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小白

74767浏览    3878参与
✨🍫白玖汐而已🍫✨

“我想做你的唯一”——(路白篇)

‖同样是新春特别篇~


‖羽神的新春特别篇应该在初四发出来~


‖本来打算昨天和巧繁的特别篇一起更完~


‖但中途被网编欧尼叫回去训了一顿(自闭)


‖所以现在才来更~抱歉呐


‖很熟悉的主线剧情~


   尽管一开始,我们就知道没有结果,只因这突如其来的感情让我们的头脑都陷入昏沉,但我们都清楚的知道:没有什么比孤独寂寞更安全可靠,爱情是个梦,可无知的我们总会睡过头.


   “新年快乐!!”...


‖同样是新春特别篇~


‖羽神的新春特别篇应该在初四发出来~


‖本来打算昨天和巧繁的特别篇一起更完~


‖但中途被网编欧尼叫回去训了一顿(自闭)


‖所以现在才来更~抱歉呐


‖很熟悉的主线剧情~








  



   尽管一开始,我们就知道没有结果,只因这突如其来的感情让我们的头脑都陷入昏沉,但我们都清楚的知道:没有什么比孤独寂寞更安全可靠,爱情是个梦,可无知的我们总会睡过头.





   “新年快乐!!”





   除夕的晚上格外寒冷,但拥有彼此的我们却依然温暖,浅鹿开心地公布了两人的恋情,时不时还在夏川脸上附上一吻,搞得那人羞红了脸.





   “诶~新年的第一波狗粮被你们承包了~”夜阑半开玩笑的语气总是能莫名的戳中所有人的笑点,对于CH来说,夜阑是所有人最重要的开心果.





   而小白的表情却一直不对劲,新年来临,一片热闹红火的景象之中只有他在强颜欢笑,痛苦的他最终还是忍不住的跑出去了.





   “小白怎么了??”Sruki一脸懵逼的看着所有人,而和小白同样一脸黑的路毫无疑问的引起了众人的注意。白溟像是明白了什么一样的尬笑,不断的和众人讲冷笑话想要调解气氛.





   “……我去找小白”路的一句话打破了尴尬的局面,看热闹不嫌事大的可可和白羽趁着所有人不注意悄悄跟了上去.





   小白独自坐在铺满白雪的草地上,无法忍耐的他第一次像个孩子一样放声大哭起来,而路只是远远的看着小白痛哭,无比心疼的他却什么也做不了.





   “他们俩就这样??没了??”可可用最小的声音对白羽说.



   “不知道,不过为什么我背后凉嗖嗖的.”白羽的一句话引得两人同时向后看去,一张无比黑的脸就近在咫尺,那能撕碎白羽的眼神就像钉在了她身上一般.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刺耳的尖叫不但引起了路的注意,就连最远处的小白都吓得停止了哭泣,发现了路的小白像一只老鼠一样惊恐的落荒而逃,刚被巧克力吓到的白羽二人再次被路黑的可以滴墨的脸吓到丢了魂.





   “白羽,可可,你们在干嘛?”原地呆住的二人都没有回答路,第一个反应过来的可可带着吓傻的白羽逃走,并且发誓她们两个再也不皮了.





   看着两人跑走的巧克力得意一笑,而紧握着拳头的路让他担心,本想细细盘问的巧克力叹了一口气,拉着繁星的手先行离开了.





   路一拳重重的捶在身旁的橡树上,不知过了多久,从脸上传来的一丝冰凉才让他反应过来,纷纷扬扬的白雪换回了他悬在冲动前的理智.





   像是错过了一个好机会一样的他“啧”了一声,随后拍了拍落在皮卡丘帽子上的雪花,消失在了大雪之中.





   在那之后一个月的行程中,只要和Y.S.L.B沾边的活动小白都会以各式各样的理由回绝,感受到不对劲的羽神二人终还是抵御住了好奇心,关于他们俩之间的事情也从来没问过.





   “你真打算一直这么下去么?”一次路去送文件的路途中被筱瑀拦截下来,但路明显没想理她,只想赶快完事赶快走.





   “你知不知道全公司的人都在为你们担心!”察觉到筱瑀的依然没有离开,只是继续追问,她是唯一敢做别人不敢做的人,也是那个为全公司考虑最周到的人.





   如果这次事情闹大了,后果不堪设想。筱瑀正是考虑到这最关键的一点,才会毫不犹豫的对着路大吼.





   眼见路仍然没有任何反应,筱瑀忍无可忍,

生气的她不顾后果的对着路喊了一句:





   “小白他很心碎你知道么!”





   这句话让路一怔的停住了脚步,满脸黑线的他像是打开了什么机关一般紧紧的抓住筱瑀的脖子,失去的理智的他毫不留情,最后还是被白羽突然的一耳光让他回过神似的放开了手.





   “你再动筱瑀一下试试,现在的你,好好想想该怎么做!”白羽第一次真正发的脾气谁也没想到会是对路,不断咳嗽的筱瑀被白羽扶着离开了,又是只剩路一个人留在原地.





   直到那两个人离开后许久,路才抬起头来。看着二人离去的方向微微抽泣的说了一句只有他自己才能听到的话.





   “对不起.”





   这件事很快在公司内散开来,没有过多久之后竟然还上了热搜,参与这件事的三人都被浅鹿叫过去狠狠批了一顿.





   而唯一对这件事毫不知情的小白若无其事的回到了练习室练舞,刚停下休息的他还没来得及喝上一口水就听到那群嘴碎的员工唠嗑.





   “你知道吗,路他们上了热搜之后被总裁叫去训话了呢!!”



   “而且好像总裁还要永久雪藏他们,这辈子都不能再踏进娱乐圈了.”



   “是吗?!!”



   “对啊,不过这次事情也真的挺严重的,总裁平时最不舍得说的就是路他们了.”





   听完这些话的小白像是没有了灵魂一般瘫坐在地上,他混乱的思想中却有一个他现在唯一能做的,也是他脑子中最理智的办法.





   现在去找路,向所有人道歉!立刻!马上!





   小白像是发了疯一般向董事长办公室跑去,虽然不知道这狂奔中的他不知不觉地又掉了多少眼泪,但他现在满脑子里都只有路.





  【路你一定不能离开!!绝对不能因为我而毁了你!!





   “pang!!”




   总裁办公室被一脚踢开,浅鹿本想发脾气,看到是小白以后却立刻冷静下来,她看看一旁的路,恨铁不成钢的她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最后还是什么都没说,带着同样与这件事无关的二人离开了.





   房间里只剩下路白二人,路看着小白满是泪水的脸和他那紧盯着自己的双眸,像是心虚的他避开了小白强烈的视线.





   “小白,,我……”



   “我知道你讨厌我.”



   “不是的我……”



   “但你不用这么做.”



   “你不想见到我有很多种办法.”



   “但你不必选择这种.”



   “我可以离开.”



   小白说的话斩钉截铁,不留一丝情面,看着毫无反应的路他自嘲似的笑了笑,准备离开的他却被路叫住.





   “你不用走.”



   “我也不会离开.”



   “我会告诉浅鹿尽量减少我们四个人一起的行程.”



   “这样我们两个都不会太尴尬.”



   办公室里安静的只听得到微微的抽泣声,没人知道那是谁在哭,但比起抽泣声更为明显的反而是心碎的声音.





   “你知道吗.”小白带着丝丝哭腔,再次红了眼的他看着路那也微微泛红的双眸开口了.



   “我曾梦想过成为你的唯一.”



   “后来我放弃了.”



   “我并不怕所有枪口都指向我,只怕你也在其中.”



   “我不再奢求什么陪伴了,下雨天连影子都会离开.”



   “月亮永远不会坠入爱河.”



   “我也永远成为不了你的唯一.”



   “……”



   “谢谢你……”



   小白松了一口气,像是已经得到了什么似的离开了,再次只留下了路一个人,以后可能也就只有他一个人了.





   那人从轻轻啜泣到放声哭泣,又到了一年一度的祈愿节,一切都和往常一样,只是在孔明灯放飞了以后,我的身旁不再有你.

















END










以下彩蛋↓



  路:“啊白玖汐为什么每次写我们的时候都是孔明灯嘞(´・ω・`) ”



   白玖汐:“专属于你们的,开心不(•౪• )”



   小白:“你滚的远远的 (; ̄ェ ̄) ”



   白玖汐:“诶好嘞哥(•౪• )”




又是纠结了一天才更出来的文~



这里白玖汐~

一个暗黑系刀子选手~

也是一个垃圾~



此文超烂.谢谢欣赏.

林蜗牛al

【羽神】『ABO向』异物种2《四十七》

路抱着昏迷不醒的小白,看着这个有些熟悉的地方。

  这是解救巧克力和闪闪的地方,他们来过,因为这地下如迷宫一般,所以他们绕了很多次。

  以他的记忆还是能勉强找到出口的。

  但是还要找到其他人,而小白又昏迷不醒,难度大大增加了。

  他呼出一口浊气,只能朝着前面走去。

  至少身上还有卷轴,而光球卷轴就大大的帮助他寻找道路。

  现在的他只能抱着小白继续往前走了,毕竟也没有别的办法了。

  希望路上不要出现什么问题。

  “路!这边!”

  哈记带着团团站在他和小白的不远处,神情里带着欣喜。

  随即示意他将小白放下来。

  团团蹲下来,用魔法治疗着小白。

  “路,...

路抱着昏迷不醒的小白,看着这个有些熟悉的地方。

  这是解救巧克力和闪闪的地方,他们来过,因为这地下如迷宫一般,所以他们绕了很多次。

  以他的记忆还是能勉强找到出口的。

  但是还要找到其他人,而小白又昏迷不醒,难度大大增加了。

  他呼出一口浊气,只能朝着前面走去。

  至少身上还有卷轴,而光球卷轴就大大的帮助他寻找道路。

  现在的他只能抱着小白继续往前走了,毕竟也没有别的办法了。

  希望路上不要出现什么问题。

  “路!这边!”

  哈记带着团团站在他和小白的不远处,神情里带着欣喜。

  随即示意他将小白放下来。

  团团蹲下来,用魔法治疗着小白。

  “路,你对这边应该比较熟悉,我们先找羽毛殿下他们吧。”

  “嗯。”

  他回应了哈记,眼神却只给予躺在地上的小白。

  “小白没事了,”团团站起身来,眉目间有些疲惫,“晚点就会醒过来。”

  “嗯。”

  路抱起小白,几人继续按着路的记忆往前走。

  前方似乎有人,微弱的光球照耀在他们头上,看得出那些发色。

  是巧克力他们。

  “啊!团团大人!哈记先生!”巧克力一眼看见走在最前面的哈记和团团,忙打招呼。

  他的身后站着小光和媛媛闪闪。

  “巧克力!”团团也招了招手。

  几人汇聚到了一起。

  “……小光如何了?”团团悄声对巧克力说道。

  “他似乎失忆了一样。”巧克力的语气里充满了难过的意思。

  那双美丽的眸子,不再有他的存在。

  团团安慰了一会,几人继续往前走去了。

  小白在半路的时候醒了,却有些虚弱,媛媛给他喝了些魔法制作出来的水,才缓了缓。

  虽说他执意想站起来,却被路阴暗的微笑警告了。

  这么虚弱还想站起来?嗯?

  —

  “轰…”

  类似建筑倒塌的声音传来。

  团团猫耳微颤,警觉起来:“那是……”

  “是阿神。”路低声道。

  他的蓝眸此时此刻有着别样的光亮。

  “龙族的,暴动。”

  ?!

  几人心下一惊。

  “怎么会……”媛媛面露严肃,这个局面,是挽回不了的。

  “没事的,我记得我们去找酱儿的时候羽毛给阿神带了缓解暴动的物品。”哈记这么说着,看似冷静,其实他的心底也有些紧张。

  “预言,不可扭转。”小白躺在路的怀里,冷不丁地冒出这句话来。

  沉默中只有团团回应了他。

  “嗯。”

  ‘砰——’

  他们周身的墙壁开始震动,连带着他们也在晃动。

  “哇啊…”团团跌坐在地,扶着墙壁在不停的吐苦水。

  “我觉得我们现在不能乱走还不如坐下来好好的谈谈人生毕竟龙族的暴动对我们伤害很大的所以我们趁着这几分钟好好的聊聊天要不然下一次聊天是什么时候都不知道呢你说是吧哈记,算了我说你们也不听的那我就勉为其难给你们加个保护罩就行至少现在龙族的魔力还没有蔓延到这里所以说快点坐下来吧不要强撑了我和你们说啊……”

  这一通的碎碎念在这晃动声中显得突兀。

  碎碎念和震动一起持续了几分钟就结束了。

  “好了团团,没事的,冷静下来。”哈记松了口气,坐下来搂住团团。




(蜗牛:我来了我来了)

乾坤草籽儿
画了海贼王最新的一集觉得他俩好...

画了海贼王最新的一集觉得他俩好搞笑

画了海贼王最新的一集觉得他俩好搞笑

巫篓
给新型冠状病毒保卫战画的应援…...

给新型冠状病毒保卫战画的应援……

“愿被疫神祸害的生灵能够早日冲出阴暗。”

给新型冠状病毒保卫战画的应援……

“愿被疫神祸害的生灵能够早日冲出阴暗。”

元芳
响应武汉前线!!!加油加油!医...

响应武汉前线!!!加油加油!医生们!护士们!(努力中的元芳)

响应武汉前线!!!加油加油!医生们!护士们!(努力中的元芳)

青羽Aohane

【路白】吸血鬼之吻 03.

注意

应该OOC惹

勿上升真人

前情提要

第一章

第二章

story 03.「你知道吗?这种年纪的孩子对厌恶的情感特别敏锐,当你以为你把嫌恶的神态收敛起来的时候,他已经察觉到了。」

……


  咖哒喀哒。


  打字的声音在寂静的房间里回响,坐在电脑桌前的男子用力的咬自己的指甲。


  他不耐烦的在衣服上抹去手指上的油腻。


  「去死去死去死去死去死去死。」


  扭曲的嘴唇吐出粗鄙不堪的语言。


  「那种贝戈戈的人——」


……


  不知道大家知不知道,但他们学校里有一个老师是学生公认「最棒最棒的好老师」。


  这位老师正是...

注意

应该OOC惹

勿上升真人

前情提要

第一章

第二章

story 03.「你知道吗?这种年纪的孩子对厌恶的情感特别敏锐,当你以为你把嫌恶的神态收敛起来的时候,他已经察觉到了。」

……


  咖哒喀哒。


  打字的声音在寂静的房间里回响,坐在电脑桌前的男子用力的咬自己的指甲。


  他不耐烦的在衣服上抹去手指上的油腻。


  「去死去死去死去死去死去死。」


  扭曲的嘴唇吐出粗鄙不堪的语言。


  「那种贝戈戈的人——」


……


  不知道大家知不知道,但他们学校里有一个老师是学生公认「最棒最棒的好老师」。


  这位老师正是2年4班的的班主任——何老师。


  这位何老师不仅为人善良、和学生相处得宜,长得还十分好看,又温良恭俭让,简直是各路男女学生梦想中的偶像!


  被她带过的学生都赞美她的教学,而且每逢校内比赛,他们班一定都会得到第一名。


  扯淡。


  羽毛侧着脸,望着窗外想着这些东西。


  「各位同学,下一节是家政课哦,麻烦各位同学要先准备好,不要让任课老师等太久哦。」何老师站在台上,以不大不小的声音说着。


  台下的学生齐声应好,羽毛也张了张嘴,敷衍似的回答。


  何老师满意的点头,接着,走到羽毛旁边,轻轻的拍拍他的肩,低声的说:「羽毛同学,能麻烦你在放学的时候过来找我一下吗?」


  虽然不明所以,但羽毛还是答应了这个奇怪的要求。


  反正应该不会劫色吧?他可不觉得这位老师在觊觎他的肉 体。


  何老师交代完事情后,便一如往常的离开教室。


  羽毛摇摇头,把这件事甩出脑外。


  他把家政课的材料拿出来,,把几只笔和立可带扔进体育服外套的口袋,接着起身前往5楼的家政教室。


  家政教室算是他们学校重金砸出来的,可容纳两个班级一起使用,嘛,其实不怎么重要 。


  他叹气。


  与他同一组的是miru、媛媛和捷克,某种意义上而言还蛮平均的。


  两位女性帮忙把材料处理好,捷克则是帮忙搅拌、融化奶油,羽毛把砂糖倒入,一群人在有点手忙脚乱的情况下,终于把面团送进烤箱里。


  「你们要请谁吃?」羽毛把刚刚偷闲的时候买的冰水递给其他人。


  媛媛甜甜的笑了一下,「我觉得可以拿给梅子学姊和阿谦学长?」


  「我要拿给哈记跟团团~」捷克举起手,仰头灌下冰水。


  其他组的同学一言不发的继续制作甜点,他们这组挺幸运的抽中了巧克力饼干,所以做的比别组快许多。


  羽毛想了一下,「那我拿给小白和路好了。」


  「路?」miru突然从发呆状态中回神。


  羽毛被他吓得诶了一声,「怎么了吗?」


  「哦,没有啦。」miru摇摇头,「他不是那个吗?那个纠察队的那个。」


  是、是哦……他其实在上次路把小白背回来之前根本就对人家没印象。


  「叮——!」在他们闲聊的时候饼干出炉,羽毛赶紧套上隔热手套,把刚出炉的饼干放凉。


  等饼干稍微凉了一点后,媛媛和miru对看一下,心有灵犀的同时微笑,「接下来就是我们的show time啰!」


  媛媛和miru把包装袋拿出来,细心的包装着好吃的饼干,一个个看起来都精致无比。


  一袋6个饼干,分成10袋。


  miru给羽毛两袋、捷克两袋,自己也拿了两袋,「剩下四袋,我们回来一人一袋 。」


  「欧给。」羽毛接过饼干,「谢啦。」


……


  太陽西下,月亮升起。


  现在是妖怪出没的时间。


  小白和路蹲在楼梯旁,安静的等羽毛出来,两个人手上各捧着一包饼干。


  路看了下手表,距离羽毛进去已经过了半小时了,里面一段声音都没有。


  正当他想着,下一瞬间,教室的门被一阵强风直接吹破!


  路把小白护在身后,摆出随时都能快速移动的姿势。


  教室的门狠狠的撞上他们所在的墙附近,碎得一塌糊涂。


  「嗷呜——」一声狼嚎响彻云霄,在哪里的是一只全身都是白毛的狼,双眼是鲜艳的红色,正在对着教室另一头发出低吼声。


  路可以看到白狼的嘴角留下炙热的唾液,露出的牙齿每一个都锐利的可以置对手于死地。


  教室另一头是一个比人还大的蜘蛛,看起来应该是狼蛛,但是它竟然有12颗眼睛!而且每一个眼睛都直勾勾的盯着白狼。


  路的眼睛闪了一下红光,在他身后的小白只看到路随手翻出一把小 刀。


  没有人发号司令,但当蜘蛛昂起身子的时候,白狼就如离弦之箭冲出去——


-TBC


   还债系列第一弹   

爆浆珍珠鸭

路白cp 超短文(刀尖舔糖~)

​ 首先说一下,这篇文原本是想写妹妹(明白人)组(白光白)的1551,但是因为浏览器上找不到白光白的图,所以只好作罢155551。

  然后文中的请况会一一解答,当然,是我觉得你们有疑问的地方,所以可能会比较混乱。


[图片]

  “我、我叫路”


 “路?一个字嘛?很奇怪的名字诶” 


  “……话说,你叫什么?”


  “我呐~叫小白。”


  ……


  “喂喂喂,小白,你怎么又吃那么多蛋糕啦。”...


​ 首先说一下,这篇文原本是想写妹妹(明白人)组(白光白)的1551,但是因为浏览器上找不到白光白的图,所以只好作罢155551。

  然后文中的请况会一一解答,当然,是我觉得你们有疑问的地方,所以可能会比较混乱。


null

  “我、我叫路”


 “路?一个字嘛?很奇怪的名字诶” 


  “……话说,你叫什么?”


  “我呐~叫小白。”


  ……


  “喂喂喂,小白,你怎么又吃那么多蛋糕啦。”


  “唔太饿惹(皇家翻译:我太饿了)”


  “……”(思考考)


  “唔……咳咳,水,水!”


  “!拿着!快喝。”


  ……


  “呐……路,你……喜欢我吧?”


  “……怎么可能,你想多了”


  “嗯……我就说嘛,小光又在骗我了”


  “……”


  ……


  后来,路失忆了,但他心里仍然记得自己喜欢的人——小白。(好的,不要问我为什么这么多失忆的题材)


  但是他很疑惑,自己喜欢的人不该在自己身旁吗?为何自己却未曾见小白再来?


 后来,他从自己的朋友阿神(失忆前的朋友,路之所以失忆是因为被车撞了,听阿神说,他【指阿神】则是在副驾驶位上的人,但是阿神却并没有失忆,而他后来只知道了一些必须知道的情况,如:父母、学校等事情)那里得知小白移民了,而他身上的钱却不能立马去到国外见到小白。但是,他却又向阿神要到了小白的邮箱,后来,他就一直向小白发邮件,但小白没回。当然,路也清楚,小白已经上了高中了,自然没有时间回复自己,所以,路在心中暗下决心:一定要向小白表白,就算等她几年也没事。


  第一年,小白高一,邮箱内没有任何答复,只是几百件的垃圾广告罢了。


  第二年,小白高二,邮箱内与第一年一样,没有任何答复。


  第三年,小白高三,仍旧没有答复,但这时路的信心更足了,因为他知道,明年小白就上大学了。她父母肯定比在高中时管的松了。


  第四年,小白大一,而路,也恢复了记忆,他想起了所有事,连带……小白早就在四年前因车祸死亡的事……


  “……我们很对不起你……只是,不想让你太过悲伤……既然你已经恢复记忆了……那么我也就坦白了……在你失忆期间,我给你的所谓‘小白的邮箱’和‘小白移民’的事……都是假的……小白早就在四年前死了……”阿神缓缓地陈述着这几句话,但是令他没想到的是,路居然在最后冷静了下来。后来又过了半年,阿神早已放松了警惕,认为路不会做某些过激的事,毕竟路是聪明人,不会太傻,他肯定知道小白也想让他好好的。


  又过了半年……


  “呐,春节了,今年的春节你也没有来……”路数着手指,“第五个春节了,唔……再见到你的时候可是要给我五个草莓雪糕啦”


  “嘁,谁、谁会给你买啊,真是的,我这不是来了嘛……只给你四个哦~”身后熟悉的声音使路一惊,胡乱抹了抹脸上,转过身来时,满脸都是泪水。


  “……真的是你吗?”


  “嗯,我们,见到面了哦!不、不要难过啦……”


  完

null

 其实一开始我是觉得该写糖的,但是转念一想,糖加刀都挺不错哈。其实小白和路是双向暗恋的(谁都知道啊喂),而小白说“小光又在骗我了”时,其实并不是小光说的(真就人在家中坐,锅从天上来),正因为小白暗恋路,所以才以这种方式“表白”的,听到路说不喜欢自己时,内心是肥肠失望的。


  其实最后的见面是我想到的一句话才写的:“将死之人会见到已死之人”,如果没想到这句话的话就是路直接死了,而小白则是其实没死,而是装死,确实是所谓的“移民”。装死的原因则是有人想杀掉小白,而路恰好是小白内心最在乎的人,而对方(指想杀小白的人)也知道,所以在小白独自一人时,拿路的性命威胁小白,而小白迫不得已,只好假死来保住路,剩下的你们可以自己想想,反正我是懒得继续说了(??)

實習笙
开年第一弹!! 小白日程🔛...

开年第一弹!!

小白日程🔛

描线1月25日

开年第一弹!!

小白日程🔛

描线1月25日

青羽Aohane

【羽神+路白】天使的故事

1.【羽神同行】没有羽翼的天使

2.【路白】天使的卡布奇诺

想了很久才发的……

愿一切安好,而逝者永存。

1.【羽神同行】没有羽翼的天使

2.【路白】天使的卡布奇诺

想了很久才发的……

愿一切安好,而逝者永存。

泠萝

春晚的肖战是真的好看awsl

陌上人如玉,公子世无双。是温润如玉的翩翩少年郎啊!

画图3D的拙劣尝试,绘画小白的画技进阶之路道阻且长QAQ

春晚的肖战是真的好看awsl

陌上人如玉,公子世无双。是温润如玉的翩翩少年郎啊!

画图3D的拙劣尝试,绘画小白的画技进阶之路道阻且长QAQ

オレンジ色=3=橙子

Eternal Love Violet ❄

天上的世界,或許比我們想像的還要更加來的遼闊

‘‘天神大人~’’擁有著小小翅膀的人兒拿著一本書從門後進來

坐在辦公桌上,正在批改天界文件的男人突然停了下來,看了看聲音的來源

‘‘原來是丘比特呀~怎麼啦?’’

名為‘丘比特’的人兒,張開小小的翅膀,往天神的膝蓋飛去

‘‘天神大人您上次不是說沒什麼有趣的故事嗎?我自己寫了一本,那是我在人間觀察,然後紀錄下來的’’

小小的手把比自己還大的書本放到桌子上

天神拿起那本書,看了一眼滿臉期待的丘比特,也不太好拒絕

‘‘剛好也辦到一半了,就稍微休息一下吧~’’

丘比特也很自在的坐在天神的膝蓋上...


天上的世界,或許比我們想像的還要更加來的遼闊

‘‘天神大人~’’擁有著小小翅膀的人兒拿著一本書從門後進來

坐在辦公桌上,正在批改天界文件的男人突然停了下來,看了看聲音的來源

‘‘原來是丘比特呀~怎麼啦?’’

名為‘丘比特’的人兒,張開小小的翅膀,往天神的膝蓋飛去

‘‘天神大人您上次不是說沒什麼有趣的故事嗎?我自己寫了一本,那是我在人間觀察,然後紀錄下來的’’

小小的手把比自己還大的書本放到桌子上

天神拿起那本書,看了一眼滿臉期待的丘比特,也不太好拒絕

‘‘剛好也辦到一半了,就稍微休息一下吧~’’

丘比特也很自在的坐在天神的膝蓋上

    俗話說:天界一天,人界一年

看似消失了20天,卻是在人界待20年

   

     ------------------------------------------


他們的相遇是那麼的突然,也許這就是人們所說的姻緣吧!

不必使用丘比特的愛之箭,紅娘姊姊的紅線,或許在他們出生時就連上了吧......

‘‘羽毛,媽媽要去市集了,要去嗎?也可以順便買一些你想要的東西哦~’’

正在看書的孩子抬起頭來,仔細一看他手中的書籍,並不是他這個年紀該看的

羽毛從小就特別懂事,在這個年紀的孩子都在玩耍時,他卻在幫忙家裡的事

羽毛看著眼前的人,帶著一點童趣的聲音,闔上書,走到了她的身邊

現在剛好YT鎮的冬天,羽毛看了看四周,有的小販在做捏麵人,有的小販在叫賣自己今天捕回來的貨物,還有些小販招攬客人進自己的店裡

在這熱鬧的氣氛下,有一個不太融入的景象,有一個金髮金瞳,看起來好像是富貴人家的孩子,站在糖果店前看了看

羽毛拉了拉媽媽的衣角,又指了指糖果店的牌子,媽媽點了點頭,又給了羽毛三元錢,繼續看起店裡所需要的材料

羽毛拿起錢,走到了金髮男孩的身邊

‘‘你是想要嗎?’’羽毛向那孩子說道

金髮男孩很明顯被嚇到了,吞吞吐吐的說 

‘‘嗯...’’

羽毛進到了糖果店裡,過一會拿著兩隻棉花糖走出來

‘‘有黃色和綠色的,你要哪個’’羽毛把手中的棉花糖向金髮男孩靠了過去

‘‘我要..綠色的’’選綠色並沒什麼理由,只是上面有狐狸的圖案

‘‘對了,還沒問你的名字呢?’’羽毛吃了一口棉花糖後才想起

‘‘我叫阿神’’金髮男孩說話時沒有像剛剛一樣吞吞吐吐的

兩人就這樣聊了一會

阿神因為從小就被最好的老師教導,被僕人和父親當寶一樣寵,但唯一沒有跟他童年的人一起聊天

所以才會有些驚訝

‘‘少爺!’’忽然的一聲,把兩人的對話停了下來

‘‘少爺,原來你在這裡,老爺找你找了很久,沒受傷吧!’’

紫髮異色瞳的男人跑了過來,手上還牽著一個白髮藍眼的孩子

‘‘歐尼醬~~’’白髮孩子看到阿神後開心的不得了,直接抱了過去

‘‘一抹豆~~’’阿神也抱緊了白髮孩子

羽毛看著跟剛剛完全不同的人,又看見那雙擁有水藍色瞳孔的人,往自己這邊看

‘‘歐尼醬,他是誰呀?’’白髮男孩指著羽毛說道

‘‘阿!剛才忘了問你的名字了’’阿神不好意思撓了撓頭髮

被點到名的羽毛,也不驚不慌

‘‘我叫羽毛’’

‘‘我叫小白,嗨嗨’’

這時在一旁沒打斷他們的紫髮男子,說了

‘‘少爺們,再不會去老爺就要罵人了’’

一手牽一個孩子準備跑,又向羽毛說

‘‘謝謝你照顧阿神少爺,我叫小光,你可以叫我小光哥哥,拜拜’’

說完,小光以時速100km的速度跑走了

羽毛的媽媽剛好也買好東西走了過來

‘‘羽毛,要回家了哦~’’那慈祥的聲音總能讓羽毛感到溫暖

‘‘嗯!’’

那年他們剛好7歲


                  ------------------------------------------


‘‘羽毛~我又來找你玩了’’坐在轎車上的孩子10步變3步向羽毛跑來

後面跟了一白一藍的身影,白的羽毛認識叫小白,但藍的就...

‘‘早安吶 早安吶~~’’

‘‘羽毛,他是路,我的好朋友’’

羽毛很明顯在路的眼中看到一絲敵意

‘‘來玩鬼抓人吧!’’阿神提議

隨後後院充滿了孩子們的笑聲

‘‘哎呀’’羽毛的媽媽看到外面的聲響,走出去看了看

這時,一位男子走了過來 ‘‘抱歉,這孩子無論如何都想見他 ’’

羽毛的媽媽看這遠方一起玩的孩子們,笑了笑‘‘沒事,這樣也不錯呀~’’

就這樣一轉眼就過了10年

等到羽毛去考狀元的前天,阿神被爸爸叫去房間


----------------------------------


‘‘阿神,你也不小了,也該準備這回親事了,你和路從小不是很好嗎?我跟路的爸爸商量過了’’

‘‘等到你們都18歲’’

離十八歲還差3個月

一天路和阿神在賞月

‘‘路,你也知道這件事嗎?’’阿神拿起糕點切了一小塊送入口中

‘‘嗯,我不知道你怎麼想,但我是真的喜歡你’’路的眼中充滿著堅定

‘‘但你喜歡的是羽毛吧?’’路有些失落的說

‘‘其實我自己也不確定’’阿神看著綠色的糕點,又想起了他們初見面時的情境

‘‘那....’’路靠阿神進了些

櫻花的花瓣被風吹落下來,敲響12點的鐘聲想起

路吻了阿神,並不深,只是在唇停留幾秒

‘‘我會尊重你的選擇的’’路向阿神笑了笑說了這句話


--------------------------------


18歲那天,因為路的拜託而延後到羽毛回來後

也如預期的羽毛成了這介的狀元

‘‘少爺’’紫髮的男人走進了書房

‘‘小光,怎麼了’’阿神望了望門口的人

‘‘少爺,你的信’’小光笑著把信遞了過去,然後離開

阿神把信拆開來,信上寫著

阿神,有空嗎?

如果有x月xx日x點請到我們初次見面的地方,我會在那裡等你

又是同樣的季節,可糖果店已經被拆掉了,成為了吊橋

阿神如約跑到了約定的地點,信的主人就在橋的另一邊

‘‘羽毛...’’阿神有些忍不住,撲到了羽毛的身上,有些啜泣聲

羽毛也抱緊了那人

梅花的花苞開了

兩位佳人也相擁在一起


--------------------------------


婚禮當天

兩位身穿紅衣的新郎,等著他們的新娘

度過餘生

‘‘一拜天地,二拜高堂....’’

丘比特將他們的故事寫下,又送了他們一個驚喜


--------------------------------------


隔年....

‘‘老爺/大人!少爺生了!是雙包胎!’’

阿神躺在床上休息,而兩個剛出的孩子也安靜的在搖籃裡睡著了

羽毛抱起了其中一個孩子,路戳了戳另一個孩子的臉頰

‘‘他們是天使所眷顧的哦’’不知道哪來的聲音 

孩子們的背上各有單邊翅膀的胎記


----------------------------------------


‘‘天神大人,你覺得如何~’’丘比特看了看翻到最後一頁的人

‘‘這本書有書名嗎?’’

‘‘沒有...天神大人您想幫它取什麼名字呢?’’

天神在書上用剛剛批改文件的筆寫下了....

‘‘Eternal Love Violet 如何?’’

‘‘嗯!’’

丘比特在離開天宮前,又看了看那三人,嘴角上揚了些

‘‘要幸福哦~’’

他又要飛到另一個地方了

⚠️幽子出没点

一气之下画了三个表情包(操

素 质 三 连

一气之下画了三个表情包(操

素 质 三 连

J.T

各种梗合集7(【番外】寒假作业)

各種梗合集7(【番外】寒假作業)


J.T:因为寒假作业实在多的令我头疼所以写了一篇番外来阐述自己悲痛的心情。

 我终于重回正道啊哈哈ಥ_ಥ


本故事的设定:

小黑已经在上学了,监护人是无限。

小白是同班同学。

谛听是语文老师。

J.T是数学老师。

老君是英语老师。


今日秀儿:小黑 小白 无限 谛听 老君 J.T


【在数日潜心的复习下,小黑和小白顺利通过了期末考试,真是可喜可贺。

两人似是脱缰的野马,疯着乐了数日,快活极了。

如果不是最后第二天上学所布置的寒假作业,我想,他们可以疯到明年。】


【教室】


小黑:(自在的倚着木椅,嘴里哼...

各種梗合集7(【番外】寒假作業)


J.T:因为寒假作业实在多的令我头疼所以写了一篇番外来阐述自己悲痛的心情。

 我终于重回正道啊哈哈ಥ_ಥ



本故事的设定:

小黑已经在上学了,监护人是无限。

小白是同班同学。

谛听是语文老师。

J.T是数学老师。

老君是英语老师。


今日秀儿:小黑 小白 无限 谛听 老君 J.T


【在数日潜心的复习下,小黑和小白顺利通过了期末考试,真是可喜可贺。

两人似是脱缰的野马,疯着乐了数日,快活极了。

如果不是最后第二天上学所布置的寒假作业,我想,他们可以疯到明年。】


【教室】


小黑:(自在的倚着木椅,嘴里哼着不着调的小曲,小脚翘上了桌。这幅样子,倒像是在乡间无忧无虑的日子一般。)

小白,后天一早就放了,我们要回家去找哥哥吗?


小白:(捧着英语报纸,埋头苦读)

可以呀。有些天没见着哥哥了,也不知道比丢怎么样了。没有嘿咻在,他会不会啃房子.....


【此时语文老师—谛听,揣着一沓卷子款步儿来】


谛听:这节课我来说一下语文的寒假作业。


小黑:(一个激灵)Σ(゚д゚lll)

小白:(猛地坐起)Σ(・□・;)


两人:(我天!忘了还有寒假作业!)ಠ_ಠ


谛听:(勾起一抹不知名的邪魅微笑)

这次的寒假作业,本来是可以免做的。

但因为你们这次考得太垃圾,一个达到免做标准的都没有。

所以,我再(毫)三(不)考(犹)虑(豫)决定加作业。


学生党:啊啊啊啊啊啊Σ_(꒪ཀ꒪」∠)


小黑:来了来了。我的末日。。。


小白:这届老师够狠!


【盼望着,盼望着,六张卷子下来了。作文的脚步近了】


【紧接着的是数学课】


小白:啊哈哈,我去数学考得还不错!肯定能免!【张狂无比】


小黑:。。。听天由命。


J.T:下面我来讲一下作业。

XX分以上的同学,只要做预习和复习作业。XX分到XX分的同学,做四张卷子。

XX分以下的同学,八张卷子全做。


小白:啊哈哈哈哈,我的垃圾桶早已饥渴难耐!


小黑:竟然...只差一分!!!!

八张卷子...让师傅帮我做吧……

【无限:小黑,这样不好。

小黑:师傅~~(疯狂撒娇)

无限:好!(毫不犹豫)

J.T:( ・᷄ὢ・᷅ )卖萌可耻!】


【英语课时间】


小黑:我这次的英语有了很大的进步,肯定能像小白一样全免.!


小白:我的英语。。。哎


老君:Hi~同学们

我这次布置的作业很多。你们做好熬夜准备。


小白:我去


小黑:这么直接的吗?!


老君:其实也不多【心虚】

没有卷子!


小白&小黑:啊,还好。


老君:还有就是预习和复习作业。


小白&小黑:正常。


老君:然后我们还有分层作业。


小白:(心儿一紧)


小黑:你说,你说!


老君:XX以上的同学,背五篇美文。

【小黑:!!?!】

XX到XX分的同学背本学期的文章

【小白:我竟然觉得比小黑轻松】

XX分以下,自生自灭。

【太真实了。。】

(此处省略一大堆报纸 默写 抄写 翻译)


小黑:老师你不给力啊!ಠ_ಠ


小白:妙啊!



【放寒假啦!】


【第一天】

小黑:小白我们出去看电影吧!


小白:走起!


【第二天】

小黑:小白,我们去找山新吧!


小白:行!我叫上哥哥!


【第N天】

小黑:小白!我们去找比丢的同类吧!


小白:好啊!


【于是,大好时光就这么过去了

两人的作业,还在书包里,动也没动】


【J.T:采访一下当事人罗小黑先生。

你现在补作业辛苦嘛?你后悔吗?

小黑:辛苦辛苦,后悔后悔】


【现在:小黑:后悔后悔特别后悔

当时:小黑:爽,爽,特别爽】

(有点歪?!)


















少泽桑

在下白月光(3)

转眼,学业测评就到了。


那天之后似乎什么都没有改变,但似乎也改变了什么。


白御和闻君意的关系忽然好了起来,两人经常讨论问题,江远影每次看到也不过是冷哼一声,翻个白眼继续趴下睡觉。偶尔也会故意趴在闻君意的肩膀上,给白御找点不痛快。


学业测评后,三人毫不意外地进入大学部。闻君意的笔记对于江远影来说是很有用的了,闻君意可以说很用心了,为江远影量身打造的,可以让他顺利通过测评。


白御确实邀请过闻君意去过结业旅行,但是江家兄弟显然更要求闻君意和他们待在一起。


江空尽在大学部,拥有大量的时间精力可以插手公司的事情。江家兄弟不过是江家两个旁支,怎么说江家的产业也不会轮到他们,但...

转眼,学业测评就到了。


那天之后似乎什么都没有改变,但似乎也改变了什么。


白御和闻君意的关系忽然好了起来,两人经常讨论问题,江远影每次看到也不过是冷哼一声,翻个白眼继续趴下睡觉。偶尔也会故意趴在闻君意的肩膀上,给白御找点不痛快。


学业测评后,三人毫不意外地进入大学部。闻君意的笔记对于江远影来说是很有用的了,闻君意可以说很用心了,为江远影量身打造的,可以让他顺利通过测评。


白御确实邀请过闻君意去过结业旅行,但是江家兄弟显然更要求闻君意和他们待在一起。


江空尽在大学部,拥有大量的时间精力可以插手公司的事情。江家兄弟不过是江家两个旁支,怎么说江家的产业也不会轮到他们,但是两个人对江家的仇恨实在不是三言两语就能说清楚。对于江家,他们势在必得。

……


“阿意!”罗流萤一下飞机就看到了来接机的闻君意。


年轻的少年一身休闲就足以惊艳,不少女孩男孩的眼光在他身上流连,甚至有人已经在他面前转悠了不下三次。


闻君意抱住飞扑过来的罗流萤,柔和的笑着,帮她拿着行李带到已经等候多时的司机车上。


闻君意还未成年,还没有驾照。说起来,闻君意因为年幼家里出事,比江家兄弟都要小,不过幸好他足够聪明。


两人的身影渐渐消失,和罗流萤同一班飞机的少女收回好奇的目光,跟着在一旁等候的管家离开。


“二小姐,先生在车里等着。”


“嗯。”


一进江家,罗流萤丝毫没有身为客人的自觉,因为之前就有打过招呼,所以闻君意早早的就帮罗流萤整理好她的房间——罗流萤只允许闻君意整理。


“我的房间在你旁边,如果你有什么需要的话,随时来找我。”闻君意难得对人这么温柔,是发自内心的温柔。


对他来说,江家兄弟收留他,他留在江家是为了报恩。他实际上根本不在意江家兄弟怎么看他,他只需要听从兄弟二人的话,满足他们的要求,帮助他们得到江家本家的产业,然后离开。


罗流萤算是为数不多比较单纯的人,或者说是比较直白,哪怕只是对于他。


不过这没关系,他并不在意。


罗流萤打量着闻君意为她整理的房间,十分合她心意,又透露着闻君意本人的风格。简单,温和。处处透露着对她细心的照顾。


罗流萤躺到床上,闻着柔软床铺的清新的阳光味道,笑了。

……


一个月匆匆过去,闻君意在这一个月里着手帮助江远影处理了不少他留下来的烂摊子,“小跟班”这样的称呼仿佛被坐实。或许是江空尽看不下去闻君意这样的人才被大材小用,处理那些不痛不痒的小事,他开始要求闻君意替他着手处理一些公司的事。


江空尽的科技公司是他个人慢慢打造起来的,刚刚上市,不需要很多员工,但是里面的员工都是高科技人才。


江家兄弟的野心可不仅仅是继承江氏,而是吞并。


“啊~阿意才放假一个月,还要帮江远影处理那些乱七八糟的事,干嘛让他进公司啊!”罗流萤第一个提出来反对。


江空尽只是冷漠地瞥她一眼:“他陪你的时间也够长了,这些事他迟早要上手。”


其实倒不是说江家兄弟有多么信任闻君意,只不过闻君意对于他们来说最值得信任,况且闻君意表现出来的忠诚让他们觉得可以。


闻君意没有什么不满,他只是觉得这是他应该做的。


“没关系,我会抽空陪你。”


一直没说话的江远影听到这句话,冷哼一声。

阿寞Scattered

春节快乐。

磕点帅哥阿白妖神卟。✧٩(ˊωˋ*)و✧

春节快乐。

磕点帅哥阿白妖神卟。✧٩(ˊωˋ*)و✧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