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小段子

22634浏览    6698参与
伊影斑兰♚

是我磕的三对cp的无脑小段子

  cp:符识、离达、凯主(凯文X后崩男主亚当)←这对是拉郎,所以不喜勿入

  刚掉入离达圈,算是交党费了

  可能OOC

  

  所以我磕cp的xp是老牛吃嫩草?【黑人问号】

  

  

小识:老古董!老古董!

符华:………


公子:先生!我回来啦!

钟离:嗯,坐下来歇息吧。


凯文:(默默看着另外两对,又看向旁边的亚当)我们也想个名字以外的称呼?

亚当:(思考中)………那,父亲?

凯文:(心脏被戳中,大脑宕机)

符华:凯文你居然………

小识:对你亲儿子下手?!

公子:嚯,玩得挺花。


受方闹别扭时,攻方………


符识——不知道怎么哄小孩,甚......

  cp:符识、离达、凯主(凯文X后崩男主亚当)←这对是拉郎,所以不喜勿入

  刚掉入离达圈,算是交党费了

  可能OOC

  

  所以我磕cp的xp是老牛吃嫩草?【黑人问号】

  

  

小识:老古董!老古董!

符华:………


公子:先生!我回来啦!

钟离:嗯,坐下来歇息吧。


凯文:(默默看着另外两对,又看向旁边的亚当)我们也想个名字以外的称呼?

亚当:(思考中)………那,父亲?

凯文:(心脏被戳中,大脑宕机)

符华:凯文你居然………

小识:对你亲儿子下手?!

公子:嚯,玩得挺花。



受方闹别扭时,攻方………


符识——不知道怎么哄小孩,甚至越哄越生气。


离达——很会哄孩子,并且经验丰富。


凯主——根本不用哄,他家优等生向来让他省心。





昵称的后续

境遇相似的符华和钟离意外合得来,两人经常一起喝茶(顺便带着他们的崽子)。

公子:(纯八卦)所以之前那件事是真的吗?他们真的是亲父子?

符华:不是。

小识:其实是开玩笑啦,可能是来自外部世界的恶意,凯文亲儿子的名字和亚当撞名了。虽然亚当那孩子的身世确实目前未知,而历史上也确实没有记载卡斯兰娜初代家主死于何年…………………………等等………老古董………你说会不会………

符华:………不会………大概。

公子:哦豁。(好像不经意间知道了什么震惊的事,茶杯都从手中滑了下去)

钟离:(默默替公子接住掉落的茶杯)

  

  

恋人生气的话会怎样

符识

符华:小识………别生气了,好吗?

小识:………

符华:我承认骗你权能是我不对,但是当时琪亚娜确实需要你。

小识:(气得离家出走了)【OS:那是琪亚娜需要我吗?承认你需要我很难吗?!老古董?!】

符华:小识!小识!


离达

钟离:公子阁下………钟某最近是做错了什么吗?

公子:没有啊,先生你想多了吧。

钟离:………【OS:可是已经连续三天的晚饭都是海鲜了………】

  

所以一扯到这种话题凯文就有自豪的底气了,抱一丝啊,有个乖巧优等生男朋友的就是可以为所欲为。


但是,假设凯文惹亚当生气,那大概会是这种情况。

德丽莎和芽衣气势汹汹地杀到凯文面前。

芽衣:(和善笑)凯文,听说你惹亚当生气了?

德丽莎:(和善笑)我们来此就是为了提醒一下你,虽然天命的战力不同往日,但护着一位天命队员的能力还是有的。

凯文:………


没错,就是娘家人会杀过来。(笑)

  

还是共同点……

迪卢克←蒙德知名木头

符华←神州知名木头

幽兰黛尔←天命知名木头

钟离←璃月知名木头(?)

至于为什么老爷子要加个问号呢………这就得问公子了。(论我翻的离达同人里钟离永远在装木头和真木头间反复横跳。)

凤天岚✧

水镜

风穿过树叶的间隙


睡莲的花落了满池塘


喜欢的少年正在路上


打听治疗心动的偏方


时间不在乎我们是否回首远方


岁月一往无前的流淌


黑夜里的星光无止休的响


少年的舞蹈像梦一般飞翔


每当我难过或者绝望


都会听到他的歌唱响在身旁


我穿过水镜握住他的手掌


他的悲伤我看在眼上


我的阿渊怎能如此慌张


他是我一生放在心上的朝阳


他的呼吸依然绵长


陪着我去了遥远的故乡


在盛放的幻想里有绝对的漂亮


哪怕不尽说的无限悠长


秋天被盛夏延迟发放


萤火虫被装在风里发光


海水带来他心脏跳动的音响


逐渐......

风穿过树叶的间隙


睡莲的花落了满池塘


喜欢的少年正在路上


打听治疗心动的偏方


时间不在乎我们是否回首远方


岁月一往无前的流淌


黑夜里的星光无止休的响


少年的舞蹈像梦一般飞翔


每当我难过或者绝望


都会听到他的歌唱响在身旁


我穿过水镜握住他的手掌


他的悲伤我看在眼上


我的阿渊怎能如此慌张


他是我一生放在心上的朝阳


他的呼吸依然绵长


陪着我去了遥远的故乡


在盛放的幻想里有绝对的漂亮


哪怕不尽说的无限悠长


秋天被盛夏延迟发放


萤火虫被装在风里发光


海水带来他心脏跳动的音响


逐渐成长为你的模样

青衫忆

  朱一龙拍杀青最后一场戏时受伤了,简单处理后坚持拍完了最后一场,不延迟工期,然后就被送去了医院……

  结果需要留院观察。之后旁敲侧击的和喜欢来他房间聊天的小护士探听主治医生白宇的感情生活,得知一直单身的白宇形容之前的一段感情为荒唐一场。

  “………”

  半夜,朱一龙把值班的白宇困在办公室:“不如再来荒唐一场?”

  朱一龙拍杀青最后一场戏时受伤了,简单处理后坚持拍完了最后一场,不延迟工期,然后就被送去了医院……

  结果需要留院观察。之后旁敲侧击的和喜欢来他房间聊天的小护士探听主治医生白宇的感情生活,得知一直单身的白宇形容之前的一段感情为荒唐一场。

  “………”

  半夜,朱一龙把值班的白宇困在办公室:“不如再来荒唐一场?”

影子与泡沫

伏哈小段子

  伏:你告诉我你这是什么意思(左手拿出一封情书)你到底喜欢谁?

  

  哈:我喜欢你啊(耿直)

  

  伏:阿文是谁?(阴森)

  

  哈:我挚爱啊(毫不犹豫)

  

  伏:救世主挺受人欢迎啊(咬牙切齿)解解

  哈:行了,你难道不爱TA吗?(耸肩)

  

  伏:我认识TA?(察觉到不对)

  

  哈:就语文啊,你不爱语文吗?(抬头)

  

  伏:你有没有想过,你爱语文,但语文可能并不爱你?(微笑)

  

  哈:所以我才喜欢你啊(嘻嘻一笑)

  

  伏:(脸色阴沉)

  

  回礼是信的内容

  

  

  伏:你告诉我你这是什么意思(左手拿出一封情书)你到底喜欢谁?

  

  哈:我喜欢你啊(耿直)

  

  伏:阿文是谁?(阴森)

  

  哈:我挚爱啊(毫不犹豫)

  

  伏:救世主挺受人欢迎啊(咬牙切齿)解解

  哈:行了,你难道不爱TA吗?(耸肩)

  

  伏:我认识TA?(察觉到不对)

  

  哈:就语文啊,你不爱语文吗?(抬头)

  

  伏:你有没有想过,你爱语文,但语文可能并不爱你?(微笑)

  

  哈:所以我才喜欢你啊(嘻嘻一笑)

  

  伏:(脸色阴沉)

  

  回礼是信的内容

  

  

幕后煮屎者

【冰九】求原谅

  小段子

  

  洛冰河把脸贴在铝镁合金门上,一个劲卖力地朝里边喊:“还在生我气吗?我承认是我昨晚太用力了,我错了!但是俗话说得好,床头吵架床尾和,冤家宜解不宜结,夫妻没有隔夜仇,退一步海阔天空....”


  里边传来声音,沈清秋在里面怒道:“俗话还说了,哪儿凉快上哪儿待着去!我洗澡你蹲浴室外面干嘛!”

  

  

  

  

  

  小段子

  

  洛冰河把脸贴在铝镁合金门上,一个劲卖力地朝里边喊:“还在生我气吗?我承认是我昨晚太用力了,我错了!但是俗话说得好,床头吵架床尾和,冤家宜解不宜结,夫妻没有隔夜仇,退一步海阔天空....”



  里边传来声音,沈清秋在里面怒道:“俗话还说了,哪儿凉快上哪儿待着去!我洗澡你蹲浴室外面干嘛!”

  

  

  

  

  

凤天岚✧

迁徒

当我们准备奔跑的时候


有候鸟开始远航


成群结队俯瞰天空之下


当我们奔跑起来时


云朵追在我们身后


成为了天使的羽翼


在月光照耀着神州大地


候鸟在迁徙


唱着歌欢快的到南方去


为什么我一个便要承受世界上所有的恶意


带着翅膀的精灵请唱出你的回答


如果你也不知道为什么


那就请带我走吧


去到一个没有悲伤没有绝望的地方


逆十字架在飞翔


穿越云上无尽光芒


将坏的心情从北方带往南方去


从北方到南方是几千几万公里


每个人都在悄声低语


荒野里传来圣人的呜泣


我成了暗夜里悲哀的影子


泪滴都让飞......

当我们准备奔跑的时候


有候鸟开始远航


成群结队俯瞰天空之下


当我们奔跑起来时


云朵追在我们身后


成为了天使的羽翼


在月光照耀着神州大地


候鸟在迁徙


唱着歌欢快的到南方去


为什么我一个便要承受世界上所有的恶意


带着翅膀的精灵请唱出你的回答


如果你也不知道为什么


那就请带我走吧


去到一个没有悲伤没有绝望的地方


逆十字架在飞翔


穿越云上无尽光芒


将坏的心情从北方带往南方去


从北方到南方是几千几万公里


每个人都在悄声低语


荒野里传来圣人的呜泣


我成了暗夜里悲哀的影子


泪滴都让飞鸟吻了去


伸手却抓不住池塘里倒映的星子


也许我相信少年终会闪闪发亮


余下的青春依然漫长


我累了能不能短暂歇在路上


是为了更好的飞翔

凤天岚✧

找个地方


悄悄的静静的


享受孤独


正如那片竹林一直立着


阳光从背后扑过来抱住他


廑以大地沉厚


将竹叶投给锦鲤


影枝卓卓


沉默了无数个冬夏


有枝藤蔓在无声中遮据桥梁


投下的影子被鱼儿争抢


路边上开满海棠


青鸟千里远行前来歌唱


莲叶垂首敬畏凉秋


池水悄悄落下悄悄接纳


树叶的脉络被树枝复刻


云青青兮朝山脉坠落


雨丝细细低啜


山岩不动声色雨中静默


土地宽容让时间在身上散扩


晕染开大片绮丽颜色


请找地方坐下


安静的听谁唱


唱那些游鱼的理想


沉睡的梦乡在水中央盛放......

找个地方


悄悄的静静的


享受孤独


正如那片竹林一直立着


阳光从背后扑过来抱住他


廑以大地沉厚


将竹叶投给锦鲤


影枝卓卓


沉默了无数个冬夏


有枝藤蔓在无声中遮据桥梁


投下的影子被鱼儿争抢


路边上开满海棠


青鸟千里远行前来歌唱


莲叶垂首敬畏凉秋


池水悄悄落下悄悄接纳


树叶的脉络被树枝复刻


云青青兮朝山脉坠落


雨丝细细低啜


山岩不动声色雨中静默


土地宽容让时间在身上散扩


晕染开大片绮丽颜色


请找地方坐下


安静的听谁唱


唱那些游鱼的理想


沉睡的梦乡在水中央盛放


蝴蝶像高空展翼


她说她爱上了天使的翅膀


就当是晚来风急


树木将叶子尽数铺给路上

幕后煮屎者

【柳九】.烟

小段子

  

  

  刚从电影院里出来,夜晚街道的风有点大,沈清秋哈着白气和柳清歌并排走,随口一提:“你刚才看见没有,最后那大反派抽烟的样子挺帅的。”


  第二天沈清秋一觉醒来,发现客厅的桌子上堆了好多好多的手指饼干。


  家里又没人吃,买这么多纯属浪费。沈清秋有点生气,对着坐在饼干堆里的柳清歌问道:“你又不吃, 买这么多干嘛?”


  柳清歌一脸严肃地回答:“在练习怎么拿烟。 ”

  

  

  

  

  

  

  


小段子

  

  

  刚从电影院里出来,夜晚街道的风有点大,沈清秋哈着白气和柳清歌并排走,随口一提:“你刚才看见没有,最后那大反派抽烟的样子挺帅的。”


  第二天沈清秋一觉醒来,发现客厅的桌子上堆了好多好多的手指饼干。


  家里又没人吃,买这么多纯属浪费。沈清秋有点生气,对着坐在饼干堆里的柳清歌问道:“你又不吃, 买这么多干嘛?”


  柳清歌一脸严肃地回答:“在练习怎么拿烟。 ”

  

  

  

  

  

  

  


凤天岚✧

雨落近了黄昏


你却推了窗


在我撑好了伞走来时


你笑里带了白色的桅子香


艳蓝的裙摆飘起来


顺着雨儿荡出窗外


 拨响了帘上的铃铛


你躲好了藏在落叶下


五角的红叶被封进水镜


映进你的眸里


永恒的铺在长廊


太阳落下时


烧灼起火似的光芒


你温柔时


举止端庄


施施然走进城巷


脚步声响在青石砖房


你轻狂时


肆意嚣张


跳下去便撞碎暖阳


碎了满池金光


我奔跑在你的身前


抬头却见了你弯起眉眼


我抓不住你


又听见你的呜咽


雾从四面八方汹涌而来


你蜷在不......

雨落近了黄昏


你却推了窗


在我撑好了伞走来时


你笑里带了白色的桅子香


艳蓝的裙摆飘起来


顺着雨儿荡出窗外


 拨响了帘上的铃铛


你躲好了藏在落叶下


五角的红叶被封进水镜


映进你的眸里


永恒的铺在长廊


太阳落下时


烧灼起火似的光芒


你温柔时


举止端庄


施施然走进城巷


脚步声响在青石砖房


你轻狂时


肆意嚣张


跳下去便撞碎暖阳


碎了满池金光


我奔跑在你的身前


抬头却见了你弯起眉眼


我抓不住你


又听见你的呜咽


雾从四面八方汹涌而来


你蜷在不知名的角落


光线照淡了你的影子


我再看你不见

沉沫振鲸

11.24

母上大人给全家新换了一套牙刷,跟我说:红的是我的,蓝的是你的,别用错了。

我:嗯嗯嗯行行好。

直到我站在牙缸面前,和小粉小紫面面相觑……

沉默了半晌后,我把手伸向了小紫:蓝老师,是你吗?

或许,小红脸白了,小蓝脸红了,就会变成这样吧,也许他俩刚吵完架,正所谓“急头白脸”、“面红耳赤”。

母上大人给全家新换了一套牙刷,跟我说:红的是我的,蓝的是你的,别用错了。

我:嗯嗯嗯行行好。

直到我站在牙缸面前,和小粉小紫面面相觑……

沉默了半晌后,我把手伸向了小紫:蓝老师,是你吗?

或许,小红脸白了,小蓝脸红了,就会变成这样吧,也许他俩刚吵完架,正所谓“急头白脸”、“面红耳赤”。

一定要记得每天喝水

喜欢原来的自己

"你觉得我是个什么样的人?"我靠在栏杆上问我旁边的学妹。

学妹很可爱,她仔细的思考了一下,"学姐吗?虽然有时候喜欢开玩笑,但是是一个温柔稳重很有安全感的一个人。"

"有安全感吗?"我听到他的话愣了愣,然后笑开了,"以前的我可完全不是这样的。"

"学姐以前吗?"小学妹睁着眼睛好奇的问,"是什么样子的可以告诉我吗?"

"可以啊。"我开始慢慢的回忆起以前的自己,"以前的我不自信,懒散还倔强。但是同时也热情乐于助人,像个小太阳。就像现在的你一样。......

"你觉得我是个什么样的人?"我靠在栏杆上问我旁边的学妹。

学妹很可爱,她仔细的思考了一下,"学姐吗?虽然有时候喜欢开玩笑,但是是一个温柔稳重很有安全感的一个人。"

"有安全感吗?"我听到他的话愣了愣,然后笑开了,"以前的我可完全不是这样的。"

"学姐以前吗?"小学妹睁着眼睛好奇的问,"是什么样子的可以告诉我吗?"

"可以啊。"我开始慢慢的回忆起以前的自己,"以前的我不自信,懒散还倔强。但是同时也热情乐于助人,像个小太阳。就像现在的你一样。"

小学妹瞪圆眼睛,"你到底是在夸我,还是在夸你自己啊?"

"嘛嘛。"我笑着躲开她的攻击,"当然是夸你啊。"

"哼,我不是很相信啊。"小学妹有点气鼓鼓的样子,不过很快就转移了注意力,像个小动物一样凑过来。

"学姐学姐,你的理想型是什么样子的呀?"

"我吗?"我摸着下巴,然后嬉皮笑脸的说,"以前的理想型是我现在这个样子的哦~"

"呀?"小学妹诧异了一下,然后接着问,"那现在呢?"

"当然是你这个样子的呀~"我眼见的薅了她的脑袋一把,然后快速转身跑开了。

"学姐!你认真的回答我啊!"小学妹气到炸毛。

我只是哈哈大笑,没有再说话。


她肯定不知道,那应该是我最认真的一次回答了。

我活成了我的理想型,却爱上了曾经的自己,那个被成长杀死的人。

茨顿顿顿

小段子

江北:我能给她我全部的温柔,你能吗?!

陈歌:我能给她一个家

江北:我能给她一扇门,你能吗?!

陈歌:我能给她一个家

江北:我能把我的心给她,你能吗?!

陈歌:我能给她一个家

江北:(破大防)


江北什么都能给江白

唯独不能给她一个家


两人相望

江北露出了温暖的笑容

这是他第一次笑的这么开心

他捋了捋江白的头发

“我走了,好好照顾自己”

“哥!!!!!”江白撕心裂肺地喊着

却无力回天

化成粉末飘向了远方

江北:我能给她我全部的温柔,你能吗?!

陈歌:我能给她一个家

江北:我能给她一扇门,你能吗?!

陈歌:我能给她一个家

江北:我能把我的心给她,你能吗?!

陈歌:我能给她一个家

江北:(破大防)



江北什么都能给江白

唯独不能给她一个家



两人相望

江北露出了温暖的笑容

这是他第一次笑的这么开心

他捋了捋江白的头发

“我走了,好好照顾自己”

“哥!!!!!”江白撕心裂肺地喊着

却无力回天

化成粉末飘向了远方

Silver.
以退为进出选择了出国的大小姐一...

以退为进出选择了出国的大小姐一回国,消息便传遍了江城。镁光灯从她一下飞机开始就未转移过聚焦点。

年轻的二少年牵着她从黑色宾利上下来,以银线刺绣着珠宝的高定礼服在灯光下熠熠生辉。

面对记者的长枪短炮,她优雅地将碎发别到耳后,随后搂上二少爷的胳膊,嘴角上扬的微笑是恰到好处的官方,笑意还不到眼底便被野心占据了。


“阿姐,欢迎回来”

早已褪去幼稚的男人侧头贴近她耳边轻声说道。


她看了一眼他,他却转变刚刚带着痞气的模样收敛起笑意看向镜头。肩膀是自己的两倍宽,身高是压了自己更多,脸却还是以前的幼态,只不过少了两斤肉。


“谢谢你的宴会”

“我很满意”

  

(写不出贵气,我......

以退为进出选择了出国的大小姐一回国,消息便传遍了江城。镁光灯从她一下飞机开始就未转移过聚焦点。

年轻的二少年牵着她从黑色宾利上下来,以银线刺绣着珠宝的高定礼服在灯光下熠熠生辉。

面对记者的长枪短炮,她优雅地将碎发别到耳后,随后搂上二少爷的胳膊,嘴角上扬的微笑是恰到好处的官方,笑意还不到眼底便被野心占据了。



“阿姐,欢迎回来”

早已褪去幼稚的男人侧头贴近她耳边轻声说道。


她看了一眼他,他却转变刚刚带着痞气的模样收敛起笑意看向镜头。肩膀是自己的两倍宽,身高是压了自己更多,脸却还是以前的幼态,只不过少了两斤肉。


“谢谢你的宴会”

“我很满意”

  

(写不出贵气,我还得再修炼)

(图是裴姐的,文是瞎写的,没有拉郎,只是看图写话)

南瓜不吃柚子

小段子58

【因为贪凉,千泷终于发烧了】

千泷:月姨姨呢?

星魂:我陪你,她给你买药去了,找她干吗?

千泷:我们私奔吧,我不想打针QAQ

星魂:不是屁股针,你放心

千泷:我知道,我说的是挂水

星魂:那不行,月神在一天你就别想造反

千泷:QAQ

【过了一会儿,护士来给千泷扎针】

护士:不怕,马上就好

【因为护士手滑,千泷手上遍体鳞伤】

星魂(忍不住吐槽):……护士,你是李十针吗?

护士:抱歉,马上就好

千泷:QAQ

【因为贪凉,千泷终于发烧了】

千泷:月姨姨呢?

星魂:我陪你,她给你买药去了,找她干吗?

千泷:我们私奔吧,我不想打针QAQ

星魂:不是屁股针,你放心

千泷:我知道,我说的是挂水

星魂:那不行,月神在一天你就别想造反

千泷:QAQ

【过了一会儿,护士来给千泷扎针】

护士:不怕,马上就好

【因为护士手滑,千泷手上遍体鳞伤】

星魂(忍不住吐槽):……护士,你是李十针吗?

护士:抱歉,马上就好

千泷:QAQ

Silver.

【笃* 你】戏弄*4

--李帝努罗渽民喻舒(没原型,自行代入当个

海王 )

⚠️避雷三人行

  


10.

易拉罐被随手丢进商店门前的垃圾桶,发出的动静穿过空气进入两人耳里。

喻舒蔑视的态度惹得男生不满,语气恶狠狠地冲着她说“你跟罗渽民还真是一类人,都是戏弄别人的人渣.....难怪和他上c呢..他...”

男生厚脸皮的辱骂不堪入耳,俊朗的面貌在那些话语下显得越发得狰狞。

她正欲开口反击那人的侮辱,不知何时出现在商店门口的少年先他一步开了口

“到底谁才是人渣啊。女生拒绝你就恼羞成怒开始造谣了?”

喻舒这才注意到他,什么时候过来的?这个时间怎么会碰到?

李帝努一边说着一...

--李帝努罗渽民喻舒(没原型,自行代入当个

海王 )

⚠️避雷三人行

  


 

10.

易拉罐被随手丢进商店门前的垃圾桶,发出的动静穿过空气进入两人耳里。

喻舒蔑视的态度惹得男生不满,语气恶狠狠地冲着她说“你跟罗渽民还真是一类人,都是戏弄别人的人渣.....难怪和他上c呢..他...”

男生厚脸皮的辱骂不堪入耳,俊朗的面貌在那些话语下显得越发得狰狞。

她正欲开口反击那人的侮辱,不知何时出现在商店门口的少年先他一步开了口

“到底谁才是人渣啊。女生拒绝你就恼羞成怒开始造谣了?”

喻舒这才注意到他,什么时候过来的?这个时间怎么会碰到?

李帝努一边说着一边漫不经心地看了眼目光有些躲闪的喻舒,有意站到她面前给她遮挡住男生不善的表情。

“李帝努你不要多管闲事。”借着灯光,他才看清男生的长相——在八卦里一副高高在上模样指指点点他人的那个人。

“我说的没错吧,素质低下,没脸没皮,只会造女生谣。”男生嚣张的气焰无处可施,李帝努比他至少高了一个头。

“我录音了,造谣是吧,都是义务教育下的孩子,知道造谣判几年的吧。我也可以把录音发在学校论坛里,问问大家怎么看待这件事。怎么样,要不要试试?”喻舒说着还瞪了眼男生,作势还抬手给他展示了手机,哼着发出气音以示不屑。

 

 

11.

“今天谢谢你了。”

李帝努回完家里人一句“迟点回来”抬头瞥见拿着饮料递给自己的少女,不知是和男生对峙让人生气到炸毛还是为什么,她头顶有一撮发丝翘起,在路灯下闪着棕色的光。

“还是你比较厉害....”喻舒想起自己拿所谓’录音’欺骗男生吓走他时气焰嚣张的模样,尴尬的清了清嗓子。

“怎么报答你呢?请你喝酒?”李帝努被她的话呛了一口,“啊,忘记了,某些人还是未成年”

喻舒说罢,抬手拍了拍少年头顶,戏谑调侃的言辞随着动作的加持显得格外暧昧。

李帝努被拍得走了半刻神,心里无由的产生写许烦躁的情绪,或许不是烦躁,只是他不知道该如何形容这种感觉。

“开玩笑的,时间不早了,小朋友该回去睡觉了。”

手腕被少年一下子握住,刚迈开的步子在半空停下,名为意外的情愫从喻舒心底泛上,瞳孔放大倒映着面前少年羞赧的神情。

“我送你回去”声音带着点颤抖,他心里懊悔自己不经过思考就轻易伸出的手。

 

 

12.

许知知眼看着三三两两结伴出了教室,偌大的空间里只剩她和前桌在收拾书包的李帝努,她倒吸了一口气思想斗争后还是开了口。

“帝努,我有件事想和你讲”

李帝努有些疑惑地看她,她一副纠结又羞涩的样子,抱着书包的手交缠在一起。

“罗渽民你认识的对吧。”

李帝努心里突然起了不好的预感,似乎是料想到啦她将说的内容,却还是故作冷静地等待许知知继续说下去。

“罗渽民约我晚上去吃东西”

还好…只是约饭…

李帝努不由地松了口气。

“我还以为是什么大事呢,那你去呗…”

“他怕我尴尬所以让我带上朋友,你看你有没有时间?”

罗渽民原话是“把李帝努一起带着吧,我朋友对他有点喜欢”

许知知对于自己的竹马明明是个大帅哥但是从来没有见他谈过恋爱有一些执念,所以……

“…好…”

好想拥有一只万叶

【赛提】是风动?是心动!

  柯莱偷偷的溜了出去,这下桌边只剩下提纳里和赛诺了。阳光透过窗户照在提纳里的大尾巴上,毛茸茸的尾巴显得格外暖和。一缕清风吹进来,耳旁风的发丝顺着风擦了擦提纳里的脸庞。提纳里忽然来了些兴致,他和赛诺认识这么久,好像还从来没有一起探讨过什么学术问题。

      “赛诺,我们好像从没一起讨论过学术问题诶。”

      “嗯?”

      “你看,有风吹过,我的头发动了。你说这是风吹头发动还是我们内心中觉得它动......

  柯莱偷偷的溜了出去,这下桌边只剩下提纳里和赛诺了。阳光透过窗户照在提纳里的大尾巴上,毛茸茸的尾巴显得格外暖和。一缕清风吹进来,耳旁风的发丝顺着风擦了擦提纳里的脸庞。提纳里忽然来了些兴致,他和赛诺认识这么久,好像还从来没有一起探讨过什么学术问题。

      “赛诺,我们好像从没一起讨论过学术问题诶。”

      “嗯?”

      “你看,有风吹过,我的头发动了。你说这是风吹头发动还是我们内心中觉得它动了呢?嗯…我觉得是风动,你觉得呢?”

      提纳里似有极大的兴趣,他盯着赛诺,想知道赛诺会给出什么样的答案。

     屋外的阳光愈发的好了,提纳里的侧脸整个沐浴在阳光下,在阳光的照射下,那浮动的发丝愈发明显。

    赛诺看着对面那人的脸,半天没说出话来。

     “怎么不说话?只是简单的谈论一下。”

      “……没有。”

      赛诺移开了眼睛。

     “那说说你的想法?”

      “……心动。”

      “嗯?”

      “是…心动。”

     嗯,还好赛诺在沙漠里晒得够黑,不然巡林官就要发现一只脸红的大风纪官了。

金谷园咕咕鸟

【脑洞】一个开心的故事

[图片]


讲个开心的故事:从前有个没有心脏的巫师活在这个世界上,空荡的胸腔空落落的,别的巫师都嘲笑无心巫师天生残疾,尽管黑魔法天赋异禀,但是没有心又有什么用呢?

于是无心巫师决定找一颗心安上,他翻阅各种典籍,甚至是禁书,都没有告诉他长出心脏的方法。见状,别的巫师大肆嘲笑他,无心巫师特别难过,然后连夜跑到那些笑话他的巫师家里,决定每天杀个巫师,取出对方的心脏,吃下去,管他心脏的位置对不对,反正也算短暂地拥有了心。


讲个开心的故事:从前有个没有心脏的巫师活在这个世界上,空荡的胸腔空落落的,别的巫师都嘲笑无心巫师天生残疾,尽管黑魔法天赋异禀,但是没有心又有什么用呢?

于是无心巫师决定找一颗心安上,他翻阅各种典籍,甚至是禁书,都没有告诉他长出心脏的方法。见状,别的巫师大肆嘲笑他,无心巫师特别难过,然后连夜跑到那些笑话他的巫师家里,决定每天杀个巫师,取出对方的心脏,吃下去,管他心脏的位置对不对,反正也算短暂地拥有了心。

呦呦鹿鸣

【花秀】一个对解雨臣的小采访

  问:第一次心动是什么时候?

  解雨臣:青春期的时候。(知道自己是一个男生的时候)

  问:家里会养宠物吗?

  解雨臣:有两只小乌龟。

  问:如果另一半说要养你,你会怎么办?

  解雨臣:好啊。

  问:如果需要在全部家产和霍秀秀小姐之间做出选择,您的选择是?

  解雨臣:秀秀。

  问:为什么?

  解雨臣:家产没了可以再赚,而人一旦失去,就再难找回来了。

  问:如果秀秀小姐爱上了别人,您会怎么办?

  解雨臣:她不会。

  问:假设呢?

  解雨臣(转刀):呵,三条腿都打折。

  记者(瑟瑟发抖,转移话题):您喜欢吃甜的吗?

  解雨臣:唱戏不能吃甜...

  问:第一次心动是什么时候?

  解雨臣:青春期的时候。(知道自己是一个男生的时候)

  问:家里会养宠物吗?

  解雨臣:有两只小乌龟。

  问:如果另一半说要养你,你会怎么办?

  解雨臣:好啊。

  问:如果需要在全部家产和霍秀秀小姐之间做出选择,您的选择是?

  解雨臣:秀秀。

  问:为什么?

  解雨臣:家产没了可以再赚,而人一旦失去,就再难找回来了。

  问:如果秀秀小姐爱上了别人,您会怎么办?

  解雨臣:她不会。

  问:假设呢?

  解雨臣(转刀):呵,三条腿都打折。

  记者(瑟瑟发抖,转移话题):您喜欢吃甜的吗?

  解雨臣:唱戏不能吃甜的。

  问:那您手里这一把糖葫芦是?

  解雨臣(笑):一会儿你就知道了。

  

  (采访结束,记者看着霍秀秀被解雨臣搂在怀里吃糖葫芦的背影,嘴角流下了羡慕的泪水。)

玄霜

《野蔷薇》

  “如果我逝于初春的花朵、盛夏的蝉鸣、晚秋的落叶、深冬的冷风,你能否在不经意间采摘一朵路边的野蔷薇,能否在不经意间路过我的坟前,能否在不经意间将花放在那里,如果你在不经意间看到了一只蝴蝶落在了那朵花上,那么在那不经意间,我原谅你了。”

  “如果我逝于初春的花朵、盛夏的蝉鸣、晚秋的落叶、深冬的冷风,你能否在不经意间采摘一朵路边的野蔷薇,能否在不经意间路过我的坟前,能否在不经意间将花放在那里,如果你在不经意间看到了一只蝴蝶落在了那朵花上,那么在那不经意间,我原谅你了。”

Culprit钺

我只想去睡觉

我妈说:“你应该去整理你的书包。”

我说:“我累了,我想去睡觉。”

我妈说:“你书包乱的要死,就叫你去干这一点事,你都懒得去干吗?!“

我说:”我累了,我想去睡觉,我明天再理。“

我妈说:”明天我去上班了你还有可能理吗!你就这么懒吗!你就一点事都不干吗!?“

我说:”我只想去睡觉。“

我只想去睡觉

我只想去睡觉

我想去睡觉

我想去睡觉

睡觉

睡觉

睡觉


我妈说:“你应该去整理你的书包。”

我说:“我累了,我想去睡觉。”

我妈说:“你书包乱的要死,就叫你去干这一点事,你都懒得去干吗?!“

我说:”我累了,我想去睡觉,我明天再理。“

我妈说:”明天我去上班了你还有可能理吗!你就这么懒吗!你就一点事都不干吗!?“

我说:”我只想去睡觉。“

我只想去睡觉

我只想去睡觉

我想去睡觉

我想去睡觉

睡觉

睡觉

睡觉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