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小夜左文字

10.9万浏览    3383参与
纓桂

原LOF 1500粉回饋文《三色夢》

[图片]
[图片]

全文:

FC2 → http://godpinion.blog132.fc2.com/blog-entry-259.html

P網 → https://www.pixiv.net/novel/show.php?id=9282446


*不用牆內網盤了,有需要請找科技幫忙(。・ω・。)


全文:

FC2 → http://godpinion.blog132.fc2.com/blog-entry-259.html

P網 → https://www.pixiv.net/novel/show.php?id=9282446


*不用牆內網盤了,有需要請找科技幫忙(。・ω・。)

倚南窗

离开暖气的第十天,想它 

p2 1000+老头乐(?

--------

刃太多了打不下


离开暖气的第十天,想它 

p2 1000+老头乐(?

--------

刃太多了打不下


Mr.L

随笔录

是几月前做的一个梦——

背景是在失去小夜后费了九牛二虎之力终于把他找了回来。

然后每隔几天就做了那个梦——


小夜穿着内番服,披散了头发。


他安静地跪坐在我的身边,温和地帮我倒茶。


然后我在薄如轻纱的水汽中听见他说——


“果然比起复仇,我更喜欢就这样陪在主公身边呢。”


是几月前做的一个梦——

背景是在失去小夜后费了九牛二虎之力终于把他找了回来。

然后每隔几天就做了那个梦——


小夜穿着内番服,披散了头发。


他安静地跪坐在我的身边,温和地帮我倒茶。


然后我在薄如轻纱的水汽中听见他说——


“果然比起复仇,我更喜欢就这样陪在主公身边呢。”


有只黑喵叫莲子喵

【刀剑乱舞】来自他的礼物5

ooc!ooc!ooc!

本丸二周年贺文。

我的本丸当然是all我!

————————————


  【太鼓钟贞宗·极】

  怎么说呢,他居然送了一本四季穿搭,很用心那种。将各类时尚杂志上的衣服剪下来,拼贴在一起……哇,有句说句,他什么时候拍了自己这么多照片?

  还有,这套把很多纱堆在一起加上珍珠链子固定的衣服,真不是在挑战颜值吗?这样的衣服自己穿起来会好看吗?有钱的情况下,让本丸里其他人试试得了嘿嘿!

  「二周年了,太好了!来庆祝吧!」但送礼的他那么高兴的样子,嘛,还是要开开心心地收下,并且发个红包作为回礼。

  喜欢什么就去买吧,只要这个红包里金额够...

ooc!ooc!ooc!

本丸二周年贺文。

我的本丸当然是all我!

————————————



  【太鼓钟贞宗·极】

  怎么说呢,他居然送了一本四季穿搭,很用心那种。将各类时尚杂志上的衣服剪下来,拼贴在一起……哇,有句说句,他什么时候拍了自己这么多照片?

  还有,这套把很多纱堆在一起加上珍珠链子固定的衣服,真不是在挑战颜值吗?这样的衣服自己穿起来会好看吗?有钱的情况下,让本丸里其他人试试得了嘿嘿!

  「二周年了,太好了!来庆祝吧!」但送礼的他那么高兴的样子,嘛,还是要开开心心地收下,并且发个红包作为回礼。

  喜欢什么就去买吧,只要这个红包里金额够的话。

  

  

  【龟甲贞宗·极】

  「恭喜就任二周年。主人也有使人臣服气质了……!」

  说话就好好说话,不要贴脸谢谢!

  以及……请把两人双手绑在一起的绳子解开好吗?怎么绑的就怎么解开啊!为什么要说自己做不到解不开啊?

  所以,自己就不该讲关于红绳是姻缘线的故事,真的不应该!

  最后还是用他的本体刀把绳子磨断,他貌似遗憾但又有点期待地询问:主人想要试试绳子的结实程度吗?

  不用,谢谢,走开!

  因为冷漠着脸,他毫无疑问地变得更兴奋了……嗨!

  

  

  【烛台切光忠】

  「恭喜你就任二周年,干得好干得好。」一边说一边摸摸头,在自己期待的目光下,取出早已准备好的点心,咸口甜口都有。

  可得注意不要吃太多,不然正餐会吃不下。他还是很注意的,而且知道自己其实胃不好,所以准备的都是山楂糕和紫苏糕,至多两块咸的肉松麻花。

  他的礼物居然还不止那一盘平时基本不让碰的点心,而是他研究的食补汤。

  乌黑的颜色飘着疑似葱花还有树根之类的物体,虫子的壳漂在上边,还是半截的!

  嘶,这什么黑暗料理?告辞!

  他抓住自己,笑得和蔼可亲:不行哦,这个必须全部喝完哦,来,请吧。

  这是个魔鬼吧?

  

  

  【大般若长光】

  一朵鲜红的玫瑰花出现在面前,花后边是他含笑的脸。

  摸摸鼻子,吐槽了一句没新意。然后就被蒙住眼睛,花瓣贴在唇上,温热随即覆盖。

  他笑道:这样呢?有新意了吗?

  咳,勉强吧。

  「恭喜就任二周年。今后也努力吧。」

  这还用得着说嘛,她会加油的啦。所以,明天想要更大的玫瑰花?没问题吧。

  至于回礼,亲回去就好了呀。对吧?

  

  

  【小龙景光】

  他的礼物是一条手编的发绳,完全参考他身上颜色的配色极度任性,但是点缀的各色璎珞玉石却很搭。

  「你的战斗屹今为止已经两年了。战斗到底要持续到什么时候呢——」他撩起自己的长发,又从自己手中接过那条发绳,随意又自然地为自己编好头发,扎上。

  这并不是能够控制的事情。

  他似乎不满意这个答案,但也没有多说,因为这事吧,还真不是人力可以控制的。

  要随时准备好,别害怕。

  摸摸他给自己扎的马尾,感叹即使他的手艺不好,也足够用心了。所以决定找天陪他单独出去走走,游湖或者逛街都可以啦。

  

  

  【江雪左文字】

  他送的是一盒书签,树叶的,花朵的,这些落败的残花枝叶被细心收集起来,制成书签,堆满一个木盒送给了自己。

  厌倦战争的话他换了个方式来说,且眼含悲悯:「就任二周年吗。……我不知道是否可以祝贺您逐渐变得擅长战斗……」

  主动拉起他的手搭在自己头上,对他尽情展露笑容:那就祝福我吧,起码我还活着,努力且顽强。

  收下礼物后,陪他去种地和喂马,意外发现他干活真是一把好手。跟他打架相比,丝毫不遑多让。

  真不愧是,江雪·和(核)平·左文字!

  

  

  【宗三左文字·极】

  「就任二周年呢……支配者的强大不在于力量之强。如今的您就是个很好的例子。」

  这话说的,应该是在夸自己吧?但又感觉末尾那句还小小损了自己一把,嘛,是比不上他的前主啦,也没人规定审神者必须要比刀剑的前主厉害吧。

  宗三左文字,真是难搞哦。

  有句说句,他送的礼物真的好棒,是一条宝石项链以及一瓶香料。只是用黄金打造、羽毛装饰的鸟笼当礼盒送过来,实在太过奢靡!

  这样很容易被反腐反贪的知道吗?

  似乎是这样的吐槽逗乐他了,他比平时和蔼了点,伸手摸摸自己的头。

  回礼?一年陪他看七八十次本能寺之死,从正剧看到恶搞,自己都快会背台词了,如果这都不算礼物……

  

  

  【小夜左文字·极】

  「……恭喜。你这两年走过的路,我一直都好好看在眼中。」他的手里捧着柿子,面无表情地说道。

  是给我的吗?

  回答自己的是递到面前的柿子,于是开开心心地把他领进屋里,塞进被炉里面。玩起来顶橘子的小游戏,不过似乎玩得没有他好。

  一起分享暖呼呼的大橘子和柿子,在观看恐怖片时尽可能躲在他的背后,在抽花牌时耍赖被逮个正着。总之,就是度过了非常快乐的一段时光。

  在他离开之前,把自己养的多肉送给他当回礼。说等他栽培出花朵的时候可以拿来跟自己兑换一个愿望,什么都可以。

  他似乎微微笑了。

  啊啦,这才是真正的礼物啊!


一根叫大罗的路障

【刀剑乱舞all婶】可爱的小夜

小夜自闭了。


各种意思上的自闭,把自己关在房间里,整整一天时间连吱都没吱一声。


你裹着被子颓废的蹲在门口,想出声却不知道该怎么说。


说起来,小夜自闭和你脱不了关系,今天早晨极短队日常演练场对战你一时兴起跑去观战,到的时候战斗才刚刚开始。


你隔的老远望着那群可爱的小朋友,见他们迅速摆好阵容准备出击,忍不住慨叹一声,回想起来你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在叹什么。


但就是这一声微不可闻的叹息,正在躲避对...

小夜自闭了。

  

各种意思上的自闭,把自己关在房间里,整整一天时间连吱都没吱一声。

    

你裹着被子颓废的蹲在门口,想出声却不知道该怎么说。

   

说起来,小夜自闭和你脱不了关系,今天早晨极短队日常演练场对战你一时兴起跑去观战,到的时候战斗才刚刚开始。

   

你隔的老远望着那群可爱的小朋友,见他们迅速摆好阵容准备出击,忍不住慨叹一声,回想起来你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在叹什么。

   

但就是这一声微不可闻的叹息,正在躲避对面弓箭的小夜脚下突然一顿,一不小心被弓箭刮了个彻底,身上的刀装全都掉落了。

    

虽然知道演练场中受到的伤害是不会成真的,但你心里还是忍不住一惊,你很少这么近距离的围观自家刀男们的战斗,你一直知道战斗是及其危险的,但是知道是一回事,亲眼看到又是一回事。

    

你紧张的直扣树皮,眼神紧紧的跟随着小夜。

   

战斗前的弓统交战使对面的元气大伤,而己方却只有小夜刀装掉落,你屏住了呼吸紧紧的盯着小夜,却不知道为什么小夜的身影突然僵硬起来,连正常的闪躲速度都慢了不少。

   

之后战斗结束,对方完败,而极短队里只有小夜一个重伤,其他的小短裤们甚至连刀装都完完整整。

    

你本来以为是小夜状态不好,所以才战斗失误,你担心真正的战斗发生时小夜同样产生失误,正想去和小夜沟通一下就碰到了守在小夜门口的宗三江雪。

   

“小夜,你这样是不行的哦。”

   

宗三语调轻柔的叹了声,一旁的江雪点点头表情严肃。

   

“战斗失败是很正常的事情。”

   

宗三似乎在劝着什么,房间里一片寂静。

    

“不能因为一次失败就退缩。”江雪开口,那嗓子冰泉似的声音传入你的耳朵,“哪怕是被主人亲眼目睹的失败。”

   

你,“……”

   

这下能怎么办,哄呗。

    

江雪和宗三都告诉你小夜不过是小孩子脾气,过一会就自己好了,说天气这么冷,你身体又不好还是回去休息比较好。

   

你坚持要陪着小夜,宗三没有办法搬来一床被子将你裹得严严实实才肯离开,他还要去田里除草,而江雪被你安排和虎彻切磋,最后只留你一人守在外面。

    

“小夜?”

   

“小夜宝宝~”

    

你轻轻唤了两声,语气绵软讨好,将自己听出来一身鸡皮疙瘩。

    

“宝贝小夜?”

    

房间里蓦的一阵噼里啪啦的声音,似乎是有什么摔落的声音,你心里一紧连忙询问几声。

   

小夜依旧没有回应。

   

你叹了口气,望着冬景许久,呼出一口白气,“有点冷啊……”

    

声音很小,只是一句微不可闻的感叹。

   

但是下一秒,房间的门被拉开了些,门缝里探出一只白嫩嫩的小手轻轻的扯着你的被角,小心翼翼的往里拽了下,似无声的邀请。

   

你有些好笑,故意拒绝了小夜,半真半假的佯装生气。

   

“哼,已经晚了,我可是生气了。”

    

你摇头晃脑,但看着小夜探出的手僵硬片刻,又不免有些心疼,语气也虚了几分,“毕竟这外面嗯这么冷……”

     

话音未落你就感觉到一丝心虚,刚想重新哄人一团小火球就从被角钻了空子,一溜到了你的怀中,软绵绵暖呼呼。

    

你忍不住摸了摸小夜细软的头发,想到,虽然是刀剑化身的付丧神,可体温却及其温暖呢。

   

“不生气了?”

   

你问道。

   

“……没有……”

   

“嗯?”

   

“没有生气……只是被主人看到丢脸的样子……”

    

“噗~”

   

小夜抬起头,你这才注意到怀里的他脸色通红,眼神飘忽,带了几分恼羞成怒的样子,“笑、笑什么……”

   

“小傻瓜。”你点了点他的鼻间,在小夜不解的眼神下温柔的说,“我一点也不觉得你受伤的样子很丢人,那些伤都是勇敢的印记,是小夜努力保护大家,保护这个世界,保护我……”

    

“而且小夜今天受伤是因为我不打招呼就突然前往,让你分心了。”

   

“不……”

   

“我们当时隔的好远呢,小夜是怎么发现我的呢?”

   

小夜歪了下头,也有些摸不着头脑,“直觉?”

   

“嘿。”你捏了下小夜的脸颊,把他脸上的故作老成掐没了,“怪让人高兴的。”

   

“啊……?”

   

“这说明我在小夜心中很重要啊,这大概就是心有灵犀?”

    

“唔……”

   

小夜脸蛋红红,低头不语。

   

又过了会,小夜突然幽幽的开口,“像我这种失败的刀剑,在饥荒……”

   

你心中一紧,赶紧将话抢过来,“要丢也是丢我!”

   

“毕竟我也没多大作用。”

   

你还想继续安慰小夜,却不想小夜伸出手轻轻拢住你的,他眸色坚定还带着一丝水光,“主人……”

   

“小夜会保护你的,不会让你一个人,你也别……”

   

“独留下我……”

    

你轻轻的敲了下小夜的脑袋,没有说话,但是紧紧的搂住了小夜,付丧神身体柔软,火炉一般的温暖。

    

庭院里一片安静,只有时不时飘落的点点雪花。

   

雪花落在被子上,下一刻就融化不见。

   

你和小夜依偎着,在这个冷清却温暖的午后小睡了会。

     

除草/切磋结束后匆匆赶来的宗三江雪望着你们睡的香甜的样子,对视一眼满目笑意,带着纵容和些许无奈。

   

他们没有叫醒你们,而是又搬出两床被子,将你们四个裹了起来,宗三难得显露出对你的亲近,他将脑袋轻轻搁在你的肩膀上,猫儿似的蹭了蹭,可惜你睡的香甜,一点意识也无。

   

江雪则伸出手,让你和小夜的后脑勺不至于贴在冰凉凉的墙壁。

    

冬日暖阳,不过如此。

乘风沐雨

(刀剑乱舞)换个壳子去攻略 17

嗨喽~大家好,我总算是复活了!之后一个月大概率是周更啦,前面的章节我也改了一些内容,不过没有大变……谢谢大家的支持呀!真的,还能坚持些文都是因为大家的鼓励,特别感谢!还有还有,最近我在学日语哟~感觉好难……废话不多说,看文吧!


和游戏里不同,这个战场中没有敌情侦查,也没有阵型选择,只是在一眨眼之间,两刀就已经来到一处荒凉的草地。

“退,靠近我。”一期一振拔出身侧的太刀,警惕地扫视四周,还不忘把柔弱的弟弟护在身边。

“一期尼……”五虎退没有拒绝兄长的关心,虽然在低等级地图中他的等级已经够一骑单闯了。

两刀身侧的草丛中发出沙沙的细微声响,他们没有错过这个动静,互相对视了一眼,五虎退悄悄...

嗨喽~大家好,我总算是复活了!之后一个月大概率是周更啦,前面的章节我也改了一些内容,不过没有大变……谢谢大家的支持呀!真的,还能坚持些文都是因为大家的鼓励,特别感谢!还有还有,最近我在学日语哟~感觉好难……废话不多说,看文吧!


和游戏里不同,这个战场中没有敌情侦查,也没有阵型选择,只是在一眨眼之间,两刀就已经来到一处荒凉的草地。

“退,靠近我。”一期一振拔出身侧的太刀,警惕地扫视四周,还不忘把柔弱的弟弟护在身边。

“一期尼……”五虎退没有拒绝兄长的关心,虽然在低等级地图中他的等级已经够一骑单闯了。

两刀身侧的草丛中发出沙沙的细微声响,他们没有错过这个动静,互相对视了一眼,五虎退悄悄退下,踱步绕圈走到草丛后,一期一振则提着刀不紧不慢地走向那一处。

叮——一期一振的刀和一把短刀相撞!

看到行踪被发现,躲在草丛中短刀溯行军也不恋战,直接朝后避退。

弱者的优势就在于审时度势,在发现无法匹敌一期一振的战力后,保留自己是个英明的做法。可惜,他显然忘记了还有一个埋伏者。

“哎!觉得痛的话,请告诉我。”五虎退一刀从背后刺向短刀溯行军的心脏。

等级的提升把短刀的攻击力也增强了许多,在这一刺后,溯行军就原地消散了,只留下一个冷却材。

之后的战斗也顺利通过,在打通了这个地图后他们便没有再往前开拓了,疲惫值限制了他们渐渐升起的战斗欲望。

“好了,已经结束了。”一期一振看向五虎退,突然,他盯着五虎退的脑袋笑了出声。

五虎退不解地看着突然笑出来的一期尼,放弃纠结,决定不管这个突然“智障”的哥哥。

“MVP”的字样在五虎退的头上静静地待着,闪着灿烂的金光。

话说,维新地图啊,函馆这个地方,是所有的审神者的开始。傻傻地看着自己选定的初始刀单骑出阵,看着他在溯行军的围攻中陷入中伤,时刻担心着他会挺不过这一关,慌张地学习帮他手入治疗,甚至之后学了刀装制作后对时政骂骂咧咧“明明有防具还要我崽崽在一级的时候单骑出阵”……

也是一阵橙色的亮光闪过,两刀顺利返回本丸。

五虎退还未站定,就见一只小老虎扑向他,他连忙抱住怀中温热的小动物,想要拉开它,避免自己的一身尘土也沾到小老虎身上,可小老虎却不依不饶,执着地往“主人”的怀里钻。五虎退不愿强硬地拦住他,只好由着它钻进怀里,原本漂亮的毛也沾上灰尘。

“喵~”小老虎得偿所愿,懒懒地趴在五虎退怀中,抬头去看五虎退,眼睛里是闪闪发光的星星。

五虎退*就在旁边看着他们的玩闹,出声打断一刀一虎的“深情对视”:“退酱!我带你和一期尼去浴池吧!”

确实,在战后泡个澡着实是件享受的事。但是——虽然现在是五虎退的身体,但是他还是苏澄的灵魂啊……一个黄花大闺女和两个男性一起泡澡,虽然都是纯洁的关系,甚至他们完全不会乱想,只有自己在这里纠结。

五虎退想打岔混过这一节,环视周围没有看到药研,轻声问道:“药研尼呢?”

“药研尼现在在左文字部屋里。”五虎退*果然被转移了注意,接上五虎退的话。

“?”

“小夜受伤了,本丸里只有药研尼会一点医术,就麻烦药研尼去帮忙治疗了。”五虎退*解释道,说完,他眼神黯淡下来,“如果……本丸还有审神者就好了,我们可以……”他没有接着说下去,只是看着前方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之前的审神者……”五虎退想要继续追问,却被一期一振制止了,这位温和的兄长第一次对着他全心保护的弟弟露出了阴翳的神情,并非是他被戳到痛处暴露了本性,五虎退知道,这只是为了警告自己——作为这个本丸里唯一没有暗堕的付丧神,他本来就受到其他刀剑男士的格外关注,再去挖掘这个本丸的秘密……说不定会惹起众怒。

本来,暗堕的付丧神的情绪就格外不稳定,仿若在万丈悬崖上走一根极细的钢丝,稍有不慎,万劫不复。

达成目的还有时间,不应该急于一时。

五虎退同样在内心警告自己,即使是在“兄弟”面前,在“另一个自己”面前,也不能放松了警惕。

“那……如果有了一个新的审神者,一个很好的、不会虐待我们的审神者,可以……”接受她吗?比如说我。

五虎退还没有说完,就被五虎退*打断了之后的话:“不要去管审神者好不好,就算现在是好的,也有变坏的一天……控制审神者,才是最重要的。”

难以想象,五虎退这样软糯的短刀会这么想。暗堕果然……改变了他们很多。

五虎退心中跃跃欲试的“审神者之魂”彻底熄灭。

一般来说,感觉审神者都是稳坐高台,每天有不同分格的美男服侍,在安全的本丸吃吃喝喝、顺便批改下公文,过着“猪一般的生活”的“人生赢家”,但是……如果在这个本丸当了审神者,怕迎来的不是“猪一般的生活”,而是“猪的生活”吧……有利用价值的时候可劲地剥削,没有了就一脚踹掉,免费送一张去三途川(地狱)的单程票。

虽然五虎退说的也没错,但他却不知道,真实的审神者并没有游戏里那般潇洒。

灵力决定资质,欧洲人和非洲人(抽卡运气好和坏)的界限分明,资质差的人永远锻不出稀有刀,不会有偷渡的可能。而且,不仅要调和本丸内的“刀剑修罗场”,还要处理与时政和同僚的复杂关系,甚至还要担心金钱问题,灵力少的审神者无法凝结治疗符、本丸里的手入地点不够、但所属的刀剑大部分又是经常受伤的短刀,工资所得可能都得填进万屋的御守里了,更别提还有刀剑日常所用的器具。

onionhailey

下午试试画了个小夜,就是不知道为啥这里看颜色怪怪的😢

下午试试画了个小夜,就是不知道为啥这里看颜色怪怪的😢

🐟🐟想吃🐟🐟

左文字家都是美女
那么如果说小夜稍微长大那么一点点

左文字家都是美女
那么如果说小夜稍微长大那么一点点

陶瓷

摸鱼!

冬天的各位短刀天使们~(给小夜多裹点)

摸鱼!

冬天的各位短刀天使们~(给小夜多裹点)

阿九是龟甲的棠宝

我是个么有感情的刷真剑机器。

我刀装问三日月:三日月你这么好看真剑也好看吧?

金。

那好,你就去刷真剑吧。

无情.JPG

三日月估计没想到他第一次当队长只是为了刷真剑。


——

papa的真剑到现在都没刷出来,小夜的真剑是拿多的刷的,刷完我就解了,我是真的冷酷无情吧。

我刀装问三日月:三日月你这么好看真剑也好看吧?

金。

那好,你就去刷真剑吧。

无情.JPG

三日月估计没想到他第一次当队长只是为了刷真剑。


——

papa的真剑到现在都没刷出来,小夜的真剑是拿多的刷的,刷完我就解了,我是真的冷酷无情吧。

阿九是龟甲的棠宝

是个脑袋瓜儿里不知道装了些什么的小夜

*本篇又名《关爱儿童身心健康,远离鹤球》

*是的,不仅要向你们炫耀可爱的小夜还要迫害鹤丸。

*我家小夜没有极化,但好像不知道在哪看的听说极化刀会发光?

*是夜光手表的梗,写的不是很好。


我被小夜一言不发的拉去自己二楼的卧室,然后并没有开灯,还把门拉上了。

我:所以黑灯瞎火儿的小夜你要干啥……

月亮透过窗子,凭借这些许月光,我看见小夜脸上很是严肃。

他示意我上床。

我照做了,因为被吓到了。

毕竟周围还是很暗,小夜的眼睛反射了月光看起来贼吓人好吗?!

小夜也爬上来了。

!!!∑(°Д°ノ)ノ卧槽宝贝儿你黑夜里亮闪闪的眼睛是很像恐怖片的 !

我的...

*本篇又名《关爱儿童身心健康,远离鹤球》

*是的,不仅要向你们炫耀可爱的小夜还要迫害鹤丸。

*我家小夜没有极化,但好像不知道在哪看的听说极化刀会发光?

*是夜光手表的梗,写的不是很好。


我被小夜一言不发的拉去自己二楼的卧室,然后并没有开灯,还把门拉上了。

我:所以黑灯瞎火儿的小夜你要干啥……

月亮透过窗子,凭借这些许月光,我看见小夜脸上很是严肃。

他示意我上床。

我照做了,因为被吓到了。

毕竟周围还是很暗,小夜的眼睛反射了月光看起来贼吓人好吗?!

小夜也爬上来了。

!!!∑(°Д°ノ)ノ卧槽宝贝儿你黑夜里亮闪闪的眼睛是很像恐怖片的 !

我的内心并没有丝毫旖旎甚至还慌得一批_(´ཀ`」 ∠)__ 。

宗三要是知道会给我来一刀的,歌仙也会把我搞死,二姐和光忠麻麻他们都保不了我(°ー°〃)。

然后小夜用被子把我俩盖住。

我:???什么情况???

〣( ºΔº )〣完了,宗三一定会把我撕了的!

小夜的眼睛在被窝里也是亮亮的,被窝里另一双眼睛盯着你的即视感了解一下?

确认过眼神,是恐怖片了。

只见小夜好像在掏这什么东西。

随后拿出了一根长长的会发光的东西。

(°-°=)我命不久矣·JPG

然后小夜开口:姐姐你看,我的本体会发光。

凭借着一点光,我看见小夜的一脸认真,内心极度复杂Orz。

我裤子都脱了你就给我看这个?!

尴尬又不失礼貌的微笑·JPG


后来——

我把发生的事情挑了些出来告诉宗三。

我:宗三啊,你最近看着点小夜,不要从哪里看来一些奇奇怪怪的东西装在小脑袋瓜儿里,不利于身心健康。

宗三:最主要的问题是谁给小夜看这些东西的。

我:所以我叫长谷部去查了,我担保龟甲没有问题,估计等一下长谷部他就能把罪魁祸首带过来了。


one  hour  later

只见长谷部拉着一只白球球上来。

哦吼,是鹤丸。

手撕鸟笼的笼中鸟VS兴风作浪的皮皮鹤

鹤丸国永,OUT。


这个事情告诉我们,不要随便带坏小孩,不然会被他家长打的很惨。

(还有,要是本丸有什么事情,多半罪魁祸首是鹤球球)

玉心*

今天的第三部队

P1:黄脸拿到了团子的信浓和一直真剑飘花没拿到团子的博多

P2:从主人那里得到了蛋糕后一起喝茶休息的二人

(画图姿势有参考)


今天的第三部队

P1:黄脸拿到了团子的信浓和一直真剑飘花没拿到团子的博多

P2:从主人那里得到了蛋糕后一起喝茶休息的二人

(画图姿势有参考)


ฅ江伊情ฅ

@垃圾人西野今天终于更新了

是和西野的互换粮(◍ ´꒳` ◍)

白鸦和小夜真可爱嘿嘿嘿

※oooooooooooc严重

※笔记本色差大到怀疑人生

✺◟(∗❛ัᴗ❛ั∗)◞✺


@垃圾人西野今天终于更新了

是和西野的互换粮(◍ ´꒳` ◍)

白鸦和小夜真可爱嘿嘿嘿

※oooooooooooc严重

※笔记本色差大到怀疑人生

✺◟(∗❛ัᴗ❛ั∗)◞✺


垃圾人西野的废料倾倒场

[刀男群像] 众 生 平 等 [新年大电影预告]

[如果说死亡能结束一切。]

红色的火焰顺着一期一振的身体蔓延而上,像一条恐怖的巨蟒将要把他吞噬殆尽,鲶尾的怀中还抱着五虎退的老虎,可它的主人此刻正在向着大火更深处走去,骨喰藤四郎的一只眼睛紧紧的盯着火势渐大的天守阁。

“一期哥,抱歉。”

五虎退露出的腿部满是淤青和血痕,怯懦的孩子在这一刻终于露出了和他的兄长无二的气度,与其说是在微笑,不如说是扭曲的勾起了唇角而已。

“我一定会把她带回来的。”

[不……我在更早以前,就已经死了啊。]

天狗的笛声越来越近,眼前的少女神色如常的拿起了身前的短刀。

“小夜——!”

宗三左文字脚腕的佛珠被地上无数破碎的刀刃划断四散开来,端坐于桌前的少女却...

[如果说死亡能结束一切。]

红色的火焰顺着一期一振的身体蔓延而上,像一条恐怖的巨蟒将要把他吞噬殆尽,鲶尾的怀中还抱着五虎退的老虎,可它的主人此刻正在向着大火更深处走去,骨喰藤四郎的一只眼睛紧紧的盯着火势渐大的天守阁。

“一期哥,抱歉。”

五虎退露出的腿部满是淤青和血痕,怯懦的孩子在这一刻终于露出了和他的兄长无二的气度,与其说是在微笑,不如说是扭曲的勾起了唇角而已。

“我一定会把她带回来的。”


[不……我在更早以前,就已经死了啊。]

天狗的笛声越来越近,眼前的少女神色如常的拿起了身前的短刀。

“小夜——!”

宗三左文字脚腕的佛珠被地上无数破碎的刀刃划断四散开来,端坐于桌前的少女却好似完全没有听到男人的呼喊。

握着短刀的手刺在另一只胳膊上,少女金色的眼睛终于发出一丝光亮,她的胳膊上满是粗糙的鳞片,短刀却毫无阻碍的穿透了那些东西。

红色的血液流下,混合着金色的不知名液体。

“如果是小夜的话……如果是小夜的话……”

沙哑的嗓音逐渐染上疯狂,她不断的一刀一刀的刺向自己的胳膊。

“如果是小夜的话,一定可以杀了我的——”


[叮————]

神乐铃声缥缈从水底响起,今剑终于睁开了眼。

天空与大地翻转,金鱼穿过云层,三日月垂眸看向水底的今剑,眼中月和天上日散着同样灼眼的光芒。

“你醒了?”







金色的世界树下是无数破碎的刀刃,烛台切光忠以一个守护者的姿态,撑着本体跪了下来。

垂落的花叶是血腥味,压切长谷部低头看着他。

“下一个世界,我会杀了你。”

“求之不得。”

[轮回是不会停止的。]

“你也叛变了啊,检察官大人。”

白山吉光抽出身后的剑,指向眼前毫无留恋的就砍断了一振刀剑的山姥切长义。

“这可不算是叛变。”山姥切长义把斗篷拨到肩后,挡在披着白布浑身都是金色树液的山姥切国广身前。

“我所效忠的只有我自己。”远处是再次重生的世界树,他皱了皱眉。

“不管是世界树还是其他,都无所谓。”







[冲田君——?]

大和守安定从梦中惊醒,血液顺着刀柄流在掌心的触感好像还在,加州清光侧过头,拍了拍他。

“怎么了么?”

“……是梦啊?”

窗外的光透过窗纸照射进来,大和守安定动了动手指,黏膩的感觉挥之不去,他抬头看向一旁已经穿戴好出阵服的加州清光。

“今天要出阵么?”

“今天是和冲田君一起巡逻的日子,你忘了么?!”

黑发的少年穿着青葱色的羽织,大和守安定却总觉得有种说不出的违和感。

“和冲田君一起……?”



[死去的人或许能够再次新生。]


“喂!国行?!”

爱染国俊侧身躲开检非违使的刀,顺势后退借助背后墙壁前蹬,将手中的短刀插进了检非违使的喉咙。

他看向一旁正在发愣的明石国行,怒吼。

“现在不是发呆的时候!快去把萤从世界树中救下来!”

远处的萤丸被包裹在金色的世界树枝干内,好像在做着幸福的梦一般,萤火虫的光芒从他的身旁亮起。

“……可是,萤真的希望我们救他么?”

世界树会实现每个人的梦,付丧神的梦也不例外。

“你在说什么啊……那些梦,都是虚假的不是么?”爱染愣在原地。

“世界树会把梦变成真实的。”白色的鹤从天而降,带着势不可挡的气势将地上的太刀和短刀逼退到了离世界树更远的地方。

“你们居然能到这里,可真是出乎我的意料啊。”

他露出一抹极其灿烂的笑容。









“他回来了?”

天守阁的少女垫脚看向外边,见熟悉的身影从园中经过,慌慌张张的跑了下去,好像急着确认什么。

“喂——”

熟悉的背影转过头,却瞬间化作骷髅,周遭的情景都变成破碎的刀刃,散落在少女脚下。




[轮回转生]







#睡了十六个小时起来就吃饭吃完饭继续睡的某#并没有什么电影#

saki
很久之前的刀舞小夜图,没想到居...

很久之前的刀舞小夜图,没想到居然一年都没产过粮_(:D)∠)_ 已经是个咸鱼了

很久之前的刀舞小夜图,没想到居然一年都没产过粮_(:D)∠)_ 已经是个咸鱼了

✨ 鸦 鸦 喝 奶 茶 ✨(低浮上)
[可爱鸦系列02] 第一次画了...

[可爱鸦系列02]


第一次画了小夜۹(・༥・´)و ̑̑

[可爱鸦系列02]


第一次画了小夜۹(・༥・´)و ̑̑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