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小心那些哥哥们

18248浏览    133参与
裴兮

漫画简介:

  海莉在7岁那年父母双亡,机缘巧合下被领养到公爵家,公爵夫妇虽然很疼她,但不久便离世,海莉在三个哥哥的各种虐待下过了20年之后终于出嫁,本以为就此逃离了魔爪…

  怎么一觉醒来,重新回到了噩梦般的儿时?!不行,这次我决不能这么忍气吞声的活下去!…

漫画简介:

  海莉在7岁那年父母双亡,机缘巧合下被领养到公爵家,公爵夫妇虽然很疼她,但不久便离世,海莉在三个哥哥的各种虐待下过了20年之后终于出嫁,本以为就此逃离了魔爪…

  怎么一觉醒来,重新回到了噩梦般的儿时?!不行,这次我决不能这么忍气吞声的活下去!…

Unicorn_

小心那些哥哥们漫画和小说

简介:海莉在7岁那年父母双亡,机缘巧合下被领养到公爵家。

(完整版请看v:peach9993)

公爵夫妇虽然很疼她,但不久便离世,海莉在三个哥哥的各种虐待下过了20年之后终于出嫁,本以为就此逃离了魔爪… 

怎么一觉醒来,重新回到了噩梦般的儿时?!不行,这次我决不能这么忍气吞声的活下去!…

[图片]


简介:海莉在7岁那年父母双亡,机缘巧合下被领养到公爵家。

(完整版请看v:peach9993)

公爵夫妇虽然很疼她,但不久便离世,海莉在三个哥哥的各种虐待下过了20年之后终于出嫁,本以为就此逃离了魔爪… 

怎么一觉醒来,重新回到了噩梦般的儿时?!不行,这次我决不能这么忍气吞声的活下去!…


安琪儿
《小心那些哥哥们》漫画+小说...

《小心那些哥哥们》漫画+小说


海莉在7岁那年父母双亡,机缘巧合下被领养到公爵家,公爵夫妇虽然很疼她,但不久便离世,海莉在三个哥哥的各种虐待下过了20年之后终于出嫁,本以为就此逃离了魔爪… 怎么一觉醒来,重新回到了噩梦般的儿时?!不行,这次我决不能这么忍气吞声的活下去!…

需要看我个人简介

《小心那些哥哥们》漫画+小说


海莉在7岁那年父母双亡,机缘巧合下被领养到公爵家,公爵夫妇虽然很疼她,但不久便离世,海莉在三个哥哥的各种虐待下过了20年之后终于出嫁,本以为就此逃离了魔爪… 怎么一觉醒来,重新回到了噩梦般的儿时?!不行,这次我决不能这么忍气吞声的活下去!…

需要看我个人简介

木冇鱼丸!

韩漫小说资源

守护女主角哥哥的方法

公爵的契约未婚妻

不要小看女配角

绿荫之冠

某天成为公主

小心哥哥们

这一世我来当家主

被废弃的皇妃

魔女的逆袭

某个继母的童话

杀死恶女

苏丹之花

试着换个类型吧

重生敌国当团宠/遇光重生

在监狱捡到忠犬男主

恶女是提线木偶

我的三个暴君哥哥

爸,这婚我不结

完结后捡了个男二

全知读者视角

女巫和龙的新婚日记

恶役只有死亡结局/恋爱手游的男主都很危险

虽然是继母但是女儿太可爱了

请忍耐,大公

身为继母的我把灰姑娘养的很好…

低偿,简介加v哦

守护女主角哥哥的方法

公爵的契约未婚妻

不要小看女配角

绿荫之冠

某天成为公主

小心哥哥们

这一世我来当家主

被废弃的皇妃

魔女的逆袭

某个继母的童话

杀死恶女

苏丹之花

试着换个类型吧

重生敌国当团宠/遇光重生

在监狱捡到忠犬男主

恶女是提线木偶

我的三个暴君哥哥

爸,这婚我不结

完结后捡了个男二

全知读者视角

女巫和龙的新婚日记

恶役只有死亡结局/恋爱手游的男主都很危险

虽然是继母但是女儿太可爱了

请忍耐,大公

身为继母的我把灰姑娘养的很好…

低偿,简介加v哦

回眸一笑
《小心那些哥哥们》完结小说 简...

《小心那些哥哥们》完结小说


       简介:海莉在7岁那年父母双亡,机缘巧合下被领养到公爵家,公爵夫妇虽然很疼她,但不久便离世,海莉在三个哥哥的各种虐待下过了20年之后终于出嫁,本以为就此逃离了魔爪… 怎么一觉醒来,重新回到了噩梦般的儿时?!不行,这次我决不能这么忍气吞声的活下去!…


喜欢的姐妹看我个人简介

《小心那些哥哥们》完结小说


       简介:海莉在7岁那年父母双亡,机缘巧合下被领养到公爵家,公爵夫妇虽然很疼她,但不久便离世,海莉在三个哥哥的各种虐待下过了20年之后终于出嫁,本以为就此逃离了魔爪… 怎么一觉醒来,重新回到了噩梦般的儿时?!不行,这次我决不能这么忍气吞声的活下去!…


喜欢的姐妹看我个人简介

初羽黎

小心那些哥哥们[人工汉化]

[图片]

有意者加q2274667357

小心那些哥哥们[人工汉化]

有意者加q2274667357

月牙弯弯
《小心那些哥哥们》完结小说 简...

《小心那些哥哥们》完结小说

       简介:海莉在7岁那年父母双亡,机缘巧合下被领养到公爵家,公爵夫妇虽然很疼她,但不久便离世,海莉在三个哥哥的各种虐待下过了20年之后终于出嫁,本以为就此逃离了魔爪… 怎么一觉醒来,重新回到了噩梦般的儿时?!不行,这次我决不能这么忍气吞声的活下去!…

喜欢的姐妹看我个人简介

《小心那些哥哥们》完结小说

       简介:海莉在7岁那年父母双亡,机缘巧合下被领养到公爵家,公爵夫妇虽然很疼她,但不久便离世,海莉在三个哥哥的各种虐待下过了20年之后终于出嫁,本以为就此逃离了魔爪… 怎么一觉醒来,重新回到了噩梦般的儿时?!不行,这次我决不能这么忍气吞声的活下去!…

喜欢的姐妹看我个人简介

抱着椰子的圆滚滚

#少女韩漫#

名称:小心那些哥哥们 

海莉在7岁那年父母双亡,机缘巧合下被领养到公爵家,公爵夫妇虽然很疼她,但不久便离世,海莉在三个哥哥的各种虐待下过了20年之后终于出嫁,本以为就此逃离了魔爪… 怎么一觉醒来,重新回到了噩梦般的儿时?!不行,这次我决不能这么忍气吞声的活下去!…


第一季已完结45话,15rmb

#少女韩漫#

名称:小心那些哥哥们 

海莉在7岁那年父母双亡,机缘巧合下被领养到公爵家,公爵夫妇虽然很疼她,但不久便离世,海莉在三个哥哥的各种虐待下过了20年之后终于出嫁,本以为就此逃离了魔爪… 怎么一觉醒来,重新回到了噩梦般的儿时?!不行,这次我决不能这么忍气吞声的活下去!…


第一季已完结45话,15rmb

雪糕
《小心那些哥哥们》漫画➕完结小...

《小心那些哥哥们》漫画➕完结小说


简介:海莉在7岁那年父母双亡,机缘巧合下被领养到公爵家,公爵夫妇虽然很疼她,但不久便离世,海莉在三个哥哥的各种虐待下过了20年之后终于出嫁,本以为就此逃离了魔爪… 怎么一觉醒来,重新回到了噩梦般的儿时?!不行,这次我决不能这么忍气吞声的活下去!…

喜欢的姐妹看我个人简介

《小心那些哥哥们》漫画➕完结小说


简介:海莉在7岁那年父母双亡,机缘巧合下被领养到公爵家,公爵夫妇虽然很疼她,但不久便离世,海莉在三个哥哥的各种虐待下过了20年之后终于出嫁,本以为就此逃离了魔爪… 怎么一觉醒来,重新回到了噩梦般的儿时?!不行,这次我决不能这么忍气吞声的活下去!…

喜欢的姐妹看我个人简介

匍匐前进的熊呀

*小心哥哥们 第120章

“欢迎回家,兄弟。”

进入豪宅后,尤金(Eugene)听到了熟悉的细声。当他看到Hari来迎接他时,他停止了行走。

自四天前的夜晚以来,这是尤金第一次看到她的脸。第二天,他从黎明离开了豪宅,今天再次站在她面前。

尤金(Eugene)的黑眼睛慢慢地瞥了眼他面前的那个女人。Hari像往常一样对待自己,就像几天前发生的只是一场梦或幻想。似乎她已决定将他当作对待他们之间的事。

Hari真的认为如果她这样做了,她可以抹去当晚发生的一切吗?

尤金歪着头,看着她的脸,有一阵子。即使是在夏天,哈里(Hari)仍穿着覆盖脖子的衣服。也许,有一些他遗留下来的痕迹,因为他暂时无法抑制自己的愿望。嘴唇上的小...

“欢迎回家,兄弟。”

进入豪宅后,尤金(Eugene)听到了熟悉的细声。当他看到Hari来迎接他时,他停止了行走。

自四天前的夜晚以来,这是尤金第一次看到她的脸。第二天,他从黎明离开了豪宅,今天再次站在她面前。

尤金(Eugene)的黑眼睛慢慢地瞥了眼他面前的那个女人。Hari像往常一样对待自己,就像几天前发生的只是一场梦或幻想。似乎她已决定将他当作对待他们之间的事。

Hari真的认为如果她这样做了,她可以抹去当晚发生的一切吗?

尤金歪着头,看着她的脸,有一阵子。即使是在夏天,哈里(Hari)仍穿着覆盖脖子的衣服。也许,有一些他遗留下来的痕迹,因为他暂时无法抑制自己的愿望。嘴唇上的小疤痕也一样。

尤金(Eugene)看到哈里(Hari)的白手在无声中轻轻抓住她裙子的下摆后,慢慢张开了嘴,“我回来了。” 尽管她很紧张,但Hari还是很有信心,他平静地站在他的面前。因此,就目前而言,尤金决定按照自己的意愿来匹配节奏。

“我走了你还好吗?”

Hari停了一会儿,然后回答了可疑的问题:“是的,没什么特别的事。” 好像她已经练习了很多遍,她的回答听起来很自然。

“埃里希在周末回来了一段时间,回到了学院,而我今天见到王子后才回来。”

“他要你先见他?”

但是Hari的神经似乎集中在其他地方。所以她似乎不知道尤金向周围的仆人发出了退缩的信号。

“是的,但是他没有说什么特别。他只是……。”

“哈利……”尤金突然上前走近她。直到他离得很近时,哈里才似乎没有注意到他的存在。

下一刻,尤金抬起哈里的下巴,吻了一下他的红唇,这红唇吸引了他。直到那时,他的心中才充满了满足感。仅仅看着她还不够。当他碰面并亲了亲她的时候,尤金终于可以喘口气了。

显然,如果他将长期以来承受的所有欲望分解开,他将无法停止。因此,尤金很满足于这样亲吻她并抬起头来。

然后他看到了哈里冰冷的脸。尤金也从未想过他会再次吻她。甚至他们现在站着的地方都是一楼的开放式入口,而不是像以前那样安静的露台。

“我很想念你 …”

当尤金轻声窃窃私语时,他面前的紫色眼睛开始荡漾。她眼中的战栗既悲伤又可爱。但是,尤金很高兴得知她的躁动是由他引起的。

“你的嘴唇似乎已经被治愈了……。那时候一定很痛苦”。

也许Hari认为,如果她假装不知道,Eugene可能也会做出决定,好像几天前什么都没发生。因此,如果她曾预料到这样的事情,他将感到遗憾。

实际上,由于他的自私和顽皮的想法,尤金让她一个人呆了几天。因为他希望Hari整天都在考虑他。

尤金(Eugene)故意要让哈里(Hari)一遍又一遍地反思昨晚发生的事情。他想让她困惑,以为当时的行为意味着什么。当他们再次见面时,她应该在他面前做些什么表情,她应该是什么样子,以及他们将来的关系将如何改变。

尤金(Eugene)认为,如果哈里(Hari)想了无数次而变得困惑,那就太好了。只是想象Hari的脑袋充满了他,就让Eugene的嘴变得甜美。

“去皇宫之前,我路过看你的脸。我现在必须再次出去。”

现在望着Hari的脸,似乎她已经像Eugene期望的那样独自思考了几天。这个事实真令人满足。

尤金(Eugene)握住哈里(Hari)仍然坚定的手,将其举起。然后他深情地吻了一下。

“我会回来的…。等等我。”

他认为,如果这样拥抱她的时间停止,那会很好。

“公爵,我想你已经参与了,对吧?” 在去皇宫的马车里,罗文格林narrow起眼睛问尤金。

“你有多久没见到Ma下了?您比以前更常访问Velontia,对吗?在那之后,你突然中断了婚姻,这一次,韦隆蒂亚小姐和王子Ma下宣布订婚。”

尤金没有回答,但是当罗文格林第二分钟看到脸上的表情时,他意识到一切都是真的。称它为主动而不是干预是更合适的。由于尤金(Eugene)不想让他的未婚妻结婚,所以罗莎贝拉(Rosabella Velontia)困扰着哈里(Hari)的思想。

甚至在前一天晚上,哈里还在罗莎贝拉面前讲述了罗莎贝拉的故事。看到这一点,尤金认为他的决定是对的。此外,他不想将Hari隐藏在未婚夫的阴影下。

然而,尤金(Eugene)尚未向罗文格林(Rowengreen)解释这些事情。

“是因为哈里小姐吗?” 突然,长期以来一直怀疑的罗文格林终于提出了他的旧怀疑。

尤金(Eugene)从劳斯(Lasus)返回后,立即前往恩斯特(Ernst)的豪宅,而不是皇宫(Imperial Palace)。尤金(Eugene)走出豪宅后,脸上表情异常柔和。(当然,当尤金听到这个消息时,他立刻立刻瞪了罗文格林)。

当然,Rowengreen的怀疑不仅仅在于今天发生的事情。

“如果我同意的话该怎么办?” 出乎意料的是,尤金似乎没有任何隐瞒的意图。他以淡然的语气回答了怀疑的问题。听到答案后,罗文格林惊讶地张开了嘴,“哦,天哪。不,不。当然,你对待她的方式很可恶,但是……。”

只是一个人可疑和被有关人员确认是另一个区别。然而,尤金到达目的地后却打开了马车门,把仍然震惊的罗文格林留在了身后。

“我没有时间。我待会儿再听,所以现在就跟着我。”

“不,无论如何,你并不着急……嘿,等一下!”

尤金再次向皇宫迈出了一步,离开了挣扎中的罗文格林。实际上,即使是检查报告,也没有非常重要的问题,因此必须迅速完成报告。

“恩斯特公爵!”

尤金(Eugene)在与皇帝见面后的路上结识了狄斯(Dice)。

久未见过尤金的骰子立即哭了起来,问他当罗莎贝拉(Rosabella)急于宣布订婚时生他的气时该怎么办。也许,Dice认为Eugene知道如何发泄怒气,因为他是Rosabella的未婚夫。

但是,“陌生人”的尤金绝对不可能知道这样的事情。看起来今天Dice叫Hari到皇宫的原因也是要谈论这种琐碎的事情。

即使这是一场毫无个人感觉的订婚活动。很难说Dice是对自己的未婚夫尤金(Eugene)麻木不仁还是太过信任。

也许是因为Dice认为Eugene是帮助他们彼此确认彼此的感觉的人,以便他们之间可以建立这样的关系。毕竟,当然,尤金只是把它当作一种诗意的东西。

但是尤金在说:“自己照顾好它”后,便匆匆离开了宫殿。他所关心的只是两个人订婚之前的过程,所以Eugene不在乎那之后发生了什么。

骰子对尤金的冷反应感到失望。但是他不是一个一岁或两岁的孩子。因此,他必须与未婚夫一起照顾自己的生意。然后,尤金(Eugene)踢出了麻烦的罗文格林(Rowengreen)后回到了恩斯特(Ernst)。

他的眼睛被黑暗吞没,正在下沉。在过去的四天中,尤金的心不安。当然,他不后悔那天晚上发生了什么。她那脆弱的笑容像碎玻璃一样闪烁在他的脸上,使他想起了过去。

是的,他对她这样做并不后悔。

他以前从未喝过满满的满足感。当他贪婪地渴望着自己渴望的东西时,尤金感到心中空无一物的空间到目前为止还没有被任何东西填充得如此之快。

尤金仍然认为他有点不耐烦。但这还不算太多。如果他忍受不了这一切,很明显他会死于窒息


匍匐前进的熊呀

小心哥哥们 第119章我喜欢你

九岁的埃里希(Erich)隐约意识到自己不正常,这是在他的父母去世不久之后。

他怎么会不知道

早晨到来时,他的身体总是像湿棉一样重,有时他的胳膊和腿酸痛,好像他在深夜从床上掉下来一样。

那时,他在洗澡时发现膝盖上有瘀伤,手掌也剥了皮。他感到很奇怪,所以埃里希(Erich)更加仔细地看着他的身体。他注意到脚上有黑色污渍。仿佛他已经赤脚走过整个房子。

每当埃里希一一发现这种奇怪的东西时,他都会感到鸡皮ump。但是当他认为自己不正常时,他很害怕并且无法告诉任何人。

父母去世后,埃里希(Erich)过着封闭的生活。他有一个可靠的哥哥,可以作为父母的替代品而值得信赖。但是尤金突然接任后变得非常...

九岁的埃里希(Erich)隐约意识到自己不正常,这是在他的父母去世不久之后。

他怎么会不知道

早晨到来时,他的身体总是像湿棉一样重,有时他的胳膊和腿酸痛,好像他在深夜从床上掉下来一样。

那时,他在洗澡时发现膝盖上有瘀伤,手掌也剥了皮。他感到很奇怪,所以埃里希(Erich)更加仔细地看着他的身体。他注意到脚上有黑色污渍。仿佛他已经赤脚走过整个房子。

每当埃里希一一发现这种奇怪的东西时,他都会感到鸡皮ump。但是当他认为自己不正常时,他很害怕并且无法告诉任何人。

父母去世后,埃里希(Erich)过着封闭的生活。他有一个可靠的哥哥,可以作为父母的替代品而值得信赖。但是尤金突然接任后变得非常忙碌,很少有时间待在这座豪宅上。

所以有一天,他试图晚上不睡觉。

一天是可以忍受的。似乎没人注意到他整夜都熬夜了,因为埃里希的脸总是很累。不,说他们没有注意他会更正确。

“ Erich,你……。”

但是Hari在他在房间里吃早餐并偷看时来看他。但是埃里希冷冷地凝视着站在他面前的那个女孩,“什么?”

“不,你昨晚睡得好吗?”

在那一刻,埃里希的眼睛变得有点敏锐。仍然,他对她说时没有表现出不安的心,“这和往常一样。你为什么要问这个?”

“如果身体状况良好,为什么不和潘妮一起出去?我认为您在房间里呆了太久了。” Hari自然地回答了他,所以Erich认为也许他只是太敏感了。

“我要和Penny一起去散步。” 他说。

“是的!你需要吃饭和出去。但是,你还好吗?”

埃里希(Erich)看到她脸上的喜悦后,将头转过窗户。她是一个陌生的女孩。无论他呆在房间里,睡得好不好,吃得好不好,她怎么了?

他的父母去世后,很少有人关心他。当然有他的哥哥们。但是尤金很忙,卡贝尔似乎不知所措,无法控制自己的思想。管家休伯特是在尤金的命令下照顾他的,但最终他还是一个陌生人。

然后,伦纳德夫人每天都造访这座豪宅后,埃里希开始依靠她。也许是因为他们有着相同的血统,所以她的脸有点像他父亲。当她拥抱他时,埃里希感觉到他好像被他自己的母亲抱住了,他那不稳定的头脑变得轻松起来。但这只是暂时的安慰,不可能从心底依赖她。

哈里对埃里希来说是一个非常奇怪的职位。

即使她在恩斯特的围墙之内,哈里也不是他真正的家庭。这就是为什么埃里希(Erich)认为她是一个陌生人。即使他们在一起生活了几年,他也离她不太近。

在一个葬礼的日子里,她站在他父母的棺材前,并没有流下眼泪。伦纳德夫人总是在有机会的时候在他面前咒骂哈里。

但是正如其他人所说的那样,埃里希莫名其妙地知道她没有哭,因为她并不真的难过。他对这个事实感到非常沮丧。实际上,只有埃里希一个人大声喊叫,因为他无法控制自己的情绪。

他的大哥自幼时就接替了父亲,而哈里一直幼稚地与他吵架,直到葬礼结束前他都没有哭过。埃里希(Erich)记得他感到非常愤慨,因为他独自成为两个成年成年人之间的孩子。

之后,Hari带着担心的worried进出房间,要求他停止挨饿并吃掉食物。她的举止就像是他的姐姐,告诉他不要卡在他的房间里滚蛋。

“我告诉你迷路!” 他不喜欢它,所以埃里希对她说的更加凶狠。Hari送给他一个洋娃娃,仿佛抚慰了同龄的孩子一样,这也很烦人。于是他几次把那个兔子娃娃扔在她面前。

仍然,当他听到门关上并且抬头时,洋娃娃总是在他的床旁边。而且,从某个时候开始,埃里希(Erich)会睡觉,每天晚上抱着娃娃。

**

“你想睡个午觉吗?”

在Erich整晚熬夜的第二天,Hari在午餐时间走进他的房间。她严肃地向他建议。

她知道他根本无法入睡吗?

但是Erich固执,“我不需要。我不困。”

“哈里小姐,曼玛夫人在这里。”

Hari似乎建议Erich再次入睡,但是不久她别无选择,只能在导师到达大厦时离开他的房间。但是直到最后一刻,她一直为他担心。独自一人的埃里希ed起了眉毛。Hari一定已经意识到自己正缺乏睡眠。但是他没想到她会很快注意到它。

最终,那天晚上,埃里希(Erich)达到了极限。

毕竟,不可能整夜熬夜三天。但是,他不想睡得太香,因为第二天早晨看到他自己的身体时,埃里希(Erich)不想醒来感到恐惧。

但是他的眼皮不停下来。埃里希终于站起来了,因为他认为如果他静止不动就会睡着。他在他的房间里走来走去,打开了门。很长一段时间后,他开始考虑去游戏室并在那里度过时光。

但是潘妮跟在他后面。

“你要不要跟我去?”

竹enny摇着尾巴,好像是说了。埃里希俯身离开房间,手握着潘妮。但是,走了几步之后,埃里希开始喘不过气来。他握着一分钱的手也感到麻木。

他变弱了还是Penny变大了?

埃里希(Erich)感到自己由于某种原因变得虚弱时皱了皱脸。他还记得哈里(Hari),他最近who着他走路,只要他有时间就去散步。

最终,埃里希屈膝,将竹enny放倒在地上。也许是因为他没有睡三天,所以头晕。Erich抚摸Penny的背部时蹲在走廊上。

那时,他听到了他面前的一些喧闹声。

由于疲劳,埃里希的认知能力比平常下降。因此他对外部刺激的反应非常缓慢,并以蜗牛的速度抬起头。然后,他发现一个白色的人影从正面靠近他。

是哈里。她似乎从睡眠中醒来,走出了房间,然后当她见到他时感到惊讶。

当哈利看着蹲在地板上的埃里希时,哈里加快了脚步,“你为什么又像傻瓜一样跌倒了?” 她几乎跳了起来,直奔埃里希(Erich)。然后她抬起他,擦了擦膝盖。

Erich只是凝视着Hari的昏昏欲睡的脸。他不知道现在到底发生了什么。但这只是他的感觉吗?某种程度上,Hari的举止似乎很熟悉……。

就在这时,Hari的被他的腿刷了一下的手突然停了下来。她的眼睛似乎钉在了他的脚上,没有穿他的室内鞋。由于某种原因,她似乎对他赤脚感到困惑。

“呃……。”

下一刻,Hari抬起头。他们见面的那一刻,她跳了起来,后退一步,仿佛吓了一跳。每次,她都会毫不犹豫地走近他,但现在Hari警惕地看着他。

“啊,你好吗?”

哈里茫然的脸朝他打了个招呼。然后,埃里希(Erich)看到她那样张开嘴,“你在说什么?”

潘妮在她旁边,向着哈里开心地摇着尾巴。她尴尬地回答了埃里希的冷淡的声音:“我,呃,因为我无法入睡而出来了,你呢?”

埃里希凝视着她无法掩饰的眼中流淌的水。

“那你为什么在这个小时离开房间?” 哈里以非常镇定的声音再次问他。

这个难题正在埃里希的脑海中慢慢融合在一起。但是,像她一样,他隐藏了激动,用严肃的声音说:“我也睡不着。”

“我懂了。你要我加热你的牛奶吗?”

通常,埃里希会说:“我是小孩吗?” 或“我不需要,所以请自己吃饭”。但是他什么也没说,只是沉默地看着她的脸……。

“我要睡了。” 他设法说了回去。

“晚安,埃里希。”

从我身后传来的小声音有些陌生。

回到房间,埃里希坐下来,靠在门上。竹enny走到他身边,舔了舔膝盖。

他不知道自己内心在颤抖什么。在他不知道的情况下,眼泪只是从他的眼中流出来。他感到极度痛苦和痛苦,但是当对比的浮雕也涌入时却很难理解。

他不必再害怕自己了,是否会感到放心?

当他感到最恐惧的时刻并不孤单时,他感到放心,这是一种不可磨灭的耻辱。见过他尴尬的外表的人就是哈里(Hari)。

最终,埃里希无法克服复杂的思维,于当晚哭了一下。然后他像昏厥一样睡着了。

他听不懂自己的话,但是那天之后,奇怪的是,他不再害怕晚上睡觉了。

“真的,我不知道为什么尤金这么固执。您只需要表现良好,并按照成年人的指示去做。当你如此僵硬时,你看起来像你的兄弟。”

像往常一样,伦纳德太太让埃里希在她旁边,开始流言go语。

“埃里希,你是个好男孩,所以不要像你的兄弟。尤金(Eugene)和卡贝尔(Cabel)是相同的。您没有什么可向他们学习的。您只需要执行这个姨妈告诉您的操作即可。知道了?”

埃里希用一脸无表情的表情抚摸着潘妮,不知道他是否在听她。伦纳德夫人所说的话,也许他不会回应。

“阿姨。” 但是那天不一样。埃里希看着莱诺德太太,凝视着天空。“不要在我面前诅咒我的家人。”

她感到惊讶的是,像石头一样的埃里希(Erich)第一次张开了嘴。很快,伦纳德太太对他口中传出的声音尴尬地笑了:“哦,埃里希。你在说什么?我什么时候咒骂过你的家人的?

“正如阿姨说的,我没有聋。”

那是伦纳德夫人几天前在离开恩斯特之前在哈里和他面前所说的话。她睁开眼睛,也许不知道埃里希会说这样的话。因为与此同时,埃里希有自闭症的症状。他对她所说的一切都没有反应,因此她对这种意外情况感到惊讶。

埃里希仍然无表情地盯着她的姨妈,“你以为我是一个真正的白痴,因为我只是在听?如果阿姨这样诅咒我的兄弟,你认为我会被洗脑,并以与你相同的方式思考吗?”

“恩,埃里希。”

“除此之外,您认为我不知道您想要什么并像这样坚持我吗?” 他的声音始终平静而安静,“别误会我的意思。因为无论做什么,都没有什么比我的兄弟更像我的姨妈了。”

伦纳德太太无语了,看着埃里希。

“别再跟哈里说话了。” 埃里希说了最后一句话,没有声音就从座位上站起来,“在我眼里,阿姨看上去没有她那么端庄。”

“她哭了。”

那天Hari抓住Cabel的胳膊,要他和她一起在饭厅吃饭,Erich直奔办公室里的Eugene说。

尤金似乎立刻意识到了埃里希在指的是谁,他又硬着脸再次问他的弟弟,“哭了吗?”

“她说她不想一个人吃饭。”

当然,哈里没有因为这个原因而哭泣。实际上,很难说Hari在哭,因为没有一滴眼泪从她的眼中掉下来。但是,当她说“我恨你”后转身时,泪水从紫色的眼睛中流下。之后,埃里希(Erich)和卡贝尔(Cabel)都震惊了,暂时无法离开座位。

Cabel惊慌失措,去了Hari的房间,像一只便便的小狗一样站在门前。他可能仍将头悬在门前,想知道该怎么办。

“我想我姑姑对她说了些什么。”

埃里希(Erich)看到尤金(Eugene)在桌上table紧了拳头,试图抑制自己的情绪。

“兄弟,你打算做点什么吗?” 聪明的埃里希(Erich)可以很快读懂他兄弟的想法。他可以隐约地猜测到尤金将要做某事。

“抱歉。” 但是他的哥哥用僵硬的脸说了不必要的道歉,“我不是要让你陷入这样的情况。” 尤金(Eugene)感到很内his,因为他的兄弟们陷入了现在的境地。即使这既不是他的错,也不是他的责任。

当埃里希后来考虑时,尤金当时还很年轻。在那年幼的时候,他必须假装成年,不能在别人面前表现出他的幼稚天性。

然而,尤金是埃里希无法追赶的人。随着年龄的增长,这种感觉并没有消失,反而变得越来越大。尤金(Eugene)是埃里希(Erich)尊重和热爱的人。因为他是如此的兄弟……

“我赢不了……。” 埃里希躺在他的床上,遮住了脸。现在,他什么都不在乎了,尽管跟随他的潘妮在他的脚下咆哮。

他喜欢的那个女孩在哥哥的房间里抱着他哥哥的衣服,脸上长着奇怪的面孔。

从何时起?

但是现在这样的问题已经没有意义了。由于和他一样,埃里希不知道他对她的感情何时开始。

一种奇怪的苦涩的感觉流进了刺痛的心。他不是只是在Hari和Cabel面前说了些奇怪的话吗?

也许是由于他的性格不佳,有时这些话从他的嘴里冒出来,与他的想法和惊讶使他不一样。

“我告诉过你不要这么说,对吗?”

每次发生这种情况时,Hari都这样说,向他踢舌头。

“你每次都会后悔。”

埃里希(Erich)记得早些时候饭厅发生的事情。哈里问他是否讨厌她,这使他无语。

“你真蠢……”

他不可能恨她。相反,他认为他现在会像这样死,因为事实恰恰相反。

“……喜欢。” 埃里希仍然用手遮住了脸,说出了他从来没有吐过嘴的话。

“我喜欢你。”

也许将来,他永远不必在她面前大声说出来。尽管他说他不会为她加油……但是,埃里希还是希望她能幸福。还有……..他兄弟的幸福。

“来,彭妮。”

“纬!纬!”

当他伸出床底下时,那只狗仍在他周围盘旋。潘妮爬上他的手,好像她在等它。

Erich抱着Penny并降低了眼皮。挖进他怀里的她温暖的体温似乎使他感到安慰。

他还不是一个完美的成年人,所以他需要一些时间才能变得更好。

埃里希闭上了眼睛,希望这一天匆匆过去。


匍匐前进的熊呀

*小心哥哥们 第118章我想念你

“ I下,我衷心祝贺您的参与。”

当我看到他的脸时,当我给他祝贺的消息时,Dice紧紧地看着我。“你在生气吗?”

“我为什么要生气?”

“好吧,如果我是你,我会听到我的朋友的订婚的消息有点晚了悲伤。此外,您知道,我的订婚伙伴是罗莎贝拉。” 说完之后,Dice耸了耸肩,脸上含着淡淡的微笑。他似乎觉得我会为他感到尴尬。这就是为什么他一直闭嘴直到今天。

“我对订婚的突然宣布感到惊讶,但没有理由为此感到沮丧。” 我叹了口气。而且,说实话,我现在脑子里满是问题,所以我没有时间担心Dice和Rosabella。

但是看到我的反应后,Dice突然拉开椅子,将他的上半身放在桌子上...

“ I下,我衷心祝贺您的参与。”

当我看到他的脸时,当我给他祝贺的消息时,Dice紧紧地看着我。“你在生气吗?”

“我为什么要生气?”

“好吧,如果我是你,我会听到我的朋友的订婚的消息有点晚了悲伤。此外,您知道,我的订婚伙伴是罗莎贝拉。” 说完之后,Dice耸了耸肩,脸上含着淡淡的微笑。他似乎觉得我会为他感到尴尬。这就是为什么他一直闭嘴直到今天。

“我对订婚的突然宣布感到惊讶,但没有理由为此感到沮丧。” 我叹了口气。而且,说实话,我现在脑子里满是问题,所以我没有时间担心Dice和Rosabella。

但是看到我的反应后,Dice突然拉开椅子,将他的上半身放在桌子上。他的态度比以前更友好,令我震惊。但是,他只是用严肃的表情说话,好像他不得不为此做些什么。

“实际上,由于订婚通知,罗莎贝拉对我有点不高兴。这就是为什么我要你今天见我。”

“罗莎贝拉小姐生气了吗?为什么?”

我想知道骰子是否独自决定参与吗?…啊,不,他不会那样做。如果是这样,那么他们的订婚不可能做到那么远。尽管Dice被爱蒙蔽了双眼,但这对皇室家族来说是极为重要的事情,需要罗莎贝拉(Rosabella)和Velontia家族的批准。

毕竟,Dice不是一个不知道这件事的人。但是,听了他之前说的话,我就能理解为什么罗莎贝拉不高兴了。

“由于订婚的时间。我原本应该在冬天或明年年初宣布它,但是我将其推向前进。”

好吧,这就是事实。

实际上,直到上个赛季,尤金和罗莎贝拉的婚姻破裂了。但是,宣布订婚的消息太快了,所以令人尴尬。这引发了一个不好的谣言,罗莎贝拉与尤金分手了,准备与王储订婚。

“ je下有错。你为什么这么做?”

“我想为此吹牛,因为她是我的。”

当Dice很快就毫不犹豫地回复时,我一时无语。

这个家伙是不成熟的,还是罗莎贝拉(Rosabella)如此惊人,以至于他受不了?好吧,那是后来的事情……。此外,骰子似乎意识到自己做错了事。

“我现在应该怎么办?” 问骰子

“你想要我做什么?”

“你应该知道,因为你也是一个女人。我该如何缓解罗莎贝拉的愤怒?”

“我不知道。自己照顾它。”

“罗莎贝拉已经有几天没见到我了!“”

我倾斜茶杯,从绝望的骰子上转开。我有自己的鱼炒。(我无法解决您的问题,因为我有自己的问题要解决)。没有意识到这一点,我叹了口气,喘了口气。

纵观目前的骰子和罗莎贝拉,似乎很明显,两人无论如何都成为了恋人。因此,即使罗莎贝拉(Rosabella)因早日宣布订婚而感到不安,但我确信她的愤怒很快就会消失。

但是我的问题呢?

我用茶水弄湿了嘴唇,Dice的声音仍在我耳边。我感到手心冒出冷汗,可能是因为我很紧张。

已经过去了四天,尤金今天将回家。我尽早离开了恩斯特的豪宅,来找Dice,以分散我的注意力。但是我的想法仍然在我今天会见的尤金身上。

滴答,滴答。

我能听到秒针拨动的声音刺入我的耳朵。我闭上了眼睛,想象着一段时间后会发生什么,就像我几天没有尤金时所做的那样。时间的流逝使我感到害怕。

尤金(Eugene)在日落时回到了豪宅。我站在二楼的大厅,走进门迎接他。

“欢迎回家,兄弟。”

一见到我,尤金就停了下来。我的心跳得很快,好像我已经等了几天才能见到他一样。但是,他什么也没说,以惯常的态度看着我的脸。

我全神贯注于尤金的反应。几天前的夜晚,我从他那毫无表情的脸和沉稳的眼睛中看不到任何痕迹。没意识到,当我看到他凝视着我时,我的指尖fl了一下。

尤金低着脸看着我,我无法说出他在想什么,然后慢慢张开嘴,“我回来了。” 他简短地回答了我,不用多说。

看到他放松的脸,看来尤金(Eugene)不记得四天前的那个夜晚。他的眼睛,手势和对我的话是如此的平静,以至于我无法读懂他的想法。但是我觉得我可能最终可以得出结论。

“我走了你还好吗?”

自从Eugene一直用镇静的声音问我过去的表现如何。那一刻,我意识到,无论是什么原因,那天晚上发生的事情都是这样的。

“是的,没什么特别的事。” 然后,如果这样,我可以像发生前那样对待尤金。“埃里希在周末回来了一段时间,回到了学院,而我今天见到王子后才回来。”

“他要你先见他?”

“是的,但是他没有说什么特别。他只是……。” 即使我试图假装没事。我认为我没事。当我试图保持冷静时,我不知道尤金正在慢慢接近我。

“哈利……”

他温柔的声音在我耳边回荡。我只注意到尤金正站在我的面前,只是他的手缓缓抬起了我的头。然后当他的嘴唇突然亲吻我的时候,我没有表现出任何反应。

一段时间后,压在我嘴唇上的温暖慢慢消失了。当我的眼睛见到他坚定不移的黑眼睛时,我小的张开的嘴唇发出了浅呼吸。

“我很想念你 …”

尤金柔和的声音在我耳边徘徊,使我的头晕。尤金深深地看着我,他轻轻抚摸了我刚才吻过的嘴唇,把我当成我的爱人。

“你的嘴唇似乎已经被治愈了……。那时候一定很痛苦。”

我……在这种情况下,我的头又变黑了,所以我别无选择,只能屏住呼吸,看着尤金的脸。我以为我不得不说些什么,但没有一个词从嘴里说出来,好像我被cho住了一样。

“去皇宫之前,我路过看你的脸。我现在必须再次出去。”

尤金牵着我的手。我只是站着不动,看着他,而他的嘴唇掉在了他的手背上,一言不发。

我们的目光从前方再次见到,尤金用嘴唇在我的手背上窃窃私语。“我会回来的…。等等我。”

即使他再次离开我,我也无法离开我家很长一段时间。


匍匐前进的熊呀

小心哥哥们 第117章我不恨你

“呃,埃里希呢?他不吃饭吗?”

那天晚上,埃里希没有来到饭厅。我笑着回答了卡贝尔的问题:“是的,我想,我不知道。”

卡贝尔(Cabel)抱怨他在桌子上吃的食物,但他的话并没有传到我的耳中。

深夜,我一个人呆在房间里时,突然听到门传来刮擦声。我以为是潘妮,所以我走到门前,但门把手突然转过身来,潘妮跑到我的房间。

我自己打开门,睁开了嘴,有点呆呆了,看着进来的潘妮。

“那时候你也闯进了埃里希的房间,不是吗?”

“呜呜!”

但是,与平常不同,彭妮盘旋了我一下,拉下了我的裙子,直到我的膝盖。我惊奇地看着她,当潘妮带领我走出我的大门。当我离开房间时,拉扯我裙子下摆的力量消失了。但是,下一刻...

“呃,埃里希呢?他不吃饭吗?”

那天晚上,埃里希没有来到饭厅。我笑着回答了卡贝尔的问题:“是的,我想,我不知道。”

卡贝尔(Cabel)抱怨他在桌子上吃的食物,但他的话并没有传到我的耳中。

深夜,我一个人呆在房间里时,突然听到门传来刮擦声。我以为是潘妮,所以我走到门前,但门把手突然转过身来,潘妮跑到我的房间。

我自己打开门,睁开了嘴,有点呆呆了,看着进来的潘妮。

“那时候你也闯进了埃里希的房间,不是吗?”

“呜呜!”

但是,与平常不同,彭妮盘旋了我一下,拉下了我的裙子,直到我的膝盖。我惊奇地看着她,当潘妮带领我走出我的大门。当我离开房间时,拉扯我裙子下摆的力量消失了。但是,下一刻,奔跑在我面前的竹enny吠叫。她回头,好像要我跟随她一样。感到可疑,然后我走到她身后。

竹enny把我带到饭厅,关了灯。大厅是如此黑暗,除了窗外微妙的光线。

“呜呜!”

“嘘。竹enny,安静点。”

我发现埃里希坐在那儿。他面对奔尼,奔尼正向他奔跑,然后看见我站在她身后便停了下来。

很少,在埃里希(Erich)面前有一瓶酒。当我无意中看到他在做什么时,我感到有些惊讶。而被捕独自喝酒的埃里希也退缩了。然而不久,他转过头,假装不见我。

“ Erich,你……。”

“什么,你想告诉我兄弟吗?” 埃里希冷冷地回答我。但是他仍然回答我。他认为那算不了什么,使我感到欣慰。

“也给我一杯。” 当我站着不说话时,埃里希的目光转向我。我知道他不允许,所以我先拿了瓶子,然后他才答应。

“您甚至没有注意到?我不想和你一起喝酒。”

正如我所想,当我坐在他旁边时,他的冷漠感在我耳边响起。但是,我假装没听见,就拿起我面前的瓶子,毫不犹豫地推开他的手。

埃里希看见我从瓶子里喝酒时,张开了嘴,仿佛傻眼了。我长时间喝的酒非常苦。我放下瓶子,深吸一口气,呼气,问他:“你现在讨厌我吗……?”

也许是因为我刚喝了浓烈的酒,我的声音听起来有些沙哑。埃里希一听到我的声音就闭上了嘴,凝视的目光在我的脸上留下了片刻。但是他什么也没说。他像我一样从我手里拿开瓶子,喝着酒。

“我恨你……”过了一会儿,Erich张开嘴,重复我的话。“别那样看着我。我什么时候说过我讨厌你?” 他仍然很冷,但是当我听他讲话时,我内心的恐惧逐渐消失了。“我仍然需要一些时间来整理自己的想法。如果您告诉我目前不喜欢任何人,那就太过分了。”

我很高兴得知埃里希(Erich)并不讨厌我。我真的很感谢他关心我,即使那不是他的真心。只是以为我的感觉被我的三个兄弟嘲笑,而不是一个人嘲笑,使我浑身发抖。

“您犯了什么样的罪行,使您的脸像那样死了?” 埃里希说,好像他能读懂我的想法。“这只是您喜欢的东西……这是怎么回事?” 埃里希举起手,遮住了脸。所以我看不到他的表情。但是他的声音听起来像以前一样锁住了我。

过了一会儿,埃里希不再看着我。仍然,我感到我为他感到安慰。

“所以摆脱那张脸。最好像个傻瓜一样笑。” 在他旁边的潘妮吟着,悄悄溜进埃里希的怀里。“但这并不意味着我在支持你。不要误会我的意思。”

埃里希的脸在月光下发白。我安静地看着他,然后举起手擦了擦眼睛,然后轻声细语。“谢谢。”

在这样的时刻,我们在黑暗中分享了沉默。在来餐厅的人打开灯找到我们之前。“ Hu!嘿,你们现在在做什么!”

Cabel的身影出现在明亮的室内光线下。他深夜出来,去饭厅寻找食物,见到我们时感到震惊。很快,他把目光盯在了埃里希和我之间的瓶子上。“你们!你们俩都被抓到了……。”

“好东西,你在这里。”

“是的,过来坐这里。” 当他指着我们大喊的那一刻,埃里希和我打电话给他。

“嗯?” Cabel放下手指,看到我们欢迎他。当我看到他的脸时,似乎他已经准备好听我们的辩解,但是当我们叫他过来时,他感到困惑。

但是,由于Cabel是个听话的人,他即使带着充满问号的表情仍然向我们走来。埃里希和我坐在他旁边,他呆呆的表情,手里拿着酒瓶。

“与监护人一起喝酒是合法的,不是吗?你现在是我们的同伙,兄弟。”

“正如我们对Cabel兄弟的期望一样,只要我们需要这样,您怎么能露面?现在,也来这里喝一杯。”

实际上,自从我们18岁起,Erich和我就没问题喝酒了。此外,在我们这个时代,在聚会场所等地方喝酒很普遍。仅仅因为在我们的案例中,尤金和卡贝尔非常严格。如果尤金知道这一点,他将比卡贝尔更加沮丧。

“嘿,嘿,你不能这样做。”

“你是什么意思,我们不能做到这一点?如果我们有像您这样值得信赖的监护人,那也没关系。”

“是的,还有哪个地方像卡贝尔兄弟一样值得信赖的监护人?”

当我和埃里希联结在一起哄他时,卡贝尔的脸变得放松了。当我们感官起来时,我们已经从地窖里拿了一杯新饮料。我们三个人正在创作一部杰作。

“你知道,一个男人和一个女人喝了酒,做了些事,第二天,他们中的一个人一言不发地离开了一个地方,几天没有联系。您认为这意味着什么?”

当我在酒精的影响下狂欢时,Cabel放下了他拿着的瓶子,大声喊着。“哦,我知道!我从骑士那里听到了类似的声音!”

“你读过其中一本愚蠢的小说,对吗?” 脸色开始变暖的埃里希也大喊,说:“那是什么意思!”

“正确的!就是这样,'我们难道不能忘记昨天发生的事情吗?' 那是什么意思!” 卡贝尔也点了点头。

好吧,我也有同样的想法。

“在这里带些炸鸡!调味一半,酱汁一半!”

“小姐,年轻的主人……..你不应该这样…………。” 当厨师看到我们在尤金不在的情况下喝酒时,大厨在哭。他看上去害怕地想像尤金返回后会带来什么后果。

但是卡贝尔(Cabel)拍了拍厨师的后背,然后把他送回厨房。如果我们闭嘴,这不会构成犯罪!因此,我们的厨师炒更多的鸡。就像我刚才说的一半!而且你知道你上次做的萝卜吗?我也想要那个!”

“来,喝,喝!我将承担全部责任!因为我是世界上最好的监护人!哈哈哈哈!” 也许是由于酒精的影响,Cabel看上去比平时要凉一些。

埃里希(Erich)有点被他的兄弟平息,并和他一起喝酒。我感谢Erich,因为他一直都很好地对待我,尽管他现在一定还不能好起来。

因此,我微笑着对待他们,却没有向他展示在卡贝尔面前发生的一切。尽管如此,我的眼泪还是冒出来的,所以我不得不拥抱旁边的Penny,遮住我的脸。


匍匐前进的熊呀

小心哥哥们 第116章从何时开始……

第二天早上醒来时,我想了一会儿,“昨晚发生的事情是一个梦?'

在豪宅里,它非常安静,只有门外传来仆人走来走去的声音。

看着时钟,已经快11点了。我感到欣慰,因为似乎尤金(Eugene)和卡贝尔(Cabel)在我醒来之前就离开了豪宅。我整夜无法入睡,我的头有些晕,因为我只能在黎明时闭上眼睛。

“啊。” 当我将水倒入放在小桌旁的杯子中时,我突然感到痛苦并吟。当我举起手,摸摸受伤的头部时,我触摸了嘴唇上的伤口。是的,昨天发生的事情不是梦。

这不是梦。我已经知道了,但是在再次记住它之后,我感到更加困惑,好像我的头要爆裂了。尽管如此,我还是拉着床头的绳子准备走出房间。然后,女仆没有多久...

第二天早上醒来时,我想了一会儿,“昨晚发生的事情是一个梦?'

在豪宅里,它非常安静,只有门外传来仆人走来走去的声音。

看着时钟,已经快11点了。我感到欣慰,因为似乎尤金(Eugene)和卡贝尔(Cabel)在我醒来之前就离开了豪宅。我整夜无法入睡,我的头有些晕,因为我只能在黎明时闭上眼睛。

“啊。” 当我将水倒入放在小桌旁的杯子中时,我突然感到痛苦并吟。当我举起手,摸摸受伤的头部时,我触摸了嘴唇上的伤口。是的,昨天发生的事情不是梦。

这不是梦。我已经知道了,但是在再次记住它之后,我感到更加困惑,好像我的头要爆裂了。尽管如此,我还是拉着床头的绳子准备走出房间。然后,女仆没有多久的等待就进来了。

“我会准备水供您洗涤。”

“是的,谢谢。”

当我从浴缸出来换衣服时,正在为我服务的女仆突然停下来。但这只是片刻,所以我认为这没什么大不了的。直到不久之后,她仔细地问我。” 好吧,我可以准备一条脖子少一点的连衣裙吗?也许是一条薄围巾或项链?”

“不,我现在喜欢这件衣服。而且我还是要留在大厦里,所以我不需要配件。”

“是的,那么我将把你的头发聚集到一侧,并尝试将其遮盖起来。在皮肤上涂些淡粉似乎就足够了……。”

听到这些消息后,我感到有些奇怪,于是我停止了梳头。检查完镜子后,我无语了,深吸了一口气。因为我可以清楚地看到脖子上有一个红色标记。

“……我最好选择另一件衣服”,我擦干脸的同时举起手,挤压毛巾。我很幸运,因为女仆仍然无言以对。

“休伯特。”

“哈里小姐,你已经醒了吗?”

当我走进二楼时,休伯特和其他员工向我致意。他们似乎以为我睡过头了,因为昨晚宴会后,我累了。看到休伯特直到这个时候才叫醒我,看来尤金或卡贝尔已经事先告诉过他。

我犹豫了一下,然后我问了尤金和卡贝尔,尽管我知道我是这座豪宅中唯一的一个人,“我的兄弟呢?”

“年轻的大师卡贝尔(Cabel)去了骑士部门工作,而公爵一大早就去了拉苏斯(Lasus)。”

什么?他的话让我大吃一惊。休伯特(Hubert)看到这样的我似乎很惊讶,“你不知道吗?从今天起,公爵将离开四天。”

原来,尤金原定要去Lasus进行四天的检查。我回到自己的房间,感到困惑,因为那是我不知道的事情。但这对我来说是幸运的。由于我今天不必见他,所以我有一些时间考虑一下。但是,这令人沮丧,因为我还有一个未解决的问题。

我不知道他昨天是什么意思?我想问尤金为什么他对我这样做。老实说,我不记得我们昨晚谈话的细节。那时我的头脑很混乱,所以我什么也没想。

但是如果我昨天想过……..尤金喝醉了。那他犯错了吗?他只是因为一时的冲动而这样做吗?

考虑了一下之后,我用拳头在床上打了个枕头,“哦,这是什么?” 昨晚,他……对我做了这样的事情,现在他一言不发地消失了。如果我现在看到尤金的脸,那肯定是他会一言不发地逃走,而我会无缘无故地恨他。

我拥抱了前一段时间用拳打的枕头,躺在床上。有点闷,因为我穿着高领连衣裙来遮盖尤金留下的痕迹。此外,我的嘴唇仍然受伤。

当我像这样撒谎时,我的记忆一直回溯到昨晚。我身体上与尤金接触的每个地方都感觉很热。

“我应该怎么办…”

我坐着不动,浅呼吸,举起手揉眼睛。我以前从未想象过这种情况,所以我无法弄清楚从现在开始该怎么做。

无论我怎么想,我都找不到答案。所以我把自己的毯子包裹在床上,把自己埋在床上。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我的兄弟分手了,未婚妻的女人宣布与王储订婚。”

两天后,在周末,埃里希(Erich)回到家。他颤抖着,好像无法理解整个情况。他似乎是在质疑突然发生的一系列事件。

“你从我兄弟那里听到了什么吗?”

“只是,他说没有什么可担心的。” 我回答了他的问题,试图不表现出我的尴尬。幸运的是,埃里希(Erich)似乎对我没有发现任何奇怪的事情。

“我回家时本来想和他说话,但现在我什至不能见他。” 埃里希发牢骚,走向自己的房间。竹enny吠叫着,跟在后面。

“ Erich,我会在房间里,所以你和Penny一起玩。”

“好的。”

我也移动了脚步,将它们抛在后面。然后我遇到了一个从走廊另一边走来的女仆。但是当我看到她手中的东西时,我停了下来。

“那是尤金的吗?”

“是的,女士。” 她说。

“把它给我。我把它带到他的房间。”

“啊,但是,我怎么能对你这样呢……小姐……。”

“没关系。你今天看起来很忙。因此,继续做其他事情。”

迟疑了一下的女仆笑了。她急忙把手中的东西递给我。这是尤金昨晚穿的衣服。女佣似乎已经洗完并将其带到他的房间。

我把衣服放在衣架上,然后又停了下来。当我打开尤金的门时,走进去时,安静的空气欢迎着我。

从门走了几步后,我停了下来。仿佛我迷路在房间中间。毫不奇怪,我能感觉到尤金在他房间里的身影。在其中,当我拿着尤金昨晚穿的衣服时,我的心开始徘徊和跳动。

没有尤金的日子太长了。当我意识到我不得不再等他一会时,我感到遥远而孤独。但是另一方面,我几乎不害怕见到他。

如果他说这是一个错误并且感到抱歉该怎么办?

如果他只这么说,那会更好。但是,如果他对昨晚发生的事情感到后悔,又再也无法像以前那样看到我的脸,该怎么办?或者,如果他避免或远离我……该怎么办?

“在那种情况下,最好不要记住任何东西。” 我自言自语,这是没人听见的。

无论我怎么想,Eugene都犯了一个错误,因为他昨晚喝醉了。然后,他必须忘记它。有时,当我喝得太多时,第二天早上醒来时,我就失去了前一天的记忆。

那我就好像什么也没发生一样……。

我把衣服紧紧地抱在怀里,深吸了一口气。好像我可以那样做来做尤金的香精矿。

笃!

就在这时,我听到背后传来一声声音。

“你……。”

当我惊讶地转过身时,我看到埃里希站在门口。从他手里掉下来的那个球在地毯上弹了好几次,然后才在我面前滚来滚去。紧挨着埃里希(Erich)的潘妮(Penny)追了上去,把它塞进嘴里。

当我在尤金的房间里拥抱他哥哥的衣服时,埃里希用难以置信的眼神看着我。

“从何时起…”

当他终于以一种喘不过气的声音问我时,我意识到那个谎言对他来说是行不通的。

他的脸变得僵硬,僵硬,使我的心变冷了。

“别让我笑。”

埃里希冷冷地盯着我,然后转身。在他完全消失在我眼前之前,我无法说出任何话。离开我,他僵直地站着。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