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小吃

17635浏览    38087参与
空先生
23/366 民间小吃梅花糕

23/366 民间小吃梅花糕

23/366 民间小吃梅花糕

惊人院

她的死因,是打卡了一家网红奶茶店

[图片]

惊日小食系列 01. 血糯米奶茶

临终前,她点了一杯血糯米奶茶。


1

夜色沉沉。


女孩躺在床上,愣愣地盯着黑夜里被小夜灯照亮的天花板。耳畔传来室友们轻微而均匀的呼吸声,不时伴随着几句梦呓。


白天经历过的事,像电影画面般一幕幕闪过脑海。女孩躺了很久,仍然毫无睡意,索性爬起来,放轻脚步走到洗手间,注视着镜子里的自己。


昏暗的光线下,隐约照出一道纤细的轮廓,手腕和肩膀的伤口似乎还在淌血。少女面无表情的脸上忽然露出一个带着冷意的笑容。她抬起手,轻触镜中人的唇角。


“明天见。”


她的声音很轻,轻得几不可闻。


2

唐年睁开眼睛时...



惊日小食系列 01. 血糯米奶茶

临终前,她点了一杯血糯米奶茶。


1

夜色沉沉。


女孩躺在床上,愣愣地盯着黑夜里被小夜灯照亮的天花板。耳畔传来室友们轻微而均匀的呼吸声,不时伴随着几句梦呓。


白天经历过的事,像电影画面般一幕幕闪过脑海。女孩躺了很久,仍然毫无睡意,索性爬起来,放轻脚步走到洗手间,注视着镜子里的自己。


昏暗的光线下,隐约照出一道纤细的轮廓,手腕和肩膀的伤口似乎还在淌血。少女面无表情的脸上忽然露出一个带着冷意的笑容。她抬起手,轻触镜中人的唇角。


“明天见。”


她的声音很轻,轻得几不可闻。


2

唐年睁开眼睛时,手机上显示的时间恰好从8:29跳到8:30,他在闹钟响起的一瞬间便伸手关掉它,套上宽大卫衣,然后利落地跳下了床。


洗漱完毕,他叼着一片吐司拉开窗帘。两条马路之外,一个身形肥胖的中年男人正夹着公文包钻进星巴克里。他知道,男人会在那里面买上一杯冰美式和一只贝果,并在七分钟后走出店门。


“刚刚好。”


他嘟囔了一句,扣上棒球帽出了门。


天色晴好,淡金色的阳光洋洋洒洒落了一地。唐年踩着斑驳的光影往前走,视线从帽檐下钻出去,牢牢锁定前方三步之遥的男人,打开了手中的录音笔。


男人正咬着贝果打电话:“在,宝贝儿,早上刚给你转了1万,碰上喜欢的就买,不用想着给你老公省钱······我已经在路上了,马上到······”


这甜腻的语气让唐年唇角露出一个嘲弄的笑,又很快隐没了去。眼看面前的人群逐渐变得稀薄,他从口袋里拿出手机,目光落在屏幕上,专心致志的样子,正好避开了男人三秒后回头投来的警惕眼神。


五分钟后,唐年的步伐停在一条长街口。他抬起头,高大的做旧门庭上,“玫瑰集市”四个红色大字在朝阳下闪着迷离的光泽。


这是两个月前在星河大学对面新开的夜市一条街,风格不一的店铺鳞次栉比,收罗了世界各地的美食,因此以极快的速度成为了本市的网红打卡地。唐年对这里的地形还算熟悉,因为他的侦探工作室离这里不远,经常大晚上晃过来吃东西。


是的,侦探。


这词放在小说里很有故事,但落在现实里,却是个又边缘又底层的职业。和平年代本来就没什么案子要查,何况唐年那张精致的偶像脸,看起来就十分不可靠。于是到头来他只能靠着熟客介绍,做一些跟踪渣男、找狗找猫和窃听小三的杂活儿,虽然琐碎,但好在报酬不低。


就比如今天他跟踪的中年男人,是本市一家创业公司的总经理。他的太太出价五万,请唐年帮忙收集他婚内出轨及财产转移的证据。


现在看来,他的出轨对象是星河大学的学生。


中年男人走进一间玻璃花房,和一个穿蓝色长裙的年轻女孩动作亲昵。唐年知道这后面是一家情侣酒店,他等了几秒,正要跟进去,身后忽然传来一阵骚动。紧接着,一声尖锐的惊叫划破晨雾,带着恐惧的情绪,直直刺进他耳朵里。


“死人了——!!”


3

玫瑰集市以夜市盛名在外,很多店铺会营业到凌晨三点才打烊,因此上午对他们来说是休息时间。整条街只有零星的几家店铺还开着门,大多做的是早餐,或者饮品甜点。而这时候会来玫瑰集市的,也只有那些没有早课,所以慢悠悠晃过来吃早饭的学生们。


命案的发生地点,在街口的月色奶茶店门外。一个女孩和男友从店里走出来,二人争执了几句,男友愤然离去,而女孩站在原地,忽然发出一声短促的尖叫,接着软倒下去,浑身痉挛了几下,呼吸顿止。


唐年快步走过去,映入眼帘的就是地面上死状可怖的尸体。由于视觉冲击过于惨烈和直观,人群都只是远远地看着;奶茶店的员工更是紧紧抓着门框,脸色煞白,却不敢上前一步。


他蹲下身,目光在旁边那杯翻倒的奶茶上停顿片刻,从女孩鲜红的面颊和发绀的指甲上掠过,定格在她颈间的抓痕上。


背后的人群议论纷纷,却都没有下一步动作。唐年苦笑了一下,拿出手机报了警。


警车于十五分钟后呼啸着抵达了现场,隔离黄线被快速拉起。警察林真大步走过来,紧皱着眉头看向尸体前蹲着的人:“这位先生,请离开现场——”


话音未落,唐年已经站起身,转过头望着他:“好久不见啊,林队长。”


“唐年?!”


林真愣了愣,表情看起来并不友好:“你怎么在这里?”


唐年耸了耸肩,一脸漫不经心的样子:“正巧路过,听到有人喊,就过来看看。”


“那你现在可以走了。”林真面无表情地说完,不再理会他,冲着不远处的女孩喊了一句,“陆一宁,过来取证!”


唐年并没有因为他的态度生气,他顺从地往外走了几步,忽然回头笑了一下:“别动怒,林队长,说不定我们还会再见呢。”


他知道这句话对林真来说近乎挑衅。但莫名就有一阵情绪涌上来,让他不自觉做出了如此孩子气的行为。唐年有些出神地想到了过去的事,在心里默默给林真下了“记仇”的定义。


从记忆里回过神,他已经走出了玫瑰集市的街市范围,此时已近中午,下课的学生们陆陆续续涌向这边。与人命相关的消息总是传得很快,唐年从不同路人的谈论中收集到一些零零碎碎的信息:


死者名叫秦月,是星河大学化学系的在校学生;她的男友则是大她一级的学长,两人在一起已有两个多月,感情一向很好。


出于职业习惯,唐年默不作声将这些都记下,同时在心里思考下一次跟踪中年男人的行动计划。出挑的外貌让他很快又一次成为人群中的焦点,唐年有些不耐地压低了帽檐,试图避开那些意味不一的目光。


下一秒,一只手伸在他面前,挡住了他的去路。


唐年微微一愣,抬起眼。一个面目清秀的高瘦男孩站在他面前,微笑着说:“我是来传话的初级研究员甄君子。有人让我转告你,今天下午一点,星河路404见。”


4

“好久不见。”


唐年看着对面的少年,发现他戴着的那顶棒球帽,居然是自己上个月没抢到的限量款。他刚在心里琢磨着怎么坑过来试戴一下,王某就开了口:“别觊觎我的帽子,你的心理战术在我这里没用。”


唐年拉开椅子坐在他对面:“说吧,找我来有什么事?”


“星河大学对面新开了一条夜市街,叫玫瑰集市,你知道吗?”见唐年点头,王某才接着说了下去,“尧尧最近跑那儿去吃过几次东西,回来之后我们总觉得她有点异常,脾气变得暴躁不少,还很容易饿······虽然她本来就容易饿,总之,我们最近分不开身,想请你帮忙盯着点儿。你的侦探工作室,就在星河大学附近吧?”


“真巧。”唐年挑起一边唇角,“我早上刚从那儿回来······并且,还遇上了一起命案。”


听到命案两个字,王某的神情严肃起来。


“有个女孩死在月色奶茶店门口,就是玫瑰集市那家很有名的网红奶茶店。”唐年说,“我本来还想着能不能救救看,结果过去的时候,就知道肯定救不回来了。因为不敢破坏现场,我就大致看了下,死者皮肤鲜红,指甲发绀,还隐约闻到一股苦杏仁的味道,是氰化物中毒致死的症状,而且剂量不轻。”


王某默不作声地听完,神色愈发凝重。


他盯着唐年的眼睛:“我明白了。这案子需要你去查清楚——别担心,我会付你比跟踪小三更高的报酬。”


“喂,求人怎么还揭短啊······”唐年嘟囔了一句,“查案倒是没问题,但那个负责案件的警察,之前和我有点过节,这个你们能解决吗?”


王某舒了口气:“交给盖爷。”


不得不说,惊人院的办事效率还是十分感人的。没过多久,唐年就和林真进行了一天之内的第二次会面。


“死者秦月,19岁,星河大学化学系大二学生,死因是高浓度氰化钾中毒,在她喝过的奶茶杯里检查出了毒药成分。”不知道是否因为盖爷打过招呼,林真的态度比起上午要友好不少,“杯子上检测出三个人的指纹,分别是秦月、其男友何轩与奶茶店员工赵甜。”


陆一宁补充了一句:“两个嫌疑人已经被带到局里了。”


唐年默不作声地听完,点点头,看向林真:“林队长,你们审问的时候,我能跟着一起听听吗?”


“现在正要去审,你跟着一起来吧。”林真站起身,走了两步,又警告似的回头补充了一句,“不要随便说话刺激嫌疑人。”


唐年状似乖巧地点头。


首先接受审问的是奶茶店员工赵甜,这是个年纪不大的小姑娘,脸上还残留着直面尸体后的惊惶。


林真问:“死者和你是什么关系?”


“就是、就是普通的顾客啊。”赵甜一副快哭出来的样子,“警察叔叔,你相信我,我真的没有杀人······”


听到“警察叔叔”四个字,唐年一个没忍住,险些笑出声来。他定了定神,问赵甜:“你多大啊?”


“我18岁,没考上大学就出来工作了。”比起神情严肃的林真,小姑娘显然更乐意和唐年这种面带微笑的帅哥聊天,连语气都放松了一些,“所以我很羡慕那些有书念的大学生,尤其是秦月,又漂亮又温柔,我也想成为她这样的人。”


“哦?你连她的名字都知道,看来并不是普通顾客那么简单吧?”


“······是,说是熟客更准确一些吧。她和男朋友经常过来喝东西,还是系花呢,我总听到别人跟她打招呼。”赵甜犹豫了一下,坦白道,“我记得她,是因为她每次过来都只点一种东西,血糯米奶茶。我曾经推荐她尝试一些新品,但都被拒绝了。秦月说,这是她和男朋友的定情信物——噢,今天早上她喝的,也是这个。”


用一杯奶茶当定情信物?唐年微怔了一下,旋即把这事记在了心里。


接下来林真又问了些其他问题,她都回答得很完整,细节也充分。从赵甜的回答里能听出来,这个小姑娘是凶手的可能性并不大。


除非,她的演技真的已经完美到某种地步了。


唐年盯着赵甜稚嫩无辜的脸想道。


他问了最后一个问题:“何轩和秦月的感情,一直都很好吗?”


这一次,赵甜犹豫了很久才说:“虽然大家都说他们是模范情侣,但我总觉得······怪怪的。”


“具体?”


“秦月最近偶尔一个人来了几次,表现得非常奇怪,冷冰冰的,就好像换了个人。我跟她打招呼,她看了我一眼,眼神凶得可怕。”赵甜咬着嘴唇,声音低下去,“另外,我还无意中在路上碰到过何轩和其他女生,很亲密······是手牵着手那一种。”


5

问过赵甜之后,他们又立即审问了何轩。


他表现得很是悲伤,说到动情处甚至几欲落泪。他说自己很爱秦月,并再三表现了对下毒者的憎恨和愤慨。


当唐年提起赵甜说的那个女生时,何轩立刻赌咒发誓,说那是自己的表妹,二人之间清清白白,一定是赵甜误会了。


林真完全不吃这套,眯起眼睛望着他:“杯子上只有你们三个人的指纹,而秦月的死因是氰化物中毒——你们都是化学系的学生,想必对这种东西不陌生吧?”


这话说得一点也不客气,就差直接告诉何轩“我怀疑你就是凶手”了。


何轩擦擦发红的眼睛,声音忽然镇定下来:“林警官,我理解你们想破案的急切心情。但是化学系也不是万能的,氰化物作为极度危险的剧毒药品,一般都被锁在恒温柜里,只有老师才有钥匙。”


走出审讯室,唐年忽然开口:“学生在作为导师助手时,需要帮忙检查实验室。这时候他们是有权利拿到实验室钥匙的,其中当然也包括恒温柜的钥匙。”


陆一宁试探地问:“所以,何轩还是嫌疑最大的那个人咯?”


林真看了她一眼,摇摇头。


“这个案子看上去很简单,但有疑点的地方太多了。”林真说,“根据赵甜的证词,早上八点半,两个人来到月色奶茶店,点了两杯招牌血糯米奶茶。在等待的过程中,何轩提到二人还有早课,希望有些事能下课后再谈,但被秦月拒绝。等奶茶做好后,两人照例坐在角落的位置。而赵甜见没有其他客人,就去后厨准备材料,直到听到外面路人的尖叫声才跑出来。


“而最关键的是,由于早上的客人不多,店里的监控还没有打开。所以,我们无法确认这两人证词的真伪,或者他们有没有隐瞒的部分。”


“林队长是觉得赵甜有问题吗?”唐年问完,不等林真回答,又自顾自地说,“不是没有这个可能。毕竟,秦月是学校里出了名的女神,成绩好,人又漂亮,追她的男生加起来能凑个男团直接出道了。对比起来,赵甜的人生实在是乏味得可怜,那么由于嫉妒心······”


“唐年!”


林真叫了一声他的名字,喝止住他未说完的话,尔后严肃道:“你的推测或许正确,但记住,破案是要讲证据的。”


6

由于暂时没有确凿的证据证明二人是凶手,警方也只能暂时将何轩和赵甜放了,同时派出人手注意这两人的动向。而唐年则赶到星河大学,从其他人口中打听有关秦月和何轩的事。很巧的是,他在连问三人无果后,遇到一个秦月的同班同学。


听闻他的身份和来意,对方表示愿意和他谈谈。


秦月是因为一张军训时的照片火起来的,清丽的素颜女孩很快成为学校里的风云人物。更难得的是,她性格温柔,从没和人发生过矛盾;成绩也异常优秀,连着两学年评上了学校的一等奖学金。


这样比起来,平平无奇的何轩似乎就要逊色很多。而当初追秦月的人里,不乏有富二代玩过极致的浪漫,她却偏偏被何轩平凡的关心打动。


“下雨给送伞,饿了买宵夜,有一回秦月半夜痛经,想喝血糯米奶茶,何轩一大早就起床去外面买了送到楼下······反正他对秦月真的特别好。”


女孩说着,露出羡慕的表情。


唐年问:“但是我好像听说,他们俩最近感情不是很好啊?”


“哪有这回事?”女孩有些惊讶,“就算有那么几次吵过架,但都是秦月发火,很快就被何轩劝住。我上周还在基础实验楼碰见了何轩,那天原本没有他们年级的课,他是特地来接秦月的。他问我,我还告诉他秦月正在试剂室帮忙清点药剂······”


“等等!”唐年心头一震,飞快地打断了她,愕然道,“帮忙清点药剂?秦月是你们导师的助手?!”


“是啊。”女孩点头,“她实验课成绩特别好,老师很喜欢她的,她都做了两个学期的助手了,有绩点加成呢。”


这话像一条冰冷滑腻的蛇,悄无声息窜上唐年的心脏,留下一股挥之不去的冷意。某些零星片段在他心头悄然浮现,连同过去的记忆在内,一种荒唐的猜测将前后因果串联起来。


他定了定神,尽力压下心头的急切,问道:“你知道这么多,应该和秦月很熟吧?她平时的行为,有没有什么异常的地方?”


这一次,女孩想了很久,才迟疑着开了口。


“我朋友是秦月的舍友,有些话,我是从她那里听说的。


“好像,秦月和家里人的关系不是很好。有一回她提前下课,正好听到秦月在厕所打电话,提到什么‘我是不可能再回去任你们摆布的’‘我没有弟弟’这种话,她觉得窥探别人隐私不好,就退出去了。另外,当初母亲节学校举办活动,要给自己的母亲写一封信。秦月撕掉了发下来的信纸,红着眼睛说自己没有母亲。”


说到这里,女孩脸上流露出一种透露别人秘密的歉意。唐年敏锐地察觉到她还有未尽的话,于是追问:“还有呢?”


“还有······秦月身上经常会出现一些小伤口,她总说自己是不小心被划破的;她的床头一直挂着一盏小夜灯,每晚熄灯前都会打开——她说,自己必须要有光,才能睡得着。”


唐年怔在原地,久久没有说话。心中翻涌的惊涛骇浪扑上来,几乎要完全吞没他,连顺畅地呼吸都好像成为一件难事。


他无可避免地想起了秦月脖子上的抓痕。


那究竟是反抗的证据,还是求救的信号?


7

天色已经黑下来,夜风微凉,却很难完全吹散白日里堆积的暑气。唐年轻车熟路地走到玫瑰集市门口,望着里面一派腾腾的热闹景象出神。


傍晚七点之后,玫瑰集市就会进入最热闹的时段。店铺的玻璃门大开,街上的小摊和推车拉起灯泡,明暗不一的各色灯泡映衬着食物的香气,勾勒出一片人间烟火的景象。若非白日里刚刚经历过,他甚至无法相信,十个小时以前,这里刚发生了一起命案。


整条街都热热闹闹,只有本该顾客爆满的月色奶茶店门可罗雀。他们的生意,到底还是受到了秦月之死的影响。


他走进店里。赵甜看到唐年,露出意外的表情:“您又来啦?是······还有什么事情没问清楚吗?”


“不,我只是来消费的,你把我当成顾客就好了。”


赵甜微微舒了口气:“那您要喝什么?”


唐年的目光从菜单上琳琅满目的品种上滑过,最终落向空白处:“和秦月上午喝的那种一样就好。”


“热的血糯米奶茶加枣泥芋圆吗?请稍等。”


奶茶很快做好,滚烫的杯子被递进唐年手心。他只是捧着,并没有喝,而是继续开口问道:“之前有一天早上,何轩很早就来你们店里买了一杯奶茶,你还记得吗?”


“这个······记得。”赵甜想了一会儿,点点头,“那天正好也是我值早班,起得早了点,本来以为没人,结果远远地就看到一个男生站在门口等。他说他女朋友痛经,想喝血糯米奶茶,我就飞快地帮他做了一杯,还加了枣泥芋圆。”


“他付了钱,接过奶茶就跑,说是要趁着还滚烫,送去给女生。我那个时候很羡慕他女朋友,后来知道是秦月,也觉得很般配。只是没想到,他居然会和别的女孩······”


唐年安静地听着,没有说话,只是小口小口地啜饮着手中的血糯米奶茶。天气仍旧炎热,并不是适合喝热饮的温度。看他喝得额头冒汗,赵甜有些歉疚:“抱歉,应该帮您做一杯冰的。我们店是有冰血糯米奶茶的,也别有一番风味。”


沉默蔓延片刻,回答她的是喝空的杯子轻轻磕在吧台上的声音。


炽白的灯光明晃晃流下来,落在他脸上,她忽然意识到,面前坐着的,其实是一个非常英俊的男人。他戴着单只的钻石耳钉,五官俊朗,头发毛绒绒地从棒球帽边缘钻出来,竟无端透露出几分天真和赤诚。


“谢谢,不过不用换。”唐年叹了口气,轻轻把一张20元的纸币推向她,语气温凉,“到底能从一杯热奶茶里,感受到怎样的爱呢?值得去付出生命的那一种吗?我只是有点好奇罢了。”


唐年露出困惑而嘲弄的表情,明明是两种极端反差的情绪,在他脸上却呈现出一种说不出的和谐感。他轻轻向赵甜点头致意,大约是热得够呛,又将卫衣的领子向下拽了拽,露出好看的锁骨——


和脖颈上,三道已经结了疤的清晰抓痕。


8

第二次被叫到警察局,何轩的态度变得微妙起来。


“林警官,唐警官,我的嫌疑应该被洗脱了吧?”何轩望着面前的两个人,语气不善,“为什么又要我来一次?我还有实验要做呢。大学生可没你们想的那么闲。”


林真没理他,只是看着唐年:“你的要求我满足了,接下来就交给你了。”


唐年点点头。审讯室的门被“咔哒”一声关上,强光灯亮起,唐年望着对面的何轩,身体微微前倾:“你很清楚,秦月是死于氰化钾中毒。”


“那又怎么样?这种剧毒药品,我们普通学生根本接触不到。”何轩不耐烦地说,“你们就算要定我的罪,总要有证据吧?有什么东西能证明我给她下了毒吗?”


他说得没错。但唐年今天叫他来的目的,本也不是这个。


“我们说点别的吧。”唐年坐回原处,微微舒了口气,“你和秦月的感情,曾经很好,对吗?”


听到他用了曾经这个词,何轩的眼神警惕起来。


“我和秦月的感情,一直都······”


“最开始,她是人群中最耀眼的存在,而你平平无奇。可当她被你无微不至的关怀打动,爱上你之后,彼此的角色就颠倒了过来。”唐年双手交叉放在下巴下,目光牢牢地锁住他,“有些人远观时觉得完美无缺,等接近后撕开面具,就能发现底下千疮百孔的真相——是你难以接受的真相。”


“你说你爱秦月,可你爱的到底是她,还是那层温柔又完美的假象?”


何轩满脸震惊地看着他,张了张嘴,似乎要说话。


“不用急着否认。”唐年淡淡地说,“你掩饰得很好,在外人面前,仍旧和秦月保持着亲密无间的关系,滴水不漏。但只有秦月能感受到,什么是真,什么是假。”


“你爱她是假,想逃离她才是真。”


何轩震怒道:“你在胡说些什么?!秦月已经死了,请你不要再污蔑我们之间的感情!”


“秦月的童年并不幸福,母亲重男轻女,她的生活暗无天日,几度因为没照顾好弟弟,被母亲关进漆黑狭小的房间。她脖子上有三道抓痕,反复地结疤又被撕裂,那是因为黑暗会让她产生窒息感,她会下意识地用力抓挠脖子,想让自己从黑暗的泥淖中挣脱出来。因此她对黑暗有严重的恐惧感,无法关着灯睡觉,甚至因为强烈的厌憎和恐惧,催生出了极端负面的第二人格。”


“第二人格?”何轩下意识摸上自己的脖子。而审讯室外,隔着一层单向玻璃,林真和陆一宁露出了万分惊愕的表情。


“你以为的神经病,不过是因为她的第二人格觉醒。你想逃离,却不明说。秦月感受着深爱的人一点点加剧对自己的厌烦,明明私下里每个细节都透露着你的反感,却还要在外人面前伪装模范情侣。”唐年的语速很快,偏偏每个字都咬得清晰,目光幽深似乎不见底,“她的完美外壳被你碎成卑微的粉末,她尝试了所有挽回的办法,可仍然无济于事。”


“秦月已经被你逼上绝路了,她无可奈何选择了去死——或者说,是这个秦月,打算杀死另一个秦月。她借着自己导师助手的身份,从恒温柜里偷出了一些氰化钾。这中途,第二人格几度冒出来,想把那个要杀的人换成你,可却被主人格制止。”


“你······”


“因为对从来没感受过什么温暖的秦月来说,你那杯大清早送过去的热奶茶,就是她暗无天日的人生里,唯一的光。”


9

唐年说完这长长的一段话,对面的何轩却反而放松下来。


他靠着椅背,唇角甚至露出了一点笑意:“也就是说,那毒药是秦月自己放进去的,对吗?”


“是。”


“那么感谢唐警官,替我证明了我的清白。”


唐年沉默片刻,说:“我只是好奇,你心里但凡有一丝对秦月的不忍,都会阻止她的下毒行为吧?”


“这话就奇怪了,秦月要下毒自杀,我怎么能知道?”何轩一脸无辜。


唐年看着何轩,他镇定地与他对视,眼神中不见丝毫慌张。


他缓缓地开口:“要偷这种剧毒药品,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那天秦月故意在实验室待到很晚,等去吃午饭的人都走了,才开始打扫柜子。你去找她的时候,正好看见她踮着脚,从恒温柜里取出了什么东西,小心翼翼地收了起来。


“那会是什么呢?作为化学系的学生,你很清楚被放在上锁恒温柜里的,会是什么样的药剂;作为她徒有其名的男朋友,你也很清楚她最近的心理状态。


“你本可以救她,可你什么都没做。”


何轩沉默地听完这些,目光晦暗不明:“唐警官,你说这些,都是你的臆测而已吧?你有什么证据吗?”


“昨天早上,你和秦月一起到达月色奶茶店,一人点了一杯血糯米奶茶。然而你无法确定,毒药究竟被放在哪一杯里面,于是你自己的那杯,你自始至终都没有喝过一口。”


“我不喝是因为我不爱喝饮料,如果不是秦月喜欢,我根本就不会买这些。这也能作为证据吗,唐警官?”


“我想,你可能对我有些误会。”唐年失去耐心,站起身来,厌恶地看着他,“我不是警察,所以做出这些判断,也并不需要证据。我只是告诉了你,何轩,你就是个不折不扣的畜生。”


何轩咀嚼着这句话,片刻后,他破罐破摔般笑了起来:“就算这样,我违法了吗?有任何一条法律规定,不阻止一个人自杀是犯罪行为吗?你说得再多,不还是证明了我的清白,警察不还是得放了我?”


“说实在的,唐警官——或者唐先生吧。谁不想要一个温柔漂亮的女朋友呢?谁受得了一个歇斯底里的神经病呢?如果换做是你,大概也会做出和我一样的选择吧?”


10

唐年没有回答。片刻后,审讯室的大门被打开,林真站在门口,淡淡地说:“陆一宁,带他去签字,然后放人。”


何轩站起身,理了理头发,从容地跟着陆一宁离开了。唐年沉默地站在原地,几乎要凝固成一座雕塑。等林真走到他身边,他才回过神。


“林队长,你看啊。”唐年缓缓地说,“法律能够束缚一部分人,却始终不能惩罚到这种畜生。”


“法律是最低界限,很多时候,行为是应该首先被内心的道德所束缚的。”林真的语气意外地平和,甚至带着一丝安抚,“不过说实在的,我很意外。”


“意外什么?”


“你和我三年前认定的那个唐年······不太一样。”


唐年看着林真的脸,想起了之前的事。三年前,星河大学发生的那起恶性虐杀案,负责人正是林真。死者是唐年的同班同学,而唐年的推测虽然与最终事实吻合,却因为冲动险些害死了一个无辜路人。


虽然林真赶在罪犯彻底失控前击毙了他,但从此,唐年也上了他心里的黑名单。


那个时候,林真盯着他的眼睛,一字一顿:“或许你比我更聪明,思考得也更快。但比起完美的推理结果,我更在意会不会出现下一个受害者。”


他的眼神坚毅果敢,瞳孔中闪着唐年不曾有过的光。


唐年摇摇头,声音出奇地平静柔和:“某种意义上来说,林队长也影响了我不少。”


林真又问:“所以,选择自杀的方法有很多种,秦月为什么一定要死在何轩面前呢?”


实际上问出这个问题的时候,林真已经隐约猜到了答案。果然,唐年笑了。


“活着的时候被厌弃,只有戴上完美的面具,才能在众人的眼光里继续苟延残喘下去。她太累了。可她仍然希望因为自己的死亡,爱过的人能永远记住她。”


林真久久没有言语,片刻后,两人并肩走出警局。夕阳西下,金红色的光芒遍洒人间,似乎能吞没一切阴郁和颓唐。


林真忽然又想到了一个问题:“关于秦月过去的经历,和她产生人格分裂的契机,你到底是什么推断出来的?”


回答他的是一片静默。许久之后,唐年才微微勾起唇角,把一只手搭在领口,眼眸低垂。


他的声音响起来,轻得像是耳语。风声呼啸,林真几乎听不真切。


“因为,我也曾经杀死过另一个唐年。”


-END-

作者|小野寺墨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惊人院】(ID:jingrenyuan),每天一个非正常故事,你爱看的奇闻、热点、悬疑、脑洞都在这里。


喜欢的话不如点个右下角的小手支持我们鸭!❤️❤️❤️

cineme

太可爱的兔兔了 忍不住打它Q弹的PP~

太可爱的兔兔了 忍不住打它Q弹的PP~

tuantuanrice

去了自己喜欢的地方,没烟的味道,没有吵杂,安静,又有音乐的地方,适合呆着。

店员也不知道是不是周杰伦粉,一直放着的音乐是周杰伦的,哈哈哈~

一杯奶茶,一份西多士(有点特别的西多士,味道还不错),边写边吃。

还有店内多送一份炒鸡可爱的果冻,QQ的~

去了自己喜欢的地方,没烟的味道,没有吵杂,安静,又有音乐的地方,适合呆着。

店员也不知道是不是周杰伦粉,一直放着的音乐是周杰伦的,哈哈哈~

一杯奶茶,一份西多士(有点特别的西多士,味道还不错),边写边吃。

还有店内多送一份炒鸡可爱的果冻,QQ的~

wei18503395438
张枸杞
上海南京西路小吃快餐第五名 皆...

上海南京西路小吃快餐第五名

皆是厚切炸猪排罗宋汤

上海南京西路小吃快餐第五名

皆是厚切炸猪排罗宋汤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