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小光

12.7万浏览    1790参与
固液共存
“因为我喜欢比任何人都努力的你...

“因为我喜欢比任何人都努力的你”

“因为我喜欢比任何人都努力的你”

Joseph

【智光】证明

    夜幕降临,小刚和皮卡丘已经入睡了,小智也换上了汗衫和短裤准备入睡,他走到小光训练的地方。

    “小光!差不多要睡觉了,你还要训练很久吗?”

    “小智!我马上就好了。”小光向小智挥挥手“对了,能看一下波加曼和帕奇利兹的表演吗?我想到了一个新的演出,准备在下次华丽大赛上用上。”

    “当然可以,开始吧。”

    “好吧”,小光看向她的宝可梦,握紧拳头,两只宝可梦都跃跃欲...

    夜幕降临,小刚和皮卡丘已经入睡了,小智也换上了汗衫和短裤准备入睡,他走到小光训练的地方。

    “小光!差不多要睡觉了,你还要训练很久吗?”

    “小智!我马上就好了。”小光向小智挥挥手“对了,能看一下波加曼和帕奇利兹的表演吗?我想到了一个新的演出,准备在下次华丽大赛上用上。”

    “当然可以,开始吧。”

    “好吧”,小光看向她的宝可梦,握紧拳头,两只宝可梦都跃跃欲试。“波加曼,帕奇利兹,Charm Up”。

    “波加”

    “帕奇”

    “帕奇利兹,使用放电。波加曼,跟着帕奇利兹使用漩涡”。“帕——奇——利——兹”小小的电气鼠蜷起身体,紧闭双眼,释放出剧烈的闪电。

    小智不禁后退几步,帕奇利兹控制放电已经越来越熟练了。然而作为一个经常陪伴在皮卡丘身旁的训练家,小智感到这股放电非同寻常。正打算提醒小光之时,一道蓝色的闪电冲破电网,打向了小光。让她摇摇晃晃地跌到了地上。

    “帕奇——”

    “波加波加——”

    “小光!”小智大步跑向小光,跟在波加曼和帕奇利兹身后跑到小光身边。小光昏昏沉沉地坐起来,身上还带着静电,帕奇利兹舔着她的手臂,波加曼扶着她的背让她坐起来。“没事吧,小光?”小智跪在小光身边问道。小光眨巴眨巴眼睛,嘿嘿笑着“没问题,没问题。”她看向她的宝可梦“谢谢,不用担心,都说了没问题的,今晚就练习到这里好吗,波加曼、帕奇利兹。”

    小光拍了拍帕奇利兹和波加曼的头并把它们收入球中。小智带着猜疑的眼神看着小光「小光几乎不会把波加曼收到球里面,这样做一定是出了什么事」。

    小智心中的不安应验了,在收回波加曼后,小光坐在地上,一动不动。看到这一切,小智扬起眉毛,叉着手“为了在你的宝可梦面前逞强?”小光没有应答,她的身体突然向后倒去,小智伸出手臂搂住她的肩膀。当小光的头撞向小智时,他已经明白了一切。

    “果然还是什么都瞒不住小智呢。”小光虚弱地转过头,苦笑着说。

    “情况如何?”小智担心地问道,他曾被数不清的雷电击中过,身体也曾麻痹过,通常一会就恢复过来了。但很明显这次小光的情况不一样。

    “没问题的,我的脖子已经有知觉了。”小光像是要证明这一点似的不停地转着头。“不过…我的胳膊和腿还是没有什么感觉。”小智紧紧地抱着小光的肩膀。“没事的,应该很快就能恢复了。”

    “我知道。”小光说“我以前就感受过帕奇利兹的电流,和皮卡丘不同,帕奇利兹的电流很喜欢在身体内逗留,可能是放电的原理和皮卡丘的十万伏特不一样吧。我们还是多聊一会,我感到我在慢慢恢复。”

    “无论如何,我会一直呆在这里直到你完全恢复。”小智握着小光的手,慢慢地按摩着。“没问题的。”

    “啊,这是我的口头禅!”小光笑了,声音也开始恢复活力。这让小智放下心来,只要再等等,电流就能消散了。

    “    要去叫小刚过来吗?他有专业的医学知识,应该可以让你感觉好点,至少他「有」专业知识。”小智不好意思地笑了。小光笑着看向小智“还有什么人比被电了无数次的宝可梦大师更专业呢?”他们都笑了起来。“我的手已经恢复了一点知觉,我能感受到你的手在帮我按摩。”

    “太好了,那我们只要等着就好了。”他们静静的等着,小光的背靠在小智的手臂内侧,她的头发如帘子一般披在小智的手臂上。真柔软啊,小智如是想着,他记起来小光经常护理她的头发。

    “对不起…如果我一身汗。”小光突然说道,目光从小智身上移开。“我们奔波了一整天,今天还做了不少训练,我想应该洗个澡再睡觉。”小光尴尬的笑笑,很是难为情。

    “啊,没问题,小光。”小智立马回应,他知道这种情况最好不要一个女孩一一计较。而且小光看上去又没出什么汗。要说有什么不同的话,她的身上闻起来很香。他怀疑这股香气来自她的头发。

    “太好了。”小光松了一口气,仍有点难为情。把小光抱在怀里,小智感觉非常奇妙。他们是亲密无间的伙伴,因为击掌之类的各种各样的事产生肢体接触也不在少数,但他们对这些一直不怎么在意......

    “我想试着站起来。”小光说。“行,小心点。”小智提醒道。

    小光微微抬起身子,双腿向后支撑,小智的手臂从小光的肩上移到她的胳膊下,把小光撑起来。感受到压在身上的重量,小智知道小光还没有完全恢复。为了不让这位协调家气馁,小智什么也没说。他把手臂从小光的右臂一道她的背上。小光静静地站着,小智开始松开她的手,慢慢地向后退,试着让小光自己站起来。

    “不,还不行。”小光踉跄了两步,小智赶紧冲上前去扶住了她。”呃啊,小光“小智重新把她扶正。”如果你还没恢复好,你应该先告诉我。“

    “嘿嘿,我知道小智不会让我摔倒的。”小光嘿嘿笑道,小智向她翻了翻白眼。“还有,那声 「呃啊」是什么意思,你的意思是我很沉——”

    “我只是被你突然往前倒吓到了。” 小智知道这个话题必须被扼杀在萌芽中。又补充道 “你和羽毛一样轻。” 

    “哦,真的?”

    “真的。”

    “证明给我看。”

    “好吧。”小智的大脑飞速运转。“我得先把你带回帐篷,阿尔宙斯才知道要多久你的四肢才能恢复知觉。哪怕有我扶着你,也要走相当一段长的时间。”

    “很好,继续说。”

    “本来我会把你背回去,但你要我证明你很轻,那么我就把你抱回去。”

    “嗯......”小光向一旁看去,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

    小智叹了一口气,“以你现在麻痹的状态,你真的想在这跟我商量证明你不重的方法?”

    小光害羞地咧嘴一笑:“我允许你用公主抱的方式带我回去。”

    小智轻笑道:“好吧,王女殿下。”话一出口,小智想起了和小光很像的莎露比亚王女。

    小智将右臂撑在小光手臂下,左手环上小光的膝盖,以公主抱的姿势将小光抱了起来,整个过程没有一丝喘息。小光轻呼,小智为让她吓了一跳而暗暗得意。小光咳咳两声,装作不在意的样子。“卖弄。”

    “你知道,羽毛很轻,但却容易从手中滑落。”

    “好吧,好吧,你赢了,我不重。”小光嘟囔道。

    小智冷汗直流,“虽然不知道我怎么就赢了,但这个话题结束了真是得救了。”他抱着小光走向她的帐篷。小光不仅很轻,而且很柔软。小智的手抓着小光的大腿,他尽量不去看他手中感觉如此美妙的东西。

    “嗯...现在我的手动不了,我也知道你现在腾不出手,所以我不会让你帮我调整我的裙子——但绝对不准往下看哦。”小智几乎能听到小光声音里的红晕。

    小智小心翼翼地吞了口唾沫,然后加快脚步,迅速走向小光的帐篷。穿过帐篷口,一时被这个拥挤的小地方吸引了注意。除了小光的睡袋,还有一面完整的全身镜,前面有一把椅子和一张小桌子,上面放许多着洗漱用品。如果再加一张像样的床,那就跟一间小宿舍一样了。

    “你可以把我放在椅子上,放我下来的时候闭着眼睛。”

    “你知道这有多难吗?”

    “想办法,先生。”

    小智略微抱怨,把她靠着椅背放下,传来一阵嘎啦嘎啦的声音,然后接着一声叹息。

    "嗯,这样就好了,你可以睁开眼睛了。"

    小智睁开眼睛,小光的裙子还有些许撩起,露出白色的大腿,小智迅速伸手把她的衣服履平。红晕瞬间攀上了这位协调家的脸。小智清了清嗓子,一言不发。

    "谢谢,小智,还有抱歉,弄到这么晚——你现在可以去休息了。"

    小智盯着小光:“你现在身体还动弹不得,我把你放到睡袋里再去休息吧。”小光的目光扫向她面前的桌子,盯着她的发梳。小智张大了嘴巴。    “你认真的?你要等到身体恢复梳好头再睡觉?”、

    小光垂下眼睛,小智意识到自己刚刚的话有些过激。小光现在精神低迷,而他并没帮上什么忙。小智走到桌子前,拿起了梳子。“是这个吗?”

    小光瞪大了眼睛,点了点头。“是啊,怎么了?”

    “我来帮你。”

    小光眨了眨眼睛,然后大声笑了起来。让她看起来没那么沮丧了。

    “小智?来帮我梳头发?你有看过镜子里自己的头发吗?”

    小智白了她一眼。“你知道吗?在嘲笑我之前你应该想想你有得选吗?”

    小光慢慢平复下来。“好,好,我来指引你,先把我的帽子和发夹取下来吧。”

    小智照办,然后根据小光的每一个指示,尽力遵守。这所花的时间超乎他的想象。这让小智对小光产生了敬意。她每天都要做两次这种大工程。小光一直说自己的头发乱糟糟的,尽管小智也经常清洗头发,但他真的不记得上次这样仔细打理自己的头发是什么时候了。

    “你意外的擅长这个。”小光轻声说。

    小智停下手中的动作,看着他们面前镜子中的协调家,她深蓝色的眼瞳好奇地盯着他,小智低头看了看她的头发,又开始梳头。

    “谢谢,你的头发梳起来很容易,多亏你平日的照顾。”小智认真地回答道。

    “你的头发梳起来肯定像一团乱麻,对不对?”

    “是的......”

    “明天,让我来打理你的头发吧?”

    小智抬头看向镜子,小光活泼调皮的表情逗笑了小智。“那就麻烦你了,小光。”

    “耶!”

    小智轻笑两声后回到他的岗位上,小光的头发随着每一下梳动笔直地垂落,小智意识到这就是在外面训练场上感到的柔软。小智梳好头发后,情不自禁地用手摸了摸。

    如丝绸一般,这是形容它的唯一方式。

    “小智?”

    小智迅速把手抽出来,气氛一时尴尬起来,小光透过镜子看着他,她的脸有点红。

    “呃.......对不起,小光。”

    小光盯着他看了一会,然后转过头来,对着镜子检查自己的头发。“看起来太棒了,小智,我或许该让你一直帮我梳头。”小智紧张地笑了,不知道自己是喜欢还是害怕这个提议。他的视线到处飘,当他看到小光的宝可梦手表,他的眼睛瞪大了。“啊,这么晚了。我肯定花了不少时间,小光你感觉如何,你能移动你的胳膊或者腿吗?”

    小光突然顿了一下,然后摇了摇头。“没有,但我觉得明早就能恢复了。你能把我弄到睡袋里吗?”

    小智咧嘴一笑:“如你所愿,王女殿下。”

    他抱起小光,走到她的睡袋前。当他跪下时小光突然开口:“谢谢你,小智,没有你我不知道该怎么办。”

    小智轻轻地把小光放入睡袋,不经意一笑。“又在开玩笑,小光。”

    “我是认真的!”小光追答。

    小智双手扶着小光的肩膀,让她平躺下来,心不在焉地说。“是吗?证明给我看?”小智想起来把小光抱回来时小光对他的怀疑。

    小光现在已经平稳地躺在睡袋里了,小智正要后撤起身——这时他感到小光的嘴唇紧贴着他的脸颊。

    小智呆住了,小光吻完时,一股热气涌上他的脸庞。当小光离开他的脸颊时,他低头看着她。她的眼睛在闪烁。“还需要更多的证明吗?”

小智颤抖地站起身来,感觉自己快瘫痪了。

    “晚安,小智。”小光抬头对他笑道,小智向她点点头,迅速离开帐篷。

    小智悄悄地溜进他和小刚的帐篷,钻进自己的睡袋,长叹一口气。他糊涂了,他的心还在狂跳。小智试图让自己平静下来,这样他就可以睡觉了。

    “啊!”小智突然叫道——他忘记关小光帐篷里的灯了。他跳起来,轻快地走出帐篷,穿过营地。小智看到小光的帐篷还亮着灯。当他走到途中,帐篷里一个影子突然从地上冒出来。小智突然停下来——有什么东西进了小光的帐篷吗?当阴影逐渐伸长,小智认出来是小光的轮廓。

    小智难以置信地看着小光穿过帐篷,关上灯。他听到一阵沙沙声,小光穿过帐篷回到睡袋里去了。然后是一片寂静——

    小智捂着嘴避免发出生来,她狠狠捉弄了他一顿,一切都是那么顺其自然。直到他最后一次问小光的身体状况,她向他撒了一个小小的谎。

    小智回到他的睡袋,一边想起今天小光的话,一边暗自发笑,慢慢地进入了梦乡。

    「我想,我不需要更多证据了。」

考砸了,先跑路了()

我曾最喜欢的角色,她不笑了。

图一 18年12月

图二 22年1月

三年过去了啊。

我曾最喜欢的角色,她不笑了。

图一 18年12月

图二 22年1月

三年过去了啊。

73x

广告可以无视,只用欣赏光酱的美丽

打广告纯属笔刷出不了但是自己挺喜欢所以,

当然,如果想要我还是会给的……悄悄

广告可以无视,只用欣赏光酱的美丽

打广告纯属笔刷出不了但是自己挺喜欢所以,

当然,如果想要我还是会给的……悄悄

哀苒-若初

〖PM/第一人称/DP三人组〗你们

庆祝DP三人组再次同框!!!


这篇是属于彩子的内心独白(简称亲妈视角)更多想说的放在文后。


篇幅很短警告!

没有文笔警告!

ooc不可避


欢迎各种意见或建议!希望各位小伙伴能够喜欢! 


——————————————


    这几天还算顺利吧?你打视频电话来的时候,我才知道原来你遇到小智和小刚了。看到你们又站在一起,就想起你刚刚成为训练家走出家门的时候,他们可是陪伴了你人生第一次旅行的最重要的伙伴呢。

    小智那孩子也还是那个样子,那么热情,那么活泼,连他的那只皮卡丘...

庆祝DP三人组再次同框!!!


这篇是属于彩子的内心独白(简称亲妈视角)更多想说的放在文后。


篇幅很短警告!

没有文笔警告!

ooc不可避


欢迎各种意见或建议!希望各位小伙伴能够喜欢! 


——————————————


    这几天还算顺利吧?你打视频电话来的时候,我才知道原来你遇到小智和小刚了。看到你们又站在一起,就想起你刚刚成为训练家走出家门的时候,他们可是陪伴了你人生第一次旅行的最重要的伙伴呢。

    小智那孩子也还是那个样子,那么热情,那么活泼,连他的那只皮卡丘也是,一点都没变,而且也交到了一起旅行的新伙伴对吧。虽然不知道现在又收获到了什么样的宝可梦伙伴,也不知道大赛的挑战是否顺利,不过这都是你们自己的事情了。你也是一样,一直在为了成为顶尖协调训练家而努力不是吗?

    小刚也是,宝可梦医生的工作可不好做,不过脸上的笑容很不错,这样的话,应该没问题的,相信他也乐在其中吧。那时候他们留在我们家,品尝过他做的饭菜,连餐具也是他帮忙收拾清洗的,是个稳重可靠的孩子呢。你在初次旅行的路上一定没少受人家照顾吧。

    不过有一点和那时候相比不太一样了,你们几个都比以前更加成熟了,从你们的眼神中就能看得出来。旅行了这么久,经历了这么多,你也偶尔能装装前辈的样子,带带新人训练家了。但单就这样还远远不够,你们三个还要多多磨砺,好好地锻炼自己。虽然平时没怎么提过,但我还是很期待你拿到华丽大型庆典优胜的那一天的,到那时候,我会把你的奖杯放在家里最显眼的位置。

    我那个时候也是这样慢慢走过来的嘛,我还记得你小时候一直觉得成为顶尖协调训练家是件很简单的事呢,现在知道不是那样的了吧。曾经我还担心,母亲是还算有点名声的顶尖协调训练家对你来说会不会变成一种压力,不过在你说想要成为像我一样的顶尖协调训练家的时候,我就已经放心了。其实小光只要做你自己就好。我一直觉得获得最终的名号不是最重要的,那个只是给你的一份肯定和证明,真正能成为顶尖的没有多少人,但是每个人都有能力去做一个更好的自己,只要努力,只要一直在坚持,相信你有朝一日能够超越我。我就拭目以待了。

    对了,你的那只水水獭很可爱哦,和波加曼的关系还挺不错的嘛,不知道你会为它设计出什么样的华丽大赛绝招。之前你不是有见过小智的那只水水獭嘛,你说过你也挺想要一只的对吧。现在已经如愿以偿了呢。前段时间你让我帮忙改的衣服今天已经改好了,下次旅行就可以穿着这套去参加华丽大赛了,当然现在这身也很好看。衣服我就等你回来的时候交给你。我和魅力喵都想见见你的水水獭,它正等着你想好怎么战斗之后再对决一次呢,我们俩也很久没有进行过华丽对战了吧。

    有机会的话,什么时候再让小智和小刚来我们家做客呢,好久没有见过他们了,尤其是小智,我一直感觉你们两个真的很像,那种为了一个目标能不懈努力的冲劲也好,对待宝可梦伙伴的态度也罢。合得来的朋友要一直保持联系下去,你们都是彼此很重要的宝物。所以记得请他们来家里,好吗?不过要是有安排的话也没办法,就只能另找时间了。还有你结识到的其他旅行伙伴,偶尔也可以带回家让我见一见。包括小望,虽然我平时各参加地的活动见到她会比较多,但更多时间都忙于自己的工作,少有那种可以闲叙的时间。她是个很出色的协调训练家,有机会的话可以多问问她相关的经验。

    加油哦。别累着自己,注意安全。

    没问题的吧。

    “It'll be fine.”


-fin-


————————————————

    短短短短短!!orz

    有一年多没有更新了,确实没有像以前那样充裕的时间,这次是整活凑更新,这次突发奇想想要尝试第一人称的写法(但是完全不会orz),也有找感觉的意思,一年没写手真的好生,退步的话也许还挺大的。

    智光会继续写!但不知道下一篇什么时候有时间能好好去构思,其实也有不少灵感放着没动,但我都一直记着,希望都能呈现出来吧。

    真的好开心一直能看到光光!智光刚同框实属令人泪目。希望DP三人组继续向着自己的目标前进呀!各位小伙伴也是一样,一起加油!


    多多评论啦!

轻尘Qingchener

【主kouki伪全员】狼人杀

**狼人杀永生不死

**借鉴将子老师的【主badcen伪全员】狼人杀

**内含摘抄词句

**阿神主视角

**全员ooc警告,雷者慎入

**准备好就开始


Chapter.1


“阿尔达小镇内的人们从来不会有间隙。”

金发少年眨了眨金色的双眸,抬头看向黄昏。

“他们团结、正直、勇敢、善良,互相帮助、抵御外敌。”

“他们从不说慌。”

“……直到有一天,小镇内来了十八位客人。”

……十八位客人?

“在这十八位客人中隐藏着六只信奉杀戮的血狼。”

“找出它们,并且杀死它们。”

狼人杀?

金发少年晃了晃脑袋,抬头站起。

周围横横竖竖全躺着人。

“小光?”金发少年...

**狼人杀永生不死

**借鉴将子老师的【主badcen伪全员】狼人杀

**内含摘抄词句

**阿神主视角

**全员ooc警告,雷者慎入

**准备好就开始



Chapter.1


“阿尔达小镇内的人们从来不会有间隙。”

金发少年眨了眨金色的双眸,抬头看向黄昏。

“他们团结、正直、勇敢、善良,互相帮助、抵御外敌。”

“他们从不说慌。”

“……直到有一天,小镇内来了十八位客人。”

……十八位客人?

“在这十八位客人中隐藏着六只信奉杀戮的血狼。”

“找出它们,并且杀死它们。”

狼人杀?

金发少年晃了晃脑袋,抬头站起。

周围横横竖竖全躺着人。

“小光?”金发少年走到紫发少年面前,蹲下身,轻轻晃了晃对方。

“……嗯?”

紫发少年揉了揉脑袋,却没有起身的样子。

“请各位客人起身。”

金发少年皱眉,看向远处什么都没有的黄昏,总感觉有什么东西在看着他们。

周围的人开始缓慢站起。

“我是上帝。请各位客人沿着小路走到尽头。尽头处有面对面一共十八个房子 请每位客人选择一个房子进入。”

“违规者,直接处死。”

金发少年握上小光的手,拉着他第一个离开了这片空地。




到达房子面前的少年才仔细审视起他这次的队友……又或是敌人。

“shygo_lone?”

少年听到旁边的小光发出一声惊呼,快步走到白发少年面前,熟悉地拍了拍他的肩膀:“你怎么也来了啊。”

羽毛耸了耸肩没有回答。

“本次参与游戏者名单如以下。”

声音再次响起。金发少年竖起耳朵。

“kouki阿神。”


“shygo_lone羽毛。”


“RuSiRu路。”


“WhiteGX小白。”


“SnowRabbit雪兔。”


“Qmeimei小光。”


“onityan鬼鬼。”


“Tuan_Tuan熊猫团团。”


“phantomXjack捷克。”


“Hsiao_Yui筱瑀。”


“Hi_chocolate巧克力。”


“Hagee哈记。”


“DMoon殒月。”


“LemuPei闪闪。”


“SinYuan媛媛。”


“Fanshing繁星。”


“MOCO。”


“Showcome秀康。”


“本次游戏配置:六狼六神六民。”


“六神分别为:预言家、女巫、猎人、守卫、骑士、丘比特。”


“请参与者选择房子进入。”


“游戏将在三小时后开始。”


声音再次沉寂下来。

金发少年看了看周围的人,无不例外几乎全是愁眉苦脸。

“选房子吧。”小光站出说道,“kouki你选哪个?”

阿神愣了下,看了眼街道的布置。

九栋小房子面对面竖立。

“就这个吧。”阿神指了指离自己最近的房子。

“那我就在你对面好了。”小光走到房子前,“啊不知道为什么会被拉来这种莫名其妙的游戏。不过现在看来只有老实做比较好吧?”

“违规者处死。”羽毛开口接话,“这是刚刚那个自称上帝的人说的吧?”

“不是啊为什么要来玩这种无聊的狼人杀游戏啊。”巧克力嘟囔着,“我明明在家里和团团他们玩mc狼人杀啊。”

“可能这就是原因吧。”雪兔开朗地笑道,“当时我也在和小光玩辩论式狼人杀。”

“看来都是因为在玩狼人杀才被拉进来的啊。”团团说道,“那么按狼人杀的规则来说,有房子让我们进去的应该就是辩论式狼人杀了吧。”

“先选房子吧,看那个上帝想要干什么。”捷克拍了拍团团。

团团点了点头,走到一处房子前。

陆陆续续,所有人都站在房子前。

“请所有客人进入房子。”




“房子内的桌上有一张纸条。”

阿神关上房门,桌子赫然在房间正中央。

“上面写明了你们各自的身份,请打开纸条确认后通过门缝塞到门外,会有人来处理写着身份的纸条。”

“所以请务必记住你们的身份。”

阿神走到桌旁,拿起纸条打开。

金色瞳孔猛然一缩。





“天黑,请闭眼。”

【T.B.C】




别忘了点赞、推荐、评论!

你们的评论是我最大的动力!

……?!
“小智!!这是你第几次摔盘子啦...

“小智!!这是你第几次摔盘子啦?”

“可是这次没有碎!皮卡丘咖喱也完好无损——”

“你,确,定,吗?”(怒)


是宝咖pa(虽然但是宝咖改版用木木枭和波加曼当头宠真的就是很难让我不想到智光……可能我滤镜太厚就是说◦`~´◦……总之我爱宝咖)


第一次上色给智光了呜呜呜……上色好难……全部瞎涂……感谢笔刷拯救我一窍不通的背景(T▽T)

“小智!!这是你第几次摔盘子啦?”

“可是这次没有碎!皮卡丘咖喱也完好无损——”

“你,确,定,吗?”(怒)


是宝咖pa(虽然但是宝咖改版用木木枭和波加曼当头宠真的就是很难让我不想到智光……可能我滤镜太厚就是说◦`~´◦……总之我爱宝咖)


第一次上色给智光了呜呜呜……上色好难……全部瞎涂……感谢笔刷拯救我一窍不通的背景(T▽T)

阑尾炎超人

之前约的小光和毛毛的婚图🤤🤤

之前约的小光和毛毛的婚图🤤🤤

星辰子

《Just A Thief》(2022.1.14)

〖阅前tips〗


※怪盗×恶之女干部设定注意(一上来就什么黄油设定啊!)

※文风矫情注意(老毛病了)

※这次没有OOC了,因为连C都没有,何来的O!(理直气壮)

※虽然但是在写的时候姑且还是有把男女主的外貌都按智光的成年形象去想象出来的,意外的还蛮带感?总之是架空得不能再架空了(可恶啊为什么我不会画画!)


〖以下正文〗


慵懒的清晨。

气候微凉,露珠顺着柔软的草叶轻轻滑落。

阳光被百叶窗剪成细碎的几缕,静静地铺在茶色的实木地板...

〖阅前tips〗

 

 

※怪盗×恶之女干部设定注意(一上来就什么黄油设定啊!)

※文风矫情注意(老毛病了)

※这次没有OOC了,因为连C都没有,何来的O!(理直气壮)

※虽然但是在写的时候姑且还是有把男女主的外貌都按智光的成年形象去想象出来的,意外的还蛮带感?总之是架空得不能再架空了(可恶啊为什么我不会画画!)

 

 

〖以下正文〗

 

 

 

 

 

慵懒的清晨。

气候微凉,露珠顺着柔软的草叶轻轻滑落。

阳光被百叶窗剪成细碎的几缕,静静地铺在茶色的实木地板上。

“哈啊……啊……”

打着哈欠起身,黑发的青年随意地揉弄着自己凌乱的发丝,睁开朦胧的睡眼瞥向身旁。

“起这么早啊?”

“上班。谁像你一天天这么闲。”

枕边人对着梳妆镜整理着仪容,似怨非怨。

“干部真辛苦啊。”

青年笑了笑,索性托着下巴,专心欣赏起她梳妆打扮的模样。

“看她梳头发真是一种享受。”——每天早上,这个念头都会准时地到访他的脑海。

每当精致的小木梳滑过那湛蓝柔顺的长发时,都会让他联想到湖中泛舟的场景——小小的木浆规律地拨动着,在平静的湖面上带起碧色的涟漪。

睡衣褪下,白皙的肌肤在清晨的阳光下泛着珍珠般的光泽,只可惜尚未多品味一番便已收入黑色的制服中,徒留下胸口醒目的红色“R”字标识。

“秀色可餐。”

青年咂了咂嘴,仿佛刚饱餐了一顿丰盛的早饭。

“贫。”

毫不意外地挨了一白眼。

“没贫。说真的,这套制服比原来的好看,我更喜欢黑色系的。”

青年一本正经地解释道,同时看向了墙上挂着的另一套陈旧制服——充满科幻感的设计、银灰色的主色调、胸口上印着金色的“G”字,和她现在的制服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你以为是谁害得我不得不跳槽的啊。”

“Yeah!”

“哈啊……”

她叹了口气,没再理会。

在门口穿上了长筒靴,将一头秀发束进帽子,打开了门。

“早饭你自己随便弄点什么。待会儿可能会来活,记得查看邮箱。”

“是~~~”

青年躺回床上,摆了摆手,故意拖长语调。

“……我这是养了头猪吗……”

摇了摇头,便关门离去。

——“嗒”、“嗒”、“嗒”——

伴随着长筒靴清脆的脚步声远去,青年的嘴角逐渐扬起。

“It’s freeeeeeeee time yo~♪”

一个翻身从床上跃起,用脚勾起床沿的裤子一挑便拎到手上,在跳下的瞬间穿好。

风一般地从卧室大步奔向厨房,手指滑过彩色的墙纸、摇晃的风铃,最后勾住窗帘一扯,耀眼的阳光便放肆地充满了整个房间。

“You’ll never see it coming~♪”

一边愉快地哼着歌,一边打开了收音机、电视机和咖啡机。

左手拿着牙刷在嘴里胡乱地捣,右手将吐司塞进烤面包机,转着圈将盘子、陶瓷杯和银制的刀叉勺一排摆好。

——“滋滋滋”——

煎锅上,溢出的蛋汁转瞬间化为了金色的蛋花。

——“哒哒哒”——

娴熟的刀技在砧板上剁出了整齐的生菜和水果切片,再配上10%的海鲜酱、20%的番茄酱与70%的沙拉酱。

“You see that my mind is toofast for eyes~♪”

煎蛋芝士吐司、生菜水果沙拉以及甜度正好的浓厚意式拿铁,哦对,今天的拉花样式是女友的甜蜜睡颜。

青年得意地坐下,顺手掏出手机,点开了熟悉的Line头像——

「都怪你走得那么急,不给我做早饭,害得我又吃泡面,羡慕有公司餐的人QAQ」

「我出门的时候是7点58分,现在是8点06分,应该够做一份煎蛋芝士吐司、一盘生菜水果沙拉和一杯现煮咖啡了吧。还有,不许用我的睡脸做拉花,否则你就死定了。」

「姐你在家里装监控了吗?!Σ=□=」

「我还没到单位,等我到了再根据今天的公司餐丰盛程度决定要不要收拾你。晚上想吃黑椒牛柳意大利面,再买两瓶红酒庆功用。」

「Yes, my madam! 」

放下手机,禁不住露出苦笑。

——看来这辈子是被她牢牢地拿捏在手心了啊。

还没享受多久收音机带来的DJ time,来自口袋的震动就让他不得不重新掏出了手机。

“这次的地点是金黄市西尔弗大厦……怎么又是那儿?”

端起拿铁抿了一口。

“嗯哼……逃税的账本、地下交易的证据……还有宝可梦黑市和非法实验……”

饶有兴趣地滑动着屏幕。

“落款人……Mr.P……噗……噗哈哈哈哈——”

突然间,青年放声大笑起来,连咖啡都差点撒了。

“光那家伙,怎么把生意都做到Police身上去了啊!是想我在他们那边留点案底吗?真不愧是她,好胆量!我喜欢!”

将剩余的早餐风卷残云般扫荡一空,随意地将狼藉的餐盘丢进了洗碗机。

回到卧室,打开衣柜,取出那身被女友评价为“花里胡俏”的紧身衣。

“噢西尔弗,我的西尔弗……连警方都忌惮的关东最大财阀,我的老伙计、老对手,不好意思又要到你家做客咯~♪记得给我留点值钱的宝贝顺哈~♪”

打开后门来到院子,披风一扬,露出了腰带上别着的一圈精灵球。

一道红光闪过,一只威武昂扬的喷火龙便现出了身姿。

“工作时间到,AIBO!目的地金黄市!GO!”

强有力的翅膀扇动,带来一阵砂石弥漫的旋风。

尘埃落定,原地已空无一物。

——The thief is gone.

 

干部办公室。

“光大人。坂木大人委派您作为这次与西尔弗财阀合作企划的项目接头人……”

面前的秘书正汇报着工作。

“……嗯……嗯……”

她嚼着口香糖,漫不经心地听着,一只手拿着文件看,另一只手在手机屏幕上快速敲打着。

「Mr.S,情况如何?」

「SA——TO——SHI——KUN——我好讨厌光酱叫我Mr.S哟!=皿=」

「第一次警告。现在是工作时间,Mr.S。」

「……对不起。多亏您提供的西尔弗最新安保情况,现在一切顺利,Miss.H。」

「给你个追加任务。我们这边好像在和西尔弗开发新的合作企划。我需要西尔弗那边有关这份企划的所有资料。」

「哈?您这追加的任务量是不是有点大?太强人所难了吧?我都准备溜了!」

「晚上的红酒酒精含量不要超过8%,我明早还得早起。回见。」

「是是是……我的大小姐……」

“……光大人?”

“嗯?怎么了?”

“啊不……就是看您好像心情很好的样子?”

“是吗?”

“嗯。从刚才起嘴角就一直挂着微笑……”

“能得到坂木大人的认可,任谁都会感到高兴的。”

她将文件往桌上一丢,起身朝门口走去,路过秘书的时候还不忘拍拍对方的肩。

“走,陪我去组织部一趟,有些事务要处理。”

“是,光大人!”

 

刺耳的警报声响彻金黄市的天空。

“又、又让他跑了?!!你们——你们——真是一群废物!!!”

社长一拳砸在桌子上,咆哮道。

他的脸气得通红,连胡子都翘了起来。

——上次是最新版的大师球实验品、上上次是神奥博物馆的古代化石宝可梦样本、上上上次是……

——这里是西尔弗财阀的总部大厦!!不是他个人的免费提款机!!

——更何况这次被偷走的还是可能断送整个财阀的终极企业机密!!

“给我不惜一切代价抓住他!!抓不住他你们就全部给我滚蛋!!”

肥胖的手掌拍在桌子正中央,随后横扫而过,将桌上的文件、电脑等物品全部摔了出去,一时间办公室到处都是飘扬的纸张。

“是、是!!!”

可怜的下属们被吓得连滚带爬逃出了办公室。

“……呼……呼……呼……”

社长喘着粗气,跌坐在办公椅上,沉重的身躯压得办公椅发出了“吱呀”的惨叫。

自知无力回天的他感到了一阵绝望,目光涣散地环视着办公室的一片狼藉。

“嗯……?这是……?”

忽然,他注意到飞扬的文件中,有一张陌生的小纸片混在其中,缓缓地飘落脚旁。

“什————”

他拾起纸片,只是看了一眼,便两眼一黑,差点气晕过去。

「What a beautiful ring! Thankyou for your hospitality~」

「I’ll come again when I’m free~」

「Yours sincerely」

「Gentleman Thief S」

他疯狂地冲到自己的书柜前,按动按钮,露出背后隐藏的保险箱,用颤抖的手指输入密码。

——“吱”——

伴随着熟悉的声响,保险箱打开了——

——然而里面只有一颗超市里买的便宜戒指糖,蓝莓味的。

“S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这天,住在大厦附近的市民们不约而同都听到了一声无比凄厉的嘶吼。

——The thief is gone.

 

劲风吹过,几欲带走他的篷帽。

这里是距地五百米的高空,青年正惬意地躺在喷火龙的背上,对着阳光端详手里的蓝宝石戒指。

“丰缘地区原产,世上仅此一颗的‘海洋之星’……”

“比我头顶的这片蓝天还要更蓝、更美丽。”

“然而。”

话语戛然而止,他微微一笑,反手将戒指收进了口袋,转而拿出手机——

「不及你眼瞳的万分之一。」

「?你发什么神经呢?」

「kira~☆」

——The thief is gone.

 

夜幕降临。

霓虹灯的光华将城市融化在了一片朦胧中。

清爽的晚风拂过乳白色的薄纱窗帘,带来一丝凉意。

黯黄色的烛光跃动着,成为了这静谧的房间里唯一的动感。

——“咔哒”。

忽然,卧室的房门被打开了,一袭倩影缓缓步出。

高高盘起的湛蓝秀发,黛色的眼影,淡淡的粉妆,朱红的唇彩,晶莹剔透的珍珠项链,玫瑰绸缎的晚礼服……

客厅里空无一人,唯有桌上的欧式烛台、精心调制的黑椒牛柳意大利面和一个半满佳酿的高脚玻璃杯而已。

她踱着优雅的猫步,轻轻入座。

玉指端起酒杯,向空气伸出,似乎在等待什么——

——“叮”。

清脆的碰杯声。

从背后伸来了另一个玻璃杯,杯沿相触。液面摇晃,酒香随之弥散开来。

“久等了。”

极尽温柔的问候。

鬓角厮磨,耳廓能感受到呼吸的热气。

她放松了劳累一天的僵硬身躯,尽情地享受被爱人双臂环抱的温存。

“辛苦了我的大小姐。”

“我饿了,你赶紧去对面落座,开饭了。”

“哎哟,你可真是个气氛破坏者。等等,给你个礼物。”

“可。”

两手交叠,相触,相合,相握,相摩,最后依依不舍地分开。

“哦呀?”

眉角微挑,她惊异地看到自己的左手中指上多了一枚造型华丽的蓝宝石戒指。

“漂亮吗?”

“确实。看得出西尔弗的社长至少很有品味。”

“……不是,你这样子让我很难接话哎。”

“噗嗤。”

她浅笑起来,转头在青年的脸上落下一吻,语带调侃地问道:

“这次你又有什么目的?”

“盗亦有道。”

他狡诈地一笑。

“偷盗的最佳方法,就是先给你什么,然后伺机偷走你更重要的东西。”

“哦?那么我们的怪盗S先生想从我这儿偷走什么呢?”

指节轻托下颌,两目对视,尽是笑意。

“你的心。”

“那可真遗憾。你永远做不到这件事了。”

“为什么?”

“因为我的心早就是你的了,你怎么能从我这儿偷走一个已经不存在了的东西呢?”

“那我不是白亏一个戒指?”

“想要点补偿?”

“你能给我什么?”

“你猜?”

她突然起身,抓住青年的手腕一拽——

“哎?!”

猝不及防的青年没把握住平衡,跌跌撞撞地摔在了沙发上。

“wow、wow、wow……女孩子怎么能这么粗暴?”

他刚想抬头抗议,两只手就都被摁住了。

晚礼服的肩带滑落,她骑在他的腰上,眼里闪烁着狩猎者的光。

“不是饿了吗?”

“嗯。很饿。”

“那,开饭?面要凉了。”

“不用。吃你就够了……♥”

烛火在晚风中熄灭,徒留一丝青烟。

两影重合,渐渐模糊在夜色的黑暗中。

——The thief is here.

——Forever.

 

 

 

『Fin』


醉玉

呜呜呜问一下大家之前tag里一个太太画的各位yt对应饮料的图是不是没了呜呜呜

呜呜呜问一下大家之前tag里一个太太画的各位yt对应饮料的图是不是没了呜呜呜

不可回收垃圾

时空小涵是我第一个看到的MC主播,带我进的MC圈子,虽然现在淡圈了

有人知道他吗?

羽毛最帅最可爱!!!

我最近才get到小光的萌点,他好可爱~~( ´艸`)


时空小涵是我第一个看到的MC主播,带我进的MC圈子,虽然现在淡圈了

有人知道他吗?

羽毛最帅最可爱!!!

我最近才get到小光的萌点,他好可爱~~( ´艸`)


MOKI

pr复健。不知道为什么有字幕的完成版发不出来…字幕版可移步阿b,bv号放评

pr复健。不知道为什么有字幕的完成版发不出来…字幕版可移步阿b,bv号放评

南寒

智光赛高

小光再和小智一行人从异世界回来的时候,异世界的小光在小光耳旁说了一段话,只见小光的表情先是惊讶,然后连忙摆手眼神偷偷瞄向小智,此时的小智还在和异世界的小智告别,异世界的小光告诉了小光一个秘密:虽然是其他的世界,但是应该这一点上没有什么变化的。

只见异世界的小光竖起了大拇指;呆久布呆久布。随着传送门的关闭小智一行人回到了主世界。

小智拍了拍裤腿上的灰尘向着小光说道:好了,这次的事件结束了,小光要和我们一起先回研究所吗?小光自然答应,她想起异世界小光说的话,突然好奇到底另一个世界小智的特点和这个世界一样吗?

于是她悄悄靠近小智,一旁的另外两人心领神会地避开,只见小光脸逐渐靠拢小智,已经快到小...

小光再和小智一行人从异世界回来的时候,异世界的小光在小光耳旁说了一段话,只见小光的表情先是惊讶,然后连忙摆手眼神偷偷瞄向小智,此时的小智还在和异世界的小智告别,异世界的小光告诉了小光一个秘密:虽然是其他的世界,但是应该这一点上没有什么变化的。

只见异世界的小光竖起了大拇指;呆久布呆久布。随着传送门的关闭小智一行人回到了主世界。

小智拍了拍裤腿上的灰尘向着小光说道:好了,这次的事件结束了,小光要和我们一起先回研究所吗?小光自然答应,她想起异世界小光说的话,突然好奇到底另一个世界小智的特点和这个世界一样吗?

于是她悄悄靠近小智,一旁的另外两人心领神会地避开,只见小光脸逐渐靠拢小智,已经快到小智的肩头了,对着小智的耳朵轻轻一吹,小智感觉耳朵旁吹来了一阵酥风,脚一软站立不稳摔了一跤,小光连忙扶起小智,小智脸上好像是因为惊吓带着一丝微红,腿踉跄的差点又摔一次,于是小光只好搀扶着小智走。

小智一边走一边不好意思地对小光说:不好意思啊,小光让你看到我这么丢脸的一面,小智尴尬的挠挠头。小光连忙摆手:没有啦,这样冒冒失失的才是小智嘛。小光吐出舌头拉着眼皮嘲讽着小智,小光!,小智突然有了力气追着小光跑了起来,看着两人玩闹,后面的两人干脆也不追赶了。

小智和小光到了一块草坪上,小智一个猛扑,把小光按到了地上,同时用手细心地护住小光的头,抓住你了!小智得意洋洋的说。

小光看着周围的环境四下无人,想起另一个世界的自己和小智,她嘴角上扬:是嘛?那可不一定哦?小光轻轻靠在小智耳朵旁,轻轻一咬,小智立马瘫倒在草坪上。

小智有些惊慌地说:小光?你怎么知道我耳朵敏感?小光?此时的小光盯着小智,因为跑步脸上带着的红晕以及被扑倒的衣服杂乱的感觉,小光脑海里只剩下了一个词“好涩”小光扑倒了小智,继续向着小智的耳朵发起攻击,小智一开始还能发出不要的声音,随着进攻的愈发猛烈,声音愈发愈弱,小智的力气消失的无影无踪。

“是我抓住了你哦,接着小智我要收一些“奖励”哦……💗”

(作者常被女朋友吹耳朵才有这个想法

豆子儿

【变种人】7作者想不出名字了

作者:“各位亲亲爱爱的爸爸们!我是你们人见人爱花见花开的沙雕……”


“啪!”


读者:“说人话,最近死哪去了”


作者:“哎呀,别激动嘛,最近这不是要考试了嘛,这不是在奋斗嘛”(捂着脸)


某豆:“哼,少骗人了,最近明明在看电视剧”


作者:“别揭我老底啊!”


作者:“我错了,我错了,我再过一周就放假了,以后一定不拖更,真的真的(ο̬̬̬̬̬̬̬̏̃ɷο̬̬̬̬̬̬̬̏̃)”


读者:“对了!下次标题要是再敢这样起,你就完了哦~”(ФωФ)


作者:“好的好的”Σ(ꉂꉂ˃᷄ꇴ˂᷅;)

。。。。。。。。。。。。。。。。。。。


“嗯………”


小白在...

作者:“各位亲亲爱爱的爸爸们!我是你们人见人爱花见花开的沙雕……”


“啪!”


读者:“说人话,最近死哪去了”


作者:“哎呀,别激动嘛,最近这不是要考试了嘛,这不是在奋斗嘛”(捂着脸)


某豆:“哼,少骗人了,最近明明在看电视剧”


作者:“别揭我老底啊!”


作者:“我错了,我错了,我再过一周就放假了,以后一定不拖更,真的真的(ο̬̬̬̬̬̬̬̏̃ɷο̬̬̬̬̬̬̬̏̃)”


读者:“对了!下次标题要是再敢这样起,你就完了哦~”(ФωФ)


作者:“好的好的”Σ(ꉂꉂ˃᷄ꇴ˂᷅;)

。。。。。。。。。。。。。。。。。。。


“嗯………”


小白在一间办公室里醒了过来,他微微睁开眼睛,迷迷糊糊的坐起来,发了一会呆


“这……这是哪……”


他猛地反应过来,慌张的东张西望起来


这时,一个人从外面走了进来。


“醒了”


“嗯?老师”


“给,刚才你的手机摔碎了,这是新的”


“啊?”


“好了,以后离他们远点,回去吧”


“哦…谢谢老师”


小白还是懵懵的,他走出办公室,手机响了起来。


“喂…”


“哇,小白你可算接电话了,你在哪呀?家里怎么没人啊?你没事儿吧?”


“阿神哥哥,我没事,我在学校呢。”


“你怎么跑学校去了?你等着啊,我们现在去接你”


小白看着手中的新手机,猛的想道:‘唉,对了,我的手机被他们抢走了,然后……手机坏了吗?路老师给我买了个新的,唉嘿嘿,路老师好帅的……’


想着想着,小白不禁又傻笑了起来


“小白,还不回去?”


这时,路正从学校往出走,看见了傻笑的小白


“老师……嗯,哥哥正在来接我”


“小白!”正说着呢,阿神和小光就从前面跑了过来


“小白,唉,老师,你怎么和小白在这儿?”


小光刚过来,就一眼看到了路


路没有说话,往校门外走去。


“唉?唉!问你话呢?”


“我没有对他干什么,我不需要解释什么,你们自己没有看管好他,不见了来怪我吗?”


“你!”


路扭头向外走去


阿神拉起小白,对小光说:“好了小光,小白没事,我们回吧”



第二天一大早,阿神就匆匆忙忙的离开了。


“啊……”小光打了个哈欠他顺手摸向床边的凳子,寻找着手机


“咦?我的手机呢……对了!昨天给了小白”


“哥哥……你醒啦啊……”


小白揉了揉眼睛,蒙蒙的看着小光


“小白,你昨天把我的手机放哪了呀?”


“嗯……嗯!昨天……昨天手机被摔坏了……”


“?!”


“别激动,别激动,但是路老师买了一个新的”


“新的?他给你买的?他会这么好心?”


“嗯,我去给你拿”


小白跑下床,跑向另一个房间


咚咚咚


一阵敲门声传了过来


“谁?!”


小光马上警惕了起来


“小光在吗,我是李听”


“李听?”


小光打开了门,疑惑的看向外面


“你来干什么?唉!不对呀你怎么知道我家的?”


“你哥的简历上有地址啊,哇你们家怎么这么破呀”


李听大踏步的走了进来,东张西望着


“你说呢?!还不是因为你们以大欺小,我们才……”


“好了好了,别说了,跟我来”


“唉……等等,你要干嘛?我可得在家守着我弟弟”


“哎呀,带上你弟弟一起走呗”


“额……”


小白正好从另一个房间走了出来,李听冲了上去,抓住了他的手,领着小白和小光一起走了出去,小白傻愣愣的跟着,小光大叫着


“啊啊啊,干什么呀?”


“哎呀,走了啦!”





另一边,公司里只剩下了阿神,因为今天是休息日,但是阿神是新来的,所以第一个月没有休息日


阿神复印着文件,他撇了撇眼睛,瞄到了旁边的咖啡机


“咦,这是咖啡?平时总是看见他们喝,这个很好喝吗?”


阿神走向咖啡机,他歪着头凑了过去,用手点了点开关。


热腾腾的咖啡流了出来


“啊”


阿神被吓了一跳,慌忙的按向开关,但一不小心被流出来的咖啡烫到了手,他一把拔掉电线,坐在了地上,嗦着手指头


“唔…好烫啊”


这时,一个人站到了他前面:“你在干什么”


“嗯?羽,羽毛?”


羽毛眯起眼睛,蹲了下来:“你叫我什么”


“我……我……羽……羽总”


他站了起来,拿起旁边的抹布,扔到了阿神的面前


“最好擦干净哦”


他面无表情的走向办公室,阿神松了口气,拿起抹布开始清理


办公室里,羽毛坐在椅子上:“人族…吗…啧……改天去找他,让他辨别一下吧……是在……魔物学院是吧,路”


羽毛抬起头,露出一抹笑容


。。。。。。。。。。。。。。。。。。。



记得点赞哦!| ᴥ•́ )✧



生烟
宝大师长草期实在太长了,yy一...

宝大师长草期实在太长了,yy一个小光x克雷色利亚的拍组吧。小光这种级别的人气角色应该不会放bp池不换装吧……

宝大师长草期实在太长了,yy一个小光x克雷色利亚的拍组吧。小光这种级别的人气角色应该不会放bp池不换装吧……

花泽香蕉

和不同老师约到的宝大师专属服装,不得不说这氪金游戏的人设比正作好

和不同老师约到的宝大师专属服装,不得不说这氪金游戏的人设比正作好

我磕的cp是真的

光殿单马尾也太美了吧,这个顺毛智感觉好乖的样子!

光殿单马尾也太美了吧,这个顺毛智感觉好乖的样子!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