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小木屋

1070浏览    329参与
甜江

随意发泄无所谓!专门开的吐槽贴!

此事就完结

各位姐妹不需要再纠缠了


[图片]


就这样吧,不需要再多说了


正好今天我也正式向小姐妹们说明一下,我不是完年批了。

不是我不磕了,是我不准备做一个太素质的完年批,我是个人,可以说我就是个祖安老妹,有时候我会爆粗口,会骂人,我不想守饭圈那一套规矩,没意思。


做自己就是最好的事情,我不担完年批,也恰好避免姐妹们被扫射,还是说清楚最好。


曾经我很开心,因为我们是最幸福的完年批,现在我不担完年批这个身份,却依旧可以为文鑫开心。


还有,我自己也不清楚我是什么属性,跟微博上几个腐唯老师磕糖,看他们骂人是真的爽,我也想像他们一样自由自在,我也没有什么圈不...


此事就完结

各位姐妹不需要再纠缠了



就这样吧,不需要再多说了


正好今天我也正式向小姐妹们说明一下,我不是完年批了。

不是我不磕了,是我不准备做一个太素质的完年批,我是个人,可以说我就是个祖安老妹,有时候我会爆粗口,会骂人,我不想守饭圈那一套规矩,没意思。


做自己就是最好的事情,我不担完年批,也恰好避免姐妹们被扫射,还是说清楚最好。


曾经我很开心,因为我们是最幸福的完年批,现在我不担完年批这个身份,却依旧可以为文鑫开心。


还有,我自己也不清楚我是什么属性,跟微博上几个腐唯老师磕糖,看他们骂人是真的爽,我也想像他们一样自由自在,我也没有什么圈不圈的,不用问我。


我今天可能彻底懂了吧,我不是腐唯,因为我cp洁癖很重,我可以快乐的搞偶数批,是因为故事感很强,颜值也高,但是刘文一直单向丁程鑫是必须的。



啊,可以再清楚点


我磕

文鑫,祺轩,耀严鑫河,浩瀚鑫空


拒绝

文轩,祺鑫



坚信

刘耀文一直喜欢的只有丁程鑫



雷区

小木屋



偏向

丁程鑫




我是乱炖,偶尔也会看看其他的,图个开心和刺激。

我只搞真情实感


别拿饭圈一套告诉我别上升,我微博也从不带蒸煮,尽量减少自己的活动范围,已经不打扰他们了,圈地自萌是我最大的让步。



还有,我是一个不合格的文手,真的容易挖坑,一发完的还可以,论文手我不配😂


莫名其妙在今年2月,我“发明”了一种带图在文章里精磕的形式,然后开启了精磕之路,精磕还算良心,可以看看

然后是微博磕糖,这个太近于现实,有的硬糖我就不磕了,但我想到的,自己觉得喜欢的,就一定会展示给大家,有点固执吧




最后,本人今年要高考,我其实是复读,去年最后俩月腿骨折了,教学楼三楼上上下下很影响生活 ,你们要是了解就知道对高三人又多影响。所以可能大概下个星期就要开学,暂告文鑫。具体走了的话我会再告知大家。




谢谢大家喜爱,我没想过原来我也能积攒几百个粉,对这个粉丝数其实我还行,不是特别在意,有一段时间涨了又掉,呃,想搞我心态其实大可不必如此,我主要是想把快乐分享给大家而已,就这么简单。


还是要谢谢姐妹!谢谢你们敢于为文鑫发声!


文鑫有你了不起!







这条帖子就用来让小姐妹们有不爽的都来发泄发泄!想骂什么就骂吧!

无语的都来爆粗口!

我们都可祖安人!











然后本来挂人的内容我都删干净了,这个太搞笑我就留下来大家一起笑笑哈哈哈哈哈哈



抱歉啊,知道为什么我有一段时间没顾得上回你们,是因为都怪你们这次闹得动静还挺大。


知不知道?因为你们,现在好多人看上这对cp了。妈的,还有人让我安利完年,我现在没时间跟你们bb

老子忙着呢!




随便吐槽吧!

不开心的都来吐槽一遍!

心里舒服了就好!



Reki21

【皑皑白雪中的小木屋 位于美国佛蒙特州北部小镇Stowe的林间小屋】设计:Olson Kundig Architects | 来源:dezeen(网络)

【皑皑白雪中的小木屋 位于美国佛蒙特州北部小镇Stowe的林间小屋】设计:Olson Kundig Architects | 来源:dezeen(网络)

Y.

腐文qv

【摄香】(巨水,没细节(狗头保命)


约瑟夫:“早上好,薇拉小姐”

薇拉:“嗯,早”

约瑟夫:“不说谢谢?我可是帮了你大忙呢”

薇拉:“你自己要帮我,受伤了怪我咯”

约瑟夫:“(怒)不是你求我让我帮你的吗,怎么变成我自己要帮你了”

薇拉:“嘶,你自作自受咯”

约瑟夫:“行了行了,算我自作自受,我去找艾米丽拿点药”

薇拉:“早去早回~”

(约瑟夫来到了艾米丽小姐的家)

艾米丽:“有事吗?”

约瑟夫:“我来找你拿点药,皮外伤”

艾米丽:“啧啧,要chun药是吧”

约瑟夫:“……”

艾米丽:“行了行了,我懂,对薇拉小姐下手轻点”

约瑟夫:“嗯,我会的”

(约瑟夫到家...

【摄香】(巨水,没细节(狗头保命)


约瑟夫:“早上好,薇拉小姐”

薇拉:“嗯,早”

约瑟夫:“不说谢谢?我可是帮了你大忙呢”

薇拉:“你自己要帮我,受伤了怪我咯”

约瑟夫:“(怒)不是你求我让我帮你的吗,怎么变成我自己要帮你了”

薇拉:“嘶,你自作自受咯”

约瑟夫:“行了行了,算我自作自受,我去找艾米丽拿点药”

薇拉:“早去早回~”

(约瑟夫来到了艾米丽小姐的家)

艾米丽:“有事吗?”

约瑟夫:“我来找你拿点药,皮外伤”

艾米丽:“啧啧,要chun药是吧”

约瑟夫:“……”

艾米丽:“行了行了,我懂,对薇拉小姐下手轻点”

约瑟夫:“嗯,我会的”

(约瑟夫到家之后)

薇拉:“还记得回来啊,康康几点了”

约瑟夫:“那个..我”

薇拉:“我快饿死了”

约瑟夫:“好吧 我去煮饭”

薇拉:“我眯一会”

(约瑟夫把饭煮好以后,在薇拉的杯子里放了chun药,将房间空调温度开高了,还为薇拉盖了两层被子)

薇拉:“唔..好香的味道...好饿”

约瑟夫:“起来喝口水吧,把饭吃了”

薇拉:“嗯 好”

(吃完饭香香感觉全身发软 发热)

薇拉:“你把空调温度开那么高干什么..唔”

约瑟夫:“不舒服吗(轻笑)”

薇拉:“好热..”

(约瑟夫把香香抱回了房间,看着那发红的小脸蛋,一口亲了上去)

薇拉:“唔..你..干什..么”

约瑟夫:“你不是热吗,来,我帮你凉快一下”

(约瑟夫接着亲了上去,把香香亲的差点昏过去,开始摸索香香的全身)

薇拉:“嗯哼...哈”

约瑟夫:“嗯?”

(约瑟夫跟没听到香香的声音,直接解开了香香的yi扣,边解边在香香耳朵旁边吹热气)

薇拉:“(没忍住)嗯哈...哈”

约瑟夫:“大点声”

(约瑟夫更过分了,开轻咬香香的耳朵)

薇拉:“哈...唔”

约瑟夫:“说谁自作自受呢?嗯?”

(香香几乎没有力气回答)

薇拉:“哈.....是..是..我...自作..”

(话没说完约瑟夫就开始发起了猛攻,脱掉了薇拉的衣服,开始亲吻薇拉的各个部位)

薇拉:“唔...哈...啊”

约瑟夫:“把腿张开,我会轻一点的”

薇拉:“你起开...啊...哈”

(约瑟夫整个身子压在了薇拉身上,薇拉不得动弹,整个房间就只剩下薇拉的娇喘声)

薇拉:“哈...唔...我错了....我..我自作...自受,饶了我吧...哈”

(薇拉整个人都是软的,约瑟夫见状拿出了道具,嘴角上扬)

约瑟夫:“你不乖哟~”

薇拉:“你想干嘛...啊”

(只见约瑟夫把道具塞在了下面,约瑟夫直接....   .一前一后,薇拉喘的更大声了)

(约瑟夫挑弄性的玩弄薇拉,薇拉反抗,得到的确实更重的力量)

薇拉:“哈....哈啊啊嗯唔哈...不行了”

(约瑟夫更深了)

薇拉:“那里...不行..哈唔嗯嗯啊”

(薇拉被玩弄的不省人事)

(……)

(约瑟夫看到薇拉这样,便停下来了)

约瑟夫:“算了,这次放过你,答应我一个要求”

薇拉:“什么要求”

约瑟夫:“这个嘛,我还没想好,先欠着吧”

薇拉:“约瑟夫!!”

(约瑟夫看见薇拉又要开始说了,就直接一口亲上去了)

(……)

(第二天早上)

(薇拉的腿都是颤颤抖抖的)

薇拉:“我腰疼,腿疼”

约瑟夫:“对不起宝贝,昨天下手重了”

薇拉:“你闭嘴!”

(完)

甜江
#文鑫 戳心小木屋梳理 专用解...

#文鑫

戳心小木屋梳理   专用解惑!是渣!不是糖!

最近大家都在讨论小木屋,真的是很心痛。但是评论的话感觉好多人还是戾气太重了,在此我做一个较为理智客观的评论。


1.挑房子。

1马   2轩

5丁   7文


这里是节目组自己安排的顺序,咱们也没啥说的


2.Pk换房。

这里简直迷惑行为大赏

马和轩挑到了他们喜欢的房子。

其实大家都比较心爱,所以就来挑房子换房子PK

yhx先来,他和小马关系真的不错。然后呢?他们直接把门关住了,不让人家来。哈哈哈哈小马这一点还蛮霸道的是...

#文鑫

戳心小木屋梳理   专用解惑!是渣!不是糖!

最近大家都在讨论小木屋,真的是很心痛。但是评论的话感觉好多人还是戾气太重了,在此我做一个较为理智客观的评论。


1.挑房子。

1马   2轩

5丁   7文


这里是节目组自己安排的顺序,咱们也没啥说的



2.Pk换房。

这里简直迷惑行为大赏

马和轩挑到了他们喜欢的房子。

其实大家都比较心爱,所以就来挑房子换房子PK

yhx先来,他和小马关系真的不错。然后呢?他们直接把门关住了,不让人家来。哈哈哈哈小马这一点还蛮霸道的是宠的。

然后是丁儿

这里真的有点小尴尬。

我跟马丁粉交流发现,这里隔壁马丁也是有人耿耿于怀了好一段

就像节目组自己吐槽他们疯狂眼神交流,然后以沉默拒绝。

这里还僵持了一段,节目组应该是剪了有一点黑幕。不过还是肉眼可见的尬啊

好了,咱们划重点。丁儿想要和轩他们换房,然后他们拒绝了。是他们拒绝的。

科普:后面的物料中狼说:小马哥睡觉容易清醒。轩儿睡觉不老实,喜欢夹别人,给别人挤下去。

这里我是有一点迷的。我想问小马和轩:你们既然都这么清楚,那为什么还不换房呢?明明就不合适一起睡。


OK,pk结束!文鑫幸福的搬进了小木屋。💜💜💜💜



3.重点:为什么丁儿会主动搬出小木屋


是因为

他以为轩儿只是前几天来睡一点,后来就不来了。

轩儿来了不拿被子,根本就没有被子盖不住三个人。(我???)

因为轩确实夜里比较不老实,已经完全打扰到丁儿的睡眠。

丁儿去上面的小阁楼睡了。睡的是榻榻米。(这个时候他还有腰伤,谢谢。)

丁儿觉得榻榻米也可以。但是晚上真的冷。他只好又下来了。

所以只有他换房,因为他是哥哥他没法说。狼也没有办法说。

其实是不想换的吧,如果他想换他完全可以不用去睡榻榻米,直接去马的屋子里睡就可以了。

但是忍着腰伤去榻榻米睡了几天,最后还是没有他的位置。

所以我的丁儿全世界最好的丁儿只能包容弟弟们的任性,然后搬出去。

我真的很心疼我的丁程鑫。我仅就小木屋来说。这个时候他有腰伤。实际上他的腰伤到现在都没有痊愈。他们满心欢喜的起了个名字小木屋。最后一个词怎么来说……对,鸠占鹊巢?真是的做出了让步,但没有办法。


可他是哥哥,他只有包容,只有委屈。

委屈到都不能直接和弟弟们说,甚至只能对摄影师大哥抱怨。


对文,这我也好生气。

就这样看着哥哥搬走了?

毕竟他和轩的关系好。

后来他对着轩儿,只能很无奈的说,他有时候会无理取闹。(这里就是有些生气轩把丁儿气起走了。)

哦,好的吧

然后隔壁文轩还把它剪成了糖

我TM(我好像理解了有些小姐妹爆粗口的心情。)


这都是什么事儿啊?

轩儿,是你们当初拒绝了丁儿的换房。现在这是把丁儿气走的节奏。

我???



以上呢,就是我的小木屋,塌掉的过程。

算是比较虐心。

但一切的出发点都是哥哥对弟弟们的爱。

但我希望弟弟们不要这么肆无忌惮。

对人不对事,这一点希望弟弟记住。

还有文,肉眼可见你和哥哥分到小木屋里开心的样子,甚至翘一个小腿还成了你著名帅照一张。

那我希望你以后可以勇敢起来,勇于保护哥哥。

孩子们都比较稚嫩。说什么自私自利的也都太沉重。 既然哥哥选择了为弟弟们付出,那我们也就不要说什么了,在这里就先心疼丁儿一下。

以后弟弟们一定要对哥哥好一点啊!



今天没有文鑫是真,小木屋快给我重建!


庄迅

庄妈妈的抗癌日记(2012年7月7日)

2012年7月7日  星期六  37℃


早上5点25分闹钟响了。起床后,我们就又要开始早上的旅行了。

穿上长衣长裤、登山鞋,带上帽子、相机、柴刀、水杯之后,剑哥、筠仔、庄迅和我,就出发了。从屋后的大山翻过去,经过和尚洞,一直到村部。

狗在最前面为我们打露水、驱虫蛇,我跟着它,剑排第三,筠第四,迅在最后。

突然遇到一个巨大的蜘蛛网,由于惯性,我头都撞上去了。庄迅赶快喊道:“别动!别动!”随即我往后退,好在网大丝粗,没有弄破。

“妈,你用手假装侵袭那个网。”拿着相机的庄迅叫说道。我说:“我这只老手难看,还是让朱筠来做这个动作吧。”最后拍了朱筠的手,庄迅...

2012年7月7日  星期六  37℃

 

早上5点25分闹钟响了。起床后,我们就又要开始早上的旅行了。

穿上长衣长裤、登山鞋,带上帽子、相机、柴刀、水杯之后,剑哥、筠仔、庄迅和我,就出发了。从屋后的大山翻过去,经过和尚洞,一直到村部。

狗在最前面为我们打露水、驱虫蛇,我跟着它,剑排第三,筠第四,迅在最后。

突然遇到一个巨大的蜘蛛网,由于惯性,我头都撞上去了。庄迅赶快喊道:“别动!别动!”随即我往后退,好在网大丝粗,没有弄破。

“妈,你用手假装侵袭那个网。”拿着相机的庄迅叫说道。我说:“我这只老手难看,还是让朱筠来做这个动作吧。”最后拍了朱筠的手,庄迅非常满意。

狗子在前面钻,身上的毛都湿了,像毛笔一撮一撮的。我们的裤腿也全湿,帽檐为我们划开一个又一个小的蜘蛛网。庄迅一路上都在拍照,村里的人看见,都羡慕我们的生活呢。

一圈转回来,庄二阳的饭也做熟了。咔嚓一声,庄迅又把这顿丰富的早餐留在了相机里。感谢庄二阳的一次付出!

饭后我们又开始准备,带上冰红茶、冷开水、黄瓜、小西瓜、饼干、青豆、小椅子、草帽、遮阳伞,准备划船去黄石水库里转转。

我负责摇桨,其实特别想庄二阳来摇。可一想到他极力反对我们的这次行动,就不想开口说了。

他们三个人观绿山、赏游鱼,把手脚放到船舷外面挡水看浪花。在小河口上,风特别大,船总是被吹得掉过头,弄了半个小时,还是没能划过那道网。一直那样下去也不是办法,他们就各自拿起小木板当浆用,一齐用力,终于划了过去。我们一直划到了“荷花山庄”对面的一个小岛上。

在那里,他们几个打水仗,拍了好多照片。我就坐在小椅子上,不停唠叨,要他们注意安全。虽然太阳毒辣,但他们还沉浸在快乐之中,筠仔哪里像个女孩啊。

感谢老天对我们的照顾,安全到家。

“姨妈,我身上的肉都熟了,毛滚发烧。”剑哥把他的手臂伸过来给我看。

“丫丫,我的肉都红了,像有火在向我靠近。”筠仔笑着说。

下午五点,我们准备到河边搭小木屋,明显大家都不愿动了,我和庄迅强打起精神,带上行头朝河边出发。

我们在那里立了四根粗棍做柱子,房顶绑上竹条,再放些杂草。一个《瓦尔登湖》式的小屋就这样替庄迅建造起来了。庄迅说他晚上要住在那里。

黄昏的时候,我就给他送去塑料布、席子、小被子、还有蚊香。庄迅就在屋边看他的《瓦尔登湖》。

晚上剑哥和筠仔发现他们的皮肤都在由红变黑,剑哥脱掉了背心,但仍像还穿着背心一样。家里人看着他俩就发笑。

这就是劳动带给我们的幸福和快乐啊!

 

床上偷写 23:48

бобо

当我翻越了数个山头


看到山涧的那片云雾时


我就已经想到了第二天太阳升起来


阳光照在上面的画面


肯定会非常的漂亮


我决定停留下来等待


于是


到达老挝的第一个晚上


我住进了老挝人的房子


一间第二天就被拆了的败破的小木屋


没有电、没有被褥,很是简陋并积满了尘土


心想着随便将就一晚的时候


隔壁小木屋人家里的小女孩拿着扫帚进来帮我把床铺打扫了一下


并带我到她们家吃上了在老挝的第一餐


白米饭和两个煎鸡蛋


味道还行


煎鸡蛋盐多了点


而且颗粒很大


在虫鸣声和月光中渡过了奇妙的一夜后


日出的画面和想...

当我翻越了数个山头


看到山涧的那片云雾时


我就已经想到了第二天太阳升起来


阳光照在上面的画面


肯定会非常的漂亮


我决定停留下来等待


于是


到达老挝的第一个晚上


我住进了老挝人的房子


一间第二天就被拆了的败破的小木屋


没有电、没有被褥,很是简陋并积满了尘土


心想着随便将就一晚的时候


隔壁小木屋人家里的小女孩拿着扫帚进来帮我把床铺打扫了一下


并带我到她们家吃上了在老挝的第一餐


白米饭和两个煎鸡蛋


味道还行


煎鸡蛋盐多了点


而且颗粒很大


在虫鸣声和月光中渡过了奇妙的一夜后


日出的画面和想象中一样漂亮


可似乎并没有太多的激动和喜悦


反而老挝人的纯朴和热情更加感染了我


后面行程中遇到更多的人和事


更是印证了老挝人的质朴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