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小少爷

9479浏览    411参与
猫又变成狐狸了~

一时拖更一时爽,一直拖更一直爽


下次一定


下次一定更


[图片]

一时拖更一时爽,一直拖更一直爽




下次一定


下次一定更



Evan

病娇短篇12

预警:病娇 变态 耽美 双病娇 轻微sm 想象题材 不喜勿入

占有欲极强的厌世小少爷X冷淡的家庭教师 ——————————————————————​——

    “哈啊……啊…莫尔西斯…你弄疼我了…”

    莫尔西斯将小少爷按在桌上,胡乱将裤子扯掉,不经任何润滑,直接tong了进去。干涩的紧致让莫尔西斯不经闷哼一声,将戴着绣着金丝线的纯黑皮手套的手覆在了小少年纤细柔嫩的脖颈,微微用力,很快,小少年的脖颈上显出了微微发红的手指印。...


预警:病娇 变态 耽美 双病娇 轻微sm 想象题材 不喜勿入

占有欲极强的厌世小少爷X冷淡的家庭教师 ——————————————————————​——

    “哈啊……啊…莫尔西斯…你弄疼我了…”

    莫尔西斯将小少爷按在桌上,胡乱将裤子扯掉,不经任何润滑,直接tong了进去。干涩的紧致让莫尔西斯不经闷哼一声,将戴着绣着金丝线的纯黑皮手套的手覆在了小少年纤细柔嫩的脖颈,微微用力,很快,小少年的脖颈上显出了微微发红的手指印。

     “莫…莫尔西斯!出去!好疼——嘶——”

     莫尔西斯不理会小少爷,执意地律动着。他一手按在小少爷的胯上,不断撞.击着,一手掐着小少爷的脖颈。桌子剧烈摇晃,许多古书掉落下来,放在桌上的纸张,因为x水溅透了不少。

     “小少爷,老师我……补习的如何?”

      小少爷因为极致的快感与窒息感交纵着,开始语无伦次起来。

      “哈啊……啊……你教的…啊再快点…非常的好…”

       莫尔西斯停下了动作,“那您为什么要求老爷换家庭教师?”

      小少爷将搭在莫尔西斯腰间的双腿猛一用力,使莫尔西斯被迫靠近他。小少爷拉着莫尔西斯的领带,一脸邪笑看着大汗淋漓的莫尔西斯,眼睛下的泪痣张翼着他。

      “谁让你…与女佣安娜搭话的呢?不过没关系了,我已经将她施以绞刑了…以后你要是再敢跟别人搭话,我就把那个人杀了……听到了没有?”

       莫尔西斯愣着看着小少爷,当天,是他先看到小少爷与凯瑟琳小姐一起温习功课,他有点生气。于是在确定少爷能看到的环境下,故意搭话安娜,看小少爷有什么举动,为的就是证明小少爷爱自己。

       “哈哈哈哈……我的小少爷,老师错了。老师以后只对你好…作为补偿,我一定好好伺候您……”

        莫尔西斯将小少爷的tui抬到肩膀上,xia身重新开始撞.击,感受到无尽充实感的小少爷不断jiao chuan着,用手拉紧了莫尔西斯的燕尾服。莫尔西斯掐着小少爷脖颈的手越来越用力。在快到达边缘的两人,越来越卖力,空气中也充斥着别样的味道。

        终于,在莫尔西斯的一阵低吼中,如数送进了小少爷的体内。而小少爷因在极乐和窒息的冰火两重天中,受刺激晕了过去……

        莫尔西斯将小少爷稚嫩白皙的小脚含入嘴中,不断用舌头舔舐着,看着曾经不可一世极为高傲,自己仰慕已久的小少爷无法自拔地爱上了自己,并被cao晕了过去,莫尔西斯暗暗兴奋。

        您是……我的了……

      

  

       

        

     

      ​

千璃swamm
我画不出他万分之一的帅(哭戚戚...

我画不出他万分之一的帅(哭戚戚)。

私心永灰❤

我画不出他万分之一的帅(哭戚戚)。

私心永灰❤

G.白鸽
摸鱼…… 是小少爷……

摸鱼……

是小少爷……

摸鱼……

是小少爷……

果糖二磷酸钠
淦,这个头发该死的跳脱 是传画...

淦,这个头发该死的跳脱

是传画!

感谢小少爷不鲨之恩

淦,这个头发该死的跳脱

是传画!

感谢小少爷不鲨之恩

一本正经的小扒皮

单纯脑内真的忍不住啊,就是那张德国群众学意大利阳台唱歌那张图!我画了!极度ooc,草稿流,关于住在一栋楼的和谐(真的吗)邻里关系,倒数第二张意淫了楼下的小少爷,看准预警用图哦,觉得太ooc可以不看。意大利那个取材于另一个视频,是关于意大利群众隔离期间在周末把餐桌搬到阳台开party的,真的是搬 出 去,然后唱歌喝酒吃饭(虽然很担心他们会有飞沫感染的危险……祝圆圆的地球能平安快乐地度过疫情!

单纯脑内真的忍不住啊,就是那张德国群众学意大利阳台唱歌那张图!我画了!极度ooc,草稿流,关于住在一栋楼的和谐(真的吗)邻里关系,倒数第二张意淫了楼下的小少爷,看准预警用图哦,觉得太ooc可以不看。意大利那个取材于另一个视频,是关于意大利群众隔离期间在周末把餐桌搬到阳台开party的,真的是搬 出 去,然后唱歌喝酒吃饭(虽然很担心他们会有飞沫感染的危险……祝圆圆的地球能平安快乐地度过疫情!

故城未央

约稿

沈松玉×沈肃

骄纵小少爷美人受×病娇偏执忠犬攻

 

文案:

 

“你给我海洋,你给我生长。”

 

你和我看日升,你陪我等日落。

 

想做一尾鱼,在你的海洋里自在无忧。

 

 

 

    房内。

 

“滚。”沈松玉一只手无力推搡着半跪在脚边的青年。

 

沈肃不着痕迹捉住他乱动的手,眸里暗潮涌动转瞬恢复了恭敬虔诚的神色。

 

 

 

“哥哥。”漆黑微卷的发温顺的服帖...

约稿

沈松玉×沈肃

骄纵小少爷美人受×病娇偏执忠犬攻

 

文案:

 

“你给我海洋,你给我生长。”

 

你和我看日升,你陪我等日落。

 

想做一尾鱼,在你的海洋里自在无忧。

 

 

 

    房内。

 

“滚。”沈松玉一只手无力推搡着半跪在脚边的青年。

 

沈肃不着痕迹捉住他乱动的手,眸里暗潮涌动转瞬恢复了恭敬虔诚的神色。

 

 

 

“哥哥。”漆黑微卷的发温顺的服帖在耳旁,露出一双大海般碧蓝的眸子。

 

柔和的光线打在他眼里,被分割成无数细碎的光块。

 

眸里蓦地蒙上一层水雾,细长的睫毛羽扇般微微颤着,平添几分委屈落寞。

 

 

 

沈松玉最见不得他这副模样,一时愣在原地。

 

沈肃无辜纯真的看了看他,见他不应便捧着他左脚踝,小心翼翼给他套上

 

了羊毛袜子。

 

指尖不经意擦过细腻如玉的肌肤,似烈火席卷掳掠,肌肤轻微的颤栗。

 

沈松玉耳根一点薄红蔓延开来。

 

“啾—”沈肃在他光滑娇嫩的手背上印上了一个吻。

 

“沈—肃!”沈松玉面色浮现出一抹薄红,像是浅浅烙上了一层胭脂,泛

 

着淡淡光泽的金色长发遮住半边脸,红唇一张一合像是无声的邀请,在他的挣

 

扎下胸口大片雪肤皆落入身下人眼帘。

 

耳旁传来一声轻笑。

 

 

沈肃轻轻松松将他的小少爷桎梏在轮椅上,看着他红透的耳根忍不住凑上

 

去吻了吻,淡淡的沐浴香气萦绕在鼻尖,他舔了舔唇像是在享受眼前的珍馐,

 

眸色更沉。

 

“哥哥,阿肃服侍您穿衣。”话音刚落,便剥开他随意披上的病号服,毫

 

不掩饰自己的炽热目光肆意打量着,见他起了怒意才上前帮他穿戴好。

 

 

沈松玉咬牙,沈肃在他羞恼的目光帮他擦干了头发。吹风机传来的阵阵暖

 

气穿梭在发间,那人的指尖也轻柔落在他头皮。

 

他一手养大的小崽子帮他吹着头发神情专注,看向他的目光温柔似水。

 

 

余光里那个小不点在漫长的时光里一点点长大,从前懦弱怕生总是躲在他

 

身后的小男孩,现在长成了一个隐忍狠戾总挡在他身前的男人。

 

不知何时,他的余光逐渐容不下沈肃了。沈肃一点点、一点点占据了他所

 

有的目光,一点点、一点点融入他的生命,在他心头烙下了不可磨灭的印记。

 

 

    “小家伙,想跟我走?”他摸了摸小家伙的头,蓬松柔软的黑发手感极好。

 

小家伙后知后觉的抬起头,死死拽住他衣角。一双湛蓝若深海的眸子懵懂

 

看着他,眸里包了一汪泪水汪汪的像一只迷路的幼兽。

 

那双眸子很美,很干净。

 

明明如大海深邃无垠,又像天上的云朵干净纯粹。

 

稚嫩,脆弱,却执着。

 

 

他看着那双眸子愣了片刻,鬼使神差的开了口。

 

“肃肃如松下风,高而徐引。你就叫沈肃吧。”

 

 

夜色迷离,如雾如雨无声降临。巨大的落地窗外灯火通明繁华热闹,这座

 

繁华的都市处处充斥着纸醉金迷的靡乱,如黑夜里悄然绽放的颓靡之花,由欲

 

望和恶念的腐烂果实浇灌喂养。

 

摇晃的酒液在酒杯中轻曳,色泽鲜亮夺目滋味酸涩。

 

沈肃端着酒杯站着窗前,眼神放空思绪逐渐飘远。

 

 

他坐在海边看潮汐。

 

“肃。”沈松玉下意识摸了摸他的头,清凉的夜风拂过他金色长发,细碎

 

粼粼的光影在他发间追逐嬉戏不时带起几绺发丝,柔顺光滑的发被他随意绑了

 

起来,露出一张瓷白小脸对他笑得真切。

 

他的心蓦地动摇了。

 

 

“你喜欢夜。”一双圆润杏眼尽是笃定,丝毫没有平日外人在场时的骄纵

 

傲气,大大咧咧往他身旁一坐,猛地凑到他面前盈盈一笑,脆生生的话音在他

 

心头落下荡得他忍不住深了眸色。

 

 

夜晚,深沉,孤寂,确实和他很相像。

 

“是因为孤独吗?”他陷入了沉默。

 

身旁传来一丝淡淡叹息,他还未来得及反应便被一只手遮住了眼,慢慢地

 

按入了怀里。

 

心跳如擂。

 

 

指腹擦过他眼脸传来微热温度,鼻尖是经久不散的好闻香味,淡淡的却令

 

人轻易卸下伪装撤下心防。

 

他难得服了软,软软靠在他怀里,隐约泄出一丝哭腔。

 

他的确很孤独,只是早就习以为常了。

 

直到沈松玉给了他一个家。

 

 

一晃又过了好几年。

 

沈松玉对他也日益严格起来。

 

他是沈松玉领养的孩子,是他的弟弟,也是他的下属。

 

也是他精心培养的一个棋子,一把最锋利的刀。

 

 

“不错,又有长进了。”不知道是第多少次被沈松玉轻松击倒了,他咬着

 

牙爬起来半跪在地,神色黯淡垂着头声音闷闷的,“让哥哥失望了。”

 

沈松玉只看了看手中的木棍,金色长发随意披在肩头,声音听不出一丝情

 

绪,“肃,我等你击败我的那一天。到时候,你将成为我手中最锋利的一把刀。”

 

“我不会辜负哥哥的期望。”

 

 

“对了…明天是你的生日。”沈松玉声音一顿,语调难得的温柔了些,“告

 

诉哥哥,有什么想要的。”

 

他心头一动,忍不住脱口而出,“我想要哥哥陪我过生日。”

 

沈松玉眸色暗了暗,走过去像从前一般温柔的揉了揉他的头发,笑道,“好,

 

哥哥答应你。”

 

 

他看着沈松玉的身影慢慢消失在视野里,眸色逐渐恢复平静。

 

沈松玉没看出他的心思。

 

他埋藏在心底多年的,肮脏可笑的念头。

 

 

暴雨如注倾泻而下,他站在雨里脊背挺得笔直,头却低垂着。

 

一道熟悉身影出现在他眼前,是沈松玉。

 

他面色微醺,微微地喘着气一双眸子半开半阖,毫无戒备地倚在一个陌生

 

男人肩头,神色慵懒脸上却潮红一片。

 

 

“哥哥,我来接你回家。”声音平静无波,像是再平常不过的话语。

 

只有他自己知道他有多失落,有多嫉妒。

 

沈松玉闻声掀了掀眼皮,嗓音有些歉意,“肃,你先回去吧。”

 

“我今晚…去林言那里。”

 

 

他猛地抬头,眼圈微红,眸底暗潮翻涌。

 

理智节节粉碎成灰,心中紧绷的弦骤然断开,伸出手的手无力垂下。

 

千言万语却只能深藏于心,语调微颤是勉强压抑的一丝哽咽,“是。”

 

 

明明答应了陪他过生日的,最后还是食言了。

 

他在雨里等了一个下午,从日落等到天黑,从满心雀跃等到失望落寞。

 

      可沈松玉只是看了他一眼,对他说,你先回去吧。

      他原以为这么多年过去了,他在沈松玉心中的分量总是比别人重些。

 

       他输的彻底。 

       原来他什么都不是。

      回去他就发了高烧。

 

       他一连在床上歇了好几天,他盼啊盼      啊却还是没等到沈松玉来看他。

      家里的老管家吴叔说,少爷这几天一直和林少呆在一起。 

      他沉默了很久。

 

      身体逐渐转好后,他便开始了疯狂的训练。

       沈松玉走了一个月,他也训练了一个月。 

      近乎疯狂。

  

      “啪—”沈松玉有些惊愕的看了看手倒飞的木棍,望向他的眸光满是赞许期待,“不错。等你真正拥有击败我的能力,我会实现你一个愿望,绝不食言。”

 

      “我会努力的。”他低垂着头,仍是半跪的姿态唇角却上扬。 

      他也在等待那一天的到来,等他完完整整得到他的小少爷。

  

       三年后。 

      “说吧,想要什么,我不会拒绝。”沈松玉慵懒随意地倚在沙发上,手里端着半杯红酒姿态优雅,身上松松垮垮披了件浴袍露出大片肌肤。

      他半跪在地,神色认真,“哥哥,我想要你。”

 

     沈松玉的眼神转瞬锐利逼人,一只手托着下巴,意味深长的舔了舔唇。

      红唇轻启,“肃,要我教你吗?”

 

      很快他就为自己的轻率而后悔。

      他一手养大的小崽子忍了这么多年,一朝开荤便把他吃的渣都不剩。

  

      在沈松玉开口的那一霎那,他心底的欲望便喷涌而出将理智焚烧殆尽。

      色泽鲜亮的酒液一点一点滚落在大片雪肤,紧接着便传来玻璃碎裂的声音。

      白皙的身子逐渐被酒液沾满,像是饱满的浆果一瞬间破裂,将青涩的果实染上了自己的痕迹。

     

      红与白,白与黑。

      纯与欲,欲与孽。

      呜咽声,低喘声,呢喃声。

 

     他终于亲手将自己的小少爷拖进了深渊。 

      沉溺在他的深海中,被欲望禁锢,被爱意浇灌。 

      最后只属于他。

 

 

-END-


对不起忍不住推销一下自己。

首发晋江,萌新希望大家多多支持!

 

 

今天吃耀了么

#授权搬运

————金色奥地利,璀璨维也纳————

✨ ✨  Das goldene österreich✨ ✨ 

✨   das strahlende wien✨ 


圣诞节假期去了隔壁奥地利玩,这是走之前画的罗德里赫

∥∥∥

以上原话

已授权  作者【画世界】@狐嫁入门

ID 3561217

下方带我CP@空影是鸟类爱护者 

#授权搬运

————金色奥地利,璀璨维也纳————

✨ ✨  Das goldene österreich✨ ✨ 

✨   das strahlende wien✨ 


圣诞节假期去了隔壁奥地利玩,这是走之前画的罗德里赫

∥∥∥

以上原话

已授权  作者【画世界】@狐嫁入门

ID 3561217

下方带我CP@空影是鸟类爱护者 

轩源女孩爱抱着七折
新出炉的绘画,《小绿和小蓝》中...

新出炉的绘画,《小绿和小蓝》中的小少爷灰羽!!

新出炉的绘画,《小绿和小蓝》中的小少爷灰羽!!

是一只六轮啊
天主在“上”。 既然恶魔没有被...

天主在“上”。

既然恶魔没有被天使的光圈灼伤,那么这位天使究竟信仰为何?

小少爷是调皮坐在医生光圈上但可能不太明显哈哈……

这是之前的稿,用黑科技处理了一下w

天主在“上”。

既然恶魔没有被天使的光圈灼伤,那么这位天使究竟信仰为何?

小少爷是调皮坐在医生光圈上但可能不太明显哈哈……

这是之前的稿,用黑科技处理了一下w

希尔特

在家翻出以前上课时画的图

小少爷!!赞!

机绿!!赞!

姥爷赛高!

在家翻出以前上课时画的图

小少爷!!赞!

机绿!!赞!

姥爷赛高!

段云枕
画个小少爷 本来想凑一个永灰情...

画个小少爷

本来想凑一个永灰情头来着……实力不允许……

永乐那一半先咕着(挨打)

画个小少爷

本来想凑一个永灰情头来着……实力不允许……

永乐那一半先咕着(挨打)

白日梦小姐033
草稿流惹 (其实本来想搞黑天使...

草稿流惹

(其实本来想搞黑天使系列的说)

草稿流惹

(其实本来想搞黑天使系列的说)

是一只六轮啊
指绘小少爷 em当时没注意肤色...

指绘小少爷

em当时没注意肤色搞深了……

随便康康吧

指绘小少爷

em当时没注意肤色搞深了……

随便康康吧

是一只六轮啊
“我再问一遍,听明白了吗~?”...

“我再问一遍,听明白了吗~?”

之前G7的一篇文(忘记了……)

是19年1月的老图了……

线稿不清晰qwq将就着康康

“我再问一遍,听明白了吗~?”

之前G7的一篇文(忘记了……)

是19年1月的老图了……

线稿不清晰qwq将就着康康

是一只六轮啊
“亲爱的~你知道纸也能当凶器吗...

“亲爱的~你知道纸也能当凶器吗~?”

之前G7的文(纸飞机那个)emm总之线稿不清晰是有点绝望了qwq会努力搞版绘的qwq

“亲爱的~你知道纸也能当凶器吗~?”

之前G7的文(纸飞机那个)emm总之线稿不清晰是有点绝望了qwq会努力搞版绘的qwq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