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小片段

1616浏览    518参与
九月尾巴

父子 年上58

一直被屏蔽╯﹏╰如果想看可以去这里
[图片]

一直被屏蔽╯﹏╰如果想看可以去这里

soft and sweet

玫瑰夜

鲜艳的玫瑰花瓣随着破碎的玻璃从高空落下。那位白衣怪盗站在花瓣上,单手摘下礼帽,微笑着向警戒线外的少女们缓缓鞠了个躬。

碎片折射着灯光,撒在他身上。

今夜虽不见明月,但更甚之。

少女们的呼喊声扰得工藤有些烦躁。但他还是察觉到了他的嘴型:“这回是我赢了哦。小、侦、探。”

警察们见此立马拿出手铐,准备将其逮捕归案,却不料一股白烟迷了人眼。

“我十分期待下次的见面。”


鲜艳的玫瑰花瓣随着破碎的玻璃从高空落下。那位白衣怪盗站在花瓣上,单手摘下礼帽,微笑着向警戒线外的少女们缓缓鞠了个躬。

碎片折射着灯光,撒在他身上。

今夜虽不见明月,但更甚之。

少女们的呼喊声扰得工藤有些烦躁。但他还是察觉到了他的嘴型:“这回是我赢了哦。小、侦、探。”

警察们见此立马拿出手铐,准备将其逮捕归案,却不料一股白烟迷了人眼。

“我十分期待下次的见面。”





江对江

[片段]染发

半夜。垃圾巷。


昏暗的路灯,坑坑洼洼的地面,和掉了大半的绿漆字。


“啪”一只脚踩过水坑,在一家店门口站定。


……


水坑渐渐平静下来,就着微弱的灯光,隐约倒映出一个抄着兜带着耳机的身影,黑色的头发搭在肩上。


阿绪单手摘下耳机,拉开门走进了理发店。


“师傅,还有几个人?”室内的暖空气一下子包围了阿绪,让她有点不适。


“呦,外面这么冷就穿一件薄外套啊,快了快了,还有两个。”理发师傅一边给座上的客人刮胡子一边笑呵呵地回阿绪。


“欸。”阿绪走向等候区。


坐在等候区沙发上的一个年轻男人从手机上抬头,有些不满的开口了“麻烦关下门哈,冷风都...





半夜。垃圾巷。


昏暗的路灯,坑坑洼洼的地面,和掉了大半的绿漆字。


“啪”一只脚踩过水坑,在一家店门口站定。


……


水坑渐渐平静下来,就着微弱的灯光,隐约倒映出一个抄着兜带着耳机的身影,黑色的头发搭在肩上。


阿绪单手摘下耳机,拉开门走进了理发店。


“师傅,还有几个人?”室内的暖空气一下子包围了阿绪,让她有点不适。


“呦,外面这么冷就穿一件薄外套啊,快了快了,还有两个。”理发师傅一边给座上的客人刮胡子一边笑呵呵地回阿绪。


“欸。”阿绪走向等候区。


坐在等候区沙发上的一个年轻男人从手机上抬头,有些不满的开口了“麻烦关下门哈,冷风都吹进来了。”


阿绪这才发现自己忘了关门,有些歉意的点了点头,回身把门关上后坐在了等候区的角落。


阿绪又带上了耳机。


——————————


“行嘞,小姑娘,要什么样子的?”理发师傅抖了抖手上的布,给阿绪系上来挡住碎发。


“染发就行,这个色的有吗?。”阿绪伸出拿着手机的手,是一张有着一头浅金色发的图。


理发师傅凑过去看了看“哦,有啊,是铂金色吧,染这种发色像你现在这样发尾稍卷点的会很好看呢。”


“嗯。”


“小姑娘已经工作了吗?”理发师傅闲聊起来。


“还没有呢。”


“欸,还是学生啊,是毕业了吧,最近好几个学生因为毕业了来染发呢。”


“还没毕业,我们学校提前考完放假的。”


“哦,哦,说起来是快要放暑假了啊。”


气氛安静下来。


……


“好嘞。”在阿绪昏昏欲睡的时候终于染完了发,“可以洗了吗?”


“可以了,你躺这里就好。”理发师傅指了指。


比起染发时间,剩余步骤就快多了,没一会儿阿绪就已经又站在了理发店外,顶着一头格格不入的浅金色发。


出来时天色已渐白,此时凌晨两点半左右。


阿绪被店外的冷风吹的一哆嗦,一下子清醒了。


“还是不能小瞧清晨的冷空气啊……”阿绪抄兜缩了缩脖子。“呼……清晨比晚上更冷。”


呼出一口白雾,走出了这个巷子。




江对江

[片段]安心

你蜷缩在车站的椅子上,手机刺眼的白光打在你的脸上,[23:58]。


拉起围巾,把手机暗灭,于是黑暗笼罩了你。


“呼——”潮热的气反扑在脸上。


安心……

你蜷缩在车站的椅子上,手机刺眼的白光打在你的脸上,[23:58]。


拉起围巾,把手机暗灭,于是黑暗笼罩了你。


“呼——”潮热的气反扑在脸上。


安心……

夏泽未浅

弄死他啊

砸开他的脑袋

切开他的肚子

把一切肮脏丢尽

只留下爱我的驱壳任我随意摆弄吧

弄死他啊

砸开他的脑袋

切开他的肚子

把一切肮脏丢尽

只留下爱我的驱壳任我随意摆弄吧

云唯

夜市(贤华)

"老秦,北京最近开夜市了,咱们去看看吧",何九华坐在秦霄贤边上说到。

"不去了,我还要写新节目",秦霄贤冷默的拒绝到。

"昂~老秦,老秦,老秦,去吗,去吗",何九华撒娇到。

秦霄贤一把搂住何九华:"华儿~,那你可不能乱跑哟,不然我会找不到你的"。

两人收拾收拾就出发了。

到了夜市,人十分的多,秦霄贤使终一直牵着何九华的手,一刻也不松开。这时有个壮汉大叔,不小心挤了一下何九华,何九华整个人都栽倒在秦霄贤的背上。秦霄贤也反应迅速,一把把何九华搂到了怀里,右手紧紧抱着何九华,生怕再被别人撞到。

北京之前才下的雨,突然的降温,让天气变得有些寒凉。

"华儿,你冷不冷啊",秦霄贤一脸关心问到...

"老秦,北京最近开夜市了,咱们去看看吧",何九华坐在秦霄贤边上说到。

"不去了,我还要写新节目",秦霄贤冷默的拒绝到。

"昂~老秦,老秦,老秦,去吗,去吗",何九华撒娇到。

秦霄贤一把搂住何九华:"华儿~,那你可不能乱跑哟,不然我会找不到你的"。

两人收拾收拾就出发了。

到了夜市,人十分的多,秦霄贤使终一直牵着何九华的手,一刻也不松开。这时有个壮汉大叔,不小心挤了一下何九华,何九华整个人都栽倒在秦霄贤的背上。秦霄贤也反应迅速,一把把何九华搂到了怀里,右手紧紧抱着何九华,生怕再被别人撞到。

北京之前才下的雨,突然的降温,让天气变得有些寒凉。

"华儿,你冷不冷啊",秦霄贤一脸关心问到。

"我不冷,我走之前换了长袖,你呢,观众说你是傻子,你还真是,这么冷的天,还穿个短袖。"何九华用略带责备的语气对秦霄贤说到。

"这不有你在吗?"

"把手给我,我帮你捂捂"

秦霄贤把紧紧搂着何九华的手放在了何九华的小手上。

"华儿~,你的手好暖和啊",秦霄贤一脸震惊的看着何九华。

"我的手本身热的时候凉,冷的时候暖和,他们都知道。"何九华一边帮秦霄贤捂着手,一边回答到。

"哦~,还有谁啊?"

"就七队的那些人吗,刘筱亭,张九泰⋯"

"他们是怎么知道的?"

"他们摸了下我的手,他们就信了"

秦霄贤把给他捂手的何九华的手握紧了,凑进何九华的耳边说到:"以后只有我可以握你的手,牵你的手,碰你的手,别人都不行"。

何九华低下了头,轻轻地点了点头,秦霄贤也满意的笑了。

秦霄贤一把挽住何九华的腰,逛起了夜市⋯



勿上升!勿上升!勿上升!


奶茶不要糖

百步福音

#混更(略略略)

#一个小片段,我想写它很久了o(≧v≦)o

准备好了就开始吧☞


侍者顺着蜿蜒的螺旋长梯而上,双手端着水杯和药物,她顿足在一扇装饰华美的门前,空出手轻叩门扉。


“请进。”轻柔的女声从门内响起。


侍者推开门,缓步来到床前微微欠身。层层床帐后的人双目被白布所覆,冰蓝色的发丝缠在修长的脖颈上,白色丝绸睡衣下是纤细瘦弱的身体,看起来就像一具供人玩赏的玩偶。

安莉洁偏了偏头,脸转向了侍者的方向。


“小姐,这是您的药。”白色的药片被递到手边,安莉洁的嘴唇嗫嚅了下,手指攥了攥被子,被单上被弄出了很多褶皱。她颤抖着手摸向那粒...

#混更(略略略)

#一个小片段,我想写它很久了o(≧v≦)o

准备好了就开始吧☞



侍者顺着蜿蜒的螺旋长梯而上,双手端着水杯和药物,她顿足在一扇装饰华美的门前,空出手轻叩门扉。

 

“请进。”轻柔的女声从门内响起。

 

侍者推开门,缓步来到床前微微欠身。层层床帐后的人双目被白布所覆,冰蓝色的发丝缠在修长的脖颈上,白色丝绸睡衣下是纤细瘦弱的身体,看起来就像一具供人玩赏的玩偶。

安莉洁偏了偏头,脸转向了侍者的方向。

 

“小姐,这是您的药。”白色的药片被递到手边,安莉洁的嘴唇嗫嚅了下,手指攥了攥被子,被单上被弄出了很多褶皱。她颤抖着手摸向那粒药片,仰头放进嘴里。侍者将水杯放进她的手里,看着她将药片吞下才告辞离去。

 

过了不久,药物开始发作。腹中如同火烧般难耐,但身体却觉得寒冷无比,安莉洁将身体蜷进被子里挣扎。

冷汗将发丝打湿成一缕一缕的,凌乱地粘在额头上。身体里的火蹿进了眼眶,呻吟从紧闭的嘴里漏出。用来蒙住双眼的白布因动作滑下,泪水止不住地流。黯淡眼瞳被火光燎尽,就如同三年前燃烧的元帅府里父亲眼里最后的火光。

 

灰烬下是蓓蕾的新生。

 

“我看到了。”

 

『遥远高塔之上翻动的书页和天边的第一抹曙光,以及——彼此相握的手。』

 

 

安莉洁弯起了闪烁的眼眸,笑着闭上了双眼。

 

是个美好的未来呢,父亲。



——

总算写出来了,开心!这里小柠檬总算当了一次主角啊,雷安成了副cp了。(因为主cp是用来发刀的,副cp是用来发糖的)

想问一下,我是要凯柠呢柠凯呢还是凯柠凯呢?(纠结)


我是不会告诉你们为了写这个片段,我想了一整套的设定,还懒得写出来,反正也没人催。^=_=^



夏泽未浅

嘻嘻

我做了一个梦,一群僵尸追在我后面,我拖着一个死沉的书包怎么跑都跑不快。

你问我书包里装着什么呢这么舍不得放手。

我没有说出来哦。那是我亲手一块一块装进书包里的你。

我做了一个梦,一群僵尸追在我后面,我拖着一个死沉的书包怎么跑都跑不快。

你问我书包里装着什么呢这么舍不得放手。

我没有说出来哦。那是我亲手一块一块装进书包里的你。

夏泽未浅

妄想ing

你喜欢也说不喜欢我

爱我也不肯承认爱我

得不到想要的认可

杀掉我得不到的人

你喜欢也说不喜欢我

爱我也不肯承认爱我

得不到想要的认可

杀掉我得不到的人

夏泽未浅

噩梦

1.

你是无恶不作的变态杀人魔

我是调查这一系列案子的侦探

各种血腥场景在你精心策划下

像艺术电影一样呈现在我面前

你洋洋得意 我恶心至极

2.

你对我说屠龙者终成恶龙

在我把你送进监狱之前

3.

我接受了你的说法

在我第一次动手杀人之后

1.

你是无恶不作的变态杀人魔

我是调查这一系列案子的侦探

各种血腥场景在你精心策划下

像艺术电影一样呈现在我面前

你洋洋得意 我恶心至极

2.

你对我说屠龙者终成恶龙

在我把你送进监狱之前

3.

我接受了你的说法

在我第一次动手杀人之后

鸿

生理期乱打

深夜肚疼有感神志不清混乱产物,语句不通顺乱七八糟不知道在写什么预警


  小腹隐隐约约蔓延的酸痛像细密的针尖令人难以忽视,她蜷成防备的状态,后槽牙无意识地咬合,昏昏沉沉的思绪都快抽离悬浮至天花板。


  过长的刘海因为额头沁出的薄汗而贴合,夏天的晚风在雨后氤氲出黏腻和燥热,强烈的无力与窒息感铺天盖地地卷席过来。


  她像一叶薄舟,浮浮沉沉几欲被淹没。


  “疼。”


  很小很小的声音,像是从齿缝泄露出的一声没抑制住的呜咽。


  她对电话...


深夜肚疼有感神志不清混乱产物,语句不通顺乱七八糟不知道在写什么预警



  小腹隐隐约约蔓延的酸痛像细密的针尖令人难以忽视,她蜷成防备的状态,后槽牙无意识地咬合,昏昏沉沉的思绪都快抽离悬浮至天花板。


  过长的刘海因为额头沁出的薄汗而贴合,夏天的晚风在雨后氤氲出黏腻和燥热,强烈的无力与窒息感铺天盖地地卷席过来。


  她像一叶薄舟,浮浮沉沉几欲被淹没。


  “疼。”


  很小很小的声音,像是从齿缝泄露出的一声没抑制住的呜咽。


  她对电话内头的爱人轻描带写地提起无助,用很平常的语气一笔带过,眼底却浮起薄雾。


  可电话那头的爱人到底是敏锐,瞬间就察觉到了心尖人的不对劲。


  他的吻通过耳机线落在她耳侧,低语轻哄。


  “宝宝,你是不是生理期呀?”


  “嗯?”她的语气淡得几乎听不出情绪。


  “我算算日子也快到了吧,因为感觉宝宝好敏感,是不是在哭啊。”电话那头爱人的声音温柔得让她委屈地撇撇嘴,泪就无声地砸了下来。


  “唔,小祖宗不讲话肯定是肚子疼得太厉害了啵,那那那我这两天就乖一点,不惹宝宝生气了。”爱人的声音装得委委屈屈,黏糊糊地示好。


  她的唇角勾起来,鼻子抽了两声。


  “哎呀!宝宝哭了!不哭不哭这两天的作业都交给我来完成吧,小祖宗呢就舒舒服服地赖在床上,听我给你讲故事好不好。”他熟练地哄,指尖在屏幕上轻点:“给你买了最爱吃的小零食哦,到时候送来的时候宝宝就可以吃啦,不过不准放到冰箱里!辣的也不准吃!听到没有!”


  听着爱人絮絮叨叨的话,她好不容易伪装出来的坚强溃不成军,委屈像有了宣泄口,呜呜咽咽地撒娇。


  她的抽泣让爱人乱了手脚:“哎呀哎呀,小臭猪这么疼啊,要不然晚上睡觉的时候,疼得睡不着的时候就打电话给我,我陪你会好一点。十二点前......唔,两点前只要你打给我我都会接,我等你。”


  “不要。”她的声音夹杂着哽咽,抽抽泣泣地拒绝。


  “干嘛,不让我熬这么晚啊,两点不算什么的,这么宝贝我啊,这么宝贝我还不如帮我写点作业呢。”他戏谑地咂嘴。


  “真是,闹腾呢。”爱人的语气杂糅着不易察觉的霸道与亲嗔。“给我乖乖睡觉听到没有,睡不着就打给我,我一直都会在,mua,我爱你。”


  “呜。”她就像全天下最委屈的小孩,依依不舍不肯挂电话。


  “mua,小可怜怪。”他的吻落下来。


  “我爱你,很爱很爱,睡吧,晚上给你写小情书。”爱人哄道,又吧唧了一个吻,在小可怜百般不情愿的应允下挂了电话。


  随即特别关心的提示音响了几声,恋人的消息几乎是在电话挂断的一瞬间发了过来。


  mua  我爱你哦  晚安  


  她的肚子疼得她快神志不清,勉强盯住晃动闪烁的屏幕,眨了眨眼,嘴角慢慢地噙起微笑。


  一波又一波的阵痛攻来,她眨掉令眼眶酸涩的温热液体,脆弱又眷恋地闭上眼睛。


  “我也爱你。”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生理期真的太难受了,虽然有对象陪但是隔了好远抱不到呜

这篇算是今夜有感碎碎念吧,女孩子痛jing真的很难受很绝望,心疼自己和痛jing的小姑娘们,辛苦了。


晚安

夏泽未浅

能者多劳

“你人真好,爱死你啦。”

所以脏乱的房间是我的

堆积发臭的脏物是我的

满屋子爬的蛆虫是我的

黑色垃圾袋里睡着的你

也是我的

“你人真好,爱死你啦。”

所以脏乱的房间是我的

堆积发臭的脏物是我的

满屋子爬的蛆虫是我的

黑色垃圾袋里睡着的你

也是我的

热心网友彦某

满堂风月深知雪,通晓雅意枕池月。


年上,半养成,修真文,双失忆


枕池月(沈霄)x深知雪(风玉)


试阅部分(枕池月视角)


众人一片欢呼,眼角眉梢都带着笑意。我在人群里寻他寻了半天,却不见半分踪影,心里大抵有些失落,回过头才发现他立于人群之外,怀里抱着他的剑,面色淡漠,似乎与这繁杂的世俗隔了一道薄膜。


我又是一喜,急忙朝他走过去,“我方才寻你寻了好久,以为你先走了,却不曾想你在这里等我。”


“我已与你约定要同去衡庆,自是不会轻易离开,不必多虑。”


我瞧着他面色不愠,仔细斟酌了一番,又问道:“风玉兄看起来不是很开心,难不成是前几日那些蛮子又过来找场子...

满堂风月深知雪,通晓雅意枕池月。


年上,半养成,修真文,双失忆


枕池月(沈霄)x深知雪(风玉)




试阅部分(枕池月视角)


众人一片欢呼,眼角眉梢都带着笑意。我在人群里寻他寻了半天,却不见半分踪影,心里大抵有些失落,回过头才发现他立于人群之外,怀里抱着他的剑,面色淡漠,似乎与这繁杂的世俗隔了一道薄膜。


我又是一喜,急忙朝他走过去,“我方才寻你寻了好久,以为你先走了,却不曾想你在这里等我。”


“我已与你约定要同去衡庆,自是不会轻易离开,不必多虑。”


我瞧着他面色不愠,仔细斟酌了一番,又问道:“风玉兄看起来不是很开心,难不成是前几日那些蛮子又过来找场子了?”


他摇了摇头,语气和平日一样不紧不慢的,似乎他不是在和我讨论一些无用的琐事,而是在进行一场盛大的朗诵。


“不是不开心,只是我在思考怎么笑……”


“我笑起来很难看,怕吓到你,况且我也多年未曾笑过了……”


我把他上下仔细打量了一回,“怎会!风玉兄的姿容怕是连那些仙子见到了也自惭形秽,定会好好称赞一番,你笑便是。”


他笑起来与旁人不太一样,狭长的眼睛略往下垂,瞳内泛着水光,配着他那妩媚风流的容貌倒有几分怜惜可人,嘴角极力往上翘,与上面的凑到一起,反而像他在强颜欢笑,落了个四不像,喜怒哀乐都只沾了个边罢。


但我心知,他是在很努力的笑,眉目间锋利的几乎能把人割伤的锐气此刻也柔和下来。


但他笑起来真的不难看,或许是因为他平素不喜笑,这笑容还有着几分僵硬。


我凑过去,手指轻拂过他的眼角,“对,这里是要上挑的,不必下垂平增几分哀怨。”


“哀怨?”他仿佛知道了什么,低头喃语:“原来她生前一直在哀怨,所以才会眼睛下垂……”






试阅部分


“小友,你的容貌颇与我一位故人相似。”


但他不会是风玉的,骨龄不会出错,仔细算来他也有许久未曾与故人相见,这段时间也够他觅一位心爱女子,与其成家,再至诞下麟儿。


可是为什么他会不甘心?当年与风玉辞别的时候到底发生了什么?为何,自己一想到他便会心神摇曳、灵台不稳,枕池月实在想不通。


本想仔细看看他们哪里相似的时候,他却发现自己记不清风玉的模样了,只是知道面前这个五六岁的孩子与风玉相似,至于是眉眼相似还是嘴角那梨涡相似更或者是其他,他也不清楚了。


这孩子根骨俱佳,天资属上等,不若自己就把他收到门下,这样也可以了却心中之事和掌门强制性要求他收徒的事情。


只不过这孩子不知是刚受了刺激还是什么原因,没一会儿就会戒备的看着他,问他是何人?要带自己去何地?


这一路走的也磕磕绊绊,十分艰难。


那是枕池月第一次体会到当师父的累与心酸。


夏泽未浅

推理?

我是个爱说谎的孩子。

我杀了我最喜欢的人。

这段话里有一句是假话。

猜对了的话我告诉你秘密藏在哪里。

我是个爱说谎的孩子。

我杀了我最喜欢的人。

这段话里有一句是假话。

猜对了的话我告诉你秘密藏在哪里。

夏泽未浅

先生,您的确不懂一个弱者对于强者的占有欲是何等的扭曲。

错了,不是弱者,是变态。

先生,您的确不懂一个弱者对于强者的占有欲是何等的扭曲。

错了,不是弱者,是变态。

坑中执念坑冥

脑洞第三集 吃货发现

“对了,忘了自我介绍了,在下冥,敢问怎么称呼?”“修。”“哎,你我也算有缘,今日聚在这三百米的坑里,一时半会儿也出不去,不如我们纪念一下?”坑修斜眼看他,“呵呵呵呵,我就想问有没有吃的,我饿了。”坑修无言,抬手指了指洞壁,顺着他手指方向竟有许多小洞口,刚下来时,坑冥还没有适应坑内的亮度,现下再仔细辨认,竟发现洞内别有洞天,我擦!真的是个地下三百米的坑?!确定不会是那个国家的地下藏身之所?还是一个集体墓葬?!坑修莫不是盗墓的吧?头上别个画笔,满地画纸,真的不是伪装?感觉坑修越来越恐怖了,坑修似是感应到了他的脑电波胡乱臆测,回答道:“我不知道,第一次下来的时候就已经是这样的了。”坑冥吓得往旁边挪了...

“对了,忘了自我介绍了,在下冥,敢问怎么称呼?”“修。”“哎,你我也算有缘,今日聚在这三百米的坑里,一时半会儿也出不去,不如我们纪念一下?”坑修斜眼看他,“呵呵呵呵,我就想问有没有吃的,我饿了。”坑修无言,抬手指了指洞壁,顺着他手指方向竟有许多小洞口,刚下来时,坑冥还没有适应坑内的亮度,现下再仔细辨认,竟发现洞内别有洞天,我擦!真的是个地下三百米的坑?!确定不会是那个国家的地下藏身之所?还是一个集体墓葬?!坑修莫不是盗墓的吧?头上别个画笔,满地画纸,真的不是伪装?感觉坑修越来越恐怖了,坑修似是感应到了他的脑电波胡乱臆测,回答道:“我不知道,第一次下来的时候就已经是这样的了。”坑冥吓得往旁边挪了一步,坑修的突然插话让坑冥吓得打了个冷颤。什么鬼?心里想什么都知道!难道他是妖怪?兵马俑有没有可能?幽灵吧?不会是个地宫皇帝吧?还是去世的那种。难道是个狐妖化身?嘿嘿嘿……“滚!!!”靠这都能知道我想什么?!现在他一点也不好奇那那两副骨头架子的来源问题了。这样脑子里想的什么都知道的人,真的可怕可怕太可怕!然而他不知道的是更多可怕有趣的事情还在后头呢!“好香”,坑冥顺着香味走进一个洞口,用手一摸,“我的天!猜我发现了什么?一堆好吃的!”坑冥兴奋地喊着,坑修再一次沉默。坑冥可受不了这种被无视的感觉,随手划拉了一些吃食,跑出了洞口,“有一种幸福叫吃东西啊~”看坑修又去摆弄他的骨头架子,继续说道;“所以这个坑好像除了黑再没别的什么毛病了。”噗~只见坑修身形未动,只弹了一个什么东西,然后整个洞壁亮了起来。坑冥一副傻掉了得表情咆哮道:“居然有蜡烛!为什么不早说!”“你又没问”

冥:哇哦~这!这!这!

......(白痴)

冥:所以这些洞里是什么啊?该不会都是吃的吧?

修:不是......

冥:算了,我还是自己瞅瞅去吧~

......

漫画内容请见微信公众号“坑中执念”相关专辑

夏泽未浅

神呐,难道幸福只有依靠财富才能得到吗

你没发现吗,神的雕像也是用金子做的呀

神呐,难道幸福只有依靠财富才能得到吗

你没发现吗,神的雕像也是用金子做的呀

夏泽未浅

现在开始天亮,

你的模样在黑暗里一点一点显露出来,

毫无血色,美丽异常。

现在开始天亮,

你的模样在黑暗里一点一点显露出来,

毫无血色,美丽异常。

夏泽未浅

争论

世间一切美好词汇融入这本书、融入他的灵魂他令我陶醉,令我倾倒!我愿亲吻他的足尖,以示我对他无比的忠诚!

你是指他的——出轨,乱伦,性侵,暴力,违法,杀人? 践踏一切道德伦理,轻视所有法律法规?

有什么不对吗?世间本就如此疯狂。而他脱颖而出,成为了我们信仰的“耶稣”!

你的“世间”是一个狭隘堕落的地狱,而你的“上帝”是那片荒芜中唯一的“神”。你的“神”一无所有,只能从信徒身上夺取东西的他能给你带来什么希望呢?

世间一切美好词汇融入这本书、融入他的灵魂他令我陶醉,令我倾倒!我愿亲吻他的足尖,以示我对他无比的忠诚!

你是指他的——出轨,乱伦,性侵,暴力,违法,杀人? 践踏一切道德伦理,轻视所有法律法规?

有什么不对吗?世间本就如此疯狂。而他脱颖而出,成为了我们信仰的“耶稣”!

你的“世间”是一个狭隘堕落的地狱,而你的“上帝”是那片荒芜中唯一的“神”。你的“神”一无所有,只能从信徒身上夺取东西的他能给你带来什么希望呢?

落辛禾

《满船清梦压星河》

🌸小禾有话说:

第一次在这里写文,写的不好,大家见谅嗷🙈

是一个小片段啦~粗糙得连主角名字都莫得取,希望大家喜欢咯!(。>∀<。)


(他:温柔善良小哥哥&小男孩儿:可怜由可爱的小娃娃)


『谢谢你的出现,温暖了我整个流年。』


  清晨的雾霭氤氲在空气中,晨光透过云层,自槐树叶的缝隙中轻盈垂落,映在满嫩绿青草间,洒下点点光斑,恍惚中流露出温柔,尘埃在这片光束中肆意飞舞着。余下的光斑投在了槐树下那小小的一团上,光点在男孩凸出的肩胛和露骨的脊梁上跳跃着,生动而又美好。


  远方的平原尽头,雾霭渐散,微弱阳光照耀...

🌸小禾有话说:

第一次在这里写文,写的不好,大家见谅嗷🙈

是一个小片段啦~粗糙得连主角名字都莫得取,希望大家喜欢咯!(。>∀<。)


(他:温柔善良小哥哥&小男孩儿:可怜由可爱的小娃娃)


『谢谢你的出现,温暖了我整个流年。』


  清晨的雾霭氤氲在空气中,晨光透过云层,自槐树叶的缝隙中轻盈垂落,映在满嫩绿青草间,洒下点点光斑,恍惚中流露出温柔,尘埃在这片光束中肆意飞舞着。余下的光斑投在了槐树下那小小的一团上,光点在男孩凸出的肩胛和露骨的脊梁上跳跃着,生动而又美好。


  远方的平原尽头,雾霭渐散,微弱阳光照耀的地方,一个人,迎着光,向着这边儿走来,模模糊糊能看清那人体态高瘦,略显稚气的肩头还未完全张开,他迈着坚实的步子走过槐树,闻声回眸,想必是被那团小东西所吸引,踱步过去,挑着一边的剑眉凝视着这穿得破破烂烂的小崽子。


  "诶,你哭什么呢?"那人略微俯身,见那小孩蜷成皱巴巴的一小团,闻声就像受一只惊了的小动物,瘦弱的肩头剧烈颤抖。定神仔细看,小孩怀里好像抱着个什么东西,是一团白色绒绒。


   那人颦蹙,思索了一会儿,又俯下身来凝视那脏兮兮的小崽子,伸手试探性怼了怼那小孩的肩膀,好家伙,这孩子也不知道饿几天了,一碰直咯手呀。那人没了办法,让这么点儿小玩意儿独自一人呆在这深山老林里,一会儿呀说不定来了哪个没良心的缺德鬼拿块糖就把他拐走回去做童养媳了……带着这样的思绪,一边骂着自己多管闲事,一边很自然地坐到了小崽子身边,他张口,正处于男孩子变声期的声音低沉沙哑,就好似细软绒毛轻轻抚弄着耳膜:"小崽子,你到底干什么呢?抱个什么东西呀?"


   小孩又把身体往后缩了缩,后背顶到树上,或许被粗糙的树皮剐蹭到皮肤,轻"咝"了一声,小孩就保持着那种埋头哭得姿势一动不动,过了几分钟,那人腿都坐麻了,在他以为这孩子是个哑巴站起来要走时候,小孩终于开口了,声音嘶哑细如蚊虫:"我的小桃子死掉了……"


   那人怔愣了一下,侧过头看着小孩,好气又好笑,要是让他知道因为一个桃子没了把这个崽子哭成这样的话,他一定要好好教训这崽子一下:"桃子?!桃子还会死啊?你童话故事看多了吧?"


   小孩动了动,缓缓抬起身子,把怀里那团白色的毛球给他看,哦,原来是一只兔子 ,身体早就冷硬了,看样子也死了好几个小时了,真是苦了这孩子一直抱着不撒手。


  伴着孩子抬眸,那人也终于看清了这孩子的长相,脸上真是鼻涕眼泪一大杂,被脏手抹得一道道黑痕,大鼻涕泡还在鼻子上鼓着,一扎就能破 ,但仔细看,这小孩儿唇红齿白,尤其是那双眼睛,看着他的时候 ,眼尾晕红,惹人怜爱,黑白分明的眸子含满春水,清亮得犹如那沉入水中的岫玉,又长又密的睫毛就像一把小蒲扇,在眼下投下一层淡淡的黑影。看着他的那个眼神,有许懵懂,有许迷茫,更多的则是一种朦朦胧胧的期许和渴望。几十年后,在回忆起当年这个眼神的时候,他还是会记得当初的怦然心动。


  那人看着小孩儿,小孩儿也注视着那人。在他匮乏的记忆里,他好像就没见过长成这样的人,在他知识含量极其贫乏的大脑里运转了一会儿,好半天才捕捉到一个合适的形容词……好看。嗯,对,就是好看!那个哥哥有着又黑又长又卷翘的睫毛,眼睛深邃内凹,反衬着鼻梁又高又挺拔,侧脸棱角分明,皮肤略黑,反而多了几分冷硬俊郎。这个哥哥可真好看,小孩儿当年只是这样想,殊不知,这张脸在之后的若干斑驳岁月中,频频出现在自己的清梦中,伴随了一生一世的绵长光景……


   "兔子死了?怎么死的?"他舔了舔自己干涸的嘴唇,偏移了目光,他知道,对着一个还没自己腿长的小屁孩心动这是极其不道德的行为。


   "不知道啊,应该是吃了什么不干净的东西吧……"小孩儿说着,又瘪了嘴巴哭起来,还不敢大声哭,只能忍着呜呜呜,打出一个个响亮的哭嗝。


  "嗯……"他看着这个小孩子,想必也也是家庭不太富裕。他没安慰过什么人,也没多少人对他展现出善意,他看着那小小的人,不自觉缓缓伸出手,轻轻抚摸属于孩子柔软的毛发,那头发被朝阳映衬得细软温暖 ,手感极佳。


  他的手心因长期干活练习枪剑的缘故,有一层厚厚的茧子 ,剐在小孩儿脑门上,略微的刺痛粗咧,就仿佛这双手抚摸着小孩儿脆弱的心,抚慰着小孩儿千疮百孔的灵魂。


  "你知道吗,其实这个世界上啊,每一个生灵死后,都会幻化做天空中的一粒星辰,每晚自你入睡,它就会在天上默默看着你,守护着你,让你不做噩梦,好好睡觉!"低沉富有磁性的声音传来,他当然知道自己说了什么弱智屁话,死了就是死了,活着的人好好活着就好。其实他想说这句,但是看着那双山明水净的眼眸,他不忍了,他突然心里萌生一个想法,连他都觉得奇怪:他想对这个孩子好一些,想极力守护孩子心底那稚嫩干净的一隅。


"真的吗?那……我妈妈爸爸也会在天上看着我?"稚嫩的声音,伴随着一声声小哭嗝。


  他怜爱地看着小男孩,伸手,轻轻顺了顺男孩的胸口,用袖口擦拭着他脸蛋上的泪水和鼻涕:"嗯,会的,所以……你要好好活着,他们都会看见的。"


   小男孩懵懵懂懂地看着他,他兴许是信了,低头看了看怀里的小尸体,瘪嘴又要哭,被他一眼神给吓没了,一阵阵哽咽。


   他起身,俯身摸索着,挑了一根粗长的树杈 ,手与树杈并用,不一会儿在槐树旁边挖了一个小坑,抬眸看着小男孩,额头上细密的汗水在阳光下闪闪发光:"来,把……那个小草莓,放在这!入土……"


  "是小桃子!"小男孩打断他,一字一顿,极其认真。


   他登时觉得好笑,随之笑了 ,摆了摆手,小男孩随着他走近那个土坑,按着指令将小兔子轻轻放在坑里。他站起,将土仔细埋好,凝视着那个小土堆,半晌,抬头看了看天际的红日 ,伸手拽下一根连着枝叶伴着露水的槐花,插在坟头,拍了拍手上的泥土,看了一眼小男孩,轻笑,走到小男孩面前,蹲下,看着眼前的小人柔声道:"小桃子下辈子会好好生活的,你也要好好生活,好不好?"


   "你也要好好生活。"小男孩看着他,轻声。


    "好,我们都要好好生活。"


   "那我们拉钩钩吧。"小男孩伸出小拇指,举到他面前,绷着小脸,一副认真的样子惹得他发笑,他也配合着小男孩,伸出小手指勾住那脏兮兮的小手。随着稚嫩的童声:"拉钩上吊,一百年不许变。"这是戏言,也是承诺……


   这时, 空气中雾气缓缓散去,天空中第一缕耀眼的阳光破云而出,映在两人的脸上,熠熠生辉。恍惚中就如一场梦一般,停留在记忆尽头……


   在他不知道的地方 ,那个小男孩在无数的夜里,坐在破旧的小床上,打开窗户,探出头,仰望着夜空中缓缓流动的星河,在无数破碎的梦中,他都能梦见小桃子,还有一个人,模模糊糊,影影绰绰,看不清他的样子,只能看见在他的身后,迎着初生的微光,开满了朵朵槐花,恍惚迷离,犹如隔世……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