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4252浏览    186参与
爻骸拾皈
潼关鸭
俺爱这个靓仔噫呜呜呜呜,虽然俺...

俺爱这个靓仔噫呜呜呜呜,虽然俺只会画大头_(:з」∠)_

俺爱这个靓仔噫呜呜呜呜,虽然俺只会画大头_(:з」∠)_

柜格松
文笔烂,文化程度不高。 莫关注...

文笔烂,文化程度不高。


莫关注。


世界和平。

文笔烂,文化程度不高。


莫关注。


世界和平。

站牌下的鬼
徐徐小朋友挑的颜色,可可爱爱。

徐徐小朋友挑的颜色,可可爱爱。

徐徐小朋友挑的颜色,可可爱爱。

劣等生

小幅泥北北的体型   很傻所以随便玩(最后一张)

小幅泥北北的体型   很傻所以随便玩(最后一张)

烬棠灼夭

本座的师尊牙疼疼

    肥瘦三层的肉块小巧玲珑,色泽鲜红透亮如一颗玛瑙。油脂特有的香味与红糖的甜香混合略带一点咸鲜。

   “师尊,尝尝看这是我新学会的樱桃肉。”墨燃殷勤的给楚晚宁夹起一块肉。

    入口绵软脂香在唇齿间迸发开,回味鲜甜。楚晚宁清俊的脸微微抽搐,发出一声低不可闻的吸气。

   “师尊怎么了?”墨燃放下筷子,死死地盯着楚晚宁。

  “无事。”楚晚宁僵硬的脸微微松动,恢复了往日的平和。...


    肥瘦三层的肉块小巧玲珑,色泽鲜红透亮如一颗玛瑙。油脂特有的香味与红糖的甜香混合略带一点咸鲜。

   “师尊,尝尝看这是我新学会的樱桃肉。”墨燃殷勤的给楚晚宁夹起一块肉。

    入口绵软脂香在唇齿间迸发开,回味鲜甜。楚晚宁清俊的脸微微抽搐,发出一声低不可闻的吸气。

   “师尊怎么了?”墨燃放下筷子,死死地盯着楚晚宁。

  “无事。”楚晚宁僵硬的脸微微松动,恢复了往日的平和。

      墨燃没有多想,收拾的碗筷便回去休息了。

   楚晚宁关上了房间,一个人趴在床上。手按在左腮剑眉微皱。自从跟墨燃生活在一起后,岁月静好无事可做。墨燃天天操练自己的厨艺,变着花样学着做菜做饭。墨燃惯着他的口味做的东西大多都是偏甜口的。日子长了,他竟然生了蛀牙。  楚晚宁想到这用被子蒙上了脸,太丢人了。还好墨燃神经大条想来应该是不会知道的。看来真的得戒糖了。

   楚晚宁在卧榻上辗转,可是左腮的 肿痛却时不时的抽搐。

  “咝~”

  “师尊快来吃饭啦!”墨燃急促的拍着门板,今日他察觉楚晚宁没有吃多少想来是这道新菜式楚晚宁不喜欢。于是算着时间估计在楚晚宁睡醒前做了几道他平日里喜爱食用的点心。

   粉嫩艳丽的海棠酥包裹着绵密甜润的红豆沙,糖油粑粑裹着一层金亮剔透的糖衣,外脆里软的红糖小锅盔金黄诱人。

 “你什么时候做的?这么多做了不少时辰吧。”楚晚宁刚刚说完左腮子又开始抽疼。

  “就在午休的时候。我看师尊没吃多少东西。想来是今日的那道菜不合师尊的胃口所以又做了一些师尊平日里爱吃的。”墨燃不好意思的挠挠头,乌黑的眼瞳带着傻乎乎的乖巧。

   “唔……”话都这样说了,墨燃放弃了午休的时间特意给他做了饭,不吃的话真的有点对不起他。楚晚宁只能把筷子伸向看起来没有那么硬的海棠酥。海棠酥入口化渣,只是那绵软香甜的馅料却触疼了微微腐蚀的牙根。

   楚晚宁清俊的脸紧紧一抽,牙痛的感觉是整口牙都发酸发软发疼,连着腮帮子又肿又痛。偏偏这样的痛还不好流露出来又痛又尴尬。与那女子来葵水竟有异曲同工之处。

   “不想吃了。”因为牙痛楚晚宁放下筷子就走,只留下愕然的墨燃。

   这个时候无论墨燃神经有多么大条,也能察觉出楚晚宁不舒服。可惜无论是踏仙帝君还是墨宗师都不会医术。看来只能去山下请一个医士。

   楚晚宁一个人呆呆的坐在窗边,心里面有些说不出来的不舒服。墨燃给他做饭是一片好心,照顾他的口味也是为他好。可是他吃了之后牙更痛了连带着对墨燃发了火。楚晚宁懊悔,不知道墨燃现在怎么样了可是道歉的话他又说不出口,腮帮子又抽搐着疼。加上之前没吃多少东西,腹中有些饥饿。

    楚晚宁推开门,发现墨燃走了。于是他一个人走进厨房,厨房摆放的整整齐齐。调料面粉肉基本上一伸手就够得着。

   做什么好呢?楚晚宁唯一擅长的就是红油抄手了。和面,擀面,剁馅,包抄手。楚晚宁动作麻利不过一会儿一堆圆滚滚玉雪可爱的抄手就乖巧的趴在案板上。

    抄手下到锅中,楚晚宁在调调料的时候最后的一勺辣子油却不知道该不该加。他很少做饭,唯一做过两次都是给墨燃做的。墨燃夸他抄手做的好吃,师昧也说他抄手包的好看。但是他自己从来没吃过,墨燃喜欢吃辣。仅仅只包过几次的抄手仿佛与红油紧紧的联系在一起。在楚晚宁的意识中如果抄手不加红油就不算真正的抄手。可偏偏他又不吃辣。楚晚宁思索了一阵,到底还是加了两三滴。那清亮的汤水漂浮着几粒鲜艳的红油。楚晚宁松了口气,感觉这样的抄手才算有了灵魂。

   舀起一个抄手送入口中。面皮柔韧,肉馅饱满鲜咸。只是唯一美中不足的就是滴入了红油又辣又呛。楚晚宁做的东西 把旁人的喜好都加入了,唯独没有考虑过自己的。连做一碗抄手都紧紧与墨燃的喜好相连。只是旁人觉得再好,都不一定适合他……

    楚晚宁皱着眉头吃完了那碗抄手,然后牙又开始疼了……

    算了睡觉

    “师尊开门我们来了。” 

   楚晚宁迷迷糊糊的从床上爬起来,隐隐约约听到似乎有人在对话。

  他打开门一看,好家伙三个徒儿都来了。为首的是墨燃,旁边站着的是薛蒙。后面跟着的是蒙着眼睛的师昧。楚晚宁看着师昧盯了他一刻忽然觉得太尴尬了于是就问候他们。“你们过的还好吧?”

      “承蒙师尊挂念,我们都很好。”师昧风轻云淡的笑笑。都是死生之巅的故人,虽说发生了一些事情。可终究都是师徒兄弟好容易相见,不过一会儿大家都热热络络地聊开了。

  墨燃今天下山听山下的人说来了一位医术极高的仙医,他特地去瞧瞧没想到竟然找到了师昧。薛蒙之所以能来是因为墨燃通过纸鹤给他发的消息,墨燃主要是怕这里找不到什么好的医士以防万一才通知了薛蒙结果他才收到消息就急吼吼的跑过来了。所以这三人就恰好碰面

  “对了师昧师尊有些不舒服你给他看看吧。”等气氛都变得融洽,墨燃才很有心机的推了推师昧让他给楚晚宁看看。好不容易师徒才聊到一堆,楚晚宁自然不好拒绝。

   “师尊这是……”师昧低下了头,脸上头一次浮现了犹疑的神色。

  “怎么了?很难医治吗?不会有事吧?”墨燃和薛蒙心都提到嗓子眼了,生怕下一秒师昧就宣布这是个不治之症。

  “师尊的牙口似乎不太好吧……”师昧喃喃说道。

  什么?牙?墨燃和薛蒙瞬间愕然。

  楚晚宁脸发烫,像是秘密被戳穿。这么大的人了还蛀牙还是当着徒弟的面。实在羞耻!

   师昧看着楚晚宁的神色,不再怀疑看来师尊是真的蛀牙了。师尊本来口味就偏甜,可能……看来墨师弟真的很体贴师尊呢。

  师昧三两下开好方子,递给了墨燃。薛蒙自然少不了一顿批斗。

  当晚,四人对酒话别离一壶浊酒泯恩怨。

   








    从此之后,楚晚宁基本上不怎么吃糖了。

   当然除非墨燃很坚持很热情。

    


  

   



  

  



写的oo c了吗?有意见的话就在评论区里面提出来或者私信给我也行。(但拜托各位用语文明哦)

   

 

   


   

Mrs.White

夜晚的轰鸣

西瓜是长在十三线小城市火车站附近的一棵树


因为一个路过的小女孩想吃西瓜所以就有了这个名字


可是它并不会结西瓜,西瓜也不长在树上


在一个夜晚火车的轰鸣声下


它再也没有见过那个女孩

西瓜是长在十三线小城市火车站附近的一棵树


因为一个路过的小女孩想吃西瓜所以就有了这个名字


可是它并不会结西瓜,西瓜也不长在树上


在一个夜晚火车的轰鸣声下


它再也没有见过那个女孩


咕蛆蛾爱扑棱

【假想】在①

前甜后虐的小短篇,开放式结局,请自行避雷

另:含厚嫁设定

「我把家私作嫁妆

你又在哪」

01李响

我第一次见他,他很是狼狈。

管家怨我不该这般心软,这样没脸没皮的小贼,就应该打上几大板子,再送去衙门,好好关一关。

我不是心软,我只是喜欢他。

他长得很干净,眉宇间透着几分轩朗,我第一眼见着他就知道我喜欢他。

我让管家给他松了绑,他冲我笑。

他笑得真的好好看。

我也笑。我和他说了好多好多的话。

他答:

“素闻贵庄有美人,小生刘迦,来偷美人心。”

02老吴

“哎,你听说了没?李庄响公子是个短袖诶。”

“切,你这是哪年的消息了,俺早就知道了。”

“是啊,可惜了李老头子...

前甜后虐的小短篇,开放式结局,请自行避雷

另:含厚嫁设定

「我把家私作嫁妆

你又在哪」

01李响

我第一次见他,他很是狼狈。

管家怨我不该这般心软,这样没脸没皮的小贼,就应该打上几大板子,再送去衙门,好好关一关。

我不是心软,我只是喜欢他。

他长得很干净,眉宇间透着几分轩朗,我第一眼见着他就知道我喜欢他。

我让管家给他松了绑,他冲我笑。

他笑得真的好好看。

我也笑。我和他说了好多好多的话。

他答:

“素闻贵庄有美人,小生刘迦,来偷美人心。”

02老吴

“哎,你听说了没?李庄响公子是个短袖诶。”

“切,你这是哪年的消息了,俺早就知道了。”

“是啊,可惜了李老头子就这么个独苗。”

“你们瞎说屁,前些日子俺还听说他和哪家小姐私定终身呢。”

“那是老久前的传闻了,这回不一样,他可收了个小白脸养在家里呢。”

“啧啧,果然是有钱人家的大少爷,娶个小白脸可不亏死。”

“是啊,俺还等着娶个媳妇得嫁妆呢。”

“得了吧,你老娘的嫁妆你老子拿过没?”

“那是俺老爹软,换俺,她敢不拿吗?”

“怕是没姑娘肯嫁哦。”

03丫奴

前些日子来庄上偷东西的小贼,公子给留下了。

没见办些正经事,倒是床上躺了几日。

姐妹们都争着给他送药,称这小贼长得干净标致。

我可没这好脸色给他看。

他哪里是病,只是装给公子看。

管家老伯说得对,他就是一个没脸没皮的小贼。

可是公子喜欢他。

公子瞧着他的第一眼,就喜欢他,就像我瞧着公子的第一眼就喜欢公子。

我真讨厌他。

我瞧见他抱着公子。

药洒了他们一身。

04刘迦

他的腰真软。

药洒了我们一身。

我没理会。

红晕附上他周身,我附上他的唇。

他轻轻地推我。

我亦没理会。

此刻我不想与他分离。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