严峻形象的日本海。




“很冷酷呢。”羽多野涉不禁打了个冷颤,海风吹的有点冷了,体寒这个老毛病自从那次溺水之后就没好过。




摄像机已经关掉了,他们允许有半个小时的活动时间,工作人员在准备下一个环节的道具,鸟居下只有他们两个人。




阴沉的天气似乎没有半点放晴的意思,反而越来越暗。




“涉君,你相信有海底人这一说法吗?”寺岛拓笃突然问起。




“嗯,因为我也曾经被他们救过。”羽多野涉也没有回避,直接就将那件事坦白出来。




“欸?!”寺岛拓笃一脸惊讶地看着身旁的羽多野涉,可是他似乎没有任何的表情。




“那晚我是被那个少年救起来的,毕竟,如果不是十分熟悉水性的人是没办法救一个陷入漩涡的人。”羽多野涉回想起那个夜晚,在那之后,他在新闻中看到了那晚在那个海边发现了海底人,并且被神秘人带走的消息,虽然没有过多的报道,但也因此勾起了羽多野涉想要找到那位少年的强烈欲望。




“夜晚……少年……”寺岛拓笃揉了揉自己的太阳穴,原本想要站稳的,可惜双脚无力,直接倒了下来。




“拓笃!”羽多野涉眼疾手快,连忙拉起,让他靠在自己的肩膀上,“你没事吧!”




天气放晴,厚厚的云层散开,在鸟居之上的太阳散射着应属于它的光芒,大海在照耀之下泛起了片片金鳞。当然,光芒同时也散落到鸟居之下的两人,薄薄的光打在身上,羽多野涉感觉到了一丝暖意。




“我记起来了……”寺岛拓笃松开了手,“那晚救的人是涉君啊……”




“欸?”羽多野涉还以为自己听错了,“拓笃你说什么?”他不敢相信那个少年居然成为了自己的亲友。




寺岛拓笃在那一瞬间记起来了,所有的记忆如海水般涌入脑中,他终于想起来自己缺失的十年的记忆。




晴已至,人未央。




那天寺岛拓笃原本应该是按时回到海底的,可是他看见了躺在沙滩上的羽多野涉,因为好奇,他选择拿起了放在羽多野涉身旁的那边都市传说,没想到竟看到自己早逝的母亲。他越看越入迷,最后忘记了时间,回到原地时,发现沙滩早已因为涨潮而被海水淹没。




他本想着赶紧回去,错过了最佳的时机他就很难再回到海里,如果在浅海呆一晚,危险性会更大,不回到海里他又会因为缺水而死,但是手中还有没还的书,他冒险去寻找了一番。




没想到那个人不但没有挣扎并且还在享受溺水的过程,但人类一般无法像他们一样在海里呼吸过长时间,寺岛拓笃不管三七二十一,连忙把对方拖了上来。




费劲力气才将人搬上沙滩上,他已经没有更多的力气去找人来求助了,这边又刚好是没有开发的区域,要想找到一个过路人简直是不可能的事情。




寺岛拓笃只好等待这个陌生人醒来,看他的打扮应该不是本地人,像是来修学旅行的学生。




不知不觉,夜幕已经降临,月亮已经高悬空中,寺岛拓笃望了望银白色的海,这是他第一次看到夜晚的大海。




“这种时候应该也回不去了吧?”寺岛拓笃笑了笑,单薄的衣服尽管是夏天也禁不住海风的不间断袭击,他缩了缩身子,远处的灯火照的他有些寂寞。




“原来陆地的夜晚,是这么热闹的啊……”寺岛拓笃听到庙会传来的欢呼声,应该有什么大型活动在举行。




似乎听到身后的人有微微的声响,寺岛拓笃连忙坐回来,看着他醒来。




“你醒了吗?”寺岛拓笃终于肯松了一口气,不过他很快就警惕起来,他不能被更多的人类发现,有强烈的预感让他不得不赶快远离这里。




所以在听到呼喊之后他也来不及和对方解释太多,匆匆留下了背影便消失了。




可是很不幸,藏在礁石背后目送对方被抬走,一转身便被一个棍子敲晕,醒来之后已经回到了海底,他的哥哥们一个个黑着脸看着他,可是他却忘记了所有的事情,身上那本都市传说也没能还给原主。




他只知道,只要他一碰那本书,家里的所有人都会为之提高警惕,不许他接近那本书。可他还是偷偷打开来看过,不过后果就是头疼难忍并且遭到了家里哥哥们的责骂。




……




“这么说,是哥哥们把我从那个坏人手中救下来的吧。”寺岛拓笃想起那几天家里的尴尬气氛,他保证再也不想经历第二次。




“谢谢,拓笃。”羽多野涉搂住寺岛拓笃,“如果不是你我应该就要死在那了吧。”回想起那个画面,他十分佩服自己当年的无畏。




“如果不是涉君我也没办法看见新的景色啊。”寺岛拓笃搂上了对方的脖子,踮起脚,悄悄亲了羽多野涉的唇。




“欸?拓笃……”羽多野涉还没反应过来,寺岛拓笃早已走到不远的工作人员处了。




“涉君真是笨蛋呐……”寺岛拓笃掩饰不住内心的笑意,回头看向羽多野涉,两人就这样对上了眼。




海风还在吹,云朵被完全吹散,天空中竟出现了一条若隐若现的彩虹……




人无至,情未了。




浪花还在敲着礁石,鸟居下的人来去无踪,只留下了羽多野独自一人。




“真怀念呐,不知道拓笃会不会喜欢这片景色呢?”羽多野涉闭上眼,大海总是回荡着惬意的调子。




每近黄昏,都有厚厚重重的云雾盘踞在天空,夕阳只能乘一点点空隙,迸射一条条绛色霞彩,宛如沉沉大海中的游鱼,偶然翻滚着金色的鳞光。




“拓笃应该生活的很好吧?”




大海的声音似乎有些许改变,就像是对他的问题的回应。




羽多野涉会心一笑:“我知道了哦,拓笃。”




END




==========——=========




年三十和大年初一的产物!!!将近五千字的小短文!!!感谢太太的翻译!!!很多地方都直接套用了太太的翻译(因为我是日语废啊),废话不多说了。祝大家新年快乐|˛˙꒳​˙)♡

kuso.yatsu

和寺岛桑一起在ASL载歌载舞【确信】开心的不行的泰迦。
【截图糊抱歉】
上一次这样搞的还是在mamo的live出场的赛少

和寺岛桑一起在ASL载歌载舞【确信】开心的不行的泰迦。
【截图糊抱歉】
上一次这样搞的还是在mamo的live出场的赛少

情報君mori

twitter@McDonaldsJapan

問:我們吃巧克力派的時候也會有mamo和寺島的聲音出現嗎?😍

答:醒醒,不會的。🌚

twitter@McDonaldsJapan

問:我們吃巧克力派的時候也會有mamo和寺島的聲音出現嗎?😍

答:醒醒,不會的。🌚

芷芷芷芷芷咳水
活动开始了在这边也吐槽一下x考...

活动开始了在这边也吐槽一下x
考哥:你知道我要说什么.jpg

活动开始了在这边也吐槽一下x
考哥:你知道我要说什么.jpg

倒版还有货

【涉拓】Secret 9~~叁

久违的更新www

本文人设在壹,贰节开头,

从本节开始就不复制粘贴开头了。

嘻嘻嘻嘻嘻。

因为现在又在构思新文,所以不整些阴谋论的东西了。

以上~

*

两人一走进人群中,羽多野涉赶紧脱下身上套着的那件西装,寺岛拓笃见状也照做了。

羽多野涉拉着寺岛的手臂在人群中走动着,他环视着四周的环境,寻找着药店。

“走!……”一家药店坐落在这个市场的角落位置,羽多野涉眼前一亮走向那家药店。

“……”走到门口时,羽多野涉突然站住脚,拉着寺岛躲在了一边。

原来,是那逃走的三个家伙中的其中一个,这个家伙拿了几个药品但是没有付钱,被店主拦住了,两个人正在争吵。

羽多野涉靠在墙上,听着里面的动...

久违的更新www

本文人设在壹,贰节开头,

从本节开始就不复制粘贴开头了。

嘻嘻嘻嘻嘻。

因为现在又在构思新文,所以不整些阴谋论的东西了。

以上~



*

两人一走进人群中,羽多野涉赶紧脱下身上套着的那件西装,寺岛拓笃见状也照做了。

羽多野涉拉着寺岛的手臂在人群中走动着,他环视着四周的环境,寻找着药店。

“走!……”一家药店坐落在这个市场的角落位置,羽多野涉眼前一亮走向那家药店。

“……”走到门口时,羽多野涉突然站住脚,拉着寺岛躲在了一边。

原来,是那逃走的三个家伙中的其中一个,这个家伙拿了几个药品但是没有付钱,被店主拦住了,两个人正在争吵。

羽多野涉靠在墙上,听着里面的动静。但是店里的争吵声突然停了下来,羽多野锁着眉头,心里想着“这个家伙用枪了……”

店里,那个家伙与店主争吵不休的时候,果然抽出了腰间的枪扣在了店主的面前,店主瞬间安静。之后这个家伙拿着药,收起枪离开了。

是跟上这个家伙,还是替寺岛拓笃处理手上的伤,两个问题摆在羽多野涉的面前。

“…………有了!拓笃,等下你在门口等我,看那个家伙走的是哪个方向?明白?”羽多野眼珠一转,想到了一个能兼顾两头的方法。

“是!”寺岛拓笃站在了门口靠边的位置,羽多野涉走进了药店。

这家药店虽然外部看不那么起眼,但是它内部的装饰可以说是非常整洁,老板可能是习惯了这种情况,见有客人来了,便整理了一下情绪坐回了座位上。

整齐的货架上,各种药物按照他们的性质摆放着。羽多野涉一个一个货架寻找着,药棉、绷带、碘伏、酒精、消炎药,他来到收银台的时候,手上已经拿满了药品。

“多少钱?”羽多野平淡地问道。

“25美元。”这个店老板扫了一眼面前的药品,回答道。

“到底多少钱?”羽多野涉看见了店老板在看这些药品时眼睛里闪过的狡诈,沉下了脸,用凌厉的目光扫了他一眼 用低沉阴冷的声音再次问道。

“10……10美元。”店老板看见羽多野涉那可怕的脸,身体瞬间害怕地软了下来,说出了这些药品真正的价格。

“嗯……,给你。”羽多野涉丢了一张10元美钞,提着药品走出了门。

“走!”

与寺岛汇合后,羽多野涉没有说话和问寺岛拓笃那个家伙去了哪个方向,而是拉着寺岛拓笃朝较隐蔽的地方走去。

在羽多野离开后这个药店店主再次确认了他不会返回,拿起一旁的电话,打给了警察局。

“坐下,让我看看你的手……”两人躲在一个少有人经过的地方在一个柴火堆上坐定,虽然有些膈应,但是总比坐在地上好。羽多野涉放下装药的袋子,小心抓起了寺岛的双手,仔细查看他的伤势。

还好,寺岛的手只是有一些划伤和刺进了一些小木刺,没有被钉子扎进手里,不过看那几处较大的划口看应该是被锈钉子划伤的。

“……”羽多野没有说话,只是默默地拿出了碘伏,撕开了药棉的包装,然后打开酒精倒在自己手上消毒。

寺岛拓笃悬举着双手,一脸隐藏不住的期待看着羽多野涉,希望羽多野对他说些什么“教育加指导”之类的话。但是羽多野涉什么都没有说,这令寺岛有些小遗憾。

羽多野拿出药棉用碘伏润湿它,之后将碘伏均匀地抹在寺岛拓笃手上的伤口上。

“嘶……”

虽然碘伏一般对伤口的刺激不大,但是寺岛的手上有些口子比较深,所以他不时地在倒吸着凉气。

“你的这几处大的伤口啊,应该是那些锈钉子造成的…………听着拓笃,等一下我会把你的这几次伤口扩大一些,然后用酒精冲洗它们,到时候会非常的疼,你要忍耐住啊。”不一会儿寺岛的手上擦满了碘伏,羽多野涉一手托着寺岛的双手,再次检查了一下他手上的伤口,拿起一旁的酒精说道。

“是!”寺岛的手因为划伤,加上上完药后血液循环加快,所以感觉很烫。而羽多野的手经过酒精的清洗,酒精在挥发之后降了温,现在羽多野托着寺岛的手,让寺岛非常享受那来自羽多野手上的凉意。

当羽多野准备用酒精冲洗寺岛的伤口的时候他停住了,羽多野一撇头后抓着寺岛的手腕立马起身,躲进了一个房子里。

进入房子后,羽多野涉看见了地上的一个活板门,打开了它,将寺岛推了下去,自己也跟着下去了。

“搜索这一片区域!……”涉拓二人躲好不久,警察果然来了。带队的警长看见了地上遗留的装有药品的塑料袋,命令警员展开搜寻。

“下面的那两个,双手举高,慢慢走出来!不然我们就开枪了!”然而,两人还是被发现了。羽多野涉拎着酒精举着双手,顺从地走了出来,寺岛紧紧地跟在羽多野的身后,双手叠在一起悬在半空。

周围的警察都端着AK47指着两人,看着他们慢慢走上来。

羽多野冷静地观察着周围的警察,他在找一个便于下手制造混乱的时机。

“把你手上的东西放下!快点!”靠近门口的警察抓紧了枪把,朝羽多野喊道。

“好……”羽多野眯起眼睛,再次确定了周围的情况,突然他将手中的酒精甩向了门口的那个警察,迷糊了他的注意力后,羽多野涉一手将寺岛拓笃推出门口,一个转身旋踢,踢倒了后面的警察,在放倒了他们两个后,羽多野涉跟在寺岛后面走出了门口。

“不许动!!!”就在羽多野的注意力转到门口的时候,就迎面狠狠的吃了一个枪托。这一击直接将羽多野的鼻梁打断,鼻血瞬间流了下来,羽多野涉感觉眼冒金星,身体下意识地跪在地上,他捂着自己的脸,用手撑地想要站起来,却被警察摁在地上并铐上了手铐。

“涉…………”寺岛拓笃在被羽多野推出门后,就被控制住了,因为被枪抵着,所以他眼睁睁地看着羽多野被那样控制,只能轻轻地叫着羽多野涉。

羽多野被警察架着起身,他看见了寺岛关切他的目光,自己鼻子上挂着两条血线微微摇头,用眼神示意寺岛不要乱动。

警察押着两人即将到达警车,然而羽多野涉不知道什么时候解开了手铐,他夺过了身旁警察手中的枪,一脚将其踹倒在地,然后他像打棒球一样,将寺岛拓笃身旁的警察打倒在地。

只听见一声清脆的上弹声,羽多野涉先是瞄准了面前的警察,之后端着AK47朝警察的脚下扫射着。因为AK47的弹匣只有30发子弹,羽多野涉必须在弹匣清空之前,让自己和寺岛拓笃都坐上车。

面对如此的攻击,警察们都有些懵,他们忘记了反击,也不敢上前。

羽多野涉一边端着枪“攻击”着警察,一边用身体将寺岛拓笃推向警车。

寺岛拓笃被羽多野推向警车,自然明白了羽多野的意思,在羽多野涉将周围的警察“清空后”,寺岛冲向了警车在这过程中留给寺岛拓笃思考“到底是打开后座的车门还是驾驶室的车门”的时间非常少。

寺岛拓笃冲到了警车的后座车门前,因为双手被反铐着,他转身背对着车门,顾不得手上的伤,拉开了车门倒了进去。

羽多野涉在寺岛拓笃进入了车中后,丢下手中的枪冲向警车,拉开了驾驶室的门,踩离合,打火,挂挡,踩油门,换挡一气呵成。

仿佛是刹那间的事情,警察就从后视镜消失地无影无踪。

愛抓抓噠大姨媽
純粹是為了應援森川智之蝦餃~~...

純粹是為了應援森川智之蝦餃~~這個系列……除了喘還有啥Σ(゚ω゚;≡⊃     蝦餃sama對不起m(._.)m    我是A店預約購買,然而至今都沒有聽完第一軌      宣傳頁說今冬發行第二彈  糾結要不要入呢……

純粹是為了應援森川智之蝦餃~~這個系列……除了喘還有啥Σ(゚ω゚;≡⊃     蝦餃sama對不起m(._.)m    我是A店預約購買,然而至今都沒有聽完第一軌      宣傳頁說今冬發行第二彈  糾結要不要入呢……

花梨涉-HaNa

【声优】戦争ゲーム 26

(小寺回归,樱润上线!)


☞阅读巨坑前,先说说注意事项。


☞架空世界,有点严重ooc,背景在一站到二战期间的日本,但是会有很多现代元素的加入,是一个关于异能的故事,人设会随着剧情发展而改动,所以之前的人设就没有啦!


☞因为世界观过于复杂,所以我会在文中进行一些,这样会好理解点(明明就是你懒!)


☞人物过多,人物背景复杂,所以没有看到自家声优的妹子和太太们也不要太激动,看不懂的可以评论戳我√广泛接纳各种好的点子或者建议或者声优小剧场~


☞话不多说,正文开始↓


==========————==========


无尽的黑暗笼罩着寺岛拓笃的神经,他已经在这个混...

(小寺回归,樱润上线!)


☞阅读巨坑前,先说说注意事项。



☞架空世界,有点严重ooc,背景在一站到二战期间的日本,但是会有很多现代元素的加入,是一个关于异能的故事,人设会随着剧情发展而改动,所以之前的人设就没有啦!



☞因为世界观过于复杂,所以我会在文中进行一些,这样会好理解点(明明就是你懒!)



☞人物过多,人物背景复杂,所以没有看到自家声优的妹子和太太们也不要太激动,看不懂的可以评论戳我√广泛接纳各种好的点子或者建议或者声优小剧场~


☞话不多说,正文开始↓


==========————==========



无尽的黑暗笼罩着寺岛拓笃的神经,他已经在这个混沌的世界中醒过来又沉睡反复了无数次了,他不知道何时自己就会死去,他也不知道那场战争到底开始了没,他更不知道受伤的立花慎之介和等待他归来的羽多野涉有没有存活下来,他什么都不知道,因为他没有办法逃离这片黑暗。




寺岛拓笃沉睡着,他已不知道自己睡得是地面还是天空了,这个世界里没有方向,没有感触,就是一个虚无缥缈的世界,虽然他才经历了两天,但他已经认为过了一个世纪。




“好难受……”寺岛拓笃捂着自己的肚子,在混沌世界里他只找到过一个面包还有一小瓶水,虽然很庆幸有这样的食物供他生存,可是这依旧还是伤害到了自己的肠胃,每次都在疼痛中昏迷然后在疼痛中清醒,“我是快死掉了吧……”真不明白自己为何还能在这种时候开玩笑。




预知的能力也被封锁,寺岛拓笃第一次感受到无法预知任何的一切是有多么的恐惧,像是被任人宰割的牛羊一般。




“光……?”寺岛拓笃揉了揉眼睛,他已经多久没看到过光芒了,他拖着身子,一步一步地挪动到里光线更近的距离。




“是光啊!”寺岛拓笃第一次如此渴望阳光。



在手指触碰到光的那一刹那,寺岛拓笃被强光所包围,无法睁开眼睛。




再次醒来已经不知周围是哪里了。



“这……”寺岛拓笃还是很失落,在他眼前的,依旧是一片黑暗,可是他却听到了十分熟悉的声音。




“寺岛,太好了你终于醒了!”立花慎之介紧紧握住寺岛拓笃的手,可是他的笑容却没有持续很久,当他看到寺岛拓笃那个呆滞的眼神并且失去了聚焦能力的瞳孔时,他忍住了自己的哭泣。




旁边的梶下二人还没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可是一旁的小野大辅则是轻抚了一下立花慎之介的背。




“怎么了……立花桑。”寺岛拓笃用很虚弱的语气说道,然而他的眼睛却一直盯着天花板,却没有看向在他左侧的立花慎之介。




在那一刻梶下二人懂了。




寺岛拓笃,失明了。



这的确是一个非常难以一时间就令人接受的事实,可是当立花慎之介喂下那一勺水的时候,他的内心也突然咯噔了一下。


谁知道换来的是寺岛拓笃的失明。




下野纮知道,神谷浩史上次和他说过,虽然可以通过这个方法来救回寺岛拓笃,可是风险很大,说不定因为身体休止工作过久会导致身体某些方面出现故障也是很难保证的,寺岛拓笃是第一个中了“无人生还”奇迹醒来的人,失明来说,可以算是不幸中的大幸了。




“抱歉。我……”下野纮还想说点什么,却被梶裕贵拖着离开了房间。




“我,回到哨卫所了吗……为什么周围还是黑漆漆的……为什么!”寺岛拓笃慌了,他猛地抓起被子,想要下床,却被立花慎之介按了回去。



“没错,你的确是回到了哨卫所,在你沉睡的这一个月的时间里,我们都在想办法救你,可是……”立花慎之介应该是知道了这个方法的一个弊端,可是他需要让自己和寺岛拓笃都冷静下来,现在不是闹情绪的时候。




“可是什么?”寺岛拓笃无光泽的眼神中散发出来的是他的绝望和无奈,他直视前方,可他什么都看不到。




“这已经是所有人冒着生命危险换回来的最后的办法了,所以……”立花慎之介已经不敢再说下去了。




“所以我以后都要这样度过余生了吗……”寺岛拓笃笑了笑,“真是可怕。”抓紧被子的手也渐渐松开。




“不会的,拓笃。”小野大辅坐在床沿,他握紧了寺岛拓笃的手,寺岛拓笃能感觉得到,这是和羽多野涉一样温暖而又有力的手,“羽多野君会赶回来把你医治好的,所以给他一点时间,也给自己一个机会好吗?”




“涉君……”寺岛拓笃这才想起来这么久了他都没有听到羽多野涉的声音,“涉君去哪里了……”慌慌张张地抓着空气,希望能找到隐藏在哪里的羽多野涉。




“涉他在昨晚离开了哨卫所,具体去哪里我们也不从得知,可是他留下了纸条,说‘不能亲眼看见你醒来很抱歉,但无论发生什么,都请相信我一定会回来陪你的。’所以拓笃要相信涉他会回来的。”立花慎之介抚摸着寺岛拓笃的背部,让他能够好好地冷静下来。




“谢谢你们。我现在想一个人静一静,所以就……”寺岛拓笃扭了扭头,像是在寻找他们两个的方位,最后还是放弃了挣扎。




“那我们就先出去了……”两人几乎是忍着哭腔说出这句话的,当他们退出房间关上门的那一刻,看到了正趴在梶裕贵身上的下野纮。




他因为提炼技能消耗了大量的精神力,现在一时半会是没有办法再次使用异能的了,趴在梶裕贵身上只是希望能够找一个支点并且能够安慰彼此不愿意接受寺岛失明的现实。




“kaji君,快扶下野君去休息吧,最应该要感谢的是他的付出啊。”小野大辅向他行了一个礼,以表示对他的尊敬,这是他从寺庙里学来的教养知识。




萧条的哨卫所孤立在寒风之中,立花慎之介已经无法看到国家未来的希望了……




他放下笔,不得不说现在的局势已经完全不仅仅是哪边占上风的问题了,太子在如此被动且弱势的地位上,他们这群“苟且”存活在世上的能力拥有者究竟还能保留到什么时候……




与此同时的南区——



樱井孝宏和福山润正在为南区任务的执行感到焦虑。




“润,这条路我们上次已经走过了。”樱井孝宏看到了树干上他曾经留下来的记号,他发现从刚才开始他们就在这片树林里面转圈圈。




“可是这明明是另外一条路啊,怎么可能呢……”福山润不服气,继续翻找着他的地图。




“我觉得我们还是先停下来整理一下。”樱井孝宏望了望这个天,如果不在一个小时内找到出去的路,他们就要在这里过夜了。




“有人!”突然有两个精神力闪现在了樱井孝宏的察觉范围,他一把将福山润拉回自己身边,“一点钟方向,大约500米外。”




果真草丛中产生了一丝晃动,像是有人不小心碰到造成的。




“可是没有敌意。”福山润没有在那边感受到任何的压迫和威胁感。




“小心为好,南区现在也在强烈的抵制各种能力拥有者们,我们算是客场作战。”樱井孝宏扶了扶眼镜,半眯着的眼睛正在察看着那个草丛中的一丝丝微小的动静。




“看来你是没有真正了解过南区了。”福山润一个箭步冲上前去,钻进了草丛。




“润!”看来也是拦不住了,只好也赶去。




“原来是你啊!”福山润的声音让樱井孝宏安心了下来,上前察看情况。




两个陌生人蜷缩在草丛里,甚至还有一个人在颤抖着,像是被吓到了。




“请放过我们……”口中不断重复着的话语,听起来卑微又无助。




南区究竟发生了什么?这让樱井孝宏和福山润都很疑惑,甚至产生了一个不好的想法。




看来是要执行好一阵子的任务了……



==========————==========



很水很水?昨天晚上码了一个小时跟打鸡血了一样,还好开学初不是很忙,不过我想下个星期就开始魔鬼了……就这样吧……习惯了。后面的剧情走向什么的现在应该还不是很明显的吧,不过会一直增加角色就对了。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