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小潮

18441浏览    1243参与
都给我去看未完成的肖像啊啊啊啊啊啊

  本人不是专业的,就只是看视频时突发奇想摸了个鱼,知道孩子画的不好,有什么错误请指出来,别骂球球了

  本人不是专业的,就只是看视频时突发奇想摸了个鱼,知道孩子画的不好,有什么错误请指出来,别骂球球了

萱草丛里和你见面

【潮x斯x猩】谋权篡位!

有点私设啊

不喜欢左上角,谢谢


  潮和斯是在那个明媚的夏天相遇的,那年他们还年轻还是意气风发的少年。高斯在拿到潮晟公司的录取通知书时,兴奋地不得了。可以进入梦寐以求的公司,还能...还能见到他...

  

  

  

  转眼就到了入公司的那天,该说不说高斯还是紧张的。毕竟是他没有想过的一天。可能是命运吧一进去打门高斯和小潮就碰了个满怀,斯皙白的脸上不禁泛起一丝不易察觉的红晕。but,大大咧咧的小潮却没注意到这些细节。虽然说高斯第一次上镜,但是各种细节和表现都很好,很快就获得了观众喜爱。

  

        ...

有点私设啊

不喜欢左上角,谢谢



  潮和斯是在那个明媚的夏天相遇的,那年他们还年轻还是意气风发的少年。高斯在拿到潮晟公司的录取通知书时,兴奋地不得了。可以进入梦寐以求的公司,还能...还能见到他...

  

  

  

  转眼就到了入公司的那天,该说不说高斯还是紧张的。毕竟是他没有想过的一天。可能是命运吧一进去打门高斯和小潮就碰了个满怀,斯皙白的脸上不禁泛起一丝不易察觉的红晕。but,大大咧咧的小潮却没注意到这些细节。虽然说高斯第一次上镜,但是各种细节和表现都很好,很快就获得了观众喜爱。

  

                                                                       

                         

在这期间高斯和马浩宁都对对方产生了不一样的情愫,可他们胆怯不敢坦白心意,只能拖到一年后。



几个月过去了,马浩宁觉得差不多时间拍羊村2了便连夜收拾东西顺便把高斯的也收拾好(别问为什么高斯的东西会在老板房里,问就是作者设定😊),希望高斯能收到这个心意。马浩宁让羊头人把摄影装备准备好,便睡觉了。



第二天早上,高斯拖着疲惫的身体出了房门,看向沙发时却惊呆了。沙发上,马浩宁正搂着一个女人说说笑笑,高斯正想说些什么时却被小傲拉到一边。小傲严肃的说:斯啊,今天老板让我们别打扰他们,他要和他小女朋友约会呢。他妈妈昨天半夜打电话说他的小青梅回来了,你不会不知道吧...”小傲在一旁喋喋不休,高斯却不敢相信。为什么,他有女朋友了,为什么?



小傲撇到高斯神情不对停止了喋喋不休,“斯子,你没事吧?”。“没事,就是眼睛有点干”高斯笑笑不说话了。小傲听到这句话才发现高斯眼睛红了,“斯子...”还没等小傲反应高斯已经撞开他跑走了,马浩宁听到动静走过来询问发生了什么。小傲便把事情说了一遍,马浩宁听完又一瞬失语好想有什么东西越来越远了...



高斯跑啊跑,跑了很远。终于他冷静下来了,高斯一遍又一遍安慰自己。不知想了多久,一道声音打破了高斯的思路。“小高,你怎么在这呀?”是王瀚哲。

“王哥,你有什么事吗?”高斯苦笑着。“不欢迎你王哥?”王瀚哲打趣到“喝两杯不?”王瀚哲搂着高斯的肩笑到。高斯愉快的答应了,到了酒bar高斯大喝特喝

没想到高斯酒量不行才两杯就到在桌子上一言不发了。王瀚哲见身边人倒了,放下酒杯。“小高,小高”王瀚哲担心的问道。“呜呜...马哥有喜欢的人了...呜呜”高斯抬起头。王瀚哲一下就看到了高斯哭红的眼睛,就似哭花脸的花猫。

王瀚哲替高斯擦去眼泪,“小高,别哭了啊。”王瀚哲将高斯拥入怀中,力气只大就像想把高斯揉进怀中,真正的融为一体...



                 “小高啊,这次换我来喜欢你好吗?”

                 “好,我的男朋友!”

  

  

  

  

 很水的一篇文章

    看到就点一下小红心和小蓝手吧!

    车会更的哦,是这篇的,但时间不知道,写好会单独发哦~🌹🌹

  

  

  

  

  

一个平平无奇的嗑药鸡

我怎么可以如此花心呢?

都是我爱的人🤤🤤🤤🤤老婆们🤤

我怎么可以如此花心呢?

都是我爱的人🤤🤤🤤🤤老婆们🤤

米格
开放使用权!想看大家评论(...

        开放使用权!想看大家评论(> <)

  需要原图可以私信我

  😋可以点图,大家有没有想看我画的角色之类的

        开放使用权!想看大家评论(> <)

  需要原图可以私信我

  😋可以点图,大家有没有想看我画的角色之类的

我不吃香菜呵呵

😨👊我真服了那个舅舅们了,尬死了,不要脸

😨👊我真服了那个舅舅们了,尬死了,不要脸

back

小潮院长乙女 大连爱情1

  

   刚从上海回到故乡的你在家连续窝了三天,最终在父母的唠叨下被迫出了门

  

   走在久违的故土上,你有些迷茫,好久不见的家乡好像处处都有变化,不知道应该去什么地方的你,仅凭着印象溜达到了星海广场

  

  

   路边摊的小贩叫卖着手里的小玩具,吸引自由玩闹的孩童,偶尔也有几对年轻的小情侣也去光顾生意

  

  

   海边的海鸥心安理得的接受着人们的投喂,海风带着东北冬天特有的气息扑面而来,你急忙把原本四处张望的脸缩进了围巾里

   

   继续向前还是走到了天书下面,恍惚间好像看见了马浩宁的身影,或许是他长的太具有......

  

   刚从上海回到故乡的你在家连续窝了三天,最终在父母的唠叨下被迫出了门

  

   走在久违的故土上,你有些迷茫,好久不见的家乡好像处处都有变化,不知道应该去什么地方的你,仅凭着印象溜达到了星海广场

  

  

   路边摊的小贩叫卖着手里的小玩具,吸引自由玩闹的孩童,偶尔也有几对年轻的小情侣也去光顾生意

  

  

   海边的海鸥心安理得的接受着人们的投喂,海风带着东北冬天特有的气息扑面而来,你急忙把原本四处张望的脸缩进了围巾里

   

   继续向前还是走到了天书下面,恍惚间好像看见了马浩宁的身影,或许是他长的太具有大连人的特色,你没有多想,也便没追随那个人的身影

  

  而另一边的马浩宁正蹲在天书后面,抻着小傲讨论下一步应该怎么拍摄,海皇在不远处拿着刚从小贩手里买的泡泡水四处挥洒,听见俩人的讨论声立马凑上前来:"诶,要不咱找路人整个随机采访吧!"

  

  

   还在僵持的两人听到这个建议,瞬间来了兴致,快活的敲定下来

  

  

   但找人的重任却落在了一旁投喂偶尔落在地面海鸥的高斯身上

  

  

   高斯听完他们的安排,抬头便看见了拿着手机四处拍拍录录的你,与别人穿着不同,在一群羽绒服加持还觉得冷的天气下,愣是穿着一件卡其色的大衣晃来晃去,明明口罩遮住了大半张脸,但还是给人一种美女的感觉

  

  

   他走上前去,羊头人和小傲也追了上去,只留下小潮和海皇在原地打打闹闹,等到他们走近你俩人才急急忙忙的追上去

  

  

  

  在一旁看着许久未见的风景的你被忽然围上的镜头吓了一跳,刚想要拒绝却看见远处跑来的小潮

  

  …………

  

  

  先写到这里,有喜欢的朋友点赞订阅合集支持一下,立马爆肝第二篇

  

  小傲最新视频第一镜头取景地星耀广场简介:

  

  纯粹是为了混字数(bushi

  

  星海广场(Xinghai Square)位于中国辽宁省大连市沙河口区,是大连市西南部的露天广场、纪念香港特别行政区回归中国的主要建设工程,也是大连市的标志建筑之一。星海广场始建于1993年7月16日;于1997年6月30日投入使用;于2018年12月18日进行亮化工程。截至2019年4月,星海广场总占地面积为176万平方米

𝙡̶̶̶𝙤̶̶̶𝙫̶̶̶𝙚

想建个小潮粉丝q群(有无小潮teamの上海zoo粉丝)😭有人来嘛😭585306428

不要再等待 等待不会让你的热爱开花结果

[图片]


想建个小潮粉丝q群(有无小潮teamの上海zoo粉丝)😭有人来嘛😭585306428

不要再等待 等待不会让你的热爱开花结果


白月秋南

潮斯.我爱你,你要记得我

(潮斯. 架空文学

  今年的冬天格外的冷,2月的上海寒风呼啸,高斯却只穿了件西装在风中溜达。他独自走在寒风中,寒冷侵蚀着指尖,他却毫不在意。从他拉黑了小潮和team里所有的兄弟的那一刻开始,一切便没有了回头的痕迹。

  一切起源于高斯的察觉,他发现自己对马哥似乎格外关注,每次视频里自己笑总是先看向马浩宁,然后再迅速地躲开,自己总会不经意地去关心马浩宁。那一次马浩宁生日直播,小潮插了三根蜡烛一边说:“这个给兄弟,这个给家人,这个给粉丝。”

  高斯又拿起一根蜡烛说:“这根给你自己。”马浩宁总是先考虑别人而忽略自己其实也...

(潮斯. 架空文学

  今年的冬天格外的冷,2月的上海寒风呼啸,高斯却只穿了件西装在风中溜达。他独自走在寒风中,寒冷侵蚀着指尖,他却毫不在意。从他拉黑了小潮和team里所有的兄弟的那一刻开始,一切便没有了回头的痕迹。

  一切起源于高斯的察觉,他发现自己对马哥似乎格外关注,每次视频里自己笑总是先看向马浩宁,然后再迅速地躲开,自己总会不经意地去关心马浩宁。那一次马浩宁生日直播,小潮插了三根蜡烛一边说:“这个给兄弟,这个给家人,这个给粉丝。”

  高斯又拿起一根蜡烛说:“这根给你自己。”马浩宁总是先考虑别人而忽略自己其实也需要被爱。高斯每次看到马哥熬夜剪视频第二天又撑着状态进行拍摄,他总觉得心里揪着地难受,却又不知如何安放这样的感情。

  高斯心里清楚这不是什么“副总的情商”,而是一份超出友情的关心。

  于是自从意识到这一点之后,高斯便有了离开的想法。他知道马浩宁不会因为自己的这份错误的爱而放弃执着多年的梦想,所以他希望在还没有任何人察觉之前结束一切。


  那天清晨,高斯穿上面试的时候穿的那件西装,也是他拍《谋权篡位7》的时候穿的那件,虽然在冬天穿很冷,但这是他们的初遇,他希望能留个纪念。              

  他想有个体面的收场,虽然翩翩的少年不会看到他的遍体鳞伤。他曾经好不容易逃离了自己的家庭,逃离了噩梦一般的童年。他现在还能记得父亲的酒气,母亲的哭泣,他不想向他父亲一样,一样无情,一样一走了之,一样抛弃自己爱的人。不对,他的父亲根本就不爱他。

  但现在,为了不让他们彼此伤的更深,他要走了。

  他在team成员睡觉的时候拉黑了所有人,并且在马浩宁的桌子上留了张纸条:家里密码换了吧,防止我想你的时候再回来,有缘无分,下辈子再见吧。

  最后高斯选择了一栋破旧的筒子楼搬了进去,理由是房租便宜,马浩宁也不大可能能找到这里。他就这样在几十平米的房子里长时间地发呆。他知道自己失去了精神支柱,身体早晚有一天会垮。

“马浩宁我爱你,但我要走了”

“对不起,我抛弃你了”



ps:前方有风险,想达成另一结局的友友可以在此处出门左转看我另篇《自杀未遂》 (高斯第一人称视角)




  小潮发现高斯不见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了,高斯什么都没拿,估计是不想被看出端倪。马浩宁拿着纸条的手不停地颤抖,他想打电话给高斯,但是换来的是“您拨打的用户已关机”

  他想都没想冲出了家门,却在感受到屋外冷风的瞬间犹豫了,又戚戚然转过身,却迈不出回家的一步。

  其实,马浩宁怎么会看不出来。他们对视的目光是那样的炽热,像是想要燎原的野火,他何尝不是想要紧紧的抱住这个爱的人,告诉他他马浩宁有多么喜欢他。

  但他却从没有这么做,他害怕,害怕真心又一次被错付,害怕当他大声说爱的时候却没有回应,他害怕自己又要在事业与爱情之间做无数个选择题。上一次他被伤的太深,更何况这不是能够摆在台面上的爱,他终究是没有了说爱你的勇气。

  也许高斯是看穿了他的内心吧,便选择了这样的落幕。可爱一个人毕竟是爱啊,马浩宁尝试了好几次,还是无法止住拍在脸上的泪水,他似乎是想用这样的方式来表达心中那份滚烫的情感。


  距离高斯的离开已经过去好几个星期了,小潮终于回应了高斯停更的问题,理由大抵就是高斯身体出了问题,回了贵阳,可能很长一段时间不会更新了。马浩宁自己打这段字的时候泪眼模糊,

  “这条追求梦想的路上没有了你,那就算到达了终点又有什么意义。”

  他才后知后觉地意识到,自己对高斯的爱远比他想的要热烈。但是高斯已经走了,从他的世界永远消失了,他再也没有挽回这个错误的机会了。

  马浩宁在高斯的微信上留言:“高高,我想你了。”

  但不出意外的弹出了红色的感叹号。

 怪我就这样放弃了你,到现在我才发现自己有多爱你。但是你怎么能这么快的离我而去啊,你为什么都不能尝试一下啊!不过,他马浩宁也没有做出什么尝试,他又怎么能责怪高斯。

  怪就怪我们没有缘分,如果你是我的初恋,那该多好。


  高斯已经好多天没出过门了,他就整天整天的失眠,看太阳东升西落。但他不后悔自己的决定,如果他的消失可以让马浩宁离自己的梦想更近一点的话。

  他和马浩宁也是没缘分,他恨自己为什么没有早点认识他,早点爱上他,如果一切能重来,会不会可以有些改变。

  他看到了马浩宁回应的那条微博,他说的没错,自己身体是有了些问题,虽然这都是他自己作死的结果,是他主动抛弃了自己爱的小狗,后果自然要自己承担。

  高斯在迷迷糊糊地时候也留过言给马浩宁:“马哥,我们还能重来吗?”

  虽然他知道不会有任何回应。






  一晃好多年过去,已经功成名就的小潮终于在高斯朋友的口中辗转听到了他的死讯。他无比震惊,而过后又是无尽地后悔,没想到这个自己念念不忘的人最后竟是这样结局。

  公司的房子越搬越大,可密码马浩宁从没换过。几次搬家搬工作室小潮一直都留着高斯所有的东西,他仍幻想着哪一天那个少年还会推门而入,好像什么都没发生一样继续和兄弟们一起插科打诨,好像他只是离开去买了趟菜一样。

  得知了高斯的消息后,小潮终于开始整理高斯在公司留下的东西,却发现了高斯送给自己的礼物。那个礼物他一直没拆,当时一下子太忙也就忘了这件事,等想起来的时候高斯已经离开了,也就一直留到了现在。现在他却在礼物里面发现了一封信,准确一点,应该是情书。


  感谢许久以来的照顾,我希望能把话都说明白一点,也希望你能感受到。

  我喜欢你,好像已经很久很久了。自从那天我生日你用闪亮亮的眼睛看着我,那一刻我觉得世界竟是如此明亮。

  谢谢你,把我从泥潭里拉出来,告诉了我什么叫希望,什么是光芒。

  我不知道你对我算不算的上爱,但哪怕只是暧昧也已经足够浪漫。

  “我爱你,你要记得我”

  落款是高斯离开前的一个月。



  泪水模糊的马浩宁的视野,他把自己反锁在高斯以前的屋子里,趴在床上止不住地掉眼泪。

  原来高斯努力过,他也曾尝试去爱过。高斯踏出了一步,想和我共同勇敢地面对未来。可我却在察觉到以后向后退去,选择了懦弱。高斯太聪明了,用一个月便看清了我的纠结和矛盾,于是识趣地离开了。明明是我马浩宁没能勇敢地爱他,但高斯却从没怪罪过,只把一切的委屈留给了他自己。

  原来那个主动离开的人,是我马浩宁。



  从此以后,每年高斯的生日,那个房间里都会有一束玫瑰花,在阳光下开的明媚,开的灿烂。那天晚上,都有一个人坐在床上面对着窗外霓虹闪烁,他会说自己一年来的话,关于想念,关于爱恋。如果这时候有人推门而入,马浩宁都会欣喜地转头叫:“小斯!”

  每次他眼里的希望都会转为失落,他转过头继续望着天空自说自话,好像高斯正坐在旁边侧着头看着他,好像还在对他笑。

  “高斯,我成功了。”马浩宁每次都以这句话作为结尾,他手捧玫瑰花,眼眸里是数不尽的温柔,在漆黑的房间里,没有人知道他早已红了眼眶。

  “高斯,我爱你,你也要记得我啊”


2023.1.24

麦当劳派.

BGM:You DON'T KNOW ME ​0.9(我抖音搜的)

帅哥逆袭?❌

正确用脸?✔️

BGM:You DON'T KNOW ME ​0.9(我抖音搜的)

帅哥逆袭?❌

正确用脸?✔️

言天弦歌

【小潮team/潮斯】还年轻

文/弦君

·cp潮斯,年轻颜控社会小老板×年轻酒吧兼职服务生设定。本质来说又是一个一见钟情的故事。(是恋爱脑小狗!)

·本文灵感来源朋友的一个梦(她好会做梦【不是)

·ooc慎,私设多。小潮team相关人物出场有。搞笑俗套情节有,介意慎入。

·近8k字的短篇。以上都能接受的话再开始吧!

————————————————————


“给我一瓶酒,再给我一支烟。

说走就走,我有的是时间。”


高斯最近甚是烦恼——身为男大学生,在课余时间找兼职赚点生活费、学费,不是很正常的事情吗?怎么什么奇葩的人都能正好被他...

文/弦君

·cp潮斯,年轻颜控社会小老板×年轻酒吧兼职服务生设定。本质来说又是一个一见钟情的故事。(是恋爱脑小狗!)

·本文灵感来源朋友的一个梦(她好会做梦【不是)

·ooc慎,私设多。小潮team相关人物出场有。搞笑俗套情节有,介意慎入。

·近8k字的短篇。以上都能接受的话再开始吧!

————————————————————


“给我一瓶酒,再给我一支烟。

说走就走,我有的是时间。”



高斯最近甚是烦恼——身为男大学生,在课余时间找兼职赚点生活费、学费,不是很正常的事情吗?怎么什么奇葩的人都能正好被他碰上呢?他在大学附近商业街的一间酒吧里兼职做服务员。酒吧嘛,一般都是夜场,所以他上的是晚班,因此遇到的醉鬼也多。但从没有一个醉鬼是像马浩宁这样的——一个穿着西装、喝得醉醺醺的年轻男人盯着他说了句“你好漂亮啊”,那眼神看上去就像是要把高斯当竹鼠一样炖了。凌晨时分,临近关门下班,高斯像往常一样把酒吧里的醉鬼丢出门外,下一秒这个男人深情地搂着高斯开始狂吐,吐了他一身。

高斯快要晕厥了。他强忍着被连带的不适拼死从男人身上摸出一张写了酒店名字的房卡,打车把对方拽去酒店,一边被迫承受着酒店前台小姐姐的微妙眼神注视,一边用因为要搀扶他而不得不和他纠缠在一起的诡异姿势,带着马浩宁上了楼,刷开了马浩宁的房间。

此时的马浩宁已经烂醉如泥,人事不省。高斯把他扔到床上,摸索出了他的皮夹,这才看见了男人的身份证——“马浩宁”。

他低头看了看自己被马浩宁吐得污秽不堪的衣服,已经不好再穿出去了;又看了看马浩宁身上看上去还算整洁的西装,他忽然心生一计。


第二天,马浩宁悠悠转醒,发现自己赤身裸体地躺在酒店的大床上。

马浩宁:“?”

当然,底裤什么的是在的。看来偷东西的人还有点底线。

马浩宁第一反应是自己遭到了打劫。劫色不知道有没有,但是劫财是肯定有的——他翻遍了自己的房间,没有找到自己的衣服,只找到了空落落的皮夹。证件倒是都在,钱都空了。

这个贼扒了他的衣服拿了他的钱就走了,有没有考虑过他要续住酒店房间的话就没钱了啊?

不得已,马浩宁穿着酒店浴袍,怒气冲冲地下楼来到酒店大堂,拍着前台对里面的前台小姐喊:“我要求看监控!”

前台小姐彩虹人戴着口罩,用仿佛已经看破一切的目光看着他,举了个手写的牌子:“有什么能帮助你的吗?”

马浩宁:“看看酒店监控,谁睡了我……不是,谁送我回来的!我丢东西了!”

彩虹人(擦擦牌子,然后举起牌子):“如果是贞操那种东西丢了的话监控没办法判断的。”

马浩宁大怒:“你什么态度!你说话这么诚实干什么!还有,你为什么不开口说话!”

彩虹人(继续举牌):“出于防疫规定我不想(划掉)我不能跟你直接开口说话。”

马浩宁:“你是不能跟我说话还是不想和我说话!你明明可以把错字擦干净了再给我看的!你故意的吧!”

彩虹人(擦掉牌子,重写):“抱歉呢,亲亲。”

马浩宁:“你在嘲讽我!是在嘲讽我吧!好,我不跟你计较了,但我真的丢东西了!我被人卷走钱了!”(拍吧台怒吼)

彩虹人犹豫了一下:“好吧,您跟我来。”

她带着马浩宁来到监控室。工作人员羊头人根据他的要求调出了昨晚的监控。顿时,屏幕上出现了醉得无法走直线的马浩宁。

看见自己东倒西歪的狼狈样,马浩宁脸上挂不住了。他冲旁边两位工作人员挥手大喊:“别看,都别看!”

羊头人:“……”

彩虹人偷偷举牌:“这是一位不太讲道理的客人。”

羊头人深以为然地点点头。

马浩宁看见了一个染了粉色头发的脑袋出现在自己身边——那颜色太特别了,想让人不注意都难。对方艰难地扶着自己连拖带拽上了电梯;走出电梯,他又连扶带抱地把自己拖进房间;过了约半小时,那个年轻人从马浩宁房间走出来,只不过年轻人身上的衣服已经不是他来时穿着的服务生衣服,而是一套略微宽大的西装。

看样子就是他穿走了马浩宁的衣服,还顺走了马浩宁的钱。

羊头人问道:“怎么样马先生,需要我们帮您报警吗?”

马浩宁:“不用了。”

羊头人:“哦不用了……什么?不用了?”

马浩宁指着屏幕:“虽然他扒了我的衣服拿了我的钱,但他看起来好有礼貌。他还记得给我关门诶。”

前台小姐彩虹人:“……”

工作人员羊头人:“……”

马浩宁继续指着屏幕说:“而且,你们不觉得他穿我的西装很好看吗?”

前台小姐彩虹人:“……”

工作人员羊头人:“……”

羊头人觉得自己是应该报警,但是报警来抓谁就另说了。

马浩宁自顾自地说:“十分钟内,我要这个男人的全部资料!”

沉默。

三人长久地沉默着。

最后,彩虹人举起牌子:“……切。”

马浩宁暴怒:“你切什么切!”

羊头人赶紧帮忙擦掉彩虹人板子上的语气词:“先生,我们是酒店的人员,无法接受您的私人委托。您另请高明吧。”

马浩宁火冒三丈地走出去,走出几步又折回来,对羊头人说:“喂,借我套西装。我没衣服穿了。”

羊头人:“……”


马浩宁只是开个玩笑。他当然记得这个粉头发的年轻人是谁。当时在酒吧他就看到了这位服务生小哥——对方实在是太漂亮了,年轻而俊秀的脸,眼睛亮晶晶的很可爱,毛茸茸的粉红色头发看起来就像女孩子一样,在昏暗的酒吧里皮肤也白皙得像发光。他是想过去要联系方式的,但是当时他已经喝得醉得不能再醉了,结果刚到那人身边就一头栽倒在了对方身上,然后就什么也不记得了。

所以第二天他又去了酒吧——果不其然,男大学生高斯还是一如既往、兢兢业业地来上班了。看见高斯,马浩宁一个箭步冲上去抓住他的手:“喂!你为什么不告而别!”

高斯:“……”他刚刚在擦吧台,手抓了抹布来着,没想到马浩宁就这样握了上来。

马浩宁继续喊:“直说吧,你是不是对我有意思?”

马浩宁的声音很大,一瞬间吸引了四面八方的视线。酒吧里所有人都看着他俩,连DJ的音乐都小了几分,大家都在等待一场世纪大战的展开。

高斯认出他是昨天那个醉醺醺的客人,如今以一副“全副武装”的姿态地来找他,顿时慌了,口不择言:“你在说啥?我,我是拿走了你的钱,但我可没有别的意思!”

马浩宁劈头盖脸地说:“你肯定有这个意思!”

“你、你凭什么这么说!”

马浩宁有理有据:“为什么图我钱都不图别人钱,你一定是喜欢我!”

高斯:“……”

马浩宁抱起双臂:“什么都别说了,对我负责。”

高斯:“怎么负责啊?”

马浩宁郑重其事:“当然是——让我养你一辈子!”

高斯一脸惊恐:“我是勉强答应赔偿你,不是答应要倒贴你!”

马浩宁不高兴地说:“怎么想那句话都是我在倒贴你吧……总之,你偷走的东西都还给我!

高斯:“我就拿了你的钱没拿别的了!”

马浩宁:“胡说,你还偷走了我的心!”

高斯:“……”

马浩宁继续咄咄逼人:“还有,你为什么扒我衣服,你是不是对我图谋不轨?”

高斯立刻举双手投降:“我没有啊绝对没有!”

马浩宁好像更生气了,揪住高斯的衣领:“你为什么不对我图谋不轨!你凭什么不对我图谋不轨!”

高斯这才发现,原来大学生真的不能占小便宜,不然就等着被人占便宜。他用亲身经历警告每个大学生,别惹素不相识的人,特别是别惹有病的人。

高斯深呼吸一口气,从口袋里掏出一沓钞票——他还一分都没花呢:“还给你我不要了。”

马浩宁冷笑:“呵,迟来的赔偿比草轻贱,我也不要了。”

高斯疑惑:“你不要了?”

马浩宁:“废话,你还了拿什么借口纠缠你?”

高斯:“……”


其实高斯扒他衣服穿,完全是因为自己衣服被这个人吐废了以后、没衣服可换的无奈之举,说起来马浩宁才算是罪魁祸首;把他的钱拿走是因为觉得来都来了,不拿点就不礼貌了,谁叫马浩宁这么大喇喇地露富……自古以来人们都把捡钱当作天上掉馅饼的事,怎么到了马浩宁这么久成了天上掉陷阱的事?

高斯深呼吸,努力镇定情绪:“再纠缠我我报警了。”

马浩宁:“你想清楚了,你拿我的钱,被调查的是你。”

高斯一琢磨自己还真有点理亏,同时也有种被“CPU”的感觉:“那你想怎么样?”

马浩宁:“钱被拿走了却没有享受到应有的服务,我要求补上应有的服务。”

高斯微笑着拿起电话:“警察叔叔我偷东西了,我愿意自首。”

马浩宁赶紧拦下来:“哎哎别别别我开玩笑的。”

事情以高斯归还马浩宁的衣物和财物、以及马浩宁赔偿了高斯衣服的干洗费为结果告一段落。但此后马浩宁还是常来酒吧,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酒吧在商业街,面向潮流的年轻人,并且经常举行新潮的活动。正巧临近新年,大学生也快放假,大家都想在回家以前好好地和朋友疯玩一下,于是酒吧办了主题活动。店里布满了年轻人会喜欢的卡通元素,绛紫色的灯光不停闪烁,高斯穿着妥帖的侍者服、戴着库洛米头箍小心翼翼地在吧台后面学调酒,粉紫色的蓬松头发上尖尖的黑色兔子耳朵竖立着晃动。马浩宁不知为何擦了擦嘴角,跑到吧台边上坐下并且严肃道:“我要投诉这个酒吧。”

高斯迷惘:“不是,怎么事?”

马浩宁:“你们搞活动都不知道让员工穿全套的吗?你不应该穿裙子吗?再配这个头饰?”

高斯:“……”感觉被奇怪的人观察了很久很久,难怪有后背发凉的感觉。

马浩宁说:“你一定是被这个不正经酒吧诓骗了,你这个大学生懂什么?年轻人!”

高斯上下打量马浩宁:“感觉你没比我大多少啊。你……毕业了吗?”

马浩宁:“……”

早早出来闯荡社会的小马老板被戳肺管子了。马浩宁一拍吧台:“那又怎样!别上班了!以后!你就在家待着!我养你!”

高斯立刻回绝:“那不行,我是独立青年。”主要是有几个臭钱马浩宁真把自己当回事了?高斯可不想那么做。

马浩宁好像更心动了:“天呐他好有个性,我好喜欢!你这样的男孩一定会有未来的!”

高斯:“……下次锁酒吧的门,你别进来了。”

马浩宁摸出一张疑似黑卡模样的卡片,挑起嘴角微笑了一下:“这可由不得你。”

高斯还没反应过来,马浩宁大喊一声:“杰西卡!把酒吧买下来!刷我的卡!”

身后从人群中钻出一个有点壮实的男人,在众目睽睽之下努力表现得凶神恶煞的样子,直接从吧台后面拉住高斯的腋下,拖走了。

高斯:“救命救命救命救命……”

门口的保安孙傲见了大惊失色,话都说不清楚了:“迈呀!怎么强抢呀?”

马浩宁刚刚和这保安打了个照面,是看见他在门口卖铁板豆腐,因为油豆腐滋滋作响的声音实在悦耳,而且很香所以他也买了一份。但现在他十分震惊:“你怎么还打两份工!你看你的同事出事了你知道吗?你有没有热爱你的本职工作!”

一番嘴炮说得孙傲惭愧地低下了头:“这不都是站门口吗我寻思多赚点钱……”但是片刻后又抬起头来:“诶?不是你要把高子带走的吗?”

马浩宁充耳不闻,一手拿着一碗铁板豆腐一手里抛接着一串车钥匙:“走,开我的饶死莱斯。”

孙傲听见远处响起的几声“哔哔声”,目瞪口呆。

高斯还在求救:“救我救我……”

孙傲深情凝望,郑重道:“祝你幸福。”

高斯:“?”


高斯挣扎着,急中生智:“这样吧!我和你打牌!你输了给我一千块钱!”

马浩宁停下来了。

“那你输了呢?”

在校大学生哪有那么多钱陪人赌。高斯一脸视死如归的表情:“我输了……我脱一件衣服吧。你应该想看吧?”

倒不是高斯自信,而是马浩宁的心思全写在脸上——他的眼睛亮了起来:“当真?”

高斯点头如捣蒜:“必然当真。”

“好!一言为定!”


半个小时后。

马浩宁抖出钱包最后一张钞票,十分不甘心地看向高斯。

“你……你出千了吧!”

“啊?没有啊。”高斯无辜地坐在座位上,好整以暇地看着马浩宁,心想平时多玩桌游练练牌技还是有效果的。

马浩宁恼怒地捶了一下桌子。看来大学生还是有点东西在身上的。马浩宁当了这么久的社会人,这都没能赢过高斯。

保镖海皇在一旁看得手痒:“马哥,让我玩两把呗?”

马浩宁狐疑地盯着他:“你?”

海皇点头如捣蒜:“我想打扑克。我想玩两把。”

马浩宁把牌一摔:“行,你来。”

结果,高斯和海皇打牌,高斯没赢过。

高斯感到不可思议:这人出牌没有技巧,全是运气,怎么还能叫他给赢了呢?可输终归是输了,他很犹豫,不知道自己该不该把衣服脱下来。

海皇兴奋地高呼起来:“呜呼!马哥我赢了!”

回头却见马浩宁愤怒地指着他:“你被开除了!”

海皇:“?”妈呀工作还能给我干丢了?

马浩宁没赢高斯不成还被笨蛋下属打了脸心里恼火得很。他指着高斯:“海皇赢的不算!我下回还会来的!”

高斯生怕马浩宁借着海皇赢牌朝他发难,如今马浩宁不把海皇胜利计入得失,自然如获大赦。他赶紧把自己捯饬清楚:“别来了!”

明天一定要在门口竖起“马浩宁与狗不得入内”的牌子!

海皇为了保住自己的工作,提了一个主意:“马哥你看,你反其道行之怎么样呢?”

马浩宁没想到能从海皇嘴里听到这么高级且有文化的词汇:“怎么说?”

海皇附耳过去:“你这样……这样……不就成了吗?”

马浩宁:“这什么鬼?能成?”

杜海皇打包票:“老板,crush就是要出其不意才能拿下啊!试试吧!”


第二天的晚上,马浩宁依然像往常一样来到酒吧。高斯看见他,忍不住叹气:“你又来了……”

不料,这次马浩宁没有去找他。他站在酒吧光怪陆离的舞池中央,忽然从口袋里掏出了一叠纸币。

高斯亲眼看见,他把那叠纸币高举起来,然后抛向天花板。在耀眼的灯光下,那些钞票就纷纷扬扬散落到了酒吧各处,人群爆发出此起彼伏的欢呼,狂热地去争夺那些纸钞。马浩宁走下来,宁给全酒吧的人发了一遍名片,但唯独没有给高斯发。

做完这些事以后,马浩宁享受着众人的视线坐到了吧台,对着高斯轻佻一抬眼。

“不来跟我搭话……”马浩宁用手指把自己的深色眼镜往下拉了一点,“等你好久了。你对自己不自信吗?”

吧台周围的辣妹美女已经频频朝这里抛来媚眼,或身材火辣,或着装//性//感//。反正来这边喝酒的女生,个个性格开放,都不是胆小之辈。有染了亮色头发的美人往吧台端着酒杯这边走,马浩宁实在有点颜狗本质,立刻笑眯眯地朝着对方的方向走过去攀谈了。

高斯差点一口气没喘过来。他心想如果他现在还有机会拿到马浩宁的钱包,今晚就把他银行账户的钱全转移,让他为自己的夸张和大张旗鼓行为后悔。

见高斯还是不为所动,马浩宁只当是效果还不够,摇头晃脑地走了。黎明时分,酒吧送走宿醉的客人,关门歇业。大堂里一片狼藉,到处是散落的纸片——那些人拿走了纸钞,但大部分人不在乎马浩宁是谁,所以他们扔掉了名片。

高斯把那些名片捡起来,一张张用纸巾擦干净,放进了抽屉里。

可怜的小狗。他想。


马浩宁每天晚上都来。他经常搞一些花里胡哨的大动作,比如包圆全场的酒水,比如花钱请DJ演奏指定的歌单,比如买来了九百九十九朵玫瑰在酒吧里分发……当他拿着第一千玫瑰朝高斯走过来的时候,酒吧里得了便宜最爱凑热闹的人们已经开始起哄“答应他”了。

高斯只管低头擦洗自己的杯子:“你究竟喜欢我什么?”

马浩宁真诚地说:“我喜欢你……漂亮啊。”

高斯觉得可笑,他差点笑出声来:“漂亮也能成为喜欢一个人的理由吗?”

马浩宁歪着头:“漂亮……还不够吗?”

高斯说:“我只是现在年轻,以后也有可能变得不那么漂亮的。到那时候,你未必会那么喜欢我。”

马浩宁认真地想了想。

“或许会有那种可能吧……”他老老实实地回答,“可是,我已经想象不到自己不喜欢你的样子了啊。”

高斯愣住了。

“如果我现在记住你,我可以一直想象着你的样子喜欢下去。无论你变成什么样……我都觉得很可爱。”马浩宁说话的时候,脸上带着微笑。

高斯沉默了。

“给我来一杯威士忌吧,还要一包烟。”马浩宁清清嗓子,一边满嘴跑火车一边露出势在必得的表情,“有你在,威士忌也能变成柴可夫斯基。哼哼,一杯酒一包烟,我决定好盯你一宿了……”

高斯给马浩宁倒了杯酒,重重放在吧台上。但是只有一杯酒。

“烟不卖了。伤身。”高斯说。

马浩宁像是听到了新奇的笑话:“你想说吸烟有害健康?但你整天在这种有烟、有酒的环境,不也会吸入这些伤身的气味吗?”

高斯抬起眼睛看着他。

“但对你来说,抽烟不仅伤身,还会伤心。”高斯说,“马浩宁,我永远不会问你在第一天遇到我的时候为什么会一个人把自己灌得烂醉如泥。或许你有自己的故事,但我也希望你不要再来纠缠我了。”

明明听上去是很绝情的话语,马浩宁却大喜过望。

“你在关心我,高斯!”

“我没有。”不知道他怎么曲解成这样的,高斯移开了目光。

马浩宁已经高兴地跳下高脚凳,在酒吧里旁若无人地转上一圈了:“呜呼!”

“高斯。我还会来的!”马浩宁回头朝高斯招手。

“反正,我还年轻!我有很多很多时间!”马浩宁一边跑出酒吧,一边大喊,“我会让你爱上我的!”

“你是笨蛋吗!”


马浩宁挺有钱的,属于拎起来抖两下能掉一地金银财宝的那种。这几天他夸张又招摇的行为属于树大招风,麻烦也接踵而至——隔了几日,他在卡座大摇大摆地喝酒的时候,有个看上去流里流气的男人走过来,不由分说地在他旁边坐下来。

“听说你小子,在这间酒吧把妹把了不少啊?今天又来钓谁家的马子?”

流氓故作亲昵地搭住马浩宁的肩膀,字里行间都是暗示性的威胁。马浩宁紧张起来:“不……我没……”

流氓们假装亲热地勾住他,其实是恶狠狠地勒住了他的脖子:“别的不说了。你很有钱吧?给哥们借点来消遣消遣?”

完了完了,遇上酒场里的地痞了。偏偏今天出门还没带杰西卡·海皇,马浩宁哀叹时运不济,一边认命地掏出钱包想要破财消灾。不料这时头上出现一个声音:“马老板您好,这是您点的‘火焰蓝威士忌’。”

高斯穿着酒吧里的侍者服笑容可掬地出现,手里端着一个托盘,里面放置了大小若干的容器。

马浩宁愣住了。他没有点酒啊?

流氓也狐疑地盯着高斯。由于他在行不轨之事,因此也不好明着发作。

“因为这是特调酒,由我为您现场调制。”高斯娴熟地将高脚杯拿了出来,往酒杯里倒入呈现蓝色的基酒。随后他又拿起土耳其铜杯,手中翻飞了一下。马浩宁看到在空中拉长的液体弧线,居然染上了像火焰一般都蓝光。随后高斯将酒精倾倒在高脚杯里,那杯特调酒的液体表面竟在一瞬间燃烧起来,升起的火焰差点把壮汉的眉毛燎着!

“啊!你干什么!”男人破口大骂。

马浩宁心一紧,下意识地挡在了高斯身前:“你你你不准为难他!”

高斯不紧不慢,微笑道:“先生。您好像这个月在我们这里赊了好几次账还没付清吧?”

为首的流氓急了,想抽身而出。不料在卡座的不远处,他没走几步就直接撞上了孙傲。孙傲比他更横,脖子一梗:“去!”

看着孙傲扭送着流氓往外面走,事情解决了,高斯也端着酒具想要离开。谁知刚转身就被马浩宁拉住了。马浩宁原本是怯怯地拉了拉他的衣角,见高斯看着他,干脆心一横,把高斯拦腰抱住了。现在高斯站着,他坐在卡座里,毛茸茸的脑袋往高斯的腰窝里蹭。

高斯啧了一声,警告他:“你指定有点骚扰我了现在。”

马浩宁低着头,声音瓮声瓮气,像只垂头丧气的小狗:


“我……我也没想惹麻烦的。我只是想让你在乎嘛。”


高斯叹了口气。

他说过,他不会问马浩宁来酒吧借酒消愁的原因。

但是,明明兼职的渠道有那么多,马浩宁也从来没问过他为什么要在这里打工。


他们都年轻,都有自己的秘密。


【FIN……?】


彩蛋


高斯自从在酒吧打了工,就过上了一种昼夜颠倒的生活。

晚上在酒吧打工,凌晨时分翻墙回宿舍洗个澡,白天去上课,靠着课堂时间补眠,晚上再去打工。

如此反复,居然能拿酒吧的全勤奖,可喜可贺,吾辈楷模。

对于打工人来说,一分一秒的补觉时间都很珍贵。

但是自从马浩宁来以后,高斯回宿舍躺在床上,居然失眠了。

辗转反侧,脑海里都是马浩宁大张旗鼓向他表白的样子。


“兄弟,怎么了?”

舍友未闻注意到发呆的高斯,关切地询问。

高斯愣了一会儿才反应过来——熬太多夜了,反应都变慢了:“啊,没什么。”

未闻欲言又止。最后他还是说道:

“那天……我看见你从一个西装男人车上下来。”

高斯想了想,好像有一天他确实工作得太累了,再加上马浩宁盛情难却,于是乘坐了他的轿车回来。

“你要小心他啊……”未闻说,“我们还是涉世未深的学生,论城府,绝对不及那个人的。”


【完】


小狗与狗不得入内的酒吧。

标题灵感来源于老王乐队的歌曲《还年轻》。

有没有后续大家可以猜一下【你

论为什么老是写一些小狗对高子一见钟情的桥段——因为我本人是对高子一见钟情(叼玫瑰)

好怀念粉毛高斯啊!

当然我也是看小狗视频爱上高子的,这点不会有错的。

其实我觉得稍微现实向的文不应该写一些无厘头的举动,但我就是忍不住搞笑,如何调理(不是)

希望不会让大家感觉太讨厌吧。

感谢阅读,祝春节愉快。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