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小狸

2140浏览    55参与
榜单数据更新于2020-04-04 22:36
举个栗子

拾忆录『伍』

虹勇背景,虹猫中心,小狸视角,爽文。


41.


寒天从血虐虹猫到被虹猫血虐只用了一个月。


水叮当从“你是虹猫?”,到“你是虹猫!”用了两个月。


蓝兔从『虹猫是我兄弟』到『虹猫,不认识』再到『我是虹猫兄弟』用了三个月。


寒天八尺男儿生生红了眼眶。(我不知道寒天的身高,凑一个)


是难过吧,寒天最接近虹猫的时候,是那个天才从云端跌入泥潭的时候。


虹猫从大侠变成小白用了三炷香的时间,从绝望到振作用了两个时辰,从离...

虹勇背景,虹猫中心,小狸视角,爽文。

 

 

41.

  

 

寒天从血虐虹猫到被虹猫血虐只用了一个月。

   

水叮当从“你是虹猫?”,到“你是虹猫!”用了两个月。

 

蓝兔从『虹猫是我兄弟』到『虹猫,不认识』再到『我是虹猫兄弟』用了三个月。

 

寒天八尺男儿生生红了眼眶。(我不知道寒天的身高,凑一个)

 

是难过吧,寒天最接近虹猫的时候,是那个天才从云端跌入泥潭的时候。

 

虹猫从大侠变成小白用了三炷香的时间,从绝望到振作用了两个时辰,从离去到归来用了一年。

 

 

​42.

 

 

话说那天,龟九九让蓝兔下山买菜。

 

我:嗯嗯,武馆他喵的居然还有缺菜的时候?

 

话说那天,龟九九让虹猫去扛菜。

 

我:这不太好吧?

 

话说那天,龟九九让我去保护他俩。

 

我:……

 

​你在无中生有你在暗度陈仓你在凭空想象你在凭空捏造你在无言无语你在无可救药你是逝者安息你是一路走好你是傻子巴拉你是永无止境你是没钱买药你是头脑有病你是眼里有泡你是嘴里刘能你是污言秽语你是咎由自取你是殃及无辜你是祸害众生你是仓皇失措你是暗度陈仓你是无可救药你是无颜面对江东父老你是人模狗样你是臭气熏天。

 

 

43.

   

 

买菜的过程无外乎闹市吆喝,车马人流,但归程值得一提。

 

是屋漏偏逢连夜雨,喝了凉水塞牙缝儿的景。

 

关键词,夜半,破庙,篝火,大雨倾盆。

 

虹猫还没把最后一批菜扛回来,蓝兔最近黑眼圈很重,倒头就睡。

 

我很孤独,风很冷。

 

虹猫还没回来 。

 

蓝兔睡的不是觉,是病。她眉头皱的深,呼吸越来越急。

 

我该现在怎么办,在线等,挺急的。

  

44.

 

 

所谓难忘,不是因为我和武林第一美人,同眠一座庙,同举一把火。

 

而是夜半虹猫回来的时候,没有菜,外衣系在腰间,上身是件里衣,花花的,见我激动,他立马做了个嘘声的动作。

 

带他走到蓝兔身边坐下的时候,我才看清,里衣是白色的,斑驳的是血。

 

他就这么坐在蓝兔身边,在蓝兔再次呼吸紧促的时候。

 

他愣了一下,盯着火堆的目光微微呆怔,不知在想什么,那少年的眉目在明灭的火光中似是浸了墨色描慕,干净,清列。

 

既而,他轻轻揉了揉她的脑袋,用那有些哑,还有些青涩的声线道:

 

“兔兔乖,兔兔乖。”

 

“摸摸头,不怕吓。”

 

“拍拍背,吓不怕。”

 

……

 

原来他们也这么二啊。

 

 

45.

 

 

我问他干嘛去了。

 

“……遇上土匪,救了白菜”这是解释,他正摆弄着一块白玉,眉梢微扬。

 

“这玉真好看。”原来是遇匪了啊。

 

“送你吧。”

 

?!

 

我受宠若惊,认真告诉虹猫。“这玉上刻的白菜二字,菜字刻的不工整。”

 

后来虹猫因为保护白菜的举动被龟九九大肆表扬了一番,扬言以后扛菜这事儿,就交给虹猫了。

  

害,这人怎么这个样子。

​46.

 

后来跳跳告诉我,那个字是莱,人姑娘叫白莱。 

 

姑娘?

 

后来跳跳还告诉我,白姑娘喜欢黑小虎,每月十五给黑小虎送白玉骰子,送一罐子小红豆,让鹰顺过去,风雨无阻。

 

她是鼓励赌博吗?

 

47.

 

玲珑骰子安红豆,入骨相思知不知。

 

我真土。

 

48.

 

 

我不知道他俩后来怎么样了,不过黑小虎找上门来之后,我们每月十五都吃的是红豆饭,红豆稀少。

 

黑小虎叹气:“有点少。”

 

不知道白姑娘什么感受。

 

但,于一个人而言。

 

伤自尊了,

 

真的伤自尊了。

 

​艹,真的,这人怎么这个样子。

 

49.

 

 

我们武馆被踢馆了。

 

这很不正常,全凤凰岛我们武馆是最强的,没人敢横的。

 

来人是个好看的少年,一身黑,气质清冷,有些闲散有些孤傲。

 

总之很横,横字应该读四声,要咬牙切齿的那种。

 

熊坚强很勇敢,很自信,很胸有成竹的应下了。

 

熊坚强很勇敢,很自信,很胸有成竹的走上了擂台。

 

熊坚强很勇敢,很自信,很胸有成竹的……被一脚干翻。

 

少年用脚掀了掀熊坚强的腰,道:“四层。”

 

???

 

“肚腩。”

 

虹猫在后山捉鱼,蓝兔在厨房做饭,师娘在房梁上皱眉,龟九九在太师椅上发抖。

 

我在台下发抖,不是气,是憋笑。

 

好解气。

 

 

​50.

 

 

作为大师兄,寒天第二个上,他做了十足的准备,带着一身凛冽的寒冰。

 

结果?

 

打个比方,如果虹猫是出现在寒天生命里的一道惊雷,那么台上那家伙于寒天而言,简直就是天雷滚滚……

 

末了,那少年傲娇的扫视了全场,傲娇的扬起了下巴,傲娇的问:“虹猫在哪?”

 

回答是不需要的,因为虹猫回来了。

 

很神奇,明明是俯视,明明一身狼狈,可对上视线后,虹猫没落下风。

 

​ 51. 

 

全场鸦雀无声,虹猫只是在看清来人后,举起手中的鱼,歪头一笑,有点云淡风轻的意思。

 

“吃鱼吗?”

 

“我要喝酒。”

​ 

举个栗子

拾忆录『叁』

虹勇背景,虹猫中心,小狸视角,沙雕走向。

有点像在走爽文。


21.


  

逆着光的少年站在没有阴霾的青空下,被晨曦披上了一件苍青的纱,那是裹着希望的光。


渺茫的让人心颤。

  

  

  22.

  


“我说的是虹猫少侠,不是你。”像是怕被误会,水叮当双手环胸撇开了头。


“啊?”虹猫无辜脸。

  


23.

  


我告诉水叮当,她真的很厚颜无耻,她连踢带踹把我修理了一顿。


我不是想和她闹,我只是想让她对此事印象深一点,再深一点。...


虹勇背景,虹猫中心,小狸视角,沙雕走向。

有点像在走爽文。




21.

 

  

逆着光的少年站在没有阴霾的青空下,被晨曦披上了一件苍青的纱,那是裹着希望的光。

 

渺茫的让人心颤。

  

  

  22.

  

 

“我说的是虹猫少侠,不是你。”像是怕被误会,水叮当双手环胸撇开了头。

 

“啊?”虹猫无辜脸。

  

 

23.

  

 

我告诉水叮当,她真的很厚颜无耻,她连踢带踹把我修理了一顿。

 

我不是想和她闹,我只是想让她对此事印象深一点,再深一点。

 

小爷我让你记好了,也不是每个粉丝都有机会当面告诉偶像想嫁给他的。

 

更不是每个粉丝都有机会求婚之后再用鼻孔对着偶像,然后嫌弃他的。

 

感谢我吧。

  

  

  24.

  

  

当然,后来水叮当也有认真的告诉我:“小狸,我TM谢谢你。”

   

“不用谢,应该的。”我想我还挺乐于助人。

   

女孩子还是不要随随便便说脏话比较好。

  

 

  

  25.

   

  

“他们只是嘴欠。”我觉得虹猫大概率是听到了。

 

“小狸,其实我之前听过更嘴欠的。”虹猫略微思索了一下,继续说:“而且这么算的话”

“我嘴最欠。”

   

我:“???”

   

“真论起来,跳跳也辩不过我的。”非常真诚。

   

  

26.

 

  

  

对比一下,我好像不太行,堂堂男子汉畏畏缩缩,心胸狭隘。

  

  

27.

  

  

辩论这事我后来问过跳跳。

   

跳跳回忆的时候,表情相当不自然。

  

看来不是很好的回忆。

   

“他思维太跳了,讲理又不全讲理。”

“我不怕思维跳脱的,也不怕聪明的。”

“因为再聪明也比我强不了太多。”

“可虹猫思维又跳,还耍小聪明。”

“心很脏。”

“好在他自己也知道,一般不会乱来。”

跳跳总结的断断续续,但过程中他的眸子是亮的,兴致勃勃。

  

我不知道这是棋逢对手,还是其他什么。

  

总结一下,大部分的闲言碎语在虹猫面前讲,就是关公门前耍大刀。

   

  

28.

  

  

  

说来虹猫日日夜夜,夜夜日日的苦修,成果相当可观。

   

可观是于我而言。

这点进步虹猫很嫌弃,但他不说。

   

他只会多叉几条鱼。

   

真好。

   

  

29.

   

  

我对虹猫进步的参考是寒天。

我没有说寒天遇到瓶颈的意思。

只是这个参考想较于其他参考更为直观。

  

从单方面碾压到被单方面碾压。

  

艹红红火火恍恍惚惚哈哈哈哈

  

我真的没有嘲笑的意思。

毕竟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

少年穷是最不可欺的。

 

  

30.

   

  

寒天很郁闷,是言于表的百思不得其解。

 

  

我同他不算熟。

也不能这么说。

应该是他同所有人都不算熟,多是独来独往。

 

这可以理解。

至少在凤凰岛,他是人皆称道的天才。

有自己的骄傲,理所当然。

   

 黑小虎管这叫井底之蛙。

  

我自己是井底之蛙,一般不会这样评价别人。


魔教少主,从风雨飘摇的时光里走过来的,看全了世间百味,他从来不委屈自己。

各种方面的。



31.

  

  

我兜了两只梨给寒天。

   

因为他也是小白菜,地里黄,还没人一起耍。

   

师父说没爹娘的孩子大多偏执,怪可怜的。

所以如果遇上蛮不讲理的憨批。

你要想,毕竟他没爹妈。

举个栗子

拾忆录『壹』

 虹勇背景,小狸视角,憨批叙述。


把在贴吧的文修了一下,打算慢慢搬过来继续更叭。


1.

   

  

不老泉之前,江湖侠骨老,我的起点很高。


七剑是我的保镖☆


不老泉之后,风水轮流转,我的运气很好。


我是七剑的保姆☆

   

   

  2.

   

  

那时,虹猫的理智貌似断线了,背着剑,红着眼,笨拙又小心的安抚孩子。


其中跳跳哭的最凶,虹猫挺直了背,低声嘟囔。


“泼猴,不许闹。”...


 虹勇背景,小狸视角,憨批叙述。

 

把在贴吧的文修了一下,打算慢慢搬过来继续更叭。

 



1.

   

  

不老泉之前,江湖侠骨老,我的起点很高。

 

七剑是我的保镖☆

 

不老泉之后,风水轮流转,我的运气很好。

 

我是七剑的保姆☆

   

   

  2.

   

  

那时,虹猫的理智貌似断线了,背着剑,红着眼,笨拙又小心的安抚孩子。

 

其中跳跳哭的最凶,虹猫挺直了背,低声嘟囔。

 

“泼猴,不许闹。”

 

“???”

   

  

  

  

  3.

  

  

我感受到了无比重大的责任和危机,决定一定不会让蓝兔失望,保护好虹猫!

 

“我之前武功全失过的啊。”架着火堆,虹猫打着哈欠,一手用长虹剑架住烤鱼,一手抱着达达,背上背着逗逗,眉目隐在明灭的火光中,回答了我的问题。

 

“……”真的吗?

   

“放心,没事儿的。”少年抬眸看着我,唇角拉开了一个笑,在缀满星子的夜里被焰火镀上了暖光。

   

我偶像,还是帅的。

   

蓦地,他手一僵,慌张的把剑和剑上的鱼,小心翼翼的磕在洗干净了的石头上。

   

“怎么了?”我一手拎起跳跳,一手抱着莎莉,准备跑路。

   

“达达,尿了。”长虹剑主显得格外不知所措。

“给我吧。”我稍稍放松。“我会换。”

   

他下颌线崩的有些紧。

“好。”

  

   

4.

   

  

在水叮当的幻想中,她是柔弱女子,虹猫踏花而来,白衣长剑,在开满小花花的背景板中英雄救美。

 

事实上,她第一次见到梦中情人就将对方捆住揍了一顿。

 

而且重点揍脸。

 

女人真的很可怕。 

   

  

5.

  

 

虹猫埋了长虹,因为他现在护不住了。

 

我放弃去逍遥,因为我的良心发现了。

 

我们决定去武馆,我觉得没问题,虹猫是武学鬼才,就算现在遇上了危月燕冲月,我相信,少侠还是可以很快冲回去的。

  

我不是钦天监,但我觉得现在流年不利就是因为危月燕冲月。

因为很形象。

   

  

  6.

 

  

“刹那的黑暗中,血的教训痛斥我们的无知,腐烂的辉煌在嘲笑我们的希冀。”

 这是后来跳跳文艺的修辞。

 

黑小虎的原话是:“你们是有多瞎才会被一只毛都没几根的乌鸡坑了?”

   

我个人认为黑小虎说的稍稍有点偏颇,小小黑配不上美味的乌鸡,它就是一个单纯的,又蠢又坏的憨批。

   

师父之前教过我不要说脏话,除非忍不住。

   

  

7.

 

  

说来我们拜师的时候,是被关在大门外赏了盆脏水。

   

是洗大葱的水。

我闻到味儿了。

   

虹猫脊骨绷着,没太大反应。

   

“明天再来吧。”

  

我不太想应,我不怕吃闭门羹,但我怕明天淋的是洗脚水。

但是。

“好鸭!”

   

8.

 

  

我和虹猫最终还是进了武馆。

 

我是弟子,他是杂艺。

 

我:???

 

水叮当,你知道你在干什么吗?

   

戏里面的阴差阳错会让人垂泪侧目,但经历者就不会。

  

经历者只会越想越气,几欲暴毙。

比如我。

   

9. 

 

说来熊坚强看虹猫百般不顺眼,嘲笑有之,欺压有之,一口一个虹猫少侠。

 

虹猫听见当没听见,他之前听的多,早就免疫了。

 

我听见之后当然是听见了,怒气冲天,上门评理。

 

之后,我不可避免的被揍了,还连累了虹猫陪我挨揍。

 

月华瑰丽,树影重重,我趴在地上疼得龇牙咧嘴,虹猫站在墙边,眉目在月下落了三顷黑影。

  

  

10.

 

  

我不诧他的沉默,咬紧了牙。

“太过分了!”

 

虹猫歪头,眼角还是肿的,他说:“我爹告诉我,匹夫之怒,以头抢地耳。”

 

“我师父告诉我,遇上这种人,打不过得让,打的过就把他打服。”

“我觉得我能打翻他。”

 

我没有继续说话,因为嘴角的伤拉开来讲还是很痛的。

举个栗子

拾忆录『贰』

虹勇背景,小狸视角,沙雕文风。


刚刚好像截掉了一段,刚补上。


11.


  

  

寒天请教虹猫的时候。


我不确定把这玩意定义为请教对不对。

这更像是单方面的傲慢。

  

也许是小孩子不懂事。

   

我想等东山再起,爷爷告诉他什么叫做侠道!


但我没考虑过,如果不可攀爬之山倾倒了,如果不可逾越之海干涸了,到底有没有可能沙石再聚,沧海重归。

   

 

  

  12.

  


我这几天不希望寒天在虹猫面前晃。

   

我之前认...

虹勇背景,小狸视角,沙雕文风。


刚刚好像截掉了一段,刚补上。




11.

 

  

  

寒天请教虹猫的时候。

   

我不确定把这玩意定义为请教对不对。

这更像是单方面的傲慢。

  

也许是小孩子不懂事。

   

我想等东山再起,爷爷告诉他什么叫做侠道!

 

但我没考虑过,如果不可攀爬之山倾倒了,如果不可逾越之海干涸了,到底有没有可能沙石再聚,沧海重归。

   

 

  

  12.

  

 

我这几天不希望寒天在虹猫面前晃。

   

我之前认为他们 的轻慢只是因为,他们不承认虹猫的名姓。

   

可寒天承认了被别人否认的东西之后,好像情况也没什么变化。

   

为什么?

   

我放弃思考。

 

现在只是很害怕寒天会来虹猫面前舞。

  

虽然我不想承认,但这次寒天对虹猫,是十足十的当众打脸。

 

虹猫蹲在梅花桩上,看我欲言又止的样子,双手捧腹,肩头抖动,背后是一轮清冽的明月。

 

少年笑的清明。

 

“笑什么?”我扬眉。

 

“那你在怕什么啊?”擎着笑,弯了眸,虹猫歪头。

 

“我会怕什么…”我底气不是特别足。

 

“今天学到了不少东西,挺有收获的。”这算是会回答我了。

 

大侠都这么看的开吗?

   

  

  13.

 

看的真开。

 

如果不是今晚的月亮太亮的话,如果我看不见他指隙溢出的暗红色液体的话,如果我听不见自己抬步离开时那声小心翼翼的抽气声的话。

 

 

我记得师父说过。

“如果我受伤了,不想让你知道。”

“你就不要知道。”

“这样,就算为师挨揍,也挨的体面些。”

  

是这样吗?

  

  

  

  14.

 

  

孟子说,独乐乐不如众乐乐。

   

  

  15.

 

  

  

竹枝捆成的扫把梢在地上牵出的细线千丝万缕,纠缠着,混沌着,交织在一起,粘着灰,混着土,将一切罪恶,昂扬,辉煌,正恶,都打乱了。

 


  16.

 

  

那么,长虹一式…是这样吗?

 

我坐在房梁上,看着初起晨阳,院子里尘土飞扬,少年扫的认真又安静,某一刻,一只手腕扣上竹竿,扫尾在空中划出三个大圈,继而挑,扣,进,回,掠,攻,点,收。

 

一气呵成动作里裹着的,是骄傲啊。

 

“小狸?”

 

“在练剑吗?”我是不是不该这样问,我是不是不该出现。

 

 

“是大奔喝醉了的一些散棍法罢了,捡来学学。”虹猫摇头,扫帚一下,一下,落在干净的地面上。

 

  

  17.

 

  

  

“啪!”

 

md,能把自己抽的这么痛,我一定是真的在愧疚!

 

“你抽的真结实。”绕出院落遇上的水叮当咂舌。

 

这是愧疚!

 

“我在打蚊子。”

 

“蚊子呢?”

 

“跑了。”

   

  

  

18.

  

  

 

“他为什么要叫虹猫啊,侮辱了我偶像的名字。”

 

“有些人嘛,没那个天赋,可怜啊……”

 

“当时被寒天打成那副样子,他本来就没什么用。”

 

“有用还来我们武馆当什么杂役。”

 

“和虹猫少侠同名,要是我一定丢不起这个脸去改啊——!”

 

水叮当收回手,拍拍袖子,微微扬着下巴,皱眉瞥了我一眼。

“小狸你脚真臭。”

 

我慢悠悠的捡回鞋,登上,不爽的哼了声。

 

半倾的光明落在女孩稚气的脸上,她歪头一笑,骄横纵生。

“本女侠看见你脸上有只蚊子,打算帮你打来着,小狸打中没?”

 

“大小姐…你这靶子哪里打的中。”我勉强配合的看了眼脚底,随即抬头,指着面前的几个家伙。

“欸,在你脸上呢。”

 

“别动,本小姐亲自帮,你,打。”

   

  

19.

 

   

人不可貌相,海水不可斗量。

 

这是水叮当。

  

  

  

  20.

  

  

 

“我是挺不喜欢虹猫的,他凭什么和虹猫少侠同名啊,没一样比得上虹猫少侠的。”

 

“我讨厌他,理由明确,我想让他滚。”

 

“但本女侠才不会说那些酸溜溜的东西,剑客应该被尊重,对练武的赤诚没理由被践踏。”

 

“大不了喜欢一辈子,然后一事无成呗,至少有个江湖梦。”

 

“比如说你?”我捂着脸龇牙咧嘴,这家伙还有点见解,女孩子,思至此,挺不容易的。

 

“屁,本女侠以后是要闯荡江湖的,说不定哪天还可以和虹猫少侠比翼双飞。”

 

“…哈?”我越过水叮当看见了虹猫。

举个栗子

拾忆录『肆』

虹勇背景,虹猫中心,小狸视角。

果然是在写爽文。


32.


有两件事儿。


一是虹猫会风龙,一登眼,看上了。

以相逢何必曾相识的欢喜交流了心得,顺带比划比划。


二是虹猫见蓝兔,也是一登眼,凉凉了。


害,或许这就是人生叭。


33.


说来想笑。


虹猫就是一只生性温和又狡黠的猫,人人看了就算谈不上欢喜,但也绝不讨厌,偏生蓝兔就怕他。


被丢在雨里淋了半天,虹猫才敛眉趴到被窝里。


不负众望的生了病,...

虹勇背景,虹猫中心,小狸视角。

果然是在写爽文。



32.

   

有两件事儿。

  

一是虹猫会风龙,一登眼,看上了。

以相逢何必曾相识的欢喜交流了心得,顺带比划比划。

 

二是虹猫见蓝兔,也是一登眼,凉凉了。

 

害,或许这就是人生叭。

 

33.

 

说来想笑。

 

虹猫就是一只生性温和又狡黠的猫,人人看了就算谈不上欢喜,但也绝不讨厌,偏生蓝兔就怕他。

 

被丢在雨里淋了半天,虹猫才敛眉趴到被窝里。

 

不负众望的生了病,卧着一声不响地闷完一碗药,又裹在被窝里了。

 

“别啊,蓝兔想起来就好了。”我安慰。

 

被窝里传来闷闷的声音。

“蓝兔之前说感冒要多捂捂,好得快。”

“她果然已经不喜欢喵了吗?”生无可恋。

 

“……”画风不对劲了。

 

34.

 

 

“你你你你你……”我震惊的盯着立在树梢的蓝兔。

 

艹艹艹曹操!

蓝兔还可以飞!?

 

枝条很细,树叶很翠,日光很大,她逆着光,眸子里落了些细碎的光斑,贼亮。 

 

霎时间她弯了眼眸,半蹲下来,枝条也猛地一沉,以一个近乎诡异的弧度定在哪儿,好似下一秒就会断掉。

 

 

“吓傻了?”桀骜不驯股的笑容,霸道总裁的挑衅,老子天下第一的架势…

 

???

 

“不,我在做梦。”

 

“……”

 

 

35.

 

 

“虹猫是我出生入死的兄弟?”

 

 

经过我推前倒后,天花乱坠,群魔乱舞的解释。

 蓝兔如是问。

 

我那时是相当有成就感。

 

 

36.

 

 蓝兔是来送食盒的,虹猫一个,寒天一个。

 

食盒里的鱼,清蒸红烧,熬汤剁沫,千奇百怪,怪石嶙峋。

 

“!”nice

 

“看起来怪瘦的,快补补。”蓝兔对寒天说。

 

“吃完了,养好伤,我们把本赚回来!”蓝兔对虹猫说。

 

看,多亲切。

 

等等……回什么???

 

虹猫三分茫然的看着蓝兔:“想起来了?”

 

“没啊。”蓝兔眉一挑。“没想起来我也会对我兄弟负责的。”

 

我感动的泪流满面。

 

 

37.

 

 

“等你恢复了,我们东山再起!”蓝兔坚定的说。

 

“……”为什么听着像反派的台词?

我一定是坏掉了!

 

蓝兔:“不能忘了初心。”

 

我:“吃亏是福!”

 

蓝兔笑:“人过挨刀,雁过拔毛。”

 

虹猫捏着筷子的指节发白。

 

我瞥了眼湖哪边扒饭的寒天,掐了自己一把。

怪我,语音表达过于妖魔化。

 

38. 

 

 

“我和蓝兔说了说从前的事。”

 

“她觉得是真的,就信了。”

 

我这样对虹猫解释道。

 

虹猫若有所思。

 

 

39.

 

我故事里的大家,仗剑天涯,快意恩仇。

 

知者欢叹,喜于那万千红尘中的纯粹与肆意。

 

不知者不怪,嗤笑故事的矫揉造作。

 

可蓝兔既是知者也是不知者,她将零碎的故事揉进自己的血骨里变成了另一个故事。

 

——土匪头头和她的一窝仔仔。

 

我想思想上没有终点的,它随时可以在让你见证它的伟大 。

 

蓝兔的想法就挺剑走偏锋的。

​  

​40.

 

 

后来月下弄剑,风里吟歌的宫主大人听此,只是长剑挽花,敛眉一笑。

 

“见笑了。”

举个栗子

拾忆录『陆』

虹勇背景,虹猫中心,小狸视角。

修文。


52.


关于自我介绍。


“你好,我叫小狸,是只狸猫。”


“黑小虎。”对方长眉一挑,语气淡漠,配上这身黑衣,有点酷。

还有点二。


报大名我就该认识吗?

东北虎,华南虎还是苏门答腊虎???


“黑虎崖的。”


!!!


&*@/*¥#%^々……语无伦次。


53.


跳跳说:魔教这水啊,往往迷雾重重,大多是...

虹勇背景,虹猫中心,小狸视角。

修文。

 

 

52.

 

  

关于自我介绍。

 

“你好,我叫小狸,是只狸猫。”

 

“黑小虎。”对方长眉一挑,语气淡漠,配上这身黑衣,有点酷。

还有点二。

 

报大名我就该认识吗?

东北虎,华南虎还是苏门答腊虎???

 

“黑虎崖的。”

 

!!!

 

&*@/*¥#%^々……语无伦次。

 

53.

 

  

跳跳说:魔教这水啊,往往迷雾重重,大多是末了才探到底,二字是霾障,左三字是不真切,右三字是但真心。

 

54.

 

关于耍流氓。

 

我:“魔教烧了我的房子!”

 

黑小虎:“重盖。”

 

我:“魔教烤了我的鸽子!”

 

黑小虎:“我捉。”

 

我:“魔教好不要脸!”

 

黑小虎:“我有。”

 

我:“魔教吃了我的兔子!”

 

黑小虎:“买吧。”

 

我:“魔教让我没了爹!”

 

黑小虎:“叫爸爸。”

 

我:“……”

 

55. 

 

后来黑小虎真的架火给我烤了肉。

 

如果你不知道为什么,那你一定是没有好好在看跳跳说话,没好好在听我说话。

 

烧烤好吃,魔教让我没了爹。

 

但这和黑小虎没关系。

 

魔教没了他就被连坐了,江湖大众都认为理所当然,他自己自己也认为理所当然。

 

但他不在乎。

 

他不将他目及之外的人当人的。

 

我想起大奔醉酒时曾抱着酒罐子说:“江湖有个规矩,叫一笑泯恩仇……懂了的话,就不累了。”

 

但真的好难懂。

 

 

56.

 

“你爹是怎么没的?”烤了两只鸡,带了一坛酒,黑小虎问了。

 

我咬着鸡腿,看了眼虹猫,他对鸡兴趣不大,敛着眉,捏着一梢树枝控制火候。

就我们三而言,虹猫的手艺是天花板。

不用质疑。

 

黑小虎像是不怎么关心,但他要答案。

 

看来我在他眼里勉勉强强算个人。

 

“吓没的。”

 

我起了兴致。

 

“我爹胆子小,听说魔教来了,心疾突发就翘辫子了。”

 

黑小虎撇嘴,确认了我是来蹭饭的。

 

但,他绷得笔直的背垮了一点,松了口气。

 

嗯,怪可爱的。

 

我,蹭吃蹭喝,白嫖万岁。

 

 

57.

 

 

回正题。

 

虹猫没问黑小虎是如何找过来的。

 

黑小虎也不问虹猫为什么呆在一个小武馆,目前还没问。

 

“你这酒不好喝。”黑小虎。

 

“嗯嗯,有钱了请你喝好喝的。”虹猫。

 

“虹猫!我衣服怎么还没洗…洗我自己,我自己洗的好啊,好干净的,虹猫你衣服呢?我帮你洗洗啊…”某找来后院的武馆弟子迅速原路返回。

 

“……”

 

“……”

 

“……”

 

黑小虎五指成抓,猛地探身,虹猫头一歪,一手拿起桌上的一碗泥酒。

 

定格只是瞬息,黑小虎一脚踏在石桌上,一手扣在虹猫后脑勺上,神色冰凉,虹猫坐的随意,一手扣在石桌上,一手端平了酒,卡在两人正中。

 

“将就一下吧,这酒没那么糟。”虹猫抬眸看着黑小虎,唇角拉开了三分笑。

 

“明明糟死了。”咬牙切齿。

  

 

58.

  

   

我磕磕跘跘讲明了事件始末,黑小虎对于七剑全体出击只为捉鸡做出了最为中肯的评价。

 

我:“杀鸡焉用宰牛刀?”

 

黑小虎:“不,是肉包子打狗。”

 

嗯,肉包子打狗——一去不回。

  

 

59.

 

  

蓝兔抱着食盒站在苍白的朝阳下,淡色衣衫,眸色浅寒,眉似丹青一笔,细细晕开,又敛起。

“你是谁。”

是陈述,没有好奇。

像逐客令。

 

黑小虎一怔,唇角崩成了一条直线,神色如常。

“黑小虎,我名姓。”

 

没什么不正常,就是莫名正常的不正常。

  

60.

 

后来我在观摩黑小虎和跳跳下棋的时候,提到了这件事。

跳跳正一手支着下巴,神色懒散的等着黑小虎的下一步棋,听了我的话瞬间来了精神,桃花眼微敛,笑了。

 

天教散漫带疏狂。

 

“是不是特像胸口碎大石。”

对对对,就是这个!那种看似正常的不正常!

但…为什么?

 

 

在我陷入深思的时候,黑小虎抬眼问跳跳:“你以为当年是谁给你换的尿布?”

“……”

“……”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