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小清新

46.6万浏览    24万参与
洪小漩

跨城过年

摄影:洪小漩

出镜:家人

自从我嫁人,弟弟参加工作后,爸妈的年夜饭便都是围着客厅的茶几吃的。

阿科说,可以去你家过年,真的。

但是我心里想的却是,阿科的爷爷奶奶年事已高,年最好陪着长辈一起过。

于是,回娘家过年的事也便一直没有成行。

直到今年,弟弟和身怀六甲的弟媳妇年前透露,工作或许能协调,大概率能回家里吃个年夜饭,我这才决定,珍惜这次机会,年三十陪爷爷奶奶吃了午饭后也驱车回娘家吧。

对此,爷爷奶奶公公婆婆都表示理解,长辈说,不用年三十吃了午饭去,索性把仪式和提前到年二九,将告祭祖宗菩萨的仪式早一日完成。

就这样,年二九、年三十吃了两顿年夜饭。

年三十,一家7口加......

跨城过年

摄影:洪小漩

出镜:家人

自从我嫁人,弟弟参加工作后,爸妈的年夜饭便都是围着客厅的茶几吃的。

阿科说,可以去你家过年,真的。

但是我心里想的却是,阿科的爷爷奶奶年事已高,年最好陪着长辈一起过。

于是,回娘家过年的事也便一直没有成行。

直到今年,弟弟和身怀六甲的弟媳妇年前透露,工作或许能协调,大概率能回家里吃个年夜饭,我这才决定,珍惜这次机会,年三十陪爷爷奶奶吃了午饭后也驱车回娘家吧。

对此,爷爷奶奶公公婆婆都表示理解,长辈说,不用年三十吃了午饭去,索性把仪式和提前到年二九,将告祭祖宗菩萨的仪式早一日完成。

就这样,年二九、年三十吃了两顿年夜饭。

年三十,一家7口加弟弟弟妹养的一条唤做77的狗,一起去村里小溪边和邻居们放了烟花,并在老房子面前留了一张难得的全家福,便觉得特别满足。

晚上九点,妈妈将弟弟的后备箱塞得满满当当,叮嘱他三个小时的车程务必小心驾驶,累了就在高速服务区休息下。弟弟应承着,便出发上路了。

正月初一凌晨,他抵达温州。对他而言,这一天是上班的日子,早点休息,醒来还得好好工作呢。

这就算团圆过了。

平平无奇写文的

002 【醒了】?

  ai显然不明白林楚尧要做什么说道:“造物主大人,您要去干什么?”林楚尧略显作作的回道:“当然是去看看我亲爱的父亲大人了。”主室离林楚尧的小院儿并不远,很快就到了。


主室当中一名中年的男人,身穿着及其雍容华贵的服饰翘腿坐在几乎镶满宝石的王座上,高昂着自己的头颅,与什么人在谈些什么,似乎有些生气。


竟然这样,林楚尧就成功的决定偷听墙角了。


“这次祭典,民众们包括我,都不是很满意。”男人深沉发出声音。


“陛下,祁神的人并没有念错咒语...他...他真的...没有。”另一个人的声音颤抖着他并不能确定这个坐在王座上的男人随时会不会杀了他,他双膝跪在地上,他的尊严就似乎不值钱一......

  ai显然不明白林楚尧要做什么说道:“造物主大人,您要去干什么?”林楚尧略显作作的回道:“当然是去看看我亲爱的父亲大人了。”主室离林楚尧的小院儿并不远,很快就到了。


主室当中一名中年的男人,身穿着及其雍容华贵的服饰翘腿坐在几乎镶满宝石的王座上,高昂着自己的头颅,与什么人在谈些什么,似乎有些生气。


竟然这样,林楚尧就成功的决定偷听墙角了。


“这次祭典,民众们包括我,都不是很满意。”男人深沉发出声音。


“陛下,祁神的人并没有念错咒语...他...他真的...没有。”另一个人的声音颤抖着他并不能确定这个坐在王座上的男人随时会不会杀了他,他双膝跪在地上,他的尊严就似乎不值钱一样,也对,他都没有尊严,怎么可能值钱啊。


“没有?那你说说为什么祭典的中途,那座鼎里面的符纸会烧起来?”男人的声音依旧冷淡深沉,男人可以手中捏着一朵格桑花,花还未开成熟,玫红色绽放在白色的花苞内,虽然还没有完全绽放,不过这种愈开愈合感觉倒也不难看。


“可...可他真的没有念错啊,他......”


“他有没有念错,陛下查一查就是了”真当那人还要再说的时候,林楚尧打断了那人的颤抖话语。


“陛下,儿子来为你请安了。”林楚尧的嘴角上扬,愈发了有些不可收拾了。


【造物主大人,您脸上的表情似乎有些...令人害怕了。】ai看着林楚尧的嘴脸,在心里深深的叹了口气。已经懒得管了。


男人打量林楚尧的笑容,看了一眼跪在地上的人,就让人离开了。


“行,难得我的九儿子来看我这个老头子。”


“陛下,您说笑了。”林楚尧为男人倒了壶茶,用手示意男人喝下。


“陛下,儿子今天有一事相求呢!”


“哦?小九有什么事,竟然来找本王。”


。。。我要您派三个队伍保护我,毕竟我是最小的,一点保护能力都没有。。。


男人听完之后笑了笑:“哈哈哈,可以,小九来求本王,本王就应下了。”


“那儿子就多谢陛下啦”林楚尧倒完了最后一杯茶,离开了主室。笑着来,大笑着走。


大牢里


林楚尧阴着脸走到了审讯区,一路死的死,伤的伤。大牢建筑在地下,光照本来就不是很好,唯一的光源只是一盏盏的煤油灯。林楚尧因为光线问题有些烦了,他现在根本就找不着人,别说救人了。


“嗯,呃......啊啊......”林楚尧的耳朵一向很好,能够敏锐的捕捉到这个细微的声音,林楚尧朝着声音的地方望去,一个伤痕累累的人倒在地上混身发着抖,身上的衣服也是破破烂烂的,那个人走去,居高临下的打量着地上的人。


“嘶...啧,打成这样了啊?”林楚尧的手附在那人的下巴上,迫使对方抬起头。那人的模样好看极了,浅棕色的眸子里依旧清澈,即使脸上挂着淤血,也会觉得很好看。


“阿文。”


陈秉文略显艰难的抬起头,眼神逐渐聚焦在这个正在看他的漂亮男人身上。


“阿文,醒了吗?”林楚尧继续问。


陈秉文并没有回答,只是盯着这个男人。过了片刻,陈秉文回答道:“醒了。”

平平无奇写文的

001 【草莓蛋糕酱】?


       小雨就这样淅淅沥沥的开始下了,家里蹲的日子也说不上难过。只是……这个【草莓蛋糕酱】是什么鬼东西啊!

  

       将小说大结局的稿子交了上去,坐等红包到来的林楚尧拱到床上,用被子蒙住头,缩进温暖的被窝,可能是太累了,林楚尧睡了一觉。毕竟,梦里啥都有。

  ......


        

       小雨就这样淅淅沥沥的开始下了,家里蹲的日子也说不上难过。只是……这个【草莓蛋糕酱】是什么鬼东西啊!

  

       将小说大结局的稿子交了上去,坐等红包到来的林楚尧拱到床上,用被子蒙住头,缩进温暖的被窝,可能是太累了,林楚尧睡了一觉。毕竟,梦里啥都有。

  

       【铃铃铃、铃铃铃】林楚尧是被手机提示音吵醒的,幸好林楚尧没有起床气,本以为是尾款,林楚尧把手伸出被窝,摸索着手机的身...机影。

  

      “嘿嘿。”神TM的嘿嘿,林楚尧应该还没清醒,面对劈天盖地的骂声,居然嘿的出来?下一秒就嘿不出来了。

  

       “哇chao”林楚尧就差把床弄塌了。

  

         林楚尧点开某博,看着热搜陷入沉思。

#《草原天路交叉口》好狗血,好垃圾啊#配图:【草莓蛋糕酱】:两个男人?恶心。

  

#那个SB顾何是什么鬼#

  

#瑶太太是被盗号了吗#(林楚尧在网络上小有成就,笔名叫瑶瑶)

  

         林楚尧:“? ? ? ?”狗血,顾何,盗号?

【?我可以承认,这本可能是有点问题,but狗血恶心应该不会吧,而且,这个顾何怎么回事,我的书里有这号人物吗?】林楚尧有些难以相信,这还是自己写的小说吗?不会真被盗号了吧。林楚尧检查起来了自己的电脑。

  

       事实证明,并没有盗号这回事。

  

       林楚尧又感觉有些困,明明平时熬他个三天三夜都没问题。可能是受了太大的打击吧,林楚尧这样自我安慰着,便睡了过去。

  

       再次醒来时,林楚尧面对庞大的古代建筑,发了会儿呆。直到,脑子里传来陌生的ai合成的男性声音,林楚尧依旧一脸懵,就差把?顶在脑子上了。见林楚尧这个反应,ai只好解释了一遍:“林楚尧,你是一名网络小说作者,普普通通的一名合格社畜,《草原天路交叉口》是你前几天刚刚完结的bl小说,就在你的小说发布之后,一个ID名叫【草莓蛋糕酱】的网友因为接受不了你的小说,骂了一句‘恶心’后,穿书了。她自以为是的凭借‘先知’剧情的能力,先是不要命的把原著中‘肯特山祭典’这种重要的剧情搅得一团糟,甚至将这一切嫁祸于正在神殿中祁神的守护者,特里尔王非常生气,身为守护者的陈秉文被打了一下午,拖进了深渊,现在正吊着一口气,快死了。”

  

        林楚尧也是适应能力强,听完之后,什么也没有多问,就开始穿衣服。

  

        按理说他是造物主,在得知自己一点一滴设计的角色马上就要死于某个自己看不惯的没雨脑子的人手中,想想还真是......


       ai问林楚尧要去哪里,林楚尧衣服已经穿好了,他回道:“如果让她这么轻易得手的话,那就......失礼了。”回完话,林楚尧推开门,朝着主室走去。

龍貓哥哥s

请将手放开

----

有几个春天流逝去

你沾满一身汗水

弹指之间 仍觉璀璨

像阳光照到我面上

在这一刻实践梦想

或有伤悲 或晴或雨

任时光变化亦无常

那些祝福尽管落空

我的知己 仍然是你 心中紧记

YY x KAT


请将手放开

----

有几个春天流逝去

你沾满一身汗水

弹指之间 仍觉璀璨

像阳光照到我面上

在这一刻实践梦想

或有伤悲 或晴或雨

任时光变化亦无常

那些祝福尽管落空

我的知己 仍然是你 心中紧记

YY x KAT


邹公子

  治愈系

  晕染壁纸

  

  治愈系

  晕染壁纸

  

洪小漩

可惜后面那个才是我生的

摄影:洪小漩

出镜:菲比、美芽

啊啊啊,小朋友好可爱。

可惜,后面那个才是我生的。

大四个月的美芽在菲比的衬托下,显得更白净了。

这组照片在小红书上有四十几万的流量,高赞留言是:亲身的一般都不听指挥。

她们都说,这孩子多少有点幽默细胞在身上。

……额,我也想要一个白白净净萌萌哒的小宝宝呀,可惜,她偏偏是个搞笑女。

可惜后面那个才是我生的

摄影:洪小漩

出镜:菲比、美芽

啊啊啊,小朋友好可爱。

可惜,后面那个才是我生的。

大四个月的美芽在菲比的衬托下,显得更白净了。

这组照片在小红书上有四十几万的流量,高赞留言是:亲身的一般都不听指挥。

她们都说,这孩子多少有点幽默细胞在身上。

……额,我也想要一个白白净净萌萌哒的小宝宝呀,可惜,她偏偏是个搞笑女。

亲爱的黑洞

喜欢拍照,喜欢平凡生活和美丽的景色。

喜欢自然的色彩和放松的人们。

在生活中喜欢记录这些美好的点点滴滴。

喜欢拍照,喜欢平凡生活和美丽的景色。

喜欢自然的色彩和放松的人们。

在生活中喜欢记录这些美好的点点滴滴。

东风休住   ⃒⃘⃤
原创/禁止抄袭/图文无关 ——...

原创/禁止抄袭/图文无关

——————————————————

灵感源自《蒹葭》

请大家多多指教

——————————————————

少年在水边追逐着,少女在芦苇中大笑着,她笑得很灿烂,很温暖,像冬日里的太阳。少年向水中奔去,向少女奔去,可天色渐渐暗淡了,太阳渐渐沉下了山头,当少年走到少女曾驻足的那片芦苇丛中时,少女却带着那灿烂如阳的笑容,和太阳一起消失在黑夜中了。少年仰望星空,繁星固然美丽,可我的太阳,我的伊人,你又去了何方呢?

原创/禁止抄袭/图文无关

——————————————————

灵感源自《蒹葭》

请大家多多指教

——————————————————

少年在水边追逐着,少女在芦苇中大笑着,她笑得很灿烂,很温暖,像冬日里的太阳。少年向水中奔去,向少女奔去,可天色渐渐暗淡了,太阳渐渐沉下了山头,当少年走到少女曾驻足的那片芦苇丛中时,少女却带着那灿烂如阳的笑容,和太阳一起消失在黑夜中了。少年仰望星空,繁星固然美丽,可我的太阳,我的伊人,你又去了何方呢?

龍貓哥哥s

里时光

----

我从没被人说服过

所以也懒得去寻求别人的理解

人都是顽固不化和自以为是的

相安无事的唯一办法

就是欺骗

ORANGE x KAT


里时光

----

我从没被人说服过

所以也懒得去寻求别人的理解

人都是顽固不化和自以为是的

相安无事的唯一办法

就是欺骗

ORANGE x KAT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