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将进酒

1387.4万浏览    16757参与
口袋淼

《清谈——兼谈姚薛棋局》

「天琛元年,阳月之初,适逢秋祭。塞雁高飞,霜林丹枫,遂宴集群贤于茶州一会。流觞醉月,高谈清议。愿得佳咏,盼伸雅怀。即一时之偶性,亦为千古之佳谈。若蒙英贤棹雪而来,余定当扫花以待。姚温玉敬奉。」


上面这一段是广播剧原创,将元琢清谈邀约所投的帖子还原了出来。小小一段,精巧得体,不卑不亢,让我不由得联想起红楼中探春组建海棠诗社时递给宝玉一纸花笺的名士风流。


原文中所谓清谈,原不是讨论时政民生,更像是某种哲学层面的对谈辩论,打机锋或者诡辩,全然不接地气儿。所以皇女以为参加清谈者皆为有学之士,而薛修卓则嗤之以鼻称其为饱食无忧之辈。


之前看到有人评论清谈一章相当于姚温玉的舌战群儒,我觉得...

「天琛元年,阳月之初,适逢秋祭。塞雁高飞,霜林丹枫,遂宴集群贤于茶州一会。流觞醉月,高谈清议。愿得佳咏,盼伸雅怀。即一时之偶性,亦为千古之佳谈。若蒙英贤棹雪而来,余定当扫花以待。姚温玉敬奉。」


上面这一段是广播剧原创,将元琢清谈邀约所投的帖子还原了出来。小小一段,精巧得体,不卑不亢,让我不由得联想起红楼中探春组建海棠诗社时递给宝玉一纸花笺的名士风流。


原文中所谓清谈,原不是讨论时政民生,更像是某种哲学层面的对谈辩论,打机锋或者诡辩,全然不接地气儿。所以皇女以为参加清谈者皆为有学之士,而薛修卓则嗤之以鼻称其为饱食无忧之辈。


之前看到有人评论清谈一章相当于姚温玉的舌战群儒,我觉得不甚贴切。因为从原文来看,元琢只舌战梅老一人,那原不是群儒,只是一腐儒。


看文时曾想着璞玉元琢难得出山,这场清谈必然精彩,读罢却觉得言语机锋不过尔尔,无甚华点。甚至那梅老跌脚大叫“臭不可闻”时一股“茴”字四种写法的酸腐陈旧扑面而来。


但这一章的精彩原不在辩才。


元琢历尽千难万险投奔沈泽川,是为了下完与薛修卓的那盘棋。这要说起的,其实是另一个更大的话题,也就是薛修卓和姚温玉的对垒。


姚温玉的祖父在光诚年间向寒门学子重启太学大门,自此在世家铁网下寒门一派日渐崛起,此中领军人物正是前任内阁首辅海良宜。海良宜虽一生恪守不结党的信条,但无可否认的是,在他的引领下,寒门、太学、内阁,一步步拧成了一股与世家相对抗的力量,文中称为稳健派。


薛修卓师从海良宜,却从中分化出了另外一条道路,所谓实干派。其实薛修卓是真正的纯臣,这个人如同一部机器一样没有私欲。他联和厥西布政使江 青山稳固住大周最重要的粮仓,在户科都给事中这个位置上蛰伏多年,稽核财赋,将世家把持下的阒都八城烂账摸得清清楚楚。


然后薛修卓设计谋杀了天琛帝,加剧了世家派系斗争,使内阁孤悬,逼反萧驰野,迫使太后只能孤注一掷联姻启东。薛修卓打破了世家与寒门稳健派的艰难平衡,将两派皆打乱洗牌,然后再推出皇女,希望皇女(皇权)、内阁(寒门)与太后(世家)实现三方制衡。


薛修卓的信条是破而后立,天下有道,以道殉身,天下无道,以身殉道。


若大周没有沈泽川这个变数,真的很难讲薛修卓能否获得最终的胜利。在我看来是很有可能的,既然沉疴不起,不如扩创清扫,冲击性治疗,总好过一再姑息只能缓暂时之痛。


再说回姚温玉的清谈。前面说清谈的重要不在内容,而在于姚温玉的身份和他所传递的信号。姚温玉是海良宜爱徒这天下皆知,海良宜死谏后内阁乃至姚温玉本人都被寒门学子的怒火牵连,原因就在于他们认为内阁与姚温玉都没能对朝局力挽狂澜。甚至姚温玉依然不入仕,未免在世人眼里悠闲得过于不食人间烟火。


而清谈一局姚温玉名示他已经弃了原身要入这乱世了,这就将海良宜的寒门一派挺身而出地扛了起来,并接续下去。


只不过这一续,续的却再也不是海良宜的稳健派,而是续给了沈泽川这位中博枭主。沈泽川叫个什么好呢?要我说他应该算是颠覆派吧,压根儿从骨子里就没想过做纯臣扶植哪个姓李的,人家谁也不信要自己上,就算以后自己准备急流勇退,那退给的也必得是自己放心的人,当然那又是后话了。


所以薛修卓听说清谈的消息后沉吟不语,因为他知道姚温玉不仅没有被毁灭,反而缓过来向他正式宣战了。


姚温玉看似温润文弱,实则骨子里是和沈泽川相类的狠人,有种铤而走险的疯狂。他一个姚氏子弟、海良宜爱徒,根正苗红的稳健派后人,被逼到绝处竟然把脸一抹直接把重新打鼓另开张的薛修卓都给越过去了,人家直接辅佐了一位揭竿而起的异教徒。


反正这条残命已经输无可输,不如就拼了它,里外也是不亏的,难怪元琢到了后期跟兰舟竟处出了那么点闺中密友的感觉,骨子里毕竟是相通的。


清谈是檄文,是号角,也是投给薛修卓的第一封正式的战书。自此以后沈泽川再不是叛逃阒都的反贼或者中博野王,而是承袭了寒门一派期望的中博枭主,可以名正言顺地与阒都分庭抗礼。中博可以背倚离北,手拉启东,正式开启了剑指阒都的对峙状态。

譚言
-我将为自己一战。 /放假快乐...

-我将为自己一战。


/放假快乐摸鱼!底图来自沈抱抱老师ww

-我将为自己一战。


/放假快乐摸鱼!底图来自沈抱抱老师ww

林稚圆

中秋 partⅠ

我磕过的部分cp

ooc预警

partⅠ


策舟

今天是中秋啊,沈泽川批完奏折皱着眉头算了算日子,前段时间边疆战事告急,萧驰野被派到北方,这么一算他们已经一月未见了。作为皇帝要管很多事情,天天奏折堆的像山一样高,还要听那些老学究在早朝上吵架,就算有内阁,他也还是忙的脚不沾地。

沈泽川现在很想把所有的事务抛诸脑后,立刻马上去找萧驰野,但也只能叹口气继续批奏折,早知道如此就不该留在这,就应该跟策安一起去。红色的朱砂圈圈点点,太阳也慢慢落了下去,沈泽川终于批完了奏折,长长的吐出了一口浊气。

可能是因为今天白天都是阴天,月亮并没有现身,沈泽川看着面前的饭菜,望着月亮,开口问旁边人“那...

我磕过的部分cp

ooc预警

partⅠ



策舟

今天是中秋啊,沈泽川批完奏折皱着眉头算了算日子,前段时间边疆战事告急,萧驰野被派到北方,这么一算他们已经一月未见了。作为皇帝要管很多事情,天天奏折堆的像山一样高,还要听那些老学究在早朝上吵架,就算有内阁,他也还是忙的脚不沾地。

沈泽川现在很想把所有的事务抛诸脑后,立刻马上去找萧驰野,但也只能叹口气继续批奏折,早知道如此就不该留在这,就应该跟策安一起去。红色的朱砂圈圈点点,太阳也慢慢落了下去,沈泽川终于批完了奏折,长长的吐出了一口浊气。

可能是因为今天白天都是阴天,月亮并没有现身,沈泽川看着面前的饭菜,望着月亮,开口问旁边人“那些人都回去了吧”

“禀陛下,各位大人已经回到家中了”

中秋节,连封信也不寄,罢了罢了,可能是战事紧张吧。回来再找他算账。

另一边,

萧策安快马加鞭赶到了京城,在门口卸甲卸刀,一路小跑进了后宫,一个翻身进了院子,遣散了沈泽川旁边的宫女太监,悄悄的走到沈泽川身后,沈泽川感到身后有人,听脚步声像是个练家子,随即抽刀架在了萧策安脖子上,仰山雪反着灯光,他看清楚了来人,“你不是在离北吗,怎么回来了”边说着边把仰山雪收起来,萧驰野一把抱过沈泽川,把下巴抵在他头上

“哦,我提前把他们头领杀了,后续工作交给陆广白了,就先回来了。兰舟,想我了没?”

“谁会想你,薄情郎,负心汉”他被搂着,声音听起来闷闷的,撒娇一样听得萧驰野心都软了。

“好好好,我负心汉,我薄情郎”

等了许久的月亮终于现了身,星辰也最终被拥进了月亮的怀





是鱼鱼阿

无尝面废汁源!


扣裙:966621877


推荐人:闲鱼(必填阿)


占tag致歉


ps.老规矩,3天后删~

无尝面废汁源!


扣裙:966621877


推荐人:闲鱼(必填阿)


占tag致歉


ps.老规矩,3天后删~

呱

🈚chang广播剧小说咨原

破云

杀破狼

天官赐福

撒野

伪装学渣

咬上你的指尖

解药

某某

默读

垂耳执事

全球高考

s亡万花筒

将进酒

岁月间

我喜欢你的信息素

我磕了我对家×我的cp

等广播剧小说

🈚chang拿

有意向评论

占tag致歉

介意者勿扰

破云

杀破狼

天官赐福

撒野

伪装学渣

咬上你的指尖

解药

某某

默读

垂耳执事

全球高考

s亡万花筒

将进酒

岁月间

我喜欢你的信息素

我磕了我对家×我的cp

等广播剧小说

🈚chang拿

有意向评论

占tag致歉

介意者勿扰

灿烂樱花

有破镜重圆剧情的看看吗| ू•ૅω•́)ᵎᵎᵎ| ू•ૅω•́)ᵎᵎᵎ

有破镜重圆剧情的看看吗| ू•ૅω•́)ᵎᵎᵎ| ू•ૅω•́)ᵎᵎᵎ


月肆哇咔咔咔
在另外一个时空里是一场有人来赴...

在另外一个时空里是一场有人来赴的春三月,他们会一起长命百岁彼此相伴过着每一个节日。


松玉真的是我今年最大的意难平了,想让他们在中秋团圆所以赶在中秋节之前画出来啦(我可以孤寡着过中秋我的cp不可以!!!!)

在另外一个时空里是一场有人来赴的春三月,他们会一起长命百岁彼此相伴过着每一个节日。




松玉真的是我今年最大的意难平了,想让他们在中秋团圆所以赶在中秋节之前画出来啦(我可以孤寡着过中秋我的cp不可以!!!!)

月色照影

第三季09随笔

1,策安受鞭刑这段广播剧详细地描写了出来。


策安这个行为,也是他对兰舟感情一个很重要的体现。他是趁兰舟休息时悄悄去的,回来也是悄悄回来,并且没有主动跟兰舟提起。

兰舟发现后难过又心疼,策安也没有趁机多说什么。

他没趁机让兰舟以后听话或爱惜自己,他什么也没说。

所以策安这个行为,针对的对象是他自己,而不是兰舟。

或许也有点让兰舟长记性的意思,但并不是主要目的。策安主要的目的,就是惩罚自己。


他发自内心地认为,没有保护好媳妇,是他自己的过错。

——虽然我们都知道,兰舟是一个有自主行为能力的成年人。但策安就是觉得,兰舟受伤是他的错。

说白了,还是那一脚...

1,策安受鞭刑这段广播剧详细地描写了出来。

 

策安这个行为,也是他对兰舟感情一个很重要的体现。他是趁兰舟休息时悄悄去的,回来也是悄悄回来,并且没有主动跟兰舟提起。

兰舟发现后难过又心疼,策安也没有趁机多说什么。

他没趁机让兰舟以后听话或爱惜自己,他什么也没说。

所以策安这个行为,针对的对象是他自己,而不是兰舟。

或许也有点让兰舟长记性的意思,但并不是主要目的。策安主要的目的,就是惩罚自己。

 

他发自内心地认为,没有保护好媳妇,是他自己的过错。

——虽然我们都知道,兰舟是一个有自主行为能力的成年人。但策安就是觉得,兰舟受伤是他的错。

说白了,还是那一脚的后遗症。

兰舟身体不好,策安很早就知道,且很早就担忧。意识到那一脚后,他的忧虑又变成了极度地自责,他默认兰舟身体出现任何问题都是他的责任。

他对纪纲也是这么承诺的——他会照顾兰舟,他对兰舟负全责。

所以其实兰舟这两次受伤,策安心里都非常难受。表面他似乎被兰舟哄好了——那也只是不想跟媳妇摆脸色,他心里是难过和焦虑的。

当被纪纲——被兰舟的亲人鞭打时,策安心里反而好受一点。

 

不过策安这种心态不只是深情,还有独占欲。

看看这家伙对纪纲说的话。虽然纪纲没听明白,但策安言下意味里的占有欲是毫不掩饰的——他承担照顾兰舟的责任、他拜托纪纲来照顾兰舟——这小狼,就是在说兰舟是他的人。

所以纪纲当然会觉得怪怪的……(纪纲:怎么感觉我成了那个外人?)

 

策安其实对纪纲非常恭敬,恭敬得有点不同寻常。但在关于兰舟的问题上,策安虽态度恭敬,语意里却半分退让也没有。

后来被纪纲发现时,策安对纪纲这种复杂的态度表现得更明显——他很干脆地直接跪下,可说的第一句话就把纪纲气得半死。

 

对策安而言,纪纲是真正有可能“夺走”兰舟的人。他对纪纲保持着一种不能表现出来的警惕。

 

而且策安从没想瞒着。费盛说的话已足够明显了,“鱼水深情”“谁也离不得谁”,但同时又很坦然。

——就搞得纪纲很纠结。

纪师父吃亏就吃在没想到这狼崽子脸皮这么厚呀~

 

 

2,原文里纪纲想跟策安谈谈来着,结果策安太忙了,纪纲没找到人。广播剧这个处理方式就很棒,费老十应对满分💯

 

3,策安已经发现小桃子和兰舟之间出现了问题,但兰舟不愿说,策安就不勉强。他言下之意就是兰舟若不高兴就让丁桃回离北。

在策安和离北眼里,丁桃可不是小孩子,他职务在身是要做事干活的。如果桃子因为兰舟不想要而被送回离北,势必会受到离北方的问询和责备。

所以兰舟没有这样做,他没再提这事儿。

 

4,边亲吻边说话配出来了(/∇\)

感谢老师们下凡普度众生(。’▽’。)♡

 

策舟分离这段bgm很美,他俩每次分开我都好难过

(T_T)

 

5,元琢清谈这段做得很不错。

由元琢请帖为引→各地文人名士应邀而来→李剑霆与薛修卓对谈→元琢出现茶州清谈

 

清谈是一种思想自由碰撞的(高级)社交活动,它讨论的大都是虚无又形而上的意识问题,确实与国计民生无关。历史上的清谈其实是文人对政治局势无能为力下的逃避行为。这局清谈里,梅老的话可以看出,清谈参与者们对朝堂的主流态度很不屑,而这种态度能说明他们内心里对大周掌权者是失望和漠然的——我觉得这也是元琢前半生对朝堂的态度。

清谈里没有能实质性改善促进国计民生的思想与方法,这是它的劣势。

但清谈的参与者,都是有一定才学、名望以及影响力的人。姚温玉把他们召集起来,然后公开宣布支持中博府君,这就是造势。

来清谈的这些人并不喜欢官场,然而姚温玉说得很明白也很残酷。覆巢之下无完卵,国家倾颓之时,你们躲在哪个角落能幸免?

山河将乱,有才学有见识的人都看得出来。梅老等人嘴上说着不在乎,心里却是要掂量的。

而姚温玉此举是把自己当作砝码,加注在“沈泽川”的名头下。

 

 

 

“无为而治,道法自然!齐惠连海良宜他们又改变了什么?这是无用之功!”

“既然道法自然,那么这天要变即变,这世当乱即乱。”

梅老的思想就是老子的思想。日月星辰有定规,天地万物有大道,人只需遵循就好,过多干涉反而不妙。

元琢的回答则是,既然天地有道,那么改朝换代即是此时此刻的道,是他现在相信的道。

 

姚温玉是为自己的遭遇痛苦过的,他现在仍然会感到难堪和痛苦。

但他有一个坚定的清晰的目标,所以他可以坦然把自己的残疾暴露在众人形形色色的目光之中。

他曾痛恨自己的无能,认定自己以往都是虚名;他拒绝别人的怜悯,他有他的自尊。

但在为了自己的目标而不得不面对世人时,他不卑不亢,脊背挺直,处事从容。

 

人似乎在独处时才能做真正的自己。然而对姚温玉,我认为以残疾之身面对世人的他,才是真正的他。

因为那是他直面讥笑、怜悯、轻视与恶意的时刻。

 

姚温玉仍然是姚温玉。谪仙入了红尘,也不曾变本心。

 

 

6,解释一下兰舟这段话。

①太学支持薛修卓与皇女,本质是因为他们认为薛修卓与皇女会符合他们的政治诉求。但当他们发现皇女成了储君,寒门却仍然没有话语权,甚至连薛修卓自己都无法施展抱负时,他们便会开始对薛修卓的能力产生怀疑。

薛修卓与李剑霆没有世家支持,也没有兵权支持,太学的拥护举足轻重。而当这种拥护变成了怀疑甚至变成攻击,后果自然不妙。

②姚温玉本来好好在阒都待着,却突然失踪了;失踪后再度出现,却伤了腿,还选择支持中博沈泽川。这就会产生很多问题和联想:姚温玉为什么会伤了腿还跑去中博?姚温玉为什么支持沈泽川而不是阒都?

③樊州守备公然挑衅自立为王,阒都不打;沈泽川负弑君之名却在中博崛起,阒都不打。这就难免让民众心里嘀咕,阒都为何不打?是理亏还是心虚?是不能打还是不想打?

这些怀疑与不信任同样会动摇李氏君主的威信与统治力。

 

广播剧里,兰舟孔岭这段为了与高仲雄的文章呼应调整了对话顺序。

 

 

7,元琢清谈→府君垂钓→神威痛陈,中博打了一套连招;之后就是太学动摇阒都僵持;阒都提到敦州守备军,镜头转回到中博;随着费盛提到大雪镜头又转至离北。小酒镜头的转换衔接一直非常出色。

 

8,策安的浪淘雪襟留在了边博营是个细节,加入台词好评。

 

9,客观说,离北的马没有边沙的马好。离北马没有矮种马耐寒也没有矮种马跑得快,但它已经是离北费心培育出来适应铁骑重甲的最好的品种。

在体力、马匹等方面,边沙确实拥有无可比拟的优势。

 

10,狼崽吃东西呛着莫名可爱233333

 

11,关于策安跟萧方旭这场关于铁骑的讨论。

关键是这两句:

“你想把铁骑削薄,但你又跟不上他们的速度。”

“铁骑必须做出从来没有过的改动。”

 

 

策安提的把头盔摘掉是没错的,但这是没有办法的办法。因为这显然不能解决实质问题。

策安说自己纸上谈兵,也是意识到了这一点。

 

离北目前面对最多的还是边沙传统骑兵。

边沙人体质强悍,配备的战马跑得快又耐寒。铁骑速度上无法胜过边沙骑兵,就只能在力道上想办法。重甲使铁骑成为铜墙铁壁来有效对抗边沙,是铁骑战斗力不可或缺的一部分。

策安考虑减轻铁骑重量。可若减轻重量也追不上边沙,就等于放弃目前唯一的优势。

而对萧方旭而言,他不能因为小股蝎子的存在贸然改变铁骑对抗边沙最有效也最主要的方案。

 

 

(呃不过剧里有句话错了,是离北拥有最好的军匠。离北军匠是铁骑实力的一部分,目前军匠人数已经超过五万人。)

 

 

 

12,父子聊天这个配乐太伤了……记忆里三次萧家亲情的体现都是这个配乐。

 

我觉得萧方旭如果活着,会跟兰舟很谈得来。他教给策安的这些东西,跟兰舟面对手下的态度很有共通性。

 

优秀的统帅或者说优秀的领//导,处理事情和人际关系不应以个人好恶为优先,而是以控制局势解决问题为优先。可以不喜欢,但这种不喜欢不应该干扰判断以至做出不够明智的决定。

喜不喜欢不重要,有没有用才重要。

在有共同目标的情况下,应学会团结所有能够团结的力量,而不是人为地制造敌人。

 

 

13,萧方旭临走时的安排说明,策安作为辎重将军,离开营地运送辎重必须得到他的命令。所以前段时间兰舟来时,策安好几天都没被安排出去跑辎重,这个细节就很好品。

 

 

14,哈森杀狼王用的方式在解析里写过了。简单说就是两层调虎离山,加精锐部队消耗,最后偷袭。他偷袭时带的蝎子是大周面孔。

其实这个方式,与当时伏击策安很像,之后端州保卫战时同样如此。我觉得这一点作者很用心。

 

 

 

15,这一整段节奏很好。

“丑时已经到了?”配乐开始凝重,到骨津蒋圣回营骨津说没找到狼王,配乐突起,策安执意独自出营。

其实这时候已经晚了。

狼崽奔向父亲的途中配乐已经变成了悲情的气氛。

对一个儿子来说,比眼见父亲身亡更残忍的,就是父亲的头颅被敌人带走了吧。

 

策安杀蝎子这段很利落,刀刃刺入血肉的音效很有力,角色也没有多余的台词。

乌力罕死后进入下一阶段,策安与哈森对峙。

 

哈森的台词属于侵//略者的诡辩。

 

这段策安是一对十几。可以很明显地看出,一对一哈森是打不过策安的。

 

策安夺回父亲后这段悲泣太让人难过了。之后这段配乐非常悲壮。

 

 

狼崽失去了父亲,大周也失去了守护神。

老一辈都走得差不多了,齐惠连、海良宜、萧方旭……而留下的小辈还很年轻稚嫩。

但他们都留给了自家孩子最好的爱。

 

江河浩荡三十年,雪夜风万里,故人亦归去。

 

 

 

 

 

 

月色照影

第三季09解析

【原文183章–187章】


本集策舟分离后,内容分双线行进:


一,兰舟线–元琢清谈

二,策安线–狼王之死


一,兰舟线–元琢清谈


李剑霆问:“既然清谈能够召集群贤荟萃,先生,太学为什么不设谈?”

薛修卓答:“天下饱食无忧之辈,才能参与清谈。”

李剑霆再问:“既然如此,那姚温玉今日邀约天下饱食无忧之辈有什么用处呢?”


以前也提过,我认为李剑霆是一个很有天分的女孩儿。如果给她时间以及合适的辅佐助力,她有能力成为一位非常优秀的君主。...


【原文183章–187章】

 

本集策舟分离后,内容分双线行进:

 

一,兰舟线–元琢清谈

二,策安线–狼王之死

 

 

 

 

一,兰舟线–元琢清谈

 

 

李剑霆问:“既然清谈能够召集群贤荟萃,先生,太学为什么不设谈?”

薛修卓答:“天下饱食无忧之辈,才能参与清谈。”

李剑霆再问:“既然如此,那姚温玉今日邀约天下饱食无忧之辈有什么用处呢?”

 

以前也提过,我认为李剑霆是一个很有天分的女孩儿。如果给她时间以及合适的辅佐助力,她有能力成为一位非常优秀的君主。

 

但遗憾的是,她的老师是薛修卓。薛修卓的激进与偏执助长了李剑霆的激进与偏执。

 

就比如茶州清谈。

 

薛修卓是看不上清谈的。他言下之意就是,吃饱了撑着的人才会去清谈。

但李剑霆提出了一个很有价值的问题——如果清谈没有用,姚温玉为什么要举办?

姚温玉不是无名之辈,姚温玉是继承了姚家三代帝师传承的大才,同时还是寒门之首海阁老的亲传爱徒。

这样的人做这样一件事必有深意,而非简单粗暴地“饱食无忧”。

 

 

姚温玉性子温和清正,处事从容且坚决。茶州这次清谈是有目的的。

 

这个乱世,“饱食无忧”可不是普通人能做到的。

有钱、有闲、有读书的条件和能力,能是普通家庭吗?

所以姚温玉请的,其实是各个地方有名望的能人隐士。这些人可能对兰舟的事业没有直接帮助,但借他们之口,能够以最快速度把中博府君(正面)的名声传播出去。

茶州清谈可以达到的目的有这么几个:

扩散姚氏后人、阁老爱徒追随中博府君的消息→间接扩散中博府君正面的形象与名声。

继承阁老遗志,并吸引支持海阁老理念的文人学士。

海阁老在阒都朝堂自尽明志,而姚温玉选择追随中博府君——这很容易让人联想,阒都官场是不是有什么问题;更进一步,皇女上位时煽动太学的薛修卓,是不是有什么问题。

 

 

可以说,姚温玉公告天下态度鲜明地站在沈兰舟这边,就是在用自己以及海阁老的名望给中博府君抬轿铺路。

这也是兰舟目前需要的帮助和支持。

 

 

 

这次清谈引发了阒都的危机感。沈兰舟自立府君,姚温玉又出马替沈兰舟扬名。有名、有钱、有兵、有马,阒都如何不慌?

但阒都目前各方势力胶着,哪一方也无法完全掌控局面。太后想打,但叫不动启东守备军;韩丞想打,但阒都没钱也没将;薛修卓分身乏术孤立无援,根本碰不着阒都之外的事。

于是他们只能干看着逐渐崛起的中博。

 

 

 

 

二,策安线–狼王之死

 

 

光诚帝去世后,新的皇帝无力掌控朝局,但仍保持着对萧家的戒备。离北备受猜忌与嫉妒,即使萧家不得不送出幼子,也只是暂时缓和了形势。

早在妻子病逝不久,萧方旭就借病退出了与阒都的争斗。他退让,等同于战功赫赫的离北铁骑退让。那是离北对阒都的第一次退让。

送出策安是第二次。

 

其实离北并非没有zao反的能力。离北铁骑有不同寻常的凝聚力,离北统帅有至高无上的号召力,同时离北有直通向大周腹地的马道。

戚帅曾直言,边沙若从离北打到阒都,启东很难救援。可见如果离北决意闪电攻打皇城,启东是没什么办法的。

但那样做就意味着要撤掉北方战场所有防御,任由边沙长驱直入。

 

为了这片山河的百姓,或许也为了先皇的知遇之恩,萧方旭一直在做一个忠臣。

 

即使离北军中发生了荒谬的军粮案,即使长子在对抗边沙时重伤难行,即使幼子在阒都被陷害生死不知,萧方旭仍然谨守了自己的职责。

如果萧方旭想反,他有无数个把刀刃指向阒都的理由。

但他始终没有。

 

萧方旭知道,离北铁骑必须全力守在这里,一步也不能放松,更不能退。如果他退了,送上的就是大周百姓的性命。

 

所以即使策安遇险不知生死,重伤未愈的萧既明表示要去救弟弟,萧方旭仍然拒绝并保持了冷静。策安说得没错,在萧方旭心中,离北铁骑比两个儿子更重要。

或者应该说,离北铁骑的责任,比两个儿子更重要。

 

责任、忠诚、担当、勇气,萧方旭这种性格也言传身教给了儿子们。

策安的性格里几乎没有阴暗的部分。他在阒都为质六年,没有怨恨过家里,更没有给家里添任何麻烦;阒都围杀后他带着禁军辗转中博,没有想过让家里来接应他;回到离北后受到冷眼和排挤,策安虽然心中郁闷但没有任何忿怒和怨怼,更没有索要过任何特权。

狼崽完全认同和接受父亲的理念——离北铁骑身负的责任,并同样在为此努力。

 

 

不过,其实萧方旭也很爱孩子们。

阒都对离北的猜忌日益增长,但萧方旭还是给长子娶了长子喜欢的姑娘,青梅竹马的陆家女儿。即使这样的联姻会引起阒都更大的警惕和更多的厌恶。

沈兰舟算是离北的及时雨,但萧方旭仍有不接受兰舟结盟的理由,可为了策安他最终接受了。他只提出,沈兰舟不能对离北作出任何威胁行为。

 

萧方旭敏锐地察觉到儿子闷声不吭任劳任怨的表相下潜藏的野心。离北王风云沉浮三十年,他比年轻的儿子更清楚这种野心来自哪里。

他给了策安最关键也最重要的建议。

“你想要这个位置,你真的够格吗?”

“你击败哈森不需要七年,但是你必须学会宽容。”

这是一种肯定,一种鼓励。

 

这也是最后的建议。

 

 

 

 

萧方旭打算与蒋圣伏击哈森。

 

而哈森安排边沙大军一边猛攻常驻营,一边突袭沙二营。如此,朝晖与左千秋都被牵制住了。

同时,哈森的精锐部队在图达龙旗出现,对萧方旭与蒋圣进行不间断地游击消耗。

之后,哈森带着蝎子乔装成离北铁骑,在图达龙旗的旧驿站偷袭了蒋圣,又在野外围杀了萧方旭。

 

策安被留在沙一营,满心烦躁但无可奈何,他没有调兵权,也不能在无命令的情况下擅自离开营地。在蒋圣回来而父亲没回来的时候,他不祥的预感达到了顶点。

狼崽独身冲进了雪夜。

 

他在大雪中找到了父亲的尸身,然而哈森带走了离北王的头颅。

 

 

 

蝎子群杀掉了狼王,但他们也遭到了狼王反击的重创死伤过半。策安寻到了这些残喘的蝎子,一人对十几把他们杀到只剩几个,要从哈森手中夺回父亲。

哈森不想放弃头颅,又无法解决狼崽,而远处狼群已经赶来。带着满心的不甘,哈森抛下战利品选择了撤退。

 

狼崽凭着愤怒夺回了自己的父亲。

 

然而,逝去的已经逝去了。

 

就像鲜血与悲泣都会消失在大雪里,他生命中唯一的鸿雁山,已经无可挽回地回归了大地。

 

 

 

 

 

 

 

 

 

OR.

第四章

第四章

ooc致歉!!!


人物是亲妈的


———————————————————————


时间线:


《杀破狼》:长庚表明心意前


《剑名不奈何》:宫惟重生后


《二哈和他的白猫师尊》:1.0时期(2.0魂穿)


《将进酒》:策舟在一起前


《全球高考》:双考官时期,表白前,秦究想要把对方领头拐回来时


《一级律师》:院长进事务所之前


《判官》:闻时发现尘不到之前


《危险人格》:临迟在一起之前


——————————————————————


[我的秘密是见到你时心跳太快,让你逐渐变成特例...


第四章

ooc致歉!!!


人物是亲妈的


———————————————————————


时间线:


《杀破狼》:长庚表明心意前


《剑名不奈何》:宫惟重生后


《二哈和他的白猫师尊》:1.0时期(2.0魂穿)


《将进酒》:策舟在一起前


《全球高考》:双考官时期,表白前,秦究想要把对方领头拐回来时


《一级律师》:院长进事务所之前


《判官》:闻时发现尘不到之前


《危险人格》:临迟在一起之前


——————————————————————


[我的秘密是见到你时心跳太快,让你逐渐变成特例

            ——池青]


解临脸色晦暗不明


新人三人组反应最大,季鸣锐睁大了眼,喃喃道:“卧槽,晓兰、姜宇我好像不认识字了”


局长像是想起了什么,他脸色复杂的看向武志斌,问他:“你知道”明明是疑问句,却给人一种陈述句的感觉,武志斌呼出一口气,点了点头


[我很想你,特别特别想

         ——燕绥之]


“……”



语录一出,法学院的学生们瞬间红了眼眶,最后,不少人都哭了出来


那是他们的院长啊……


一个女学生哭着说:“凭什么啊……凭什么院长会遇见这种事……凭什么犯人只判了20年……20年后他自由了……可是……可是院长我们永远都见不到了”


燕绥之:“……”他忽然不知道是该感慨还是干什么了


这时,乔小傻子一鸣惊人:“虽然这时候说有点不合适了,但是你们难道不觉得……不觉得院长这话是说给恋人的吗”


经过乔这么一说,众人全都反应了过来


一股尴尬漫了上来


[他想,他遇见了一个光明炽热的人,靠着这个,他可以走过所有寒冬

         ——游惑]


考官D疑惑的说:“游惑是谁?”


坐在前面的考官A终于开口了,一个字,言简意赅:“我”


“……”


一瞬间,考官们恨不得集体失踪,随后,他们后知后觉的想到了屏幕上的字,那表情,言非常肯定,给他们一箱鹤顶红都能当场吹了


坐在考官A旁边的考官Z忍不住开口了:“傻·逼系统,妨碍人谈恋爱”


嗯?????


考官GWQ恍惚的开口:“我踏马听见主考官骂系统了”


一旁的考官FG同样恍惚:“我踏马也听见了”


陆续,有温和派的监考官说系统这个不是人的玩意


考官QW恍惚的问:“你们不是温和派的吗”


言“好心”的开口了:“能进来的人都是要炸系统的”


考生们看着成群的监考官陷入了沉默,强硬派看着一人不落的温和派陷入沉默,温和派看天看地看空气,就是不看强硬派

酒竹(高考版勿扰)

乞巧

要过节了。

         花香漪望见窗外一点点沉下去的日头 ,绚丽的晚霞铺满了天边 ,夜即将来临 。

         在乞巧节 ,夜晚才是最美丽的时候 。花香漪的屋子虽安静 ,却可透过墙 ,听见街上开始逐渐有女子的笑闹声 。府上的人忙着摆设香案 ,花香漪不解,柔声询问 :“今天是需要祭拜么 ?”...

要过节了。

         花香漪望见窗外一点点沉下去的日头 ,绚丽的晚霞铺满了天边 ,夜即将来临 。

         在乞巧节 ,夜晚才是最美丽的时候 。花香漪的屋子虽安静 ,却可透过墙 ,听见街上开始逐渐有女子的笑闹声 。府上的人忙着摆设香案 ,花香漪不解,柔声询问 :“今天是需要祭拜么 ?”

         一个伙计把果盘放好 ,抽空冲她笑一下:“夫人,你不晓得么?乞巧节这天是要向织女乞求织布绣花技巧的。 ”花香漪一愣,摇头:“我不知道,宫中是不兴这个的 。”

         “这也算是民间习俗了 ,”戚竹音推开门,带着一身烟火气回家,“你久居宫闱,不了解也正常 。”

          花香漪见了她,眼前一亮 :“给你绣了个帕子 ,我拿给你看 。”她转身回屋,背影窈窕 。戚竹音点燃了香烛,要去寻针线,花香漪已经捧着帕子出来了 ,见这阵仗 ,先笑了:“戚将军也做这个 ?”

        “我特意问了别家的,才晓得具体做法 ,给你图个新鲜 ,针线呢?”戚竹音抽了花香漪手中的帕子,放在烛火下打量。

         帕子并不华贵,胜在精巧 ,翻到背面,花香漪绣的是双面绣!

         “今夜我需要出门么?”花香漪出来了。

          “如果你想的话 。”戚竹音把其他的烛火也点上,“帕子精巧,我幸甚。”

          “那便出门吧,我听见不少姑娘的声音,外面很热闹?”

         “今夜出来的姑娘确实不少 。”戚竹音把具体流程告诉了她。

          花香漪向戚竹音摊开白皙的掌心:“帕子给我,我再添几笔 。”

          她在明灭的香火前,穿针引线 ,睫毛在脸上投下柔和的阴影 ,烛光昏黄,一旁的铜镜映出她姣好的面容和戚竹音深色的衣衫。

         她绣黄鹂鸣柳,她绣万里荷花。

         戚竹音看着,矮下身:“你这是要惹织女嫉妒了 。”

         花香漪掩嘴轻笑,起身把帕子递给了她。

         “我想出去看看,我以前从未过乞巧节 。”

         戚竹音灭了香烛,青烟在屋里袅袅而散 ,花香漪点了胭脂,抬手要给戚竹音抹。

         黛眉水眸,怪不得是前朝太后的侄女 ,看她模样也可略知一二。

          街上热闹,女孩们打扮的花枝招展 ,路边的香料铺胭脂谱生意兴隆,还有挑着扁担卖巧饼的,来往人群络绎不绝 。

         蛾儿雪柳黄金缕,笑语盈盈暗香去。

         戚竹音刚买了热气腾腾的巧饼,给花香漪递了一个:“民间的姑娘还会在葡萄架下坐,据说是可以听到牛郎织女说话,怎么样 ?”

         花香漪咬了一口饼,是她以前从未吃过的新奇小食。

         “真好啊,女子的节日居然可以这么有趣 。” 

           她眼中灯火明暗交杂,笑意盎然。

           “不过是街上热闹罢了,平日是不见几个女子的 。”戚竹音吃掉了最后一口饼,“民间的发簪与刺绣一定是瞧不上的,不如去看糖画 。”

         花香漪不懂什么叫糖画,也未曾见过便亦步亦趋 跟着戚竹音走。

         卖糖画的摊位前围了许多人,有老有少还有小孩儿穿梭其间。摊主是个老人,蓄一把美须,抬手抖腕,信手挥洒,人群阵阵喝彩 。

         “很有趣,民间居然有此等高手 。”花香漪弯起唇角 ,“此行不虚。”

        戚竹音见她喜欢,便付钱要了一个递与她。

        金色半透明的糖画在灯光下折射了温和的光芒。

         “我小时候练功累了,便乔装打扮到街上来买吃的,这老人那时似乎还年轻呢 ……”

         花香漪咬着糖画听她讲往事,清脆的声音淹没在熙攘的人群里。

         宝马雕车香满路。

         坐在其中的姑娘总惹旁人艳羡,用上好的香料,穿华贵的衣裳,一只玉手掀帘伸出,随意一指,便是布匹,发饰奉上。

          “富贵人家 。”花香漪评价。

          戚竹音低笑:“你曾经也是多少姑娘羡慕的花家女,百姓都说你有数不清的绫罗绸缎,用不完的胭脂香粉。我曾听人说,花三小姐想必每日的衣服不重样,住在琉璃宫里。”

          花香漪听着听着,没绷住,一下乐了。

         “你怎的拿我寻开心了?你明知不是这样。”

         戚竹音凑近咬了一块糖画,负手与她并肩而行:“我觉得他们说的很有意思啊,这般你与天上仙人有何异呢 ?”

后记:我知道词是《青玉案·元夕》,只是觉得                                 句子合适罢了 。

            卡文好几次,不是很会这两个人的性格 ,如有ooc见谅。

             呼——祝大家中秋快乐 !

             今日话题 :中秋假期,大家做什么呢 ?

巫城_乱画博主V
看小说的时候我脑子里在动的沈泽...

看小说的时候我脑子里在动的沈泽川be like:

想的是要杀奚鸿轩的那一段。

看小说的时候我脑子里在动的沈泽川be like:

想的是要杀奚鸿轩的那一段。

相里三曰
“兰舟啊…兰舟在哪儿呢……”...

“兰舟啊…兰舟在哪儿呢……”

“在这……”

“兰舟啊…兰舟在哪儿呢……”

“在这……”

忘川(约稿开放中)

全部都是书名×10张 !!!

感觉没怎么写过大字

就试了一下感觉效果还可以

其实还有几个放不下了 qwq


(我自己好喜欢营业悖论那张的颜色嘿嘿 调出来把自己惊艳了)

喜欢的话记得红蓝一下~

提前祝大家中秋快乐啦


全部都是书名×10张 !!!

感觉没怎么写过大字

就试了一下感觉效果还可以

其实还有几个放不下了 qwq


(我自己好喜欢营业悖论那张的颜色嘿嘿 调出来把自己惊艳了)

喜欢的话记得红蓝一下~

提前祝大家中秋快乐啦


筠镝
至此,陆平烟病隐,戚时雨身退,...

至此,陆平烟病隐,戚时雨身退,冯一圣和萧方旭先后战死,永宜年前期的天下四将全部陨落。匆匆三十年,那些意气风发的少年郎尽数回归了山河。


刚刚听完了最新一集,边听边写,边写边哭。果然齐惠连和萧方旭都是最刀我的。

至此,陆平烟病隐,戚时雨身退,冯一圣和萧方旭先后战死,永宜年前期的天下四将全部陨落。匆匆三十年,那些意气风发的少年郎尽数回归了山河。




刚刚听完了最新一集,边听边写,边写边哭。果然齐惠连和萧方旭都是最刀我的。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