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寺楷

153浏览    12参与
林子

爱(寺凤楷)

是我!!!别管!!封校发疯!


  我不爱他,我不能爱他,在我的世界里他不符合我的各项条件,所以我不爱他,我不能爱他他的谨慎入微,我不能爱他的故作姿态的小聪明,我不能爱他在爱的人面前的装模作样的小造作,我不能爱他对未来充满憧憬的心,我不能爱他,我确实不能爱他,因为他已经是别人的了。后来我杀了他,杀了他们,这是我该干的,为国除害,为母报仇,杀了他们废了我好大的劲,本是件高兴的事,可是我一点也开心不起来……


我爱他,我没有想到会有人爱我,我以为之前那名女子对我的善举和给我的尊重,是我一辈子的幸福时刻,但当他长大后整日的对我说着情啊爱啊什么的,令我的眼睛......

是我!!!别管!!封校发疯!




  我不爱他,我不能爱他,在我的世界里他不符合我的各项条件,所以我不爱他,我不能爱他他的谨慎入微,我不能爱他的故作姿态的小聪明,我不能爱他在爱的人面前的装模作样的小造作,我不能爱他对未来充满憧憬的心,我不能爱他,我确实不能爱他,因为他已经是别人的了。后来我杀了他,杀了他们,这是我该干的,为国除害,为母报仇,杀了他们废了我好大的劲,本是件高兴的事,可是我一点也开心不起来……




我爱他,我没有想到会有人爱我,我以为之前那名女子对我的善举和给我的尊重,是我一辈子的幸福时刻,但当他长大后整日的对我说着情啊爱啊什么的,令我的眼睛发晕,少年人的朝气有时候也会传染人,他让我误以为我能给他一个家,让我以为我有能力给他更好的未来,我想在当时我爱他,最爱他,爱他爱到忘记了那美好的未来本对于我们来说是痴心妄想,我们是那样的渺小,未来的轮盘不停的旋转,如果早知以后,我只想和你在一起……





  爱……,我爱他,但是我只是想要一个家而已,如果这也是个错的话,我只想要他,我错了,我错就错在不应该蜉蝣撼树一样的逆着未来的轮盘向着自己的死亡前进,但爱有什么错呢,徐凤年在我死前说爱我,笑的我伤口疼,他根本不懂爱,何谈爱一个人……不过是些对美好的向往罢了














真的爱疯文学,别管,顺序第一个徐凤年,韩貂寺,赵楷

林子

唯一(寺楷)

“你真的懂唯一的定义”

  还是我,你懂的


  九岁的赵楷,在宫里闯祸后,天子发怒了,他对这个太监带回来的私生子本来就不太满意,现在他闯祸了,赵楷在跪在养心殿的时候气氛不要太压抑,感觉随时皇上会让他掉脑袋,在他要哆哆嗦嗦的发抖的时候,韩貂寺回来了,看他一副风尘仆仆的样子一定是快马加鞭的赶回来的吧,赵楷心想


  韩貂寺一回来赵楷心里就平稳了不少


 他一回来就和赵楷跪在了一起说“陛下何必龙颜大怒,这小子从乡下长大怕是没见过好东西,才不小心碰毁了您的茶杯,我前几日在龙虎山得了一块好玉可谓是洁白无瑕可供陛下再......

“你真的懂唯一的定义”

  还是我,你懂的



  九岁的赵楷,在宫里闯祸后,天子发怒了,他对这个太监带回来的私生子本来就不太满意,现在他闯祸了,赵楷在跪在养心殿的时候气氛不要太压抑,感觉随时皇上会让他掉脑袋,在他要哆哆嗦嗦的发抖的时候,韩貂寺回来了,看他一副风尘仆仆的样子一定是快马加鞭的赶回来的吧,赵楷心想


  韩貂寺一回来赵楷心里就平稳了不少


 他一回来就和赵楷跪在了一起说“陛下何必龙颜大怒,这小子从乡下长大怕是没见过好东西,才不小心碰毁了您的茶杯,我前几日在龙虎山得了一块好玉可谓是洁白无瑕可供陛下再打一套茶具,至于他我会带回去严加管教定要给他个教训”说完往地上磕了个响头,赵楷也跟着磕着不敢抬头,过了会听见皇上有气无力说“算了,我也不计较了,你们下去吧”


 赵楷和韩貂寺回到他们居住的地方,韩貂寺赶紧把门窗都关好了,然后把赵楷拉回来紧紧抱到怀里,马上问到”有受伤吗?,他有没有打你?”

  赵楷觉得这是他体会过的最紧的拥抱了也是最有安全感的怀抱了

  “没有,他还没对我做什么你就来了”

  “那就好,那就好那就好”

  “大师傅,你要哭了吗?你别哭我以后会小心的,但是你为什么对我这么关心我只是你捡来的小孩”

韩貂寺因为太慌或者回来的时候太急了,导致问他话的时候气息有点不稳

  “别胡说!你是当今天子的儿子!再说你叫我一声大师傅,我就永远是你大师傅!”

  “那大师傅你会收别的徒弟吗?”

  “你想让我收别人做徒弟吗?”

  “不想!我想让大师傅永远都是我的”

  “那你就是大师傅唯一的徒弟”

  “好!大师傅可要遵守诺言”

林子

(寺楷)徐凤年的疑问

深夜短打,没有逻辑,慎入!


    在外游历的时候,徐凤年身上可谓是一穷二白,他老爸给的武功秘籍什么的几本书,说是穷的时候可以卖出去,是千金难求一本的孤本老值钱了,话锋一转又说,你也可以学习学习武功,出门在外不受欺负嘛!


  徐凤年心里一阵无语你想让我学武功不用拐弯抹角的说,反正我不学!这秘籍让我扔掉我也不学!


  结果真如徐凤年所说这几本秘籍传世古书全都用来蹲茅厕的时候用掉的……


  正是他死也不学武功这个劲没少让他陷入危险境地


  某...

深夜短打,没有逻辑,慎入!




    在外游历的时候,徐凤年身上可谓是一穷二白,他老爸给的武功秘籍什么的几本书,说是穷的时候可以卖出去,是千金难求一本的孤本老值钱了,话锋一转又说,你也可以学习学习武功,出门在外不受欺负嘛!


  徐凤年心里一阵无语你想让我学武功不用拐弯抹角的说,反正我不学!这秘籍让我扔掉我也不学!


  结果真如徐凤年所说这几本秘籍传世古书全都用来蹲茅厕的时候用掉的……


  正是他死也不学武功这个劲没少让他陷入危险境地


  某天徐凤年实在是没钱了也是几天没吃饭没劲,就拿了个碗放在自己面前打算坐地乞讨


  坐着坐着他就睡着了,到了下午他被大太阳差个晒熟的时候醒了,刚一抬眼往街边一望就看到了让他印象深刻的场景


  他也不是没见过美人,他院里的丫鬟哪个不是倾国倾城花容月貌的各个类型的都有,但在他看见那个人的时候他心里就笃定我一定要让他记住我,仿佛自己也不饿了,他的眼神仿佛看直了


  他看见的正是赵楷,但他没注意到旁边的韩貂寺,赵楷和韩貂寺正牵着一匹马在街上一边走一边聊天,当徐凤年看见他们的时候赵楷正被韩貂寺讲的某个皇子的黑历史逗笑,没想到这般美妙的场景把徐凤年给俘获了


  他们边走边说笑很快就走到了徐凤年的面前,赵楷感受到了他炙热的目光,还以为这个乞丐要让他给钱,他也觉得这个小乞丐很惨,明明和自己差不多大,却在这里乞讨,想着想着思绪就跑选了,最后想到若不是自己被大师傅捡回来自己是不是也会在哪里乞讨呢?


  韩貂寺看他不走了顺着他的目光看过去就看见一个小乞丐在盯着赵楷,而赵楷在出神,便知道赵楷想到了自己的小时候,他偷偷的把手放在了赵楷的背后,轻柔的安抚着,再在身上摸出几贯钱放在了徐凤年面前的碗里。


  赵楷也感受到了大师傅的安慰收回了自己的思绪对着大师傅笑了笑说“大师傅,我可没那么容易伤感”韩貂寺也笑着说“我知道”说着又准备继续前进,想找个客栈住下,走着,韩貂寺在看了看那个乞丐的眼神,他肖想了我的人,他想


  徐凤年想真的有这么好看的人呢,好像天仙下凡似的,他叫旁边那个很不好惹的人师傅??为什么感觉他们师徒的关系不一般呢?为什么天仙要陪魔鬼呢?天仙就该和我这个世子在一起,看我回去跟那老不死的说把他给抢回来!


  徐凤年看见他们要走赶紧把碗和碗里的钱揣在怀里去追他们,这可是吃饭的家伙丢了可不行老黄知道要急的,徐凤年心想


  “不知这位天仙要去哪处??这的地方我都认识!看两位面容疲惫可是要去客栈休息?我知道有家实惠的!要不我带你去吧!”徐凤年赶到赵楷面前对他说恨不得马上就带着他去客栈开房了,赵楷被这一溜嘴炮说的一愣,一看他这么热情就说“不错,被你发现了,那你就带路吧”“好嘞!”看赵楷答应的这么快徐凤年有些惊讶但没在脸上表现出来就带着他们出发了,赵楷心想“管你什么人什么目的反正大师傅在我旁边我什么都不怕”韩貂寺明显知道赵楷心里想的就纵着他没说什么


“快走些吧,天快黑了”

“一会就到了,别着急啊”


没走几步,在不远处就是徐凤年说的那个客栈,他一路领着赵楷和韩貂寺来到了柜台,柜台一见到他就心累,这人怎么又来了


“我跟他有些话说你们等一下啊”徐凤年对赵楷和韩貂寺说

  “看见那个天仙了吗?等他入住之后把他的房间告诉我!”掌柜说“凭什么啊?”徐凤年伸出四根手指指着天一副对天发誓的样子说“你告诉我配合我行动我就把我之前钱的钱一次结清”掌柜一听眼睛都亮了“你说的啊!别反悔!”“行了!赶紧回去吧!”掌柜的就跑回柜台后面了


  “客官两位两间房?”说着就把两间房的钥匙往外拿,就听见韩貂寺说“一间房”“啊这,瞧我这是有些糊涂了,客官是一起来的当然是一间房了”说着就把一把钥匙拿了出来,被韩貂寺取走后就带着赵楷上楼了,磨蹭半天天都黑透了


  等他们上了楼后掌柜的就去外面跟徐凤年传递情报了

 “什么?!他们两个只开了一间房?!”

 “对啊”

“你把他们隔壁的房间给我,我到要看看他们要干些什么?”

徐凤年心里越来越感觉不对劲,不会是老婆要跑吧?!徐凤年心想

掌柜的把钥匙给他后他就上去了,正好看见韩貂寺和赵楷进屋他也赶紧进了去隔壁的屋子


  赵楷感觉到自从徐凤年和掌柜的说话之后心情就不好了,甚至可以说非常生气


对于韩貂寺的功力来说徐凤年那些悄悄话他都听得见,但赵楷来说还是差一点,“刚才的话幸好他没听见”韩貂寺心想,所以赵楷并不知道韩貂寺为什么生气


  进了门赵楷就被韩貂寺压在墙上深,吻,他因为太过于突然惊了一瞬,然后就随着韩貂寺的节奏配合着他,在赵楷快要喘不过气的时候韩貂寺终于放过了他,这是赵楷浑身已经被韩貂寺吻软了,此时一放开他就整个人歪在了韩貂寺的怀里

“大师傅……大师傅”赵楷满含情欲的叫到,那意思再明显不过,赵楷边说边把自己往韩貂寺怀里送


“唉,宝贝”韩貂寺答应道

“想要吗…?”

“嗯……”

听到赵楷同意了韩貂寺立刻亲了上去,

“去…床…上…”赵楷断断续续的说道

“好……”他们亲着亲着就倒在了床上











隔壁的徐凤年“……??????”


林子

一些不负责任的言论

 一些现代au 可能不过审  mob预警

  

   韩貂寺是在某个不能言说的地方找到赵楷的

  

  小孩的大眼睛怵生生的看着他觉得他是他的下一个客人

  

   赵楷不着片缕的坐在床上,手指不自然的触碰着意识到后再分离,这个过程发生过好多次,在他被那很捡到的那天开始他就开始干这种事,虽然他干了很多次他还是会害怕,因为那过程实在不算是美好

  

  事实是他很害怕干这种事,但不好的话会被爸爸赶出去的

  

  在他出神的时候,门突然打开了,韩貂寺开门的时候没想到会是这样的光景,这让他吓了一跳,脑袋上的青筋凸起的明显,但整个人都怔住了...

 一些现代au 可能不过审  mob预警

  

   韩貂寺是在某个不能言说的地方找到赵楷的

  

  小孩的大眼睛怵生生的看着他觉得他是他的下一个客人

  

   赵楷不着片缕的坐在床上,手指不自然的触碰着意识到后再分离,这个过程发生过好多次,在他被那很捡到的那天开始他就开始干这种事,虽然他干了很多次他还是会害怕,因为那过程实在不算是美好

  

  事实是他很害怕干这种事,但不好的话会被爸爸赶出去的

  

  在他出神的时候,门突然打开了,韩貂寺开门的时候没想到会是这样的光景,这让他吓了一跳,脑袋上的青筋凸起的明显,但整个人都怔住了。

  

   韩貂寺的心情突然从终于找到他的欣喜若狂变成你怎么这样的震惊到我怎么没早点找到你的自责到你妈妈要是知道你这样这让我怎么活啊!的愧疚

  

  韩貂寺为了接赵楷回家还好好的收拾了下自己,他穿着他平常不会穿嫌紧绷不自由的西服,扎好了领带,全副武装的盼望着会给赵楷一个好的初印象

  

   韩貂寺进门后迅速的用被把赵楷裹成一个球的样子,然后他坐在床尾用手撑着头思考着怎么会变成这样?

  

   韩貂寺是在五天前得到的赵楷的消息,听到友人说的这个消息的时候他心里的大石头轰然落地

  

  韩貂寺激动对他说“我想见他,我要带他走,我要养他”

  

   但是友人皱着眉说“他已经被人领养了,而且已经领养一年多了…”

  

   韩貂寺说“没关系,我会让他把他给我的!我会开条件给他的”韩貂寺心里更加坚定

  

  五天后友人带来了好消息

  

  “他同意了!”

  

  赵楷这五天过得并不好,他爸爸不知道为什么突然性情大变,每天都很烦躁,他只能学着爸爸对他说的话,对爸爸表示喜欢,乞求他不要生气,但他们最后都会做和客人做的事。

  

  最近见的客人也变多了,让他睡觉都睡不好,在第四天的时候爸爸突然不生气了,对我特别好,也让我睡了个安稳觉,第五天的时候他跟我说有个客人让我在旅馆等他,我不疑有他,就在旅馆等他,我等了半天,才进来了个怪人,一进来看见我都傻眼了,是我太漂亮了吗?爸爸常常摸着我的脸夸我漂亮

  

  但他太奇怪了他没有干那些人干的事情,没有一进门就色眯眯恨不得将我吃掉一干二净充满罪恶的眼神,没有向我扑过来对我上下其手,没有拿他那个东西戳我,没有对我说拿着表达喜欢的话语

  

  但他真的好帅啊,我感觉他和那些人不一样!他一进门我就看出来了!

  未完待续

  

  

  

林子

我真的喜欢双性文学!


  我想看赵楷被韩貂寺捡回来之前因为身体的原因收到人们的辱骂和拳打脚踢而对自己的身体感到厌恶


  觉得自己的身体是个耻辱


  别韩貂寺拎进宫后就一直很自卑敏感


  直到韩貂寺知道了他秘密


  觉得韩貂寺会送他回去而对着他大哭然后求他不要送他回去,而韩貂寺一直抱着他知道他不哭之后跟他进行沟通


  然后每天的夜里韩貂寺都会和赵楷聊天让他心态变好


  然后在以后的岁月里让他知道他的身体不是耻辱而是一...

我真的喜欢双性文学!


  我想看赵楷被韩貂寺捡回来之前因为身体的原因收到人们的辱骂和拳打脚踢而对自己的身体感到厌恶


  觉得自己的身体是个耻辱


  别韩貂寺拎进宫后就一直很自卑敏感


  直到韩貂寺知道了他秘密


  觉得韩貂寺会送他回去而对着他大哭然后求他不要送他回去,而韩貂寺一直抱着他知道他不哭之后跟他进行沟通


  然后每天的夜里韩貂寺都会和赵楷聊天让他心态变好


  然后在以后的岁月里让他知道他的身体不是耻辱而是一件很正常的事


   让他不在自卑然后成为剧里那只打不死的小强


  (突然一把刀,哈哈哈哈









林子

生若浮梦 预告

非典型四角或三角恋

主要是虐文,标题也看得出来,徐凤年的粉丝不要看,对徐凤年非常不友好,主寺楷,请不要吵架,也不要骂我,心情不好的产物没有逻辑,没打徐凤年的tag是怕吵架


  赵楷刺杀徐凤年的行动在李淳罡一颗雨滴把水甲杀死后才想到徐凤年原来这么难杀


  正在他站在金甲的肩上准备撤退的时候,听到一声清冷的声音


  “把他给我抓住”


  遭了,我不能被他抓到,赵楷心想,可还没等他有所动作李淳罡就到了他眼前


  无路可逃,这是赵楷被绳子绑住摔在马车里的时候的第一个想法,...

非典型四角或三角恋

主要是虐文,标题也看得出来,徐凤年的粉丝不要看,对徐凤年非常不友好,主寺楷,请不要吵架,也不要骂我,心情不好的产物没有逻辑,没打徐凤年的tag是怕吵架


  赵楷刺杀徐凤年的行动在李淳罡一颗雨滴把水甲杀死后才想到徐凤年原来这么难杀


  正在他站在金甲的肩上准备撤退的时候,听到一声清冷的声音


  “把他给我抓住”


  遭了,我不能被他抓到,赵楷心想,可还没等他有所动作李淳罡就到了他眼前


  无路可逃,这是赵楷被绳子绑住摔在马车里的时候的第一个想法,“我要想办法脱身,可外面有凤字营把守这怎么办,大师傅,我的小命不会就断在这里吧”赵楷心里已经完全预测了徐凤年抓他会杀人灭口这件事


  可赵楷等啊等等啊等也没有等到徐凤年的审问一直到他睡着



  而当时徐凤年的马车里的情况


  “你抓住一个小小的刺客干什么?之前刺杀你的人可大有人在,他有何不同”姜泥一脸不解的问徐凤年


  “我,我当然有自己的计划了,你就别管了”


  姜泥被徐凤年怼了后想抬起眼睛想反个白眼结果被徐凤年阴翳的表情吓到


  “那个小刺客的命运应该不会太好啊”姜泥心想




林子

名字

世人都叫你韩貂寺,而只有我知道你叫韩生宣,但名字不重要,你只是我大师傅

世人都叫你韩貂寺,而只有我知道你叫韩生宣,但名字不重要,你只是我大师傅

林子

想写abo的文,但信息素不知道写什么,有什么想法吗?

想写abo的文,但信息素不知道写什么,有什么想法吗?

林子

(寺楷)如果大结局赵楷活下来了

 深夜短打!

  be慎入!

可能是中长篇,没写完


“大师傅小心!”


  可是比他的话先来的是徐凤年唤来的十二柄飞剑,那飞剑凭借着徐凤年的两袖青蛇刺穿了韩貂寺的身体。


   韩貂寺松开了掐住的徐凤年的脖子,让徐凤年终于有个喘口气的机会


  “要不是李淳罡的剑意和邓太阿的飞剑,您们杀不了我”


  徐凤年恢复了一下赶紧开口说“我娘遇害的那天晚上还有谁?”...


 深夜短打!

  be慎入!

可能是中长篇,没写完

   






“大师傅小心!”




  可是比他的话先来的是徐凤年唤来的十二柄飞剑,那飞剑凭借着徐凤年的两袖青蛇刺穿了韩貂寺的身体。


   韩貂寺松开了掐住的徐凤年的脖子,让徐凤年终于有个喘口气的机会


  “要不是李淳罡的剑意和邓太阿的飞剑,您们杀不了我”


  徐凤年恢复了一下赶紧开口说“我娘遇害的那天晚上还有谁?”


  “幕后主使是谁你不是很清楚吗?”


  韩貂寺说了这一句话后就不再开口了

“大师傅?”赵楷声音颤抖的叫着 “诶”韩貂寺回着他“快过来让我好好看看你”


  赵楷已经腿软了,又被徐渭熊把双手压在背上不得动弹,已经是跪在地上的状态,可是他的眼睛始终在韩貂寺身上从未动摇


  徐渭熊听到韩貂寺的话后看了一眼徐凤年,在得到同意后放开了赵楷


  赵楷一得到自由就马上向韩貂寺爬了过去

  “大师傅你怎么样了?”说着已经满脸是泪了

 韩貂寺披头散发,身上被邓太阿的剑戳了好几个血窟窿看着很是可怕,但赵楷一点都不在意,他跪在韩貂寺的旁边,把他的身体抱到腿上又把他的白发拿手梳理好,然后把韩貂寺脸上落得他的眼泪擦掉,但越擦越多

  “别擦了……”

  韩貂寺握住赵楷的手说

  “让我再…好好看看你……,长大了……”

  “大师傅我舍不得你”

  “这是……我应得的……报应”

  “不,不是”

  “你以后……的路还很长,要好好……活着”

  说完后手就握不住赵楷的手了,赵楷赶紧反握住韩貂寺的手

   “我不要自己走,大师傅”赵楷喃喃自语

  “你带我走吧”

  “你走了我还活着干什么”



  说完就把韩貂寺好好的放在了地上,从地上捡起一把剑就要自杀


  徐渭熊一看赵楷的动作一下就把他拦住了


  “你拦我干嘛?!

  “我还不能和他一起去了?”


  “他只是你师父而已!”徐渭熊本着多年同学情谊拦着赵楷不让他自杀


  “师父?徒弟?你们就只是以为我和他就只是师徒关系?!”


  赵楷瞪着徐渭熊的眼睛通红,不只是哭的眼睛里还布满了红血丝,看着很是疯狂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赵楷突然开始大笑起来


  “徐凤年你这么聪明你怎么没算到我和他的关系呢?”


  “哦?!你和他什么关系?”这句话挑起了徐凤年的兴趣


  “你真是虚伪至极!”


  “嘴上说着一些深明大义的句子,做事却是另一套行径”


  “现在还和我说什么,你从未想过挑起战争”


  “徐凤年我算是看透你了,那个问题我是不会告诉你答案的”


 说完,抱起韩貂寺死去的尸体就往船上去


  “算了,师父让我活着那我就活着吧”


    青鸟想追上去却被徐凤年阻拦了


  “人已经杀了,他……就算了吧”


  “徐凤年我不会再和你争什么了,人你杀了,你想知道也都知道了,就让我和他一起安稳的度过后半生吧”


  赵楷没回头一边走一边大声的说着


  “只要你不捣乱我就不会让你不好过”


  “这可是你说的,别反悔!”

  


  赵楷抱着韩貂寺上了船,后面金甲也上了船,他就打了个响指指挥着金甲驾船出发了


  他把韩貂寺的尸体放在船舱的床板上,看着韩貂寺苍白的脸开始发呆


  思绪一下子回到小时候



林子

两个父亲的battle

深夜短打

别带脑子看,只为自己爽!

韩貂寺x赵楷!!!!!!微徐骁x徐凤年!

文写的不好!对不起!!


   又一天,徐骁在宫中下棋,“听说世子到江南了”


   徐骁拿着颗棋子看着棋局轻微的点了点头,“你这消息但是挺快的”

  “那确实,想不慢都不行啊,你那小子也是有一手”


   徐骁哼了一声,但棋子也一直没下在棋盘上想必是犯了难,“唉”


  “欸,你不会还要悔棋吧”

 “那不然呢下也下不过你...

深夜短打

别带脑子看,只为自己爽!

韩貂寺x赵楷!!!!!!微徐骁x徐凤年!

文写的不好!对不起!!










   又一天,徐骁在宫中下棋,“听说世子到江南了”


   徐骁拿着颗棋子看着棋局轻微的点了点头,“你这消息但是挺快的”

  “那确实,想不慢都不行啊,你那小子也是有一手”


   徐骁哼了一声,但棋子也一直没下在棋盘上想必是犯了难,“唉”


  “欸,你不会还要悔棋吧”

 “那不然呢下也下不过你,当然悔棋了”徐骁向对面的人笑着说,但当徐骁的手正要靠近棋盘的时候门敲响了。




  韩貂寺走了进来对着杨太岁和徐骁拱手做礼“上柱国”


  韩貂寺一进来就看见徐骁拿着棋子长考,又看了看棋局说“上柱国这棋局有些险峻啊。”


  徐骁听了轻笑一声,杨太岁说“这几天他可是一局也没输啊”“哦?”


  杨太岁接着解释道“只要他下不下去,他就悔棋,这几天他是真的没输”



  徐骁接着说“你要是没进来我就悔了,是什么风能把大内宦官之首,大名鼎鼎的人猫给吹过来”心想肯定是为了自家小孩吧,这老头还能为啥。翻了个白眼。


  韩貂寺听了,从怀里掏出一封信


  “世子已到江南,我这有封密保要交给你”说着把一封信放在了桌子上,徐骁拿起那封信看了看没有拆开又给扔了回去。

  “我年纪大了,不免有些老眼昏花,你读给我听吧”


 韩貂寺把信拿起来顿了一下说“世子在江南将一位书生绑于马后拖拽致死,此事已引起江南地区书生的不满”说完看了一眼徐骁,那意思再明显不过你儿子又犯事了!


  徐骁一听这是说我儿子坏话暗悄悄的和我比儿子呢,必须怼回去!

  “唉,世子风流惯了,况且我儿子做事肯定事出有因,不必在意”


 韩貂寺听了又说“这,还有第二封信”

  徐骁抬手示意,讲

  “世子遭刺客暗杀”

 徐骁一听笑了,轻轻摆手,“没事”

  过了一小会,徐骁看韩貂寺还站在这说“你还有事吗?”

 “有,但要请杨太岁回避一下”

  “行行,你们好好聊我出去回避一下”

  杨太岁往外走,等到杨太岁把门关上的时候,屋子重回寂静。

  “他走了你可以说了吧,什么事情这么重要”

  “这当然是最重要的”

  “我徒弟前几日刚到的江南,怎世子也去了?”

  “世上有何世子去不得的地方?”

  “当然没有,但为何追着我徒弟不放”

  “我儿子我可管不着,你不会吃醋了吧”

  “上柱国就如此大度?”

  “我对我儿子可是有一定的信心的”说完奸笑了一下,“绝不会做底下的那个”

  “你…”

  “我,我什么我”

  韩貂寺阴冷的笑了一笑,好,这是你逼我的

  “上柱国对自己的儿子如此有信心,世子知道你对他的心思吗?”

  徐骁怔住了笑了笑咬着牙说“那他知道你的心思吗?”

   今天这场比赛你必输无疑韩貂寺心想

  “我们已经私定终身了”

  “好,好,好,”

  徐骁已无话可说,今日他已败了“我会让凤儿离你徒弟远点的”瞪了韩貂寺一眼

  韩貂寺已知道自己的目的达成了就乖乖退下了。


  杨太岁回来时看着徐骁一脸的便秘的样子心想,肯定是好大一件事!!

筱柒凌依

双死即he

“我不懂怎么争”

“我教你”

救命呜呜呜呜他们都死了他们he来呜呜呜呜我不管

“我不懂怎么争”

“我教你”

救命呜呜呜呜他们都死了他们he来呜呜呜呜我不管

林子

呜呜呜呜呜呜呜,本来嗑凤楷,但是看了大结局后觉得,一对没有cp感的cp还不如韩貂寺对赵楷的有问必回。呜呜呜呜呜呜,哭死我了!希望赵楷能有一个人对他好!

呜呜呜呜呜呜呜,本来嗑凤楷,但是看了大结局后觉得,一对没有cp感的cp还不如韩貂寺对赵楷的有问必回。呜呜呜呜呜呜,哭死我了!希望赵楷能有一个人对他好!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