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小妇人

13.3万浏览    949参与
火

1.我认为女人有思想和灵魂,不仅仅是感情;他们雄心勃勃,才华横溢,不仅美丽。


2.美貌、青春、财宝、甚至爱情本身,都不能让深得上帝恩宠的人免于焦虑和痛苦,远离哀愁,也无法让他们幸免失去自己最爱的东西。 因为,一生中,有些雨必定得下,一些日子必定会黑暗、哀伤、凄凉。


3.位卑者不怕攀登高山,贫困者勿需点缀虚幻的光环,朝圣者心中自有上帝,引导一路向前。


4.才华和优雅如果掌握得有分寸,总在一个人的举止和谈吐中被人觉察到,但是无需炫示出来。 正像不必把你的帽子、裙子和缎带一下都穿戴上,为的是让别人知道你拥有这些东西。


5.时间可以吞噬一切,但它丝毫...



1.我认为女人有思想和灵魂,不仅仅是感情;他们雄心勃勃,才华横溢,不仅美丽。


2.美貌、青春、财宝、甚至爱情本身,都不能让深得上帝恩宠的人免于焦虑和痛苦,远离哀愁,也无法让他们幸免失去自己最爱的东西。 因为,一生中,有些雨必定得下,一些日子必定会黑暗、哀伤、凄凉。


3.位卑者不怕攀登高山,贫困者勿需点缀虚幻的光环,朝圣者心中自有上帝,引导一路向前。


4.才华和优雅如果掌握得有分寸,总在一个人的举止和谈吐中被人觉察到,但是无需炫示出来。 正像不必把你的帽子、裙子和缎带一下都穿戴上,为的是让别人知道你拥有这些东西。


5.时间可以吞噬一切,但它丝毫不能减少的是你伟大的思想,你的幽默,你的善良,还有你的勇气


——《小妇人》



azure

去你想去的地方吧🥂

去你想去的地方吧🥂

生者代言人

小妇人的故事将由契约者重新书写(2)

[任务完成]


[评价:高标准]


[奖励:乔的祝福]


[任务额外奖励:乔的寄托]


[检核到以上奖励具有统一性]


[奖励转换中……]


[你获得终极奖励:我的爱人,我的朋友]


[传送即将开始,请契约者做好准备]


隆重的婚礼进行曲传遍整个宴会厅,一袭深黑礼服,身材笔挺的劳里以深情的目光注视着眼前的未婚妻——再过几分钟,他们将成为真正的夫妻。


艾美坐在台下,今天对她而言,或者对于整个马奇家而言都是一个重要的日子。她的姐姐,乔,以及多年来一同生活的劳伦斯男孩,将在今天迈入婚姻的殿堂。“要是贝丝也能来这看看就好了”欢乐笼罩着会场,即使如此,这位成熟的金发...

[任务完成]


[评价:高标准]


[奖励:乔的祝福]


[任务额外奖励:乔的寄托]


[检核到以上奖励具有统一性]


[奖励转换中……]


[你获得终极奖励:我的爱人,我的朋友]


[传送即将开始,请契约者做好准备]


隆重的婚礼进行曲传遍整个宴会厅,一袭深黑礼服,身材笔挺的劳里以深情的目光注视着眼前的未婚妻——再过几分钟,他们将成为真正的夫妻。


艾美坐在台下,今天对她而言,或者对于整个马奇家而言都是一个重要的日子。她的姐姐,乔,以及多年来一同生活的劳伦斯男孩,将在今天迈入婚姻的殿堂。“要是贝丝也能来这看看就好了”欢乐笼罩着会场,即使如此,这位成熟的金发小妇人一想起自己已故的姐姐,仍不免生出几分遗憾与伤感。


MAX同样坐在台下。他现在的身份是弗雷德——艾美的英国男友。远远看见台上佳人的笑颜,以及身旁艾美的哀伤,尽管MAX知道两者间想来没有联系,然而一丝羞愧,对于艾美的羞愧仍不可避免地从心底里冒出。


不要怪我,艾美。尽管我剥夺了本应属于你的幸福,但一切的一切,都是为了乔。你总不希望自己亲爱的姐姐在痛苦中度过一生吧。


MAX略带无奈,往艾美身旁靠了靠,伸手抚摸她金黄的长发,表现出一副格外亲近的模样。在艾美眼中,自己心爱的男友一定是看出了她的悲伤,用最为温情的手,努力拂去她心灵的创伤。她同时也向MAX靠去。


MAX自然猜的到艾美心中所想,他不禁开始感叹事态的发展——艾美的真正男友此刻即将于她的姐姐结婚,而自己这个冒牌的“天使”,却轻而易举占据本属于劳里的位置,占据艾美的爱。


MAX开始回忆,他可曾对艾美产生过任务之外的情感?也许有,但比起所谓爱意,不如说是一种怜惜,她有那样一个优秀的姐姐,无论是否属实,她长久都活在姐姐的阴影之下。


乔可以自由地选择向往的生活,而然艾美却注定要嫁给有钱人——总要有人为家庭着想。倘若是劳里亦或现在MAX所扮演的弗雷德成为艾美的丈夫,那仍可以说艾美的一生是较为圆满的——至少她最后还是和所爱之人结合。


然而自己的到来,却断送了任何一种可能。


艾美注定难以获得真正的幸福。


“这样的事情……乔大概率也知道,她会不会为自己伤害了艾美幸福而感到自责?”MAX随即便得出结论:不会。


经由自己的操作,劳里与艾美之间的交集大大减少,且不论是否有机会产生爱慕,也许连最基本的“熟络”都难以维持。因此在乔看来,事情大概就成了“劳里在欧洲晃荡一圈,自我派遣结束后便返回美国”。


所以她是感受不到这样一段本应发生的恋情。


MAX又想到自己的角色——从头至尾,都是自己在伤害艾美,使其失去了唾手可得的幸福,失了她可爱的男孩。


那么他又是否感到自责?


MAX对这样的想法感到可笑。倘若他有责任对每一个被伤害者忏悔,那他怎么不去向元首忏悔、向梁山上的好汉忏悔、向君士坦丁的皇帝忏悔?那些位高权重的大人物尚且令他不屑一顾,又何况是向艾美——向这位MAX心中的“第三者”忏悔。


从始至终,艾美和贝丝都没有本质区别。她们同样以工具的形式存在,是协助MAX完成任务的工具,是出席乔和劳里婚礼的工具。


怜悯是客观存在,但怜悯不意味着退让。她会爱艾美,像爱自己的宝具一样爱她。


MAX一时之间觉得自己简直坏透了,但说到底他只是个外乡人,为了完成任务而到此与马奇家姐妹相识——谁又有理由责怪一个外乡人没能调剂自家的事情?


简直是诡辩。


MAX不敢再想下去——他不记得已有多少年不曾出现过这样的感觉:为自己的罪行找一个冠冕堂皇的理由解释。他在之前的世界里曾犯下过比拆散家庭大的多的罪孽,但唯独这一次,他缺少坦然承认的勇气。


“呼……哼”MAX略显怪异的叹息让身旁的艾美面露疑惑,她自然不会晓得MAX心中泛起的汹涌波涛,只是关切地问到:


“我亲爱的弗雷德,你还好吗”


“亲爱的艾美,我想起了我们可怜的小贝丝。还记得曾经的劳伦斯营地吗,那时的贝丝是多么温柔,多么善良——上帝是怎么忍心把她从我们身边带走”MAX说的很自然。有关18世纪昂撒人的语言风格,对于将《简爱》《呼啸山庄》《傲慢与偏见》《理智与感性》等多本“经典名著”熟读于心的MAX而言可谓信手拈来——但无论怎样,每一句话都是他反复斟酌的产物,他不会过度信任自己卑微的“语感”


“上帝一定会善待她的,亲爱的弗雷德。看啊,乔笑的多开心啊,真希望我也能像她一样高兴”艾美似乎意识到现在不是感伤的时候,雪白的手指指向乔,MAX也随之收起“悲伤”的面容,视线转向乔,口中同时念叨着


“会有这么一天的,亲爱的,会……”


MAX说不下去了,因为乔偶然的一次回眸使得两人的视线相撞。MAX想到这还是自己进入世界以来第一与乔产生交集——尽管只是一次对视。乔露出和善的笑容,随即重新将目光锁定在未婚夫劳里身上,尽显宠爱之色。


强大的心理素质使MAX看起来毫无异样——至少心思细腻的艾美没有察觉,然而内心的无限热切确确实实席卷MAX全身上下。他的心潮被乔所搅动,正如无数个日日夜夜MAX梦寐以求的那样。


他感到格外羞愧——进入世界前他曾否定过自己对乔的感情,然而事实证明,尽管时过境迁,他经历了很多,也变化了很多。但有的东西早已在其心中生根,时光流逝,它不会枯萎,只会茁长成长。


比如对乔的爱。


MAX迫使自己关注其他事情——他扭过头去,努力不让那道美丽身影浮现脑海之间。


真是种折磨。


他首先看到的是玛格丽特,也就是梅格。梅格的衣着令MAX想起她结婚前的模样——也许是出席妹妹的婚礼让她再一次感受到年轻的魅力,选衣配色时,又变回了那位感性的少女。


但当黛西和德米两个小家伙缠着梅格不放时,慈祥的面容表明她仍是那位成熟、周到、爱孩子的母亲。约翰在她身旁,高超地扮演着父亲的角色,严厉的目光尽显宠爱之色。


黛西和德米此时已接近六岁。也许是马奇家的优良基因,两个孩子从小便展现出过人的天赋,尤其是创造力——尽管有的时候那是以恶作剧的形式表现出来。婚宴会场的热闹极大激发两人的好奇心,他们似乎对一切都感到困惑,不停拉着梅格和约翰问东问西。


以两人现在的年龄自然理解不了劳里叔叔是怎样变成劳里舅舅的,但无论如何,他们爱那位舅舅,不管之前或之后皆是如此。


MAX远远看着幸福的一家人。难以名状的感情使他不知应当作何感想……也许是羡慕,也许是抵触,也许是向往?自相矛盾的心里令MAX心生不适,他决定不再观察梅格一家,转而将目光聚焦在一把古老质感的木椅上。


木椅旁立着一个佣人——昭示着木椅上的那位尊贵的身份。马奇家向来是简朴、平凡的,能有如此待遇的人只有一位——马奇叔婆。


在MAX的印象中,马奇叔婆本应活不到乔结婚的日子。兴许是得知心爱的“孙女”终于准备嫁人,还是如她所愿地嫁给一位富有的小伙子,弥留之际的叔婆回光返照。尽管苍老的身躯难以支撑她站立,但在场无一例外能感受到叔婆精神的矍铄,以及严肃古板的面孔上含带的一丝微笑。


MAX想到乔日后大概率会继承叔婆的全部遗产——而非仅有一座梅园。毕竟从情感角度而言,马奇叔婆对乔的爱胜过所有人。如果不是曾经的乔硬要和落魄教授巴尔在一起,叔婆自然不会吝啬自己的钱袋——她会毫无保留地支撑乔的物质生活。


“呵……乔又会有什么物质生活呢”MAX联想到乔丰富的精神世界,克制地不再去想叔婆与遗产的事——以物质来揣测一位艺术家,实在是过于肤浅。


MAX目光又飘游到马奇太太身上——马奇先生身为牧师,正亲自主持孩子们的婚礼,因此孤身一人的马奇太太似乎与热闹的婚宴会场格格不入。


然而无人陪伴的处境却难掩其心情的愉悦——她大概是整个会场最高兴的一个。MAX很能理解这样的心情——当最优秀女儿即将迎来最美满的结局,谁又会在意自己原本的心情?恐怕早已被喜悦的洪流所裹挟,共赴极乐世界。


“……真是不容易,马奇太太才是我任务执行的最大阻力”。MAX想到一个月以来自己的所做所为——任务目标一直在变,也许是艾美,也许是劳里,也有可能是巴尔先生。但若说任务的最终目标,大概不是乔,而是乔的母亲——马奇太太。


这位充满智慧的老妇人对于女儿的婚姻很有看法——倘若不让她看到劳里和乔互补的一面,恐怕她仍会坚持自己的“性格相似”意见。如此一来,乔最终是听信劳里的告白还是母亲的忠言,犹未可知。


“不过……一切已成定局”当马奇先生正式宣布乔和劳里结为夫妻的一刻,MAX即收到乐园的提示——如若此时结算任务,他便能已标准任务评价离开小妇人世界。


还不能回去。仍有一个问题没有解决。


任务的意义到底是什么?


自进入世界以来,MAX得出了很多猜想,而在先前的某一瞬间,其中的某一猜想得到应验。


是黛西和德米出现的一瞬间。


考虑问题的方式与角度有很多,但归根到底,要从世界的根本利益去考量。小妇人世界的世界之子是乔和劳里,如果按照原定结局,世界之力将在两人各自结婚后逐渐分散,直至最终泯然众人——同时意味着该世界被踢出衍生世界范畴,沦为茫茫万界中的一粒尘埃。


自己所做的便是促成乔和劳里的结合——或说是世界之力的结合。当乔和劳里的孩子出生后,那位天选之子所具备的将是马奇家优秀的基因,以及整个世界的责任与眷恋。


“一切都是为了后代……为了世界吗,真是令人失望”MAX为此感到悲哀,尽管他并不清楚悲哀的真实由来……或许知道,但他不愿去产生相关想法。


他留意到在自己想通的一刻,乐园的任务结算发出淡淡的金光——这是高标准完成任务的表现,有额外奖励。


自己的猜想得到验证,MAX却一点没有高兴的意思。他只感到疲倦,无止尽的疲倦。


“对不起,艾美,我可以靠着你睡一会吗”


“当然亲爱的弗雷德,你应该休息一下,我相信乔不会介意的。”


MAX最后看着艾美——也许是努力将她的容貌记在心理,又也许是最后一次抒发自己的怜悯。但真相如何早已不重要——他即将离开这个世界。“人之将死,其言也善”MAX不会死,但对于艾美来说,自己也许是死了吧,死得很彻底。作为一个将死之人,他显然不再有多余的精力继续心机之道。


…………


[任务完成]


[评价:高标准]


[奖励:乔的祝福]


[任务额外奖励:乔的寄托]


[检核到以上奖励具有统一性]


[奖励转换中……]


[你获得终极奖励:我的爱人,我的朋友]


[传送即将开始,请契约者做好准备]
















松烟(请看我挂人贴非常感谢)

小妇人2019壁纸✨(主要是劳里和乔)

非常喜欢这部电影的色调,清新的田园风(还带点森系),取景非常好看


全部是从网上收集的,侵权立删🌹

(一天之内必回复)


放不下了赠礼还有七张🌹粮票即可


小妇人2019壁纸✨(主要是劳里和乔)

非常喜欢这部电影的色调,清新的田园风(还带点森系),取景非常好看



全部是从网上收集的,侵权立删🌹

(一天之内必回复)


放不下了赠礼还有七张🌹粮票即可



生者代言人

小妇人的故事将由契约者重新书写(1)

[传送开始]


[目的地:小妇人世界]


[时间/传送坐标:1866年纽约]


[任务:以任何方式出席乔和劳里的婚礼]


[任务期限:直至判定任务失败]


[任务基础奖励:乔的祝福]


“这一次要我去哪……代言人先生?”


代言人微笑着。微笑是表达情绪的一种方式,但在代言人身上,MAX知道,他从不是喜怒形于色之人,如此微笑只可表明:代言人又要语出惊人,就像上次前往水浒世界一样。


MAX霎时间有些想念梵高——至少在梵高自杀之谜一事中,从没人对自己露出这样诡异的微笑,那些小市民的微笑总是真诚、可信的,即便大多只是表示友好的一种手段——并无特殊含义,MAX仍觉得他们...

[传送开始]


[目的地:小妇人世界]


[时间/传送坐标:1866年纽约]


[任务:以任何方式出席乔和劳里的婚礼]


[任务期限:直至判定任务失败]


[任务基础奖励:乔的祝福]


“这一次要我去哪……代言人先生?”


代言人微笑着。微笑是表达情绪的一种方式,但在代言人身上,MAX知道,他从不是喜怒形于色之人,如此微笑只可表明:代言人又要语出惊人,就像上次前往水浒世界一样。


MAX霎时间有些想念梵高——至少在梵高自杀之谜一事中,从没人对自己露出这样诡异的微笑,那些小市民的微笑总是真诚、可信的,即便大多只是表示友好的一种手段——并无特殊含义,MAX仍觉得他们交流是放松、舒适的


而不像现在与代言人这般谜语人式的谈话。


“那样的机会……大概就不会有了吧”MAX如此想到。


"这次你要去的地方很简单……乔……知道吗?”

代言人开口了,他的手指敲击着桌面,保持先前的微笑等待MAX的回答。


“乔……哪个乔?乔纳森,乔瑟夫……还是空调承太郎……你让我去JOJO世界?”MAX知道答案不会这样简单,但总要有人作为愚蠢的一方,等待“智者”给予答复——否则只会陷入更深层次的沉默。死一样的沉默。


“不是哪个乔……就是乔”代言人说的的确云里雾里,但MAX仍然在第一时间理解了他的意思。


真是令人惊讶,MAX想到。同时他又有些高兴,自己的梵高,似乎要回来了。


“约瑟夫·马奇?”MAX以略带怀疑的口吻轻声问到。但说是怀疑,MAX却早已确定了这个答案。他所认识的乔,大概只有她,也只能是她。如果世间还有哪位小妇人能给予她这样大的遗憾与幸福,答案显而易见:乔。


代言人肯定地点点头,MAX从他眼神中看出一丝满足感。随即MAX立刻意识到自己的失态——只有当他人行为完全处在意料之中时,代言人才会露出那样的表情。自己果真做不到像他那样时刻掩藏内心波澜。MAX如是想到。


“所以呢?什么样任务要我去破坏马奇家的安宁……”MAX心中已有所猜测,例如帮助乔成为享誉世界的作家、帮助乔走出贝丝离世的阴影,又或者更直接一点,救活贝丝。


陷入长久沉寂的同时,MAX感到略微的澎湃。乔的身影在她脑中浮现。他清楚记得从自己14岁第一次接触小妇人开始,便一直幻想终有一日,将有人像乔一样,天使般来到自己身边。届时他将达到长久的幸福——达到他原先心之所求。


然而世殊时异……谁有曾想过十年之后,自己真的获得与乔见面的机会。只可惜事到如今,曾经所追求的幸福如今只不过,是他奇妙经历中的微小一部分。此时见乔,即便是乔本人,往昔日子里搅动心潮之感却再不能重现。


他似乎变成了一个年迈的老人。


老人是什么?在MAX看来老人是人生阅历的集大成者,是过往经验的百科全书。他不敢称自己为百科全书。万界中的无数知识依然有待他去探索。


但论及阅历,以MAX的年龄谈及阅历似乎是很可笑的事情——但事实上,他过去两年所经历的事大概抵得上他人半辈子的奔波。无论是刺杀元首,亦或加入国际纵队,甚至是瓦解梁山泊,都是他人毕生难以企及之事——然而正是这些不可思议的经历,如今却在同一个人身上出现。又岂能说他的人生阅历不足?


因此,有关幸福的追求早已潜移默化之下产生改变——变得更宏达,更难以抵达。MAX不愿去思考那个目标是什么,总之绝非找到心爱的人,和她在一起便能做到的。


万界才是他的归宿。他的幸福也只能在这其中实现。


MAX略显疲惫地长叹一声,眸中光彩似是暗淡几分,最终该是不情愿地率先开口打破沉寂


“说一下时间吧,任务怎样到时候就知道”


“你果然这样说”


“那又怎样”MAX有些不悦,也许是因为心中所想有一次被对方看穿,又也许,他越来与看不惯代言人的行事作风——他逐渐令MAX心理与生理出现双重不适


“五小时后传送开始,世界时间线你去了自然知晓。至于任务,很简单,无论以后何种方式,出席乔和劳里的婚礼”代言人语速很慢,MAX知道他是在一边说,一边留意自己的反应


真是个精明到丧心病狂的家伙。


“很高兴你能给我这么多信息”MAX首要注意到的是任务信息量。这次的信息并不算多,但比起水浒世界中“瓦解梁山泊”五字而言,可以说有着充足的信息去感悟。


而然随即MAX便留意到任务的问题所在……乔和劳里的婚礼?MAX对于两人的结合并无任何意见,相反,青年时期的他常觉得劳里就是自己在本书中的形象。因此在MAX看来,两人最终走到一起正是他所追求、所向往之事。


然而两人最终并未走到一起。


乔和劳里始终是心心相惜的友人。MAX不是不能理解这样的关系——并不偏执地认为青梅竹马必成正果,只是发自内心不愿承认这一切。


在他青年时期,他所经历的关系总是浅显、短暂的,即便是推心置腹且值得信赖的友人,或许街头的一次相遇便是此生最后一次相见。


他已经受够了这样短暂的美好。


只有走到一起,成为伴侣,才是留住美好的唯一方式——这便是他如此希望乔和劳里最终结合的根本原因所在。他知道现实不会允许他有这样的经历存在,因此顺理成章地,MAX选择从书里寻找自己想要的东西


然而书籍故事却和现实一样残酷。


当读到劳里表白被拒,万念俱灰,希望“去见鬼”时,MAX感到不只是劳里,自己的心灵也被撕开了一道豁口。仿佛乔拒绝的不是劳里,而是他。


尽管最后还是以各种借口、各种分析说服自己承认这样的关系,但这却不可避免地成为MAX挥之不去的内心阴影。时至今日,当初青涩的少年早已走出失恋的痛苦,然而其所带来的影响却是永久性的。


他再没有勇气向任何人表白了。


MAX想到自己在进入乐园前,虽然生活索然无味,平淡如水,但仍有过不少和他人表白的机会——现在想想的确很可笑,自己居然也蹭那样庸俗——不过缺少表白的勇气却是客观存在的事实,无可否认。


“乔和劳里的婚礼,你在开玩笑嘛……乔的丈夫不是巴……”MAX故意说的很慢,就等代言人来打断。呵呵,代言人,你赶紧进入我的陷井吧。谁让你用那样的目光审视我。


“尔先生。”MAX说完了,直到这时代言人才准备开口。MAX强压心中尴尬,努力听清代言人想透露什么。


“所以你知道应该怎么做。既然没有,便让他有,你不是最擅长这个吗——‘欺诈者’。”代言人意思已经很明,任务要求MAX依靠某种方式,最终促成乔和劳里的关系。


真是个有意思的任务。MAX如是想到,他甚至都忽略代言人最后的那句“欺诈者”,在乐园内,“欺诈者”可是个侮辱性的“美称”。


“是吗。那么为什么要这么做”MAX淡淡问道,他笃定代言人不会回答自己的问题。但他还是要问,一来是尝试行使自己进阶后乐园权限,二来是提前试探任务难度——如果难度较大,代言人就一定会保持沉默,因为任务意义通常是任务核心所在,倘若随意透露,难度何在?


“你会知道的”代言人给出一个模棱两可的答案。一遍来说,这种答案毫无意义,但鉴于当下微妙的处境,MAX有理由认为,这是变相地给予他提示。


自己会知道……也就意味着,为了解决这个任务,其意义本身是不可忽略,需要我去知晓。


“说的已经够多了,去准备成传送吧”代言人难得说出一句明确的话,MAX想,但很不幸,当代言人终于脱下他那张虚伪的面皮时,已经到了告别的时刻。


MAX注释着代言人融入身后空间迷雾,随即消失不见。他猜测这大概与寻常空间传送不同,而是一种亚空间通道。也就是说,代言人此刻可能依然在什么地方注视着自己。


真是到死也不放过我。


当乐园传送的提示出现时,MAX已经初步构思好任务计划——现在就看时间线是否与所猜测的一致。当然,即便有所差异,MAX也能在极短的时间内制定出新的计划——这是他长期执行任务所练就的随机应变能力。


[传送开始]


[目的地:小妇人世界]


[时间/传送坐标:1866年纽约]


[任务:以任何方式出席乔和劳里的婚礼]


[任务期限:直至判定任务失败]


[任务基础奖励:乔的祝福]

……(未完待续)
















玖易君

今天又在站刷到了小妇人的视频,忍不住旧图重绘,摸个情头

他们真的太美好了啊。

ps:因为看了甜茶版的小妇人所以有一点点偏向阿巴巴巴

今天又在站刷到了小妇人的视频,忍不住旧图重绘,摸个情头

他们真的太美好了啊。

ps:因为看了甜茶版的小妇人所以有一点点偏向阿巴巴巴

我五百岁了

何言不成蹊

   很喜欢《小妇人》里的Amy。

  

  一个在不属于自己的光环下完成生命里华丽转身的女孩子。


  影片前期的她是一个“失焦”形象,尽管拥有激烈的情绪反应和人物性格也让观众断定她并非那个舞台中心人物。


  Amy的孩子气和不理智都是真实的,渴望参加舞会、渴望成为中心人物,愿望不达成会气急败坏,类似于小孩要不到心爱的糖果,做出一些在大庭广众之下满地滚的失控行为。

   

  在每一个旁观者看来,Amy都或许充满无理取闹的狼狈,烧掉乔日夜撰写的存稿的那一刻简直让人厌恶到极点。

  

  只是,乔有自己想要到达的彼岸,她又何尝不是Amy想要翻...

   很喜欢《小妇人》里的Amy。

  

  一个在不属于自己的光环下完成生命里华丽转身的女孩子。


  影片前期的她是一个“失焦”形象,尽管拥有激烈的情绪反应和人物性格也让观众断定她并非那个舞台中心人物。


  Amy的孩子气和不理智都是真实的,渴望参加舞会、渴望成为中心人物,愿望不达成会气急败坏,类似于小孩要不到心爱的糖果,做出一些在大庭广众之下满地滚的失控行为。

   

  在每一个旁观者看来,Amy都或许充满无理取闹的狼狈,烧掉乔日夜撰写的存稿的那一刻简直让人厌恶到极点。

  

  只是,乔有自己想要到达的彼岸,她又何尝不是Amy想要翻越的一座山。

  

  乔比Amy年长,她的价值观已经建立起稳固的地基,与现实世界的矛盾撞击一次,捱过重塑和撕裂的痛苦,就更上一层楼。

  

  一个屋檐下的姐妹,Amy看着乔越走越远。

  

  每一次与现实碰撞的留下的伤痕,在艾米眼里,都是一面女将军的战旗,她每一次的孤注一掷的投石问路开辟的人生新地图,都是一颗航海家的徽章。

  

  乔的疯狂、果敢、折腾与神经发作的举动,令人无法理解又钦羡。

  

  乔与所有人都不一样,这种意识在Amy的心里埋下,或许成为她烧毁姐姐书稿的动机之一。

  

  同样的物质基础,一米百样人的深刻体会。

  

  Amy是在姐姐的光环下照虎画猫的女孩,还好她有不甘落后的野心和蛮劲,将她淬炼出与乔不一样的美丽。

  

  很难让人将片后期那个孤高的画家Amy与曾经气急败坏烧毁书稿的人联系起来,然而她们确是一个人,就像她身上同时兼具自负和自卑两种个性一样。

  

  Amy最终成为一只像乔一样的野兽,乔是一头愤世嫉俗的狮子。

  Amy是一只刺猬,浑身充满防不胜防的禁忌点,被触碰会咬人。


  依然是不那么优雅的反击方式。

  

  Amy有不优雅的内核,她在心灵层面的自我生长就是一种疾风劲草式的成长方式。

  

  谁都有不完美的过去,今日明日。

  

  从容的体面,是曾经那个慌不择路、跌头摔足的自己换来的。

  

  我时常反思,我是不是长久地停留在Amy成长的第一阶段。

  

  当乔还在与自己努力和解的同时,Amy或许已经“弯道超车“。

  

  她拥有了劳伦的追求,那个曾经专注于乔,而不会将目光停留在自己身上的人。

  

  面对劳伦的告白,她张牙舞爪的拒绝,回归野兽状态,自我维持的体面功亏一篑。

  

  只是因为退而求其次,她绝不能允许自己成为那个“次”。

  

  比起乔,我更能共情Amy的痛点。

  

  乔在追求精神食粮的喂养,艾米在刻苦扎根。

  

  Amy的心里或许一直住着那个在意乔一举一动的小女孩,无论有没有劳伦,她都会暗暗较劲,并且一直暗暗较劲。

  

  这份阴暗心理成为她优雅道路上的阻碍,自我意识上的痛点。

  

  痛点使生命有了实感。

  

  我害怕无法像Amy一样成长。

  

  


ve~

试着配了下~

趣配音ID 19253217   

试着配了下~

趣配音ID 19253217   

Tt7

  

  ……题目真的很好 写的也很心碎


  

  ……题目真的很好 写的也很心碎

奇奇怪怪侽娚

一些早期的同人产品,可能画的不是很像,注意避雷

p2阿尔弗雷德

p3王者荣耀大乔

p4夏洛的网

p5雄狮少年阿娟

p6猫之茗祁红和碧螺春

p7小妇人乔和劳里

一些早期的同人产品,可能画的不是很像,注意避雷

p2阿尔弗雷德

p3王者荣耀大乔

p4夏洛的网

p5雄狮少年阿娟

p6猫之茗祁红和碧螺春

p7小妇人乔和劳里

L.X.

小妇人经典语录

You know,

 I just… I just feel… I just feel like. 

Women…

  They have minds, and they have souls as well as just heards, 

and they've got ambition, and...

You know,

 I just… I just feel… I just feel like. 

Women…

  They have minds, and they have souls as well as just heards, 

and they've got ambition, and they've got talent as well as just beauty,

 and I'm so sick of people saying that…

 that love is just all a woman is fit for. 你知道吗,我只是觉得…我只是觉得…女人…她们有思想、有灵魂、也有心灵,她们有抱负、有才华、也有美貌,我真是受够了人们说女人只适合谈恋爱

Tt7
  在梅格的婚礼上😭🌚  ...

  在梅格的婚礼上😭🌚

 英语打卡的动力😭看书要磕死了

 …所以我多少还是接受不了be🥲

  在梅格的婚礼上😭🌚

 英语打卡的动力😭看书要磕死了

 …所以我多少还是接受不了be🥲

一只麻瓜

意难平a

乔和劳力赔我眼泪💧

意难平a

乔和劳力赔我眼泪💧

Jolie11

Oh won't you stay with me?

Cause you're all I need

Oh won't you stay with me?

Cause you're all I need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