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小朋友

15702浏览    2431参与
沈耳

一起去啊,去更远的地方!

一起去啊,去更远的地方!

.
听到小朋友你想到了谁 小~朋~...

听到小朋友你想到了谁

小~朋~友

画师:一媛砸儿

听到小朋友你想到了谁

小~朋~友

画师:一媛砸儿

A.十三

考古到不太聪明的rain!

考古到不太聪明的rain!

夏柳清

《这个学渣有点甜》

七夕番外  小朋友


☆七夕贺文


☆时间线:假如许嘉坤和叶纤落小时候相遇


☆小短打,含略微ooc


☆设许嘉坤10岁,叶纤落8岁


——————————————


我叫叶纤落,因为家庭原因,我家一直都很冷清,没什么客人。


而今天,似乎发生了一点变化。


“我家孩子就拜托你几天了啊。”


“唉好,我们一定好好照顾。”


一个叫“许嘉坤”的小孩要暂住我家。


我以为我有了一个新的朋友,所以我一开始就来找他玩。


“你别走!”


额......但这位客人好像并不打算搭理我。


“切,小朋...



七夕番外  小朋友




☆七夕贺文


☆时间线:假如许嘉坤和叶纤落小时候相遇


☆小短打,含略微ooc


☆设许嘉坤10岁,叶纤落8岁




——————————————




我叫叶纤落,因为家庭原因,我家一直都很冷清,没什么客人。


而今天,似乎发生了一点变化。


“我家孩子就拜托你几天了啊。”


“唉好,我们一定好好照顾。”


一个叫“许嘉坤”的小孩要暂住我家。


我以为我有了一个新的朋友,所以我一开始就来找他玩。


“你别走!”


额......但这位客人好像并不打算搭理我。


“切,小朋友。”


.....................


虽然他喊我“小朋友”,


但我很不甘心。


哼哼,终于来了一个人能陪我说话,我怎么可能这样放过他?


于是我开始了对他的“纠缠”。


“许嘉坤!”


“许嘉坤,你原来住哪儿啊?”


“许嘉坤,一起出去玩吗?”


几次“纠缠”后......


许嘉坤也受不了了。


在叶纤落又一次的“纠缠”后,许嘉坤忍无可忍,终于转过身回头看她。


“你终于肯理我了!”


但许嘉坤却很不耐烦。


“我说,你......”


“真的很烦唉。”

  

叶纤落愣神,“你觉得我很烦?”


“嗯,什么事都要来找我,很烦。”


“安静点,好吗,算我求你。”


“我只是......”叶纤落想做解释,


..................

  

“对不起......”


“只是......我很喜欢你......”叶纤落转过身,加快脚步离开。




后来的几天,叶纤落确实是没再“打扰”许嘉坤。


甚至连理都没有理他。


一周后,许嘉坤小朋友终于受不了了。


『这么硬气的吗?真不理我啊?』


为此,他有了疑惑。


『怎样才能让她理我呢?』


最终,他做出了他认为最好的选择。


正面刚。








“我去!”


叶纤落被许嘉坤堵住去路,“许嘉坤?!”


“你做什么!”


“行了,你别往后退了。”


“你......你不是讨厌我吗?”叶纤落有些委屈,“那我离你远点,不打扰你,你能不能不讨厌我?”


许嘉坤叹了口气。


“我不讨厌你,你别走了。”


叶纤落很惊喜,“真的?”


“嗯,你呆着别动了。”


“...............”


“许嘉坤,我问你个问题。”


“嗯,你问。”


“你为什么要叫我小朋友啊?”


“因为你比我小啊。”


“那我,也叫你大朋友?”


许嘉坤愣了一秒,然后笑了出来。


“好啊。”










既然你那么喜欢我,那,我也喜欢你吧。























家银们七夕快乐!

这个酸梅不太酸

弟弟最近总是哭怎么破

“爹爹,弟弟最近怎么总是哭啊?我为什么不能和弟弟玩?”沐烨闷闷不乐的拉着沐辰不停的询问。

“弟弟最近病了不舒服,烨儿乖,弟弟病好后再和他玩”

“那弟弟病好后还会哭吗,他太爱哭了。”沐烨小小声吐槽。

“我想要开心的弟弟,就像之前一样。”

沐辰没有说话,笑着拍了拍他。


沐烨最近很烦恼,坐在小板凳上双手托着腮一瞬不瞬的望着某个方向,小脸上带着不该有的忧愁和无奈,显得萌萌的。

顺着那个方向可以看到沈烟和沐辰两人忙乱的背影,来来回回不停的移动,不变的是小孩呜呜哇哇的声音。

沐烨叹了口气,小大人一般摇了摇头,又继续托着腮看忙碌的两人,看的津津有味。


沐辰拿着奶瓶路过沐烨身边就看...

“爹爹,弟弟最近怎么总是哭啊?我为什么不能和弟弟玩?”沐烨闷闷不乐的拉着沐辰不停的询问。

“弟弟最近病了不舒服,烨儿乖,弟弟病好后再和他玩”

“那弟弟病好后还会哭吗,他太爱哭了。”沐烨小小声吐槽。

“我想要开心的弟弟,就像之前一样。”

沐辰没有说话,笑着拍了拍他。



沐烨最近很烦恼,坐在小板凳上双手托着腮一瞬不瞬的望着某个方向,小脸上带着不该有的忧愁和无奈,显得萌萌的。

顺着那个方向可以看到沈烟和沐辰两人忙乱的背影,来来回回不停的移动,不变的是小孩呜呜哇哇的声音。

沐烨叹了口气,小大人一般摇了摇头,又继续托着腮看忙碌的两人,看的津津有味。


沐辰拿着奶瓶路过沐烨身边就看着儿子目不转睛的盯着卧室看。

沐辰笑了笑,“烨儿,你先自己玩会儿啊,爹爹先去看看弟弟”,说着蹲下来揉了揉儿子的头。

“沐辰,快点!小熠饿了”沈烟急切的声音和沐熠哭泣的声音一同传了过来。

“哎,来了”,沐辰忙起身提着奶瓶往屋里冲。


沐烨在地上晃着两只脚,歪着头继续看。

他不明白,弟弟都一岁了,怎么还需要喝奶粉,饿了要哭,想上厕所也要哭,上学走之前在哭,放学回来后还在哭,弟弟就是个小哭包!

但是爹爹说最近弟弟感冒了,人不舒服,所以才喜欢哭。还不允许自己找弟弟玩(瘪嘴)。


沐烨就这么坐在小板凳上晃啊晃啊不知道坐了多久,手里拿着玩具把玩(是刚刚中途无聊从玩具箱里面捡出来的)。

沐辰终于出来了,沐烨顺着视线往屋里看,沈烟正抱着弟弟轻轻摇晃。偶尔传来弟弟咿呀的声音。

迈着小短腿从书包里拿出一幅画,自豪的递给沐辰,亮晶晶的眼睛好像在说——你看看我的画,快夸我!快夸我!


沐辰看着儿子抽象派的画笑开了眼,一把将他抱在腿上,亲了他一口。“烨儿画的真棒!”

沐烨欢天喜地的抱住沐辰,炯炯有神的大眼睛忽闪忽闪的。

“爹爹,我什么时间可以和小熠弟弟玩。”连着两天没和弟弟玩,沐烨有些不开心,瘪着嘴望向沐辰,刚刚的开心劲儿不见了。

“明天!弟弟今天感冒好的差不多了,烨儿明天放学回家就可以和弟弟玩了。”沐辰宠溺的搂着他。


夜晚

“小熠弟弟,你要快点好起来哦,不要再哭了”沐烨瞅着熟睡的弟弟,神情认真。


对了,提一句,最后烨儿的画被贴到了墙上。画里面是一栋房子、几棵树以及全家人。是一张抽象派的全家福哦(´-ω-`)



睡不着作品系列

碎碎念: 天呐,我的词汇储备真的差劲😰写的还行吗?有其他问题没?小朋友的语气不好揣摩,我已经尽量贴近了。 

抽象派的画技是每个刚学画的小朋友的必备技能(画画有天赋的除外),我绝对不会告诉你们我现在的画技连小朋友都不如😏。


(网上找的+简单修改  侵删)


大声告诉我,点赞过20有没有信心!不过我就罢工了(哭)





西门吹風
某个小孩的小胖脚丫子😂😂?...

某个小孩的小胖脚丫子😂😂😂😂都快比我沉了

某个小孩的小胖脚丫子😂😂😂😂都快比我沉了

喘口气

又发现了新的表情包不愧是我俞哥

又发现了新的表情包不愧是我俞哥

夏天的疯
距离开年已经过了大半年了, 我...

距离开年已经过了大半年了,

我可能是被缓兵之计了。

通过这件事情发现,

如果别人跟你许诺“只要你不干嘛,我们就干嘛干嘛都可以”,

千万不要答应!!!

因为你做到之后,就什么都没有了。

正确的做法应该是回答“你们先干嘛干嘛,我才作决定”。

吃一堑长一智是对的,

但是,只能说代价太大。


我找错工作还能辞职,

谈错恋爱还能分手呢!

请问能不能倒回去不再过成年人的世界啊?

距离开年已经过了大半年了,

我可能是被缓兵之计了。

通过这件事情发现,

如果别人跟你许诺“只要你不干嘛,我们就干嘛干嘛都可以”,

千万不要答应!!!

因为你做到之后,就什么都没有了。

正确的做法应该是回答“你们先干嘛干嘛,我才作决定”。

吃一堑长一智是对的,

但是,只能说代价太大。


我找错工作还能辞职,

谈错恋爱还能分手呢!

请问能不能倒回去不再过成年人的世界啊?

这个酸梅不太酸

打雷下雨天

今天打雷下雨了,所以,突然想到两个小崽崽,好久没更了,虽然但是我忍不住了,浅浅写几百字叭

比较短,害,随便写写


清晨五点,豆大的雨点突然乒乒乓乓的砸在屋檐、玻璃等它所能接触到的一切。

一道白光闪过,紧接着是轰鸣的雷声响起。

沐辰和沈烟睡的正熟,昨晚两个小崽子闹得太晚,惹得他们也睡得晚。


“哇呜呜呜”沐烨的哭声陡然响起,惊醒了沈烟

“轰隆隆”

沐烨瘪着嘴呜咽,颤抖的一手拽着沐辰,一手扯着沈烟。

沈烟忙靠着沐烨,抱起他

“烨儿乖,不怕不怕”沈烟轻轻拍着他的背


小孩依偎在妈妈怀里渐渐的不哭了

沈烟抱起他,有些艰难的跨过睡的死沉的沐辰

小床上沐熠睡的正香甜,时不...

今天打雷下雨了,所以,突然想到两个小崽崽,好久没更了,虽然但是我忍不住了,浅浅写几百字叭

比较短,害,随便写写



清晨五点,豆大的雨点突然乒乒乓乓的砸在屋檐、玻璃等它所能接触到的一切。

一道白光闪过,紧接着是轰鸣的雷声响起。

沐辰和沈烟睡的正熟,昨晚两个小崽子闹得太晚,惹得他们也睡得晚。


“哇呜呜呜”沐烨的哭声陡然响起,惊醒了沈烟

“轰隆隆”

沐烨瘪着嘴呜咽,颤抖的一手拽着沐辰,一手扯着沈烟。

沈烟忙靠着沐烨,抱起他

“烨儿乖,不怕不怕”沈烟轻轻拍着他的背


小孩依偎在妈妈怀里渐渐的不哭了

沈烟抱起他,有些艰难的跨过睡的死沉的沐辰

小床上沐熠睡的正香甜,时不时砸吧着嘴

沈烟嘴角勾着,带着疲惫的眼角也勾勒出幸福的模样


“轰隆隆”

天公不作美,雷声再一次光临这间卧室


“o(╥﹏╥)o”

沐烨吓得睁开眼睛号啕大哭起来

小孩紧紧抓住她的后衣领

沈烟连忙轻摇着哄


外面的雨依旧哗啦啦作响,一声尖细的婴儿啼哭传了出来

沐熠被吵醒了


沈烟一个头两个大,看看怀里的,又看看小床上的

(拍拍肩,拍拍背)

“醒醒,沐辰,老公,醒醒”

(摇一摇)


“嗯……嗯?”沐辰迷迷糊糊的睁开眼,“怎么了?”

“儿子哭了,去看看”沈烟无奈


“啊……哦”

沐辰就近抢过沐烨,把小孩温柔的按进怀里


沈烟抱着小的,沐辰抱着大的,两人眼角是消不散的疲惫,眼睛闪烁的却是温柔的光

雨停了,雷停了,两只小宝不哭了,一家又沉沉的睡去




轰隆隆的雷声,乒乒乓乓的雨声,稀里哗啦的眼泪,呜呜咽咽的啼哭,轻声细语的安慰以及轻轻的摇晃……沐家的故事是我编的,但故事是否真实发生我就不知道啦~

小心心+评论~ (ɔˆ ³(ˆ⌣ˆc) 💗你们


霁熙

这位小朋友真的是非常喜欢光呀

这位小朋友真的是非常喜欢光呀

小憨憨

p1是妹妹自己想的两个小画家,长发和短发的。

p2是小木屋

p3是照着p4小钱包画的猫头鹰。

p1是妹妹自己想的两个小画家,长发和短发的。

p2是小木屋

p3是照着p4小钱包画的猫头鹰。

月之癌重症患者

foomuk动画的两个小朋友!


p1是Mini

p2是Rogi


小朋友贴贴,尤为可爱


话说真的没人吃这对嘛

foomuk动画的两个小朋友!


p1是Mini

p2是Rogi


小朋友贴贴,尤为可爱



话说真的没人吃这对嘛

这个酸梅不太酸

玻璃易碎&小朋友不可以乱丢东西

这天,沐辰在书房处理资料。留下两个小团子在客厅玩。

沐辰千叮咛万嘱咐的告诫沐烨,一定要照顾好弟弟和自己的安全。


沐熠最近开始喜欢翻墙倒柜的找东西玩,爬着从这头到那头,一边翻东西一边爬着玩,乐不可支。

沐烨则跟着弟弟跑,时不时还抢走弟弟的东西,逗的弟弟气呼呼的往沐烨身边爬。


外面两小只玩的很快活,书房里的沐辰就有些难受了。

沐辰蹙着眉看眼前的资料,搜肠刮肚也不得其解。


外面两小只也不知道怎么样了,算了,去看看吧。

沐辰叹着气走了出去。


客厅如同糟了贼,纸巾、沙发套、玩具、书本……乱七八糟的躺在各处。

沐辰倒吸一口气,怒不可遏的冲着沐烨吼过去

“沐!烨! ...

这天,沐辰在书房处理资料。留下两个小团子在客厅玩。

沐辰千叮咛万嘱咐的告诫沐烨,一定要照顾好弟弟和自己的安全。


沐熠最近开始喜欢翻墙倒柜的找东西玩,爬着从这头到那头,一边翻东西一边爬着玩,乐不可支。

沐烨则跟着弟弟跑,时不时还抢走弟弟的东西,逗的弟弟气呼呼的往沐烨身边爬。


外面两小只玩的很快活,书房里的沐辰就有些难受了。

沐辰蹙着眉看眼前的资料,搜肠刮肚也不得其解。


外面两小只也不知道怎么样了,算了,去看看吧。

沐辰叹着气走了出去。


客厅如同糟了贼,纸巾、沙发套、玩具、书本……乱七八糟的躺在各处。

沐辰倒吸一口气,怒不可遏的冲着沐烨吼过去

“沐!烨! 臭小子,把东西给我放回去,平时就是这么教你的?!我再出来你还没有收拾好,仔细你的辟谷


还在跟着弟弟跑的沐烨吓得一愣,乖乖的站好看向父亲,乖巧的点点头。


沐辰揉了揉眉心,惨淡的回房继续处理资料。

虽然沐烨还小,但平时也做的不错,这点还是不担心的。


沐烨见沐辰进了屋,看了看四周,是有些乱吼。

但玩疯了的小朋友会轻易停下来整理东西吗?当然不会


沐烨揉着沐熠软乎乎的脸,继续疯玩。


“啪嗒”一声巨大的碎响惊动了在书房的沐辰。

怎么回事?!


“不可以拿那个”沐烨略带着哭腔的阻止弟弟,却不慎弟弟挣扎,在沐烨手上划了道口子。

沐辰急忙跑出来,看见沐熠手上拿着一块碎玻璃片玩,地上瘫放着一个破碎的玻璃杯,心跳到嗓子眼了。

再一看,沐烨站在一旁愣住了,手上有些血冒出来。


看着呆愣愣的儿子,沐辰想捞头抓狂叹息,刚刚还不担心,现在瞬间打脸了。


迅速把沐熠手上的玻璃片拿掉,把哭闹的沐熠放回他的小床上关住,把沐烨推向一边处理完伤口后,将碎掉的玻璃杯清理干净。


沐辰现在脑仁疼,工作难搞,儿子难带。

看着依旧乱七八糟的客厅气不打一出。


“沐烨!你要干什么啊!”没控制住语气,超大声的吼了过去。

沐辰的话如打开某个开关,沐烨的眼泪如决堤一般流泄下来。

“呜……爹爹……”


“别叫我,自己站在墙边反思”

说着就进沐熠房间安抚哭闹的弟弟。

吵得脑仁疼,闹心。


好不容易沐熠不哭了,开始在床上玩玩具,沐辰疲惫的出来看靠墙站着的大儿子。

按了按太阳穴,走到儿子面前。


只见儿子感觉自己来了,身体微微颤抖。


沐辰一时心中五味杂陈。

说来也有些惭愧,儿子也还小,让他带弟弟是有些不妥。弟弟现在小,还不懂事,打不得骂不得,讲道理也听不懂,许多时候也是吼大儿子。


摸了摸儿子的头,“烨儿,转过来看着爹爹”

看着沐烨脸上满脸泪痕,沐辰心中是酸痛的。


把儿子拉入自己怀里

“觉得爹爹吼你委屈吗?”


沐烨眨巴眨巴眼睛,泪水又流了下来。“呜,爹爹……我不是故意的……手疼……你好凶……呜呜呜呜”

边哭边用没伤着的手抹眼泪。


沐辰也没急着跟沐烨讲道理,轻哄的拍拍儿子的背,听着儿子对自己的控诉。


慢慢的沐烨心情平复下来,别别扭扭的说自己错了。


沐辰把儿子放着站在地上,询问刚才的情况。

“我跟小熠弟弟玩的时候不小心撞掉了杯子,小熠弟弟不听我的,硬要拿着杯子玩,呜,我抢不过来,不小心的”


沐辰点点头。指了指客厅四周


“刚刚跟弟弟玩,还没收拾”小朋友心虚的玩着手指,眼神飘忽。


最后,小朋友被打了一顿,顶着红红的辟谷同沐辰一起收拾完屋子。

屋里沐熠碰的着的地方,不再有易碎物品。




不确定五六岁的小朋友会说哪一些话,语调是什么样,大家将就看吧,我已经尽力揣摩了。

小朋友很可爱,我跟着自己内心的想法,想象这整件事情,顺其自然想出的情景。也许有些很真实,也许有些不太常见,但我觉得,感情方面是真的。


熊zx哈哈哈

面对镜头:嘻嘻嘻

没有镜头:翘二郎腿玩ipad .


面对镜头:嘻嘻嘻

没有镜头:翘二郎腿玩ipad .


这个酸梅不太酸

哥哥与弟弟

沐熠已经学会走路了。

沐烨最喜欢的就是看着弟弟摇摇晃晃的迈着步子走向自己,嘴里还喊着“哥”


说到这个沐烨就要自豪了。

别的小朋友开始说话叫的都是爸爸妈妈,沐熠不一样。他最先叫的是“哥”,虽然发音还不准确,但这让他很自豪。


所以沐烨经常特别皮的跑到沐辰面前得瑟。

“爹爹,弟弟最先叫的是我哦。”


每当这个时候沐辰就一脸无奈的摸摸儿子的头,然后看见儿子大摇大摆颇为神气的离开。(自以为神气,实际看着很可爱)


偏偏儿子这次好死不死的来嘲笑自己。

“爹爹,弟弟叫我了,也叫娘亲了,就是没叫你”说完还咯咯笑了起来。


是可忍孰不可忍。

沐辰上手拍了拍沐烨的苹果以表“威胁”...

沐熠已经学会走路了。

沐烨最喜欢的就是看着弟弟摇摇晃晃的迈着步子走向自己,嘴里还喊着“哥”


说到这个沐烨就要自豪了。

别的小朋友开始说话叫的都是爸爸妈妈,沐熠不一样。他最先叫的是“哥”,虽然发音还不准确,但这让他很自豪。


所以沐烨经常特别皮的跑到沐辰面前得瑟。

“爹爹,弟弟最先叫的是我哦。”


每当这个时候沐辰就一脸无奈的摸摸儿子的头,然后看见儿子大摇大摆颇为神气的离开。(自以为神气,实际看着很可爱)


偏偏儿子这次好死不死的来嘲笑自己。

“爹爹,弟弟叫我了,也叫娘亲了,就是没叫你”说完还咯咯笑了起来。


是可忍孰不可忍。

沐辰上手拍了拍沐烨的苹果以表“威胁”。


“威胁”很成功,沐烨气呼呼的走了。

沐辰看着儿子气呼呼的样子哈哈大笑了起来。


气呼呼的沐烨找到了弟弟,决定和弟弟玩来抚平自己“受伤的心灵”。


抢了弟弟的奶瓶走到对面。


“小熠弟弟,过来拿叭”说着还向沐熠挥了挥手。


沐熠看着手上的奶瓶被拿刚要哭,听到这话就要爬过去。


“小熠弟弟,走过来”


沐熠听懂了一般,踉踉跄跄的站起来往沐烨身边走。

沐烨心灵得到了极大的满足。


“叫哥哥”

“快叫哥哥,我就给你”

看着快走到面前的弟弟,沐烨发出了最后一个“要求”。


“哥”

“咯咯咯”


看着走到面前的弟弟,沐烨拿着奶瓶正想使坏往后退一点。

结果踩到了自己的小算盘,“砰”的一声脑袋擦到了墙。


“哇呜呜呜呜”

沐烨经这么一吓,吓哭了。


沐熠以为哥哥在和自己玩,拿着奶瓶咯咯直笑。


笑,笑什么笑!

沐烨坐起来,抹着泪有些难堪。

咬牙切齿的轻轻推了一把走过来的弟弟。


“砰”

本来就站不太稳的弟弟一屁股坐在地上。


糟糕,不好!

弟弟愣了一下,开始放声哭了起来。


于是沐辰赶来的时候,就看到拿着奶瓶企图堵住弟弟嘴的沐烨。


“沐烨!混小子,你干什么惹哭你弟弟!”


沐烨听这声音身体一颤,局促的挪到一旁。


沐辰抱着沐熠走了出去,一边走一边摇,哄了好一会儿终于把小儿子哄好。把小儿子放到小床上,打理好一切回屋看大儿子。


沐辰再次进屋的时候,沐烨还是愣愣的站在那,只是脸上有些委屈和愧疚。


“烨儿,怎么把弟弟惹哭了?”刚刚把孩子吓着了,沐辰尽量用温和的语气。


小孩看见沐辰进来,眼泪又簌簌的流下来。


“爹爹……呜”


“沐烨,回话,发生什么了”沐辰虽然心疼小孩,但非常不喜他吞吞吐吐不说话,所以声音严厉了一些。


沐烨一听更委屈了,磕磕巴巴的说完来龙去脉,眼泪越流越多。


沐辰忙上前查看沐烨擦伤的地方。还好不严重,这让沐辰松了口气。

沐辰定睛一看,看到沐烨的小算盘还躺在地上。


“沐烨,站好!把眼泪擦干!”

“你已经五岁,马上六岁了,不是三岁小孩了。”

“我是不是说过自己的东西要收捡好”

“弟弟还小,你和弟弟玩的时候要注意弟弟的安全也要注意自己的安全,知道没有?”


沐辰看着小孩抽噎的擦眼泪,乖乖听自己说话,心软的一塌糊涂。


等小孩缓和的差不多了。

“好了,虽然都不是什么大事,但是你的坏习惯得改。能明白吗?”


乖乖点头。


“把手伸出来”


沐烨抿着嘴,别别扭扭的把手递出去。


“啪……”

一连串打了十下。


小孩揉着微红的手,“爹爹……弟弟摔疼了吗?……我不是故意的。”


沐辰笑了笑,“弟弟没事,烨儿作为哥哥下次不可以这么推弟弟了哦”


小孩点点头,亮晶晶的盯着沐辰看。




隐藏结局320字








这个酸梅不太酸

又名沐家两兄弟和他们的冤种老爹,我也不知道究竟谁是冤种🤣。

2000+


小团团委屈的坐在地上生闷气,环顾了四周还是没人搭理他,好生寂寞。

旁边却是热闹非凡。


“恭喜恭喜啊”

“这孩子跟你小时候像极了”

“是啊是啊”

“沐老弟真是让我好生羡慕,前有沐烨聪慧过人,今有熠儿年满一岁。要我说啊,这两小子以后都是优秀的,大伙应该趁机结个娃娃亲什么,你们说是不是啊”说者朝周围人挑了下眉,乐的周围人哈哈大笑了起来。

“沐烨那小子闹腾的紧,人还小,成才还早着呢。娃娃亲的事那可不行,还是要让他们自己考虑”,沐辰嘴上说着,脸上的笑意却是真真切切。

“哎你们看他,明明高兴着还装,假正经”...

又名沐家两兄弟和他们的冤种老爹,我也不知道究竟谁是冤种🤣。

2000+


小团团委屈的坐在地上生闷气,环顾了四周还是没人搭理他,好生寂寞。

旁边却是热闹非凡。


“恭喜恭喜啊”

“这孩子跟你小时候像极了”

“是啊是啊”

“沐老弟真是让我好生羡慕,前有沐烨聪慧过人,今有熠儿年满一岁。要我说啊,这两小子以后都是优秀的,大伙应该趁机结个娃娃亲什么,你们说是不是啊”说者朝周围人挑了下眉,乐的周围人哈哈大笑了起来。

“沐烨那小子闹腾的紧,人还小,成才还早着呢。娃娃亲的事那可不行,还是要让他们自己考虑”,沐辰嘴上说着,脸上的笑意却是真真切切。

“哎你们看他,明明高兴着还装,假正经”

众人又是一起哄闹。


沐烨听见父亲叫他名字,眼睛亮闪闪的,还没高兴就听到父亲说自己闹腾。

眼神暗淡下来,看着没有搭理自己的人,沐烨瘪着嘴独自去找自己的玩具玩。


觥筹交错,杯盘狼藉。

宴会进行的差不多了,沐辰才记起他这么个大儿子。


“烨儿”

“烨儿”

嘿,这混小子还不理人的。


沐烨听见沐辰的声音正偷偷高兴,谁让他不记得自己的,就让他找去。

沐烨一缩躲在衣柜里,一边偷笑一边期待父亲找过来。


嘿嘿,父亲,快找烨儿吧。

五六岁的小孩的精力哪有那么好,带着憧憬,头一歪睡着了。


“烨儿”

混小子跑哪去了!

应该丢不了,烨儿也不是会到处跑的人,去哪了!!!


不会丢了吧?!

沐辰一惊,酒醒了大半。


周围人一看不对也开始找。

沈烟抱着沐熠都快急哭了,沐熠好像看懂了妈妈的焦急开始哇哇大哭,一时间整个沐家鸡飞狗跳。


床底?没有

卧室?没有

书房?没有


跑哪去了?!


“哎,沐辰!!!找到了!找到了!在衣柜里呢”


沐辰一听,顿时松了一口气,忙安慰妻子,让她带着小儿子进屋哄哄。


放心之后是滔天怒火在心中,沐辰脸色铁青的走到衣柜旁,看见窝在里面的儿子睡眼惺忪。

沐辰一把把沐烨揪起来,让他站在地上。


周围人一看情形不对,纷纷安慰劝说。

“小孩贪玩,找到了就行了”

“是啊,这钻衣柜也很正常……”

“你也别黑着脸,小心吓着孩子”


不说还好,一说起钻衣柜,沐辰的火气就蹭蹭蹭的往上涨。


强忍着生气把众人送出去,没有理会一脸懵逼的沐烨。


沐烨现在很懵。

不知不觉睡着了,就觉得周围很吵,好像有很多人喊他名字。

他还没有回应,突然柜子门打开了,光好亮,刺眼。

还没适应光亮爹爹就一把把自己拽了下来。


爹爹的脸色有点吓人,为什么这么看着我,为什么不理我啊……


沐辰送完宾客,依旧是黑着脸回来。

看见委屈巴巴站在那的小团子脸色缓和了一些。


但一想到这混小子干的事情气不打一出。


三两步走到儿子面前,拉着板凳坐下。


“说,你知错了吗?”


沐烨沉浸在委屈中无可自拔,他不理解他就想和爹爹玩游戏,怎么爹爹就生气了。

和爹爹玩游戏算错吗?

沐烨下意识摇了摇头。


!!!沐辰难以置信的看着摇头的儿子。


深吸一口气,一把把儿子按在腿上。


“说,知道错了没有!”

一边责问一边往沐烨身后盖巴掌。


“呜呜呜 我没有错,我没错”

小团子双腿不停的挣扎,双手捯饬着,泪水汪汪的落下来。


没错?!还敢没错?!你要气死我吗?!

“啪”

没有几下,沐烨就开始呜呜的求饶。

“爹爹,呜,别打了”

“爹爹……”

“疼…呜呜”

“爹爹,我错了呜”


沐辰停了下来,“你错哪了?”


沐烨一滞,我怎么知道我错哪了?!


沐辰看着呆住的沐烨,认为他没有认识到事情的严重性。


“啪”

用了十分力重重的打在小团子身后。


疼,好疼,爹爹要打死我吗


沐烨哇哇大哭了起来。

“哇呜呜我没错,我什么都没做,我只是……想和爹…爹玩游戏。有了弟弟后,爹爹总是……不理我,以前的睡前故事,呜,也没有了呜呜呜呜”

沐烨越哭越委屈

“呜呜爹爹今天光高兴弟弟生日了,都没有理我,还,呜,还打我,我呜呜呜,爹爹不爱我了,呜呜,我不要弟弟呜呜呜呜”


沐辰看着哭的跟泪人似的儿子愣住了。他没想到儿子是这么想的?!


“烨儿,爹爹怎能会不爱你呢”沐辰忙把儿子拉进怀里,手忙脚乱的一会儿擦擦泪、一会儿轻轻拍拍背。


沐烨把一年来所有的委屈都哭尽了,在沐辰的安抚下渐渐安静下来,慢慢睡了过去。


沐辰看着安静窝在自己怀里的小家伙叹了口气。

小熠的出生确实分走了自己的大部分精力,包括近年来府中事务繁多,烨儿一直让人省心,自己也就很少陪着他。平日里看不出来,原来小家伙一直偷偷委屈呢。


“唔”

沐辰低头一看,霍,小家伙正揉着眼睛悄摸摸看他。


“装睡?”沐辰挑着眉笑着看沐烨。


“爹爹”


听着小团子奶乎乎的叫自己,沐辰是真的很高兴。不过,道理还是要讲的。


沐辰调笑,“不要弟弟了?”

沐烨小声别扭的说“要的”


沐辰哼笑“爹爹不爱你了?”

小家伙小脸一瘪,马上又要哭了。


沐辰连忙哄到,“好了好了,烨儿乖,爹爹怎么会不喜欢烨儿呢?”


小家伙点了点头,眼神亮晶晶的。


“不过烨儿也做错了”


“才没……”


“烨儿”沐辰声音沉了一点。


沐辰看着眼前委屈的小孩心中叹气,小家伙惯会撒娇。


“第一,委屈了,想要爹爹陪着要给爹爹说,而不是自己一个人闷着”

“第二,今天烨儿一声不吭躲到衣柜里吓坏了我们,以后烨儿去哪里要给爹爹说”

“第三,既然还要弟弟的话就不要轻易说出不要弟弟的话……先别急着委屈,也不要轻易说出爹爹不爱你的话。不然爱你的人会伤心的”


沐辰说完,看着萌萌点头的儿子心中有些失笑,这真的听懂了吗?算了,以后多注意,慢慢教。


“那把手伸出来”沐辰故意板着一张脸。


小团子马上垮着脸,用手捂住身后,藏着自己的双手。

略带哭腔,“不要,疼,爹爹不打……”


沐辰循循善诱,“烨儿犯错了对不对?”


点头


“犯错就要惩罚对不对?”


小团子缓缓点了下头,哭丧着脸,别扭的把双手伸了出去,脸撇到一旁。


沐辰舒心的笑了笑,拿着小团子的手轻轻拍了三下。

“好了”


沐烨看了看手,也跟着沐辰笑了起来。


沐辰揉了揉沐烨的身后,抱着撒娇喊疼的小孩进了屋,给孩子上药。






悲伤荷包蛋。

「往后余生」[70]

#请勿上升真人#


前文指路→69 


      荼蘼姑娘确是美人,一入房间便是一股清雅的果香,比起外头浓郁的胭脂水粉气当真是让易烊千玺舒服不少,易烊千玺忍不住赞道:“荼蘼姑娘果然人如其名” 


      荼蘼浅浅一笑,微微屈膝,替易烊千玺和王源到了茶:“公子说笑了” 


      易烊千玺端起杯子,贵香苑倒不愧为富家子弟聚集之地,这姑娘房中...

#请勿上升真人#




前文指路→69 




      荼蘼姑娘确是美人,一入房间便是一股清雅的果香,比起外头浓郁的胭脂水粉气当真是让易烊千玺舒服不少,易烊千玺忍不住赞道:“荼蘼姑娘果然人如其名” 



      荼蘼浅浅一笑,微微屈膝,替易烊千玺和王源到了茶:“公子说笑了” 



      易烊千玺端起杯子,贵香苑倒不愧为富家子弟聚集之地,这姑娘房中的水杯,虽不如易府里的白玉瓷杯珍贵却也是少见的青花瓷杯,只可惜易烊千玺向来喝不惯外边的茶,独独钟情与府中芳香四溢的桃花茶



      荼蘼坐到古琴前,轻轻拨弄两下琴弦,轻声问道:“不知公子想听什么?”荼蘼的声音虽不如江南女子的如侬软语,却也清清雅雅,让人听着十分舒适



      易烊千玺倒是饶有兴趣的走上前,看似随意拨弄两下琴弦,弹出一段小曲儿,笑着问道:“不知姑娘可会《广陵散》?” 



      荼蘼听得易烊千玺刚刚看似随意的小曲儿有些震惊,她原以为易烊千玺跟别的富家公子一样,但刚刚那段小曲却明明白白的告诉荼蘼,易烊千玺不一样,遂谦逊道:“《广陵散》乃旷世名曲,小女自然通晓一二,只是小女并没有名家之气,更没有英雄之概,并不能弹出其精魂” 



      “那姑娘便随意吧”易烊千玺坐回原位,这世上他听过最好听的琴声是墨植三十寿辰时,王俊凯献上的《广陵散》,那时他还是个不谙世事的孩子,却已经能听出那琴声中的一腔热血,可见琴声不凡,只可惜易府出事后,他再没听过王俊凯弹琴



      荼蘼弹得是《梅花三弄》,清越的泛音奏,显示了梅花那冰清玉洁、高雅脱俗的气韵,轻巧的节奏、简洁的旋律,琴声柔中带刚,缓缓勾画了“风荡梅花,轻轻舞玉翻银”之景,那鸨母果然没有骗人,荼蘼的琴技确实不错



      突然易烊千玺紧皱眉头,盯向荼蘼,带了些凌厉,带了些戒备,王源好奇的看向易烊千玺,不知他突然的警觉从何而来,却见易烊千玺猛地推开他,喊道:“小心!” 



      “啊!”易烊千玺推开王源,自己却没能来得及躲开,细长的银针刺入他的右臂,痛得易烊千玺右臂瞬间失去了知觉,一缕鲜血绽开在雪白的衣物上,显得十分刺眼



      荼蘼第一针未能刺入易烊千玺的要害,琴声不乱,却更加凌厉,银针接二连三的袭向易烊千玺,好在此事暗处保护的暗卫已经反映过来,连忙现身,替易烊千玺挡掉危险



      王源赶忙爬起来,扶起易烊千玺,查看他的伤势,不知银针刺入的程度,王源不敢乱动,只能跟现身的暗卫一同将他护在身后,保护他的安全。



      荼蘼确是厉害,易阁暗卫更是不差,很快就制住荼蘼,易烊千玺看着被压制住,却满脸淡漠的荼蘼,皱了皱眉,刚想问些什么,却被一阵掌声打断:“不愧是易阁的暗卫,当真厉害,竟能突破荼蘼的暗器将她制服”



悲伤荷包蛋。

「往后余生」[69]

#请勿上升真人#


前文指路→68 


      王源听完,十分震惊,一下子瞪大了双眼,不可置信的看向易烊千玺:“公子?贵香苑去不得啊!您莫不是忘了上次......” 


      易烊千玺详装凶狠的瞪了王源一眼,打断他的话,故作镇定的反驳:“我此次前去是为了正事!” 


      “公子啊, 虽然您分析的万分有理,但是您只需要...

#请勿上升真人#




前文指路→68 





      王源听完,十分震惊,一下子瞪大了双眼,不可置信的看向易烊千玺:“公子?贵香苑去不得啊!您莫不是忘了上次......” 



      易烊千玺详装凶狠的瞪了王源一眼,打断他的话,故作镇定的反驳:“我此次前去是为了正事!” 



      “公子啊, 虽然您分析的万分有理,但是您只需要告诉主子一声,主子自然会安排人去查的,万事自有主子解决,公子万万不可去那地方了”王源苦口婆心的劝到



     易烊千玺抿了抿嘴,歪过头看向王源问道:“我不过是想替小凯分担些有何错吗?” 



     王源暗自叹息两声,在心底默默感慨道:您自然是没错,可是这地方当真去不得啊,万一您出些什么事,主子怕是真的要疯了! 



     王源斟酌着想要再劝,却被易烊千玺截下:“我知晓你是担心我,多找几个暗卫跟着就是了,整日闷在府里,我也难受的厉害,就当出去走走?” 



     王源无法只得陪着易烊千玺一同前往,一面加派暗卫跟随保护,一面又派人前去将事情原委告知王俊凯



     这是易烊千玺第二次进贵香苑,经过上次一事后,贵香苑无一不知易烊千玺的身份,今日一见易烊千玺前来,贵香苑的鸨母赶忙上前伺候:“这不是易公子吗,易公子能来我贵香苑当真是叫我这地方蓬荜生辉啊!” 



     易烊千玺皱了皱鼻子,推开一直往自己身上凑的鸨母,退开到一边,鸨母身上浓郁的胭脂气味着实让易烊千玺有些不适应



     王源见状连忙拦住过于热情的鸨母:“鸨母,听说贵香苑中头牌清莲姑娘琴技非凡,我家公子今日有心一听,不知能否为我家公子安排妥当?这好处自是少不了你的。”说着便从怀里摸出几张银票递与鸨母


 

     鸨母接过后,略略一捏立马眉开眼笑,突然又有些为难的看向易烊千玺二人:“哟,按理这易公子前来,无论如何我贵香苑都要安排妥当的,只是这清莲姑娘今儿正接着客呢,不若见见荼蘼姑娘如何?荼蘼虽不是头牌可这琴技也是一绝的......” 



     易烊千玺微微皱眉,清冷的问:“你说清莲在接客?接的是谁?” 



     “这,这......易公子啊,这客人的身份我们也不能乱说啊......”鸨母带了些讨好的笑,为难的看向易烊千玺



     易烊千玺冷笑一声,不依不饶道:“呵,本公子倒不知这京城之中还有谁比我的分量更重?我今日还就要清莲陪着,你难道敢不给本公子请出来?”易烊千玺这话说的却有些大逆不道了,但却没人敢反驳,毕竟世人皆知皇上对易府公子宠爱到了溺爱的程度。



     王源倒是有些不可置信的看向易烊千玺,易烊千玺向来待人谦逊,温文尔雅,在府中时就连对下人都是以礼相待,从不托大,他倒是从未见过易烊千玺这般纨绔子弟的模样,一时竟有些新奇,也有些好奇



     易烊千玺不动声色的对上王源的目光,王源突然想起今日他二人前来的目的,右相之子,头牌?王源猛地反应过来,也对着鸨母道:“老鸨,我家公子向来只要最好的,你可明白?” 



     “这,这......”老鸨为难的左右看了看,无奈的压低了声音道:“我自是知道公子尊贵,只是这清莲陪着的是当今知府大人,知府倒是没什么,只是这知府的父亲......二位行行好,莫要为难我这小小的生意人了” 



     易烊千玺和王源对视一眼,在各自眼里都看到了欣喜的意味,易烊千玺这才道:“也罢,那就给本公子安排一个清莲隔壁的屋子,等清莲有空本公子要第一个见到她” 



     鸨母这才笑开了花:“好好好,这事好办,清莲隔壁正是这荼蘼姑娘,不若就先让荼蘼姑娘陪着,公子看可好?” 



     易烊千玺点点头,示意她带路,鸨母赶忙堆起了谄媚的笑容,引着易烊千玺上楼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