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将律

115万浏览    2963参与
Yetai-gee
其实那天两个人没有亲上,铃木将...

其实那天两个人没有亲上,铃木将拉着影山律去打了耳钉,后者不知道着了什么道自己也打了一个。

影山律对这种装饰性强的小东西不抵触也不在意,打完之后摸了摸热热的耳垂心想如果回去觉得不错的话也可以叫哥哥来打一个,毕竟好像女生会很喜欢这样的小饰品。

铃木将打完之后神清气爽地拉着好朋友吃东西,排队的过程中人太多太吵,他轻轻凑到影山律耳边问你的耳垂疼不疼,看起来又红又肿诶。

“肿吗?”影山律侧过脑袋,两人的距离隔得很近,再靠前些就会发展成不妙的局面。铃木吹在他脸颊的鼻息停滞了两秒,影山律定定地看着铃木将,突然笑起来:“还说我,你自己的耳朵可比我红多了。”

其实那天两个人没有亲上,铃木将拉着影山律去打了耳钉,后者不知道着了什么道自己也打了一个。

影山律对这种装饰性强的小东西不抵触也不在意,打完之后摸了摸热热的耳垂心想如果回去觉得不错的话也可以叫哥哥来打一个,毕竟好像女生会很喜欢这样的小饰品。

铃木将打完之后神清气爽地拉着好朋友吃东西,排队的过程中人太多太吵,他轻轻凑到影山律耳边问你的耳垂疼不疼,看起来又红又肿诶。

“肿吗?”影山律侧过脑袋,两人的距离隔得很近,再靠前些就会发展成不妙的局面。铃木吹在他脸颊的鼻息停滞了两秒,影山律定定地看着铃木将,突然笑起来:“还说我,你自己的耳朵可比我红多了。”

松饼三块五

【将律】烦恼禁止区 18(中篇)

一. 凌晨五点十六分

二. “看哦,优等生在打架。”

三. 烦恼禁止区

12 13-14 15 16-17 

四. “喂,交换一下?”


18


电梯生锈的滑轨挂出“吱呀、吱呀”的声音。黑暗漫过眼前,直到“嘎吱”一声电梯门打开后出现忽闪忽灭的亮光。铺于头顶水管间的灯管冒着火星,“呲呲”落进踏过的水坑。影山律正了正领带,把身上的白西装拉紧实。


Γ有工作任务了哦,律。你要参加吗?˩

Γ非法活动的话拒绝...˩

Γ放心,只是类似间谍一样。需要去找点秘密资料...你不是比较缺钱吗?˩...

一. 凌晨五点十六分

二. “看哦,优等生在打架。”

三. 烦恼禁止区

12 13-14 15 16-17 

四. “喂,交换一下?”


18


电梯生锈的滑轨挂出“吱呀、吱呀”的声音。黑暗漫过眼前,直到“嘎吱”一声电梯门打开后出现忽闪忽灭的亮光。铺于头顶水管间的灯管冒着火星,“呲呲”落进踏过的水坑。影山律正了正领带,把身上的白西装拉紧实。

 

Γ有工作任务了哦,律。你要参加吗?˩

Γ非法活动的话拒绝...˩

Γ放心,只是类似间谍一样。需要去找点秘密资料...你不是比较缺钱吗?˩

Γ...你平时一直干这种中介的活吗?...˩

Γ不是哦~律。˩

铃木将趴在学校的栅栏上,推了推脸上的墨镜。

Γ——我只给你介绍工作。˩

 

“滴、”

他们在昏暗的停车场深处坐上第二辆电梯。半透明的电梯箱外可以看到交错的金属网。这次电梯有顶灯。铃木将对着反光的电梯门拂了两下头发。之后他们的皮鞋“嗒啦、嗒啦”踏出电梯。

 

Γ目标的名字是奥菲尼亚·涅班瑟·唐——中俄混血,29岁,是个超能力者。在日本长大,从早稻田毕业后攻读了曼彻斯特大学的数学博士。最近主要活动于日本的地下赌场。˩

Γ...那种地方吗...˩

Γ在澳门赌博的时候,一个大人物输了她很多钱。之后对方怀疑她使用了超能力,扬言要把事情告诉到国际超能力者协会,企图把赌资拿回来...不过看起来对方似乎不为所动。˩

Γ为什么找我。˩

Γ哼哼...这里就是重点了,律...对方可是很喜欢年轻男孩子哦!~聪明、帅气、机敏、深沉,同时还同为超能力者——你可是最好的诱饵...˩

Γ你就是想看我出洋相吧...˩

Γ才没有,律!我可是很期待你的表现!...˩

 

两个人走出电梯,顺着看似没有规律的霓虹荧光灯,走到了一扇关紧的门前。铃木将伸了伸手——一阵橙光闪过后,“咔哒”,门向后展开。

 

Γ——干得漂亮的话,有100万的报酬哦。˩

 

“只限超能力者进入...吗。”

两个人抬起头。通道尽头,顶上是一块五光十色的门牌,牌上写着“よふかし(打翻一宿夜)”。玻璃门前守着两个彪形大汉,看到有人走近后,垂眼俯视他们。

 

Γ...所谓的秘密资料...呢?...˩

Γ可靠消息称,这位超能力者家里的保险柜似乎藏了一些重要秘密...嘛...事关那个大人物的颜面问题,对方可是开了一个大数找到我爹,说务必要把赌资索要回来。˩

Γ...要挟吗...˩

Γ啧...我爹以前也算半个黑道吧。不过他说这事也算事关正义与和平......怎么样、有干劲吗?...˩

 

“什么人?”

两个毛盛体宽的人把去路挡住。伸出一只手。

“后面可是大人的场所。你们成年了吗?”

 

Γ...为什么要虚报年龄。˩

Γ一是验证情报的可靠性,二也是方便对方注意到我们...˩

 

“那个呀,那个...”

铃木将上前拍拍一个保镖的肩。

“......来找涅班瑟小姐的...”

两个保镖相互看了看,耳语了几下,回身把玻璃门打开。

“...失礼了。”

闪烁的灯光伴着一股酒香,但是吧台内空无一人。再向内走到冰柜的位置,轻轻一推,昏暗的视野突然豁然开朗。悠扬又有节律的音乐传入耳朵,敞亮的巨大空间里,放眼可见台球桌、棋桌和各种玩乐机器。

 

Γ...也就是说,我要接近她,然后拿走她随身携带的保险箱钥匙...没错吧?˩

ΓBingo! 不过你可得多加注意...毕竟那个地下赌场,是涅班瑟的地盘...˩

 

只见门口进来两个穿西服的年轻人。其中红发的年轻人穿着褐色的西装背心、打着酒红色领带;黑发的年轻人则穿着白色的西服、打着深蓝色领带——步履有条不紊,领带高纯度的蓝将他的面色衬得白皙而有气色。后者黑皮鞋踩上红棕色台阶,踱步几下后停在了挂在墙上的飞镖靶前。

透过黑白格墙纸的反光,他一边瞄准靶心,一边看到背后有人过来。

“哒、”

箭尖落在正圆心。他转过去,一位拖着燕尾裙带的女子把一杯酒从空中推到他手上。

“小哥...第一次来?(C)”

 

Γ话说回来...你会中文吗?˩

Γ完全不。˩

Γ...俄文呢?˩

Γ完全不。˩

Γ英文?˩

Γ应该能交流吧...大概。˩

Γ...˩

Γ...怎么了...挑着眉毛。莫非直接不及格...˩

Γ......不,正好...˩打响指。Γ对方应该最喜欢这种清纯小鬼了。˩

 

黑发的人鞠了个躬,把高脚杯顺着棋桌又推了回去。

“...第一次光顾吗,亲爱的朋友?(R)”

“不好意思...请要无酒精。(E)”

“原来如此......(J)”

高跟鞋靠近他的脚尖。女子向他凑近过来,另一只手偏起到后方——刚才的高脚杯里原先的液体飞到腾空飞走,之后又飞来了另一股液体,“叮叮当当”落下来。

“...DK吗?(J)”

 

Γ...事先说明...我可只干分内的活,不卖身啊...˩

Γ不用太担心,律。拿出你平时社交的那一套,让对方对你感兴趣就行了。可不要小瞧你自己的魅力啊...˩

Γ如果要和对方开局,我是该输还是该赢?˩

Γ虽然这个是没有要求......莫非你很擅长下棋打牌?˩

Γ不是有那个吗...˩影山律指了指手。Γ...超能力...˩

铃木将听罢拍了一下脑袋。Γ...哦,差点忘记和你说了!...˩

 

杯子扣上四颗色子后,耳边“哐啷哐啷”。两个人的手停下后,影山律用念力抓住杯内的小物体。

几乎是同时,他看到棋桌对面的女子也一笑,手上的杯子闪起了一股微弱的光芒。

 

Γ——在这个赌场内,在赌局中使用超能力是合法的。˩



TBC

——————





*DK在日文里特指男高

15497
  (挨打)(挨打)(挨打)

  (挨打)(挨打)(挨打)

  (挨打)(挨打)(挨打)

穆茶💨噗噗
萌萌身高差    愛心pose...

萌萌身高差

  

愛心pose還停在2017的古早味(

萌萌身高差

  

愛心pose還停在2017的古早味(

轰猫趴
含好麻吉和一点师徒 想要的私聊...

含好麻吉和一点师徒

想要的私聊我或者直接加wx hongmap111,邮费自理

不要脸蹭个灵能和好麻吉的tag

含好麻吉和一点师徒

想要的私聊我或者直接加wx hongmap111,邮费自理

不要脸蹭个灵能和好麻吉的tag

裕亓佰茶
QQ空间看见的 当时就改了

QQ空间看见的 当时就改了

QQ空间看见的 当时就改了

黏糊糊

一些将律校园小脑洞

上课的时候脑了将律校园同桌(


*老师要评讲试卷

将:(贴进律)试卷找不到了,我和你一起看

律:(从铃木杂乱的书桌上抽出试卷)喏,在这

将:(迅速将试卷塞进桌洞)现在找不到了!

律:(闹不过)(和将一起看)


然后将就开始对律做点小动作,律受不住了就一把把铃木的手抓了下来,随后律突然意识到自己牵了铃木同学的手,脸烧了起来。与此同时,影山同学没注意到是铃木的脖子貌似也很红呢。


爱看小情侣校园pa🥺🥺


上课的时候脑了将律校园同桌(


*老师要评讲试卷

将:(贴进律)试卷找不到了,我和你一起看

律:(从铃木杂乱的书桌上抽出试卷)喏,在这

将:(迅速将试卷塞进桌洞)现在找不到了!

律:(闹不过)(和将一起看)


然后将就开始对律做点小动作,律受不住了就一把把铃木的手抓了下来,随后律突然意识到自己牵了铃木同学的手,脸烧了起来。与此同时,影山同学没注意到是铃木的脖子貌似也很红呢。



爱看小情侣校园pa🥺🥺


加满仇恨值
  好像之前是给亲友画的将律花...

  好像之前是给亲友画的将律花吐症摸鱼(´・ω・`)

  好像之前是给亲友画的将律花吐症摸鱼(´・ω・`)

LemonSO4

  p2、p3性转注意!!

  p3cb贴贴!

  将实在是太难画了…所以只会画性转T T

  p2、p3性转注意!!

  p3cb贴贴!

  将实在是太难画了…所以只会画性转T T

不如选A

仓鼠律会怎么样?—将律—

  依旧我流ooc,约3.9k短文,算是无脑小甜文,准备献给情人节的但是提前写好了留不住。格式依旧很怪,谁懂为什么没有首行缩进?(后面手动调了)

  有灵幻及酒窝部分五超出场。

  阅读愉快。

  


  可以称得上漫长的暑假里,律的父母一同去温泉小镇度假了,律的哥哥也出门参加隔壁市的马拉松比赛。

  “啊,那律的家里就只剩律一个人了。”铃木将声音放大。

  “是啊,不过哥哥下周就会回家了,这次一定能拿到名次的。”影山律回想哥哥这两个月来为了比赛增加的魔鬼训练,有点担心。

  “律一个人在家会害怕的吧,晚上黑洞洞的房间里会出现怨念深重的灵哦。”铃木将有点兴奋的暗示着什么,“但是.........

  依旧我流ooc,约3.9k短文,算是无脑小甜文,准备献给情人节的但是提前写好了留不住。格式依旧很怪,谁懂为什么没有首行缩进?(后面手动调了)

  有灵幻及酒窝部分五超出场。

  阅读愉快。

  


  可以称得上漫长的暑假里,律的父母一同去温泉小镇度假了,律的哥哥也出门参加隔壁市的马拉松比赛。

  “啊,那律的家里就只剩律一个人了。”铃木将声音放大。

  “是啊,不过哥哥下周就会回家了,这次一定能拿到名次的。”影山律回想哥哥这两个月来为了比赛增加的魔鬼训练,有点担心。

  “律一个人在家会害怕的吧,晚上黑洞洞的房间里会出现怨念深重的灵哦。”铃木将有点兴奋的暗示着什么,“但是,要是有我的陪伴就不会了~”有好麻吉的陪伴,会放松很多?

  影山律无语的看了将一眼。“我也不是第一次独自在家吧。不过要是想来我家里拜访的话……”将的眼睛闪闪发光。

  “非常欢迎,说起来,我为你准备了一个小惊喜。”

“太期待了!真的吗!什么样子的惊喜,什么都好,只要是律送的想想就很幸福开心了!”将一连串的说着。

  影山律第无数次被这人不自知的直率戳到:“咳呃,你到我家里的话刚好可以知道。”


  “那就今晚吧!简直迫不及待想见你了。”




  夜幕降临,此时的影山律正在日记本上记录超能力的进展。

  一旁放着勺子,现在弯曲它对影山律来说简直易如反掌。过去的挑战已经不值一提,甚至可以同时弯曲一百个汤勺了。(这是什么值得骄傲的奇怪之处)未来自己的超能力该如何取得提高呢?


  影山律摩拳擦掌,在日记本上写下试论超能力提高方法一二三。

  那么试试第一个想法,将能量慢慢外放,以求能够更好的掌控它!

  如果没有问题的话,现在应该能够感受到四周一切的存在,这就是超能力外放的强大与细微之处。


  存在的触角蔓延,触碰每一个漂浮的粒子。有点接近极限了———再坚持一下。

  律的肌肉随之颤抖。好累。

  但是不出意外的话应该出意外了。

  在将超能力彻底排开铺散的瞬间,巨大的疼痛感从血管里面炸开。

  呃——好疼这是正常情况吗?不行,得把能力收回来。糟糕,好像失控了——


  能力在收回来的过程中,不受控制的充满影山律的全身,冲击着全身上下每一个夸克,快要把肌肉撕碎。

  求生的本能促使他想要大喊,但是身体的掌控权已经被剥夺,声带像被什么东西扼住了。汹汹的能量流动着,影山律的视野渐渐迷糊。

  桌子前的人渐渐坍缩,留下一堆凌乱的衣服在椅子上。




  铃木将在家里给影山律打了几个电话,但都是无人接听状态。


  不管了直接去吧!


  “妈妈我出门了!今晚不回家了!”铃木将拽上书包,跑出家门:“拜托替我照顾一下仓鼠!”

  “和律好好相处呀!”铃木太太笑着叮嘱到。


  铃木将一路上哼着歌,暗暗用超能力加快步伐,心情随着脚步越来越激动,快要见到好麻吉了!

  激动地向空气挥出几拳。

  空气:你再看看你在殴打什么?

  “律?”铃木将有礼貌的矜持敲门,到律家里拜访一定要留下一个好印象。

  可惜仍然无人接听。

  抬头仰望律的房间,开着灯。在房间里面专注做题的学霸听不到敲门声。

  铃木将思索,况且现在四下无人,于是铃木将慢慢漂浮起来。

  “嘿!律。”铃木将在贴近窗子的刹那出声,想吓影山律一跳。但是透过窗户,明亮的房间里没有律的身影。

  去哪里了这小子。空荡荡的房间,只看得见椅子上突兀堆着的家居服。


  吱吱——


  仓鼠的叫声吓了将一跳,是仓鼠挂在衣服上和自己出门了吗!将连忙查看身上,手忙脚乱。

  吱吱吱———叫声又响起来,似乎是从房间里面传出来的?铃木将紧紧贴窗子。被路人看见会报警的变态程度,铃木暗暗吐槽。

  椅子上的衣服动了起来,像是有东西在里面挣扎,突然,挣扎的一团灰色团子从里面滑了出来,要落地了——!

  铃木将来不及思考,律的东西,可不能摔坏了。

  一瞬间下意识发动能力越过窗子,接住了那团。

  掌中柔软的触感,熨帖的窝着。房间里暖色的灯光照在上面,是一只紫仓。

  !!!铃木将小心翼翼的碰着似乎吓到愣住的紫仓。耳朵快要烧起来了,是律给我的礼物,惊喜吗?


  小小的仓鼠眨巴着湿润的眼睛,有着大大的疑惑,来不及反应,就被激动过头的铃木将狠狠rua了一把背。

  过于亲密的触碰让影山律全身过电,刺激的感觉直冲大脑中枢,如果仓鼠有的话。

  突然清醒就发现自己被困在一堆布料里面,漆黑无比,但是明显能感受到自己的不对劲,毕竟人一般不会吱吱叫。

  好不容易从黑暗中挣脱出来,又被放大无数倍的将温柔的捧在手心里面爱抚。大脑快要宕机,承受不了这样巨大的冲击了。

  瘫在手心的仓鼠软软的,好乖。

  铃木将一时激动,把仓鼠掀过来,先是把头凑上去蹭了蹭仓鼠柔软的腹部,准备观察。

  ……?反应过来的影山律全身抗拒,剧烈反抗。

  仍然保持着高心率的将抓回了快要逃脱的仓鼠,律呢?被我发现了惊喜会很失望吧,得想一个更大的惊喜吓吓他。


  铃木将注意到了桌子上摊开的书本,一旁随意摆放的笔,和椅子上的衣服。

  是一整套的衣服。

  律像是突然在书桌前消失一样。


  开始有点担心的铃木将把仓鼠稳稳托住,仔细看察。

空气里面都是律的气息,外溢的能量是很私人的东西呢。将默默有点脸红,这种突然侵入到律私人空间的体验……像是婚后生活一样,将心虚低头,注视不安挣扎的仓鼠,像是注视着爱情的结晶,有些羞涩。不过知道后律会毒舌的嘲讽吧,不得已进来的!但是就算被嘲也值得了……

  不过是律的话,会被原谅的吧。

  嗯?这仓鼠挣扎力度是不是太大了?像主人一样强大……



  影山律积攒了一点力气后,理了理体内残存的能量,小小的仓鼠储存不下什么能量,勉强够把自己从铃木将的魔爪中挣脱。终于离开让自己快要过敏的手了。

  铃木将错愕的看着漂浮的仓鼠。一人一鼠,大眼对小眼。

  有些微妙的氛围被仓鼠过于人性化的眼神烘托出来。

  一种猜测猛地冲上脑子——这不会是,

  “律?”铃木将咽了咽口水,就算是有超能力也很奇怪啊!脑海中紧急回放刚才的画面,先是摸了一把,这没什么吧?后面自己在干什么啊!“是你吗?”


  “吱吱。”就是我!仓鼠在空中点了点头,应该是有点生气的动作,毛绒绒的仓鼠却展现了极度可爱的一面。

  紧急忏悔刚才无知的自己对无辜麻吉做的事。


  “律,你,怎么变这样了?”铃木将被律可爱到了,虽然很对不起,好麻吉变成心头好小仓鼠了这谁顶得住呢,超出预计的可爱……但是还是要维持冷静。本就俘获将的爱心的仓鼠,得知是律之后可爱指数简直翻倍。


  律怎么把自己搞成这样子的?

  有点心脏乱跳呼吸过速,无法抑制,没有味道的能量闻起来都像春天的花香。春天的时候,再约律去山顶看樱花吧……

  仓鼠摇了摇头,示意自己也不知道。积攒的能量很快用光了,律支撑不住往下落。失重感刺激得律小声叫了一下,被铃木将稳稳接住,意外的可靠。

  好吧,勉强让他抱一抱。

  


  接下来要做什么来着,怎样和仓鼠状态律交流……律居然变成仓鼠了,虽然很可爱,但是很担心,难道真有怨气深重的灵出来下了诅咒吗?摸摸律时律感觉怎么样,即使自己很了解仓鼠的爽点,也难免会担心律爽不到。

  一边想着一边下意识揉了揉律的背。

  在律控诉眼神下,如临大敌不敢动。

  但是手指蠢蠢欲动,rua惯仓鼠的仓鼠爱好者面对这样的情形是忍不住的。


  “吃点这个。”铃木将和律面对面坐着,律对着手机勤恳打字,铃木将面对一只在手机上敲敲打打的仓鼠律只能说无比喜爱,像是坐在什么婚后小房间,饲养着他们爱的结晶,时不时递个坚果塞进嘴里。

  喜爱之人(鼠)就在对面乖巧趴着,空气中都是律溢出的能量,小爪子敲打着屏幕却仿佛敲在将的心上。

  这样独有的相处,像是跳出了友情的边界,享受着律的陪伴,渐渐沉迷其中。

  对于律的解释嗯嗯啊啊,满眼都是毛绒绒的好麻吉。

律:……给我认真一点啊!


  “这样的情况第一次见到。以前没有听到过类似的事故。”将思索着:“有关的事,也许可以咨询峯岸稔树,他擅长操控植物的话,对动物方面知识应该也有所了解。”

于是深夜拨通电话,被打搅睡眠的峯岸稔树表示植物的事动物不懂。“倒是可以问问灵幻先生,专业的事交给专业的人。”

  一通电话又拨给灵幻新隆。

  电话那边的人明显还在工作,成年人的世界只有加班:“将?刚好结束一个除灵单子。有什么事吗?”

  “是这样的灵幻先生,”将描述了眼前的困窘,仓鼠律扒拉着将的膝盖听电话,“事情就是这样,想问问灵幻先生对于这种情况有了解吗。”

  悄悄摸了摸背,专注听电话的律没有反应,将得寸进尺又摸了几把。

  抓紧摸,真可爱。

  “这种情况应该是能量溢散太快了,在增加对于能力掌握度时急于求成的话,就会导致能量容器本人的状态发生改变。”小酒窝の声音传来,后面还有碎碎念的小声“不过这种事情发生在那孩子身上倒也正常…”

  “这样的话,等待能量回流就会恢复正常,如果可以的话将可以慢慢辅助能量回流。”灵幻新隆总结道,“但为什么会变成仓鼠呢?”

  “是近期经常放在心上的东西吧。”小酒窝很懂。

  呃!影山律被完全说中了。在欣赏过将的两只仓鼠后,总是会回想起和将一起摸仓鼠的快乐,都怪仓鼠太可爱了。

(其实不失为一种爱屋及乌)



  于是为了辅助律恢复,将提出今晚就和律睡一块,更为方便。将快快乐乐的铺好了床铺,把律放在枕头旁边小心用被子盖住,再用超能力画了条禁止线,防止夜里不小心压倒此时娇弱的仓鼠。

  至于律的意见,一只非常柔软的仓鼠目前是没有决定权的。

  月色入户,将被心里隐藏而不自知的情绪煽动着。

太近了,对于律来说自己的心跳是不是像打雷呢?铃木将心跳过速的想。

  莫名的兴奋让铃木将对着只会吱吱叫的仓鼠律单方面聊了大半宿,从画画趣事讲到街头玩游戏机的二三事,最后在给律简述母亲讲过的睡前故事时把自己哄睡了。

  影山律:“有点絮絮叨叨,不过更了解他了。”在心里默默记下将讨厌吃柚子。



  清晨第一缕光照进来的时候,影山律躺在被子里,禁止线完全消失了,毕竟律被紧紧拥抱。

  或许是夜里不小心滚过去了,什么时候变回来的,这样也太微妙了。

  心跳加速,感觉能量又不受控制了,努力控制。要是把将吵醒了这样子的情况怎么说的通?

  脸爆红的律胡思乱想浑身僵硬地靠在将手臂上,自暴自弃的望向窗外白云。

  这一片像花椰菜,这一缕像将的小仓鼠,这一朵是一颗圣诞树,这一片……像是熟悉的将的脸,怎么会变红呢?

  恍恍惚惚中,发现这并不是错觉,影山律的视线早就不自觉的移到了铃木将的脸上。阳光洒在脸上,晒出了红晕———将不知道什么时候睁开了眼睛,四目相对。


  “哦哈呦?”将问候到。


时光停止。

接下来的事情交给小情侣。


  

  

  

  

  最后分享一个俺的泡脚诀窍,热冷2:1,刚好能略烫又不至于硬抗,泡完美美看小情侣谈恋爱!










喵酒

赶SP的收录本差了两页!于是加笔了这些

(本子仅供场饭过几日会发具体信息,都是已公布内容!谢谢大家!)

赶SP的收录本差了两页!于是加笔了这些

(本子仅供场饭过几日会发具体信息,都是已公布内容!谢谢大家!)

一甜到地心一万里
  “等会儿拿哪个口味的给律呢...

  “等会儿拿哪个口味的给律呢......”

  “等会儿拿哪个口味的给律呢......”

sei_ies

p1:被好麻吉拉着拍照的律

p2:说好麻吉喂的才最好吃的将

p1:被好麻吉拉着拍照的律

p2:说好麻吉喂的才最好吃的将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