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小偶像

1845浏览    58参与
米粥不咕咕咕
瞎摸鱼,童年追过的小偶像诶嘿

瞎摸鱼,童年追过的小偶像诶嘿

瞎摸鱼,童年追过的小偶像诶嘿

叶小木QAQ
来一起成为小偶像吧!

来一起成为小偶像吧!

来一起成为小偶像吧!

NORTH
偷偷戴了小莓缎带的小梦! cp...

偷偷戴了小莓缎带的小梦!

cp:莓梦

偷偷戴了小莓缎带的小梦!

cp:莓梦

卉

救救我!急急急!

救救我!姐妹们就是我最近回坑es,打算把六周年活动的MV肝出来的,但是我找不到那个日常轮换任务,问一下姐妹那个任务在哪。求求了!过几天我就要回学校了,这周末问不到我就要难受死了。谢谢姐妹!谢谢!


然后,私心加了tag求求更多姐妹看到。

我回游以及肝活动就是为了这个男人,可能有占tag的嫌疑,所以先说了。

救救我!姐妹们就是我最近回坑es,打算把六周年活动的MV肝出来的,但是我找不到那个日常轮换任务,问一下姐妹那个任务在哪。求求了!过几天我就要回学校了,这周末问不到我就要难受死了。谢谢姐妹!谢谢!


然后,私心加了tag求求更多姐妹看到。

我回游以及肝活动就是为了这个男人,可能有占tag的嫌疑,所以先说了。

NORTH
画了一个莓殿,不知道会不会有人...

画了一个莓殿,不知道会不会有人想抱图当头像,抱图请私信我,

画了一个莓殿,不知道会不会有人想抱图当头像,抱图请私信我,

鲨鱼哥

【es2乙女】逆转剧情的话,会不会就不一样

女主≠杏

直球系女主+天然+没心眼+怪力少女+对他人情绪敏感+恋爱小白


前提,小偶像拥有自我意识,但只能看自己被操控。

非友情向,只是怨念产物,ooc预警

预警 各种耽向CP洁党请不要点开 ,我怕我拆了你们CP,你们觉得不适

高亮 我只写我觉得的小偶像,所以非常ooc

乙女向 出场 天祥院英智  青叶纺 后续看有没有时间写吧

因为很多时候在想,如果日日日写的剧情可以被更改,小偶像们会不会过的更加幸福一点,比如纺,比如玲明的各位,甚至五奇人,如果可以有个人在他们选择岔路的时候拉他们一把,是不是就不会...

女主≠杏

直球系女主+天然+没心眼+怪力少女+对他人情绪敏感+恋爱小白


前提,小偶像拥有自我意识,但只能看自己被操控。

非友情向,只是怨念产物,ooc预警

预警 各种耽向CP洁党请不要点开 ,我怕我拆了你们CP,你们觉得不适

高亮 我只写我觉得的小偶像,所以非常ooc

乙女向 出场 天祥院英智  青叶纺 后续看有没有时间写吧

因为很多时候在想,如果日日日写的剧情可以被更改,小偶像们会不会过的更加幸福一点,比如纺,比如玲明的各位,甚至五奇人,如果可以有个人在他们选择岔路的时候拉他们一把,是不是就不会以暴制暴,以牺牲自己而成全别人,这样的结局。虽然不知道为什么樱花那边特别喜欢校园暴力,不理解,唉 以至于小偶像的剧情里都是以这个为基础而掀起革命,所以只是一个脑洞产物罢了。


还有我就是土狗,写不出什么好东西,但是我又很想看被逆转的剧情,呜呜呜。





1.英智篇

 天祥院英智看着日日树涉,那银色长发的背影让他着迷了一瞬,但是他的眼神却又有那么一瞬间的挣扎。


不,不是这样的,他不可能,放任自己沉迷一个人,让自己在这种关头拥有软肋。


他可以容忍自己有缺点,但是他不愿意,情绪被人操控,甚至不像是自己,但是耳边一直有个声音,跟他说,没错,就是他,占有他,得到他,这是你的任务,你会快乐的。


他看着那个远去的背影消失在转角,那种奇怪又烦心的声音消失了。


他无力的靠在窗边,本来就没有什么血色的脸,更加苍白。


你看见英智一个人似乎不舒服,靠在了窗边,你走了过去,关心的问


〔英智同学,你怎么样了?〕


他无力的抬起头看你,神色脆弱,但是那头金发却在熠熠发光,就像他的主人一样,不屈,有着向生的渴望。


你扶住了他,他半靠在你身上,眼底闪过脆弱,他居然让你,一个不熟悉的人,看到了他这般模样。


他心思一动,想着怎么瞒过你。


你无知无觉,只觉得,啊,英智同学,身上好香啊,好像是晒过太阳的花,怪好闻的。


他只是短暂的停留了一会,就站直了身体,声音冷淡的拒绝你。


〔我没事〕


你只觉得他在逞强,事实确实如此,他其实摇摇欲坠,脑壳发疼。


〔不要强撑,我带你去医务室。〕


你不容他拒绝,你直接搂过他,强硬的让他靠着你,虽然说英智比你高大半个头,你看着像是被他圈在怀里。


他想挣开你的手,但你力气比他大,他实在挣不开你,只能妥协。


到了医务室,佐贺美阵看着面前的人,叹气了一声,跟你说道


〔有点低烧,吃完药,让他好好休息。〕


〔嗯嗯,好的,谢谢美美子老师。〕


佐贺美阵给你直接弹了个脑瓜崩,警告的说道


〔不要叫我美美子,叫一次弹你一次脑瓜崩。〕


你嘿嘿一笑,转头盯着天祥院英智,直接挥手赶人。


佐贺美阵一边嘟嘟囔囔,一边识趣的离开,把房间留给你们两个人。


英智睁开眼,人还有一些迷糊,只能看到一个背光的轮廓,看不清脸,不过只是模糊了一会,他便看到你目不转睛的盯着他。


他下意识的就对你露出一个温柔的笑,你却皱了皱眉说道


〔如果你不喜欢这么笑,其实也可以的,如果很难受,哭泣也是可以的。〕


他怔愣了一下,露出无奈的笑,缓缓的说道


〔抱歉,只是习惯了〕


你看着他,认真的说


〔习惯也是能改变的。〕


他也不知道怎么了,只是心头一软,可能只是觉得你傻,但是这样的傻,却让他感觉了久违的一丝开心,这样的感觉,他并不抵触。


他抬起那双漂亮的眼睛,看着你,脸上的笑容多了几分诚意,他跟你说


〔谢谢你今天照顾我,太麻烦你了。〕


你只觉得被他夸奖了,开心的直接写在了脸上,如果有尾巴,估计会摇的很快乐。


你大大咧咧的说


〔日行一善,日行一善,不用介意,也不用谢我。〕


英智只觉得在你身上,有着鲜活的颜色,不过他不动声色,啊,塔诺西,他想着,真有趣呢。


2.

今天放学了,英智背着包,打着电话,不耐烦的说


〔你们别用那么豪华张扬的车接我好吗,我只想在这个学校低调做人……〕


他不耐的挂断电话,抬头一看,日日树涉,在最高的一层天台上,背着台词。


其实隔那么远,要不是因为放学,校园里没有什么人,他其实都可能不会听见日日树涉背台词。


那种异样的感觉又出现了,他不由自主的用目光追随着那个人的身影,甚至眼里流露出那种迷恋,他只觉得很可怕,但是脑子很清醒,却做不出其他的动作。


日日树涉无意往下一看,只看见一个金色头发的人,似乎在仰头看自己,他也不清楚是谁,但是打招呼总归没错。


于是他摇了摇手,英智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自己,傻乎乎的回了礼,明知道离那么远,对方可能也看不清,只是出于礼貌的回礼罢了,英智心里自欺欺人的想。



但是脚下就跟被胶水黏住了那样,他根本走不动路,他无法控制自己的身体,但是突然,他听到了你的声音,从后面传来。


〔英智同学,好久不见,你身体好些了吗?〕


在听到你说话的那个瞬间,英智发现自己重新拿回了身体的主导权。


他觉得,他似乎发现了一个不得了的秘密呢


2.纺篇

〔啊啊啊,十分抱歉,不好意思撞到了你。〕


你看着面前的蓝黑色短发的男人一脸歉意的看着你,那双茶色的眼眸如同蜜糖。


〔没有关系的哦〕你笑着对他说。


你看着他手里一大堆书,你自然而然的接了过去。


〔我是敬人叫过来帮你的〕你解释到。


〔啊,那真是麻烦你了,我叫青叶纺。〕他想挠挠头,但是自己双手都捧着书,只能略显局促的看着你。


原来他就是那个老好人,被敬人压榨的小可怜啊,你想着,一边跟纺并排走着。


〔真的是帮大忙了,小姐。〕青叶纺放完最后一本书,从梯子上爬了下来。


你坐在图书馆桌旁,撑着下巴,看向青叶纺,你向他招招手,笑道


〔一起来喝杯茶吧,休息一下吧。〕


青叶纺犹豫了一下,还是走到了桌边,坐在了你的对面。


你好奇的问


〔你是不是不会拒绝别人啊?〕


青叶纺急急忙忙的摆手,他有些慌乱的说


〔不是啊,只是有时候觉得拒绝别人会让别人伤心。〕


〔所以就算是我这样一个陌生的同学,邀请你喝茶,你不愿意却也坐了下来跟我一起喝茶吗?〕


你追问道。


纺看着你,脸上甚至浮出了一层薄红。他极力的想解释的说


〔不是这样的哦,小姐刚刚还帮我整理了书,如果我一个人整理的话,可能会花很多时间了,小姐已经帮了我大忙了,我本来就没有想拒绝和你一起喝茶的啊!〕


你噗嗤一笑,决定放过这个老实人,毕竟纺一脸我是正经人的样子,让你忍不住去逗逗他。


你趴在桌子上,歪着头看他,你说了句


〔纺同学真的是老好人呢,这样很容易被人欺负的啊。〕


〔诶?为什么那么说?同学也没有欺负我啊?〕


青叶纺眨了眨眼,那双漂亮的茶色的眼睛看着你,一派无辜。


〔可是我听说,纺同学好像经常被人使唤啊?〕你用两根手指,模仿着走路,走到了纺的茶碟边缘。


〔那是以前啦,现在已经很少啦,自从敬人成立了学生会,我那种情况已经很少发生啦〕纺笑眯眯的,那些事情似乎他真的不在意。


你却觉得,那样的笑容下面,藏着过往的苦涩。


于是你小声的说了句


〔啊,是为了保护自己吧,所以才不在意了吧。〕


〔嗯?或许是吧〕纺对你温柔的笑道。


你眼睛亮亮,盯着青叶纺,仿佛像是看见了什么宝物。


你说道


〔我可以和纺同学,成为好朋友吗?〕


〔诶?可以啊,这是我的荣幸哦~〕纺温柔的笑道。


〔那真的是太好啦。〕你伸出手,纺跟你轻轻的握了一下。


〔我会经常来给纺同学帮忙的哦~〕你跟纺在学生会的办公室前分别,跟他挥挥手说再见。


2.2

再一次碰到青叶纺,他正在被一群男生拉拉扯扯,校服领子都变的皱巴巴的。


〔喂,你们做什么〕你气势汹汹的过去质问那些人。


〔别多管闲事,不然我们连你一起揍〕


为首的人不耐烦的说。


你掏出手机,调到拨号界面,你说〔你们再不走,我就直接给教导主任老师打电话了。〕


〔啧,算你小子运气好,不就让你去拿个东西,你都不愿意做,像你这样的,能有什么出息。〕那个人不屑的说。


纺沉默不语,你倒是看不下去了,直接利落的往那个人身上狠狠的踹了一脚,然后就拉着青叶纺溜之大吉。


〔嘶~〕纺小声的倒吸一口凉气,你没好脸色的看着他。


〔现在知道痛了,别人打你,你不知道跑啊?〕你又气又心疼,看着面前的青叶纺。


〔别生气啊〕纺无措又小心翼翼的看着你,像是被主人接回家被雨淋过的小狗。


〔我们是朋友啊,我也不想跟你生气,可是你受伤了,我只是生气自己没有保护好你〕你拿着酒精棉签,小心翼翼的低头处理纺被擦破的伤口。


青叶纺看着你,眼神温柔,茶色的眼眸盛满了蜜糖,甚至不自觉的在笑。


你没好气的瞪他一眼。


他伸出手,摸了摸你的头,说道〔我只是不想起冲突,而且我真的可以保护好自己的哦,不要担心啦,我也是可以保护你的哦!你的纺哥可是很厉害的哦〕


你无奈的说〔我还是尽量的看着你吧,你只要待着我身边就好,我们互相保护可以吗?〕


〔嗯!〕青叶纺满眼笑意的看着你,点了点头。


你咬了咬牙,可恶啊,你这样根本没办法继续生气了,真是狡猾的纺呢。



罗梦音

【客单展示】打歌服哦(♡˙︶˙♡)

p1正面p2背面p3异色

谢谢妈咪选择了我这个小透明,还一直耐心和我聊设计!!爱!!于是附赠立麦和异色啦!

【客单展示】打歌服哦(♡˙︶˙♡)

p1正面p2背面p3异色

谢谢妈咪选择了我这个小透明,还一直耐心和我聊设计!!爱!!于是附赠立麦和异色啦!

NORTH
至今为止画的最喜欢的莓殿,个人...

至今为止画的最喜欢的莓殿,个人感觉是有史以来画的最不错的🍓

至今为止画的最喜欢的莓殿,个人感觉是有史以来画的最不错的🍓

千稚
刚刚拍完快速的发一张预告! 时...

刚刚拍完快速的发一张预告!

时隔好久我又拍上美女了!!!

这张我好爱🤤超级有小偶像直拍的感觉


出镜:十五

妆/摄/后:我


五一前还能再拍个美女太快乐了

刚刚拍完快速的发一张预告!

时隔好久我又拍上美女了!!!

这张我好爱🤤超级有小偶像直拍的感觉


出镜:十五

妆/摄/后:我


五一前还能再拍个美女太快乐了

鲨鱼哥

我是自愿成为你们的制作人的!![快逃JPG]

女主纯事业狂魔,只对自己感兴趣的东西有激情。

ooc预警

女主和所有出场人物纯友情

女主≠杏    有金手指  ooc致歉    

看不下去日日日的刀子了,我决定自割腿肉。

跟原剧情有很多很多偏差,我只想自己爽。


1.


你,川海雾岛,川海家的下一任继承人,因为对偶像事业感兴趣,所以来到了梦之呹。


作为川海家开后门进学院的人,你是全院唯一一个制作人,学院为你单独开的专业,你便从这里开始你金牌制作人的辉煌事业。


2.

第一次见到...

女主纯事业狂魔,只对自己感兴趣的东西有激情。

ooc预警

女主和所有出场人物纯友情

女主≠杏    有金手指  ooc致歉    

看不下去日日日的刀子了,我决定自割腿肉。

跟原剧情有很多很多偏差,我只想自己爽。











1.


你,川海雾岛,川海家的下一任继承人,因为对偶像事业感兴趣,所以来到了梦之呹。


作为川海家开后门进学院的人,你是全院唯一一个制作人,学院为你单独开的专业,你便从这里开始你金牌制作人的辉煌事业。


2.

第一次见到天祥院英智,你抱着花,敲开了那间病房的房门。


他似乎经常生病,你只知道他是一个经常缺席上课的病弱大少爷,并没有什么存在感。


只不过川海家与天祥院家的一次客套往来,你便被推着出来,去看望天祥院家的小孩。


是的,小孩,你自诩成熟,比你小一岁的天祥院英智,你只会觉得他是个孩子。


不过你见到本人之后,那双蔚蓝色如同大海一般的眼眸朝你望过来的那一瞬间,你觉得你忘了自己身处何地,呼吸都为之放轻。



3.

“谢谢你来看我,川海姐姐。”


他说话了,只是礼貌又疏离的客套,那头金发被一缕透过窗帘的阳光映的有些发光,病弱的身躯裹在病号服里显的虚弱又苍白,他腰背却挺的笔直,即便是自己一幅虚弱的模样,他也不想将自己的脆弱显露在别人眼前。


你觉得你就像是看见了一只娇贵的炸毛的猫咪,一边警惕的看着人,一边想着怎么不失优雅的赶走侵入自己地盘的来客。


你放下花,拉过床旁的椅子,毫不在意的翘起二郎腿,甚至不在意坐下的瞬间,裙子被提到了大腿根。


你双手抱胸,笑意盈盈的看着他,说道:“你想当偶像。”


英智盯着你,他只是微微一笑,声音很轻的说:“可是这样的我,怎么能当偶像,这样残破的身躯。”


你知道你问的是什么,英智也明白,你们都是聪明人,只需要这样一句陈述句,便明白对方的试探与意图。


你拢了拢你的黑色长发,一双黑色的眸子,黑白分明的印出眼前男孩的倒影。


你从容的说


“我可以帮你,甚至可以帮你摆脱这样的病。但你需要付出代价。”


你第一次看见,面前这个男孩眼睛里的光,那层漂浮在他脸上的虚无温柔的假面被掀开,你看到了里面暗藏的野心和渴望。


真有趣,你漫不经心的想着,你并不讨厌这样的野心,或许只是面前这个人的野心,对你来说,这只是一只小猫,终于亮出了他锋利的指甲。


英智微微垂下眼睑,你能看见他长长的睫毛,他似乎在思考,不一会,你就听见他说


“好。”


你笑意盈盈的看着他,终于还是仍不住出手,捏了捏他白嫩的脸。


你看着他瞳孔都放大,震惊的看着你的样子,你心道,这才像个孩子,很可爱就是了。


似乎从来没有人敢这样,胆大妄为的捏过小少爷的脸,所以他那精于算计的脑袋,甚至卡了壳,让他只能愣愣的看着你。


你自然的松了手,不能把人逗太过,你想着,毕竟小少爷的心是黑的呢。


你一进门就感觉到了,那张牙舞爪的黑色的执念,这样漂亮的脸蛋,心却那么黑呢,你不在意的想着,不愧是天祥院家的继承人么。


你伸出手,天祥院英智看着眼前的手,犹豫着自己要不要握上去,毕竟眼前这个人,刚刚还恶劣的捏了自己的脸,虽然没有恶意是了。


但是他想到你说的话,他还是握了上去,你温热的体温传来,他默默地想,这个人的手,好温暖,跟这个人还真是一点都不搭呢。


“合作愉快。”你弯了弯眼睛


“合作愉快。”英智说道。


你在他收回手之前,快速的亲了一下他的手,然后自然的松开他的手,你向他无辜的眨眨眼,仿佛刚刚偷亲的人不是你一样。


你眼里露着狡黠的笑意说道


“无论你怎么想的,我愿意成为你手里的那把刀,所以好好的利用我吧,在我没有对你失去兴趣之前。”


你看着他握紧的拳头,又松开,你就知道,对于这样偏执的小孩来说,一旦看见希望,哪怕百分之一,他也不会放弃,即便代价是把自己也给献祭。


你想着从他身上看见的未来,你眼神沉了沉,但你依旧向他狡黠一笑。


甚至走之前还顺道摸了摸他的头,在人完全炸毛前,你火速的溜到门口,你吊儿郎当的说


“好好养病,过两天姐姐带你出去见世面。”


你闪身出了房门,门关上的那一刻,你看见枕头扔在了房门上,还有一句恼羞成怒的


“滚。”


4.

在你走后,英智躺在床上,他回忆起你跟他相处的样子,他举起手,骨节分明,苍白修长,他捂住了眼睛。


他想,他见过很多人,可是没见过你这样的,怎么说呢,随心所欲,像一阵风,他感觉抓不住,但是他没得选择,毕竟他想拥有健康,想了很久了,这幅身躯,拖累了他的梦想,太久了,久到他看见一点希望,都不想放手。


他想,如果你是恶魔,那么他将自己献祭给恶魔,也没有关系,他只是怕,他看不见那条路的未来,所以他要压上自己,利用一切自己能够利用的东西。


5.

这两天在学校里学习,你也听了一嘴八卦的小道消息,很多人对你的好奇,被你充分用来收集消息,你只需要夸赞一下那些人,他们便会给你提供你想要的。


你只觉得无趣,你便开始怀念英智了,毕竟英智是那么鲜活,你怀念他身上的那张牙舞爪如同小猫一样的凶狠执念。



你觉得无聊,看着这群人在你面前唱唱跳跳,你只觉得是灾难现场,你在想,这样的偶像,放出去,真的能挣到钱吗?


你站起身,他们看着你想要离开,他们停下了动作打算挽留你,你只是冷漠的关上门,给他们留下一个无情的背影。


你四处乱逛,隐隐听到歌声,你推开大礼堂的门,你看见一个女孩,有着月光一样漂亮的长发,穿着样式华丽的裙装,躺在舞台的中央,裙摆拖在地上,他们似乎在排练,因为底下没有几个人,而且他们还拿着剧本。


你是不速之客,但是他们并没有发现你的到来,都在做自己的事情。


但是你眼睛一瞄,看到两个蜷缩起来的小团子,你眼睛眯了眯,原来不止你一个不速之客啊。


你悄悄的绕到他们后面,一手一个,捂住了他们的嘴,拦住了他们的尖叫。


你在他们耳边悄悄的说


“嘘,如果你们不想被他们发现的话,那就保持安静。”


你只觉得手下被你捂住嘴的两个人,像两只被吓到的小兔,又可怜又可爱。


他们惶恐的点了点头,你顺利的一手一个,揪着后领子,拎到了外面。


6.

你双手抱胸,跟个不良少女一样,将两个人堵在墙角。


看着面前两个人,一个蓝色短发的少年和一个金色头发的少年,两个人都穿着这个学校的校服,但是却并不是那么合身。


你看他们一眼,你就知道,他们不是这个学校的学生,刚刚在礼堂里,你没看清,只以为是来偷看排练的学生。


没想到偷看是偷看,但是这个学生反而还不是这个学校的。


你向来不喜欢穿校服,所以你没穿校服,但是这样反而让这两只小兔子看清你之后,松了口气。


某种意义上来说,你们是“一样”的。


你磨了磨牙,扯出一个不良少女的笑,一脚踹到旁边的墙上,温柔的问道


“你们不是我们学校的吧,老实交代,叫什么,那个学校的,来干嘛。”


两只小兔被你气势汹汹的模样吓到了,纷纷红了眼圈。


那个金发少年委委屈屈的说


“你不要把我们供出去,我是真白友也,他是紫之创,我们是隔壁初中的,我们只是听说,这里有排练,想来这个学校看看而已。”


那个蓝发少年看着拦在他面前的真白有也,他也害怕但是努力维护着面前金发小少年,他在后面说


“请你不要欺负友也,这位小姐,我们没有其他的想法,只是单纯的想进来看看这个排练。”


7.

虽然看小兔子们委屈,你内心有点爽,但是你也不是那么没有人道的人。


你换了个姿势,懒洋洋的说道


“我才懒的告密,我们都是来偷看的,我们都一样,你们也听过这个学校的风评吧,现在这个学校风评并不怎么样,你们怎么还想着往这里跑。”


说到这个,真白友也眼睛里闪着光,那是对舞台的憧憬。


“但是,日日树涉前辈,她是我的偶像,她真的好优雅,她的表演深深的打动了我。”


“日日树涉?”


虽然没有见过人,但是你听过这位的一些小道消息,说他是什么魔法师之类的。


但是你没见过他真人,所以你现在并不在意。


“小姐不知道日日树涉前辈吗?”友也谈到日日树涉,都忘记了自己不是这个学校的学生,眼睛闪亮。


“知道,不过比起他,我更对你们感兴趣。”


你微微一笑。


两只兔子在你的视线下不约而同的一抖。


你也不是什么魔鬼啊,你心想着,怎么他们就那么怕你呢。


你挥挥手,打算放他们走,不过走之前要了他们的联系方式。


你带着他们,将他们光明正大的带出校门,看着他们两个一幅劫后余生,赶紧开溜的背影。


你摸着手里的手机,觉得以后的日子,不会无聊了呢。


哦,对了,你居然忘记要英智的联系方式了。


刚想懊悔一下,但是转念一想,很快你们就要见面了,你就不觉得有什么懊悔了。


你哼着歌,回到了学校里。


8.

说起来,你惦记着英智的联系方式,你为了保险起见,甚至自备两部手机,不为什么,只是你知道天祥院家那变态的控制欲。


你坐在自家豪车的后座,不爽的磨了磨牙。


你知道了,在你走之后,你跟天祥院交流的监控,被传到了天祥院家主的手里。


不过幸好你有两手准备,他们能看见的只有你愿意让他们看见的东西。


毕竟,你,不是人啊。


话说回来,你在那个学校里,闻到了同类的非人的气息呢。


不过这个到时候再说,你抱着怀里的花,再次敲开了那扇房门。



NORTH
很喜欢的偶像设子! 画的很渣请...

很喜欢的偶像设子!

画的很渣请见谅

很喜欢的偶像设子!

画的很渣请见谅

´◡`

半夜睡不着,来点拼图(◍•ᴗ•◍)

半夜睡不着,来点拼图(◍•ᴗ•◍)

一包妙脆角
约稿展示🌟 闪光小偶像

约稿展示🌟 闪光小偶像


约稿展示🌟 闪光小偶像


TERESA_🐶

请狗丝芭单位袁同志

遵纪守法 好好纳税!

请狗丝芭单位袁同志

遵纪守法 好好纳税!

洛芙芙芙芙芙

栗子和宗老师真的很可爱啊🥲

我的爱🥺

栗子和宗老师真的很可爱啊🥲

我的爱🥺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