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小精灵

45.8万浏览    3505参与
叫我小精灵要谦虚EL

【法小】逃离乌托邦

*现背 勿上升真人 ooc

*反乌托邦


“我那荒诞无稽的青春,身边总有一个他。”


酷暑六月。


孙权在燥热的出租屋被电话声叫醒,简陋的房屋空调吱呀吱呀地叫着,显然并没有什么作用。


他烦躁地接起电话  “谁啊?”


“……”


听对面毫无响应,孙权便把手机移开耳朵,看了看备注信息。“怎么了小老师?说话啊倒是,大热天烦的来。”


“你昨天那些话是什么意思”


“什么什么意思?”


“没事了”


。。。电话挂断


“这人有病吧,大早上发什么疯。”孙权烦躁地捋捋头发,把手机扔到床上,然后把整个人也埋进被子,...

*现背 勿上升真人 ooc

*反乌托邦


“我那荒诞无稽的青春,身边总有一个他。”



酷暑六月。


孙权在燥热的出租屋被电话声叫醒,简陋的房屋空调吱呀吱呀地叫着,显然并没有什么作用。


他烦躁地接起电话  “谁啊?”


“……”


听对面毫无响应,孙权便把手机移开耳朵,看了看备注信息。“怎么了小老师?说话啊倒是,大热天烦的来。”


“你昨天那些话是什么意思”


“什么什么意思?”


“没事了”


。。。电话挂断


“这人有病吧,大早上发什么疯。”孙权烦躁地捋捋头发,把手机扔到床上,然后把整个人也埋进被子,“我昨天?说什么了?是真烦…”



另一边的陈峥宇挂断电话后整理了发型,对着镜子看了看,肿得不成样的眼眶充满红血丝的双眼和发黑的面庞着实是让人不忍直视。陈峥宇洗了把脸,扣上帽子出了门。


“药又吃完了?” “嗯” 他的心理医生小刘早已习以为常但还是有点对他担心,他早对陈峥宇这个顾客熟悉了,这个药剂要再小一点恨不得都要天天来。“你真的要注意身体,有什么比身体重要?” “谢谢我没事”


抑郁症早已伴随他多年,早已成为了他生活中的一部分。他认识孙权十年,暗恋了他十年,这种微弱的爱意一直埋藏在自己心里。陈峥宇不会奢望孙权爱他,他知道永远都不可能。


那份爱是怎样被自己看清的呢?可能是大家起哄围着自己时本该大大方方却红了脸时?还是平常不经意的正常肢体接触却感觉皮肤发烫时?或者是孙权让自己穿女装自己却丝毫没拒绝时?更或是说可能是被兄弟们用起哄说自己喜欢男生而自己忘记了反驳时。陈峥宇自己也不知道。


他只觉得这份爱是不该公之于众的,这份爱在自己看来是肮脏不堪的,所以即使是十年好朋友,在他拿到抑郁症确诊病例时还是没有勇气告诉孙权。他选择了藏在了抽屉的最下面,好像伤痕累累的他随着那病例锁了起来。


那颗心终于从高空中坠落到了地平线, 无需自救,因为陈峥宇已经清楚地听见自己落地时粉身碎骨的声音。


昨天的电话是孙权打来的,陈峥宇像往常一样接起了电话,只是不同的是孙权愣了好久才开始断断续续说话。


“我喜欢你。”


“…?”陈峥宇此刻堪比那磐石,完完全全愣在了原地,他忘了自己身处何地,忘了自己该说什么,甚至忘了做出反应。


“喂喂喂?能听见吗”


“你喝醉了。”没有带质疑,也绝不是疑问句,十分肯定,千分肯定,万分肯定。至少,在他陈峥宇心里是这样。


“我没喝醉,不是我没喝酒,你同不同意啊?给个准话啊,怎么还欲擒故纵啊小老师?”


“你喝醉了。”陈峥宇又重复了一遍,便迅速挂打了电话。这句话他想象过无数次,但只是幻想。但当这句话真的摆在他耳边时,他却退缩了,他不是个勇敢的人。他想躲起来,避开带有爱意的的目光,避开世俗的批判,避开父母的羞辱指责,避开众人的肆意的谩骂。


陈峥宇想躲起来,躲到一个只有自己的地方,可是还是希望身边有他,有他的地方,不管怎样都是天堂。


不会有了,这辈子不可能了,陈峥宇无时无刻在心里否定自己。下辈子可能是等不到了,希望这辈子能有一个女孩子替自己好好的爱他,爱他一辈子,永远不辜负他。


他的朋友们也不止一次劝过他,每个人的人生只有一次,大胆追爱,有什么不敢做的,有什么不敢说的。来人间一趟都不容易,要见见光亮,找一个属于自己的乌托邦。


乌托邦?在他的记忆里未曾了解的禁词,陈峥宇并不是对于这不感兴趣,而是他觉得这种东西,并不属于自己。在所有人印象中,自己永远是明亮的小太阳,厂牌中最亮眼的小公主。总能够照亮别人,他自己心里知道自己泥泞肮脏和不堪,无人不爱小公主,但也没人会爱真正的小公主。乌托邦什么的并未限制他为难自己,甚至还进一步把自己推进了自己营造的压抑包围圈。


黑暗中的我怎么配把光亮中的你一同拉下泥潭呢。


陈峥宇最会隐藏自己,甚至可以说没有人见过真正的陈峥宇。他在接到电话的瞬间不知为何有的不是欣喜与内心悸动,而是感觉到了羞辱感。可能是从小一直被身边的所有人说喜欢同性就是异类。更可能是因为在他第一次跟父亲坦言自己喜欢男生时的那一巴掌。他最庆幸的事是,他没说出他心悦的对象—和他即将一起北上打拼的好兄弟孙权,不然自己的爸爸应该会即刻冲到他家找人,这件事到现在陈峥宇还是会庆幸。幸好没有说出去,幸好爸爸没有知道自己喜欢的人,幸好没有被拆散。幸好,你还能在我身边。


世间幸福的人有很多:有在异地恋数年终于在机场飞奔向爱人的人;有一年奔波劳碌终与父母团聚的人;有历经生离死别最终在漫天风雪中取暖相拥的恋人;还有在你身边的我。


面对这次的那通电话,他还是没有勇气迈出自己的第一步。少年时伙伴的孤立唾弃与父母的不理解成为了他奔向爱人道路上的一大绊脚石,陈峥宇从没奢望着有朝一日能像普通恋人一样名正言顺的与他相拥,大大方方的站在他身边跟全世界分享说这是自己的恋人。所以他宁愿保持现状揣着明白装糊涂也不要去打破现状,如果失去孙权,他在这个世界上真的没什么可留恋的了。


他是他在这个世界生活的唯一动力。


何曾几时,陈峥宇总会想起他们相遇的那一天17岁的公交车上。他虽说当时自己也是个朝气蓬勃的少年,但是当他见到孙权的那一刻,捕捉到了他身上的少年气息,并深深为之吸引。是他当时对他说你比我小两岁,你就是我的弟弟了,以后我保护你,放心吧在我这里不用长大。太晚了,太晚了,他想。我也想在你这做一辈子的小孩,但是我已经长大了。如果我把过去所有结成疤的伤口揭开给你看的话,就算是什么都不怕的你,也会避之不及的吧。


所有的精神上肉体上伤痕都是自己一步一步迈向未来的过程中被上天赐得的。经历过正常人无法忍受的苦难,拼命求生才成长为现在的小精灵,成为了现在可以给予他人阳光快乐的小精灵。


成长是无声的,但是成长的痛是盛大的。


今年上海的夏天格外的炎热,但是傍晚的霓虹灯依旧明亮,明晃晃地照着工作直到凌晨才下班回家的人们。站在天台旁的陈峥宇俯瞰着上海城的灯红酒绿,感受到了这座城市的繁华,感受到了自己的孤独。


鬼使神差地,他拨通了孙权的电话。电话很快就接通了“喂陈峥宇,你怎么回事的呀今天,是有什么事吗?你快说话呀,我今天都快急死了,给你打那么多电话都不接”


“你说…这个世界上真的有乌托邦吗?”


孙权察觉到了陈峥宇语气不对“你怎么了?昨天我是真心话的呀你不信,今天刚睡醒大脑死机没想起来,你在哪?我现在马上去找你,别做傻事呀小老师!!”

……


“没你我也不活了。”


在听到这句话的那刻陈峥宇是愣住的,他没有想到孙权会说出这样的话。情急之下的安慰也好,真心的话也好,都变成了拉回他最后理智的一双手。在电话中孙权循序渐进地引导下,陈峥宇终于报出了自己所在地点,孙权即将来找他。


其实他是不希望他来的。


这个天台见证了太多次他的心情崩溃,陪着他一起掩埋了许多他内心不愿外露的秘密,也见证了无数次他发病的模样。


孙权不出一会儿就赶到了天台,在看到陈峥宇平安无事小小的一只蹲在天台的角落时,终于放下了心中的不安。鬼知道他这一路上开车速度有多快,他怕自己的小孩就会做出伤害自己的傻事。他飞奔过去抱住墙角的陈峥宇“你干什么傻事啊陈峥宇,你知道你自己在干嘛吗?” “知道,我怕玷污了你,所以你不要管,也别插手。”


“为什么不管?我喜欢你啊,你难道不喜欢我吗陈峥宇?说出一句喜欢很难吗?” 被戳中心事的人总会带有胆怯,陈峥宇慌乱地挣脱了他的怀抱,便起身要走。孙权见状一把拉住了他,“干嘛呢陈峥宇,有没有意思啊你?平时不是挺能说的吗?你拿出跟那些朋友说暗恋我十年的那股劲出来啊,该说的时候怎么就不说了?”


被死死抓住胳膊的陈峥宇愣在原地,这件事到底还是被发现了。但是陈峥宇他有私心,为了自己的爱人能好好生活,不像自己一样经历那些恶毒的言语,接受那些漫天的辱骂,他第一次鼓起勇气对孙权说出了违背了自己的内心话。


“可是我不喜欢你。” “……?你有病吧陈峥宇你他妈不喜欢老子,狗喜欢老子对吧,你一个大男的这会儿唯唯喏喏了?你有什么不敢说的啊你,你那些日记本里的东西我都看了,你也为自己想想啊,暗恋十年没结果你不遗憾吗?”孙权看向小精灵的眼神中充满了质疑与不解。


十年,他还记得是十年。可能情绪是累积的,在此刻听到这番言语后,陈峥宇似乎把这十年以来的委屈都一股脑倾泻了出来。


“我一个大男人?是,我是个男的,你还记得我是个男的?你喜欢我又怎样?我们在一起是不会有结果的,要承受的流言蜚语太多了孙权,不是你想象的那么简单。我们已经都是成年人了,要为自己的事负责,已经过了儿戏的年龄了。”说到这,陈峥宇把头扭向了一边“你走吧,咱们就都当今天什么事都没发生过”


“什么都没发生过?我昨天那些话让狗给听了是吧?陈峥宇,你可真他妈是个人,你能不能真正的表达一下自己的感情啊,十年了还不够你放下你的戒备心吗?”


这两天经历了这么多的事陈峥宇早已身心疲惫,到现在又被自己暗恋对象知道自己暗恋了他十年,他干脆一不做二不休,用沙哑的嗓子几近是吼出了自己的心事


“我有抑郁症,我不是正常人,别再和我接触了求求你,不然你也会被我的负面情绪感染的” 可能是隐藏这么多年的心事一下子喊出显得有些仓促,陈峥宇的语调染上了哭腔,眼底早已猩红一片。


但是和他预料中的反应不同的是,孙权并没有什么太大的反应,他以为是孙权接受不了这一事实一时间愣在了原地,便重复了一遍“我有抑郁症,你还敢喜欢我吗?” “有什么不敢的” 这次他的回答干脆利落。


“我喜欢的是你这个人,是各种心情各种性格的你,是台上活蹦乱跳阳光明媚的小精灵,也是穿上女装后媚眼如丝的小公主,更是现在愿意跟我袒露情绪陪伴着我的陈峥宇” “总而言之,不管你怎样,我都会喜欢你。” 


陈峥宇哪里见过这种场面,要知道这个场景是他做梦都不敢梦见的,但是现在却发生在了现实当中,并且自己暗恋十年的人正在不到半米的对面向自己告白,好一个不真实。这就是他们口中的乌托邦世界吗?


陈峥宇就着自己满脸的泪水瞪大眼睛又质疑一次“你真的喜欢我吗?” “喜欢,非常喜欢。” “那你不害怕我吗?” “不害怕。” 孙权见陈峥宇仍做着内心斗争呆呆的愣在原地,有点被他这副可怜巴巴的模样可爱到,双手托住陈峥宇的脸帮他擦去了泪水。


“所以可以给我一个名分了吗?我的小男朋友?”在说话的同时陈峥宇被拥入了有安全感的怀抱中,到现在他还没有反应过来,只觉得自己很幸福,这种激动的情绪是他从前从未拥有过的。


“能。”在得到小男友满意的回复后孙权更加抱紧了自己的宝贝,生怕别人偷走。陈峥宇也逐渐平复了情绪,“你什么时候喜欢上我的?” “嗯…不好说,但是我可以告诉你我什么时候发现自己喜欢上你的” “什么时候?” “看到你抑郁症确诊病例的时候,你那天出门着急,我看你门没关就进去了,发现你抽屉忘锁了就看见了。那时我的第一感觉竟然是害怕失去你,不是好朋友的那种怕离别,是时时刻刻希望都有你,没你不行。我才知道那是爱,不是亲情,不是友情,是最纯粹的爱。” 


“我很抱歉没有陪你经历你的过去,没能保护你。但是从今以后,我不希望你再受到一点伤害。乌托邦什么的在我心里并不重要,那毕竟是虚无不切实际的,我想真正的保护你,陪伴你一辈子。只要有你在,让我去哪我都愿意。”


陈峥宇是真的被震惊到了,自以为隐藏的很好的秘密居然早已被发现,自己还一直胆小不敢开口,想想真是笑话。自己暗恋了十年都未曾说出一句喜欢,但是孙权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摸清自己的心意,并且直接表达出来,这是自己未曾拥有过的勇敢。陈峥宇从前一直认为自己不善于表达,到现在他才发现那是只是还没有遇到那个完全可以托付的人罢了,不过现在他陈峥宇有了,那个人就是他用十年青春去喜欢的人,并且现在就在眼前。他决定改变自己,大胆表达,不留遗憾。


“我也爱你,我的男朋友。”


其实乌托邦世界在大部分成年人眼中的地位不是很高,但总有一小部人愿意相信。但孙权不会,他带着陈峥宇一起逃离虚无缥缈的乌托邦,去面对自己的情感与内心。


陈峥宇以为是孙权救了他,实际上也是陈峥宇救了孙权。他们都是彼此的一束光,都是彼此在人间的最后一份期望。


少年没有乌托邦,心向远方自明朗。




————————————————————


END





四季不是4G

[法小]健身事故

#灵❌健身房教练权

#车车,全文见评

关键词:强迫,dirty talk


1


不妙,陈峥宇觉得非常不妙。


2


就在五分钟前,他还抱着哑铃,一脸痛苦面具地靠在墙角,发誓自己这辈子再也不去健身房了。

而现在一双手正轻轻地搭在他的屁股上,拍了拍,"用力点啊,陈峥宇同学。"


这双手的主人属于他的私人健身教练——孙权。虽说是他的健身教练,但陈峥宇身为健身房在逃公主,虽然买了卡之后续签了好几次,但几乎没怎么见过他。


他总觉得孙权像是在占他便宜,但又不能直说出来。毕竟哪有男人会这么自恋啊。......


#灵❌健身房教练权

#车车,全文见评

关键词:强迫,dirty talk








1


不妙,陈峥宇觉得非常不妙。






2


就在五分钟前,他还抱着哑铃,一脸痛苦面具地靠在墙角,发誓自己这辈子再也不去健身房了。

而现在一双手正轻轻地搭在他的屁股上,拍了拍,"用力点啊,陈峥宇同学。"


这双手的主人属于他的私人健身教练——孙权。虽说是他的健身教练,但陈峥宇身为健身房在逃公主,虽然买了卡之后续签了好几次,但几乎没怎么见过他。


他总觉得孙权像是在占他便宜,但又不能直说出来。毕竟哪有男人会这么自恋啊。


他只好摆正姿势,寄希望于刚刚只是自己的错觉。


然而还未等他放心,一只手便顺着衣角滑入了衣内,顺着他不盈一握的纤腰,指腹细细摩挲着他腰腹的肌肤。

"我…我要回家了。"


陈峥宇站起身慌忙朝外走去。


还未踏出几步,就被一双手从背后摁在了墙壁上,冰凉的墙壁贴着他的侧脸,身后是炽热的温度。


孙权反扣住他的手,从背后接近,下巴抵在陈峥宇的肩头,说话时的呼吸尽数喷吐在脸侧,顺着脖颈往领口钻,又痒又热。


"别急着走呀。"


"滚…滚开!"因为害怕,陈峥宇控制不住地战栗,竭尽全力反抗着身后的男人,却如蜉蚍撼树,被牢牢压制在角落。


孙权顺着他挣扎的力度让他转过身。


纤细的手腕被孙权一只手扣在头顶上,膝盖顺势抵在小精灵两腿之间,让本就站不稳的少年被迫坐在他的腿上。


FR_米老头

兄弟萌宣群辣宣群辣!!!


大家看好群规!疫情期间先做核酸展示绿码后进群!


本群主由于上学和一些不可抗力原因经常不在线 请谅解!


法小群就多聊一些关于cp的话题 不要乱说话乱骂人 闲聊当然可以 大家都特别peace!


反正可能这回是最后一次宣了(实际还有下一次)


来了就是好兄弟好铁子!欢迎大家~

兄弟萌宣群辣宣群辣!!!


大家看好群规!疫情期间先做核酸展示绿码后进群!


本群主由于上学和一些不可抗力原因经常不在线 请谅解!


法小群就多聊一些关于cp的话题 不要乱说话乱骂人 闲聊当然可以 大家都特别peace!


反正可能这回是最后一次宣了(实际还有下一次)


来了就是好兄弟好铁子!欢迎大家~

快乐人汀子

【论坛体】【幻花】我发现我队友暗恋我怎么办(5)

L304

oh my god

L305

咋了👂🏻

L306

👂🏻

L307

👂🏻

L308

👂🏻

L309

来了来了,我是在医院工作嘛,然后我刚刚在摸鱼,突然有人走我面前问我这里有没有卖炸鸡的我的天我当时真想抬头骂这个人,但是我出于职业操守,我挂着微笑抬起头,我!居!然!看!到!了!马!队!

L310

什么运气我的天

L311

慕了

L312

还没完呢然后我微笑着和他说没有他就一脸苦恼的走了。然后我去巡房的时候碰巧又看见他,不小心听到他在里面道歉说什么,北子哥对不起这里没有炸鸡不要生气来抱抱抱。。。。。。

L313

他两...

L304

oh my god

L305

咋了👂🏻

L306

👂🏻

L307

👂🏻

L308

👂🏻

L309

来了来了,我是在医院工作嘛,然后我刚刚在摸鱼,突然有人走我面前问我这里有没有卖炸鸡的我的天我当时真想抬头骂这个人,但是我出于职业操守,我挂着微笑抬起头,我!居!然!看!到!了!马!队!

L310

什么运气我的天

L311

慕了

L312

还没完呢然后我微笑着和他说没有他就一脸苦恼的走了。然后我去巡房的时候碰巧又看见他,不小心听到他在里面道歉说什么,北子哥对不起这里没有炸鸡不要生气来抱抱抱。。。。。。

L313

他两真的没有在一起吗。。。。

L314

真的没有吗

L315 雷电法王

。。。

L316 47

。。。

L317 中国boy超级大基佬

。。。

L318 嘉兴木村拓哉

。。。

L319 嘉兴木村拓哉

那是你们没见过更离谱的

L320

说来听听

L321 嘉兴木村拓哉

就是上次在医院嘛,然后当时北子哥乱凶我们一直在被他骂也不敢还嘴,然后某幻来了把他一把

L322

怎么不说了

L323

?????

L324 中国boy超级大基佬

某幻把他拖走了那我就说完吧某幻当时就小跑进来把北子哥一把抱住啧啧啧然后北子哥就不说话了啧啧啧

L325 雷电法王

切。。。。。。

L326 嘉兴木村拓哉

L327

老婆你好惨

L328

确实

L329 楼主

小老师下次请你不要说话了

L330 嘉兴木村拓哉

L331 中国boy超级大基佬

什么弔图,偷了

L332

话说小花已经在医院躺了一个多星期了怎么还不出来

L333 雷电法王

别说了还不是某幻搞得

L334

是我想的那个“搞”吗

L335

emmmmm怎么不是呢

L336

这么刺激的吗你们

L337

你们玩的还挺花嗷

L338

oh my god我是不是听到了什么不该听的

L339 楼主

?

L340 楼主

@雷电法王 出来解释

L341 雷电法王

哎呀你们一个思想怎么这么龌龊!

L342 雷电法王

其实就是花少北想吃各种忌口的然后某幻还会帮他偷渡一点进来就导致他的伤口迟迟好不了

L343

还真是某幻搞得

L345

确实

L346

你舅宠他爸!

L347

你舅宠他爸!

L348

你舅宠他爸!

L349

你舅宠他爸!

L350

你舅宠他爸!

L351

笑死大牙妈妈问我为什么在床上扭成一条蛆

L352

监控开个美颜楼上的姐妹

L353

笑死大牙我也是

L354

楼里的姐妹精神还正常吗

L355

可能不太正常了

L356

我一开始想的是浅磕一口

L357

现在嘿嘿嘿嘿

L358

L359 嘉兴木村拓哉

L360

L361



浪漫无期

🐴

整理了一下我大学自学的ps修图和pr视频剪辑的教程,网盘满了,删了的话很浪费,毕竟自己当时学习的时候是很用心的,如果需要的,扣一留私信发给你 ​​ ​​​😁

整理了一下我大学自学的ps修图和pr视频剪辑的教程,网盘满了,删了的话很浪费,毕竟自己当时学习的时候是很用心的,如果需要的,扣一留私信发给你 ​​ ​​​😁

monody.

他说

by:monody.

请勿上升

圈地自萌

—————————————————————

(小精灵视角)


他说,“你是女孩子吧?”


他说,“你好可爱。”


他说,“你gay的来。”


他说,“我好想你。”


他说,“我喜欢你。”


他说,“为什么你看不出来...”


他说,“我们在一起吧。”


他说,“今天不是愚人节。”


他说,“你离我近一点。”


他说,“别离开我。”


他说,“你重要的来。”


他说,“我们会在一起很久很久。”


他说,“我们还有很多个十年。”


他说,“我没有生气。”


他说,“你烦的来。”


他说...

by:monody.

请勿上升

圈地自萌

—————————————————————

(小精灵视角)


他说,“你是女孩子吧?”


他说,“你好可爱。”


他说,“你gay的来。”


他说,“我好想你。”


他说,“我喜欢你。”


他说,“为什么你看不出来...”


他说,“我们在一起吧。”


他说,“今天不是愚人节。”


他说,“你离我近一点。”


他说,“别离开我。”


他说,“你重要的来。”


他说,“我们会在一起很久很久。”


他说,“我们还有很多个十年。”


他说,“我没有生气。”


他说,“你烦的来。”


他说,“对不起。”


他说,“分手吧。”


他说,“我忘不了你。”


他说,“你真的很重要。”


他说,“我还想和你在一起很多个十年。”


他说,“复合,好吗?”


他说,“我以后再也不会放手了。”


他说,“什么时候才能公开啊。”


他说,“能不能离杨和苏远一点。”


他说,“我爱你。”


他说,“别忘记我。”





麻辣香锅耗儿鱼

从没想过生活会被按下暂停键✨


我陈列的思念寄存在你的展厅见✨


从没想过生活会被按下暂停键✨


我陈列的思念寄存在你的展厅见✨


镜爷只认钱

震惊!小精灵2022宇宙巡演海报竟出现一朵身份不明的拟人向日葵!🤔

震惊!小精灵2022宇宙巡演海报竟出现一朵身份不明的拟人向日葵!🤔

缘木求鱼鱼求木缘599号

【法小】【苏呱】小哥哥(二)

*伪兄弟骨科&叔侄骨科


  “陈峥宇——起床——”孙权推开陈峥宇的房门,蹲到他床边,在自己弟弟耳旁大喊。

  “孙权你烦不烦啊……”陈峥宇正做着在教室里玩扑克牌的美梦,突然有人撕了他手里的顺子,然后大喊出声。他一个哆嗦,猛地惊醒,“你再来几次我就被你吓过去了!”

  “是你自己说的,如果闹钟叫不醒你的话,我随便用什么方式都行。”孙权耸耸肩,拍了拍他的被子,“赶紧的新学期报道了陈峥峥!”

  陈峥宇坐起身,胡乱揉了揉凌乱的头发,在枕头边摸了摸拿起手机,看到有一条新发来的短信。

  “居然还会有人给我发短信……没有QQ吗?”他点进去,看到是备注“妈”的人给他发来的信息:峥峥,...

*伪兄弟骨科&叔侄骨科


  “陈峥宇——起床——”孙权推开陈峥宇的房门,蹲到他床边,在自己弟弟耳旁大喊。

  “孙权你烦不烦啊……”陈峥宇正做着在教室里玩扑克牌的美梦,突然有人撕了他手里的顺子,然后大喊出声。他一个哆嗦,猛地惊醒,“你再来几次我就被你吓过去了!”

  “是你自己说的,如果闹钟叫不醒你的话,我随便用什么方式都行。”孙权耸耸肩,拍了拍他的被子,“赶紧的新学期报道了陈峥峥!”

  陈峥宇坐起身,胡乱揉了揉凌乱的头发,在枕头边摸了摸拿起手机,看到有一条新发来的短信。

  “居然还会有人给我发短信……没有QQ吗?”他点进去,看到是备注“妈”的人给他发来的信息:峥峥,妈妈打算去隔壁省工作了,临走之前想再和你见一面 ,可以吗?

  啧。陈峥宇颇为烦躁地把手机丢到一边,决定暂时不管这条来自他对其抱有复杂感情的亲妈的信息,他下床换好校服,坐到餐桌上用筷子戳着孙笙琴煎的鸡蛋。

  “怎么了?”孙笙琴很敏锐地察觉到他的不对,陈峥宇咬了咬牙,摇头:“没睡醒。”

  孙笙琴略有些担忧地看着他,而孙权则是信了他的话:“所以我说你昨晚干嘛打游戏打到那么晚,还不开灯不敢让我发现。”

  “你怎么知道的?我声音开得那么小!”陈峥宇一下子睁大眼睛。

  孙权咬了口鸡蛋:“你赢了新的一局后就差把床板拍翻了,也就是爸妈在楼上没听到,我可是就在你隔壁。”

  陈峥宇撅嘴,三两下解决了面前的鸡蛋,转身向楼上走去。

  “你去干嘛?”孙权抬起头问,“爸应该还在睡觉。”

  “秘密!”陈峥宇装作没什么事儿的样子回他。

  

  “爸……”他进到房间里,看到陈父已经醒来,正靠在靠枕上看资料。

  “怎么了?”陈父笑着看他。

  “我妈说……她马上去外地上班,想和我再见面。”陈峥宇垂下眸子说。

  陈父皱了皱眉头:“她直接来找你了?……你想去吗?”

  “我不知道。”陈峥宇如实说道,“我也不知道我现在对她是什么感情。好像……又想见她,又不想见她。”

  “那就去见她一面吧。”陈父叹了口气,“她好歹是你妈妈。你也不会一直不见她的。”

  陈峥宇晃了晃脑袋,坐到父亲床边:“那爸你能不能——”他话说了一半,就听到楼下孙权大喊:“陈峥宇——上学要迟到了——”

  他于是快速和他爸挥挥手:“等我回来再说!”然后跑下楼,跳到已经站起身正在弯腰拿书包的孙权背上。

  “哎呦我的腰!陈峥宇你快下去下去……”孙权揉了揉腰,看向陈峥宇,“赶紧拿你书包,走啦!”

  

  陈峥宇没等到“回来再说”,中午放学,孙权去和朋友聊天顺便在学校门口小店吃饭,陈峥宇则慢悠悠咬着从食堂买的手抓饼往宿舍走。他们学校的宿舍楼要从学校出去过马路才能到,而就在等红绿灯时,陈峥宇看到了一个熟悉且许久未见的身影。

  人影越走越近,陈峥宇没选择装作没看见,而是向她走了几步:“……妈。”


  陈峥宇和黄莎面对面坐在饺子馆里,他低着头啃手抓饼,而黄莎皱着眉,似乎在思考如何开口。

  等他解决了那个饼,黄莎才终于开口:“你最近……怎么样?他们对你好吗?”

  “比以前好。”陈峥宇抬头看了她一眼,“他们对我好不好用不着你说。”

  黄莎吐出一口气,直直看向陈峥宇:“峥峥,我知道你不想和我多说,我也不纠缠你,妈妈只是想说……没有血缘关系的人永远不会无缘无故对你好。你爸爸的权势和身家我相信你也看在眼里,可他那位新老婆不过是个幼教,你觉得,两个几乎没可能认识的人是怎么走到一起的呢?靠你爸爸的奇遇,还是靠孙笙琴?

  “你觉得,孙笙琴对你好,真的是对你好吗?峥峥,也许你对妈妈的记忆,一直是妈妈骂你,我承认,这是我的错,我向你道歉,对不起。但是峥峥,妈妈只是希望你能更有力量地长大,只是用错了方式。可孙笙琴呢?话说得重一点,孙笙琴是希望你快乐且努力地一点一点成长,还是……?”

  “也许你已经忘了,但是,其实孙笙琴是你的幼儿园老师。”

  陈峥宇正打算出言反驳,闻言愣住。这句话单独拎出来也许没什么问题,但放在话里就引人深思。难道……

  黄莎看了看他的神色,接着说:“妈妈不是在挑拨离间你们,妈妈只是想……让你过得好一点。我走了,峥峥,你好好想一想,妈妈永远爱你。”

  

  陈峥宇和孙权一起回家的路上,一直低着头琢磨这句话。不会……无缘无故对我好吗?他侧过头看了眼孙权,这人因为看出来他心情不好,所以一直尝试着逗笑他,刚刚发现他无动于衷之后才消停。

  从学校回家的路只用走十分钟,但陈峥宇却觉得今天这条路格外漫长,他好像想了很多很多事情。他想到每次有好玩的东西好吃的东西,孙阿姨和孙权永远是第一时间想到他,孙阿姨盛饭时第一碗永远是他的,他不高兴时孙权永远能察觉到并且逗他开心。

  这些……难道真的会无缘无故就发生吗。陈峥宇想,如果说孙权是和他建立友谊的话,那孙阿姨是为什么呢,第一次见面就抱有极大善意地对他好,之后的每天都似乎把自己放在她亲儿子之前,如果说没有所求的话,似乎是有些说不过去。

  可是,孙阿姨是那么善良的一个人,难道就不能是她看自己和妈妈分开,于是要补给自己母爱吗?

  对了,妈妈说孙阿姨是自己的幼儿园老师。陈峥宇忽然想起这一点,又想起妈妈那时有些飘忽、有些不甘的眼神,倏地有了个猜测。那个猜测一但被证实,那么孙阿姨就会是……就会是拆散他爸妈的罪魁祸首。

  陈峥宇又看了一眼孙权,眉头皱得更紧,他扭了扭脖子,快步向前走,惹得没反应过来的孙权小跑几步才跟上。

取 向 狙 击

【法小】非典型糖恐

甲之蜜糖,乙之砒霜

高考完写给法小的第一篇

他们太真了,我磕拉了

同人原则,不要上升正主!不要上升正主!不要上升正主!

什么鬼设定,我自己都看不下去了

我流细水长流小美好,愿喜

正文

1.

孙权有糖恐,学术名 糖精恐惧症,具体症状表现为他对于人工糖精有生理上的排斥反应。

但是反观小精灵,又是另一片天了。陈峥宇是个天性可爱的男孩子,像个天真烂漫的小孩儿,自然喜欢糖,用他自己的话来说,开心了就吃糖,不开心了也吃糖,无聊了也吃糖。

就是这么两个十分不相似又十分相似的人,他们是一对十年情侣。

2.

知道的人都漫不经心的说:“简单,这叫互补喽。”

但是只有他们彼此清楚...

甲之蜜糖,乙之砒霜

高考完写给法小的第一篇

他们太真了,我磕拉了

同人原则,不要上升正主!不要上升正主!不要上升正主!

什么鬼设定,我自己都看不下去了

我流细水长流小美好,愿喜

正文

1.

孙权有糖恐,学术名 糖精恐惧症,具体症状表现为他对于人工糖精有生理上的排斥反应。

但是反观小精灵,又是另一片天了。陈峥宇是个天性可爱的男孩子,像个天真烂漫的小孩儿,自然喜欢糖,用他自己的话来说,开心了就吃糖,不开心了也吃糖,无聊了也吃糖。

就是这么两个十分不相似又十分相似的人,他们是一对十年情侣。

2.

知道的人都漫不经心的说:“简单,这叫互补喽。”

但是只有他们彼此清楚,无论是蜜糖还是砒霜,都是他们给彼此的破格。

法老喜欢健身,碳水化合物的摄入要计量清楚,这就给他远离糖精提供了合理的理由。

有时候他也会不理解,小精灵健身十分随意,自然也不注意摄入的糖量,吃下去的糖被消化转化变成糖原,到了小精灵的脸上变成恰到好处的软肉,却没有一点点的多余,反而让他看着就像个17.8岁的大男孩,是独属于小精灵的灵动,任何一个人都模仿不来。

3.

因为小精灵,法老总是随身在兜里或者包里装上几颗糖,虽然他恐糖,但是这跟他随身带着糖不冲突。

有时候朋友间的聚会是禁烟场所,有人烟瘾犯了,法老总是随意从兜里一摸,就给那人丢了颗糖过去,然后挠挠头解释说是哄自家小孩用的。

在场的人心知肚明,脸上浮现出懂得都懂的笑容,再来两句烂玩笑,就让事情这么过去了。

4.

在一起那么久,难免会吵架。

一开始是开玩笑的打闹,但是这两个人脑回路清奇的一致,总是吵着吵着就发现事情越来越不对,越吵越大,总会落得冷战的场面。

小精灵蜷着腿把自己窝在沙发里,任由猫猫和自己疯狂贴贴也一动不动。他撅着嘴,越想越委屈,最后眼睫毛上无声的挂上了两颗泪珠,接着就开始啪嗒啪嗒的砸在沙发的棉布上。

法老叹口气,伸手去捞小精灵,他的手一碰到小精灵,小精灵就会炸毛,猛地一甩手,然后把头埋进胳膊里,接着无声的掉眼泪。

孙权任他打闹,但是还是把他按在自己怀里。他往小精灵的手里塞了一颗糖。小精灵也不拒绝,只是手里紧紧攥着糖。他摸着小精灵脑袋后的长头发,安抚猫一般。他的大拇指轻轻隔着几根发丝,慢慢磨损着小精灵的后颈脖,一下一下,一下一下。

最后小精灵动了一下,法老轻声问:“还气吗?”

小精灵闷闷的答:“不了。”

然后,小精灵抬起头,张开手,低头看着掌心已经软了的糖,他说:“化了…”

法老按住他的手说:“化了就换一颗。”

“你一点都不喜欢我”法老收到闷声闷气的回答,他在小精灵的手心里拨弄着那颗化了的糖,像哄孩子一般蜻蜓点水:“我要是不喜欢你就不会给你吃糖了。”

小精灵又动了一下:“那,你喜欢我。”

“对,喜欢。”

我不喜欢糖,但是我喜欢吃糖的你。

5.

在他们还没有在一起但也聊的挺熟的时候,小精灵发现了法老不爱吃糖这件事。

那时还在嘉兴。

“孙权,你不爱吃糖。”语气笃定,仿佛这是只有他发现的秘密,但是确实是除了爸妈外只有小精灵知道的秘密。

“不爱吃就是不吃喽。”法老漫不经心的轻瞥了他一眼,法老的手里横着一根小精灵塞给他的棒棒糖,俗套的草莓味,他大拇指和食指架着糖,迟迟没有宣布那颗糖的去向。

小精灵盯着法老手里的糖,嘲讽道:“孙权,你嘴老的来。不吃给我。”他一边笑,一边伸手去捞法老手里的糖。

法老回过神,把糖攥在手里“谁说我不要,小老师,烦的来。”

小精灵眨巴两下眼睛“那你吃给我看。”

法老晃神,等他再低头看时,手里的糖已经被剥开了糖纸。

就是那么一瞬间的事,小精灵突然低头,叼住法老手里的糖。

“唉…唉唉唉!?小精灵?!”法老嘴里神神叨叨,目送着小精灵叼着棒棒糖跑远。

小精灵跑开了三五米后回头,把糖举在手里,冲法老挥挥。

凌晨三点的路灯下,粉红色的糖一闪一闪,像天上的星。

“你不吃糖,那么,把你所有的糖都给我吃啊!”他把右手放在嘴边做喇叭状,大声吼着。

法老没有停顿。

“好!”

接着,他甩开了外套,去追扭头想要跑走的小精灵。

6.

法老收到了一束花。

rapper收到花正常。

但是跟闹人似的,那束没有名字没有卡片的玫瑰里夹着不少星星纸的棒棒糖。

小精灵坐在他旁边,饶有兴趣的看着法老皱着眉拨弄那把棒棒糖。

“小老师。”

“?”

“你弄的。”

“哇,你怎么会这么想啊!”小精灵托腮看着他,嘴里捧读着恼羞成怒的害羞的台词,实际上他脸上笑容灿烂,完全没有被抓包的自觉。

“喝酒吗?”小精灵冲抱着花束的法老晃晃杯子,眼里亮闪闪的,像狩猎的猫咪。玻璃杯里是玫瑰荔枝的调制酒,杯口十分心机的贴着一篇薄荷叶。

法老没说话,他知道那杯酒里是糖精,荔枝的果甜和玫瑰扑朔迷离的味道。

这段时间他很累,忙着工作,忙着人际交往,忙着应付网络恶评。

小精灵说他或许可以放松一下,比如,吃颗糖。

他知道那意味着什么。

酒局结束,法老和小精灵并排下楼离开了酒吧,法老一手牵着小精灵,一手拿着玫瑰。

街边早就没有什么人影,也是,凌晨三点多,标准的熬夜时间好吗,bro?

他给手机解锁,准备打车回去。

突然,小精灵夺过玫瑰,随意扔进了垃圾桶里。

他踮起脚,蜻蜓点水,在法老的嘴上轻啄了一下。

法老顺势加深了那个吻。

垃圾桶里的玫瑰花也略凋零。他的嘴里满是荔枝的果甜和玫瑰馥郁的花香,唇齿间是甜,回味起来是薄荷叶的清爽。

如果世间所有的糖都如同这般,未必不是一件好事,或许,他会爱上吃糖。

法老有些分神的想。

哪怕世间所有的糖都索然无味,但是小精灵大可以做他带有甜度的only one。

他们就这样,会一起走的很远。

【完】

谢谢观看!

闺蜜手作
小伙伴玩捉迷藏消失不见,白雪求助小精灵寻找,小伙伴去哪了呢?
小伙伴玩捉迷藏消失不见,白雪求助小精灵寻找,小伙伴去哪了呢?
三百有点倔
啊~这个小精灵竟然是我捡来的(美滋滋~)
啊~这个小精灵竟然是我捡来的(美滋滋~)
汉jio排
-陪我也留在这擦拭摩天大楼的玻...

-陪我也留在这擦拭摩天大楼的玻璃,

看窗外一栋栋的乐高模型,

也许还能看到你。-

-陪我也留在这擦拭摩天大楼的玻璃,

看窗外一栋栋的乐高模型,

也许还能看到你。-

是珂不是可

去年冬天,同样的季节,只是多了白雪。陈峥宇在雪停的夜里心想,大概是孙权的灵魂踩住了冬天的尾巴不想让它离开,想陪伴他度过最后一个漫长又缠绵的冬天。


  陈峥宇住的城市是没有雪的,它太偏南了。这里的水露即使在冬天也不具备凝结成雪花的勇气。是孙权带他来到了白雪皑皑的北方。


  陈峥宇不记得孙权停止呼吸的时自己是什么表情,只记得他躺在医院的病床上,呼吸变得越来越沉重,皮肤白的透明,能够看见静脉淡漠的清灰。

  孙权有过回光返照,那时候孙权还坐起来,没有吊点滴的左手拉着陈峥宇的右手给他讲太平洋里的鹿角珊瑚。它们很漂亮也很脆弱。......

去年冬天,同样的季节,只是多了白雪。陈峥宇在雪停的夜里心想,大概是孙权的灵魂踩住了冬天的尾巴不想让它离开,想陪伴他度过最后一个漫长又缠绵的冬天。


  陈峥宇住的城市是没有雪的,它太偏南了。这里的水露即使在冬天也不具备凝结成雪花的勇气。是孙权带他来到了白雪皑皑的北方。


  陈峥宇不记得孙权停止呼吸的时自己是什么表情,只记得他躺在医院的病床上,呼吸变得越来越沉重,皮肤白的透明,能够看见静脉淡漠的清灰。

  孙权有过回光返照,那时候孙权还坐起来,没有吊点滴的左手拉着陈峥宇的右手给他讲太平洋里的鹿角珊瑚。它们很漂亮也很脆弱。

“如果好起来的话我就带你去看看吧。”孙权笑着说


陈峥宇看着他手背上密密麻麻的针孔,听他为自己规划未来却对孙权自己的存在只字不提,不由得就掉了眼泪。

  那时孙权的病床前总是插着几只向日葵,陈峥宇问他为什么,他也只是笑笑。


  后半夜的孙权又开始疼了,还没有等陈峥宇反应过来,他已经被推到了抢救室。

  医生说孙权已经撑得够久了,癌细胞已经掏空了全部的生命力。

   

  陈峥宇听见自己的心脏传来一种细微的撕咬声,一点点吞噬他的血肉让他感知钝痛和凌迟。冰冷的“节哀”二字带来的痛苦让他几乎只撑不住自己的身体,抑制不住地失声痛哭起来。

 

事后一个星期,他不愿接受事实。回到家时看到墙壁上排列整齐地贴着以前他们的相片,仿佛一切就在被时光掩埋的昨天,那样不可一世,刻骨铭心。陈峥宇回忆着他和孙权的点点滴滴,或深或浅,或明或暗,渐行渐远。


  熬过严冬后盛夏时他来到海边,孙权说过自己不喜欢古板的墓葬,陈峥宇索性就把他的骨灰撒向神秘幽静的大海。



“孙权,你还好吗”他极度压抑着自己哽咽的声音


海边浪花如潮,无人应答。


他一步步走向大海,手里紧握着一束向日葵。


“想我了吧,我去找你了啊”


一缕夕阳落下,几只海鸥低飞,展翅,回转,似在寻找当年那方晴朗天空。之后他们的城市很少有暴雪,只是雨声如泣,人物是非。

恐龙仔看动漫
说好一起来看拔萝卜的巴特,被侯默带去看快乐小精灵
说好一起来看拔萝卜的巴特,被侯默带去看快乐小精灵
麻辣香锅耗儿鱼

舞台上的精灵公主🧚🏻👑

p3原图(是兔妈的图)

舞台上的精灵公主🧚🏻👑

p3原图(是兔妈的图)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