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小人国

9444浏览    1300参与
囡月

十三、假墨林的阴谋

        我们就往森林外面走。有点点照亮和引路,我们差不多走了半天就到森林的出口了。我们走出去后,转过身来看这个刚刚经历了生死的地方。却发现墨林站在森林出口的地方。

         “你怎么不出来”宇森问

         “你们快回去吧,我是走不出这片森林的”墨林叹息的说。对啊,墨林被那个假墨林施了法,给困在森林里了没法出来...

        我们就往森林外面走。有点点照亮和引路,我们差不多走了半天就到森林的出口了。我们走出去后,转过身来看这个刚刚经历了生死的地方。却发现墨林站在森林出口的地方。

         “你怎么不出来”宇森问

         “你们快回去吧,我是走不出这片森林的”墨林叹息的说。对啊,墨林被那个假墨林施了法,给困在森林里了没法出来。我怎么把这茬给忘了。

         “那怎么办啊,快想想肯定有办法的”我说

         “我可以让他出来”点点突然冒在我们的面前说。

         “真的,那快就点让他出来啊”

         “看我的”说着点点就飞到了墨林的面前,用自己身上的光照着墨林。墨林被点点的光包裹着,看着那光慢慢的进入了墨林的身体。

         “好了”点点拖着疲倦的声音飞进了项链里。

        “这就好了,点点不会在骗我们玩吧”我怀疑的说。就看到墨林走了出来。哎,没想到点点还有这用处。但喊点点,她不理我。宇森说可能太累了就没再吵她。

        我使劲吹响哨子,我还想着,艾格是不是骗我的。这么远雪目能听的到吗?我们找了一个地方等了好久。才看到雪目滑过天际向我们飞来。好美啊。

        “原来是雪目啊!我就说哨声怎么那么熟悉”墨林看着飞来降落的雪目。拍了拍它的脖子,还摸了摸它的脑袋。雪目竟然没有闪躲。看样子雪目挺喜欢墨林的嘛。怪不得是艾格的好兄弟呢。

        我们骑上雪目之后,雪目带我们直接去了艾格家。雪目降落在了艾格家的院子里。刚从雪目背上下来,艾格就一直盯着墨林看。感觉有什么深仇大恨似的。

        原来,我和宇森去黑森林的第二天。假墨林发动了政变。控制了小王子,牵制着那些古板的大臣。艾格不服从命令就被革职,闲在家中。怪不得呢。现在城堡可谓是守卫森严啊。

        我们把在黑森林的经历讲给了艾格听,艾格知道了其中的原由就释怀了。墨林决定要揭穿假墨林的阴谋。当然我们肯定都会帮他。不过得先让墨林给我配制解药,没有多少时间了。

        “对了,我在那蛇洞里还发现了这个”我说着把草药和玻璃瓶拿了出来。把玻璃瓶放在他们的面前。此时的玻璃瓶中散发着蓝色和金色的光线,在瓶中转来转去。瓶口依旧被封着。

        “这是什么”宇森好奇的拿着瓶子,但并没有看出来个所以然来。然后递给了艾格,艾格也看了一会儿也没有发现什么。只是说这瓶子感觉好奇怪,就给了墨林。墨林看了看也说这好像只是一个普通的瓶子啊。突然仔细看了看贴在瓶盖上的封印,隐约的看到了有黑紫色字。

        “这是一个装着意识的玻璃瓶,我在一本古籍上看过”墨林回忆着说。

        “意识?”我们三个人一口同声的说,感觉不可思议。

        “谁会把意识封在玻璃瓶中,就不怕摔碎吗”艾格不相信的提问。

        “对啊”

        “就是”我和宇森也附和道。

        “这玻璃瓶被赋予了封印的力量,除非是封印被解除,否则是摔不碎的”墨林边解释边把玻璃瓶放在桌子上。

        “哦”我应了一下,就拿起玻璃瓶使劲往地上摔。我这一举动把他们三个给吓了一跳。

        “你还真摔啊”宇森看着我说。

        “不然呢?我只想试试倒底是不是墨林说的那样”

        “额…我也只是在书上看到的,并没有亲眼见过,更没有这么试过…”墨林轻咳了两声,解释的说。

        “还好是真的…”不然就惨了,我庆幸的说。赶紧把玻璃瓶交给了墨林让他保管。

        “好了,先不说这些了。先帮小隅弄解药吧”艾格提议说。

        “对的,现在解药是比较重要的事”宇森附和着

        “嗯嗯”我也跟着点点头

        “可是,只有草药。我也不知道你中的是什么毒,而且我也并没有觉的你中什么毒啊”墨林无耐的说。好像是哦。墨林还不知到我是巨人。于是就向墨林解释了一下具体的情况。

        “原来是红叶浆果的毒,而且还是几树。没死简直是奇迹啊”墨林感叹道。

        “那快点制解药啊”我着急的问。感觉墨林像老头一样的啰嗦

        “这草药虽然是主药,但药性很强。我需要几味药做铺药”

        “上哪儿找”我们问

        “我的药房就有,不过在城堡里……”

        “跟没说一样”我小声嘀咕道。

        我们都陷入了思考,这下麻烦了。现在城堡可是守卫森严啊。艾格说后天城堡有一个继任大典,到时对所有人开放。这样我们就可以乘机进入城堡。

        到了这天城堡外熙熙攘攘的人,进进出出。丝毫不会有人注意到我们四个人的行动。我们很顺利的进入了城堡。在墨林的带领下,我们很快就到了墨林的药房。我们这一路感觉好顺利啊,太过顺利反而让我觉得很不安。我们进入墨林药房就抓紧时间行动。一起找墨林要的那几味铺药。可是奇怪找了好久也没有发现。突然,我们听到有士兵包围了药房。有人一脚踹开了药房的门。就来为首的就是那个假墨林。

        “好久不见,墨林,艾格”那个假墨林阴森森的说

        “当初是我错信了你”墨林恶狠狠的说

        “哼,怎样都无所谓了。过了今天我就是这个王国的王了。而你们则是我的阶下囚。哈哈哈”这个假墨林自负的说。

        “带着假面具的人,还好意思说当王”我嘀咕着

        “你说什么”假墨林恶狠狠的盯着我看

        “给我把他们抓起来”就跑进来了几个侍卫。不过这几个侍卫看到了有两个墨林,进来就直接懵了。两边看看完全不知道抓那个。

        “还愣着干嘛,快抓住他们”假墨林严厉的说道,还不忘把法杖举起来。生怕别人不认识似的。那几个侍卫看到了法杖,就立马朝向我们,来抓我们。本来我们都在反抗,墨林和艾格负责保护我和宇森。

        艾格不愧为将军,几下就把他们给放倒了。墨林也不错。我都感觉我们出于上风了。可是那个假墨林却拿出了那几株我们正找的铺药,说是我们再反抗就毁了那些草药。真是太可恶了。我们不得不停下来,任由那几个侍卫把我们抓起来。

         “这就对了,我会让你们死的痛快的”假墨林大笑的说。又对侍卫说:“给我搜,把他们身上的草药还有一个瓶子都给我找出来”

         他怎么什么都知道啊?

         “你怎么知道这些”墨林问

         “你以为我什么都不知道,其实我什么都知道。怪就怪你们当初就不该拿那个意识瓶”

         “意识瓶”

         “对,我在意识瓶上下了跟踪咒,谁动了它咒语就会发动。所以你们的一切行动就都在我的掌握之中”

        “什么,可是那瓶子是我在枯树洞中发现的”我不解的问。

        “就是我放的,本以为那条笨蛇可以看好。没想到被你们拿走了”

        原来是这样,没想到竟然是这个假墨林挖的洞救了我一命啊。

        “法师,找到了”就看到了一个侍卫拿着草药,递给假墨林。

        “只找到了这个,瓶子呢”假墨林生气的问。好像瓶子比草药重要的多。

        “没有找到”一个侍卫回答道。

        “再仔细搜,我能感应到那瓶子在这里”假墨林肯定的说

         “可是我们都搜到了,没发现瓶子”

         “没用的废物”假墨林说着就把一侍卫打到在地

         “交出瓶子,或许我就会放你们一条生路”假墨林抬头对我们说。

        鬼才会相信他。幸好那瓶子被点点看上了,就抱着它去玩了。这会儿就在我的项链里呢。你们能找到,才怪。

        “先把他们押下去”假墨林生气的说。说完转身就往外走。

        于是那些侍卫就跟在后面,押着我们走。突然我听到了点点在叫我。叫我把瓶子拿着砸向那个假墨林。我本来想问为什么,可是点点却说。先照做,待会儿在解释。点点就冒出来把瓶子给了我。我赶紧接住。顺势朝假墨林扔去。

        假墨林好像感应到了瓶子,转过来。可惜晚了。就见那瓶子刚好砸在了假墨林的脑袋上。假墨林就倒在了地上,感觉已经砸晕在地上了。瓶子上的封印好像解除了。封印在瓶子的意识(就是两条蓝金色的光丝)冲出瓶子,向城堡的一角飞去。估计是找它们的主人去了。那两条光丝刚飞出去,就有两条墨色的光丝被吸到意识瓶中了。

        被反噬了,把自己的意识困在了意识瓶中。原来不是被砸晕的啊!我还在想怎么这么不经砸来着。哎,终究是害人还害己啊。


待续……

骨中哲也
如果知识可以改变命运,我们需要...

如果知识可以改变命运,我们需要承受多少的压力
第五版 在有限的时间里

如果知识可以改变命运,我们需要承受多少的压力
第五版 在有限的时间里

绵羊羊

四叶妹妹的夏日庭院( ・ω・)

四叶妹妹的夏日庭院( ・ω・)

囡月

十二、智斗双头共生蛇

        据说这制解药的草药在森林深处,生长在万年枯树中,还有一条双头共生蛇守着。不过这些都是据说,没有人亲眼见到这些。

        我们休息了一会儿,吃了点东西就往森林深处走。都不知道走了多久,天依旧雾蒙蒙的。幸好有点点出来给我们照亮。我们这一路倒也没有其他的怪物,可能是因为点点吧。突然看到前面的路变得宽阔起来,地上也有许多的枯树枝。再往里面走就看到有一个巨大的枯树,但并没有看到什么蛇。难道传言是假的,不过还是小心为妙。...

        据说这制解药的草药在森林深处,生长在万年枯树中,还有一条双头共生蛇守着。不过这些都是据说,没有人亲眼见到这些。

        我们休息了一会儿,吃了点东西就往森林深处走。都不知道走了多久,天依旧雾蒙蒙的。幸好有点点出来给我们照亮。我们这一路倒也没有其他的怪物,可能是因为点点吧。突然看到前面的路变得宽阔起来,地上也有许多的枯树枝。再往里面走就看到有一个巨大的枯树,但并没有看到什么蛇。难道传言是假的,不过还是小心为妙。

        我们小心的靠近枯树,看到有缝隙就探头往进看了看。不看不害怕,一看吓一跳。一条巨大的蛇在里面盘旋着,而我看到的正是这蛇闭着的眼睛。我的腿都吓软了,往后退了退。宇森看见了,赶紧扶了扶小声的问了问怎么了。我指了指那缝隙说:“真有蛇,好大的头啊。”

        宇森和墨林也上前看了看,突然巨蛇动了动。我们赶紧往后退,藏到了树的旁边。树里的巨蛇慢慢的睁开了眼睛。我们在枯树外面都能感受到巨蛇在里面缓缓的盘缩。蛇头在这边那我们就只有绕到后面去。我们绕到了后面,可是居然还有一个蛇头。正在警惕的注视着前方,好像察觉到了有人来。

        这双头蛇的反应能力这么快吗?刚刚还在前边,这会儿怎么一下子就到这边了。真是不敢相信。我们得从长计议,墨林暗示我们先到那边的大树背后看看情况再打算怎么做。我们快速的跑到树后面。

        靠在树后面偷偷的往枯树那边看,巨蛇慢慢的探出来。不是说两头蛇吗?怎么只有一个啊,难道另一个头被人砍了。那样的话我们的运气也太好了吧。我疑惑的看着宇森和墨林。他俩都摇了摇头表示不清楚。

        从后面又有一条蛇慢慢的爬了过来,不是说只有一条巨蛇的嘛,怎么冒出来了两条?这还是一条双头共生蛇吗?怎么回事,好奇怪啊。我们都能听到那两条蛇在那里嘀咕着什么。

        怎么办啊!对付一条这么大的巨蛇都难,这又冒出来了两条。我感觉我们还是撤吧。可是这时候点点突然冒了出来,还自带光环我们一下子就暴露在了那两条蛇的视角里。就听到丝丝的声音,两条蛇就把我们包围了起来。就听到一只蛇说:

       “就是你们这几个想找死啊,敢打扰我们的美梦”

        竟然会说人话,不会是成精了吧。还美梦,我看见你们就是噩梦吧。

        “我们…我们只是路过的,无意间吵醒你们还请…还请见谅”我感觉我说这话的时候腿的软了,再一吓就直接瘫在地上了。我竟然跟两条蛇说是路过的,我感觉我肯定中毒不轻了。

        我看着宇森和墨林,他们已经准备好搏斗了。点点就在我的肩膀旁飞。“都怪你”我朝着点点说。也拿出武器准备拼了。

        “就凭你们几个还想杀我们真是太天真了”那两条蛇自负的说。

        “那就看看我们倒底能不能杀了你们”墨林大声说。

        “怎么杀啊”我着急的小声问墨林。

        “我们分开行动,小森,你和小隅去引开那条蛇,我去引开另一条。”墨林低声给我们说。

        “怎么是想乖乖的当我们的晚餐啊”那两条巨蛇自恋的说。

        “做梦”宇森大声的说了一声,就拉着我跑。墨林就向相反的方向跑去。那两条巨蛇果然中计了。

        跑了几十米开外,突然听到一声巨响,那条巨蛇砰地一声摔在了地上。好像有人在用绳子栓住它似的。我和宇森停下来边喘气边回过头去看。就看到巨蛇在地上,一脸无耐的看着前方。好像并没有起来继续追我的意思。竟然开始倒退,离我们越来越远了。蛇会倒着走吗?我好奇的问宇森,他也不知道。于是我们决定先去找墨林,看看他那边的情况。

        我们就又躲着往回跑。看到了那条拉着回去的蛇。我们就绕到了树林里去找到了墨林。奇怪的是我们这一路就看到倒退的那条蛇,到墨林那儿也就看到了追他的那条蛇头。一个蛇尾也有没发现。就好像两个蛇头在用一个蛇身。

        我们和墨林说了我们这边的情况。墨林也说他也听到了一声巨响,这之后那条蛇好像就没有爬的那么快了。反而是很吃力呢。双头共生蛇…该不会是两头一个蛇头共用一个身体吧?我还以为是一边是两个头,一边是尾巴呢。

        我们再次回到枯树旁的时候,那蛇盘绕在枯树上。两个蛇头在那里吵,就差互相打起来了。我们就站在相对枯树较近的大树后。

        我们看到这蛇的状态,感觉这比较有利于我们。于是我们商量让它们俩吵起来,就乘机去摘草药。宇森和墨林去吸引巨蛇的的注意。

        “喂,你们怎么吵起来了,不是要吃我们吗?”墨林大喊。听到了声音巨蛇停下了争吵。两个头同时向宇森和墨林伸了过去。

        “来送死,就成全你们”巨蛇张大口准备吃宇森和墨林。

        “等一下,我有一个问题”宇森突然问。

        “什么问题?那有那么多的事”巨蛇停下来问。

        “很重要的问题”

        “见你们要当我食物的份上,说吧”

        “你看你们共用一个身体,可是你们倒底谁是头谁是尾啊”宇森假装很疑惑的问。

        “对呀,你们看我们俩人,一大一小。你说你们怎么分啊。肯定是蛇头吃大的了”墨林也附和着说。

        “这好像也是…个问题…”一个蛇头思考的说。

        “不用说这肯定就是我了”另一个蛇头说。

        “怎么就是你了”

        “我力气比你大”

        “就算你力气比我大怎么了,我比你聪明”

        “聪明有什么用,还不是经常被我拖着走。”

        “你…我要和你决斗”

        “打就打,谁怕谁啊”

         就见这两个蛇头,一头拖着一半的身体开打了起来。打的不可开交,枯树的树枝,树皮都被它们打了好多下来。我就乘机钻进枯树中去找草药。我进去四周找了也没找到什么草药。急得我直转来转去的找,十分害怕巨蛇突然进来一口吞了我。突然脚下一滑我就掉进了一个洞里滑了下去。这洞里好多蛇皮,估计是那巨蛇脱皮留下来的。

         我顺着那洞滑了下去,摔在了地上。我爬起来,拍了拍身上的土。点点不知什么时候冒了出来,给我照光。

        我突然看到前面有紫色的光亮。我跑了过去,就看到有一株植物在那里长着。我赶紧过去,准备摘着时候。点点叫住了我。

        原来点点发现了一个玻璃瓶子,瓶子十分精致,想打开看看好像却被什么东西封着,死活打不开。看着点点,点点也趴在瓶子盖上转了好几次也没打开。

        “算了,先拿着瓶子出去了再说”我对点点边说边把瓶子放在口袋里。就伸手去摘草,刚摘下来,就感觉到了地在摇晃。这洞要塌了。我赶紧跑到刚下来的洞口,可是洞口被挡住了。我心想完了,这下怕是出不去了。

        “小隅,这边这边,这边好像可以出去。”点点飞向一个洞口。我赶紧跟了过去。走了没几分钟就没路了,看着点点抬起了头。就看到头上有一个洞口被树枝挡住了。我吃力的爬了上去。把挡在洞口的树枝给推开,爬了上去。这是哪儿啊。我这会儿是非常害怕自己迷路的。没一会儿就听到不远处有声音,就赶紧跟点点过去。

        刚到那儿,就看到巨蛇缠在枯树上。身体上到处是被咬过的痕迹。慢慢的随着枯树往下沉。我着急的喊了几声宇森和墨林,直到看他们没事我才放心下来。

        “我拿到草药了”我高兴的说

       “那我们快回去吧”宇森也高兴的说。

       “走吧”墨林也附和着。

    

待续……

囡月

十一、真假墨林

        我们按照宇森说的,宇森拿着他的匕首而我在一旁找了一把小刀。听着门外有动静了,我俩就在门边守着。等着这屋主人回来。我们刚听到有人推门就赶紧靠紧门后,做好了只要他一关门就开打的准备。

        结果门开了,只见一个人影走了进来,却不见他来关门。而是直径走到了里面。我悄声的对宇森说怎么办,宇森告诉我要不趁他不注意直接扑过去,先抓住他再说。好像也只有这个办法了。宇森和我透过缝隙看到那个人停在了一个柜子前,好像正在思考什么...

        我们按照宇森说的,宇森拿着他的匕首而我在一旁找了一把小刀。听着门外有动静了,我俩就在门边守着。等着这屋主人回来。我们刚听到有人推门就赶紧靠紧门后,做好了只要他一关门就开打的准备。

        结果门开了,只见一个人影走了进来,却不见他来关门。而是直径走到了里面。我悄声的对宇森说怎么办,宇森告诉我要不趁他不注意直接扑过去,先抓住他再说。好像也只有这个办法了。宇森和我透过缝隙看到那个人停在了一个柜子前,好像正在思考什么。宇森说准备。

        三…二…一…我们就朝那人扑过去。结果那个人身手敏捷的躲过了我们的偷袭。而我又很不幸的摔到在了地上,手里拽着的那把小刀也顺势掉了出去。宇森就双手握着匕首,直对着那个人。我忍着疼,吃力的爬了起来。准备把小刀捡起来。就听见那个人说:

        “你们两个小孩怎么会在这森林”。

        他会说人话哎,那他就不是怪物了。我边想着边抬起了头,朝那个人看去。觉的他特别面熟,好像在哪儿见过。可是就是一下子记不起来了。我敲了敲我的脑袋。宇森看我比较奇怪,就问:“小隅,你没事吧。怎么敲自己的头啊”

        “哦,没事,就是觉的好面熟,感觉好像我在哪儿见过他”

        “怎么可能,这可是黑森林,你根本就没来过”

        “说的也是,可能是我记错了”我又敲了一下我的脑袋。我这是什么记性啊。

        “你说你见过我,是在城堡里吗”突然那个人很着急的问。

       “城堡……”我不由的说了城堡两个字,呆呆的看着这个人。

       “对了,我想起来了。你是墨林。不过你看起比我在城堡里见到你的时候温和了好多了呢。那个时候你看起来总是阴森森的……”

        不对啊!虽然都是同一个人,怎么感觉是两个啊。况且墨林我们来森林前就见面了。他不知道我们来这儿啊。这是怎么回事啊。我警惕的向宇森的旁边靠了靠。

        这个墨林似乎在思考着什么,转脸看了一下我们。我们可是保持着十万分的警惕,准备随时自保。却听到

        “算了,这个待会儿了再说。我看到他受伤了,我懂医术,先让我看一下。”

        就看到这个墨林指着宇森。不说我都忘了,宇森让那俩怪物给抓伤了。我看着宇森,心想能帮忙看伤的应该不是坏人吧。就和宇森倒退到椅子旁,宇森坐着,我在旁边站着。

        这个墨林无耐的笑了笑。取来了一个小盒子,放在了桌子上。挪过来一个椅子,坐在宇森的面前。打开了那个盒子,里面好多小的瓶瓶罐罐。虽然看不懂都是些什么,但应该都是药吧!不会是毒药吧。看着这个墨林拿出一个透明液体的小瓶子,点倒在伤口上。宇森的表情看起来很疼,但又努力的忍着。

        “你这是被森林里的匹嗔怪给伤了,幸好来的及时要不你的这只胳膊可能就要废了”墨林边洗伤口边说。

        “匹嗔怪?真是个奇怪的名字”我好奇的问。

        “匹嗔怪是一种爱玩弄的精怪,喜欢把自己抓找的活物扔到悬崖下。一般不会伤人,除非是惹怒了他。害怕光”墨林解释到

        我心想,怪不得,开始的时候都不敢靠近我们,灯灭了才追我们跑。原来刚才是点点吓跑他们的的啊。墨林又拿了一两种粉末状的要给宇森涂上,又拿了布条包好了伤口。看这个墨林好像并没有恶意,而且还给宇森包好了伤口。我也就坐到了旁边的椅子上。

         “对了,你是墨林?那城堡里的那个人又是谁?”这个墨林无奈的摇了摇头:“这就说来话长了……”

        原来这个墨林才是真的墨林,那个城堡里的是假的。墨林说他十分钟爱于药草的研究,突然有一天他在古老典籍里看到了一种草药十分珍贵。只有在黑森林里才能采集得到。他十分想要采集这种草药,就决定要去一趟黑森林。路上的时候遇到了一个人,他说他也十分喜欢草药,两人相谈十分投机就一起去黑森林去寻找草药。结果草药没找到,却上了那人的当。被他偷走了法杖,还被困在了这森林里,无法出去。

        原来是这么回事,假墨林把真墨林困在了黑森林。自己却变成墨林的样子,去了城堡。知道了这事之后,也就肯定了他不会伤害我们。我们就告诉了他最近王国里发生的事,还有城堡里的事,以及我们来这森林的原因。就是没有告诉他我是巨人这件事实。

        听完这些墨林说了声糟了。听到我中毒了,就给我把了把脉。说:“你的脉象很正常啊”。额,这个要说我是中毒变小了吗?看了看宇森,没应我。

        “这会儿没事三天后就不知道了,我们先去找解药,然后出了森林再说吧”突然想到我所剩的时间不多了,赶紧说到。


待续……

骨中哲也
新冠動脈肺炎は最終的に死ぬ

新冠動脈肺炎は最終的に死ぬ

新冠動脈肺炎は最終的に死ぬ

骨中哲也
新しい冠状肺炎の発見と分離

新しい冠状肺炎の発見と分離

新しい冠状肺炎の発見と分離

囡月

十、意外出现的精灵

        在失去地心引力的瞬间,我感觉我就要飞起来了。可是下一秒,我受到了引力的吸引,开始往下掉。我的耳边都是擦破空气的声音。

        “小隅…”还有我在下落的时候好像听到宇森在喊我的名字。是错觉吗?自身都难保了还管他是错觉还是真实。眼看就快到崖地了,怎么办啊,我不想死在这儿啊……

        突然我的项链飘了出来,散发出淡淡的光芒,在...

        在失去地心引力的瞬间,我感觉我就要飞起来了。可是下一秒,我受到了引力的吸引,开始往下掉。我的耳边都是擦破空气的声音。

        “小隅…”还有我在下落的时候好像听到宇森在喊我的名字。是错觉吗?自身都难保了还管他是错觉还是真实。眼看就快到崖地了,怎么办啊,我不想死在这儿啊……

        突然我的项链飘了出来,散发出淡淡的光芒,在我的面前聚成了一个小光球。然后突然出现好多光丝把我的身体拖住。我发现我没有继续下降了而是慢慢的在上升。很快,我就被这些光丝带到了刚刚的悬崖上。我从这光丝上下来,就看见宇森在跟那俩个怪物在搏斗。

        宇森看起来很狼狈,拿着匕首在那儿挥舞。他自己好像受伤了。而那俩怪物明显是被宇森惹怒了。一个在前面准备进攻,一个摸了一下受伤的胳膊,怒气冲冲的似乎很不得吃了宇森。我看到了这样的情景就赶紧跑过去喊了一声,

         “宇森,小心”。宇森闻声看了过来,看到我没事就朝扯出了一个微笑。看到了他的脸,他好像哭过…那俩怪物看到我来了,竟然有点害怕,是我的错觉吗?我继续往前走,他们居然是后退,而不是攻击我们。我就趁势跑到宇森的旁边,而那俩怪物连逃带窜的跑到森林里面去了。我赶紧扶着宇森问:

        “你没事吧”

        “没事”

        “那先坐下”我扶着宇森在旁边的石头上坐下。宇森坐下后盯着我旁边看。

        “怎么了”我好奇的问。

        “这是什么”宇森指着我旁边问。

        “什么”我转过头一看。原来那个小光球一直在我的旁边,闪闪的。好奇怪它怎么还在这儿啊。我好奇地看,边看边对宇森说了这个是从项链里冒出来的,也是它救了我的命。

        我好奇的用手去摸那个小光球,刚碰到光就骤然缩在一起。慢慢的出现了一个小精灵,闪闪的拍动着她的翅膀。看到眼前刚刚发生的,我本能的缩回了手往后退了退。一直看的宇森也起来来到我旁边,问我:

        “小隅,你说这是什么东西,怎么从光球变成了精灵了”

       “我也不知道,不过是德贝爷给的应该不会伤我们的”

       “说的也是”

        我和宇森盯着看,突然那小精灵睁开了眼睛,缓缓的向我们飞来。

        “我不叫东西,我叫点点”那个小精灵说。

        “竟然会说话”我感叹到。

        “我刚刚还救了你,你这是什么态度啊”点点不满的说

        “是是是,感谢救命之恩”我的一本正经把他们俩给逗笑了。

        “啊”宇森好像弄到了自己的伤口,不由的疼着叫了一声。

        “你还好吧”我着急的问,点点也飞到了旁边。

        “还好”

        “点点,你会治伤吗”我想起了点点就了我,应该也会治伤之类的吧。

        “不会”点点肯定的说

        “那你不是…”我正想说你救了我

        “我又不是医生……”点点插了一句

        “好了,你们俩先不要争了”宇森说到

        “嗯,那我们先找个休息的地方吧”我建议。我就先用撕了一个布条把宇森的伤口简单包扎了一下。

        “有了”宇森说

        “哪里,哪里”点点激动的说。

        “我在跟着那两怪物的时候,看到了有一处地方有光亮,离这儿不远。我们先去那儿吧”

        “好,我们现在就去”

        宇森在前面引路,我跟在后面。点点就充当照明的。很快就来到了宇森说的有光亮的地方。那是一个破旧的小木屋。

        我们上前去敲门,敲了好多次都没有人应。使劲一敲,吱啦一声,门就开了。有人吗?打扰了。推开门一看,屋里只有一盏灯亮着。我们找了找也没有人在里面,就坐在桌子旁。点点就钻到项链里去了。我看桌子上有茶壶和茶杯,提起茶壶到了两杯水。准备把一杯递给宇森。

         “哎,这水是热的”

         “确实”宇森接过茶杯

         “那我们现在怎么办,我就说谁会住在这种鬼地方啊”

         “先别着急,肯定有办法的”

         这时候我们也不知道该怎么办了,万一误进了什么怪物的房子,我俩不就成了晚餐了吗?

        “有了,我们可以这样……”宇森突然说。我们围上去听宇森讲……


待续……


囡月

九、勇闯黑森林

        我也不知道我们飞了多久,就到了黑森林的入口。雪目就降落在一处草地上,宇森先下去,然后扶了一下我。我下来之后,想去摸摸雪目的脑袋。结果雪目死活都不肯让我摸。我随着它的脑袋转了几圈都没摸到,想着实在不行了就跳着起来摸,看它能躲到哪儿去。结果我刚准备跳,雪目就拍拍翅膀飞走了

        “喂,别跑,雪目,就摸一下”我跳起来冲着雪目飞回去的方向摇着胳膊说。...


        我也不知道我们飞了多久,就到了黑森林的入口。雪目就降落在一处草地上,宇森先下去,然后扶了一下我。我下来之后,想去摸摸雪目的脑袋。结果雪目死活都不肯让我摸。我随着它的脑袋转了几圈都没摸到,想着实在不行了就跳着起来摸,看它能躲到哪儿去。结果我刚准备跳,雪目就拍拍翅膀飞走了

        “喂,别跑,雪目,就摸一下”我跳起来冲着雪目飞回去的方向摇着胳膊说。

       “别喊了,已经飞远了”宇森看着我笑着说。

       “就摸一下,至于吗?真小气,你说对吧”我边走边向宇森边说。

       “说不定就至于,据我知道,这种战鸟好像只会让它们的主人或认可的人摸头,一般人是不会让摸的”

       “还有这样的说法”

       “嗯,我这也是听说的不过看雪目那个样子应该是这样吧”

       “那我是没被认可,什么啊。它懂什么,说白了就是小气。就没见过这么小气的鸟”

       “嗯,好了,我们准备一下进森林”

      “看着我下次一定要摸到它的头”

      “小隅,听到我说的了吗”

      “啊,什么”

      “准备进森林了”

      “哦,对了我们赶紧走吧”

       说完,我和宇森两人就向黑森林的入口走去。森林感觉被雾给笼罩着,阴森森的怪不得叫黑森林。

        在森林里走了一会儿,越往里面走,森林里就越暗。都快不见天日了。时不时还有什么声音跑过来,跑过去的。呲呲的,越往里面走越感觉到吓人。我拉了拉宇森的胳膊,说:

        “宇森,你有没有感觉到越来越暗了”

        “是越来越暗了”

        “那你有没有感觉有什么东西在跟着我们”

        “没有啊,从我们进森林就有一些声音,应该是住在黑森林里的动物发出来的,没事的”

        “是这样没错,但我总感觉不对,就感觉有什么东西跟着我们”

       “或许是你太害怕,你等一下,我拿个东西照明”宇森说着就从他的百宝袋里拿出来了一个看似铁柱体的东西,拉了一下上面的小环,就像手电筒似得。这个小柱体就发出了光芒。瞬间照亮了眼前的黑暗。

        宇森拿着那个小手电筒四处照了照,好像没有发现有什么东西跟着我们,难道是我多心了。见没什么,宇森就打着光亮走在前面,我就紧紧的跟在后面。继续往里面走,这会儿却出奇的安静,只有我们的脚步声和偶尔踩到树枝叶子的声音。这种安静持续了一会儿,直到宇森突然停住。我在他后面走着,没注意就直接撞在了宇森的背上。

        “怎么了”我问宇森。宇森没回答我,而是把手电筒往高里抬了一些,给我指着边上的一棵树让我看。我顺着他给我所指的方向看了看,差点叫出声来。我赶紧捂住自己的嘴巴。轻生地问宇森“那是什么东西”。

        “我也不知道,我们边走边想办法甩掉它们”

        “嗯”宇森指的是我们后面树枝上投来的影子,清楚的照到了两个生物的影子。那两影子看起来既不像任何动物也不像人,应该是怪物吧。也不知道他们是看到了自己的影子高兴还是怎么的,那投过来的影子看起来怪吓人的,可却做着各种奇怪搞笑的动作。也就没感觉那么可怕了。

        我和宇森停了几分钟就继续往前走。走着宇森突然想到了一个办法,就边走边轻声地告诉了我。我觉的这个方法不错,就点了点了头表示赞成。

        宇森走在前面,把那手电筒里的光慢慢的给关了,说了声快跑。就拉着我拼命的往前跑。我们一刚跑,那俩怪物就追我们来了。好像知道被发现了,就开始肆无忌惮的追着我们跑。追的我们都气喘嘘嘘的了。但他们好像并没有累的样子,反而很喜欢追我们,看我们害怕的样子。

        紧紧地追着我们不放,看样子乘机甩掉他们的想法破灭了。我深刻的感觉在经过两次玩命的长跑后,让我跑马拉松还不是小菜一碟。开始的时候宇森拉着我跑,有时我还能超过宇森。我感觉我的体力还行,可是到后面我越来越跟不上宇森的步伐。要不是宇森拉着我跑,我可能已经摔了好几次了。

        森林里本身就不宽敞,还有许多树根交错的盘绕在地面上。树枝挡住去路。快速跑已经很不容易了,没想到还有追兵。哦,不对是怪物。跑着跑着我最终还是绊倒在了树枝上,狠狠的摔在了地上。宇森见我手松开了,转头看了我一眼。就继续往前跑。宇森刚跑,那俩怪物就追上来了,抓住了我。被抓的我,看着宇森跑的方向,满脸绝望。

         果然,大难临头各自飞,亏我那么信任他。那俩怪物把我的手脚用树藤绑在一根树棒上。他们就前后抬起了树棒,抬起我就立马四脚朝天了。他们抬就抬好嘛,干嘛那么高兴,时不时的还跳一下。真是有病吧。我已经四脚朝天了,你们还时不时的跳一下,能考虑一下俘虏的感受吗?

        “喂喂,你们要带我去哪儿,快放我下来,放我下来”喊了两边,见没反应,我再喊:“放我下来,听见了吗?是不是听不懂人话啊”

        不对啊,他们本来就不是人,怎么叫他们听懂呢。我头撞柱的心的有了。试了一下,虽然绑在树棒上可惜啊就是撞不上。算了直接呼救吧。

       “救命啊,有人吗?谁来救救我啊。救命啊,救命…”喊了半天也没声。算了,还是先保留体力吧。那俩怪物抬着我一路走到了一个山崖上。

        到了山崖边,一个怪物给我松了绑。难道他们要放了我。结果他们俩一个抬起了我的肩膀,一个抬着我的腿。开始准备要把我甩下悬崖。

       好吧,我真是想多了,这两个怪物怎么会那么好心呢。好心的话就不会把我绑来了。他们俩差不多把我来回甩了三四下,就抛向了高空……


待续……

骨中哲也
如果知识可以改变命运,我们需要...

如果知识可以改变命运,我们需要承受多少的压力第四版 丑人就要多读书

如果知识可以改变命运,我们需要承受多少的压力第四版 丑人就要多读书

囡月

八、获得帮助

        我和宇森躲过了侍卫的巡逻穿过了森林,进入了那片空地。刚走到的时候,没想到这片空地真大,以前怎么没感觉呢?

(大概是因为那时是巨人吧)

        我和宇森乘机跑到城堡里去,去找艾格。我们小心翼翼的跑过空地,由于跑的太快,太急在拐角的地方一不小心撞到了什么人,我和被撞的那个人都差不多四脚朝天了。心想,这下完了要被抓了……宇森快速地扶我起来。...


        我和宇森躲过了侍卫的巡逻穿过了森林,进入了那片空地。刚走到的时候,没想到这片空地真大,以前怎么没感觉呢?

(大概是因为那时是巨人吧)

        我和宇森乘机跑到城堡里去,去找艾格。我们小心翼翼的跑过空地,由于跑的太快,太急在拐角的地方一不小心撞到了什么人,我和被撞的那个人都差不多四脚朝天了。心想,这下完了要被抓了……宇森快速地扶我起来。

        对面的人也爬起来边说:“你们是谁?”

        哎,我怎么感觉这声音有点熟悉呢,好像在哪儿听过。缓过神来看清了被撞的那人,原来是妮娜啊!还好,还好。

        “妮娜,是我”我激动的说。

        “你…?你是谁啊?”

        “我是巨…”不对啊,不能这么说,再说了说了她也不会信。

         “是我,你不记得我了吗?上次我跟艾格将军一起来的时候见过一次面”于是我随便找了一个理由。

        “和艾格将军?我怎么不记得了”妮娜疑惑地问。

        “哦,那个,我们只是匆匆一见,说过一两句话,你不记得很正常”我继续瞎掰。

         “是吗?那你怎么还知道我的名字呢?”她半信半疑地问。

        “名字啊,那个我是听别人说的”感觉被相信了

        “那你怎么这么晚了还在城堡,他又是谁。”妮娜指着宇森问。

        “他?哦,他是我的朋友。我们是一起来找艾格将军的,你知道将军他现在人在哪儿吗?”

        “知道是知道,不过我怎么才知道你说的是真的啊?还有你的声音我确实听过,不过听着怎么好像那个巨人的声音”

        “怎么可能,我见过巨人,她那么巨大,我跟她差那么多,我怎么可能是巨人啊”我干笑了几声来掩饰我的心虚。拉了一下宇森,瞄了他一眼,然后看着妮娜。

         “对啊!你看她哪点像巨人啊”宇森附和着说。

         “那,可能是我弄错了”

         “对吧,对吧。妮娜快带我们去找将军吧”

         “什么事,这么急”说清楚了就拉着妮娜走,宇森紧跟其后。因为有妮娜的带领,所以我们一路畅通无阻。很快就到了艾格所在房间的门前。到了艾格的房间门口。

         妮娜敲了敲艾格的房门。

        “谁?”艾格的声音从屋里透过门飘了出来。

        “将军,有你的朋友找你”妮娜回答道。

“朋友?”艾格带着疑惑的表情打开了门,看着我们。

        “不是吗?”妮娜也疑惑的看着我们。

       “是是是,怎么不是啊”宇森急忙说,还不忘戳我一下。

       “对对,怎么不是,将军前几天我们还一起去郊外了”我赶紧接着说。

       “郊外?”艾格若有所思的重复了一下。然后对妮娜说:

       “这儿没你的事了,你先忙你的去”

       “是”妮娜向艾格行了个礼,然后就走了。

       “你们俩先进来吧”艾格对我和宇森说。我们进入房门后,艾格在门外左右看了一下,然后关上了门。走进来站在我和宇森的面前,盯着我看。           这时的艾格比我高出好多,毕竟是青年嘛!盯着看一下没什么,可是盯着看时间久了就蛮尴尬的。宇森干咳了几声,打破了此时的尴尬局面。

        “你是小隅?”没想到一下子就被艾格认出来了,不愧是将军啊。

        “嗯”

        “你怎么变成了这样,我是说变小了”

        “是变正常了吗?这就说来话长…”于是我就把我这几天发生的事,一五一十的都告诉了艾格。起初艾格还半开玩笑的说,变“正常”了挺好的,还笑我。但当听到后面知道是中毒导致的变小,还有时间的限制,表情就变的沉重起来。告诉艾格我们需要他的帮助。一听需要他的帮助,艾格毫不犹豫的就答应了我们的请求。

        艾格立马就带我们去雪目那儿,让雪目带我们去黑森林找解药。我们刚出门口就遇到了墨林杵着他的拐杖,哦不,是法杖从走廊里走过来。挡在我们的面前。

        “艾格将军,这么晚了是要去哪里啊?这两位是”

        “是墨林啊,你才是这么晚怎么来我这儿了?这个时间你不是在研究你那些乱七八糟的药吗”

        “我只是路过”

        “那我只是想和我的朋友们出去走走”

        “朋友?”

        “对,朋友。没什么事,我们先走了”

        这墨林还站在我们的面前挡着我们的路,丝毫没有退让的意思。好像在思考着什么。

        “麻烦请让一下”艾格不耐烦的说道。

       “请”墨林走到一旁,让出路来。

        我们跟着艾格走出去,走了几步我转头看了一眼墨林。只见他拿着他的法杖,穿着大黑袍子,就像整个人陷在黑暗当中。总感觉他在黑暗中冷笑,感觉让人很不舒服,不禁打了一个冷湛,赶紧把头转回来,跟上着艾格对艾格说:

        “艾格,你不是和墨林是好朋友吗,怎么感觉你们的关系一点儿也不好啊”

        “我都感觉我已经快不认识他了,先不说这些了我们快走吧”

        “嗯”

        不一会儿就到了雪目那儿。看到雪目那英俊潇洒的身姿,想到自己还可以乘着雪目去黑森林。不经意嘴角就微微上扬,完全遮挡不住我激动的心情。宇森也是一脸激动,被雪目的帅气给吸引了吧。

        艾格看到我们的表情微微笑了笑,然后清咳了一声。我立马回过神来,手搭在嘴角冲艾格笑了笑。 宇森也回过神来。艾格看了一眼我们,什么也没说,招呼我们坐在雪目上。然后给我一个哨子,说是找到了草药之后吹响哨子,雪目就回来接我们。

        越来越感觉这种鸟真的好神奇啊!艾格说完这些之后就摸了摸雪目的脑袋,雪目的脑袋就在艾格的手上蹭了蹭。接着又拍了拍它的翅膀。雪目伸头叫了几声爪子向后倾一下就拍拍翅膀起飞了。看着艾格摸雪目的脑袋,我本来也想摸摸的,结果这会儿只有赶紧抓住雪目身上的绳索。害怕一下子没抓紧就摔下去,那我得摔成几瓣啊。雪目冲向天际的时候我的眼睛是闭着的。感觉是平飞的时候我的眼睛才缓缓的睁开。我问宇森刚飞上来的时候他害怕不,结果他说习惯了。           回过头来想想也是。这算是他们的交通工具怎么会害怕呢。不过我猜他第一次坐的时候肯定害怕过,嗯,肯定。不过我并没有去验证我的猜想。因为我坐在车上就不想说话,感觉坐在雪目身上也是。因为它在飞。

        因为在晚上,天上有好多的星星。在一片星空海里飞,感觉好好。


待续……

骨中哲也
如果知识可以改变命运,我们需要...

如果知识可以改变命运,我们需要承受多压力第三版 迫

如果知识可以改变命运,我们需要承受多压力第三版 迫

囡月

七、夜闯城堡

        第二天早早的就醒了,大浮准备好了早餐,吃了一些就往艾格将军的府邸走去。结果却遭到了碰壁。由于艾格家的守卫太像石像了,怎么问也不搭理我们以至于我们耗了好长时间什么也没问出来。该不会要去王宫里找吧。

        正在门口思考到底该怎么做的时候,突然看到有侍女从艾格的府邸出来。赶紧拉了拉宇森跑过去追上那侍女。那侍女似乎被我们突然截住的举动吓到了,不自觉的往后缩了缩,警惕的看着我们。我简单的向那侍女说明了来意。她就大概的说...

        第二天早早的就醒了,大浮准备好了早餐,吃了一些就往艾格将军的府邸走去。结果却遭到了碰壁。由于艾格家的守卫太像石像了,怎么问也不搭理我们以至于我们耗了好长时间什么也没问出来。该不会要去王宫里找吧。

        正在门口思考到底该怎么做的时候,突然看到有侍女从艾格的府邸出来。赶紧拉了拉宇森跑过去追上那侍女。那侍女似乎被我们突然截住的举动吓到了,不自觉的往后缩了缩,警惕的看着我们。我简单的向那侍女说明了来意。她就大概的说了一下情况。原来,自从老国王去世后,小王子就像吓傻了似的。艾格就一直在王宫里忙没有回过自己的府邸。果然还是要闯一次王宫了。

于是,我和宇森向城堡方向走去。

        到城堡附近了,我直径向城堡门口走去。走到门口却被守卫挡住,怎么样也不放我进去,还威胁说再硬闯就把我门抓起来。感觉我都快要跟守卫吵起来了,宇森见状拉我到一旁。

       “你还以为你是巨人呢。说进就能进吗?”宇森低声的对我说。好像也是哦!他们现在根本不认识我。就算认识也是立马把我抓起来吧!

       “那该怎么办啊?城堡被围墙围着我们怎么进去啊?”我越想越烦。想到所剩的时间不多了,我感觉我快要哭出来了。

       “会有办法的”宇森安慰我说。

       “要不先吃点水果”宇森说着从随身带的包里拿出来了一个果子。

       “我不想…”哎,这果子怎么这么眼熟啊。对了,我是巨人的时候,在城堡草坪旁有一片森林,好像就有这种果子。   “对了,森林”我一直重复森林两个子。

        “什么森林?”宇森好奇的问。

        “森林…对了,城堡后有一片森林。我们可以穿过那片森林去城堡里”我激动的说。

        “这能行…吗”宇森表怀疑的态度看着我。

        “我是巨人的时候在那儿待过,那儿没有守卫。只要我们穿过那片森林就行”我边说边接过宇森递来的果子,啃起来。

        “那,森林在哪儿,你知道吗?”

        “在城堡里面的空地旁”

        “我说的是在城堡外面的那个方向”

        “这个…这个,我还真不知道”我吞吞吐吐的回答到。我们两人都陷入了思考,伴随着的是咀嚼声。沉默没多久,宇森就先说话了

        “小隅”

        “嗯”

        “我们现在只能去高塔那边了,或许在那儿能看到森林的方位”

        “对啊!我怎么没想到啊。我们现在就走吧。”边吃边对宇森含糊地说。

        “什么?”宇森追问道。但我貌似只自顾自的边吃边往街道上走。宇森见我自说自话的走远了,但好像还没搞清楚我说了啥,但只能快速的跟上我。我走了一会儿,手里的果子也差不多吃完了。慢慢的放慢了步伐,环顾了一下四周停下了脚步。心想:“完了完了,完全不知道路还瞎跑”。虚心的转过头看了看,还好,宇森在身后不然就真完了。左看看,右瞅瞅地装作刚刚发生了什么?我怎么会在这里的样子,装傻等着宇森走过来。宇森走过我旁边直径就走了过去,完全没理我,就像没看见我似的。哎,怎么回事,难道我隐形了?

        “喂,宇森,等等我”我喊道,然后快速跟上他的步伐。

        “你怎么不理我”我问道

        “你不是走的很快吗?”

        “我也不知道怎么了”

        “不知道,难道中邪了”宇森没好气的说

        “嗯,对,中邪了,肯定中邪了。不然我怎么不知道”我厚着脸皮笑着说。

        宇森看了我一眼,满脸嫌弃。丢了句“快点走,赶时间”就大步流星地往前走。我哦了一声,也快步跟了上去。虽说高塔在城堡这里也能看得到,但我真的不知道路怎么走。 只好乖乖的跟上去。

        我们路过了两条街,转了三四个弯就来到了高塔下,高塔旁还有一个喷泉。这里就是一广场嘛。我们赶紧进去,爬了好久才爬上顶楼。到顶楼我已经气喘吁吁的了,感觉自己参加长跑比赛了,累死了。反观宇森,他到显的十分不正常。爬了那么多阶楼梯,他跟没事人一样,气都不带喘的。等我缓过神来,宇森已经站在高塔的边缘,四处张望。

        我也赶紧过去,刚靠近高塔边缘栏杆的时候,感觉有点害怕。我不恐高,只是单纯的害怕。但看到下面的时候好像没有没有刚才那么害怕了。可以看到小人国的全景,景色蛮漂亮的。虽说我是巨人的时候可以看到小人国的俯视景观,但是好多都被我挡住了。这还是我第一次站在高出看小人国呢。感觉手可以摸到云,闭上眼睛有一种在飞的感觉。不自觉的身体往前一倾,一下靠在了栏杆上,吓死我了,幸好栏杆比较高。反过神来,赶紧找森林的所在方位。转了一圈。看到有两处森林,该怎么办呢?

        “小隅,过来”

        “马上就来”

        “你看看那边的森林是你说的那片森林吗?”宇森指着一个方向对我说。

        “好像是哎,嗯…就是,就是”我看了看,看到了那片森林的旁边有块空地,再过去就是城堡。于是我肯定的说。

        “那就行”宇森从随身带的包里拿出了纸和笔,看着森林和我们这儿的距离和路,画出了大概的地图。看着宇森,感觉宇森的包就像百宝箱一样,感觉什么东西都可以从那里面拿出来似的。           宇森画好地图后,我们马上出发按照地图所指的方向走,不一会儿我们就来到了一条河边,河对面就是那片森林。我们找到了一座桥,过了河之后。我们就要开始了穿越森林了。这会儿差不多是下午,我们趁天亮进入了森林。

        在森林中我们都尽量快点走,因为这片森林里的树还蛮高的,树荫都把大部分的太阳光阻挡在外面,只有少部分的阳光偷偷的照进了这片森林,所以我们必需快速行动,以免晚上在森林里迷路。以前是巨人的那会儿,我看森林挺小的,一大步就能跨过去,可现在看来完全不是,我感觉我走了好久,也没走多远。

        走到途中还能看到我逃跑的那天晚上留下的大脚印。森林里的光线昏暗,时不时的有动物的叫声,还有动物窜过来窜过去的。宇森走在我的前面,我就紧紧地跟在他的后面。

        终于走到了森林的尽头,森林外面的有星星点点的火把亮起来了。越往外走就看到好多侍兵在森林的外面守着,还有许多侍兵在巡逻。难道是因为我从这边逃走的,这里成了重点巡逻地带没有这么倒霉吧?

        “宇森,这么多的侍卫,现在怎么办?”我小声的说道。宇森做了一个嘘的动作,然后拉着我靠到一个围墙旁边。宇森在他的那包包里掏出来了一个东西,扔往了与我们相反的那边。

         “什么声音”听到有一个侍兵说。

         “声音是从那边传过来的”

         “赶紧去看看”看到侍兵们都跑去宇森扔东西的那儿。

    

待续……

囡月

六 、寻找变小的原因

第二天清晨我们早早的起来,去德贝爷家。

这是我第三次进城。上两次来的的时候我是一个巨人,而这次我竟然是作为一个小人进城的。这出入感有点大呢,不过这样感觉也挺好的,可以正常的参观了。正看的起劲,就听到宇森的声音“快跟上,小心走丢了”。

我这才回过神来。对哦!我们是有很重要的事才来这里的。我赶紧跟上宇森。在城里的大街小巷中兜里好几个圈,终于在一个小角落里找到了一个看起来比较破败,散发着历史痕迹的小店。是那种不专门去找,绝对不会被发现的那种店。宇森走在前面,推开们只听到那门吱啦的一响。

映入眼帘的是一个走廊,走廊两边的墙壁上有灯台。灯台上点着蜡烛,散发着微弱的光,那烛光尽力的照亮走廊。我刚踏进...

第二天清晨我们早早的起来,去德贝爷家。

这是我第三次进城。上两次来的的时候我是一个巨人,而这次我竟然是作为一个小人进城的。这出入感有点大呢,不过这样感觉也挺好的,可以正常的参观了。正看的起劲,就听到宇森的声音“快跟上,小心走丢了”。

我这才回过神来。对哦!我们是有很重要的事才来这里的。我赶紧跟上宇森。在城里的大街小巷中兜里好几个圈,终于在一个小角落里找到了一个看起来比较破败,散发着历史痕迹的小店。是那种不专门去找,绝对不会被发现的那种店。宇森走在前面,推开们只听到那门吱啦的一响。

映入眼帘的是一个走廊,走廊两边的墙壁上有灯台。灯台上点着蜡烛,散发着微弱的光,那烛光尽力的照亮走廊。我刚踏进走廊的那一刻我真以为我进了鬼屋。害怕的拽了一下走在前面的宇森。

“怎么了”宇森转过来好奇的问。

“我怎么感觉我进了鬼屋”

“你害怕?”

“我……我才不怕”

“那我怎么感觉你在发抖”

“是错觉,对,肯定是你的错觉”打死也不会承认我怕鬼这种生物。

“你脚下有什么东西飘了过去”

“什么,在哪儿?”我一听赶紧跳起来,跑到他的身后,抓着他的胳膊,露出一个脑袋来偷瞄。哎,我怎么什么也没看到。

“你不是不怕吗?”

“你骗我”瞪他一眼,转过身不理他。哼……

“别生气了,快点走,前面就到了”

走廊的尽头是一个水晶滴状的帘子,打开帘子进去。看到的是截然不同的景像,起初我还以为就接近鬼屋的源头呢,结果完全不是。里面暖暖的烛光照亮着整个房子,看起来格外的温暖。延伸的走廊也被照的亮亮的。复古且古老的家具都赋予了这儿一种神秘的气息。当然除了刚进来的那一段走廊。

有一个老人(肯定是德贝爷)正在一旁的大木桌上正写写涂涂,十分的专注。但老人头都没有抬继续做自己事。难道他没听见有人来吗?刚想叫他,宇森打了一个安静的手势,叫我不要打扰德贝爷并示意我过去先坐下。我过去坐下,只见宇森过去拿了茶壶和杯子过来。怎么感觉宇森经常来啊?不,是肯定常来。宇森翻着旁边的书籍,而我只能喝喝茶,翻翻有没有图画书之类的。因为这些书的文字我几乎都不认识。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我都快不知道我等了多长时间。我只知道我把旁边能看的图画书给看完了,那壶茶也几乎是被我给喝完的。无聊的我都快趴在桌子上睡着了。迷迷糊糊的抬头就看到有一张不认识的脸出现在我的面前,有着花白的头发和胡子的老人正在盯着我看。我吓的往后一退,屁股一滑直接往后一倒,从椅子上摔了下去,感觉脚就挂在天上,那一瞬间我亲切的感到了引力的厉害。慢慢的把腿放下来,调整好位置缓缓的从地上爬起来。恶狠狠的瞪着那个人看。都怪他,谁让他出来吓人的。

“德贝爷,您忙完了啊”宇森问到。德贝爷……?完了完了,刚进来的时候只看到的是他的背影没看到脸。怎么办,我刚刚还瞪了他,他会不会记仇啊。我慢慢的低下头,只听到德贝爷说了声“嗯”就再没说别的了。

安静了不到一分钟,突然听到德贝爷说:

“你就是那个巨人”

“嗯?”我疑惑的看着德贝爷。他怎么知道的?宇森告诉他的?可我怎么不知道?继续盯着德贝爷看,不过这次并不完全是出于好奇的盯着他,而是比较懵的状态,希望他能给我解释一下。可是他貌似并没有此类的想法,只顾自说自话,总觉的他已经洞查了一切但却就是不解释。

“我知道你来找我的目的,我会告诉你我所了解的事并且给你所需的东西。但是这些东西只是辅助工具,真正的解药要靠你自己去寻找。而且我只能帮你到这儿”

“?”脑袋里一堆问号,其实我表示根本就听不懂他在说什么。好在宇森给我解释了一下,原来每一届的法师除了法杖的力量还有他们自己擅长的三项项法术,而德贝爷他所擅长的其中一项便是占卜之术,能通过占卜之术知晓他所想知晓的事,并能预知某些事的发生。我似懂非懂的点点头。德贝爷看我迷惘的样子就说:“你们今晚就住这儿吧,待会儿我再你解释。我这会儿还有点事要忙”。说完就走了。就这样?

“宇森,这怪老头倒底靠不靠谱啊?”我怀疑的问。

“嘘…德贝爷有时候是怪点,但还是蛮靠谱的”看他那样子好像生怕德贝爷听到似的。                               

“靠谱,嗯。谁知道呢?万一是个老顽童呢?”我嘀咕道。

“什么?”

“没什么”给宇森一个大大的笑容。

   刚说完,就出现了一个不明物体,半透明的,若隐若现的。

“鬼啊!”我吓的赶紧拿旁边的书挡住脸。话说,挡住脸有什么用呢?只听见宇森在跟这个“鬼”在说话。我慢慢的把挡在脸上书往下移,露出了眼睛。只见宇森在边说,边冲着我笑了笑。绝对是嘲笑。气的我直接把书扔桌子上,但是角度问题,书只挨到了桌角然后被弹到了地上,发出了巨大的响声。

宇森和那不明物都停了下来。一下子,感觉好安静啊!感觉就连微生物的声音都能听到。然而并没有持续多久,我的叫声打破了宁静。因为那不明物体突然飘到我面前,把掉在地上的书捡起来递在了我面前。

哎,不对,我貌似还听到了另外一种叫声。是不明漂浮物的发出来的,他那么吓人,他叫什么,难道我吓着他了。怎么可能?我慢慢的不叫了,可他还没有停的迹象。倒底是谁被吓着了啊?我转过去,望着宇森,发出求救的眼神。

“大浮”宇森对着那不明物叫了一下,他就立刻停止叫了。好神奇。宇森解释说大浮虽是漂浮的不透明的,看起来比较可怕,但他的胆子特别小,怕生。好吧!看来是我吓着他了。随后大浮给我们安排了客房。还带我们参观了德贝爷的家,应该只是带我参观吧!宇森应该很熟悉这里,根本不需要别人带。之后,我们就坐等德贝爷回来。在外面看以为是一个特小特破败不堪的房子,进来才知道里面是别有洞天。    

不知道等了多久,房子里面虽灯火依旧通,但外面应该已经星星点点了吧!忽然看到大浮漂过来,说是来带我们去吃晚餐。原来已经到晚上了啊!我和大浮到隔壁屋子叫了宇森,宇森正在认真的看书。他放下书,然后我们一起到了餐厅。只见满满的美食,还有德贝爷。德贝爷招呼我们入座,大浮就忙碌的给我们上菜,上完菜,大浮就漂到德贝爷旁边的座位坐下来。

不明漂浮物还用坐椅子吗?满满的好奇,盯着看…盯…好像也没什么啊,就只是飘到了椅子上了。等等,是错觉吗?总大浮好像变小了。大浮看看我,然后看看德贝爷并向德贝爷发出类似求救的眼神。我是能吃了他还是怎样啊?只是盯着他看而已,真是小气。宇森好像是打算开动了,他就开始吃菜。结果被我这么一看,餐厅霎时安静了下来。

宇森看了看我,顺着我的目光看向大浮。德贝爷也看着大浮。大浮好像是感受到了我们的目光都在他的身上,是出于害羞还是什么,突然变得越来越小,最后变成了一个半透明的小光点飞出了餐厅。

   “大浮怎么了?”出于不懂就问的原则转头问宇森。

   “不知道,还是第一次见他这样”宇森摇头的说道

   “哦”

   “不管他了,我们用餐吧”德贝爷发话了。就不管了,先吃再说。不管怎么说晚餐可是很美味的,就不知道是不是大浮做的。要是这样真想知道是怎么做的。

晚餐后德贝爷带我们去了他的书房,让我们先坐下。他就去那排排书柜里,在最里面的书柜里拿了一东西,然后向我们走来。站在我的面前递给我,然后坐在了一旁的椅子上,准备倒茶。

我看着德贝爷递过来的是个盒子,这个盒子是木制的虽然看起来很是陈旧但是上面的纹饰却看起来很是精致。感觉盒子里面应该是个很重要的东西。我不明思意地看着那个盒子,然后看向德贝爷。这时德贝爷刚好倒完茶。放下茶壶,拿起茶杯喝了一口茶然后放下茶杯。对我说“打开看看”。我怀着好奇的心情打开了这个盒子。刚打开的时候这盒子竟散发出了一丝的光环,是错觉吗?完全打开这个盒子,里面放着一个项链,不规则的项链自身也散发出淡淡的光,灯光照着显的更是好看。 

    “给我的?”好奇的问德贝爷

    “嗯” 

“这么好”突然感觉天上掉馅饼的感觉。竟然有礼物,好开心。后面有给了宇森一把匕首。

回到房间回想德贝爷说的话:

要我们去黑森林去找一种草药,找到后就可以配制解药。但是在黑森林里肯定会遇到危险,项链会在关键的时候救我一命。给宇森的匕首可以拿来自卫。说我中的毒是有时间限制的。本来有七天的时间,现在只剩五天了。我必需在五天内服下解药,不然我就可能要死在小人国了。德贝爷说完这些,又嘱咐了我们一些事项。当听到这些时我感觉我的脑袋里乱糟糟的。

现在回想也是乱糟糟的。怎么会这样,难过,不可思议……我都不知道我在想什么,感觉脑袋里一片空白了。坐在床上迷迷糊糊地看着前方,什么时候睡着了也不知道。


待续……

扣三思
FOTO:扣三思 少年何惧谈终...

FOTO:扣三思

少年何惧谈终老

长风所过皆离人

2020/01/23

FOTO:扣三思

少年何惧谈终老

长风所过皆离人

2020/01/23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