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小心

32643浏览    807参与
唐天影
重新爬回旧坑,好多都不记得了勿...

重新爬回旧坑,好多都不记得了勿喷

  之前不知道哪里看到的,说伽罗相当于三十岁,超人心智八岁什么的,总之先拿来画画

  

  是照最初的人设画的

  

  只是想看大叔宠小孩啦(

  

  顺便求扩列一起玩耍🌹

  

  

  


  

  

  

  

   

重新爬回旧坑,好多都不记得了勿喷

  之前不知道哪里看到的,说伽罗相当于三十岁,超人心智八岁什么的,总之先拿来画画

  

  是照最初的人设画的

  

  只是想看大叔宠小孩啦(

  

  顺便求扩列一起玩耍🌹

  

  

  


  

  

  

  

   

小月尔玉

“小心,你愿意嫁给我吗?”


“除你之外,再无他选。”

“我愿意。”


“我爱你。”


是捏的伽小ヽ(*´з`*)ノ


“小心,你愿意嫁给我吗?”


“除你之外,再无他选。”

“我愿意。”


“我爱你。”


是捏的伽小ヽ(*´з`*)ノ


小月尔玉

万圣节装扮

万圣节到了,宅家的人也忙碌起来,为万圣节换装舞会做准备。花心正在直播宅家每个人的扮装成果。

  

  “小可爱们好啊,万圣节快乐哦~今天给你们直播一下宅家的万圣节装扮~”

  小心穿了一身深黑色的风衣,坐在沙发上玩着万圣节限定骷髅魔方(没错就是那个伽罗熬夜守着手机给小心抢到的…万圣节礼物)。

  “小心……你扮的是什么啊(。ò ∀ ó。)”(花心内心:哈哈哈哈哈一身黑色风衣能扮什么,万圣节主场非本帅哥莫属啦( ー̀εー́ ))

  “吸血鬼。”

  “…啊,果然很像呢(´∀`|||)”(可恶!......

万圣节到了,宅家的人也忙碌起来,为万圣节换装舞会做准备。花心正在直播宅家每个人的扮装成果。

  

  “小可爱们好啊,万圣节快乐哦~今天给你们直播一下宅家的万圣节装扮~”

  小心穿了一身深黑色的风衣,坐在沙发上玩着万圣节限定骷髅魔方(没错就是那个伽罗熬夜守着手机给小心抢到的…万圣节礼物)。

  “小心……你扮的是什么啊(。ò ∀ ó。)”(花心内心:哈哈哈哈哈一身黑色风衣能扮什么,万圣节主场非本帅哥莫属啦( ー̀εー́ ))

  “吸血鬼。”

  “…啊,果然很像呢(´∀`|||)”(可恶!轻敌了是怎么做到的!打扮那么简单却毫不违和!)“等等,伽罗不是和你一起的吗,怎么没看到他啊?”

  “伽罗。”

  两团荧蓝色火焰显现在小心身旁。

  “他是我的鬼火。”

高举伽小大旗

开小:购物

小心是宅家最小的孩子,家里人都很宠他,小心沉默寡言,就连开心他们也很难理解小心到底是什么意思。


反观开心,作为大哥的他非常开朗,什么心思家人都可以一眼就看出来,作为大哥,开心经常护着自家弟弟妹妹,开心最心疼的就是自家幺弟,特别是伽罗牺牲的那几年,小心从不与其他人讲话,让大家更难懂小心了,花心甚至还说小心是冷血无情,对伽罗牺牲的事情一点伤心都没有,开心也有一段时间这么认为,可当他看到了小心的记事本之后就不再这么认为了,他记得博士说过“有一些人不是没有感情,只是他不善于表达。”


开心熟知小心爱吃水果和他爱吃西餐,在伽罗牺牲的时候对小心尤为照顾,特别是到伽罗祭日小心出去淋雨的时候更为关心...

小心是宅家最小的孩子,家里人都很宠他,小心沉默寡言,就连开心他们也很难理解小心到底是什么意思。


反观开心,作为大哥的他非常开朗,什么心思家人都可以一眼就看出来,作为大哥,开心经常护着自家弟弟妹妹,开心最心疼的就是自家幺弟,特别是伽罗牺牲的那几年,小心从不与其他人讲话,让大家更难懂小心了,花心甚至还说小心是冷血无情,对伽罗牺牲的事情一点伤心都没有,开心也有一段时间这么认为,可当他看到了小心的记事本之后就不再这么认为了,他记得博士说过“有一些人不是没有感情,只是他不善于表达。”


开心熟知小心爱吃水果和他爱吃西餐,在伽罗牺牲的时候对小心尤为照顾,特别是到伽罗祭日小心出去淋雨的时候更为关心。


平日里有空的也就只有开心了,甜心忙着研究生化武器,粗心忙着保养武器,花心就不用多说了,花:我真**谢谢你。伽罗又忙着买菜,伽某:没错我就是大名鼎鼎的菜市场战神。而小心和开心就是坐在沙发上玩魔方,看电视,吃零食。


今天除了开心和小心,其它人都去做任务了,要好几天才能回来,“好饿啊,谁来救救孩子啊……”不用想都知道是开心在哀嚎,(私设阿小不会做饭)

  

"开心,我们去超市买点吃的吧。"

  

"嗯,好啊,终于有东西吃了!" 

  

小心是因为腿受伤了才没去做任务,开心走到宅家外,背起小心飞到超市,到了超市,开心将小心放到购物车里,"这样不太好吧……""哪里不好了,我觉得坐在购物车里可好玩了。"小心听到大哥的话,也没多说什么,乖巧的坐在购物车里。


开心刚放下小心就推着购物车直奔零食区,将货架上的零食成堆成堆地往里放,连价格都不看。


"太多了,购物车装不下了,我们走吧。"


"唉,好吧,我下次来多买一点。"


到了结账的时候,开心的的钱果然不够了,开心望着自己手机里的余额,心里mmp,后悔自己为什么不看价格,小心似乎是看出了大哥的囧境,将自己手机的支付码拿出来给收银员扫,开心感觉很愧疚,出去超市的时候去旁边包子店给小心买了五个包子。


回家的时候,开心两只手提着零食,小心一只手提着包子,回家之后,俩人简简单单做了一顿晚饭就坐在沙发上看电视,搞完之后开心表示刚才看恐怖片吓到了,要求小心和他一起睡,小心也是很无语,因为是开心自己要看恐怖片的,到头来自己怕得要死,没办法,谁让他是自己大哥呢,睡就睡吧,这样也好。


次日回来的宅家人看着满地的零食石化,默默收拾着,伽某去到开某的房间将小某抱出来放到沙发上。


____________


家人们,我本来是不想更文的,结果发现最近几天好多人看我的文,过几天会出卡小开车车~的文。

卿染不是卿软

【小心X甜心】甜文55

小心永远也忘不了那一幕

自己爱的女孩浑身湿漉漉地被绑在木桩上,布料贴合着肌肤,湿答答的发黏合在一起,发末一滴一滴地向下滴着水珠

她脚边的冰块已经融化了,越来越多的积水凝聚着,向四周弥散,润湿了泥地变成深褐色

甜心的脸边那覆盖了几乎半张脸的巴掌印映衬在她的白净小脸上显得很狰狞,就像一个刻骨铭心的痕迹

小心的秀眉紧紧地对在一起,只剩一串急促的紊乱吐气

他的心霎时分崩离析,每跳动一次都跟着撕扯着般,心疼极了

他几乎是下意识就攥紧了拳头怒目着站在甜心身旁的黑衣人,感到一股愈烧愈烈的火气在心间迸发转而直冲颅顶

[还挺快的,不错不错,刚刚还和你老婆谈到你呢]

黑衣人勾着一抹不屑和令人作口区...

小心永远也忘不了那一幕

自己爱的女孩浑身湿漉漉地被绑在木桩上,布料贴合着肌肤,湿答答的发黏合在一起,发末一滴一滴地向下滴着水珠

她脚边的冰块已经融化了,越来越多的积水凝聚着,向四周弥散,润湿了泥地变成深褐色

甜心的脸边那覆盖了几乎半张脸的巴掌印映衬在她的白净小脸上显得很狰狞,就像一个刻骨铭心的痕迹

小心的秀眉紧紧地对在一起,只剩一串急促的紊乱吐气

他的心霎时分崩离析,每跳动一次都跟着撕扯着般,心疼极了

他几乎是下意识就攥紧了拳头怒目着站在甜心身旁的黑衣人,感到一股愈烧愈烈的火气在心间迸发转而直冲颅顶

[还挺快的,不错不错,刚刚还和你老婆谈到你呢]

黑衣人勾着一抹不屑和令人作口区的嗤笑悠哉悠哉地看着对面的小心

甜心同样随着黑衣人的话音缓缓抬起头来看到对面的小心,四目相对,交织着讯号,甜心此时的眼内好似一片茫然和看到他时的怔神,小心闪过浓浓的心疼,而后浑然被激怒般攥紧的拳头颤抖着死死盯着黑衣人

[欸,表情别那么凶,我们来简单玩个游戏]

黑衣人从裤腰间扣着的夹扣里掏出一把手枪正对着小心,打开了弹匣,露出6个装弹口,他拿出一枚金黄色子弹放到其中,大拇指转动着弹匣,宛如一个转盘没有停歇地转动

那枚子弹闪烁着金属锋芒,闪着锃亮的光,泛着无一丝温度的危险气息

[俄罗斯转盘,来赌一赌吧,六分之一的概率]

几乎是毫不犹豫地将弹匣合上,发出一声子弹上膛的声响,咔哒声回荡在寂静的三人之间显得那般突兀

黑衣人没有给任何反应机会,对准甜心的太阳穴扣动扳机

整个过程前后不超过两秒,但他扣动扳机那一瞬间小心却觉得时间过的比流年还长久

那是一种好像世界都跟着背离自己的感觉,所有的一切都停止了运转般绝望

解忧印象

  真的会被笑死

 (我打了好多tag

  真的会被笑死

 (我打了好多tag

北京甜皮鸭

伽小在提瓦特的那些事儿3

咩咩咩,继续。(我这只鸽子居然也会码字了)

——————————————————————————

  派蒙一听连忙回答“等等!你们这么着急离开,是不是就是去寻找离开这里回到你们家园的办法?”

  “没错。”

  “那你和我们一起走吧。我和她都是旅行者,来到这里也有一段时间了,对路人什么的,都比较熟悉,我们和你们一起走吧。”

  伽罗和小心对视了两眼,点了点头。

  派蒙害怕他们两个可能还不同意,又继续说道“还有啊,你们在路上风餐露宿,连个房子都没有,我们正好有房子……?!居然同意了!?我还以为你们有多不好说话呢……特别是他”派蒙看向小心,“冷冰冰的,好像一座大冰山。这让我想起了某些...

咩咩咩,继续。(我这只鸽子居然也会码字了)

——————————————————————————

  派蒙一听连忙回答“等等!你们这么着急离开,是不是就是去寻找离开这里回到你们家园的办法?”

  “没错。”

  “那你和我们一起走吧。我和她都是旅行者,来到这里也有一段时间了,对路人什么的,都比较熟悉,我们和你们一起走吧。”

  伽罗和小心对视了两眼,点了点头。

  派蒙害怕他们两个可能还不同意,又继续说道“还有啊,你们在路上风餐露宿,连个房子都没有,我们正好有房子……?!居然同意了!?我还以为你们有多不好说话呢……特别是他”派蒙看向小心,“冷冰冰的,好像一座大冰山。这让我想起了某些……唔…唔”

  旅行者连忙捂住派蒙的嘴,让她不在继续说“看样子时间也不早了,我们赶紧出发吧。”

     伽罗和小心也不多追究,答应了下来。

  “让我看看地图,emmm……我们需要从蒙德城,走到晨曦酒庄那边,通过石门,就能够到达璃月了。”

  伽罗看了看地图“看起来路途好像比较远,我们动作要快点了。”

  小心看着旁边的奔狼领说“为什么不沿着这条路去?从奔狼领走似乎会更节约时间。”

  派蒙解释“因为那里有很多的魔物,脾气还特别暴躁,再加上那里有从稻妻偷渡过来的兽境猎犬,唔……想想就吓人。还有内个北风狼王,总之,那条路上有很多危险,平时很少有人进去,我们为了你们的安全,就选择了另一条比较安全的路。”

  “放心吧,我们有能力保护好自己的。再说,就算我和小心超人应付不来,这不还有你们两个嘛。”

  “这样啊……旅行者,你觉得怎么样?”派蒙挠了挠头。

  “如果你们真的很赶时间的话,我可以带你们走奔狼岭那条路。不过要记得注意安全,不要走散了。”

  “嗯。”

  四人收拾收拾就出发了,在路上,伽罗变成魔方在小心手里,把派蒙吓了一跳。

  “等等!伽罗呢?他怎么突然就不见了!”派蒙四处查看,并没有伽罗的身影。

  “在这。”小心拿出魔方。

  派蒙不可置信地张大了眼睛“我的天哪!他居然还会变形?!啊……看来你们的实力和旅行者一样强大呢,惹不起惹不起……”

  这一段小插曲后,终于踏上了旅途。

  刚刚到达奔狼领,和派蒙说的一样,一眼就看见了一处丘丘人营地。

  因为小心的洞察力比常人要敏锐一点,所以等旅行者反应过来时,小心已经拿着双刀就冲了出去。

  “旅行者,你说,小心超人会不会有危险啊?”

  “嘘——小声点,你看。”旅行者用食指堵住了派蒙的嘴。

  “天哪……他们两个之间的默契也太好了吧?你说,这真的是普通的友谊吗?我和你之间的友谊都未必能达到这种程度。”

  就趁派蒙说话的期间,小心和伽罗已经结束战斗了。

  “感觉也不是很困难。”伽罗这时也不忘关心小心超人“小心超人,你感觉怎么样?”

  “还好,比星星球的怪兽好打多了。只不过……”小心拿起丘丘人掉落的面具“这是什么?”

  旅行者和派蒙看见他们两个已经结束战斗了便跟了过来。派蒙看见小心手里的面具和他脸上的表情“啊,这个是击败丘丘人之后掉落的面具。怎么样?是不是很好看?”

  “………………”

  “啊…这……好了,我们快走吧,再不走的话,其他的魔物就要来了。”派蒙一见小心不想多说话就急忙转移了话题。

  旅行者“噗……”

  “喂!你笑什么?!丘丘人脸上的本来就很好看啊!我又没有说错!明明就是小心超人不愿意回答的嘛……你居然还笑我…………好生气啊!”派蒙跺了跺脚。

————————————————————————

摸完了第三章。后面你们想要看谁和伽小的互动,我会尽量写的。

  

  

  

  

  

卿染不是卿软

【小心X甜心】甜文54

  头痛欲裂

甜心只觉得后颈处一阵阵剧痛,一下下刺激着神经,难受得甜心的额头处沁出一层薄薄的冷汗

都说人们在最危险的时候心底总会想起爱人

甜心有了点意识之后第一个想到的就是小心,必须要赶紧回去,他还在原地等自己

甜心忍着剧痛皱着眉缓缓睁开眼,尝试着活动了一下手脚,发现自己双脚被绑在木桩,双手反扣在木桩背后,绑的很紧,甜心动了动无济于事,只有肩头随着起伏的动作抖动着

甜心皱着的眉头向里更深了几个度,恐惧和无力感油然而生,双手双脚都被禁锢,没有办法施展超能力,于她而言有些棘手

不过她还是强压下心底的不安,保存了些许体力不再挣扎,冷静下来环视着周遭的环境以及思虑着此时的情况

看起来是一...

  头痛欲裂

甜心只觉得后颈处一阵阵剧痛,一下下刺激着神经,难受得甜心的额头处沁出一层薄薄的冷汗

都说人们在最危险的时候心底总会想起爱人

甜心有了点意识之后第一个想到的就是小心,必须要赶紧回去,他还在原地等自己

甜心忍着剧痛皱着眉缓缓睁开眼,尝试着活动了一下手脚,发现自己双脚被绑在木桩,双手反扣在木桩背后,绑的很紧,甜心动了动无济于事,只有肩头随着起伏的动作抖动着

甜心皱着的眉头向里更深了几个度,恐惧和无力感油然而生,双手双脚都被禁锢,没有办法施展超能力,于她而言有些棘手

不过她还是强压下心底的不安,保存了些许体力不再挣扎,冷静下来环视着周遭的环境以及思虑着此时的情况

看起来是一个隐蔽性很好的废弃工厂,至少甜心从来没有来过,自己意识消失前她还打算救助老婆婆,看来现在是自己善心泛滥了,本身老婆婆的出现就漏洞百出

只是利用了她的善良

可是甜心思来想去都没有想到自己招惹了谁,突然像是想到了什么不好的回忆,她的脸色此时凝成一团

真的非得说一个仇家,可能是那个还没来得及完美解决的黑衣人事件

这个念头刚一出现,从远处慢慢走向她的一抹黑影证实了这个猜想

由远及近,黑影越来越清晰,废弃工厂里似乎还有些厚重没有打扫的枯萎落叶,黑衣人踩在落叶上发出一声声愈来愈清脆的沙沙声,落进甜心心底除了寒颤再无其他

他的手里似乎还提着一桶水,距离越来越近时,甜心还可以听到水里的冰块晃动挤压碰撞发出的叮铃声

死死地盯着他来到自己跟前,屏息等待他的下一步动作

他的声音很沙哑就如响蛇般带着点狠毒

[初次见面,送你份大礼,不知道你是否喜欢]

下一秒,刺骨如刃的冰水从头顶灌下,几乎是一瞬间,甜心就觉得身体所有的感官都迟钝得像失去知觉般,冰水淌过果露的肌肤就好似一把把无形的小刀扎进肌肤,冷得她窒息

甜心忍不住倒吸一口凉气

大颗的冰块砸在身上,甜心一时也分不清是脖颈处的疼痛更加占据主导还是身体受冷带来的寒骨更令她痛苦

她的发丝黏在一起湿答答地贴在冰清的小脸上,垂在自己的衣服上,发尾无间断地滴落着水珠

浑身湿透了,浅色的衣服紧紧贴在自己的肌肤上,曼妙曲线毫无保留地被勾勒,春光在湿身情况下都好似变得若隐若现

她此时的情形有些许狼狈,但却丝毫不减半分她的姿色,反而多了几分魅惑

[啧啧啧,还是个好货,对我露出这副表情,你知道吗,你越是这样,我越兴奋]

甜心望着他猥琐近乎癫狂的笑意,只觉得一阵恶心,怒目着他

黑衣人眼底的贪婪和疯狂不减,饶有兴趣地伸手想捏起甜心的下巴,但被甜心躲开了

[滚开]

长相甜美的她说出这句话时倒是真有那么几分令人发怵

黑衣人面上的笑僵住,而后迅速地消失,收回了手,也不恼只是痴狂地大笑

甜心用那双沾染着冰水而变得水汽氤氲的眸憎恶地瞪着他,若不是他,小心先前也不会经历那么大的痛苦,看他的状态好似也不太正常

[你这么漂亮,玩起来感觉很不错吧,不过我猜,很快你的老公就会来找你了?]

他复而瞳孔收缩,从喉咙里发出一声如野兽般低沉令人做口区的阴笑,而后愈来愈大声,因着兴奋好似呼吸都跟着抖动着

[你说,在你老公面前和你xx是不是很刺激]

疯子,恶心

甜心在心底已经不知道骂了他多少句了,但她知道此时无能狂怒毫无意义,大脑里飞速头脑风暴,思虑着下一步的动作

这个人的精神好似捉摸不透,要想拖延时间的话,可不知道他喜欢别人反抗还是迎合,不过当下如果能松绑是最好的结果

正在头脑风暴,只觉得面上突起一阵火辣的疼,而后是应着这个毫无预料好似用尽了全身气力的巴掌而将头侧向一边

甜心真的觉得自己的脸上此时定迅速地浮现红肿,自己也随着这个巴掌被扇得头晕目眩

[臭XX,说啊,回答我]

甜心浑身颤抖着,心底的怒火在燃烧,瞳孔震颤,呼吸紊乱,如果此时她松绑,她定让他付出十倍偿还

黑衣人望着甜心偏过头露出的半边红印脸,无言好几秒,此时仿佛又换了个人一样,连语气都温柔了几分,就好似真的关心她

[这么漂亮的脸,疼不疼]

甜心眼底憎恶的流光更甚,他越是欺压自己她越是不服气,越想反抗,将头重新面向黑衣人,咬着牙从牙缝里挤出三个字

[神经病]

一经说出,黑衣人那伪善的面容此时重新换上兴奋的神态,眼底的快感更深,发出一声声令人发怵的颤笑

伸手抓住了她头顶的发,向上拉扯,强迫甜心盯着他的眼睛

[对,我是,再多骂一点]

甜心只觉得头皮仿佛连着心,细细麻麻如被蚂蚁啃噬的刺痛感从头顶传来,脸边的火辣感,浑身冰冷的寒意,脖颈处的阵痛,甜心觉得心力交猝,但眼底的憎恶如刀的眼神始终如一

如果没有他,小心不会遭受心灵痛苦

……

小心在对于他来说错综复杂的巷子里绕了很久,心底焦躁万分,他不知道为什么此时就是觉得,很想看着他的女孩,不然心底无法安心

他给她打电话,显示的是已关机

他皱着眉头打开了定位系统,甜心的位置信息好像被干扰了,她此时的位置信息显示在福利院

小心焦躁地像无头苍蝇,不知如何是好,随着时间推移,他感觉心底那股束缚感越来越松,不太好的记忆好似就要喷涌而出

毫不夸张地说,他感觉现在真的要疯了

突然兜里沉睡的小泡泡人惊醒,这是甜心刚刚在离开的时候给他的精神慰籍,说【阿小,你要实在放心不下,这个泡泡人会告诉你我的情况的】

小泡泡人的表情此时很焦虑,飘在空中用两只小圆手捏着小心的肩膀拉着他好似想带他去一个地方

小心看着甜心的小泡泡人,感到空虚的心适才渐渐弥补了一小块,许是心有灵犀,小心很快就反应过来甜心有危险

心底一阵无措,瞳孔紧缩,好似跌入深渊,就仿佛此时遇到危险的是自己

小心回神朝着泡泡人点了点头,泡泡人了然般迅速变大,小心瞬移到泡泡上,任由着泡泡带着自己

天边那抹绚丽多彩的傍晚云霞还没有完全消散,只是此时晃眼明目的色彩变得有些暗沉,仿佛连着天空都跟着阴郁了几分

小心感到心底一阵无章跳动,好似在昭示着什么,下意识伸手抚上了胸口处感受着强有力的心跳

好像在呻吟……

卿染不是卿软

【小心X甜心】甜文53

  将晓晓送回福利院时已经是临近傍晚了

晓晓小手里捧着三人的合照扬着纯真的笑容同他们摆手告别

照片中他们俨然像一家三口般依靠在一起,或许还要多亏了摄影师,是他让羞涩不自然的小情侣一步步贴近

[小心哥哥,你们结婚一定要告诉我]

知道甜心可能会逃避,晓晓很聪明地选择了向小心发出提问

小心余光瞥了眼一旁因窘迫而微低着头的女孩,微不可及地浅笑

[嗯]他淡淡地应着,朝着晓晓点了点头

自然而然地将大手放在了她蓬软的藻发上,指尖在发尾间打着圈玩逗着

甜心感受着头顶大手的动作,真的羞死了

甜心还未从这阵温柔漩涡中抽离,他的大手顺着自己的手臂向下游走,试探着摸索着,将指腹一下一下摩挲着她如雪般......

  将晓晓送回福利院时已经是临近傍晚了

晓晓小手里捧着三人的合照扬着纯真的笑容同他们摆手告别

照片中他们俨然像一家三口般依靠在一起,或许还要多亏了摄影师,是他让羞涩不自然的小情侣一步步贴近

[小心哥哥,你们结婚一定要告诉我]

知道甜心可能会逃避,晓晓很聪明地选择了向小心发出提问

小心余光瞥了眼一旁因窘迫而微低着头的女孩,微不可及地浅笑

[嗯]他淡淡地应着,朝着晓晓点了点头

自然而然地将大手放在了她蓬软的藻发上,指尖在发尾间打着圈玩逗着

甜心感受着头顶大手的动作,真的羞死了

甜心还未从这阵温柔漩涡中抽离,他的大手顺着自己的手臂向下游走,试探着摸索着,将指腹一下一下摩挲着她如雪般娇嫩的掌心,感受着她那温热的体温

甜心感到一阵痒痒的,不自然地扭过头看向他,一副怔然心慌的模样,白皙如玉的脸那抹潮红异常显眼

小心毫不心虚地对上她的眼睛,唇角毫无保留地上扬,指腹没有停止摩挲她掌心的动作,慢慢探进她指尖的缝隙,与她十指相扣

他其实什么都懂,只是不善言辞,只是闷骚罢了

这是他们第一次十指相扣漫步

他的掌很大,轻而易举将她小巧的手团在手心仍有剩余,掌心相握,炽热的火源好似点燃于交触点,好似都温热得沁出一层细汗

甜心眨了眨眼,微仰着头悄悄看了眼身侧的小心,他自始至终眼皮合着惬意的心境微眯,不喜笑的他居然一路都挂着甜心心欢的浅笑

他没有松手的意思,她也没有

时至傍晚,天边丝丝云云缭绕,如一个调色盘,大胆绚丽的色彩杂糅着渲染着,分层渐变色的天空美轮美奂

[阿小,你看,好漂亮]

甜心空余的手抬手指了指天,语气欢愉得如华章跳跃的音符

小心先是看了眼身旁的小女孩,见她笑得璀璨,跟着增大了嘴角的弧度顺着她指尖的方向看向了天

[好想跟你一起就这样一直看着这样的天]

甜心憧憬着,感叹着,心中种下幸福的种子渐渐萌芽,势如破竹窜天迅速生长

与自己十指相扣的大手加大了几分力度,像是在传递着承诺

[就我吗?你不是说,男孩女孩都喜欢]

许是从来没有想到小心会这样回答,甜心突地就失去了所有的思绪,脑里咕噜咕噜冒着泡,小心的话就像涟漪,回荡着牵引着心

就在久到小心以为甜心因为害羞选择不回应时,她那较平日软柔的嗓音响起

[我期待着]

甜心将扣在他手背上的手指指尖轻轻描摹着他指末的关节撩逗着

小心感受着小女孩的动作,心中一触,眼底的只对她流露的柔情更甚

穿过人行街道,繁华的商业街,小商贩叫唤着,小孩子追逐玩闹着,各个店铺的商品满目琳琅,一派祥和朴实的场景

甜心望着店铺橱窗摆放的物什,突地想起这几天她瞒着小心找人定制了一个魔方,不知道是否完工了

刚好去看一眼吧

甜心晃了晃与他十指相扣的手臂,[阿小,我去做点事情,很快就回来]

小心下意识地皱了皱眉,不知道为什么,他心底好像有一股强烈的冲动,心底被封印的某处好像在颤抖着

对于甜心的离开,他不知道为什么没由来地害怕焦虑,就好似她之前差点彻底离开自己的感觉,他好像已经经历过了一次失去她的痛苦

可是他什么都想不起来

他不依,稳了稳手臂不让她继续晃动,一脸正色地看着她

[我跟着]

甜心几乎是下一秒就开口拒绝,对付小心最好的办法就是更凶

[不行,我去去就回来,你不准跟着]

小心看着甜心鼓起的双腮如两个小球,佯装生气的模样一下子击中了小心的软肋

两人就这样僵持了一会

小心皱着眉面色不改,但最终还是叹了口气,让甜心挣脱了自己握着她手的禁锢

女孩离开时还朝自己招了招手,得逞的笑容就如清风般柔和美好,就像是在给他一个安心

小心怔怔地望着此时空空的掌心,上面那灼热的温度慢慢消散,心底的不安不减,总觉得心底有一处声音在警告着什么

终是放心不下而后在稍远的距离跟上甜心

……

定制魔方还没有彻底完工

甜心礼貌地朝店主道谢,想到还在原地等待自己的小心,隽秀的容颜总是用一潭汪洋深深地看着她

她心情极好地迈着步子赶回原地,此时此刻仿佛连脚都不着地如飞般轻盈

她抄的是小路,错综复杂的巷道于甜心来说并不难

但对小心来说就不一定了

他跟丢了,望着看起来一模一样的巷子,好似一模一样的建筑,他秀眉皱得更深,心底的不安愈烈

就在甜心快要离开巷子时,在一条四下无人的小街,她听到了一声求救

甜心心下一惊,下意识地寻找声音来源

虽然觉得这寂静的巷子出现求救诡谲万分,但她也顾不得那么多了,当下别人的需求更重要

找到了声音来源,是一位看起来年迈的老婆婆,她躺在地上,手扶着心脏处,脸上密密麻麻的皱纹如龟裂的裂缝褶皱在一起,抓着救命稻草般颤着手指着滚落到不远处的药瓶

娇小的身影蜷缩在一起看样子可怜极了,就好似命悬一线般,她还在不停地用枯藤般哑哑的嗓音重复着

[药……]

甜心也来不及想那么多,慌忙捡起药瓶,背对着老婆婆旋开了瓶盖抖出药片

正欲转身,突然肩颈处感到一阵剧痛,几乎是一瞬间,明亮的世界就好像切断了般变黑,失去了意识

DAISY娃娃菜
大家还是小心一点,我不认识这人...

大家还是小心一点,我不认识这人,直接来发消息,无语了  

大家还是小心一点,我不认识这人,直接来发消息,无语了  

一只肉鸭(桑橙)

下车时小心电动车!!!

今天下公交车时被一辆电动车撞了,因为那个公交站只有一个小绿牌,位置很紧,虽然不清楚为什么一定要从那过去,而且公交车已经停下来了,肯定有人下车,而且下车的门那里是视觉盲区,看不见左右的。还是和那个姐姐道了歉,那个姐姐也和我说抱歉,最后大家都当没发生过。


但大家也要小心,虽然我只是磨破了点皮,但不一定每次都是轻伤,也不是每一次都能遇见脾气好的人的,大家一定要注意安全啊!!!

今天下公交车时被一辆电动车撞了,因为那个公交站只有一个小绿牌,位置很紧,虽然不清楚为什么一定要从那过去,而且公交车已经停下来了,肯定有人下车,而且下车的门那里是视觉盲区,看不见左右的。还是和那个姐姐道了歉,那个姐姐也和我说抱歉,最后大家都当没发生过。


但大家也要小心,虽然我只是磨破了点皮,但不一定每次都是轻伤,也不是每一次都能遇见脾气好的人的,大家一定要注意安全啊!!!

卿染不是卿软

【小心X甜心】甜文52

  开心对于昨天在围观上的评论说到做到,他真的去包子店敞开肚皮连炫了二十笼肉包子外加杂七杂八

他边哼着小曲,偶尔打个饱嗝,抚着肚皮大步流星回到宅家

[我回来了]他【框】地一声打开了宅家大门,嘴角咧到耳根,笑眼如月

坐在沙发上对着粗心勾肩搭背的花心和粗心都回过头看向了他,粗心配合得眯起眼向他摆摆手,露出比翼天使般的笑颜

[他们两个不在吗]开心睁开眼环视着室内,转而又眯起眼露出欣欣笑意

花心搭在粗心肩上的大手一下一下拍打着他的肩头,嘴角扬起意味深长的笑,合着手那略玩味的节奏

[小情侣刚刚调情完,这会陪他们的干儿子晓晓去电玩城了]

花心的调调有些吊儿郎当,平添了他们关系几分暧昧的气息...

  开心对于昨天在围观上的评论说到做到,他真的去包子店敞开肚皮连炫了二十笼肉包子外加杂七杂八

他边哼着小曲,偶尔打个饱嗝,抚着肚皮大步流星回到宅家

[我回来了]他【框】地一声打开了宅家大门,嘴角咧到耳根,笑眼如月

坐在沙发上对着粗心勾肩搭背的花心和粗心都回过头看向了他,粗心配合得眯起眼向他摆摆手,露出比翼天使般的笑颜

[他们两个不在吗]开心睁开眼环视着室内,转而又眯起眼露出欣欣笑意

花心搭在粗心肩上的大手一下一下拍打着他的肩头,嘴角扬起意味深长的笑,合着手那略玩味的节奏

[小情侣刚刚调情完,这会陪他们的干儿子晓晓去电玩城了]

花心的调调有些吊儿郎当,平添了他们关系几分暧昧的气息

几分钟之前

甜心娇小玲珑的身躯混杂着她身上的馨香窝在自己怀里,小心本是因心疼不想让她再练剑,拉过她的手臂将她拥入怀中禁锢

却不想好像引蛇上身了

怀中的佳人因身体剧烈运动后面起潮红,水汽氤氲,仿佛身上任意一处都被浸湿,樱唇润玉饱满,身上竟仍是流溢着让他心迷的沁香

大汗淋漓,微透的上衣将她的春光若隐若现地展现在他身下

她一如那个让他泄欲的春梦般秀色可餐

更让小心心痒燥热的是甜心用自己曲线优美的凶器紧紧地贴合着他,忘情地吻着自己,拿着那把小木剑在他胸口撩逗地划着圈,望着他的眼神痴迷魅惑

小心喉结滚动了一下,面起一阵微不可及的红晕,慌不择路地将视线转移

两人之间的暧昧气息陡然上升,情爱的燥热快意将他们围得至深

小心心底逐渐压抑不住的欲望是被兜中的手机响起的手机铃声强消下去的

他松了口气亦也叹了口气,他想要,可是他不能,至少结婚前不能

甜心将小心的反应收入眼底,止不住想笑,但又心底为这通电话破坏了氛围而感到有点小失落

小心没有将怀里的女孩撒手,而是紧了紧几分接起电话

【小心哥哥,你前几天答应我去的电玩城今天可以赴约吗】

小心摁的是免提,晓晓青涩奶萌的嗓音透过电话的砂音显得更嫩了几分

小心微皱起眉头,几乎是不可捉见的程度,但还是被视线一刻都没有从他脸上移开的甜心发现了

小心是记得答应过这个小孩要带他去电玩城,但居然已经几天过去了吗……可是为什么什么记忆都没有

甜心看着他的秀眉眉头向内微挤,眼眸微沉的样子以甜心对他的了解一看就是在思考

她的心突地提了起来,不能再提起这几天的事,刺激到小心就不好了

她赶紧将额头抵在他胸膛蹭了蹭,环在他精壮的腰上的手紧了紧几分,娇嫩如水的她居然仍在挑逗着自己

小心猛地将挤向内侧的眉向上扬了几度,思绪全然被打断,宠溺地看着怀中的女孩

【晓晓,我和你小心哥哥待会就带你去玩】趁着小心分神的功夫,她语气不改平常对着电话那边的小孩轻声说着

晓晓显而易见的愉悦,乖巧应了声【好,我等你们】而后便挂了电话

甜心心底松了口气,仰头对上她扑着的男人那痴醉的目光,干脆一不做二不休,既然要分他心直接假戏真做

甜心转而勾住了他的脖,应着他渐渐贴近的唇吻得难舍难分,本是只想让他分神此刻好像自己也要沦陷进这情爱的淤泥漩涡

他是个正常男人,更何况怀里的她是自己心悦了十年的女孩,他自知经不起她的撩逗

舌细细地擦过每一处,空气中渐起怀中女孩因舒服而起的片片低低的呻吟,令人脸红心悸的吻声久久回荡

……

甜心牵着晓晓的小肉手,悠哉悠哉地漫步在电玩城,刺眼夺目的霓炫光,密布相连的游玩机,激昂宣扬的音乐,游玩机里此起彼伏一闪而过的画面,狠狠地吸引了晓晓的注意

他的眼里闪着平时鲜少流露的星光,拉着甜心慢跑着穿梭在机器间

小心紧紧跟在嬉笑的他们身后,目光从未离开过那抹倩影

他看着女孩温柔如溺的侧颜,生个孩子应该挺幸福的,她应该会喜欢

[小心哥哥,我们来比赛车]晓晓回过头看着身后痴痴望着甜心的他,手指指着不远处的全息摩托

小心适才回过神,愣愣地对上甜心同样回望着他的目光,好像在笑他,幸福而倾慕的眼神流连在他身上

小心浅笑着望向晓晓点点头,拿起旁边的头盔单膝跪地轻轻地帮晓晓戴上,晓晓唔了一声,小肉手举起来摸上小心放在头盔两侧帮他摆正的大手

甜心捂着嘴看着这副场景,还真是温馨,小心以后当爸爸定是这么有魅力

虽然小心真的很尽力在让晓晓了,但实力悬殊摆在那,晓晓最终还是没能赢过小心

小心帮他将头盔取下来的时候,晓晓那比来电玩城游玩还要激动的表情露出,直直地看着面前俊朗隽秀动作温柔的小心

[小心哥哥,你真的好厉害,所以你和甜心姐姐如果有了宝宝我可以当他们的哥哥吗]

典型的前因后果毫不相关

许是都没有想到晓晓会说这句话,小心一时愣住了没有任何反应,甜心只感觉面上飞起一片绯红,异常羞涩,深深地埋着头回避了这个问题

小心缓过来后,自然地轻轻笑出声,从鼻息里发出一声极轻的【嗯】,酥人至骨

[当然可以]

对于小心的回答甜心只是将头埋得更低了,所以这是默认了生宝宝

甜心抿着唇大脑一片飘飘然,不敢再看着两人,急急地略过他们,丢下一句

[我去拍大头贴]

小心听着她急切的发音和不稳的脚步,目视着她娇俏的身影,他明白她害羞了

对于晓晓发出的提问【真的吗】他忽而心情极好地深了深嘴角的弧度,揉着他的头

[真的]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