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将军与妓

642浏览    16参与
芝士芋圆.

「博君一肖」将军与妓

#提前的王耶啵生日贺文

#非cp粉慎入不接受道德标兵ky

#此文为二发 首发八月五日指路汤圆创作ID:兔兔酱_林祀北

世味年来薄似纱,谁令骑马客京华

.

京城街道车水马龙,繁景盛世每每都会惊艳了从他乡而来的世俗之人的目光。

巷口贩卖冰糖葫芦的老人憨憨的笑声与茶馆内手摇一把折扇的说书人信手拈来的才子佳人的故事合为一体。

游人不断,络绎不绝。

除此之外,可最让来访之人流连忘返的却是那烟花之地。尽管如今的政法早已被坐在龙椅上那位抓得紧紧的,可还是少不了一些风流的公子哥来去匆匆——

人人皆知那甜水巷深处的寻春阁被唤作是男儿们的温柔乡,那胭脂俗粉总是惹得民间有不少父母吓唬自家姑娘说你要...

#提前的王耶啵生日贺文

#非cp粉慎入不接受道德标兵ky

#此文为二发 首发八月五日指路汤圆创作ID:兔兔酱_林祀北

世味年来薄似纱,谁令骑马客京华

.

京城街道车水马龙,繁景盛世每每都会惊艳了从他乡而来的世俗之人的目光。

巷口贩卖冰糖葫芦的老人憨憨的笑声与茶馆内手摇一把折扇的说书人信手拈来的才子佳人的故事合为一体。

游人不断,络绎不绝。

除此之外,可最让来访之人流连忘返的却是那烟花之地。尽管如今的政法早已被坐在龙椅上那位抓得紧紧的,可还是少不了一些风流的公子哥来去匆匆——

人人皆知那甜水巷深处的寻春阁被唤作是男儿们的温柔乡,那胭脂俗粉总是惹得民间有不少父母吓唬自家姑娘说你要是不听话就把你送到青楼去的流言。

吓唬小孩的功夫倒还真是每家每户爹娘的拿手绝活。不得不说,还真挺有用。

肖战趁着在台上跳舞取悦台下那些肥头大耳的老爷子们的空偷偷瞟向门口又被娘亲给吓哭了的小孩攥着衣角,抽泣着埋头走过。

本是清冽的眉间因被点上一粒朱砂痣而衬着那生的极好的桃花状似的眼眸顿时流转片刻,低

低地抚了红裙向台下抛下一个媚眼。

一阵热烈的叫好声响彻了整个寻春阁。

见状,他倒也毫不矜持地撩了裙摆,柔肠百转,浮生乱芳华。

台下那等色眯眯的风流男子一个劲儿地向着肖战挤眉弄眼,似是一群即将扑食的饿虎般调侃着。

肖战自己倒也毫不见怪,眼角带笑,妩媚地开了糯嗓喃喃地唱着民间正当红的民谣。

他正唱的起兴,不料不知从哪儿砸开一块沉甸甸的纯金子,正中肖战那衣襟怀内,随后掉落在地面,愕然发出一阵清脆的声响,顿时让台上台下等人愣住了眉眼。

被人忽然如此大方且随意地扔下纯金,本是让那些比他卖力不知多少的青楼女子煞羡,可肖战在眸中微微浮起一丝奇异时便立马柔情回原来的模样。

  

附身捡起那位有钱公子投来的赏钱,据傲眉眼微醺,糯齿轻语着:“那就多谢这位公子的赏赐了。”

  

正想着重新抚琴坐回原位,不料台下一人顺着他的话低声道:“既要感谢,那乃是只言片语就可打发了的?”

  

肖战身体微妙地一倾,似是明白他话中有话:“公子怕是新来的不知,我虽是这寻春阁花魁,但也有个卖艺不卖身的老规矩。”

  

语落,台下立马起了一阵嗔笑,议论这定是个初来乍到的有钱人家的公子哥。

  

不料那丢金子之人竟出乎意料地没有恼怒,反倒是忽的站起身来露了脸,颦颦向肖战走去。

  

这本是被论为是个什么都不懂的公子哥的男人,却刹那间惹得那些平时不羞不燥的青楼女子红了颊。

  

那男人貌美肤白,周围似是天生就带着清淡飘渺的仙气,五官端正玲珑,洁白的肌肤在阳光下如同上乘的白玉般细腻。

  

“小生姓王,字一博。”他极为嚣张地踏上了本是只有肖战一人独立的台前,凑近他软绵的耳垂间轻声道。还未等眼前那人垂了眼眸说一句公子请自重,便又压低了声线道着:

  

“不知公子您姓甚名谁?家居何所?”

  

是……公子,而不是姑娘,更不是小娘子。

  

肖战手上的动作一滞,若不是有薄纱帐挡住了他的正脸,台下的所有人都得对他忽然僵持的笑容疑惑不堪。

  

世人皆知温柔乡,温柔乡内美花魁。却不知那所谓的“只卖艺不卖|身”的花魁小娘子却是个男人。

.

上好红木所雕刻制成的门扇自然关开悄然无声,肖战锁了好门窗,确定隔墙无耳后才冷冷地转向已坐在床榻上的男人。

  

半敛了眸,眼尾下垂,隔着轻薄的衣物依旧可见那不论是谁都移不开眼的身材。难道外面那群女人见将他领回了房竟是一副羡慕嫉妒却又无可奈何地表情。

  

“肖公子带我来着,难不成是想要共度良宵?”王一博明知肖战卖艺不卖身,却依旧不温不火地调侃道。

  

环佩叮当,公子如玉。

  

若是忽视掉那鸦青长睫下的风流,倒还真是个令万千女子都会红了脸颊的翩翩公子。

  

肖战听闻此话,撇了嘴,将他晨间扔与自己的金子还回了他,又从腰包里掏出几张数目不可低估的银票,一起送至王一博的怀里道:

  

“只要你不说出去,我什么都给你。”

  

本就是闻名于京城中的美娇娘,虽然从未卖过身,钱这些东西也自是不缺。珠宝绸缎,也是琳琅满目得不亚于任何一个千金小姐。

  

可随随便便就将几枚纯金扔与青楼女子之人,又怎会缺钱?

  

王一博撇了眼手中满满当当的钱财银票,冷了眼,一推手随意将它们放置与床榻之上。顺着肖战惊异的目光,伸手便揽了他比女人都还细软的腰。

  

那盈盈水眸里氤氲了一层水汽,本是排斥的目光在双手无意触碰到王一博的肌肤时微微颤了颤,脸红得似是置身于江南水色之中,在王一博心里撒下一把糖。

  

“那……我要你可好?”

 
 

本是身体已诚实地不行,可肖战到了最后还是嘴硬地倔了一把:“在战场上英勇无比的王将军此时在这等烟花之地寻乐子,这等事要是被朝中大臣知道您不怕有人在背后闲言碎语?”

  

语落,王一博轻笑了片刻,抬了温润的眸笑眼弯弯地望向眼前之人,眼尾缀着盎然的春意,似是从星空捞起的星星般阑珊,尚未回答,但瞬间便将他卧倒在床,连绵之际才开了嗓道:

  

“有你在,纵使全世界都背叛我,我也照样可以在战场上走下去。”

  

此后,不论在民间还是朝堂,总是流传着花魁与王将军的绝美爱情,糖葫芦的小贩总是管不住嘴冲着来往的客人道着:“今儿王大将军又来寻春阁找肖姑娘啦”;茶馆里的说书人也换了套路,成天讲述着那将军与妓……

.

京城风光依旧,御赐的招兵启示却已遍布每个角落。

  

“王将军怎么这么早就来看我了?可当真是想我想得紧啊。”肖战轻笑着,还是那副绵软狭长的桃花目,满腔柔情皆在眼中。

  

此刻王一博尚未发声,垂着本是多情的眼,此刻却凉薄地让面前那人儿说不出话。

  

片刻如同冻结了似的气氛让肖战敏感地感到有事情发生。

  

他微岷了唇,半晌后才听闻王一博开了口:“边疆遭敌国侵犯,陛下正在紧急招兵。作为主将,我…要上战场了。”

  

最后几个字是他在双唇颤抖着、压低了声线道出的。语落,肖战感到自己的身子似乎晃了晃,眼前的画面微妙地模糊了些许,他努力稳住自己的身体,姣好的面容如同一池柔水在周围漾开:

  

“那,我便在这等着将军凯旋归来。”

笑颜依旧,不温不火,不喜不悲。

  

语罢,他虽恭敬如宾地埋下头来,却依旧感受到头顶那人惊异热忱的目光。王一博微张了张唇,像是想要再说什么,却又终究没有吐出一个字。

  

最后,便冷冷地笑看着肖战,拂袖而去。

  

夜色凉如水,肖战在王一博的脚步远去后的下一秒便立即瘫坐在地,床榻上那人的温热由在,可他知道,那人怕是永远也不会再出现在自己的视野里了。

.

「一年后.」

太平盛世,京城的游人依旧不输于过往。小桥流水间,过往路人络绎不绝——

  

…听闻,现在世间的繁荣和平都是由一名王姓将军一手打下。连当朝陛下都敬他三分

  

…听闻,那王将军俊秀无比,年轻有为,甚至倾慕于一名花魁。曾留下一段流传千古的佳话。

  

…只可惜,他在上了战场后的最后一场大战间牺牲。未曾回归那他怀念已久的故乡,也未曾看见他那倾慕已久的故人。

  

呵.

  

肖战听着那说书先生深情款款的道述,岷下最后一口茶,眸中却早已波涛万丈。他走向柜台,正要掏出钱袋,不料那笑脸盈盈的姑娘竟扬了唇道:“刚才已经有位公子帮您付过银子了。”

  

  

肖战手指上的动作停滞了片刻,听闻此话,便示意着点了点头调头迈出门槛。

  

不知已走了多久,才到了自建的住处,竹门开关都咯吱响得厉害,甚是让他想到第一次将王一博带入房门内的场景。

  

肖战自嘲地笑笑,门外种着的桃树上落下的花瓣不知为何掉落在了门口些许,清淡好闻的花香竟比平常间更为浓郁。

  

他警惕地感到不对劲儿,心道:有人。

  

正想着抄起个坚硬的东西走向门外,担心是土匪下了山来劫持住所偏僻的人家。不料走了三两步起,竟猛地被那人扑向床边。

  

熟悉的体香与花香贯穿进肖战的鼻腔与心中,故人相逢,并未圆了那说书先生的故事。

  

“肖战,我回来了。”

是王一博。

  

闻言,肖战顿时不争气地红了眼眶,习惯性地搂住他的腰,窈窕身骨还是如从前般健壮,只是在那本是细腻的肌肤上多了几道永远也去除不了的伤疤。

  

“王将军真是想我想得比先前更紧了些,拒绝了天子的封赏,还留下了一个战死的言辞流落在民间。只为来寻求佳人如怀。”

  

王一博听罢,笑而不语,轻轻褪去了他轻薄的衣物,片刻后,娇|嗔在这偏僻的野外一阵阵的回响。

  

连|绵旎|旎间,肖战忽然想起当年王一博对他说过的话,用手指抵住了他正想要深吻进的薄唇,清隽的嗓音用一种只有他才能听见的声音穿进身上那人的耳畔:

  

“有我在,纵使全世界都背叛你,我也照样可以让你留在我身边。”

温柔软水繁星千万  不及你眉眼半分


「END」

時酒

【勇维】将军与妓 (大虐注意) 01〈前世〉

♂短小
♂我警告了!!!!!不要因为虐而喷我(不过哭了可以来号一下x)!!!!!这都是因为爱!!!!!!!!而且是HE啊啊啊!!!!!!
♂前世今生 前世的将军勇利x舞妓维恰
♂这是听完《将军与妓》这首歌之后的产物 (下面等等附歌词((会不会破梗啊?(我觉得会 把他当大纲吧
♂没听过的可以跳过歌词 听过的回味一下歌词吧
♂之前准备高考怨念太深不小心虐了但是请相信朕朕还是披着虐皮的傻白甜 (啥鬼
♂太虐了所以我把它改掉变成今生的一场梦 (?
♂MD我在拟大纲的时候把自己弄哭了但是写出来效果一不一样我就不知道了
♂略剧情操作 之前是维克托求的婚 这次交给勇利
♂预计7篇完结

以下正文

“见过将军。”

…是谁?...

♂短小
♂我警告了!!!!!不要因为虐而喷我(不过哭了可以来号一下x)!!!!!这都是因为爱!!!!!!!!而且是HE啊啊啊!!!!!!
♂前世今生 前世的将军勇利x舞妓维恰
♂这是听完《将军与妓》这首歌之后的产物 (下面等等附歌词((会不会破梗啊?(我觉得会 把他当大纲吧
♂没听过的可以跳过歌词 听过的回味一下歌词吧
♂之前准备高考怨念太深不小心虐了但是请相信朕朕还是披着虐皮的傻白甜 (啥鬼
♂太虐了所以我把它改掉变成今生的一场梦 (?
♂MD我在拟大纲的时候把自己弄哭了但是写出来效果一不一样我就不知道了
♂略剧情操作 之前是维克托求的婚 这次交给勇利
♂预计7篇完结

以下正文

“见过将军。”

…是谁?

“将军,路上小心。”

这是…

“杀!”“杀!”“杀!”

这是怎么了…

“胜生,你连一个妓都留不住,你还想拿什么攻城?拿什么捍卫这江山?哈哈哈哈哈,这天下迟早是我的!”

他在说什么…

“南王遇刺!捉拿刺客!”

不…

“勇利…对不起…”

不要!!!

△▲△▲△▲△▲△▲△▲△▲△▲△▲△▲△▲△▲

「…勇…勇利…勇利!」勇利一睁眼,看见怀中的维克托一脸担心的望着自己。

勇利不敢相信刚刚做的那个梦,一切是这么的真实。千军万马,尘沙飞扬。还有最后,被鲜血染红的那件白衣。被撕裂一般的心痛,好象这一切都是真的经历过的事,是他和维克托的…前世。

「勇利,你勒痛我了…别抱的那么紧…」维克托在勇利怀里微微挣扎着,看着刚才在睡梦中梦呓着的勇利.,维克托心疼的问道:「怎么了?做恶梦了?」抬起手,轻轻拨开被冷汗打湿、黏在额上的黑发。

「我没事。」勇利勉强的笑了笑,抱紧维克托,将脸埋在他的肩窝说道:「我没事…」

「…想要说说吗?那个梦。」嘴硬的勇利,说没事那肯定是有事了。

「…好。」勇利轻吻维克托的额头,「这是个梦,但我觉得或许…我梦到的是前世。」勇利不好意思的笑了笑,这种话连自己说出来都有些不敢相信。

然而维克托只是鼓励的笑着看向他,「慢慢说吧,我都听着。」

TBC.

《将军与妓》歌词

征战沙场立功勋,为国效忠在打拼
金戈铁马到如今,吾王封我为将军
凯旋归来回到家,朝思暮想那个她
经历多少的厮杀,只为胜利给你家
这一世为将军妻,是我心中的唯一
金甲在身将军披,铁汉柔情把泪滴
可惜造化太弄人,你却变成一座坟
人潮人海又一轮,为你关上这心门
将军的心已破碎,千杯烈酒求一醉
留下几滴英雄泪,身边已无佳人汇
再无征战沙场意,将军心以把她记
爱恨情仇空回忆,转身遇到红颜妓
缘分自有天来定,遇到妓是将军命
这一晚得将军宠幸不去听那天子令
酒醉沉迷失了魂,将军走近妓的门
留下这一道血痕,可惜将心有她人
天亮将军就要走,一句温情都没有
心中拿妓当成小丑情愫不再说出口
七年卖艺不卖身,却陪将军到黄昏
妓的爱意似海深,可这天下还为分
为分天下不谈情,心中全是将军名
待你把这天下平,琵琶琴声再难鸣
将军离开又出战,西南边陲平战乱
妓在长安城墙站,苦等将军把他盼
苦苦相思在等待,将军征战沙边塞
藏不住的这份爱,佛前祈求君不败
如今将军又归来,千军万马站一排
将军在妓门前徘徊夜晚投进妓胸怀
妓求将军带她走,隐居竹林共白首
妓的心她在颤抖,情欲二字不可有
转眼又过去两年,再没看到妓容颜
这一次又逐鹿中原将军再领兵马权
看到敌军的城墙,将军心中泪两行
钢刀插在敌首胸膛妓与敌城共灭亡
将军脸上流着泪,远望天边心憔悴
再看不到妓的妩媚今生无缘两厢配
这场战争已结束,再走一次轮回路
将军跪在妓的墓,心上人就葬此处
破敌城他回皇都,这一战他没有输
愧对于妓偷偷的哭没能去做你的夫
如果再让我选择,只想为你一人活
不去管那万里山河与你相守在竹阁
可惜已经回不去,今生无法再相聚
永世不忘红颜妓,遮不住你的美丽
我在把你怀中抱,可惜你却不知道
这一切我不想要,辞官忘掉我名号
下辈子我卸下盔甲不管征战生与死 
下辈子你不入风尘一定要做我妻子
如果有下辈子,我宁负天下不负你
如果有下辈子,我抛下一切,只爱你

我来卡位的x
最近东西吃太多 草根胃受不起
又在等成绩单 欧
我真的不是有心要虐的
一切都是因为真爱(

((歌词好长

颜紫真15108

将军与妓

江南烟雨,总是柔情无波。

烈焰冲天,总是呼啸而过。

烂醉于楼阁之后,

错认了眉心朱果。


一生惦记的爱过,

在战场厮杀,漠然经过。

一次夕阳的落寞,

在城门张望,痴等无果。


你曾经听说,

爱情就怕错过,

所以忍痛执着。

想给他个家,

也被卑微堙没。


红衣燃烧了如果,

烈焰背负了枷锁。

他那般的温柔,

再无缘能见过。


风尘中,飘摇路过,

后悔没有向你挽留。 


余生没有以后,

请别轻易错过。


下面是故事梗概:


【将军与妓】


她是江南一带有名的妓


他是战功显赫的将军


前几日他失去妻子


在歌妓面...

江南烟雨,总是柔情无波。

烈焰冲天,总是呼啸而过。

烂醉于楼阁之后,

错认了眉心朱果。


一生惦记的爱过,

在战场厮杀,漠然经过。

一次夕阳的落寞,

在城门张望,痴等无果。


你曾经听说,

爱情就怕错过,

所以忍痛执着。

想给他个家,

也被卑微堙没。


红衣燃烧了如果,

烈焰背负了枷锁。

他那般的温柔,

再无缘能见过。


风尘中,飘摇路过,

后悔没有向你挽留。 


余生没有以后,

请别轻易错过。




下面是故事梗概:


【将军与妓】


她是江南一带有名的妓


他是战功显赫的将军


前几日他失去妻子


在歌妓面前喝的烂醉


把妓当成她


第二天看到床上的落红


将军嘲笑妓


终究是婊子


他穿衣离去


妓九岁被卖到青楼


几年来


只卖艺不卖身


直到那晚遇到他


她羞涩 笨拙


把自己给了他


他凶狠 粗鲁


嘴里叫着妻子的名字


妓只喜欢了这一个人


却喜欢了一辈子


将军在外战沙场


歌姬城内待他归


将军入城


从不多看一眼


只是在深夜敲开她的房门


他在外时日久


她抱着他褪下他的衣服


细数他身上的疤痕


他抱她上床 没有情话


只有缠绵


她轻触他疤痕


你娶我吧


我想给你一个家


将军穿好衣服起身离去


留她一人愣愣的


看他离去的方向


做妓的最怕有了感情


可她偏偏中了这世间最愁的毒


妓说 我不想再做这行了


那夜她主动寻他


月光下她红色的唇格外迷人


那夜她用尽万种风情


将军你吻我


将军毫不动意


一夜缠绵 她离去


妓知道将军不会寻她


毕竟她只是个妓


一日为妓 终身为娼


不久将军带兵出征


两军交战


在敌方的主帅身旁发现一身红衣的她


她一身红衣依靠在另一个男人怀里


将军满眼尽是讽刺


战争的号角吹响


她藏在袖中的匕首直刺敌将心脏


敌将并于惊讶


像是早已预料


将军愣住


这是她第一次看到他除了冷漠意外的表情


战火硝烟 她闭上双眼


妓知道 他安全了


从此以后他都安全了


她可以放心了


也总算帮了他一次


将军完胜 天子嘉奖


百姓欢呼 可他却没有表情


没有人知道他心里想的是什么


宫宴结束


他去看妓的尸体


她的尸体和战死的士兵放在一起


一身红衣很惹眼 他一眼看到


走过去 俯身抱起她的尸体


死去的她也有着遮不住的美丽


走回府中


将军将她散落的头发掖在耳后


那般温柔的动作


可惜妓再也看不到了


下辈子我褪下盔甲不做将军


下辈子你不入风尘做我妻子


99伴奏网

将军与妓伴奏

https://www.99banzou.com/product/1861.html


独白:若今生 乱世如麻 尔虞我诈 便许你来世锦绣荣华
满城烟花 君可愿白衣饮茶 清风瘦马
再唱一曲六月雨下


当了七年诟病人 不曾进入你心门
风情万种失了神 却不敌她一座坟

你是将军我是妓 身披战袍无人替
不负王也不负帝 却赠我一生孤寂

我想打开你心门 你心却有一道痕
她的笑 太销魂 留我独自去沉沦

终于做回我自己 深巷酒肆琴一曲
你说别想离开你 终究是我输不起

我肮脏 我绝望 我是**你是将
你说她在你心上 怎能代替她模样

爱你如毒 毒刺骨...

https://www.99banzou.com/product/1861.html


独白:若今生 乱世如麻 尔虞我诈 便许你来世锦绣荣华
满城烟花 君可愿白衣饮茶 清风瘦马
再唱一曲六月雨下

 

当了七年诟病人 不曾进入你心门
风情万种失了神 却不敌她一座坟

你是将军我是妓 身披战袍无人替
不负王也不负帝 却赠我一生孤寂

我想打开你心门 你心却有一道痕
她的笑 太销魂 留我独自去沉沦

终于做回我自己 深巷酒肆琴一曲
你说别想离开你 终究是我输不起

我肮脏 我绝望 我是**你是将
你说她在你心上 怎能代替她模样

爱你如毒 毒刺骨 你却拿命 和我赌
红唇毒药 一支舞 一生眷恋 化尘土

你是将军我是妓 始终无法把她替
你是将军我是妓 爱恨成痴 空回忆

奈何桥 孟婆汤 红尘往事终成伤
我的爱 并不脏 酒醉金迷夜未央

如有来世不做妓 愿意随你一同去
若有来生再相聚 但愿不要把我弃

来生若能长相守 这段深情换你有
别让我 等太久 太阳下山我就走

三生石旁你可在 彼岸花开在等待
若你不负相思债 可愿来生把我爱

独白:这一世 你始终不承认你爱我
你说 我是妓 怎能和她比
你说 她的笑你记挂了一辈子
其实 她的笑我练习了一辈子


生而为罪

红颜

这个是我高一的时候同学看我写了好多东西
还有自己写的歌词,句子,作文,散文,诗什么的
有一天她看到了一个故事,她是女生比较容易感伤,就央求写了这个
这个大体剧情是将军与妓的故事
嗯,其实我也不知道写的什么
希望有人可以看懂吧

红颜(原创)
君散天涯,泪眼婆娑。
红楼之上,枇杷声起。
芸芸众生,渺渺星辰。
漠北西域,红沙幔帐。
花瓣散落,美人纱起。
一舞倾城,笑悦人心。
杀心顿起,血剑飞扬。
两军出击,厮杀声起。
舞落一刹,绝代风华。
明眸流盼,痴情望之。
剑眉星目,呆若之人。
剑刺穿身,了然于心。
人皆悲苦,红衣蹁跹。
怀抱悲女,仰天长啸。
将军归来,红雪漫步。
怀抱孤女,似血长纱。
世世代...

这个是我高一的时候同学看我写了好多东西
还有自己写的歌词,句子,作文,散文,诗什么的
有一天她看到了一个故事,她是女生比较容易感伤,就央求写了这个
这个大体剧情是将军与妓的故事
嗯,其实我也不知道写的什么
希望有人可以看懂吧

红颜(原创)
君散天涯,泪眼婆娑。
红楼之上,枇杷声起。
芸芸众生,渺渺星辰。
漠北西域,红沙幔帐。
花瓣散落,美人纱起。
一舞倾城,笑悦人心。
杀心顿起,血剑飞扬。
两军出击,厮杀声起。
舞落一刹,绝代风华。
明眸流盼,痴情望之。
剑眉星目,呆若之人。
剑刺穿身,了然于心。
人皆悲苦,红衣蹁跹。
怀抱悲女,仰天长啸。
将军归来,红雪漫步。
怀抱孤女,似血长纱。
世世代代,传颂千年。
泪撒墓前,血祭天涯。
立于碑前,畅谈心声。
愿下一世,我妻唯你。
生生世世,永不分离。
流年微风,花开漫夏。
此生此世,不离不弃。

99伴奏网

将军与妓伴奏

http://www.99banzou.com/product/1861.html

分类: MC喊麦伴奏 标签: 将军与妓将军与妓伴奏将军与妓原唱是谁弃小轩纯伴奏

独白:若今生 乱世如麻 尔虞我诈 便许你来世锦绣荣华
满城烟花 君可愿白衣饮茶 清风瘦马
再唱一曲六月雨下


当了七年诟病人 不曾进入你心门
风情万种失了神 却不敌她一座坟

你是将军我是妓 身披战袍无人替
不负王也不负帝 却赠我一生孤寂

我想打开你心门 你心却有一道痕
她的笑 太销魂 留我独自去沉沦

终...

http://www.99banzou.com/product/1861.html

分类: MC喊麦伴奏 标签: 将军与妓将军与妓伴奏将军与妓原唱是谁弃小轩纯伴奏

独白:若今生 乱世如麻 尔虞我诈 便许你来世锦绣荣华
满城烟花 君可愿白衣饮茶 清风瘦马
再唱一曲六月雨下

 

当了七年诟病人 不曾进入你心门
风情万种失了神 却不敌她一座坟

你是将军我是妓 身披战袍无人替
不负王也不负帝 却赠我一生孤寂

我想打开你心门 你心却有一道痕
她的笑 太销魂 留我独自去沉沦

终于做回我自己 深巷酒肆琴一曲
你说别想离开你 终究是我输不起

我肮脏 我绝望 我是**你是将
你说她在你心上 怎能代替她模样

爱你如毒 毒刺骨 你却拿命 和我赌
红唇毒药 一支舞 一生眷恋 化尘土

你是将军我是妓 始终无法把她替
你是将军我是妓 爱恨成痴 空回忆

奈何桥 孟婆汤 红尘往事终成伤
我的爱 并不脏 酒醉金迷夜未央

如有来世不做妓 愿意随你一同去
若有来生再相聚 但愿不要把我弃

来生若能长相守 这段深情换你有
别让我 等太久 太阳下山我就走

三生石旁你可在 彼岸花开在等待
若你不负相思债 可愿来生把我爱

独白:这一世 你始终不承认你爱我
你说 我是妓 怎能和她比
你说 她的笑你记挂了一辈子
其实 她的笑我练习了一辈子

叶子🍃
将军与妓(上)#小萌新叶子##...

将军与妓(上)
#小萌新叶子#
#不喜轻喷#

将军受了伤。敌军偷袭军队几乎全军覆没。
只有将军一人勉强逃了回来。
重伤的将军不知逃到了哪里,终是没挺住,晕了过去。
翌日将军醒来发现自己身上的血迹已经被清理干净,甲胄也被脱下放在一边。
“醒了?”清冷的声音从旁边传来。
男人?
将军勉强撑起上半身:“多谢公子救命之恩。”
妓淡漠的看他一眼:“将军不必道谢,要是将军死在我房间里我也很难解释。”
“敢问公子这里是?”身上的伤口已经被包扎好,但一活动还是会扯到伤口。
妓走到床边,此时将军才看清妓的样子。
一身淡红的衣裳,外着一层尾部赤红的白纱。柳眉,狭长的眼眸。面着粉黛,好不漂亮。
“青楼。”妓淡淡的瞥他一眼,转身说道:“将军最好...

将军与妓(上)
#小萌新叶子#
#不喜轻喷#

将军受了伤。敌军偷袭军队几乎全军覆没。
只有将军一人勉强逃了回来。
重伤的将军不知逃到了哪里,终是没挺住,晕了过去。
翌日将军醒来发现自己身上的血迹已经被清理干净,甲胄也被脱下放在一边。
“醒了?”清冷的声音从旁边传来。
男人?
将军勉强撑起上半身:“多谢公子救命之恩。”
妓淡漠的看他一眼:“将军不必道谢,要是将军死在我房间里我也很难解释。”
“敢问公子这里是?”身上的伤口已经被包扎好,但一活动还是会扯到伤口。
妓走到床边,此时将军才看清妓的样子。
一身淡红的衣裳,外着一层尾部赤红的白纱。柳眉,狭长的眼眸。面着粉黛,好不漂亮。
“青楼。”妓淡淡的瞥他一眼,转身说道:“将军最好还是别勉强自己活动,一会儿会有人送吃的来。”
说完妓就出门了。
将军在榻上躺着,过了一会儿便有人送来了食物。
将军看着食物没什么胃口,挑点清淡的菜吃下去就没再动筷子。
四日已经过去,将军每天都过着和第一天差不多的日子,如今伤好了大半,倒不如说全依靠于妓的照顾。
现在终于能下床走动,将军偷偷跑出房间,在二楼的栏杆处看着一楼的舞台,那是妓每天晚上都要去的地方。
妓一身淡红色衣衫,翩然出场。一旁的乐师拨弄琵琶,一曲荡气回肠,妓惊鸿亮相,方寸之舞灵动妩媚,两袖凛凛宛若翩飞。将军感到了莫大的满足。
不可避免的在妓下台之后,便于到那些客人的纠缠。遇到这样纠缠不休的人还是第一次,似乎是哪个贵族的子孙。
老鸨不敢惹这样的大人物,正着急不知道该怎么办的好,妓冷着脸甩开了他们的手:“滚。”
不料刚甩开他们的手就又被抓住了。在妓刚想再次脱离他们控制的时候,突然就被甩了个巴掌。
“啪!”力度之大,妓的脸瞬间红了起来。
这时的将军看不下去了,冲下楼将妓护在身后,喝道:“你们敢动他?”
说罢,便与那些人打了起来,一盏茶的功夫,那些欺负妓的人全被打的趴在地上,将军将他们几个人提起来扔出了青楼。
处理完这些人,将军拉着妓就上了楼。
看着妓红了大半的脸不知道该怎么办,打了盆凉水,把毛巾浸湿小心翼翼的放在妓的脸上。
“你就任由他们欺负?”将军低头,看着沉默的妓。
“我无事,他们只是羞辱我几句便罢了,被打也很正常。他们不是我这样的人能惹得起的。”沉默半响妓终于开口。
将军不知道还能说些什么,选择了闭口不言。
-
接下来的两天妓为了避风头而待在房间里不出门,将军见他不爱笑经常逗他,妓有时候被他逗到了也会浅浅一笑。
“你还是笑着好看。”将军如是说。

靳簁      青灯夜行

将军与妓

1.兵书和妓女可以带上床爱不行  但将军依旧爱上了妓女的千姿百态
2.将军在妓女小憩的时候擦掉她的廉价口红轻声说国家太平了如你所愿咱们谈场恋爱。妓女长长的睫毛闪了闪翻个身睡的很安稳。他便知道这终究是梦。
3.初遇时妓女身着方领对襟芙蓉暗花滚金边的象牙色旗袍,肩上罩上一层薄纱,整个人都是朦朦胧胧,倾国倾城。她怀抱琵琶扬起涂成胭脂色的唇说先生可否赏脸听一曲。
4.将军点燃一只烟,妓女笑的一脸妩媚的凑过来要讨一口。将军想说我不喜欢你抽烟。到脱口而出的是你配吗。换来她长久的鸦雀无声。
5.一夜风流之后妓女攀着将军的肩膀笑的像吃到糖的孩子说要用尽她的万种风情,让将军在将来 不和她在一起的任何时候内心都...

1.兵书和妓女可以带上床爱不行  但将军依旧爱上了妓女的千姿百态
2.将军在妓女小憩的时候擦掉她的廉价口红轻声说国家太平了如你所愿咱们谈场恋爱。妓女长长的睫毛闪了闪翻个身睡的很安稳。他便知道这终究是梦。
3.初遇时妓女身着方领对襟芙蓉暗花滚金边的象牙色旗袍,肩上罩上一层薄纱,整个人都是朦朦胧胧,倾国倾城。她怀抱琵琶扬起涂成胭脂色的唇说先生可否赏脸听一曲。
4.将军点燃一只烟,妓女笑的一脸妩媚的凑过来要讨一口。将军想说我不喜欢你抽烟。到脱口而出的是你配吗。换来她长久的鸦雀无声。
5.一夜风流之后妓女攀着将军的肩膀笑的像吃到糖的孩子说要用尽她的万种风情,让将军在将来 不和她在一起的任何时候内心都无法安宁。将军的内心在呐喊你早就住在我的心里了。但是他不能,他搂紧妓女的腰身说睡吧。
6.妓女的小手指卷起左边鬓角烫卷的发一双桃花眼摇曳生姿。她说和我跳支舞吧,然后留在这里给我个家。将军说我迟早要去远方征战沙场。妓女嘴角勾起嘲讽的弧度说远方有什么吸引你的或者说是比我操起来爽。将军隔着空气亲吻她的额头,军人永远不能给爱人的是承诺。所以将军说那是。其实远方除了遥远,一无所有。将军只想有她有家。
7.妓女尤其喜欢玫瑰,仿若由心头血浸泡而成的红玫瑰。所以每次去做她生意的时候将军从未忘记在街角的花店挑一支含着露水的玫瑰。剔去刺减去过长的花枝,别在她的发间与她额间点的美人痣相得益彰。妓女会露出她的招牌的笑容笑的花枝招展眼神勾人说你予以我玫瑰我无以为报,干了这杯酒来答谢如何。多年以后竟只剩桌子上的玫瑰和烈酒和彼此说过的谎。
8.被调遣去前线的前一晚将军把支票放到老鸨面前。让她走,不够去将军府。老鸨脸色变了变张了张嘴想说些什么最终点了点头说好。将军走进妓女的房间,她一直在对面吸烟话也不多,嘴唇涂得鲜红长发遮住了半边脸。她吐了吐烟圈,一个漂亮的云雾,艳丽丹蔻手指弹了弹烟灰,嫣红的嘴唇娓娓而开。她说我不走,待在挺好。将军摔门而去想起老鸨附赠我那句一日为妓,终身为娼。狗改不了吃屎。
9.将军不是归宿本不该谈儿女情长。他的命运必定是战死沙场亦或是战后被清理。终究逃不过化为一柸黄土。承诺与家将军都给不了她。他能给妓女的唯一是自由,可是将军始终忘了妓女做的不是他一个人的生意。
10.战场上的将军军装上的血垢像极了玫瑰枯萎的模样。他指点沙场却也明白自己扭转不了必败的战事。敌人的长刀贯穿将军胸口的前一秒。他的眼前浮现妓女风情万种的笑。她的笑容我是始终是记了一辈子。将军这样想。

苏澈

#古原段#【将军与妓】

#将军与妓#

   昨天听说书的讲了一个故事。他磨破了嘴皮子让我相信这故事是真的,可我也就是笑笑。不过这故事确实有趣,如今我便讲与你听。

   那是很久的从前,长安乱,洛阳难。

   萧玘墨是一国的将军,圣上昨日命他这月廿七带五万萧家军出发西北御敌。

   坊间百姓人人言道萧将军文武双全,萧家军骁勇无比,定能将那北方蛮夷尽斩刀下。

   萧府下人忧心忡忡夫人本就病重,将军一去不知何时归来。

   这月廿七,萧将军寅时带军出城,身后城门边萧夫人泣不成声。
 ...

#将军与妓#

   昨天听说书的讲了一个故事。他磨破了嘴皮子让我相信这故事是真的,可我也就是笑笑。不过这故事确实有趣,如今我便讲与你听。

   那是很久的从前,长安乱,洛阳难。

   萧玘墨是一国的将军,圣上昨日命他这月廿七带五万萧家军出发西北御敌。

   坊间百姓人人言道萧将军文武双全,萧家军骁勇无比,定能将那北方蛮夷尽斩刀下。

   萧府下人忧心忡忡夫人本就病重,将军一去不知何时归来。

   这月廿七,萧将军寅时带军出城,身后城门边萧夫人泣不成声。
  
   第二年腊月初三,萧家军已经在西北驻扎三个多月了,大大小小的战役也不知应付了多少,起初的五万人也成了四万一,但塞北仍寸土未输。

   今天是个大日子,朝廷拨了物资来慰问将士,具体拨的什么物资谁也不知晓,朝廷方面神神秘秘的。

   未时,朝廷的物资队伍浩荡而来,负责押送物资的是刘太史,萧将军出帐十里迎接。

   结果,塞北军营接纳了五顶红衣帐,萧将军从刘太史手中拿到了一封书信。

   当晚,军营笙歌遍野,红衣帐处哭喊无数,萧将军的帅帐整晚灯亮如豆。

   次日大早,刘太史离开军营,特意嘱咐莫要惊动萧将军。

   紧接的三天里,萧将军闭门谢客谁也不见,就连侍从放在帐外的饭菜也水米未动,倒是酒一坛接一坛的送进去。

   副将带领一干头领在帐外求见了多次也不见萧将军人影。

   第四日,萧将军踉跄出了帐外,面容憔悴疲惫,双眼无神,头上竟生出几簇白发。

   第四日晚,向来洁身自好的萧将军抱着酒坛醉醺醺的一脚踏进了红衣帐。

   第五日清晨,多年的行军习惯迫使着萧将军醒来。

   眼皮还未睁开,因宿醉而来的头痛使得萧将军呻吟了一声想要坐起身来。

   左臂上似是枕了什么东西般的酸麻,萧将军侧过头眯着眼睛看去——铺散在床上的瀑布黑发,裸露在被子外的白生生的藕臂还绕在他的左臂上,酣睡的侧脸微微发红。

   但是萧将军却泛起一阵恶心, 猛地将左臂抽出,怀中的美人儿也随之惊醒。

   “醒了?走吧。”萧将军冷冰冰的丢出一句话。

   “别呀将军,昨晚不是还拥着奴叫夫人的嘛。”妓一脸娇笑着攀上萧将军的脖颈,“将军您看,奴的身子都交你了。”妓挪了挪身子让萧将军看身下如梅的落红。

   “昨晚喝醉了错把你当做我的夫人是我的错......”萧将军甩开系在他脖颈的一双柔荑,转手捏着妓的下巴加重力道:“但做了婊子还想立牌坊那就是你的错了。”

   萧将军冷笑着推开妓,散开的长发甩在他裸露的胸膛上:“穿上衣服滚出去。”

   妓低头轻笑,起身捡起地上的红色衣裙穿在身上,胸前的衣服有些撕裂——那是昨晚萧将军留下的痕迹。

   “奴家告退。”妓盈盈行了一礼,转身掀开帐幕离去。

   晨早刺眼的阳光夹杂着几粒雪被吹进帐里,妓转身看了萧将军一眼,腊月里的冷风吹的妓直打寒颤。

   妓抱着臂转身离开,赤红的一角消失在尽头。

   不过萧将军没注意这些,他忙着给自己按摩穴位缓解头痛。

   在接下来的几天里,萧将军去红衣帐并将花魁带到帅帐里过夜的这件事传遍了整个军营。

   萧将军就当没听到这些,一如往常的生活,只是训练要比从前加重了许多。

   腊月十二的子夜,匈奴突然攻城,还拉来了两架红衣大炮,炮弹接连打到城墙上,死伤无数。

   萧将军带领兵士顽强抵御,但死伤惨重。

   第二天清晨,满身是血的萧将军披头散发回了军营。

   这一战,虽说是匈奴败退,但军队损失惨重——一晚上折了八千精兵。起初的五万人也成了如今的三万三。

   一时间,全军悲怮。

   当晚,萧将军喝的半醉踏进了红衣帐并将妓带到了帅营。

   帅营里,妓数着他身上的伤疤心疼的直掉眼泪,想要起身去拿伤药给他敷上。

   但萧将军一把将妓摁在床上,撕开了她血红的衣裙......

   “将军,吻我。”妓扳正萧将军的脸让他看着自己。

   萧将军看着她的眼睛忽然轻笑,伏下身将头埋在妓的颈窝里咬住她的耳垂:“婊子,你配吗。”

   妓眼里的柔情僵硬了一下后不再说话,任由萧将军无休止的摆布。

   第二天天还未亮,妓满脸泪水的坐起身,看了看身上紫青的伤痕冷笑了一声,捡起地上破碎的衣裙穿上离开。

   妓一直小心翼翼的没发出声音,但掀开营帐的那一刻她还是没忍住回头看:还好,他还睡着。妓心里头这样想。

   萧将军的言语越发少了下去,一连几天都不见他说过一句话。

   三天后的午后,匈奴王亲自带领三万军队前来城外叫战。

   之前被红衣大炮毁坏的城墙还未修缮完毕,匈奴军眼看着就要踏进城里。

   萧将军听闻拍案而起,带着副将和两万军队出城门应战。

   匈奴这边是匈奴王亲自坐阵,而且还有红衣大炮相助,再加上萧将军这边应战人数本就比匈奴整整少了一万,这次战役可以算是萧将军经历过的最难最苦的战役。

   战火整整烧了两天两夜,萧将军带出城的两万军只剩下五千。

   “还好,我们赢了。”萧将军最后望了一眼血流成河尸体遍野的战场后栽了下去。他的战甲被敌人砍的支离破碎。

   萧将军是被抬进帅营的,他身上共有五处刀伤,两处箭伤,其中一处箭伤是在左肋骨处,距离心脏很近。

   三个军医满头大汗的处理了一夜才把两个箭头从萧将军的身体里取出。

   萧将军在床上躺了半个多月,期间匈奴也多有骚扰,但也是小战,副将和头领们倒是可以应付的来。

   萧家军这几月来整整损失了大半,萧将军的五万亲军只剩下了最后的一万八。

   副将下令除了军医谁也不许来打扰萧将军休息。于是萧将军这半月在床上除了吃睡就是望着帐顶发呆。

   通过帐外的声音,他也知道了许多事情——

   全军人心惶惶无心恋战士气底下。

   副将和头领们很努力的维持萧家军的秩序并提高他们的士气,但并不起什么作用。

   匈奴军又来了两次,但人数不多只是小战,副将处理的很好。

   妓来了五次都被拒在帐外,期间有一次还在守卫面前跪了两个时辰求他们放她进去看望萧将军。

   萧将军只是麻木的听着外面的声音什么也没做。

   半个月后萧将军不听军医的劝阻执意停止卧床修养。

   “将军,她又来了。”帐外的守卫语气里带着一丝不耐烦。

   萧将军正在看着疆北的地形图,抬眼看了跪在下面的守卫一眼:“让她进来。”

   妓抱着一个食盒小心翼翼的进来:“将军...这个是...”

   萧将军没等她说完就横抱起她扔到床上,食盒掉在地上,里面的东西碎了一地。

   妓默默地什么也没说,只是看着帐外透进的光从白天变成黑夜。

   “将军...”妓强忍着快要冲出口的呻吟。

   “我不可能娶你。”萧将军停顿了一下,嗓音沙哑。

   “我知道...”妓满眼悲伤。

   “那你想说什么?”萧将军俯下身看着妓,玩味的笑着。

   “将军想赢...我可以帮你。”妓直视着他的眼睛,坚定不移。

   萧将军却像是听到了一个莫大的笑话,大笑了许久才道:“低贱的妓女,你懂什么?”

   妓也随和着将军大笑了几声,眼泪却夺眶而出。

   萧将军冷眼看着妓笑,看着妓哭,随即不耐烦的摆手让她离开。

   妓木讷着穿上衣服掀帐离去,这次却再也没回头看上一眼。

   从那以后,萧将军就再也没见过妓。

   两个多月后,匈奴王带三万军来城外叫战。

   萧将军带着最后一万八兵士背水一战。

   两军对垒,匈奴王骑着马从军后走出,一脸志在必得的模样,嘴里大声喊着萧将军听不懂的匈奴话。

   萧将军没去理会任何,只是直直地盯着匈奴王拥在怀里的随风乱舞的红色裙摆。

   萧将军笑的讽刺,但相距太远看不清彼此的表情。

   萧将军一声令下就策马带着一万八的军士向前主动出击。

   在扬起的滚滚黄沙中,两军队伍逐渐逼近。

   被风吹起的层层叠叠的红色衣裙扬起,遮住了妓的大半张脸。

   突的,妓扬手拔下了挽发的簪子刺进了身后匈奴王的咽喉。

   喷射而出的鲜血打湿了妓飞扬的长发。

   一时间,萧将军勒了马楞在匈奴王栽倒的前处,跟在匈奴王身后的将领发出撕心裂肺的喊声,匈奴军一时乱了阵脚。

   妓坐在匈奴王的战马上正了正身子,冲着萧将军温柔的笑。
  
   萧将军身侧的副将最快反应过来,大吼一声就带着军队冲了上去。
  
   战火硝烟,金戈铁马。

   黄沙白土上铺满了尸体,破碎的战旗被扔在尸体上沾上了鲜血,匈奴军被彻底击败了,但萧家军也仅剩最后的三千人。

   萧将军赢了。

   他踏入战场中央,看着剩余将士们清理战场带回伤兵。

   萧将军扫视着整个战场,转身朝着一个方向走去。

   红色的衣裙在满是穿着战甲的士兵里很是突兀,也很好认。

   萧将军一步一步走向她,眼睛直直的看着她满是血污的脸。

   妓死了。

   萧将军慢慢的蹲了下来,用手一点一点擦净妓脸上的血污。

   “做妓做了一辈子,死的时候竟不是妓的样子。”
   ——站在萧将军身侧的副将听见将军这样自言自语。

   第二天,萧将军班师回朝。

   半个月后,他们终于抵达了长安。

   去时五万萧家军,回时只有三千人。

   皇帝摆起了国宴迎接萧将军。

   席间,皇帝要封他为万户侯,萧将军坚决不受皇帝也没再勉强,但是赏了他更多的金银绸缎。

   从国宴回府的当晚,萧将军命令副将将皇帝的赏银分发给战死的兵士们的家属,并且还遣散了家中所有的仆人。

   最后,萧将军在夫人牌位前跪了整整一夜。

   第二天,萧将军托刘太史将一封奏折呈给皇上,自己收拾了一些金银细软永远离开了长安。

   这就是将军与妓的故事。

   说书的就讲到这里,不过我还有后续。

   前些年我路过江南,在一条不知名的江边遇见了一位老渔夫,我俩在他的破船上谈笑甚欢。

   微醺间,他给我讲了这将军与妓的故事。

   他跟我说的与我之后在说书的那里听到的更详细些。

   老渔夫说萧将军从战场离开前将妓埋在了他帅帐所在的土地。

   萧将军在塞北什么也没带走,只拿走了一套火红色的衣裙。

   最后他在那套衣裙的里衬发现了三个小小的绣字——萧玘墨。
  
   老渔夫说妓遇见萧将军之前真的是个雏儿,她九岁被人买到青楼,性子刚烈,一直是只卖艺不卖身的。

   老渔夫说萧玘墨就是个混蛋。

   老渔夫说将军最后是爱上了妓的。

   其实老渔夫说了很多,但我当时喝的太多只记得这些。

   第二天我辞别了老渔夫接着云游四方,心里其实是不太相信他说的这事的。

   但是如今我却又听到了这故事。

   是真是假,亦实亦幻。
  
   这本就是他俩命里的劫。

   我也只是当了观者罢了。

   将军与妓。

                                   【完】

                          ——2016.8.15

                                  By.苏澈。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