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小哲

98.2万浏览    41648参与
洪荒

 #小哲 永远记得那天,你像个王子一样🥰

 #小哲 永远记得那天,你像个王子一样🥰

三秋浪客0511

【晋舒水仙】婚后第N年的见异思迁~

网上看到的搞笑梗,于是来剪一下。

素材来源源自网络,侵删。

【晋舒水仙】婚后第N年的见异思迁~

网上看到的搞笑梗,于是来剪一下。

素材来源源自网络,侵删。

深巷梵天(唯)
一定会是个好年 (图源侵删)

一定会是个好年

(图源侵删)

一定会是个好年

(图源侵删)

提拉德小姐
  这个世界有太多不公,我只能...

  这个世界有太多不公,我只能坚持我所坚持的。

  这个世界有太多不公,我只能坚持我所坚持的。

等光也等你2号

你身上是有光的,一旦沐浴过那样的光,便再也无法忘记。

你身上是有光的,一旦沐浴过那样的光,便再也无法忘记。

傻白甜是你呀
冰川消失那天 2月8日 hit...

冰川消失那天 2月8日 hitfm首播🎉

冰川消失那天 2月8日 hitfm首播🎉

傻白甜是你呀

哲咪走路  VS  絮咪走路

cr wb/喵喵酱酱咪

哲咪走路  VS  絮咪走路

cr wb/喵喵酱酱咪

深巷梵天(唯)
大家都要积极参与啊,这是给小哲...

大家都要积极参与啊,这是给小哲的生日礼物,让他知道我们都在

大家都要积极参与啊,这是给小哲的生日礼物,让他知道我们都在

洪荒

  晚安喵喵喵喵喵喵喵喵喵喵喵

  晚安喵喵喵喵喵喵喵喵喵喵喵

鲸与海月

《野兽情人》(二)未曾出口的真相

哈瑞尔拉着洁丽菲诗在空无一人的街道上狂奔。


洁丽菲诗有些体力不支,速度逐渐慢了下来。


“哈瑞尔先生,我……我实在是跑不动了。”


哈瑞尔停下脚步,“抱歉”,他看看四周,随后果断将洁丽菲诗拦腰打横抱起,继续在夜色中狂奔。


洁丽菲诗被突然这么一抱,吓得忙抱住哈瑞尔的脖子,生怕掉下去。


她从没有这么近距离地看过哈瑞尔。


夜色下,哈瑞尔的金发随风飘扬,棱角分明的下颚线令人着迷,海蓝色的双眸虽然有些疲惫,但眼神坚定的看着前方。


洁丽菲诗不禁觉得脸颊有些发烫。


哈瑞尔抱着洁丽菲诗跑出城镇,在一个树林边缘停下。


“这件事说来话长。”哈瑞尔将洁丽菲诗放下来,...

哈瑞尔拉着洁丽菲诗在空无一人的街道上狂奔。


洁丽菲诗有些体力不支,速度逐渐慢了下来。


“哈瑞尔先生,我……我实在是跑不动了。”


哈瑞尔停下脚步,“抱歉”,他看看四周,随后果断将洁丽菲诗拦腰打横抱起,继续在夜色中狂奔。


洁丽菲诗被突然这么一抱,吓得忙抱住哈瑞尔的脖子,生怕掉下去。


她从没有这么近距离地看过哈瑞尔。


夜色下,哈瑞尔的金发随风飘扬,棱角分明的下颚线令人着迷,海蓝色的双眸虽然有些疲惫,但眼神坚定的看着前方。


洁丽菲诗不禁觉得脸颊有些发烫。


哈瑞尔抱着洁丽菲诗跑出城镇,在一个树林边缘停下。


“这件事说来话长。”哈瑞尔将洁丽菲诗放下来,缓缓开口。


对于哈瑞尔,洁丽菲诗有太多问题要问,却不知道从何说起。


便直接捡她最想知道的问起:“镇上的人都说您是狼人,是真的吗?”


哈瑞尔看向洁丽菲诗:“如果我说我是,你害怕吗?”


洁丽菲诗犹豫片刻,说了实话:“一开始的时候,有点怕的。但后来知道是您,就不怕了。”


哈瑞尔闻言,朝着她露出笑容,只是有些勉强。


洁丽菲诗察觉到哈瑞尔变了,他不再健谈,变得少言寡语,经常心不在焉。


洁丽菲诗很担心,她鼓起勇气询问:“先生,我想帮您,能告诉我当时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吗?”


哈瑞尔看着洁丽菲诗,一副欲言又止的表情,沉默许久才说:“我不能告诉你,知道太多,你会有危险。”


洁丽菲诗不甘心继续道:“可是你是清白的,而且,我现在什么都不知道,也遇到了危险。”


哈瑞尔沉默不语。


洁丽菲诗见哈瑞尔不说话,乘胜追击:“你不说我就自己去查,镇子上那么多人,我总能问到。”


哈瑞尔拗不过洁丽菲诗,怕她真的去问别人,如果因为自己她被那些人盯上,哈瑞尔会很内疚。这才开口讲述自己的事。


“我本不是狼人。”哈瑞尔叹口气,“我被女巫诅咒,才变成狼人。”


洁丽菲诗感觉有些不可思议:“女巫为什么要这么做?”


“我不知道,可能是受人所托吧?”哈瑞尔有些无奈。


“可是谁会让女巫诅咒你呢?他为什么要这么做?”


哈瑞尔摇头:“我也不清楚。”


洁丽菲诗叹口气:“那哈瑞尔先生,你有得罪过什么人吗?”


哈瑞尔仔细回想,并没有什么相关的事。


突然,他想到一件事,但觉得有些不太可能。


“我只记得,那年,镇上的一位富商的女儿过生日,要花钱将我请去专门为她表演,陪她参加晚宴。我当天很忙,晚上还要演出,所以拒绝了。”


洁丽菲诗听闻哈瑞尔这么说,追问道:“后来呢?”


“后来,那位千金并没有什么动作。依旧来剧院看我的演出。那时候,镇上已经有少女开始失踪了。我也有嘱咐她们注意安全。有一天,在我演出一半的时候,突然有人闯进来,说我就是少女失踪案的真凶,说要抓我归案。”


哈瑞尔脸上满是迷茫与失落,看得洁丽菲诗一阵揪心的疼。


“一开始有几个人帮我说话,但是他们拿我回馈给支持我的朋友的礼物为物证。之后就没有人相信我了。”


洁丽菲诗有些不解:“可是不是说那些少女是狼人干的吗?这也没有证据证明你是狼人呀?”


“我也是这样想,我不怕他们诬陷我,因为我就是人,不是什么狼人。”哈瑞尔脸上露出痛苦的神色。


“他们把我关押起来,等待着月圆之夜,看我是否会变成狼人。可是,到了月圆之夜那天,不知道为什么,我竟然真的……”哈瑞尔说到这里有些哽咽,无法继续说下去。


哈瑞尔双手捂着脸,带着哭腔的声音从指缝里流出:“我那个时候,真的以为是我做了那些事。”


洁丽菲诗轻轻摸摸哈瑞尔的头,模仿自己的母亲哄自己那样,柔声安抚他:“哈瑞尔先生,这不是你的错。我相信这不是你干的。”


洁丽菲诗是知道狼人的,她很小的时候,在图书上看过。书中说,狼人会在月圆之夜变身,喜欢血液,会变得狂躁且失去理智,连亲人都不认识。过了月圆之夜,他们则会再度变回人类。对于之前狼人状态时做下的事,只有一点点模糊的记忆。


洁丽菲诗问道:“您当时在演出,那剧院的那么多人应该都能为您作证呀!”


哈瑞尔摇头:“他们没有。剧院的所有人,没有为我说话的。他们害怕我。”


“后来,我才听人说起,歌剧院被人收购了。”


洁丽菲诗感觉凶手似乎有眉目了:“您知道收购歌剧院的人是谁吗?”


“是那位千金小姐的父亲。”哈瑞尔吸吸鼻子,随手擦了一把眼泪,窘迫地露出一个笑容,“抱歉,让你看到我失礼的一面。”


洁丽菲诗头摇的像个拨浪鼓:“不,很高兴哈瑞尔先生能信任我,向我讲述这些。”


依据哈瑞尔所说的这些,洁丽菲诗已经了解了一个大概。


也就是说,哈瑞尔因为拒绝了千金小姐的邀请,而被栽赃指控为少女失踪案的凶手。歌剧院也被千金小姐的父亲收购。他们将哈瑞尔赶出小镇,只是为了给自己做的坏事找一个替罪羊。


但是一切都没有什么证据,洁丽菲诗感到很气愤。她暗下决心,回去后一定要寻找到他们诬陷哈瑞尔的证据。不过这些她没有告诉哈瑞尔,她决定自己偷偷进行。


这一切真是太荒谬了!


仅仅因为拒绝别人,就要遭受这样的不白之冤,那些人怎么可以这样!


可是少女的脖领上的确有野兽撕咬的痕迹。


洁丽菲诗突然转念一想,莫非那些人之中真的有一个狼人?他们是为了掩护他的存在?


那格雷弗又在其中充当什么角色?


洁丽菲诗不敢细想,她感觉事情变得复杂起来。


哈瑞尔看见洁丽菲诗一动不动发呆,时不时做出思考的表情,伸手在她眼前挥了挥。


“你在想什么呢?这么认真?”


洁丽菲诗回过神来,不好意思起来:“我在想要怎么才能帮到先生。先生之前帮了我这么大的忙,我想报答您。”


哈瑞尔心里很感动,还好,还有人相信他。


他轻轻拍拍洁丽菲诗的肩头,一脸郑重:“你要保护好自己不遇到危险。你的安全,就是对我最大的帮助。”


洁丽菲诗刚想说什么,哈瑞尔继续道:“已经很晚了,我送你回家,不过要委屈你一下。”


不等洁丽菲诗开口,她只觉得闻到一股清香,似乎是哈瑞尔身上散发出来的。随后眼皮不听话地打架,逐渐陷入黑暗。


等洁丽菲诗醒过来的时候,她已经躺在自家的床上。


昨夜的一切都像是一场梦。


洁丽菲诗刚起来没多久,母亲看向她,目光担忧:“他们说你昨夜被袭击了?还好你没有事。最近你都别去花店了吧。”


洁丽菲诗点头,她也是这么打算的。她要去调查少女失踪案的凶手。如果不把真正的幕后凶手揪出来,那么镇上就还会发生类似事件,她们就一直处于危险之中。


就在洁丽菲诗思考要如何行动才能不引人注意又得到想要的信息时,敲门声突然响起。


洁丽菲诗打开门,看到一群人围在自己家门外。为首的男人很是脸生,这让洁丽菲诗下意识警惕起来。


”你是谁?”


男人见是洁丽菲诗开门,一脸惊讶回头看向跟来的居民们,大家也都是一脸震惊。好像并不知道洁丽菲诗回来的事情。


不过这已经不重要了,男人见洁丽菲诗充满警惕的眼神,以为是她像镇上人所说,被狼人掳去受到了惊吓,这才对人充满警惕。


为了打消她的顾虑,男人自我介绍:“洁丽菲诗小姐,您好,我是克鲁斯,是个赏金猎人。听闻镇子上出现狼人掳走少女并杀害的事件,而您是目前为止唯一的幸存者,我想向您了解一下具体情况。”


洁丽菲诗瞥了一眼门外的人,沉默许久,才开口:“只能你一个人进来。”


男人点点头,回过头让那些居民都散了,这才跟着洁丽菲诗进屋。


洁丽菲诗自从听了哈瑞尔讲述自己的事后,对于镇上的居民没有什么信任可言。对眼前这个男人亦是如此。


她扫了一眼男人身上的装扮,对于克鲁斯所说的身份半信半疑,没准名字也是假的。直到克鲁斯掏出了自己的职业证件,还有勋章,洁丽菲诗这才勉强相信他说的话。


“你想了解什么?”


克鲁斯没想到洁丽菲诗是这个态度。他有些讶异地打量着洁丽菲诗的神情,思索着措辞,缓缓开口。


“你有看到凶手的长相了吗?”

Kanwairen_fp and I

与瀚哥同框的kanwairen(路飞)

瀚哥的“深蓝者”专辑已经发了四首歌了,曲曲都取得了不菲的成绩,每一首都有自己的特点,充盈着情感、思考,抗争和睿智,细节精琢,每一句每一处都值得细细回味,不知何时就从中挖掘出令人惊喜的宝藏。


我不知道瀚哥打磨这些音乐花费了多久的时间,但他顶着压力制作这些歌曲所遭遇的阻碍可想而知。


没有什么能够阻拦一个立意前行的人的脚步,

没有什么能够浇灭一个内心坚忍的人心中的火种,

没有什么能够黯淡一个热血奔赴的人眼中的希望,

没有什么能够束缚一个才华横溢、灵魂有趣的人绽放光芒。


于是,这些歌出现在我们面前,就足以证明,你已冲破枷锁,这是破茧成蝶的前奏,是浴火重生的凯歌。


你踩着鼓......

瀚哥的“深蓝者”专辑已经发了四首歌了,曲曲都取得了不菲的成绩,每一首都有自己的特点,充盈着情感、思考,抗争和睿智,细节精琢,每一句每一处都值得细细回味,不知何时就从中挖掘出令人惊喜的宝藏。


我不知道瀚哥打磨这些音乐花费了多久的时间,但他顶着压力制作这些歌曲所遭遇的阻碍可想而知。


没有什么能够阻拦一个立意前行的人的脚步,

没有什么能够浇灭一个内心坚忍的人心中的火种,

没有什么能够黯淡一个热血奔赴的人眼中的希望,

没有什么能够束缚一个才华横溢、灵魂有趣的人绽放光芒。


于是,这些歌出现在我们面前,就足以证明,你已冲破枷锁,这是破茧成蝶的前奏,是浴火重生的凯歌。


你踩着鼓点冲锋的姿态,清醒而执着,你说:“等着迎接我的凯旋”。


这句话,即便低沉,即便添加在球场投篮的剪辑里,我们还是捕捉到了,所有你传递的信息,我们都听得到、感受得到。


有你在,就有满满的希望,就有坚持的力量,就有传承的火种,就有彼此扶持的连接。


希望是一种信念,会迸发出力量,在一望无际的黑夜里,这是唯一能够对抗未知侵害和压迫有望撕开夜幕恢复光明的特质。


多庆幸,在坚持;

多庆幸,你重燃火光;

多庆幸,你在隔绝光明的黑暗里、触碰不到光的荒野上,活成光。

瀚哥,

我们听见你的声音,

我们感受到你的传递,

我们触碰到你的信念,

我们,

追随你的脚步,与你同在。

你说,只要我们想听,你就唱下去,我期待,我们齐聚一堂,共同聆听,你在舞台上纵情放歌的一天。

我相信,这一天,不远了。


ps:谢谢我们的轩轩姐2023年2月1日亲自到101世贸站打卡,让我们有机会和小哲合影!



懒猫--cat(唯)

  阿絮戒断期,笑死根本戒不掉嘛

  阿絮戒断期,笑死根本戒不掉嘛

只喝可乐的猫

  21年春天我沉迷于小破岭不能自拔,尤其路透中的阿絮让我惊为天人,一颦一笑无不为之动容,从此小哲和阿絮在我心中生根发芽。

  视频侵删

  21年春天我沉迷于小破岭不能自拔,尤其路透中的阿絮让我惊为天人,一颦一笑无不为之动容,从此小哲和阿絮在我心中生根发芽。

  视频侵删

哲光

张泯个人向(我不管,我就要跟着你😉) 

张泯个人向(我不管,我就要跟着你😉)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