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小哥

6949浏览    1398参与
Santer.斯言

奇奇怪怪的画增加了!(?)(˴́³[▒]꒱⌕˚º꒰…꒱

不会画阴影 泪了

奇奇怪怪的画增加了!(?)(˴́³[▒]꒱⌕˚º꒰…꒱

不会画阴影 泪了

暮琛

「盗墓笔记」小哥的六次笑

闷油瓶听的入神,这个时候一把抓住我,问:“三叔昏迷的时候说了什么?你再说一遍!” 

  我看他表情这么严肃,结巴道:“他,他说的是‘电梯’。” 

  闷油瓶哦了一声,突然一笑,说:“原来是这么一回事情——”《怒海潜沙》

我看他要知道我是口水涂上去的,非宰了我不可,忙说道:“别跟个娘们似的,我们快走。”

闷油瓶看着好笑,也直摇头,我还是第一次看见他不是苦笑,不由也觉得他变的似乎有点人情味起来,看样子人之间还是要多交流的嘛。

不过他笑了一之后,又变成一张扑克脸,招呼我们跟上,三个人顺着盗洞迂回着向上,爬了大概有半根烟的时间,闷油...

闷油瓶听的入神,这个时候一把抓住我,问:“三叔昏迷的时候说了什么?你再说一遍!” 

  我看他表情这么严肃,结巴道:“他,他说的是‘电梯’。” 

  闷油瓶哦了一声,突然一笑,说:“原来是这么一回事情——”《怒海潜沙》

我看他要知道我是口水涂上去的,非宰了我不可,忙说道:“别跟个娘们似的,我们快走。”

闷油瓶看着好笑,也直摇头,我还是第一次看见他不是苦笑,不由也觉得他变的似乎有点人情味起来,看样子人之间还是要多交流的嘛。

不过他笑了一之后,又变成一张扑克脸,招呼我们跟上,三个人顺着盗洞迂回着向上,爬了大概有半根烟的时间,闷油瓶在前面说道:“分叉口。”《怒海潜沙》

我看到闷油瓶注意到了我们这边,把头转了一转,正看到我和胖子的脸,他突然竟味深长地笑了笑,动了动嘴巴,说的是:“再见。”《云顶天宫》

他转头拍了拍身上的沙子,对我道:“在里面,我看到了终极,一切万物的终极。”

“终极?”我摸不着头脑,还想问他。他就朝我淡淡笑了一下,摆手让我别问了,对我道:“另外,我是站在你这一边的。”说着慢悠悠的走远了,只剩下我一个人。我一下就倒在沙地上,感觉头痛无比。《蛇沼鬼城》

他忽然朝我笑了笑,道:“还好,我没有害死你……”

我愣了。他一阵,吐出一大口鲜血。

“你——”我的脑子嗡了一声。

他仍微笑着看我,头缓缓地低了下来,坐在那里,好像只是在休息。但是,四周完全寂静了。《阴山古楼》

我把袖子拉下,遮住了我手上的伤疤,站了起来。

他朝我笑了笑,我提起包:“走吧。”《十年》

文案微博复制

李娅娅的秦猪猪

用盗墓笔记的方式打开位面直播中

吴邪见到她的时候,心中简直跑过去了无数只草泥马,他的脑中一直在被一句话刷屏——卧槽,粽子居然出墓了,粽子居然出墓了,粽子居然出墓了……


七星鲁王宫


        我想找个古玩市场,把这东西卖了,然后整点钱救急,一来,这东西太烫手,放在身边不安全。二来,现在钱字一个火了,我被人赶出来事小,潘子给人断了药可就麻烦了。我想着下到大堂去问服务员,问出了几个地名,然后自己打了个的士,就在济南转开了。济南比较大的古玩和书法制品的集中地,就一个英雄山,这个市场有点年头...

吴邪见到她的时候,心中简直跑过去了无数只草泥马,他的脑中一直在被一句话刷屏——卧槽,粽子居然出墓了,粽子居然出墓了,粽子居然出墓了……

    

七星鲁王宫


        我想找个古玩市场,把这东西卖了,然后整点钱救急,一来,这东西太烫手,放在身边不安全。二来,现在钱字一个火了,我被人赶出来事小,潘子给人断了药可就麻烦了。我想着下到大堂去问服务员,问出了几个地名,然后自己打了个的士,就在济南转开了。济南比较大的古玩和书法制品的集中地,就一个英雄山,这个市场有点年头了,里面人很多,比较嘈杂,不过听说假货居多。我背着那死沉的玉棺套下了车,寻思着找一个大点儿的门面,这东西不是一般人能买的起的,那些大店必然有联系一些比较大的客人,可以托他介绍。

        我沿着街道向前一家看起来挺大的店走去,一辆出租车和我擦身而过……(那辆车上坐的是小哥哦!)

        我进店以后一个应该是老板的男人接待了我,把我往里面迎,这时一个有些眼熟的身影从我身边经过……

         我一看那双眼睛!内心一万头草泥马奔腾而过!

         “你!”

         我只是想要进店来卖个东西,结果进了门没一会,就看到一个我做梦梦了好几天的人悄悄地从他身后经过,正准备从门口出去。  

        我的手指着燕小芙指了好久,老板看情况不对,赶紧上前一步说到:“这位客人,这是我的一个本家侄女,有什么不对的还请您多多包涵,不要跟她多见识。”他一边说着,一边给旁边的小姑娘打眼色,让她把人赶紧送出去。

        我一看就知道老板肯定是误会自己跟那个女粽子有什么过节了,我哭笑不得的说:“没事,没事,老板,我之前跟这个女孩子碰过面,我只是好奇她为什么会在这里。”

        老板也根本不在乎我跟女粽子之间的关系,他现在只想把这个人送出去。

        我被他话里话外的送客之意给撵的没有办法了,就只能说到:“老板,我不管那个女孩子的事情,咱俩之前说好,要看看我带来的东西的,我把东西拿出来给你过一眼,看完了我就走。”

         老板看我的态度十分坚决,也没什么办法,最后只能答应了。

        把东西卖出去后,我先把潘子医药费清了,然后一个人回了酒店。

         我回去还专门翻了有关于鲁殇王的资料,结果翻了半天也找不到那个女子可能的身份。我甚至还翻了一堆关于西周墓的资料,结果依然没有丝毫头绪。但是我还是根据她所穿的衣服做了一些推测——那身衣服的样式颇为古怪,而且破损的较严重,根本就看不出来到底是什么朝代的,不过若是谈到黑色……

         历史上也只有中国的第一个王朝——秦朝才推崇着既神秘,又朴素的黑色。

        我想到这一点之后,又立即想到了墓中最珍贵的东西:金缕玉衣。谈起金缕玉衣,真正拥有过它的人们反而在历史上并不起眼,人们最先想到的,往往却是一个一辈子都没有得到过她的男人,虽然,他也是一个非常伟大的男人。我头疼的挠了挠头。

         秦始皇啊……

        我根本就不敢再想下去了,明明一切都只是推测,但我竟然越来越觉得有道理。  

          


        

肚里无墨

追思 【小三爷的漫漫追夫路哟】

长白山的雪好像就没有停过。

一批登山队在山洞里休息,每个人或手里或怀里都握着个暖宝宝,歪歪扭扭的躺在帐篷里。

每个人都对这次登山心满意足,他们虽然不是专业登山队,但回去后也够吹的了。

队伍中, 只有一个中年模样的男人,盘腿坐在里人堆稍后的地方,手里握着一本书,也不看,眯着眼睛闭目养神。

休息差不多的时候,领队站了起来,清了清嗓子:“大家,这就是咱们的终点了,不能再往前走了。大家收拾收拾,我们就可以下山了。”

“哎,不是,老廖,这就走了?我看前面还有好一段路呢,你可不能收完钱就糊弄我们啊。”

队伍中有一个大汉,满脸的黑色胡茬。说话声音震耳欲聋,中气十足。

“哎哎,大哥大哥...

长白山的雪好像就没有停过。

一批登山队在山洞里休息,每个人或手里或怀里都握着个暖宝宝,歪歪扭扭的躺在帐篷里。

每个人都对这次登山心满意足,他们虽然不是专业登山队,但回去后也够吹的了。

队伍中, 只有一个中年模样的男人,盘腿坐在里人堆稍后的地方,手里握着一本书,也不看,眯着眼睛闭目养神。

休息差不多的时候,领队站了起来,清了清嗓子:“大家,这就是咱们的终点了,不能再往前走了。大家收拾收拾,我们就可以下山了。”

“哎,不是,老廖,这就走了?我看前面还有好一段路呢,你可不能收完钱就糊弄我们啊。”

队伍中有一个大汉,满脸的黑色胡茬。说话声音震耳欲聋,中气十足。

“哎哎,大哥大哥,”被叫老廖的领队连叫了几声大哥,“大哥,我知道您这身强力壮,体格相当棒啊,我记得您还说您当过兵,哎,您看您是没问题可以接着往前走,但是这其他人就不行了,而且咱也没有足够的物资了。”

老廖一脸笑意的看着大汉,顺便还用余光不停的扫视登山队的其他队员们,很多人明显已经到达极限了,但也有几个年轻人跃跃欲试,感觉意犹未尽。

老廖最怕的就是这事儿,长白雪山的风钻进人的心里,从未停过。

老廖他们公司本来就不是什么正经公司,平常干的都是导游的活。

结果突然有一天,老廖的朋友找了过来,说什么现在旅游什么的挣得都是小钱,带登山队才是挣大钱。说去之前的物资,就算是满天要价都没人不信。

老廖其实干导游挺好的,日子过得也是滋润,但利益往往就是魔鬼,勾引着你往深坑里跳。几杯马尿下肚,老廖一回公司就贴上了登山队的广告。

从贴广告,到老廖站在长白山的脚下还不到半个月,一批大概十余人的登山队员就站在老廖身后。

上山的路人烟稀少,老廖是特意托人打听了一条路,这条路是当年抗日时,红军游击队曾经走过的,几十年的风雪已经很少有人走了,只不过偶尔有偷猎的人会顺着这条路上来打几只野味。

大汉把老廖从回忆里叫了回来,“老廖,抽支烟。”

反应过来时,老廖已经被大汉拽到了山洞的角落里,“老廖,实话跟你说吧,我其实早就看出来你们是非法公司了。”

老廖第一口烟刚过肺里,就被一口气呛了出来。

“大哥,大哥……您……您这是?”

大汉笑着拍了拍老廖的肩膀,“你别紧张,我没有要为难你的意思,其他人怎么想的我不知道,但你看到后面那几个小子了吧,都是我的人。”

老廖向他身后看了一眼,果然有几个人的体格一看就绝非常人,老廖吞了口吐沫,要不是大汉还扶着他的后背,他早就腿软跪下了。

“大哥大哥,规矩我都懂。”老廖颤颤巍巍的举起烟,猛抽了一口。接着道:“您想怎么样都可以,但是队伍里也有普通老百姓不是,您着……”

“你放心,你到时候就让想回去的人跟你走就行。我们你就别管了。”

老廖抽到烟屁股的时候,才反应过来,再仔细看大汉这队人的相比于其他人专业不知多少的装备。

合着大汉这伙人,多半是打着登山的名义,暗地里却是倒斗的。

老廖把烟屁股扔到地上,狠狠的踩几下,然后对大汉说:“行,大哥,但是丑话说前头,您都知道咱这不是正经公司,所以您的身份信息什么的公司肯定是没有,要是出了意外,您家人和警察都奈何不了我们。”

大汉先是一愣,然后哈哈大笑,“老廖啊,你要不是胆小点,我还真有点喜欢你了,哈哈哈,够狠,我喜欢,哈哈哈哈。”

他们两个,一个阴损,一个狠毒,互相吸引也不奇怪。

登山队友在后面已经张望这两个人很久了,听了老廖的提案后,果然除了那几个年轻人,剩下的人都说要回去。

其实,走了这么久大家心里逐渐也明白了,老廖他们就是一家非法公司,这路根本就不是人走的,如果再接着走下去,是生是死都不知道呢。

唯一还没有表态的就是那个坐在角落里的中年男人,他身上几乎没什么行李,只有一个不大的黑色背包,登山队走了这么多天也没见他打开过。

“哎!”大汉叫了一声“小子,跟他们赶紧走吧,就你这瘦胳膊瘦腿的,跟我们走该感冒了,到时候可没有哭的地方。”说完,大汉和几个年轻人一起笑出了声。

嘲笑的笑声在山洞中显得分外刺耳,男人没有说话,只是打开衣服的拉链,把书放进了怀里。随后站起身,轻轻说了一句:“我也要往前走,说不定顺路。”

山洞里陷入了一阵安静,然后一阵爆笑传来。“小书生,你知道我们要去什么地方吗?”大汉下意识的把手向自己后腰摸去,那里一直别着一把枪。

男人抬眼看向大汉不安分的手,没说话,背上背包就向前走去,直到出来山洞,大汉才反应过来,向自己的手下递了个眼神也追了出去。

刚出去,大汉就被外面的风雪吹退了一步,男人的背影就走在前面的不远处。

大汉心里隐隐有些不安,他一直跟在男人的身后,保持五百米的距离。在白色的风雪中,前方那个黑色的身影一直很明显。

大汉一伙人就像中邪了,跟着男人走了整整一天一夜,其中只休息了一次,还是男人休息他们才休息的。

他们就像是被那个黑色的身影吸引住了,只要跟着那个背影走,身体里就有说不出的轻快。

终于,在第三天的时候,大汉一伙中有一个年轻人倒下了,高烧不退,队伍里的人都很慌张,他们已经记不清来时的路了,身后都是一片满无天迹的白雪。

大汉拍了拍年轻人的脸,又叫了两声年轻人的名字。见年轻人没有回答,犹豫了一下,说:“就地埋了吧。”

队里的所有人头顶如雷炸了一般,没有人主动动手。

“好啊,都不动手是吧。”大汉阴狠狠的说到,顺便还一直不断向前面那个身影望去。“你们忘了你们来干什么的吗?”

“可是他还活着啊。”

“我管他!哥几个好不容易走到今天,难道就这么撂这了?而且,别忘了,如果我们走不到,回去,也是死。”

所有人听到这句话之后都怔住了,有一个人抬起了铲子,向雪地里铲下第一铲。紧接着,第二铲,第三铲。

每一个人都拿起铲子,铲雪的声音一下接着一下,发高烧的年轻人就躺在旁边,听着死神走来的声音。

“差不多行了,底下的土你们也挖不动。”大汉看着那个远去的背影,有些着急了。

年轻人身上的体温很热,其他人在搬动他的时候还可以明显感觉到他嘴里呼出的热气。

长白山上的雪落在年轻人滚热的脸上,立刻就化了,但很快就结成了冰。

众人继续上路,跟着那个男人的背影,越来越多的人倒了下去,第四天的时候,大汉身边最后一个年轻人也倒了下去。

大汉刚要走,倒下的年轻人就抓住了大汉的腿。就像是抓住了最后一颗救命的稻草。

“别……别丢下我,大哥……我不想死……”

大汉拽着他的身子用力向前走,却没有挣脱开年轻人的手。

最终,大汉也倒在了苍茫的雪地里,白雪皑皑,就连天空竟然也变成了白色。

大汉就像是躺在的修仙道士的内景中,身上的疲惫悄无声息的通通消失了。

突然,大汉的眼前暗了下了,再仔细一看时,一扇青色的拱门赫然出现在他的眼前。

“哈哈……哈哈哈哈……”大汉躺在雪地里,他的嘴巴已经张不开了,但是他在笑,笑的丧心病狂。“哈哈哈……找到了,我终于找到了……青铜门……哈哈哈……是青铜门。”

七尺大汉发出细微的笑声,一滴热泪划过他的耳朵,滴在雪地里结了冰。

一个模糊的身影从青铜门里走了出来,是那个他们追随一路的男人。

“哈哈……我知道了,你是神……是你引领我们走向了青铜门,你就是神!”

大汉的眼里充满了光芒,男人就站在大汉的眼前,低头看着这个濒死之人。

“我不是神。”良久,男人张开口,说:“我叫吴邪。你死后,尽管来找我。”

“不……不可能……”大汉崩溃的叫出声,随着吴邪的话音落下,大汉眼前的青铜门轰然崩塌。

“不可能!不可能……”

大汉死的时候,一双眼睛满是痛苦,因为他再也没有希望了。

“那些人要你们找的青铜门根本不是天堂,或许那些人也不知道,它是驻扎在人间的地狱之门。”

吴邪转身,接着向前走。白色的雪山上,终于只留下了一个人的脚印,只不过,又会被雪覆盖而已。

当真正的青铜门出现在吴邪眼里时,吴邪从怀里取出了那本书。

其实,这并不是一本书,而是一本日记。

从小哥一个人进青铜门的一年后,吴邪就有了记日记的习惯。大多的时候都是一些稀碎的日常,有时是跳过几个月后,记下很长的心里话。只不过,这些年,心里话逐渐少了。

吴邪盘腿坐下,一页一页的念了起来。



2006年,4月5日,晴

长沙的杜鹃花开落了一地,我觉得很美,想给小哥你看看。于是写下这篇日记,我并非是一个长性的人,我会写多久呢,我不知道。我又会等你多久呢?

……




2006年,6月26日,雨

和胖子来北京玩,刚走进后海的一家铜锅涮肉店,雨就落了下来。

胖子拿出几件玩意,有几件确实不错,看来接下来一阵时间有的忙了。

说实在的,这家涮肉确实不错,不知道小哥你喜不喜欢吃。

……




2010年,1月23日,小雪

快过年了,长沙竟然也象征性的下了点雪。我在古董店里犯懒,王盟一身雪进来的时候,特别兴奋,说是在门口堆了个小雪人。

晚上店铺关门的时候,看到王盟堆的小雪人,还挺可爱的,我又在小雪人旁边堆了一个。

这样,应该就不会太冷了吧。

……





2013年,3月21日,阴

八年了,一个人真的能在那里活的那么久吗?

因为你是小哥,所以我相信。也因为你是小哥,所以我害怕去相信。

……





2015年,12月15日

胖子说你不会回来了,我说怎么可能。我们吵了一架。奇怪吧,这么多年,我已经很少能够流露真感情了。但是,胖子一提起你,我好像又回到了十年前,哪怕只有一瞬间。

……



吴邪合上日记时,青铜门的周围静悄悄的。吴邪把日记放在地上时,自己也半跪在青铜门前。


“你说,明明是我自己的日记,上面却全都是你。”


“几年前听到有人叫别人小哥,我却下意识的制止了,你说,我叫那个劲干嘛?”


“小哥,你说啊。”


吴邪彻底跪在了青铜门面前,低头抵在青铜门上,刺骨的寒气一下子逼进吴邪的骨血之中。

吴邪突然觉得,他比那些死在青铜门外的人们更要绝望,不,他比世间的所有人都要绝望。

他只有唯一的一个执念,等那个人回来。

“小哥,你回来好不好。”

长白山的风雪已然不停歇,这个冬天太漫长了,漫长到让人以为时间停止了。

吴邪就这样跪在青铜门面前,很久,很久。


















千日.

我居北海君南海,寄雁传书谢不能

桃李春风一杯酒,江湖夜雨十年灯


啊啊啊啊啊激动!!!!

三叔你别吓我啊别封笔啊我舍不得小哥胖子吴邪花儿啊……


2025 8 17 长白山不见不散



我居北海君南海,寄雁传书谢不能

桃李春风一杯酒,江湖夜雨十年灯


啊啊啊啊啊激动!!!!

三叔你别吓我啊别封笔啊我舍不得小哥胖子吴邪花儿啊……


2025 8 17 长白山不见不散



颜颜颜叙
小哥心中的阿姆 应该是个很温柔...

小哥心中的阿姆

应该是个很温柔的人吧

小哥心中的阿姆

应该是个很温柔的人吧

戈崽戈崽戈
瓶崽520!!! 迟到嘚520...

瓶崽520!!!


迟到嘚520‹‹。゚(゚´ω`゚)゚。››


(*๓´╰╯`๓)♡♡♡♡♡♡♡♡

瓶崽520!!!


迟到嘚520‹‹。゚(゚´ω`゚)゚。››


(*๓´╰╯`๓)♡♡♡♡♡♡♡♡

久久成说
再睡一会我就起。

再睡一会我就起。

再睡一会我就起。

Santer.斯言
十分钟速摸的小哥 也许是少年(...

十分钟速摸的小哥

也许是少年(?)(˴́³[▒]꒱⌕˚º꒰…꒱

十分钟速摸的小哥

也许是少年(?)(˴́³[▒]꒱⌕˚º꒰…꒱

千帆
补发一张陈年老图来骗赞哈哈哈

补发一张陈年老图来骗赞哈哈哈

补发一张陈年老图来骗赞哈哈哈

Eternity

冒个泡~没消失

如图,我的基础实在是太差了,一上色就崩完了,准备闭关练基础去了orz...大家莫急~

冒个泡~没消失

如图,我的基础实在是太差了,一上色就崩完了,准备闭关练基础去了orz...大家莫急~

酒鸽Whisky

【黑瓶】梦

老夫老妻

我说我会写我肯定会写的

一点🚕一直屏我

评论评论看评论

点个小红心小蓝手再走好不好嘛

老夫老妻

我说我会写我肯定会写的

一点🚕一直屏我

评论评论看评论

点个小红心小蓝手再走好不好嘛

冰不语夏

p1是自己刻的章子和印的效果图

刻的是盗笔的小哥和他的小黄鸡

准备在50粉的时候随机抽取粉丝进行赠送

就看我什么时候可以50粉了。。。

p2是做作业时又一次摸鱼摸的叶小秋

在那呐喊自己的混账哥哥

p3是还只是半成品的双叶书签

大概会在529的时候全部做完

当做叶秋和叶修的生贺

还有那个什么

今天太晚了所以没有更文!

非常抱歉!

明天一定更新!!!

521快乐!

p1是自己刻的章子和印的效果图

刻的是盗笔的小哥和他的小黄鸡

准备在50粉的时候随机抽取粉丝进行赠送

就看我什么时候可以50粉了。。。

p2是做作业时又一次摸鱼摸的叶小秋

在那呐喊自己的混账哥哥

p3是还只是半成品的双叶书签

大概会在529的时候全部做完

当做叶秋和叶修的生贺

还有那个什么

今天太晚了所以没有更文!

非常抱歉!

明天一定更新!!!

521快乐!

無糖糖糖糖ful
上课摸鱼! 废了废了 勿喷🙃...

上课摸鱼!

废了废了 勿喷🙃


瓶邪王道

上课摸鱼!

废了废了 勿喷🙃


瓶邪王道

枿乱
天! ! !是手办! ! !老...

天! ! !是手办! ! !老张太帅了

天! ! !是手办! ! !老张太帅了

冬素初一
花十块买的钢笔,值了 可能小哥...

花十块买的钢笔,值了

可能小哥巴乃的吊脚楼就这个样子吧

花十块买的钢笔,值了

可能小哥巴乃的吊脚楼就这个样子吧

丁离离耶
《哥,我适不适合黑色发带啊》...

《哥,我适不适合黑色发带啊》

闷油瓶的自闭妹妹拖油瓶

…………………………………………

他们兄妹情!!!我吹爆!!!!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小雪太太嫁我!!!

有一个细节不知道你们走没有注意到 ( 0 x 0 )

水手服才是正义!!想让他们轻松一点嘻嘻嘻

还是处于瓶颈期,后来画腻了细节懒得画了诶嘿嘿ᶘ ͡°ᴥ͡°ᶅ


《哥,我适不适合黑色发带啊》

闷油瓶的自闭妹妹拖油瓶

…………………………………………

他们兄妹情!!!我吹爆!!!!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小雪太太嫁我!!!

有一个细节不知道你们走没有注意到 ( 0 x 0 )

水手服才是正义!!想让他们轻松一点嘻嘻嘻

还是处于瓶颈期,后来画腻了细节懒得画了诶嘿嘿ᶘ ͡°ᴥ͡°ᶅ


无无无无妄呀
很久没画盗笔了,摸一下,感谢他...

很久没画盗笔了,摸一下,感谢他在我孤独的那几年对我的陪伴吧(突然情怀

很久没画盗笔了,摸一下,感谢他在我孤独的那几年对我的陪伴吧(突然情怀

林小磊

我妈很搞笑 昨晚来我房间拖地的时候我跟小哥在视频 然后我妈故意很大声地说我要跟他控诉你 在家那么多天不搞卫生 然而我家狗并听不懂 以为我俩在对话 继续自顾自地查东西 哈哈哈哈

我妈很搞笑 昨晚来我房间拖地的时候我跟小哥在视频 然后我妈故意很大声地说我要跟他控诉你 在家那么多天不搞卫生 然而我家狗并听不懂 以为我俩在对话 继续自顾自地查东西 哈哈哈哈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